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02.23 官场插班生(羽慕 日月主)更至完结+番外  246F) --]

三十六雨 -> 琅琊文庫 -> 02.23 官场插班生(羽慕 日月主)更至完结+番外  246F) [打印本頁] 登錄 -> 注冊 -> 回復主題 -> 發表主題

<<   1   2   3   4   5  >>  Pages: ( 6 total )

楚君泱 2011-05-06 00:15

慕少艾从弱冠之年开始就知道京城有座清平阁。 8h|M!/&2  
当时也不知道去了哪里鬼混,交了几个狐朋狗友,台上的女扮男装唱正末的姑娘是乡里出了名的大美人,大家只管起了哄的捧她场,那美人占着人模人样的,性子偏傲,对着这群莘莘学子竟不理不睬。 |QVr `tE<  
其中一人,呸了声道:“说白了是我们没见过世面才把她当个宝贝疙瘩,你们不知道京城有座清平阁,那里的姑娘说是天仙下凡也不为过。” OUzR@$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慕少艾本枕着手背昏昏欲睡,一听这话,顿时,瞌睡消失无踪,精神饱满,竖起耳朵听他余下的话。 ?q _^Rj$  
“这清平阁是为罪臣女眷而设,这些女眷都曾为官家小姐,所以,诗词歌赋,曲艺舞技,无不精通。一个个又都清雅可人,无俗艳的浓妆,低媚裸露服饰,很让人赏目。出入此阁的,也只限当朝官员,寻常人等,只能望而兴叹了。” jv  =EheD  
慕少艾想,他的未来终于有了一线曙光,什么庸脂俗粉,什么莺莺燕燕,什么小家碧玉,他统统不要。 (S|a 9#  
第二日回了私塾,当着谈无欲的面,慎重发誓:此生不考取功名,不成家立室。 %:3'4;jh%  
完全一副气吞山河,不达目的誓不罢休的气焰。 EUy(T1Cl&&  
谈无欲斜眼看他,手中的笔墨不停,冷冷淡淡的道:“再两日就是乡试了。” :?=Q39O9  
慕少艾手一抖,从自己书案中取过一大摞崭新的书,毕恭毕敬的递到谈无欲面前道:“无欲兄,我的人生就掌握在你手中了,你把大约要考的重点帮我圈下吧。” RNTa XR+Zn  
谈无欲懒得理会他,别了头,道:“你这散漫的性子是该吃些苦头了。” 5;mRGY  
后座的剑雪无名有些看不下去了,道:“少艾,不如我帮你圈画下重点吧。” =q+R   
慕少艾想了想剑雪这些年来考秀才之路不堪的血泪史,便挤了个笑脸道:“我还是自己来吧。” sw $2d  
临时抱佛脚这样的蠢事慕少艾干起来特别顺心顺手,把自己关在房中,没日没夜的看起书来。 ;L~p|sF  
谈无欲经过窗前,也不由得皱眉,心中纳闷:还真是转了性子。 _({@B`N}  
八月酷热,虽为秋季,知了叫的一声疲惫一声,秋闱而至。 =A@>I0(7  
考的是制义,选自《四书集注》的节段,一溜过去,十个字有两个字是生僻字,慕少艾并不认得,当下心中就凉了一半。 fN)x#?  
监考的官员穿着官服褂子,热的受不了,又不敢解开衣扣,有损官仪,只得喘着气聊起天来,轻声道:“我听说这次的考题是素大人出的。” ?^9BMQ+  
另一人举着考卷,眯眼赞叹,道:“神来之笔啊。” 2no$+4+z  
慕少艾咬着笔杆怨恨道:读书人何必为难读书人。 ]78!!G[`  
谈无欲也不见得有多轻松,吊着凤眼,看着试卷发了好会愣。 >;4!O%F  
慕少艾宽下心来,想着,即使三年后重考,还有这么个人陪着自己。心一旦放宽,闲散的个性便又归位了。 QXVC\@  
先是趴在桌上睡了一觉,后来醒来,大约觉得交了白卷辱没了他秀才的身份,便咬牙凑了几大段文字出来,居然到后来越写越顺,有些停不下笔来,但内容么,实在令人无法入目。隔几日放榜,果真和谈无欲都没考上举人,唯独剑雪无名考上了。 h/2/vBs  
剑雪站在烈日下,脸被晒的红扑扑的,眨着大眼睛,有些不敢相信,只管拉着少艾的手道:“我真中了?” E  T:T7  
慕少艾连想去撞墙的心都有了。 #G#g|x*V  
剑雪无名虽然考取了举人,在一众秀才当中无限光荣,可是,他自己并不怎么高兴,按当朝律例,凡是中举人者,若不想参加来年会试,适当的捐赠些银两便可捐个小官做,大不过县令,但也比一般的乡长强的多,剑雪家穷,穷了几代,咬了牙供他读书,只盼他有朝一日做了官,光宗耀祖,为官之路先不说多艰辛,单就说上京城参加会试的盘缠就是笔不小的数目,他家里是压根出不起了。 M0L&~p_F  
这一日,慕少艾家里来了人,是个说话颇有份量的叔祖,本来听说慕少艾落榜,特地带了新鲜的瓜果来安慰他,听了剑雪无名的难处不由得寻思着,好歹是慕少艾的同窗,早日替他捐个官做,日后也好多关照,当下就想:捐个官左右不过百十两,人情却是赚足了,这生意相当划算。便拍桌道:“剑雪无名这官职我们替捐了。” 83 I-X95  
慕少艾家有良田数千亩,宅院数十间,是当地不折不扣的土财主。到慕少艾这代,真正的九代单传,家里供着的活祖宗,虽然自小离家进书院读书,但并不缺个一官半职养家糊口,慕少艾从小性子悠哉,散漫惯了,不喜欢被人拘束了,所以,离家读书正值他意。 3K>gz:dt  
剑雪无名有些受宠若惊,拱手道:“慕老爷太客气了。”慕德桂忙道:“这怎么使得你给我行礼?你可是举人老爷啊。”慕少艾在一旁懒懒笑道:“我叔父的意思我还不明白么?你做了官,日后就方便提携我了,你有何受不得的?”剑雪无名眼眶顿时红了,点了点头,算是应承了,想着,日后,就算赴汤蹈火也要助慕少艾官场平步青云。 e[1>(l}Ss  
正好乡里空了个官职——京仓大使,官位上无尽噱头,说白了就是个管理乡里粮仓的官,没什么实权,但在剑雪无名眼中觉得无上的欢喜,有了自己的俸禄,多多少少可以帮衬家里些,他本来要求就不高,人又生得单纯,在位期间相当尽职。 gCuAF$o  
慕少艾继续和谈无欲作伴读书,同吃同住,谈无欲对窗背《出师表》,慕少艾坐榻上抚琴弄乐。谈无欲背“日居月诸,胡迭而微?心之忧矣,如匪澣衣。静言思之,不能奋飞。”慕少艾坐榻上抚琴弄乐。谈无欲背“一诉不已,乃再诉之,再诉不已,更三诉之”,慕少艾坐榻上抚琴弄乐。谈无欲终忍无可忍,将手中的书重放道:“慕少艾,你为什么要做官?” KjYAdia:H  
慕少艾居然眨巴双眼,甚是认真道:“清平阁。” * geN [ [  
谈无欲自然不知道清平阁是个什么地方,见他还有些志向,便挑眉冷道:“你以为琴抚的好就能当官么?” :,S98z#  
慕少艾深深懊悔。 y$b]7O  
春去秋来,三年已过,又是秋闱至。 C\}/"  
慕少艾这次信心足了些,看着监考的考官面熟,原来就他上次参加的秋闱的监考官,可见,这个大人也是个老实人,三年了,官职居然未变。 %S@L|t  
卷子到手,慕少艾粗粗一看,顿时就傻眼了,也不知道是哪个变态官员出的题目,居然考的是铸刑书的一段以及对刑不可知,则威不可测的看法。慕少艾差些爆粗口,他背四书五经,背宋词古律,可就是没背过刑法。 h3!$r~T!a:  
那两个官员照例低声聊天,道,素大人这会哪有心思出考题,刚做爹就死了老婆。 -*B`]  
另一人清了清嗓子道,今日这卷题出的也忒难了些。 0;<)\Wt=i9  
嘘,你不要命了。你还有见过如他这般年纪就做上刑部尚书这职位的么? !'G~k+  
这会连谈无欲都考上了,慕少艾依旧落榜。 /,s[#J   
和剑雪无名送谈无欲去京参加会试时,经过“清平阁”,慕少艾无限哀愁,琥珀色的瞳孔折射万千的感慨,但见月中天,门前相当静谧,无一丝淫靡之音,心弦一动,往剑雪无名怀中掏了那枚官印,跳下车道:“你们在这等我会,我马上出来。” v2)g 1sXd  
门房见他穿着打扮倜傥不凡,虽然只是区区小官,还是让他进去了。 f>polxB%N  
慕少艾没想到,推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个空旷的后园子,花颜繁繁,紫竹连片,一点也不像是妓院青楼,更像是高雅的私人住宅。 "OmD@ EMT  
有人从长廊水榭穿堂而过,白影清雅,发如泼墨,身影修长,单是个背影就让人销魂。慕少艾心想,就认定她了。以后做了官,也非她不可。 mi,&0xDe a  
慕少艾笑道:“深更半夜,与美人相遇实属缘分。” ,"\@fwy{  
那人脚步顿了顿,没回身,依旧走着自己的路,慕少艾心里既然认定了这个人,胆子委实大了些,上前几步,就去拉美人的袖子,却握住了袖下冰凉的手,如握上一季寒冬,怔了怔。 z6*<V5<7  
那人不悦,回过头来看他,果真是个美人,却是个男的,看年纪,比自己还小上几岁。 mr:CuqJ  
“这位小哥……”慕少艾暗中一想,能出入此地的都是朝中官员,无论搭上哪个,那官职都比他大,所以,他又仔细的看了眼面前那人,白衣绿边,眸子深邃,透着狠厉,身上连多余的一件表露身份的坠子都没有,漂亮的桃花眼眯了眯,颇有些无赖的笑道:“这位大人背影生的极美,是下官唐突了。”口吻之中,隐隐多了丝调侃之意,一派缱绻的优雅,面前那人衬着月色,清冷十分,负手淡道:“告诉他,亵渎一品大臣是什么罪?”树影幢幢中突然以极快的速度闪出四道人影,无声无息的护在那人面前,四人均是带刀侍卫,容颜冷峻,不近人情,为首的那个,开口道:“回大人,死罪。”说罢手中的刀很配合的抽出大半。 Bv6 K$4  
慕少艾脚下一软,跪倒在地,浑身打着抖擞道:“下官该死。不知是……”说白了,他的确不知道是哪个一品大人,话卡在这就接不下去了,额上的汗却像蒸水一般蹭蹭的往上冒,早知如此,实在有该把官场的那本通讯录背熟了再来逛清平阁,静默许久,不见人出声,冒着大不敬之罪,微抬头去看那人,只是面前哪里还有人? Hfym30  
慕少艾瘫坐在地,一边喘着气一边小声咒骂,此生再不逢最好。 LP];x3  
可他偏偏是张乌鸦嘴,说不得好听的话,真是说什么应什么。 o-C#|t3hH  
再见时,正是来年早春。 ;# uZhd  
?6^|ZtB  
=(HeF.!  
wkUlrL/~  
慕少艾自从来到京城后,变成了个很彻底的吃货,虽然他很不愿意承认吃货这档子事,但出入京城有名的茶楼点心铺,老远,小二就打着千,堆起满脸笑意,高嚷道:“哎,爷,您又来吃啦,楼上请。”慕少艾红着一张脸,从人群里穿去楼上,一路上还要嘀咕:这家店是来不得了,这家店是来不得了。说白些,慕少艾舍得吃,也吃得高雅,十几两一份的蟹黄汤包,兑上碗鱼翅汤,他吃起来眼都不眨下。 V  ~@^`Gd  
一个人坐在窗前,恰是雨过天晴后舒凉的风轻拂他束起的银发,一丝一缕的撩拨着,修长的指沿这杯沿缓缓划过,带着些许漫不经心的笑,勾着唇角,看窗外的红尘漫漫,他却彷佛是脱离这尘俗之上的悠闲。 #,d I$gY  
对面雅座,挂着朱色的帘子,珠子圆润,被偶尔的光一折射,晃晃夺目。 QHq,/kWY  
有人低呼道:“大人?” %]2, &  
“嗯。”被唤为大人的人音色低沉清冷,他端起面前的茶轻抿了口,掩饰刹那的失神,道:“你继续。” 9$ qm>,o  
“是。”那人试了试额上的汗。 O@V%Cu  
再抬眼寻去,窗前那暖色的身影却已不见,独留天青色的天幕,浮云悠悠,杏花三两枝,真是大千世界,漫漫寂寥。 b^0}}12  
谈无欲租了处院子住下,专心应对开春后的会试。 yQ,{p@#X8  
他家经济条件较为宽裕,所以,又专门请了两个人管他日常生活,窗前正对一株桃花,不知道长了多少年,枝节盘绕,有种沧桑的老态。 G<|8?6bq#  
慕少艾叫人将他的行礼搬在隔壁的房,只见他时不时喊着:“当心些,当心些,这都是绝世孤作。” Gh.[dF?  
谈无欲斜眼看他,“钱呢?” ;r[@v347  
慕少艾站在桃树下,赔笑道:“吃了。” ^(HUGl_  
谈无欲眼不抬,依旧盯这手中的书卷,甚是淡道:“我还以为你嫖了。” &-d&t` `  
慕少艾摸了摸鼻子,在他面前老实多了,叹了气道:“我怎么会料到,京城这地,吃和嫖,只能艰难选一,我恰恰拒绝不了吃的诱惑。”说罢,还摆出副痛心疾首的模样,不知道的人真以为他受了不知多少委屈。 m,UGW R  
谈无欲眼角一抽,手中的书朝他扔去,道:“你什么时候才能出息些?” Y_woKc*  
那书没舍得砸在慕少艾身上,落在他脚边,慕少艾替他捡了书,仔细吹了吹上面的灰,毕恭毕敬的递过去,神色突然又严谨起来,道:“无欲兄,日后你做了官,要多多整治饮食行业的物价,这也太坑爹了。” Gs+3e8  
谈无欲瞪眼看他,只有出气没进气,咬牙道:“有你在,我会当官才怪。” ?W^c4NtP  
冷水心来请示谈无欲道:“慕公子来的突然,客房没准备足够的棉被……” *!s;"U  
谈无欲直接打断她的话道:“今日让他和我挤一塌。”瞥了眼慕少艾见他笑的正开怀,又悠悠道:“房钱,饭钱,使唤下人的费用别他和客气,慕公子不是小气的人。”余光但见慕少艾一副哭笑不得的模样,心情极度轻松。 &|3 $!S  
冷水心抿嘴笑道:“公子最大,我们自然听你的。” 0j"8@<  
慕少艾抚眉长叹:“交友不慎,交友不慎啊。” E :9"cxx  
当夜,两人就挤了一塌睡了一被,背靠背,突然,慕少艾将谈无欲唤醒,两人银发铺了一枕席,慕少艾探身时,微扯动谈无欲的发,疼的他龇牙咧嘴的,半怒道:“你是兴致偶起要去花前赏月还是内急憋的?” InXn%9]p]  
慕少艾从颈脖上解下一个护身符,摸索着替谈无欲系上,弯眉笑道:“这是剑雪无名临走前让我送你的,说是可以保佑你会试高中。”那个结不好系,慕少艾在黑暗中折腾了半天才系好,接下去道:“这几日我光顾着吃去了,差点把这事给忘了,我怕明天醒来又给忘了,索性今日替你带了。”谈无欲皱眉,冷道:“这符要有用全天下都是状元探花了。”嘴里虽然这么说着,还是将护身符往胸口压了压,慕少艾卷了被子翻个身又睡去,迷迷糊糊的问道:“你为什么要当官?” 2EZb )&Q  
谈无欲全身一个激灵,睡意堪无,只埋怨身旁那位睡的舒适惬意正入梦乡的公子哥哪壶不开提哪壶? ?=m?jNa;nC  
他出身世家,家境不错,祖上出过大官,但后代大多从商做生意了,尽做些南调北贩的营生。 n!p<A.O7@  
那年的北方闹灾荒,饿殍遍地,举目过去,无不凄凉。 (bsXo q  
谈无欲是第一次出门学做生意,性子清傲,待谁都是疏淡冷落,欢喜不来。 QnZcBXI8  
但见此情景,不多言,把随身带的干粮水袋都分给灾民了,一干随从见他如此,纷纷效仿。 Dn&D!B  
一时间,整条街被围得水泄不通,远远有官衙骑马奔来,竟挥鞭叱道:“监察御史视察旱情,还不快滚开。” ),G =s Oo  
那一鞭子不偏不倚挥在谈无欲手背上,顿时,火辣辣的疼,他毫无畏惧,沉声冷道:“既是视察旱情为民请命,又怎会在意他的子民挡了他的路?”“公子爷,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民不和官斗。”有下人扯过他的袖子,低声劝他道。 V-<GT ?  
人群静默无声,谈无欲闻言,愈发愤怒,指着遍地尸骨道:“长此以往,国将不国,谈何民官?” v\m ]A1  
“这位公子说的极是,是我的部下蛮撞了。”赤日炎炎中忽传来温淡素雅的声音,彷佛透人心凉,谈无欲才发现不知何时,身前多了辆雅致贵气的马车,只听马车中人那人道:“我素还真指天发誓,灾荒一日不除,我一日不回京。” %?e& WLS  
“多谢御史大人。”满大街的人跪了一地,唯独谈无欲身影傲立,嘴里一哼,还是不屑的眼神。 3s/H2f z  
马车的窗幔被一把紫色折扇撩开,执扇的指,洁净修长,谈无欲只来得及对上他深邃无垠的眸子,冲着他微微一笑,遥似千里万里浮华梦中,被人叩破醒来,玉色无暇的窗幔重新放下,影绰绰恍惚一片。 Oo"^%F~%  
这一夜,窗外的桃花尽数开放,枯树逢春,是个好兆头。 8!Vl   
慕少艾做了个极好的梦,梦中拥着清平阁的绝艳美人,此生再无憾。 L#E] BY  
第二日是个大晴天,慕少艾乐得清闲,睡到晌午才磨蹭起床。经过客厅,见谈无欲端坐在桌旁吃着不算精致但也绝对不小气的午膳,于是很不客气的坐他对面,笑嘻嘻的道:“你猜我昨晚梦见什么了?” Zt.'K(]2h  
谈无欲懒得理他道:“现在东坡肉是个什么物价?” o.0ci+z@  
冷水心道:“在一般酒楼约莫一两二十文,上了档次的就要四两五钱。” |B?27PD  
谈无欲看着吃得不亦乐乎的慕少艾,一手撑着下巴一手漫不经心的挑桌上的菜,道:“慕公子怎会是上不了档次的人?给他个折扣,按三两一份记账。” B!vmQR*1  
慕少艾嘴里的东坡肉是咽不下吐不出,苦着张脸道:“无欲兄……” {r@Ty*W} L  
谈无欲瞥了他眼道:“亲兄弟还明算账。” C:PMewn  
寒山意进门来报,道:“公子,刑部尚书大人派人送帖子。” { ^cV lC_  
谈无欲皱眉道:“我只是区区一个举人,尚书大人怎会请我?” *:ZDd  
寒山意道:“听说是去年秋闱中了的举人无论有没官职一律过府赴宴。” ZosP(Tdq  
慕少艾继续啃他的东坡肉,冷水心替他盛了碗鱼头豆腐汤,慕少艾直夸她道:“这么伶俐的丫头真是看着就喜欢。” ;W>k@L  
冷水心笑道:“是我们公子吩咐的,凡你用餐,多加份汤,虽然公子不喜汤水,可见对你也是用心颇深。” a)wJT`xu  
慕少艾忙着挑鱼骨,懒懒道:“哎呀呀,这碗豆腐汤还不知收了我多少银子。” {q"OM*L(  
谈无欲起身,弹衣灰尘,道:“这汤是吃东坡肉额外附赠的,不收你银子。” N<~t3/Nm  
慕少艾扬眉道:“在下还要多谢无欲兄的慷慨相赠。” "rx-_uK*  
谈无欲道:“晚上尚书大人赐宴,我就不回来吃饭了。” dBz/7&Q   
慕少艾含着汤随口问了句:“那是个什么官?” Pi]19boM.  
谈无欲道:“一品大官。” 0u;4%}pD  
慕少艾嘴里的汤喷了一桌,很不愉快的记起了在清平阁所发生的那幕,然后愤愤想道:大约一品大官都不是什么好官。  Vh_P/C+  
刑部尚书赐宴秋闱中举者,这在京城还是头一遭,刑部尚书带领一众刑部官员立在大门口迎候各位举子,这在京城还是头一遭。 9I}-[|`u  
左侍郎燕归人和右侍郎愁落暗沉跟在羽人非獍身后,见天色渐晚,羽人非獍却还没回府开宴的意思,在绯色灯笼半暗半明中互望了眼,神色疑惑。中举者来的七七八八了,见羽人非獍白衣清淡,负手立在门口,像是迎候的样子,均是受宠若惊,小心肝一颤一颤的。 r>o63Q:  
谈无欲是最后一个到的,恭敬的递过帖子,道:“横山县玉支乡举人谈无欲拜见尚书大人。”羽人非獍点头,面无表情道:“请进。” $<}$DH_Y  
等谈无欲进了府,燕归人凑上前,道:“大人,我有一言不知当说不当说?” Qk:Y2mL  
羽人非獍道:“说。” 0cj>mj1M  
燕归人清了清嗓子道:“依下官愚见大人是在等什么人?” a{L d  
羽人非獍挑眉道:“燕大人觉得我是在等什么人?”

自由 2011-05-06 12:45
很好奇.....莫非羽人是在等幕少艾? E=nIRG|g  
竟然不惜約見所有舉人.....該不是一見鍾情了吧XD &L=suDe  
或著,是幫素還真約談無慾(不可能吧~~~ |olA9mp|]  
g:hjy@ w  
期待下文!

妃茗 2011-05-06 19:12
噗,我的疑問跟樓上相同XD N sXHO  
可是個人覺得羽人私心比較重∼(毆) 9Z4nAc  
素素的話,可能覺得只要他想,沒有見不到的人XD GPN]9  
[_k1jHr48N  
楚君這篇文有意思,居然是考場當主題的 _852H$H\  
}\B><E{G  
看到素素那句:“荒災一日不除,我一日不回京” !LNayk's>  
於是我馬上想到地藏王菩薩的本願“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XDD F1*>y  
d YJ(!V&  
楚君加油,千萬不能坑!

凜墨梢 2011-05-06 22:58
這篇文章也很有樓主寫文章的風骨 Te"io U?.  
讓我想起了《長平紀事》  那個讓我糾結很久的文章Q口Q CsGx@\jN  
i@*{27t  
希望這一篇也能夠讓日月有個完滿的結果♥ >*35C`^  
太喜愛這對了 捨不得見到永恆的別離... wW>A_{Y  
ua3~iQj-  
慕少艾不能老是那副德行啊 LBYMCY  
羽人遇上他到底是福是禍? 老是被虐= =... =$'6(aDH  
目前日月的地方鋪陳得不多  非常期待後續的發展!!

央歌 2011-05-07 00:35
前頭本來看到四書集注還有點想偷笑,這種八股考題很像明清兩朝會出的東西,老素當真整人的兇。後頭看到劍雪之官場為難突然心生感慨,想起李商隱的故事。官場從地不由人,為了個清平閣真的好嗎?少艾也真是可愛。 p`olCp'  
,Vc6Gwm  
話說本篇,霹靂F4會全數出場嗎?

kzluo 2011-05-07 05:41
噗,看到小談在埋頭苦讀的時候,少艾一直在撫琴撫琴撫琴…… J,'M4O\S  
少艾你,,太休閒了吧,你不是要當官看美人麼,,動力不夠啊,哈哈哈 Ag-(5:  
好歡樂的感覺! we;-~A5J  
9+Np4i@  
還有,羽仔你一定是在等少艾吧!眼睛都把秋水望穿了=v= n(1l}TJy  
,LHn90S  
另外,樓主大大加油,期待更新=3=

elis121 2011-05-07 06:15
我当是素还真等谈无欲, 8{^kQ/]'|  
原来是羽人等少艾。 ]E5o1eeg  
哈,少艾没来小谈来, BtkOnbz8X  
可别上错花轿嫁错郎啊=v=

楚君泱 2011-05-07 18:14
引用
引用第2樓妃茗于2011-05-06 19:12發表的  : Lc}y<=P@  
噗,我的疑問跟樓上相同XD [F+}V,  
可是個人覺得羽人私心比較重∼(毆) i}cRi&2[  
素素的話,可能覺得只要他想,沒有見不到的人XD =7?4eYHC  
9=s<Ld  
楚君這篇文有意思,居然是考場當主題的 ><4< yj1  
....... "fb[23g%@k  
&eJfGt5  
撑腰笑 于是 自由和妃子都猜错了。。 P?%s #I:  
在日月这对感情里 是谈谈对素素一见钟情啊~于是加油更文了。。=3=

楚君泱 2011-05-07 18:24
引用
引用第4樓央歌于2011-05-07 00:35發表的  : YqscZ(L:y  
前頭本來看到四書集注還有點想偷笑,這種八股考題很像明清兩朝會出的東西,老素當真整人的兇。後頭看到劍雪之官場為難突然心生感慨,想起李商隱的故事。官場從地不由人,為了個清平閣真的好嗎?少艾也真是可愛。 9i:L&d N  
[+^1.N  
話說本篇,霹靂F4會全數出場嗎? $z6_@`[  
`>o{P/HN  
央歌=3= 真的很喜欢你的文啊~请先容我膜拜下~嘿嘿 t5Sy V:fP  
我有打算让霹雳F4都出来打酱油的~因为是少艾的生贺所以想把文写的欢乐些 希望到后面不会虐~ $t+,Tav  
因为少艾并不知官场种种黑暗,所以等真正入朝当官后,会逐步的成熟起来。

楚君泱 2011-05-07 18:26
2 Xg6Jh``  
G/E+L-N#`  
燕归人与羽人非獍一向交好,此刻也顾不得什么身份关系,勾住他脖子,冲他挤眉弄眼道:“等的自然是重要的人。” rSY!vkLE\  
羽人非獍淡淡看他眼,道:“刑部左侍郎燕归人燕大人,圣上最近一直很苦恼前线无将,而我刑部良将众多,你说该怎么办?” A I2) g1m  
燕归人身子一抖,松开手,后退几步,恭敬道:“尚书大人,下官刚刚什么都没说。” \  #F  
羽人非獍道:“今日杂事众多,还请各位大人帮我好好款待国之未来栋梁。” -_g0C^:<,  
转身,竟朝街外走去,暮色中,只一抹寡淡的白。 "nynl'Ryk  
愁落暗沉向燕归人看来,两人心中都有了数,这分明是在等个什么人,人没等到,心灰意冷之下连宴都懒得赴了。 #\{l"-  
果真,人一闷骚起来,这境界无人能敌。 'ms-*c&  
慕少艾身上没了银子,简直是度日如年,居然老老实实的陪在谈无欲身边寸步不离,一直到春闱那日。 &u ."A3(  
早早陪同他去了考场,现在的学子承载了全家的希望,所以,放眼过去,都是黑压压的来陪同考试的人,无不殷殷切语,慕少艾见谈无欲一副冷傲神态,彷佛的胸有成竹,胜券在握,心里也轻松不少。 yX>K/68  
两人寻了处人少的地方站着,慕少艾手上捧着个纸袋,里面装着两肉包,皮薄馅多,这是来的路上,谈无欲替他买的,怕他等在外头无聊。 <_L,t 1H{  
慕少艾虽然很不待见这两个肉包,但想想,谈无欲根本就是没风雅情趣的人,所以会买两肉包做零食的蠢事,就不足为奇了。 bL`T ySX  
突然,人群自动让道,原是今日监考的考官到了,一众的穿着官服,官仪威严,逼的人不敢直视。 >58YjLXb  
慕少艾混在人群中无意间看了眼领头的那个,顿时傻了眼,嗓子眼像是被火灼烧,只把头垂的更低。 NWESP U):w  
二月春,柳枝泛着嫩芽,桃花含着粉苞,空气中有种早春的凛冽气息,冬日的错觉恍恍还在。 ;fTKfa  
羽人非獍从慕少艾身边经过,还没等慕少艾松了口气,前头的羽人非獍已经停下步子,转过身又朝他走来,到他面前,清清淡淡的开口道:“抬起头来。”慕少艾挤出一丝掐媚的笑,透着一股子俊雅风逸的散漫,道:“草民参见大人。” ELoDd&d8  
羽人非獍长久不语,眯了眼看他,待开口,声音冷沉,道:“冒充当朝官员进清平阁调戏一品大臣该当何罪?” 6_o*y8s.  
慕少艾想也没想,脱口而出,“死罪。”心如鼓槌,只道今日是完蛋了。 5Pc;5 o0C  
谈无欲当下疑惑的看了两人一眼,抿住嘴,不敢插话。 6yG^p]zZ  
羽人非獍神情波澜不惊,眸如深潭不可测,道:“若想将功折罪也未曾不可,三年后,考取功名,入朝为官。” <dWv?<o  
慕少艾全身一抖,嗫嚅道:“是。” l'rja.\  
见羽人非獍走远,谈无欲略略鄙夷的道:“你是怎么把刑部尚书给得罪了?” o'aEY<mZ7  
慕少艾是有苦难言,简直要欲哭无泪了。 2QcOR4_V  
等谈无欲进了考场,慕少艾果真一个人无聊起来,寻了棵最近的树坐下,正纠结要不要拿纸袋里的肉包当零食吃时,迎面走来一人,二话不说,蹲在一旁,看着他,笑得格外意欲深长。慕少艾见他穿着还算光鲜,不像是随便的人,但这笑有够猥琐的。迟疑半会,将一肉包递过去,那人毫不客气,接过包子,狠狠咬上大口,抬起头,冲着慕少艾又是声嘿嘿憨笑。 !qQl@j O  
慕少艾深深顿悟了,原来,京城的乞丐都是穿着光鲜明亮,吃起别人给的东西来忒么坦荡自如。 /{J4:N'B>  
那人一抹嘴,油渍全蹭在袖子上去了,露出口洁白的牙,道:“你叫什么名字?” ) w5SUb  
慕少艾慢腾腾将口中的包子咽下,才道:“施恩不图报。” yWc$>ne[L  
那人用力一拍他的肩,道:“果真是世间少见的人。” AR%4D3Dma  
慕少艾被他拍的差点内伤了,揉了揉肩头,依旧慢条斯理的道:“你客气了。” !?jrf] A@  
突然急匆匆跑来一侍卫,道:“左侍郎大人,该您监考了。” 2 RX;Ob_  
慕少艾手中啃了一半的包子就这样滚在地上,明显伸出去的手微微一抖。 ( $MlXBI  
燕归人嘀咕道:“不是让泊寒波先替我监考的么?” }"H,h)T  
那侍卫老实道:“听说是素大人突然来查人……” C==hox7b  
燕归人忙起身,整理衣袍,道:“好好听刑部尚书的话,早日考取功名,入朝为官。也不枉他……”他搔了搔头,自责道:“平时书读的少,关键时刻词汇不会用啊。” n38p!oS  
慕少艾嘴角一抽,起身恭送他道:“谨遵教诲。” 3ZPWze6  
燕归人赶回考场时,只见整个考场一片肃穆,泊寒波正襟端坐,闲闲的抿了口茶,掀了眼看他道:“左侍郎燕归人燕大人,果真你还是比较忌惮素大人的。” P`+{@@  
燕归人不敢喧哗,从考生中过,到他面前,咬牙道:“吏部最近喜欢拿素大人开玩笑么?” $)i")=Hy  
泊寒波白了他眼,道:“啧啧,我救了你命你反而不知感激。” s\(k<Ks  
燕归人面露疑惑,泊寒波凑近他耳旁道:“就不怕刑部那人给你小鞋穿?” 1-uxC^u?|#  
燕归人满面黑线道:“我就打算看看他在意的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 -7[@R;FS  
泊寒波茶杯一放,完全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道:“人家都不操心你跟着起什么哄。”人又瞬间换了副嘴脸,亲切的拍了拍他肩道:“来,和我说说,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 Ta0|+IYk<  
燕归人嘿嘿一笑,瞟了四周一眼,但见考生无不低头思索,发奋答卷,低声道:“真是世上少见的人。”他比划下,“就两个肉包都愿意送我一个。”燕归人一拍大腿,“你说少不少见?” 4Z=_,#h4.  
泊寒波深深感慨道:“世上竟还有这等品性高尚,心怀善德,大无私之人,是我朝之福啊。”他握住燕归人的手,道:“下次要好好引荐一番。”如果知道慕少艾当时就只把燕归人当乞丐看,估计两人都要捶胸顿足,无言以对了。 M/'sl;  
燕归人由衷赞叹:“刑部那人的眼光还真是不一般。”泊寒波斜了他眼道:“刑部那人什么时候一般过?” NNR`!Pty  
燕归人鄙夷道:“我们刑部和你们吏部从来不是一条道道上的。” )EuvRLo{S7  
泊寒波正色道:“我虽然出自吏部可出淤泥而不染。” -Cpl?Io`r5  
燕归人道:“吏部郎中泊寒波泊大人,想当初是谁当众宣誓此生愿意跟随吏部尚书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f}ji?p  
泊寒波不自在的清咳两声道:“我人在吏部心在刑部啊。” >8^ $ [}w  
燕归人端了杯茶大饮了口道:“要不是看在你是我未来小舅子的份上,早和你们吏部划清界限了。” t|\%VC  
泊寒波叹气道:“你说羽人非獍和素还真上辈子是结什么恩怨了?” ek\ xx  
一朝为官,同官拜一品,相互间较什么劲?

妃茗 2011-05-07 19:52
噗,談談對素素一見鍾情,那我想羽人一定也是對少艾一見鍾情了 kCF>nt@  
_/$Bpr{R  
這文越看越有趣,平時話少又忠厚老實的燕歸人居然跟泊寒波開槓,這麼可愛∼XD xh,qNnGGi  
沉默寡言的羽人居然跟舌燦蓮花的素素較勁∼∼ kx{{_w  
這真是,太歡樂了XDD %nZo4hnr$r  
.V/Rfq  
我想知道內幕!素素跟羽人究竟為什麼要較勁? L|+~"'l  
YUD`!C  
既然談談對素素一見鍾情,那麼他會率先採取主動嗎?!

楚君泱 2011-05-07 22:52
引用
引用第10樓妃茗于2011-05-07 19:52發表的 Re:05.07 9L更至2 官场插班生(羽慕 日月主) 慕少艾六周年生贺 (更至1) : drP=A~?&:  
噗,談談對素素一見鍾情,那我想羽人一定也是對少艾一見鍾情了 m+R[#GE8#  
||= )d&  
這文越看越有趣,平時話少又忠厚老實的燕歸人居然跟泊寒波開槓,這麼可愛∼XD Dlae;5 D  
沉默寡言的羽人居然跟舌燦蓮花的素素較勁∼∼ NjScc%@y  
這真是,太歡樂了XDD 0B/,/KX  
....... =F~S?y  
么么妃子~我居然爬上来了。。TVT <n];mfh1  
谈谈喜欢素素是一回事 可是素素对谈谈完全没印象那感情就变成另一层次上的空白了 所以 谈谈应该不会主动什么的~

落英翩翩 2011-05-08 15:43
矮油这文好萌!一路笑过来啊~~~~鹿王和燕归人吐槽戳中了我的萌点~~~于是羽人和素素为毛会较劲~~~我开始好奇了XD~~~ H3 ^},.  
SiRaFj4s"  
于是说看到少艾那包子快要笑岔气了~~~老人家你为毛这么脱线这么萌~~~~再于是,这边无比期待日月中

ann平 2011-05-08 22:06
又有新故事可看囉~~!! X8a/ `Y,  
不過話說少艾還要再等3年才能考舉人喔~~ |}s*E_/[  
也就是說他們還要等3年後才能見面囉~~!! -8ywO "6  
羽仔還真是有耐性... #Yj1w  
{0Yf]FQb-a  
燕歸歸... S}m)OmrmA  
不是人家有2個包子給你1個包子吃就是"世間少見的人"好嗎!!?? [" k,QX  
滿街應該有很多這種人吧... `!;_ho  
尤其少艾的穿著又像有錢的少爺... ;40/yl3r3[  
確實不差那1個包子吧... mW(W\'~_~  
*MhRW,=  
羽慕日月有妳這樣的筆者...真的很幸運...感謝~~送花~~!!

央歌 2011-05-09 01:36
冒充當朝大臣進一品閣調戲當朝大臣該當何罪?嗯,那就以身贖罪吧藥師。 jP$a_hW  
(對不起週末人格不正常….) B:yGS*.tu  
TTX5EDCrC  
話說燕歸人意外地好收服耶,兩個肉包願分一個就人格高尚了。這歡樂得有點像周星星的武狀元蘇乞兒 2+ N]PW\V  
倒是老談,暗戀素素又不主動的話,莫非會是苦戀(笑)?還是他的高潔會吸引到素素一眼?我本來略有惡趣味的想看老談追素素該怎麼追XD

楚君泱 2011-05-09 23:36
3 ?DS@e@lx  
离放榜还有些时日,谈无欲经不得慕少艾游说,陪他去了趟郊外踏春。 x/I%2F  
大清早出门时,天色略略阴沉,云层较厚,谈无欲望天皱眉,慕少艾在一旁很信誓旦旦的道:“我昨天夜观辰相今日就是个大晴天。” 4<w.8rR:A  
谈无欲难得信了他的话,将冷水心给的伞又递还回去道:“就你有闲情。” }#RakV4  
慕少艾故做感叹道:“阳春布德泽,万物生光辉,无欲兄,莫负春情啊。” 6xx<Y2@  
谈无欲斜眼看他,道:“一年四季,你哪个舍得辜负?” :gv{F} ##  
慕少艾笑得眼眯成一缝,很无耻的贴上去道:“哎呀呀,无欲兄,还是你懂我。” CAig ]=2'  
谈无欲恶寒丛生。 y4 #>X  
两位都是翩翩公子,穿着谈吐均不凡,从人多的地方的过,总要引得年轻姑娘的侧目,慕少艾显然很受用这娇里带羞的笑,便也冲着那些姑娘频频含笑点头。 vFzRg5lH  
惹得谈无欲一路低声吼他道:“你给我放庄重些。” ~k-y &<UR  
慕少艾颇感委屈道:“ 美人、美事、美景,好美是人的天性,美丽的佳人,赏心悦目,顾眼补身,那是老人家的青春热血啊。” _2Zx?<] 2E  
谈无欲越加鄙视他道:“你是恨不得全天下的美人都围着你转。” ~f&E7su-6+  
等到了郊外,两个人的满腔踏春的喜悦顿时消失无踪,只见漫山遍野的全是人,比到了街西那条菜市场还热闹,手执折扇的儒生遍地开花似的,开得那叫一个茂盛。儒生们聚在一起,总免不得作几首酸得掉牙的诗词,然后各个吹捧道,好诗好诗。慕少艾咬牙道:“京城这些儒货什么时候也懂得风雅起来了?”谈无欲闲闲看了眼,道:“少艾兄不也是个酸儒秀才么?”  L^/5ux  
慕少艾被挤兑的哑口无言。 u OmtyX  
两个人赶了大半日的路,美名曰来踏青,要是连春天的景致都不曾观赏到就灰溜溜的回去,那实在是很扫眉角的一件事,所以,两个人卯足了劲往人少的地方走,这个时候光顾赶路,连调侃的对方的心情都没了。 gS!:+G%  
终于寻到一处人迹罕至的山头,开着不知名的小黄花,布满山头,彷佛整座山都弥漫在春意盎然生机勃勃中。远眺村落,炊烟袅袅,错落有致,其间有一汪碧湖,烟波浩渺,湖上有渔夫撒网,小舟轻荡,晃悠悠的摇曳一道柔波水痕,还没等两人发出一声欣慰的感叹,豆大的雨点密集而下。 z3{G9Np  
翩翩公子抱头狂奔,什么形象都没了。幸亏是人少之处。 HYD'.uj  
谈无欲和慕少艾缩着肩膀在一个巴掌大小的瓜棚下躲雨,满身的泥泞,湿发紧贴额角,雨水顺着发梢一路滚下,要多狼狈就多狼狈。 Gt8M&S-;  
谈无欲的面色堪称阴暗晦涩天气的翻版,一直咬牙不语。 L:$ ,v^2  
慕少艾在一旁很不知死活的道:“我昨天夜观辰相今日应当是个大晴天的。” r!|6:G+Q  
谈无欲怒吼道:“闭嘴。” ?um;s-x)  
雨势渐大,伴随着低沉的雷声,整个郊外只闻雨声,彷佛隔绝世外。 l?v86k  
远远竟行驶来辆马车,停在不远处,穿着蓑衣带着斗篷的车夫和马车里的人说了句什么话,执过一把伞,向他们走来。 #X+JHl  
那车夫走到他们面前嘿嘿笑道:“亏得我们公子发现了你们,快些回去吧,当心淋了雨着凉了。” %vn"{3y>rF  
慕少艾接过伞,和车夫说着一些感激的话。 <6%?OJhp  
谈无欲冷眼望着那辆马车,眼神凛冽倨傲中透着一丝迷茫。 P8OaoPj  
重重雨幕下,只见那窗幔被一把紫色的折扇撩开,只那么一瞬间,又重新放下,甚至背着光,看不清那人的面庞。 K C*e/J  
隔着那么远的距离,谈无欲却认得那只手,很多年前出现在梦中过后,再不肯忘怀。 )W,aN)1)  
回到住处,着实让冷水心和寒山意忙乎了一场,熬姜汤,烧热水,用干布擦头发,两个人还是很英勇的发烧病了。 jKz$@gP  
谈无欲烧的更严重些,没两日慕少艾可以下床时,他还是躺在床上,不喜言语,清冷异常。 G{As,`{  
这日,慕少艾陪谈无欲说了些话后,正要起身离去,寒山意乐蹦进来道:“公子,中了,中了。” k>Is:P  
一官差进门,道:“恭喜谈公子,会试得了第一,中了会元。翰林院学士朱痕大人很赏识你的才识,特向圣上递旨破例录取你入翰林院做编修。” NR$3%0 nC6  
谈无欲面露喜色,下床接过官印官服,道:“多谢官爷。” &@X<zWg  
慕少艾也为他高兴,扯过他的袖子道:“无欲兄,你做官了以后会不会不要我了?” P1. [  
谈无欲眼皮一翻,直接当不认识这么个人,拱手朝传口谕的官差道:“谈无欲三日后准时到翰林院上任。” 9!ngy*\x  
慕少艾内心无限翻涌,这才当官,就摆官架子了。 {LI=:xJJv  
果真还是剑雪无名比较可靠些。 j7Yu>cr  
冷水心笑道:“我这就修书给老爷。” E <rp7~#  
等谈无欲的事都落定了,慕少艾便要继续回老家,准备奋斗三年中个举子。 ydEoC$?0  
回去的前一晚,慕少艾在清平阁门前蹲了大半宿,身影半掩在绚丽繁茂的一株梨树下,眼也不眨的盯着将官员送出门的姑娘。 gi3F` m  
果真都是世间少见的美人,月下轻移莲步,不俗不媚,学识丰富,温柔可人,越加坚固了慕少艾要当官的心思。 zF`0J  
熬了许久,慕少艾终于抵不住困意,倚着树干睡了过去。 h6Ub}(Ov  
突然被一声凄厉的喊声猛地唤醒,睁眼醒来,茫然一片,不知此时身在何处,四肢都僵硬麻痹了。 ^x]r`b  
天光朦胧,隐约还可见星子闪烁,慕少艾愣了半晌才记得还是在清平阁门外。 udK%>  
寻声望去,只见,一穿着名贵纱裙的女子跪在地上,哀哀低泣,道:“大人明知我姥家一门是被冤枉的,为何不愿帮我们翻案?” u4cnE"  
面前那人白衣冷寂,神色更是淡漠,负手立在那女子面前,皱眉道:“姑娘还是请起吧。姥家一案,已成定局,在下无能无力。” ?d\N(s9F  
姥无艳哽咽道:“尚书大人主张以法治天下,为何得以冤情视而不见?” *xAqnk   
羽人非獍叹了口气,扶了她起来,望着她泪眼蒙蒙的双眼,一字一字道:“一入官场谁不是明哲保身,姥家的案子牵连太广,在下实在有心无力。”话不长,却像刀子刮心一般,刀刀划在姥无艳心口。 B&M%I:i  
姥无艳忍不住小声哭了起来,羽人非獍背过身,眯眼看着朝阳破云而出,万丈光芒瞬间折射,又淡淡道:“不过人活着就是最大的希望,明天会发生何事永远没人知道。” J/`<!$<c  
举步朝街口停着的一顶轿子走去,经过慕少艾躲藏的那棵树前,冷冷一瞥,道:“待了一个晚上,也该回去了。” -u+vJ6EY  
慕少艾一个激灵,瞌睡全醒了。 8L=HW G!1  
谈无欲顶着翰林院编修这职位没日没夜的辛勤劳干了两年,基本整修文案繁琐的事都落在他头上,朱痕染迹每次闲情怡得的捧碗大肠饭坐他身边,笑眯眯的道,无欲,此文校正又错了。谈无欲敢怒不敢言,终于知道为什么翰林院是所有部门中最不待见的,因为完全没摊上个好上司。以至于,他和慕少艾通信,从来咬牙切齿的道:翰林院学士是个被肥肠灌脑的人,没半点同情心。 {S]}.7`l9(  
一边累死累活的整修前朝文集一边还要督促慕少艾的功课,虽然翰林院的伙食不错,日日吃肥大肠,谈无欲还是清瘦的很。 dZl5Ic  
这日,谈无欲小解回来,就见一个年约两三岁的孩童坐在他的位上,手里抓支毛笔,涂涂写写不亦乐乎,但见两旁站着的侍卫压根当作没看见,放任那糯米团子的行径。谈无欲蹭的一下怒火涌了上来,拧过那团子的耳朵,道:“谁让你进来的?”又见刚刚自己辛苦整编的一篇前朝国史被他涂的一塌糊涂,手中的力道不由得大了几分,那孩子估计从没受过这待遇,张嘴哇哇大哭。 Hzm:xg  
“不知劣子做错何事?先生要这般待他?”温润清雅的声音落在他身后,空气中彷佛夹杂一股浅浅莲香。 -vo})lO  
谈无欲蓦然回身,灼目的光刺疼双目,面前这人轮廓逆着光,似遥不可及的一团模糊的紫白色,一屋子的侍卫跪了一地,齐声道:“参见吏部尚书。” f3l&3hC  
那孩子扑进素还真怀中,抽泣道:“疼。” RF$eQzW  
素还真目光透澈,看向谈无欲刷一下苍白了脸色,只当他是惊恐,便温和笑道:“续缘还小,并不懂事,给先生添麻烦了。” V;VHv=9`o  
谈无欲袍下的手一紧,垂眼道:“是下官的错。” 88O8wJN  
素还真抱过素续缘走了两步,忽又折返回来,略带疑惑的道:“我们是不是哪里见过?” ^]Y> [[  
谈无欲抬眼对上他深邃的眸子,甚是淡然的一笑,道:“从未见过。” @}u*|P*  
当夜写给慕少艾的信都是自己乱作的诗词,全是关于莲的,乱七八糟的一大叠。 gT{Q#C2Baw  
慕少艾从剑雪无名手中接过信,粗粗一翻,咬着笔杆道:“无欲兄思春了么?”

kzluo 2011-05-10 03:27
哎呀呀,少艾對美不是一般的執著! ,$L4dF3  
眼睛一眨不眨地盯著清平閣的姑娘,噗 aH( J,XY  
少艾果然是小談的閨蜜啊 _#E 0g'3  
那滿是關於蓮的詩詞…… .&iawz  
bTNgjc  
感覺小談和素素這對之間估計有的時間熬~

arpeggio 2011-05-11 18:49
談桑~你後媽了.....小緣會在心裡留下陰影.......哈哈! ' ,wFTV&  
這裡的日月羽慕以及路人甲乙丙都好可愛........又是一個精彩的坑  `,*3[  
大人啊..............你有挖土機的執照對吧? e`_ LEv  
一坑未完一坑又起............. ha<[b ue  
之前的坑還填不? 我蹲得腳酸腿麻... :as$4|  
"只見新坑笑,不見舊坑哭".........你聽到沒?聽到沒???

楚君泱 2011-05-11 21:13
引用
引用第17樓arpeggio于2011-05-11 18:49發表的 Re:05.09 官场插班生(羽慕 日月主) 慕少艾六周年生贺 (更至3,15F ) : ZgcMv ,=  
談桑~你後媽了.....小緣會在心裡留下陰影.......哈哈! !dnH 7 "  
這裡的日月羽慕以及路人甲乙丙都好可愛........又是一個精彩的坑 ibk6|pp  
大人啊..............你有挖土機的執照對吧? wH&!W~M  
一坑未完一坑又起............. O"9\5(w  
之前的坑還填不? 我蹲得腳酸腿麻... Np9<:GF1  
....... cd_yzpL@}J  
;7V%#-  
暂时还木申请执照 也许等下得空了就去。。哈哈 nPl?K:(  
话说还arpeggio还在哪个坑里蹲着 这边只是有点点好奇~ b94DJzL1z  
努力填坑。。毕生目标

凜墨梢 2011-05-11 21:47
看到最後一句忽然笑了XDDD ~rKrpb]ow  
慕少艾每次說話都好帶梗啊!!!!!!! 0RLg:SV  
小談確實是思春來著(笑),但是隱藏得極好,不讓素還真發現。只有面對一封白茫茫的信的時候,才忍不住讓情緒洩了一地。 I3I/bofz  
$k% 2J9O  
不過在小談看來,那種晴天霹靂應該就是赫然發現素還真已經有小孩了..... dn+KH+v  
自己是小三(第三者)....... \V8PhO;j  
美好的初戀啊初戀。那麼接下來會如何呢,暗自神傷,或者反目。 Qd$nH8EDY  
}2.`N%[  
羽慕這邊似乎都是羽人表現得明顯呢.... ,!y$qVg'\f  
少艾知道了麼...?

楚君泱 2011-05-12 21:44
4 9}<ile7^  
剑雪无名老实巴交的纯良秉性,听慕少艾这么一说,就取来信,仔仔细细的看了遍,道:“没见他思了个什么人。” 5x4yyb'  
慕少艾指点上剑雪的脑门,懒洋洋的道:“真是木头脑子。” 06Sceq  
他双手枕在脑后往躺椅上一靠,双脚随意搭在桌上,晃悠悠的道:“剑雪,如果有天你当了大官,得见冤情,会替人伸冤吗?” ]Ie 0S~  
剑雪无名正色道:“当了官不替人伸冤这不是昏官吗?” IY\5@PVZ  
慕少艾眼眯了眯,神情又变得极其散漫,端了杯茶扬眉笑道:“我只要能入清平阁,其它的一概不论。” #rfiD%c  
突听门外有人报:“刑部尚书大人到。” ]MitOkX  
慕少艾一口茶喷出,脑中雷声轰轰——天要亡我。 _op}1   
剑雪无名反应慢了半拍,还没琢磨出京城的一品大官为什么会出现在偏远乡镇一间小小的书院,但仍随众儒生跪倒在地。 m@v\(rT.  
慕少艾则是完全懵了,依旧保持那副不太雅观的痞子坐姿,所以,羽人非獍进门第一句话是,“慕少艾,你胆子愈发大了。” /]Md~=yNp  
慕少艾嘴抖了两抖,慢慢将双腿从桌上撤下,再起身理了理衣袍,才扯出一抹僵笑,道:“大人,草民是太过高兴而忘形了。” K!Y71_#  
羽人非獍不说话,背着手在授课的地方转了圈,踱到长着山羊胡的夫子面前,淡淡道:“他书读的怎么样了?” dOH  &  
山羊胡恭敬磕个头,道:“少艾这三年来功课大有长进。” :>f )g  
羽人非獍眸露精光带些玩味的哦了声,人立在山羊胡面前,目光却转到慕少艾身上道:“这次秋闱他若没中,我拿你试问。” 6}Ci>_i4#  
慕少艾膝盖一软,扑通一声跪倒在地。 051 E6-  
心中再叹——天要亡我啊! C1n> M}b  
羽人非獍敛了神色,面对众人,又是副冷峻深沉的模样,道:“此次秋闱,我为主考。” $ >eCqC3  
慕少艾歪身倒进剑雪无名怀中。 #gs`#6 ,'  
带刀侍卫上前,鞠躬道:“大人,住所已安排妥当,请早去歇息。” YZ8>OwQz2  
羽人非獍点头道:“还请各位学子积极预备考试。” _|I#{jK  
走之前特别意欲深长的看了眼慕少艾。 /%1ON9o>  
外头艳阳高照,学院圃子里种着大花秋葵,几色杂交,妍丽明媚,在慕少艾眼中,只一片晃眼的亮白。 >tV{Pd1  
山羊胡夫子介于把自己的身家性命都交付在慕少艾手中,所以,抛弃了以往端贵的姿态,一门心思的辅佐慕少艾的课业,吃喝同住,天刚亮就守着慕少艾背书,等鸡鸣时才让他去睡。 4p ;`C  
几日下来,两个人折磨的都不成人形了。 #r\4sVg  
虽然两个人对刑部尚书的恨意不敢明说,但山羊胡总要在睡前对慕少艾语重心长道:“少艾啊,日后做了大官,该记得恩要记,该报的仇也不要忘啊。” A]oV"`f  
慕少艾寻了空顶着两黑眼圈提笔给谈无欲写信,深深切切的道:无欲兄,一入官场深似海,我命不久矣。 AH7}/Rc  
谈无欲直接回了两个字来:活该。 2-EIE4ds  
此时离秋闱还有七日。 rw JIx|(  
朱痕染迹终于结束了吃大肠饭的日子,翰林院的伙食改为梅菜扣肉,众人还没来得及欢呼,端着碗才发现,这扣肉全都肥腻的,唯一的一点瘦肉挂在上面,极不和谐。 bw Mm#f  
默默低头就着青菜扒了一碗饭,谈无欲开始认真思考申请调职部门的事。 0=1T.4+=  
朱痕递过一本文献道:“吃过饭给吏部郎中送过去。” bJTBjS-7  
谈无欲横了他眼,道:“大人,我是编修,非跑腿的职责。” Am|%lj+1z  
朱痕染迹满不在乎的道:“这是机密,岂能随便人能送的。” N<VJ(20y  
谈无欲青筋突起,沉声道:“当日,学士是看中在下的才华才予以进翰林院的。” /7F:T[  
朱痕染迹嘿嘿一笑,道:“你答卷太过犀利,透着轻狂,又不掩风华,我不收留你,只怕你现在尸骨无存了。”朱痕拍了拍他的肩,道:“年轻人,有想法是好的,可若想早日出人头地,不是靠狂傲,极端的想法,留在这是为了磨砺你的性子。” E*K;H8}s  
谈无欲一怔,凤眼微垂,从朱痕手里接过文献,转身走了出去。 0GCEqQy8  
慕少艾问他为什么要当官那日,后头还说了句什么话,现在想来,那话是调侃他的,道,无欲兄,依你的性子并不适合官场。 QlU8uI[dk  
可是你为什么要当官呢? Y.rsR 6  
——为什么要当官呢? 0 /U{p,r6`  
答案现在已经不再重要。 {hrX'2:ClT  
去的很不赶巧,吏部几人正围坐亭间喝酒打趣,夕阳掠影,残荷枯叶,人影倒映湖面上,似薄薄一层的轻雾。 cR<fJ[*  
谈无欲立在亭外,拱手,声音清亮道:“翰林院编修谈无欲参见各位大人。” `b7t4d*  
素还真坐在当中,已有几分醉意,抬眼看他,流光尽泻,手中一把紫色折扇执的优雅,话语一贯的温淡,略挑眉道:“是你。” /7^4O(iG  
谈无欲不接话,半垂眼,递过手中的文献道:“学士大人让在下送文献给郎中大人。” meO:@Z0  
泊寒波踉跄起身去接文献,口齿不清的道:“朱痕办事就是效率。嗝。”打个酒嗝,酒气喷了谈无欲一面。 Pu$Tk |  
谈无欲不动声色的退后一步,仍是那疏淡神态,道:“若无他事,下官先告辞了。” u\;C;I-? '  
莫召奴斟了杯酒,递过去道:“翰林院和我们吏部从不生疏,喝杯酒再走也不迟。” .}~_a76  
谈无欲迟疑半会,双手接过酒,一口饮尽,道:“多谢了。” RMu~l@  
将杯子放在桌上,又是一拱手,然后转身离去,从头到尾都没正眼看过素还真一眼。 JP [K;/  
素还真眯眼看谈无欲离去,不说话,手中的折扇却轻敲掌心,酒已醒了泰半,眸色清朗遂深。 )1`0PJoHE  
莫召奴凑上身去,笑道:“不知我们的尚书大人何事得罪了这个翰林院编修,对你怨恨极深啊。” y _k l:Ssa  
本是玩笑话,素还真却往心里去了。 )zdQ1&@  
谈无欲这模样,分明是躲着他的。 6mxfLlZ  
回了住处,一身寂寥透骨,说不出的倦怠,冷水心接过他脱下的官服,道:“公子想吃点什么?” kUrkG80q|  
谈无欲想了半会,道:“上回和慕少艾喝剩的酒替我取来。” hT+_(>hT  
喝光了酒,头脑愈发清醒,心中苦闷无从宣泄——在感情上,他从来不是刻意的人,因为知道素还真这么个人,而不顾一切的去找寻。他甚至想着,两人终其一生的辗转,再见时,容颜苍老,皱纹横生,只面对面站着,可以什么话都不说。 <}9lZEqY  
他认得他,即使化成灰。 =MDys b&:  
却从没想过有朝一日,素还真已娶妻生子。 5K8^WK  
还是太天真了些。 Z o(rTCZX  
慕少艾的日子也不见得过得有多好。 e8?jmN`2  
考试的前日,慕少艾还在临时抱佛脚的看着书。 ?J >  
歪身靠在小塌上,扔了一地散乱的书,大概嫌天太热,脱了外衣,敞开里衣,露出大片赤裸的胸膛,显然少晒太阳,略呈玉色,长靴也不知被扔在何处,光着脚,悠闲晃着。 $}<e|3_  
羽人非獍进门所见就是这么副光景,看着他,一抹深沉一闪而逝,甚是清淡道:“有把握应对明天的考试了?” PIS2 Ed]  
慕少艾手中的书啪地一声掉落在地,忙起身整理衣袍,嘴里道:“不知大人今日来所为何事?” VQOezQs\  
羽人非獍走到桌前,自倒了杯茶道:“都看光了,现在才整理未免太迟了。” <$Yd0hxjU  
慕少艾想想也是,就放任上身继续袒露,但想光着脚和个一品大官同处一室,太不妥当了,鞋子不知被他踢在何处,用脚去塌下勾了半天,愣是没够着。 $Ri; ^pZw[  
羽人非獍见他这么费力,干脆弯腰替他寻得长靴,再从怀中掏出几张写的密密麻麻的纸给他道:“这是我总结历年来吏部所出的考题。” f\L0 xJ  
慕少艾双手接过,颇有些受宠若惊,道:“大人这样算不算以权谋私啊?” tJ$_lk ~6q  
羽人非獍冷眼看他道:“你若考不上,后果不堪设想啊。” >7DhTM-A  
慕少艾连连点头,道:“我一定不辜负大人的良苦用心。” .V8Lauz8  
摊开手中的纸,羽人非獍的字很工整,苍劲有力,与他这人的狠厉完全不同。 )|# sfHv7  
羽人非獍凑过身去,灼热的气息吹拂在他耳畔,神色坦然,盯着他手中的纸,淡道:“有不认识的字吗?” ,/|T-Ka  
慕少艾暗暗愤怒:我在他眼中是有多草包!

楚君泱 2011-05-12 21:54
引用
引用第19樓凜墨梢于2011-05-11 21:47發表的 Re:05.09 官场插班生(羽慕 日月主) 慕少艾六周年生贺 (更至3,15F ) : R~ q]JSIC@  
看到最後一句忽然笑了XDDD bY~pc\V:`w  
慕少艾每次說話都好帶梗啊!!!!!!! k~1?VQ+?M  
小談確實是思春來著(笑),但是隱藏得極好,不讓素還真發現。只有面對一封白茫茫的信的時候,才忍不住讓情緒洩了一地。 amY!qg0P*  
9InVQCf2J  
不過在小談看來,那種晴天霹靂應該就是赫然發現素還真已經有小孩了..... kc&U'&RgY  
....... JY(WK@  
/h|#J  
墨姑娘~XDD pIqeXY  
于是这边还是想很无耻的催催你的文... WNrk}LFof  
按照谈谈的性子自然是能不见就不见 能不纠葛就不纠葛 nZYBE030  
至于少艾  捂脸 他到现在都是直的啊~捶桌子! 9~[Y-cpoi  
所以 鸟子追妻之路 任重而道长啊~ sLxc(d'A  
顺说 此文BUG甚多 大家就当是恶搞看好了 别太较真 因为是少艾贺生 只想快乐些~ o0KL5].  
谢谢赏文的各位~XDD

凜墨梢 2011-05-12 21:58
小談果然是晴天霹靂當頭棒喝了那天… 5$C-9  
我心疼啊QQ..... B tcy)LRk  
依小談的性子,若素還真不主動出擊的話小談這輩子大概都不會看他一眼了吧。(搥胸表示我要日月啊…) (<C3Vts))  
P/_['7  
慕少艾這樣傭慵懶懶散散的個性要怎麼考上官呢~"~ E r?&Y,o  
羽人也真是辛苦了,為了這個人奔騰,還負起監督的責任,比親娘還用心了。 O :T j"@h  
於是乎這慕少艾將來要是真考進去了,是要去報恩麼? 還是報仇呢XDDDDDDD [d ]9Oa4  
小白鳥還有得跑呢… qlPT Ll  
BUG甚麼的我完全沒看到啊我只看到美好的日月和羽慕♥♥♥♥ P5 ywhw-  
nAdf=D'P  
IjnU?Bf  
I-l_TpM)  
引用
引用第21樓楚君泱于2011-05-12 21:54發表的 Re:Re:05.09 官场插班生(羽慕 日月主) 慕少艾六周年生贺 (更至3,15F ) : e+fN6v5pU  
^^ixa1H<  
墨姑娘~XDD T]~ xj4  
于是这边还是想很无耻的催催你的文... -zfR)(zG  
按照谈谈的性子自然是能不见就不见 能不纠葛就不纠葛 ]:J$w]\  
至于少艾  捂脸 他到现在都是直的啊~捶桌子! AFwdJte9e  
....... + v:SM 9  
 rjnrju+  
SOA,kwHRe  
V(!V_Ug9.  
驚……我竟然沒有發現楚君有回我…… [ub e6  
(馬上回去跪算盤面壁思過…) 8Z=R)asGS  
$6R-5oQ  
是說那篇《應酬》是中午和朋友吃飯無意間想到的梗(果然是應酬啊…) 4;2uW#dG"  
卻也只想到那邊XDDD [j+sC*  
素餅子只會調教帶壞小談哪,再繼續下去恐怕有""危險""XDDDD [v!f<zSQK  
Tpa5N'O  
嗯…不過好像有很多怨念朝我飛來= =

雪妖 2011-05-12 22:47
我看不論報恩報仇都跟小鳥脫不了關係了,不過這樣洩題我只能說要是在考不上 wi{3/  
少艾阿`就願你的命夠長 F#5~M<`.o  
<t!W5q  
無慾阿``你這樣的表現也太明顯了吧 ,f?*{Q2  
根本就是吸引老素關心你阿 g2Z`zQA7  
接下來老素不知道會如何對待你阿

zhoumou 2011-05-12 22:59
好萌~先陷进去的小谈萌死了~~ /&J T~M  
我还在等着看小谈会不会主动怎么主动……其实在原剧中都是小谈在追着师兄说我要打败你我要超越的我承认的可就你一个人嘛……但是有点想象不出来他真的要在感情路上主动会是啥样子~所以超级好奇~~ +k R4E23:  
不过目前来看,小谈是死活不会主动吭声了,目前是在官场上躲……呃,会辞官躲么??嗯,依师兄的本事,说不定会逼得小谈无路可退坦白了??呃……我说得无路可退只是在坦诚感情上……那么我该转而等小谈怎么坦白么?? t\O16O7S  
少艾可爱死了!!!!!

楚君泱 2011-05-12 23:59
引用
引用第24樓zhoumou于2011-05-12 22:59發表的 Re:05.12 官场插班生(羽慕 日月主) 慕少艾六周年生贺 (更至4,20F ) : Q22 GIr  
好萌~先陷进去的小谈萌死了~~ K3l95he  
我还在等着看小谈会不会主动怎么主动……其实在原剧中都是小谈在追着师兄说我要打败你我要超越的我承认的可就你一个人嘛……但是有点想象不出来他真的要在感情路上主动会是啥样子~所以超级好奇~~ V>3X\)qu  
不过目前来看,小谈是死活不会主动吭声了,目前是在官场上躲……呃,会辞官躲么??嗯,依师兄的本事,说不定会逼得小谈无路可退坦白了??呃……我说得无路可退只是在坦诚感情上……那么我该转而等小谈怎么坦白么?? #,'kXj  
少艾可爱死了!!!!! )D%~` ,#pQ  
姑娘完全戳中我的思路!!!要大大拥抱啊!就是要让素还真逼得谈无欲无路可退啊。。。。告白之后 就是长长的虐心之路了。。。

央歌 2011-05-13 01:28
少艾你就是個草包啊(真慘),居然就這樣接受了作弊,人家不當你草包也不行XD l9"s>PU  
u_Z+;{]Pj  
我整個很不純良地看到少艾袒胸那幕想到了「東床快婿」,對不起楚君大人……

kzluo 2011-05-13 04:14
哈哈哈,少艾那三個動作! dlnX_+((KC  
“一口茶噴出”“跪倒在地”“倒進懷中” @>7%qS  
大大寫得太形象了! `XDl_E+>l  
羽仔乃看來很迫切地要把少艾留在自己身邊啊!! 5#z1bu  
RPbZ(.  
小談的回信“活該”,果然是小談的風格! F((4U"   
#4;wjcGWw  
哎喲,哈哈,少艾的袒胸,光是想像,鼻血就……(喂!自重啊! U #0Cx-E  
話說羽仔你都看光人家了哦

yoid 2011-05-13 17:16
羽人太坏了∼∼∼少艾被吃的死死的呀∼∼ 1{.9uw"2S  
JlJ a #  
无欲哦∼∼∼这下你勾起了素还真的兴趣了- -逃不了吧- -

妃茗 2011-05-13 18:10
其實我覺得那個山羊鬍夫子才是真的可憐∼XDD $<OD31T  
明明不甘他的事,還得連帶責任XD HK% 7g  
)LCHy^'  
沒想到,朱痕現在居然是談談的上司,這世界真奇妙!! !p/goqT~dY  
不過他那種一針見血的言論還是沒變,我喜歡/// u$`a7Lp,n  
這兩人成為同事的話其實也挺適合 /zox$p$?h  
5`_SN74o  
談談為什麼要當官呢?不管以前是為了什麼,現在是為了要見素素QQ dgP 3@`YS  
所以沒其他理由,也不需要其他理由 J9 I:Q<;  
u]G\H!Wk Q  
那麼,很想問一句,風采鈴還活著嗎?(喂) DW3G  
^kSqsT"  
楚君加油!!(搖旗吶喊催文中∼∼)

落英翩翩 2011-05-14 00:34
看到“我在他眼中到底有多草包”这句完全喷掉了,羽人大人你这句话插中了某老人家的心窝灰常之痛啊有木有~~~~泄露考题什么的,羽人你真是太护短了XD |V7*l1  
fTX;.M/%   
羽慕一如既往的走着欢脱路线,相比之下,日月就显得比较悲剧了~小谈单相思喝酒解闷,老素则完全忘记了那段“过去”,虽然他开始渐渐注意到小谈,不过总觉得两个人的道路还很漫长……小谈那个别扭性格,要他主动,那个进展会慢到什么程度可以想象……于是期待老素早点儿发现采取手段吧!

楚君泱 2011-05-15 00:16
引用
引用第27樓kzluo于2011-05-13 04:14發表的 Re:05.12 官场插班生(羽慕 日月主) 慕少艾六周年生贺 (更至4,20F ) : E<*xx#p  
哈哈哈,少艾那三個動作! -D~%| ).'  
“一口茶噴出”“跪倒在地”“倒進懷中” -H-~;EzU  
大大寫得太形象了! 28u_!f[  
羽仔乃看來很迫切地要把少艾留在自己身邊啊!! mXs; b 2r^  
1yY0dOoLG)  
....... E&:,oG2M  
?|Zx!z ($  
亲~好喜欢你的画!!各种萌啊!你和苍厌我都好喜欢 捂脸。。  "-V"=t'  
羽仔是对少艾动了心思 可是少艾是直的直的直的~哈哈~ ~4cC/"q$X  
于是只能慢慢的等下去了。。

楚君泱 2011-05-15 00:22
引用
引用第29樓妃茗于2011-05-13 18:10發表的 Re:05.12 官场插班生(羽慕 日月主) 慕少艾六周年生贺 (更至4,20F ) : k|d+#u[Mj@  
其實我覺得那個山羊鬍夫子才是真的可憐∼XDD v|2T%y_ u  
明明不甘他的事,還得連帶責任XD }RqK84K  
*CHX  
沒想到,朱痕現在居然是談談的上司,這世界真奇妙!! 3? +Hd  
不過他那種一針見血的言論還是沒變,我喜歡/// /&94 eC  
....... #Mw8^FST  
i~J'%a<Qp  
抱住妃子!那个山羊胡夫子的确很无辜~嘿嘿 $E.I84UfX  
至于朱痕对谈谈一直很挂心 是真的很欣赏他吧~所以 写他们之间的友谊觉得没压力呢~ ]z9=}=If  
还有 素续缘娘亲 根本没机会出场啦~XDD

楚君泱 2011-05-15 19:44
5 }vM("v|M  
本质上不管是不是草包,秋闱如期而至。 V~5jfcd  
和羽人非獍一同监考的还有个六品官员,一直战战兢兢的陪在羽人非獍身边,见他格外注意慕少艾这人,便小心翼翼开口,道:“大人是怕他作弊么?” [ibu/ W$  
羽人非獍清清冷冷的看了他眼,再望向慕少艾,开口道:“我就怕他不作弊。” sON|w86B  
六品大官深深顿悟了,原来,人也可以无耻成如斯地步,只要你有后台。 LFtt gY  
慕少艾的位子不错,靠着窗,窗外绿树成荫,凉风徐徐,惬意舒透。 `W*U4?M  
可他从卷子到手后,冷汗就没停过,单不说题目看不懂,就连要表达寓意他都猜不透,这书倒是越读越回去了。 ixD)VcD-f  
抬眼看着羽人非獍,甚是心虚的一笑。 ySDH "|0  
羽人非獍皱眉,人已走到他身旁,俯身,低声道:“不会做?” 'q:`? nJ^  
慕少艾不敢答话,如针芒在背。 Y0 -n\|  
羽人非獍瞟了眼题目,自道:“素还真越来越会折磨考生了。” BF{Y"8u$  
他手点了点卷面,道:“随便写些什么。” k\GcHI-  
慕少艾见他发了话,就专拈好听的话往上写,什么愿得此身长报国,何须生入玉门关,什么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寒士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只差一片冰心在玉壶,呕心沥血了。 e**qF=HCw  
羽人非獍坐回位上,问那六品官员道:“这次是哪个部门批阅考卷?” oM`0y@QCf  
六品大官道:“按理说该是吏部。” k+pr \d~  
羽人非獍不说话,眉间轻拧。 G<v&4/\p`M  
刑部和吏部积怨源深,基本属于朝堂上话不投机就针锋相对的双方。 #O dJ"1A|  
羽人非獍主张依法治国,素还真主张以德服人,僵持不下,就形成了各自割据一方的场面。 . uOS#/ 5  
不仅部下跟着牵连,就是当今圣上也甚为苦恼。 AkQ ~k0i}b  
待卷子收上来,慕少艾磨磨蹭蹭的不肯走,等人都走光了,才散散笑道:“尚书大人,我看今年是没希望考上了,不如……” |8tilOqI  
羽人非獍直接打断他的话,道:“谁说考不上?” dNeVo|Y~h  
他掏出官印,在慕少艾的卷上按了上去。 SNI)9k(T{  
慕少艾目瞪口呆,望向一旁的六品大官,手指了指羽人非獍这相当无耻龌龊的行径,六品大官完全一副管我神马事的神情,扭头看向窗外,心中大叹:真是大好河山啊。 q5)O%l!  
慕少艾心情瞬间低落到谷底,这都是什么官场啊。 81 sG   
等考卷到手,素还真眯眼看着明显不该出现在卷上的官印,笑道:“刑部尚书也有这心思的时候了。” wD'SPk5S?  
泊寒波凑上前去,道:“听说是世间少见的人。” j+  0I-p  
素还真含笑认真道:“即是世间少见的人又怎么能便宜刑部呢?” ]-/VHh  
手一挥,在卷上写道:“此考生忧国忧民,实属国家之栋梁,特封为主事,入主吏部。” j HJ`,#  
吏部本就掌管天下官员的升罢之权,此举倒也无不妥。 0^K">  
泊寒波一字不漏的把话转给燕归人听,燕归人再把话转给羽人非獍。 ,wAF:7'  
羽人非獍皱眉冷哼道:“吏部主事?真是个不错的官位。” *YuF0Yt  
吏部主事的确是个不错的官职,官拜六品,平常负责的事是日常公文的处理和给各个部门传个信什么的,最适合慕少艾这闲散的个性。 l]l'4@1   
可主要问题是刑部也有主事这么一职,不一定非得留在吏部,所以,羽人非獍相当断定素还真是故意的了。 .5ha}=z  
慕少艾进京上任那日,下着蒙蒙细雨,平日不觉秋意,这凉意全落在沁透的雨上,扑在面上,泠泠的。 -z%^)VE  
他的叔祖见他一副无精打采的神情,一脚踹到他屁股上,道:“你给我们慕家争点脸,隔年,从京城带个媳妇回来。” X?qK0fS  
慕少艾本无神采的眸子突地一亮,就算当官万种不好,还要受刑部尚书的欺压,但至少可以光明正大的出入清平阁了。 VQ9/Gxdeo  
他揉着屁股,扬眉笑道:“哎呀呀,别说一个媳妇,十个八个也没问题。” lchPpm9  
剑雪无名见慕少艾的叔祖抬脚又想踹上去,忙扯了扯他的袖子,认真道:“按当朝律例,殴打朝廷命官是死罪。” H ]Z$OpI  
他叔祖忙做低眉顺眼样,声音轻柔的多,道:“慕大人啊,路上当心,千万别受凉了,饿了记得吃饭,渴了要喝水……” H*'IK'O  
剑雪无名和慕少艾同时满脸黑线。 V{3x!+q  
慕少艾散漫惯了的,一路上走走停停,陪他一道上京的官衙叫苦不迭,整日跟在他身后,赔笑打千道:“大人啊,这美人哪有京城的美?不如……” +*/Zu`kzX  
慕少艾哼声道:“我是大人还是你是大人?” 0[?Xxk}s0  
官衙憋了一肚子火,可不敢表露半分。人家有后台啊,传闻,刑部尚书和吏部尚书为了争夺他的所属权,从朝堂上拼到朝堂下,就差血雨腥风鸡犬不宁了。 @O^6&\s>  
但看这位小爷,完全一副天真烂漫样,似毫不知情。 R|87%&6']  
日后,指不定飞黄腾达。 fN1-d&T  
磨蹭大半月有余才到京城,刚入城门,慕少艾还来不及下马,就见两边的侍卫举着火把笔直站着,城门口立了排官员,面带笑意看着他,火光映染下露出排森森的白牙。 XYOC_.f1  
从官服朴子看去,有文有武,九品到一品,均有。  Sw, +p  
慕少艾咽了咽口水,下马鞠躬道:“不知各位大人……” 5(Q%XQV*P  
顿时,闹翻了天般,这个道:“果真是罕见的人,这相貌这品行,人中之人。” A0 C,tVd  
那个道:“不亏是刑部那人的眼光。” 0rs"o-s<  
……慕少艾茫然了。 ]:k/Y$O2  
燕归人上前拍他肩乐呵呵的道:“我们是来给你洗尘的。” `Cynj+PCe  
慕少艾客气道:“下官还没上任,岂能劳烦各位大人?” [MM~H0=s  
燕归人道:“他们早想见一见你了。”  < !C)x  
愁落暗尘拱手道:“刑部右侍郎愁落暗尘。” Pw`8Wj  
剩下的挨个上前自介,道:“刑部司务乐波君。” a![{M<Y~  
“刑部郎中风不知。” `% "\@<  
“刑部检校洛子商。” 0gP}zM73  
“刑部主事宵。” ">,|V-H  
“宗人令皇甫笑禅。” ^7WN{0  
“吏部郎中泊寒波。” 9`X\6s  
慕少艾完全没从一堆刑部官员中回过神来,听到唯一一个吏部的,便狐疑道:“为什么你是吏部的?” Ww+IWW@  
泊寒波在一众鄙夷的眼神中干笑两声,道:“我人在吏部心在刑部啊。” q01wbO3-"  
燕归人二话不说拖过他就往里走去,道:“刑部尚书早设宴等你多时了。” Q1I6$8:7  
去的自然是尚书府,远离闹市,僻静幽雅,慕少艾咋咋瞠舌,这豪华的府邸当真是大富大贵之人居住的,普通官员只能望而兴叹了。 3J|F?M"N7  
一路穿堂过,除了引路的小厮,并没见到几个家仆,空旷的院落,寂寥深许。 \aUC(K~o\;  
完全超乎慕少艾想象,总觉的像羽人非獍这样清冷孤傲的大官,应该满园子的莺莺燕燕。 _FU_Ubkr  
慕少艾皱眉低声问一侧的燕归人道:“为什么院里没女人?” |a`Sc %  
燕归人一众均停住步子,不可思议般的看着慕少艾道:“为什么院里得有女人?” sW'AjI  
慕少艾听了这话,居然神情比他们还诧异,道:“这么好的院子不用来养女人难道用来养男人么?” NgGp  
皇甫笑禅心里一咯噔,暗道:这样可真不妙,大大的不妙,慕少艾居然是个直的! Zbt.t] N  
慕少艾见众人的神情瞬间变了几变,暗暗揣测了下刚刚自己说的话,并无哪里失态,抬手试试了额上的汗,弯眉笑道:“下官可是说错话了?”愁落暗尘叹了口气道:“人是他选的,由不得我们操心了。慕大人这边请。” g63(E,;;J  
又过了条长廊,有座独立的院子,上曰:落下孤灯。满园的珍珠梅开的清丽,层层落花之上设了张长几子,羽人非獍正坐首位。 m6\E$;`  
散了墨发,宽了外衣,月光皎皎下平添抹柔和。 lc1(t:"[  
慕少艾立在十步开外,毕恭毕敬的躬身,道:“多谢尚书大人设宴款待。” `*cxH..  
羽人非獍眉眼虽冷,但话里至少不那么冷,道:“慕大人客气了,日后大家都是同僚。” CMG&7(MR  
燕归人等人早落座,争先恐后的互敬起酒来,下人这才把一道道佳肴端上桌。 t[;LD_  
唯独只剩下羽人非獍身旁的那空位,慕少艾踟蹰了半会,步子就是不敢往那里迈。 ?*1uN=oI{*  
羽人非獍眼不抬,斟了杯酒,道:“慕大人请放心,我吃相不差。” c&?m>2^6  
慕少艾心道,这和你吃相没关系好吧?人却是笑的朗朗风情,道:“那在下恭敬不如从命了。” 6"O+w=5B  
人刚坐下,羽人非獍就替他盛过一碗汤,泊寒波眼尖,看到是野山参炖鹿排,大补,于是啧啧出声,道:“尚书大人这待遇因人而异啊。”  "W7K"=X  
慕少艾双手接过汤,眼角细微的一抽搐。 GxI!{oi2  
羽人非獍支起下颚,淡淡扫了众人一眼,道:“各位大人可是要我盛汤?” %G/ hD  
皇甫笑禅斜了他眼,道:“喝了你盛的汤然后给我们小鞋穿么?” O1U=X:Zl  
燕归人起身自己去盛汤,汤勺在盅里一捞,愤愤出声道:“肉渣都没了。” $m{:C;UH  
慕少艾捧着碗,手一抖,半天不动筷。 rv^@,8vq  
羽人非獍皱眉道:“不喜欢喝这汤?” z2_*%S@  
慕少艾摇头道:“不不不,大人误会了,这汤是尚书大人所盛,包含大人满怀深情厚谊,俗话说的好……” *ebSq)  
羽人非獍打断他话:“重点。”  JHM9  
慕少艾瞥了众人一眼,老老实实回答道:“我喝汤只喝豆腐鱼头汤。” *K6g\f]b#  
乐波君一口酒喷出。 Vvn2 Ep  
风不知一口酒喷出。 p;59?  
洛子商一口酒喷出。 8:c-k|CX  
宵及时捂住嘴,酒顺着指缝流出。 FxtQXu-g  
羽人非獍面色如常,唤来下人,吩咐厨房重新炖份鱼头豆腐汤。 :bu/^mW[  
慕少艾简直坐立难安。 7u S~MW  
幸好皇甫笑禅及时插话道:“户部这次又不知找了谁做替死鬼。” NMa}{*sQ  
燕归人一拍桌道:“户部贪污这事还有谁不知道,凡参吞佛童子的本子,总会被太傅驳回来,要不,就找人顶罪。” ^& t Z  
泊寒波举杯叹气道:“素还真也表示很头疼。” vv3 * j&I  
慕少艾初涉官场,压根听不懂他们在论何事,汤来了就盛,酒满了就喝,世外之人一般。 J6s`'gFns  
月上梢头,人影相叠,天色已然不早,羽人非獍道:“今日就散了吧。” Pw7]r<Q  
慕少艾想,他明天上任,今晚还得住在谈无欲那,就告辞道:“下官一定竭尽所能死而后已为民分忧。” ,.83m%i  
羽人非獍嘴微微一扬道:“别说的那么严重,你不过是在吏部当职。” 8 S:w7Hr  
慕少艾一愣,酒醒了一半,疑惑道:“难道我不是在刑部?”官衙来报喜时,只说他封了个六品大官,并没说是在哪就职。 1EO7H{E=  
燕归人道:“谁说你在刑部?” |mdVdD~go  
慕少艾腹谤:我上任吏部,你们刑部替我洗什么尘啊。日后,吏部还不把我往死里整么? HZzDVCU  
话说谈无欲这边刚合衣躺下,外面就传来寒山意敲门声道:“公子,有官爷找。” xd q?/^E  
谈无欲披衣起身,话语露出不悦,冷声道:“就来。” o/$}  
开了门,果真是两个官爷,却不知道是在哪里当职的,见谈无欲面露不善,忙着赔笑道:“大人,是这样的,慕大人让小人请你过去一道赴宴。” fo*2:?K&  
谈无欲神色略略一松,道:“慕少艾在哪里赴宴?” \ =?a/  
两名官爷互望一眼,打着哈哈,道:“大人随我们来就知。” @Q ]=\N:  
不等谈无欲说话,已朝门外走去,谈无欲没有多想,不快不慢的跟其身后。 Bw)/DM]  
出了门,寂寂长巷外只停着一辆马车,在月下撩着淡淡的华紫色,仿佛的蒙了层清辉的柔纱,也不知是等了多长时间。 h:b)Wr  
谈无欲咬牙,袖下的手一紧,转身,就要离去,只听素还真在车内道:“谈大人既然来了又为何要走?”

zhoumou 2011-05-15 20:06
我是沙发么嘎嘎嘎~~~ p*R;hU  
星星眼】被楚君抱住了~赶快趁机上下其手吃豆腐呀~~(用脚尖碾死) W7R<%?  
刑部这个和谐的大家庭哟~~~太可爱了!!!还有人家泊寒波可以算作刑部家属的啊~刑部的大人们不要鄙视人家大舅子嘛~~ 25nt14Y 0u  
很好很好,师兄开始对上师弟了~~好期待好期待~~~ G\/zkrxmv  
不过小谈,你这样真的很容易露馅的,太不蛋腚了。也难怪素大人会对你的态度这么注意了………………为什么我觉得素大人会报老鼠冤整小谈可劲逗他玩什么的??肯、肯定是我自己的思想糟糕了……

小小蹤 2011-05-15 20:13
喔喔~~~看來素素想邀談談一同搭車過去餐宴嘛~~~嘿嘿 ~NrG` D}  
談談快上車 快上車 那是你想念很久的蓮花耶~~~~~~ (談怒:誰想他阿~~~~哼) ~9a<0Mc?  
再來說到羽大人~~~~偏袒某流氓師別那麼大方呀~~~~~這下大家都知你倆關係了~~~~~~~嘿嘿嘿 }W C[$Y_@  
最後~~~~個人心中的小小希望  談談呀 ~~~你到底會不會上素素的馬車呢~~~~期待 期待

柳絮生 2011-05-16 02:15
宵...............宵??????宵!!!!!!!!!能當官喔!?還是京官耶!!!! ,uSMQS-O'4  
應是皇親國戚吧!?(你看不起宵寶嗎= =+) GvtG(u~  
(沒...我只是覺得宵和劍雪是一路人...不適合險惡的官場 哈哈..) z\\[S@>pt  
dc+>m,3$  
向來號稱與人為善的的素閒人也能如此明火執仗地搶刑部人 rT=rrvV3g  
所以這個國家的官員沒有暗鬥都是明爭是伐   0#7>o^2  
於是談無欲和慕少艾莫名的被捲進去鳥~ 1*P~!2h  
是說要當官少能不沾染一身腥羶...這就叫紅塵自擾人嗎?(喂!別亂用成語)

kzluo 2011-05-16 05:20
“我就怕他不作弊”=口=! i^/T  
羽仔乃啊,偏袒都這麼露骨啊! j2t7'bO_  
哈哈最後還直接一個大官印蓋上去,咳咳 wjU9ZGM  
.Yamc#A-  
話說到小談和素素這對... \#8D>i?m  
小談的彆扭個性和躲避會更引起素素的興趣了 G*?8MTP8![  
這麼興趣一來,素素便開始主動試探出擊了? oM X  
S*,17+6dV  
現在感覺兩對都有頗長的路要走了 NJ%P/\ C  
羽仔啊,待俺們看看乃是怎麼把直的少艾給掰彎的=v=

喵崽喵 2011-05-16 10:05
這兒的少艾真是可愛啊∼小談也可愛得緊,捏捏∼ +r�  
3<e=g)F  
先來幾句仰慕之話:我蹲看您的文許久了,日月羽慕文有您這樣文采來寫,就算是坑也看得很開心啊∼ #>a\>iKQ2q  
I {SjlN}d  
*l(7D(#  
話說,真的很好奇這當家的皇帝是誰咧? rP'me2 B  
這刑部吏部如此不合,皇帝應是有些許手腕才得以安撫二部? 7zl5yK N  
sbfuzpg]*  
吏部用官,似乎也挺隨性的XD +WZX.D  
那刑部也真的很八卦XD T )&A2q  
8 v6(qBK  
我看到洛子商時嘴角彎笑了一下,好久不見啊 ~V:\ _{mE  
忍不住試想:洛子商若是碰上少艾,場面應該很是輕鬆詼諧啊∼ V %t.l  
3 #n_?-  
小談麼,清清冷冷清清,和素還真仍是揪心, [DYQ"A= )d  
雖然揪心,但還是看得開心∼ "6("9"  
w$>u b@=  
這4人的路眼前看來似乎還長得很,等著看後續:D

凜墨梢 2011-05-16 14:57
原來素還真都這樣拐人的啊。(筆記) Ml`:UrU  
談無慾畢竟還單純吧,官場如戰場啊,疏忽不得。 xW+6qtG`  
k x8G  
慕少艾這是完全被羽人大人給特別關注了= = qRu~$K  
但是他還是很少根筋(嘆),這樣下去大概羽人會來了脾氣吧。 ~EW(Gs!=C  
可愛的宵寶寶竟然也默默地出現在這邊啊(遠目),是說他整張考卷怎麼完成的呢,光是發問就問不完了。但是他對問題的執著也許就是他考上的原因也說不定。 i[i4h"$0  
M+oHtX$  
「我就怕他不作弊。」這句話太有感觸,羽人其實也為了他不擇手段了起來。 ),_@WW;k  
是說慕少艾完全就是靠著一個印章進來的......讓我很不住想起斜封墨勒........XDDDD &L3M]  
那是好遙遠的歷史了。 ufj,T7g^  
xKbXt;l2  
另一邊談無慾卻像是為了素還真拼命考進去的....結果.............QQ (xycJ`N  
素還真會對談無慾有情感麼???

summerfairy8 2011-05-16 18:08
原來羽仔是冷面笑匠,為什麼他堂而皇之行走後門之事,如此好笑~~ &*o=I|pQ  
iG $!6;w<  
這位大人的私心真是厲害厲害~!! L]7=?vN=8  
)w em| :H  
話說終於到尾聲出現了期待已久的日月,但就像釣竿一樣,晃一下餌就抽走了...... ~"gA,e-)  
$+Z[K.2J  
楚君~~~~別走呀(追著餌跑的日月饞人~~)

明月雪時 2011-05-18 02:13
哎呀,楚君的文真是可愛死了,笑到不行。

楚君泱 2011-05-19 20:54
谢谢各位回文和送花的亲~这边很感动。。因为文属于EG各种远离原型,心里一直很忐忑。但看到有这么多人支持。。真的长长的松了口气~文继续EG之中,脱离原型什么的还请不要嫌弃~这边属于回帖无能者,看到那么多的回文真的有想落泪的感觉。。捂脸 _!#@@O0p/h  
谢谢你们。 /|w6:;$;mn  
v@sIHb  
6 'B$ yo]  
撩开车幔的手,修长白皙,指尖仿佛盛着花影婆娑。 x%=si[P  
素还真看向谈无欲的眸光若有所思,逆着光,深邃暗长,他再开口,话语雅淡:“谈大人,请上车。” IuDS*/Sx  
语气之中却有着不可抗拒的强势。 `b&%Hm  
谈无欲背对着他,玄色长衣宽袖广身,使得他的背影略略单薄,素还真明显感觉他脊背一僵,人还是伫在原地,不动。 W<{h,j8  
车幔一放,素还真又隐在暗影中,月光透过竹帘细缝映在他面,斑驳的看不真切,只听他温笑道:“同一句话,我从不愿意说第二遍。” !"AvY y9  
谈无欲回过身,冷嗤道:“吏部尚书为何又要假借他人之名约下官相见?这实属非君子所为。” q~Hn -5H4Q  
“于是谈大人失望了?”素还真声音清润,慵慵懒懒。 k:i4=5^*GX  
谈无欲不屑的哼了声,拱手道:“不敢。”稳了稳心,大步朝马车走去。 2g `o  
马车比想象中的大,两个成年男子挤在一处,中间居然还可以横躺着个人,素还真斜靠在软榻上,见他进来,坐直身子,整了整衣袍,道:“我们是不是哪里见过?” Bg=wKwc8  
“如果我说没有呢?”谈无欲冷道。 {L971W_L  
“谈大人觉得我会信?”素还真直视他的双眼,笑着反问道。 @ )F)S 7  
那一日的天气算不得很好,日头太大,跪了满地的灾民,他一人傲站其间,遥想那日,穿着的也是这么件玄墨色的长衣,落满了尘土,斜眉凤目却满是疏狂,即使青涩也清丽脱俗。 E, Z$pKL?  
素还真那遥似浮华梦中的一笑,像是从他心里最深处碾过,一寸一寸的结成了难言的疤,现在,素还真亲自将这疤给揭了。 b1q"!+8y  
“我在很久前见过大人。”谈无欲字吐的很慢,没有半点情绪的起伏,看着素还真的眸色渐渐冷冽起来,嘴边浮起抹讥诮的笑,话锋一转,道:“素还真,我喜欢你。” +.8 \p5  
素还真微愕,却也只是皱了皱眉头,手中的折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着窗棂,清朗的月色,薄水一般,冷冷拂在他们周身,没有任何温度。 j a[Et/r  
“下官告辞。”谈无欲躬身下车,双手抱拳,态度几分疏离几分恭谨。 u~N?N W Q  
这么多年的心一下就掏空了。 zC:ASt  
回到住处,慕少艾几乎是飞扑上来,谈无欲沉着脸连退两步,道:“你是真见到我太欢喜还是有事要求我所以假装欢喜?” , u=`uD  
慕少艾作哀怨状,面容清秀,长眉朗目,道:“哎呀呀,无欲兄,多年未见你还是这么犀利逼人。”他清了清嗓子,正色道:“我今日的确没地方住。” UBKu /@[f@  
谈无欲眼斜他,完全一副我就知道的神情。 wVXS%4|v  
两人挤的还是一张床,慕少艾对于明日要上任这事亢奋的无语言表,卷着被子翻来覆去的睡不着。 Z3e| UAif  
谈无欲明显今日也心事重重,枕着手臂,睁眼无眠。 wSL}`CgU  
窗外是桂花,带着醉人幽香,袅袅隔空袭来,竟扰人心神。 FgnTGY}  
慕少艾滚到一半,终于良心发现,把被子扯了些许盖在谈无欲身上,问道:“不知道吏部尚书人怎样?” .8g) av+  
谈无欲垂目,淡道:“慕少艾,你明天想喝鱼头豆腐汤么?” hR n<em  
慕少艾点头。 1.JK3 3  
谈无欲又道:“你明天还想继续睡这里么?” _RYx D"m y  
慕少艾点头。 g9pZ\$J&  
谈无欲翻个身将慕少艾身上的被子卷去泰半,道:“那你现在给我闭嘴。” OnziG+ak  
慕少艾真的闭嘴了,因为他知道谈无欲有心事。 yu {d! {6  
很重很重的心事。 T"Y+m-<%  
天刚亮,谈无欲就将尚在睡梦中的慕少艾扯起,随手把擦脸的帕子扔在他面上,冷道:“吏部尚书厌恶人迟到。” TprTWod2]t  
慕少艾对于怎么一路去了吏部报道这事,压根没半点记忆。 @u+]aI!`-  
去的真是早了,站在一棵槐树下,还是副没睡醒的模样,去上朝的臣子们但凡经过,总要窃窃私语一番,更甚者张嘴就笑。 YDsb3X<0'  
羽人非獍见此,突然停下步子,毫不犹豫朝着他走来,慕少艾见羽人非獍穿着官服,冷漠中透威严,顿时,瞌睡醒了一半,拱手道:“参见刑部尚书……”话没完,就被羽人非獍的举动给怔住。 LP^$AAy  
只见羽人非獍伸出手开始解慕少艾官袍上的扣子,原来,慕少艾起的匆忙,官服扣子扣错了扣眼,好好的官服穿在他身上,歪扯的不成样子。 w(Ovr`o?9t  
深秋的槐花,串串艳红,垂落在头顶,飘着清甜的气息,第一次和羽人非獍挨得这么近,连他的眼睫毛都可细数。 EP&,MYI%E  
慕少艾感慨:这个男人果真长的不错的。 5pG}Yk_(x  
当天,羽人非獍便在朝堂上参了素还真一本,说什么现世现报,一点也不为过。 Y Uc+0  
吏部尚书是个温润谦和君子,这是慕少艾对他的第一印象。 @IKYh{j4  
吏部尚书是个鞠躬尽瘁一心为民死而后已的好官,这是慕少艾对他的第二印象。 ja'T+!k  
莫召奴摇着扇子,风度翩翩的朝他走来,拍着他的肩道:“日后,我们是同僚了。”慕少艾想,什么是同僚,有这样的美人才是同僚,其他的全是浮云啊。 \w>y`\6mX  
总而言之,言而总之,慕少艾对来吏部上任一事相当的满意。 tT8%yG}  
泊寒波笑眯眯的递给他杯茶,从怀里也掏出把扇子,装模作样的一扇,道:“慕大人我带你四处逛逛吧。” Kn{4;Xk\  
洛子商正好来吏部办差事,见着慕少艾后,和他亲热的打了声招呼。 hag$GX'2k  
慕少艾想着昨日和刑部吃的那顿饭会不会给吏部落下把柄,说什么勾搭外部,与他人交好,于是,扬眉一笑,道:“对于昨日刑部的盛宴下官很感激,但下官这人一向正直惯了,最欠不得人,晚上,我请各位下馆子吧。” P5V}#;v  
洛子商把这话带给羽人非獍时,他正在案前看卷宗,听了这话,眯眼长久不语,待开口,冷冷落落的,道:“晚上选个便宜的地方吃饭。” "{+QW  
燕归人咂嘴,嘟嚷道:“慕公子家境殷实。” (/YHk`v2  
风不知横了他眼道:“我们大人是舍不得他请客。” Es`Px_k  
慕少艾趁着午休的空隙,偷偷跑出宫去地摊上买折扇,吏部人手一扇,身为吏部主事,不能缺少这象征吏部光辉形象的物品。 2qNt,;DQ  
奈何地摊货色质量不过关,明明是临摹赵伯驹的江山秋色图,还卖到二两银子一把,实在太坑人了。 .LZ?S"z$ w  
摊主突然递过来一个黄玉烟筒,做工精细,手感也不错,慕少艾握在手中,溜溜的转了圈,姿态风流俊朗,秀雅贵气。 z9Mfd#5?>P  
慕少艾一咬牙,把能抵帐的全用来抵账了。 qwcD`HV,  
摊主眼皮一掀道:“现在的六品官员怎么都穷成这样了?” @{e}4s?7od  
慕少艾才可耻的发现他是穿着官服大摇大摆的来逛地摊的。 >uB?rGcM  
尴尬的一笑,转身飞快的走了。 8`{:MkXP  
临街,却见一女子,姿容冷艳,穿着紫色的纱裙,撑把芋色的绢伞,虽混杂在一堆人之中,那气质绝对是高雅的。 ,ng Cv;s  
慕少艾站在隔街,把有关她的记忆搜索了个遍,然后上前,离姥无艳两步之远,停住步子,想了很久,才憋出这么一句话,道:“日后,我会为你们姥家翻案的。” X JB)rP  
姥无艳神情愈冷,抛下一句话,道:“不自量力。” {WS;dX4  
慕少艾自讨无趣的摸了摸鼻子,转眼,又是满脸散漫的笑意。 jd"@t*ZV  
京城陋巷深处有家小小的面馆,油迹斑斑的招牌上字扭的麻花似的写着:好吃面馆。  A@('pA85  
慕少艾站在招牌前,心里腾起一阵阵寡寒的凉意。 ~P qM]^  
面馆前头停着各式锦绣荣华的马车,目光粗粗一扫,九品到一品均有。 Q\vpqE! 9  
他实在不知道原来各位大人锦衣玉食惯了,也有这等亲民的嗜好。 #z%fx   
撩开不知是什么颜色的门帘,窄狭的面馆内,端端正正的坐着几位穿着官服的大官,店老板见又来了位六品官员,小心肝终于不堪负重,咚的一声栽倒在地。 MJ)RvNF  
慕少艾心里哀叹,造孽啊。 A\DCW  
羽人非獍扣着手中的杯子玩,见他进来了,抬眼不动声色的道:“你来了。” l&zilVVm  
慕少艾行礼,朗声道:“吏部主事慕少艾参见各位大人。” hfB%`x#akQ  
“既然不在府衙,还请不要客气才好。”皇甫笑禅一笑,起身让座,几人似是商量好了的,空出的又是羽人非獍身侧的那位子。 Z\rwO>3  
羽人非獍神情未变,彷佛的理所当然。 {Mk6T1Bkq  
慕少艾身形不动,笑道:“今日我可不可以单独一桌?” ^DLfY-F+j  
羽人皱眉道:“为何?” V Q@   
慕少艾道:“我还有个朋友也没吃饭……” Q{>k1$fkV  
帘布被掀起,谈无欲恶狠狠的道:“慕少艾,你就请我来这么个地方吃饭?” Rp7mh]kZ  
见面前一排的官员,半天没回过神。 y Pp9\[+^j  
可怜的店老板才缓过劲来,扶着柜台慢腾腾的爬起,谈无欲穿着官服就这么闯了进来,眼皮一翻,咚的一声,人又倒了下去。 ~8+ Zs   
幸好,面的味道不错,色香味俱全,牛肉青菜给的很足,慕少艾却不爱吃,挑出来全往谈无欲碗里扔,谈无欲冷道:“你从小就爱挑食。”却把碗里的青翠的菜叶都扔进慕少艾碗中。 {Xy5 pfW Q  
沉静当中,只听得一片嗤嗤的吃面声,羽人非獍明显没了胃口,搁下筷子,随手倒了杯水漱口。 1&OW4_  
燕归人插科打诨道:“尚书大人,今日的面需要放醋么?” .Hm>i  
宵低头噗的一声,面差点从鼻喷出。 djZqc5t  
洛子商同情的看了眼宵,捂心叹道:再多这么几次诡异的场面,还不如告老还乡种花草。 T>Z<]s  
羽人非獍道:“今日多谢慕大人的款待,不如我再做东,请你和谈大人去……” 9FR5Jw>t  
慕少艾眼睛一亮,道:“我们去清平阁吧。”

楚君泱 2011-05-19 21:01
墨姑娘~按现在的情感发展来看。。。素还真暂时对谈无欲还无确切的感情~ gQuw1  
但我不会让谈无欲这么被动的,最终目标是虐素还真=3=

楚君泱 2011-05-19 21:05
引用
引用第38樓喵崽喵于2011-05-16 10:05發表的  : !.gIHY  
這兒的少艾真是可愛啊∼小談也可愛得緊,捏捏∼ p l0\2e)  
zw[m9N5\h  
先來幾句仰慕之話:我蹲看您的文許久了,日月羽慕文有您這樣文采來寫,就算是坑也看得很開心啊∼ 0OE:[pR  
59A}}.@?m  
%> eiAB_b  
....... 4$<JHo @.  
f}e`XA?  
今日和朋友讨论了下这文里的皇帝应该属于谁 想了半日~觉得龙宿和苍比较合适吧~我先前的理想是10章完结 看样子 路漫漫其修远兮 抱住痛哭~

凜墨梢 2011-05-19 21:53
是了,楚爺,你知道我最愛看虐師兄了。(大誤) \b x$i*  
之前虐師弟虐得我肝疼得要命,這次定是要虐虐師兄來啊。(汗,原來是這個原因。) ~0$&3a<n1  
9A=,E&  
首先要說。羽人吃醋真的是太可愛了。 Otuf] B^s  
其實滿難相信羽人這樣的個性會一見鍾情甚麼的,不過這個樣子的確很令人心疼。 NLqzi%s  
慕少艾總算發現他的優點了(毆),於是接著開始催眠~~~~ }Y\%RA  
R 9\*#c  
素還真原來也是記得有這樣一個人的,傲骨的站在一群百姓之間,不為五斗米折腰的那樣驕傲。 z:*|a+cy  
不過.....談無慾這是將了他一軍呢。 ,O(hMI85]  
看來是個很好的轉折哈哈哈,什麼時候改成素還真追談無慾,期待期待。

zhoumou 2011-05-19 22:27
倒抽一口气捂心口】小谈太美了太美了太美了!!!楚君你不知道我看到小谈突然的那一句告白心脏猛然被激一下那个蹦跶得哟~~~ :F?C)F  
你素还真逼我?我谈无欲也不是一味退让畏缩之人!!!逼急了——靠!不就是个告白么!!我不就是喜欢你么!!!有什么亏心的还是咋啦??怕你啊!!劳资说了,素还真你爱咋地咋地!!!天哪太美了太美了太美了!!!!(素师兄我只是在揣摩师弟的心态不是对你有意见你不要祥瑞我嘤嘤嘤嘤……)而且吧,小谈还不是那种素来爱用云淡风轻笑谑姿态的人,这种认真又孤傲的人,突然平静地把内心深藏的东西这样坦白出来真是萌到死美到死啊啊啊啊啊啊~~~~师兄你内心有多震荡多震荡呢呢呢呢呢???? vs4>T^8e  
小谈我是你脑残粉作者我是真爱你的~~=3333333= 8ib:FF(= u  
少艾还是好可爱!!谈慕这对朋友还是萌到死~~~我甚至觉得,他们互相有这么个朋友,爱情得不到满足又怎样!!人生也够圆满了!!!(素师兄和羽人大人我就是形容下那个友情的美满表示下对这个友情的喜爱没打算让你们不满足求你们不要祥瑞我嘤嘤嘤嘤……)

喵崽喵 2011-05-19 23:13
10章太短了啊啊啊啊啊啊,可以的話長一點也無所謂,這邊蹲坑很有耐心的(喂!) w?[upn:K  
ms]sD3z/W+  
話說這篇實在太棒了,腦中有無數的畫面浮現,好有畫面感的一篇∼ =^?/+p8 k  
WsB?C&>x  
談談的告白又猛又烈,好似暗夜天邊一道驚雷,就這樣「劈—啪」,照亮了大地,什麼晦暗不明的都明了起來; g 7H(PF?  
zDG b7S{  
那少艾部份的一整個好笑得好歡樂啊XD !Uo4,g6r+  
h_'*XWd@  
「好吃麵館」麻花扭般的書法四字,配上那油膩斑駁場景,也讓我也都在五月初夏裡毛孔嘩啦哩的都收了起來了,羽人果然是好用心好貼心,選這家果然省,一碗麵大概幾個銅板,那一大票人各一碗麵約莫也花不上幾串銅板子,只是剛剛抵了全身能抵的去買了煙管的少艾~這請客的麵錢莫非還是小談救火幫出的哩XD(我請客,你出錢XD") 2>%=U~5  
QXK{bxwC  
於是!等下篇清平閣之旅篇=///////=

kzluo 2011-05-20 04:52
哎喲,小談這一句“我喜歡你”卻是出乎俺的意料 I?CZQ+}Hq  
之前俺一直在猜想,到底這兩人之間誰會先主動去捅破 L4W5EO$  
不過這句告白倒是把小談和素素這段感情線拉入正軌 FSO).=#  
把以往類似僵持的局面給打破,開出新的局面XD {JLtE{  
少艾和小談這對青梅竹馬之誼,互動也相當有趣 %|oym.-I6  
對彼此的關心都體會在一些細微的舉動中 m&3xJuKih  
感覺很溫馨=3= F+qm[Bc8  
a<e[e>  
看到羽仔吃醋,宵的表現,咳,,太可愛了 tH4B:Bgj!  
俺光是腦部的宵的模樣配上把面從鼻子噴出,就超級歡樂了XD HPVEnVn  
.%-8 t{dt  
%]i15;{X  
期待清平閣篇>////////<

妃茗 2011-05-20 18:28
談談那句告白真是心痛的太美好了T口T -{vD: Il=6  
或許,他是覺得自己本就不該期望什麼,所以反而自嘲 L~3Pm%{@A  
但我依舊愛死這裡的素素了//// ]:n,RO6  
套用外子的話,牆•裂•要求日月要好結局=3= l[J8!u2Xp  
 M6TD" -  
這次換麵攤老板遭殃了XDD /$m;y[[  
於是少艾的生活還是一樣忙亂的可愛 Z_NCD`i;  
官員生活真是太有愛了!! kx^/*~ex  
\U_@S.  
繼續搖旗吶喊∼∼楚君加油>3<!!!


查看完整版本: [-- 02.23 官场插班生(羽慕 日月主)更至完结+番外  246F)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0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37370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