查看完整版本: [-- 03.07 亡靈之站 --]

三十六雨 -> 網文分享 -> 03.07 亡靈之站 [打印本頁] 登錄 -> 注冊 -> 回復主題 -> 發表主題

無關緊要 2011-03-07 09:00

【網路文章】 6{I5 23g  
<<![3&p#  
我是一名高考落榜生,其中滋味有所經歷者都能體會。 7,"1%^tU  
世事多遷,造物弄人,多年的苦辛化作黃粱一夢。 \oGZM0j  
於是乎終日恍惚郁悶,累累然若喪家之犬。 e{9(9q E"  
炎炎的夏日本是年輕人歡樂的假期,而今卻落得個凄凄慘慘切切。 )Nq$~aAm  
f&>Q 6 {*]  
  無意間落目於舊時書桌,十年寒窗,挑燈夜戰歷歷浮現眼前。 Xl%&hM  
多少汗水,多少辛勞,深更的明月可為我做證。 Z-j%``I?h  
忽而想起李煜的名句:“落花流水春去也,天上人間。”對我而言,除了絕望還有什麼呢? {4{ACp  
p.1|bXY`  
  為了逃避雙親叨人的埋怨,為了躲閃同學譏諷的眼光,更為了隱藏心中的陰影,我迫使自己沉浸在電腦網絡上。 {/ _.]Vh  
然而夢寐總是揮之不去,不時得從角落里竄出來,籠罩我的全身,封凍我的心靈。 UkL'h&J ~  
IV:Knh+ ?  
  我拼命打開各種網站,以此來尋求刺激,從而使神經麻木,暗淡於一切煩人的悲痛。 A|@d4 +  
直到有一天——回憶此事我是多麼的后悔,當時真是傻極了——被我發現一所奇異的網站,生活就此改變。 $wVY)p9Q  
我以為苦惱的日子該結束了,可誰知恐怖的歲月就此拉開了序幕。 D058=}^HE  
*$_<| g)9  
  那是一個風雨的深更,霎間的閃電勾勒出遠方古椏u獰的輪廓;震天的雷聲仿佛來自遠古的猛獸在嘶吼。 L+QEFQ:r5  
我漫無目的胡亂打開任何一所網站,並不斷的關閉不時彈出的廣告。 zn3i2MWS  
M|`%4vk>  
  啪——又跳出一個廣告,黑色的網面。 ^fb4g+Au  
廣告語寫地占了網頁的大半,行間參差不齊,字體也有大有小: Wm.SLr,o0  
“你生活煩悶嗎?你是否活得無趣;你想尋求刺激嗎?你是否想逃避生活;請加入亡靈之站吧。” rReZ$U  
字體散出幽幽綠光。 >UuLSF}  
一定是哪個無聊鬼在嚇人——我當時想。 ]}G (@9  
不過,話說到了我的心里,我正是要尋求刺激。 `h Y:F(  
於是我按下了鼠標。 /gHRJ$2|Sx  
gy<pN?Mw  
  一樣的黑色,一樣的綠光:“放棄一切希望,加入靈魂倒計時行列。” 9!FV. yp%F  
旁邊是一個骷髏的圖案,寫著:“放棄希望,加入。” f5/ba9n I  
我移動鼠標向著加入鍵,然後罪惡的一按。 W?/7PVGv5h  
q^dI!93n|  
  於是現出了平常見慣的履歷表,只有姓名和出生年月日,旁側有一句話:“生不逢時,活也枉然。” <H E'5b  
我寫上真實姓名:趙秉真。胡亂填一個數字。 JUU0Tx:`9)  
|g 4!Yd  
  “與生死簿上記載不符,重填。”跳出一個對話框。 #!y|cP~;I  
9^s sT>&/  
  還真像有啥事,我心想。老老實實改填真實的年月,隨後按確定。 FAU^(]-5m  
現在想想,當時是多麼愚蠢啊! x_(B7ob  
hlkf|H  
  跳出一行字:“你已經把靈魂出賣給了魔鬼。” Q9#$ 4  
子夜的鐘聲敲了一下;我忽而想起了浮士德,不覺渾身一陣哆嗦。 D@4hQC\  
  ~Cj+6CrT  
  綠光漸漸隱暗,浮現出行行字體,慘白的。
Cg21-G .  
定睛一看,都是人的姓名,出生時日。有中文的,也有洋名。 [>?B`1;@  
打開下一頁,仍是如此。無聊得很,一點也不刺激,我心想。 iQin|$F_O  
lcIX l&  
  接連打開了幾十頁,無任何變化。 w>VM--  
我想:要是下一頁再是姓名時日,就關了它。 l!q i:H<=1  
a50{gb#  
  仍是失望,唯一的差異便是慘白的字體突變成血紅。 ~`mOs1d  
我看了看血紅欄里為首的名字:李達金,1962,8,21.接下來的網頁一成不變——姓名和時日——但都是血紅色。 p#J}@a  
我看好像永無止境,覺得自己被欺騙了,一下子關閉了這騙人的亡靈之站。 |'=R`@w~0  
                  d%4!d_I<  
                   i)8,u  
  第二天,我就忘了昨夜幹了什麼事。
KH2a 2  
高考落榜的陰影仍就籠罩我的心靈,揮之不去,驅之不散。 uj;-HN)6  
父母的訓斥整日在耳邊迴響“民辦沒錢讀,復讀又不願,以後怎麼辦?” yZA }WTGe  
我記得以前的訓斥末尾句都是:將來怎麼辦。 HK5\i@G+<  
“將來”改稱“以後”使我感到事情越發緊迫,我想起餓死街頭的慘像。 A*~zdZ p  
M.!U;U<?  
  當我看到新聞里巴勒斯坦難民時,就想到以後自己的生活是否會更慘。 81H04L9K 7  
正在想,新聞卻變換了。 Scs \nF2  
長頭髮的播報員道:“今晨中韓班機墜毀,死亡17人,傷53人―――” L&'2  
屏幕上滾動著傷亡者的名單。 +&-/$\"  
然而我被所見嚇住了:名基電腦公司廣州分部副經理李達金,40歲,搶救無效,上午8點死亡。我 g;eMsoJG  
回想著似曾相識的名字,憶起了昨夜的事情。 ShHm7+fV  
  eA#J7=eC  
  慌忙打開網站,用鼠標點了好久才找到那紅白相間的所在。
2Wq)y1R<T  
奇怪的是紅間的起首並非李達金,而是一個陌生的名字。我於是往下找,還是沒發現。 e [3sWv  
O^4:4tRpt  
  猛抬頭,卻看到一個慘白色的李達金,奇怪,他的名字列在白間的末尾。 =R?NOWrDY  
我用鼠標欲將他拉到紅色的行首,然而無用。 oC.:mI  
無意間手一滑,紅行里的人名卻被我調動了一下,緊貼白行的是一個喚徐景卞的人。 gn#4az3@e>  
  KS1Z&~4  
 我是一個不大喜歡看報的人,尤其見到刊登的高校錄取人名更不是滋味——其中永遠沒我。
p@NE^aMn  
可是近來幾天晚報一來我就搶著看,我的感覺終於靈驗了。 &D>e>]E|P  
訃告欄有言:“二十二中徐某,不堪數學老師重責,跳樓身亡―――” zpiqJEf|'"  
我打電話給二十二中同學,問死者的名字。 @B*?owba>  
話筒那邊傳來聲音:徐景卞。 wp-*S}TT  
據說徐某原想爬上陽臺嚇唬罵他的老師,不知怎麼的失手摔下來了。 l)HF4#Bs  
kOx2P(UAEx  
  我打開這亡靈網站,徐景卞的名字變成了白色,枯骨的白色。 *>9#a0cp  
我開始預感到不妙。 +KrV!Taf  
我終於找到了所要的刺激,然而這是何等樣的刺激啊! *" >e k k  
高考的陰影與之相比是何等的渺小啊! d9sl(; r  
%#yCp2  
  我發瘋似的往下翻網頁,搜尋著不想見到的名字。 ul>$vUbyf  
在幾個小時之後,最末一行:趙秉真,1983,6,18.滾動著鼠標,欲刪去,可無論如何也不管用。 {1>V~e8t  
我沮喪得很,發覺身上濕漉漉的——出了一身冷汗。 (p-a;.Twj  
我暗暗的安慰自己:沒事的,純屬巧合罷了。其實心里根本不能自信。 2W~,,$ G  
但如今,在看那網頁,那幽幽的底色,不覺起了一陣莫名的恐懼。 tB'F`HM:mq  
我想起《驢皮記》里的主人公,一個出賣靈魂的傢伙,可是我實在比他遜色得多—— yfnqu4Cn  
我連一張換取享樂的驢皮都沒有,僅剩絕望的死亡的等待。 %f#3;tpC8  
                  |/Am\tk#13  
                   "+[:\  
  這幾天,新聞里一有暴死慘死的消息,我就急著對人名,只要不壽終正寢的,總十有八九對的著。
mBhG"0:  
紅名字不斷地被染成白色,似乎是魔鬼吸乾了血液,化作具具乾屍白骨。 12~zS  
看到繼我名字之後,又繫上一大堆新名字,我替他們悲哀,像我一樣為尋求刺激,卻不知死之將至。 c&e?_@} |  
而我的名字越來越向紅白交夾處挺進,為了延緩這最後的審判,我不斷的把我後面的名字拉到前面,尋找替死鬼,從而使我總落在紅檔的末尾,遠離那恐怖的死亡線;並默默為拉上的名字祈禱:原諒我,寬恕我。 H"tS33  
我害怕上網了,尤其是深夜十二點過後,亡靈之戰會突然跳出來;然而我必須每月上一次,挪後我的名字。 ~*ZB2  
用這種辦法,我偷生了好長時光,眼看別人一個一個的死亡,我神經麻木了。 [kMXr'TyPX  
                  z0t6}E<VIR  
                  &-470Z%/  
  好同學章錦陶的生日聚會上,大伙兒熱鬧得很。
E#URTt:&>  
u7UqN  
  “小趙,你不舒服嗎,臉郁悶的樣子,不會是因為考不上大學吧?”錦陶問道。 5^t68 WOl  
z%Op_Ddp  
  “沒事,哪能呢!”於是錦陶加入其他同學的談話中去了。 P)XkqOGpT9  
飯后大家圍著一圈講鬼故事,唬得錦陶的小妹玉琦藏在了哥哥的背後直打哆嗦。 <fCgU&  
! %S9H2Lv  
  “怕什麼,都是假的,嚇唬膽小鬼。”賈隆彥嚷嚷,他是我班里出名的膽子大,諢名賈不怕。 xO`w| k  
S&Q1Ky^  
  “我倒遇見一件事,蠻詭異的,只是——”錦陶插話。 WOZf4X`[  
U#gHc:$  
  “是女鬼嗎?”“是不是有人背後喊你名字,回頭卻不見人?” ]0GOSh  
“不是,不是,其實也沒什么好害怕的。” 3/H^YM @  
錦陶咽了咽唾沫,“一個網站,子夜才出現,名喚:亡靈之站―――” U59uP 7n  
我的腦袋嗡的一下,莫非―――,以下的話再也聽不進去了。 U SXz  
?C(Z\"IX  
  “―――就這樣,都是名字,有紅有白,我翻得手都酸了,還沒到底。” y/K%F,WMf  
“沒勁,這種網站真無聊。”大伙兒喊著。 a\$PqOB!  
h `d(?1  
  “大家快看,小趙嚇得面如土色,哈哈哈。”賈不怕指著我說。 @#c(4}^ <w  
?D/r1%Z  
  我並不爭辯,待等席散之後,大家都已歸去,我湊近錦陶說:“你真填了真實姓名和出生時日?” X's-i!  
“沒有。”我鬆了一口氣。 pM9Hav@iWU  
C"PN3>x}j  
  “我填了妹妹的名字和時日。” `<zaxO  
“該死,你什麼時候填的?” [CGvM {  
“一月前吧。” s[ )2z3  
我一把拉住他的手臂“來不及了,快上網!” %;(+s7  
現在是11:57,我們熬過了漫長的三分鐘。 !g e,]@/  
當十二點最後一聲餘音消散之後,可惡的網站便竄了出來。 aSi:(w  
章玉琦,1988,3,27.天哪!正在紅白相間處,名字是紅色的。 M@UkXA}  
還好,有救,我用鼠標把她往下挪。 yL^1s\<ddW  
出人意料,竟挪不動。 +j_Vs+0  
然而名字在變色,由血紅至朱紅,由朱紅至淡紅,再粉紅,突然紅起來了,紅得變紫,轉青,微微泛黃,然後淡下去,變白,一眨眼的工夫,骨灰似的顏色呈現於眼前。 #.?DsK_:@  
章玉琦被白色惡魔吞沒了。 `W e M  
k ~lj:7g~  
 “這是什麼意思,小趙?” P1]ucu_y,  
“你再也見不到你妹妹了。” cpz}!D  
叮鈴鈴――― _j-k*:  
錦陶拿起了電話:“喂?啊,是我錦陶,叔叔嗎―――琦琦九點走的,什麼?現在還沒到家。―――” ^ ]SS\=7  
我和錦陶出去找他妹妹,路上講了亡靈之站的事。 2GLq#")P  
 %1<No/  
  一夜無眠。 cRs Lt/ Wr  
                  Mcj4GjV6:"  
                  PA 5ET@mD  
  翌日,小河里找著了章玉琦的浮屍。
Qf0$Z.-  
章玉琦曾奪取過市運動會女子游泳錦標賽少兒組亞軍。 ?/9]"HFHN  
  z11;r]VI  
  午後,我打電話給錦陶,接電話的是他媽媽。
]|<PV5SY3.  
說錦陶發燒躺在床上,嘴里一直念著:是我害了她。 8N4W}YBs  
兄妹倆自小感情很好,弄成這般地步,真讓人傷心。 Q4{%)}2$  
73P=<3  
  那天晚上,又是我月底挪名字的時候到了。 Y}7'OM  
奇怪?我的名字已被挪好了,在最遠離紅白生死線的地方。 .21%~"dxJ  
誰替我挪過呢?抑或魔鬼動了菩薩心腸? d?Gf T$1  
QbP W_)N  
  我翻到了紅白相交處,看到了玉琦的名字,我要向她懺悔;我挪動名字,加速了她的死亡,本來時間應該來得及救她。 iaQ[}'6!$  
突然我發現玉琦下面一個名字在變色,定睛一看,嚇一大跳。 5s8S;Pb]<  
變的是:章錦陶,1983,9,28.錦陶死訊的傳來我早有準備,醫生說是突發心肌梗塞而亡,只是這麼小就發病很罕見。 BWFl8 !_X  
f)H6 n l7r  
只有我知道,錦陶對於自己的錯誤不能原諒,便上了這該死的網站,挪自己的名字於妹妹的名下,一道身赴黃泉。 B~^MhX +j  
而我名字的挪動也就好解釋了。 4*&x% ~*  
白色的名字挪不動,是因為人死不能復生。 m~1{~'  
%P0dY:L~  
  現在最苦悶的人是我,我想把這事告訴別人,誰會相信我呢,一個高考落榜生,一個游手好閑的痞子,一個不務正業的社會渣滓。 U8]L3&~  
賈不怕是我最親密的朋友,他不會嫌棄我的,對,告訴他。 ~:b bV6YO  
~fI&F|  
  我拿起了電話,沒想到造了一個罪惡深重的孽。 Y;6<AIx>  
GK)3a 9;  
  賈不怕聽了我的訴說,哈哈大笑,說我神經過敏。 .{`+bT^b<2  
我說開頭我也不信,事實的發展由不得你不信。 {S%)GvrT  
{R `IA|T#k  
  “我今晚看看去,瞧你被嚇得這樣子。” k(C?6Gfj  
“看看行,千萬別加入啊。” `Gx"3ZUn  
“好,好。”賈不怕掛斷了電話。 @g9j+DcU  
fKOm\R47  
  半夜里鈴聲響了,電話那頭是賈不怕:“不瞞你說,我加入了,就方才,章錦陶的下面。我倒要看看能把我怎麼樣。”我能說什麼呢,只有祝告上蒼,饒恕我的罪過。 V]L$`7G  
)&1yt4 x6%  
  早晨來了電話,我想該是死訊到了吧。 jV\M`=4IC  
1 iS9f~  
  “我是賈隆彥,怎麼樣,沒事!” Xx[ L K  
“你真沒死?”“我死不了,來我家,我可要好好教導你。” uYIw ?fXy  
消息真讓我喜出望外,難道擺脫魔咒了,難道一切都是假的,是巧合? Ky|Hi3?  
是有人惡作劇,先看見報上刊登了亡者的名單再使名字變白的? 96]lI3 c  
o m`r^3,  
  到了隆彥的家,他親自來迎接我,身體好得很。 cBmo#:>'  
他家住的是公寓房底層,密布著防盜門防盜窗。 &FHE(7}/#  
我說:“賈不怕,你還是怕強盜哦?!” B7nMy oj  
他笑了笑,“我鬼不怕。” aw/Y#  
“是啊,分明是那陰陽簿見你怕。”哈哈哈。我的心終於能輕鬆起來。 &~pj)\_  
一個念頭突然進入我的頭腦:“你不會騙我說你加入了,從而安慰我吧?” YP>VC(f   
“哼,你不信任我,我確實加入了。”他詳細地給我描述了網站的樣子,我徹底相信了。 |.=Ee+HZ  
$JqdI/s  
  天氣很熱,我去外面買兩份珍珠奶茶,臨行,賈不怕鎖了防盜門,我說:“我一人出去,有你待在家里,怕什么。” -le:0NUwI  
“現在盜賊多,謹慎些好。”我一邊搖頭一邊走出去,心想:什麼賈不怕,分明假不怕,是真怕。 Z%Y=Lx  
  UYW%% 5p?  
  附近的店都賣完了,沒有冰凍的,我只得穿過本市主幹道莫邪街去買。
vxUJ4|Qz  
eM/|"^%  
  回來的路上,只見一股濃煙沖天,路人喊著:“失火啦!”濃煙密處便是賈不怕的寓所。 reM%GU  
詛咒靈驗了,我手一緊張,兩杯珍珠奶茶不知扔到了什麼所在。 H`-%)c =  
f<xF+wE  
  煙滅了,留下一堆廢墟。 -}{\C]%  
賈隆彥的屍體,黑乎乎的,被人帶了出去。 1KruGq~  
從公司趕來的賈父賈母哭得死去活來,滿眼狼藉,一片凄傷。 R" 5/  
  $LAaG65V  
  賈隆彥的死應由我負責,我們太幼稚了,以為逃脫了災難。
|?s%8c'w=  
其實是時機未到,魔鬼是無孔不入的。 ]SBv3Q0D7  
而賈家的防盜設備阻止了賈隆彥跳窗破門的企圖,是某種不可知的力量使賈隆彥開不了鎖,也是同樣的力量使錦陶猝死,玉琦淹死。 +hY/4Tx<  
這股邪惡的力量也正威懾著我,我是它長線上的一條魚,雖則不會馬上脫水,卻早已上鉤了,我的命運已不在我的手中,他何時拉網我的生命就何時結束。 s.1(- "DU  
  (loUO;S=  
  我的好朋友是我害死的,死得很慘。
dLD"Cx  
我更能體會到錦陶當時的心情,我決定步他的後塵。 EM vV  
這個該死的網站不知害死了多少的生靈,我應該把它公之於眾,讓世人再不受欺騙,靈魂是不能出賣的。 -ud~'<k  
雖則世人知道真相後,不會再登入了,這就意味著我找不到替死鬼往上挪,我的生命就很快得完結,然而我在所不惜。 5Ag]1k{  
1:My8  
我是一個于家于國都無望的人,死我一個有什麼了不起。 (S5'iks x  
我知道若把這事告訴父母或其他人都不會信,我想到網站,編成小說就會有人來看,上網的人都不是死腦袋,會信我的。 TT .EQv5  
U(W#H|  
  我只想提一個忠告:千萬別加入陌生的網站!!!!!! ,U>g LTS  
<2A4}+p:  
2r?g|< :  
轉電郵
?j8CkqX!  

凌光 2011-03-13 12:04
這.....這可以算是驚悚了!! &HFMF )NA  
我....我覺對不會去陌生的網站的 -jC. dz  
我可不想遇到這種事! ((笑

soranoyume 2011-08-20 01:18
嗯....這讓我想到地獄少女........ L}>9@?;GW  
它也是一個網站,你想讓誰死,就填那個人的名字。 tjDVU7um  
地獄少女會完成你的委託,而在完成委託之後,詛咒者也會被刻下印記。 e6s L N  
詛咒者在往生後只能下地獄,這是他詛咒別人所需的代價........ (4M#(I~cE  
不管誰是好人誰是壞人,只要有人填了名字,就會有兩個人下地獄... +R2  
)KXLL;]  
生與死、死後去處,在一個網站一個按鍵下就決定了嗎?


查看完整版本: [-- 03.07 亡靈之站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0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21484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