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04.12 勘不破(帝書) --]

三十六雨 -> 琅琊文庫 -> 04.12 勘不破(帝書) [打印本頁] 登錄 -> 注冊 -> 回復主題 -> 發表主題

2011-04-12 22:41

前言 m<:g\_<  
(d=knoo7A  
此文非常冗長,而且是依原劇改寫,所以採用非常非常大量的原劇對話 Z<[f81hE&  
不喜這種寫作方式的朋友可以選擇離開^^! )Yw m_f-N  
f}zv@6#&  
我喜歡一頁書,卻不敢挑戰這麼一個大人物 ADlLodG  
這次是因<梟皇論戰>第36集裡帝如來和他的一段對話讓緹有很不一樣的感覺 @ u2 P&|:{  
所以趕在對這兩人間的感覺還沒有變化之前,花了一點時間寫了這較冷門的配對 83gp'W{|  
&^b mZj!  
因為是依原劇而寫,故無法是很輕鬆的愛情文 uI_h__  
多從佛首的角度來描繪他們之間的感情,顯得帝如來是比較執著些 )?,X\/5  
WB>M7MI%  
原本對於高僧的情慾該點到為止就好,寫文多年,觀念也漸漸改變,便多了一些著墨 UhF+},gU  
如果朋友不能接受這樣的寫法,也請多多見諒^^
$@4(Lq1.  
dfA4OZ&  

kX:d?*{KB  
                    
帝書文.勘不破
c27\S?\ Jd  
d^ YM@>%  
u MM?s?q  
9..! g:  
雲鼓雷峰,終年雲海繚繞,是個與世隔絕的佛門修行地。 t"L-9kCM  
XCU>b[Cj,  
今日兩條身影緩步往山下走去。 m%G:|`f7  
Lb%Wz*Fa%!  
並肩同行之人沒有交談,除了輕盈的腳步聲外,一路即是悅耳的鳥鳴聲相伴。 0!!z'm3  
2K&5Kt/  
本該珍惜這臨別之前的相處時光,也許是因為想留的人留不得,送行之人才會如此沉默。 eZ[O:Wvk:  
#99fFs`w  
昨夜他們秉燭長談時,原是一般不過的談心,一頁書竟心血來潮,主動提及一事。 I w-3Z'hOX  
F8%.-.l)  
『末世之際,邪惡猖狂,梵天行於這條除魔的路上,一往無悔。然而若有朝一日吾因入魔而行天理不容之惡時,吾希望好友能以除害之心斷絕吾之罪業,甚至必要時可取吾之性命,萬不可因私情而有所坦護。』 xxC2F:Q?U  
aR}L- -m  
真切的言語訴說著他為除魔不惜犧牲的決心,更也隱含著一頁書對自身未來際遇的憂慮。 } :8{z`4H  
&>&UqWL  
帝如來一時難以答允,望著一頁書不語。 ,Rh6( I  
*D$[@-7  
他創立雲鼓雷峰,制定留下自創禁招以為約束的規則,目的是若佛者不慎成魔而為害眾生,雲鼓雷峰會在必要之時介入制裁,不使佛者釀成無法彌補的罪過,同時也能拯救佛者純淨的靈魂不至於淪喪。而梵天在得知他的發心後,便答允率先留招,締結契約,成為四境佛宗恪遵雷峰戒律之推手。 %uW q)D4r  
:CJ]^v   
但卸功極刑並監禁於罪身磐懺悔贖罪,對一個修行者而言已是嚴厲懲罰,置事主於死地則絕非創立此戒律的最主要用意。更何況眼前這麼一個為眾生而不惜犧牲自我的一頁書是自己最為在乎之人,他又如何能下得了手? l;C00ZBOc  
Nn%[J+F  
於是帝如來反過來問了梵天同樣的問題,梵天忽然喑默,不發一言。 bzt(;>_8  
chr^ >%Q_  
明顯的,這個問題也為難了向來行事明快的他。 [Q5>4WY  
3"ii_#1  
燭光照映下,帝如來靜看一頁書因認真思量而忘了時間流逝,也忘了尚有自己在一旁等待他回應的神情,不禁覺得這位苦滅二境所公認的高僧在自己眼裡儼然只是個對什麼事都很認真的孩童,而非外人心中所認為的那位不可一世的梵天。 -'iV-]<  
fxKhe[;  
這樣的他令帝如來更為喜愛。 g~i%*u,Y<  
|6d0,muN  
經過甚久的思考之後,一頁書才堅定地答說倘若真有那麼一天,他會這麼做。 <.yL&$9  
utDj N"  
帝如來沒有為他的答案感到傷心或失望,因為不容私情危害眾生利益才是他所認識的一頁書之個性,而且提出這件事的一頁書一開始便是如此要求著自己。 L6-zQztn  
sD[G?X  
他相信梵天說得出口必會做到,他也相信假使真有那麼一天,梵天一定也會如同自己一樣,有著如被利刃割心的疼痛。 mrgieb%  
0$~zeG"  
雲氣拂身,衣衫微微濕潤,送行之人滿心想著昨夜的種種,不覺時間之逝,直到在望見掃禪山門就在眼前時,他才驚覺兩人分手之際已至,於是他開了口。 L\u6EMyV  
Jbrjt/OG#I  
「好友,其實吾也擔心如果哪一天吾入魔了,吾會將你給忘卻。」 ?'dsiA[  
tXgsWG?v[H  
聞言,一頁書側過頭看著帝如來。那向來溫柔的眼神裡有著自己所不曾見過的憂心,到此時他才知道一路沉默的人是為此事所困。 V#Hg+\{d  
l,pI~A`w_  
於雲鼓雷峰盤桓數日,帝如來沒有洩露半點痕跡,會在自己臨走前有此不安,必和昨夜自己所提之事有關。 CE'd`_;HLn  
CQ`$' oy?W  
「好友,你多慮了。」一頁書只對身旁的帝如來如此說著。 Q,.[y"m9Y.  
{|;5P.,l  
「那你呢?」帝如來反問了他。 ;6T>p  
「吾?」 $T) EJe  
tS2Orzc>,  
「假使有一天好友也入魔了,你會忘了吾帝如來嗎?」 aWe?n;  
聞言,一頁書略作沉吟。他明瞭任誰徹底入魔之後,都不會只是喪失初心,就連本有的感情也會忘懷,否則怎能稱為入魔? yv@td+-"D  
QR+{Yp  
但一念成佛,一念也成魔,既然人的心念總是起起伏伏,忘懷的事也自有再想起的那一天。 w*E0f?s  
yMQZulCWE  
「你吾皆知深植於意識田中的事不會真正消滅,假使未來吾因入魔而暫忘帝如來,吾會非常難過,不過吾也堅信總會想起你的那一刻,而當那一刻來臨,也正是吾的佛性已能勝過魔性之時。」  m,,FNYW  
/Lf+*u>"  
「確實只要把對方的所有深植於內心裡,未來即使因入魔而暫時遺忘,也會有再憶起的那一天。」帝如來隨口答著,這一生他最珍惜者莫過於自己和一頁書之間的情誼,因此連暫忘一頁書他都不願意。 23F<f+2S  
Ax9a5;5WM  
明知修行之人有此執著,已是枉著此身袈裟,也明知對梵天的這分情於修行的路上將是他最大的魔障,他仍不願捨棄。 uEK9  
&g{b5x{iD  
因為只要不影響梵天,這分情他便會守到生生世世。 zi-; 7lT  
Vh.9/$xQ  
「入魔的梵天如此,那一直只屬於塵世的一頁書會忘了在此地隱世修行的帝如來嗎?」帝如來又問著梵天。 IwE{Zvr  
AS} FRNIVx  
「不會!」此問題一頁書無絲毫猶豫便回答了帝如來。因為他認為兩人交情甚深,未來不管自己在塵世裡如何打滾,只要不入魔,他一頁書自是絕對不忘帝如來這個朋友。 qM."W=XVN  
{iyO96YI[^  
帝如來又是一笑,心想一頁書必不知曉他這般堅定的答覆已給了自己很大的安慰。「有你的允諾,吾安心了不少。」 `YZK$ -,  
「好友今日顯得特別不安。」 9{{|P=  
k3-'!dW<  
帝如來眨了眼睛,以往兩人見面的機會雖不多,卻也一兩年能相會個一次。不知為何這次他總預感著日後他們要再見面,可能得是在很久很久之後。 9WJS.\G^  
 KKfC^g  
帝如來的預感向來靈驗,幾乎都能成真,這便是他擔憂之處。 -FAAP&LG  
QWo_Zg0"  
「吾的天命不在此時入世,除魔之路無法陪伴好友你,吾甚感遺憾。你我皆為修行者,有些話本不該說出口,今日吾卻不得不承認在帝如來心中一直羨慕著那些能陪在一頁書身畔的人們。」 R::0.*FF  
bVB_KE  
帝如來講完此話時,兩人正好步下了階梯。一頁書在聞言後停下腳步,心情更感沉重。 q,ry3Nr4n  
JAjXhk<=  
帝如來之情一頁書清楚明白,可是現在的自己並不能給予他任何回應。 V/=NIeSE  
@_gCGI>Q  
「一頁書乃俗務纏身,塵事擾心之輩,十年後、或者百年後,一頁書恐怕有損本有的初心,說不定同行之人因伴在吾身邊而為吾所累,反而厭惡起一頁書來,如此,又有何可羨?」 x6, #Jp  
PRs[! EB6  
帝如來沒想到一頁書會給予自己這樣的答案,他微微一笑,伸出右手,掌中緩緩放出毫光,形成了一光球。一頁書感到疑惑,正欲詢問,帝如來道:「吾相信不管梵天你之身蒙上如何的塵埃,你依然會是最無垢的那顆明珠。」說著,帝如來欲將手裡的光球遞給一頁書。 X-tc Ud  
:YZqrcr}  
「這是……」一頁書不明所以。 AgOw{bJ%  
「好友不妨收下?」 'nK(cKDIG  
xKilTh_.6  
一頁書也不多問,聽其言便將掌心朝上,帝如來一個運功,光球移向一頁書的手掌心內,隨即一頁書感覺到一股沛然佛氣滲入肌膚,隨氣血行走而融入自己體內,頓感身體輕盈。 ` >w4G|{  
cJ6n@\  
「天時不允,除魔之路吾不能時刻陪伴好友。吾身雖鎮守於雲鼓雷峰,吾心卻願隨好友行於天下,成為四方僧。而這點屬於吾的佛氣將護你於除魔之路能夠平順,不忘初心。」帝如來緩緩解釋。 m&GxL T6  
聞言,一頁書甚為感動,低喚道:「帝如來……」 x*8lz\w  
*5SOXrvhu6  
帝如來不願因一己的不捨之情而為難一頁書,遂不再多觸及彼此內心的感情,便道:「此地乃是掃禪山門,好友離開雲鼓雷峰之後,吾會於此等待你再訪的那天到來。」 C q/936`O  
已至離別之際,本對任何人事物無有罣礙的一頁書心中竟感自己要離開此地是那麼的困難。「掃禪山門……」 aV^wTs#2I  
FME&v Uh/  
「此回前去,望自珍重。」 P1<Y7 +n  
「吾會。」 ?2Q 9z-$  
一頁書低應了聲,向他拜別。 ;.=ZwM]C  
9#:b+Amzz  
行了數步,忽覺身後的帝如來在叫喚自己,不由得轉過身子,只見那人立於蜿蜒的階梯前,無有和他對話之意,便勉強說道:「吾忘了說,好友亦請……自吾珍重。」 hAPWEh^  
nqG9$!k^t  
兩人相對而望,石階旁的楓葉隨風輕顫,石階的另一邊則是綠樹盎然,而帝如來身後那一片楓紅將他一身的金黃襯托得更為醒目,深深烙印在一頁書的記憶中。 Ca: j N0  
*z2G(Uac  
帝如來微微而笑,然後點頭,輕聲說道:「好友,去吧!」 n:hHm ,  
一頁書闔眼,他是不該再作流連。再睜目,眼前正好一片楓葉緩緩飄下,碰到帝如來的肩膀後落在地上,一頁書見了後,也回以微笑,轉身闊步而行。 =")}wl=s  
~$#"'Tl4J  
佇立之人不動,遙望著漸漸變小的背影。他知道即使此時伸手,也留不住屬於塵世的一頁書。 #WBlEVx;Z  
  zp"Lp>i  
  /Iwnl   
  P@ gVzx)M  
  ^4Nk13  
他守在這裡。 _l?InNv  
q[6tvPfkX  
一頁書離去後,他除了是雲鼓雷峰的佛首之外,又化身為無名的小僧,名喚招提。 (=v :@\r  
P8tpbdZE-  
一個不起眼的和尚,每日負責山門周圍的灑掃工作,同時也顧守著山門。 W|IMnK-  
Ls8@@b,t2  
雲鼓雷峰與世隔絕,除了寺裡眾多的修行者和來此受刑的佛者外,極少會有世俗之人來到。 8]@)0q {r  
!.(Kpcrg  
每天他守於此,看著日出日落,看著出入的僧侶和路過的山樵們。若人們願意,便會和他攀談個幾句,或論佛法,或是傾吐人生苦樂,而多數時間他是安靜的掃地、灑水,安靜的望著當年那人離去時的方向,想著那人的身影,也等著那人。 p2]@yE7w  
k)Y}X)\36  
千日不見那人面容,異於往昔一兩年的一會,也證實了他的預感。他知道梵天的心繫在眾生身上,兩人要再相見,尚需要很長的一段時間,但他相信終有一天那人會來到。 gB4&pPN  
ao4"=My*G  
日夜的思念,有時難免有所不安,也幸好雲鼓雷峰是佛門戒律的最高準則,故外頭的訊息仍可獲得。 (@t O1g  
 1 &24:&  
每每聽見一頁書的消息,他就會覺得一頁書就在身畔。也每聽一次一頁書的消息,他就更為一頁書的安危擔憂。 ==zt)s.G(+  
tDW W 4H  
他曾想如果能夠,他願意承擔一頁書所受的苦難和挑起一頁書肩上的責任,護一頁書不再受到重創,無奈身為四境佛宗之首,他不能為私情拋下自己的天命,他必須守於此地,耐下性子等待自己的入世之時。 H .F-mm  
y v6V1gK  
白駒過隙,已是數十個春秋交替。那日一別之後,他們的相見猶如參商二星相遇之難。 G,tJ\xMw8  
uvN Lm]*  
終於,這日他盼得那人身影來到。只是思念多時之人竟是為佛劍分說開脫遮那八部刑,帶著他所渡化的悟僧痴迷由永往不回路的盡頭反道而行,來到雲鼓雷峰。 PI KQ}aq=  
PUt\^ ke  
多年不見,一頁書那俊秀莊嚴的面容如故,那清亮高吭的聲音不變,那炯炯有神的眸子也依舊。雖在塵世中打滾,歷經了無數生死關頭,一頁書未失原有的清明,一頁書一如那年他們初識時的不染塵垢。 sK)fEx  
;E Z5/"T  
會議時,殊印塔有所質疑,身為佛首,又為一頁書的摯友,他信任一頁書的判斷,便設法說服眾人同意佛劍分說之事。 4@2<dw|*h  
J1i{n7f=@  
一得允許,一頁書刻不容緩地向他告別。帝如來不怪他匆匆來去,因為佛劍分說之事萬分緊急,拖延不得。就算一頁書想留下,一頁書也不會因一己私情而誤了他人性命。 9Fo00"q  
,2t|(V*"&  
伊人離開後,他又回復到原來平靜的生活。說是平靜,從來也只是表象而已。 b3/@$x<  
bjn: e!}  
於其內心,一直是波濤洶湧難平,尤其在看到悟僧痴迷的隨行後,更令他恨不得可以化身為其他身分,長伴一頁書身側,分擔一頁書的憂愁。 0c2O'&$au  
5yOIwzr&Uu  
沒多久,他聽到一頁書為取信於彝燦天而假扮成問天敵,最後不得不殺死隨從悟僧的消息。 dTV4 Q`Z  
g=Gd|  
能讓悟僧隨他同行,悟僧必是非常受一頁書信任,如今親手殺了悟僧,一頁書定是非常傷心。 _&(\>{pm  
Rz  sgPk  
他想去安慰他,又深知自己不能輕易觸碰一頁書的傷心處,也不能為了私情而擅離職守,所以仍是守在原地。 v'Y0|9c  
:G.u{cw  
多年又過,一頁書的事仍不時輾轉入耳,離不開雲鼓雷峰,也只能暗中祈禱一頁書可以平安渡過每個險關。 Cz1Q@<)  
f ZEyXb  
後來當定禪天那邊又傳來一頁書為除佛業雙身之禍,不惜藉由魂體前往火宅佛獄,以魔鍛佛的方式來增強自己的功體根基時,帝如來心裡的不安比以往常還要強烈。 gGaA;YW1  
(DLk+N4UHA  
這樣強烈的不安讓他直覺他將失去一頁書,曾有數日他不曾交睫,心裡所憂慮者皆為一頁書這麼一個人。 Mb!b0  
?|i C-7{8L  
不久,他所憂心的事果真發生,在順利除去佛業雙身之後,一頁書因受邪天御武魔氣的影響而有了變化,變化速度之快令人不及反應。 WyA`V C  
)r0XQa]@$  
魔化後的一頁書性情十分暴戾,失去了原本的沉穩和冷靜,對於看事的角度也容易扭曲,而且也忘了和戰友之間長期所建立的情誼。傳聞他不只和素還真翻臉成仇,更是已臻六親不認的地步。 Io;x~i09K  
>z'T"R/  
六親不認…… <)68ol~<  
>g>L>{  
帝如來不忘當年一頁書臨行前和自己的對話,如今一頁書連長年和他並肩作戰的素還真都不再留有情分,恐怕也已忘了對自己的感情。 (DIMt-wz  
:5'8MU  
數日後,又傳來一頁書殺害略城之主的消息,殊印塔提議此回必須審判一頁書,再姑息下去,只會釀成大禍,便派遣僧人前去提調一頁書。一頁書不從,雙方起了衝突,過手間一頁書魔性加劇,脾氣暴躁異常,誤殺了兩名僧者,引起殊印塔不滿,執意擒回一頁書。 *'-[J2  
5cF7w  
帝如來並沒有反對殊印塔的決定,因為雲鼓雷峰入世的時機已到,漫長歲月的等待,也該是他和一頁書另一段緣分的開始。  * Cj<Vy  
DqJzsk' d3  
殊印塔派出的六塵使用四方天王護摩陣對付一頁書,一頁書天膠穴被擊,締命之鍊瞬間啟動,反噬自身,一頁書這才想起了當年的留招締印之舉,也想起了帝如來。 SG4)kQ  
;RW0Dn)Q  
對於過往和帝如來所發的事他仍記得,如今那些事對他來講已不具有任意義,甚至讓他覺得厭惡。 RM3"8J  
\H4$9lPk  
掃禪山門外,受到感應,招提僧今日心緒極為不安,他停下了掃地的動作,望著當年一頁書離去的方向。 oypF0?!m  
>ufLRGL>  
他知道以寶杵的法力加上六塵的能力,必能達成目的,而久違的一頁書今日將能出現在自己面前。 HhZ>/5'(  
oazY?E]}3  
這樣的相見他並不期待,他一直希望一頁書能是因為想念自己才踏上雲鼓雷峰,而自己是站在這裡靜看著他緩緩朝自己走來。 o)L)|  
[*K.9}+G_  
黃昏時分,當六塵押著一頁書來到掃禪山門外時,他終於看到一頁書入魔之後的樣子。 ]<BT+6L  
grxlGS~Q  
長髮披肩,額上的明珠轉化成代表魔物的邪印,右手手背更是佈滿邪咒,雖不再是當年佛門高僧的樣貌,其身上仍殘留有一絲尚未被消毀的清聖之氣,憤怒的眼神裡更有自己如何也忘不了的堅毅。 wBl o2WY  
@@z5v bs'{  
兩人目光相接的瞬間,一頁書毫無察覺眼前之人的身分,隨即便被押上蜿蜒的階梯,往賢劫殿而去。 NX&Z=ObHu}  
Rn$TYCO  
相見而不相識,是因自己換了容顏,怪不了入魔後的一頁書。只是如果是一頁書見了『帝如來』呢?是否此時的他還能記得自己? Ew )1O9f  
Tg@:mw5  
招提僧沒有馬上離開山門,他手持掃帚,靜心注意山上賢劫殿裡的動靜。 !!<H*9]+W;  
zi_0*znw  
他聽見了一頁書對雲鼓雷峰派人強行押他之事不能諒解,也聽見一頁書對和他熟識的聖彌陀頗有微辭,更聽到他提及自己的名字。 no,b_0@N  
@M*oq2U;  
『若吾記得沒錯,雲鼓雷峰的主事者是帝如來,不意佛首畏事不出,倒是讓殊印塔在此放肆了。』 tx$`1KA  
^@ Xzh:  
如此言語聽來帶有憤怒和鄙視之意,也十分冷漠,彷彿在他心中帝如來只是一個制裁行差佛者的組織,雲鼓雷峰之主而已。 r]deVd G  
ckkm}|&m  
在一頁書確定被押往罪身磐後,招提僧才提起掃帚,低頭繼續掃地。 ncpNesB  
f_z]kA +H  
0V+v)\4FE  
是夜,帝如來至罪身磐探望一頁書。 C  ~Doj  
.naSK`J,`  
熟悉的面容入眼,熟悉的感覺卻入不了心,一頁書對帝如來的出現並沒有感到欣喜,只有滿腹不能發洩的怒氣,在看了帝如來一眼後他又慢慢闔上雙眼。 1oI2  
X`A+/{ H  
帝如來想靠近他,想對他說話,卻因一頁書態度極為冷漠,故只站在罪身磐外靜視著他。沉思了好一會兒後,帝如來才啟口稍提往事,希望能勾起一頁書的回憶,卻在幾句對話後,帝如來證實了一頁書對己不再存有任何感情。 Z=be ki]  
=C- b#4Q  
離開罪身磐的路上,他耳畔響起了當年一頁書所說的話。 - WQ)rz  
MDoV84Fh  
『假使未來吾因入魔而暫忘帝如來,吾會非常難過。』 +t8#rT ^B  
1fT f+P  
曾經這麼一句話安慰了不安的自己,也因為這句話,他貪婪地生起希望一頁書今生能不曾暫忘他對自己的感情的念頭。 Ud_0{%@  
GO3KKuQ=  
身處虛妄當中,那勘不破的迷障也唯情這麼一字。 A}[x ))r  
GC[Ot~*_  
『如果當你知道你暫忘了吾,你會如你所言的那樣傷心嗎?』 '>GPk5Nq77  
S;tvt/\!Z  
他心裡問著已經為自己所遠離一頁書。 3F$N@K~s  
47)\\n_\z  
也許從來都只是自己一廂情願,自己在一頁書心中並不如自己所想像的重要。但縱然如此,他還是深深愛著他。 a>&dAo}  
H#3Ma1z  
一段路程後,他又自言自語道:「吾捨不得你傷心……」 QTU $mC]  
  s8;*Wt  
  PnH5[4&k  
  }[y_Fr0  
  !O4)Y M  
聖彌陀因淨琉璃而瞭解一頁書的為人,也清楚佛首和一頁書的交情,故成為極力為一頁書說項之人。而莊嚴與明慧兩位殿主也是明理之人,因此除了殊印塔之外,眾人皆不贊成奪取一頁書塵世的肉身,以永絕惡業因果的作法。 ,WE2MAjhT  
=3=8oFx8  
最後殊印塔讓步,決議廢除梵天一身佛門根基,再入修行。 \"9ysePI  
_sQhDi  
由於一頁書因是中原正道的棟樑,所以他的事必須特別謹憤處理,雲鼓雷峰便將處刑之事昭告天下。 v!#koqd1y.  
'jYKfq~_cJ  
風聲一傳出,末世聖傳之總教帶領群眾來力保一頁書,掃禪山門外喧囂不已。 `We?j7O  
q:m qA$n  
招提僧顧守在山門附近,適時暗中出手,阻止他們做出偏激的行為。 ~BgNM O;|  
' /3\bvZ  
子夜,招提恢復佛首的身分,來到罪身磐。 _Nf%x1m5s  
L$?YbQo7  
面對沉默不語的一頁書,帝如來佩服一頁書即使入魔,本有的傲氣仍不減半分。 jSw>z`'#H  
REPI >-|  
帝如來表面鎮定,在將要執行卸功之刑時,山門結界突然遭受衝擊,帝如來知曉事情有了變數,暗中鬆了一口氣,只是令其意外的是,來人竟是和一頁書有著仇隙的擎海潮。 wq]vcY9^  
@Py?.H   
不久前海天二人於天地合決戰,此役曾引起武林軒然大波,如今擎海潮為一頁書之事前來要人,令在場眾人不解。 A`V:r2hnb  
_xM3c&VeG  
擎海潮所持理由唯有單純『情義』二字,帝如來大概猜到可能是因為當初天地合一戰,二人曾因兩敗俱傷而面臨火宅佛獄和集境大軍追殺,那時候他們竟攜手對敵,逃過劫難,而這即是今日擎海潮為一頁書前來的原因。 !Hj 7|5  
w}?,N  
有人公然討保梵天,而且是這麼堅決,帝如來內心自是欣喜梵天能解除危機,可是除了這樣的感受外,帝如來內心其實還有著一種難以言說的羨慕和在意。 rEj Ez+wu  
_+<AxE9\  
羨慕者,乃是擎海潮能夠正大光明迴護一頁書;在意者,即是擎海潮對一頁書真的只是因為單純的江湖情義而已嗎? vkLyGb7r<  
_8wT4|z5  
帝如來按下自己的猜測和心緒,趁無惑渡迷和擎海潮口舌之辯時,提議丑夜後空山佛辯見真章。理由是當初既然選擇昭告天下,便當傾盡全力使人心服。  /EwNMU*6  
G5UNW<P2C  
空山佛辯的結果如他所願,擎海潮獲得勝利,為避免一頁書再輕易傷人,帝如來一掌轉化梵天禁制,並當眾人面前說了句『擎海潮,梵天就此交你了。』 ZFtN~Tg  
_ 3{8Zg  
明著的是要討保一頁書的擎海潮負責起約束梵天日後的行為,實則是將照顧梵天的重責大任交予擎海潮。一句聽起來平常不過的言語,無端惹得帝如來自己心海波濤不平靜。 twp~#s:\z  
`rpmh7*WV  
一頁書分明在自己眼前,他怎會把自己最在意的人交到別人手上? UZo[]$"Q`  
C <H$}f  
不就是因為自己是佛門戒律最高準則的雲鼓雷峰之首,於公他能做的也僅止於此。然而梵天似乎無法明白他的苦心,對他的態度極不友善。 IW=%2n(<1  
uC?/p1  
如此被最在意之人遺忘和不諒解而有的傷心,帝如來是難以道出。 VW:Voc  
gh% Q9Ni-  
梵天離去後,殊印塔對佛首決定之事諸多埋怨,他們責怪佛首擅自承諾空山佛辯之事,也因證實了佛辯時梵天並未完全封閉五竅,而對佛首的公正性有了質疑。 sbV_h;<  
 sM9NHwg  
雖然佛首說明封閉耳目二識的無形禁制未曾啟動是為了讓梵天感念擎海潮之舉,藉此改善梵天心性才如是為,殊印塔的僧老們仍然認為佛首既已違律,就不再有插手梵天之事的資格。 G.qjw]Llf  
"gt*k#  
帝如來未做任何爭辯,順從了他們的意思。表面上他不介入,不代表私下就不能有任可動作。他讓自己的俗家弟子緣醉莫求前往打紮一頁書,負責起一頁書的安危。 1+Bj` ACP  
Olr'n% }  
數日後,一頁書隨宿賢卿入地底城,殊印塔獲知這個消息後,認為一頁書和邪魔打交道,藉機派員擒回一頁書問罪。不料一頁書在和魔王子決鬥時,其座騎大鵬鳥與魔龍兩敗俱傷,一頁書急欲尋回負傷的大鵬鳥,與前來圍捕他的六塵發生衝突,六塵的聲弭與觸斷重傷而回。 i7`/"5I  
XpdjWLO]C<  
此一衝突延誤了一頁書拯救大鵬鳥的時機,一頁書痛失陽翼,怒不可遏。 nW]T-!  
PBAQ KQ  
另一邊殊印塔也因一頁書的頑抗而更斷定一頁書與魔城有所勾結,決定用更強硬的手段讓他屈服。 -\g@s@5  
LP} j0)n  
子夜方過,掃禪山門外一片寂靜,十里外的樹林內一頁書怒然來到。 )>!y7/3  
tS[@?qP  
殊印塔不只監視他的行動,也料得以他的個性必會前來挑釁,早就嚴陣以待。只是再多的武僧圍堵,也敵不過怒火衝天、幾乎喪失理智的一頁書。不明原由的聖彌陀試圖前去瞭解,卻為一頁書所傷,六塵因喪失二塵的力量,制伏不了發狂的一頁書,不幸慘死二員。 =Ct$!uun  
5,du2  
一路無視阻礙,梵天勇闖關卡,以排山倒海之勢欲擊垮雲鼓雷峰,來到掃禪山門外,殊印塔的防線不堪一擊,危急之際招提僧擋下他的怒掌。 !D 9V9p  
l6 T5]$  
瞬間,一頁書不只感到震撼,同時也有一股強烈的熟悉感襲來。 - S%8  
^/7Y3n!|3  
熟悉感擾了他的心緒,一頁書不禁皺起眉頭。然此重要之際也不容他顧及這些不必要的感受,他厲聲問道:「嗯,你是何人?」 JjHQn=3AJ  
<#e!kWGR?  
兩人的手掌未分離,雙眼卻近距離的對視,一頁書雖眼露怒氣,又難掩滿心的疑惑。 t,qz%J&a  
i$z*~SuM#  
招提僧感受到他心緒的浮動,答道:「小僧招提,佛首有令,山門為界,非請勿入。」 yu=(m~KX   
86~q pN  
一頁書眉頭更為緊蹙,手心裡這股熟悉感不只有種欲將他的怒火化消的力量,更讓他有種莫名的傷心生起,但眼前這張面容實在是陌生,他不該有這種感覺。 qa5 T(:8  
L_fiE3G|>  
「再問一次,你是何人?」 vFsl]|<;8  
不需多問之事,他竟開口詢問,原因無他,只因這人實在是不平凡,只因這人有著一種自己所無法抗拒的吸引力。 '];=1loD  
t<znz6  
招提僧依然重複相同的答案,話語甫停,佛然隱然而發,枷鎖竟然再次浮現,一頁書為無形枷鎖所困。 5}`e"X  
iIU>:)i  
縱使如此,一頁書沒有露出半點驚懼之色,唯雙眼仍注視著招提僧,彷彿心中謎團的答案已勝過自身的安危。 oY7 eVuz  
Ufe@G\uyI  
隱約間,他看到招提僧的唇瓣輕啟,無聲之語竟是對他說著『抱歉』二字。當下,一頁書迷惑了。 V e4@^Jy;  
t+n+_X  
此時一旁的眾僧欲攻上,暗中觀看一切的擎海潮終於出面阻止。 @%[ VegT  
7 JVonruaR  
經過一番言論激辯,摯海潮對雲鼓雷峰下了戰帖。一個月後海天將聚首一戰雲鼓雷峰眾僧,若雲鼓雷峰敗,一切風波到此為止;若他們二人敗,擎海潮願意一體同罪。 79>_aD9  
p}h9>R  
海天連袂離開後,招提僧馬上成為殊印塔質疑的對象。 )5ISkbsxD  
7)y +QU]  
百年來化身於此等待,沒人識得他即是雲鼓雷峰之首,不意今夜因等待之人的怒上雷峰成為眾人討論的對象。 [2nPr^  
4 UnN~  
招提沒有過多的言語,只言佛首親自授意他維護山門清淨,非偷取秘笈,私自修練。 PA>su)N$  
u$mp%d8  
後經光世大如等人說項,才暫時免去殊印塔眾人對招提的為難。 r r(UE  
yx/.4DW1Ua  
待人群散去,長夜未盡,戰後的寧靜難免有著感傷,招提僧站在楓樹下仰望夜空,輕嘆了聲:「你已想起吾了嗎?好友,一頁書……」 BY??X=  
9d&}CZr  
NU!B|l  
w-?Cg8bq<  
4GqE%n+ta~  
招提僧力擋一頁書之事,讓殊印塔僧老們懷疑是佛首欲私放梵天一條生路的安排,於是三聚僧老反過來要求佛首必須於佛山之決時出戰。佛首答允在集境之戰後他會代表雲鼓雷峰上陣,如此也就暫時平息了殊印塔的不滿。 IsP!ZcV;  
D2Dk7//82Y  
另一方,一頁書獲得鵬鳥之卵後,就往天河而去。帝如來不放心身負重傷的他,要緣醉莫求適時予以伸出援手。一頁書個性本就謹慎,入魔後變得更為多疑,不願讓他親近自己。 Dhp|%_>  
XB\n4 |4  
來到天河後,因沒有寒火珠禦寒,且自己又身負重傷,一頁書無法突破冰河底下的潛流,雖強行入內,很快的就又回到河面上。他佇立在天河的冰層,望著河底苦思突破困境之法。 ftbOvG/ I  
hOIk6}r4X  
緣醉莫求見他遲遲沒有動作,認定在未想出方法前,以一頁書這樣頑固的個性不會輕易離開,便趁機返回掃禪山門見招提僧。經過緣醉莫求的描繪,帝如來彷彿親眼看到一頁書認真思考的模樣。 s@5r}6?M  
x|<89o L  
他想,那一定和久遠前一頁書在思考自己所問的問題時一樣的神情。 - x]gp5  
q<w Q/m  
緣醉莫求說如果不是親眼所見,他難以相信這麼一位高僧會對一隻鵬鳥如此重情。招提僧說對萬物重情才是他的本性,就因為太重情,所以才會如此執著。這原本該捨的執著之心也在入魔之後變本加厲,成為他更為偏激的原因。 %B-m- =gz  
 F K|q*  
緣醉莫求笑說當他看到一頁書拿著鵬鳥之卵,喚著鵬鳥之名時,他很想問他究竟有多愛那隻鵬鳥。 kIYV%O   
1IV R4:a  
帝如來微笑,此乃這些日子以來於談及一頁書之事時首度這般輕鬆。 GYN Lyd)  
a1# 'uS9W  
他想,若緣醉莫求真問了現在的一頁書這個問題,一頁書可能會生氣。但若是沒有入魔的一頁書,恐怕外人是難以窺見他如此純真的一面。 R%^AW2   
[;hCwj#  
最後緣醉莫求說若讓一頁書繼續待在那裡,一動也不動的一頁書可能會變成冰柱,得盡快想個法子解決入天河這個麻煩事才行。 %R LGO&  
-O?&+xIK&  
帝如來要緣醉莫求只要在一旁保護一頁書即可,至於解決之法他自會設法。 j-wz7B  
{-)*.l=  
緣醉莫求相信帝如來的能力,便告別離去,心裡則是十分好奇究竟百年不出雲鼓雷的帝如來這一次會不會為了一頁書而提早走出山門? -K%~2M<  
6T{SRN{  
隔日,一頁書二度進入天河內,沒多久光世大如緩步而來,躲在暗處的緣醉莫求恍然大悟,因為世上也唯有出身魚人族的光世大如能自由進出天河。 ^ ]CQd   
Z^yhSbE{5  
安置好鵬鳥之卵之後,一頁書和光世大如分道而行。回到雲鼓雷峰的光世大如也因私助一頁書之事讓殊印塔有理由對他予以彈劾。 Rz!!;<ye8  
hDHIi\%  
光世大如不只被卸下殿主之職,還被帶至罪身磐囚禁,帝如來覺得有愧於光世大如,前來罪身磐探望。 41jlfKiOm  
#gY|T|  
他雖沒有開口要求光世大如前往幫忙,卻在點破光世大如對素還真的執念後,讓原本要踏上蜿蜒石階的光世大如改變方向。 6`;+|H<$  
2x dN0S  
兩人相談了一夜,光世大如無悔自己的抉擇,這是在他徹悟因緣二字後所選擇的結果,和帝如來無關。 ,]|*~dd>G  
bcC+af0L  
後來攻打集境的計劃執行在即,雲鼓雷峰又有魔城與末世聖傳的問題分心,人力實為匱乏,佛首為光世大如討保,讓他負起征戰集境的要務。 V-TWC@Y"  
SjB#"A5  
多了光世大如這分助力,無惑渡迷不希望帝如來親自參與集境之戰,於此魔頭現世之際,佛首理當坐鎮雲鼓雷峰。帝如來沒有當面答允,只言此事他自有斟酌。 wQ/Z:  
\Yd 0oe82  
當晚,希望此戰成為必勝之局的光世大如來見招提僧,請求招提僧相助,招提僧也予以應允。 c-hhA%@Wq  
qI#ow_lL#  
其實早在雲鼓雷峰為梵天一事入世時,他就渴望自己為蒼生踏入紅塵的這麼一刻。而這麼一刻不能是因為一己之私而出,必須是為饒益眾生而行。 7T}r]C.  
j9/Ev]im|F  
集境之戰,帝如來獨自面對燁世兵權,正當欲擒下燁世兵權之時,帝如來感應到山門結界嚴重受創,莫名魔氣入侵,便急回探視。 W05 >\Rl  
DX%D8atrr  
魔王子的侵犯雲鼓雷峰使得變數橫生,集境之戰雖未有真正的結果,於配合素還真的計謀下,集境兵力已幾乎被消滅,唯剩燁世兵權與千葉傳奇未被擄獲,帝如來認為後續之事交予素還真辦理即可。 *;y n_zg  
hz~jyH.h_  
前去壺口烽燧的無惑渡迷回來後,一獲知所有的消息,馬上求證了招提初現本相,佛首親臨戰場這件事是否屬實。佛首答覆招提僧之用意從不在隱藏身分,而是傾聽眾生苦,會前去一戰,乃因莊嚴殿主所求。 Qv>rww]  
E5F0C]hq  
無惑渡迷表面上無有異議,內心對佛首此舉頗不諒解。因為當初帝如來為光世大如求情,讓光世大如成為戰力時,他曾要求佛首毋須親自出征,怎知佛首竟還是為光世大如之請求而不鎮守於雲鼓雷峰,選擇入世一戰,導致魔王子來犯時無人能敵。 >*cg K}!@  
Jdp@3mP  
此時,末世聖傳崇首蘭懷印送來論戰的邀請函,此為魔頭號天窮所發,巧合的是那日也值遇佛山之決。 <tp #KZE  
qmM%MPv  
突來的邀請讓原有的計劃生變,帝如來打算分為三波戰線,最後一波由他獨戰擎海潮與梵天聯手,但前兩戰的戰力分配須請無惑渡迷主張。 S2*ER  
6`l7saHXE  
論戰當日,帝如來前往踞虎嶺,摯海潮和一頁書也如時來到雲鼓雷峰。 7JHS8C<]  
JOm6Zc  
踞虎嶺情勢緊張,幾回言語的不順耳,就差點引發戰鬥,於冗長的談論結束後,帝如來迅速回到雲鼓雷峰。 ?\$\YX%/p  
8  }(ul  
來到佛經石台前,摯海潮和一頁書二人已在那裡等候。 K JX@?1"  
N_Y*Z`Xb  
佛山第三決,開宗明卷,由佛首負起把關之責。 #cD20t  
fK{[=xMr@  
帝如來聲明其立場象徵雲鼓雷峰,在蓮香飄起前,他定取勝二人,若不然,則是他敗。 CiSl  0  
#J<IHNRt  
於巨大的佛經前,帝如來以一敵二,一頁書幾回與帝如來雙掌交接時,那種熟悉感不斷襲來,而且越來越為強烈,使得一頁書腦海裡所想盡是掃禪山門外的那名招提僧,同時也感覺到這股熟悉感曾根深柢固於自己的記憶當中。 .&Ok53]b  
'{(/C ?T  
擎海潮發現帝如來對他們無有傷害之意,也發現他注視一頁書時的眼神含帶著些許哀傷之情。他曾聽聞以前二人交情甚篤,如今一頁書入魔,想必身為雲鼓雷峰之首的他心裡非常不好受。 :[ AP^  
V9Gk``F<RZ  
三人纏鬥多時,將以最後一招決勝負。當帝如來施展極招金剛薩捶卍蓮纖時,巨大的佛牆如經閤落,周旋千轉,映現世尊如來像,頓時雷峰四周因這股聖氣的運出而清風飄揚。一頁書感覺事有不對,眼前之人此舉無疑是加快燃香的速度。 =y kOh_M  
81<0B @E  
果不出其所料,最後一招尚未分曉,四周已是蓮香瀰漫,三響的鐘聲更是意味著此役勝負已定。 |ZnRr  
;c;n.o.)/#  
帝如來收回未出的極招,謹守約定,宣布從今以後一頁書與雲鼓雷峰的仇恨一筆勾消,彼此不再有任何瓜葛。 x3++JG  
78i"3Tm)w  
一頁書認為這一勝得來有愧,心中不明白為何帝如來要這麼做。 #RA3 T[A  
/P3s.-sL  
離開佛經台後,他和摯海潮走在蜿蜒的石階,在看到無人顧守的掃禪山門一如往日幽靜寂然時,一頁書有種莫名的空虛感生起。 @lnM%  
+\O[)\  
不再和雲鼓雷峰有任何瓜葛明明是件能令己開心之事,為何在接近掃禪山門時心頭又會是這般覺得苦澀? c&JYbq  
wuQ>|\Zs  
梵天不解,他只知道自己似乎不願離開此地。 11Hf)]M   
"Nn+Zw43  
待步下最後一個台階時,一片楓葉隨風飄落,此景令梵天有著似曾相識的感覺,不禁停步靜看。於楓葉落地的瞬間他心口一緊,彷彿看到當時的招提僧立於楓樹下掃著枯葉,眼一眨,人影消失,而那些被他遺忘了的情感也猶如封印被解開般,一股腦兒湧上來。 _noQk3N  
p!~{<s]  
為何會是那個招提僧? f; "6I  
}&mFpc  
那人是…… VF<C#I  
\O7Vo<B&D  
『天時不允,除魔之路吾不能時刻陪伴好友。吾身雖鎮守於雲鼓雷峰,吾心卻願隨好友行於天下,成為四方僧。而這點屬於吾的佛氣將護你於除魔之路能夠平順,不忘初心。』 r\-25F<e5  
『此地乃是掃禪山門,好友離開雲鼓雷峰之後,吾會於此等待你再訪的那天到來。』 7JNy;$]/  
]O;Hlty(g  
『再問一次,你是何人?』 2i@t;h2E  
『小僧招提,佛首有令,山門為界,非請勿入。』 ?9 8]\pI  
!dW77kLTg  
招提,四方也,招提僧乃四方僧,那是欲隨己行於四方的好友帝如來…… Q$(0Nx<  
Fc"&lk4e  
神志一得清明,梵天馬上恍然大悟那位守在山門外的招提是帝如來為等候自己的來到所化的小僧,而當時招提僧掌心所傳達的即是帝如來永遠不變的守護。 F}lgy;=h  
"n3i (sZ  
他卻因入魔而將曾經緊繫於心的話給忘懷,導致縱使相見,亦無法分辨對方藏在陌生臉孔下的真面目,如此的他必是嚴重傷了帝如來的心。 d$G<g78D  
(3=(g  
不由得一頁書想回頭去見帝如來,想告訴他自己有愧於他,可是又顧慮著此時帝如來必因坦護自己而遭受殊印塔責備,若他再折返,會為帝如來帶來更大的麻煩。 n6a*|rE  
;\ $P;-VY  
而且自入魔之後他的所作所為就一直在為難帝如來,如今又有什麼顏面再上山去見帝如來? `=0J:  
:~2An-V  
擎海潮察覺一頁書沒有跟上,轉頭問道:「一頁書你怎麼了?」 z]YP  
一頁書回過神,看著擎海潮,低聲答道:「沒事。」 %YaUc{.%  
ffQ%GV_  
擎海潮不相信真的沒事,也沒有追問,只道:「若沒事,那我們離開吧!」 7(<49bb.V  
說著,擎海潮便提步而行,一頁書靜默不語地跟著摯海潮,心裡所想盡是那個於紅塵路上守護自己初心的帝如來。 ]/+qM)F  
  $VrKoL\ScA  
  <}E^r_NvD  
回到荒蕪的雲渡山,一頁書仍是無語。 p ]zYj >e  
A!kNqJ2  
他思忖著這段期間自己的無理取鬧在帝如來心中又是如何的感受。帝如來會討厭或看輕自己嗎?但若如此,帝如來也就不會對自己百般迴護,那自己又為何如此惴惴不安呢? Iy}r'#N  
3PonF4  
是因為太過在意帝如來的關係嗎? QS~;C&1Hl  
Ur626}  
一頁書反覆想著這些事,心裡因此十分的難過。這種前所未有的難過不是害怕得為入魔後所犯的過錯負責,而是他做了一件令帝如來傷心的事。 Ohm>^N;  
r]{fjw(~  
「在雲鼓雷峰眾人認定你入魔,已是無可饒恕的罪者之時,唯有帝如來對你仍是諸多坦護,想必他一定很信任你。」 #&1Y!kbdd  
擎海潮在最後一戰結束時,就發現一頁書整個神情已不同於自己所認識的一頁書,再加上離開時他對雲鼓雷峰的依依難捨,更讓擎海潮感覺到一頁書對帝如來的在意。由這些事可判斷一頁書身上的魔障可能已經完全消除,而且他這一路的沉默也當和帝如來有關。 [LonY49  
RT45@   
「嗯。」一頁書低應了聲。 w jmZ`U Mz  
{}3kla{  
「你們以前是否感情很好?否則他怎會對你有著這麼堅定的信任。」擎海潮試探著。 i;0`d0^  
「他是吾的益友,也是一頁書的良師。」 tH:K6^oR  
8i;N|:WdH  
一頁書的談吐截然不同於入魔之時的急躁和狂妄,擎海潮雖高興一頁書魔性已除,卻也一時間不大習慣這樣的一頁書。 kC R)k=*  
「能讓梵天一頁書這麼說,代表帝如來真的是非凡之輩。吾與他不曾論交,但在這一場決鬥之後,吾非常欣賞他的氣魄。」 +fhyw{  
一頁書抿嘴,沒有回答。 L-d8bA  
c4LBlLv4  
以清風加快燃香速度,讓此不必要的爭鬥落幕,殊印塔必會責怪於他。身為四境佛宗之首,屢屢為自己之事而受委屈,一頁書虧欠他太多。 J{mP5<8>b  
DJE/u qE  
「吾知曉現在的你仍不知該以何種心情去看待發生過的一切,但不用急,你身旁的朋友們都能明瞭你的心情。」擎海潮安慰著一頁書,他不希望一頁書太過自責。 NEO~|B*oDU  
「這段時間的一切一頁書點滴在心,擎海潮,一頁書所欠你的,不只謝意,更有歉意,來日梵天必會回報和償還。」 'D-#,X C  
K]bS:[34 R  
「佛山對決之時梵天仍為入魔之狀況,你竟是數次喚吾為好友,讓吾十分訝異,也十分欣喜。能被入魔的梵天認定為好友,光是這點,擎海潮便已感動於心,更別說吾之相助也是因為『情義』這二字,哪裡想要你的回報與償還?」 LoG@(g&)  
!v2,lH  
擎海潮話語方落,忽有一股莫名的殺氣籠罩,原來是號天窮率領末世聖傳眾人來襲,雙方因此在雲渡山上展開一場激戰。一頁書和擎海潮經無惑渡迷等人相助,雖得以全身而退,一頁書卻是傷上加傷,為避免再遭追殺,擎海潮帶一頁書至逸蹤療傷。 J1<fE(X  
Q:~w;I  
來到逸蹤,一頁書得以靜下心來觀看現下自己的樣貌。 oQDOwM,  
9ok|]d P  
世人所見皆為現出家相的自己,如今雖是體內的魔性已除,額上的邪印和披肩的長髮仍在,此乃一頁書魔化最明顯的象徵,猶如變色的雲渡山一樣,已非自己本來的面目。而這樣的自己看在化為招提僧的帝如來眼裡,又是作如的何想法? wN)R !6  
D,eJR(5I  
自意識得到清明之後,一頁書心裡所想皆是帝如來這麼一個人,甚至想到他想要找個理由到雲鼓雷峰去見帝如來一面。  FZ>*<&  
lkg-l<c\J  
數日後,他感覺到雲鼓雷峰的佛氣驟變,直覺帝如來可能發生事情。心急而不知所措之際,擎海潮正好從外頭歸來,見他神色有異,問其原因,一頁書告之情形,擎海潮與他同行。 4C /8hsn  
^BM/K&7^  
兩人再次連袂上佛山,不是為了和雲鼓雷峰之間的恩怨,而是一頁書放心不下友人帝如來。 i&,U);T  
Ut-6!kAm  
來到掃禪山門外,巧遇魔王子和赤睛二人。仇人相見,分外眼紅,雙方一言不合又是激烈交手,後來無惑渡迷與聖彌陀來援,魔王子覺得掃興,便與赤睛離去。 #|XEBOmsQ  
3i(k6)H$4  
原本無惑渡迷對一頁書頗有成見,如今見他魔障已除,也不再有立場為難他,遂答應讓他進入雲鼓雷峰。 K23_1-mbe  
5?kA)!|UB  
往赦刀喦的路上聖彌陀解釋他們啟動隔世法陣的原因,沒有多談帝如來的傷勢究竟為何,一頁書也沒有多問,只心裡擔憂著。 gE=~.P[ZX  
[Pp#l*  
來到赦刀喦,帝如來正坐於魚龍座上調息,由其神色可知傷勢十分嚴重,一頁書急道:「怎會……」 _3p:q.  
/^[)JbgB  
帝如來停止調息後睜開雙眼,見一頁書出現在自己面前,不覺露出了極淡的笑容。 p 2~Q  
-e(2?Xq9  
雖然眼前之人仍有著長髮和未完全盡褪的邪印,卻也恢復了往日的神采。不再是別人口中的魔化梵天,也不是末世聖傳裡的烈天真宗,而是自己思思念念的一頁書。 e( ^9fg_SG  
+lha^){  
帝如來很高興他來探望自己,要他不用為己擔憂,赦刀喦沛然聖氣既剛且利,經過魚龍座轉化,他之傷勢再三天便可痊癒。 TiBE9  
W? UCo6<m  
帝如來講得雲淡風輕,彷彿不是什麼大事,一頁書卻憂色不減。 ! T,7  
K=5_jE^e  
後來無惑提起了號天窮行蹤不明之事,擎海潮才知道那天在雲渡山上援助他們的人當中有著擊珊瑚。 J-PzIFWd  
^y6Pkb P  
擊珊瑚乃是擎海潮所愛之人,擎海潮因此心急如焚,急忙要離去。一頁書欲與擎海潮同行,帝如來不願一頁書再離開自己,便以梵天不便插手摯海潮與擊珊瑚之事為由,希望他待在雲鼓雷峰養傷。 Y)u} +Yg  
^RWt  
擎海潮見帝如來想留住一頁書的心意極強,以為帝如來有要事要和一頁書商談,又顧及自己現在得全心尋找擊珊瑚,無法照顧一頁書,倘若又遇魔王子或末世聖傳騷擾,傷勢未癒的一頁書恐有生命危險,所以現階段一頁書確實是留下來會比較好。 !v;r3*#Nky  
2K*-uT#$~  
待眾人離去後,寂靜的赦刀喦唯剩他們二人。 lIjHd#q-C  
L7Oytdc<  
縱然雲鼓雷峰入世之後他們兩人已見過數次面,這一次才真正算是帝如來與一頁書的重逢。 >!)VkDAG  
f!$J_dz  
「佛首……」 S ,(@Q~  
他想問帝如來的傷勢是否真如他所說只需要再三日即能痊癒,又因愧疚於近日所為,一時間也難以啟口,在喚了聲後便欲言又止。 4}LF>_+=  
wCt+{Y3T  
兩人難得重逢,『佛首』二字的稱呼帝如來聽了實感不習慣,那是一頁書以往在外人面前對自己的稱喚。「現在只剩我們兩人,何必如此生疏呢?好友,一頁書……」 <uTsX v  
Mqh~5NM  
熟悉的叫喚一出,頓時彷彿回到過往兩人曾有的相處時光。 Ic=V:  
W=EO=}l#  
一頁書清楚記得重逢以來,每每帝如來和旁人談及自己時,總以梵天而非一頁書來稱喚自己。如今聽他如此溫柔地叫喚己名,不禁百感交集,心裡難過著自己曾深深傷了帝如來的心。 8&C (0H]1  
pn $50 c  
「這些日子一頁書深感抱歉,使你之立場為難了。」 DpS6>$v8t  
\[oHt:$do  
帝如來見他滿臉愧疚,宛如犯錯的小孩般無助,頓時心疼起他來,溫言道:「吾一直相信你,相信梵天,相信一頁書,相信百世經綸,這樣就夠了。」 mTP.W#N  
'6 'XBL?  
「抱歉……」一頁書為自己入魔後雖仍記得帝如來和自己認識,卻徹底忘記自己對帝如來的感情覺得萬分自責。 &yA<R::o  
「莫再言抱歉二字,你不曾對不起吾。」 a+~o: 5  
}"&(sYQ*`  
「但吾忘了你。」 |%V.Lae  
「好友,你過來。」 _5 m }g!  
帝如來話語一落便伸出手掌,一頁書聽話地走到魚龍座前,帝如來拉著他的手,瞧了一頁書右手尚未褪盡的邪咒。 5nj~RUK  
GC\/B0!  
一頁書心有所動,兩人相識甚久,這還是帝如來第一次牽自己的手。 %|,<\~P  
CXQ ?P  
「你曾說若你因入魔而忘了吾,你必會非常難過。吾相信你說的話,所以吾更是捨不得你為此難過。」 ( &*F`\  
4a @iR2e  
「帝如來……」一頁書難過得抬不起頭,心中的話也無法道出。 wKeqR$  
見一頁書低眉垂目,濃密的眼睫輕顫,帝如來突然情慾妄動,原本穩住的傷勢再度爆發,胸口一陣刺痛後鮮血也緩緩從唇角滲出,不由得他鬆開一頁書的手。 .4Ny4CMHZ  
KFs` u6  
一頁書覺得有異,抬眼一看,只見帝如來額上汗水直流,嘴角滲血,狀似萬分痛苦,急問道:「你的傷勢怎麼了?」 ]czy8n$+  
帝如來連忙調息以穩住自己的傷勢。 Y>#c2@^i<  
VDPN1+1*  
「吾能幫你嗎?」 ~Op1NE  
一頁書憂心忡忡,想為帝如來療傷,又顧及自己一個不小心會傷了帝如來,便是不敢動手。片刻之後,帝如來才緩緩說道:「吾沒事,不用擔心。」 )ED[cYGx  
hrL<jcv|  
一頁書明白他在安慰自己,說道:「你的樣子怎可能沒事?」 "|G,P-5G"  
「或許是因為太高興能找回原來的一頁書,所以才會如此激動。」 .)3 2WD%  
|K_B{v .   
一頁書皺眉,拿出手巾為他拭去唇角的血跡,低聲問道:「真是如此嗎?」 /r%+hS  
帝如來點頭,他不可能告訴一頁書真正的原因。 p_AV3   
「雲鼓雷峰的佛氣有利於好友養傷,這幾日你就留於此,待吾的傷勢好轉,咱們再如往日般談心好嗎?」 F:@Ixk?E  
Na6z,TW  
「好。」一頁書答允。 *@& "MZ/M  
#CS>A# Lk  
於是一頁書留在赦刀喦內養傷,同時也照看著帝如來的情況。而帝如來在結束與一頁書交談後,就宛如入定了般,不曾再開口說話,也沒有睜開雙眼。 0@Ijk(|  
g7P1]CZ}  
三天後的黃昏時分,帝如來停止調息,傷勢已經痊癒,聖彌陀令人為他準備沐浴和藥石之事。 "n6Y^  
L&N"&\K2U  
無惑渡迷得知帝如來傷勢痊癒,前來報告號天窮的狀況,帝如來答允只要一獲得號天窮的下落,就會親自前去解決號天窮之害。 %KA/  
vvM)Rb,  
夜裡,一頁書到帝如來的房間內找他,表示希望也能盡一點棉薄之力。 0l=}v%D  
A%PPG+IfA  
帝如來不願意魔障甫除的他介入此事,轉而提及當務之急是重拾他的佛性,修補破損之佛元,而前往天佛原鄉對一頁書將有莫大的助益。 XJzXxhk2  
Ds X>xzM  
一頁書見帝如來這般堅持不讓他參與,以為帝如來可能是顧及殊印塔眾人的感受,便不再勉強。又因雲鼓雷峰正處於情勢緊張狀態,他也不便待於此地,遂決定隔日離去。 }m H>lN  
_5T7A><q<  
帝如來沒有挽留他,這三天能有一頁書陪在身邊,他覺得已是上天給他最大的恩賜,唯一遺憾的是他們尚未有機會談心。 HIq1/)  
*mQit/ k.  
一頁書對這裡的一草一木頗為懷念,而今晚風清月明,群星綴空,提議臨行之前若能如往昔般同遊雲鼓雷峰,必能彌補多年不能相見的遺憾。 qj6`nbZ{va  
xB(:d'1|  
於是在安板聲響起之後,兩人漫步於熟悉的路上。帝如來傾聽百年來一頁書的際遇,也訴說著自己對他獨行於除魔之路的憂心。 }SV3PdE  
`"H?nf0  
後來一頁書談到了悟僧之死令他感到前所未有的椎心之痛這件事,帝如來說當他得知此消息時,非常擔憂一頁書的狀況,無奈他無法前去安慰。 wF uh6!J  
3I5WDuq  
兩人走入勾陳山徑,一入此徑便勾起一頁書陳事萬千,腦海裡不斷湧現過往的一切,一頁書不禁對自己從最初發心除魔到自己入魔後的變化感到萬分感慨。 X4$e2f  
2f!oA~| 2  
如今幻夢乍醒,本心已尋,對於身畔之人的感情他又將如何面對?他非無情之輩,和帝如來之間也不僅是外人所說兩人私交匪淺而已。 lz(,;I'x  
!T*B{+|  
皆為心思敏銳之人,對於彼此那心照不宣的感情因身分和責任之故,全都被壓抑在各自的內心最深處。 ]CZLaID~  
W\,lII0  
曾經他以為只要如此即能滿足,甚至是今生無憾,事實上並不是如此。 BB.TrQM.#  
.NT&>X~.V  
走出勾陳山徑,一頁書心事滿懷,不覺沉默了起來,直到往下俯視,望見月照下那株終年紅豔的楓樹因夜風吹拂而翻葉耀光時,他才開口問道:「那裡便是掃禪山門嗎?」 %d0S-.  
「是。」 TyWy5J< :+  
' D&G~$  
「那一日雖是匆匆一眼,吾卻對招提僧看吾被六塵押回時的眼神之印象極為深刻。那時的吾不解為何他有著那樣的眼神,當佛山之決有了了結,與擎海潮再路過掃禪山門時,吾才恍然大悟那一天與吾過掌的招提便是好友你。」 X^Y9T`mQ}  
聽完一頁書的話後,帝如來非常欣喜,說道:「吾很高興你能認出吾來。」 hzLGmWN2j8  
u =kSs  
「不管好友化身為何種身分,一頁書都能認出好友。但這一回還請好友原諒當時吾為魔障所蔽,無法分辨事理,也認不出好友的身分。」 :*@|"4  
「此事吾不怪你。」 4QFOO sNp  
<~M9 nz(<  
一頁書直視著帝如來,欲言又止,帝如來不明他想說什麼,隨即一頁書薄唇微啟,問道:「明日一早吾將離去,不知今夜能否有幸再見招提小僧立於那片楓紅裡?」 H040-Q;S'  
「要見招提小僧不難,可惜隔世法陣仍在,你我若穿越掃禪山門,必會驚擾已經休憩的眾人。」 y.:-  
Yd;r8rN  
「嗯。」一頁書低應了聲,既是如此,這事他也不能強求。「有一事不知好友能否為吾解答?」 ['emP1g~  
「何事?」 Z]TVH8%|k  
d5y2Y/QO  
「身兼二種身分,招提僧又如何存在於這個僧團裡?」 qm=F6*@}  
「招提僧白日顧守山門,灑掃環境,傾聽眾生苦,期盼好友的來訪。夜晚若山上無事,便居於山腰的小屋裡,過著屬於招提的生活。」 d;SRK @  
~{YgM/c|dt  
一頁書永遠記得帝如來曾說待自己離開雲鼓雷峰之後,他會於那裡等待自己再訪之時。所以他所料無誤,帝如來化為四方僧是為了在那裡等待自己。 O{#Cd dt:r  
「山腰的小屋在哪裡?」按下心裡的激動,他問了帝如來此事。 Noxz kpMF  
「離此不遠之處。」 LDEt.,6i  
q "D L6 >j  
「吾能一觀嗎?」 ;lH,bX~5  
帝如來意外著一頁書對那裡好奇,便道:「可以。」 gVU\^KN]  
TDIOK  
於是帝如來領他走過蜿蜒的小徑,來到招提所居住的小屋外。此地極為隱密,卻能窺見山門外的動靜,是帝如來特意所挑之地。 R0mT/h2  
-Y=c g;  
「這裡就是招提住宿之地?」 THgzT\_zq  
「正是。」帝如來手一揚,輕掩的門扉開啟,屋內的燭火也點亮。「在這裡,吾要下山或回賢劫殿都很方便,也唯有在這裡,吾才能不受佛首身分和職責所困,盡情的思念一頁書。」 .eNwC.8i  
6Y )^)dOi  
「思念吾……」 W4*BR_H&*  
「嗯,吾思念你,思念在塵世的一頁書,也等著屬於塵世的一頁書。」 ]8>UII,US  
d4>-a^)V  
帝如來不再掩飾他內心真實的感情,一頁書怔愣了半晌,沒有回應他的話,不發一語就走入小屋裡。 |D`b7h  
sLa)~T o  
屋內的擺設非常簡陋,貴為雲鼓雷峰之首,雖不求奢華,眾人也不會讓他住這樣的房間。而帝如來會掩去眾人所仰慕的光環,成為一名不起眼的招提小僧,一切全都是為了自己。 2Lekckgv  
t c <M]4-  
一頁書回頭看了屋外的帝如來,百年不算短,他竟是日夜晨昏不時地掛念著自己,也壓抑著他自己的情慾,如此的他又是如何熬過這漫長的等待歲月? $a*Q).^  
`$Flgp0P  
此情之深他是難以償還,一頁書不禁輕嘆息了聲,問道:「好友怎不進入呢?」 WFB|lNf&  
J5p!-N`NS  
帝如來擔憂這小屋是招提僧放縱情感之地,如今一頁書在內,兩人深夜獨處,恐將使他無法再克制自己內心的渴望,便道:「吾在外頭即可。」 XjZao<?u  
$;i$k2n:  
一頁書知曉他在顧忌什麼,明明那樣愛著自己,卻又不敢真正靠近,這樣的帝如來反而更讓他心疼。「隔世法陣讓咱們不能跨越那道界限,好友現在能否讓吾一見因思念一頁書而化身的招提?」 m2uML*&O5K  
「梵天……」 L +rySP  
0 ,Qj:  
「你該喚吾塵世的名字。」 *<1x:PR  
帝如來一怔,這才驚覺自己喚一頁書為梵天是不自覺地想要為自己保留一絲的理性,但如今一頁書既是開口要求,他又怎可一再拒絕?於是帝如來現出招提的身形,兩人就這麼一裡一外的站著。 y7)[cvB  
8^/Ek<Q b|  
相望的兩人無語,各自有著想法。一頁書看到了招提深情款款的眼神中充滿著想要占有自己的渴望,而這才是帝如來內心深處最赤裸裸的情感。 &iiK ZZ`_o  
「現在雲鼓雷峰只能存有佛首,不再容許招提置身,此地曾屬於招提的一隅,招提可願意為吾再度進入?」 zg Y*|{4Sl  
一頁書的邀請令帝如來躊躕,因為他很清楚一旦自己一踏進這間小屋,將會害得一頁書跟著自己一起沉淪。 *!]Epb  
ICCCCG*[  
一頁書知其猶豫,又道:「一頁書不再是原來的面目,今夜帝如來可願意接受這樣的一頁書?」 V@n(v\F  
再次的話語證實了一頁書也如己一般想法,帝如來喜出望外,再也不願壓抑自己的感情,快步就走入小屋。一踏進屋子裡就變回帝如來的樣子,同時也伸手將一頁書抱在懷中。 @~#79B"9&  
7cmr *y  
渴望了百餘年的擁抱終得如願,帝如來欣喜若狂,迫不及待的傾訴著自己的愛意。 y~c4:*L3  
O4d^ig-xaH  
0?Tk* X  
「吾愛你,比任何人還要愛著屬於塵世的你……」 KT;C RO>  
aRO_,n9  
蜜糖般的溫柔耳語幾乎要融化一頁書的心,在緩了緩心緒後,一頁書才低聲答道:「吾明白,吾一直明白。」 g1 Wtu*K3  
fo\J \  
「那你可知帝如來一入此地,就再也不能夠壓抑對你的愛意,也不再是眾人口中的佛首?」 y)^CDe2xU  
一頁書就是因為知道,才會要帝如來進入。「嗯,所以就別再壓抑,也別當別人口中的佛首。」 'x,GI\;?  
-=Eq/s u%  
「但你真不怕吾對你做了不該的事?」 N<Z)b!o%u  
「今夜不會有不該的事情發生,因為既是發生,即是應該之事。」 9CK\tx&  
aEFe!_QY  
「一頁書……」帝如來捧著他的臉,滿眼情慾,恨不得即刻和一頁書融為一體。「你真不在意吾將對你做的事?或許那會讓你沉淪於無邊無際的慾海當中,終身為此後悔。」 18p3  
*fvI.cKiGP  
只要跨越過這一界限,他們的友情就會變質,取而代之的是修行人最忌憚的男女愛慾。一頁書清楚當下自心所欲,答道:「吾不想辜負帝如來你,也不想再欺瞞吾自己。」 F {*9[jY  
9HNh*Gc=  
一頁書說完話後緩緩闔眼,帝如來見他心意堅決,對自己也有所渴望,便不再擔心會害了一頁書,低頭就親吻他眉心的邪印,然後慢慢往下,最後親吻了他的唇。 ghobu}wuF  
? W2I1HEy  
一開始唇瓣輕觸時,彼此都能感覺得到對方在顫抖,沒多久帝如來就將舌頭探入一頁書口中,一頁書試著回應,兩舌幾番碰觸之後轉為交纏。 )-9w3W1r  
=O3I[  
原本對此事尚存一絲畏懼的一頁書很快就適應帝如來的熱情,他提手撫摸帝如來的頸子,在帝如來輕咬他的耳朵時,他的手也順著往下,輕靠在帝如來厚實的胸膛前。 W:{PBb"x8  
)>/j&>%  
初時一頁書沒有多想,在感覺到帝如來胸前敏感處有所變化時,他才知道自己手的位置不對,便微微縮回,帝如來發現他的反應,便壓住他的手,讓他的掌心整個緊貼在那地方。一頁書知道這是情慾高漲的象徵之一,他雙頰漲紅,全身更為燥熱。 JM+sHHs  
uU[[[ LQq  
隨後帝如來輕解他的衣帶,親吻他頸部的肌膚,隨著帝如來親吻的下移,一頁書興奮之情難抑。 Ca5Sc, no  
|Y8Mk2,s  
厚重的衣衫落地有聲,在寂靜的房間裡顯得特別震耳,隨即一頁書的上半身也不再有任何布料蔽體。而當原本在胸口流連不走的唇舌緩緩行至下腹時,一頁書雙足不覺一顫,馬上感覺到帝如來溫柔地呵護他的敏感處。 Q9eYF-+  
「唔……」 \p3nd!OIG  
APQQ:'>N4~  
無法壓制住本能反應,一頁書發出了聲,雙手緊撫著帝如來的頭部,欲將帝如來推離。一低首,他竟在這一剎那間將跪在自己身前的帝如來看成是招提。「招……」 _]=TFz2O  
!|Xl 8lV`  
來不及喚出招提之名,一頁書體內數百年來不曾覺醒的慾求已如野火燎原般一發不可收拾。此際的他和入魔時一樣,完全控制不了自己的意志和身體,只能隨帝如來的撫弄而搖擺身子。 LN~N Fjs  
SD|4ybK>d  
粗重的喘息聲來自一頁書口中,那狀似痛苦卻又略帶愉悅的呻吟,是因不該強忍身體本能反應而有的現象。 9-a2L JI  
^aD/ .  
不消片刻,一頁書嚐到了人生首次洩慾的經驗。江湖闖蕩多年,從不怯戰的一頁書雙腿竟因此發軟,幾乎無法站穩。帝如來迅速站起身子,將一頁書打橫抱起,三兩步即到達床榻前。 k;K> ,$ F  
TM/|K|_  
躺在床上之人氣喘吁吁,黑色的長髮順著床沿垂下,因在意著自己太過放浪而覺得羞赧,便低垂雙眸,不敢正視帝如來。 1fO2)$Y  
liCCc;&B;  
然而對帝如來來說,若他這般溫柔對待,一頁書尚能隱忍,那即是自己做得不夠。如今見一頁書全身浮現紅潮,赧顏羞怯而不敢和自己交視,帝如來知道一頁書因己而得到快樂,更忍不住想快點占有一頁書。 9&XV}I,~?|  
fbHWBb  
於是他俐落地褪去一頁書的下半身之物和自己的衣衫,上了床後身體便覆在一頁書之上,左手來回摩挲一頁書大腿內側細滑的肌膚,厚實的胸肌緊貼著一頁書的胸口,沾了體液的手指改由探進一頁書神秘的境地,一次又一次,直到足以容納他的慾望之時,他才輕抵在外頭,然後少作徘徊,刺激著一頁書脆弱的敏感處,待更時機成熟才試著讓前端向內推進。 M\y~0uZ  
e}?1T7NPG]  
兩人的身體一有所連結,一頁書即因外物入體而疼痛蹙眉,帝如來則因慾望的前端初次被緊縛而倒抽了一口氣,雖是如此,帝如來仍克制住躁進的念頭,慢慢的一分一寸沒入。但他每進入一分,一頁書的疼痛就多加一分,在承受帝如來進入體內的過程中,除了撕裂的疼痛感之外,尚有一種莫名的快樂並存,而這樣的感覺有著令人無法抗拒的魔力。 zO).<xIq+  
FU]8.)`G  
結合處的來回的磨擦讓兩人的意識陷入意亂情迷的狀態,赤裸的身軀也不再有任何忌憚地交纏,小屋內盡是因交媾而有的粗重喘息聲,還有床板被撞擊的聲音,小屋外則仍是一如平日的安靜無聲。 `b^ #quz  
iJdrY 6qd  
熱情燃燒著彼此的身體,交合的兩人早已汗水淋漓,意識紊亂的一頁書數回將帝如來看成是招提,但招提也好,帝如來也罷,都是深愛著他的男人,都是唯一能讓他一頁書渴望就這樣永遠結合在一起的人。 >p]WCb'PH  
C>JekPeM  
當彼此再也控制不住內心強烈的占有慾時,帝如來轉為不曾有過的狂野之姿,彷彿要將一頁書完全吞噬殆盡才肯罷休。 KB%j! ?  
B~V<n&<  
帝如來是如此,原本被動配合的一頁書也一樣。 "5o;z@(  
EDq$vB  
他扭動著下身以迎合身上之人,像是擔憂無法得到滿足,又像是想讓帝如來確切知道自己也想要擁有他。而在未得到極樂之前,誰也不會停下想要占有對方的動作。 0gv3v@QO  
As6)_8w  
時分緩緩流逝,兩人的慾望終得得到真正的釋放,在帝如來低吼的同時一頁書下身也跟著痙攣,隨即溫熱的體液已順著一頁書的大腿內側緩緩流下,和汗水一起滴在床板上。 oRT  
_gPVmGG  
慾望一得到滿足,兩人的意識終於能夠冷靜下來,一頁書側看著地上那些零亂的僧衣和佛珠,有所感觸。 IFC%%I t5,  
y(/jTS/ hd  
自幼入佛門,在未遇到帝如來之前他不曾想過會有毀壞梵行的一刻,如今交歡之後,他才知道無論他曾經怎麼禁慾,怎麼忽視內心的渴望,一遇到值得自己交付感情的人,他也只是一個普通的血肉之軀,和大家一樣有著強烈慾求的平凡人。 E'&OOEMN-  
VVI8)h8  
「你後悔了嗎?」身後之人忽然問了沉默不語的一頁書。 ?dJ/)3I%F  
同在一張床上,兩人有著不同的心思,帝如來早知自己今生勘不破情字這一關,對今夜能夠做真正的自己是喜悅多於愧疚。 r&%gjqt  
u@=+#q~/P  
一頁書搖頭,他雖有所感觸卻不後悔,一入此屋,他就有交付自己感情給帝如來的打算。 #51 4a(6  
S{^6iR  
「那你在想什麼?」 Nl=m'4 @`  
「方才你的眼神和平時不同。」 e'k;A{Oh  
1EC-e|M.  
「那是充滿慾求的帝如來所擁有的眼神,也唯有一頁書能窺得。」 Qm35{^p+  
「吾在招提身上也曾看到。」 9:9N)cNvfX  
n=<NFkeX  
「招提正是因帝如來的慾望而存在。」說著,帝如來扳過一頁書的身子,順手撥開他的長髮,然後親吻他的眉目,一頁書感覺這樣的親吻如春風般溫柔,和方才欲將它吞噬的狂熱完全不同。「方才你可曾看到招提?」 ~8H&m,{j  
「嗯。」 LaIW,+  
 PZ   
「在乎嗎?」 0v_6cYA  
「在乎。」 * 1 |YLy  
_dYf  
「你不喜歡?」 ShL1'Z} ^{  
「他也是帝如來。」 VZT6;1TD$8  
(TT3(|v  
沒有回答喜歡與否,答案已是明確,帝如來又吻了他的臉頰,問道:「今夜之後,招提便會消失,你會永遠記得今夜的事嗎?」 o 9KyAP$2  
「吾會。」 7af?E)}v  
it qQ)\W  
帝如來拉起一頁書佈滿邪咒的右手撫摸自己的胸口,讓他感受自己的心跳,然後再順著胸肌往下。一頁書明白他的想法,闔起雙眼感受帝如來強烈的慾望。 I!|y;mh:it  
7.wR"1p#  
良宵苦短,當黎明來到之後,二人皆為佛門的行者,不會再是可以縱情的相愛之人。所以帝如來希望在這屬於招提的天地裡兩人能夠好好珍惜這短暫的時光,盡情的歡愉。而一頁書也不願虛度這難得的夜,想和帝如來再次結合。 o|z +!,  
uI%N?  
身處虛妄之中,總有勘不破的迷障,既是深知勘不破,那就沉淪於『情』這麼一個迷障當中…… d u.HSXK  
  |Hx%f  
  QRsqPh&-  
  Y5n z?a  
  >X;xIyRL  
隔天一早,掃禪山門外,紅豔的楓樹下沒有他所愛的帝如來相送,也沒有痴情的招提佇立。 fp.!VOy  
%iK%$  
一頁書緩步而行,漸漸遠離雲鼓雷峰。 1U717u  
@PYW|*VS  
他不覺得寂寞,也沒有感傷,因為這一次帝如來給了他今生唯一的愛。 ShC_hi  
7ZS>1  
這樣的愛無論是梵天還是屬於塵世的一頁書,永生都不會忘懷。 jK3giT   
lr9=OlH  
JaH* rDs-  
>nc4v6s  
5,F;j<F  
-------- 2~vo+ng  
t{+  M|Y  
緹是殤書的支持者,不過顯然已經變心了 }BA9Ka#%  
大概是海殤君逝去太久,捨不得一頁書太孤單吧! N YCj; ,V  
zx ct(  
               緹 PM10:30 4/12/2011 VT'0DQ!NIq  
  4uFIpS|rq  
因為那一段拍得太有感覺,讓我的心一直在想著帝如來對一頁書的好(溫柔的佛首) WLE%d]'%M  
好似沒有把他們之間的故事寫出來,就會有什麼事沒有完成的感覺 L30>| g  
其實一方面我也很怕帝如來未來是否和神妓或哪個女子有感情糾葛 pNP_f:A|  
為了保留住這一分帝書美好,便把殤書暫持拋到一旁了^^ 7*+Km'=M  
ZH\0=l)  
               緹 AM7:10 4/13/2011 

掬水 2011-04-12 23:44
感謝緹大人的好文分享~!! L {!ihJr  
一次看完整篇文章真的好過癮,無論是過去、現在,甚至是帝書兩人的未來都能在文中細細品味。 cvhlRI%6  
對於一人入魔一人斬業的問題其實真的很沉重,相信兩人都是對方最在意的人,要承諾動不動手想必要經一番折騰也未必能有確定的答案,但為了保住最原始、最熟悉的對方,也是為了遵循原本信念、作對的事情,相信他們的答案必定是相同的,即使還是會因此痛心疾首… ?2/uSG|  
忘卻一個人很簡單,但被忘記的那個人卻如墮入萬丈深淵,相愛的兩人都怕忘記對方或被對方忘記,這真的是天底下最大的悲劇了,但事與願違,看到痛苦的佛首真的很讓人心疼,但這也證實佛首對梵天的深情。 Ft3I>=f{  
但即使對方忘了自己,自己也會永遠記得對他的情感,佛首的痴心真的讓人非常動容!甚至怕影響到梵天而寧願默默守護對方…佛首之情是包容的、不怕犧牲的。但這也讓在下相當心疼。 !I N @i:m  
再者,不忌妒陪著梵天同生共死的同伴應該很難吧,畢竟能陪伴梵天共度患難一直是佛首最大的心願,但看著梵天身旁的人一一消失、梵天也因此每每痛苦難當、自責,佛首即使心中百感交加、心疼梵天,但因為只能在一旁作第三者觀看,無法實際安慰對方甚至自己的關心對方都不知道…這種狀況對佛首的打擊一定很大。相信看到海天連決對戰佛首的情景,佛首一定也是心有所感,看著喜歡的人和別人聯合攻擊自己…這種感覺相當難受。(這裡不得不說一下..這三個人真的是微妙的三角關係) YbzM6u2  
招提的出現代表佛首的真實面貌,等著梵天或梵天的消息該說他癡情或天真?我想辛苦總會有回報的,梵天仍舊是認出了心心念念的佛首,更是理解對方對自己的付出,即使等待一個可能永遠都無法回應情感的梵天,佛首仍舊甘願守候在小屋等待他…很高興梵天最後恢復了並正視兩人的情感,佛首很小心的珍惜梵天的情而不敢肆意妄為,真的能感受到佛首對梵天的愛是尊重、成全、珍惜的。 S)+CTVVE  
整個過程都讓在下看的又傷心又高興,情人終成眷屬,雖然最後仍是擔起各自天命而分開,但至少他們已經認定了彼此,經過一夜的深談(?)明白了對方的情感 ~ W@X-  
,即使現狀無法讓兩人在一起,但帝書早已確認對方真心就足夠了…又悲又喜的結局,好喜歡!>”<感謝大人寫的好文章!

gill0829 2011-04-13 00:00
哈哈~話說我也是被那句 7 %3<~'v[  
「好友,一頁書」,之後巴拉巴拉的話給吸引的,冷門我倒是覺得不

希羽艾亞 2011-04-13 09:43
多謝分享!!! s1{[{L3  
終於有人寫帝書!這真是一篇好文! W+.{4 K  
樓主描寫兩人的感情非常細節,也合情合理,沒有令人感到多餘! TMqY4;UeL  
樓主真的太利害了!! A?DB#-z.r  
3524m#4&@  
一頁書入魔由帝如來救!!反之也相同!!!

伯牙 2011-04-13 11:50
我飛奔了!~!!!!!!!!!!!!!!!!!~~~~~~~~~~~~因為我心激動!!!!! ;T>+,  
U; p e:  
劇中那段書書去探視佛首的片段~真的拍得太有感覺了~~~~w k1#5nYN.  
可以感覺到書書~在聽到佛首問他"為什麽生疏時"~心情很複雜XDD x#mtS-sw2Q  
很難得會在正常的前輩身上看到這種混著愧疚難過的情緒! 5}XvL'  
] IS;\~  
所以那一瞬間"帝書"就燃燒啦!!!! g8l5.Mpx  
w4,]2Ccn.  
這篇文圓了我對這各配對的一點小小幻想~ e #M iaX  
雖然正劇中佛首的劇情走向不甚明朗~~但還是只能心懷希望~! 4sIX O  
不管是招提僧或是佛首出場後的表現~都讓我覺得他的確是個很讓人喜歡的佛門先天啊啊! 3fp> 4;ym'  

enka 2011-04-13 14:20
感謝大大的文章>//////< M|8 3HTJ  
其實帝書真的很冷門*苦笑 /c#l9&,  
'E-FO_N  
大大是依着正劇寫的呢 也是譲我感謝的地方 c+2sT3).D  
其實對佛首的認識只有外表*不看正劇的人 Rh<N);Sl7  
大大的説明譲我對佛首的個性更為了解 還有他和書書的同門之情 C ) ?uE'  
YE\K<T jH  
結局好美我好愛喔*笑 雖然是個悲劇 41yOXy ;~l  
可是心中的愛戀総算是得到了結果 e:E# b~{  
夜晩過後 又回複到平淡的日子 也成為両個修行人忘不了的一晩吧 .6m_>Y6  
 iSiDSeW8  
最後 我也懐念海老大 / M@ PO"  
到現在都覚得 雖然出現了很多配對 V!&P(YO:  
可是海老大的付出是能人所不能啊 7ZsA5%s=,  
只是PILI収角色総是很快 希望書書幸福啊*私心

2011-04-14 07:52
先謝謝送花給此文的朋友們^^ AIZBo@xg  
7bF*AYM  

Yc;ec9~  
>]?H`>4(  
掬水: 1%`7.;!i  
AGq>=av v  
關於帝書,只是很想寫,很希望有機會讓更朋友知道佛首對梵天的付出和感情 yI)~]K r  
這次幾乎是依原劇而寫,而且還多寫了高僧的情慾部分,或許不是寫得那麼好 }}T,W.#%u  
但仍是很感謝掬水不嫌棄,說它是好文^^ P8I*dvu _  
L CSeOR  
關於“一人入魔魔一人斬業”的為難,是原劇裡一頁書曾如此要求 /:[2'_Xl  
我把它加以運用,並結合赦刀喦裡裡佛首對一頁書那無比信任之語,成就了佛首的深情 fly,-$K>LO  
UVEz;<5@\  
我試著站在佛首的角度和心情來看待他對一頁書的感情,這讓我心情相當愉快 tju|UhP3  
大概是我很希望有人來疼愛一頁書的原因 z`U Ukl}T  
.}`hCt08  
佛首珍惜著兩人之間的感情,他的愛有多深,魔化後梵天的言語和態度也就傷他多深 :&w{\-0{  
只是梵天因入魔而忘卻自己對帝如來曾有的感情,以致於無意中傷害佛首之心這件事 n$["z w  
當其清醒後,他亦得到相同程度的悲傷,因為這兩人對對方的愛是一樣的深 la^ DjHA$  
]}PV"|#K{c  
如此的愧疚和遺憾也讓梵天魔障除去後願意正視自己對佛首和佛首對自己的感情 uT_!'l$fr  
早心知肚明的感情到了此時也該有個交代 HY}j!X  
有所交代並不是因為要彌補,而是他已沒有任何理由可以再忽視兩人內心真正想要的東西 {`"#yl6"  
.v\\Tq&"|  
在這個故事裡,一頁書曾經認為佛首百般刁難他,對他十分不能諒解 ,mFsM!|  
尤其海天連袂上佛山,聯手攻擊佛首這件事也令佛首心裡百感交集(一定會傷心) %NARyz  
若佛首不夠沉穩,對他不信任,恐怕早就被一頁書的行為給徹底擊垮 0ejdKdYN  
XbXA+ey6  
原劇裡招提初現如來相那一幕夠震懾人心的了(佛首好有氣勢^^) KL?)akk  
我改了原劇裡招提僧存在的意義(負業修行,行贖罪之路) HOi C  
而他既是帝如來,即象徵帝如來不為人知的那一面 .dmi#%W  
也正好能夠成為出家人所不許的“情慾”之存在 xN"Z1n7t  
因此招提於這個故事裡所代表之意即是“痴情”二字 {]}s#vvy  
0pg Y1i7  
有情人終成眷屬,雖無法像王子公主一樣,從此過著幸福的日子 >G"X J<IO  
但他們藏在心裡的百年之愛也終於得到圓滿,對身為佛者的他們已無遺憾 f [o%hCS  
甚而他們永世不會忘懷有一個人那樣深愛著自己或自己深愛過這麼一個人 d/,E2i{I7  
CAc %f9!3  
緹自己也明知帝書文很冷門,還是想要寫它 UlovXb  
好似沒有寫,心裡將會有一個遺憾 %y`7);.q  
很感謝至少還有幾位朋友願意來看此文,也支持帝書 j tA*pL'/V  
可以讓緹有機會開心的談論帝書之間的種種 ?.bnIwQe  
謝謝妳們^^ C;rG]t^%  
XhW %,/<  
(此留言修改過^^) $#NQ <3  
Iw=Sq8  

I$q>  
kODK@w V-  
gill0829: 8Jr?ZDf`  
)NW6?Pu"  
那一段真的很有感覺 0tz:Wd*<  
佛首的言語和眼神非常溫柔 nKh&-E   
好像他對一頁書就是那麼的深情無悔 \E4B&!m  
a }nbo4jK  
確實是冷門啊∼ -=}3j&,\R  

i6PM<X,{;  
_D!g4"  
希羽艾亞: U8QX46Br  
$ 17 su')  
很少人寫帝書文,有點可惜 pw020}`  
佛首默默地為一頁書做了那麼多事 ~=n#}{/  
怎麼看,他對一頁書都很有愛(笑) }ZOFYu0f  
o4^Fo  p  
如果哪一天帝如來入魔了 z4U9n'{  
一頁書當也該成為將帝如來拉回的那一個人 OEgI_= B  
v> z@  
謝謝妳的喜歡此文^^ %Kb9tHg  
df*w>xS  

&XLD S=j  
pd@;b5T  
伯牙: JWO=!^  
|QZ 58)>  
在那一段裡,佛首的溫柔就不再多說 p9ZXbAJ{  
一頁書很少做錯事,一頁書的情緒和感情也一直很壓抑 o>D  
正常的一頁書會愧疚難過的情緒表現真的很難得 =!MY4&YX  
尤其他喚“帝如來”之名時,不知為何讓人有著遐想 ||B;o-  
好似他真的不知如何面對佛首一般 Wsj=!Obc  
O9h+Q\0\W  
鏡頭最後還拍他們兩人深情相望 )9nElb2  
哈,不燃燒帝書也難^^ >`T5]_a  
Xh+ia#K  
這文純粹是因為佛首為一頁書做了很多,之前沒有很直接演出來,只知佛首不想讓憾事發生 0lk;F  
經過這一段赦刀喦的對話後再反芻以前的劇情,佛首真是一個多情人呀!(笑) b!>\2DlyJ  
H}0dd"  

jFG0`n}I  
_!V%fw  
enka: f^Bc  
xyHejE}  
嗯,帝書真的很冷門 R!x: C!{  
所以心裡對他們有愛的緹才特別花一些時間來圓一下心裡的夢 D%/8{b:  
不然很快的就會因為忙其他事而錯失這個機會 rw%l*xgX  
k!XhFWb  
在赦刀喦那一段對話後,再回思所有劇情,才發現佛首對梵天很“深情” rp34?/Nz  
整個劇情裡充滿了佛首的付出,令人感動,故忍不住依原劇而寫 kAzd8nJ'  
不過希望enka不要搞混哪些是正劇,哪些不是正劇^^! tx7~S Ur  
4/> Our 5  
結局只是沒有多數人期待的王子公主幸福的廝守在一起,但它並不算是悲劇 74 8CD{KxW  
兩個都有自己的路得走,至少在這一夜裡,梵天和佛首的愛情有了一個結果 h rN%  
彼此在對方身上留下了印記,生生世世不會忘卻 w=b(X q+:  
如此對他們兩人就已經足夠了 ,K9f_bv  
p#d+>7  
於同人世界裡,海殤君在一頁書心中的地位非常重 =v6*|  
不過時間總會讓人淡忘一些事 {y^3> 7  
因此有其他優秀的人給予一頁書幸福也是不錯的事 %i{;r35M;9  
海殤君老大,您可以安息了(笑)

雷帝牙牙 2011-04-17 18:05
無論是海天,還是帝書,我都很喜歡,帝如來,溫柔的佛首我相信也能給書書幸福.....新劇太給力了...梵天是受啊.恩恩...喜歡大人的文.有種人在江湖的無奈啊.....但是無論如何書書也是一種幸福了

2011-04-18 06:50
雷帝牙牙: B)SLG]72f  
}qPhx6nP  
新劇確實是很給力,讓人陷入無止盡的遐想(>﹏<) j0-McLc  
這兩人身分特殊,不可能給予他們太過理所當然的幸福 x<(b|2qf  
然而我相信佛首是可以給一頁書幸福(佛首加油∼∼) S9 sR#  
w2gf&Lc\  
梵天是受這個問題 1'w:`/_  
我還真難以想像一頁書是攻(笑) obClBO)@Y  
}2>"<)  
謝謝妳來看文∼

蓮龕琴殤 2011-04-19 17:53
這篇文真是戳中吾的心了啊啊啊……雖然沒有波瀾起伏的劇情也沒有很悲傷的情節……但是……看得整個心都擰起來了,跟作者有無比相同的感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T_____T作者大大吾一定要撲你一個QVQ~~~~ :Waox"#=g  
書書實在太讓人心疼了,他身邊可以讓他交付自己的感情和心的人,海殤君、靈心異佛、截顱、悟僧,都一個一個離開了他,終究只剩他一個人在世間獨行……   NY  
就像文堶掩〞滿A梵天不是無情,是太多情、太重情了,所以才會那麼執著,留在塵世間,經歷那麼多苦難…… 8s}J!/2  
T   T所有人都認為他是蒼生的保護者,可是誰知道他才是最需要保護的那個人……所以真的很慶倖佛首能在他身邊,那麼溫柔地呵護他愛護他……讓他不要再這麼孤單下去……

素小媛 2011-04-19 19:50
看到前言我笑了... @ CsV]97`  
哎~~~初情阿(望天) ;]D(33) (  
連我自己都無法面對... Tt# bg1  
pR o s{Uq"  
雖然我也是支持海杯杯XDDD QOFvsJ<s  
雖然鯨叔叔有讓我眼睛為之一亮過 ~.tvrx g  
但為了支持我的海杯杯 h=VqxGC&  
決定不聽 不看 不想 Q%=YM4;  
KpZ:Nh$  
可是緹大文的魅力讓我勘破XDDDDDDD B;zt#H4  
Z)< wv&K  
就是糾心的一對 %FkLQ+v/<  
突然發現自己很喜歡這種 .=R lOK  
愛在心裡 身不由己... F}?<v8#z0  
謝謝緹大~~好文章>////<

水玲兒 2011-04-19 23:26
開始觀賞霹靂布袋戲,梵天給我的感覺總是武功高強,冷靜,有智慧,行事果決,當斷則斷,高傲不可一世,如他的出場詩”事事如棋,乾坤莫測,笑盡英雄”,氣勢壯闊。未見其人,先見聞其聲,讓人莫名的興奮,因為知道他的出現代表一切問題解決。他掌握武林局勢,不動聲色暗中佈局,面對難纏又奸詭的人物,處之泰然,他是武林的指標人物,他的存在讓人安心。所以囉~從沒想過他的感情世界。依照他的堅毅、剛正個性,讓我好難想像他被呵護的模樣。 )6oGF>o>  
pgc3j P!  
沒想到為武林蒼生的存亡,以魔鍛佛的方式造就神功,卻留下後遺症,落入魔道,暫時脫下那一副莊嚴肅穆的佛身,雖是入魔,卻很輕易的將喜怒哀樂等種種情緒表情,表露無遺,尤其是對陽翼那一段感情呈現。因見鵬鳥的犧牲,感懷牠的真心對待,他留下真摯眼淚,更為牠暴走,向雲鼓雷鋒討公道。那麼容易暴怒的一頁書,真為他捏一把冷汗,擔心他又再次受傷,那時真希望有人趕快阻止他,保護他。呵呵呵~好耶!有我們的招提僧在,承受梵天的怒氣,阻止他一錯再錯,呼呼~鬆了一口氣。原來招提與一頁書還有這麼一段故事……水玲很贊同緹在這種時候給了一頁書與帝如來一段情感的描寫,這時在機不可失,否則再見一頁書的舍利頭時,這篇文的出現,就會給人一種違和感。 6.Ie\5-a;  
GY!C|7kN  
百年時光並沒有讓帝如來忘懷在塵世的一頁書,雖是掛心他的安危與遭遇,無奈天時不許,教他莫可奈何,只能暗中關心。為蒼生入魔道,梵天付出重大代價,他明白梵天仍是一往無悔,明珠雖暫時蒙塵,待他清醒,即能恢復初心。那一份的信任,堅決的維護(不論是明著的或是暗著的),雖飽受殊印塔的質疑,他一肩承擔。擔心他的安危,仍派徒弟為他觀前顧後,暗中保護。此心意這份情,無不叫人感動。難怪一頁書有恃無恐的一直闖禍,原來有人在背後打紮……(開玩笑的)。 +=@^i'  
:Hy]  
帝如來在人前是令人崇敬的佛首,為雲鼓雷鋒的最高主事者。在平時是在掃禪山門前等待梵天再訪的有情人。待一頁書清醒,回過身來,再見那位承諾自己願為四方僧陪伴身側的至友,明白他為自己的付出,決定放下身分與責任,縱情一回,一償彼此的愛戀。這段情事過程,點到為止,恰到好處,保有身為梵天與帝如來該有的格調,也擁有一頁書與招提的至情至性。對帝書而言,一次擁有,已是足夠,永生難忘。一頁書雖仍須回到塵世繼續未完的使命,但是一路上不孤單,招提永伴身側。

2011-04-21 20:45
蓮龕琴殤: Pe7e ?79  
sRRI3y@  
好,先接住妳熱情的撲身,接住後咱們再來慢慢聊 E)p9eU[#  
]?l{j  
也許我沒有給一般人所期待的情人幸福地廝守在一起,才會讓朋友覺得心擰了起來 ^QL 877  
原劇讓我看到了帝如來對一頁書的真情,讓我久久無法忘懷  mw$ Y  
於是一直很喜歡一頁書的緹便想若不把握此時,恐怕未來也難有機會寫到一頁書 fv'4f$U  
fib#CY  
很多人不喜歡一頁書,覺得他太強勢,但事實上他肩上的責任太重,他的情只能給眾人 `aSM 8 C\  
雖然行走在正義的這條路上不孤單,真正能和他論及私情的人卻是少之又少 ?m%h`<wgMc  
海殤君是第一個感動,靈心異佛與截顫緹只依稀記得一點劇情 laREjN/\`  
悟憎讓我曾經傷心,忘不了一頁書去墓前見他那景象,這也是此回特別提起他的原因 'ig, ATY  
到了現在,雖然擎海潮對他的友情也感動很多人,相較起我較喜歡佛首這樣默默的付出 [ = M%  
Iin#Wd-/  
世上沒有一個人是絕對堅強,其脆弱的一面只有懂他的人才看得到 ur%$aX)  
佛首無論如何都信任一頁書,那樣堅定的信任是因為他懂一頁書的人品和個性,也懂一頁書的心 L10IF  
於是緹不禁去揣測他們之間當有很深厚的情誼,帝如來才會如此無悔的付出 :b#%C pR  
pWaPC /,g  
謝謝妳來看文^^ E,"&- `/2v  
IM( u<c$  

b)} +>Wx  
Lk, +Tfk"  
素小媛: GrI&?=S^  
@'jf KW  
初情是指劍之初和慕容情嗎? 8e:vWgQpL  
若是,那緹是無法再為這兩人做點什麼了 5~VosUp e7  
哀莫大於心死…… z/|BH^Vw  
nfE@R."A  
哈哈,有點高興小緩被緹拐過來了 !q /5yEJ>h  
專情那麼久,偶爾出軌一下也無妨的啦∼ D'i6",Z>  
.XH8YT42  
其實海殤走了那麼久,書書夠寂寞的了,怎捨得不讓他感受別人給的溫情呢? 05e>\}{0  
緹是做賊心虛,不敢在這篇文裡提到一頁書對海殤君的感情 $[CA&Y.  
就是為了想要盡情的讓帝書得到一頁幸福(海殤君,緹對不起你∼∼) F'W> 8  
4('JwZw\!  
人心很奇妙,難得的東西永遠比不上得不到的 TUTe9;)  
這種身不由己的愛戀多了點不可得的無奈 [#b2%G1  
在揪心之際又有種如糖蜜般的滋味藏在裡頭,很淡很淡…… \ aKd5@  
3VO:+mT  
謝謝小媛來看文^^

lmn7f28 2011-04-21 23:59
仔細看帝如來還滿帥的~ o0Gx%99'  
不過頭上的那個釋迦就......(好像大了些...) x-Z^Q C  
乍看之下像米田共...(還是金色的..)

2011-04-27 07:30
水玲兒: i?> Hr|  
&9P<qU^N)  
不好意思,緹來晚了 /$ `;r2LG  
uWc:jP  
在未瞭解原劇未來的發展下就貿然寫了這個故事,是緹少有的衝動和生起莫名的勇氣 TA;,>f*  
衝動或許會帶來驚喜,也可能來日將是後令自己不舒服的感覺 Z3;=w%W  
9k `~x1Y)  
關於一頁書,他一直是支持緹看布袋戲的重要原因 ^ KOzCLC  
就如水玲所言一頁書給人的感覺一樣,只要他出現,就會讓戲迷很熱血很興奮,也讓人很安心 *{[d%B<lp  
然而相對下一頁書的柔情就較難被一般人給發現或重視,甚至是欣賞 {nRUH*(d9  
緹不寫一頁書並不是因為他給人的感覺,而是有時越是熟悉的人物,越捉摸他們的個性 otq,R6 ^  
而且這些霹靂代表性的人物由於長期存在,故有著很大的包袱和鮮明的色彩 bXvbddu)}  
多作著墨,嫌自己能力不足,只怕壞了他們的形象 S aNN;X0  
0xP:9rm  
關於違和感的部分,早期有幾位作者大人所寫的殤書文讓緹非常佩服 `]>on`n?  
他們的故書讓不接觸同人的緹也能想像一頁書被呵護的模樣 2Ow<`[7  
幸好當年我第一篇看的布在同人文是優質的殤書文,否則恐怕不會進入同人圈 `ue?Z%p|  
~CFMIQ et  
這次梵天魔化後有不少朋友寫他的故事,也許沒有所謂舍利頭也是重要原因 -1mvhR~  
在看到水玲說“舍利頭”緹時忍不住笑了出來,真希望一頁書永遠不要變回去 # #>a&,  
,"H?hF Q  
入魔後很多以前他會壓抑住的情緒都不再壓抑,感情更是表現得直接 ^x3EotQ\  
比如他會抱飛鷺回族裡休息,那是以前的一頁書不輕易為之的事,而他卻視為理所當然 ;1E_o  
還有陽翼之死更是讓他掉下珍貴的眼淚,憤而上山找人付出代價 x5vzPh`  
我想這樣的梵天都多了很多以前大家較不易感受到的“人味”(以前較像神) p#<nK+6.8  
Mjw[:70  
在一頁書入魔化的諸多戰役中,較讓緹眼睛為之一亮的是掃禪山門外與招提僧的對決 _3&/(B%H  
佛首之用心令人感動,不明究理的一頁書只察覺對他實力之高深,對他身分質疑 f\'G`4e  
單純的質疑聽起來有幾分禪宗對答的味道,又可延伸為記憶深處的種子略被喚醒 04\Ta  
只感到對掌之人熟悉,而不相識 j],& z^O$  
那麼此幕在帝如來這麼一位用情至深的摯友眼裡,又是何其難受? $jcz?vH  
當然,修行人大概不在乎這些,不過成為衍生含帶愛情的同人文後,就會是帝如來心裡的痛 M,G8*HI"  
1 ypjyu  
後來他對梵天諸多的迴護都讓我覺得帝如來是個處事圓融,懂得轉圜,不做無謂犧牲之人 gMay  
一心護著一頁書也只是因為曾有的情誼,也對梵天的信任 #M:B3C!ouY  
直到一頁書魔障去除,因擔憂帝如來而前去探望,兩人有了一段動人的對話時 &#,v_B)a_E  
緹反芻整個劇情,忽然覺得原來招提小僧山門前那一擋,還真能有不同的感受 m)k-uWc$C  
~2 Oc K  
至於緹急於寫這個故事,是擔心這種美好的感覺會隨劇情的發展而變調 % mmxA6I  
那就在尚未被原劇打擊時暫時讓自己快變一下 D(@SnI+  
也想讓朋友注意到此回梵天入魔,除了摯海潮為一頁書努力付出外 6vWii)O.D  
另有一個梵天的朋友對梵天不只是堅定的信任 /&6Q)   
更不惜被質疑徇私,失去佛首中立立場來守護梵天 wRi~Yb?  
>3$uu+p1F  
緣醉莫求的存在,就好像是保鑣一樣,讓本來就不畏戰的一頁書更為好戰 ~Jxlj(" 0(  
所以照水玲這樣講,一頁書有恃無恐地四處闖禍,佛首是該為他買單了?(笑) P2QRvn6v  
S5/p=H:  
最後第二段每每朋友向緹提及時,緹都會不好意思 (zEYpTp  
感覺好像寫得太過火了些^^! GZ,j?@  
不過忍了百年,也當讓帝如來一嚐心願(美夢成真) w= B  
tnJ`D4  
但確實對帝書而言,交心更勝過於身體的結合 7YD\ !2b  
只要一次的擁有就已足夠,因為他們並不適合每天都在卿卿我我 fv/v|  
~D_ rZ&  
有朋友提議再寫續篇,以招提之身分出現(招提是帝如來感情和慾望的代表) `W="g6(  
這雖讓我有很多想像,不過近日來恐怕沒有機會去想 x3_,nl  
所以其餘的美好就留給朋友去想像了∼ 9JXhHAxD  
K"I{\/x@  

> XZg@?Iw  
Sy:K:Z|[U  
在此感謝後來送花的朋友們 fGo_NB  
9?!u2 o  
至於lmn7f28,您的留言緹難以回覆^^!

V仔 2011-04-27 15:45
樓主這篇帝書寫得好細膩~ 35}P0+  
我本來是帝鵬配的,以為帝如來要跟書書搶陽翼XD~(大誤) 69-$Wn43<  
不過佛首真的是很溫柔的人,暗中幫忙書書復原,令人感動 &'NQ)Dn  
阿舅和佛首的出現很有意思XD <G&WYk%u*  
一個與魔書的脾氣比較像些、一個則有互補(?)的感覺,溫柔攻與傲嬌受(咳)很萌吶 ud .poh~|  
在劇中,相較於帝如來後來對已恢復理智的魔書說相信他的那段話 ?'T"?b<  
之前魔書被抓去罪身磐,佛首所言他採取的一切行動,乃是為了梵天,非是入魔的一頁書,讓我更加深刻、感動 >*Sv0#  
是不是真心以待,在關鍵時刻往往看得更清楚.... ;+r0 O0;9  
樓主把招提設為感情和慾望的代表,也很有巧思 e5FCqNip'  
帝如來說招提是為了贖罪而存在的,究竟要贖什麼罪,在同人文中有很大的發揮空間說XDDD(咳咳) ZIDFF  
Fu#Y7)r  
帝書唯一的遺憾就是兩人在劇裡的實際互動稍嫌不足, [;Vi~$p|Eo  
所以對佛首說的那些話,總有些許空泛摸不著頭腦的感覺 +<H !3sW  
或許這是編劇想營造出來的想像空間吧~^^"" Mi<*6j0  
KqFmFcf |  
謝謝緹大寫了這麼一篇意韻綿長的帝書文~~

2011-04-29 07:34
V仔: "[Yip5  
 J&(  
帝鵬配?帝如來和鵬鳥?(帝鵬二字讓我想到神州時那個愛說笑的神獸) z/pDOP Ku  
這配對真是太新奇了,好難想像正經的帝如來有此嗜好 d"z *Nb  
人和動物間的愛情目前還不大能接受^^! o:h)~[n|  
但若要搶一頁書的寵物,恐怕一頁書會把整個雲鼓雷峰給翻掉 XL=2wh  
hcj{%^p  
劇中一頁書能恢復正常,若拿帝如來的幫忙和擎海潮相較,好像不是那麼明顯 K~P76jAe$  
他像是無為,實際上又有幫了很大的忙 4 3}qaf[  
尤其在必須顧及自己的身分立場和責任下 u|(aS^H=q  
他不能如擎海潮一樣高調的向全天下昭告他要捍衛一頁書 >>/nuWdpO  
但他低調行事,卻也發揮了很大的作用 n (9F:N  
<<i=+ed8eP  
罪身磬時佛首對一頁書說的話當初因佛首的動作並不明顯,所以只覺是朋友間一般的言語 t!NrB X  
後來佛首的所作所為全都在捍衛一頁書,甚至還被責指徇私等等,他仍然堅持自己的作法 %`bLmfm  
由他還派緣醉莫求去為一頁書打紮,以及佛山對決的放水都可見他的用心 }o~Tw?z-|  
但直到一頁書因擔憂而來探望身受重傷的帝如來,帝如來表達了自己一直以來的心意後 L!`*R)I45  
便將帝如來守護一頁書的整個過程和付出突顯得更為感人 *{HGLl|=  
緹私心覺得編劇這一點寫得很好 :/ ~):tM  
9 Wxq)  
其實帝書二人的情誼在數百年前就已經奠定 4mki&\lw`  
如果不是非常信任,一頁書也就不會留招締印,把自己的性命交予帝如來所創立的雲鼓雷峰 )tJL@Qo  
而由他對帝如來的擔憂也可知他們的感情很深,不是單向只有帝如來對書書好 $XU-[OF%:9  
Ufyxw5u5F  
帝如來曾說招提是為賭罪而存在,這部分戲裡不久將有所交代 mm3zQ!2j.  
但在這時刻來到之前,倒是可以成為同人文中發揮之處 :k Rv  
不同的帝如來之身分讓人有不同的感覺和聯想 I #Arr#%  
緹便把招提僧在掃禪山門外設定成一般有著情慾的凡夫俗子 FA5k45w L  
而那才是帝如來心中最被壓抑也最難壓抑的情慾渴望 L2:oZ&:u`J  
,"4X&>_f  
謝謝V仔不嫌棄此帝書文^^

雷帝牙牙 2011-04-29 12:50
大人對帝如來的人物分析的好合我意啊~~`哈哈哈,,真心希望能有更多的帝書文出現...書書就如大人說的那樣出場的時候讓人那個熱血啊...很安心...仿佛有書書在一切都能被擺平.很少讓人注意到書書的另一面....大大文寫的很細膩,把佛首的無賴和招提的執著.還有書書入魔以後的人的那一面展現的非常令人感動,嘎嘎...大人一定要多寫啊...期待啊

2011-05-03 19:54
雷帝牙牙: ZS07_6.~  
<h)deB+}  
在海殤君之後就比較難找到一個在各方面條件可以和書書配成對的人 Tom}sFl][  
當然對書書很好的同伴也曾有過,但那都只是曇花一現,而且感覺也不是那麼足夠 #MmmwPB_  
比如這一次雖也有擎海潮的情義相挺,卻因為擎海潮有著摯愛擊珊瑚 MZgmv  
加上海天二人雖是互動頻頻,卻感覺不是那麼對味,萌不起來 x'VeL|  
所以在發現帝如來對書老大如此“深情款款”的付出時,不禁開了很多小花 ":5~L9&G  
哈,真的很期待有更多的帝書文能出現∼  ] I N -  
LA(f]Xmc  
我從來不知道佛首有“無賴”的傾向^^! N9~'P-V  
倒是招提的執著是令人感動和心疼的 P#M<CG9  
,i1fv "  
等緹的私事忙完,而如果原劇裡的帝書感覺仍對味 c~Q`{2%+  
到時再寫個續篇吧!(真希望一頁書永遠都不要變回原來的樣子)

V仔 2011-05-04 21:39
緹大您客氣了 P7M0Ce~iW  
抱歉鵬鵬那個配對感想有點冷,我當初的確是想到帝鵬的角色才想到這個帝鵬的XD oZ|{J  
總之是我私人惡趣味^^||| 6'3Ey'drH  
CJ37:w{%*Y  
這篇感想竟然忘了寫我非常感動喜歡的一幕 NpjsZcA  
就是書書帶著悟僧短暫回歸的插曲 / r`Y'rm  
佛首一個人守在掃禪山徑,過著日升日落灑掃應退、孤單百年的畫面, 74</6T]^  
直到再會,「一頁書那俊秀莊嚴的面容如故,那清亮高吭的聲音不變,那炯炯有神的眸子也依舊。雖在塵世中打滾,歷經了無數生死關頭,一頁書未失原有的清明,一頁書一如那年他們初識時的不染塵垢」 ~8S4Kj)%  
這段文字描寫得真好,小的讀了好多遍=3=實在太美太感傷了....不過不是本文重點,就點到為止..呵呵 P Da06(t7  
_A# x&<c  
另外就是魔書問招提僧他是誰時,他以無聲之語對他說「抱歉」二字 GcU(:V2o  
這種小地方的細膩想像空間很萌>//////////< .>cL/KaP  
特此補上

2011-05-08 15:10
V仔: ]7Xs=>"Iw  
a v$\@4I  
哈,原來帝鵬是這樣來的,還真湊巧^^ ^$^Vd@t>a  
霹靂有不少神獸是聒噪卻可愛的,帝鵬和火龍麒都是 dvH67 x  
-F~9f>  
佛首守於雷峰等待之歲月雖然含帶幾分苦澀和不安的心情 mAtG&my)  
卻在能見到心儀之人一如往昔不變時得到些許的安慰 o F,R@f  
幸好那人的樣貌和氣質未因紅塵紛擾而絲毫改變 ?j ;,q  
那人依然是自己心裡的那人 Lt ZWs0l0  
w^vK7Z 1$  
V仔所提的這段雖不是重口味的情慾戲,但絕對也是本文的重點之一 `jl. f  
若沒有這萬般思念和苦苦等待不可得的折磨,若沒有帝如來那如深海似的真愛 DXw9@b  
怎可有最後一段的那場雲雨歡情? 2gNBPd)I  
Wl^/=I4p#  
此文雖寫的是限制級,還是希望有很深的感情做基礎,主角們才可以理所當然發生親密關係 p5D3J[?N  
所以當有朋友欣賞這疑似非重點部分時,緹真的很高興 %E=,H?9&>  
=h1 QN  
我想,在眾人面前親手將自己所愛之人制伏,對任何一個人來講都不好受 2T {-J!k  
所以招提僧自然而然會打自心底覺得愧疚 mSqk[ Ig\  
而那一聲抱歉也將在不知招提僧身分的一頁書心裡掀起漣漪∼ 1[,#@!k@  
c"_H%x<[  
謝謝V仔特地來補上感想^^

crazy 2011-08-12 09:09
久未見大人的文了, xHR+((  
不過在看這篇文之前,確實從沒有想過這兩人的可能性。 VA*79I#_q  
也許也是因為對於佛門高僧的刻板印象, =Am*$wGI  
總認為兩人皆是修行高深的僧者, bU@>1>b6lE  
之間的情誼定是友情吧? +BTNm66Z  
5<>R dLo  
但是看了您的這篇文, m0q`A5!)  
不禁深深為帝如來的溫柔所折服, ps4Wwk(  
這樣的溫情守候,時時掛念, Y_TL4  
即便是如一頁書這樣胸懷天下蒼生的僧者, XzTH,7[n  
也不得不動容了! ;gw!;!T  
雖然兩人聚少離多,甚至見面之際,連話也講不上兩三句, _yXeX   
但是朋友重在知心,一個眼神, rSFXchD/  
便可傳達兩人對彼此的記掛。 ^?l-YnQqm?  
;Bc <u[G  
招提僧的存在,更是有情。 sf BjA  
日日夜夜就守在掃禪山門前,期盼能見到思念的身影, u{dN>}{  
只能說, |<o>$;mZ  
這是帝如來身為佛門高僧,個人所勘不破的魔障了! kA9 X!)2w  
而梵天,也許未魔化前的他, 7Q4Pjc D  
即便心中明白佛首的感情,因為自己塵世纏身, mk3e^,[A  
無暇顧及這份情感, HZ`G)1&)  
只會選擇就停留在朋友的立場, @R Yb-d  
只要能一個微笑,已經足夠。 y{},{~FA"  
但歷經魔化過後的他, I}CA-8  
心境有所不同,一路上帝如來的關心信任守候, P(gID  
讓他真的情難自禁, eDMwY$J  
也因此, GzE3B';g  
兩人完全無法再顧及太多,只想享受這一刻的相交。 .TrQ +k>  
"oGM> @q=B  
如今,帝如來已成鬼如來, R5~vmT5W  
梵天也終於到達了天佛原鄉, jnLo[Cf,H8  
衷心企盼帝如來之事仍有轉機,也衷心企盼梵天再展風采!

2011-08-15 21:01
crazy: }R] }@i~i  
9/qS*Zdh)  
很久沒有看到妳了^^ W1,L>Az^Ts  
沒想到會在這篇冷門的帝書文裡再與妳相遇 e, 3(i!47  
>Ki]8 &  
其實在一頁書去除魔障,到雲鼓雷峰見佛首之前,緹也沒有多注意這兩人的可能性 3'N L1du  
在佛首對一頁書談了自己對他的信任後 +!Gr`&w*)  
所有之前佛首守護好友一頁書的行為也就更為令人眼睛亮了起來 b5,}w:  
x@R A1&c  
我一直很期待能有人這樣子信任及默默守護著一頁書 o_^d>Klb8  
當發現佛首做著這樣的事時,不能不為此而感動 ReGb .pf  
會寫這篇文除了是因為感動外 X;a{JjN  
另外主要的用意也希望能有更多朋友能發現原劇裡帝如來對一頁書的好,繼而接受帝書的可能性 )jZ=/ xG  
E3C[o! 5  
H_r'q9@<>  
要跨過友情成為愛情已是困難,更何況是出家人如何能不放下世間俗情? !`Yi{}1_  
然而帝如來一開始就知道自己的心念,而他選擇了不放下 UA u4x 7  
百年的守護和等待,他一往無悔,也不奢求有得到開花結果的那一日 w*R-E4S?2  
梵天生性聰慧,早知曉帝如來的心思,也明白自己的感情 zNTu j p  
在不能回應之下,他只好將此情放在內心深處 FH5bC6  
雖是為入世而忙碌,心裡並不曾忘卻有人在等著他 X!+ a;wr  
=id $  
相愛的人真的一定要相守嗎? ] ,aAzjZ  
這對世間一般男女或相愛之人來說似乎是必然 z7}zf@Y-qv  
然而對出家或者身負重責大任之人,或許能夠曾經擁有就已算是幸福了 8q LgB  
u! FSXX<  
一夜的歡情非是償還帝如來的付出 ?cxK~Y\  
而是一頁書在適當的時間表達自己內心所欲 N5_.m(:  
那是他早該讓帝如來明白的事 0mi[|~x=  
zi&d  
如今帝如來變成鬼如來 ;GE u.PdxB  
兩人的再相遇變成為戲迷所期待 s5 'nWMo  
梵天不當會忘了當時佛首對他的信任、守護和關心了 !>);}J!e]  
期盼編劇不忘帝如來之事的轉機繫在拾回佛性的梵天身上 _o"3gfH&sJ  
@BW8`Ky1  
謝謝妳的留言及小花^^

ceceyukki 2015-10-13 11:23
仔细想一想这两人的剧情真的很无解,注定虐我

fly-fin 2015-12-08 12:54
雖然我是書素 帝素粉但是 ">&:(<  
這一篇文好打動我 */e5lRO\  
溫柔深情的佛首天天在盼著一頁書 ?YykCJJ ~@  
樓主寫得太有愛滿滿的內心戲 0qUap*fvC  
樓上已許多大大點評過就不多說了 ~ b_gwJ'  
站在小屋外的佛首有種讓人心疼的癡情風 bbkI}d%(Ng  
這樣的佛首

2015-12-09 13:10
ceceyukki: i)3\jO0&GU  
)eMh,r  
有點遙遠,不大記得劇裡的事了 \ \}/2#1=c  
但如果帝如來不變成鬼如來的話 <BA&S _=4  
他在佛教的地位應該是屹立不搖 S:\hcW6  
可惜這角色到最後崩壞了! a$O]'}]`  
wKbymmG  
然而不管曾經帝如來變得如何 e !Okc*,  
他和梵天之間確實有過一段很深的友誼 u.FDe2|[)  
5/ju it  

B '/ >Ax&  
T$;XJx  
fly-fin: ='>UKy[=  
;qK6."b`;  
很開心這個小故事能打動書素的妳^^ fMaNv6(  
,quTMtk ~  
就因為站在小屋外的佛首讓人心疼 PtOnj)Q  
所以無論何都必須讓小屋裡的這一夜成真 R  |%  
而縱使天亮後各行己路 {jf~?/<  
佛首依然還是守候著留情於自己的梵天 74(J7  
VAt9JE;#  
對一般戀人而言,不能長相廝守是一大痛苦 -"H4brj;G  
對修行者來說,曾經擁有卻已是足矣 d]`,}vi#E9  
)c !S@Hs  
謝謝妳的小花∼

阿狼 2018-06-21 23:23
看的感觸很深 A,)ELVk1F  
我也覺得佛首很溫柔 ?!oa15  
一頁書喊一句好友,佛首馬上就放水讓海天贏了 j56 An6g  
佛首的深情溢於言表

毛毛咻咻 2022-06-13 12:50
这对的确很冷门,不过书大当时满怀愧疚,软软地一声帝如来,真的瞬间想磕帝书cp

薄夜倏闇 2023-02-03 22:28
帝如来当时见到前来探望的一页书那句 “吾一直相信你,相信梵天,相信一页书,相信百世经纶,这庖N{了。” 感觉就很有故事! i@L2W>{P  
可惜他俩在剧中的互动不算多(而且总有一人在入魔…… a6P.Zf7  
感谢写文!

pwhdbq 2023-02-21 21:28
写得太好了!深情 专一的佛首太惹人爱了!!!坦率的一页书也很好吃!!!


查看完整版本: [-- 04.12 勘不破(帝書)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0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42494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