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09.27完结 【鷇音子X三餘無夢生】【剧情向】 逆镜 --]

三十六雨 -> 琅琊文庫 -> 09.27完结 【鷇音子X三餘無夢生】【剧情向】 逆镜 [打印本頁] 登錄 -> 注冊 -> 回復主題 -> 發表主題

朔朢 2013-06-23 10:17

之一 /slm ]'  
        命火墜地,則如入死門,便是再難有生還之機。  ^6)GS%R  
        火數南來,南主心脈,想必此刻,那人必是心痛如絞。一人緩步而來,墨紗點雪,鶴髮高束,揮灑拂塵之間,甩了那烈火直撲道旁灌木。 jSwtf  
        頃刻間火燃如荼,旺而不散,風過,夾雜滿溢藥香,飄入已距不遠的非馬夢衢。 ?u_gXz;A  
        道者轉首望去,揮了揮拂塵,便如來時一般,轉道緩步而去。 o [bE  
        那日,道者得一夢。 cQ3W;F8|n  
        夢中掩掩梓木,綽綽翠影。樹下一人,雪發華服。三分淡漠七分從容,遮不去眉眼之間的英氣,一雙眸子半掩了深邃,卻仍是讓觀之人一凜。 L(WL ,xnBy  
        羽扇在側,那人十指扣琴,撚挑之間聲如擲珠玉盤,輕靈而冷冽,聲聲入髓。驀地斷音切弦,琴音戛止。 S' (cqO}=F  
VxkCK02k  
        初見,密羅星空,遠遠一人。白影翩然,儒雅聲音道,“非吾小天下,才高而已,非吾縱古今,時賦而已,非吾睨九州,宏觀而已,三非焉罪,無夢至勝。” lC'{QUC  
        無夢至人,至人至勝,合以三非,好一個霸道的詩號。道者不語,心下卻暗自品出此詩得便宜賣乖之味。道者兀自凝神,以時計吸納對方靈源。 %1-K);S J  
        但看是誰至勝。 b!'l\~`{i  
眼見三餘單膝跪地,嘔出一口血紅,鷇音子便不再作他想,揮了拂塵引了丹爐。 GSMk\9SI  
卻見三餘凝力祭起逆時計,逆溯時空,時間亂象,暫時計現,王見王之死局霎間作三足鼎立之勢,崩毀的時爭,宣告溶血作用的失敗。 y*VQ]aJ  
        “最不可信任的竟是自己。”此語淡出自三餘之口,似是無心似是有意。 ^wx%CdFm'P  
        卻不知這是一種滑稽還是一種可悲。驀然間有些心寒,孰不知到底是誰先否定了誰。 [%j?.N  
        道者揚手,回天丹碎,浮末塵飛。便是自那時起,就自己與自己較上了勁。 qj~flw1:  
NJ;"jQ-  
        十天后子時,烽火地坑。 ..t, LU@|  
        地面在即,自己緩了下墜速度,卻反見眼前白影搏命加速,下墜之勢如千鈞直撲而降。 ./'~];&  
        “你在玩命。”驚覺三餘要做什麼的鷇音子厲聲道,下意識地伸手便要抓三餘腳踝。卻是三餘更快一步,讓其抓了個空,鷇音子心下一涼。 di6B!YQP  
        但見白影身形一翻,護住致命部位,以肩落地。瞬間爆發的逆時計遂奪去了三餘意識。 (C8 U   
:a_BD  
        現在,這究竟又是誰贏了。 ~L- 0~  
        鷇音子暗自思忖。仰首,依舊星空灼灼。 g M4Pj[W  
        搏命,卻非是為己。這樣的事情或許鷇音子做不出來。螻蟻尚知惜命,眼前之人卻不知。 ?PBa'g  
        對鏡,似影非影。碎擊,是影不存,還是心不在。暗自發覺自己竟是有些動搖,傻到用自己的性命作賭,這到底是愚不可耐,還是大智若愚,然,如此之人,竟是頗讓人產生一種吝惜之味。 YBb)/ZghY  
        也許這就是自己與三餘的不同,同為目標,三餘可以忘我,而自己,不能。豁命而起,可以一貧如洗地付出,實是並非每個人都能做得到的,那種大氣磅銵A竟是羨煞了此刻的自己。  f~w>v  
        人,無外乎如此,所謂月是他鄉明。與己不同,才有另一番趣味。 bA}AD`5  
        依舊遠遠觀之,三餘那一頭華髮由白轉黑,如潑墨化開宣紙紋理,竟是絲絲觸目。逆時計之作用果不可小窺,鷇音子淡淡蹙眉,本就深刻的眉目之間更見愁紋,卻見遠觀之人已醒。 FJP< bREQ  
        “是你相救。”  !M  
        看向那人,鷇音子收了心神,心知與此人言語萬不可分神,“醫你傷勢還真麻煩,但是我後來詳細一想,救你的命,才是我以後麻煩的開始。”明明沒有時間可以讓自己仔細一想,只是嘴上的話,遠遠比心裡所想來的快上半分。 QBy{| sQ`  
三餘回視,淡然一眼,卻依舊堅定如初,宛若帶笑,嘴角那一抹得意若是闊得再大,便是十足的孩子置氣之色,“你輸了。” r55qmPhg  
        “是,我輸給一個比螻蟻還不如的人,”緩步走向石台,鷇音子肯定卻又看似不屑地道,“螻蟻尚知惜命,而你卻為求勝利賭上自己的性命。”伸手輕捋起一縷黑髮鬢角,給三餘看,也給自己看,“贏了這一回,如今的你還剩多少時間在這個人世。”柔順青絲滑過指端,輕墜。 !ZFr7Xz  
        “不勞費心,”翻身站起,三餘又道,“未來如何,我會自己承擔。你輸我的代價,便是要將聖魔元史交我。”背身之人,語氣絲毫不動。 D`6iDi t  
        “哈,”伸手輕拂那一如墨錦的緞發,鷇音子笑道,“需求一向隨著局勢改變而改變,不用這麼快就講出你的需求,詳細想清楚,再回答我。” ')B =|T)  
        “將聖魔元史準備好吧。”說罷,三餘轉身踏步而出。 q@(1Yivk  
鷇音子在他背後看著好笑,定了定神穩了語氣道,“去將你的頭髮染一染,麥讓你的朋友認不出你了。” DH 6q7"@  
        “感謝提醒。”三餘一頓,卻是在氣勢上一點也不甘示弱。 H2_/, n  
        三餘三餘,冬者歲之餘,夜者日之餘,陰雨者時之餘。名曰三餘,取之以用,還是取之以息。淡看了那已然杳去的背影,鷇音子默然。 "\e:h| .G  
        對鏡,亦是逆鏡,雖是上下不反,但左右已顛,縱是目標一致,你重過程之完善,我卻觀結果之成敗,青出於藍而勝於藍,便是最後,若敗於我,你可是會悔。玩味地挑起一抹似有還無的笑意,鷇音子轉身端坐于石台,引了丹爐繼續煉丹。 Z&_y0W=t  
        如此,期待下次之賭了,三餘無夢生。

朔朢 2013-06-23 10:21
之二 v=!YfAn  
(a[.vw ^g  
        用兵者,善辨九地,九地之衢,得之,則得天下多助。 6?N4l ]l  
        然問鼎之爭,三足之勢,斡旋其中如立風眼的非馬夢衢,毫釐之差,便是末路窮途。 Kx~$Bor_!  
        故此說衢者,非指一地,乃是一人,非馬夢衢之主——三餘無夢生。 3UdU"d[75  
        緲緲雨幕,清簫音碎。幾聲哀婉,幾聲幽怨,簫弄黃泉引,一曲送遠,回風長懷。 8p&kLo&  
天涯,人不還。 4'',6KJ@  
        指尖輕觸竹上刻紋,道者揚了手中竹簫,打濕的褐色簫穗滴掛著雨水。 Hkdf$$\  
        “這一曲,送你一程。” \)OEBN`9#  
        語罷,竟是驚天一雷,撕裂墨雲,硬生生地驚了暮雨蕭索的沉寂,更讓道者心底一震,縱然非是患得患失如己,那一瞬卻為何是心下一陣空寂,似是丟了什麼一般。 1BJ<m5/1%  
丟了什麼? GcT;e5D  
        如未曾得到,何言失去?便是連失去的資本,亦無。 H+ lX-,  
        這顯然並非是如劍子一般夫唯弗居,是以弗去的瀟灑豁然,而是,對本來就不曾屬於自己,以後更是連抓住機會都沒有的一種苦澀,連最後掙扎的餘地也沒有的無可奈何。 hq=,Z1J  
        可悔? yub{8f;v  
        自問,無答。那人,究竟是何時開始,在無察覺之間變成了自己的慰藉,填補了原本似是空缺的一處靈。 l<(cd,  
        也許是因為本出同源,所以熟稔心路,進出自便,無從防範。默許之間,便是連對方的心念,也潛移默化了來。 O sQkA2=  
        若真如此,自己豈不是一介癡人。對鏡,亦逆鏡,對一個是己,卻也非己的鏡中類己之人心存掛礙,是要如何自處。 3X;{vO\a1  
        “你,不過一道魂,哈。” K/txD20 O|  
        道者抬手,握了掌心落雨,終是什麼也沒能抓住。 ks*Y9D*=  
,> n% ~'gb  
        羅浮丹境之上。 R_^/,^1  
        裂魂一霎,神志一陣恍惚,腦中劇痛,似是有一群食腦的蟻蟲啃噬腦髓,痛得延綿,使人乏力。 WK0 C  
        強支精神的後果,便是汗濕衣衫。抬手甩了拂塵,鷇音子引來丹爐,起身運功,足踏坤位起步,凝神念道: "xe=N  
        “天有精,地有形, U3E&n1AA  
         天司八紀,地法五裡。 E V2  )  
        清陽上天,濁陰歸地。 8Hi!kc;f6>  
        天氣通肺,地氣通嗌, 5{K}?*3hJ  
        風氣于肝,雷氣於心, 1svi8wh  
        穀予脾,雨予腎,   \ECu5L4  
        六經為川,九竅為水注之氣。 T-gk<V  
        以天地為之陰陽, ;#1Iiuh  
        法天之紀,用地之理, 06 i;T~Y  
        暴氣象雷,逆氣象陽。” 2# vv$YD  
        語畢,整個人已似是從水中撈出一般滴掛著汗水,卻仍是提足了氣息,足踏乾位,  右出三步,起足點地,纖塵不染,已是飛身坐回了乾石,長納一口氣。 JN4fPGbV  
x({H{'9?  
        那日,無夢生要的依舊是聖魔元史,初衷未變,亦或者,三餘無夢生的初衷,何曾有變。 /*$hx@ih  
        其實鷇音子早先便是心下了然,只是一賭,黃泉咫尺,此人會不會依舊放任自己只為蒼生世代,煙消雲散。不過顯然自己又輸了,輸給眼前這個不知惜命之人。 KL [ek  
        互視的眸底,雙方都未曾看到過自己的影子,即使本出同源,不同仍是不同,不曾改變。 hIY Te  
        如此,便成全了你。 S QY"OBo<e  
        卻是,淩遲了自己。 #aar9  
bc I']WgB-  
        在聽聞細微的動靜,感覺到身上若有還無的碰觸之時,已是不知過了多久,只是身上的濡衣早已風乾,頭也不似方才那般劇痛無比,受創的魂似是也安穩了許多。 3GH(wSv9\  
        鷇音子緩緩睜眼,卻見一雙暗紅晶瑩的水瞳,眼底蘊著笑意,佔據了自己整個視野,自己的影,倒映在那雙眸中,竟是清晰如許,甚至——帶了幾分難得一見的驚喜之色。 \K iwUz  
        這是自己麼。 kL>d"w  
        暗嘲一句,鷇音子伸手推推那人,欲拉遠自己的視野,卻是手下一滑,那觸手之感是分明的裸膚之質。下意識地一低頭,這才見眼前之人竟是一絲未掛,光著一雙細白的小腳站在自己的乾石上,順便踩了自己的蔽膝當墊子。那筆直的小身板剛有自己半個人高,站直了,才能與坐著的自己視線齊平。 8z2Rry w  
        但見那娃娃濃密的烏髮柔順細軟地披灑在身,略帶嬰兒肥的小臉歪了歪,吮了吮淺放在唇上的食指,輕皺了眉,似是在思考一般。 ;@3FF  
        也只是一瞬恍神,那娃娃揚了揚眉,孩子特有的櫻粉唇角上挑,頗為天真純潔的笑容隨之綻開,稚軟的聲線帶著愉快的尾音上揚: 1[;;sSp  
        “請問這位道長,我是誰。”

朔朢 2013-06-23 10:24
之三 ?F7o!B  
nV*y`.+  
失憶? zR;X*q"T$4  
鷇音子看著眼前娃娃,那澄澈的暗紅雙瞳眨了眨,瞧不出半點做作虛假。 -|S]oJy  
“三餘無夢生。”鷇音子坦白說道。 {Qv>q$Q  
“哦,這名字不差。”三餘娃娃似乎很滿意這個名字,然後很大方地就著鷇音子的蔽膝席地而坐,右手支了腦袋仰頭打量起鷇音子來,“那,你是誰?” 1L nyWZ  
鷇音子微蹙眉。 K_/zuTy  
難道真的全忘了? &a,OfSz  
莫不是以魂引魂失敗了。 l?8M p$M  
“丹華抱一鷇音子。”鷇音子不動聲色,手下按住娃娃的腕脈。 FLZWZ ;  
“咿?比我的名字多兩個字。”三餘娃娃皺皺眉頭,似是對自己的名字比對方的短了兩個字而略有不滿一般,隨即低頭看了看壓在自己腕上的白皙手指又道,“我病了?” G:W>I=^DaR  
“無。”收回手,鷇音子抱起三餘娃娃柔軟的身子,站起身走下乾石。 BvD5SBa}"  
三餘娃娃很安靜地任他抱著,藕節似的小胳膊環住他的脖頸,腦袋便很自然地靠在鷇音子肩上,嗅著盈鼻的丹藥香氣。 CO:u1?  
似是很信任的安心感,藉著相偎的一點溫暖油然而生。三餘娃娃眨了眨眼睛,薄唇輕啟,竟是打了個滿圓的哈欠,眸子便也氤氳起一層淡淡的水霧來。 N K]B?  
沒等三餘閉上眼睛,便感覺自己被拉離了暖暖的懷抱,本是懸空的足下驀地踏到一片沁涼,一驚之下,是反射性地縮腳,抓著鷇音子衣袖的小手越發使勁了。 S6d`ioi-  
凝眉瞧了眼前沒有後續動作的鷇音子,三餘娃娃有些哀怨地回視對方看過來,卻不帶什麼感情的視線。 SOZPZUUEJ  
其實鷇音子真的很想笑現下三餘的反映,只是兀自覺得在一個小鬼的面前笑出來,尤其是這個小鬼面前,那估計往後,自己會很沒威嚴感可言。於是動了點壞心眼,鷇音子一狠心,抓著那娃娃往坤池裡面浸。 \2 y5_;O  
三餘豈是省油的燈,手上力道不減死活不撒手的同時,兩隻小腳開始不住打水。擺明瞭一副打死我也不下去的架勢。 "=. t 36#  
正所謂光腳不怕穿鞋的。僵持了沒一會兒功夫,鷇音子身上便又濕了個透。鷇音子暗自鬱悶,為什麼自己就不能再狠心一點,直接把這娃娃扔進去了事。 +pm[f["C.  
此刻那娃娃一雙暗紅的水瞳正瞪著自己,雖是訴說著自己的種種不滿一般哀怨到了極致,卻是仍然帶了十足的倔強,跟以前三餘無夢生絕不改變初衷的倔很是相像。但見現在這只變成娃娃的三餘不說話,也不哭,就那一雙眼眸,澄澈得直直望進你心底一般,讓鷇音子不由一凜。 )D&M2CUw"f  
原來從小時候,就是這一副改不掉的倔脾氣。 R6-n IY,  
鷇音子在心裡一歎,為何自己就是對這種倔強沒轍。轉念拎了那娃娃出水,無奈又把他抱回懷裡,就著唯一一片沒有被打濕的袖子把三餘娃娃身子擦乾,又開始擦他發梢上的水。 ^Xb7[ +I6  
於是三餘娃娃便心滿意足地窩在對方臂彎裡,扭了扭身子找到一個舒適的角度,嗅著並不討厭的藥香閉了目,打算美美睡一覺。 4Y> Yi*n  
看著那包子一般白嫩的睡顏透著十分的滿足,鷇音子登時覺得自己額上多了不少黑線。 DQ#H,\ ^<  
本就是同出一源,同源之魂之間有著與生俱來的牽連。於是自己裂出部分魂魄,勾回三餘逝去的一魂,又催動羅浮丹境本身的陰陽之氣加以九重丹爐煉化的日月陰陽之精,用以重塑其身。只是這肉身和魂魄的切合程度貌似有所差池,方才查脈,往去有力,回脈卻略顯虛浮,似是有急速生長的趨勢,這樣下去,是肯定會出問題的,比方說,肉體承受不了生長速度。  +=q)  
所以他才會想把這娃娃先穩在坤池裡修養,然後自己一方面方便出去辦事,另一方面可以找尋辦法解決這個問題。 g7 V8D  
但是現下,似乎只能帶著這個娃娃先解決問題了。 B+d<F[ |  
鷇音子無奈地以一手扯了一片衣袍下擺下來,裹在三餘娃娃身上包好。便飛身下了羅浮山。

朔朢 2013-06-23 10:28
之四 s=6}%%q6  
GQQ.OvEc  
        距離羅浮山說遠不遠,說近不近的地方,有一個僻靜的村落。 J_;N:7'p  
說它僻靜,自然是有種安其居,樂其俗,鄰國相望,雞犬相聞,民至老死不相往來的意味。 Q5{Pv}Jx  
        路過的時候,正趕上廟會。村南並不是很高的小山頭結著彩,鑼鼓敲打的節奏催著獅舞,這是一年一度奉山神的日子。 fKC3-zm  
        或許是被鑼鼓聲吵醒,鷇音子打算淩空掠過的時候,覺得懷裡的娃娃動了動,一低頭,瞧見那娃娃依舊朦朧的睡眼正瞅著自己,小手探出包布,試探性地扯了扯自己的衣襟。 o%{'U G  
        “你想下去看?” :F,O  
         話音未落,就見那娃娃上一瞬還朦朧的睡眼,此刻已經充滿期待的異彩。 3A:q7#m  
        也罷,順便買點布料給這娃娃做身衣服。是說,神通再廣大,淩空化物,也是要先有物質基礎的。 bzDIhnw  
        遠遠的出現在山腳,鷇音子抱著三餘娃娃往廟會方向走去。 DS-0gVYeDW  
        路過的人看著一個仙風道骨之人抱著個娃娃在山道上不急不緩地慢行,無不回頭多看兩眼的,這樣的人,畢竟在村裡少見的緊,甚是稀罕。 QxuhGA  
        鷇音子自然不在乎那群人的視線,懷裡的三餘娃娃也很安靜,只一雙圓溜溜的暗紅眸子四處張望,看不完的新奇東西走馬燈一般在眼前瞬過,耳邊鑼鼓的聲響便是越來越近了。 @vL20O.  
        愈接近熱鬧的中心,傳來的金屬碰擊的細碎嗦嗦聲愈明顯,伴隨著陰陽頓挫的喝唱,內容,則是關於一位叫做齊煙九點天踦爵之人,巧用時間,算計了惡人的故事。劇情不甚誇張,畢竟江湖傳唱,總免不了添油加醋,多些吸引人的看點與曲折。 $Nrm!/)*'}  
        鷇音子一路並沒有停步的意思。三餘的目光,則如釘在了說戲人身上一般,瞧著那人手中搖著的常青樹枝,那樹枝的枝椏上串著銅錢和碎紙的紮花,層層疊疊,狀似蓮花千葉。 RIu~ @  
        不住傳來的碎擊聲驀然令三餘有些煩亂,有什麼東西在腦中呼之欲出,卻又似乎太過龐大,無法從細小的夾縫中脫出一般,卡得他有些憋悶之感。 Z=B_Ty  
        莫名的煩躁,於是不自覺地收緊攥著鷇音子衣襟的手,鷇音子便低頭來瞧他。 fDE%R={!n5  
        “嗯?” ]5~s "fnG  
        “那是什麼?”三餘伸手指了指說戲人的方向。 e^4 p%  
        鷇音子看也沒看,答道,“蓮花落,一種民間戲曲。” NN0$}acp  
        蓮花,蓮花…… g4`Kp; }&'  
        三餘的注意力卻全都注意在了這兩個字眼上,收了目光,他有些愣然地看向鷇音子,其實這個仰視的角度,頂多也就能看到對方的下巴和側臉而已。 fO'Wj`&a  
        感覺到這娃娃在困惑,許是那沒完全切合的魂魄順著某種關聯絲絲縷縷復蘇了些罷,鷇音子隔著布料,撫了撫娃娃的背,輕輕拍了拍,娃娃便順勢靠回了鷇音子懷裡,繼續打量起對此刻的他而言無比新鮮的事物。 2%*MW"Q  
        只是輕瞥之間,看到了前方山道邊並不起眼的一個角落,攤位極其冷清,賣的是一些古舊的樂器。三餘注視的,是一具琴,那琴七弦七柱,非是一般古琴,而是一種古制七弦箏。 }i {sg#  
        三餘猛地拽了拽鷇音子的衣襟,拽得鷇音子驚了一跳,停了腳步,再次低頭看懷裡的娃娃。但見三餘暗紅的眸子瞅了瞅那七弦箏,又轉過頭瞧著自己,眼神跟方才自己問他是不是要下來看廟會時一樣閃著期待的光芒。 alh >"9~!  
        鷇音子在內心無奈扶額。 QB.J,o*XD4  
        起步繼續走,裝作沒看見。 4'$g(+z  
        拽之。 g  %K>  
        無視。 /@AEJ][$  
        再拽之。 x!\ONF5$  
        繼續無視。 lis/`B\x  
        …… qq)0yyL r  
        鷇音子故意沒去看懷裡娃娃無比幽怨的眼神,就這麼僵持了一會兒,發覺懷裡娃娃很久沒動靜了,低頭一瞧,竟是又睡著了。鷇音子心裡歎口氣,覺察那娃娃現在的精神力並不是很好,多睡也許反而是好事。 j!7`]  
         於是草草買了些東西便打算回去,卻是在路過方才那個攤位時駐了足,最終還是買下了那具琴。只是他並沒有注意到,懷裡的娃娃輕揚了嘴角,帶著孩子特有的勝利的笑意。 xq6cKtSv  
&g2 Eptx#  
        然後的事情,三餘就並不知曉了,只記得恍惚夢中,聽見寂靜雨聲,驚雷之下,淒古簫音,清遠綿長,轉轉愁思,纏繞不去。 8WE{5#oi  
        夢中的自己沒有形體,俯仰天地,風來不覺,雨來不沾,卻是跟了那哀緒滿載的簫聲,去了不知所在的何處,然後,天地變換,置身朦朧霧靄之中,白茫茫一片不能視物,卻聞有人淡然語道—— Y(cN}44  
        如此,期待下次之賭了,三餘無夢生。 KH\b_>wU2  
        三餘無夢生。 ,q(&)L$S  
        醒來的時候,腦中迴響著這最後一聲的輕喚,三餘睡的有些迷糊,人正坐在坤池裡,這才發現池水並不如自己初觸時那般冰冷。池邊擺著一疊白色的衣物,衣物上方是同衣物配邊同色的發冠。 H|cNH=  
        三餘瞅了瞅那疊衣物,便爬出了坤池拎起來瞧,順手往身上一比,然後就保持這個什麼都沒穿的狀態,赤著腳啪嗒啪嗒地跑去乾石那邊。 + OV')oE  
        鷇音子依舊在乾石上盤坐著,聽見腳步過來的聲音便睜開了眼睛看他,但見眼前的三餘已經不再是個娃娃,或許說至少不是個看起來只有三、四歲的娃娃。  h:lt<y  
        約摸二七年紀的孩童和外表三、四歲模樣時一樣,只是一改原先爬上乾石的動作變成直接跳上來,一腳踩在鷇音子雪白的蔽膝上,便是印上一雙混著草渣的泥腳印。 $/6 ;9d^  
        鷇音子看著那腳印皺了眉。 zlR?,h-[3  
        “穿不下。”三餘把手中的衣物遞到鷇音子面前,開門見山地說道,那感覺,頗有幾分興師問罪的味道。 r=yK,d/1  
         卻見鷇音子不慌不忙,抽了拂塵一掃之間,那衣服變大了許多,看似剛好適合三餘現在的身材。 .jy]8S8[|%  
        三餘眨了眨眼睛,也不多說什麼,便把衣服有條不紊地往自己身上套,他對這衣服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仿佛曾經穿脫了上百次上千次一般,熟悉到閉著眼睛都能把這複雜的紐扣繫繩穿戴得恰到好處。 *'Z B*>  
         >]o}}KF?  
        其實,三餘這一覺睡了兩天兩夜,自上次從村子回來,便一直在坤池中沉眠不醒。鷇音子時不時的會去坤池邊看看這娃娃還在不在,雖然明知這娃娃不會突然像蒸汽一樣揮發了,卻還是忍不住去瞧一眼,似是為了能安心一般。話說回來,也許是因為這娃娃是自己看著一點點長大的,他總覺得自家的這只比山下踏著孔明車四處給自己惹麻煩的那只要乖巧順眼得多——儘管自己這只很喜歡弄髒自己的衣服。 VqL.iZ-  
        穿戴好衣服的三餘把手中的發冠遞給了鷇音子,然後背對著鷇音子在乾石上坐好。鷇音子也不說什麼,把手中拂塵往肩上一搭,化出牛角的發梳,便動手給三餘梳發。烏髮指間過,柔順細軟,到底還是孩子的發質。 PtqJ*Z  
        “三餘無夢生是誰?”三餘背對著他說道。 u?s VcD[  
        “嗯?” xBu1Ak8w  
        “我是三餘無夢生,但三餘無夢生是什麼人。”看似矛盾的問話,實質卻很清晰。 AeAp0cbet  
         鷇音子梳發的手沒有停,回道,“一個癡人。” L 8{\r$  
        “那你為何要和一個癡人作賭。”依舊是孩子的三餘,說話的聲音帶著孩子的稚氣,卻隱隱然有了更加清晰的思路。 [ sd;`xk  
        鷇音子心下一驚,他知道早晚有那麼一天,也許這孩子會想起自己是誰,曾經做過什麼,自己的天命,自己的執著,以及,那改不掉的倔強。 ~4q5 k5.,  
        從來不怕什麼的鷇音子覺得有些心顫,手下的動作卻依舊沒有停,他又道,“作賭,自然是賭誰會贏。”這根本是答非所問。 -W,}rcj*|  
        “那誰贏了呢?”孩子卻很直接地接著問。 2lL,zFAq  
        誰贏了呢。 s1?[7yC  
        那夜對著灼灼星空和昏迷不醒的三餘,鷇音子也思考過這個問題,宛若對鏡的兩個人,是自己,又不是自己,這種違背自然規律的存在,卻變成了某種與生俱來的羈絆。 r\nx=  
如果說素還真是清香白蓮,那自己無疑是一朵糅合了百色,卻也失去了純淨的混沌之蓮。混沌,便是在沒有初開之前,永遠都保有著傲人的神秘,這種神秘飽含著冰冷的肅殺之氣,是在那一月之下,一池之中,足可傲視群芳的資本。納盡百蓮芳華而獨綻千葉的唯一蓮華,是只有自己可獨享的功成,儘管周圍已是百蓮凋殘,花落,花覆水。 s,a}?W  
        而三餘是什麼樣的,鷇音子自己也說不清楚,也許他是最接近素還真本體的存在,卻又不是完全的素還真,所以,只是接近而已。接近,自然是有不同之處,可能是不足的,也可能是有餘的,但是精確到具體所在,鷇音子就真的無法明晰了。只是感覺對方的那種有餘,恰恰是自己的所缺,如此,而已。  +cU>k}  
        那麼,這顯然不是一個可以用輸贏衡量的問題。而自己,究竟是和三餘較勁,還是,根本就是在與自己較勁。但無論是哪一種,較勁的結果,都是自己給自己下了一道咒印,系了彼此,咒印沒有解封之前,就算你魂飛魄散,我也要逆天轉命,也許是為瞭解封,也許——僅僅是為了賭約成立而已。 <0S=,!  
        “那賭約為何,賭物,又為何?”見鷇音子半天不回自己的話,梳好發的三餘乖巧地轉過了頭來又問道,那一雙暗紅的眸子直直望進鷇音子迷茫的眼底。而鷇音子眼中映出的三餘,儼然已有了三分淡漠從容的英氣,活脫脫就是個縮小版的三餘無夢生。 =@F&o4)r  
        鷇音子皺了眉,卻仍是答不出來。 +a^F\8H  
        連賭約的內容都不甚了了的自己,又怎會知道賭物,為何呢。

qlayx 2013-06-23 11:10
就知道鷇子果然舍不了小魚,真是好男人吶 9n}p;3{f  
話說,這隻魚跟山腳下那隻小四有什麽關係呢

朔朢 2013-06-23 11:43
這個嘛~~以後就知道咯~嘿嘿嘿~~先裝下神秘~~

lin07080 2013-06-23 15:09
很棒的文 dL|+d:v  
符合現在的劇情 xC C:BO`pw  
小三餘雖然變小了 wf1lyS  
可聰敏可愛又腹黑的本性還是與素還真很像 d;n."+=[x  
謝謝你的文

朔朢 2013-06-23 22:47
^_^感謝喜歡~嘻嘻~有空就來更新啦~~

sakurasake 2013-06-24 22:46
被瞉音子抱在怀里不肯沾水的小四好可爱 C* nB  
其实这就是失忆的小四吧?

朔朢 2013-06-25 07:19
不是失憶的小四喲~~嘿嘿~ H4]Ul eU  
預知後事如何~請聽下回分解啦~賣個關子先~

joeess 2013-06-30 01:03
所謂旁觀者清當局者迷,鷇音子,這就是愛,是愛,是愛! _#vrb ;.+  
最愛鷇音子對三餘的溫柔和寵溺

ting0824 2013-07-02 16:25
親你好www %plo=RF  
我也喜歡鷇音子x鱻生

青嵐銀緋 2013-07-02 23:28
文章感覺好棒。 s-v  
作者的文字很細膩,寫出了鷇音子的百轉糾結。 &%-73nYw  
既然不知道,何不順心呢? /E\ %>wv  
很喜歡這樣有點小任性順著心去做的鷇音子w AA7C$;Z15~  
感覺就連不可能都會變成可能那樣。

朔朢 2013-08-09 00:57
之五 ,2W8=ON  
翻湧雲海,漂浮著無數鎏金時計,齒輪扣轉的嘖喳聲響,記錄著流淌而過的時間軌跡,在寂靜中,兀自鳴歎。 Bi{$@n&?f  
鷇音子一步踏定,拂塵勁掃,宏大氣勁震得時計聲響一片混亂,如期而至的冷然蘊怒之聲,從門內傳來: cCxBzkH6  
“你竟敢擾動時經。” X*\ J_  
語落間,雲煙一蕩,一道藍色身影自門內而出。 K1T4cUo  
看了一眼來人,鷇音子挑了眉道,“鷇音子無不敢之事。” yNTK .  
)KAEt.  
羅浮丹境,三餘站在正法天鑒面前,指尖輕觸那碧翠軟玉一般的封面。 :eCU/BC4  
他記得送這本書來的人,那日自己醒來,朦朧間,望見遠處踏著孔明車而來的孩童。 ^- d% r  
許是同樣對對方的好奇,那孩童來到自己面前,與自己一般澄澈的眸子映著自己已與之前略有不同的容顏。 o !U 6?  
“嗯——?”對方歪了歪腦袋,淡色的漩渦眉皺了又舒,“我叫小四,請問如何稱呼。” 5^x1cUB]  
“三餘無夢生。”三餘淡淡呐出名字的時候,就見對方重心一個後仰,險是要從那孔明車上摔下來,卻是旋即穩了心神,翻身下了孔明車。 zOiu5  
那一連串的動作足以完美掩飾方才的失態,但不知為何,三餘清楚地明瞭那是掩飾。 mrjswF27$o  
叫做小四的孩童圍著自己所在的坤池轉了兩圈,目光落處,便是不遠處鷇音子留在池邊的衣物,“哈。” q*>&^V$M  
這一聲歎,讓三餘覺得有些悶,像是有什麼,無法捉摸,卻是真真切切地抓撓著心底,翻湧而上的,竟是一股無以言喻的淒然。三餘開始打量眼前之人,似是曾經熟識,又似是陌生,於是猶豫良久,三餘開口問道,“你我曾熟識?” f=9|b  
“嗯——這嘛,”小四一頓,一蹦一跳地走過來趴在坤池邊,視線與三餘齊平,左瞧瞧右瞅瞅,似是在細細端詳,確定自己認不認識對方一般,“也許吧。” q?8| [.  
給了這麼一個模糊的答案,小四剛想起身,卻被拽住了,低頭一看,三餘濕漉漉的手正抓住自己的衣角,“何事?” .*)2SNH  
“你認識鷇音子麼?”三餘略有期待地望向小四沒什麼情緒流露的面容。  v%iflCK  
“認識,也不認識。” :n-]>Q>5=k  
“哦。”聞言,三餘便松了手。 sjV!5Z  
似乎是好奇對方不追究下去的態度,小四突然對眼前這另一個自己充滿了興趣,“那你認識他嗎?” J G{3EWXR  
話一出口,小四心裡有點愧然,方才就近觀察,這雖然是自己的一魂,卻非全部,想來這一魂的記憶,也必定不全,自己這樣問,略有點欺負人的意味。 N=7pK&NHSG  
卻見坤池裡的三餘皺了眉,努力思索著一般,只是那眉頭越皺越深,甚至有汗珠順著額際滾落,形體更見虛渺。 <Pi|J-Y  
心道一聲不妙。小四即刻出手,並指點過對方身上數處大穴,穩住魂關。 w {3<{  
“嗯——你且在這裡休息吧。” ]'=)2 .}  
那時的三餘順了這句話的意思,閉了眼睛,昏昏沉沉之間,聽見小四的聲音漸行漸遠地念道著什麼。而這之後的記憶,就已經沉寂在一片黑暗之中了。 1bn^.768l  
N <Xq]! K-  
回神之時,三餘已扳開天鑒的鎖扣,指尖輕觸書頁的瞬間,巻覆而來的,竟是一片白茫。 +O?KNZ  
化外境。 D1=((`v '  
只是這境界,並沒有絲毫惡意,反倒是一絲安心的閒逸之感,掩蓋了蒼白世界本身的蒼涼。信步而走,隨之似是有一陣微風拂過,白霧漸散,現出一人。 TJR:vr  
那人一襲白衣,鶴髮鬚眉,舉止間是老者自有的穩重沉靜。只見白衣老者坐在白沙一般的土地上,身後倚著的,是一棵仰不見頂的茂密大樹,枝葉婆娑,不知是從何而來的光線,在細軟白沙上投射了一片濃密樹影。 @W"KVPd  
而老者,正坐在那片樹影中,身側紫檀小案,置著白瓷無紋的茶壺,及兩隻瓷杯。  cHk)i  
三餘看向老者,問道,“前輩是在等人嗎。” @/ohg0  
“是,也不是。”老者捋了鬍鬚,起手一揚,金色光末四散,樹影邊緣,憑空現出一株柔弱的小樹,“吾可問你一個問題嗎?” m3/O.DY%0  
“前輩請講。” m()RU"WY  
“這兩株樹,實是同一果實裡的兩粒種子,落壤毫釐之因,種得此果,你認為,他們還是同一種植物嗎?” 2$ze= /l  
“後天環境所向,雖出同源,卻也可因此而異。” NdD`Hn -  
“依你所言,南柑北橘之理。但凡差異,總脫不過一個變數。”老者續道,“變數也是機緣。” ) iN /ua  
“嗯——?還請前輩明示。” 7\s"o&G  
“蓮出淤泥,何以不染於汙。萬物皆有本心,縱生百相,本心不變,便是以不變應了萬變。” Ivt J0  
“根落晦暗,亦可暗中生明,穢中出淨,晚輩受教。”三餘恭敬地一揖。 7E79-r&n  
老者不語,為兩隻瓷杯添了茶,卻是不請三餘入座,自己也是不飲,續道。“世間萬物,枯榮自在。為柑為橘,因植根之地而不可自選,唯正己心,又豈知變數非是機緣。觀你之神色言談,怕是記憶不全,已忘了此境奧妙。個中變數,亦或正是你之機緣,” Eu@huN*/  
老者言罷,起身把桌上放涼的茶水澆灌於弱小樹苗,再一轉身,雲袖一蕩,白濛已重,老者沉靜的聲音回蕩耳側。 hFy;ffs.  
“吾在等汝,堪破混沌,唯見清明之時,哈。” TI,&!E?;  
M:[ %[+6  
時間城一行,在於看三餘之魂是否有回歸時間城的部分,當然,表面上不會這麼說便是,目的即已達成,人便也可離開。 /n{omx  
下一處目的地,是本體已闊別許久的舊居。 gL *>[@RO  
鷇音子畢竟也是本體的化體之一,本體的記憶是完備的,在那個記憶中,琉璃仙境的藥房裡,有一味可以護住三餘心脈的藥——咳羊莖。那是久遠前萍山落地,素還真機緣巧遇得來的。 Ni-xx9)=  
輕紗帷幔,臨水茶台,許久無人居的琉璃仙境並沒有顯得十分頹廢。甚至茶桌一隅,還放著一隻茶壺,兩隻瓷杯對放,一隻杯底,可見少許茶水,另一隻,則是新杯,杯底壓著紅色錦囊的一角。 dQA'($  
鷇音子入了茶台,拾起那只錦囊湊到鼻端一嗅,遂收入袖中。再看那桌上擺設,自然地伸手去拿那茶壺打算倒茶,起手一提,方知那茶壺居然是空的。打開壺蓋一看,果真空空如也,甚至連茶渣的影子都不見分毫。 0vD7v  
徒勞空悲。 AW!?"xdZ  
了然四字印於心頭,鷇音子放回茶具,一揚手,已聞茶香嫋然。人卻已是轉身步出琉璃仙境,漸行漸遠。 Gsq00j &<Z  
回廊一隅,露出孔明車一角,騎在車上的身影注視了遠去的背影,久久未動,隨即,是一聲無甚感情的歎息。

朔朢 2013-08-12 01:49
引用
引用第12樓aa7993842于2013-07-02 23:28發表的 Re:06.23 06.23 【鷇音子X三餘無夢生】 逆镜 之四 : [!HEQ8 2g  
文章感覺好棒。 JQ8fdP A  
作者的文字很細膩,寫出了鷇音子的百轉糾結。 A }G7l?V&  
既然不知道,何不順心呢? LrM=*R h,O  
很喜歡這樣有點小任性順著心去做的鷇音子w .h@rLorm>  
感覺就連不可能都會變成可能那樣。 rzhWw-GY  
ZRh~`yy  
NO "xL,  
謝謝鼓勵~會繼續努力噠~嘿嘿~(論壇適應中……不太會回覆……汗……) 0%&1\rm+j  
[R(`W#W  
引用
引用第11樓ting0824于2013-07-02 16:25發表的 Re:06.23 06.23 【鷇音子X三餘無夢生】 逆镜 之四 : TJ_$vI  
親你好www  fHE <(  
我也喜歡鷇音子x鱻生 ?26I,:;  
bf ]f= ;.+  
8Wrh]egu1  
哈哈~我也喜歡~不過貌似這對cp蠻冷的~~我會有把cp寫成親友向結局……努力改正中…… l2zFKCGF(  
s @&`f{  
引用
引用第10樓joeess于2013-06-30 01:03發表的 Re:06.23 06.23 【鷇音子X三餘無夢生】 逆镜 之四 : twL3\ }N/B  
所謂旁觀者清當局者迷,鷇音子,這就是愛,是愛,是愛! >Wm `v.-  
最愛鷇音子對三餘的溫柔和寵溺 #I{h\x><?  
@Lpq~ 1eZB  
#|Y5,a ,{  
嘿嘿~蠻喜歡溫柔的鷇音子的~看搶先看,貌似三餘又出來啦~

朔朢 2013-08-12 02:21
之六 Y}t \4 di  
空冥傳響,飄渺而來的琴聲清澈恬淡。 ^crCy-`#  
鷇音子再回羅浮丹境,卻見外表三七年紀的翩然少年,青絲挽冠,撚指間,白衣俱飄,一絲一忽,指到音綻,無滯無礙,不促不緩。似是一松之下,一石之上,臨淵聽水,水聲潺潺,閑和安然。 w k(VR  
這絕非三餘無夢生。 oX#Q<2z*  
他所知的三餘不會有這樣的琴音——仿佛風過,風止,塵至,塵定,適然穏然,無欲無求。澄淨到純粹的淡薄,如隱士,亦如纖塵不染,遠離塵囂的嫡仙。而他所知的三餘,是有所求的,儘管入眼來是仙氣翩然,但眉宇間的英氣,是胸懷天下,為一世蒼生,敢把勞苦甘之如飴的賢者所有的氣質。昔日賢者之音,大氣礴然,虛懷若谷之中,沙場硝煙飛塵,兵戈鐵馬鏗響,卻又見一式蓮華,處喧囂而卓然不動,身亂世卻更現穩靜,那是誓以一己之身,定一世塵囂之慨然。 SN9kFFIPb=  
非是三餘,卻是三餘。觸目之景,入耳之音,仍是讓鷇音子心下一緊。那是一種依稀可以稱之為怕的情緒,似是那日烽火地坑之賭,自己伸手一抓,卻是握空。一如眼前之景,不真不切,似是會在那一恍神之間,如夢幻泡影,杳然無跡。 f/ ?_  
於是回神之時,方才察覺指間溫度,略顯蒼白的手已扣在對方腕上,掌下傳來的脈動,溫潤和緩。 _GXk0Ia3`  
“丹華抱一鷇音子。”三餘抬首,暗紅的眸子轉著流光,依稀澄明,不帶絲毫豫思之色。 rXmn7;B}g  
“哈,你終於想起我了嗎。”鷇音子穩了心神,借勢探了三餘脈象,便收回手。 PlU*X8  
“想起又如何,沒想起又如何。” .f*4T4eR-  
“嗯——?觀你之神態,難道是終願放下了嗎?” "Q}#^h]F  
“哈,放下,並不是放棄。”三餘指拂琴弦,轉了目光。 ,0~^>K  
鷇音子皺眉,幾句話間,你來我往,卻是判斷不出三餘究竟恢復了多少記憶。稍作遲疑,鷇音子翻手化出羽扇,遞給三餘。 yQ_B)b  
三餘看了那羽扇,起身欲接,卻是眼前一黑,一個趔趄,就要跌下去。虧得鷇音子眼疾手快,一個錯步之間,已是順勢將人帶起,攬在了自己懷中。 N|8P )  
“吾——” *?5*m+  
“這時候再說你無事,不是太遲了嗎。”說罷,打橫抱起,便向坤池而去。 #X%~B'  
“哈,吾無你想的那麼嬌貴。”三餘嘴上反抗,人其實已沒了什麼力氣,只得任鷇音子抱著,嗅著鷇音子身上令人心安的丹藥氣息。  A sQ)q  
“是,你三餘無夢生從來都是天不怕地不怕,拿自己性命開玩笑的癡人,你的命,自然沒有我的命珍貴。”鷇音子低頭,但見懷中三餘閉著目,蹙著眉,有冷汗滑過額角沒入青絲,便心知他此刻必定不好受。 +DW~BS3  
“你這是偷樑換柱。”就是這般,三餘口下爭勝的嗆聲也不落下風。 \s/s7y6b+  
“是又怎樣。堅強是好事,不識自身狀況的逞強只會壞事,難受之時,不如少說兩句,人倒是會輕鬆許多。”感覺被抱在懷中的身子略微動了一下,鷇音子便把抱著的手又收緊了些許。 MuYk};f  
“哈,無聊。”看似沒心沒肺地回了他一句,三餘說罷,便再不做聲。 sd,J 3  
鷇音子走到池邊,考慮到三餘的身體應該不會再有成長,衣服大小也不必再變,於是試了試池水溫度,便直接慢慢地把三餘浸了進去。 `_BNy=`s*  
顯然是對這突如其來的環境有些不適,三餘本就皺著的眉頭皺得更緊了些,倒是習慣性去抓鷇音子衣袖的手,只收緊了一下,便隨即鬆開了。 >QjAoDVX?  
看來意識還在,心智也回來了,所以便不像之前還是個孩子時那般任性了吧。鷇音子挑眉,倒是有點懷念起那拼死扒著自己衣袖,死活不肯下坤池的熊孩子來了。遂從衣袖裡拿出先前從琉璃仙境取來的東西,抬手一揚,化了錦囊,催勁在掌,掌中之物即刻化了粉末,散在了坤池之中。 X> 1,!I9  
如此一來,此件心事已了。眼下世局波詭雲譎,還不是自己真正能出得了山的時機。 Sc>,lIM  
再來,還有個認定自己非是善類的熊孩子。鷇音子皺眉,終究還是要再會會他罷。 D8inB+/-  
“沉吟許久,你是在想什麼。” %z /hf  
儒雅的聲音喚回心神,鷇音子低頭看去,但見氣色已比剛才好了許多的三餘正仰首看著自己,卻是在暗紅的清澈眸底,不見絲毫疑惑和猜忌之色。 $*SW8'],`  
“嗯——你且在這裡修養,等吾回來。”剛邁出數步,便又折回,抬手再次化出羽扇,“這個留給你。”說罷,便把那羽扇放在坤池邊,然後飛身下了羅浮山。 -(~.6WnhS  
留下三餘一人,對著蒼穹繁星,兀自眨著雙眸。 -d~4A  
GQt8p[!  
原本引魂,實是怕三餘真的煙消雲散,就此本體少了這一魂,現在看來,反倒是自己多此一舉。但現如今,羅浮山上的三餘和四智武童並存,那就有必要一探四智武童之魂魄是否完整。 ta35 K"  
森羅殿上,依舊陰風颯颯,鷇音子獨立殿中,靜待一人。忽然,寂靜之中,稚聲響起,遠處一孩童,踏著孔明車緩緩而來。 I(]}XZq  
“自上次一別,你又來此,有何要事。” Q;[,Q~c[u  
“無關世局之事。” P?8GV%0$  
“哦——?那你是要談那只空杯,還是那只錦囊?”在離鷇音子數步之遙,四智武童停住孔明車,饒有興味地瞧著鷇音子。 w&$`cD  
“這回,只怕是你想多了。”鷇音子一甩拂塵,略帶打量地回視著對方。 vX{J' H]u  
“耶,所謂酒餘茶後,我只是用閒暇時間,順便找了那草藥與你。”小四一頓,看向鷇音子並無情緒流露的眸子,“而你添茶加水,那顯然,你想之意,非我所寓。” )jU)_To  
“哈,你怎知吾之意,不在茶添語話香,而在其他。” H(R1o~  
“很簡單呐,”小四說著下了孔明車,走到鷇音子面前,“如果是茶添語話香,你為何要走呢?” 1/RsptN"v  
“這嘛,自然是回羅浮丹境救人咯。” {\S+#W\  
“哈,你想知道之事,便權作回你當初救我之恩吧。” |2?'9<  
“嗯——那吾真是感激不盡。”鷇音子有些不耐地甩了甩拂塵,等著對方開口。 NhfJ30~  
小四頓了頓,遂開口續道,“我之魂,確實少了一絲,但不足以影響我之行動。” DQNnNsP:M-  
“那如果羅浮山上的三餘消失,這一絲欠缺之魂,可是會回到你之身上。” z8jk[5z  
“哈,不如說,就算會回到時間城,你會讓他消失麼?” 4 zASMu  
鷇音子一愣,旋即細思起這話中之味來,驀然凜了眸子,“有何不可。”隨即轉身一甩拂塵,又道,“勸你莫做多餘試探,吾之耐心有限。”遂踏步而去。 ZW-yP2  
小四看了那背影,無奈地搖了搖頭,便也踏上孔明車,離開了。

朔朢 2013-08-30 14:10
之七 E4gYemuN  
        仿若深渊之不可测,乔岳之不可望。捻指间音似有意,意动音随,清虚幽古,婉婉成吟,丝丝成韻。顿挫曲折之际,沉然似秋潭,幽然若谷应,空凌之下,竟是让人冷入心骨地禁不住为之一颤。 )i~cr2Hk  
琴,非是一流之琴,吟琴者,却是一流之上的琴技。 <A<{,:5C  
        鷇音子端坐乾石,闭目,凝眉。 @.osJ}FxA  
        已然不复前音,是弄琴者心性已变,无法捉摸的思绪,如深藏雾霭白濛之后,触手而不可得之。 wAX1l*`  
        闭目凝思,却是满目皆是那丝毫不带豫思之色的澄澈瞳眸,清晰的倒映着自己的影。昔日不着痕迹的信赖,却已是让自己久空的心如沐甘霖一般。自有认知以来,不曾被真正信赖、真正认同过的自己,纵使并未在那空缺中迷失方向,却也希冀有一天,这个空白能被填满,而非是一直任凭它空白下去。然而不曾得尝之物,一旦得知它的甜美,便会比常人更加渴求它的存在。 XUM!Qv  
        人之坚强,本心未必就是全部。本心之外,为坚强之构筑,所必须的一个支点,是对自己本心的认同。失之,则无论多坚强的本心,也会日渐消陨在时光的洪流中。如问清香白莲,那这支点会是刀狂剑痴,是百世经纶。但若问鷇音子,那这答案无他,只一人而已。 x9$` W  
        但如今,这琴音隐约告知自己,那短暂易逝,自欺欺人的认同,已是不复存在,自己的迷梦,终是该醒了。 @|Fg,N<Y]  
        凝思至此,鷇音子睁开眸子,看了那一如初见的白发琴者,便起身下了乾石,缓步走近三馀。 V_>\ 9m  
        “这个天下,你不管了么。” !zux z  
        三馀驻指,起身执了羽扇,不徐不缓地摇了道: 3b*cU}go  
        “琴者,上圆下方,天地也。琴长三尺六寸五分,象周天期年之数。十三徽象十二月,余一徽象闰。七弦应之,泛音清而上浮,天也,实音重浊而下凝,地也。散弦居中,人也。此三才备矣,同以为天下。” \X<bH&x:z  
        “嗯——是说天下尽在你之掌中咯。” 5j:0Yt  
        鷇音子不露声色,心下却是寂然。同样的问题,三馀上次给出的答案模糊不清,可谓是记忆尚未恢复完全,给了一个保守而暧昧的回答,而这次,却是完完全全地和自己打起了太极来。 w3#Wh|LQ-  
        如此,那个三馀,是真真不会再回来了。 n?A6u\sQ  
        三馀回视着鷇音子的目光,似是将眼前之人的所思了然于胸一般,末了竟是挑眉笑道,“若你所思及,只是如此程度,便就到此罢。”摇了摇羽扇,又道,“不如换个话题如何。” T#M,~lD  
        “哦?你对什么话题感兴趣呢。”鷇音子说罢,一甩拂尘,转了身不去看他。那昔日给与自己慰藉的眸子,此刻竟提不起一丝的温暖可言。更是在那目光中,有如抽丝剥茧一般,让自己毫无保留地被三馀看透了似的,没有丝毫安全感。 #%`|~%`{:  
        “赌。” ZZWD8 AX  
        “哈,你要赌什么,赌命吗?”听到赌,鷇音子又一回身,冷然地瞧着三馀。 ]Gpxhg  
        “耶,小赌怡情,大赌伤身呐,何况吾所赌之事,无那么复杂。”三馀挥着扇子,踱了几步,略带深意地看向鷇音子。 xgABpikC^  
        “哦?何事。” 7x#Ckep:I  
        “你所想之事,我赌你会败。” IKABBW  
        “你怎知我所想为何。” 0FGe=$vD  
        “哈,谁叫你毕竟是我的,”三馀有意无意地一顿,又道,“果实的另一半。” uJOJ-5}yt  
        便是那一顿,顿的鷇音子当下觉得心脏停跳了一拍半,在听到后半句话时,又瞬间跌入谷底。 jH19k}D  
        自己到底在期待些什么呢。 pM x  
稳了心神,鷇音子便无甚表情地直视三馀的眸子,“若吾现在就将你这半魂送入时间城,你岂不是已输得彻底。” 0="%Y ^N  
        “哦,是吗?” ^sa#8^,K  
        三馀说罢,竟是以羽扇半掩了面,只露出一双眸子,眼角微挑,隐约含笑,却是略带狡黠之色地望着鷇音子。 J+[_Wd  
        鷇音子一愣,细思起来。且不说半魂无法回归本体,单单是现在把三馀送回时间城,这不就是自己败了吗。 MA;1 ;uI,  
        谁叫自己所想,便是眼前人可以认同自己,做自己那唯一的一个支点。 ;ToKJ6hN|*  
        赌约成立,自己已然入了三馀的局,抽身,已是无能。 iDMJicW!+F  
        “呵。”只得一转身,衣摆拂尘扬,踏步回了乾石,闭目端坐。 |\QgX%  
        却是空冥之中,闻得细微草踏声响,然后感觉来人竟然很大方地坐在了自己旁边,徐徐而来的轻缓气流,是那人手中羽扇微摇,一派好整以暇。 8S>&WR%jH]  
        鷇音子却是心下略恼,当下扰了自己已入定的心绪,竟是莫名烦躁起来。 NxjB/N  
        那厢,坐在旁边的三馀听着已经浅乱的吐息,却依旧悠哉地摇着自己的羽扇,怡然自得地抬头观着星相。 9U{a{~b  
        所谓自作孽不可活,鷇音子现下深刻了解了此语之含义。 fYp'&Btb]x  
        既然无法入定,索性起身欲走,不料却被人踩住衣角。 ^m?KRm2  
        “你去哪里。”儒雅的声音,很礼貌地问道。 &F\?  
        “哼,去给你另外半个魂修好烽火关键。”说罢化光而走。 _8"O$w  
        留下三馀一个人,摇了羽扇,眨了眨暗红的眸子,“顺便去开新写的天榜吗,哈,落跑地真快,希望你礼物收得愉快,丹华抱一鷇音子。” 8dV=[+  
>"gf3rioW  
        次日清晨,便见鷇音子归来,顺便带着一本看起来就很暗黑的大书。 N*%@  
        翻看完毕,鷇音子有些愤愤地道: QF{4/y^j{  
        “哈,四智武童,你归还圣魔元史的方法真特别。想让吾成为众矢之的吗,哈,你会如愿,但接踵而至的事情,你承受不起。” *_R]*o!W'  
        “哎呀,看来吾那半魂之体又给你带来不少麻烦咯。”三馀说着,摇着扇子从鷇音子背后走来,“但是没关系,你鷇音子神通广大,能者多劳嘛。” |o,8V p  
        鷇音子觉得头很疼。如果说山下的那个是孩子淘气,那山上的这个,就是专职腹黑了。现在的自己,下山要对付一个淘气熊孩子,回家要对付一个跟你呛声的腹黑,与其如此,真不如当初就让他要么消失,要么变成一个人……总比现在精神力被两头扯着的好。 8d?g]DEN)6  
        “圣魔元史嘛。”三馀在书前站定,喃喃地道。 N5*u]j  
        “怎样。” ! vP[;6  
        “无怎样,圣魔元史之于你,到底是如何的存在呢。” #Xhdn\7  
        “如果果实的生长,土壤是少不了的因素,那圣魔元史,就是这样的存在。” ,$;yY)x7U  
        “哦——?” _$= _du  
        就在此时,听闻山下传来喊话之声。 (:._"jp]  
        “鷇音子出来讲清楚,不要躲藏在山顶……” Uu!f,L;ty  
        “圣魔元史的走狗,武林的乱源……” wB.Nn/p  
        “山顶那只鷇音啾啾啾……” NLS%Sq  
        鷇音子嘴角一抽,一转头,正巧看到因为这句话而用羽扇捂着嘴拼命憋笑的三馀。于是怒气冲脑,一震衣袖,带着圣魔元史飞身下山去了。

朔朢 2013-09-11 14:12
暗红的眸子转着流光,无比纯良无辜地眨了眨,看起来像只讨青草吃的乖巧白兔。 /J04^ 6  
刚从阵里脱出的鷇音子,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无辜又无害的眼神,只是这眼神落在鷇音子眼中,就莫名地引起一阵恶寒——这眼神压根就不是什么乖巧纯良的白兔,根本就是看着白兔如何踩进自己陷阱的老狐狸。 XEn*?.e  
三馀定是在自己踏入阵中时,便已在一旁津津有味地旁观。失窃的圣魔元史,不用说,也是三馀眼睁睁瞧着,被人从眼皮底下盗走的。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三馀必不会傻到现身后站在一旁当雕塑,而是隐藏了自己的气息,当了一回空气而已。 4Fp0ZVT  
“哼,好个声东击西,吾倒是要看是谁,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C] Q1  
鷇音子说罢,一转身,又飞身下山追人去了。 ZQ)>s>-  
三馀则悠哉地摇了扇子,不徐不缓地道:“鬼盗浑千手,果然名不虚传呐。” [ j3&/  
h.-@ F  
啧喳声响,齿轮扣转,日复日,年复年,分分秒秒,转不出时光牢笼。鎏金暮光中,被时间掌控的人,一圈一圈,步踏在时间旧痕,重复着相同的轨迹。而走不出划外变数,究竟是喜,是悲。 @?=|Y  
“唉。”一声哀叹,虚空中化出彩丝繁复的光球。 0@G")L Ue0  
“城主缘何兴叹。”未抬眼,拉晷之人应声而问。 HHq_ P/'  
“叹世人,世事。” q6_u@:3u  
“哦——城主今日有此雅兴。” .mDM[e@'  
“身在这时间城,便是不生不灭。时长日久,便生了无聊之思而已。” A;/-u<f  
“那想必今日,城主是有了不同以往之思了。” +<xQM h8  
“嗯?算是吧,可有兴趣一听。” Ggl~nxz  
“城主——” T.Ryy"%F  
“嗯,我知道你想听,不必客气。”直接打断了素还真的话,城主续道,“世间之人,芸芸众生,困于才能天赋,碌碌无为,无疾而终者甚巨。” Q-MQ9'  
“此心观彼岸,是以此心应了彼岸景,还是彼岸景应了此心。”素还真随意应到,脚下的步子并没有因为对话而停懈。 %CS@g.H=_  
“哦——好个此心彼岸观,旁观者所看到的碌碌无为,是以此心为尺度做出的判断,而当局者,以所限能为,为己心自身而活,未必就是无疾而终。但世间也另有一种人,赋惊天撼世之能,行己心之所欲,却可不为自身而活,这算不算是无疾而终呢。” 0$7s^?G0  
“嗯——”素还真脚下顿住,看了那光球。  `)GrwfC  
“你那两个时争的化体,现在变成了三个,你可知晓。” Cl ^\OZN\=  
“此事略知。” FDVcow*]n  
“半魂之体无法回归本体,若是丹华抱一鷇音子有意消磨你这一魂,本体三魂去一的后果,你比我更清楚。” #<e\QE'!  
“城主美意,素某谢过,但是素某还是原来那句话,素某不能以一己之私,枉顾天下苍生,恕素某不能答应城主之请求。”素还真摇头,再次拖动时晷,脚下的步子竟是更见坚稳。 w"OP8KA:^T  
“不用谢我,你那受圣魔元史染化的分身,于你之联系不曾明朗,连身为本体的你也无法掌控的分身,将是你之机缘还是劫数,也只有未来能分晓咯,唉,既然你无法答应我之条件,那你就继续拉时晷吧。”说罢,光球四散消失。 ua5OGx  
“嗯——”待光球消失,素还真沉吟起来。 =+-Yxh|*  
多日来,未曾不是一点讯息都没有从鷇音子身上传来。那种朦胧的似懂非懂,是连本体的自己也无法看透的迷霭。 Hir Fl  
化体鷇音子,有本体属于素还真的能为,又有圣魔元史之助。若论惊天撼世之能,也许就某些方面而言并不亚于自己。然,圣魔元史之能,是造就了一个与自己对立的个体,还是一个可以为自己所用的正道助力。在这一方面,素还真更偏向于四智武童,也就是三馀无梦生的观点—— Nluv/?<  
此人,暂不可信之。 DyeQJ7p  
最可怕的对手,就是最熟悉你的对手,更何况,这个人竟是自己。 *uo'VJI7_,  
有几分胜算,连素还真自己,也无从掌握。 <$F\Nk|x  
缘由,便是那层迷霭。遮藏之中,鷇音子的思绪断断续续,隐隐绰绰看不真切。纵使有时看透迷霭,白濛之后的混沌,更是无从捉摸。那恍若杂取百色的混沌莲华,似是有着争一世之雄的锋芒,又似有着柔暖济世的旭彩。 /1x,h"T\<  
也因而无从判定鷇音子是正是邪,行事独立而尖锐,锋芒毕露的作风更是与现在的自己不同。倒是隐约,看到了似曾相识,曾是初出江湖之时的自己。只是后来,这感知的心绪,愈来愈扑朔迷离,鷇音子的思绪日渐清晰的同时,竟是在那混沌之中,看到的皆是三馀无梦生的身影。 z)z{3rR|PW  
“四智武童,你之赌局,险象环生呐。”止了思绪,素还真淡淡地呐出一句,依旧推着时晷,走在既定的重复轨迹上。 GN!qyT  
_~q?_'kx  
罗浮山。 K4]g[z  
一人仰首,兀自观着天象,不时羽扇轻摇,惹起鹤发微浮。 |1ST=O7.LH  
“鷇音子此去,必是削四智武童之助力,则势必对妖界不利。”语罢,便转身看了余烟轻袅的九鼎丹炉,蹙了眉。 &Y 4F!Rb  
用九阵,太阳太阴,此消彼长,互牵互用。罗浮山平面为圆,圆为乾,九鼎至极,亦应乾之数。而游走其中的三馀,便是制衡的坤数。阵法排设极其精妙,正是把三馀取之于罗浮山地气及日月精华铸体的因素也发挥到了极致。换句话说,三馀在,阵在,但若是三馀要走,则阵法阴阳失衡,必会牵制三馀魂体归位。 z I+\Oll#Q  
此阵,易立不易破。 3G uH857ov  
三馀并不想留在此地,世局波诡云谲,眼下前有波旬,后有圣魔元史,还有鷇音子这个变数…… <{2e#Y  
寻思间,猛然抬首,却见鷇音子负了一人,远远走了过来。 /9zE^YcT  
“嗯?是地狱变。”三馀摇了摇羽扇,不动声色,看着鷇音子兀自启开一鼎,安顿了地狱变后,才又缓缓开口问道,“妖界,可还有其他生还人口。” W?eu!wL#p  
“你关心此事吗。”鷇音子说着,坐回了乾石。 lu#LCG-.  
“你又何必对妖界这般赶尽杀绝,断其后路。”三馀走到乾石前站定。 rAs,X  
“良木,择而用之,若非是良木,又是阻碍良木发展的劣木,留之无用。” LJOr!rWi  
“棋局之上,子多未必无用。况且纵是劣木,也有劣木之用,用物之道,合该是物尽其用。” q^A+<d  
“哈,你吾之别,便是在吾只为结果之功成。而你,纵是废木,只要所为正道,无论大小,亦要力保其周全,难道只是单纯为用?”虽是无甚表情,但说出的话,却是字字见血,顿了顿,鷇音子续道,“吾讲过,多情是你之长处,亦是你之短处。其中得失,怕是你一人担当不起之重。” ]S(%[|  
闻言,三馀有些莫名气结,握紧的手藏在袖中,已是攥得掌心麻木。只那羽扇依然不紧不慢地摇着,送出的风却让人感觉燥热难安。 G!Um,U/g  
“哦?那你所欲,又是何结果。” 8}fu,$$5  
“天机现世。” 9*E7}b,  
“单单如此么。”三馀说着,不自觉地向前威逼一步,语中气势更甚之。 nPs7c %  
“你回时间城,这里交吾。”鷇音子暗自攥住了拂尘,平静地应道。 "=6 v&G]U4  
“吾,绝不会信任你。”在离鷇音子及近之处猛然转身,三馀袖风劲扫之时,袖摆竟是离鷇音子双目已不足半寸。 ^2$ lJ  
却是鷇音子不为所动,甚至连眼睫都未曾因之一颤,缓缓开口道,“鷇音子行事,并不曾因他人之思而变。” 7<jZ`qdq_  
淡然地凝眸看过去,将三馀因紧攥拳头而微颤的肩背收于眼底,三馀刚说的话仍由在耳,字字如利刃一般,刀刀刻在心骨。 WdZ:K,  
“吾,尽心尽力,行吾所当为而已。”末了,鷇音子闭目盘坐,只是呐出一句话,似是说与自己听的一般。 4<cz--g  
三馀踏步而出,并没有如往常一般和鷇音子坐在乾石上观星,而是兀自走去坤地一面,对着星空发呆。 "Ae@lINn[y  
生气,为何呢。 K =wBpLB  
鷇音子所言非是错误,甚至是正确到让自己无从反驳无从辩白。那是没有绝对熟悉就无法把握的精准,是只有自己能对自己下得出的论断。 \MK*by  
然而这个论断,却是让自己这般介怀。 CBDG./  
那种被本出同源的个体所否定的认知,竟是比他人对自己说一万个不字来得更加刻骨铭心,却也让自己觉得更为荒诞,难道这就是自己和自己较劲的滋味么。 m8 SA6Y\  
思及此处,一直紧握的拳头慢慢松开,一瞬的回血霎时间酸麻了整个手臂。 zCOgBT~p   
吾,尽心尽力,行吾所当为而已。 NTS# sgP  
鷇音子最后的话,声音虽小,却是字字入耳。虽非是铿锵之声可掷地有声,却有着隐然坚忍,不可无视的坚决意味。而此刻回味起来,三馀竟是觉得有种不可名状的凄然,随那寥寥数字漫入心脾,让自己想怒,却怒不起来了。 fm(e3]  
于是第一次,三馀恍惚觉得,也许从一开始,自己就错了?

朔朢 2013-09-15 19:23
之九 *dvDap|8W  
“吾之路,都是自己選擇。” xB@|LtdO9;  
正法天鑒內白濛遍佈,已躲入其中數日的三餘不疾不徐地搖著白羽扇,思量著方才聽到的話,卻並沒注意到身後緩步而來之人。 S a4W`  
“還不打算回去麼。” W`"uu.~f  
三餘轉過身,但見白濛之中,一白衣老者輕捋雪須,站在自己身後。 % , N<  
“此人是否值得你信,不妨自己去問如何。” eeHP&1= 7  
“嗯——多謝。”三餘說罷,化光而出。 $t5 V=}m>  
尚未站穩之際,就聽一聲音冷然道,“你終於肯出來了嗎。” ]$p{I)d&  
“如果你希望吾繼續回正法天鑒裡面,吾會如你所願。”嘴上這麼說著,三餘卻是走向鷇音子坐著的乾石,很乾脆地坐在了他旁邊。 Wm H~m k"  
“哦——看來你和正法天鑒所化之書靈相談甚歡,已經樂不思蜀了麼。”感覺到這人在自己身邊落座,鷇音子仍舊閉目端坐,並沒有看他,心裡卻是有如清風拂水,閒適自然,卻又漣漪層層。 #-8\JEn  
自那日爭吵之後,偶然下山歸來,就不見了三餘蹤影。窺得陣法未變,方知那人應是還在羅浮山內。此地唯一一個可以藏人,而又能讓自己一眼看不見的地方,就只有正法天鑒內部了。這種孩子一般賭氣的藏貓貓,讓鷇音子頓時失笑,倒是想著如此這般清靜清靜,也不是什麼壞事,況且自己說的話不無道理,如果三餘能夠理解,那,也許也不錯。 <,AS8^$X[  
就在送走了地獄變又調教了妖尼姑,這麼“清靜”地過了兩天后,鷇音子突然覺得有些空落起來。是說這人好歹也是本體素還真的化身之一,論智商論情商,都該不屬凡品才是,一個問題一個矛盾,至於思考這麼久麼?人還躲在正法天鑒裡不肯出來,讓自己有怒無處泄,有火無處發,好不鬱悶。 N`E-+9L)  
於是在不知圍著正法天鑒走了幾個來回,就在乾地那一圈草皮被踏得差那麼一絲啦就要禿掉的時候,鷇音子終於下定決心,化光竄入正法天鑒,怒氣衝衝地打算去找那白衣白鬍子老頭要人。那氣勢,絕對不輸當初時間城一探的聲威。 `;YU.*  
但是,能和聖魔元史相提並論的正法天鑒豈是如此好惹。正所謂以其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無論是三餘,還是暫擬定怒火發洩對象的書靈老頭,愣是連個頭髮絲也沒能瞧著,任鷇音子在正法天鑒裡如何發威示強,所發出的氣勁都好似泥牛入海,有去無回。周圍事物,依舊只有那一片白濛,緲渺乎如墜十裡雲障。這明擺著的被吃閉門羹的滋味,讓鷇音子的怒氣得到了火上澆油的加成效果。 sP-^~ pp  
無奈只得出來再等。只是這憋了一肚子的火,就在這等待中慢慢醞釀,然後漸漸的發酵了。於是原先怒火攻心,現在變相地成了另一種賭氣——吾倒是要看看你三餘無夢生什麼時候肯出來。 \`ZW* EtPI  
因此,在感應到正法天鑒內化出了什麼的時候,鷇音子端坐乾石,連眼睛都懶得睜一下,就那麼一句話,冷冰冰酸溜溜地招呼了過去。 'kYwz;gp  
“非也,直到方才,吾才見了他一面而已。”三餘依舊搖著扇子,送來的涼風拂在鷇音子面上,倒是也舒適。 DAwqo.m  
“哦?難得有他不待見的訪客。”言外之意,你是被趕出來的吧。話甫出口,鷇音子頓時覺得甚是舒暢,胸中那已經變調的怒氣也消了三分。 4O:W#bx  
“哎呀呀,有些事情,說破,就無意思咯。”三餘頓了頓輕搖的扇子,不置可否,卻是語中別有他意。 /B5-Fx7j3  
“哼,再次歸來,是有何指教。”突然反映過來,自己不就是吃了閉門羹的麼……於是只得立刻轉換話題。 6G}+gqbX  
“煮茶論英雄如何。” vsL[*OeI  
“哦——?不如改煮酒如何。” yQ3OL#  
“耶,飲酒誤事。” >|6iR%"f#  
“嗯——想來一頁書前輩也曾和閻達煮酒論陰陽,再說你吾也無他事可誤。” 5@hNnh16  
鷇音子這才睜開眸子,一揮拂塵,面前石桌現,兩隻圓石凳已是擺好,桌上小爐煨著壺酒,兩隻瓷杯對面而置。 l<Q>N|1#k%  
再觀三餘,那一臉“事情怎會變成如此”的表情讓鷇音子心情大好,於是假裝沒看到三餘的窘相,鷇音子起身便坐在了石桌一邊,抬眼瞧著已然僵在乾石上的三餘,那眼神分明是在說: XyMG.r-,  
有本事你過來。 8vuCc=  
“真要如此?” a=XW[TY1  
“難道連丟掉性命都不怕的三餘無夢生,會怕區區一壺小酒,看來是吾高估你了。”說罷做出起身的動作,便是揮了拂塵要收拾的模樣。 `xiCm':  
就見三餘突然一躍而起,直接坐在了鷇音子對面的石凳上。 ^'p |!`:  
鷇音子看了,也在自己的石凳上落座,開口道,“一杯酒,一個問題,如何。” k|BHnj  
就在發現前面有個更大的坑等著自己跳的時候,三餘便有了一種自掘墳墓的認知,天下還有比這更冤,更悲哀的嗎?不幸的是隨後他發現了,他這跳的真不是一個普通的坑,居然還是一個火坑。 R.LL#u};  
“這酒難道是——” l88A=iLgv  
“是前幾日讓前輩喝下的那種酒,這一壺是九天神露。”說罷一揮衣袖,桌上現出另外兩隻同樣花色的酒壺來,“那兩壺分別是人海沉浮和地動山搖,怎樣?” 8 4i_k  
“無怎樣,一杯酒換一個問題,不可作假。”三餘突然來了神氣,擲地有聲地道。 -dv %H{  
“當然。” Bm\qxQ  
就見三餘拿起了小爐上隔水溫熱的酒壺,開始給鷇音子和自己面前的酒杯添滿,隨後端起酒杯的時候就開始暗運元功,打算一阻即將到來的酒氣攻心。但不料以石桌為媒介,傳來一道氣勁,使得三餘被迫回手翻扇,將運了一半的元功化做氣勁導入石桌,卻同時又有另一道柔勁在他腕處一卷,右手的酒杯直接被推上唇邊,瓊漿入肚。 ]#/4Y_d  
而卷了自己手腕的,正是鷇音子的拂塵。 M(d6Z2ibh  
“你——” <`!PCuR  
“耶,曾經有人留書森羅殿言,信者,人立之根本也。”鷇音子一派好整以暇,端坐在三餘對面,悠哉地說道。 9s}Kl($  
素還真一杯倒的名聲絕對不是空穴來風的,身為本體的正常化體,三餘很不幸地繼承了素還真的這一優良根基,眼下已經有些飄飄然了。 9'x)M?{8  
“那好,吾已飲下一杯,吾要問你,既然你是在與聖魔元史做對,為何又要百般阻撓小四。” !;6Jng%  
“你可知若是四智武童再不回時間城,一旦逼到極限,這一魂,將永世被拘虛無,吾是不願此事發生。” xyH/e* a  
“哦?”心神稍一恍惚,隨即又問,“那你從一開始,就是秉持這種想法行事的嗎?” +,50q N:%[  
“這是第二個問題的範疇了。” @<M*qK1h  
“哼。”已經有些視物重影的三餘端起酒杯,晃悠了兩下,才將杯口對準還在小爐上的酒壺口,卻是不動了,歪了下腦袋瞪著那酒壺,好似在思考為什麼酒壺不會自己傾過來給自己倒酒。 qzFQEepso  
鷇音子看在眼裡,揚了下眉角,憋笑憋得辛苦,卻也只是不動聲色地提起酒壺,替三餘斟了酒。 wh:1PP  
三餘拎起酒杯,隨即站起身,竟是越過石桌遞到鷇音子面前,帶來一絲酒香,“你不飲麼。” N~pIC2Woo  
“吾並無欲問你之事。” +>7$4`Nb2  
“耶——喝了就有了。”說罷竟是把酒杯送到鷇音子唇邊準備強灌下去。 L :M0pk{T  
鷇音子提手一揚,以太極推手把眼前的酒杯繞了開去,順勢又要往三餘嘴邊送。三餘豈是任人宰割的羔羊,右手羽扇掩唇,再一翻扇,酒杯脫手,三餘空出一手制住鷇音子欲奪杯之手,又羽扇揚空,穩穩端了那酒杯在扇上。 G5D2oQa=8  
“如此美酒佳釀,三餘怎能一人獨享,鷇兄不嘗實在可惜。” M[~{Vd  
鷇兄? 1!p/6  
鷇音子挑起嘴角,看了三餘面頰上的兩片淡粉,揚了揚眉道,“你醉了。” sA9 &/p/  
語罷,鷇音子起身,掌化太極,一指點了那酒杯脫出羽扇,三餘立刻起手攔阻,兩人雖都未催動內力,但招來招往之間也都不曾留手,轉瞬拆招百餘,卻是那酒杯一直就在空中被二人奪來奪去,未曾落地。 m-T~fJ  
眼見奪酒杯無望,三餘直接轉移了目標,驅身要去奪小爐上的酒壺,卻是鷇音子比他更快了一步,瞬移到三餘身後,攬手搶過空中的酒杯,又順勢速轉,腳下橫掃,斷了三餘向酒壺奔去的勢頭,鷇音子拿酒杯的手剛好趁機到位,摁住三餘鎖骨處,把三餘從身後圈在了懷裡限制住。 7ou46v|m5  
“你醉了,還要飲麼。” kl1Y] ?z}  
鷇音子不含感情的聲線從上方傳來,卻是三餘瞬間沒了動作,然後慢慢轉過頭來瞧著他。 $jI>[%  
方才過招,已是進一步催化酒氣在體內運轉,此刻的三餘面色流霞,一雙暗紅的眸子蘊著水汽,盈盈浮光,初雲藏月,卻是明澈地倒映著鷇音子的影,然後,眉眼輕彎,薄唇微挑,竟是,笑了。 9kKnAf4Z  
鷇音子一愣,手下一松,不料眼前人抓準時機,一低頭,將膈在自己鎖骨處的酒杯咬在齒間帶起,再一仰首,頭枕在鷇音子肩上,酒杯中的酒也下了肚。 I8H%=Kb?9  
“你真是——”無可救藥,鷇音子把最後四個字吞了下去,無奈搖頭,伸出空著的手把三餘嘴裡的酒杯奪了下來,放在旁邊的石桌上。 cgC\mM4Nla  
“回答吾的問題。”三餘枕著鷇音子的肩,整個身體的重量都傾在了鷇音子身上,眸子也閉了起來。 K?#]("De6  
“是也不是。”說罷,打橫抱起三餘,啟開一鼎。 xx*2?i  
“為何——”三餘迷迷糊糊地窩在鷇音子懷裡蹭了蹭,聲音微弱地道,“為何又不是。” 8*g ^o\M  
“因為,你從不信任吾。”鷇音子說著,似是又想起了什麼惱事一般,順手在三餘胳膊上掐了一下。 Lc<eRVNd,  
因為你從不信任吾,所以吾說什麼,你都不會信。如此答案,才是你三餘心中的標準答案。而吾,不過是要給你一個你認為正確的答案而已。 rZ bEvS  
卻不料大概是已經醉得糊塗,三餘並沒有感覺到疼,也似乎把鷇音子的解釋領略出了另一番意味,因而臉上笑得更加燦爛了。 )[&_scSa  
“看來你這株以聖魔元史為土壤的種子,長成的大樹倒也還會陰涼人世的嘛。” RV-hIdAU  
你現在才知道? ZX b}91rzt  
鷇音子瞧著閉目的三餘,無可奈何地撇撇嘴,然後跳入鼎中。 92dF`sv  
鼎中是另一番洞天,一床一桌,以及竹椅一張,再其他的,便是置放丹藥的櫃子,還有一排排的書架。 d~ng6pA  
安置了三餘在床上躺好,掩好被子,剛轉身要走人,卻被被子底下伸出來的手給拽住了,或許是喝醉酒的人已經沒有了輕重的概念,一拽之下,鷇音子整個人重心不穩,便要往床上倒過去,急急伸了手撐在床上,免得自己堂堂七尺男兒怎麼說也不算輕巧的重量,直接砸到三餘身上去。 }8'&r(cN4  
卻聽聞那邊,三餘如夢囈一般小聲道,“此次之賭——”說罷,頓了頓,似是還心有不甘,但是字字分明地續道: y?30_#[dN  
“吾,敗了。” BzpP7ZWV  
鷇音子一震。 ^T4Ay=~{  
愣了一秒才又回了神識,然後嘴角浮起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起身,掰開拽著自己衣擺的手收回被中,再看三餘,早已睡地不省人事。鷇音子無奈扶額,卻心道,這酒品或許還不算壞。隨即伸手理了理三餘額前的亂髮,便甩了拂塵離開了。

朔朢 2013-09-27 19:16
之十 Z\>, ),O  
清簫問途,朦朧之中,意識隨簫歌遠走。 0)uYizJce  
白濛漸散,一人著白梅墨紗,單手持簫,負背而立,起首仰望著灼星蒼穹。似是聽辨有人近身,那人半轉了身來。暗茶色的目,帶著幾分深邃悠遠,幾許看山非山看水非水的超然,卻是又似有些困惑地瞧著自己,隨即蹙了雪白的眉,描重了本就深刻的眉心。 TUp%FJXA|  
下意識想要伸手,撫平他眉心的折皺。許是動在意先,有此意識之時,人已是在他面前,指尖觸著那人眉心,輕撫摩挲。 Em13dem  
鷇音子—— K2'O]#  
眉心皺得很緊,如何也撫不平。這使三餘莫名懊惱氣結,卻又帶著三分沮喪,自暴自棄一般一把撲過去,環住了鷇音子略顯嶙峋的背,鼻端似是又聞到了那股令人安心的丹藥香氣。  eIPG#A  
鷇音子—— (UEXxUdQ_Q  
感覺背上有人拍了拍,隨即臂彎一空,剛還在臂彎的人轉瞬化了一陣墨白的煙霧,四散而消—— "oc$  
}4%/pOi:f  
起坐驚醒之人抓著胸口長喘一口氣,卻順不平已然錯亂不堪的氣息,胸口疼得似是有人在鑽心剜骨,生生要挑斷肋骨挖了他心臟一般,使得原本眼角一滴並不明顯的殘淚,和著額角冷汗,一同落在手背。 FQeYx-7  
這感覺——難道小四出事了。 O>DNC-m)i{  
忍著心臟巨痛,三餘踉踉蹌蹌地從鼎裡化光而出,卻見鷇音子正端坐在乾石,額角同樣沁著冷汗。 fW0$s`  
強穩了腳步,三餘逼著自己如往常一般氣定神閑地走過去,試圖伸手拭去鷇音子額上冷汗。 Lx|' ,6S  
卻不料下一秒,手腕就被對方扣住。三餘一愣,剛回過神來,就被鷇音子連點數處穴道,嘴裡被塞的一粒丹藥直接化在口中。緩了心痛的同時,再也撐不住的三餘腿腳一軟,被鷇音子一把攬在懷裡,半抱了躺在乾石上,鷇音子伸手又要去探他腕脈。 {LE&ylE  
“你之脈象——” +1{fzb>9_  
“小四是不是出事了。”三餘緩了一口氣上來,便抽了手,打斷了鷇音子的話。 h.tY 'F  
“不容樂觀。”鷇音子低頭瞧著他,依舊擔憂地深皺著眉。 c ^I0y!  
“吾——無礙。” O ++/ry%k  
說罷三餘便要起身,掙脫那個圈著他的手臂。 BQgoVnQo_c  
又皺眉。 e(\I_  
三餘心裡有些憋悶。晃晃悠悠地從鷇音子懷裡爬了下來,還沒站穩,就見鷇音子突然神色一凜,厲聲道: |ek ak{js  
“去正法天鑒。” V+B71\x<  
心知情形不妙,三餘立刻化光進了正法天鑒之內,同時聽聞外面元史天宰低沉的聲音響起: (fk5'   
“為愛尋光紙上鑽,不能處出幾多難。忽然撞著來時路,始覺從前被眼瞞。” XYbyOM VI  
“嗯——好一個來時路,吾之來時路,是該一回,以證澄明。” 2M6dMvS  
18!VO4u\I  
不疾不徐地搖著手中羽扇,三餘靜靜聽著鷇音子與元史天宰的對話,思緒卻早已飄遠。 /NBTvTI  
鷇音鷇音,最接近大道的混沌之聲,那是一個自己沒有聽過,卻也是從來沒有想要去用心聽的聲音。 SX+RBVZU  
自從知道有這個被聖魔元史利用的化體存在,那種無時無刻地自責與後悔,更多的佔據了想要瞭解他的心情。 !Rw&DFU  
明明是自己,卻因落土殊異,讓命運捉弄,無可選擇地失去了一些本就該有的東西。那種同出本源的信任和認同,明明是其他任何事物都無法取代的存在,鷇音子卻能以自身堅忍,壓抑至今。雖然明知他並非一個脆弱之人,不會因失了認同,而就此迷失自己的道路,因為他是鷇音子,卻更是素還真,縱使明瞭如此,三餘卻還是忍不住一陣心酸。 | 'hLa  
是自己錯了,既然錯了開頭,那便不想再繼續,錯了結尾。 Px4/O~bLk  
“你又來了。” ]EL\)xCr  
三餘回神轉身,見到的又是那位白髮蒼然,目光深邃的老者。 ZCiY,;c  
“嗯——久見咯。” K84&sSi  
“嗯,”老者捋了鬍鬚,燦然的眸光略帶滿意之色,“你終於明瞭了嗎。” ,ECAan/@  
見三餘欲開口,老者續道,“不必多言,吾只是想告訴你一些事。其一,你已自成一體,四智武童之魂只是暫寄你身而已。這大概是鷇音子也沒有料到的結果,你有自己的三魂六魄,但都是複刻當初三餘的魂而生。” CvTwBJy1  
“哦?若歸還四智武童之魂,吾亦不會消失嗎?” $-G`&oT  
“看天數了。正因為如此原因,你無法與四智武童靈魂共鳴傳識,你從有意識開始,就不只是化體,你就是你,亦或者說,你是真正的三餘無夢生。” F1u)i  
“這——” ;) pl{_  
“其二,四智武童之魂離體,若是你不消失,也並不意味著對你就全無影響,畢竟與你之魂魄相生至今,已根深蒂固,但是會產生何種影響,無可預料。” @FX{M..  
“嗯——為何告知吾這些。” h`?k.{})M  
“每個人的道路,都應該自己去選擇,鷇音子的道路,是他自己選擇,你也一樣。”老者淡淡地看著三餘,似是在等待最後的答案。 >[3X]n,0  
“呵,世間之事,是經常也是無常,”莫名地,知道這些的自己沒有膨脹已滿的歡愉或者跌入穀底的悲哀,反而是心平如鏡,似是已經接受所有即將到來的,和在冥冥之中可能到來的,“吾,盡心盡力,行吾所當為。” ! Cb=B  
言罷,三餘微一欠身,道了聲請,便化光而出。 ToU.mM?f^  
8M93cyX  
“吾似乎錯過了一場好戲啊。”三餘優哉遊哉地踱到鷇音子旁邊,笑得也很悠閒。  5H.Db  
“你若在,這就不止是一場好戲了。”鷇音子轉過頭來看他,依舊凝著眉。 " 3y}F  
“哦?那是什麼。” ~mA7pOHj  
鷇音子瞧著他,良久沒說出話來,甚是覺得這人今天是不是哪根神經搭錯了。 HF4Lqh'oco  
“哎呀,算啦,還是說正題吧,在我昏睡這段時間,天機現世了?那地獄變呢。” +i)AS0?d  
“地獄變——葬在向海扶搖。” yh!B!v'  
搖著的羽扇一停,隨即又再次輕搖起來。 {%7<"  
“你不怪吾?”有些不可置信一般,鷇音子瞧著三餘有些遺憾的神色,緩緩問道。 f)Y  
“天機現世,是不可阻之定數,地獄變也算是找回自我,不留遺憾,何必怪你。” %cj58zO |y  
“你——”吃錯藥了?到嘴邊的話被咽了回去,是因為聽到山下打鬥,和那真真切切,仿若就在耳邊的無力喚名聲。 #O|lfl>}  
沒等再耽擱一秒,鷇音子即刻化光去了山下。 "L_-}BK  
少頃,又見人化光回來,懷裡抱著已然昏去的四智武童。 hWxT!  
“這是——” lPS*-p#IZ  
“無時間解釋了,如果再不回時間城,你這一魂,怕是真的要就此永困虛無。”鷇音子打斷了三餘的話,話語間倉促,似是無甚感情,只是目光一直沒有往三餘那邊去,逃避一般。 Yw^ Gti'<  
“咳,我消失了,會有人記得嗎。” #WEq-0L   
冷不防地一句話,問的鷇音子一瞬間失了神。 FfXZ|o$;  
長久以來似乎已經習慣這樣的一個人,或安靜地搖著羽扇,或一展腹黑絕學跟自己嗆聲,如果突然消失了,會怎樣—— x u,htx  
“會。”會記得,記得有這樣一個人,雖然曾經不認同自己,卻最終能從那雙明澈如斯的眸中,看到自己的影,看到一分不可改的信任。縱使往後的歲月,也許自己最不缺的就是信任,但,來自三餘的信任,是不同的。 uGCtLA+sL  
鷇音子化了手中藥丹變作藥粉,喂半坐在石臺上的四智武童服下。 ysth{[<5F3  
離別在即,卻是霎時間沒了那種心酸,回歸本體,這才是化體最終,也是最初的宿命才對,沒有可以擔心可以猶豫的餘地,但是為何,心在抽疼,似是要喘不上氣來。 9HKf^+';n  
“嗯——也許不記得會來的更輕鬆啊。”三餘把鷇音子的神色都看在眼裡,依然羽扇輕搖,走到鷇音子身側,只手撚決,劍指按住眉心翠色琉璃,抽手之際,指尖凝著白芒,反手指出,直射四智武童眉心。 6+ANAk  
“呃,接我一下。”聲音有氣無力,隨即,人便失了重心。 (6-y+ LG  
幸得鷇音子眼疾手快,右手扶著四智武童,左手直接撈了三餘一把,才沒讓人直接摔在地上。

朔朢 2013-09-27 20:00
續章 `,m7xJZ?y  
依稀有了意識的時候,感覺整個世界都在柔柔地晃,周身很溫暖,還有那令人安心的丹藥香。 ;+9(;  
“嗯——這裡是——”才剛開口,就發覺自己聲音不對,一抬頭,正對上一張熟悉,卻又不熟悉的臉。 d#7]hF  
“哈,你醒了。” <? 4cWp|i  
“吾又變回去了?” [a+4gy  
“然也。” SJ[AiHR  
三餘眨眨眼睛,視線變的比方才更加清晰之時,識得這是至少三更天的半夜,鷇音子正抱著自己,走在不知名的樹林裡。 9<Ag1 l  
不過這方向,他還是識得的。 &%:*\_2s  
再仔細看了眼前人,早已換了之前的衣服,頭髮也重新整理過。 EqQ3=XMUL@  
“吾還是喜歡你之前那身衣服,墨紗白梅,倒是符合你的腹黑。” $owb3g(%4  
“哦,原來在你三餘無夢生眼中,鷇音子是個腹黑小人咯。” N6 BNzN}-P  
“耶——這是你說的,吾可沒講,是說那衣服呢?” G{O\)gf  
“哈,那衣服,想當初,三天兩頭被一個失憶的孩童當腳墊踩,你覺得呢?” 8>d q=0:  
“呃——咳——也罷,你這是要以新面目示人麼?”三餘瞧著他,嘴角勾起一抹笑。 bN!u}DnN  
“隨你怎麼想吧。” ?q6Z's[  
這麼說著,鷇音子騰出一隻手,推開了眼前的木門。拂塵一掃,桌上的油燈燃起昏黃暖光,鷇音子把懷裡裹得嚴嚴實實,看起來約摸七八歲的三餘放在了裡屋的軟塌上。 @Q3, bj  
三餘打量了四周,屋子顯然是有人打掃過,看起來乾淨而舒適,柔黃的燈苗,暖光包裹著亂世下的平靜,竟是讓人有些安逸地困倦起來,。 |Z!@'YB  
“硯匿迷穀啊。”三餘趴在床上,支起兩隻小腳,在半空來回蕩,有著孩童特有的明澈眸子回望鷇音子。 uDI}R]8~  
如果能有這樣的生活,也不錯,可惜—— W/a,.M  
鷇音子看了看他,便走過去將三餘抱起,靠在枕上,又拉起了被子替他蓋好,“你且在這裡修養,屈世途明天就會過來,另外,你原本的功體,由於寄宿的魂體回歸,也消失了。” 6~3jn+K$1  
“這吾知道。” bk kSIl+Q  
“若無他事,吾便回羅浮丹境了。” a>?p.!BM  
“有。” " Ac~2<V  
“何事。”鷇音子剛欲轉身離開,卻頓住了腳步,回過頭來看他。 O&52o]k5l  
三餘稚氣的小聲糯糯道,“等屈世途來了再走可好。” oL)lyUVT  
燈影微搖,晃得眼前事物幾分恍惚。照的三餘一雙眸子水汪汪地,像極了一個因怕黑而不敢一個人睡覺的孩子。 g@}6N.]#  
鷇音子心想著,這孩子今天果然吃錯藥了吧……想是這麼想,卻還是忍住沒說出口。 \d ui`F"Cc  
於是鷇音子看了看還躺在枕頭上,略帶期待神色的三餘,雙腳已經不由自主地走了過去,拂開可能會被自己壓到的被子,然後坐到榻上閉目打坐去了。 Pm;I3r=R\  
“你睡吧,沒功體就只能以睡眠補充精力,吾等明天屈世途來了就走。” pOX$4$VR<  
半天沒動靜。 nrF!;:x  
殊不知那邊三餘已經一頭紮在被子裡,就見被子上一個包塊在迅速向鷇音子靠近,然後從被子的另一邊鑽出了一腦袋亂毛的三餘,直接窩到了鷇音子懷裡。 PRZ8X{h  
鷇音子睜眼,擰著眉瞅他,“你這樣能睡好?” )p h30B  
“你說呢。”三餘窩在他懷裡仰頭瞧著鷇音子那說不出什麼神色的表情,頓時挑起嘴角,笑得三分頑皮。 ,5 =kDw2  
鷇音子只能在內心扶額。 f%L:<4  
無奈樓了那娃娃一同裹進被裡,右肘撐了腦袋,左手隨意搭在三餘身上,側著瞧他。 '%);%y@v  
嗯,一定是燈光太暗,自己眼花了。三餘這樣想,不然這看著自己的眼神,居然還帶著幾分柔和是怎麼回事……也罷,倒是真的困了,睡吧。 i'Wcf1I-=  
於是三餘像是得到了戰利品一般,帶著滿足的勝利微笑,又往鷇音子懷裡蹭了蹭,然後睡去了。 'Z59<Ya&x  
那小表情自然是絲毫不差地落入了鷇音子的眼,倒是還真像個孩子似的,心底這麼淡淡地呐上一句,嘴角卻早已揚起,平日不怎麼見笑顏的一張臉,此刻眉心舒展,竟是能看出一個柔暖的笑意來,那也是一種滿足,但非是勝利的滿足,只是單純的內心充滿暖旭一般的滿足。 ,T/GW,?  
咳,一定是燈光的錯。 \u{Jf'g  
突然意識到自己居然真的笑了這個事實,鷇音子一揮手,一道氣勁滅了燈苗,同時左手摟得更緊了些。 2'|XtSj  
^uM_b  
翌日,聽聞窗外鳥鳴如潮,該是天亮了吧。 U{HyxZ|q<  
晨風略帶寒涼。三餘懶得睜眼,只是身體本能地向著某個溫暖的方向靠過去。 g(KK9Unu  
“別動。” u/;_?zI  
不料背後一聲輕叱,竟是在耳畔響起,暖而微熱的鼻息,也正悉數迷蒙在自己頸側,癢癢的。 }+*w.X }L  
於是思維開始運轉,剛才那份打算繼續賴床的懶散一掃而光。 >G<4R o"  
現下的狀態,是三餘左手正拽著不知道誰的手不放,右手則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臉,嗯,沒有之前那麼軟綿綿圓滾滾了,看來是又變回來了。 ~d&'Lp[3  
又再回憶了下昨晚的事情。 ?ISI[hoc  
那——身後的是鷇音子無誤了。 U 7EHBW  
於是三餘突然眯起眼睛,狡黠如狐狸一般的神色只說明一個事情——他要開始整人了。 K?$ 9N}+  
三餘猛地一個轉身,正巧對上鷇音子不知是因為慍怒還是其他而微紅的面龐。 o@Scz!"g  
鷇音子心裡叫苦,昨晚摟著變小的三餘哄他睡覺,卻是自己也睡著了,但是修道之人畢竟有功體在,淺眠足矣,天快亮的時候就醒了,然後發現懷裡的那個娃娃不知何時,竟然又恢復了原本的身體,想著這麼抱著成何體統,於是打算起身坐到一旁去等屈世途來,自己就可以走人,不料摟著三餘的左手剛移動,就立刻被某人一把拽住,還拽得死緊。 sE^ns\&QP=  
無奈怕打擾了三餘睡眠,鷇音子只得保持著這個上不上下不下的姿勢,撐著等他醒過來,但是天越來越清朗,眼前三餘的睡顏越來越清晰—— 'lxLnX  
熱,真的很熱—— ! NIL pimi  
結果現在這一切事情的元兇竟然還猛地轉身過來看自己的窘相—— }Q,(u   
“你——” p .lu4  
話出一字,就立刻被一個軟軟的觸感堵住了。鷇音子驚得瞪圓了目,卻是並沒有想推開對方的想法。 <zfO1~^  
反倒是本來略微酸麻的手臂,此刻收得更緊了些。 _ 'H2>V_  
“三餘無夢生,你自找的。”趁兩人都在各自大口喘氣的時候,鷇音子壓低了聲音說罷,一把扣住三餘摁在了軟塌上。 RA#\x.  
+[>y O _}  
“呃——”一大早晨就收拾了行李趕過來的屈世途其實侯在門口有一段時間了,至少是在鷇音子最後一句話說出之前就在了。就見老人家撫著胸口,走到河邊從背囊裡拿出茶具和茶葉來沏了壺茶,隨手扔了一個包子到河裡喂了蠹魚孫。然後喃喃地念叨著,“唉,年輕真是好啊,老人家我一把骨頭了,果然是只能泡泡茶喂喂魚咯。是說素還真呐,老屈我啥也沒看到啥也沒聽到哦,以後麥來質問我,我只是路過打醬油的,嗯,對,路過打醬油的。” & 8ccrw  
“喂~屈仔,我還要包子。” n'! -Pv  
“哦哦,給你給你。” UENYJ*tnP  
說罷屈世途竟然是有些恍恍惚惚地把一整筐包子都倒進了河裡,樂得蠹魚孫打著水花歡快地接著一隻又一隻的包子,吃得好不開心。 @=02  
就這麼快到晌午—— yW%&_s0  
“咳,屈世途。”冷不丁地,身後一聲輕咳,倒明顯是鷇音子的聲音。 }P05eI  
“啊,”屈世途手中的茶杯直接落地碎成了片,“我歹命啊——” p Z0 =  
&*X3c h  
                                                    全文完

watermoon 2013-09-29 18:58
自還珠樓主、平江不肖生謝世,江湖中即罕見文言武俠。 jK& Nkp  
閣下此文頗有前輩高人之風範,不才偶遇,讚嘆之餘,唐突留言以誌因緣。

朔朢 2013-09-29 19:22
嘿嘿~喜歡就好~結尾倉促了~因為要開學啦~

紫陌紅塵 2014-01-10 23:02
三餘和丹華抱一是我難得非常萌的自體啊,好不容易看到這麼長一篇還是完結的,真的很感謝樓主,幼年版三餘很萌。

akosy 2015-02-19 18:10
一直都很歡喜鷇音子和無夢生這對,能看到樓主這樣高質量的文真的是欣喜若狂!十分喜歡三餘喝酒的那一段,有種說不出的香艷。

ycsnow 2015-06-20 23:43
喜歡這篇的感覺,兩人最後好甜蜜啊 {KF7j63  
不過想不到三餘這麼主動啊 >//////////////<但是馬上被鷇音子反壓了 XD

crayfish 2018-01-05 17:11
本来有好多好多的话想感慨,一看楼主的头像,忽然全忘了……

k1412 2020-04-26 12:36
太太写的文真好看,我爱鷇|一辈子

sunnygreen 2020-05-25 22:26
哇,爱了。这两个人看剧的时候就很带感,看文更是让人欲罢不能啊

xuenvjkr 2022-09-10 23:16
是怕踩脏了脚丫子才去踩茪H的衣服吗233333太可爱了

adrianbella 2023-03-03 13:16
太太写的真好,超级萌鷇|这对cp,能看到这对的粮超开心

handler 2024-03-18 11:19
前面小三余真的可爱晕了,虽然短暂失忆,但是还是有点小腹黑哈哈哈哈哈


查看完整版本: [-- 09.27完结 【鷇音子X三餘無夢生】【剧情向】 逆镜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0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32545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