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03.28 【素還真X一頁書】心劫 by 愛水瓶之淚(完結,30F) --]

三十六雨 -> 琅琊文庫 -> 03.28 【素還真X一頁書】心劫 by 愛水瓶之淚(完結,30F) [打印本頁] 登錄 -> 注冊 -> 回復主題 -> 發表主題

山艾樹 2014-03-08 20:22

本文原作者為愛水瓶之淚,小山只是代為發表 b1gaj" ]  
百度素梵吧里有更多的素書文,歡迎同好來玩~\(≧▽≦)/~

山艾樹 2014-03-08 20:28
1、相認 p1D[YeF4  
2[B4f7  
心情無端變得輕鬆了。 fQ'.8'>T  
g|Y] wd  
站在琉璃仙境內,葉小釵這樣想著。 'JZJFE7Z  
ewuXpv%vwW  
本來打算歸隱的。 'q>2t}KG  
tp:\j@dB  
因為竹魂,再渡紅塵。 5tv<8~:K  
 \dl ph  
想起竹魂不久前說過的話,人生沒有全得,也不可能全失。 li] 6Pj,  
*9 Q^5;y  
那個時候還在苦苦尋找一方淨土,沒有血腥,沒有殺戮。 0G <hn8>  
wNNB;n` l  
竹魂說:「世界上不可能有你要找的那個地方。」 _Cy:]2o  
HPQ/~0$  
葉小釵手堮陬菑@刀起程的面皮。 ,&7Wa-vf  
3L _I[T$s  
這是他孫子的面皮。面皮本來是秦假仙從道境偷來的。 |!H?+Jj:  
?-OPX_i_  
「也許素還真會有辦法。」秦假仙說。 K'1~^)*  
dQgk.k  
向來有神人之稱的素還真。說不定真有辦法醫治一刀起程。 _P,^_%}V06  
WlV z,t'if  
只是來到仙境後,看到仙境堹葭菑@位姑娘。 fd8!KO  
DjCx~@  
姑娘看到小釵,神色一陣恍惚。是她看錯了嗎? W3&tJ8*3  
JR9$. fGJ  
似是為了確認什麼,姑娘試探道:「葉小釵,聽說您已經退隱。如今為何又來到琉璃仙境。是退隱的日子太過無聊,不如江湖堛漲魚黺隉H」 8BXqZVm.  
u/Fj'*M  
小釵搖頭。這姑娘為何會有此問。 ~%#mK:+  
P2 0|RvE  
該和他相認嗎?姑娘心想,說道:「我叫花非花,葉小釵,你可知道我的身世嗎?」 R4e&^tI@*  
[U\(G  
沉默的劍客默默聽著。他不懂姑娘想要表達什麼。 OQ4c#V?  
 m@rSz  
「二十多年前,一個卑鄙,無恥,下流的人趁一個女子重傷昏迷之際,污辱了她。不幸的是,這名女子後來有了這個卑鄙,無恥,下流的男人的骨肉。並在懷胎十月之後產下一雙兒女。葉小釵,你知道這個卑鄙無恥的男人是誰嗎?他就是你的兒子金少爺!」 7Bz*r0 9S  
] c}91  
「啊」。手中的玻璃盒應聲掉落。金小開的臉皮滾了出來。 zz_[S{v! #  
BRbV7&  
但他無暇去管什麼臉皮了,此刻的他,心潮澎湃,異常洶湧。原來眼前這個姑娘,就是失蹤多年的孫女嗎! W9J1=  
|@j _2Q,  
「祖父!」 ad n|N  
$ v} <'  
祖孫相擁,失聲痛哭。還有什麼事情比現在更幸福的嗎? )%Y IGV; &  
S<6k0b(,_3  
oP,9#FC|(  
慢長的一夜過去。當清晨來臨,警醒的劍客猛然間眼開眼睛。 q]<xMg#nu  
o*ANi;1]&B  
也只有在那人的身邊,才會失去警覺的吧。 lQ*eH10H  
FA>1x*;c  
小釵忙推著花非花站起身來。看向那人。他來了多久了? Erb Sl  
~U}Mv{ y  
素還真用落莫的眼神看著他們。拱手道:「葉小釵,恭喜你們祖孫相認。」 X QbNH~  
;?IT)sNY  
花非花道:「素還真,你早就知道我的身份。」 qeaA&(|5  
J\W-dI  
「是,本想找個適當的時機讓你們祖孫相認。現在看來,沒這個必要了。」 2HOe__Ns  
MV+i{]  
話鋒一轉:「葉小釵,你有了薪傳,不像我......」未竟的話語消失在哀歎聲中。 - G ?%QG`v  
`?o=*OS7Y  
小釵明白,現在的素還真正在深深的自責和深痛的失落中。 "D> ]ES%5  
M%=P)cC  
因為他,失去了兒子。 a0d ,  
[}""@?  
亡于葬屍江的素續緣。 TGWdyIk  
N&;\PfG  
目送著知己落莫的背影,小釵不知該做什麼。 _J"mR]I+  
V 4qtaHf  
「素還真在嗎?」 T_L6 t66I  
G8NRj9k?  
「一頁書,是您來了。素還真心情很失落,他在堶情C」花非花道。 ^!>.97*   
0K3Hf^>m  
「嗯。吾為素續緣而來。根據慈航渡的手劄,素續緣尚有一線生機。吾進去找他。」 ^eTZn[qH>w  
e`DsP8-&v  
看著一頁書走進琉璃仙境。花非花問:「祖父,小弟的事情還沒向素還真說呢?」 Ysk, w,K  
t* z' c  
他現在心情很失落。葉小釵想著。示意花非花,再等等看吧。

山艾樹 2014-03-08 20:30
2、葬屍江 Z>{*ISvpq  
}|He?[TR  
?Y`zg`  
「起風了。」 3bH5C3(u  
4]"w b5%  
]I XAucI]  
站在樹下的人,似在追憶往事。喃喃自語:「風采鈴,素還真對不起你,對不起你啊!當年為武林大局棄你於不顧,如今連吾兒續緣都慘遭不幸,頭顱被棄在葬屍江。」 Z}f^qc+  
kbq:U8+k  
R"Y?iZed3  
武林傳言,葬屍江是最污穢,最肮髒的所在。前段時間為了一頁書護棺天河,前往道境找孤愁探視,順帶偷取了一枚金鵬的蛋。 M7U:g}  
1,u{&%yL"w  
-,@bA @&  
如今一頁書已成功蘇醒,那枚蛋也已孵出。是否該到葬屍江取回續緣的頭顱,讓他留有全屍。 *K!7R2Rat  
%QE5<2k  
 qnTi_c  
「素還真,你心中似有掛礙。」 w&+\Wo;([b  
;E2~L  
JB'qiuhab  
「啊,前輩。只是因為一些事情感懷罷了。前輩此次前來,所為何事?」 ~GYpa t  
5^o3y.J?P  
\vs%U}IrO  
清聖的佛者一揚佛塵,迎向那人道:「素還真,在吾的面前不用強撐。吾知你心情失落。此來,是要讓你打開素續緣的墳墓。」 |?|K\UF(Y  
|%3O) B  
y $v@wb5  
「前輩既然知我!又何必叫我開棺,難道就不能讓吾兒安靜嗎?」素還真聽聞此言,真的不硬撐了,神情頗為激動。 ) 1BiEK`v  
J2Y 3er  
<q1'Li)_R  
「豈不聞淨從穢生,明從暗出。根據慈航渡的手劄,他當初為素續緣誕登挫骨,真意是讓他活在殘酷的世界,死後回歸自然。若吾猜得不錯,墓中的素續緣應該恢復到七八歲,七八歲是他的真實年齡。」 8q{1E];:q  
'@S,V/jy0z  
dRM5urR6,  
「活在殘酷的世界,死後回歸自然。」反復嚼咀,懷著半信半疑動手開墳。 E.U0qK],  
?bn;{c;E  
u[: P  
一頁書道:「素還真,你心中忐忑不安。」 B[Ix?V4yy  
bA0uGLc  
GW:\l~ d  
「是。素某心中著實不安。被前輩看出來了。」 B5 tx f.  
widI s[ )  
ZtKQ]jV&@  
「想來當初,你是為了保護吾的元神,才放棄風采鈴的。是吾連累了你們。」 _u` B3iG  
;*"!:GR%h  
p5D5%B/  
「前輩,你這樣說就見外了。武林中可以沒有風采鈴,可以沒有素還真,但不能沒有你一頁書啊!在素某心中,一頁書這個名字高於一切。」 #?A]v>I;C  
X9z:D>   
p9k4w% ~:  
「吾明白。在吾心中,你素還真的名字也是最重要的。只是害你心傷,過意不去罷了。」 65;|cmjv  
2z[r@}3  
DXt]b,  
一邊談著,素還真的手在推開棺蓋的時候也不禁顫抖,他抖得這樣真實,連一頁書都感受得到他激動的情緒。 zZ<ns+h  
)A"ZV[eOoQ  
y @]8Ep  
只見棺木中原本成年男子大小的骨架,如今縮了整整一半,觀那骨架,只有七八歲大小,仿佛變魔術似的。 ]VzqQ=U%  
-qs(2^  
d.L OyO  
「真的只有七八歲,這是續緣的真實年齡!」 |R[v@c`pn  
9*7Hoi4Ji  
9"[!EKW  
「事不宜遲。素還真,趕緊把骨架包起來,我們前往葬屍江吧。」 XKpL4]{&q4  
)[e%wPu4e  
Y] D7i?3N  
素還真連忙包好骨架。只是當他和一頁書走出琉璃仙境時,碰到葉小釵和花非花還在那堹葭菕C `wP/Zp{Hy  
8=lHUn9l  
=# k<Kw#  
「素還真,你要去哪里?」花非花問。 |LXrGyk^  
7Qm;g-)f  
CsJ)Z%4_  
「吾要前往葬屍江。」 UY?i E=  
 #a|6Q 8  
Z?!JV_K  
「為什麼要去那堙H」 +Q@/F~1@6@  
va`l*N5  
ccHLL6F{  
「實不相瞞,此去葬屍江,是為了吾兒素續緣那一點生機。」 @Fm{6^  
j|^-1X  
yYxeNE"  
語畢,偕同一頁書離開了。 "N?%mCPI  
v>x {jZkFL  
zhVa.r A  
花非花想著自己和祖父等待了一夜,金小開的事情未曾向素還真提得一星半點,如今他就這麼走了。她觀看祖父神情,葉小釵也是一臉的落莫。心堣ㄛO滋味,抱怨道:「素續緣的事情重要,難道小弟的事情就不重要了嗎?祖父,我們先去把小弟的下落找到吧。」 .g6PrhzFbk  
UFzM#  
LUe>)eqw  
葉小釵正有此意,沉默的點頭,沉默的轉身。尋找金小開去了。

山艾樹 2014-03-08 20:30
3.命格 @%I_&!d  
zIA u3  
l|R<F;|  
渾濁的葬屍江,烏浪翻滾,黑漆漆的河奡眶o著一股若有若無的味道。 wW6mYgPN%  
vp )}/&/  
AF9[2AH=Y  
這個地方真的能使人再生嗎?站在河前,不禁疑問。 []2$rJZD9  
2$j Ot}  
cuV8#: i  
一頁書催促:「你把屍骨丟下去就行了。依吾猜想,可能這條河有秘密?」 3<e(@W}n-M  
hJC p0F9O  
rm5T=fNJ  
素還真猶豫再三,終於下定決心:「事到如今,只能相信慈航渡前輩了。」 o+"0.B  
uv~qK:Nw(  
gW 6G+  
言罷,將素續緣的骨架丟落葬屍江。 5v Uz  
#x4h_K Y  
P/C+L[X=  
渾濁的河水很快挾著骨架沉沒了。  &*>C PO  
s{1Deek=  
QKUBh-QFK  
烏浪翻滾間,似有一道毫光閃過。然而即便這道毫光快如閃電,快如流星,也是被烏黑的河水給淹沒了。 m p|20`go  
)$l9xx[  
7 BnenHD  
素還真和一頁書站在河邊等待著。素還真向來喜愛潔靜,他沒想到居然能在這樣的地方站著,只為等待一個奇跡。 $tt0D?$4  
m! '1$G  
YvxMA#  
一頁書自然也喜歡潔靜,他也沒想到,居然會陪著素還真在這媯扔菕C z 1#0  
IQk#  
!CVBG *E^l  
等待是一件很費時間,很費精力的活計。尤其是在臭水溝邊。哦!葬屍江就是臭水溝,一條大的臭水溝。這條臭水溝埵陬蛣L數的吸人蛭,不過那些可怕的吸人蛭已經被刀狂劍癡的心劍全數毀滅。 dm/\uE'l  
v0hfY   
:9!0 Rm  
當然還留有一些,極少數的,吸人蛭。 k8x&aH  
<<W.x)#:  
%!HnG wv-  
烏黑的江浪,黑漆漆的河流。時間一點一分,一縷縷一絲絲的過去了。 o {Xw Li  
O{i_?V_  
3w<j:\i  
再轉眼,已是三天后了。 ;Xd\$)n  
Rbj+P;t&  
O)RzNfI^`N  
有人終於按捺不住焦急的心情了。素還真喃喃自語:」真的會活過來嗎?起死回生哪有那麼容易?已經三天了,為什麼一點反映也沒有?「 e?? {&[  
-'H+lrmv  
H/ @M  
」素還真,你變了。「一頁書聽他自語,沉吟半晌,開口說道。 )QSt7g|OF  
8SCW.;0  
`6BS-AVO7  
從風采鈴出現的那一天起,素還真在不夜天的一夜留情,一夜夢碎,他變了。變得患得患失,變得像另一個人。 @R OY}CZ{/  
|`(?<m  
6JFDRsX>)?  
還記得素還真的這種改變曾經出現過一個異變,有心人欲將他飛龍在天的命格上升為亢龍有悔的命格。這是一種改變命格的做法,意在使人的運數用盡,加快他的死亡。 #Z=)=  
B[0,\>  
hRy }G'0  
恰恰是在風采鈴失蹤之後有心人挑起的這場陰謀,那時素還真仿佛魔一樣弑殺成性,一幫幫,一群群,見人就殺,見人就砍,而且所用的武功都是當時的禁招。 4 _U,-%/  
7 NB"oU^h%  
*liPJ29C[  
當時,一頁書為了阻止素還真,站在琉璃仙境內,大大方方承受了素還真三個至極的大招,他強壓傷勢,輕描淡寫的鄙視著素還真,說他:」不過如此。「 Bbt8fJA~  
M(h H#_ $  
im? XXsH'  
待回到雲渡山,內傷再也強壓不了,一口鮮血吐出來。養傷養了足足幾個月。 u<y\iZ[   
w[A3;]la  
<<2b2?a S`  
」素某沒變。前輩說笑了。「素還真心媦瓟k的明白著什麼,但他總是習慣性的將其忽略。 B]KLn?zt5  
V+a%,sI  
ma-Y'  
」不,你變了。「 7SY->-H8  
4Ig{#}<  
B L5  
素還真不想辯解什麼。他總是習慣性的將辯解忽略。 X.AOp  
3D09P5$W  
{5tEs v  
忽然,一道光芒閃過。素還真將這道光半空截住,是一封信。他拆開看過,大驚失色道:」魔域摛住了秦假仙。鬼帝今日就要將他斬首!「 wIR [2&b  
7}1Kafs  
F",abp!  
」事態緊急。素還真,這塈^守著就好,你趕快去魔域吧!「 y0&HXX#\  
*T2&$W|_a  
pnA]@FW  
」有勞前輩了。「 c+)|o!d  
y yR8VO{  
MW[ 4^  
素還真拱禮罷,飛快的化光趕往魔域了。

山艾樹 2014-03-08 20:31
4。魔域 g+/U^JIc4l  
K<w5[E9V.  
!BikF4Y1L&  
魔域。觀其名就知這是一個黑暗的組織。不曉得第一個帶來這個名字的是誰。或許是南宮恨。從企圖將天虎八將從苦境消滅,繼而霸佔整個苦境。足可窺見魔域的野心。 ,M h/3DPgE  
v8k ^=A:  
i|,A1c"*  
;)]zv\fC  
他們野心勃勃,他們人手眾多。從魔界第一殿開始,到七重冥王,到阿修羅主宰,再到如今的鬼帝。 8B t-  
XXwhs-:o  
kJeOlO[  
長久以來,他們的目的只有一個,霸佔苦境。 2P=~3g*  
udy;Od t  
tWOze, N  
然而,似乎他們的雄圖霸業遇上了一個絆腳石。 %y\7  
"l,EcZRjTz  
h16Nr x  
如今,這塊名叫素還真的絆腳石先後絆倒了七重冥王,阿修羅主宰,鬼帝視他為勁敵和必除對象。 ,h`D(,?X  
2_\|>g|  
vhEs+ j  
在一次又一次博弈中,素還真面對魔域的陰謀越來越無法招架,終於招致山窮水盡,走投無路的地步。為此,他犧牲了風采鈴,犧牲了崎路人,犧牲了自己的同志,最後終於保住了整個武林。 +sluu!~  
~S>ba']  
yaYt/?|  
這次,他們捉住秦假仙,不知又有什麼陰謀,什麼鬼計? *3 8Y;{ 4  
Aq]'.J =4  
wEc5{ b5M  
素還真心堣@邊思量,一邊快速的奔跑。他現在連喝茶的時間都沒有。 eRy'N|'  
P W<wjf,rQ  
Q4 :r$ &  
陰森森的是非小徑,機關密佈,是一處狹長的山谷,這是通往魔域的必經之路。 Xgc\O08  
. mrRv8>$  
gpvj'Ri7V  
往日,是非小徑機關陣法全開,五瘋魔守著山谷。他們接到了鬼帝的命令,遠遠的便喊:「是素還真嗎?」 y" -{6{3  
lFV|G J  
FEmlC,%  
「正是清香白蓮素還真。」 W1`ZS*12D  
/=(FM   
~MQ f($]  
「鬼帝說了,放你進去。你請吧。」瘋魔亂道說著,收起機關陣法。 L [M8[~Hy  
<sB45sNbU`  
[eP]8G\ W  
素還真心下遲疑,但他憂心秦假仙的安危,顧不得當下。只得先進去再說。無論如何,先確定秦假仙的安危。 2`U&,,-Mf  
#p`7gFl  
d$~b`  
一座高樓撥地而起,宏偉壯麗,只是周圍黑雲彌漫,一片陰森詭異。這便是魔域了。 +`3ZH9  
\bSHBTK  
8HA=O ?Cg  
最討厭的就是這堣F。素還真心媟Q著,走了進去。 :8wF 0n-'  
vkgL"([_  
W3rvKqdw5  
「殺!殺!」十幾個蒙面人圍著一頁書撒殺著。 N|vJrye  
*{s[$}uQ  
P`"DepeD  
「你們是何人?」一頁書揚眉問道,手執佛塵擋著所有的殺招。他沒下殺手,否則,這些人早就死了。 %~2m$#)  
-- FtFo  
n7uD(cL  
突然,一道強大的掌氣從側方襲來。 &>fd:16  
M?u)H&kEl  
 Z5-'|h$|  
當下便可以判斷此人是一個高人。心下一凜,清聖之氣凜然爆發。 L-$g& -  
q~_jF$9SX  
/U ]5#'i  
那個高人也蒙著面,和所有的蒙面人一樣群起而攻之。 e'&{KD,-T  
o2jB~}VMl  
d6&tz!f  
又突然,另一道強大的掌氣也從側方襲來。 wJkkc9Rh'(  
.&.CbE8K[  
x=N;>  
當下便可以判斷此人功夫不弱。心下一凜,手執佛塵旋身擋下。嗯,又一個蒙面人。 cA2]VL.r>C  
EtGr& \,  
fZgU@!z  
怎麼回事? e)"cm;BJ^P  
^]gl#&"D  
tH(#nx8  
一頭霧水,眼看攻勢越來越猛,對方出手便是殺招,天羅地網般密集的攻擊當頭罩下。 {rLOAewr  
_4Pi>  
E5Jk+6EcMa  
一頁書決定不再留情,氣由心發,化氣轉形,一個大招,一氣動山河頂過去,瞬間沖散了對方的陣勢。 heA\6W:u&  
E}2[P b)e  
I5?LD=tt  
兩個高人擋下了一氣動山河,小兵們則吐血的吐血,倒地的倒地。 a@J :*W  
那兩個高人對看一眼,繼續發動攻勢。一頁書見他們不收手,自然也要抵抗的。 D I[Ee?  
7Y:s6R|  
DYK|"@  
「哇,好吵啊!」依稀從葬屍江堙A傳出一個孩童的聲音。 iSlVe~ef  
UUq9UV-h  
[y>.)BU  
緊接著一道光從河堶舅F出來。這道光看似小而薄,但當光出了葬屍江,越到地面上時,猛然間便宏大了起來。就像悶罐子堛漁蟔擛藒M爆炸了。 &KWh5S@w  
|\t_I~de  
-X \v B  
所有人都給炸飛了。 o+&sodt|`  
 P_g  
ta(x4fP_  
一頁書也給炸飛了。當他明白過來,想起自己當時全神貫注于和蒙面人的交戰中,壓根沒想到又來這麼一著。 s2WB4U k  
nE84W$\  
Xy +|D#b  
之所以沒有發覺,是因為這道光沒有殺氣,只是當光接近之後,猛然爆發出來的那種宏大的張力,把他給炸得飛到了天上。 ?M2@[w8_  
W+X zU"l  
m<4Lo0?nS  
待從空中落下。已到距離葬屍江幾埵a之外了。 < n{9pZ5.  
=fPO0Ot;  
i1C'  
一場打鬥,葬屍江終於恢復了平靜。只是從江堥拑}傳出一個小孩子喜悅的聲音:「終於不吵了!」 RJSgts "F  
Tw5BvB1  
u 6+  
一頁書往葬屍江的方向走著。走著走著,突然又折了回來。 x!+ a,+G  
PdZSXP4;k  
VbYapPu4b!  
心媞簸搳A喃喃道:「為什麼素還真前腳剛走,後面就有人攻來?那些人是誰?另外葬屍江堛漕滬茷警ㄦ|是素續緣嗎?如果是,那麼他已經脫離危險,自然無礙。」 Jo@9f(hq  
p pq#5t^[)  
; o\wSHc  
又道:「鬼帝究竟在盤算什麼?先到琉璃仙境,還是先回雲渡山?」 \+\h<D-5  
qz&)|~,\C  
#z.x3D@^r6  
思量一陣,又道:「方才蒙面人有意纏鬥,似在拖延時間。他們想要幹什麼?魔域向來陰險狡詐,素還真此去,不知情況如何。吾還是到琉璃仙境等他罷。」 mq L+W  
|Th{*IJ <,  
uu>g(q?4II  
腳程一轉,於是又向琉璃仙境走去了。

山艾樹 2014-03-08 20:31
5.魔物 )r~Oj3TH  
va0 a4s1O  
R)=<q]Ms  
素還真昴然面見鬼帝,開門見山道:「秦假仙在哪里?」 ~xCy(dL^}  
R/W&~t  
b%BwGS(z  
鬼帝斜倪他一眼,道:「來得再遲半刻,便人頭分家了。」 ! [ X<>  
|*b8-a8<  
kL-+V)Kl  
「廢話少說。我要帶走他。」 OX"`VE  
rZEu@63  
 x^"OH  
「還真是理直氣壯。素還真,你當魔域是什麼?」陰森森的殺氣散發開來。鬼帝怒道。但隨即,他話鋒又緩了緩:「其實,阿修羅主宰慘虧在你手下,也證實了他的無能。魔域九殿並不是相連的,要知道阿修羅不滅,鬼帝也出不來。如今你毀了魔域第三殿,這個損失我該找誰補償?」 ,<BTv;4p  
-[=`bHo  
FD<~?-  
「如果強盜上你家搶你房子,殺你家人,你難道不會想方設法保護自己的房子,維護自己的家人嗎?」 _?ym, @} #  
7j Q`i;L}Y  
4{Iz\:G:{/  
「好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 S(Pal/-"  
Q|>y2g!  
wv<"W@& 9  
「素還真是講理的。否則今天也不會來了。」 i[<O@Rb  
^%L$$V nG  
&^EkM  
「哈哈!」鬼帝笑了起來。鬼帝的樣貌異常魁梧,蓄著一臉的絡腮鬍子。他抖著他的絡腮鬍子,嘿嘿道:「那是你的道理,不是我的道理。但如今人在我的手上。我說了算。所謂道不同不相為謀,你走吧!」 >g?,BK@  
Ul=`]@]]  
*M="k 1P1  
「若鬼帝執意如此,那素某只有硬闖了。」素還真毫不退讓,渾身運起浩然正氣。 r~sGot+sQA  
,FTF@h-Cs  
T<OLfuV  
「其實,你要帶走秦假仙,也不是不能。」鬼帝看著他,悠悠然道:「只要你答應吾一件事。」 mp#5V c  
+RbCa c  
lBCM; #P  
「何事。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但說無防。」 3laSPih[.  
T:si?7CR  
e1H.2n{y^  
「只要你素還真能聞一聞夜魅花的香味。我就讓你把人帶走。」 K46\Rm_:B;  
*"#>Ov>  
aAX 8m  
素還真斂眉,心下凜然。這明顯是一個陷阱。且不說那夜魅花有沒有毒,單單是鬼帝提出這個問題的動機,就非常的不單純。 O:#to  
kxKBI{L  
W>"i0p  
鬼帝轉頭,對瘋魔亂道吩咐道:「去,把秦假仙吊起來,挖掉他的心、肝、腸,再把...」 C}Khh`8@5.  
8]0^OSS  
p~r +2(J  
「且慢。吾答應!」素還真突然說道。 w,\Ua&>4  
$, =n  
`Z{7Ut^)  
他想,至少能先運用功力封閉周身大穴。等撐到琉璃仙境再想辦法,心下一定,道:「帶秦假仙出來。」 fD!O  aK  
E_ xpq  
SO}Hc;Q1`  
鬼帝點頭,讚賞道:「好氣魄。素還真,你放心。等你聞了夜魅花的香味,人你馬上帶走,吾鬼帝是非常講信譽的,決不會對你暗下毒手。」 t+vn.X+&  
~2pctqMA  
 @]A4{  
素還真挑眉睨了他一眼。不會暗下毒手。誰信哪! )]/!:I4e  
ZJ!/49c*>  
Z!#zr@'k  
當秦假仙出來時,看到素還真,激動不已的喊道:「素還真哪!我就知道你會來救我的。」奔過去撲住他,左右看看,道:「你這個黑面鬼在搞什麼夭壽的主意。你想對我們怎麼樣?」 rtY0?  
bJ9>,,D  
s,0,w--=  
「秦假仙。我們走吧!」素還真看他沒事,心堸矽部A面上仍是平靜的道。他小心翼翼的封住周身大穴,並沒有讓夜魅花的香味擴散。但是,心堣摒O緊張的。因為,那花的香味很特別。 7)[4|I  
/P,J);Y  
#j@Su )+  
秦假仙聽說要走,高興的連話都不多說了。說走就走。這個鬼地方他連一秒鐘都不想呆了。 *iYs,4  
75{QBlf<  
sB /*gO  
可是,待他們走出是非小徑,離開魔域,一路上秦假仙不斷的抱怨魔域如何如何陰險,如何如何趁他逛蕩花樓的時候把他給抓了,不給吃飯,不給喝水,不讓睡覺,等等等等。 lT*Hj.  
27;*6/>,  
k{9s>l~'  
「啊!」面對這聲突然的叫喊,秦假仙嚇了一跳,回頭一看。只見素還真異常痛苦,臉上血色全無,一片煞白,因為異常的痛苦他捂著臉面,倒在地上不停的抽搐。 6tP^_9njy  
NK d8XQ=%  
HmQuRW  
「素還真呀!你怎麼了?你怎麼了?」秦假仙慌張極了,他快要緊張死了。他一不是醫生二不是先覺,他束手無策,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HNQ2YZ  
YT#" HYO  
Cgt{5  
琉璃仙境內。清聖的佛者手執佛塵,眼眸微閉。他長身而立,分外平靜。 lB,.TK  
qdOaibH_  
V7 c7(G  
突然,一陣陣野獸的嚎叫響徹雲霄。 E_-CsL%  
7Sr7a {  
=`g+3 O;<  
一頁書睜開眼眸,道:「是野獸的嚎叫。」 U2!9Tl9".  
3TO$J  
oc>,5 x  
舉步走出琉璃仙境,迎面撞見一個魔鬼。這個魔鬼頭上長著三支角,長了一臉濃濃的黑毛,根本看不清他的面容,只有他的衣服似在哪里見過。 N-;e" g  
Haiuf)a  
7LKNEll  
身為佛門弟子,除魔衛道天經地義。一頁書怒喝:「哪里來的魔物?」舉掌便要將他拿下。 *YYm;J'  
Pr/K5aJeg  
Z&YW9de@  
只是,當這個魔物看到一頁書時,瞬間呆了一呆;待魔物看到一頁書舉掌向他攻來,雙膝跪地,猛的磕起了頭。 r=<,`_@Y  
03[(dRK>=  
|no '^  
害得一頁書硬生生收住了掌勢。 < JA5.6<=  
1+v)#Wj  
%6HDLG6@^}  
後面秦假仙趕來了,他氣喘吁吁的說道:「一頁書啊......事情大條了......他是素還真呀!怎麼辦啊?「 * r$(lf  
h9RG?r1  
nO2-fW:9]  
」什麼!」不敢罷信,不可思議。一頁書猛瞪著魔物,說什麼也不願相信昔時的知己變成現在這個樣子。 H/Y ZwDx,i  
A)&OR]0[  
O$LvHv!  
突然,異變的素還真一躍而起,跑了出去。 cYq<.A(hVj  
j;)U5X  
gVl%:Ra%  
「不妙。追!」一頁書心下大駭,急急追了上去。

山艾樹 2014-03-08 20:37
6. A9!%H6  
?,O{,2}  
一頁書一路循著異變的素還真的腳步追著。追著追著,金烏西墜,抬眼已是天黑。 O3PE w4yA  
&%$r3ePwc  
`c ^2  
前面有一片林子。夜色下站著一個人。 ?`3` azfM  
'/J}T -,Z  
_ ^r KOd  
那人發覺了什麼,轉身看來,驚訝道:「焚天!是你。」 S zsq|T  
;3-5U&Axt  
@or&GcQ*  
「你是何人?」 jqh d<w  
TG~:Cmc  
" +'E  
「在下寒山一花香。」一花香說著,揚了揚手堛漯寣C一頁書看到那是一株類型荷花的很漂亮的花。 d;daYjOm  
qe8dpI;  
hS/oOeG<Y  
「你為何在此?」 9# IKb:9k  
|X,T>{V?y  
y'(l]F1]  
「因為剛才看見一個怪物沖進了林子。一時好奇所以站住了。想來焚天也是追著那怪物來的。」 ^w/_hY!4/  
PMebn$(  
a$y=+4L  
「確實如此。一花香,你說那怪物沖進了林子。」 Z_.Eale^  
C0eP/d  
uW3`gwwlU  
「是啊,我正奇怪。敢問那是什麼怪物,竟然驚動了你焚天?」 +1zCb=;!{  
/p+ (_Y  
0'{0kE[wn  
事到如今,一頁書知道想瞞也瞞不住。思索片刻,道:「實不相瞞,那個怪物正是清香白蓮素還真。焚天一路追他至此,並沒有看到他做出什麼惡事。」 P,^`|\#7  
!/^i\)j>](  
hqd}L~o:  
一花香驚訝道:「武林名人素還真,怎會如此?真是不敢置信!」 Dm?>U1{   
z=J%-Hq>  
;cgc\xm>  
「確實很難相信。」 vtM!?#  
$@<qaR{t\  
TR/'L!EE  
「焚天,事不宜遲。我們分別進去找尋素還真吧!」 (\}>+qS[  
5}@6euT5$  
Rd7Xs  
兩人進入了林子。這片樹林不大,一頁書先後找了三遍,依然沒有找到素還真的影子。他仿佛憑空消失了,就連氣息也沒有留下。一頁書不敢大意,安心守在樹林外面,心忖在他跑出來的時候能夠碰上。 !r]elX  
Hg\+:}k&9  
pCS2sq8RC  
天明了,素還真從樹林堥咱X來。他已經恢復了正常,只是披頭散髮,雪白的衣襟沾滿塵埃。 ;$gZ?&  
b0|q@!z>  
#-?pY"N,  
一頁書看到他平安出來,呼出一口氣。迎了上來。 }JyWy_Y  
^_BHgbS%;  
b 37P[Q3  
素還真問:「前輩,你怎麼會在此?」 k$1ya7-@  
69AgPAv<k  
ZWH?=Bk:  
一頁書憂心擔心傷心,不想一見面碰到這樣的問題。只得歎息般的道:「這是我要問你的問題?」 >tTNvb5  
U+gOojRy{  
U9GmkXRix  
「敢問前輩想要問素某什麼問題?」 SZW+<X  
1~/?W^ir  
%"Tn=fZIF  
一肚子的疑問。問題多了去了。只是話到嘴邊不知從何說起。一頁書眯眼打量著知己現下的形象。 +^1E0@b%  
h >V8YJ  
PI@/jh  
形象,他還有形象嗎?高高在上,超塵脫俗的清香白蓮如今已經染滿塵埃,髒汙不已。 (GB2("p`  
GjlA\R^e  
gn"Y?IZ?  
「罷了!先回去再說吧。」 C;7?TZ&xw  
ljg2P5  
]4f;%pE  
「也好。素某也有很多問題?」素還真抬手,卷起一縷頭髮細細端詳,似乎在疑惑自己何時變得披頭散髮? uJ ;7]  
YYfX@`\  
$OOZ-+8  
一花香見二人要走,連忙跟上,道:「素還真,久仰大名。在下寒山一花香,早想拜訪武林中盛傳的琉璃仙境。」 ]l\'1-/  
Qx{k_ye`  
F ^& Rg  
素還真向來對此類人來者不拒。於是一花香也跟到了琉璃仙境。 2D|2/ >[  
U(#)[S,  
F&?55@b  
遠遠的就聽見秦假仙的聲音:「素還真哪!你終於回來了!你昨天在魔域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啊?為什麼會發生這種事啊?擔心死老秦我了!」 e45gjjts  
6b1f ?0  
xszGao'  
邊喊邊跑過去,拉著素還真上下左右打量,「還好還好。沒缺胳膊沒少腿!雖然樣子很落魄,但依然很俊秀。」摸摸他的頭:「平平的也不硌手。素還真呀!你到底得了什麼怪病啊?」 h!# (.P  
P 2J{ Ml#  
Q|40 8EM  
「怪病?」素還真疑惑的道:「素某身體很健康。」 3k)W0]:|<  
.KiJq:$H  
a(}dF?M=  
三個人面面相覷。顯然當事者本人明顯不知道他的身體狀況。 Nu !(7  
h%'4V<V  
!O=?n<Ex"  
一頁書道:「素還真。把你昨天的魔域之行詳詳細細的說一遍。」 o+(>/Ou  
cBICG",TA  
m\a_0!K  
素還真心下疑惑。但前輩發問,知無不答。於是仔仔細細的把昨天的情況說了一遍。 !: e(-  
/ S  
 ~"\qX+  
一頁書聽完。歎息:「很明顯了。夜魅花有毒。」 [e1kfw  
d D6I @N)X  
[$; \1P/  
「沒有毒。素某是神農醫譜的作者,有毒無毒還是清楚的。只是覺得夜魅花的香味很特別。前輩,素某到底怎麼了?為什麼沒有在琉璃仙境,反而是幾百堨~的樹林?為什麼會披頭散髮?你們說的怪病到底是什麼病?」 |,zcrOo]  
>:W7f2%8`  
-TnvX (ok4  
秦假仙摸摸鼻子,帶著哭腔道:「素還真,都是我害你的!你別來魔域,讓我死了算了。現在怎麼辦?武林中沒我秦大俠可以,但萬萬不能缺了你素還真呀!」 2+KOUd&jS  
$* )??uU  
ogN/zIU+VA  
「秦假仙。我病得很嚴重嗎?」 BR8W8nRb  
C;m7 ~R  
ejq2]^O4c  
秦假仙看看一頁書。一頁書皺眉斂目,一臉疑重。秦假仙重重歎一聲:「非常嚴重,嚴重得已經到了變形的程度。」 emZ^d/A  
eIVCg-l}  
g=eYl_P6  
「什麼?」素還真大驚失色。 .54E*V1  
D>& ;K{!  
x;H#-^LxW=  
秦假仙繼續道:「我是武林的罪人,苦境的罪人啊!罪該萬死,千刀萬剮都不足以彌補我的罪過。但是就算將我千刀萬剮,恐怕也是於事無補。事到如今,只能儘快找到解藥,儘快讓你恢復了。唉!」 k< b`v&G  
%9.] bd|%F  
{0(:7IY,  
轉而問一頁書:「一頁書啊!他沒有做出什麼殺人、放火、強搶民女之類的事吧!」 h& |wqna  
Dd+ f,$  
RusC5\BUX  
「焚天昨夜一路尾隨他至那片樹林。他並沒有做出什麼傷天害理的事。」 ]7WBoC8  
} 5n((7@X  
jYwv+EXg  
「這就好啊!謝天謝地,我去武林中找解藥去了。素還真就交給你了!我苦!」  p /V  
K`.wj8zGY  
by*>w/@9)k  
秦假仙說完,急急忙忙去了。 :SxOQ(n  
/a7tg+:  
ejj|l   
一花香突然驚訝的說道:「夜魅花!居然是夜魅花!」 (]'Q!MjGa  
KMz\h2X  
f.Y9gkt3d  
「嗯。一花香,你似乎想到什麼。」一頁書眼睛灼灼的逼問。 mT57NP  
lD09(|`  
aubmA0 w  
「嗯。一花香常年遊歷山水。也曾和魔域方面的人打過交道。聽他們說起過此花。據說夜魅花本身沒有毒。對魔域之人和一般人也不會有什麼影響。但這種花最怕動情。畢竟他是魔域特有。尤其是像素還真這種超先天症狀尤其明顯。只要當你心堣@動情,就會產生魔化。而且只會在夜晚發作,白天都會恢復正常。」 '8~cf  
&s!"pEZWck  
H) g:<  
「解藥是什麼?」一頁書問道。 .%+`e  
{ .KCK_ d  
]d"4G7mu`l  
「這,我不知道。」一花香搖頭。道:「還請焚天多方打聽。一花香告辭。」 T:0X-U  
7 q<UJIf  
sr\lz}JW  
說罷。一花香走了。一頁書轉而面對尚在震驚中的素還真。眼見他失魂落魄地走了進去。

山艾樹 2014-03-08 20:38
7. ?uUK9 *N  
= PldXw0  
當天傍晚。素還真再一次異變。一頁書和他交手,戰鬥到半夜,被他掙脫跑出了琉璃仙境。一頁書見他跑了,不敢怠慢,連忙追趕。 z602(mxGg  
`gqBJi  
/U<-N'|  
一路上聽到野獸不斷的嚎叫。知道那是素還真的聲音。悲痛不已。 -tT{h 4  
/:>f$k4~h  
dQ^>,(  
「怎會如此?怎會如此?」 IS7g{:}=p  
h$ M+Yo+  
".| 9h  
心堣@方面擔憂。一方面思量。一花香所說的話可信嗎?動情。為誰動情?風采鈴嗎?幾百年來,從來沒有被情困擾過的清香白蓮真的會有動情的這一天嗎? 7\^b+*  
%" $.2O@  
sSOI5W3A  
在一頁書的眼堙C素還真或許可稱得上一個偉人,一個偉大的人。他總是忍人所不能忍,承受了常人不可能承受的壓力,也失去過一生中唯一的一個愛情。但是,他不可能為情所困。 o_U=]mEDY  
io cr  
, j ,[4^  
曾經為情所累,幾度為情所傷。但是,在旁人面前,他總是輕描淡寫,似乎情這個字離他很遠很遠,遠到十萬八千里。 +3vK=d_Va  
ld94ek  
5(>m=ef"  
曾經成名天下,在翠環山上隱居二百年的生活何等悠閒。他應天命而出,知天順命,幾度扭轉運數。即便運可改命不可改,也終強撐直到現在。 r6]r+!63"  
fl~k') s  
J{$C}8V  
然而,就算是一個偉人,也終有運數用盡的一刻。想起當初為了阻止他飛龍在天的命格上升到亢龍有悔的命格,自己不惜扭轉天數,已經惹動殺機。 1o o'\  
Z!6\KV]  
8x'rNb  
天之懲罰,和魔域的威脅同樣可怕。 {AIP\  
IGql^,b  
T~Jl{(s9)  
如果運命真的走到那時,窮途末路,不可挽回,素還真這個名字真的會從武林中消失嗎? 6fPuTQ}fY>  
m&,d8Gss^  
xpFu$2T6P.  
如果真到那時,即便粉身碎骨,也要扭轉乾坤。 c@ En4[a'  
dT,X8 "  
M O* m@  
一頁書心思百轉千回。但有一件事情,他無比確定。那就是假如天命真的運行到那個時候,他決不會放素還真一人去死。 yqlkf$?  
0$ &Z_oJ  
 'm}~  
眼看天將明瞭。一頁書默默的抱起被點住穴道的怪物往琉璃仙境走著。走著走著,怪物模樣的素還真恢復正常了。他低頭看了看懷堛滬戛e,見他十分疲憊,就算睡著,臉上也掩藏不住驚恐的神色。 -N5r[*>  
wx(| $2{h  
S7wZCQe  
回到仙境。把他放到臥室內。想了想,又端過一盆水,把他臉上的髒汙仔細擦乾淨了。才轉身離開。 ~n]:f7?I  
nP'ab_>b  
&Z=}H0y q  
床上的素還真睜開了眼睛。剛才他就醒了。哈!那個夜魅花好厲害。被異化的身子已經和原來不一樣了。他早就醒了。只是聞到熟悉的檀香氣息,才沒有動手一掌擊到抱著他的人。 CJjma=XH  
E(8!VY ^  
|\?-k  
「哈!前輩。茫茫江湖路,哀哀無情途!」 {>QrI4*A  
+?MjY[8j  
8XX ,(k_b  
心嵅D屈。不知道該拿現在的自己怎麼辦。素還真迷茫了。以前,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情。從來沒有什麼事情是解決不了的。從來沒有什麼困難能難倒自己。從來沒有過,為何現在居然讓一朵花給拿住了。 dSIMwu6u  
lDp5aT;DsM  
Yl8tj q}iC  
都不知道昨天晚上發生了什麼?都不知道什麼時候被前輩抱著?越想越心驚肉跳。如果在自己不知道的情況下。做出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甚至違背心願幫助魔域而對苦境造成不可挽回的損失,那麼那些千人指萬人罵的事情,也是素還真做的嗎? !bH-(K{S6  
D6bCC; h=  
sdS<-! %u4  
哈。前輩。雖然你今天抱我回來,幫我擦淨臉,把我安置在床上,你是如此的信任我。但明天呢?以後呢?清香白蓮還是清香白蓮嗎?如果我做出任何錯事,做出任何違背良知,泯滅人性的事,前輩你還會相信我嗎?要知道屆時素還真已經不是素還真了。 a+\ Gz  
J;m[1Mae&  
"793R^Tz  
門開了。一頁書走了進來。站在床前灼灼的疑視他。 6gakopZO  
R(pvUm& L  
]}>GUXe)^  
「你的神色很糟糕。」 Vl^jTX5N  
b^Rg_,s  
Y0|~]J(B  
「哈哈哈。難道前輩要我笑嗎?我笑給你看。」素還真說著,當真沒事人一樣的笑起來,直起身,掀開被,用平靜得不能再平靜的聲音說道:「我要換衣服。」 w^R5/#F_r  
X:8=jHkz  
n{4&('NRFP  
一頁書看著他,並沒有走,揚了揚眉:「你自便吧!」 6EX:qp^`  
PK3T@Qv89  
v~uwQ&AH  
「前輩不出去嗎?」 1%EY!14G+  
&lI.N~Ao  
>Cd%tIie*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在吾眼中,一切皆空。」 ?A62VV51CN  
n=rPFp RLF  
pk;bx2CP8  
好一個一切皆空。素還真靜靜的看著他。他心堜白一頁書的意思,但畢竟還是有最起碼的禮儀謙恥,赤/身/露/體這種事情還是少做為妙。不過,一切皆空都出來了,也沒有什麼好扭捏的。 A.WJ#1i}E  
\8Blq5n-O*  
2vj)3%:7#E  
於是依次脫下衣褲,再依次穿上新的。轉眼間,渾身上下煥然一新。一頁書就站在旁邊,靜靜的觀察他,研究他。待他一切完畢。沉吟道:「身體似乎沒什麼不對的地方。」 #B+2qD>E  
Ih,~h[  
}b\d CGVr  
「嗯。」 X/gh>MJJ<  
lZn <v'y  
C?hw$^w7T  
「那麼就是血液了。」 6"_FjS3Sl  
Ypv"u0  
.6vQWt7@  
「素某不知。」素還真說著,話鋒一轉:「前輩,素某請求你一件事?」 1q\U (^  
(x.K% QC)  
$)7-wCl</  
「什麼事?你儘管說。焚天一定辦到!」 Y;#P"-y H  
u{> 5  
>DbG$V<v'  
「就是,如果有一天我做出什麼傷天害理的事情,做出對不起武林,對不起前輩的事情......請前輩,請前輩無論如何都要施展一次千里碎腦神音!」  Nu9mK  
i$og v2J  
(#Y2H  
「什麼?這,素還真!你......」一頁書舌頭打結了。他氣憤極了,重重地吸了兩口氣冷靜下來,才道:「茲事體大,恕焚天做不到。」 KbwWrf >  
;! CQFJ=  
x5PQ9Bw,  
「前輩!」素還真喊道:「現在雖然沒什麼情況。但是素某感由心發,心血來潮之下越來越不能自己。現在,素某每想一件事情都頭痛不已。素某明白這是異化的症狀越來越明顯所造成的!如果當真到了那一天,請前輩無論如何都要大義滅親!」 JN3Oe5yB2@  
fep#Kb%"e  
zD)2af  
見一頁書生氣的瞪著他,精亮的眸子熠熠生輝,倔強仿若萬古不變的頑石。素還真心驚,用疲憊不堪的聲音娓娓道:「前輩啊!素還真拜託你!素還真請求你!素還真給你跪下!」 '{OZ[$E  
SrHRpxy  
'>`bp25>  
說著,膝蓋一軟,當真要跪。 UTs0=:+,t  
uOW9FAW  
F*I{?NRN1  
一頁書連忙扶住,怒斥:「別跪了!你到底要跪幾遍啊!男兒膝下有黃金,別動不動就來這套!焚天不吃你這套!」 H%])>  
Q>Q$BCD5  
>nl *aN  
「前輩!」 }"xC1<]  
$f C=v  
9B*SWWAj  
一頁書連連吸氣,見他神情激動,反而硬不起來了,道:「無論如何,你要給吾考慮的時間啊!」 Sf*VkH  
L"('gc!W  
pV>/ "K  
「幾天?」 g7d)YUc  
TH6g:YP`7  
NTVG'3o  
「七天。」 !-2 S(8  
\h #vL  
M}@^8  
一頁書心說,七天,拼了命也要找到解藥。 ~'T]B{.+J  
5IMh$!/uc  
Rmd;u g9  
正說著,外面傳來了秦假仙的聲音:「素還真,一頁書,我們找到解藥了!」 TXy*-<#vR  
ulVHsWg  
O'5(L9,  
一頁書聽到此言,簡直如聽仙音。連忙催促素還真走出去了。

山艾樹 2014-03-08 20:40
8. 1 k  H  
W ddU|-W  
秦假仙手堮陬菑@株漂亮的花,只是花瓣差了一瓣。據他說這就是解夜魅花的解藥。 u2U@Qrs2  
+%>L;'L ^X  
「此花你是從何處得到的?」素還真接過來,觀察了一會兒,問道。 8qBw;A)  
cJH7zumM)  
「就是那個一花香提供的線索啊!他說夜魅花出產在魔域,無毒無幅作用。既然產在魔域,那麼當然也要用魔域的花來解了。具體老秦也不知道。但秦大俠出手,品質保證。據那個一花香說這就是夜魅花,只要連根帶葉吃下去,就解了。」 :Eob"WH  
6NZ f!7,B  
「嗯。一花香。」一頁書沉思半晌,道:「此人頗為奇怪。」 `D GO~RMp9  
sY1*Wo lA  
「連我都覺得他很奇怪,更別說你了。」秦假仙比劃道:「我有仔仔細細,認認真真問過他呀!包括這種花的特性,種類,產地,甚至這花的上一代,上上一代都仔細問過了。但是一花香對這些問題很欠揍的笑笑,說:「何必問我這麼多呢。素還真是神農醫譜的作者,他對這些植物的習性難道還不清楚嗎?你去問他不就知道了。」於是啊!老秦就拿了花,回來先給素還真看。能治就治,不能治就拉倒,老秦我跑斷腿也要為你素還真拿到解藥。」 2gFQHV  
Vxk0oI k`  
「素還真,你看如何?」一頁書問道。 2poU \|H  
FiFZM  
素還真細細端詳手堛漯寣A反復確認,說道:「不錯。這就是夜魅花。」 [i&tE.7  
2@A7i<p  
「吾看看。」一頁書接過來,翻來覆去,這種花和普通的被子類花朵一樣啊!香味確實很特別。但可以判斷是沒有毒的。 sQt@B#;  
a_Xh(d$  
把夜魅花遞給素還真:「那就試試看吧!」 V#sANi?mpo  
g[Yok` e[  
「這……」素還真拿著花,遲疑了半天。終是沒有將它吃下去。眼看時間將近黃昏,再過半刻間,他就要發生異變了。 P3N f<  
~}TVM%0RTq  
「唉!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素還真無奈的抬頭看天,思及近日發生的種種,轉頭對一頁書說道:「前輩,若是素某出現什麼萬一,今後武林就交給前輩了。」 !X#=Pt[,  
L- =^GNh  
「你不像短壽之人,梵天亦非苦境眾生。」 4#=^YuKaF1  
h3JIiwv0!  
「哈!前輩,您說這話什麼意思?想家了。」 EcP"GO5  
5@Rf]'1B0  
「嗯!」 Ou,B3kuQ+  
\WZ00Y,*  
「都是素某害得,累前輩有家回不得!害前輩夜夜忍受鄉愁煎熬。對不起,對不起!」 ^ *m;![$[  
=I*"vwc?  
「素還真!」 zzPgLE55  
a0.)zgWr  
「好了好了!素某說笑。前輩來苦境也有幾百年了。想想當初,前輩下一盤棋要十年,論一次劍要三年,自從插手素某的事之後,前輩幾次三番出生入死,勞心勞力,為了武林大局忍受著江湖世浪的衝擊。連下棋的時間都沒有了。如今更是擔負著莫大的壓力。看著前輩這樣,素某實在不忍,心媢磞b過意不去!」 beO*|  
6 Lz&"C,`  
「覺得過意不去就快點好起來,好好給吾分擔壓力。天馬上就要黑了。」 3 vE;s"/  
McA,  
「嗯。」素還真連根帶葉的吃掉了夜魅花,他盤腿坐下,手起太極,雙目微闔,絲絲縷縷的真氣從戴著蓮冠的頭頂冒出,不多時,額上便掛滿了豆大的汗水。 y+X%qTB  
\d v9:X$  
一頁手看他打座調息,安靜的守著。 a*vi&$@`Z1  
 BeP0lZ  
#mtlgK'  
驀的,一股莫生的氣闖入了琉璃仙境。一頁書緊張起來,立時在素還真周圍布下護體氣罩。 m#8mU,7  
9#pl BtQ**  
幾十號人蜂擁而至,一頁書揚起佛塵,起手便是狠招。他不能讓這些人驚擾素還真的調息。 q}+9$v  
;i Ud3 '*  
只是這些人當中有兩個高手,便是上次出現的那兩個。這兩個人單個自然不是一頁書的對手,但當他們合起來勉強纏住了一頁書。 bC"#.e  
Tw|=;m  
一頁書很熟悉這種香味。這是夜魅花的香味,眼下,這種香味充滿了琉璃仙境。 =1LrU$\  
9I.="b=J)  
突然,正在調息中的素還真大吼一聲,頭上帶角,臉上長毛,竟是比先前更為暴戾。他怒吼著衝破護體的氣罩,仿佛著了魔似的奔出仙境,往一個方向跑去了。 {AQ3y,sh  
$g#%  
不妙。一頁書驚慌失措,立時追趕,但那兩個人齊刷刷擋上來,纏上來,有意不讓他離開。拖著他,絆著他,始終將戰鬥的範圍壓縮在仙境之內。 j >P>MdZtk  
D(L%fK`+  
「你們不可逼人太甚!不可!」一頁書怒火中燒,揚手喝道:「你們一定要逼梵天殺人不可!」 6i>xCb  
+vZ-o{}.jO  
「破甲尖鋒七旋指!」怒極憂極,使出大招。宏大的佛法山一樣壓過來。 wVw3YIN#  
@YV-8;hO  
兩個人,一個當場死亡,一個重傷失去戰鬥力。 ~hz]x^:  
1oodw!h W  
這非一頁書所要的結果。他不是一個嗜殺之人。 ~F DJKGK  
V"\t  
「說!素還真現在在哪里?」烔烔發亮的眸子逼視著藍衣人,喝道。 h.G/HHz  
8'/vW~f  
「我不知……我,我我說了你會放我一條生路嗎?」清聖的佛者無法掩飾渾身上下宏大的佛氣,藍衣人被這股氣壓得喘不過來,驚慌失措的道:「他,他沿著香味,他……」 oGXT,38*  
dt ;R  
可惜,話沒說完就咽氣了。一頁書一掌打爆他的頭,旋身沿著夜魅花的花香追去了。 qfG `H#cA<  
I?5#Q0,b  
一路追趕,來到一處樹林。野獸的嚎叫不斷自林中傳出來。 m<TKy_C`  
6fQQKM@a|  
除了獸聲以外,還有一個聲音。 m!w(Q+*j  
>a@-OJ.yOk  
一頁書仔細傾聽,這是一個姑娘的聲音,這個聲音高喊著:「不要!救人,救人啊!」 z l@ <X0q  
*7DQ#bD  
當下心驚膽顫。立刻尋到聲音的來源處。 IQY\L@"  
62a{Ggs{  
林中空地上,兩匹駿馬的碎片,兩個男人的死屍橫陳林中。 -bcm"(<T'  
BTGPP@p4  
死屍旁,一個年輕的姑娘被剝/了衣/服,披頭散髮,甚是戚慘。一個怪物壓著她,此刻,眼下,怪物操/著美人的玉腿,眼看就要毀了她的清譽。 k q_B5L?  
*|ubH?71%Y  
當!心埵p遭電擊。即憤慨又驚怒。但沒時間多想了。一頁書連聲音都發不出,揚手應聲甩出佛塵。 n: Ka@  
M~p=OM<  
異化的素還真被佛塵擊出數丈。姑娘看似也是習武的。她顫魏巍坐起來,看看一地碎布,索性從一個男人的屍體上扒下衣服,穿在身上,勉強遮住。 #.#T+B+9  
pz#oRuujY  
姑娘從地上拿起一束花,嚶嚶哭道:「謝謝!謝謝您的救命之恩!大恩大德,穆龍花銘感於心。」 ->$Do$  
d#Ql>Pr Y  
一頁書眼睛眨也不眨的瞪著她手堛漯寣A心堣w經明白了一切。他不想驚嚇到穆龍花,儘量溫和的道:「你快點走吧!」 9xN4\y6F  
@6(4}&sEdm  
我不用走的,我用逃的。穆龍花說逃就逃,運起輕功很快的飛奔而去。眨眼就不見了。 3|l+&LF!IC  
K'Bq@6@C g  
「好一個魔域!好一條連環毒計!你是想要毀掉幾個人的清譽!若讓你計謀得逞,素還真一輩子都翻不了身了!」一頁書憤慨不已,驚怒不已。轉而凝視著來到面前的怪物。

lanheyindeng 2014-03-11 06:25
在吧里看过一些些,虽然还没更到那里,但是还是插个花,最近这两天牙疼得很,同学说,痛苦只是暂时的。然后我就顺口接,是啊,快乐不是永久的,但痛苦也不是。然后突然反应过来,这貌似是这篇文里的素素说过的话。然后就笑了

山艾樹 2014-03-14 21:57
引用
引用第9樓lanheyindeng于2014-03-11 06:25發表的  : {U= Mfo?AH  
在吧里看过一些些,虽然还没更到那里,但是还是插个花,最近这两天牙疼得很,同学说,痛苦只是暂时的。然后我就顺口接,是啊,快乐不是永久的,但痛苦也不是。然后突然反应过来,这貌似是这篇文里的素素说过的话。然后就笑了 :* 4b,P  
ds}:t.3}6  
\vjIw{   
感謝道友支持作者,支持素書 | :7O  
搬來三十六雨是希望找到更多的素書同好,畢竟素書粉太少了,說多了都是淚QAQ

山艾樹 2014-03-14 22:08
對不起!您沒有登錄,請先登錄論壇.

山艾樹 2014-03-14 22:10
對不起!您沒有登錄,請先登錄論壇.

山艾樹 2014-03-14 22:11
對不起!您沒有登錄,請先登錄論壇.

山艾樹 2014-03-14 22:16
10 5A Fy6Ab  
葉小釵的孫子,花非花的弟弟。他已經恢復了容貌。想來是葉小釵尋訪到了名醫,把他的臉皮重新覆上去了。 "L ,)4v/J  
my|]:(_0d  
wN}@%D-[v  
「哈哈哈!本爺爺看了一場精彩至極的好戲啊!怎麼樣,一頁書,要不要也和本小開來一次,老漢推車,一瀉千里,九淺一深包你滿意!」 .:dy  d  
`hpX97v  
$?`-} wY  
「你敢!」 my1FW,3  
f%ThS42  
naOCa  
「怎麼,看不起本小開!雖然本小開不及武林名人素還真有威望,武功也不如刀狂劍癡葉小釵的威猛,但本小開有志氣,才不將他們放在眼堙A本小開起碼會把你伺候得舒舒服服。才不會像素還真!喂,我跟你打睹。等素還真醒了一定會說:「我什麼都不知道!」不信你等著看吧!」 Ov<EOK+^  
9pF@#A9p  
=o_Ua^mr  
「與吾何干!休得胡言。」 bn*SLWWQ.3  
*.F^`]yz  
SHcFnxEAIH  
「好啊好啊!既然與你無干,那與本小開就有幹了!來吧來吧!我們去開房。」 v^A4%e<8^r  
."X}A t  
Dt]N&E#\D  
「嗯!」 l4O&*,}l##  
}.DE521u  
Po B-:G6  
「哇噻!這聲嗯好銷/魂啊!」 2wX4e0cOI4  
2oBT _o%/J  
mZG)#gW[  
「金小開,你和魔域什麼關係?」  c;6[lv  
.dwy+BzS  
HP,sNiw  
一頁書複雜的看著金小開,心堣@沉,葉小釵可能上當了。眼神一凜,道:「雖然梵天現下狼狽,但自認收拾你的能力還是有的。天龍吼!」 Vf*Z}'  
j-$F@p_2F  
6< hE]B)  
極致大招,斂去八分力,二分打在金小開身上,打得金小開倒飛數百丈,邊飛邊喊!「不公平,天龍吼不對素還真用對本小開用!漏氣!」 }w_r(g?\  
ojva~mnFf  
:@~W$f\y  
打走金小開,低頭複雜的看著素還真,喃喃道:「吾該拿你怎麼辦?」 ; <NK  
Ea,L04K  
I5%#A/|z  
腦中一陣天旋地轉,情是什麼?愛是什麼?一頁書不懂,真的不懂。無情無愛,不會發生那種事情。有情無愛,不會發生那種事情。有情有愛,兩相情悅。他和素還真,他們之間到底算什麼,也許有情,但是無愛。他不懂,真的不懂。千百年來,一直不曉得情,一直不知道愛。 zhdS6Gk+  
rWMG6+Scb  
m8ApiGG  
素還真幾乎是被驚醒的。他醒了,驚出一聲冷汗。 fHV%.25  
~[@gu,Wb  
UFSbu5 j  
」素還真,你醒了。」花非花溫柔的道。擰幹毛巾。 c>b!{e@*  
&# < M o  
})F.Tjf*  
「花非花,前輩在哪里?」 B B9+d"Sq  
Abc%VRsT  
YZdV0 -S  
門推開,進來一個人。素還真看到來人,直覺得這人和過去的他十分相像。 N|5fkx<d^  
~W..P:wG5  
pf8M0,AY  
「在下清香白蓮素還真,敢問閣下是?」 asc Y E  
"tF#]iQQ u  
p}e1!q;N  
花非花道:「素還真。他是玄真君。一代神醫。就是玄真君治好了小弟的臉。」 uvMc B9  
YwizA}a#  
 eQU~A9  
玄真君道:」素還真。你的身體已經徹底好了。只要多休息幾天,就沒有大礙了。」 E' _6v  
IzI2w6a  
MHqk-4Mz  
「好了!怎麼好的?」 "$k rK7Z  
L/c`t7  
HT%'dZ1  
「你後心中了一劍,昏迷了三天三夜。我治好了你的劍傷,但你的怪病也奇跡般的再也沒有發作過。」 e.VQ!)>  
90Bn}@t=Q  
evvv&$&  
「原來如此?」素還真喃喃自語,他現在沒空管這些,急急地追問花非花:「誰送我回來的?一頁書前輩呢?他在哪里?」 OB4nE}NO  
up!54}qy  
y!M# #K*  
「兩個好心的朋友送你回來的。一頁書前輩,沒看到。」花非花道,不知他為何會有此問。 &V(;zy4(R  
<~teD[1k"  
O|AY2QH\  
「不行!我要見他,我要見他。」素還真坐起身,穿上靴子。 !O 0{ .k  
1k0*WCfZ  
9<Ks2W.N  
「武林傳言梵天已經封了雲渡山了。」 gp<XTLJ@>  
- !QVM\t  
!~Ptnr`;  
「封山,為何封山?總要有個原因。」素還真說著,站起身,向外走去。 3|Y2BA d  
z7_h$v  
ZJ8"5RW  
花非花剛想開口攔他,玄真君阻止道:「讓他去看看吧!他的傷應無大礙了。」 +z|@K=d#|  
puAjAvIax  
4TRF-f  
失魂落魄的來到雲渡山。整個雲渡山都被一層氣牆阻隔了。探出手,被氣牆擋回來。開口喊道:「前輩!讓我進去。我有話要說!」 =p2: qSV  
A5E^1j}h@  
43,baeG  
什麼反應也沒有。 MxDqp;  
u<JkP <"S  
BG8`B'i  
「前輩!讓我進去!」 \Mzr[dI  
 WH_ W:  
"&C>=  
莊嚴的雲渡山一點痕跡也沒有。 c'D NO~H  
3b?8<*  
Y|6gg  
素還真扶著氣牆,緩緩地,慢慢的跪下了。 H`s[=Y,m  
4\E1M[6  
鬼帝道:「當初抓風采鈴給素續緣換血,放幹了風采鈴全身的血,終於把素續緣改造成魔域的人。本帝抽取了素續緣的血,用他的魔血日日澆灌夜魅花。因為他和素還真父子連心,所以血液都是相同的。夜魅花本來無毒無副作用,但是它唯有對素還真有作用,因為它是用素續緣的血澆灌的。而素續緣魔化前所看到的最後景象,就是風采鈴全身放血慘死的模樣,所以魔血一旦在素還真的身上被魔化,素還真的腦海奡N會看到風采鈴慘死的景象。一旦動情,便會加速魔血的催化。而隨著催化的不斷加劇,夜魅花和魔血混合後便會合成強烈的媚藥。」 }5AA}=  
RiZ)#0  
VwKfM MI8  
瘋魔亂道嘿嘿笑道:「太好了。這就是鬼帝的高明。減輕素還真的警戒心,讓他以為夜魅花沒什麼大不了的。一步一步引他入陷阱。讓他成為萬教罪人,武林公敵。」 9-Z ?  
'cqY-64CJZ  
n_(f"U v  
鬼帝點頭:「對,素還真太狡猾,又是苦境之柱。和這種人正面對上損失很大。讓苦境人自己人咬自己人,我們才能坐收漁翁之利。金小開把夜魅花給了風月樓的三樓主,不知道引素還真上勾了沒?」 >8|V[-H  
/r8sL)D+  
lNz1|nS(Kd  
金小開重重歎道:「上勾是上勾了!但是勾住的不鯉魚,而是一尾神龍。」 C; ?<WtH  
mNlbiB  
hU3sEOm>  
「什麼鯉魚什麼神龍的。金小開你說話能不能靠點譜?」 _*cKu>,O  
N;a'`l  
hC4 M}(XM  
「唉!和大名人一頁書比區區風月樓的三樓主當然是鯉魚了!本來夜魅花本小開是給了那個樓主,只是一頁書中途趕到,李代桃僵,代替了那尾魚呀!」 t&i4kS^y  
L}7 TM:%  
w"O{@2B3:H  
鬼帝和瘋魔亂道表情變得相當古怪。 D&x.io  
T$sm}=  
#qARcxbK|  
「荒唐至極!」 -p"}K~lt:  
,/qY 9eh  
&dPI<HlM  
「一頁書犧牲這麼大!這樣一來,那個風月樓三樓主還有什麼用?怎麼讓素還真成為武林公敵?」 m/ q`k  
"ZL_  
Gx*B(t]4y  
鬼帝思考,轉頭問金小開:「素還真就真的沒有把她怎麼樣?」 %)Z,?DzZ  
>S8 n 8U  
=b8u8*ua  
「殺了她兩個師兄,差一絲絲啦就強/暴了。就這麼簡單,居然沒成功!真漏氣。」 4aKppj  
wD /jN:  
s@E) =;!  
瘋魔亂道說:「聽你說話才漏氣。」 lavy?tFer  
)%<,JD  
x=-(p}0o;<  
「這樣也還有文章可做,七彩雲天有我們的人。」鬼帝說罷。思量片刻,又道:「金小開,素還真毀了一頁書的清譽,這件事可以用來利用。你好好利用,挑斷葉小釵和素還真的聯繫。」 ^M\X/uq$E  
1h#/8 X  
m.<or?l'y>  
「本小開最喜歡幹這種事了。喂,鬼帝。你準備幾個俊俏的和尚。等本小開完成這件事,就要和和尚們玩。」 +~|Jn_:A f  
1<cx!=w'  
W*?qOq {  
「行。只要你完成這件事。要什麼樣的和尚本帝都給你找來。」 F8#MI G   
RN}joKV  
T`,G57-5  
「金小開,我呸!」瘋魔亂道看著金小開出去了,狠狠啐道。 S<jiy<|`  
EPA 2_  
?]aVRmL  
n]7rHV}G  
[mj=m?j  
葉小釵聽說一頁書封山的消息,心急如焚,欲趕回琉璃仙境。不想半路上碰到金小開。 Qn~{TZz  
-d thY(8  
gvPHB+#A  
前兩天,這個孩子還惡聲惡氣的罵了他一通。現在又跑來幹什麼? s>1\bio*I  
XfflD9M  
7IQa Xcl  
「喂!葉小釵,你這是要去琉璃仙境嗎?」 K7C!ZXw~  
{:=W) 37U  
|`pBI0Sjo  
沉默的劍客不言不動。 qu!x#OY+  
7HQL^Q  
atW^^4 :  
「本小開奉勸你,別去了。那個素還真不值得你為他出生入死。你沒感覺你就像是他素還真的一條狗嗎?」 hsJ^Au=})w  
T tnJ u*  
i[MBO`FF  
沉默的劍客無言。徑直向著琉璃仙境走去。 .tHjGx  
_00}O+GLM4  
+Z-{6C  
「喂,你可知道你那個好朋友幹了什麼好事!我告訴你,他把你另一個好朋友給拖上床,吃幹抹淨了!」 C1(RgY|  
Z [l+{  
, 9"du  
葉小釵疾如風,快如電,一個瞬息就移到金小開面前,單手卡住他的脖子。 \gK'g-)}  
.mg0L\  
X}5"ZLa7l  
金小開困難的吸氣,嚎叫道:「放,放手,你想謀殺!我是你孫子......咳,咳!」 _/"e'@z  
.:4*HB  
65VTKlDD  
葉小釵稍稍鬆開一點點,刻印著劍疤的臉陰陰的瞪著他。 qrjSG%i~J7  
8G2QI4  
m:Rm(ga9  
「是真的,本小開親眼所見!葉小釵,一頁書為什麼封山,你不知道情況!但本小開知道。」金小開抬手握住葉小釵的手,鐵鉗一般的手,這雙手他害怕死了。 iQ1[60?)T  
`:R9M+ OX  
k {vd1,HZ  
「就在三天前。本小開親眼看見了。素還真毀了一頁書的清白。」 XiV K4sD8  
NH:Bdl3  
HRQfT>"/  
「啊!」一聲大吼,周身爆發出強大的氣。金小開被這股氣彈出好遠好遠。 N)a5~<fBG  
!KT.p2\  
XMykUr e|  
怎會如此!葉小釵不敢置信,不敢相信。他一直都是相信素還真的啊!怎麼會?怎麼會? 90,UhNz9D  
.W$9nbly  
! ,{N>{I  
「喂!葉小釵,素還真本來是你的敵人。他殺了我的外祖父歐陽上智,殺人償命,天經地義不是嗎?可是你,總是胳膊往外拐。拼,你在拼,享受,別人在享受!你以為你為素還真出生入死,他就會感念你嗎?本小開真擔心,你想想會不會成為下一個一頁書!」 |}:q@]dC#  
6 {F#_.  
3u 7A(  
「啊!」劍客的周身再次爆發比前次更加強大的勁氣,金小開再一次被擊出老遠。 *-.`Q  
( Rp5g}b  
rf 60'   
不怕死的金小開再一次爬回來:「葉小釵。這個世界上什麼都是假的。什麼朋友,愛情,知己,恩人,都是假的。只有親人才是真的。我是你的親人,只有我和你才是真的。你和素還真再怎樣,都是假的。」 LaZ @4/z!  
x_/l,4_  
tNOOaj9mw  
葉小釵風一樣奔向琉璃仙境。 ()$m9%x  
ar'VoL}  
{w,<igh  
看到素還真落魄的樣子。想起先前他負風采鈴也是這個樣子。走到他身前,附在他耳朵邊上問著。 %s5( ''a.  
[H9<JdUZ  
"(~fl<;  
素還真聽罷,搖頭道:「我當時什麼都不知道!什麼都不記得!」 nE0I[T(  
Y t_t>  
_5p]Arg?}&  
葉小釵心痛,金小開說的都是真的。沉默的劍客伸手,按在身背的刀劍上。 teLZplC=f  
7TU77  
%,@e- &>  
風中,述說著劍客無聲的話語:你知道這幅刀劍是誰冒著生命危險從巨書岩給我取來的嗎?掛日刀,流蔦劍,是一頁書前輩啊。他是我最敬重的一個人。 %m/5! "  
U[q39FR  
Uxe]T  
又伸手,指指素還真,握起拳敲敲自己的心臟。 f'7/Wj  
Nv=%R  
*+2BZ ZwT  
雲中,述說著劍客無聲的質問:你知道我為什麼放棄沉仇大恨,為什麼任勞任怨任你差遣從來沒有一聲抱怨。因為,我以為,你是我的知己。 Dr(; A>?qG  
y]!mN  
!:uh? RW  
風的低語,雲的色彩,鳥的呤唱中,劍客無聲質問。 ]n'.}"8Kn  
yM(ezb  
*$JS}Pax  
素還真疲憊不堪地道:「如果你硬要我承認什麼?我只能說:無話可說。」 Y[m*  
#"H<k(-Cz  
@00&J~D  
好!葉小釵灼灼的眼神瞬間失去神采。 bIk4?S  
c"Q9ob  
o?3C-A|  
早知世路艱難,早知江湖路險,早知人心難測。 !HW?/-\,O  
/R( .7N  
gy#G;9p  
不如退隱,不如退隱。 6pZ/C<Y|W  
mVK^gJ3  
Tv% Z|%*  
無盡期的黑暗中,心底一個聲音反復的出現。 }Py Z{yS  
K8QEHc:  
4s <Z KU  
竹魂說:如果你找不到你要找的那個地方,不如就來我的毒竹林退隱吧。 >{0,dGm  
N]|)O]/[  
'X_%m~}N  
葉小釵想起竹魂,心底多了一分溫暖。他決定退隱,遠離這個江湖。

山艾樹 2014-03-15 12:22
11. uL~.#Y_jQ  
F)S?>P&  
「起風了。」 t-]~^s  
Ik=bgEF  
Eqx|k-<a  
坐在岩石上,蓮池邊,素還真喃喃道。 G49`a*Jn  
C3K")BO!  
nfE4rIE4  
這幾天,他的腦子很亂,他的心情很糟。清醒的時候,會想起風采鈴,睡著的時候,會想起一頁書。 H1 vToIP%  
^X:g C9  
;PMy9H  
那一夜的所有情景,他都想起來了。 <2^ F'bQV  
XIp>PcU^  
 '^,|8A2  
自從夜魅花的魔毒解除後,凡是魔化時候的記憶都回來了。全回來了。 4L&Rs;  
8Tp!b %2.  
<VT|R~  
「前輩,為什麼不一掌將我打死!我不值得你這樣做!不值得啊!我豬狗不如,我罪該萬死!前輩啊!你為什麼不一掌將我打死?為什麼放任我像禽獸一樣傷害你?」 j3/K;U/SGJ  
d{]2Q9g  
g6.Tx]?b$  
而武林的矛頭,似乎都在指向他。 nYnv.5  
z3yAb"1Hg  
fZxEE~Q1  
一頁書封山,葉小釵歸隱,所為何事?武林中人都在等待一個答案。 qtS+01o  
1@^*tffL:  
-Vjrh/@  
「素還真啊!七彩雲天發信來了。」 -8Uz8//A  
iE"+-z\U  
<e-hR$  
秦假仙和花非花來到蓮池邊。 7qhX `$  
bN>|4hS  
IoHYY:[-  
「七彩雲天。那好像是佛門的最高指導。為什麼事情找我?」 5 r&n  
a]?o"{{+  
XchVsA  
「你看信吧!」秦假仙把信遞給他,說道:「武林出現了一個神奇的小沙彌,這個小沙彌自稱不知名,來自水中寺。聰明絕頂,法力高強。會多種功夫。據說不知名轉到七彩雲天的時候,看到七彩雲天有一座一尺高的小塔,這個不知名也真有本事,竟然縮到那麼小的小塔堙A還從塔堿鴷X來了一件袈裟。」 aq.Lnbi/X  
dpB\=  
9Cq"Szs  
「確實很聰明。」素還真稱讚著,拆開信。 lXu6=r  
<;zcz[~  
`it  
「豈止是聰明呀!小小年紀,就有如此膽量,如此功夫!而且,據武林傳言,不知名就是你素還真的兒子啊!」 c+G%o8  
!<4=@  
xn2f!\%p  
素還真的手僵住了,白色的宣紙緩緩掉落。 j>|mpfU  
7DW HADr  
xdrs!GV:  
信說:請武林名人清香白蓮素還真前來七彩雲天確認不知名的身份;因不知名自稱來自水中寺,自稱不知名;且會儒道釋三教功夫;據聞素續緣曾于葬屍江屍骨合一;又聞滅境儒聖之首慈航渡言素續緣:活在殘酷的世界,死後回歸自然。想必素續緣洗去一身魔血,返璞歸真成為不知名。請速前來。 KO=H!Em\l  
~L=? F  
=(p]L  
七彩雲天,聖佛岩是這堨D要的建築。一片莊嚴,肅穆,寂靜。馨香嫋嫋,鐘音陳陳。 eq7>-Dmi@  
?;CMsO*q  
C d TE~O<)  
每當看到這樣的地方,自然而然會想起一頁書,想起前輩。素還真第一次面對著廟宇感慨了。 -X,[NI3  
Cg];UB}k  
_{y4 N0  
但可惜,聖佛岩縱然再怎麼宏偉,所散發出來的佛氣,還是遠不及一頁書身上散發出來的佛氣來得宏大。 IF <<6.tz  
y"Jma`Vjq  
p!H'JNG  
終於見到不知名了。素還真細細的端詳他,七八歲的年紀,長得很是可愛。 fwz-)?   
{M P (*N  
t}f,j^`e  
天象大如,人象大如,地象大如三個高僧也在殿堙C ;Zw? tU  
yFjjpEpnFt  
NrWgaPO)i  
地象大如端出一碗水。 d\j[O9W>  
b' fcWp0  
) 0|X];sD  
地象大如的腦袋長得很方,素還真不禁多看了他兩眼。問:「高僧,這是要素某滴血認親。」 k/2TvEV3=  
,*d<hBGbh  
!9vq"J~hz"  
地象大如道:「是的。不知名如果真是你的兒子,那麼你們的血應該能溶合到一起。」 roHJ$~q?  
G^qt@,n$;  
SuFGIb7E  
素還真轉頭問不知名:「不知名,不知你怎麼看?」 Q;0 g  
whh#J (  
N 2$uw@s  
「驗血就驗血吧!我也想知道自己的來歷。」不知名豪爽的說著,一邊割破了手腕。 K)s{D ] B  
bDT@E,cSi  
%v, a3^Qu  
素還真也滴出血,不過片刻,兩滴血融合成一滴。 8 ;"HM5+  
b+e9Pi*\  
/DoSU>%hK  
「不知名,你果然是我兒素續緣!」這幾天來,素還真第一次這樣高興。 WADAp\&  
=RjseTS  
W|AK"vf  
「嗯。不過我想我還是叫你素還真,你還是叫我不知名吧!」不知名也很高興。 ]lZ g }7h  
.1A/hAdU  
2OsS+6,[x  
「好!即然不知名這樣認為,那就這樣吧!」素還真現在是只要不知名高興,他就高興。 IT:8k5(L5j  
in#lpDa[  
7)dCdO  
父子相聚,分外高興,看著不知名這樣乖巧,素還真心堳頇O欣慰。他希望不知名和他一起回琉璃仙境,但是不知名拒絕了。眼看過了中午,素還真要走了。 QHgkfo  
b&2 N7%  
%ZM"c  
「素還真,你聽我說。」不知名追上來,對著他的耳朵悄悄的說:「七彩雲天有魔域的人。」 0rCQz3gh1  
s%i \z }/  
F-%Hw  
「這堻o麼危險,你還是跟我走吧!」 X|dlVNL8p  
v?(z4oOD/>  
k]9+/ $  
「無防,我正在調查他們。素還真你放心吧!不知名心堣w經有了人選。」 0t2n7Y?N  
c)4L3W-x=  
U%rq(`;  
「人選是誰?」 {wvBs87  
=2e{T J/  
2"IDz01ne  
「不急,有心人自然會露出馬腳。不知名還要收集一些證據。」 9NeHN@D)  
k c /"  
/Csk"IfuO  
「那你一切小心。有事隨時和我聯繫。」素還真囑咐著,看著不知名進了聖佛岩,才回頭往琉璃仙境走去。 iaHL&)[YK  
t 09-y  
lx :.9>  
只是一回頭,看到了一個人。 xiOAj"}~  
[,sm]/Xlc  
"P yG;N!W  
慕龍花。和慕龍花在一起的,是金小開。素還真心堣@沉,仿佛大石壓在胸口一樣。 -8:/My  
mv>-X J+  
`PZcL2~E  
「嗨!素還真,久見久見了。」金小開皮笑肉不笑的道。 .S*VYt%K7  
*JF7 B  
yb!/DaCd  
「金小開。」 +h@ZnFp3  
fLZ mQO  
.S[M: <<*  
慕龍花看起來很靦腆,她看了素還真一眼,立刻垂下了頭。 &Gs/#2XQ  
Cs2kbG_  
@6b4YV h  
「喂,你這個女人!幹嘛見著人家就這麼害羞,你羞什麼羞!難道你不知道你和人家的關係很......不一般嗎?」本來要說很親密的。 QY c/f"9  
p %hvDC  
{9v Mc  
「金小開!你瞎說什麼?」慕龍花疑惑的道。 $kccM& B  
]z8Th5a?o  
:+f6:3  
「好好,我瞎說,我瞎說!」金小開眼神意有所指的看著素還真。嘻嘻哈哈的道。 <l5s[  
u Au'2M,_  
%k @4}M>  
素還真深吸一口氣,問道:「金小開。你想做什麼?」 PLq]\y  
:9f 9Z7M  
$B`ETI9g-N  
「本小開想做什麼?哈哈,問得好!本小開想你穿上女人的衣服你敢穿嗎?哈哈哈。」 /0b7"Kr  
.>1vN+  
kQ"Ax? b  
「金小開,你不是說聖佛岩能調查那個怪物的事情嗎?怎麼我來了,你反而這樣不靠譜。」 .|@2Uf  
<Ok7 -:OxA  
NIHcX6Nw  
「好好好!算你這個女人靠譜行了吧!走,上聖佛岩。我們一定要揪出那個怪物!」 Tnas$=J  
9Zr6 KA{  
0E9 lv"3o  
「哼!讓本姑娘抓到那個怪物,本姑娘一定把他大卸八塊挫骨揚灰!」慕龍花捏緊小拳,一雙粉臉瞬間變得陰森逼人。 f9t+x+ Z  
eoJ*?v  
r,q.RWuII  
「哇噻!比我還狠!」金小開拉著慕龍花往聖佛岩方向去了,邊走邊回頭一個勁的對著素還真嘿嘿嘿的笑。 8X/SNRk6p  
3zv0Nwb,  
bnN&E?{hF1  
素還真定定的站著,一動不動。 =3PZGdWD  
qe/5'dw  
|h6, .#n  
真想,找個老鼠洞鑽進去。

山艾樹 2014-03-16 13:53
12. EqOhzII^  
[AYJ(H/  
夜晚,有人往雲渡山走去。 8( Q  
tMXNi\Bj  
(a"/cH  
在雲渡山外,守著氣牆靠了一夜。 n`! 6EaD  
_ Td#C1g3  
c *i,z  
「前輩,你還是不放素某進去嗎?前輩,你一輩子都不想要見到我了嗎?」幽幽的歎息。 {kvxz  
U G4I @@=  
J+wnrGoK  
「其實,以素某的根基,要進去也不是不可能。但是,我不想這樣做。在前輩眼中,素某現在應該已經成了宵小之人。我不是自做清高,只是想,前輩要見素某的話,自然會放素某進去的。」 X{:3UTBR  
;p87^:  
g ;X K3R  
莊嚴的雲渡山一片靜謐,素還真坐在這堙A可以感受到源源不斷的強大佛氣。 @'y8* _  
.3#Xjhebvu  
!_oR/)  
「前輩,你為什麼封山?是在生素某的氣嗎?我知道,你一定很生氣。」 )u0 /s'  
PEaZ3 {-  
5BK3ix*L  
素還真扶摸著氣牆,啞啞失笑。怎麼能不氣呢? RL H!f1cta  
uo(LZUjPbN  
TD78&a#  
「前輩。你別氣了。我把命給你吧!我曾經說過,我要是做出什麼對不起你的事情,請你一定要毫不留情的施展一次千里碎腦神音。可是,我對你做了那麼過分的事情。你為什麼不動手?你為什麼不動手將我打死?如今,你不動手,自然會有人動手取我性命的。」 eU.C<Tv:8  
&he:_p$x  
= J]M#6N0  
素還真說著說著,頭枕著膝蓋睡著了。只是睡了沒多大工夫,天就亮了。 dp4vybJ  
/SyAjZ  
N#@v`S  
遠遠的就感覺到一大群人在向雲渡山靠攏。素還真心想,該來的總是會來的。 7r2p+LP[  
\7%wJIeyx  
+|x%a2?x:  
「他們來了。前輩,這麼多年來,謝謝你為我一路護航!對不起,我會離開,不會給雲渡山帶來一點血腥。」 0g; o6Fg  
F!w|5,)  
0uIBaW3s  
七彩雲天的三個大如,慕龍花,金小開及一群武林人士都怒氣衝衝的往雲渡山奔去。 wWSE[S$V  
@Kw&XKe`  
m"6K_4r]  
素還真走出雲渡山,迎著他們,拱手道:「各位!不要動怒。素某知道你們來的目的。」 87m`K Str7  
JY,oXA6O  
qE VpkvEq  
「哼!素還真。我慕龍花真是瞎了眼睛,竟然沒有認出來你就是那個殺我師兄,還要對我行非禮之事的畜牲!」慕龍花義憤填鷹,一雙美目怒閃著熊熊烈火,恨不得在一頁書身上燒出幾個洞來。 w, _LC)9  
[Dmf.PUe  
nc1?c1s,f  
「慕龍花姑娘!素某向你道歉!」素還真看著她,深深的一輯。 2|U6dLZ!  
= uepg@J  
P*OT&q  
「哼!本姑娘才不要你的道歉,本姑娘不稀罕!」 Ndyo)11z  
.u`A4;;Gw  
J6ed  
天象大如說:「素還真,此事也不是沒有商量的餘地。如果你肯負起責任取了慕龍花姑娘,一切都好商量。你們既然已經成了夫妻,那你之前的行為也會得到合理的解釋。」 p["pGsf  
LabI5+g  
.F[5{XV  
"哼!要本姑娘嫁一個怪物,殺人犯,強姦犯,還不如叫本姑娘死了算了!」 k_?~@G[I  
wD W/?lT&  
'pO-h,{TS  
「聖僧,絕對不可!千萬不可!萬萬不可!」素還真重重的搖頭,他的心上已經有了人了。 @;KvUR/+FE  
zQUNvPYM  
06v'!M  
「喂!你這個鷹頭的不會看氣氛嗎?他素還真已經做了那麼多傷天害理的事,你還想為他說情嗎?請問,你們武林中人有誰願意讓一個殺人犯,強姦犯做領導的。而且,他還魔化過一段時間呢!喂,素還真!本小開問你,在你魔化的時候有沒有做過比殺人更殘酷的事情?有沒有,你說,你沒有!」 *)oBE{6D  
!89hO4 0r  
!D V0u)k(  
素還真面對著金小開咄咄逼人的問題,哀歎一聲,道:「素還真無話可說!」 H+@?K6{h  
AJ3Byb=.  
/CbiYm  
「哈哈哈!素還真,你該不會是想要說,你都不記得你做過什麼了吧!哈哈哈!你不說,本小開來說,你正要強/暴慕龍花姑娘的時候,一頁書趕來壞了你的好事!你懷恨在心,就把一頁書那個了,大家心堻ㄘ白。」 Y{Lxo])e  
_a_T`fE&de  
3df5 e0  
金小開語出驚人,一大片吸氣抽氣的聲音,他的話太巨震撼力了,眾人一時半會兒反映不過來。 %:Y(x$Qy  
J4 U]_|  
@W~aoq6  
天象大如僵了半晌,問道:「素還真打得過一頁書?」 h##U=`x3  
{~G~=sC$  
Nus]]Iy-g  
「素還真那麼愛藏招,天知道他到底會不會魔域的武功。而且素還真和一頁書從來沒有打過,天知道誰打得過誰!再說魔物嘛都陰的狠,素還真變成魔物難道不會魔域的陰招嗎?再說他現在被魔化了誰知道以後呢?萬一他成了魔域的頭頭,以他對苦境的瞭解,你們以為誰能鬥得過素還真?」 8-cuaa  
]86*k % A  
,DEcCHr,  
慕龍花悲憤的喊道:「素還真!為我師兄償命來!」 n-,mC /4  
2OqEyXh  
L|;sB=$'{  
「天理難容!」 ,p!IFS`  
h`(VMf'#  
7(P4KvkI  
「這根本不是人幹的事啊!這個素還真不是人啊!」 5fz K*[B  
"D KrQ,L  
73SH[f[g  
「那個金小開說得很有理啊!萬一素還真到了魔域那邊誰鬥得過他!」 1=`VaS  
nK I?Sc  
]Zc\si3i&  
「就是啊!素還真真到了魔域那邊,整個苦境都玩完了。真是太可怕了!太可怕了!」 rfzzMV  
sD&V_ &i  
~&+a.@T  
「就是就是!不是人不是人啊!千刀萬剮也不為過啊!」 A5]yC\*zt  
F[W0gjUc  
nE2?3S>  
「就是就是嘛!」 >+>N/`BG  
<P@O{Xi+K  
8HHR  
金小開哈哈大笑:「聽到沒有,素還真,你千刀萬剮都不為過啊!」 7r.~L  
?IoA;GBg  
h~ z}N P  
「金小開!你......」素還真揮動佛塵,他真的很痛心,為葉小釵痛心。 H<P d&  
:uC9 #H"b  
" SP6o  
「哇!嚇死我了,喂七采雲天的,你們看怎麼辦吧!」 Gvvw:]WgF  
[,MK)7DU  
$M+'jjnP  
「殺了他!殺了他!」所有的人一起喊道。 v"o@q2f_  
ZPz=\^  
)|AxQPd  
地象大如首先運起招式,天象大如和人象大如看地象大如都出手了,也相繼跟著出手。三個大如合掌很快運起一個極致的大招。 * X}2  
Q:T9&_|  
%L wq.  
素還真看著那個招式,緩緩地閉了眼睛。一片吵鬧聲中,此刻的他反而分外的平靜。 6o5,d]  
UI ht`[(z  
)%f]P<kq6  
就在一片喧囂聲中,突聞一聲熟悉的詩號:「世事如棋,乾坤莫測,笑盡英雄啊!」 Iek ] /=  
'* /$66|  
?32i1F!  
素還真睜開眼睛。不敢相信的看到一頁書從天而降。 _{eA8J(A<  
e$JATA :j  
|zd5P  
清聖的佛者揮動佛塵,揚聲道:「梵天在此,你們誰還要素還真的命!」 ^=PY6!iW  
Mm9*$g!R  
up0=Y o@  
三個大如看到一頁書出現了,收起了大招。武林人士還有不服氣的,上前吵鬧,一頁書身上宏大的佛氣釋放開來,驚得這些人都乖乖的退回去了。 a0Fq$  
/q'-.-bo  
*~b~y7C  
三個大如走上前來。金小開癡癡的望著一頁書。慕龍花喊:「恩人。你為什麼維護素還真?」 BqA_C W  
&FYv4J  
[ q[2\F?CE  
「慕龍花姑娘,能否看在梵天的薄面上,饒了素還真一命?」一頁書問道。 lIO#)>  
K ]|hkp&  
{eQijW2Z3  
「恩人,這......」 ziM@@$ .F  
yUO%@;  
:hR^?{9Z4>  
「慕龍花姑娘,吾且問你,那天,你拿的那朵花是誰給你的?你可知道那是魔域的夜魅花,素還真就是中了此花的毒。」 tAujm*|&  
C',uY7}<  
1F3Q^3+  
「我,這!是金小開給我的。我看那朵花漂亮,就拿來了,我也不知道那是夜魅花。」 L 7LUy$M-<  
,Ik~E&Ku2'  
iU3PlF[B/o  
「嗯!」一頁書看向金小開,重重的嗯了一聲。 6VJS l%X  
_g,_G  
k5+ Fxf  
「哇噻!」金小開露出很享受的樣子,嘿嘿道:「你嗯,你嗯,你慢慢嗯!本小開尿急先去解個手!」 %mzDmrzq  
yw89* :A6  
5 [4{1v  
說是解手。居然一溜煙不見了。這叫尿盾。 Py/~Q-8p  
%5@> nC?`[  
U^qS[H M  
「這是魔域的陰謀。你們現在蓋棺定論太過武斷。能否等查清事實真相後再做決定。」一頁書轉而看向三個大如。 (<}?}{YX0  
ld 1[Usaq  
3 +`,'Q9  
地象大如說:「查是一定要查的。但是,一定要先將素還真囚禁起來。」 <54KWC86)J  
we@*;k@_  
Wc;N;K52   
一頁書轉而問素還真:「素還真,你有異議嗎?」 zTi 8y<}  
Y@T$O<*  
+~M.Vs X  
素還真強忍著激動的心情,搖頭道:「素某無異議。」 w"O;: `|n  
m#RMd,'X  
&SPr#OkW  
「好。梵天明日親自把他押往聖佛岩。」 Lc "{ePFh  
L6ypn)l  
K5??WB63B  
「梵天親自押送,我等自然放心。」三個大如畢恭畢敬的說道,都回七彩雲天去了。慕龍花也回風月樓去了。眾武林人士見主要的都走了,也都各自散了。 ?`6Mfpvj96  
7_rDNK@e  
mmCGIX  
轉眼間,只剩下素還真和一頁書二人了。 b !nA.`T  
lh!8u<yv*  
*/$]kE  
多多少少有些尷尬。素還真走上前來,率先打破沉默:「前輩,你終於肯見我了。」 XIl#0-E0X  
PQz[IZ  
BIg2`95F|  
「罷了。」一頁書歎息般地道:「先到雲渡山喝杯茶吧。」

山艾樹 2014-03-21 15:33
13. l-Dgm  
,">CPl]  
來到雲渡山,隔著石桌坐下。仿佛隔了幾百幾千年那樣漫長。素還真和一頁書,他們都有些不認識對方了。 _p9 _Pg8  
sAZL,w  
0TiDQ4}i[  
「很奇怪!」素還真說,端起茶杯,慢慢品嘗。道:「以前輩的修為,本來是不需要吃喝的,就連雲渡山的饅頭都是石頭做的。沒想到,因為素某的小小嗜好,前輩竟也學會了泡茶。」 C/ ]Bx  
%%h.`p1  
Z 8GIZ  
「自然沒有你素還真的手段高明。你泡的茶,初時很香,中途很苦,最後途留一絲複雜滋味久久縈繞舌尖,經久不散。就像你的心一樣,梵天無法看透你複雜的心思,無法捉摸你流雲一般縹緲的想法。可能,真正能懂你的,只有葉小釵跟秦假仙吧!」 (dV7N  
0$U\H>r  
A v;NQt8ut  
「前輩!」素還真驚道,隨即低下了頭:「前輩泡得茶,真得好苦,好苦。但是,這是素還真品過的印象最深的一次茶。」 !9j6l 0  
4=& d{.E  
!!Yf>0u#  
「嗯,確實很苦。」一頁書端起茶蠱,只是泯了泯,便放下了。 pNu?DF{ 3  
V warU(*  
:z|$K^)7Z  
只不過是一杯茶,苦成這樣。 >T n[CgH]7  
6QPT  
C?6q ]k]r  
「前輩,在素某心堙A一直都將你視為知己,一直都是。你要相信我。前輩,我們,還能像以前那樣嗎?」 UyF;sw  
IQmlmu  
piIGSC  
一頁書靜默不語。素還真等著他的回答。 H3Zt 3l1u+  
+hlR  
?~]mO v>  
半晌,一頁書從石凳上站起身來。說道:「你休息吧!明天還要上聖佛岩受刑。」 QP@@h4J^  
= H}}dC<)  
-}8r1jQH;  
轉身要走,突然一雙手從後面把他緊緊抱住。 7a.iT-*  
1d&Q E\2}  
R F;u1vEQ8  
一頁書垂眸看著那雙纏繞在胸前的手臂,問道:「你這是什麼意思?」 E6-~  
i2LN`5k  
|Y2n6gkH[  
「前輩,你真的不原諒素還真嗎?你要和我做陌生人,我不答應,不答應!」 z 34+1d  
_e|-O>#pl  
160BgFM  
「沒什麼原諒不原諒的。那天的事你不必記掛在心上。就算不是梵天,也會是別人,就算能掙得一天,也掙不得永久。算了,既然發生了,就讓他過去吧。該幫你時,梵天自然會出手。」 clIn}wQ  
4k6:   
= mhg@N4  
「前輩,我不要你這麼冷淡,就算你真的會幫我,但心堣w經有了隔閡,前輩看我,還會像以前那樣嗎?在前輩心中,是不是已經將我除名?我不知道。但我討厭現在這種情況。非常討厭。」 z qd1G(tO  
Imo?)dYK  
FGpV ]p  
「前輩。你瞭解我的。別人對我有誤解,我從來不會解釋。就算別人對我誤會如天高如海深我也不會有一丁點的解釋。但是,我不能容忍前輩對我有一丁點的誤會。我也知道,現在和前輩談什麼知己不知己的問題,確實是可笑了。前輩,我們做戀人吧!」 mVT[:a3  
4%u\dTg/B  
M%Q_;\?]  
一頁書僵住了。片刻,笑道:「素還真。你似乎忘了,梵天是佛門中人。」 ; y>}LGG  
H\|H]:CE  
^j?"0|  
「那又如何。一華開五葉,結果自然成。佛說身是菩提,就算身處無間也能證得菩提。何況情是迷障,若能堪破,有情亦能證菩提。」 F}5skD=  
2W63/kRbU  
o;pJjC]  
「吾是男人。」 ORfMp'uP=  
~jC$C2A0  
tA K=W$r  
「那又如何!前生500次的回眸才換得今生的一次擦肩而過。管它是花,是草,是動物也好,是植物也罷,只要有情,就沒有什麼是不可以去愛的。何況,前輩,我們已經有關係了。」素還真心情很激動,他長長呼出一口氣,頭擱在一頁書肩膀上,安心地嗅著佛者身上清聖的檀香味。 *uF Iw}C/  
yJ 8_<A  
5N|hsfkx  
「那種事情,一次就夠了!」一頁書至今仍然心有戚戚然。 P_ b8_ydU  
1Msc:7:L  
O+~@ S~  
「那不是我。前輩,那不是我!」 u4[rA2Bf8E  
<!?ZH"F0  
Q+E)_5_sA  
一頁書慘笑。當時的情況,他也分不清誰是誰了。 P0-K/_g  
?"p.Gy)  
D#X&gE  
一頁書沉默了,他在思考。 -Z:nImqzc  
rX|{nb  
_2<d6@}  
確實,他瞭解素還真。對別人而言,素還真向來不會去多解釋什麼。就算是他負了風采鈴,也從來沒有解釋過什麼。只是在別人看不到的地方,才會感慨,心傷,神傷,想來歉疚很大吧? /,ISx }  
t SunO-\y  
H$xU OqL  
今天這種局面,他也很不適應。本來出山的時候想著,無論過去如何,見了面還是最好的知己,最好的朋友。但見了面才發現,有些事情,是不可能當做沒有發生過的。 x\5\KGw16  
m =MM  
->@iw!5xu  
無論如何,都回不到過去了。但是做情人......要面對世俗怪異的目光,要面對一大堆的問題;如若不然,偷偷的進行,也要面對佛祖無聲的譴責。 &3YXDNm  
sTECNY=l  
R^6^ {q  
首先,第一個問題擺在眼前。素還真值得他這樣做嗎? { b7%Zd3-  
L^jhr>-";  
6 $+b2&V  
一瞬間所有的過往飛快的閃過,走馬燈一樣一個一個旋轉起來,跳躍起來,放大起來。多少年來,毫無怨尤地為對方出生入死,知己情,江湖義,那些生死,那些知交,青山綠水,老於天地。 ~*RBMHs  
)`<7qT_BM  
= /=?l  
於是,得到的答案是值得的。 ?L>}( {9  
Fr,b5 M<L7  
Cvtz&dH  
於是素還真緊張的等待終於換來了一頁書的一個點頭。

山艾樹 2014-03-21 15:41
對不起!您沒有登錄,請先登錄論壇.

lanheyindeng 2014-03-22 07:11
这段H感觉很奇特……没有特别香艳精致的描写,却有种昏黄灯光下抚摩身体,亲近无阂,朴实又私密的感觉。两个人的语言应答,一举一动,都容易触动对方敏感的心绪,所以,在表象之下总是时时冒出一些不敢说出来的东西,似是委屈畏惧与迁就,却也似爱意敬重和小心。 O|0}m  
然而,两个人都不去深究,任它流过,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是两个人心性好,也是相性好。 ^a;412  
开始有一种可以“过日子”的感觉了啊。

山艾樹 2014-03-22 12:52
15. 8fQaMn4V  
ci{WyIh  
素還真也笑了。道:「前輩笑了。」 )W3kBDD  
C: a</Sl  
.Wvg{ S -  
「閒話少說。想想你的事情該怎麼辦吧?」 p!2t/XIM  
.jbT+hhM  
5Q@4@b{C  
素還真的表情變得凝重起來。 r[RO"Ej"  
MHAWnH8  
NLO&.Q]#  
一頁書問:「為什麼支開葉小釵。」 R ;3!?`  
m7m)BX%O  
c:_dW;MJ0  
素還真重重的歎息道:「當然是因為一個人!」 j'nrdr6n  
%scQP{%aD  
>Ms_bfSK  
「金小開。」 [fr!J?/@  
6ragRS/'x  
-Oc  
「是。只要金小開在,葉小釵就有了一個弱點,只要金小開在,葉小釵就會成為魔域最大的目標。只要金小開一天不退出武林,葉小釵就不能在武林露面。至少現在不能。我故意激怒葉小釵,支走他,目的是為了保護他。」 %vjfAdC  
;&]oV`Ib  
WOuk> /  
「那你準備什麼時候再將他召回?」 WEk3 4crk  
td\'BV  
55vI^SSA  
「至少現在不能。明天去聖佛岩,我想他們會將我浸在蝕骨水中,並且為了防止我運功鎖住我的琵琶骨。」 (j884bu  
8WMGuv  
3d*wZ9qz  
一頁書思忖了片刻,道:「你魔化的罪名,梵天來澄清,但是你殺害慕龍花姑娘的師兄和對她做出的傷害不好辦。難題。」 x @uowx_&m  
3B[u2o>  
OK=ANQjs(  
「難題。」素還真哀歎一聲,搖著頭。 /7p1y v  
jin XK  
X16r$~Pb  
一頁書說:」目前,只能請秦假仙去說服慕龍花姑娘了。希望她以武林大局為重,早日看清魔域的陰謀。「 +pJ~<ug]  
&=hkB9 ;  
QVPJ$~x  
素還真道:「只好如此了。」 TWT h!  
}-15^2  
4#2iq@s  
夜晚,素還真和一頁書睡在一個房間堙C只是靜靜抱著,並沒有再做什麼。素還真一夜無眠,心堣斷重複想著同一件事,推算著目前的局面,他想了一夜,想到了最後一局。 "BD$-]  
fd*<m8  
:tcqb2p  
第二天一早,素還真研開磨,寫好一個錦囊。 ]:F?k#c  
a qIpO  
p )w{}@%r  
一頁書看著他,說:「你的神情看起來相當糟糕。」 8PwPI%Pb  
%~^:[@xa*  
ps@{1Rn1  
「豈止相當!前輩,你沒看到素某的頭頂快要冒煙了嗎?」 @c^g<  
!DNk!]|  
OZi4S3k  
「你的頭頂經常在冒煙。」一頁書道。走到他跟前,關切的望著他:「你在為吾擔心。」 W#lt_2!j  
*d$r`.9j  
=E4~/F}9/T  
「是。七彩雲天抓住了我,前輩就成為目前臺面上最大的障礙。只是在前輩的面前,還擋著一個不知名。」 pm k;5 d  
 _V_GdQ  
p 28=l5y+  
「不知名是你素還真的兒子。重生在葬屍江的素續緣。」 f`"@7-N  
z2cd1HxN  
^)0b= (.  
「嗯!」素還真看著一頁書的眼睛,立刻變得溫柔起來,道:「時間不早了,我們走吧!」 L(w?.)E  
cy!;;bB  
o `}(1$a>  
兩人離開雲渡山,往七彩雲天走去。半路上,秦假仙在等著他們。秦假仙聽到武林風聲,飛速趕來,一見面,就沖著素還真喊道:「素還真哪!你不當當武林公敵心奡N不舒服是嗎?你算算啊,自從你出道以來一共當了多少次武林公敵了?」 g RBbL1  
>\5IB5'j  
{BS`v5*  
素還真看著秦假仙,搖著頭道:「只是這次的特別嚴重罷了!」 Nr:%yvk%s  
GMQKR,6VM  
I18<brZJ  
「這次不算,那前面幾次呢?你看看,你為了這個武林盡心盡力,鞠躬盡瘁,死而後已,捨生忘死,出生入死,數度彌平武林狼煙,剷除陰謀家,還武林一個清靜,難道這些所謂的武林人士還要質疑你的初心嗎?唉!素還真,你不覺得你很悲哀嗎?」 { K *  
qhqqCVrsW  
W+D{4:  
「以前,素某也覺得很悲哀,甚至在想,素還真的悲哀到底什麼時候才能結束?」 .YxcXe3#  
BhCOT+i;c  
mr\C  
素還真溫和的看著一頁書,緩緩道:「但是現在,素還真明白了。因為素還真有一顆佛心,而佛心,永遠都是痛的。」 dtd}P~  
-VO* P  
z< ,rE  
秦假仙摸著頭道:「什麼意思啊!一頁書,不知名才是佛心啊!不過你素還真一向被武林人士奉為神人,想必你也有半顆佛心了!好啦!你這次落難怎麼辦?武林一頁書來領導嗎?」 ewORb  
W@FRKDixG  
"6zf-++%  
「梵天會等你回來的。」一頁書揚起佛塵,定定的看著素還真,道。  '  
hz*H,E!>  
VAet!H+]  
「秦假仙,這埵酗@封錦囊。你記得,非到窮途末路的時候,不能打開。」素還真說著,交給秦假仙那封錦囊。」 wH N5 H  
J{h?=vK  
Ft^+P*  
秦假仙細心的收好,道:「你放心吧!素還真,這封錦囊包在老秦身上。」 Fv T;8ik:3  
wwVg'V;  
'7(oCab"_  
一頁書對秦假道:「秦假仙,請你去一趟風月樓,想辦法說服慕名龍花姑娘放下對素還真的仇恨。」 gO,2:,  
KG9FR* "  
u RPvo}!=1  
「好的,一頁書。這件事情包在老秦身上。」 kcyT#'=j  
uPQrDr5  
6BIr{SY  
秦假仙含著熱淚揮別了素還真。 j#[%-nOT  
]?A-D,!(  
!(>yB;u  
聖佛岩,這堣ㄓ韘呇~修堂,但有一個蝕骨池。 :1,xs e  
`(Ij@8 4  
1./iF>*A  
素還真猜得不錯,經三個大如商量,確實要把他浸在蝕骨池堙A而且還要用旱獸的爪子勾住他的琵琶骨。 ]#t5e>o|  
$mL iEsJ  
m?_@.O@]  
蝕骨池堛漱繻O紅色的。這是一個石徹的池子。 hsZ}FLStJ  
}j6<S-s~  
q;#:nf"  
這紅色的水就像血一樣,這些東西會滲進他的肌肉,慢慢的融化掉他的骨頭。 |VE *_ G  
kRH;c,E@  
&p6^    
素還真走進池子,池水漫到了他的腰。 $G@^!(  
k*Vf2O3${  
@(_f}S gfE  
兩個和尚,左右各站一個,分別揮舞旱獸的爪子,旱獸的爪子勾住了素還真的肩,兩個獸爪都鏈著鏈子,沉甸甸的鏈子分別穿在兩邊的牆壁上。 HC\\w- `<  
QLum=YB  
9d1 G u"  
一頁書強壓悲憤的心情,說道:「素還真,你暫且忍耐吧!」 Od@<L  
'W]oQLD^R  
hD! 9[Gb  
「前輩,不用為我擔心。好好保重自己。」素還真感覺雙腿像被千萬隻螞蟻啃咬一般,他強自忍耐著。目送著一頁書離開了。

山艾樹 2014-03-22 17:12
引用
引用第19樓lanheyindeng于2014-03-22 07:11發表的  : KXTx{R  
这段H感觉很奇特……没有特别香艳精致的描写,却有种昏黄灯光下抚摩身体,亲近无阂,朴实又私密的感觉。两个人的语言应答,一举一动,都容易触动对方敏感的心绪,所以,在表象之下总是时时冒出一些不敢说出来的东西,似是委屈畏惧与迁就,却也似爱意敬重和小心。 V|mz]H#|  
然而,两个人都不去深究,任它流过,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是两个人心性好,也是相性好。 P<GHX~nB  
开始有一种可以“过日子”的感觉了啊。 iJD_ qhd7  
;V"(! 'd  
{P>%l\?  
感谢道友如此认真的回复,谢谢  e+=IGYC  
因为作者无法上三十六雨,所以由小山代发她对道友你的回复(*^__^*) 4hh=z>$|l)  
L.M|o  
爱水瓶之泪:这位道友看得很认真,因为想让他们两情欢悦,所以写得很小心。而他们两个,都有各自放不下的东西,也有彼此坚持的原则。在我看来,这种坚持可以被彼此尊重,也可适当调和。爱情,却是天上云雨,可望不可求,所以我写这段,是抱着随缘的心情写的。谢谢道友的评。

山艾樹 2014-03-23 14:49
16. %/(>>*}Kw|  
|~I-  
地象大如走進來,看著素還真受刑,說道:「素還真,蝕骨池的滋味怎麼樣啊?」 K9+C3"*I  
5{uK;Vxse  
「不怎麼樣。」素還真看著他,說道:「你選在這個時候來,應該有兩種情況。」 3x{2Dhi  
 ZD'fEqM  
「哪兩種情況?」地象大如問著,一隻手背在身後。 :$"L;"  
G,J~Ed  
「一種,來幫我。一種,來殺我。」 %: .{?FB_  
 U|HF;L  
地象大如心驚,背後的手立時運起大招。他想,現在殺掉素還真,是一個絕好的時機。 i`2X[kc  
td6$w:SN,l  
「素還真哪!」不知名沖進蝕骨池,看到素還真,驚叫道:「怎會這樣?」 w 9mi2=  
P,[O32i#  
地象大如見不知名來了,收起招式,說道:「只不過監禁在這埵茪w,有什麼大驚小怪!」見機會已經失了,悻悻地走了。 CL-mt5Kx#7  
s s*% 3<  
「不知名,感謝你救了為父一命。」素還真呼了一口氣,說道。 +#c3Y ;JP  
<Y9xHn&  
「素還真,武林現在都在風傳,說你殺人,還差點毀了一個姑娘的清譽,這是真的嗎?」 '~ {xn  
Wqu][Wa[Z  
素還真重重的哀歎一聲:「這是魔域的陰謀,七彩雲天被魔域利用了。不知名,這堬{在很危險,你快點離開吧。」 h^D]@H  
-b4#/q+bb+  
「不行!我一定要找他們問清楚。」 CK+GD "Z$  
Vp'Zm:  
素還真還想說什麼,不知名已經化光飛走了。 1*"t-+|  
< +QXGz1  
「傻孩子。為父只要你安全就好!安全就好啊!」 ZE*m;  
&l=%*`On  
不知名怒氣衝衝的來到聖佛岩,天象大如,人象大如和一頁書都在。 ~Zc=FP:1  
|GvWHe`  
不知名對著天象大如和人象大如問道:「素還真為武林做了這麼多你們看不到嗎?魔域的陰謀你們看不到嗎?魔域那麼難管的你們不管,慕龍花的事你們管的那麼真!」 -U?Udmov  
>*PZ&"}M  
「唉!」一頁書歎氣:「面對苦主,能說什麼。素還真魔化時期的事梵天已向聖佛岩澄清,但他殺害慕龍花的兩位師兄也是真。如果她能答應不再追究,那所有的事情就都迎刃而解了。」 m"<Sb,"x!  
ZgcJxWC<  
「那如果她不答應呢?」 UtF8T6PKdW  
$`Z-,AJc  
「如果實在說不通。那梵天只好使用非常手段了。」一頁書揚起佛塵,眼媞諟~一閃。 5UQz6DK  
4X@ <PX5  
天象大如道:「不知名,你不要著急,我們知道你和素還真的關係,你放心吧!事情一定會調查清楚的。」 Z. ))=w6G  
3U<\s=1?X  
「不知名。你先和吾回雲渡山吧!」一頁書對不知名說道:「這是素還真的意思。」 ,{HxX0  
R7o3X,-iwn  
此時,地象大如從外面走進來了,他看起來非常的怒火中燒。看到不知名,哼了一聲,道:「不知名,你偷我佛門鎮教之寶,還想走!」 :D>afC8,  
Vs-])Q?7J  
「嗯!」一頁書身上宏大的佛氣釋放開來,灼灼的眼神瞪著三個大如:「什麼意思?」 S0\;FmLIc  
3TRzDE(J  
三個大如都被震懾的退了幾步。 P,x'1 `k~  
@?$x  
天象大如忙道:「怎麼回事?發生什麼事了?」 p9;Oe,Il  
 fWx %?J  
地象大如道:「玲瓏塔堛熊迡ㄧg不見了。在此之前,只有他不知名進去過,可是我剛剛去玲瓏塔堿搕F看,菩提經卻不見了?菩提經是本寺的鎮寺之寶,被誰拿走顯而見了。」 37hs/=x  
K85;7R5  
不知名喊道:「地象大如,你血口噴人。不錯,不知名是進去過寶塔,也翻閱過菩提經,但並沒有拿走。」 (cX;a/BR  
0^41dfdE  
「只有你進去過,你出來了,經就不見了,不是你拿走的會是誰拿走呢?」 v)*/E'Cr*  
S <C'#vj  
天象大如,人象大如和一頁書面面相覷。 d%:B,bck  
uES|jU{]b  
不知名沉思片刻,喊道:「你說我進塔偷了菩提經,你有什麼證據?你說我進了塔,那你也同樣進了塔,你也有可能偷菩提經。」 e`pYO]Z  
la7VeFT  
「本大如是七彩雲天的人,怎麼可能自己偷自己的東西?」 j@xerY  
4+ BWHV  
一頁書道:「人心不古,監守自盜者不乏其人。」 }pJ6CW  
L*xu<(>K  
人象大如提議搜查兩個人的房間,搜了,沒有。又搜了整個七彩雲天,也沒有。很顯然,菩提經已經不在七彩雲天了,已經流落到外面去了。 ra L!}  
poZ04Uxo>  
就在整個七彩雲天都在找經書的時候,聖佛岩來了一名不速之客。 P|> fO'  
"|? zQ?E  
寒山一花香。 <l/QS3M  
>h^CC*&'pw  
他的手堮陬菑@本書,正是菩提經。 &vf9Gp+MK  
Zl5cHejM  
菩提經是七彩雲天的寶物,怎麼會到了一花香的手堙C ;GW[Yw>Rz  
,(H`E?m1w4  
三個大如,一頁書,不知名圍住了他。逼問他經書是哪里來的。 s}8(__|  
dW K; h  
「是你們中間的一個人交給我的。這樣吧!三日後,我在聖佛岩公佈結果。我三日後再來,告辭。」一花香說完,就走了。  pFfd6P  
~*OQRl6F  
一頁書要帶走不知名,三個大如商量了一會兒,天象大如說:「抱歉,梵天。菩提經事關重大,不知名作為當事人,不能離開。」 ldd|"[Ds  
td*1  
不知名拉著一頁書,悄悄說道:「不用擔心我,我會保護自己的。有心人自然會露出馬腳。前輩啊!麻煩你多多注意地象大如的行蹤啊!」 oy8L{8?  
Gwyjie9t  
「嗯。」一頁書答應了。轉而鄭重的對三個大如道:「素還真和不知名暫且交給你們,三天后梵天再來,到時候若他們有個什麼萬一,梵天定要整個七彩雲天陪罪!」 o~Jce$ X  
4+rr3 $AY  
地象大如心堣@驚。眼看著梵天走掉了,心堣~放鬆下來。好重的壓迫感。在那種壓迫感下,地象大如差點就隱藏不住魔氣了。他眼神陰毒的想著。 ObK-<kGcB  
[1+ o  
必須要除掉一頁書和不知名。

山艾樹 2014-03-28 23:03
23. L5 (7;  
sGg=4(D  
接下來的幾日平靜安穩地渡過。素還真憑著深厚的根基已經可以下床走動了。玄真君的醫術很高,再加上素還真也是一個高明的醫生,他那被蝕骨池腐蝕的嚴重的雙腿已經好了大半。 %N jRD|  
>3{#S:  
葉小釵和不知名每天換班巡邏,失去玄真君的防禦線,刹時變得薄弱了。 ['<Q402:.  
K90wX1&  
七彩雲天發來信件,希望能來琉璃仙境幫助素還真對抗魔域,素還真拿捏著信思考半刻間,點頭同意了。 V*xo3hU  
^^q9+0@  
「哼!現在才知道要幫助你,早幹什麼去了!」秦假仙哼哼唧唧地道:「把一頁書害成這樣!還沒找他們的麻煩呢!」 'CF?pxNQ l  
UH8q:jOi  
「算了。」宇宙神知說道:「我不追究了。」 I},]Y~Y3  
Ue:LKK1Gsr  
「宇宙神知呀!你真的就這樣算了!」 5Q)hl.<{o7  
r#8t @W  
宇宙神知歎息道:「他們也不是壞人,要追究也不是現在啊!當務之急還是撇棄成見,團結一致對坑魔域才是重要。」 }> q%##<n  
~>&Jks_Q  
「那!好吧。你們大人大量,我老秦再說什麼就不厚道了。但是總該給他們牽點事情做做,那兩個大如功夫不弱,不能便宜了他們。」 Lek!5Ug  
ua!i3]18  
兩個大如來的時候,素還真禮貌地接待了他們。 {RG4m{#9  
i5PZ)&  
兩個大如很顯局促,當他們面對宇宙神知的時候,慚愧的想要鑽老鼠洞了。 tu4-##{  
,, 8hU7P  
反觀宇宙神知,大大方方,客客氣氣地詢問他們。 Hnq$d6F  
P\jnht  
「兩位大如此番來琉璃仙境,想必帶著一番誠意,請一定好好顧守琉璃仙境吧。」 5|nT5oS  
m`;dFL7"E  
天象大如問道:「宇宙神知,你變成今日這樣多多少少與我們的不明世理,不察實情有關,你真的不追究我們的過錯。」 /$z(BX/  
e8Ul^]  
「過去的我都放下了。沒什麼追究不追究的。既然已經放下,就請你們也放下吧!」 9Dat oi  
'P AIh*qA  
這是多麼高深的佛理。兩個大如這才發現,宇宙神知有著海納百川的氣度和胸襟,不禁更顯慚愧,心媟t自決定一定要好好顧守琉璃仙境,以補前愆。 UFE# J  
)9pRT dT  
素還真心媟P慨。怪不得一頁書活得那麼自由,那麼灑脫。 9$ VudE>;  
hFW{qWP  
怪不得自己活得這麼累,這麼難。放不下,有些事情,他一輩子都放不下了。 [Re.sX}$Y  
@IXvp3r  
對崎路人的遺憾,對風彩鈴的虧欠,將伴隨他的一生,時時刻刻不離左右。 #<$pl]>}t  
i?HN  
魔域鬼帝發來請貼,約素還真在不歸路一談。 (BT{\|,V_m  
vtByCu5  
素還真看完信,說道:「這是陰謀。鬼帝是一個上智之人,他不會做沒有道理的事。」 . r?URC  
6E^h#Ozl 9  
宇宙神知接過信,看完了,說道:「鬼帝要麼在不歸路設下埋伏,趁和你談判的時候一舉除掉你。要麼就是真的和你談判,在和你談判的時候發兵攻打琉璃仙境。素還真,你認為哪一種可能大些!」 [-5l=j r  
T^Lg+g+I  
「一半的一半吧!」素還真說著,轉頭對葉小釵道:「我一個人去不歸路就好了。葉小釵你留在琉璃仙境好好保護宇宙神知。」 Eo) #t{{  
3+<f7  
「不可!葉小釵,你跟隨素還真前往不歸路。」宇宙神知果斷地道。 3D}rxI8N  
.or1*-B K  
葉小釵猶豫了。看看這人,又望望那。很想跟著素還真前往不歸路,又想待在琉璃仙境保護宇宙神知。 %&iY5A  
e{Y8m Xu  
數不清生平第多少次了,葉小釵又在思考了。對這個沉默的劍客而言,思考是一件很困難的工作。 iB XS   
\yE*nZ  
他不喜歡用腦。也不喜歡思考。 ZRy'lW  
j^T i6F>f  
因為只要每次一用腦,一思考,就會同時失去好幾個親人。 (nDen5Q|  
{W' 9k  
因為他每次思考的時間都會很長很長,用腦的時間一長,行動的時間就相對縮短甚至於沒有。 n>XfX t =  
U =i=E}'  
每當這時,葉小釵就特別羡慕素還真一人三化的功夫。 v =]!Po&Q-  
w(N$$  
但是現在,素還真化出來的三個人一個被雷辟了,另一個被遺留在了過去,眼前只有這最後一個本體了。 W<c95QD.  
qS!U1R?s  
一個是今生最敬重的人,一個是知己。 j /)A<j$  
,]LsX"u  
兩個都很重要,兩個都想幫! P+Q}bTb8  
C}=9m A  
葉小釵痛苦萬分地想著,這個世上有沒有一種功夫把人分成兩個的。不用一人三化,一人二化就好了。 7L4~yazmK  
>(\Z-I&YQ  
素還真和宇宙神知看著葉小釵越來越痛苦的神色,都很心疼。 \c\z 6;j  
th^&wp  
素還真說道:「我經歷的大小戰役也有多次了,就算到時候情況不對,我也可以使用溜字決一走了之。但是,宇宙神知呢,變成小孩子不說,萬一遇到魔兵怎麼辦?」 =M."^X  
#zed8I:w  
又轉頭對想要反駁的宇宙神知哀聲說道:「算我求你了!好好保護自己,千萬別再輕言犧牲了!素還真失去的已經太多,不想再留下一丁點遺憾了!我的痛苦已經太多了!我的悲哀也已經太多了!答應我,答應我吧!」 dr gCr:Gf  
ukDaX  
看著這樣的素還真,宇宙神知心媟P到了難過。他鄭重地點了點頭,道:「好吧!我答應你,但你也要答應我活著回來!」 9>-]*7  
C~X"ZW:d[  
「嗯!我向你保證我一定會活著回來!」素還真見他答應了,笑著對葉小釵說道:「好好保護他。」 ~vscATQ  
kKs}E| T  
葉小釵一瞬間恍神了。這個沉默的劍客鮮少看到素還真這樣發自真心的笑容。隨後,沉默的點了點頭。 9YvK<i&I  
2hf7F";Af  
不歸路。這堿O極陰之地,屍體遍佈。 /=[hRn@)A  
Fql|0 Fq  
不歸路上人不歸。鬼帝選擇在這婼芵隉A倒是理想的所在。 3y}8|ML  
1a tQ9  
素還真遠遠望著鬼帝,慢悠悠地問道:「你約素某來,是想要談什麼?」 %hVI*p3  
_-: CU  
鬼帝陰陰地道:「放在前幾年,本帝真的有意願和你一談。但是,你素還真毀了魔域第一殿,殺了智多羅,阿修羅主宰,毀了魔域學府,如今又殺了一花香!魔域損失慘重,如今的本帝,和如今的素還真,還有什麼可談的嗎?」 Zv5vYe9Ow  
$g!iy'4n*  
「啊!琉璃仙境!」素還真心堶垠咻a一沉,大驚失色,立刻掉頭往琉璃仙境奔去。 eE5j6`5i  
H Xb_k1n  
鬼帝重重地吭道:「本帝本來不想來的,但很想看看你素還真驚慌失措的表情!哼!你清香白蓮素還真的弱點,本帝要想辦法好好利用,最好能讓你懷著悔恨和無盡的痛苦死在魔域!」 D}OhmOu 3  
f/vsf&^O  
魔帝思量完畢,回去魔域佈置陷阱。鬼帝知道,深深的知道,他和素還真的最後一次較量非常的危險。以往的每一次,素還真都能在最後關頭扳回一成,掙得生機。 YZZog6%  
71c(Nw~iQ  
這一次,絕對不能讓他再度得逞。

山艾樹 2014-03-28 23:04
24. 'Gqo{wl  
34I;DUdcE  
葉小釵沒有想到第一個來琉璃仙境的人會是金小開。  NArr2o2  
qkA8q@Y4|  
PM3fJhx  
他靜靜地看著自己的孫子,心埵妢P交集,五味雜陳。如果世界上能有一種藥讓一個浪子吃了迷途知返,那他會發誓,不惜犧牲生命也要為他找到這種藥啊! u,JUMH]@  
,*Z/3at}5M  
jE2EoQ i,  
「嗨!葉小釵,久見了。你們玩得好嗎?」 >9,LN;Ic  
Huc|HL#C  
'iX y?l  
花非花歎了一聲,對金小開說道:「小弟,我們沒有在玩!」 42=/$V  
&*; Z(ul&9  
#F#M<d3-2  
「呵呵!沒有在玩,騙誰呢?那你們這麼多人在幹什麼?」金小開嘻皮笑臉地,猛地一拍額頭,喊道:「我知道了!你們在跟魔域玩,跟魔域玩呢對不對!花非花,我告訴你啊!」 A2''v3-h8  
;umbld0  
o('6,D  
金小開伸出一指,指著天象大如,眼睛卻看著花非花,陰陰地道:「我就是魔域來的!」 6E$ET5p&l  
[tkP2%1  
5Un)d<!7&u  
突然,那跟指頭暴發出一道虹光。虹光仿佛泥牛入海一樣貫入天象大如的胸口。 &#;lmYyaui  
( !%w  
Z@i,9 a  
天象大如應聲倒地。 p7Z/%~0v:  
0,wmEV!)  
7 b 8pWM  
「哈哈哈!我是魔域的人耶!」金小開獰笑著喊道,趁眾人慌亂之際一把撈住花非花,旋身往琉璃仙境外飛奔而去。 Lj1>X2.gD  
KeWIC,kq  
W#foVAi .  
葉小釵甫看到天象大如倒在血泊,下一秒又見孫女花非花被不肖子劫起絕塵而去,悲怒交加間急急旋身追了上去。 &%4 A3.qE  
hw1J <Pl*  
.xe+c K  
「葉小釵啊!」不知名大喊道,眼睜睜看著葉小釵追花非花去了。 a6'T]DW0W  
`!C5"i8+i2  
mW1T4rR'  
「唉!玄真君!你為什麼要走?為什麼要離開啊?」不知名悲痛的喃喃自語。 wu3p2#-Z  
$*C'{&2  
@;Xa&*   
宇宙神知看葉小釵追人去了,轉頭看人象大如小心翼翼的扶起天象大如,關心地問道:「天象大如沒事吧!」 O+=C8  
f\~A72-  
;O {"\H6  
「吾沒事!」天象大如緩慢地說著,掰出嵌入胸口的千子彈,道:「這種暗器威力真大!」 -+W E9  
|3Bms d/3  
O5ZR{f&  
「嗯!」宇宙神知點頭:「是曹門的千子彈,我認得它。」 Z L'krV  
<+: PTG/('  
qcoTt~\  
正說著,突然間瘋魔亂道帶領著一群魔兵來了。不知名看到魔兵,想起昔日就是這些魔域的人把他給魔化了,還害得父親不得不詐死來逃避被他追著到處砍的事實。 N a<);Pg  
Hx NoV.q  
C /w]B[H  
想起來就很心痛。不知名憤怒的和瘋魔亂道纏鬥在了一起。 lbC9^~T+  
d?A!0 ;(*  
#NWS)^&1b  
瘋魔亂道不同於一般的魔,身為鬼帝手下的魔將,祭血魔殿的主要戰將,昔日的五暴魂五魂合一,形成了今天的超級殺將,瘋魔亂道。 ^=y%s  
Zn6u6<O=  
\I7,1I  
饒是如此,瘋魔亂道也差不多和不知名打成了平手。只是不知名畢竟還小,只有七八歲大,論武功招式堪稱一流,但論根基尚比瘋魔亂道淺出一截。 AL*M`m_  
la>H&  
kNoS% ?1,  
瘋魔亂道最後憑藉著高出半等的內力將不知名制伏。一把巨劍橫過不知名脖子,將他當場架住。 ITfz/d8  
ageTv/  
[I=1   
」瘋魔亂道。你想做什麼?」宇宙神知表情凝重地問道。 r?HbApV P  
cg^=F_h  
Uwg*kJ3 H  
「要殺就殺!不知名不怕死!「不知名喊道:」宇宙神知啊!你這次無論如何都不能再出事了啊!你們兩個大如,還不快帶著他離開!快走!快走啊!「 P9 qZjBS  
6!v$"u|[!'  
I[bWd{i:  
「這......」兩個大如面面相覷,猶豫起來了。 KB8_yo{y  
abg` : E  
-(9TM*)O  
「哼哼!我不殺你!」瘋魔亂道說著,把不知名扔給宇宙神知。然後指揮著後面的魔兵把千子彈扛上來了。 B4x@{rtER  
~r&+18Z;  
JwdvY]  
「我要你們通通變成馬蜂窩!這五千發的千子彈就算我給琉璃仙境的大禮了!」 U|+ c&TY  
=*KY)X  
Dmr3r[  
宇宙神知眼珠子死死瞪著千子彈,半晌,重重地歎息一聲,苦澀地說道:「我知道你們的目的是我。開門見山,廢話少說!我怎樣做,你才能放過他們?」 4c@_u8  
\%QA)T%  
M C%!>,tC  
瘋魔亂道饒有興味的看著他,說道:「只要你願意跟隨我們回祭血魔殿,我就放過他們。如何?」 ?7TuE !!M  
G x{G}9  
ozW\`  
「不可啊!」不知名和兩個大如同時叫道,同時上來勸阻。 ]:~z#k|2@6  
[I78<IJc  
LKYcE;n  
「不去不行。他們人多勢眾,又有千子彈。而我法力被封,無法施展才能。逃不掉的。我不希望你們白白犧牲,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不知名,轉告素還真,我會等他,若等不到他,請他勿必為我報仇!」 iO7s zi  
3 V$ \s8  
hQaa"U7[  
宇宙神知說著,一步一步向瘋魔亂道走去,口中吟道:「從征萬里走風沙,南北西東總是家;落得胸中空索索,凝然心是白蓮花。」 EXti  
7towjw r  
H6<3'P  
只是,對不住了!素還真,對不住了! 0](V@F"~  
Gp2C wyv  
 yHn8t]{  
此去,或許一頁書將永遠從這個世上消失,從此世間上再也沒有這個人了! bZu2.?{  
7E;`1lh7  
?gG%FzfQ/  
只是,心中到底是有了牽掛。到底是有了放不下的東西。 U _~r0  
SyI i*dH  
 ](>YjE0  
「好氣魄!就像鬼帝說的,以你的性格一定會這樣做的。哈哈哈!喲!你哭了,怎麼哭了呢?」 rAS2qt  
;n.SRy6  
g:Fo7*i  
瘋魔亂道仿佛發現新大陸似的盯著宇宙神知的臉看,只是在他確定了宇宙神知的臉上掛著的確實是兩行清淚而不是他眼花了的時候,仍然有些不敢置信。 scZ&}Ni  
OZ}o||/Rc  
iw I}  
於是得出結論,佛也是會怕死的啊! ';I(#J6  
LX m@h  
Nzl`mx16  
素還真心媕ㄤ菑@塊大石頭,當他十萬火急地趕到琉璃仙境時,所看到的就是琉璃仙境被一片愁雲慘霧所包圍。 ZV$!dHW/  
$LOf2kn  
;R^=($X  
琉璃仙境有打鬥的痕跡。 D{^CJ :n  
f!J?n]  
oWBjPsQ  
素還真急急忙忙地尋找著,發現所有的人都在,唯獨少了心堛漕滬茪H時,憤怒如一發不可遏制的洪水一樣潰堤而出。 f9^MLb6)  
fDwqu.K  
fcw/l,k9  
「宇宙神知人呢?他在哪里?我問你們呢他在哪里?」 xOKf|  
X F?"G<2  
bRI`ZT0  
眾人都吃了一驚。素還真從來沒有用這麼大的聲音喊過話。花非花心堳D常難受,她難過極了,她輕輕地說道:「素還真,都......」 G@rV9  
CykvTV Q  
*OHaqe(*  
「我出門前怎麼交待你們的!連一個小孩子都看不住,你們怎麼這麼沒用!怎麼這麼沒用啊?」素還真怨懟地看著他們,胸口劇烈喘息著,良久,猛吸一口氣道:「你們知道他對我的意義有多重要嗎?你們知道這是他最後的一個生機嗎?你們知道如果他連元嬰也消失了意味著什麼嗎?」 _cd=PZhI  
As(6E}{S  
IQ5'4zQg=  
素還真伸出手抓著空氣,徒勞無功的握在手堙A一屁股坐在地上,傷心欲絕地喊著。在場的每一個人都能切切實實感受到他的痛苦。 ?y,z  
(*Q8!"D^6  
pI}6AAs}Z  
」啊!「葉小釵突然爆出一圈氣勁。旋風一般沖出琉璃仙境。 N`+@_.iBX  
q=;U(,Y  
dI~{0)s  
素還真失神般地站起來,走到蓮池邊的石頭上,又坐下來。呆呆的望著蓮花池。 .ViOf){U\  
_p0G8  
/,JL \b  
」素還真哪!「不知名悲痛的喊道。花非花按住了他的肩膀,兩個人的臉上都掛滿了愁容。  :@^T ^  
`$ZBIe/u  
VIuzBmR|\  
」都是我的錯,如果不是我,葉小釵也不會離開!宇宙神知也不會被劫走!都怨我,都怪我啊!「 a4Y 43n  
2@:Ztt6~  
t ]P^6jw'  
」那種情況下,怎麼能怨你呢!只能說魔域太狡猾了!「不知名說道:」花非花,你是真正的女俠客,女豪傑!可是金小開怎麼會這樣陰險!這樣狡詐!你們是一奶同胞,為什麼會有兩種截然不同的性格?為什麼啊?」 sg4TX?I   
g.COKA  
B0m2SUC,H  
「只能說人心險惡,當初不治療金小開就好了!」花非花說著,流下了淚:「一切的努力,終究都是白廢啊!」 7rIEpN>*  
[wM ]w  
Jf@~/!m}'  
「花非花,別難過了!有那樣的同胞兄弟是你的不幸,更是葉小釵的不幸!你儘管走好你的路就好!眼下不提金小開,我們先去勸勸素還真吧!看他傷心成那樣,我也感同身受啊!」 InB'Ag"  
8 G:f[\^  
!z"nJC  
「嗯!」 Kk6i  
@^,9O92l  
U2*kuP+n  
兩個人走到蓮池邊,看到素還真的表情呆滯著,仿佛想到了什麼久遠之前的事。

山艾樹 2014-03-28 23:05
25. 6yedl0@wa!  
Tr "Bz!  
魔域,祭血魔殿。 \Z$MH`_nu  
b:W x[+  
鬼帝饒有興味的看著宇宙神知,說道:「上一次見到你,是在天河。那時候,本帝,萬魔天指,集境武皇三大高手聯手向你的棺木發出大招,沒想到你乘著金翼大鵬破棺而出,一招震懾我們三人,當時的氣場,當時的武功,真是笑盡英雄啊!」 AQgm]ex<  
4[ =C,5r  
宇宙神知憤怒的瞪著鬼帝,半晌,道:「既然已經落入你的手中,要殺要剮,悉聽尊便!」 RpU.v `  
W|V 9:A  
看著這樣的宇宙神知,鬼帝突然間覺得毀掉他太可惜了。 .t$1B5  
%KW NY(m  
金小開不可思議的瞪著宇宙神知,喊道:「你是一頁書嗎?怎麼會變得這麼小!本小開沒有戀童辟啊!不過看在你是一頁書的份上,本小開應該也能接受你的!」 NJPp6RZ%  
a5uBQ?  
「金小開!你!」宇宙神知看出他的企圖,惱羞成怒,大吼道:「與其受你污辱!不如一死了之!」 %)P )Xb  
}/}eZCaG  
「喲,鬼帝你答應過我的!抓住一頁書的元嬰,功體是你的,身體是我的!你該不會忘了吧!」 l#rr--];  
nD#uOep9  
宇宙神知聽著他們的汙言惡語,心婺U念俱灰,他沒想到,更不可能成為孌童。 KfV& 7yi  
{i/7N x  
「金小開,你不能這樣對他。你可以開出別的任何要求!」 !'8jy_<9  
\>c 1Z5H>  
「鬼帝!你想食言嗎?」金小開憤怒的喊道。 a`8svo;VUO  
iB3C.wd-  
「金小開,你似乎忘記了自己的身份!」鬼帝說道,強大的魔氛釋放開來,使得本就陰森的魔殿更顯詭異。 %(izKJl q  
?T_bjALW  
「你只不過是我魔域的一個部署,連將領都談不上。你有什麼資格對本帝嗆聲!」 yI .hN  
cb%ML1c  
「本……我不敢!不敢了!」金小開被魔氛罩得動彈不得,帶著哀聲喊道。 A\QrawBp0l  
?HP{>l0r  
縱然面對的是恨之入骨的人,宇宙神知也不禁出口說道:「多謝!」儘管他心堜白,鬼帝之所以這樣做,是害怕他散盡功體,自爆當場。 EL;OYW(  
w! ':Ws  
到那時一頁書完全由這個世上消失,鬼帝什麼也得不到。 YL9Tsw  
SI:Iv:>  
鬼帝心埵釵菑v的盤算。 RKwuvVI  
/|,:'W%U  
宇宙神知是最好的人質,只要他活著,就能牽制素還真。而且宇宙神知強大的功體也是魔域必需獲得的無價之寶,煉化宇宙神知的工作必需儘快執行。當初之所以答應金小開那個條件,目的只不過為了利用他。現在既然目的已經達到,也就不用去理會什麼金小開了。 15"[MX A  
:[bpMP<bz;  
「不用!撇去立場不談。本帝最欣賞的人就是你了。現在,跟本帝前往血池肉林吧!」 ky@DH(^>  
GW!%DT  
宇宙神知心堣@沉,心知鬼帝想要煉化他的功體,知道在劫難逃。 Wo<kKkx2  
4\(|V fy  
在瘋魔亂道的押解下,只能邁著沉重的步子前往血池肉林。 Ls{]ohP  
tq2Ti Xo%  
金小開被鬼帝騙了,心堣ㄙA氣。但他懾於鬼帝強大的魔威,不敢發作。眼看著宇宙神知被帶走,仍然心心念念的,隨後跟了上去。 0{sYD*gK]  
!=(M P:  
血池肉林是一座石砌的池子,池娷衝佽菑@池血水。這些血陰氣極重,被鬼帝布了吸收煉化的法術,任何魔域的人,只要死亡,魂魄立時便回到血池肉林,將一身內力留在池中。 I0(nRu<  
|eH*Q%M  
金小開看著那森森的魔氛,詭秘的血池,心驚膽顫,縮了縮脖子,頭也不回的溜走了。 trM)&aQto  
y+P$}Nru  
「請吧!」鬼帝說著,做出一個請的手勢。 + wF5(  
T*zy^we  
宇宙神知看著血池肉林不禁心驚,那些翻騰的血肉,以及滿池血肉的屍腐氣味,令他心娷衝豸ㄓw,幾欲作嘔。 'T*h0xX  
4nGr?%>  
但是事到如今,面對惡勢力不肯低頭的宇宙神知還能有什麼辦法?處境艱難,依然保持著傲骨的宇宙神知,一步一步,踏入了血池肉林。 Q7SRf$4  
#4ii!ev  
琉璃仙境,蓮花池邊。素還真靜靜地聽著花非花和不知名敍說了整個事情的經過。 l#;o^H i  
G-W(giF;NO  
葉小釵到底是一個簡單的人,看不清這麼複雜的事。那麼輕易就被騙出去了。素還真心堶垠咻a歎息。 YveNsn  
<R8!fc{`  
不知名問道:「素還真哪!怎麼救宇宙神知啊?你有計劃嗎?」 2jH&@g$cl;  
}d16xp  
「心亂如麻,哪有心情理什麼計劃!」素還真心亂如麻,即擔心那人的安危,又在揣測鬼帝的動向。 l5,}yTUta  
%y R~dt'  
當下憂慮不已,心堣斷的問著:為什麼總是要我一次次面對這種慘忍的局面?為什麼總是要我一次次經歷這麼沉重的痛苦? E]%&)3O[  
JURJN+)z  
無語問蒼天。 za [;d4<}k  
T.iVY5^<  
以鬼帝的智慧,想必一定會煉化宇宙神知的功體。 LKI2R_|n  
h/\/dp/tt  
宇宙神知如果被煉化了,那麼一頁書就永遠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6Df~uN  
~VaO,8&+L  
素還真心驚膽顫地計算著,以一頁書深厚的內力,能支持多久? _dynqF8*  
) GF>]|CG  
不知名說:「素還真啊!宇宙神知讓我轉告你,他會等你,如果等不到,就請你為他報仇。他說的話你明白嗎?素還真,他在等,等你想好萬全的準備,等你想到足以一舉剷除魔域的良策啊!」 Xsv^GmP+  
pQOT\- bD  
素還真聽到這句話,心媞朮打擗W一絲溫暖。他相信一頁書。以往每次魔域的動作,他們就是互相信任著一路扶持,一次又一次在險象環生的情況下走過來的。 R*z:+p}oHy  
\C;F5AO  
一直到現在都末變啊! ulxy 4] h  
=1h> N/VJ  
他在等我,我不能在這種時候自亂陣腳。 h|Udw3N1L  
j#JE4(&  
素還真重拾精神,只是發現琉璃仙境少了一個人。 GXx/pBdy[4  
J-+p]xG  
葉小釵不見了。 C9}m-N  
i 79;;9M  
混亂中,看見他跑出仙境。當時心亂如麻,沒有想到阻止。 wNhtw'E8  
Xw{Qktn  
如今仔細想來,以葉小釵的性格,難道他會…… TrC :CL  
SoJ'y6  
素還真大呼一聲:「不妙!陷阱啊!」 BSbi.@@tp  
T^n0=|  
立刻化光奔出仙境。 9Z;"9$+M  
aO>Nev  
當素還真火急火燎的趕到是非小徑地時候,葉小釵已經落入瘋魔亂道佈置的陷阱。 >)`V $x  
;,F:. <P  
一個封閉的範圍內,五把巨大的砍刀從五個方向分別攻向葉小釵。儘管刀狂劍癡武功高強,素有天下第一快劍的稱譽,在越來越詭異的刀法連番變換下,也漸漸陷入不支的境地。 pxi/ ]6p w  
i>n)T  
「葉小釵!」素還真跳進那個封閉的範圍,揮出佛塵擊開五把巨劍,拉著葉小釵就要走。 (D rDWD4_  
DqT p*hI  
葉小釵定定地沒有動,他是沖到魔域來救人的。 @8xa"Dc  
l Vc':,z  
素還真回頭,看著葉小釵刻著刀疤的臉靜靜的問道:「你知道他關在哪里嗎?」 @E@5/N6M  
,I|TjC5  
沉默的劍客搖頭。 b\H !\A  
RFq&#3f$  
「我也不知道。這正是鬼帝的預謀,他早已經布好陷阱,等著前來營救的人落入陷阱。」 ,.T k "\@  
NA9N#;  
葉小釵恍然大悟。跟著素還真跳出封閉的範圍,眨眼離開了是非小徑。 j[y,Jc h  
\"W _\&X  
等來到安全的地方,葉小釵扳住素還真的肩膀,一雙深刻的眼睛緊盯著他,沉默的問他接下來的打算。 ^RO_B}n3  
(S4[,Sx6E  
「當然是要弄清楚宇宙神知被關押在哪里?這件事秦假仙已經去辦了!」 5u3SP?.&  
( [m[<  
素還真說著,盯著葉小釵烔烔發亮地眸子,哀歎一聲,道:「葉小釵啊!茫茫無情途,哀哀紅塵路!我很抱歉再次將你捲入這場是非之中。你怨我嗎?」 a}#Jcy!e  
8m poY.E4!  
葉小釵沉默了,靜靜的看著他,搖了搖頭。 H(k-jAO,  
:UdH}u!Ek  
「葉小釵,謝謝你!金小開的事情,我不知道該怎麼挽救,對不起!」 6}9`z8  
*)4 `"D  
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金小開給武林惹了這麼多的麻煩,我能做的確是這麼地少。葉小釵閉上眼睛,沉痛的想。 ,Xt!dT-  
a'm\6AW2)  
當初為什麼選擇跟隨素還真,是因為欣賞他的為人,佩服他的智謀。而最重要的,是他有一顆坦蕩,赤誠的心。雖然後來的相處中發現這人也有陰險狡詐的一面,但那都是為了瞞過敵人而使用的障眼法。 /,cyp .  
T nG=X:+=  
葉小釵一直深有感觸,身為一個領導者所擔付的責任有多大,他看在眼堙A急在心上。因此凡是素還真作下的決定他都會豪不猶豫的選擇服從。因為他知道,每做下一個決定,都是又承擔了一個責任。 ;^`WX}]C(  
8rwXbYx x  
而有些責任,不是每個人都能擔當得起的。崎路人的遺憾不僅僅是素還真的,也是他葉小釵的。葉小釵欠崎路人的情再也還不完了。他永遠無法想像那天的情景。素還真是懷著怎樣無奈,怎樣沉痛的心情放棄崎路人的。 &z"sT*3  
#(KE9h%  
但是現在,他沒有重傷。他不想,再也不想有任何遺憾發生了。

山艾樹 2014-03-28 23:06
26 540,A,>:tb  
7 ,![oY[  
秦假仙目前人在哪里? 37M?m$BL  
iig ({b  
,\cO>y@  
花天酒店,逛KTV,進夜總會,泡妞,秦總現在的生活像鳥兒一樣幸福。 _x ;fTW0  
C@8WY  
<h"*"q|9  
當保姆媽媽把姑娘一個一個領出來後,秦假仙像選美似的,一雙猥瑣的眼睛色眯眯的盯著姑娘們瞧。一會兒比三圍,一會兒比臉型。 V.k2t$@  
> l@ o\  
RU' WHk  
「不錯不錯!這個牡丹不錯,這個月季也很漂亮,這個海棠也很耐看!嗯嗯嗯,秦風流選哪一個陪我過春宵呢?」 9uL="z$\  
WKwU:im  
\HsrUZ~  
秦風流正在難以決擇的時候,隔壁一間房堿藒M傳來一個人的叫聲:「喂!你他奶奶的就這樣伺候你爺爺!小心我打死你!告訴你,惹毛了本小開,毀容你活該!」 NgXV|) L  
)K+ Tvx3(m  
~dO&e=6Hk  
緊接著隔壁傳來哭聲:「不要啊!我只賣藝不賣身,殺人啦!救人呀!救人呀!」 M9aVE)*!I  
kroO~(\  
qAF.i^  
保姆媽媽搖頭歎息。 Pd[&&!+gV  
e e=d*)  
N))G/m3  
秦風流走過去,問保姆媽媽:「這個混蛋真是太下流了!你怎麼能容忍這種人呢?」 YdI&OzaroE  
1ukCH\YgU  
MiX*PqNTM  
保姆媽媽歎息著道:「沒辦法。他有錢!」 CA PP Oh  
b2Jgg&?G  
sP+ZE>7  
「比錢!誰能比得過我秦大爺有錢!」 5ma*&Q8+  
qL03iV#h*V  
50S >`qi2x  
秦大爺掏錢就像掏瓜子一樣掏了幾十張銀票子。 ,X2CV INb}  
#<\A[Po  
#(5hV7i  
保姆媽媽的眼睛發光了,如果秦大爺要她脫, 的話她一定二話不說脫,得光溜溜的。 k7\h- yn{  
9mT;> mE  
fs=W(~"  
「錢給你,一切按我說的做。」 }Z~& XL=  
!M[a/7x,p  
5ecAev^1-  
「大爺你放心,奴家已經開始脫了。」 V_SZp8  
7:h8b/9  
K`25G_Y3@  
「誰要你脫?給我穿回來,我要隔壁那個脫。」 `V;vvHP A  
@\=% M^bx  
YMSA[hm  
於是在秦假仙的安排下,金小開的房門被敲開,並迎進了一群美豔的姑娘,這些姑娘熱情之極,一個個花蝴蝶似的圍繞在金小開身邊,金小開左擁右抱,一時飄飄欲仙。 -I'@4\<  
qOV6Kh)  
]y3'6!  
等到金小開清醒過來的時候,他發現自己被綁了。 jE !W&0  
{=Y.Z1E:  
*W#_W]Tu  
屋子堛漫h娘都不見了,只有一個秦假仙。 vPV=K+1  
Vko1{$}t  
2 f8Cs$Opb  
「秦假仙,你綁我!」 vB:_|B  
p&:(D=pIu  
k_2W*2'S  
秦假仙慢悠悠地道:「綁你是小事,我還打算強,奸你呢。」 {!B^nCSL  
Z"# /,?|3@  
\eD{bD  
「你!咳咳咳!秦假仙!你敢!」金小開臉漲得通紅,仿佛熟透的蘋果似的。 u_C/Y[ik  
 SLa\F  
j&G*$/lTO6  
「有什麼不敢的!我不但要強姦你,還要花錢找來十幾個男人,讓他們也嘗嘗你咧。」 `[.':"~2N  
QT5,_+ho  
<fJ*{$[p  
「秦假仙!你你你你你!說!你到底想幹什麼?」金小開扭頭,垂頭喪氣地喊道。 fR=B/`  
`X wFH#_  
v.08,P{b  
「本爺爺什麼都不想幹!就想幹......你!「秦假仙色迷迷地說著,一步一步靠過來。 Hw1<! Dyv  
)$*T>.JA  
X0=#e54  
」停!站住!別再往前走......本小開要殺了你!啊,秦爺爺,你想知道什麼你問好了!凡是我知道的我都告訴你,求求你別再往前走了......」金小開哭出來了,非常漏氣地喊著。 PKT/U^2X]  
OZ*V7o  
p +O 2 :  
秦假仙看著他哭了,非常和藹的說道:「哭什麼?我打也沒打你,罵也沒罵你!你哭啥呀哭?」 PD$g W`V  
vGK'U*gGD  
YGBVGpE9  
「我情願你打我我情願你罵我!求求你別再往前走了!」 VQr)VU=jb  
6#/Riu%  
\\F@_nB,b  
金小開快要崩潰了! pU4 B6KTW  
IH;+pN  
0L "+,  
秦假仙手堮陬菑@張路觀圖,火燒屁股似的來到琉璃仙境。 V@0Z\&  
fIo7R-XP  
}";\8  
素還真站在草坪上等他。 t7 rz]EN  
SBnwlM"AN  
P"`OuN  
「秦假仙!怎麼樣?你怎麼出去了兩天才回來?」 c=U1/=R5  
IK%fX/tDyc  
&;~x{q]3  
「還不是為了你素還真交待的事情嗎!老秦我這兩天犧牲太大了,我要好好想想怎麼向花仔交待啊!我這兩天運動得太厲害了,不行了我要補血!這是你要的路觀圖。宇宙神知現在情況很危險,救人的事交給你了!」 E\5cb[Y  
~.;S>o[  
S7cxEOfAu  
「嗯!血池肉林!」素還真拿著圖研究著,表情凝重起來:「藏的這麼深!要通過是非小徑,祭血魔殿,魔域學府,最後才能到達血池肉林!哼!鬼帝為了扳倒我真是不擇手段。宇宙神知,你要撐住!素還真就算肝腦塗地也要想辦法救你出來!」 8Y.25$  
#`tn:cP  
>&K1+FSmyJ  
秦假仙虛脫地躺在草地上,搖著手道:「你不用肝腦塗地,你只要把你藏起來的那些大招挨個對鬼帝輪上一遍就好了!什麼天殘手啦!怒火燒盡九重天啦!混元掌啦等等等等的。」 k<xiP@b{y  
6{rH|Z  
.".xNHR#  
「他們已經把我逼急了!」素還真想起一頁書,心堛滲k痛又加深幾分。走進屋,片刻又出來。看看秦假仙已經睡著了,走過去豪不猶豫的搖醒他。 ?QGAiu0  
]XX8l:+  
PTfy#  
被搖醒的秦假仙很不樂意。 ,LjB%f[  
Pdc- 3  
v3w5+F  
「拜託你!秦假仙,幫我送一封信。你能者多勞,素還真只能拜託你做這件事了!」 hcEU kD  
8U8l 5r  
mmrx*sr=  
「真是的,我秦假仙好歹也是老先覺啊!每次都被你三言兩語哄著做事!」 zi~_[l-  
JO:40V?op  
F&}>2QiL  
「秦假仙,拜託你了!」素還真揚起佛塵,深深一輯。 (\ `knsE!  
[gZd$9a  
S$q:hXZ#e  
「好啦好啦!我送就是了。」秦假仙從草地上跳起來,揉揉腦袋,心道:我怎麼每次都吃你這一套啊! 41y}n{4n8  
j_PICv*6  
OczVObbS  
素還真目送秦假仙走遠了,才轉回頭。草坪上,兩個大如,不知名,葉小釵已經站在那堳雂[了。 .@#i   
Ic 4>kKh  
^7C?yC  
「葉小釵,我們走吧!」 *bu/Ko]  
OHeVm-VC  
t?p[w&@M2  
目前能夠並肩作戰的,只有葉小釵了。 5?),6o);  
(,eH*/~/  
8=x{>&Jr&#  
「素還真呀!那我們做什麼呢?」不知名問道。 WAlsh  
D'e'xU  
SGn:f>N  
「你們留在外面,我和葉小釵闖是非小徑的時候你們查看陣法中的弱點;我和葉小釵遇到危險的時候你們負責出手救我們;幫我們一同破陣。是非小徑破了之後,一起闖入祭血魔殿!」 -[?q?w!?  
:UmY|=v?t  
-:(,<Jt<  
浸在血池肉林堛漲t宙神知似乎心有感應。他單手立掌,行著佛禮,靜靜地站在池子堙C y?W8FL  
gio'_X  
7-81,ADv(  
一點一點的光芒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仿佛紛紛揚揚的雪花落入池子堙C GuMsw*{>  
!h&A^ sAc  
;wCp j9hir  
漸漸地,光點越來越多,越來越密集,宇宙神知的身體已經接近半透明了。 F,^Q'$ !  
O.S(H1z<G  
GkjTE2I3  
鬼帝站在一旁靜靜地看著,說道:「一頁書,你馬上就要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有什麼遺言沒有。」 5DKR1z:  
'M2Jw8i  
/)?]vKMiI  
「吾恨沒有蕩平魔域。」 #LEK?]y  
@~Z: W<X  
ZK4/o  
「哼!你之所以落到今天,都是因為素還真的緣故。本帝就不相信你一點怨恨都沒有!」 s<x2*yVUA  
l=%v  
; 1K[N 0xE  
「吾為素還真而死心甘情願。」宇宙神知靜靜地閉上眼睛,腦海堸{現了久遠之前的那個畫面。 6JBE=9d-Q  
Jla ;^X  
)y-y-B=+T  
那個時候,有一個人,也說過同樣的話。 B@dA?w.x  
3B95t-  
L2Uk/E  
崎路人說:「我為素還真而死,心甘情願。」 E`.dU<8HE  
z>+@pj   
Zuod1;qIh  
那個時候,就已經窺得未來的命運。 lCg'K(|"  
N8;/Zd;^  
'cJHOd  
宇宙神知心媟P覺很平靜,很詳和,他溫和地說道:「素還真,放下心上的劫吧!因為沒有一個人,真正的怪過你啊!」

山艾樹 2014-03-28 23:10
27 \gy39xoW(  
rWEJCFa  
是非小徑陣法全開,變得異常兇險。 BKe~ y  
Kf D8S  
素還真和葉小釵闖入是非小徑,五把巨刀仿佛有靈魂似的對兩人擺出各種陣法,不斷變換著詭異的方位刺向二人。 D_@WB.e L  
`~QS3zq  
即使是白天,是非小徑也像黑夜那般,這堨R滿了各種魑魅魍魎,空中有巨劍,地底不時探出骷髏爪,這些骷髏爪異常巨大。旁邊,不時撞過來一塊塊巨石。 DQY*0\  
Jw?J(ig^  
這一塊塊巨石不但會吸血,而且也充滿陣法,仿佛少林寺堛滲策﹞Q八銅人陣。唯一的不同之處是銅人是真人大小,而這些巨石確是非常的巨大。 @D&VOJV  
!},_,J~(|  
在五暴魂、骷髏爪、巨石陣的攻擊下,素還真和葉小釵戰得異常艱辛,素還真不斷的發動掌氣,葉小釵刀劍隨後跟上,地底的爪牙探出地表,仿佛烈火燎原一般襲向二人。 !lp *0h(7  
8W Mhe=[  
「啊!」葉小釵不慎被爪牙抓到腿,受傷了。 (gZKR2hO  
w N9I )hB  
「葉小釵!」素還真心堣j急,連忙運用道教最高的武功,天地根。 q-O=Em<*  
eS9uKb5n(  
一時間飛沙走石,狂風大作,道教的至高秘式威力無窮,震碎巨石陣,震得五暴魂停在空中,進退不得。 ^2}0lP|  
e*. l6H/B  
素還真打開一道缺口,沖向祭血魔殿。 k2o98bK&;  
v<N7o8  
突然間,是非小徑封閉了一個空間,在那個空間堙A風采鈴那被毀了容的面孔浮現出來。 ,cD(s(6+  
{b~l [  
「思悠悠,恨悠悠,恨到歸時方始休,月明人倚樓。」 E c[-@5x  
gnF]m0LR  
驚見佳人身影,素還真巨震,他不敢想像,不能想像,時至今日,鬼帝竟然還牢牢抓著他的弱點不放。 SbI %|  
oA`'~~!  
一群魔兵湧入那個空間,窮兇極惡的殺向風采鈴。 d-w#\ ^  
AdDlS~\?  
「風采鈴啊!」 !=M[u+-  
FjD`bhw-  
雖然是幻影,雖然是虛像,但心中虧欠至深。素還真眼見她遭劫,竟然沖向了那個空間。 :clMO|  
0w}OE8uq  
葉小釵大驚失色,連忙沖上去擋住素還真,一雙深刻的眼睛緊緊地盯著他。 gB,~Y511  
o_hk!s^4m  
她已經死了!死很久了!為什麼至今還會影響到活著的人! 8TIc;'bRM  
v {E~R  
這是多麼刻骨銘心的悲痛,這種悲痛葉小釵感同身受,他也因為種種的遭遇負了深愛他的蕭竹盈。 &|'k)6Rx  
gSS2)Sd}  
愛是什麼?愛的定義又在哪里?世界上夠資格談愛情的人很多,偏偏有些人就是沒有談論愛情的資格。 1 i # .h$  
;(AVZxCM  
多麼諷刺啊!多麼殘酷啊!葉小釵悲痛地想著。 L5 ~wX  
z)N8#Y~vn  
「走開!」素還真一把推開他,沖進了那個空間。 9M{z@H/  
W=j  
「啊!」忠肝義膽的葉小釵見他沖了進去,隨後也要衝入那個空間,不料五暴魂此時恢復了動力,五把巨刀分五個方向沖向葉小釵。 70IBE[T&  
6'+;5M!  
葉小釵揮動刀劍擋開五暴魂,五暴魂陣法再變。 (F9U`1~4  
CqGi 2<2  
不斷變換的陣法中,葉小釵的處境越來越艱難。 f&x7g.I  
]/>(C76  
外面,天像大如和人像大如看著葉小釵越來越艱難,兩個大如縱身跳入戰團。 Fy_D[g  
*m$P17/C  
現在,變成三個人對五把刀。 F"o K*s  
{z:aZ]QhKc  
而沖進封閉空間的素還真,不斷揮著掌氣打向那些虛無的魔兵,喊道:「走開!不要傷害風采鈴!」 QEo i9@3  
{x$WBy9  
兩把劍,不知道這兩把劍是從何處來的。或許是憑空就出現了。只是這兩把劍悄無聲息的刺穿了素還真的胸膛。 6S*L[zBnA\  
;Gf,$dbWn  
那些魔兵消失了,風采鈴也消失了,素還真垂下眼睛看了看胸口的劍,也緩慢的倒下了。 fHK`u'  
8{QN$Qkn  
「哈哈哈!」瘋魔亂道狂妄地笑道:「素還真!你終於死了!」 +zM WIG  
l!z)gto  
「你說誰死了。」素還真站在瘋魔亂道的身後,平靜地道。 "tax  
N,N9K  
瘋魔亂道大驚失色,瞪著地上素還真的屍體,喊道:「你沒死!地上那具屍體是怎麼回事?」 );-?~   
n1D,0+N=  
「你們對我使用幻像,我自然也要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1yHlBeEC  
3^NHV g  
素還真緩慢地抬起手,虛空一劃。 4#jW}4C{  
RE~9L5i5  
「同樣的把戲,你們在我身上使用了幾次。」 1nHQ)od  
y>4r<Y ZQ  
瘋魔亂道的頭骨碌碌滾下來了。 Vu6$84>-,  
jx*jYil  
「鬼帝,素還真的弱點,你還想要利用嗎?」素還真眼睜睜地看著地上那具素還真的屍體慢慢地消失了。心痛不已,當下,他確實還有一個弱點。 j 0^% 1  
/Z':wu\  
瘋魔亂道一死,封閉的空間也消失了。 7Aj o9  
N$cm;G=]  
素還真執著佛塵走出來,可是他還沒有走到祭血魔殿,又出現了一個封閉的空間。 U tb"6_   
]mO$Tg&s~  
鬼帝的影像出現了。同時出現的還有血池肉林。 ep|>z#1  
l;+nL[%`  
素還真看到,宇宙神知仿佛被千百萬隻瑩火蟲包圍了,他的身影相當虛幻,仿佛一個真實的夢境那樣。 YVSAYv_ZG}  
~=xiMB;oH  
「宇宙神知!你怎麼了,撐住!撐住啊!我馬上就來了!你不能有事啊!」看到那樣的景象,素還真傷心欲絕地喊道。 uO=yQ&  
e+`LtEve0  
鬼帝狂妄的聲音哈哈大笑:「素還真,本帝就是要讓你知道,你誰也救不了,你的一生,將會親眼看著你身邊的人一個接一個的死去!而你,誰也救不了!」 :!',o]"4,k  
Wd9y8z;  
鬼帝說著,發出一道掌氣拍上宇宙神知的天靈。鮮血噴濺,天靈的破碎加速了宇宙神知內力的流失。 b A/,{R  
d2cslD d  
v@_^h}h/,=  
「不要!啊!」素還真悲痛欲絕地喊道,臉色刹時一片灰白。 FBDRbJ su  
yH YqJ|t  
「素還真!我不怨你!好好活著,你的理想,你的抱負,不要忘記,你的責任……」 -L zx3"  
HhZlHL  
宇宙神知的聲音越來越弱,這些虛弱的聲音異常清晰地傳到了素還真的耳朵堙C千萬隻的瑩火蟲一瞬間變成了一個光團。 mI$<+S1!  
c~, OU7[  
宇宙神知的身體慢慢地消失了,唯留下一個光團。 o p{DPUO0  
I%4)%  
這個光團是一頁書的神識。是一頁書在這個世上最後的牽連。 VR5CRNBJ  
OD;-0Bj  
鬼帝看到光團,獰笑著,伸出手,一邊欣賞素還真一片灰白的臉,一邊將光團一點一點地吸入掌中。

山艾樹 2014-03-28 23:11
28 )\xDo<@  
J #ukH`|-  
不知名看著是非小徑,直覺不對。他沒有多做思考,立刻闖入是非小徑,沖進那個封閉的空間。空間埵酗@個影像,鬼帝在吸收著什麼強大的能量,那團光就在那堙A而素還真面如死灰,眼神空洞,表情呆滯,他的嘴嗡嗡動著,嘴堻銙銎懇菑偵礡H |IN{8  
]H%S GQPn  
O1C| { M  
「素還真,你怎麼了?」不知名關切地問著,走近他。 (SH< ]@s  
sN"JVJXi  
/Soc,PjZ  
「為什麼又一次讓我經歷這樣的痛苦?為什麼要讓我失去唯一的所愛?」 2cnyq$4k  
#L3heb&9  
>^fpQG  
「素還真,你是想起母親了嗎?她沒有怪過你,從來沒有怪過你啊!」 a;GuFnfn,  
)(4.7>  
W UN|,P`b  
不知名說的話,素還真好像沒有聽到,依然喃喃念著:「先前,也是這樣的。在風采鈴,崎路人和一頁書都陷入危險的時候。我認為一頁書對武林的作用大於崎路人,所以我為了救一頁書,遲遲沒有踏進敵人布下的陷阱,導致崎路人死於非命,從而背止一世的駡名。對風采鈴,我不是不想救,是沒辦法救。當時的情況,容不得我有一點個人因素在堶情A我要確保的是整個武林的安危,一步走錯,滿盤皆輸。」 @.D1_A  
%I`%N2ss  
`l%)0)T  
「素還真,我懂,這些我都懂。母親也懂,她早就知道愛情的宿命,她早就知道!」 *_qLLJg  
cN?}s0  
zyHHz\{  
「可是現在,不一樣了!一頁書啊!和我有了那樣的關係,我們之間的情已經不是長輩基與晚輩了,已經超越知己情了!你答應過我要好好保護自己,怎麼能這樣就死?怎麼能這樣就消失?過去消失掉的,已經回不來了!如果連你都離我而去,那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p-qt?A  
^KlW"2:  
PfrzrRahb  
不知名心頭巨震。他一直以為素還真和一頁書之間的事是江湖謠言,沒想到竟是真的嗎!憤怒,慚慚佔據了不知名的心。他好想扳住素還真的肩膀搖晃他,好想質問他。 N(7UlS,u'  
o@5zf{-  
s MZ90Q$  
在你素還真的心堙A到底把風采鈴當成了什麼?她到底算什麼啊? ` !um )4  
N4L#$\M  
^!F Li7X  
可是看著素還真的神情,似乎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他又喊不出來。他問不出來,他可憐的,被命運扭曲了生命的父親,他的內心,到底有沒有真正的愛過。 bJW P r  
79yF {  
SJ%h.u@&@F  
「我失去的已經太多了!我不能再失去什麼了?我的過去那麼孤獨,好不容易終於找到了生命中那唯一的溫暖!我不能失去你,不能失去你啊!」 gfPR3%EXs  
i(9 5=t(  
V_Xq&!HN[  
不能失去誰?不知名心下一沉,他已經知道不能失去的那個人是誰了。 T {![a{  
l5/!0]/  
C1M @;  
而那唯一不能失去的東西,正在一點一點,被鬼帝吸收著。 >[qoNy;  
GKg&lM!O$  
qX%oLa  
「那種感覺太難受了!是人都不想要孤獨。沒有一個人願意忍受孤獨的滋味,何況是我素還真!」  0rA&Q0  
tD j/!L`  
\Ctl(uj  
馬蹄的噠噠聲由遠而近,素還真耳媗扔菾豕挽a近的聲音,空洞的眼睛終於流下了兩行清淚。 a49xf^{1"i  
7`pK=E}+  
#Ave r]eK  
沒錯,是馬蹄聲。隨著這陣聲音的臨近,一輛幽靈馬車突然疾馳而來,穿越是非小徑,闖過密閉空間,橫跨鬼域學府,扶搖直上,如入無敵。 )wb&kug -  
G@=H=' :~  
ETMF.-P  
幽靈馬車的出現對鬼帝來說不啻為一個巨大的打擊,這種打擊甚至是壓倒性的。因為,在是非小徑陷入全員作戰的狀態中,在素還真受到巨大的打擊中,在一頁書即將魂飛魄散,消失於世的時間中。 VZ1u/O?ub  
6|@\\\l  
$:u5XJx  
這種狀態下,根本沒有一個人去理會一輛馬車。是非小徑被葉小釵和兩個大如纏住,馬車徑直輪過,祭血魔殿以為成功在握,只有一群魔兵鎮守,然而這些魔兵哪里是幽靈馬車的對手,馬車徑直輪過。 ~2L]K4Z^  
I$Ra*r  
ui!MQk+D9  
直到馬車停在血池肉林的時候,鬼帝終於知道害怕了。 )1ct%rue  
2l.qINyz  
)r`F}_CEL  
鬼帝用盡全力想要融合一頁書的魂魄,馬車媔ルX一個高八度的聲音大喊道:「別人的失敗,就是我的快樂啦!」 a j13cC$  
Js0hlWu  
i [N=.  
黑白朗君,消失武林已久的黑白朗君南宮恨終於再出武林。 nN*:"F/^  
?rSm6V  
C#tY};t  
只見黑白朗君揮手將一頁書的魂魄收入馬車,也不多作逗留,駕著馬車揚長而去。路過祭血魔殿的時候順便在魔殿柱子上留下幾個大字:故地重遊,黑白朗君。  jT$  
a bw7{%2  
%1UdG6&J_  
素還真哭著拜謝:「黑白朗君!謝謝你,謝謝你!謝謝你終於適時趕到,救下了素某一生的所愛!」 CS\T@)@t  
zv>7;En3  
'p> *4}  
茫茫天地間,黑白兩不分;馬車幽靈影,瀟灑一朗君。 S @tpd'  
o"M h wh  
{[Z}<#n)  
恨爺駕著馬車一路風馳電掣,直奔天河。 @";zM&  
Re]7G.y  
syB.Z-Cpd  
停在天河缺口,南宮恨將一頁書的魂魄投入天河之中。 UWIw/(Mv/]  
.j l|? o  
cms9]  
萬年永凍的天河河底,寒冰床上,一頁書的魂魄靜靜的沉睡著,他將在這堣@邊養傷一邊重塑肉身,等待天時,再蘊生機。 o>?#$~XNv  
>u/ T`$  
kW.it5Z#  
恨爺說道:「素還真的要求黑白朗君已經完成。現在該是趕往不歸路,赴網中人的生死之約了。」 oJln"-M1nx  
pe@j`Sm:Ej  
%DIZgPd\  
於是幽靈馬車掉轉方向,一路直奔不歸路。 uh 3yiDj@a  
$*N)\>~X  
SXF~>|h5<  
素還真懷著巨大的喜悅目送著幽靈馬車疾馳而去,那輛馬車上有他這一生中最重要的人。 M_Z(+k{Gy  
]J)3y+;P  
k*"FMJG_  
不知名喊道:「馬車已經走遠了。素還真,我問你!」 us$=)m~v+  
l6z}D; 4  
IuN:*P  
「嗯!什麼事?。」素還真回頭看著不知名,非常高興地笑道。 R8n/QCeY{  
rFl6xM;F  
^f_4w|u,+  
看著他的笑臉,不知名就像被什麼東西卡住了喉嚨一樣。他從來沒有見過,也從來沒有想過父親的臉上會出現這麼喜悅的表情。 2|:xb9#  
'~;vp  
4pG!m&4]ze  
唉!罷了。不知名哀歎。想著這個父親也太可憐了,他怎麼忍心,怎麼自私地去破壞他的這一份溫暖呢! ~3r}6,%  
/KLs+^c5  
45H(.}&f  
「沒什麼了。」不知名說著,撇了撇嘴。 ]aqg{XdGt  
OHyBNJ  
f.Feo  
「嗯,也該是時候和鬼帝一清總帳了!」素還真說著,眼睛露出危險的光芒。 'pQ\BH  
wN^$8m5\T^  
c2fqueK|:W  
鬼帝驚慌失措的闖出血池肉林,來到祭血魔殿。素還真在那媯孕L。 b 9cY  
b@   S.  
pon0!\ZT=  
「素還真!算你狠!」鬼帝怒髮衝冠,怒吼道。 JVawWw0q  
d@IV@'Q7u  
w$%1j+%&  
「彼此彼此!比起你對素還真所做的事,設計讓我中夜魅花的毒,設計讓我成為武林公敵,設計殺害不知名和一頁書,害得一頁書戰死黃埔橋,設計擒拿宇宙神知,企圖煉化一頁書的魂魄,使他永遠消失,再無生機。比起這些,我覺得我對你做得已經很溫和了!」 ocDAg<wo  
qG?svt  
H(,D5y`k1  
「哼哼!哈哈哈哈哈!」鬼帝仰天大笑,哀歎道:「天不予我,成王敗寇,雖死猶榮!」 >2[nTfS  
7,:$, bL  
hH])0C  
「那就相戰吧!鬼帝,你以為,你一直牢牢抓著我的弱點,掐著我的死穴嗎?」 ]UFbG40Zo  
QxS=W2iN  
3Lw&HtH  
素還真笑:「不錯!崎路人和風采鈴確實是我的弱點,我的死穴。但是,正因為我對他們虧欠至深,才能更加堅定我的信念,好讓他們九泉之下走得心安。」 GiGXV @dq  
J_ y+.p- 5  
{j!+\neL  
「廢話少說,看招!」鬼帝出手就是大招,這些大招震得祭血魔殿搖搖欲墜。 *Z:'jV<  
[8$K i$;  
1xsIM'&  
素還真避開大招,身形優雅的跳躍起騰挪。 nlsif  
m2 h@*  
T**v!Ls  
「素還真!你去死吧!挫骨揚灰大宏圖!」鬼帝怒極功心,兩手展開,漸漸地匯成一個巨大的漩渦。 h-+GS%  
NPY\ >pf  
W< sa6,$  
而素還真也不再閃避,縱身使出大招:「問,爭權奪利何時停;恨,崎嶇世路人難行。一誓向人,紅塵歸理道雲清!」 H\!p%Y  
I2G:jMPy  
lU &[){  
為了不再重蹈不能挽回的悲劇,崎路人,你是素還真永遠的遺憾! H4{CiZ  
" s3eO  
rD":Gac  
「問,風波干戈何時停;恨,朱雀泣血吐丹志。二誓向地,妖氛滌盡靈嶽起!」 T2/lvvG  
qOM"?av  
Z36C7 kw  
為了那永遠逝去的任性年華,風采鈴,你是素還真永生的虧欠! >.4mAO  
L$rMfe S  
O4lHR6M2  
強大的壓力瞬間籠罩了整個魔殿,這種壓魄感,就算是魔帝也不禁慚愧了。 ) u Sg;B4  
pN?geF~t|  
6G0Y,B7&  
這是為了祭奠崎路人和風采鈴的招式,鬼帝苦笑,早就知道素還真愛藏招,以他莫測高深的武學,想必花費了十年苦思才創造了了這一招的吧! nEgDwJ<wl  
'"Z\8;5i  
+$y% H  
素還真將強大清聖的力量托在手上,漸漸凝聚成一個光球,帶著泣血的誓言,一擊,轟向鬼帝。 mMSQW6~j  
p;0p!~F=49  
,C97|6 rC  
死亡瞬間,鬼帝感慨:「死在這樣的招式下,本帝認了。」 g*]/HS>e<G  
AAW])c`.  
R.'-jvO  
天問三誓將鬼帝經脈盡斷,內臟盡毀,就連鬼帝死後掙扎而出的一點內力回復血池肉林時,也被天問三誓強大電流電得給揮發掉了。 B3C%**~:e  
IMcuoQ5  
'^10sf`"  
而往日那巍峨壯闊的高樓,也被一擊轟碎。 x,81#=m^h  
~4^~w#R  
lC8Z@wkjO  
素還真站在一片廢墟上,心堣ㄔ挶P慨。 X"Ca  
($or@lfs  
Q /zlU@  
至此,魔域五殿全滅。

山艾樹 2014-03-28 23:12
29. ' Ih f|;r  
JG/Pc1aK  
魔域五殿被滅,但還是留下了一些遺憾。 ` G- V %  
<N'v-9=2jl  
天象大如在對抗是非小徑的時候不幸身亡。 ! %X#;{  
tN1xZW:  
最後破陣的時候,死亡陰貼,一個骷髏頭形狀的生物如電如影奔向人象大如,天象大如為了掩護同修,捨生取義,中了死亡陰貼致命一擊,毒發身亡。 `p'682xI  
.$"13"  
死亡陰貼還要故計重施,被葉小釵心劍突至,一擊,擊斃當場。是非小徑最後一個陣法被破。 A~)#  
z)Gd3C  
人象大如抱著天象大如的屍體,很難過,很受傷。 m - u0U  
)eD9H*mq  
往日盛景不復,整個七彩雲天只剩人象大如一個了。 @i <vlHpl  
Q&]f9j_  
素還真輕輕地歎息了一聲,道:「三聖佛如今只餘一位,都是素某的過錯!」 (|9t+KP  
H ]z83:Z  
人象大如說:「不怨你。我們心甘情願為你而戰,死得其所!」 ORx6r=zg  
[jEZ5]%  
「心堬蚳s是過意不去的!抱歉。」素還真深深一輯。 q5xF~SQGw2  
W7#dc89}  
人象大如抱起屍體,說道:「魔域已滅,本聖佛要回七彩雲天好好安葬同修屍體,素還真,告辭!」 lW|`8ykp  
#1De#uZ  
「聖佛慢走。」 :i9=Wj  
V| &->9"  
送走人象大如,素還真和不知名,葉小釵回轉琉璃仙境。 U!i1~)s  
,n3e8qd  
琉璃仙境很安靜。只是秦假仙從花非花的屋堨X來,頭髮有點點亂。 2!Qg1hM  
|i\%> Y,  
葉小釵的眼睛瞬間閃過一道殺光。 +3F%soum95  
0,whTnH|  
「啊!葉小釵啊!」秦假仙大喊一聲,連忙沖進屋堙C = 6'Fm$R  
92x)Pc^D  
花非花拉著秦假仙走出來,喝斥道:「你喊什麼!有什麼好大驚小怪的。」又轉向葉小釵平靜地道:「祖父,我看秦假仙越看越順眼,所以決定跟著他了。」 FD al;T  
GIZw/L7Yb  
葉小釵喘著祖氣,拼命告誡自己:他是秦假仙!不能殺他! ?DGg.2f  
!nU|3S[b  
饒是如此!手依然按捺不住的摸上劍柄。 %<0'xJ%%Q  
v`@M IOv  
秦假仙快要嚇死了,覺得躲在花非花身後都不太安全,乾脆躲到了素還真的身後,戳著他的脊背哀求:「你這個神人倒是幫忙說句話啊!」 ykYef  
$p|Im,  
「這嘛!」素還真笑眯眯地看著秦假仙和花非花,對葉小釵說道:「葉小釵,我明白你心堣ㄦQ再讓花非花和江湖有所牽扯,所謂一入江湖無盡期。你是希望花非花遠離武林,過著平靜淡泊的生活吧!而秦假仙不但牽扯著武林,還是武林堛熊J點人物。你覺得花非花和秦假仙在一起不安全,有危險吧!」 hVIv->  
}qT{" *SC  
葉小釵點頭。花非花則喊:「我不怕!」葉小釵瞪她一眼,花非花怏怏的低下了頭。 o~7D=d?R  
"H#pN;)+   
「秦假仙是有名的福將,就算素還真,一頁書都死了,他也不會死。而且花非花的命格很硬,因此才染上怪病,一般的男人壓不住她的命格。但是秦假仙的命格更硬,所以花非花跟著秦假仙是安全的,不僅僅是因為秦假仙是福將,還因為秦假仙的命格。葉小釵,相信我吧!他們倆人將是最好的伉儷!」 +rJDDIb  
4sq](! A  
秦假仙也探出頭來,面對著岳父大人道:「是呀!葉小釵!我秦假仙發誓一定會對花仔很好的。」 mw&'@M_(7  
ik#ti=.  
葉小釵不知道該不該選擇相信。思考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他無法短期內作出決定。 ~)pso7^:  
^8KxU  
葉小釵恨透了思考。他刻印著刀疤的臉危險的瞪著秦假仙,但是當他看到花非花臉上淡淡的,充滿安寧滿足的表情時,眼神瞬間又變得柔和了。 ,_ TE@ ]!$  
DwGRv:&HH  
他痛苦的看著他們,即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只是慢慢的轉身,往琉璃仙境外走去了。 `S+n,,l  
(8baa.ge  
他需要找一個安靜的場所,他需要一片靜謐的天空。他需要在這個空間內靜靜的思考,也許一個月,也許半年。 dVg'v7G&V(  
} m"':f  
「祖父啊!」花非花喊道。 @/,0()*dL  
+ }$(j#h  
「他需要安靜。」素還真阻止了花非花,慢悠悠的說道:「讓他慢慢思考吧!總有一天會想明白的。」 #jJ0Mxg  
 W_6gV  
秦假仙探出身來,牽著花非花道:「是呀花仔。對正常人而已婚姻大事都是一個難題,當然要慎重考慮啦!唉!攤上葉小釵這個岳父大人,我老秦真不知道是幸還是不幸啊!萬一他想不過來,再沖回來給我一刀你就沒有丈夫了!」 osc A\r  
6"?#E[ #[  
「秦假仙!你胡說什麼!」花非花的聲音很憤怒,她生氣了。 ;d<O/y,:4  
a6@k*9D>  
「沒!沒什麼了。花仔啊!我們去二重林吧!從此以後我們在二重林悠閒度日好嗎?」 AZf69 z  
'P*OzZ4>$  
「嗯,好。」 P%ThW9^vnj  
B}nT>Ub  
素還真看著他們手牽著手,伉儷情深,再聯想到自己孤單落莫的,心埵U種羡慕嫉妒恨。傷心極了。 O0;mXH  
-/ G#ls|?  
又過了兩日,不知名接到七彩雲天的信函,邀請他去擔任七彩雲天的主持。不知名拿著信考慮半晌,詢問素還真的意見。 F"cZ$TL]  
L1WvX6  
素還真慢慢悠悠的品著茶,茶香四溢,他終於有時間好好喝杯茶了。 [)?9|yY"`  
<*+[E!oi  
「那你就去吧!」 1_TniR3z1  
%g^:0me`  
「那素還真你就一個人了。」 9kwiG7V1  
f' bwtjO  
「一個人就一個人,習慣了。」素還真十分寂寥地望了不知名一眼,輕飄飄地道:「我一個人已經幾百年了。」 nBLb1T  
u@P1`E1Q  
是啊!幾百年了啊!幾百年孤單寂寥的歲月!悠悠歲月,欲說當初。不知從何說起。終於任性一回,放任一回,確是種下了再也挽回不了的錯誤,造成了再也無法彌補的虧欠。 6J_$dzw  
dd6%3L{cn  
以為可以不再任性,不再放任,終是天意弄人,與那人的情積少成多,天長日久,終是水到渠成,終於識得了情滋味。決定再不罷手,再不放手,相隨到底了。 )?I*zc  
O\ gVB!x  
十年,對琉璃仙境而言,轉瞬即逝。對素還真而言,這時間過得有點漫長了。 {6%-/$LX  
=**Q\ Sl  
他每一天都在等待著,偶爾插手管管江湖閒事。 r i)`e  
w+Gav4  
他明白,他的故事已經結束了。他現在在武林的作用,相當於一個救火隊長。 |Qb@.  
=Ot_P7'5gv  
有時候依然身陷詭譎武林,但他平靜如水的心態從來沒有轉變過。總是以超凡的智慧扭轉局勢,贏得先機。 Bz|/TV?X(  
Lxv6\3I+  
夜觀星象,東方紫微星群星中那顆暗淡了許久的星子光芒再現,熠熠生輝,掐指一算,再也控制不住雀躍的心了。 !]5V{3  
u%6b|M@P  
素還真喜不自勝,撥腿就要往雲渡山跑去。 m=Gb<)Y  
u?rX:KkS  
「素還真,吾來了。」嘹亮的梵音再現,素還真震驚不已地望著他,慢慢地嘴角向上彎成一個大大的弧度。 pe>?m^gz[  
 -PU.Uw]  
「吾來,你很吃驚。」一頁書好笑地看著他震驚不已的表情,笑道。 ;@:-T/=  
=d iGuI B  
「豈止震驚,前輩你沒看到我已經喜極而泣了嗎!」 gX$gUB) x  
N7KG_o%  
素還真果然喜極而泣了,他哭著一把抱住一頁書,感受著懷中真切的體溫,才真的感覺到他又回來了。 Gm3`/!r  
uHRxV"@}[1  
失而復得的感覺真美妙。素還真嗅著他身上清清淡淡的檀香味,安心地想。 Dd,i^,4Gj  
+WKN&@  
「嗯。」一頁書輕輕嗯了一聲,也沒多說什麼,任他抱著。那天,他即將從這個世上消失的時候,那人站在是非小徑所說的話他都聽到了。  '1fyBU  
US"UkY-\  
那種滋味太難受了。是人都不想要孤獨,何況是我素還真。 _3NH"o d  
U_.}V  
他在天河河底躺了十年,緩慢的恢復中始終沒有忘記那一句話。直到再次恢復成為笑盡英雄的一頁書,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來琉璃仙境找他。

山艾樹 2014-03-28 23:17
對不起!您沒有登錄,請先登錄論壇.
J83C]2~7  
VVpJ +  
~*+evAP  
好啦,本文到此正式完結,小山代作者感謝各位的支持,O(∩_∩)O謝謝

shuixin21 2014-05-18 00:34
我會說我看到一半的時候,才知道這是逆我CP的文。 ]{#Xcqx  
不過依然頂下。

毛毛咻咻 2022-05-16 14:32
时隔几年重温这篇文,可惜图片都挂了,看不到。

qiyan516 2023-03-10 01:33
太太写的太太太棒了!!!     

494179564 2023-05-29 22:58
看不到图了,错过了,好可惜………

zx2280787282 2023-06-29 23:58
这个太太贴吧的文我基本全部看了 HW'I$ .  
在这里给太太留言


查看完整版本: [-- 03.28 【素還真X一頁書】心劫 by 愛水瓶之淚(完結,30F)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0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68587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