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02.23 官场插班生(羽慕 日月主)更至完结+番外  246F) --]

三十六雨 -> 琅琊文庫 -> 02.23 官场插班生(羽慕 日月主)更至完结+番外  246F) [打印本頁] 登錄 -> 注冊 -> 回復主題 -> 發表主題

<<  1   2   3   4   5   6  >>  Pages: ( 6 total )

皇甫小逸 2011-05-22 10:11

楚大真效率!一个懒觉起来就看见这篇欢腾的文出现在论坛,于是又乐呵呵的把文看了一遍 OGGuVY  
药师的梗真是一看一个喷,就部细说了,随处都是,到处都是亮点。 ?E|be )  
%AV[vr,  
但是细细品来心里还是有一点点郁结。 \1H~u,a  
于是想与楚大说说,若有幼稚之处,还请楚大当过耳清风,一笑置之。权当我是鸡蛋里挑骨头。 VYAz0H1-_  
SJd,l,Gg)  
总觉得药师一派悠闲散漫,端的是风流潇洒,闲适不羁。在初见羽人时,那个浑身打颤的下跪,私以为是不适合药师的。 YYi:d=0<SO  
倘若是他,怎的也会轻轻一笑,半带戏谑的给陪个不是,于是三千桃花烂漫,一直盛开到羽人心中。哪怕在羽人走后,药师一个脚颤跌坐在地,心中大呼,悲欸,小命差点玩丢,也比在羽人前百态尽失仓皇下跪来的好。 JXNfE,_  
否则小逸总有些想不通,即使缘分注定一见钟情,也总得有个契机不是? G8hq;W4@]/  
那个羽人一亮身份,即被吓得几乎屁滚尿流的药师,应该会给羽人留下一个大约好色草包的印象吧?之后在客栈让羽人上心的那抹身影,也约是不会起到如此重大的转折作用吧? =L F 9im  
也许是药师的形象在小逸心中过于深刻,于是一下子没能在楚大的文中转过弯来,直言口快,若有得罪,还请楚大见谅,见谅。 T0F!0O `  
;qwN M~  
再说素还真。楚大,这一点非常佩服。即使没有按原型走,还是经不出让我感叹一声,这也太素还真了。他一身贵气的紫,他高高在上的,他外表儒雅,他骨子霸道,他的心思,谁都看不清。不像羽人,一个闷骚,下属全都知道了【请容许我在这里表达一下对刑部各位官员的爱,没有他们,官场将何等失色!还有那两位监考官,论两次试题与素还真自身遭遇的犀利分析,简直让人捶桌再捶桌】 okSCM#&:[2  
就是喜欢这样内敛着盛气凌人的素换真,他现在越尊贵,在与谈无欲的感情中处的位置越高,将来就会被虐的越惨【其实被虐的更惨的也有可能是小谈不是吗,不过虐过之后的圆满才更显得甜美啊,笑】,不禁让我带点小恶意的期待此文未来的走向。谁让楚大在题目终就表明了此文会有个让人欢喜的结局呢,于是即使被虐到,也完全不担心,总归会人圆月圆的。 9?i~4&EY  
另补,真是新鲜小谈先爱上的设定,也许是被动的小谈看多了,虽然我觉得这次他还会是被动。先爱上,为了爱而追逐,看到现实就放弃【不过我很想问,小谈你真的确定你所认知的那个就是现实吗】 在马车里那个淡淡的告白在我心中那叫一个惊天动地,万年被动党的谈无欲竟然先告白了,然后果不其然,告完白就两袖清风不落一片云彩的飘走,那种【如果你一定要知道,那告诉你也无妨,爷就是这样,不过爷现在不想干了,素还真你爱咋地咋地】的姿态,真是让我爱死了。素还真,月老说你逃不掉了,你就认命接招吧。 ,EuJ0 ]2  
!tckE\ h#N  
最后,非常非常喜欢谈无欲和药师之间的互动。在剧里就一直都喜欢他们俩个在一起的感觉,损友一般。在此文中更是,细微之处都可见到,从那个护身符到吃面时的挑食,一个刀子嘴一个懒散样,却确实让人觉得他俩将对方放在了一个很重要的位置。 W%&'EJ)62  
0!(BbQnWI  
非常高兴楚大能给我们带来一篇这样欢乐的文,请继续加油。

sassa 2011-05-23 18:32
對於文中的慕少艾,其實我抱有著一點好奇,總覺得他與其他的慕少艾〈應該說是其他人寫的慕少艾〉都不太一樣,好色,膽小,風流,還是直的,有些符合有些好像不太一樣,而這就是慕少艾嗎?或許每個人看到的慕少艾都是慕少艾,全部綜合起來就能成為完整的慕少艾吧。 HLp9_Y{X.  
羽人在這篇裡也是十分主動......他一直都很悶騷,會這麼想知道一個才見過一次的人真的讓人有些驚訝〈而且全刑部的人好像都知道了還幫著他們的刑部尚書啊〉,總覺的慕少艾還藏著什麼,不過究竟是什麼嘛.....恐怕只有楚大人才知了XD \UR/tlw+/  
從很多地方都可看出談無慾與慕少艾的友誼,就是不知道羽人和素還真會怎麼想了, -'wFaW0%I  
亨亨........ GT(nW|v  
對於慕少艾去對姥無艷說「會幫他翻案」.這種話,真的滿訝異的,他是看到人家是美人才脫口而出,還是真想幫這女子翻案呢? Ej7>ywlW  
而老無艷的反應嘛.......其實,有點愕然,就算這真的不可能,人家能把這事放在心上了就不錯了還說多管閒.......恩,有點奇怪,或許是姥無艷真覺這人做不什麼吧,還是他怕這事也把他捲進去了? 1~_&XNb&  
總之~期待楚大人早日生成~在此只能給您滿滿的加油了~

楚君泱 2011-05-23 18:57
看到小逸的长评有着实被震撼住。。这真是迄今为止所收到最长的评~各种感动啊。。对于少艾的想法 你提的很对 是我先前开笔时没想的那么周全~还请你们见谅见谅~ ZA! yw7~  
官场主要是想表达慕少艾由一个稍微痞性 散漫风趣 胆小怕官的个性逐步走向成熟 能一肩扛起朝中大小事 不再畏惧任何人任何事 的过程 r1o_i;rg  
也许写的时候 所代入的少艾并非是完美和完整的少艾   真的有点抱歉啦~XDD {;[W'Lc  
谢谢小逸 。。。 cV+ x.)a.  
至于素还真么。。花他身上的笔墨最重 时间也是最多的 一般没4个小时攻不下这腹黑的师兄啊~嘿嘿 n>-"\cjV  
于是 我被深深的鼓舞了 会继续加油的~ rh%-va9  
顺说 小逸很像我那个失踪很久的阿弟 因为都很认真 很让人不得不喜欢的朋友~ `E4OgO  
怪想他的了。。。

楚君泱 2011-05-23 19:27
引用
引用第51樓sassa于2011-05-23 18:32發表的  : j$K[QSn  
對於文中的慕少艾,其實我抱有著一點好奇,總覺得他與其他的慕少艾〈應該說是其他人寫的慕少艾〉都不太一樣,好色,膽小,風流,還是直的,有些符合有些好像不太一樣,而這就是慕少艾嗎?或許每個人看到的慕少艾都是慕少艾,全部綜合起來就能成為完整的慕少艾吧。 N{$ '-[  
羽人在這篇裡也是十分主動......他一直都很悶騷,會這麼想知道一個才見過一次的人真的讓人有些驚訝〈而且全刑部的人好像都知道了還幫著他們的刑部尚書啊〉,總覺的慕少艾還藏著什麼,不過究竟是什麼嘛.....恐怕只有楚大人才知了XD v GT#BS%  
從很多地方都可看出談無慾與慕少艾的友誼,就是不知道羽人和素還真會怎麼想了, gtBnP~zT\B  
亨亨........ aB(6yBBoxj  
對於慕少艾去對姥無艷說「會幫他翻案」.這種話,真的滿訝異的,他是看到人家是美人才脫口而出,還是真想幫這女子翻案呢? bS9<LQ*  
....... TyCMZsvM,  
=eXJZPR  
少艾是想认真的做个好官了~ 但是姥姑娘各种高傲~并且觉得少艾区区六品而已 压根不可能能替她翻案~ onuhNn_=>  
这里的少艾是所有版本里最不像少艾的少艾 但宗旨是完结之时 要让少艾活的很慕少艾的感觉。。 {[&_)AW6m%  
捂脸  少艾心里其实木藏着什么的说~ Pkm3&sW  
谈慕是我最喜欢YY的了。。。各种荡漾啊。。。鄙人的恶趣味。。XDD

楚君泱 2011-05-25 20:18
7 "z^&>#F  
`+ !GoXI  
羽人非獍眉间皱起,冷冷淡淡的看了眼慕少艾,到:“为什么要去清平阁?” I#]$H#}Av  
慕少艾起身回话,长眉舒展,说不上的惬意迷人,道:“听说那里美人多。” 9*@Kl`\  
羽人非獍眸色幽深,如深秋的湖水一般沉静,他抿了口茶,道:“再去偶遇个一品大官?” QDRgVP  
燕归人知道羽人非獍的心情算不得很好了,连做和事佬道:“哪有这么一大票官员一起去逛青楼的,这也太伤风化了。” [S}o[v\  
“慕少艾。”羽人非獍连名带姓的唤他,字里行间毫无任何温度,道:“我请你和谈大人去清平阁。” &DMKZMj<Q*  
谈无欲本想做局外人的,见羽人非獍提到他的名字,拱手道:“下官不爱去那些场合。” mxYsP6&  
慕少艾在一旁很不知死活的怂恿他道:“你若不去我去了还有何意思?” WheJ 7~  
羽人非獍的面色瞬间又阴沉了几分。 4No!`O-!&  
皇甫笑禅神情满是戏谑,道:“尚书大人这两日心情一定不佳,我们还是少出现为妙。” {I!sXj  
寻了个借口,拉着风不知离去了。 M~/%V NX  
宵看着洛子商,洛子商看着宵,宵眨了眨眼,说:“听闻洛大人家的牡丹开了?” T5eXcI0t  
洛子商无限哀愁,一听这话就知道是外行人,深秋时节哪里来的牡丹花开啊? f3 lKdXnP  
面部一抽,顺着他话里的意思道:“是,是开了,可不是个稀罕事?宵大人有兴趣去看?” f!`,!dZgkd  
宵继续眨眼,貌似无辜的道:“当然要去看看了。” SnF3I  
好拙劣的借口,所以说,老实人逼急了也会撒谎的。泊寒波垂眼喝茶。 *3h qz<p4:  
谈无欲直接将慕少艾无视了,向羽人非獍道:“大人,下官先行告辞了。” {YCquoF  
也不管慕少艾冲他挤眉弄眼的,撩开帘布就走了,慕少艾甚至来不及和羽人非獍打招呼,人就追了出去。 =H_|007C  
羽人非獍指轻敲桌面,烛光晃影,神色愈加难测。 8F(_Vqu  
燕归人正想开口,却听得羽人非獍用很淡的口吻道:“跟着他们。” $18|@\Znj  
“是。”隐蔽角落突然窜出两位带刀侍卫,领了命,直奔谈慕二人而去。 [~;#]az  
风清月皎,街市繁华。 Azrc+k  
路边摊有人卖芝麻汤圆,香甜的气息直窜鼻腔,慕少艾的胃很不客气的抽搐了下,他揽过谈无欲的脖子,笑眯眯的道:“无欲兄,我请你吃汤圆吧。” 7XE/bhe%S  
谈无欲横了他一眼,道:“你不是才吃了面吗?” ;as4EqiK  
人却是遂他意,往那摊上走去,那摊子挨着一大户人家的后院,院墙修的低,一眼望去,是汪碧池莲影,一点萤光攸地从落败的荷花上一闪而逝。 dkuB {C,  
就又沉静着萧条了。 Vwp fkD`  
不知怎么的,竟想起这么句话:芙蓉自天来,不向水中去。 T jO}P\p  
慕少艾见谈无欲一直不语,只当他还在生气,嘴里含了颗热乎的汤圆,烫的直抽气道:“当官的不都是这样么?酒足饭饱之后就寻个烟花之地喝杯茶听听小曲,这是很正常的一件事。” cvpcadN[  
“我看不出哪里正常。”谈无欲冷道。 EPCu  
慕少艾撇嘴道:“我也看不出哪里不正常。” }LNpr  
谈无欲咬牙道:“慕少艾你怎么就堕落成这地步了?” FO{K=9O  
慕少艾嘴张了张,不敢说话了,委委屈屈的继续吃汤圆。 X I\zEXO  
谈无欲咬了口汤圆,视线又落在那人后院枯萎的一池荷花上,垂眼轻道:“吃过汤圆,我请你去清平阁吧。” lvi~GZ  
慕少艾弯眼笑道:“说到人品,你也不比我高尚到哪去。” r%hnl9  
今日清平阁当真是个好日子。 3u7^*$S  
素还真设宴为青阳子饯行,请了几个平日交好的官员作陪,算是包了半个场子,门童忙的脚不沾地,转身就见谈无欲和慕少艾立在那,一个是翰林院编修,一个是六品官,都是寂寂无闻的小官,那门童 M3j_sd'N  
Y@._dliM  
占着马屁拍的好,得过不少大官的夸赞,所以,略皱眉道:“两位大人,今日有贵宾包了正厅的场子,你们若想喝杯花酒,只得去东厢了。”随手指了指东厢的路,人就消失在夜色中。 . gK*Jpmx  
幽长的走廊,隐隐听得女子拨弄琵琶唱着一曲轻快的江南小调和阵阵的喝彩声,两旁的月季含苞欲放,瑟瑟娇媚。 y; Up@.IG  
东厢有酒有菜,有侍候人的婆子,但没有如花似玉拨弄琴弦音色清婉的唱曲姑娘。 NAjK0]SRY  
慕少艾拍桌道:“凭什么姑娘都去前厅侍候了?我们不也是官么?” w%Tcx^:  
婆子上前倒酒给他们道:“两位大人请息怒,今日是吏部尚书素大人做东,院里的姑娘都不好拂他的意。” i~}[/^  
慕少艾一听这话,气焰顿时消了大半,就算再愤慨,素还真好歹是他的顶头上司,所以,对谈无欲讪讪笑道:“我们还是下回来吧。” S(jbPQT  
谈无欲从怀里掏出官印扔在桌上,对那婆子冷笑道:“烦你和吏部尚书说声,谁来这里不是来寻个乐子,又何必一人占尽春色。” -A>1L@N  
婆子大惊,唯诺点头,出门前,还被门槛绊了脚。 c *(]pM  
慕少艾使劲掐谈无欲的胳膊道:“那是吏部尚书。” -.: [a3c?  
谈无欲坐下,喝了杯酒,才道:“就是知道他是吏部尚书。” r{.DRbn  
不一会,婆子果真领了两个姑娘前来,一个弹筝一个曼妙起舞,慕少艾心中只把素还真崇高无私的人品歌颂了无数遍。 }3cOZd_,t  
谈无欲问:“素还真怎么说?” D^To:N 7U  
婆子迟钝,脑子转了几个弯才反应过来,素还真是吏部尚书,忙道:“素大人只说如你们所愿。” /"+ n{*9  
谈无欲皱眉,“没了?” EUj'%;s z-  
婆子点头陈恳道:“没了。” , KF>PoySA  
谈无欲哈哈一笑,捧酒就灌,扯过跳舞的女子,吧唧一口亲在她粉颊上,惊得慕少艾口中的酒喷了整个桌面。 EoqUFa,  
谈无欲松开那惊吓到整张脸都苍白无色的女子,凤眸中轻狂敛去,疏淡清华,道:“是我失礼了。” 3Xaw  
跳舞的女子低了头,单膝微微一跪,人就跑了出去,弹琴的姑娘起身,急道:“五色,你等等我。” .WA(X5  
慕少艾啧啧出声道:“真看不出谈大人是这等饥渴。” @a) x^d  
谈无欲沉着一张脸将一坛酒扔给他道:“你是要醉死还是被我掐死?” Tm@d;O'E1  
慕少艾很想说,哎呀呀,这边暂时还不想死。 QA\ eXnR  
但他很没胆的举起了酒。  L3P_  
慕少艾突然颇为神秘的道:“你说,这清平阁的罪臣女眷有没有被冤枉的?” vRYQ4B4o  
谈无欲皱眉,见慕少艾从来不太正经的神情难得的认真一回,话语一沉,道:“你问这个做什么?” dIe-z7x  
慕少艾懒懒一笑,漫不经心的道:“老人家只是随口说说而已。” 8'?V5.6?|~  
谈无欲知道慕少艾是要隐瞒他了,道:“有些案子牵连多广,你知道么?连刑部吏部兵部都不插手,你一个小小六品官凭什么管?” v bzeabm  
慕少艾摸了摸鼻子道:“我这一世只求活的随性,混着混着就习惯了。现在好歹是个六品官,也该有些作为不是?” -Y%#z'^-  
谈无欲冷哧:“要想有作为什么事不好,你非得选条最难的路走?” "| V{@)!t  
谈无欲叹了口气,语气不再强硬,道:“随你了。” ,#rl"  
慕少艾勾眼一笑,又是副散散风流俊雅的模样,如昙花绚绽,笼着层紫烟般的朦胧。 y% =nhV  
谈无欲隔桌握了握慕少艾的手,道:“别轻举妄动,必要时,明哲保身。” {.O Bcx  
慕少艾点头道:“果真还是无欲兄最懂我。” 'x BBQP  
谈无欲冷声道:“我倒希望自己不懂你。” qYc]Y9fi  
两人明日都要当值,谈无欲只要一想到朱痕染迹还留下的那堆前朝会要让他修改,就很头疼。 ~aa`Y0Ws],  
出了东厢,走廊幽邃,挂在廊檐的灯笼在繁花簇簇中晕成一片柔和的暖黄,很像慕少艾爱穿的那件鹅色长衫。 QN:gSS{30  
谈无欲眯了眯眼道,“慕少艾。” mw";l$Aq}  
“在听。” )h&s.k  
“即使你这一世都没有出息,不想出人头地,整日散漫慵懒,遇事嫌麻烦,能避则避,你也还是我认识的慕少艾,一辈子都不会变。” $A,fO~  
慕少艾垂下眼帘,但笑不语,头一歪,枕上谈无欲的肩窝处,却是醉了过去。 Es6b ~ #  
谈无欲伸了手正要去搂他,却见眼前晃目的亮白,十余个持灯笼的下人迎面而来,素还真一袭儒雅的紫白长袍立在人群中格外醒目,他手中的折扇一合,淡笑道:“谈大人今日玩的可尽兴?” pUki!TA  
谈无欲拱手道:“托素大人的福。” 6?Ul)'  
后头传来镇国将军爽朗的笑声,道:“尚书大人何必急着走,我可是留了极品给你……”素还真见谈无欲眼望长廊外,仿佛充耳不闻,清冽冷淡,很有趣的模样。 .j:[R.  
奈何,身后那个将军催的紧,无奈之际,举步就走。 '$*d:1  
“无欲兄,你看到朵紫色莲花从这里飘过么?” z|[#6X6tT  
素还真步子一僵,回身看着从醉里醒来的慕少艾,折扇挑上慕少艾的下巴,温文尔雅的道:“希望慕大人口中所指那物不是我。” H[?~u+  
慕少艾冲着谈无欲神情迷惑道:“无欲兄,天下罕事,莲花开口说话了。” >lQ&^9EI%  
谈无欲想掩他的口,但没来得及,只听慕少艾这个祖宗又悠悠地叹道:“你思春的就这么朵没品位没格调的莲花?” #=UEx  
谈无欲瞬间黑脸,狠狠掐慕少艾的腰,素还真立在月下,突然笑的极其开怀。 -q\5)nY  
慕少艾被谈无欲这么一掐,酒醒了几分,揉着腰,跟在绷着脸的谈无欲后,仔细回忆着自己到底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Jwc'y-]  
“慕大人,刑部尚书有请。”带刀侍卫施施然从暗处跃出,拦在慕少艾身前,腰际上的刀抽出一半,寒光一闪,慕少艾什么酒意都没了。 #k5WTcE  
喉间一声咕隆,憋出一句话:苍天不仁。 a(&!{Y1bt  
去的自然是羽人非獍那所华贵且寂落的大宅子,慕少艾毕恭毕敬的立在羽人非獍房门外,轩窗前,颤颤烛光下,映着的是他那道清寒的影。 | i Ehe  
管家递给慕少艾一本书,摇头痛心道:“亏得我们大人对你这么上心。” t_ 5b  
慕少艾身子一摇晃,笑道:“我没想要他对我这么上心的。”低头,看了看手中破旧的小本子,狐疑道:“这是……” b;K>Q!(|  
“官训。”里屋的羽人非獍言简意赅。 rRyBGEj  
慕少艾呆了一呆,握着书道:“下官不解……” mcAg,~"HB  
“背。”这一个字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慕少艾不敢多言了。 vUl5%r2O4  
他只是一直在想他到底是怎么把谈无欲和羽人非獍同时得罪的? CLU!/J $!  
翻了没两页,困意倦意一道袭来,慕少艾眼皮一合,人就倒了下去。 QIQ }ia  
白影一闪,羽人非獍在他身子落地前,将他稳稳的接住,再拦腰抱起往里屋走去。

蒼厭 2011-05-25 20:34
引用
引用第54樓楚君泱于2011-05-25 20:18發表的  : 33x3zEUt6  
7 CK[2duf^~  
|,M&ks  
羽人非獍眉间皱起,冷冷淡淡的看了眼慕少艾,到:“为什么要去清平阁?” p%e! &:!  
慕少艾起身回话,长眉舒展,说不上的惬意迷人,道:“听说那里美人多。” f%9EZ+OP  
羽人非獍眸色幽深,如深秋的湖水一般沉静,他抿了口茶,道:“再去偶遇个一品大官?” Knsb`1"E^6  
....... -a(f-  
,?i^i#Wqzg  
dgPJte%i  
真的是太幸運了TT p'1n'|$e  
一趕完作業~就可以看到楚大人更新文///// eCdx(4(\a  
B[7|]"L@  
這次真是讓大餅得瑟了=3=///期待他接下來跟談談的互動~ j{N;2#.u  
pgz3d{]ua  
羽仔真的是太悶騷啦XDDD就等著看你如何把少艾掰彎-///- K[)N/Q  
然後希望少艾不要出事....總擔心他之後要幫姥家翻案會引來麻煩T3T cAC2Xq  
Yu=4j9e_mG  
大大加油~繼續坐等更新

楚君泱 2011-05-25 22:18
引用
引用第55樓蒼厭于2011-05-25 20:34發表的  : (FZL>  
* JGm  
0TU~Q  
真的是太幸運了TT L5%~H?K(  
一趕完作業~就可以看到楚大人更新文///// ;+K:^*oJ  
YD 2M<.U  
....... Q6Q>b4 .3  
&q1(v3cOO  
苍厌叫我楚君就好啦~因为这边也是苍厌的F。。太喜欢你和KZLUO的画~同时也很期待你们更多的作品 。。。为少艾谋福利~

妃茗 2011-05-25 23:14
楚君又更新了∼(扭動) u(02{V  
C]*9:lK  
宵好可愛啊,連不會說謊的都趕快隨便撒個謊走人XDD ZA>hN3fE'  
洛兄果真幫忙∼ a}`4BMi3  
MdU_zY(c  
於是從這篇文中看出少艾的抱負了!  <VB  
感覺這文似乎會越來越長? +OK.[ji?  
`y0ZFh1>X  
日月沒有進展啊T口T 7~cN  
繼續蹲等 ~^" cNv  
v"O{5LM"  
羽仔,花前月下你就直接和諧了吧∼!! 1W8[ RET  
但我知道楚君一定不會這樣做T口T 2uS&A \   
楚君,做人太實在不好啊(毆)

kzluo 2011-05-27 05:07
“聽聞洛大人家的牡丹開了?” wke$  
噗!!!宵寶寶乃想開溜也轉得太外行了, c; w cgU  
不過讓俺覺得好可愛啊=3= 9+@_ZI-  
#93;V'b]  
談談那句“一輩子都不會變”卻是實實在在把俺的眼睛看紅了 /+2^xEIjE  
這等兄弟情義,這等了解,真是夫複何求啊(喂 Mb3,!  
V;=SncUb  
看到少艾形容素素是會說話紫色蓮花!!!俺笑到滾下凳子了!! : i3-7k  
其實感覺日月有點進展耶,你看,少艾酒醉說出談談思春,, z i2hi9A  
素素不是笑得極其開懷了么!!

楚君泱 2011-05-31 19:20
写在前文的话:这章是特地送给我很喜欢的两位画手(LOLO和苍厌)结拜为兄弟了~这边不才,只能祝LOLO和苍厌相亲相爱,兄弟间美美满满~请继续为少艾谋福利吧=3= 这边爱你们~~ Y!i4P#4+q  
8 W=mh*G3y  
!K'kk n,h  
慕少艾这一觉,说不上睡得多好,梦里总是会出现千奇百怪的东西,比如说,在街上看到一姑娘的窈窕背影,薄裙轻纱,顿时心痒难耐了,待回了身,却是一满脸络腮胡的汉子冲着他嘿嘿大笑。 R JnRbaC  
形态各种猥琐。 3 _:yHwkD  
他略皱眉醒的并不彻底,习惯性的向身侧那人偎去,明显感觉那人一僵,却仍是不动声色的任他靠了去。 n0O- Bxhl  
想谈无欲难得没有破口大骂推开他,心里不由觉得奇怪,嘴里却含糊不清的道:“无欲兄,不知道老黄家的小笼包熟了没?”  HkJ$r<J2  
“慕少艾,你睡醒了么?”淡漠的声音自头顶凉凉的飘来,慕少艾像是从头到脚被人用冰水浸泡过,冷灵灵的,醒的透彻。 -78 t0-lM  
他一个利索的翻身起来,映入眼中的是天青色的层层纱幔,惟独帐顶绣了朵富丽堂皇的牡丹,既不失了贵气又没庸俗的感觉,身上盖的是丝滑的锦缎被,枕的是和田青玉枕,以及穿着中衣靠在床头手里 vhT te |(  
AmRppbj/wO  
捧本书的羽人非獍。慕少艾连想的机会都没有就直接对现在这诡异的场景下结论——从他以往喝醉酒的经验看,一定是自己昨晚死缠着羽人非獍要睡他的床。 E$4\Yc)(AL  
他挤出个笑脸道:“下官酒后失仪了。”轻手轻脚的从羽人非獍身旁绕过想下床穿鞋,羽人非獍猛的一个欺身将他压住,黢黑的眸子牢牢锁住他,道:“昨晚的事还记得吗?”墨发倾了他一面,唇几乎 F_zs"ex/  
fi:Z*-  
是贴着他的唇。 {#zJx(2yG  
慕少艾心里暗惊:难道我不仅酒后失仪还不知死活的调戏他了么? jToA"udW/  
他脸色刷一下苍白了,仍含着一丝笑意道:“大人,你要知道一个人喝醉酒后所做所为都是出于最原始的本性,不能怪责的。” +<Uc42i7n  
羽人非獍的嗓音沉厚低淳,他刻意放缓语速,一字一字道:“慕少艾,你的官训切记背出来。” 9$)TAI&P  
门外传来轻微的叩门声,管家道:“大人,该上早朝了。” W _yVVr  
慕少艾侧身一闪,抓着靴子套上,道:“大人国事为重,下官现行告退了。” Av _1cvR:  
屋子中央有檀香炉,龙涎香浓郁的气息弥漫,晨曦之中,那青烟放佛是从墟里冉冉飘散,慕少艾的银发错错而开,不经意中为他的眉眼笼上微淡的风情。 Tr(w~et  
羽人非獍不急着下床,手上的书搁下,隔了层薄纱静看慕少艾整理衣装。 %=]~5a9  
待慕少艾手脚忙乱的穿戴完官服,正要鞠躬告辞,羽人非獍撑着下巴淡淡道:“慕少艾,你穿的是我的官服。” ds4ERe /  
慕少艾低头一审,果真穿着的是羽人非獍那件一品官袍,怪不得穿在身上各种别扭。 0KHA5dt  
脱了再穿,简直是一气呵成,额上密密的沁了层汗,这时管家端了洗脸水进来,趁门大开,慕少艾一下就窜了出去。 -wW%+wH  
管家端着盆水,张大嘴,一副傻愣的模样,半天就没回过神,嘴里喃喃道:“公子,你看见一道人影一闪而过么?” JyjS#BWi  
羽人非獍皱眉道:“他到底怕我什么?” +' N? `l6<  
慕少艾出了尚书府,性子又恢复到一贯的散漫闲情,一路悠悠的晃到吏部府衙,天不过蒙蒙亮,老远就见莫召奴倚在那棵槐树下,即使顶着两黑眼圈,仍保持极端的优雅,把玩着手中的扇子。 @2L+"=u#  
等慕少艾走近了一瞧,发现莫召奴居然只披了件晨衣,冻的嘴唇发紫。 ](aXZ<,  
莫召奴从怀里掏出一本崭新的小册子,道:“素大人让我天不亮就在这里候着你,说务必要把此物交给你。” egYJ.ZzF0  
“这是什么?” wZ0$ylEX  
“官训。” MkRRBvk  
慕少艾嘴角一抽,道:“吏部尚书送我官训何意?” ("}TW-r~  
“背。” (caxl^=  
慕少艾不说话了,接过书往怀里一揣了事。 bf VKf}  
莫召奴道:“今日帮我请个假,就说回家补眠。”顿了顿,又阴恻口吻道:“要是吏部尚书不批准就说我辞官。” MIsjTKE  
慕少艾把这话带给素还真,素还真手中折扇啪的一声合上,微微一笑,道:“莫大人想是为我分担太多,很是辛苦,告诉他,让他想睡多久睡多久,不必挂心。” ^$FHI_  
不出二刻,莫召奴老老实实衣冠楚楚仪态翩翩的坐在自己位上,忙着整理月选事宜。 -L NJ*?b  
一个很眼生的小厮探头询声道:“慕少艾慕大人可是在此当职?” ^r?ZrbSbz  
慕少艾正巧去翰林院找谈无欲了,莫召奴就应道:“何事?” mcP]k8?C  
那小厮提了一大食盒东西,笑嘻嘻的道:“这是刑部尚书送的。” ]t=m  
莫召奴一打开,见装了各式的点心还有一碟刚出笼的灌汤小笼包,他就随口道:“放下吧。” fk<0~ tE  
人就忙自己的事去了。 >OgA3)X  
泊寒波的位子在慕少艾隔座,赶巧不巧见着了这么个食盒,拈了个小汤包入口,由衷赞叹道:“正宗老黄家的小笼包,这得排多久的队啊。” `1=n H/E  
莫召奴百忙之中抬头见泊寒波吃的不亦乐乎,低头继续忙手中的事,但闲闲开口道:“你知道吃的是什么么?” *Ew`Fm H  
泊寒波沾了点酱,一口塞一个,嚼着劲起,道:“老黄家的蟹黄小笼包。” l:-$ulAx  
“错。”莫召奴扇子一开,眯眼正色道:“是刑部尚书送的蟹黄小笼包。” ]o$aGrZ  
泊寒波不傻,脑子一下就转过来了,敢情这包子是送给慕少艾吃的,食盒里虽然还有多款点心,但明显是为了烘托这汤包的美味而搭配的,他好死不死的把最主要的吃光了。 ^":UkPFCx:  
泊寒波不急不缓的盖上食盒,从袖里抽了方帕子擦了擦嘴,道:“莫大人上回在轩宝斋看中那只战国时期的错金银鸟耳壶?” e4fh<0gX  
莫召奴故作惊叹道:“那个可不便宜啊。” i+ ]3J/J  
泊寒波谦和笑道:“值得值得。” @SjISZw_  
心里大骂:几个包子换个古董,值个屁。 s/" &k  
这是慕少艾第一次见朱痕染迹,这也是朱痕染迹第一次见慕少艾。 ?1T)cd*  
慕少艾第一印象是,果真翰林院学士就是吃肥大肠的人,这副皮相已经达到人肠合一的境界。 Za_w@o  
他其实不知道,朱痕染迹早从梅菜扣肉过渡到酸菜鱼头了。 h6Ovl  
朱痕染迹的第一印象是,好个风姿绰约俊朗风流倜傥不凡不拘小节的六品官员。 ++w7jVi9  
慕少艾见过朱痕染迹,笑道:“学士果真好福态。” J~Uq'1?  
朱痕染迹心里琢磨,莫非最近胖的太明显了么?手微微一抬,道:“不知这位大人今日来所谓何事?” -+?ZJ^A   
慕少艾指尖烟筒一转,眼神落在谈无欲身上,笑的够夸张道,“下官今日是来蹭饭吃的。” C jISU$O  
谈无欲从一堆文卷里抬起头,凤眼微挑,道:“无耻。” [1nfSW  
还没到吃饭的点,几个人光明正大的去搞享乐主义也不太实际,所以,谈无欲和朱痕染迹继续忙编修史册,慕少艾就四处闲逛。 aO)Cq5  
待酒足饭饱后回到吏部,他那一食盒的点心早被瓜分干净,连食盒都不知道被谁扔到哪个角落去了。 .;}vp*  
慕少艾在自己位上坐下,从怀里翻开一本书,想了想又盖上,重新放入怀中,是本当朝官吏生平简历,刚从翰林院顺手摸出来的。 4zKmoYt  
泊寒波凑上前去低声道:“今日户部尚书请六部吃饭,你知不知道?” _zt)c!  
慕少艾摇头,他当官没几日,又不是按正经途经规规矩矩考上的,便道:“户部尚书是谁?” K G<. s<  
莫召奴斜了他眼,慢吞吞的道:“吞佛童子,你居然不知道?” e}>3<Dh  
慕少艾皱眉道:“这名字似乎有些耳熟。” xs,,)jF(u  
泊寒波知道慕少艾初来官道,其中的厉害关系并不知情,幽幽一叹,道:“当了官,黑黑白白,早颠倒了,谁还分的清谁。” xKl\:}Ytp  
简而言之,这个宴席,去比不去更痛苦。 "QSmxr  
翰林院也接到了户部派人送的请柬,朱痕染迹翘着二郎腿,自笑道:“今年真是奇了,连翰林院也入得了吞佛童子的眼了。” g?B4b7II  
把手中的请柬随意一扔,拍了拍谈无欲的肩道:“吏部尚书有份文献急着要。”摆明了让谈无欲送过去。 .JCd:'-  
谈无欲压着性子,道:“大人,刚刚慕少艾来过了,并且和我们吃过一顿饭。” lldNIL6B%  
朱痕染迹点头,道:“这和你要送文献过去有何关系么?” 8k +^jj  
谈无欲咬牙道:“慕少艾是吏部的。” wtM1gYl^  
朱痕染迹似乎才恍然大悟,道:“是呀,早知道让他带过去省事多了。” _cvA1Q"  
谈无欲差点拍桌,冷声道:“大人为何不让他人去送?” OFe-e(c1  
朱痕染迹环顾四周后,认真道:“他们都很忙。” HOt,G _{  
的确是很忙,两个人忙着下棋,正杀的劲起,难舍难分,还有个忙着逗鸟,那小心翼翼的神态恨不得和笼中鸟化作一体。 sg`   
谈无欲再次悟了,他不换部门,迟早要被这部门逼到上吊。 MHj RPh  
翰林院和吏部府衙之间有条近路,平时甚少人,传闻曾有人在那投井自尽,后来竟变作厉鬼,怨气相当重,一般人,从不敢从这过。 H46N!{<;@  
只是传闻那玩意,到谈无欲这,就特别不屑对待了,更何况,他现在心情极度不爽。 hXnfZx%  
九月下旬的秋是金黄色的,入眼的桂花,米粒大小,被风摇曳簌簌的铺了一地,卷上他玄色的袍角。 AjVX  
谈无欲不如慕少艾闲情风雅,见着美好的事物总忍不住感慨一番,他现在满脑子都是如何把文献在不惊动素还真的情况下送过去。 V82HO{ D  
突然小腿被某个不知名的物体死死抱住,谈无欲脚步一僵,下个举动就是把这玩意一脚踹出去。 ?}RPn f  
幸好那东西软声软气的开口了,道:“你上次拧了我耳朵。” 3 C{A  
谈无欲心蓦然一颤,怎么遇上这么个瘟神。 bog3=Ig-  
他回过身,好言好语相劝道:“素小公子,上次是个误会。” `%A vn<  
素续缘哪懂什么误会不误会,双手仍是死死抱住他的腿,嘴里就这么一句话,“你上次拧了我耳朵。” 3D;?X@  
谈无欲真有这么一瞬想把这孩子甩出去的冲动,故作亲昵,弯腰抚了抚他的头哄他道:“喜欢你才会拧你的耳朵。” "7q!u,u  
素续缘干脆整个脸都贴着他的腿,闷声闷气道:“爹亲从没拧过我耳朵,我也从没见过我娘亲。”嘴巴一撇,竟哇哇大哭起来。 .^dtdFZ8,  
谈无欲一下慌了手脚,正想挣脱掉他,隔墙就传来素还真不悦的声音道:“续缘,不是让你自己待着么?” .af+h<RG4$  
拱形的门爬满了藤蔓,零星地丁的夹杂着几朵粉色的奄奄的花,素还真出来站在藤萝花下,见此情景,明显一怔,跟在他身后的是兵部尚书青阳子。 z~"Q_gme  
谈无欲窘迫了,一边参见两位大人,一边想掰掉素续缘的抱在他腿上的手。 !He_f-eZ  
“爹亲。”素续缘一把鼻涕全蹭到谈无欲绸裤上,抽泣道,“你来拧他的耳朵。” H-rxn   
素还真眸中含笑,竟点头,道:“好。” fUMjLA|*I<  
和谈无欲挨的特别近,有股清幽的莲花香,素还真稍稍板起脸,眼底却流露柔柔的笑意,道:“谈大人,得罪了。” x(n|zp ("  
指腹触到谈无欲耳垂时,那拧的力道不重但也不轻,谈无欲可以清楚的感觉,那些微的疼遍布全身,燥热涌上来。 9>ajhFyOhX  
等回过神来,素还真早抱着素续缘转身离开,青阳子轻笑,道:“很久没见你有这逸致了。” P!Brw72  
谈无欲回到翰林院,将手中的文献狠狠拍在案上,怒道:“我要辞官。” 'ZJb`  
朱痕染迹抬头看到,神情很轻松,道:“辞官好啊。”他手一指其他的人,道:“他们从三年前就开始辞官了,一直没批下来。” kXV;J$1  
PS:也谢谢一直以来这文的亲~多谢你们的留言和花。。谢谢~

zhoumou 2011-06-01 00:06
哦哦哦我笑死我笑死了~~ uK] -m  
楚君你太治愈了你就是我的光我的天使~~(踹开拖走) 9a[1s|>w-  
师兄你就可着劲儿玩小谈吧啊~小心人家恼羞成怒了死活不肯进你家门~~续缘乖~你、你真的不是故意的啊?嗯,不是故意的我也想摸摸你的头赞一声干得好啊!(般若剑砍手) )DmydyQ'  
小谈,其实我真的可同情你了,真的,别看我笑眯眯的眼睛,看我的鸡窝发型,真诚吧?所以我可同情你了,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是吧……所以赶紧进素家门吧!(冽月剑戳死) denxcDFu/~  
刑部尚书架势很霸气,表情很淡定,似乎很成熟,但是举动……其实挺赤诚挺单纯的,多可爱啊~~少艾你不要光说不练假把式啊~成天念叨美人,那么大一个美人追你呢,你老脱什么线啊……而且他的好友,谈道长也是天字号的脱线大王,连个点拨的人都没有……你说愁人不刑部尚书大人?您、您加油……不然这样,您也去撺掇撺掇吏部尚书大人?别玩了,差不多就行了,该把人收了就赶紧收进门神马的……这样就没有无欲兄跟你抢人了哟~~(←作者你甭理这人这人抽着呢!) _dELVs7OL  
朱痕染迹,对你没太多的话啰嗦,唯有给拇指,好样的!! SwsJ<Dq^z  
还有,前面小谈哄续缘说“喜欢你才会拧你耳朵”,后面续缘就坚持要爹爹拧他耳朵,这个……也许是我多想,续缘就是要孩气的报复一下下(说起来这个报复蛮可爱的,就是你拧我一下那我也拧你一下,不算过分,好可爱的啊~,还有那个我爹亲没拧过我,娘亲没见过啥的,续缘宝宝,你是想表示“他们都没拧过你却拧了”的委屈啊,还是没人这么“喜欢”过你的委屈呢?),可是这个照应……唔……捂脸不行了脑子里抑制不住要歪一下啊……

央歌 2011-06-01 00:28
小女子亂入一下,少艾身上穿著羽人的衣也是一種很意淫的感覺啊。整個萌。 ul3~!9F5F  
ny{S&f  
我想說其實我很喜歡上一回的慕少艾與談無慾互動。 =igTY1|af  
(乾脆改成談慕配吧:P) O:sqm n  
理想狀態的友情確實這樣,不管歷經多少變化,對方有多少討自己厭的特質,可是兩人心中的對方還是最初的模樣,那是不管時間怎麼流逝都不會喪失的部分。 m.rV1#AI  
就如人們交友,那些在最純潔時代(或是在較純潔狀態)所交的朋友總是留得比較深。即便各自分飛,理念不再相同,相聚一起總是還保有那些當年的純粹。 tA^+RO4  
`* cqT  
我總覺得談無慾與慕少艾就是如此。 LofpBO6^  
=@ acg0  
即便之後楚君開始虐了(喂),只要這兩人還知道有個人在撐著自己足以依賴,就還是能好好度過。

yunhsien 2011-06-01 01:10
其實那個穿官袍各種彆扭的...這邊腦補是因為身材... W**[:n+  
(慕:(露出如鬼的眼神)平川定海呼你去!) a_bZT4  
g%tUkM  
改成談慕什麼的...哼哼(磨刀) _p0gXb1m`  
談談跟小慕之間還是這種純粹知己相挺的友情最美好了你說是不是(燦笑)

kzluo 2011-06-01 05:31
楚君,俺們也好愛乃=3=(大膽示愛  [Rub  
Op8Gj  `  
我一個錯眼把“唇幾乎貼著他的唇”看成唇貼著唇了, n Bd]rak'  
哎呀呀,心裡打的小99曝光了(捂臉,  ]Tb?z&  
因為羽仔前面直接一個欺身壓住,所以……哈 sxA]o|  
y\j[\UZKO  
看到少艾那心底話“自己死纏要睡羽人的床”“不知死活調戲他”, [L7s(Zs>  
還有那句出自原始本性,, #'O9Hn({  
咳,少艾乃原來自覺會主動做這些事情啊, 7FkiT  
雖然俺心裡覺得也許是羽仔主動也說不定, Y'jgp Vt  
這麼反過來看看, b$0;fEvIJn  
羽人直接把少艾抱上自己的床, O7_y QQAA  
看著少艾的睡容情不自禁伸手調戲, :R=7dH~ r  
這些都是出自心底的渴望,哎呀,想著就臉紅了 sVFX(yx0  
:R +BC2x  
然後,穿錯官服這個萌點,俺太愛了!!!偏偏 )7!,_r  
羽仔你還一臉淡然地告知,是特意為了欣賞少艾穿衣的風情嗎! $L( ,lB  
感覺這裡有點小甜蜜呢, l%('5oz@\  
場景就好像清晨起來,丈夫一臉寵溺地看著小妻子迷糊地套錯衣服, gx^_bHh  
這裡俺又私自腦補了羽仔當時的嘴角一定是呈現淡淡的笑意,然後滿目的溫柔。 r_+!3   
雖然少艾那方不是那麼一回事,誰叫少艾還是直的呢=。= J @~g>   
|A,.mOT  
o\ce|Dzt  
朱痕乃讓小談去送文獻,,還果真睜著眼睛一本正經地把各種藉口都搬出來了 (w2lVL&   
那個他們很忙,想和籠中鳥化作一體,把俺笑翻了,果然是真“忙” sw}^@0ua=  
素素指腹碰觸小談耳垂的場景,腦補起來,曖昧四起,讓人臉紅耳赤的>/////< (e~9T MY  
想說的,小素緣乃做得真棒!!!

泣璃琴 2011-06-01 06:44
我還以為慕少艾跟羽人 同床睡一晚   < /5  
有發生甚麼勒.... sredL#]BA  
有點失望.... Btr>ek  
不過話說羽人也真把持的住啊~ <tsexsw  
甚麼時候才要撲上去><

凜墨梢 2011-06-02 20:42
赫然發現自己看完這麼久了卻沒有留言…默,最近記憶變差了!? <"3${'$k`  
楚爺你的文章還是很帶感啊,穿錯衣服那段非常有梗,推央說的很萌,更推軒說的身材什麼……(遠目) u#y)+A2&!  
5&_")k3$*  
羽人也真的很累,明媟t堛穛{得那麼明顯了,對方還是呆頭鵝一般。XD 'L9hM.+  
qkp0'f*}  
這樣看起來日月這一對反而有一絲絲的幸福……亦或是,希望!? :J x%K  
嗯,只是看到素還真那笑盈盈的臉我就覺得充滿絕望XD,小談哪小談,為什麼偏偏是他呢。 \UM&|yk:  
不過素續緣總算發揮他的功能了!!! 沒見過娘親的意思是…?? (n2_H ePE  
9` VY)"rJ  
總覺得淡淡的幽默最是幽默。 M0)0~#?.D  
所以喜歡這篇:)

yunhsien 2011-06-02 22:26
沒看過娘親嘛...這邊又腦補了 Fe$o*r,  
~q/~ u  
素小團子:我沒看過娘親,要娘親。 3i4m!g5Z?  
談談:你要娘親盯著我看幹嘛= =+

凜墨梢 2011-06-02 23:34
嗯…,大推,這個對話太讚了。 v/$<#2|  
素續緣你這招GOOD JOB,你一定有認真看長生的文對不對,快點替你爹親把談娘親拐回來吧!!!!!! (全誤) LtKR15h,  
jJ2{g> P0P  
loBW#>  
讓我替你接下去↓↓↓ ~]<VEji  
gOE ?  
素爹親: (摸摸續緣的頭) 不愧是我的乖兒子,我養你這麼多年,為的就是這一刻啊!!!!!!!! Z R~2Y?Wt9  
談談: …請問你們這是在演哪一齣????!!!!!!

yueyaxiaotu 2011-06-04 01:51
悠悠闲闲的看花赏月观美人的少艾,遇见冷冷清清闷骚样子的羽人,倒是有点担心羽人会被没心没肺的少艾伤到,不过越是像少艾这样游戏人间的人,要是一旦喜欢上了,那才是要命的。呼呼 ,看标题是少艾六周年贺文。结局一定会是甜的啦。还有啊,剑雪出来的时候用到的是老实巴交,当时就看的笑喷了,想像了下剑雪以后都不为买菜包子而苦恼的样子,真是可爱的紧。而且文中阿吞也出来了不知道后来他们有没有交集。

楚君泱 2011-06-04 11:58
引用
引用第60樓zhoumou于2011-06-01 00:06發表的  : F<*zL:-Z  
哦哦哦我笑死我笑死了~~ bpDlFa  
楚君你太治愈了你就是我的光我的天使~~(踹开拖走) R-4#y%k<  
师兄你就可着劲儿玩小谈吧啊~小心人家恼羞成怒了死活不肯进你家门~~续缘乖~你、你真的不是故意的啊?嗯,不是故意的我也想摸摸你的头赞一声干得好啊!(般若剑砍手) `bLJ wJ7  
小谈,其实我真的可同情你了,真的,别看我笑眯眯的眼睛,看我的鸡窝发型,真诚吧?所以我可同情你了,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是吧……所以赶紧进素家门吧!(冽月剑戳死)  2q9$5   
刑部尚书架势很霸气,表情很淡定,似乎很成熟,但是举动……其实挺赤诚挺单纯的,多可爱啊~~少艾你不要光说不练假把式啊~成天念叨美人,那么大一个美人追你呢,你老脱什么线啊……而且他的好友,谈道长也是天字号的脱线大王,连个点拨的人都没有……你说愁人不刑部尚书大人?您、您加油……不然这样,您也去撺掇撺掇吏部尚书大人?别玩了,差不多就行了,该把人收了就赶紧收进门神马的……这样就没有无欲兄跟你抢人了哟~~(←作者你甭理这人这人抽着呢!) DoICf1  
....... s4=EyBI  
Pb V1FB_  
有笑点就是好事~这边终于将悬着的心放下了=3= d@Wze[M?0  
素小公子其实是多么喜欢谈无欲呀~以至于无意中做了红娘一职。。 %qVD-Jln  
关于脱线的少艾。。我和轩仔讨论过这个问题 我说别让少艾再老不正经下去了 于是他说给少艾挫折吧!正和我意。。摸摸。。难免要小虐出来了~不过还是希望笑点多过虐点 因为 笑永远哭好不是么~~XDD 4:s,e<Tc4v  
谢谢zhoumou亲~

楚君泱 2011-06-04 12:03
引用
引用第61樓央歌于2011-06-01 00:28發表的  : O6\c1ha  
小女子亂入一下,少艾身上穿著羽人的衣也是一種很意淫的感覺啊。整個萌。 hSj@<#b>F  
'XOWSx;Y  
我想說其實我很喜歡上一回的慕少艾與談無慾互動。 p$Floubh]  
(乾脆改成談慕配吧:P) n<A<Xj08T9  
理想狀態的友情確實這樣,不管歷經多少變化,對方有多少討自己厭的特質,可是兩人心中的對方還是最初的模樣,那是不管時間怎麼流逝都不會喪失的部分。 Fc^!="H  
....... [z'jL'\4  
(De>k8  
抱住央歌~一直被谈慕友情所感动着  暂且不论我这文惡搞的友情 (全是瞎编胡整) yQN^F+.  
原剧里 谈慕两人引任秘书上钩 泡茶那段 我反反复复不知看了多少遍 还有 遇到危险 总是让对方先走 这份情当真是诚挚的~所以 很喜欢很喜欢谈慕的互动 ~央歌的那那篇谈慕是我大爱啊!

楚君泱 2011-06-04 12:11
引用
引用第65樓凜墨梢于2011-06-02 20:42發表的  : qCF&o7*oN  
赫然發現自己看完這麼久了卻沒有留言…默,最近記憶變差了!? sg4(@>  
楚爺你的文章還是很帶感啊,穿錯衣服那段非常有梗,推央說的很萌,更推軒說的身材什麼……(遠目) @yF >=5z:  
uF[~YJ>  
羽人也真的很累,明媟t堛穛{得那麼明顯了,對方還是呆頭鵝一般。XD #6C<P!]V  
~G.MaSm  
....... jPn.w,=)27  
n|B<rx?v  
于是没见过娘亲的意思是。。。孩子他娘难产。。。捂脸 dt/-0~U  
让羽仔累是必须的~苦苦追来的人才会比较疼爱的啦  过程艰辛一点 小虐一点才比较有趣~(此招同样适合素谈二人~)

elis121 2011-06-05 00:04
哈~  看着续缘和小谈的互动,感觉小谈很有当后妈的可能啊。 U6YHq2<  
“拧你耳朵是爱你”XDD *] !r T&E  
ha,所以续缘才让他阿爹来拧小谈的耳朵吗XDD `$3ktQ$  
/L./-92NH4  
这文看着我好开心。 {~XAg~  
素追谈看得我已经审美疲劳了,突然出来个逆势真是让人激动。 LXTtV0F  
还有楚君,感谢你的文~ 我又重新爱上我家莲花素大人了。 3#eAXIW[  
SH O&:2  
ps.阿兄啊,话说我家剑龙两口子有出来的希望不? S>jOVWB  
圣上什么的不还是没定型么?我推荐我家龙宿....(尽管我觉得这条懒龙不适合治理天下XD) FU;a { irB  
====================================== K>n@8<7  
补上点话: ^)h&s*  
刚才又看了一遍才发现,兄仔你想我了啊~ ! >/J]/4>  
开心开心开心XDDD XD80]@\za  
sorry前些日子剑龙时间太长了,忘记了回来。 hf;S#.k  
我以后不会在随便消失了啊  =3=

楚君泱 2011-06-06 16:15
9 ,fo7. h4{  
亲!!大家粽子节快乐!! r> .l^U9hJ  
(!Xb8rV0_  
慕少艾兴致冲冲的来找谈无欲。 ID,os_ T=  
庭庭院落,桃树枝头牵了根绳子,上面晾着一条绸裤,还在嘀嘀嗒嗒往下淌水,冷水心拉着慕少艾低声道:“今日公子面色不好。” a>+m_]*JZ  
在慕少艾眼中,谈无欲面色好不好都一样,反正待他都不怎么客气,便道:“谁得罪他了?” z)Yb9y>2  
冷水心摇头,眼睛直往房内瞟去,道:“一回房就把衬裤甩了出来,一句话都不肯说。” fJe5 i6`(  
慕少艾眸色晶晶亮,道:“无欲兄此刻是光着下半身的么?” muKu@nshL  
冷水心捂心伤感:重点不是这个好不好? 7e D` is  
慕少艾推门进去的时候,谈无欲端坐案前,正在临摹一副字帖,换了平常穿的衣服,一件素色的袍子,狂傲尽敛,多了些许平和。 B~,?Gbl+g  
谈无欲冷道:“见我穿的齐整失望了么?” vG=Pi'4XXo  
慕少艾摸摸鼻子,笑的格外痞味,“你身上哪处我没见过?” Bx.hFEL  
谈无欲一本书掷过去,道:“你从吏部偷溜出来就是为了来调侃我的?” 9NZq k  
慕少艾神色严谨起来,道:“今日户部尚书请客你知道吧。” U.ZA%De  
谈无欲嘴里哼了声,算是应了话。 iTF%}(  
慕少艾百般为难,道:“听说太傅也会赴宴,要是太傅和我聊天,我该和他说些什么呢?” llCE}Vdh  
谈无欲斜了眼他,手中不紧不慢的练着字,道:“慕少艾,你担心的太多了。” g;:3I\ L  
慕少艾的确是想太多了。 {}=5uU2Tu  
宴设在清平阁的长廊两侧,廊外是座水阁,数位弹曲的姑娘垂目而坐,隔了层月隐般朦胧的纱,虚虚实实看不真切,越是这般,越是撩人心扉。是按官位大小排的位子,等门童领两人在自己的位子上停下,基本是宴尾末了。 !"aGo1 $$  
丝弦声声,琴曲幽长,怒放的月季花,在月下散着柔和的色泽,媚黄烟紫淡粉在风中频频摇曳,花香袭人。 y5VohVa`  
慕少艾看了看邻座的官员没一个认识的,但都是七品以下的,不由得郁闷道:“好歹我是吏部六品主事,怎么沦落到这地步了。” #W8c)gkG9  
谈无欲整整衣襟,道:“所以说,太傅压根没把你当成一回事。” |C,]-mJG  
两人正低头交耳,突听得一尖锐的声音高喊:太傅大人到,六部尚书到。” @(."[O:  
两排的官员刷刷的齐跪了下去,嘴里道:“参见各位大人。” W&m3"~BJ  
慕少艾微抬眼只见六位提着灯笼的丫鬟走前,后头紧跟着一位不怒而威,面色谈不上和善的男子。 &]anRT#  
心中一凛,这便是当朝太傅,袭灭天来了。 Svs&?B\}{6  
袭灭天来身后是户部尚书吞佛童子,金眸冷傲,赤焰的发仿佛燃尽世间的一切,无情而高高在上的优雅。 Ad -_=a%  
素还真依旧温润贵气,眼角淡淡扫过谈无欲,嘴角微扬,却听得兵部尚书青阳子戏谑道:“怎么心情一下好了?” #}8VUbJ  
素还真只笑不语,那温情款款的目光落在他人眼中就变成了意欲分明的——我和他有段不得不说的故事。 :JXcs39  
慕少艾和众人齐瞥向谈无欲,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谈无欲压低声喝道:“我和吏部向来不熟。” UY:Be8C A  
慕少艾无辜道:“你要和我划清界限么?” O_5;?$[m  
谈无欲瞬间黑脸。 `G>|g^6%i  
等慕少艾再次回神,视线所及之处已经有双黑底长靴,靴上绣着精致的云纹飞鹤。 -ilhC Y@M  
羽人非獍皱眉,也不管是什么公共场合,俯身凑近他耳旁冷道:“太傅不喜欢话多的官员,你务必管好自己的嘴。”见慕少艾露出不安之色,不由得又心软了,道:“你也不必害怕,凡事有我。” 77 ?TRC  
慕少艾连连点头。 D^{jXNDNO  
谈无欲鄙夷他道:“他不过叫你少说话,你有必要如此畏惧么?” 5Iv"  
慕少艾看着羽人非獍身后跟着的四位持刀侍卫,慢吞吞的道:“你不知道刑部侍卫手中的刀若架在脖子上的感觉,比太傅恐怖数倍。” %H}M[_f  
谈无欲凤目冷冽,望向袭灭天来那边,淡道:“你要知道有些人杀人是不需要刀的。” HS1{4/  
慕少艾垂眼悠悠一笑,贴上他耳旁道:“你是不是知道什么了?” ~fO#En  
谈无欲看了他眼,然后不动声色别开,道:“你偷拿了翰林院的当朝官吏生平简历,是么?” >q&e.-qL  
慕少艾不说话。 TNcMrbWA  
谈无欲不紧不慢的又开口,道:“你要做的事我不阻止你,但是你不能隐瞒我。” O [=W%2I!i  
慕少艾懒懒应道,“好。”眉眼似弯月,说不上的朗清皎皎,天地间顿黯淡无华。 T$V8 n_;  
袭灭天来坐首座,宽袖一拂,道:“各位大人请坐。” 2J` LZS  
吞佛童子起身斟了杯酒,敬了各位,道:“今日有酒无美人岂不扫兴?”他手一扬,廊外水阁里的几名女子,施然而出。 $% W.=a'5  
为首的竟是姥无艳,她那袭紫色的纱裙在夜风中薄透如迷雾,空灵魅惑。 lB|.TCbW  
都是清平阁的数一数二的美人,隔着几步远的距离均欠了欠身,各人寻了个官员就坐下了。 2%]#rZ  
姥无艳坐在羽人非獍身旁,端过桌上的酒壶,替他们恭敬斟上。 ork{a.1-_w  
众人都似司空见惯,彷佛官场应酬理应如此,席间不深不浅的讨论了几句当局世事,却都欲言又止。 d~b @F&mf  
只苦了慕少艾,等开了席,慕少艾就巴巴的盼望着琼浆玉液美味佳肴,待首席的菜上的七七八八了,才见一小厮端了盘肉沫茄子上来,慕少艾傻了眼,哀哀怨怨的看了眼远处满大桌色香味俱全的菜。 5%DHF-W)  
羽人非獍正和袭灭天来对饮,似有所感应,目光淡淡的朝他望来。 d-]!aFj|U  
那深不可及的浓黑,如波澜不惊的寒潭,起了漩涡,打着圈儿的将人拉了下去。 \9} -5  
众人之中,花团锦簇,皓月当空,两个人视线胶着,没有什么注定与否,自然而然的相遇了。 <H1e+l{8$  
羽人非獍看他神情有恃无恐,老神在在。 TG.\C8;vFh  
慕少艾先沉不住不气,内心狂涌,这人怎么能闷骚无耻成这样?觉得面上一热,忙错开了视线,抓着筷子扒拉那碗肉沫茄子。 "VAbUs  
谈无欲知道慕少艾爱吃,也知道慕少艾吃的精致,对着这么碗菜定食不下咽,便道:“下了席,我请你吃糯米汤圆。” ZXWm?9uw  
慕少艾眼睛一亮,眯眼笑道:“红豆的。” /j(<rz"j  
隔了两桌的位置是燕归人和泊寒波,只见燕归人冲慕少艾挤眉弄眼的嚷道:“刚刚那视线的交合简直是天崩地裂海枯石烂啊。” /IC]}0kkp  
慕少艾一口酒喷出,极力解释道:“人家是刑部尚书,我要是贸贸然别过眼,不是太不给他面子了么?” XJ3aaMh"  
中间隔着几位七品官员,压根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慕少艾因为太激动,一口酒全喷在他们的肉沫茄子上。 Aac7k m  
谈无欲沉着张脸,将自己这桌的肉沫茄子递给了他们,还没来得及出声责备慕少艾,一小厮端着碗卤煮鲍鱼放置他们桌上,道:“这是吏部尚书命小的送来的,说是谈大人切勿空腹饮酒。” Ude)$PAe%  
谈无欲脸色愈加阴沉,抬头往素还真那看去,只见素还真在几名官员之间应对的游刃有余,唇边有抹温浅的笑,但视线至始至终没朝谈无欲看来。慕少艾夹了筷子鲍鱼片吃,自语道:“我还以为只有刑部尚书最腹黑。” |%=c<z+8  
谈无欲灌了杯酒,咬牙道:“五十步笑百步。” A@w9_qo  
羽人非獍和素还真一贯不合,在这样的场合,自然不会表现的比朝堂上更亲热些,表面的虚礼还是有的。 'Ub\8<HfJU  
工部尚书恨不逢对姥无艳之心路人皆知,此刻见姥无艳垂目安静的模样,心痒起来,踉跄起身,到她面前,笑道:“姥姑娘几日不见,我这边着实想的很。”一双手不安分的往她肩头按去,羽人非獍淡道:“恨大人好像忘记了姥姑娘现在只侍候我。” Ak2Vf0Eb  
恨不逢一愣,忙道:“那我敬姑娘一杯。” Uql7s:!,U  
羽人非獍道:“我替姥姑娘饮了这杯如何?”不等恨不逢应声,接过他手中的酒,一口饮尽。 bj 0-72V  
姥无艳一直安静坐着,垂下的双肩却微微颤着。 Wt! NLlN8  
羽人非獍替姥无艳挡了酒,总不免有些心虚,目光朝慕少艾这边扫来,果真,和慕少艾又是不期而遇,眉间紧皱。 0ac'<;9]zP  
慕少艾摸了摸鼻子,小声嘀咕:“原来我真是自不量力了。”语毕,又低头去吃鲍鱼片。 5VlF\-  
也不见得有多伤神,没心没肝的。 Oxh . &  
吞佛童子突然对素还真道:“素大人可曾记得横山县玉支乡有个叫剑雪无名的京仓大使?” 5U/C 0{6  
素还真手中折扇一收,眸中流光满溢,端的无比谦和,道:“到记不得有这么个名,若是乡上捐的官,吏部都没记载。” RSf*[2  
“那个剑雪无名我见过一次,有趣的很。”吞佛淡道。 Hp3T2|uL  
素还真挑眉道:“愿听详情。” 0I>[rxal  
吞佛童子眯了眼道:“他和近日粮草被贪一案有些干系。” z)p p{  
羽人非獍冷道:“他不过是个芝麻小官。” IZ+ZIR@}ci  
袭灭天来看向羽人非獍闲闲道:“刑部尚书此言差异,只要是官总会想尽法子贪的。” X FvPc  
羽人非獍不言,面色不怎么好看,姥无艳递过一杯酒,颇为担忧唤他:“大人……” u_ym=N57`  
羽人非獍接过酒,青阳子坐他身侧,伸出手在他手背上轻轻一按,然后摇了摇头。 }m-+EUEo9  
素还真温润如玉,笑道:“所以,户部尚书需要我做些什么?” [moz{Y  
“六部提审。”吞佛童子一字一字缓缓而道,“剑雪无名已经认罪,现人在被押进京途中,我希望这个案子不要出任何岔子。” ^2!l/(?  
袭灭天来凉凉一笑,道:“秋后问斩,永绝后患。” {@<EVw  
“哈,既然如此,六部提审也没必要了。”素还真起身,彷佛事不关已的态度,笑看羽人非獍道:“直接让刑部定案就好。” 4[m4u6z=  
烫手的山芋从来只会扔给他人。 lnRbvulH  
羽人非獍皱眉冷道:“吏部尚书此招高明,在下佩服。” Kl k[ h  
心里却在琢磨明日朝堂上定要参他一本。

elis121 2011-06-06 17:40
素还真挺上道的嘛~ wr;8o*~  
这也开始调戏起小谈来了。 [|\BuUT'  
JGKiVBN  
ps.剑龙剑龙剑龙剑龙.....

zhoumou 2011-06-06 18:02
楼主粽子节快乐~ QBfsdu<@^  
关于这里头的姥无艳我突然想到前面我有个槽没吐,补一下。 a).bk!G  
就是前头少艾说我会替你平反,无艳姑娘的表现真的太差了。不管人家有没有这个能力,总是份好心,这个好意你总得承情吧?心里头可以不信可以不当回事,你面上说声谢也没啥吧?怎么着都比你那个表现好看啊。好吧,如果说你遭逢家境巨变,心里头防备比较重,你冷淡点,但是不是这么失礼,冷冰冰给谢绝了,就算不赞同你总也能为你说声理解,现在嘛……你在这里被炮灰我还真一点也不心疼…… )mMHwLDwH  
可怜少艾一份心……没关系,少艾要的是事实和公道,跟这个无艳姑娘本身才木有关系呢哼唧…… $^4URH  
我又想为小谈和少艾的朋友情谊尖叫了~~日月羽慕神马的可以先靠边了!!(素+羽:嗯?)这对朋友真的太萌了!!平时一个老是没正经样子地闹对方,一个老是冷冰冰嘴巴不饶人,但其实都很关注关心对方的,碰到事都好有指靠啊~~太美了太美了~~ wWR9dsB.;  
师兄我太小看你了……你熊……你太厉害了……总觉得小谈在拿那酒杯磨牙神马的…… []rg'9B2b  
少艾原来你心里还是明白的啊……太会装了!来,让我摸一把白眉毛出出气……(天泣砍手) #x;i R8^  
吞佛你还真能干得出来,有你悲催的时候呢哼唧……至于素大人,难怪羽人大人会跟你不和睦,我太理解他了……跟你同僚,太辛苦了……

hanyuluo 2011-06-06 19:34
小剑雪啊~你肿么了~居然让心机吞盯上了 J_^Ml)@iy  
话说剑雪、小谈、少艾三个都是有罪受了 Dpa PRA)x  
他们的配对一个心机、一个腹黑、一个霸道闷骚,而且还相互看不顺眼 ?`%)3gx|  
这以后难道要看内人们相互协调么 n/fMq,<8  
袭灭大师出场了~大师你好帅~不知大师另一半是谁啊 k6vY/)-S  
是腹黑的白桃子、眯眼松鼠苍还是冷艳鞭子女王善法啊

皇甫小逸 2011-06-06 20:27
楚大我来了。 最近比较忙一直用手机看看霸王文什么的,去反省Orz。 其实我现在用的也是手机啊TAT K XP^F6@l  
觉得羽慕这一对好甜好甜啊,一直都是稳步升温什么的,看到羽人和少艾同床,忍不住要掏出小手帕泪汪汪咬,为什么那对师兄弟为什么一直打暧昧擦边球,火花什么的一毛钱都没擦出来好偏心。。。结果还没怨念完那两家伙就玩上谈耳朵啦!【喂!   还有那个鲍鱼什么的真是太给力了!楚大咱好爱你=33= Nn],sEs  
等完结了要让我家素素来恭喜!

yann5210 2011-06-10 23:51
依稀記得樓主說過目標是虐素∼∼∼ 千萬要毋忘初衷∼ 用力虐…… (dxkDS-G  
R Or..-[u  
好喜歡樓主描述的少艾和無慾的友誼啊∼很純粹很可愛!!

楚君泱 2011-06-11 20:34
谢谢各位的看文和评论。。这边好想回啊TVT 可是代理最近抽风了。。上了几次都没回成贴。。用代理好头疼的说。。 C~.7m-YW  
10 &>I4-D[  
慕少艾有了睡意,谈无欲却还很清醒,披衣坐在案前,任窗大开,院子里晾着的那件绸裤被风吹的哗哗作响。 );*A$C9RA  
辞官两字是写的劲透有力,编得理由却有些心虚,本子呈上去,难免让素还真起了疑心。 oW*e6"<R7  
心下一烦,将纸揉烂了,又重新铺了张纸,铜虎钮镇尺一压,提笔欲写。 -t, .A/?  
突然想起,慕少艾预备做点吃力不讨好的蠢事,少不得他在一旁看着,眉间微拢,这辞官还是得等些时日了。 @3/.W+  
京城不比江南,即使是深秋,那瑟瑟的风一吹来,冻的人缩肩弓背的,形象极其不雅观。 * _puW x  
第二日是阴雨天,寒意阵阵袭来。 &y? L^Aq  
慕少艾去吏部府衙前,抱着棉被发了好会呆,谈无欲边系腰带边道:“你今天不怕迟到了?” iEG`+h'  
慕少艾皱眉,将官服抖开,又上前摸了摸谈无欲的衣服料子,叹了口气,“吏部的官服是偷工减料的货色,和翰林院的比不得。”想到素还真那翩翩优雅气质,暗忖:大约是个要风度不要温度之人。 p.9VyM  
谈无欲从自己柜子里扔出件夹棉的连帽斗篷给他,不言一句,转身就走了。 rAK}rNxI  
慕少艾捧着连帽斗篷喜滋滋的穿上,一路上暖意绵绵。 2YD;Gb[8  
等到了吏部府衙,莫召奴摇着扇子瞥了他眼,“真土气的颜色。” /jdq7CF  
这斗篷是家做的,布的颜色是乡下惯见的深蓝,估摸色没染好,掉的厉害,从远处看去,一块蓝一块白再一块蓝加白。 je6H}eWTC6  
慕少艾有些不高兴了,将斗篷捧在怀中,挑眉,“世间之物贵不贵重不在外表,无欲兄见我冷,所以拿给我穿,这情胜过一切虚华。” !Jt Vp&?  
这话没想到被素还真听去了,他彷佛若有所思的点头,看似随意的问:“你穿走他的斗篷那谈大人用什么御寒?” 0p\cDrB ?  
慕少艾不敢明说翰林院的官服比吏部的厚实些,只得讪笑:“他体质比我好些。” 1=x4m=wV  
素还真端杯茶饮了口,指了指案上的洮河砚,口吻雅润,“慕大人可愿帮我研磨?” ,}i`1E1=  
慕少艾卷了袖子上前,笑眯眯的答道:“自然。” "oX@Z^  
这一研磨就研了将近一炷香的时间,慕少艾胳膊酸的早抬不起,一张脸比寒风中冻了几时辰还苍白,这才听得素还真温温和和的一笑,“就算谈大人体质好,也不代表他不怕冷,慕大人说是么?”慕少艾头脑发胀,手酸到毫无知觉,听素还真这么一句无关紧要的话,怔了半会,连忙点头,“是。” aZGX`;3  
泊寒波坐在下座,先是替慕少艾哀痛,再将今日事写了封简短的信。 +5Yf9  
不出一刻,那封告密信就被羽人非獍捏在手中。 ">QNiR!  
羽人非獍没在府衙,今日正好有一宗案件要审查,正端坐在刑部大牢里,他看完信,神色如常,脑中突记得昨日宴席上素还真让人给谈无欲添菜的情景,对燕归人淡淡一望,“犯人先前时也曾在翰林院任职过,叫谈编修一道过来审案。” KUG\C\z6=  
被五花大绑吊在半空中的犯人心中疑惑,若干甲子年前他是在翰林院待过,可关现在的翰林院神马事啊。 K4]c   
谈无欲虽然不解,还是依约而来。 sfSM7f  
谈无欲素有洁癖,一进阴森的大牢,腐烂味迎面扑来,全身就像成千上万只虫子挠了一般的难受。 |A".Mo_5  
偏羽人非獍一副冷漠深沉的模样,见谈无欲来了,一挥衣袖,“开始吧。” &D, gKT ~  
所谓开始就是逼犯人口供,各种刑法轮番上阵,看的那叫胆颤心惊,羽人非獍似乎习以为常,喝茶交谈都颇为淡定。 [m7^Euury  
谈无欲一出刑部大牢的门,就忍不住双手撑墙猛吐起来,只差要骂爹揍娘了。 rt r0 d  
等两人回家,冷水心心疼他们,准备了一桌的菜,谈无欲和慕少艾面色都恹恹的,一个是手拿不起筷子,一个是看到食物就反胃。 Ay'2! K,I  
场景真是令人无比心酸。 E5.3wOE  
两人心里都唾弃表面无害实则一肚子坏水的人。 ^a~^$PUqI  
再过两日,吏部每人发了件凫靥裘,手摸上去,皮毛柔软,质地暖和,色泽艳丽。 FCv3ZF?K  
到慕少艾这时,莫召奴发了两件给他,眼皮都不抬一下,自顾道:“吏部尚书敬谈大人对你的一片深情厚谊,所以,裘衣也算他件。” Q70LQCms  
谈无欲听了倒没说什么,衣服扔进了橱柜里,多看一眼都不曾。 bV_@!KL$  
这日夜里,慕少艾和刑部一众出去喝酒寻乐去了,谈无欲看了会书顿觉困意,正解开外衣,外面寒山意传话,“公子,吏部尚书府上有请。”马车停在胡同巷子里,精致华贵,赶车的下人对他毕恭毕敬。 YNCQPN\v`1  
谈无欲撩帘上车,铺着雪白兽皮的软榻上彷佛还夹杂莲香幽幽,迟疑了下,终是没坐上软榻,另寻处地方坐着。 ?9#}p  
来接他的下人对素还真突然急召他一事一无所知,只老实回答:尚书面色不佳。 f8um.Xnp6  
谈无欲一抿唇,想不起这几日有什么事惹得那位主不高兴。 #% PnZ /  
吏部尚书府邸原就是上次和慕少艾吃汤圆见着后院有池莲花的那座华宅,谈无欲低眉垂眼的,看似毫不在意,脑子里分外清明。 9$7tB  
拐了几座长廊过了几道拱门,终是到了素还真居住的那座院子,月如清霜满地,落在人身上极不真实的感觉。 ?5d7J,"<h  
迎路的下人不敢擅自进院子,远远只道:“谈大人来了。” 5}FPqyK"  
素还真应了句:“请谈大人。”听不出喜怒,白水一般的寡淡。 k^-HY[Q9  
谈无欲推门进去,素还真正倚在榻上看书,一头的银丝倾泻,眉眼愈加深邃温和。 W$=MuF7R  
绢灯明亮,拉长的阴影全覆在进门的谈无欲面上。 YK Nz[x$|  
谈无欲撩袍行礼,“参见吏部尚书。” &Pu}"M$[MH  
素还真视线还停在书本上,彷佛不闻,谈无欲性子本就算不得好,此刻更是恼怒,只管挑眉冷言:“素大人是请下官过来看你如何用心读书的么?”  S^;D\6(r  
素还真嘴里冷哼了句,将榻上一本折子扔在他面前,话语夹杂怒气,“谈大人若是心中坦荡何惧之有?” 1DPgiIG~  
谈无欲翻开折子前,暗骂:谁惧了? R1Jj 3k  
那折子是清平阁的一个叫五色妖姬的姑娘写的,先是声泪俱下的述了番苦命的家世及不得不进清平阁的原因,完全一副垂人怜悯的小家碧玉模样,笔锋一转,话语犀利起来,说是前些日子,被翰林院的谈编修如何如何羞辱,将事实无限的放大,彷佛她笔下,谈无欲真成了个下三滥无所不用其极的官员。 bd],fNgJ  
谈无欲捏住折子,脸色阴沉,咬牙不语。 D^1H(y2zp  
素还真看了他眼,坐起身,淡问:“可是冤枉你了?” vCE1R]^A.]  
谈无欲生生将心中的怒火压下,跪下,看着素还真的眸,竟露一抹讥诮的笑,眼底透着寒意,话语甚是平和,“下官愿意负责。” L7i^?40  
一听这话,素还真越是气极,一脚将塌边上的小几子踹翻,上头有杯滚烫的茶,那茶水全泼在谈无欲面上,刺得双目生疼,“你负责?你凭什么负责?”他微微一笑,“谈无欲,你爱的人不是我么?” _:|/4.]`_  
谈无欲身形一颤,跪在原地,头仰起,看着素还真满是鄙夷不屑之色。

央歌 2011-06-11 21:44
我本來滿腔回文要吐槽小談分明對素還真一見鍾情後面幹嘛自我鬧彆扭的緊,人家給他添菜添衣都一副不搭理樣,(雖然他本來就這副德行),結果一看到十章的末尾就熱血了啊。 S7SD$+fX  
0mj^Tms  
你們倆老藉著小事互相告白互相吵架,結果這回素素居然直接地戳破了。依照小談那脾性還有素還真的霸氣我想八成也。。。。。開始虐??? "Xq.b"N{*  
G  @ib  
啊啊楚君給個後續吧:P dY>oj<9  
(純粹來吵鬧的人) {VOLUC o 4  
*3_@#Uu7  
 p]z *  
ps.這裡的少艾與談兄太溫馨了!看得我心花朵朵開。

妃茗 2011-06-11 22:58
楚君啊,我怎麼感覺妳又要虐了T口T 6BT o%  
不過看到後頭的結尾,我竟然自動把劇情連結到H去了∼(自毆) 6`$HBX%.K  
[43:E*\$  
談談擺明是冤枉的,照素素的表情看來,難道是他一手促成的? pUV3n 1{2  
他這麼做有什麼用意啊T口T 0zR4Kj7EE  
或者是羽人吃醋的關係?這也玩太大了T口T E:,V{&tLK  
]=T`8)_r)  
於是流淚等下文∼

zhoumou 2011-06-11 23:10
本来觉得师兄的表现有点……搞得根本就像是在把人往外推一样的折腾嘛……师弟吃软不吃硬的,你看少艾成天把师弟哄得多好,挑菜给他吃啊给他厚衣服啊往人家身上蹭啊还同塌而眠!!!嘤嘤嘤嘤好想挤过去挤不过去可以蹲旁边看也好啊……(喂!) 4Eq$f (QJ  
可是,明明之前蛮好的,没事拉着儿子一起逗逗人家没什么,还可以顺便闻个豆腐香,多好啊,当着众人送个菜啊不声不响送件衣啊,勾着人家什么的干得也挺不错嘛……为毛师兄会突然来这么一下?是有五色妖姬编排人——喂是说五色姑娘,小谈就是个小官啊你编排他有啥好处啊——可是……好吧师弟的脾气也是个毛病…… $6~ J#;  
下面是折腾翻脸呢还是更进一步呢? A1{ 7g<k6  
对了那天少艾同学也在呢,可以做人证么? >U/ m/H'  
还有吏部尚书大人,刑部尚书大人,我原本以为你们俩喜欢上了一对好友说不定是个缓和关系或者合作的好契机啊什么的真是太天真了!!是说人家少艾就是稍微炫耀下好友的情谊顺便不好说吏部的不是,小谈更冤,人家就是关怀下好友,就被你们这么折腾……“你敢欺负我老婆——那我就欺负你老婆!”什么的……捂脸不说了…… pJ*x[y  
是说小谈少艾你们干脆谈慕算了!(喂!)咳……我就是说说嘛……

jinfa 2011-06-12 00:13
...看完这篇。。。。心中异常。。。。囧。。。 Sl@$  
饼子哥,你这个反应,会让我觉得你狠幼稚啊。实在是想不出尾毛会这样。果然饼子一碰上小谈就完全失控了? &6*X&]V!Z  
谈谈。。被开水烫了。。快拿冰水来敷啊!!!!眼睛被泼到了啊!!!眼睛受伤了肿么办啊!!!! ~V,~' W  
&g dtI  
话说。吏部和刑部。。你们这群人。。都未成年么。。尾毛心智感觉。。都很。。不成熟。。。你欺侮我心上人。。我就欺负你心上人。。你们。。成熟点好不好啊。。。。OTZ

yunhsien 2011-06-12 17:00
第一個要讚的還是小談跟少艾之間的友情!想歸去又怕少艾亂撞亂闖遭了禍而決意留下,少艾有小談這個朋友真是一生不枉了...那件斗篷更是看得人心裡一暖... KjK.Sv{N  
nW1Obu8x|  
老素跟羽仔你們倆真夠幼稚的,難怪旗下兩部也跟著幼稚...(用力指) j<+Q Gd%  
看對方不順眼結果都去整對方的心上人,少艾跟小談真夠倒運了...= =+ ]Puu: IG  
=pQ'wx|>|  
老素終於要對小談下手了嗎?是說,我怎麼覺得這樣只會把小談越推越遠...    |etA2"r&  
可憐小談的眼睛啊...翰林院已經要看那麼多文書了還被熱茶潑... S.,om;`  
於是楚君不要客氣的開虐吧!虐過之後收成的果實才會是最甜美的!(被揍爛)

ann平 2011-06-12 21:16
素素和羽人惡鬥的好嚴重喔... [ArPoJt  
真是可憐了少艾和無欲... ]xO`c  
.< GU2&;!  
這樣看下來好像素素對無欲有感覺了... u 3&9R)J1  
應該這對會比較快在一起吧...

hanyuluo 2011-06-12 23:34
素還真你個性格惡劣的傢伙,小談是喜歡你 ^pAgo B  
可你也不能這麼糟蹋人家的心意啊,本來你就沒有給出回應 K0681_ bp  
還整天逗小談,五色妖姬的事雖然不知怎麼滴了  Fu@2gd  
你又有什麼立場來質問小談啊~既沒說喜歡,也沒有明確拒絕 e!+_U C  
難道就要小談吊死在一棵樹上了 |&O7F;/_  
在這麼欺負下去,以後小談對你心灰意冷讓你想追也追不到

arpeggio 2011-06-13 16:22
以下影片就是我感想的完全寫照: h5vvizruy  
ukZ>_ke`+  
http://www.youtube.com/watch?v=YKrYJJNaUuE q4'Vb  
http://v.youku.com/v_show/id_XMzU3OTAzMTI=.html w=ZSyT-i  
dZS v=UY)  
餅餅和鳥仔你們可以更幼稚一點!!!! s]D&):  
^e<"`e  
餅餅你下篇會幫小談療傷的吧?是吧?是吧? O@[jNs)].  
療完順邊推倒嗷嗷嗷............. GI]sE]tZ  
不然小緣伸手要繼母的時候你代誌就大條了~ WAzYnl'p  
C`p)S`d  
圍觀的親朋好友們......人家吃飯你們在旁邊喊燙.....攪和得也太理所當然了 sYt\3/yL'  
鹿王你這通風報信的傢伙,幫著刑部整人 ~E]ct F  
偶叫號爺爺以後不煮火鍋給你吃了~~ dKKh^D`~  
一心向著三哥(有嗎?)的莫四姑又悍又高雅,幫忙整慕阿呆整得這麼有品味 UUE:>[,  
還有兵部尚書阿~偶可愛的青陽,私心希望他跟小談來一點蝦米蝦米的阿...... qHAZ)Tz  
還有歸歸也是超可愛的 ,3m]jp'  
接下來雪寶和魔界也要出菜了吧 M9 _G  
讓這群人更瘋狂的攪和下去吧~ 47GL[ofY  
;8?i  
大人啊~你"每個"坑偶都在蹲阿....千萬別始亂終棄阿....填完他們!填完他們!

hidehide520 2011-06-13 20:43
大大的文好可爱,喜欢小谈和少艾在一起的感觉,快让他们滚床单,鸟纸就和大饼去滚吧! 5BztOYn,  
FuA8vTV{  
p1-bq:  
难得上来一次...以上都是为了补齐字数...= =

杏仁 2011-06-14 20:20
我跟妃大一樣,把日月畫面接去H了

kzluo 2011-06-18 04:41
“无欲兄此刻是光着下半身吗!” $>72 g.B  
一口茶喷出,少艾乃真会抓重点!!! &~%( RO  
sSh=Idrx  
“但是你不能隐瞒我” t Q0vX@I<v  
谈慕之间友谊尽显眉宇言谈间,感觉好温暖啊 nE~HcxE /  
R5y+bMZ  
俺特喜欢楚君笔下的素素,是俺很喜欢喜欢温柔腹黑攻,,让人很容易心痒痒,但又抓不住,顺势扭头看小谈(被丢香蕉 ?r`UBR+[  
x6d0yJ <  
“世间之物贵不贵重不在外表,无欲兄见我冷,所以拿给我穿,这情胜过一切虚华” l$i^e|*  
这话儿说到俺的心坎里去了,内心的温暖能敌世间所有的严寒啊!,不知为啥,看到这里眼睛有点泛红(傻了 Z[(V0/[]  
,>DaS(  
哎呀呀,素素和羽人都在变着法子心疼自己心中的那个人,却苦了小谈和少艾这难兄难弟。。。 ;AFF7N> &  
uSAb  
感觉少艾内心成长的转折点除了姥无艳那个,还有剑雪那案子?!!!接下来这两对都各自开虐了吧Q.Q,还有吞佛接手了剑雪的案子,又会涌起怎样的风波呢,,好期待好期待接下来的!!

楚君泱 2011-06-19 17:18
11 V4('}Q!  
为第十六届羽会连署求票及慕会17年度拉人~捂脸奔走 #WOb&h  
!PaDq+fB  
谈无欲挑眉,冷淡开口:“那又怎样?” ~7N>tjB  
素还真一愣,他往后退了一步,目光深处看不出任何情绪波动,温润如许,话语从容优雅,笑道:“原是我多事了。” ""j(wUp-W  
转过身,大步离开。 UF g N@  
支起的窗,风灌入,书案上的一沓白纸被吹的扑扑声响,大约没压稳,轻飘飘的撒了一地。  Ji>  
面上一片火热的灼疼,虽不伤及皮骨,难免要红肿几日。 vd4}b>  
素还真问谈无欲可是被冤枉的时候分明是想给他个解释的机会,奈何,素还真不懂他,谈无欲这人颇是别扭和清傲,觉得让人误会了,索性就让人误会到底,他自己本就不怎么在乎的。 L @b8,  
后来又觉得素还真这人真没自己想象中的好,也不过如此而已。 0@ -3U{Q  
谈无欲起身,拍了拍膝盖上的灰尘,转过身,就见门外站着一人,从衣着来看,并不似寻常的下人。 9Q!X~L|\S  
风随行看着他,从容做了个请的姿势,“素大人命我送大人回府。”不等谈无欲开口,人已离去。 rKP;T"?;  
话语简洁,行动利落,果真是个不错的部下。 Hkc:B/6  
还是来时那辆华贵的镶金嵌玉的马车,谈无欲连坐车内都懒得了,人往车辕上一坐,冲赶车的风随行一挥手,“走吧。” =Yxu {]G  
秋夜里的风凉飕飕的直扑面上,那块被烫的皮肤隐隐生疼,谈无欲眸色愈发清冷。 aZe[Nos  
风随行从怀里掏出一瓷瓶递过去,只道:“素大人让我给你的。” l_G&#sQ0  
谈无欲大大方方的接过了,也不看是个什么东西,往袖里一塞了事。 ]"Do%<  
“我真是许久没见素大人发这么大的火了。”风随行别过头,看似随意的一眼,却透着过多的含义。 uW.)(l  
谈无欲不接话,转头去看街道上三三两两的人,青楼生意正好,门外揽客女子穿着单薄,甩着帕子娇滴滴的声音直蹿耳中,谈无欲默了半晌才道:“哦,是么?” 94=aVM\>>  
风随行点头,“尚书大人今日去见了户部尚书。” I|6wPV?  
谈无欲脑中就记得吞佛童子那傲人的模样。 l!B)1  
“五色姑娘把这事闹的很大,只求能脱离乐籍,恢复自由身。她先前有个远方亲戚是因叛乱才被抄家的,她也因此入了清平阁,这次若放她出阁,实在太冒险,一个不小心就惹得圣上不愉,所有的大人都不敢惹这事。” QfI)+pf  
“众大人的意思是把你推出去,承了这罪状,以了此事。” fbbk;Rq.'3  
“素大人却执意要保你,不得不和户部尚书周旋,以自身作保,销了五色姑娘的乐籍。” :Fm{U0;"  
末了,风随行一叹,“我和你说这些,并不是要你原谅素大人,只是希望你明白,很多事,原比表面复杂的多。” ZaCUc Px  
算起来,那日对待五色妖姬确实有些放浪形骸,失了一贯的作风,被人利用了也合该。 1U"Fk3  
谈无欲合眼小寐,虽不言,但心里对素还真的那丝不痛快消失无影了,另有种说不上的倦怠感,这官场实在是太过黑暗,简直是步步惊心。 { r9fKA  
他从袖里掏出那小瓷瓶,对风随行道:“帮我谢谢素大人。” !MOgM  
回到自家住的小院子,寒山意和冷水心迎了上来,见谈无欲面上红了大块,无不惊慌,谈无欲却只皱眉:“慕少艾还没回来?” \O"EK~x}/  
慕少艾如果知道谈无欲念叨他了,一定会飞奔回来,勾上他的肩,感概万分的道:无欲兄,论世间千般情,惟你我最真。 =] R_6#  
慕少艾是被刑部一众骗出来的,说是骗,过程其实还是各种曲折。 S`LS/)  
吏部和刑部虽然不合,但燕归人却是穿梭其间最没压力的一个。 C~4$A/&(  
他找着慕少艾,附耳轻言,“我听说新开张的青楼请了波斯舞姬。” rYnjQr2a  
慕少艾手中烟筒一转,眯眼悠长笑道:“我突然觉得今日天气真不错。” l \=M'D  
燕归人鄙视他,“有必要表露的这么开心么?” ^cYm.EHI  
慕少艾结束完吏部的工作,也不去翰林院等谈无欲,回了小院子换了身衣服又风一般的走了。 \W<r`t4v  
“花好月圆”楼前已是人满为患,幸好刑部一众有先见,包了二楼的贵宾房,慕少艾风姿翩翩的进去时,里面已经坐满了人,说是满,主要是风不知,洛子商等都来凑热闹了。 =K<8X!xUW  
波斯舞姬大家都有所耳闻,但真正见过的没几个,所以都是翘首以待。 mWUo:(U  
攸地满室光华一暗,只余壁上十数个夜明珠幽幽亮着,身着异服的舞姬鱼贯而出,风情妖娆,舞姿撩人。 DrD68$,QN  
慕少艾歪身靠在栏杆上,透着股散漫慵懒,忍不住连声赞叹,刑部众人观赏到一半,突然像是商量好了的似的一个拉一个的和慕少艾告辞。 ,UFr??ZKm  
理由千奇百怪:什么家中晾了棉被要回去提醒下人收被子,什么好不容易深秋有株牡丹开了花,一定要回去寸步不离。 [.}-nAN  
总之就是,最后只剩下慕少艾一个人,即使只有他一个人,慕少艾也舍不得离开。 z6tH2Wxf  
照旧看的心花怒放。 `P&L. m]|  
冷不防身后有人凑近耳旁,气息全喷在面颊微微酥痒,似乎夹杂着清淡的苦茶余香,道:“好看么?” gA e* kf1  
慕少艾全身僵硬,好半会才反应过来,忙起身行礼,“参见刑部尚书。” +tz^ &(  
羽人非獍撩袍一坐,就有人递过一杯茶,笑的格外掐媚,“大人觉得今日的舞姬跳得怎样?” X<4h"W6  
羽人非獍不语,看向慕少艾,摆明了让他作答这个问题,慕少艾点头,老实极了,“好看。” lY5a=mwHU  
羽人非獍神色不变,眼光却渐渐柔和,手微微一抬,“赏。” VWoxi$3v  
老板屁颠屁颠的滚下了楼。 ?XVJ$nz W  
“这些个舞姬是特地献舞给你看的么?” z.f~wAT@<  
羽人非獍眯了双眼,神色淡然,“老板想要巴结我。” $=8?@My<  
慕少艾郁结了,官做的大好处就是不止一点点。 !BHIp7p  
待舞跳完了,时候已不早,羽人非獍又吩咐上菜,结果是满大桌精致的菜肴,慕少艾有些瞠目,他烟筒指了指几个菜,显得不可思议:“这是皇家御赐?” _ i )Z8#  
“今日是我的生辰。”羽人非獍答的平静。 ;mV,r,\dH  
听的人心里一颤,下意识动作就是去摸身上有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摸了半天,除了手中的暖玉烟筒,身无分文。 v4}kmH1  
慕少艾眨了眨眼,举杯敬他,眉开眼笑,“下官祝大人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不老松。” n237%LH[  
羽人非獍接过杯子,一饮而尽,挑了眉,冷冷淡淡的看他,“就这样?” pA9:1*+;;  
慕少艾揪着桌布很是为难的一笑,“下官诗词歌赋样样不精通,只怕会扫了大人的兴致。不如,我帮大人找个懂这行的助助兴?” ]9?_ m@Ihx  
羽人非獍低头吃点心,眼也不抬,“算了。” +>N/q(l  
慕少艾忐忑不安的继续扒拉玉米虾仁吃。 |9)Q =(  
羽人非獍搁下筷子,旁的下人递过块湿帕子让他擦嘴,慕少艾很识相的也停下筷子,眼睛却直盯着还没尝够的鱼头豆腐汤。 ^a@Vn\V1  
羽人非獍漱了漱口,看了他眼,亲自替他盛了碗汤,“慕大人不必拘束,看你吃东西也是别有滋味。” 8H_3.MK  
慕少艾自然不知道羽人非獍这人的龌龊心里,当日,他在茶楼兑着鱼翅汤吃蟹黄小汤包时,羽人非獍就是眼也不眨的看着他的。 sa8Sy&X"  
慕少艾双手接过汤,毫不客气的吃了起来。 Do }mCv  
羽人非獍对面坐着,看似漫不经心的道,“慕大人心中可有中意之人?” d;KrV=%30s  
慕少艾一口汤差点喷出,但又生生咽了下去,喷了刑部尚书亲手盛的汤,那是多大的罪过。 rm*Jo|eH`  
他斟酌半会,才道:“不曾,大丈夫当以功业为先,大国安稳方能成就小家。” NfcQB;0  
羽人点头,“你能这样想,我很高兴。”他直视慕少艾的双眸,“慕大人有没有想过,若有一人,愿在你左右,护你一生,那又如何?” I(E1ym  
慕少艾心里直抽搐,看情形,羽人非獍是替某个官员说媒来了,得,还是个男人。 yKEE @@}\  
他就知道天下没有白吃的晚餐。 Pg%OFhA  
羽人非獍看他面色为难,过长的睫毛垂下,遮了漆黑的眸,轻微一叹,“慕大人只需知道有这么个人就好,答案日后再给。” 5H#3PZaQ  
愁落暗沉匆匆而来,递给羽人非獍一封信,道:“犯人在途中出了点茬子。”羽人非獍看过信后,眸色一沉,虽不语,但面色极其难看了。 i*j[j~2>C;  
愁落暗尘又道:“若犯人死在途中,到时太傅怪罪下来,刑部脱不了干系。” LV{a^!f`y  
羽人非獍和慕少艾告辞,语气缓和的多了,道:“府衙出了点事,今日只怕不便送慕大人回去了。” |MvCEp  
慕少艾忙道:“大人只管忙去。” Gnmj-'x  
慕少艾一回到屋,直奔床边,拉长个脸,摇晃着谈无欲,无比愤怒,“无欲兄,我被男人喜欢了。” ; pdW7  
“被男人喜欢很不耻么?”谈无欲瞪他,居然相当理直气壮,“喜欢一个男人很不正常么?” j3F[C:-zY  
慕少艾心里一凛,红着脸半天,才支吾道:“无欲兄,你是不是找刑部尚书说媒了?” KLlo^1.<  
谈无欲扑过去掐他的脖子,两个人倒在床上滚了几圈,谈无欲恶狠狠的道:“收起你的龌龊心思吧,我喜欢的那个人不是你。” Owalt4}C  
慕少艾大惊,翻身压他,“你真的有喜欢的男人了?” z w^jIg$  
谈无欲甩了几次没将慕少艾甩下来,索性背过身不理他,任凭慕少艾好话说尽,就是抿嘴不语。 z%t>z9hU  
Dm6WSp1| b  
PS:一半是前几日写的一半是今日写的 都很匆匆 没法细查 麻烦各位帮我抓错字~感激

dryadj 2011-06-19 19:40
美人慕少艾愛看美人,殊不知自己在 }Tn]cL{]C  
羽人眼中可是傾國傾城更傾心的頂級 CDe i+ q  
無雙美人一枚;在此文中少艾不是藥 waXA%u50  
師,很可惜少了籌碼能與人談判、交 @jg*L2L6  
易,對未來的保障便少了,雖然羽人 D %~s  
是高官,但官場黑暗、隨時都有暗礁 lKEdpF<  
防不勝防,又能護得了愛人多久呢? &| el8;D  
就連智冠群倫的素素我都為他擔心了 3]0ETcT  
,萬一可愛的小緣遭到牽累,我會更 ? e%Pvy<i  
不捨;希望這篇文不會有悲劇發生。

央歌 2011-06-20 00:18
扣除繼續萌著談無慾慕少艾的互動之外,我特別想說很喜歡羽人看著藥師吃東西那場戲。這點很小但很戀人。我總覺得有兩種時候是雖然平常但很容易知道自己究竟喜不喜歡這個人。一是醒來時看見對方的感覺、二是吃東西時看著對方的感覺。文章裡羽人喜歡慕少艾是很明顯的,但是羽人喜歡看著慕少艾吃東西,總感覺那情感又更深層了一些。不只是一個人外在的美好,還是性子、姿態。 HgE^#qD?  
f&B&!&gZ  
於是日月,嗯,我靜靜等著。

kzluo 2011-06-20 04:54
日月之间的关系,还是处于让人心痒痒的阶段。。。 c3 ]ZU^  
两人之间隐隐透出的对彼此的在意… lM"@v NgK  
G$:T!  
俺也很喜欢羽人请少艾看歌舞和看少艾吃饭那段, %7pT\8E5  
把心上人喜欢所有都捧到了对方面前,只求对方开心 CHv~H.kh'  
让我想起最近经常听的一首老歌里面的一句歌词“让我拱手河山讨你欢” v7T05  
vL{sk|2&  
最后那里,谈谈和少艾在床上翻滚那幕特欢乐啊!哈哈哈

zhoumou 2011-06-20 09:57
原来如此啊素师兄……于是其实你还是好师兄呢~~~ K+TRt"W8&s  
但是别说小谈的脾气了,就我,要是被那样子甩下一个折子摔下来句责问,别人还好,要是我喜欢的人的话,我也会觉得窝火然后跟他别上的。可是反过来说,要我是素师兄,那件事情之后,我也会忍不住有点火气想跟人甩下去…… 7q q}wR]]  
所以……对这一对儿好像只能摊手了…… ^k]OQc7q'  
慕少艾大人!!您到底是明白呢还是不明白呢?不,我不仅是指羽人大人的问题——本来想对这个替刑部尚书大人愤慨(啥?)一下的,但是看小谈的心上人问题……慕大人啊……怎么你醉酒了反倒比清醒时还清楚事儿呢???于是刑部尚书大人,我愤慨不起来了对不起…… N^xnx<  
羽人真是好人~默默追求~追求是默默对对方好~~~这种感觉很意外地老是给我很单纯的美好感觉,但是这种单纯并不含笨拙,就是我喜欢你,所以我想对你好,我想让你欢喜让你高兴,从而希望对方也察觉他的心思,反馈他的情感,倒是比各种勾搭各种手段可爱了很多——不,素师兄我没谴责你真的!!!也没有不喜欢你真的真的!!!!不同的美感嘛……是不是~ D`,W1Z#  
还有刑部的各位……你们找借口是生怕人听不出你们在找借口么??也太可爱了点…… 1om:SHw  
谈慕滚来滚去滚来滚去神马的……好想去现场看啊啊啊啊……

yann5210 2011-06-20 11:16
   想到羽人的死人臉,再想到『齷齪心理』突然好樂啊…… W~2`o*\l  
話說我怎麼覺得,要是他們兩對修成正果了,素某人和羽人肯定會每天活在醋裡……談無欲和少艾的感情這麼好,各種互相蹂躪什麼的,嗷嗷嗷∼(狼嚎不要介意誒=。=)

凜墨梢 2011-06-20 14:49
看著看著覺得各種情境都是挺歡樂的嘛,雖然日月這一對讓我揪心了一下。 Pp3<K649  
想來也不會是那樣容易的……小談有自己的高傲。 W0J d2*]  
但人啊,還是不要輕易讓情緒過分上揚或下跌的好,小談這樣嚴謹的一個人,情緒起伏了幾回之後,就連在少艾面前也失了口風。哈哈哈。 UUJbF$@;  
於是最後一段看得我哈哈大笑各種歡樂。 CtJ*:wF  
q@8Jc[\d  
不過素還真也暗中幫了談無慾很多,也許這其中也不僅僅只有單純的單向戀… E58fY|9  
只是真要說甚麼,都只能看造化了,這兩人要是繼續彆扭下去只會沒有結果唉。 s9+Rq*Qd  
T'B43Q  
羽慕這一對看起來也開始進展了,估計是少艾太遲鈍,羽人終於決定自己前進了吧。但是少艾還是一樣很令人哭笑不得啊。不過羽人確實也是個不太會表達的人(我指正劇),所以…,還有得走呢。

楚君泱 2011-06-20 22:57
引用
引用第92樓dryadj于2011-06-19 19:40發表的  : n Mm4fns  
美人慕少艾愛看美人,殊不知自己在 Cge@A' 2  
羽人眼中可是傾國傾城更傾心的頂級 San3^uX   
無雙美人一枚;在此文中少艾不是藥 HXV4E\JA  
師,很可惜少了籌碼能與人談判、交 z5.Uv/n\1  
易,對未來的保障便少了,雖然羽人 fk%W0 7x!  
....... @cYb37)q=  
fghw\\]3  
>D]g:t@v  
dryadj~温暖抱抱~文走到现在不虐是不成的了~至少我当然不会虐到天怒人怨的那种啦~偶尔小虐 怡心怡得什么的~嘿嘿 eka<mq|W  
我喜欢素素和羽人即使知道官场的游戏规则是 明哲保身 但为了喜欢的那个人 也会不顾一切什么的 感觉萌了~ F(h jP  
虐点大概是从剑雪这开始的 小团子会没事的~XDDD

楚君泱 2011-06-20 23:00
引用
引用第93樓央歌于2011-06-20 00:18發表的  : 4og/y0n,l"  
扣除繼續萌著談無慾慕少艾的互動之外,我特別想說很喜歡羽人看著藥師吃東西那場戲。這點很小但很戀人。我總覺得有兩種時候是雖然平常但很容易知道自己究竟喜不喜歡這個人。一是醒來時看見對方的感覺、二是吃東西時看著對方的感覺。文章裡羽人喜歡慕少艾是很明顯的,但是羽人喜歡看著慕少艾吃東西,總感覺那情感又更深層了一些。不只是一個人外在的美好,還是性子、姿態。 Q DVk7ks  
gN@|lHbU  
於是日月,嗯,我靜靜等著。 k\76`!B  
&9K ni/  
央歌每次喜欢的都是我最喜欢的!这边很感动有没有~也许喜欢一个人 就是从细微处也会觉得对方是如此的美好。 `!(I Q&  
日月 你可以期待~亲口~


查看完整版本: [-- 02.23 官场插班生(羽慕 日月主)更至完结+番外  246F)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0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240822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