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04.19 癡纏 (辛十一娘) --]

三十六雨 -> 網文分享 -> 04.19 癡纏 (辛十一娘) [打印本頁] 登錄 -> 注冊 -> 回復主題 -> 發表主題

無關緊要 2011-04-19 06:25

【網路文章】 ](D [T  
]FBfh.#X@  
我是一個鬼,女鬼。 |M_Bbo@ud  
  
8<xy *=%  
做鬼做的太久,已經忘了當人的滋味。 Vp$ckr  
VJaL$Wv)H  
只隱約記得,上輩子是個窮人家的女兒,小時候做丫頭,嫁了人做奴才,好容易熬到生子,正是翻身有望,不想卻是難產,生前算不得紅顏,死了也沒有“命薄”的感慨。 L)5nb-qp  
  
jp]JF h;3  
我認了。 0*/~9n-Vl  
  
[PT_y3'%  
鬼也自有好處,身輕如燕,變化多端,而且恁的大方,碰見舊日恩怨,自來是一笑泯恩仇。 o_n.,=/cZ  
  
o<4LL7$A!  
投身人間悲啼始,一成新鬼便開顏。 s>X;m .<  
  
4E)[<%  
無情無欲,說不出的好處。 f@mM&e=f  
  
Jd;1dYkH:  
直到我碰見她。 oSoG&4  
  
67eo~~nUtg  
幸或不幸,留給各位看官評說吧。 'Bx7b(xqk  
  
49m/UeNZ  
上元佳節,瑞雪堆枝頭,花市燈如晝。收拾整齊,我也看燈去。 :jPAA`,  
  
)C@,mgh  
每逢元宵節,人間必定要作“盂蘭盆會”,據說是可以祛鬼,殊不知,我們愛的就是這份熱鬧,驀然回首燈火闌珊處,只見鬼影棟棟。 ElAG~u?  
  
ln.~>FO  
再然後,我看見了她。 2,\u Y}4  
  
itU01  
綠羅裙,落梅妝,應是大家的閨秀呢,只那雙眸,眼角微挑,波光盈盈,直刺入我心中,自此意亂情迷。 *)1,W+A5L  
  
9maw+c!~  
我深吸一口氣,喃喃念個訣,也化作個妙齡女子,長裙短襖,,插金帶銀,裊裊的走過去,深深一個萬福: `dK\VK^  
  
.H&;pOf  
“姐姐,小女子給你請安呢。” L{ -w9(S`i  
  壓
|]Xw1.S.L  
住心頭一口氣,抬眼看她,果然是大戶人家的女兒,眼觀鼻鼻觀心,便似沒見到我這人,只是淺笑回禮,我忙不迭的又作介紹:“我姓封,在家排行第三,人家都叫我封三娘呢,就住臨村,今天來賞燈,見姐姐天人一般,心中喜悅,就來拜見了,只盼姐姐莫怪我莽撞啊。實在是姐姐風姿嫣然,我……” >X F@=J p  
  
4$^=1ax  
她終於開口了呢,“姐姐說哪里話,姐姐才是翩翩佳人呢,我姿容鄙陋,怎堪與姐姐匹配,蒙姐姐不棄,可否共賞華燈?” o\#C] pp  
  
9`muk  
我忙點頭,探手拉住她的衣袖,輕微的顫栗,我的心事,她會明了? vB p5&*  
  
MouYZI)  
成群奴僕在她身后,如織行人流落眼前,我們只是把臂言歡,談笑晏晏。她低低訴說:“見到姐姐,不知怎的,就覺得恁的投緣呢。雖不相識,卻像至親。”我口舌俱結,一個字也說不出,只感覺心體通泰,不知不覺中,東方已微明。 *;m721#  
  
=aCv Xa&,  
不知已有幾多的仆婦在她耳邊竊竊低語催她離去,我只見她眉頭心頭俱是離愁,卻只是依依不舍的拉住我手,眼中是孩子般的固執的依戀,我只好哄她:“妹妹莫要不懂事啊,還是快點歸家的好,莫讓家里人著急啊,我自會去看你的。”邊說邊順手摘下頭上的綠玉簪,插在她的鬢邊。她這才笑了,亦將她的一枝金鳳釵予我,垂首在我耳邊低低說到:“我叫辛十一娘,住河東柳葉村,姐姐莫忘去找我啊。”我鄭重點頭。看她漸行漸遠,我也隨風而逝。 J}x5Ko@  
  
HUJ $e2[  
飄飄悠悠回到白云端,才覺得自己確是失了心,莫不是瘋了,任意漂浮三百年,看盡人間風月,無端端的,卻為了個女子動了情,罷罷罷,世事無常,反正我有的是無休無止的時間和原封未動的感情。再看看手中那只金釵,這可算得定情信物?  xOT3>$  
  
z 4-wvn<*  
管不得那許多了,我要去找她。 :\[F=  
  
r\] WDX!`  
河東柳葉村,最煊赫的宅子便是辛家的,高椏`戶,等閑小卒入不得的,但我不是等閑。 ^\!p ;R  
  
;@L#0  
輕輕一躍,飄至梴Y,翩翩的落在院中,蹬階入室。 1pK7EK3R  
  
C{) )T5G  
鴛鴦床上,茜紗帳內,可是伊人否? Nl+2m4  
  
fTeo ,N  
我的天,幾日未見,怎的瘦成了這般模樣。 Hq9(6w9w  
(xTHin$  
她埋首入我懷中,只是低低啜泣:“我……我以為你忘了我了。”我無話,所謂兩情相悅,不過如此吧。 f6XWA_[i@  
  
q =bX HtU  
那一夜,我們併頭而睡,她依偎在我懷中,輕輕問我:“姐姐,我看那些‘西廂’‘嬌紅’,佳人是必要配才子的,姐姐你說,才子有什么好,我見男人,就覺得齷齪不堪,和姐姐一起才舒心快意,姐姐你見識多過我啊,你說,你可曾為男人動心么?” R[V%59#{Z  
  
5HU>o|.  
我? QZ6M,\  
  
*+IUGR  
做人的時候,身邊只得一個男人,守著他伺候他,最后拼了命為他生下個孩子,這一輩子,便全給了他了,不過如此吧。 WC4Il C  
  
@sDd:> t  
這些,怎可告訴她? ofSOy1  
  
pv T!6+  
我拍拍她的頭:“男人,男人生來就是傷女人心的吧,家里守著的妻子是糟糠拙荊,一門心思惦念著的是添香的紅袖,易老的是紅顏,不變的是多情,男子多的是風流韻事,女人只配做*婦賤女,男人……” Xy{b(b;9  
  
 84{<]y  
她掩住我口,“姐姐莫提那些煞風景的事情,沒的讓那些字眼臟了姐姐的口,我們好姐妹,莫分離,不知好過多少。” , ^n Ui c  
  
:$WRV-  
“是啊,有姐姐疼惜你,亦有你體貼我,勝卻人間無數呢。” KpE#Ye&  
  
'L,rJ =M3  
“可是姐姐,你說,一男一女,到底有什么特別的好處,那么多的男人,舍得金錢拼了性命,只為了青樓中的一夜歡娛?” _:g V7>S?  
  
{T IGPK  
這讓我如何回答? \DHCf 4,  
  
uPqPoI>N!  
“妹妹,終有一天,你也是要嫁人的啊,到時候,都由不得你不知道呢。” E,rPM  
  
Ip4~qGJ  
“姐姐為何不是個男人,不然,我們也是對好鴛鴦。” ^v},Sa/ot]  
  
:!/}*B  
“癡兒,莫說傻話了,我們只有做姐妹的福分,哪來的夫妻的姻緣,妹妹放心,姐姐自小習得些觀人之術,定要幫妹妹物色個好相公。” 3.jwOFH$  
  Z(.Tl M2h  
“可姐姐你也說過,男人都是負心薄幸之徒,這種人,我才不要。” ]D%[GO//!  
j)uIe)wZw  
我笑了,“傻妹妹,男人固然容易負心,可你若連心都不交了予他,他又有何可負?“ ;)kB J @  
  
Q.fBuF  
她亦是笑靨如花,“可不是,竟是我傻呢,我的心早交了給姐姐,又拿什么給他呢,那就拜托姐姐,定要幫我找個如意的郎君啊。” ABSeX  
  
K'tz_:d|  
是無心戲言啊,抑或冥冥之中自有天定。 7HF\)cz2  
  
JWBWa-  
我竟真的要幫她尋一門親事呢。 Dn@ n:m  
  
:G-1VtE n  
找什么樣的呢? mZ5UaSG  
  
5 9X|l&/  
人品太好,是不敢要的,這種男人,剛正不阿,冷硬無趣,我的妹妹受用不起。 YlA=? X  
  
ZibODs=f;  
人品極差,也是不要的,放浪形骸,揮霍無度,色厲內荏,給伊人提鞋也是不配。 \kRBJ1)|f  
  
ir m8z|N-  
哪里去找一個許仙一流的人物,風流倜儻亦唯唯諾諾,在這個沒有法海的世界,這般的一個男人,該是女子的最佳消遣。 ,s2.l/5r;C  
  
LgaJp_d>9*  
于是,我便看上他了。 r=k}EP&<  
  
 :DD4BY  
真的也算是美男子呀,劍眉星目,白凈文弱,該是個書生吧,可看那眼睛,白多黑少,呵,色中急鬼無疑。 !6KEW,  
oa cY-&  
可男人好色又算什么,纖腰一扭,換上件絳紫紗衣,我且相親去。 |&'*Z\*ya  
  
"6}+|!"$  
敲開門,先環視一下屋子,還算窗明幾凈,到是個讀書人的樣子那,我還未說話,他的雙手已搭上我肩膀,真正是饞嘴貓改不了偷吃的毛病。 f8j^a?d|  
  
/t/q$X  
我輕拍開他的手,行個禮道:“公子莫要誤會阿,我不是那夜奔的文君,到想做說媒的紅娘呢,我家小姐,年方二八,端麗無雙,聞的公子多才,特遣我來遞送信物,愿結永好。” lN&GfPP6  
  
N+tS:$V  
那男人,呵,竟也像見過些世面的呢,只是驚愕片刻,便鎮定問我:“請問姑娘,你家小姐芳名為何,仙鄉何處,又怎么會看上我這么一個窮酸秀才呢?” :Y'nye3:  
  
@ !S$gTz  
“我家小姐的名字,說來公子是必定清楚的,她家在河東,柳葉村辛家的名字,那可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呢,我家小姐,正是辛家幼女,喚作辛十一娘。她自小許下愿心,不羨富貴榮華,煊赫高官,只想找個知書識禮的風流才子,托付終身呢,公子,這等好事,公子還不動心么?” }_;nl n?t(  
  
u>E+HxUJ  
看見他一副神暈目眩的樣子,我知道,最后一句話,我問的多餘了。 *vb)d0}P  
  
Xnh1pwDhe<  
“公子,這支金鳳釵,是我家小姐的贈禮,如果公子不嫌棄,那就盡快找人上門求親吧。” ZQ:Y5 ph  
  
B^qB6:\t  
梅子黃時日日晴,是嫁女兒的好時節呢。 pI!55w|  
  
HT]ubw]rJ  
辛家的幼女十一娘,嫁與臨鄉秀才張世杰為妻,生生世世,永不相負。 k8ck#%#}Wu  
  
pxF!<nN1,  
這整個的姻緣,分明是一出鬧劇。 HI?>]zz|  
  
E%e-R6gl  
先是媒婆的一張如簧巧嘴,說的辛家二老已有三分動心,但張家的貧窮也是板上釘釘,還是虧了我,盜來紋銀500兩,資與他購買田畝置辦家私,只謊稱是親屬借助,我又扮作個白發高僧,只說識得三世姻緣,找來二人八字審視一番,自是大吉大利。 0jmlsC>  
  
-bE|FFU  
婚,就此成了。 XVfQ scZe  
  
l\5 NuCgRY  
一叩首,在天愿為比翼鳥; &td#m"wI  
  
c ~ SI"  
二叩首,在地愿為連理枝; Xx^c?6YM  
  
6i4j(P  
三叩首,白頭鴛鴦,神仙眷侶。 4Y 2>w  
  
]'G7(Y\)f  
我把我的親親好妹妹,送入了洞房。 ~IXfID!8  
  
"xOeBNRjV  
我不知道,這到底是舊戲的結束,還是新劇的開始。 9Dl \SF[  
  新
U]acm\^Z  
婦出嫁,我的來去再不可如以往那般自由了。  #59zv=  
  
:wZZ 1qa  
再次見到十一娘,已是半月之后的事情了。 u v5@Alm  
  
V*aTDU%-.  
多日不見,我的心一直飄飄蕩蕩,不知系在何方,到是我那妹妹,面色紅潤,神情安詳,平添了幾分珠玉之姿,比往日,到更顯亮麗了。 J3]m*i5A  
  
IFY !3^;zO  
見到我,她是歡喜的。 %c0;Bb-  
  
KkY22_{ac  
“姐姐你來了,我好想你阿。姐姐,我初為人婦,好多事都不懂,還想向姐姐請教呢。”口氣之中,隱隱一股矜持。 mAzW'Q4D  
  
8`2K=`]ES+  
我心驚,“妹妹近日過的如何,可忘了當初對我的承諾?” *pMA V [^  
  
hG^23FiN  
“姐姐,我說不出,以前見到男人,只覺得齷齪逼人,但……但自從我嫁與張郎,才知道男女情事,竟有這么多的樂趣呢。姐姐,你可知道,他……那感覺……你知道……” Jj " {r{  
  
f"Iyo:Wt  
她臉色緋紅,我心中酸痛。 J[l K  
  
=X*E(.6Ip  
我知道么? >UMnItq( l  
  
`Nn?G  
我的妹妹,手中珠,心頭肉,嫁人了,嫁給了我為她挑選的男人,而她,竟亦是有心于他的。 3fPv71NVtt  
  
@-}]~|<  
她柔弱的雙手,輕挽住我的手臂,“姐姐,我說過的話,永遠都記得,我們再不要分開了好么,就效那娥皇女英,共奉一夫如何?”  fW _.  
  
U4gwxK  
我失笑,我扮忠僕為她覓夫,她當賢妻助夫納妾,莫非真是人鬼殊徒,我與她,之間似隔千山萬水。 : +Kesa:E  
  
@Xmk Im  
我轉身欲走,這二人世界,已沒有我的天地,眼角余光,卻瞥到她頭上那支綠玉簪,我修行百年才得的護身之寶,她還是帶著的,她還是惦念著我的,她心中還是有我的,我…… Xhi?b |  
  
C)w *aU,(  
回過身,我遞與她一個笑臉,“妹妹,並非我不愿意,只是我自幼修行,異于常人,不得接觸男女之事,恕不能從愿了,妹妹如不嫌棄我,我還愿意陪伴于你身側,請你稟明二老并你夫郎,讓我常陪于你身邊吧。” `vw.~OBl  
  
6ZBD$1$A!  
委委曲曲的,我留了下來,為了我也不知道的結局。 9:o3JGHSc  
夜夜夜夜,我傾聽隔壁臥房傳來的聲音,讓快意的呻吟,把我割的四分五裂。 AHGcWS\,X  
  
}3 }=tN5  
她喜歡在無人的時候,斜倚在我懷中,低低訴說與她那夫郎的分毫瑣事,樁樁件件,眼眉之間,隱含狡黠,又若有企盼。 PvwIO_W  
  
/3]|B%W9  
一張鴛鴦榻,容不得三個人。  4&D="GA  
  
*q{UipZbx  
我要留下來,就必定有人出去。 T#7^6Ks+1  
  
[2V/v  
我有20年的人壽,幾百年的鬼辰,對付這個男人,我手到擒來。 Qs:r@"hE  
  
@g ~sgE}#  
八月中秋,闔家團圓,我也是其中之一。 ?M^t4nj  
  
5g5NTm`=<  
踏著風頭鞋,披著紫綃衣,裊裊娜娜的跟在張門辛氏之后,那張公子的眼神,牽牽絆絆,系在我的身上。 W+?[SnHL/  
  
<J-Z;r(gQN  
瓜果月餅,五味俱全,我拈起一顆葡萄,含在舌間,輕笑著鋪開棋盤,開局,部子,我看到她坐于他身后,輕搖羽扇。不妨,且讓我與我手中這顆棋子,先決一番高低。 [[Z>(d$8  
  
6^;!9$G|D*  
縱橫十九道,迷煞天下人。 Wh5O{G@Ut  
  
Z"X*FzFo  
捻起一枚棋子,我瞇著眼斜睨他,看見他迷亂的眼神,不必下,我知道我已贏了。 G`"Cqs<  
  
4sjr\9IDC  
十五的月亮十六圓,他踩著月光尋到我的屋中。 QaR.8/xV  
  
\DK*> k  
“公子,此時夜深人靜,你怎么不去陪她,卻來找我?” (p=GR#  
  
P qLqF5`S  
“她貪食好睡,早已人事不曉,我孤枕難眠,找妹妹來說說話。” VAGMI+ -  
  
yXg1N N  
“公子,這不好呢,孤男寡女的,人家要說閑話的。” J|S^K kC  
  
C} _:K)5q  
“不怕的,這么晚了誰會知道,就算知道了又如何,你與她情同姐妹,自然也是我的至親,好妹妹,你先讓我進屋阿。” C)s1' =TZ  
  
ue<<Y"NR  
“公子……” N'P,QiR,z<  
  
"B3:m-'  
“好妹妹,自打第一次看見你,我的心就全給了你了,我娶她也是為的你阿。” -i5g 8t'  
  
L]N2r MM  
“你此話可真?” &>.1%x@R  
  
2_n*u^X:_  
“若有半點虛假,教我天誅地滅。好妹妹,你就依了我罷。” Cf[F`pFM  
  
1Z8Oh_D C  
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燒明燭照紅妝。那一夜,我屋內的紅燭,灼灼燒到天明。 lFGxW 5  
  
oh0|2IrM  
“姐姐,相公他這幾夜總是找借口出去,你說他是不是在外面有了別的女人?” x*8f3^ wE  
  
zN/~a)  
“這……這未必呢,怎么,妹妹不放心他了?” 5|G3t`$pa  
  
ZHECcPhz  
“姐姐取笑了,男人總是愛偷腥么,我沒有放在心上。”她眉頭微蹙,轉而開顏,“姐姐可還記得,我還想讓姐姐亦嫁給他呢。” ugCS &  
  
"4uUI_E9F;  
“不錯,可我一直不明白,妹妹不是對他很滿意么,為何對他的不忠卻如此冷漠?” F%Umau*1  
  
Bi :wP/>v  
“姐姐你曾對我說過,男人不過是喜新厭舊、負心薄幸之徒,我的心,自從給了姐姐,就再未回到我的身體,可是,許多東西,你給不了我,姐姐你可曾記得,我問過你,男女之情到底有什么好處,使人銷魂,你不告訴我,可現在我懂得了。” (L:Fb  
  
kJi&9  
“我不明白,男人到底有什么好?” LiD |4(3  
  
L_1_y, 0N  
“姐姐,你對我的好,說的出,講的明,但相公他的好,只可意會,不能言傳。” I5yd )72  
  
^iRwwN=d  
我不懂,與張世杰的幾夜纏綿,只讓我反胃。 qL5#.bR  
  
Nwl RPyt  
但我不會放棄,我的計劃,離成功只有咫尺之遙,昨夜,他對我說,為了我,他愿意拋開現有的一切。我知道,這不過是枕邊清風,醒了,也就可以忘了。我要的,是另一樣東西。 w[7.@%^[  
  
qv U$9cTY  
我看見他,日漸憔悴,與鬼偷歡,就要付出非人的代價。 8<wuH#2<y  
  
}42qMOi#w1  
他沒有熬過這個冬天。 W;oU +z^t$  
  
8 ]06!7S}  
我的好妹妹,結縭半載,就成了新寡。 @W\4UX3dK  
  
_O)2  
她一身縞素,嬌滴滴的小美人,眼睛哭的紅腫,但看不見傷悲。 N!Wq}#&l  
  
d?&!y]RS#  
我輕輕摟著她,我知道她看的見我的笑,我也知道她不會在意。 Ik-E4pxKo  
  
a;'E}b{`F  
“妹妹莫要傷心了,身子要緊,這樣一個人死了又有什么要緊,莫讓老爺太太擔心,快別哭了。” UG"6RW @  
  
5Jhbf2-  
“多謝姐姐,幸好有你在我身邊,不然……” k CW!m  
  
J={OOj  
我們依偎著蜷縮在靈臺下,相依為命的兩個女人。 E7NbPNd  
  
M Hnf\|DX  
我們真正又在一起了,她是貞潔的孀婦,我是忠誠的女伴,我們工刺繡,善吟詠,陌上桃花,曲江芙蕖,總有我們玩賞的身影,我的滿足,她看的到,她的歡顏,掩不住眼底的寂寞。 ' MS!ss=r  
  
;;w6b:}-c  
炎炎的夏日,青草池塘,處處蛙聲,她閑閑的倚在金魚池邊,捋蕊成屑,幾分閑愁,卻上枝頭,我輕搖羅扇,“妹妹有心事呢。” &.  =}g]  
  
j`|^s}8t  
她回頭,輕笑嫣然,“沒有阿,和姐姐在一起,又怎么會不開心。” ICl _ eb  
  
le^_6| ek  
“你瞞不過我的,看你那樣子,不是外傷,卻是心病呢。” uO_,n  
  
N5f0| U&  
“心病卻須心藥醫,姐姐可知道醫我的藥么?” Q3Z%a|3W  
  “
[Zt# c C+  
只要妹妹說的出,我總會幫你弄到的阿。”  [ }p  
  
ZO%fS'n  
“藥好辦,但藥渣卻不好處理呢。” 3Z aq#uA  
  
*qO]v9 j  
藥渣? 9QOr,~~s  
  
uhTKCR~  
昔日一帝巡視后宮,見眾妃神情倦怠,面色無光。帝急招太醫,然月余而效微,帝怒而殺之,遂張榜以求名醫。有南疆術士,窮半月之功以療妃之疾,漸如昔,神情媚好,婀娜多嬌。帝重賞之。回轉后宮,見階前有男仰臥,面黃肌瘦,羸弱不堪。帝怒問曰:“此乃何人?”神醫答曰:“小人為妃子用藥后剩下的藥渣也!” iz9\D*or  
  
QxL@'n#5   
我們曾經一起讀過這故事呢,微黃脆弱的紙張,潦草凌亂的字跡,她自不茍言笑的父親房中竊出,帶著一點偷歡的愉悅,翻看這古老的禁忌。 ^x_ >r6  
  
e+F}9HR 7  
我們彼此依賴,互為良藥,慰藉對方的寂寞相思。 2;%#C!TG;  
  
sP6 ):h  
前塵往事,莫非真的只留餘燼? N#RD:"RS!  
  
5?3Isw`v2  
“我不明白,男人到底有什么好,引得妹妹癡心若此?” nIV.9#~&  
  
RRS~ xOg  
她不語,我執著又問: .K|P&  
  
`jb0 +{08  
“妹妹如何恁的執迷不悔?” Z]x  5!  
  
VMxYZkMNd_  
“姐姐錯了,執迷不悔的不是我,倒是姐姐你呢。” v:veV.y  
  
fuNl4BU  
我惶恐的抬頭,看見她含笑的眼睛,她如何知道,她知道多少。 /'Qu u)~  
  
vx\nr8'k  
她的聲音如此的平靜:“姐姐,你放心,我什么都不知道的,我永遠是你的好妹妹。” 9Eq^B 9(  
  
CF3 E]dt  
她笑的如此歡暢,“姐姐,可否幫你的妹妹找藥呢?” ilDJwZg #  
  
UOR _M 5  
我要幫他找藥,我有她的心,但治不了她的病。 <CNE>@-f  
  
ERp:EZ'  
辛家的花園,日暮時分,在某個隱秘的一角,總會有各色男子于此等候,溫柔的,狂放的,人不風流枉少年。 wUru1_zjO  
  
?G4 iOiyt  
溫暖午后,偶爾也會看到有人離開,佝僂的肩膀,萎靡的背影,蹣跚幾步便頹然倒地。 ur/Oc24i1n  
  
UfK4eZx*`  
我終于可以暢快的做鬼,夜闌人靜,盤桓于梁架間,俯瞰顛鸞倒鳳,黎明時分,即屈身于男子身上,如附骨之徂,我的報復,鋒銳如刀。 Po Yr:=S?  
  
(@ %XWg  
真的良藥,未必苦口,快意的云雨巫山之后,美人的容顏越發的動人,剩下的藥渣,我替她收拾齊全。 4r_!>['`"  
  
y!7B,  
漸有蜚短流長,說那辛家姐妹,神仙一般人物,卻是吃人不吐骨之妖魅,流言四起,浮浪子弟漸近絕跡。 Hi]vHG(  
  
y0scL7/  
無所謂。 :0M' =~[  
  
H{j~ihq7  
薄暮冥冥的時分,總會有客居的游子,抑或狂妄的書生,向鄉里鄰人打聽那日漸荒廢的辛宅的情形,然后總有膽壯之人,強逞能耐一探吉兇,再然后,就是紅袖添香夜讀書的旖旎風光。 -;+m%"k5  
  
x9xz m5  
有什么呢,終也不過是荒郊深處的一堆枯骨罷了,牡丹花下死,作鬼也風流。 CCuxC9i7  
  
}7iUagN  
這樣的日子,有多久了呢? nnfY$&3A  
  
"%:7j!#X|I  
有善歌的盲者,把這故事散向五湖,又是若許年,滿面塵色的旅人,用這香艷刺激的故事,向葡萄架下的青衫墨客,換了一碗香濃的菊花茶。 m5e\rMN~>\  
  
?D1x;i9<  
一本叫做《聊齋志異》的小冊子,漸漸流行于里巷坊間。 kj x >  
  
P7}t lHX  
這無德的文人,把我們的故事改頭換面,鑲嵌其間,滿紙的孤魂野鬼,狐女花妖,他剪斷她們的尖牙利齒,僅留芙蓉面秋水眼,讓那幫無聊的書生,借以意*。 N1YgYL  
  
ZvUp#8x(3  
就有更多的輕薄兒,為尋嬌妻膩友,故意讀書于荒宅,避雨于舊廟,沒人知道他們的去向,只有西山白骨,漸隨風化。 (3AYy0J%  
  
|2qR^Hd&5  
天上只三日人間已千年,辛家荒宅早成灰土。 w>v5oy8s-  
  
!IO&&\5  
我忘了我還是鬼,她忘了她曾為人,我們這對異姓姐妹,縈繞其間,等一味色香味俱全的良藥,醫我們永世不愈的絕癥。 d-hbvLn  
(d54C(")  
來源:ghost.876 / pO{2[  
i B%XBR  
86/.8  
U!x0,sr  
?x:m;z/  
U%Dit  
-_s%8l^  
Po!oN~r  
+:}kZDl@ X  
s5Pq$<  
-y%QRO(  
轉電郵

blueswallow 2011-06-11 18:54
對不起@@ z|uOJ0uK  
我有點看不懂耶... jz|VF,l  
內容所要表達的是什麼... 5n:nZ_D  
可以請大大解說一下嗎?

blueswallow 2011-06-11 21:56
喔喔~~ : -E,   
原來如此啊!! M/*Bh,M`  
我懂了>A< ^Fn%K].X  
感謝樓主幫忙解說~~

soranoyume 2011-08-14 23:04
聊齋 [z2eCH  
故事其實也還滿悽美的∼(封三娘的愛∼那部份@@) iKhH^ V%j  
cW; H!:&  
這可以拍OO電影了 (毆


查看完整版本: [-- 04.19 癡纏 (辛十一娘)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0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24469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