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06.07〔倦收天\原無鄉〕劍·望 【完結】(2016.05.07更新番外二64F,全文完) --]

三十六雨 -> 琅琊文庫 -> 06.07〔倦收天\原無鄉〕劍·望 【完結】(2016.05.07更新番外二64F,全文完) [打印本頁] 登錄 -> 注冊 -> 回復主題 -> 發表主題

<<   1   2  >>  Pages: ( 2 total )

萌黃昏戀 2014-04-17 23:23

劍•望 \\dM y9M-  
iv;Is[<o  
由『小芳近視眼,銀票金魚腦』衍生而來的抱怨文 %H&@^Tt a  
武俠架空,原劇梗重組發揮為主 \EtQ5T*u  
原無鄉依舊取不會武功的初設 QKN+>X  
有大量二設和ooc 5BKt1%Pg  
O7<]U_"I  
LS*y  
(l- ab2'  
楔子 |O9 O )o  
5 }]"OXQ  
「這位少俠,日頭正炎,不如來小攤坐坐,飲杯涼茶?」 9-DZU,`P  
「不必了。」倦收天微微側首,婉拒了老闆熱情的招呼。 ?>rW>U6:P  
過了茶攤,前方應是一間布坊。倦收天想著,抬頭果見一面熟悉的招牌懸在角樓一旁。對門是家藥店,有金銀花香溢出來,消弭了些許正午的暑氣。 4$S;(  
十年,對這個平凡而古老的小鎮來說,不過是悠悠一盞茶的光景。 DBD%6o>]K  
張家的孩子出生了,孔家的小機靈考上了秀才,李家姑娘嫁到了兩條街外的剪刀鋪,燒餅陳的大兒子接過了父親的生意……小鎮緩緩地呼了口氣,茶香瀰漫中,半代更迭。 uIZ-#q  
十年前北郊外山上那家名門的故事已漸隨著香氣散去,也沒人注意到那家的少爺,十年後又踏上了這條青磚小街。 78# v  
hB>oJC  
物是人非。 _i|t Y4L  
倦收天心想。 E!l!OtFL  
 I3mGo  
sVv xHkt@  
之一 72y0/FJ  
ZR]25Yy  
沿著熙攘長街,倦收天穿過半個鎮子,來到北郊,長街盡頭只剩三兩個小攤。倦收天直往郊外而行,卻被一聲「少俠」喚住了腳步。 DN~nk  
倦收天回身,見一個白衣人坐在街邊,身旁立著面陰陽八卦幡,上書『算命 五錢』四個大字。 vchm"p?9)  
那人一見倦收天停了下來,便連珠砲似的甩出一串話:「這位少俠,小生看你眉目修長,鳳尾入鬢,六耀隱隱含光,風骨如翠竹盈碧,實乃貴人之相,然則……」 '~&X wZ&  
那人話未說完,便被倦收天打斷:「抱歉,在下無意於此,尚有路要趕,告辭。」言罷,轉身離了街,往山上行去,也沒理會身後那人的長吁短嘆。 `A^"% @j  
r )~ T@'y  
倦收天沿著石徑一路上山,一邊撥開階邊叢生的草木。此徑一度因山莊的盛名而迎接過無數武林耆老新秀,如今卻荒蕪冷寂,幾為衰草所凐。 )V6Hl@v  
行至山間一處空地,見一所破敗的院落。從殘頺的院牆高度,不難揣測這曾怎樣一間氣派恢宏的大宅。倦收天走到門邊,在草叢中找到一塊荊棘纏繞的匾額,扯開荊葉,露出四個金漆已剝落的字痕。 !0@Yplj  
sOJQ,"sB  
『名劍山莊』 +hT:2TXn  
ytoo~n  
十年前北武林的傳奇。 - 'W++tH=  
t&CJ% XP  
倦收天將匾額放在門前,卻未進門,繞過院落上了後山。他沒有運使輕功,而是刻意放慢了腳步,沿著蜿蜒的山道拾級而上。行至第十三處轉角,倦收天停下步子佇立了片刻,深吸一口氣,才終於邁出最後幾步。 zN@} #Hk  
眼前便是永旭之巔,立著數座墳塚。墳前雜草不多,倒是開了些白色野花,墓塚清潔,僅有些落葉覆蓋,想是年年有人前來整理。倦收天心下一陣暖意,默默道了聲感恩,手一揚,以氣勁拂去碎葉,隨後撩起衣襬,在墓前跪下。 0F|AA"mMT  
.5,(_ p^  
『父親。』 s 6zNV4  
倦收天在墓前一拜。十年前某夜,名劍山莊遭仇敵偷襲,烈燄吞天,倦家一夕滅門。倦收天在家僕的豁命掩護下逃過一劫,卻從此與至親陰陽永決。 -VTkG]{`Ir  
『母親。』 H {k^S\K  
倦收天再拜。自七年前進入道真修行後,他便不曾再回來祭奠。自己年幼孱弱,無能報得深仇,縱是日日思念,卻又有何顏面相見。 ( ?{MEwHG  
『諸位叔伯家人。』 @$c\d vO  
倦收天叩下第三首。兩年前他終於突破九陽天訣最為關鍵的第五式,如今他及冠下山,天訣第六層已練至爐火純青,誓要元兇伏誅,一洗二十八條人命血仇,重振名劍山莊! U,q\em R  
F\k+[`%{  
倦收天三拜禮畢。時至傍晚,日頭已落入山後,將永旭之顛籠入紫幕之中。倦收天想了想,在崖邊積草上坐下,入定調息。 ;z:UN}  
就這樣守著墓過了一夜。 (B_\TdQ  
?yR&/a  
次日清晨,朝陽東升,倦收天迎著曙光睜開眼。眼前是一片洶湧雲濤,泛著眩目金華。 ?)X,0P'  
昔日倦家先祖在永旭之顛修行,因旭日霞光之ㄐA悟出九陽天訣,成為倦家得以立命之絕式,代代相傳。 (egzH?  
二十年前,倦父助道門大敗武林公敵,九陽天訣一時盛名無右。 ^(h+URFpA  
十年前,倦收天年方十歲,九陽天訣劍招僅習至第三式,心法也只學到第六層。那夜倦家被屠,倦父死於仇敵餘孽,九陽天訣的最後三式,也就此失傳。 rKf-+6Na  
曾輝煌數甲子的名劍山莊,成了武林史冊上一頁悲曲。 Z->p1xkX  
l0cA6b  
倦收天起身,再朝墓碑深深一拜,下山去了。 ;Tc`}2  
[YT>*BH?  
9Z'8!$LYg  
之二 ``e$AS  
P gus42f%  
此次回鄉,一則為祭拜逝者,一則也為尋找仇家線索。但十年過去,即便當初留下些什麼,此時恐也再難尋覓,不若先折道前去拜訪父親舊識。倦收天思索著。 EC8b=B<DE  
那人與父親有同修之誼,當年父親揚名之戰亦有他一臂之力。血夜之後,他是最初趕到之人,應也細細搜尋過現場痕跡。況且那人曾收留他三年,視如親出,直至他被帶入道門養息修行。 )>-ibf`#?  
於情於理,都應上門拜訪。倦收天心道,年年前來憑弔的恩情,也應當面致謝。 W.0L:3<"  
這樣想著,倦收天一路行回山下。 :WL'cJ9a  
a|=x5`h04~  
「這位少俠……」 {0^&SI"5`E  
方踏上長街,倦收天便聽得一聲熟悉的招呼。倦收天側目,果是之前那名白衣相師。 3?Pn6J{O  
「少俠你從山上來?」白衣人問,「我還道那荒山上沒有住人呢。少俠在山上住了多久了?」 !0C ^TCuG  
「我昨日才路過你這,你便不記得了?」倦收天有些好笑,「你還說我貴人之相。」 /&{$ pM|?  
「哎呀我這腦子不太好使。」白衣人敲敲腦門,「事情記不過半刻。但少俠你當真是貴人之相,眉目修長,鳳尾入鬢,六耀隱隱含光,風骨……」 aj,T)oDbt6  
「如翠竹盈碧。」倦收天接道,「一字未改,你可是真忘了?」  k]HEhY  
「唉?」那人反倒愣住了,「我已經說過啊?」 (tGY%oT"  
倦收天想,即便是裝的,這人也著實有趣。便又說:「昨日我忙著趕路,未聽完你的然則,現下你可將未盡之言講來了。」 .h5[Q/*h  
白衣相師即刻恢復了正襟,道:「少俠之相雖是『秀』形,然目上于面,鼻骨劍脊,是孤傲清高之命,唯恐過剛易折。且少俠你的『遷移宮』有晦暗籠罩,若行遠路,途中恐有災厄。」 <_Q:'cx'  
倦收天道:「我有必行之途,非往不可。」 z;wELz1L{  
相師嘆了聲:「果然是剛強傲氣。那請少俠賜個字,讓在下且為你一卜此行吉凶。」說著遞上紙筆。 pL%r,Y_^\x  
倦收天推回筆,說:「我目力不好,不便讀寫。」想了想道,「就用『收』字罷。」 eT8}  
相師疑道:「怎會如此?少俠鳳目精光流轉,應是雙極明的眸子才對啊。」又盯了倦收天片刻,重重嘆了口氣。 S"k *6 U  
相師將收字寫於紙上,用筆點著,皺眉道:「半邊為糾,半邊為の,糾為纏繞,の為打击。少俠你此去可是要對付什麼仇家?」 ^:* 1d \  
倦收天一怔,道「是。」心想,這人還有幾分學問。 ZMLg;-T.&4  
相師又言:「就『收』字看來,少俠此行最終應能將仇敵了結。但途中恐為恩怨糾纏,要如何解呢……少俠可愿再賜一字?」 g9WGkH F  
「那便用『天』字罷。」 1, ~SS  
「天。」相師念道,正欲落筆忽然停了,又一拍腦袋,「險險忘了少俠目力不好。」說著捉過倦收天的手,在掌心寫划起來。 /<8N\_wh  
「天字為二人相支……看來少俠此行若得貴人同行,則可逢凶化吉。」 z7Eg5rm|QZ  
倦收天感受著對方指尖在掌心划過,觸感輕柔,教人覺得溫暖。待他松了手,仍有餘溫殘留。倦收天握了握拳,道:「可惜我並無同伴,不過我也不畏任何災劫。」說罷,自懷中取了一錠銀遞過。 &0(  
相師為難道:「我算命只收五文,幾日收支不過半弔,這一兩銀,怕是找不開啊。」 H0R&2#YD  
倦收天將銀子放入相師手中,說:「不必找了。但願承你之言,令我此行大仇得報,恩怨得雪。」 +_xOLiu  
說罷便離開了。 X2i}vjkY  
V-r3-b  
}~h(w^t  
之三 ?zJOh^  
,qrQ"r9  
到鎮上採買了些水糧,倦收天在街上閒閒走著,也不著急趕路。到了晌午時分,街邊小攤多了些煙火氣,琳琅的小食與熱鬧的吆喝引人流連。 S&Ee,((E(  
倦收天也思忖著是否該尋家飯館,忽聽得前方不遠處有人大聲爭執。倦收天心下不悅,欲調轉腳步,卻被一個熟悉的嗓音闖進了耳朵。 *[R eb %  
^ Dt#$Z  
「老闆,在下真的付過錢了,這邊白紙紅字記得清楚。」 Z)xaJGbw  
對面扯大了嗓門:「你自己記的賬怎麼能算數!」 4[-*~C|W5  
「做生意是該童叟無欺。」另一方到不怒不懼,「我雖是記性不好,但也不致連半盞茶的事情都記不住罷。老闆你這樣難為在下,豈不砸了自己招牌,叫街坊笑話。」 xvSuPP4 m  
「你說什麼?」老闆似被激怒,一把揪住了那人,拳頭一揚,「你小子敢賴賬,可敢吃我老拳!」 { F};n?'  
倦收天忍不住皺眉,足尖一旋,眨眼便出現在兩人之間。劍指於老闆手腕一點,對方不自主就松了手。 ^~HQC*  
老闆被削了面子,大罵道:「哪來的臭小子,管老子閒事?」 FwZ>{~?3  
倦收天只說:「幾個錢?我來給。」卻被身後之人一把拽住了。 -TOIc%  
那人道:「少俠美意,感激不盡。但在下確實已經給過錢了,賬目之事是在下底線。」 "y<?Q}1  
老闆還欲嗆聲,卻被隔壁攤主搶了白,指責道:「陳大你這也太欺負人。這位小哥確實不記事,但他幾乎日日來你攤上買餅,從來都是先付賬。在別家攤鋪也都是錢貨兩清,幾時有過欠錢賴賬的事。」周圍另有幾個攤主與熟客也都點頭附和,說餅鋪老闆太不厚道。 d k<XzO~g  
老闆見這陣勢,也不好再糾纏,怒氣沖沖地塞了兩個餅過來。 t/PlcV_M"  
另一個事主接了餅,向周圍拱手道了多謝,姿態到頗瀟灑。倦收天想,憑這人氣度,此番倒是我多事了。正欲離去,卻被那人叫住了。 k8uvNLA)a  
gOK\ %&S]  
那人向倦收天作了個揖,道:「方才多謝少俠相助,在下不甚感激。」 d{de6 `  
倦收天見他神態誠懇禮數有致,與先前判若兩人,奇道:「你原來真不記事?我還當你是假裝。」 2kUxD8BcN  
那人一驚,道:「莫非先前在下已經遇過少俠?實在見笑,在下腦子不好使,事情最多只能記半個時辰。」說著敲了敲腦袋。 3 Lsj}p  
這動作倒是與先前所見別無二致。倦收天心道。 \yGsr Bl  
「我們已經見過三次。」 c9nH}/I_  
那人哎呀一聲,忙道:「若先前多有怠慢……」 2JS`Wqy  
「無妨。」倦收天抬手止了對方話頭,「我尚有他事,就此別過。」 3QOUU,Dt$  
誰知那人卻跟了上來,邊說:「相逢既是有緣,相遇三次可說是天大的緣分了。啊對了,在下原無鄉,請問少俠大名?」 2{.QjYw^  
「倦收天。」 z|(+|pV(  
「少俠欲往何處?不如讓在下同行一程?」 !!nuAQ"E[  
「不必。」 z]bwnJfd  
「可總得給在下個機會還倦少俠你恩情罷。」那人想了想,又將懷中燒餅遞給倦收天一張,「這餅味道不錯,少俠可愿嚐嚐?」 ^+9sG$T_EV  
倦收天眼見不覺間兩人已出了鎮子,於是停步接了餅,道:「恩情已償,你不必跟著我了。」 kY&h~Q  
趁原無鄉一恍神的功夫,倦收天已經走遠。

january2003 2014-04-18 00:45
哈哈哈,金鱼脑……这样的组合真的不要紧吗?不是要去打坏蛋…… FHPXu59u  
前一刻打得正高兴呢,突然冒出一句:“少侠你谁”可怎么办哟~ b]JI@=s?  
[J0 v&{)?  
小芳的眼睛是天生不好吗?看相师所说,似乎另有原因,期待下文!

墨花卿 2014-04-18 01:42
金鱼脑……天惹,为啥莫名觉得悲伤……求恢复正常啊…… Q!FLR>8  
不过三次见面都好萌,票票快点跟上小芳,都说了贵人跟着就没危险了……

leca8021 2014-04-18 18:23
一個目力不好...這樣他看得清楚小當家的模樣嗎? @MK"X}3  
另外一個金魚腦....事情只能記半個時辰,這樣他怎麼記得住倦收天阿>< a3 >zoN  
能不能來個仙丹妙藥治好他們阿,不然這樣也太慘了 冏

萌黃昏戀 2014-04-19 12:03
【醒目】 xT)psM'CL  
LZ看完昨天的新劇,知道小當家還記得最富,沒有金魚腦,實在特別感動。 <_./SC  
於是決定坑文(。 8g  >b  
@E53JKYhY  
雖然對不住喜歡這篇的道友們,但是最想吐槽的點不存在了,這篇文好像也就沒什麽必要了_(:з」∠)_ <d7V<&@o=  
LZ下面把存稿放出m(_ _)m **[Z^$)u(  
(:+>#V)pZ  
)P>u9=?,=E  
g+C!kaC)  
之四 OW(&s,|6x  
~/tKMS6T  
行至中途,倦收天忽而想起先前這一鬧,倒是忘了去用午飯。看著手中燒餅,倦收天試探地咬了一口。 Y3ZK%OyPR  
皮脆餡香,老闆確實好手藝,可惜為人……倦收天心中暗嘆。 ib0g3p-Lc  
突然,迎面而來一夥人,其中四人運使輕功奔出,落于他前後左右,將他圍住。另有一人沖他叫陣:「倦收天,方才師弟所見之人果然是你。將我南宗至寶還來!」 b( ^^m:(w  
倦收天閒閒吃完最後一口餅,拍了拍手,才道:「顛倒黑白。北斗指引本就是我倦家之物,先祖與道真交好方將寶物相借。當年道真分裂,南宗竟將指引據為己有不肯歸還,才教人不齒。」 VIR.yh  
那人呸了聲,道:「一派胡言!說北斗指引是倦家祖傳根本毫無證據!道真南北修行素來有別,北宗以劍為念;南宗以太極為念。北斗指引向來是我南宗鎮教之寶,泱千澈這老賊以倦家為藉口奪物私吞,其心可誅!」 -6Mm#sX  
「不可理喻。」倦收天一拂袖,翻掌,擺出起手勢,道,「要戰便戰。」 @oG)LT  
9%iFV N'  
一觸即發之際,忽有人喊:「濮陽師兄!我在周圍發現這小子鬼鬼祟祟,恐怕是倦收天同夥。」說著將一人丟入包圍中。 I6LD)?  
那人跌跌撞撞到他身邊,好不容易才站穩。倦收天一見,驚道:「原無鄉?你怎麼在這?」 GW2')}g  
原無鄉滿面驚異:「少俠你認識在下?在下只是迷路了,不知為何就被捉來。」 ?Jtg3AY  
「他們是同夥!之前在鎮子上我就見他們同行!」有人喊。 8)\M:s~7&  
「好!」為首之人咬牙,「那就一併拿下!」 ]^\8U2q}  
Kt.~aaG_  
一揮手,四下包圍向正中兩人攻來。 hD<f3_k  
倦收天一掌將首當之人震退,又順勢抬肘擊向右側來人,卻是虛招,右腿一掃,放倒那人。一旁的原無鄉卻是毫無身手,倦收天眼見另兩人向他衝來,他卻連閃躲都不及。倦收天伸出左手在原無鄉肩上扣住,輕輕一送,使他側身,堪堪避開一拳,對方收不住勢,直直沖了出去。倦收天又順勢一勾左臂,將原無鄉護在身後,右拳迎上第四人,勢拔千鈞,一擊便將人打出戰團。 s-V SH  
眼見倦收天輕易便擊敗四人圍攻,為首者喝退四下,親身上陣。 !1uzX Kb  
「倦收天,亮出你背後金劍,讓我瞧瞧你這名門之後有幾分能耐!」 (a6?s{(  
「對付你,無需兵器。」 Ok%}|/ P4  
「哼,黃口小兒,不自量力。」對方似被激怒,提拳便攻。 NgB 7?]vu  
見來人拳勢雄沈,霍霍生風,恐非易與。倦收天護住原無鄉的手臂緊了一緊,右掌蓄勢而發,擋下來者第一拳。兩股巨力相撞,頓時塵沙飛揚。對方早有準備,第二拳無隙而至,走得正是一套蜀道難拳路。倦收天以臂格開,旋指去扣對方咽喉,卻被躲過。 n`;R pr&  
就這樣來回數招,兩人又對上一掌。對方雖是內力渾厚,卻不及倦收天運發巧妙,被借力打力,震退數步。倦收天護著身後之人,雙足不曾挪動一寸,巍如泰山。 !@ YXZ  
 \`xkp[C  
眼見首領失利,對方陣中有人喊道:「他那同夥不會武功!先拿下那小子!」 396R$\q  
倦收天怒意頓生,喝道:「宵小之輩,誰敢?」背後金鋒錚然出鞘,直直插入戰團,光芒刺目,劍氣如潮水激盪,猛將眾人撞出數丈外。 '?Iif#Z1  
南宗之人不料名劍竟有如此威勢,一時震懾。 u&T dWZe  
見同門懼意頓生,已失了斗志,為首者咬牙道:「倦收天!看在你家族與道真昔日交情,今天便饒你一命。但北斗指引南宗不可能任由外流,他日再戰,濮陽剛逸不會手下留情!」轉身招呼門人離去。 3An(jt$%Q  
qA/bg  
待南宗之人離開,倦收天終於松了左手,轉過去看原無鄉。 ? 4)v`*  
眼前人到全然不似想像中驚魂未定,而是施施然一揖,道:「多謝少俠救命之恩,在下……」 u=qPzmywt  
倦收天一把托住原無鄉,道:「那些人是沖我尋仇而來,你是先前與我同行才被連累。」 twk&-:'  
「咦?原來在下真是少俠同夥?」 $~'T f>e  
「不。」倦收天皺眉,心想這人忘得可真快,解釋道:「只是偶遇。」 i!MwBYk  
「那還是要感謝少俠恩情的。」原無鄉笑道,「不知少俠名姓?欲往何方?」 P?3{z="LzJ  
倦收天搖搖頭,「講了你也會忘,不如不講。我恩仇纏身,你別再跟來,省得又叫人誤會,找你麻煩。你快些回鎮上去。」 (3EUy"z-  
言罷便欠身告辭。 mPVE?jnR^0  
CM~MoV[k7e  
wy4q[$.4v  
之五 5su.+4z\  
@5}gsC  
走出不遠,倦收天腳步一頓。 J^I7BsZ  
之前原無鄉說是在周圍迷失,該不會真的忘了回鎮子的路?雖然南宗之人已經離去,但難保不會去而復返。在人多之處尚不擔心他們造次,但若原無鄉當真不及回到鎮子,萬一被南宗之人當作他的同夥找上,要如何自清? dA#{Cn;  
倦收天思忖一番,不禁擔憂起來。心想自己應當將他送回鎮上。但若因此被南宗發現,豈不讓原無鄉坐實了『同夥』之名? <Ns &b.\h6  
倦收天思來想去,決定還是返回找人,但不露面,只要暗中跟隨,確定他安全回到鎮子便可。於是提起輕功,向來處趕去。 Eqphd!\#6  
S>ugRasZ$  
很快,倦收天就見到了原無鄉的身影,正渾然未覺地邁著踏青般輕鬆的步子,往完全錯誤的方向走去。 MMD<I6Iyv  
倦收天險些沒忍住沖出去拽人,只得暗自祈禱趕緊遇到個路人能將他引回正途。 IF?xnu  
就這樣跟了小半個時辰,日頭漸漸西落,原無鄉抬頭看了看天,好似發現自己行錯了路,思索片刻,終於轉身走上了正確的方向。倦收天心中大石落地,想著他應能在傍晚前順利趕回。 WSI Xj5R  
t^@T`2jL  
就在倦收天放鬆之時,忽聽得樹林中飛出一枚暗器,直指原無鄉。 YlUpASW  
倦收天大驚,騰身躍出,名劍斜刺,劍鋒堪在暗器擦面前趕至。倦收天手腕一抖,劍身震蕩,將暗器反彈回去,樹叢中傳來一陣窸窣,想是暗算之人已逃離。 FpkXOj?*  
倦收天持劍警惕了一會兒,方回身。原無鄉見他回轉,問道:「現在安全了?」 "]]q} O?  
倦收天點點頭,又看原無鄉神情,道:「你明明不會武功,卻是鎮定得很。」 O2H/rFx4  
「哪裡!在下可是緊張得要命,差點尖叫出聲,但又怕打草驚蛇,拖了少俠後腿啊。」原無鄉笑著擺手,「少俠短短一天內救了在下兩次,實在教人無以為報,恐怕只能以身相許了。」 b4 ~H3|  
倦收天不悅,「都說了是受我連累,才害你身陷險境,你怎麼還感謝起我來?」 \mXqak,y  
「在下記性不好,遇險什麼緣由真不記得,只記得少俠兩次相救之恩。」 o1YU_k<#  
「很快你就會忘的。」倦收天低語道,「第一次相救你早就忘了。」 U4_"aT>M y  
「咦?」原無鄉驚道,「少俠竟救了在下三次?什麼時候的事?」 !O\X+#j  
「沒什麼。」倦收天嘆了口氣,又道,「沒想到南宗之人行事竟如此卑鄙……看來之後你只好隨我走了。」 t]TyXAr~  
「哎!」原無鄉應道,「少俠接受在下以身相許了?」 @ u1Q-:  
倦收天忍不住拿劍柄敲了原無鄉一下,道:「你都不問清前因後果,怎麼這樣輕易就信人?」 xYR#%!M  
「既然救人三次,自是不會再害人。除非另有所圖。」原無鄉揉著額頭,答,「可惜我身無長物,也沒什麼秘密可挖,只有這小命一條。少俠你是別有居心麼?」 v'nHFC+p  
倦收天說他不過,只好將名劍一收,甩袖走了。 )bYez  
原無鄉連忙跟上,一路追問:「少俠你叫什麼名字?你第一次救我是怎麼回事?少俠!」

萌黃昏戀 2014-04-19 12:04
之六 `)tK^[,<W  
{Nq?#%vdT  
日落之時,兩人路過一間破廟。倦收天瞧了瞧天色,說:「今晚便在此休息罷。」 8! j=vCv  
原無鄉應聲,在四周找了些干草,鋪了地。倦收天看他忙碌,忽然問:「你可識得我?」 HtzMDGV<  
原無鄉抬頭道:「不認識啊,敢問少俠大名?」 9U10d&M(  
果然忘了,倦收天心道。「那你還跟了我一路?」 ,35Ag#va  
「我們不是結伴麼?」原無鄉說,「雖然不記得少俠身份,但我們一路同行,你也沒趕我,那應該就是結伴吧。當然,關於同行之緣由,少俠可愿為在下解惑?」 Ve14rn  
倦收天心下無奈,道:「你因我遭人攻擊,我只得帶你同行。」 P{lh)m>  
「那得多謝少俠相護之恩。」 ma7fDo0,`h  
「……我叫倦收天。」 A[ 1)!e  
;Prg'R[o;  
可惜過不多久,原無鄉又『少俠』『少俠』地喚起來,倦收天知他情況,也只好隨他去了。 5<r)+?!n  
入夜,兩人用枯葉燃了小堆篝火,火光將身邊的白衣人染了些緋色,倦收天望了他一會兒,問:「你的失憶症是怎麼回事?」 v>^jy8$  
原無鄉答:「大概幾時撞壞了腦袋罷。反正我什麼事也記不得,腦子裡只裝得進半個時辰的東西。」 )[DpK=[N^p  
「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倦收天疑道,「名字呢?」 K.h]JD]o  
「只記得叫原無鄉,也不知是不是本名。」原無鄉伸了個懶腰,「反正我記不得來處,也沒有去向,這名字到挺合適。」 AijUs*n 2  
倦收天一時失語,半晌安慰道:「至少你還記得不少相面測字的本事。」 Xa Gz].Sv  
「咦?我是算命的嗎?」反是原無鄉驚異道,「剛發現自己身上只剩一兩三錢,正在為難要怎樣糊口。」 `GkRmv*  
倦收天不禁失笑,忽又想起些什麼,道:「燒餅很好吃。多謝。」 Y~GUR&ww0n  
「啊?什麼燒餅?」 <NL+9lR  
u< q)SQ1  
隔日,倦收天醒時,天際方隱隱透光。他向來淺眠,陌生之地令他警覺,較平日驚醒更早。在道真時,他日日迎著曙光上山練劍,北宗後山的日出之景常令他憶起永旭之巔,和那數座墳塋。 2;R/.xI6v  
以及身為遺孤的淒涼。 y<uE-4  
然而此刻,他身邊還靠著個人,睡得正香。那人明明連自己出身都不知,也沒有一個朋友親人,甚至連回憶都不曾保存,卻時時談笑風生,處變不驚。 t>@yv#  
明明比誰都不幸,又似比誰都活得瀟灑。 h*l4Y!7  
倦收天深深地凝視那人片刻,沒有立即起身,而是轉過臉閉目養息。雖然他素少與人親近,此時卻決定任他靠著。 n +d J c  
待他醒來,恐怕又得解釋一遍同行之由。倦收天想著,微不可查地笑了。 5@.zz"o.`  
&U0WkW   
2HVCXegq  
之七 L)G">T;  
eHROBxH&  
待原無鄉醒了,二人便收拾出發,一路同行。酉時前後,趕至一處集鎮。許是路上只啃了些乾糧,原無鄉一聞到燒餅的香氣便撒腿奔了過去。倦收天不緊不慢跟著,到攤前時,原無鄉已靠在爐邊與老闆聊起來。 Zr R+QV  
倦收天因著身世,又兼眼睛不便,甚少主動與人交陪,自入山修行之後更是獨來獨往。他素來心性高傲,尋常人等也難入眼。 1G_xP^H!  
原無鄉卻堪堪相反,待人熱絡親切,對自己的失憶也不以為意。路遇南來北往之人,無論商旅樵夫店家農婦,上至耄耋下至垂髫,他都能攀談幾句。倦收天則略施一禮,便沈默立在一旁,三分禮貌隔著七分疏離。 I tgH>L'  
2q|_Dma  
不一會兒,原無鄉帶著燒餅回來,對倦收天笑道:「老闆可真熱情,少收我們兩錢。」說著將燒餅塞給倦收天,自己從懷中掏出個小薄子,又自袖中抽出一支小楷,用舌尖潤了潤筆,在薄上寫划起來。 ^~*8 @v""  
倦收天湊上去看,只見紙頁上密密麻麻的朱批小字。 &X7ttB"#h  
「賬本?」倦收天問道。 S r[IoF)  
「嗯。我記性不好,錢財的事情,這樣得弄清楚些。」 I`#EhH  
「別的事情不記嗎?」倦收天心道,譬如遇見什麼人,什麼事。 }*OD M6  
「別的都是身外之事。」原無鄉記完賬,將本子揣回去,「樣樣都記,哪裡記得過來。」 &{hc   
倦收天便不說話了。 %8g$T6E[<2  
9OhR4 1B  
是時日落,天邊晚霞遍佈。兩人沿河溯游而行,原無鄉望著遠處暮色讚歎不已。 1+FYjh!2t  
倦收天皺眉,道:「日薄西山,窮途末景,談何之美。」 eFes+i(35  
「金烏將還巢,光芒遍灑,盡暖歸人之途,豈不溫柔。」 U! _sh<  
原無鄉答這句話的時候,語氣無限柔和。倦收天突然有些遺憾自己看不清身旁之人的眼神,不知也是這般溫柔,或是藏著幾分惆悵。 =yo=q)W  
「可惜了這彤霞江風。」原無鄉啃了一口餅,忽而道,「有餅無酒啊。若是此時能得一壺清酒,與友共飲,便是世間至福了。」 (S3jZ  
倦收天想了想,解下腰間水囊遞過去,道:「以代清酒。」 4Z],+?.[  
原無鄉一愣,旋即笑開:「是我滯於物了。有美景好友,清水亦醉人。」說罷昂首飲了一大口。 &F86SrsI  
「你都不記得我是誰。」倦收天搖搖頭,「何時是朋友了。」 qY# m*R  
原無鄉將水囊遞還倦收天面前,道:「同飲過便是。」 @#1cx  
倦收天凝視原無鄉片刻,接過水囊,也飲了一大口。 `GP3 D~  
vFR 1UPF  
入夜,兩人找到一間客棧住店,掌櫃瞥了眼倦收天,算盤打得噼啪响,道:「一弔錢兩間房。」 8\P JSr  
「怎麼這麼貴?」原無鄉叫起來。 dkf}),Z F  
「方圓十里內就我一家客棧,你們愛住不住。」掌櫃頭也不抬。 i~(#S8U4d  
原無鄉盤算了一會兒,道:「那只要一間房罷。」 [gTQ-  
「我們房內可只有一張床。」掌櫃側目瞅了瞅倦收天。 .M}06,-  
倦收天原想說房錢不成問題,忽又慮及原無鄉不會功夫且沒有警覺,萬一夜裡出事,唯恐難以顧應,便道:「那就一間房罷。」 0\QYf0o   
掌櫃終於抬起頭來,狐疑地看了兩人半晌。 0U9+  
2}ag_  
2}GKHC  
之八 =tLU]  
IOn`cbV:  
第二天早晨,倦收天醒來,一望窗外已經日頭高照,不由大驚。轉過臉,看見枕邊原無鄉面帶笑意正瞧著他,道:「好友,你終於醒了?我原想起身,又唯恐驚醒你。」 O5c_\yv=  
倦收天臉上一熱,昨夜他為護原無鄉安全,教他睡在內側,自己則睡在外邊。熟料本該警惕的自己卻睡得那樣熟,倒是對方先醒了。倦收天心內懊喪,出言也帶了幾分尖銳:「誰與你是好友。你可記得我名姓?」 _dz +2au  
「咦,都抵足而眠了,不是好友,莫非是夫妻不成?」 j}i,G!-u  
倦收天被噎得無話,一翻身,起床洗漱去了。原無鄉還調笑他,問道:「好友昨夜夢到吃什麼了?口水都流到我手上了。」 T27:"LVw  
倦收天反問道:「你又夢到什麼了?之前睡到日上三竿,今天卻醒這麼早。」 9#s,K! !3{  
gjO *h3`  
誰知身後的原無鄉竟一時沈默。倦收天回頭,眼中的人雖看不清神色,卻整個為憂愁籠罩。 %+ /f'6kR  
許久,原無鄉緩緩開口道:「我夢見一所大宅,火光沖天,哭喊不絕,我躲在牆頭看著,嚇得發抖,猛然被一道氣勁擊中,摔了下來,落入無邊黑暗……」 9Zs #Ky/  
原無鄉拍了拍腦袋,轉了個輕鬆的語調,又道:「說來也奇怪,明明什麼都不記得,卻獨獨這個畫面總是入夢,怎麼也忘不了。」 cvn-*Sj  
倦收天感到胸口一滯,忽也失了言語。 Cq TH!'N  
yIM.j;5:~5  
這一日,原無鄉較往常少言許多,倦收天也不是健談之人,兩人便一直沈默趕路。 #!( Zn:[  
行至中途,前方忽有人攔路。倦收天眉心一緊,名劍上手,將原無鄉護住。 Qu!O V]Cc  
只見濮陽剛逸從中走出,沖兩人道:「你們果然是一夥!倦收天,今日南宗定要奪回至寶。你若主動交出,我可留你們兩命。」 J!ln=h  
倦收天劍尖一指濮陽,道:「你們主動回返,不再尋釁,我可留你們南宗上下七十四條性命。」 R>^5$[  
「自尋死路!」濮陽剛逸怒道,「開陣!」 9Kq<\"7Bmz  
話音未落,躍出八人,擺開陣式,將兩人困在正中。 YmdsI+DbIu  
倦收天冷哼一聲道:「原話奉還。」說罷揚劍,金鋒出鞘,頓時華光萬丈,劍氣直入雲霄。 wEZqkV  
~:R4))qpg  
那八人卻是不懼,相繼運招衝向兩人,陣型錯落有致,前後互掩互援。知曉對方有備而來,倦收天亦不敢托大,提氣納神,劍意充盈,上手便是三陽燎雲之招。 (D:KqGqoT  
對方攻勢為劍氣衝擊一阻,卻是迅速轉換步法,身形交錯,化作三組,循三陽間隙,踏死、傷、休三門而入。倦收天看出來人使八掛罡步,於是左臂挾著原無鄉,腳踏五星以應。一足橫履北斗,一足合太陰之位,避過西北與正南攻勢,右手名劍翻腕而出,直取正東兩人,將對方逼得一退。 %?U"[F1  
八人見首攻無果,迅速化作兩兩之組,自四面夾攻而來。倦收天急欲回護身後原無鄉,牽著人猛然旋步,揮劍震退二、六來人,卻將空門暴露於巺位之敵。倦收天不及細思,本能邁步,轉向四宮,旋掌而應。 9)8*FahW  
一掌擊出,發覺自己鬆了護人之臂,倦收天大驚,忙欲伸手撈人,卻發現原無鄉已然跟上他之步伐,緊貼在背側,避過艮位之襲。 Iwnj'R7:  
倦收天一愣,對方綿密攻勢又到。驚門雙人配合無間,眨眼已至,前者忽而屈膝,後者自空隙驟然出拳。倦收天眼見,已不及閃躲,卻被身後之人一拽,一個沈肩,避過來拳。 *'kC8 ZR5  
耳邊傳來一聲「小心」,倦收天猛然回神,左手順對方拳勢一扯,便將人甩出,右腿橫掃,擋下另一人腳步。察覺身後原無鄉亦步亦趨,不曾稍離,倦收天心頭大石落地。無需回身,名劍反手一揚,輕易便攔住右路來掌。 -i| /JH  
E!r4AjaC  
騰出左手,更無旁騖,倦收天目光一凜,金鋒錚鳴。四陽驟升,四野俱焚。南宗八人化整為零以卸雄力,仍是被沛然劍氣擊退數步。 x(exx )w  
待八人重組陣型再次攻來,已失了先前優勢。倦收天步踏星斗,守勢巍然,劍鋒飄忽,殺機四伏。原無鄉游刃有餘跟在倦收天身後,兩人足跟相抵,肩背緊貼,渾然如一。 k9. u[y.  
倦收天愈戰愈勇,金袍飄飛仿若曙光流雲,南宗之人卻處處受制,開始不斷添傷。數十招過,位守七宮之人氣力逐漸不支,步法微頓。倦收天一見,反身直攻。那人連忙抬肘格擋,肩胯卻失了中正,被名劍刺入右胸。 clij|?O  
景門一破,陣式驟亂,戰局瞬間逆轉。

frico 2014-04-19 14:08
这篇文也看得很温暖,萍水相逢却毫不吝于援手的倦收天,虽然脑子记不住事但是心里比谁都明白的原无乡都好赞! .N?|t$J  
就这么坑了真是一口血……不过能理解作者啦

萌黃昏戀 2014-04-19 15:30
補完了第八章 j 8~Gv=(h  
\"<GL;  
謝謝喜歡的道友,拜謝m(_ _)m

goldwings 2014-04-19 20:23
楼主你竟然就这么坑了QAQ 明明写得好设定又带感的呜呜呜………………

qingyin 2014-04-19 21:00
QAQ楼主呜呜呜呜呜呜你怎么可以坑了!!!!多萌的文!!!!

lyl20060503 2014-04-19 22:26
那如果剧中小当家如果又金鱼脑了,楼主还会继续吗?

cherriler 2014-04-19 22:34
QAQ 好好看的文啊,LZ你就這樣捨得它坑掉嗎? PX+"" #  
當家他,他的金魚腦其實還沒好的,轉頭估計又要忘了去問罪負的事……

goldwings 2014-05-03 10:57
楼主!小当家他又金鱼脑了你看见了吗!!这次他又忘了问魄如霜最负的事情!!!所以楼主你回来填坑吧吧吧吧吧吧吧………………

kadisha321 2014-05-03 13:22
樓主,多美好的文啊,你捨得棄它於不顧嗎? bQ${8ZO  
懇求填坑、懇求填坑~~~~

萌黃昏戀 2014-05-14 18:05
之九 tSw~_s_V  
$i5G7b  
眼見圍攻失利,以原無鄉為牽制的打算也破滅,濮陽剛逸及時喊回八人,避免徒增傷亡。 6 d{D3e[p^  
停下攻勢,倦收天僅僅提劍站著,便直如名鋒舔血,銳氣逼人。 )wyu+_:  
濮陽剛逸沈聲道:「倦收天,南宗無意殃及無辜。北斗指引既是南宗與倦家之爭,便由雙方各出一人,公平一決,勝者得寶,敗者無尤。」 T%z!+/=&^  
「這算什麼公平對決!」原無鄉語帶怒意,欲上前再辯,卻被攔下。倦收天一挽劍,道:「我雖不好戰,亦從不畏戰。」神情平靜,氣勢卻如利矢,引而待發。 _dH[STT  
「好。」濮陽剛逸揮手,喚道:「百里定勢。」 bCe[nmE2  
只見一個肌肉虬札,膚色古銅的人應聲踏出,走到陣前。揮出一條鐵臂猛然擊向地面,頓時地動山搖,拳下迸出數丈裂縫。 /i7>&ND.r  
南宗之人見勢,紛紛叫好,倦收天卻一皺眉,冷聲問道:「為何惡龍臂會在你手上?」 \!? PhNv  
「為了敗你!」對方喝道,提拳便攻。 U O{xpY  
倦收天目光一閃,引劍迎上。 ?CL  z@u~  
5VY%o8xXa  
拳劍轟然相接,霎時走石飛砂,天地俱暗。百里定勢拳路樸拙,一招一式卻是大巧不工,剛猛有力。倦收天仙袂飄揚,劍鋒遊走,步履南斗,七分攻兼三分守。 ]lG_rGw  
數招來回,百里拳勢突轉,勁招連發,拳拳生風。倦收天提劍接檔,卻覺內息運轉微滯,恐是先前之戰消耗太多氣力,只得咬牙迎上。 TLR Lng  
察覺倦收天劍招形妙而實虛,百里定勢大喝一聲,惡龍臂再出,勢如虎狼吞天。倦收天強運真元,三陽之式上手。 ~a0d .dU  
極招相對,山崩地裂。熟料旭陽之輝竟為惡龍之氣所掩,倦收天被擊得連退數步。 r(`8A:#d  
知曉倦收天勢弱之機一縱即逝,百里定勢不敢稍息,運使全身內勁,怒發惡龍狂力,化混沌盡玄黃,暴起來攻。眼見拳勢將至,卻忽然內息逆沖,身形頓滯,口吐朱紅。 Bk@_]a  
倦收天趁隙展劍,四陽之招後發而先至,重創百里定勢。 EH E6 -^F  
百里定勢內息紊亂,氣空力竭,重傷不支倒地。倦收天劍尖一轉流光,點上百里頸項,道:「以你根基,駕馭不了惡龍臂。」又抬頭對上濮陽剛逸,「欲以惡龍煞氣克我九陽功體,南宗是壓錯寶了。」 }&'yt97+  
t 's5~  
濮陽剛逸冷哼一聲,道:「算你小子好運。濮陽剛逸一言九鼎,南宗至此不會再找你倦收天的麻煩。但北宗奪寶之仇,我們遲早討回。」說罷招呼手下將百里定勢扶回,一行人轉身離去了。 J}93u(T5  
noD7G2o  
xq#]n^  
之十 _YD<Q@  
P dE)m/  
待南宗之人走遠,倦收天戒備一鬆,長劍支地。他原先對上百里定勢一招煞龍爆,已受內傷,後又強提真元,硬出四陽之招,受創更劇。為瞞過南宗之人一直強壓住的傷勢此刻終於暴發,登時嘔出一口鮮血。 {BwN4r46  
原無鄉大驚,急忙衝上前關心。倦收天卻道無妨,只需調養片刻。原無鄉便扶他在路旁坐下。 oG U.U9~!  
倦收天忽然捉住他問:「先前之戰,你怎麼跟得上我腳步?」 }T^v7 LY  
原無鄉愣了半晌,終於想起,笑答:「我雖不會武功,多少還是懂些數術。那些人將太極與奇門相化,起六合八卦之陣,你踏五星罡步以應,合九九之數破八門,只要知道算法,便不難推演出步子了。」 hyr5D9d  
倦收天歎息道:「若對方如你一般敏銳,我今日恐怕凶多吉少。」 iI/'! 85  
原無鄉又道:「好友,你還是趕緊養息罷。我再敏銳,也無法助你運功療傷啊。」 QRn:=J%W W  
OHXeqjhy  
倦收天聽得那聲坦然的『好友』,忽覺得無比刺耳。心想,方才那戰,南宗之人不知喚他名字多少次,這人究竟聽進幾分?自己屢次豁命相護,這人又究竟記住幾分? ! a8h  
越想越怒,倦收天一把拽住原無鄉,厲色道:「我叫倦收天。掏出你那賬薄記上,用最醒目的字!」 +O%a:d%  
原無鄉被嚇了一跳,一時竟忘了動作。 K;(|v3g6  
倦收天其實話一出口便後悔了。失憶本非原無鄉所願,他與自己不過相識數日,接連涉險也是受自己牽連。對方不曾計較,仍與他以好友論交,關懷備至,自己怎會亂了心神,反埋怨起他來? 9EY_R&Yq%  
倦收天是頭次見原無鄉露出這般失措神色,心中愧疚不已,卻也不知該作何反應,只好放低聲音,道:「我只願你記住我名字,卻忘了這於你也實在難為。方才之言你只當未曾入耳罷,反正不多時也就忘了。」 )l/C_WEK  
WA)lk >(+  
雖然原無鄉聲聲喚著『好友』,但對他而言,自己不過是個同行的陌生人罷了。 #|2g{7 g*  
倦收天嘆了口氣,閉目開始調息。 :EmMia-)J  
Mz#S5 s  
內息運轉數個周天,倦收天傷勢稍解。估摸著已經過去一個時辰,倦收天睜開眼,想著原無鄉應當已忘了自己先前失言。卻見原無鄉坐在一旁石上,手中拿著薄子,嘴裡念念道有詞。 iJ~iJ'vf  
倦收天上前招呼,對方竟脫口而出道「倦收天?」 q'U-{~q%  
倦收天一愣,心下忽湧起濃濃暖意。然而卻即刻轉了臉色,冷聲道:「原無鄉,你原是受我牽連,遭南宗之人尋釁,才不得不與我同行。如今南宗之事已了,你也安全了,便就此分別罷。」 (Nve5  
「唉?」原無鄉這下徹底懵了,急問,「好友你怎忽出此言?」  MYW 4@#  
倦收天垂眸,道:「你我原就是萍水相逢,這聲好友,倦收天受不起。」 bB[*\  
「這……」原無鄉無言以對,沉默許久,開口,「雖說要分道,我卻也不知自己有何處可去。」 }F9?*2\/  
「但我尚有要事,不克相陪。所往何處,君請自便罷。」倦收天言罷,斂目伸手,擺了個送客的姿勢。 3hpz.ISk  
原無鄉猶疑許久,但見倦收天神情堅決,終於嘆了口氣,拱手對倦收天道了聲保重,一步三顧地走了。 rea}Uq+po  
{  /Q?  
-2m Ogv  
十一 $DMu~wwfG  
P^W$qy|  
直到原無鄉的氣息出了可察之範圍,倦收天忽然睜開雙目,朗聲道:「藏頭蓋尾之輩,現身罷!」 eWt>^]H~  
「哈!特地將人支走,看來你果然傷得不輕。」林中傳出一個陰冷女聲,「倦家今日就要在此絕後了!」 "q#kh,-C  
「沒能趕在我運氣療傷時偷襲,你們已經錯過了唯一的勝機。」倦收天揚眉仗劍道,「有幾個人,齊上吧!」 )a2m<"  
「倦家小子!為我族人償命來!」一聲長嘯,樹後奔出三人,其中一者手持銅劍向倦收天殺來。 "{1}  
「是你?百里定勢!」倦收天驚道。 kv FOk  
「呸!我乃天羌族人,楚狂師敵!」來人大喝,劍勢囂狂,連攻而來。 OA5md9P;d  
倦收天提劍格擋,怒道:「是你臥底挑撥,令南宗處處針對於我!」 nCmrt*&}  
「當年大戰,若你倦家不出手,道真早被吾族所滅!」楚狂咬牙切齒,手上攻勢不絕,「非是為了復仇,我豈須改頭換面,忍辱負重,與道賊為伍!」 k?*DBXJv  
「無恥之尤!」倦收天怒火中燒,劍勢愈發凌厲。 LZ< ( :S  
「無恥者分明是你們倦家!」另一人大罵,「二十年前,若非你父串通我族叛逆,偷盜我門武功,豈能殺入我族營地,敗我族長,屠我族民!」 5v03<m0`y  
「竟敢血口噴人!」聽得先人受辱,倦收天殺意頓起,劍鋒一轉攻向兩人,九陽劍訣威勢驚天,逼得兩人連連後退。 H0Gp mKYW  
自知不敵,那兩人對視一眼,心下一橫,雙雙放棄守勢猛攻,欲拼個玉石俱焚。 b`%e{99\  
倦收天鳳目一凜,一手揚劍,一手起道門手訣,乾輔以巽,雙陽乘洶湧焚風,鋪天蓋地而來。劍鋒橫掃,兩人登時斃命! )^a#Xn3z  
x#x O {  
楚狂師敵見狀一聲怒吼,雙目赤紅,挾劍以豁命之招攻來。 !wufoK  
林中旁觀之人此刻終於現身,竟是一名手持雙斧的女子,與楚狂合攻而至。 ~$`YzK^*X  
倦收天忽憶起當年父親曾言,天羌族全民皆兵,婦女老幼亦是殺人不眨眼。族長之女年方十歲,已能提斧上陣,其子七歲,劍勢已頗俱陰狠之氣。當年鏖戰,道羌皆死傷無數,血流漂杵,也無人留意這雙子女下落。而今看來,姊弟倆應是保住了性命,暗中糾結天羌遺族,向倦家與道門復仇。 ? Gu_UW  
十年前滅門罪首近在眼前,倦收天怒意燃燒,金鋒招招逼命。姊弟倆卻是劍斧配合有致,絲毫不落下風。雙方各負血仇,分外眼紅,愈戰愈狂。 [(ib9_`A'1  
楚狂之姊雖是女流,然一雙戰斧舞得霍霍生風,威猛不輸男子。且功體陰邪,煞氣逼人,隱隱與倦收天九陽之功相剋。楚狂劍勢掩護,那女子一斧斜劈,將倦收天左肩划出一道血痕。 t~=@r9`S  
Hr.JZ>~<  
「在此誅殺你,奪了名劍北斗,倦家滅門,道真南北之仇也再無轉圜,離覆滅不遠矣!」女子狠狠放話。 rG'k<X~7  
「癡人說夢!」倦收天長劍一顫,欲起五陽絕學,卻引得舊傷暴發,內息一亂,失了劍威。楚狂師敵抓住一瞬破綻,五世仙劍直刺倦收天帶傷之肩。倦收天硬壓傷勢,吞下喉頭腥甜,不退反進,任銅劍穿肩而過,欺至楚狂身前,左手反掌扣上,一個劍指,血花四濺,竟爾洞穿對方咽喉! loVvr"&g  
「啊——!」身後女子一聲暴喝,雙斧剛氣猛至。倦收天此時空門大開,已無處閃避,只聽得身後血肉盡碎之聲。 m##z  
戰斧落下,卻沒感到預期的劇痛。倦收天大驚回頭,只見原無鄉擋在兩人之間,一雙手臂鮮血淋漓,前方兩柄利斧又劈面而來。 RwLdV+2\R`  
「原無鄉!」倦收天驚呼,也顧不上傷勢,猛然退步抽出左肩之劍,怒提真元,右手一個翻腕,金鋒迎上戰斧,劍氣隨殺意暴漲,五陽燎原之輝噴薄而出,鏘然震退強敵。 (E]K)d  
對方被擊退十數丈,嘔出一大口鮮血。倦收天不留絲毫喘息之機,殺招眨眼便至。 ?;kc%Rz  
`e69kBAm  
對方失了奧援,又負重傷,只得且戰且退。倦收天卻殺氣騰騰,步步緊追,來回數十招,直將人逼至山崖邊。 a-A4xL.gm  
「為倦家上下二十八人償命來!」倦收天引劍怒喝。 wEn&zZjx  
那女子冷哼道:「倦家屠族惡行,滿門皆滅是遭天報應!你也遲早逃不過天收!」 <'yC:HeAwD  
「你說什麼?!」倦收天一驚。 wtick~ )  
「只恨我無能手刃仇敵。」那女子邊說邊退,「但天羌族最後一人,不會死在倦家之手。」話音未落,便縱身投入萬丈深淵。 :JG}%  
倦收天從震驚中驀然回神。此刻他腦中雖是千頭萬緒,心下卻只念著一人。 ~8 a> D<b  
Hu!>RSg,,2  
『原無鄉!他怎樣了?』 nylIP */  
dD2e"OIX  
o sH,(\4_  
十二 Ljs(<Gm)-  
OehB"[;+  
倦收天飛奔趕回來處時,見原無鄉正拖著沈重腳步往路邊樹下走去,鮮血順著雙臂淌落,灑了一地。心臟仿佛被狠狠擰了一把,倦收天急忙上前扶住原無鄉,伸手點了他幾處穴道,止住血流。 ^bw~$*"j#  
倦收天攙著原無鄉坐下,正欲扯了袖子給人包扎,卻被原無鄉叫住了。 H[yLl v  
「用我的衣服,你那件看著就貴……心疼。」 -m-WUox4"  
倦收天滿腔愧恨忽都化了氣憤,道:「還有心思玩笑,看來是傷得太輕。」說著扯了原無鄉的衣袖,撕成長條。 S6:gow(wU  
「不是叫你離開了麼,怎麼又回來?」 tm#y `1-  
「不記得了。」原無鄉搖搖頭,「只是突然覺得有些心悸,不自覺就走到這裡。」 PH=8'GN  
「你……」丟了破損染血的部分,倦收天捏起原無鄉的手臂,皺眉道,「你記得我是誰嗎!就衝上來擋刀?」 F4l6PGxF&\  
X-WvKH(=w  
「不記得了啊。」 !f2>6}hE  
倦收天感覺自己一拳打進了棉花裡…… f3&//h8  
「我只記得,不想讓你受傷。」 F?4'>ZW  
……然後那拳被細密的棉絮柔柔地包裹起來,令人透不过气。 ~x\ Q\Cxp  
?(hQZR 0e  
倦收天執著原無鄉手臂的動作放得輕柔。眼前一片血肉模糊,他分辨不清傷口的位置,只得從腕部順著手臂一寸寸摸上去。原無鄉的手臂本是如玉質般白皙,此時卻滿是觸目驚心的血痕。 AR2+W^aM3  
指尖碰到了傷口,原無鄉疼得「嘶」了一聲。傷口比想像中還深,皮肉都翻了出來,隱隱露出白骨,定已傷及筋絡。 /{} ]Hu  
「下次看到刀劍躲遠點。」倦收天一邊包裹傷口,一邊教訓道,「別隨便給陌生人擋刀!」 l3$?eGGM  
「好……好。」原無鄉應著,卻突然往前倒下。 7oSuLo=  
倦收天一驚,連忙接住人,卻發現原無鄉已經昏去,身上衣物早被冷汗浸得濕透。 -$p-o Z)  
「原無鄉?」叫不醒人,倦收天頓時緊張起來,慌忙纏了傷口,將人攬到背上。 <]`2H}*U'  
原無鄉傷得太重,若找尋常醫者,這雙手怕是無救。倦收天思忖道,如今也只有那個地方可去了。倦收天抬頭望了望漸暗的天色,一咬牙,拔足急馳而去。 M|u5Vs1  
頸邊貼著的面頰隱隱發燙,垂在眼前的雙臂剛裹上的白布已經被染得殷紅。倦收天不顧自身傷勢,全力運起輕功,在林間急急而奔,只願儘速趕到那處所在。 R-|]GqS}L  
!ry+ r!"  
『我一定會救你。原無鄉。』 +N!{(R:"v}  
7q1l9:VYE  
倦收天狂奔了一夜,幾盡精疲力竭之刻,天邊曙光突然劃破夜幕,照亮了遠處一條河流,河邊有一個小小渡口,停泊著一條孤舟。 hkc_>F]Hx  
「山龍隱秀!」倦收天遙遙喚道,再猛催真元,輕功幾個起落躍至渡口,竟一時脫力,險險倒下。 Q)dns)_x  
緊急關頭,有人伸出一臂扶住倦收天,卻在看輕倦收天背負之人時,驚呼出聲。 0Jif.<  
「原無鄉?」 >b${rgCvQ  
NP/2gjp  
sZ$ ~abX  
t:n|0G(  
$ {"St&(  
=====待續====== >,1LBM|0u  
h2snGN/{Hb  
t`{Fnf  
【醒目】 0:S)2"I58p  
因為某些原因復更 '^AXUb  
會很快完結 <:o><f+  
不會狗血,不會虐 JC3)G/m(03  
前面有小修文字,更新從之九開始 :.^rWCL2  
}_TdXY #w\  
謝謝喜歡m(_ _)m `Nr7N#g+u  
雖然應該沒有大家預期的那麼萌 Fb-TCq1y#  
但是這次不會坑

qingyin 2014-05-14 19:18
哦哦哦哦哦楼主你更新了啊!!!! 3 g&mND  
好好看QAQ请一定要继续啊!!!!

goldwings 2014-05-14 19:30
楼主你终于更新了!这次更新也好带感!!!记不得你但是不想让你受伤什么的真是太棒了!看来山龙认识小当家,不知道下面会怎么展开呢…… Wn5]2D\vkT  
请一定要平坑啊QUQQQQQQ

leca8021 2014-05-14 20:04
完全沒想到樓主居然還會更新,感動的要哭了QAQ aT[7L9Cw  
小當家拿著簿子念念有詞記著倦道長的名字讓人覺得心疼可是又好溫馨... @e/dQ:Fb  
雖然後來又忘了倦道長...可是那句"我只記得,不想讓你受傷"簡直讓我大哭阿.. 4v$AM8/o  
好喜歡這篇文~希望還會有更新的時候!

江水深 2014-05-14 20:52
終於更了!!!!哦哦哦哦哦太好了! N<%,3W_-_  
希望小當家的腦子能好起來(什麽?

kadisha321 2014-05-14 22:17
更新了、更新了~~~~(灑小花),一上線就看到更新,超開心的~~~。 tDVdl^#  
看到小當家拿簿子一直唸著倦收天的名字那堙A感覺好心酸,又很心疼小當家, 6;DPGx  
後來,小當家那一句「我只記得,不想讓你受傷」,一整個超感動(淚 ~~~)。 r Y.:}D  
9IV WbJ  
聽到樓主說會完坑,超開心~~~,謝謝樓主大人。

仇一夢 2014-05-15 01:03
就算不記得你了,也希望護你周全。 ~E~J*R Ze  
此情可動天了。 /0(KKZ)  
原無鄉與山龍隱秀居然是認識的,好,有故事可以看了。 `}l%Am  
原無鄉的記憶會好嗎,未來的南宗大當家,噗。 K<(R V h  
寫得很有鏡頭感,緊湊利落,喜歡的文風。 .S;/v--F  
合什,期待完坑。

hanqueen 2014-05-16 08:15
小当家,真的在本子上写下了倦收天三字。。。 1F/&Y}X  
不记得你是谁, &rubA  
只知道要你安好。。

萌黃昏戀 2014-05-16 15:03
十三 he #iWD'  
W#Z]mt B  
医天子迷迷糊糊被人从床上拽起来,嘴里还嘟囔著抱怨,却在看到原无乡伤臂的时候打了个激灵,瞬间清醒过来。 ZWH`s  
「我輸內力護他經脈,可他不曾習武,筋骨脆弱,不知有幾分用。」倦收天急道。 xh$[E&2u  
「再晚來一時,這雙手就沒救了。」醫天子說,「不過有我神醫天子在,你就放心吧。」 ;iVyJZI  
倦收天點了點頭,「有勞了。」  V Euv  
「你先把人鬆開。這樣攬著我要怎麼醫啊?」醫天子皺眉。 P<~ y$B  
kC V OeXv  
天光大亮時,醫天子終於停了手。一直立在邊上的倦收天連忙衝上前觀視,見傷口已經縫合,血脈運轉流暢,懸著的心才終於落地,欠身對醫天子道謝。 ;a"Ukh  
一旁的山龍隱秀拍了拍他,道:「人已脫險,別太擔心了,這邊交給醫天子看顧就好。好友,你的傷勢也該處理一下。」 '(}BfDP  
倦收天應了聲,隨山龍去了外室。山龍邊給倦收天清理傷口,邊道:「長劍貫穿,所幸未傷及經脈,回頭記得讓醫天子為你施針。」又問,「到底發生何事?很少見好友你如此狼狽。」 WD:5C3;  
倦收天便將事情從頭解釋了一遍,聽得山龍頻頻頓首,說:「解決了南宗的麻煩,也滅了天羌餘孽,報了家仇,我當對好友道聲恭喜才對。」 ns-x\B?^  
「恐怕事情不是這麼簡單。」倦收天搖頭,又將那女子在崖邊的話說與山龍聽。 F(9T;F  
山龍皺了眉,道:「看來當年之事尚有隱情。」 +]X^bB[  
倦收天嘆口氣:「可惜那人已死,也斷了線索。」 t$J-6dW  
「那就先養傷吧。事情可以慢慢查。」山龍包扎完傷口,為倦收天換上乾淨衣服。 x,+zw9  
「對了。」倦收天抬頭問山龍,「為何惡龍臂會在南宗人手上?」 AF !_! qc;  
「那人來討的。」山龍面色尷尬,「你知道,我欠她人情。」 ]3G2mY;`"%  
倦收天點點頭,說:「再見時惡龍臂已不在楚狂手上,南宗應會如期歸還。」 ~ p.23G]x  
山龍卻道:「我只願她歸還之後再別來就是了。」 -oj@ c OZ  
「醫天子介意?」倦收天問。 OB%y'mo7]  
「他連你都吃味。」山龍無奈地扶了額。 4Bz~_   
SL*(ZEn"  
倦收天聞言,笑了一下。忽而想起什麼,話鋒一轉,問道:「你認識原無鄉?」 'JydaF~>  
山龍一頓,緩緩道:「也不算認識。十年前,道磐下山雲遊,在某地撿到一個孩子,這孩子遭逢大難,身負重傷,而且精神受創,不僅失了過往記憶,也完全記不住後發生之事。因他狀況特殊,道盤不便將其帶回南宗,便留在孤舟一字橫讓我照顧。」 827N?pU$)  
「那他為何離開了?」 _F9 c.BH  
「六年前,我帶他去往遠處城鎮的市集,熟料就此走失了。」山龍隱秀語氣懊喪,「是我對不住他。開頭我還盡力找尋,可是遍尋不得,這些年,幾乎都放棄了。」 9Z=Bs)-y.  
想到當時原無鄉不過總角幼童,一人流離在外,多年來不知嘗遍多少苦難,倦收天心底一陣酸楚,又問:「原無鄉是他的本名麼?」 G+ToZ&f@  
「是道磐起的名字。」山龍嘆道,「我足足花了兩年才讓他記住。」 rlq8J/0/+  
\)bwdNWI  
『反正我記不得來處,也沒有去向,這名字到挺合適。』 P;GUGG*W  
c!c !;(  
倦收天回想起那夜原無鄉在火光前的樣子,不禁攥緊了手心。 [M.Vu  
N^ )OlH  
GZ"O%: d  
H5n" !!  
十四 `W VQp"m  
M1:m"#=  
原無鄉睜眼的時候已近日暮,倦收天縫過傷口後便一整天都在床邊守著,只小憩了片刻,見人醒了,連忙將人扶坐起來。原無鄉道了聲「多謝少俠。」倦收天的手微顫了一下,垂了眸,說:「我去叫醫天子來看你。」原無鄉禮貌地一點頭,道:「有勞了。」 lPH]fWt<  
正在補眠的醫天子又從床上被拉起來,給原無鄉瞧了傷勢,說:「已經無礙了,就是接續的雙手還需靜養。」 Z`D#L[z$  
山龍盯了原無鄉半晌,問:「你還記得我麼?」 ]du pU"VV  
原無鄉搖頭,說:「好似有些面熟,但實在認不得。我的記性不好,若先前有何得罪,原無鄉這邊說抱歉了。」 y(HR1v Q;Z  
「是山龍隱秀該向你說抱歉才對。」山龍嘆了口氣,轉身問醫天子,「原無鄉的失憶症可有方法醫治?」 OtJS5A  
「我看是沒得治。」醫天子答。 KQk;:1hW  
「庸醫天子。」山龍伸指彈了他的額頭一記,道,「倦收天的眼睛你也治不好。」 P)3e^~+A  
「有本事你自己治啊!」醫天子將剛寫好的藥方糊了山龍一臉。 M:A7=rO~  
「別動怒呀美人大夫。」原無鄉笑著勸道,「我要感謝你妙手回春呢。」 g#e"BBm=A  
「你審美不錯。」醫天字扭頭看原無鄉,「或許改天我們可以論論畫。」 p&7>G-.  
「行了行了,讓原無鄉休息會兒。我去煎藥,你去補眠吧。」山龍說著,將醫天子推出了門。 *N't ;  
房裡又剩了倦收天與原無鄉兩人,即刻靜了下來。 J;qHw[6  
倦收天在床邊坐下,一時無話。倒是原無鄉先開了口,問道:「我與山龍先生是舊識嗎?」 Wl1%BN0>  
倦收天便將先前山龍講給他的轉告了原無鄉。原無鄉道:「原來還有這段往事,可惜我都不記得了,辜負了恩情。」又問,「那醫天子大夫呢?」 v^vE aB  
「他是後來才與山龍結識的,你應當沒見過他。」倦收天頓了一下,忽而問道,「醫天子長得很好看?」 83@+X4ptp  
「你不覺得嗎?」原無鄉奇道。 E7N1B*KI  
「我眼睛不好。」倦收天解釋,「帶著北斗指引也只能勉強分辨五官。」 _M?: N:e  
「啊,抱歉。」原無鄉一愣,旋即笑起來,道,「美人大夫是生得很好看,不過……」 oD.f/hi0|  
「嗯?」 tw;`H( UZ^  
「尚不及你。」 b[$>HB_Na  
「……眉目修長,六耀含光嗎?」 h' 16"j>  
「唉?你怎知?」原無鄉大驚。 Tsa&R:SE  
F](kU#3"S  
過不多時,山龍送了藥進來,倦收天接過,說他來餵藥,山龍說好,他去準備晚餐,順便尋一件醫天子的衣服,給原無鄉換上。便又闔了門出去。 ? O.&=im_  
倦收天小心翼翼地端著碗,舀了一勺吹涼,遞到原無鄉面前,卻愣住了,手有些猶疑地懸在半空。原無鄉倒是一笑,自己湊上前將勺裡的藥飲了。倦收天忽有些慚愧,趕忙又舀了一勺。 t{$t3>p-t  
就這樣餵了幾口,原無鄉忽道:「你坐到這邊來,扶我一下。」倦收天連忙過去,右手扶了人。原無鄉便借勢俯身到碗邊,用齒銜了碗沿一壓,一口氣飲完了藥,又抬頭看倦收天,笑說:「這樣方便多了。」 ^T^fowt=r  
倦收天望著原無鄉包著層層布棉的雙臂,無力地垂在身側,忽憶起那手指曾輕劃過他的掌心,寫下一個二人相支的『天』字。 P/27+5(|  
" `lRX  
然後那雙手救他一命。 rVkHo*Q  
:g Ze>  
「抱歉。」倦收天斂了眉,輕聲道。 WHU& 9N  
「咦?為何要說抱歉?」原無鄉歪頭看倦收天,「我的手是你砍傷的麼?」 %;gD_H4mm  
「不是。」倦收天解釋道,「但卻是為我而傷。」 L%!jj7,9-  
「我們是好友麼?」原無鄉正色問道。 sYvO"|  
「……是。」倦收天也正色,答。 `A #r6+  
「那便沒什麼可歉疚的。」原無鄉笑了,「為好友兩肋插刀不是該為之事嗎。如果換了好友你,難道不會為我做到如此?」 ztf(.~  
「我會。」倦收天果決答道,「一定會。」 vsc&$r3!5{  
&cZD{Z  
Zcc6E2  
`74A'(u_  
十五 bY#>   
-E.EI@"  
在孤舟一字橫休養十數日,倦收天的傷勢已愈泰半。這日,晨曦微露之時倦收天便悄悄起身,攜了名劍來到屋外渡口邊。  +&|WC2#  
數天來,倦收天照顧傷重的原無鄉起居,不曾稍離片刻,也就數日未能提劍。這幾日原無鄉傷勢已有好轉,夜間也能稍微入眠,倦收天才略放下擔心,提起久違的名劍。 eI- ~ +.  
挽了個劍花熱了手,倦收天默念心法,運起內力,小試了兩套路數,內息運轉流暢,看來先前所受之傷已經無妨。久未迎著朝陽練劍,倦收天找回熟悉感覺,天訣初式應運而出,初陽騰空,竟一時壓過旭日華光。 )4j#gHN\  
方收劍芒,身後有渾厚拳風襲至。倦收天不曾回身,反手便一劍格下。來人也不意外,欺身又是一套拳,剛柔並濟。倦收天也提左手運使太極,接卸來者逸勁。二人你來我往,一者不為攻,一者僅為守,收納運發,招招清晰。 *NDzU%X8  
tvI~?\Y lj  
數套路過後,兩人同時收招。來人將手插回腰間扳指,笑道:「好友,看來你的左肩已經靈活如初了。」 GX\/2P7CZ  
倦收天收了名劍,道:「多謝好友喂招。」又說,「這些日子叨擾好友了。是我方才練劍,吵醒你了?」 4%B${zP(.}  
山龍說:「前幾日未見你早起練劍才教我憂心。看來原無鄉是好些了?」 FX\ -Y$K  
倦收天點頭,道:「昨夜也算平靜,想是疼痛減輕了。」 Jyvc(~x  
山龍說:「他平日總是笑顏以對,若非疼到半夜驚醒,我們都沒察覺到他忍著怎樣的痛楚。」 d"$ \fL  
倦收天皺眉,「原無鄉性格也太過隱忍。明明痛得難以入眠,還佯裝入睡教人安心。」 DI+kO(S  
「就這點來說好友你也不遑多讓啊。」山龍笑了,又道,「你傷勢已漸愈,接下來是要去拜訪故人?」 N1_nBQF )  
倦收天稱是,「本早該往,因橫生枝節,已耽擱許久。」 I9_tD@s"(  
「他還在為你尋藥?」山龍問。 NX$$4<A1  
「是。」倦收天答,「有負他十年來一直費心給我送藥,使我保持一線清明。道魁也因為我討取北斗指引而遭到南宗為難……」 ~W!sxM5(*  
「南北道真恩怨由來已久,從未緩和。況且指引本是你家之物,物歸原主也是該然。」山龍打斷了倦收天,道,「好友,你總是對自己太過苛刻了。不要想著將一切都攬到自己肩上。」 _uL m!ku  
「可是……」 xZBmQ:s',S  
「像是屋裡那人,傷得再疼也不吭一聲,讓你是放心了,還是更加擔心呢?」 \07 s'W U  
倦收天便不說話了。 HdLVXaD/  
%A?Ym33  
山龍見狀,拍了拍倦收天的肩,轉了話頭,問:「你打算幾時出發?」 Dg \fjuK9  
「再過幾日,待他拆了繃帶,確認了雙手無礙,我便啓程。到時原無鄉就拜託好友照顧了。」 jh9^5"vQ  
「他也是我之好友,談何拜託。」山龍心念一轉,忽而笑道,「說來,醫天子也跟我講,從未見你將什麼人顧得這樣緊……」 `XQM)A  
「這……」倦收天一時語塞。 C%l~qf1n  
「小山你又在講我壞話!」醫天子的聲音來地及時,「我哪有那麼八卦。」 Z?X ^7<  
見山龍含笑不語,醫天子又轉向倦收天,咬牙道:「自從你來,我便沒睡一日好覺。原無鄉有點什麼風吹草動就把你嚇得半夜來闖我門。好不容易昨晚無事,今天又一大早打得呯砰直響。待你走了,休怪我將對你的恨意投到原無鄉身上!」 wOINcEdx  
山龍一把將醫天子拽到身邊,擺手對倦收天道:「恐怕原無鄉也醒了,你回去看看吧。我去準備早餐,醫天子去煎藥。」 \S3C"P%w  
JeuW/:Wv  
倦收天回到房中,果見原無鄉已經起身,正努力披上外衣。倦收天連忙上前相幫。原無鄉笑著道謝,倦收天看著他一派澹然模樣,暗自嘆了口氣。 Ot5 $~ o  
幫原無鄉梳洗完畢,山龍隱秀送了早餐與藥進來。用了點清粥墊腹,倦收天端了藥喂原無鄉。 v@[MX- ,8  
原無鄉飲了一口,稍頓了下,倦收天察覺,立即停了手詢問。原無鄉笑笑,道無事,只是稍有些苦。 ?:~ `?  
倦收天心想,竟能讓原無鄉有所聲色,不知該有多苦,便試探地嘗了一小口,卻頓時擰起了眉頭。 [K,&s8N5  
原無鄉見倦收天模樣,忍不住笑出聲來,說:「良藥苦口嘛。也不知醫者在內中加了什麼名貴藥材。」 @r'8<6hVO  
「或許是恨意吧。」倦收天想起醫天子的話,答道。 ^qGH77#z  
-49OE*uF  
v$lP?\P;}X  
5{VrzzOK}  
u J GYXlLE  
==============待續================ XswEAz0=  
Ust>%~<  
有人喜歡這篇吐槽文,真的讓我受寵若驚> < ewD61Y8-  
不過因為開坑的原因就是想安慰自己【金魚腦也能萌的】 + ,0RrD )  
所以本文內原無鄉的失憶症不會好 n~k;9`  
對不起大家,土下座m(_ _)m sLPFeibof5  
但我保證是甜文。因為我只會撒糖_(:з」∠)_ 5Y JLR;  
^!!@O91T  
本文設計原無鄉是雙向失憶,金魚腦的部分是順行性遺忘 $D1Pk  
我盡量寫得不那麼不科學

leca8021 2014-05-16 18:08
既然小當家的失憶症不會好了... f?[IwA`  
那最起碼可以讓他記住倦收天的名字嗎QAQ.... UPA))Iv>  
請多多撒糖吧!!!

ringforever 2014-05-16 23:15
表示能再看到復更欣喜非常~~ hBO I:4u[  
雖然也知道劇裡大家如此脫線不合理實在是編劇沒弄好 mq do@  
但有時真的還是會忍不住滿頭黑線... UeX3cD  
不過 /&Khk #  
這裡頭的小當家卻脫線得好天真可愛啊~ &CG3_s<2  
(雖然知道背後原因又令人很心疼了..) esWgYAc3{  
79z(n[^  
倦少俠控制不住勃然大怒大喊"我叫倦收天"那句 52,pCyU  
真是看得人心中怦然一動啊~ >n{(2bcFs  
少俠你用情了,你知道嗎?(笑) :TxfkicN\  
能夠讓愛ㄍㄧㄣ的倦少俠控制不住脫口而出,不愧是小當家XD Ay22-/C|@  
kb Odg:  
說著其實不記得了的那段,還有認真在本子上塗寫的那段 FD,M.kbg  
小當家讓人好心動啊 *4dA(N\k"  
這麼細心用心的努力和認真對待 T1LtO O  
讓人心都暖烘烘的,怎麼能夠不為他而動呢? ;a[56W  
8J7 xs6@  
甜甜的嘴和細細密密的貼心溫柔 P BpjE}[Q  
隱忍溫和的小當家讓人真想捧在手上呵護!! o'?Y0Wt  
Z ~:S0HDP  
醫天子連對倦少俠都要吃味實在太有趣味 L Lm{:T7  
只是看到恨意那二字就聯想到讓人很想哭的新劇啊... )UO:J7K  
甜文保證令人開心 :OUNZDL  
願雙秀甜蜜安好~:) ,g;~:  
p9y "0A|  
噢對了 ]4@_KKP  
同求至少能記得倦少俠名姓啊~不然少俠他八成會走火入魔的XDDD

goldwings 2014-05-17 12:27
医天子的恨意好可爱!连倦收天的醋都吃XD @q}.BcSg  
u yzc"d i  
既然小当家的失忆症不会好了,我也求至少记住倦收天的名字吧!不然一会儿一个少侠的,日子可怎么过_(:з」∠)_

萌黃昏戀 2014-05-20 22:25
十六 s0~a5Ti3  
TwqyQ49  
原無鄉因著傷勢行動困難,這些天除了在屋外散逛一會兒,就是拿本書坐在窗邊看,倦收天便在一旁為他翻頁。 "[q/2vC  
原無鄉讀書速度很快,幾日來醫天子房內的醫書幾乎被他翻了大半。 m>yk4@a  
醫天子說,囫圇吞棗,也不知道他能記住幾分。山龍隱秀卻道,當年原無鄉寄留在此,便將他的道門典籍看去了不少。說也奇怪,明明原無鄉連自己讀過這本書都不記得,只掃過幾眼的內容卻是能記得清楚。 ;@Alr?y  
倦收天聽了,點頭道,無怪他精通數術,又能識得六合八卦陣與五星罡步。 O$V 6QJ  
看著身旁入神讀書之人,倦收天暗念,可惜他始終記不住與人相處之事,自己於他,依舊是陌生之人。 tz4MT_f  
「好友,忘鬱這頁我看完了,能麻煩你幫我翻頁嗎?」原無鄉扭頭問他。 ICN>8|O`&  
待我走後,恐怕他很快就不記得曾經有一名累他傷臂的友人了吧。倦收天心道,只是不知將來某日,他看到自己臂上之傷,會不會向山龍問起緣由。該讓山龍告知他嗎? HpC|dtro  
不過即便講了,他也很快會忘罷。 h7)^$Hd  
4/&U s  
『或許這樣對他才是最好。』 2G=Bav\n+  
k"uqso/  
又過了兩日,醫天子終於幫原無鄉撤了臂上綁帶。倦收天懸著心站在一旁看,直到原無鄉緩緩握拳,十指都順利收起,才鬆了口氣。但原無鄉雪白手臂上那兩道猙獰的疤痕,依舊讓他擰了眉心。 xa[<k >r3  
山龍問醫天子可有辦法去除,醫天子說只能靠慢慢養護。原無鄉卻笑道無妨,「男子漢身上有兩道傷疤算什麼。」看倦收天神色,又補了句,「好友若是覺得礙眼,回頭我尋雙手衣遮住便是。」 Zz'(!h Uy  
倦收天眉頭卻皺得愈緊了。 bN`oQ.Z 4  
S#8wnHq  
確認了原無鄉的雙手已無大礙,倦收天隔日便準備出發。原無鄉看倦收天收拾行裝,拉了他問:「好友是要出遠門?」 vR pMZ)e  
倦收天答是。  :z_D?UQ  
原無鄉又說:「可是我觀好友的遷移宮隱隱有晦,恐怕不宜遠行。」 RY8;bUSR  
一句話,霎時將倦收天拉回兩人初識之景。 H [wJ; l  
倦收天停了手,凝視原無鄉片刻,說:「我們第二次見面時,你便為我拆過一掛,說我此行雖有劫難,應可順利而還。」 ;cH|9m:Y  
「唉?那我可有為好友卜過解法?」 y)X;g:w  
倦收天深吸一口氣,道:「劫已經解了,你為我擋了致命之招。」 m"t\@f  
「是這樣麼。」原無鄉拍了拍腦袋。 rRRiqmq  
「你在此好好養傷。等我事了,回來看望你。」倦收天道。 8P.t  
~}q"M[{  
倦收天辭別了山龍隱秀與醫天子便上路了。行了小半個時辰,經過幾個路邊小攤。 r  /63  
倦收天聞到燒餅香氣,便徑直走上前買了兩個。待付完錢回轉,才發現那個一見燒餅就兩眼放光之人已不在身邊。倦收天愣了片刻,搖了搖頭,提步離開。 4_Tx FulX.  
忽而身後傳出一句「好香的燒餅!」倦收天腳步一頓,驚異地回過頭。只見一人背著包袱,笑意盈盈地瞧著他,道:「好友,可願分我一個?」 8p,q9Ey  
倦收天遞過燒餅,顫聲問道:「你怎麼跟出來了?」 F#Uxl%h  
那人咬了口餅,說:「美人大夫講孤舟一字橫沒有燒餅,想吃只能出來買。」 ]tA39JK-i  
倦收天一時怔住。 W$O^IC  
那人忍笑,道:「我始終對好友此行放心不下,既然卜過解法是我,那我自然要同行才對。」 PspH[db  
倦收天強忍心中百味,道:「再過半刻,你恐怕就忘了我之存在,何必如此。」 Qw!cd-zc  
「哈。那我更要跟在身邊,請好友時時提醒我你之存在了。」原無鄉大笑,「不然我豈非要失了一名好友。」 6;60}y  
7Vr .&`l  
IAf,TKfe  
十七 ^hv   
LY'_U0y4  
有了原無鄉同行,這一路著實生色不少。黃泥小道,蜿蜒山溪,都能讓原無鄉誇出朵花來。而倦收天卻是一直沈默。 p%EU,:I6  
令他慚愧者,是他全然無法否認,在見到原無鄉的那刻,心中湧出的喜悅淹沒了一切,甚至包括對原無鄉安危的擔憂。明知此行或有凶險,卻任原無鄉一路跟來,倦收天沒能為自己的私心找到任何藉口。 X aW@CW  
明明已經決定了再不連累於他,又為何不制止他跟隨?明明早該將他送回孤舟一字橫,卻又猶豫至此。倦收天自責道。 Q^$IlzG7i  
ck>|p09q'9  
就這樣行至黃昏,兩人來到一處市鎮,天邊忽而窸窣落起了雨。原無鄉哎喲叫著,拉著渾然未覺的倦收天躲進了街邊簷下。 TS^(<+'  
原無鄉四下張望一陣,瞧見了一家傘舖,便叫倦收天在此等著,自己用衣袖掩了頭,小跑過去。倦收天只見那抹細雨中的白影愈行愈模糊,幾近消失,心堣@緊,便追了出去。 %H75u 6  
倦收天趕到傘舖,見原無鄉剛付了錢,右手不自覺往前襟內一探,忽而愣住了,自語道:「怪了,我還以為自己有本賬本。」 JryDbGc8  
倦收天腳步一頓,再不能上前半分,藏在袖中的手捏緊了一本薄子。那是原無鄉重傷昏迷之時,從他懷中跌落的。 7Te`#"  
那賬薄浸了太多血水汗水,早已皺成一團,紙頁也黏連在一起,上面的朱批小字都已暈開,與鮮血混成一片。但倦收天知道,那薄子上,用最大的字,寫著他的名姓。 A8&yB;T$y  
那時倦收天想著,不能讓原無鄉再因自己受到分毫傷害,最好不過連那血腥一道,徹底從他身邊消失,便悄悄收起了薄子。而此刻,原無鄉仍在他身旁,陪他一同行往未知險途。 j*t>CB4  
倦收天的手抓得愈緊,手中的薄子也擰了起來。 4Z)`kS} =]  
原無鄉回身,見倦收天竟出神立在雨中,嚇了一跳,慌忙打了傘,為他遮雨,邊問他怎麼回事。衣袖自原無鄉撐傘的手臂滑落,露出那道刺目的傷痕。 - l8n0P1+  
IzF7W?k  
倦收天一咬牙,終於下了決心,開口道:「原無鄉,我還是送你……」 &&4av*\I  
oe_l:Y%  
「送我一雙手衣麼?」原無鄉笑著搶了話頭,「那我可就不客氣了。」 ]|18tVXc  
說著,拽了愣住的倦收天跑去了對街布坊。 9 a9<I  
收傘進了門,原無鄉輕車熟路地招呼老闆,道:「煩請最貴的雲錦銀絹,各扯二尺。找最好的裁縫,我要定做一雙手衣。」 BoYWx^VHx^  
老闆見貴客上門,連忙應了,找人為原無鄉量了手,定了版。 M>P-0IC  
原無鄉又問,「最快何時能趕好?」 "5C) gxI^  
老闆彎腰答:「客人明兒一早就可來取,不過工錢要貴些。」 LbOjKM^-  
「多少?」 X&nkc/erx  
「加上料子,一十七兩。」老闆腰彎得更深。 kD dY i7g>  
「好友。」原無鄉轉向倦收天,笑著伸了手。 Zy,U'Dv  
倦收天還未回過神來,訥訥上前給了銀子。 `=Pn{J aD  
「小的給二位簽張字據。」老闆接了錢,一溜煙地跑去入賬。 uy)iB'st&  
「原來好友看我這傷臂如此不滿,這麼貴的手套也買得下手。」原無鄉拍了拍倦收天,打趣道。 hAi50q;z  
「是我欠你。」倦收天低首。  /s.sW l  
「唉,我這人記性不好,是不記得前情了。」原無鄉拍拍腦袋,道,「如今我不是也欠你一雙手衣?清賬如何?」 EQ1wyKZS2g  
「不過幾兩銀,談何相欠。」 9#{?*c6  
「不過兩道疤,談何相欠?」 *X+T>SKL  
倦收天猛抬起頭,原無鄉正看著他,柔聲道:「好友之間付出,何須斤斤計較。」 XKN`{h-@  
倦收天忽就失了言語,好似盈了眼眶。 CT+pkNC  
4N& VT"  
不多時,老闆回來。原無鄉收了字據,又詢問何處有客棧可以打尖住店。倦收天卻插話問道:「鎮上最好的酒在哪裡?」 jCqs^`-  
老闆答:「那自然是觀前得意樓了。」 u:& gp  
「多謝。」倦收天一欠身,便牽了原無鄉出門。 | VPs5  
「好友你想飲酒?」看倦收天不似嗜酒之人,原無鄉奇道。 B;9X{"  
「先前你說想與友共飲,可那時身邊只有清水。」倦收天答,「今次便讓你飲個盡興。」又望了望天色,遺憾道,「只惋惜沒有那日之斜陽。」 P0uUVU=B|  
「有這煙雨亦足!」原無鄉也起了興致,笑道,「要一壺最醇的杏酒,佐一碗醉魚,一碟糖藕。趁一窗熏風,一捧細雨,邀一名摯交。」 :$."x '  
倦收天也笑了,「我看你是南方人罷。這邊得要二斤最烈的燒酒,配一盤滷味,一盤醃肉。」 " NnUu 8x  
「那也行!」原無鄉一貫的從善如流,「便隨好友擺佈了。」 }&sF \b  
jv<BGr=4;  
w]X~I/6g  
十八 z1wy@1 o'  
,2q LiE>  
這日,兩人都飲了不少,雖未深醉,亦足盡歡。歸來時,雲散去,雨初停,潤了漫天星斗,洗了一地月華。 F?&n5R.  
倦收天與原無鄉收了傘,在長街上緩步而行。原無鄉一襲素色衣裳,在月下白得發亮,信步閒情,傘尖在青石板上一下下虛點著,口中還哼著小曲。 ^d Fdw\  
倦收天望著他,只覺心中一片寧靜,仿佛所有紛擾煩憂都隨了那好風散去。 Zm,<2BP>  
不由願這長街,永遠都走不到盡頭。 )D_#  
y3 @R>@$  
是日月半,入睡前,倦收天自懷裡取了個瓷瓶,倒出一枚藥丹服了。原無鄉見了,疑道:「好友有何傷病?」 fw kX-ON  
「眼疾。」倦收天斂目,低聲答。 iI ji[>qz  
觀倦收天神色,原無鄉坐到他身旁,說:「雖然我不知先前發生過什麼,但好友有任何苦衷,都不妨講與我聽。心事哪怕再沈,得人分享便輕了幾分。」頓了頓又笑道,「反正我記性不好,轉頭就忘了,好友也不必擔心累我煩擾。」 Ic/D!J{Y  
倦收天聞言,心底一暖,終於將塵封多年的心事緩緩道來。 `VY -3  
Tm~a& p  
十年前那日,原是倦收天十歲生辰。名劍山莊內一派喜氣,不少交好的武林人士也絡繹登門遣禮,道上祝賀。但就是那夜,送走了禮賓,喧鬧一日方入夢鄉的山莊,被大火驚醒。 U">w3o|  
有十數歹人蒙面,趁隙混入山莊,偷襲了莊內之人。慌亂中,為保護倦收天,他之雙親帶傷留下斷後,讓家僕護送倦收天從後門逃出山下。 <3zA|  
他所見到的最後一幕,便是遠處火光籠罩的山莊裡,九陽之輝噴薄而出,卻隨即熄滅於黑暗。 v?BX 4FO  
那夜之後,他便不能視物了。 Fl<|/DCg  
S"0<`{Gv  
倦收天講到此,不禁纂緊了衣襬。 ukb2[mb*u  
原無鄉一直沈默聽著,此時,伸手覆於倦收天拳上,道:「不願再見血腥,便教自己不睜眼。是心地柔軟,並非什麼難堪之事。或許我的遺忘症,也是有不願憶起之事罷。」 ,<s'/8Ik  
倦收天感受到手上傳來之溫度,緩緩道:「你同我講起過你的夢境。怕是與我最後入眼之景同樣,你最後入心之事,亦是不堪之傷。」嘆了口氣,又道,「說來這本是我心病。師友還當我傷了眼睛,一直費心為我求醫,道盤也為我與南宗衝突。是我早該與他們講清楚。」 H4p N+  
原無鄉拍了拍他,道:「既是身邊親友,未必全然不知你心境,為你求藥也是關心之舉,唯願你早日步出困境。」說著,望向倦收天,微笑道,「譬如於我,即便遺忘成性,也有企望入心之事。」 h'YC!hjp   
倦收天凝視面前人,雖然面容模糊,卻又如此清晰。 Wcd;B7OH  
d?^bCf+<  
『或許於我,即便閉目不視,亦早有入眼之人。』 `wz@l:e  
bzD <6Z  
次日早上,兩人去布坊取了手衣,便又繼續上路。 oG~a`9N%C  
許是解了心結,倦收天只覺這一程行得蕭灑。隨著原無鄉一路談笑,連山水都生動起來。有劍在手,好友在側,不過是普通的趕路,也平平生出幾分仗劍江湖的快意。 swV/M i>  
若無十年前那樁悲劇,今日與原無鄉一道行走,迎風舒劍,相顧把酒,縱有一日並肩生死,也可道一句此生無憾。倦收天心想。 6=A   
ZZ k6 @C  
可惜好景,終究短暫。 0)n#$d>  
MLg+ 9y  
幾日後,立於熟悉的高門前,倦收天望著『葛府』那兩個金漆大字,先前退卻的紅塵恩怨,又一股腦洶湧回來。 ew -5VL   
見倦收天駐足許久,一旁的原無鄉伸手搭了他的肩。倦收天望他一眼,上前拍響了門環。 |pxM8g1w  
O& k+;r  
F33&A<(,  
sT:$:=  
=======待續======= F,}wQ N  
N9@@n:JT  
最近一直在忙簽名檔的事情,都沒時間寫文,只好吃存稿_(:з」∠)_ l?GN& u  
趕在520更一發,一算表白,二也算給小當家聯署應個援 .vHSKd{  
^–^ `%_yRJd|;  
至於大家擔心的,我保證,看原劇已經夠心累,我的文不會讓大家再累心 jx B  
+Qy0K5Ee  
以及,台北附近的道友,週日有空的,歡迎來圍觀我的簽名檔m(_ _)m

goldwings 2014-05-20 22:44
啊啊啊好甜QAQ 果然只有小当家的豁达能开解小芳内心的纠结啊QUQ

kadisha321 2014-05-21 22:37
「即便遺忘成性,也有企望入心之事。」『即便閉目不視,也早有入心之人。』看完這兩句,無言,因為只想為樓主拍手,寫得真好。 j6<o,0P  
zMlW)NB'  
很喜歡這文,自然,卻表達出兩人對對方的用心;也喜歡兩人的互動,既感動又窩心。要謝謝樓主寫出這篇文  : )

萌黃昏戀 2014-05-24 04:21
十九 j_L1KB*  
{jB& e,  
聽聞是倦收天到了,家主親身出來迎了兩人。只見來人深眉修目,墨鬚灰鬢,身披紫霓,步履清風,儼然一派宗師風範。 6iAHus-  
倦收天向那人深深一揖,道了聲:「世伯。」並拉著原無鄉介紹道,「這是我好友,原無鄉。亦是我的救命恩人。」 2;X{ZLo  
又轉而對原無鄉說:「這位是先父摯友,武林耆宿,葛仙川。」 j)?[S  
原無鄉跟著倦收天施了個禮,道:「見過前輩。」 b#\i]2b:  
葛仙川扶起他,道:「不必如此客套。倦家的友人便是我家的友人,況且你還於倦家有恩。你只當在自己厝,無須拘謹。」 #mu3`,9V  
「那便叨擾了。」原無鄉一拱手。 m/}(dT ;  
「你先前住的那間別院,還維持著原樣。想著你再回來時可以住。」葛仙川對倦收天道,「至於原少俠,我會讓人安排一間最好的客房。」 2MS-e}mi  
「讓世伯費心了。」倦收天欠身道,「原無鄉與我同住便可。」 +b@KS"3h  
「喔。」葛仙川一捻長鬚,瞧了瞧原無鄉。 d +0(H   
「晚輩不太記事,想來好友是擔憂我給前輩添麻煩。」原無鄉笑答。 ( -^-  
「既然如此,我便著人為你再支張床。」葛仙川點頭對倦收天道,「你安頓好了,可來前廳找我。」 #+$pE@u7A  
\$;Q3t3  
帶原無鄉去了別院休息,倦收天一番叮囑,才去往前廳。 K??(>0Qr}r  
葛仙川已備了茶等他,倦收天道過謝,才入了座。 w}2;f=  
「三年未見了。」葛仙川打量著倦收天,感歎道,「你也到了冠笄之年。可惜我為俗事所擾,未能去玄妙觀參加你的冠禮。道魁一切可安好?」 fsd,q?{a:  
「世伯身為武林名宿,自然事務纏身。」倦收天道,「道魁尚安,但因擔憂我下山後目力不便,為我強去南宗討回北斗指引,恐怕日後遭到南宗刁難。」倦收天想了想,按下了南宗前來尋釁之事。 YI[y/~!  
「南北積怨已久,想來道魁自有分寸。」葛仙川安慰道,「指引已回歸名劍?可否借我一觀?」 EVs.'Xg<  
「自然。」倦收天雙手奉上。 {[B^~Y>Lr  
葛仙川接了名劍,輕撫天鞘,見北斗指引嵌入劍柄,南北指針仿佛劍眼,劍上金光流轉,宛若有靈,不由嘆道:「當年我帶藝拜入北宗修行,結識了同樣帶藝入山的令尊,為他劍藝人品折服,結為知交。現在看著金鋒,回想那段歲月,實在唏噓。」沈默片刻,又道,「若倦兄尚在,以他之聲望地位,今日這些武林事務,本也不該纏到我身上。」 ?[<C,w~$`  
「二十年前之戰,父親在世時總是說與我聽,若無世伯相助,破解天羌秘傳劍法,父親定無法一役全功。」倦收天道,「世伯惦念先父,繁忙中仍每年撥冗前往悼唁,實教人感懷不盡。」 I !\;NVhv  
「你回過永旭之巔了?」葛仙川想了想,點頭道,「既然下山,也是該先回去祭拜。我去過名劍山莊數次,原想著手修繕,但念及此事更宜由你來為,便一直未動。」說著將劍交還倦收天,欣慰道,「幸而你藝有所成,如今背著名劍,也頗有幾分令尊當年的風采,倦兄泉下亦可瞑目。」 !<`}m E!:  
「倦收天當時尚幼,多虧世伯與道魁不吝指點,方能貫通天訣精要。」倦收天誠懇道謝,「在世伯家中叨擾三年,受益良多。可惜倦收天無能,令天訣後三式在我手上失傳。」 *\W *,D.I  
「這非是你之過。」葛仙川皺了眉,「當年我因著私事,未能趕及你的生辰,便讓賀禮先行。若我早到一日,在山莊住下,事情當也不至於此……」 Z*r;"WHB  
「那日是因我生辰,往來人多,山莊較往日松了戒備,才令歹人得逞。」倦收天道。 D9.H<.|36  
「當年之戰未能全殲天羌族,遭致倦兄亡於天羌之招,令我痛責難當。」葛仙川痛心道,「多年來我遍尋天羌餘孽,只願為兄報仇,可他們卻螫伏不出。」 E(t:F^z&D  
「天羌族人行事卑鄙陰暗。」倦收天鳳目一凜,「我來此路上,遇到天羌遺族遺族偷襲……」 "h.-qQGU%  
「竟有此事?」葛仙川大驚。 79}voDFd  
「我與他們交手,見他們確實善戰,若非原無鄉相護,恐怕凶多吉少。」想起原無鄉,倦收天語氣略緩,靜了片刻,又道,「但這是晚輩無能,如天訣上式在手,有何可懼。當年若非偷襲,家父怎會亡於此等宵小……」倦收天說著,忽而想起些什麼,一時失了語。 J*4byu|  
葛仙川見他沈默,將茶盞推了過來,問道:「世侄應是全殲賊人,報了大仇?」 #"PI%&  
倦收天方驚醒,接道:「幸不辱名劍。不過天羌族最後一人,墜崖自盡了。」 2@!Ou$W  
「如此甚好。」葛仙川長吁一口氣,道,「倦兄英靈得慰,我多年執念也可放下了。」 O [Q ;[@  
t4HDt\}&k~  
恰此時,下人來通報晚膳準備完畢,葛仙川起身,笑道:「本是接風宴,如今看來到是成了慶功之宴。」 kFCjko  
倦收天也趕忙起身,謝道:「令世伯費心了。」 [+7 Nu  
葛仙川揮手道:「去將原少俠請來吧。說來我也當向他道謝才是。」 `{1` >5  
倦收天欠身一禮,便匆匆出了門。 2oL~N*^C  
&+"-'7  
#L,>)XkjS  
二十 d:|(l^]{r  
fg[]>:ZT.  
倦收天趕回別院時,原無鄉正坐在院中小池邊的石凳上,拿了條長樹枝逗著池中的錦鯉。 a-nf5w>&q  
倦收天松了口氣,放緩了腳步走近。原無鄉聞聲,抬頭看他,笑道:「少俠,你家宅子可真氣派。」 H~fX >6>  
倦收天一蹙眉,道:「這不是我家,是先父友人之宅。此外,我是你的好友,倦收天。」 fK-tvP0}*  
「原來是好友!」原無鄉拍了拍腦門,「我正在想看到少俠怎麼這樣親切,不知是何時見過。」 R.ZC|bPiD  
真是一刻也離不得。倦收天心道。 0LQ|J(u  
「好友莫生氣。」原無鄉見他模樣,取了桌上茶盞,倒了一杯遞來,「我記性不好,這就以茶代酒賠罪了。」 >|Xy'ZR  
倦收天無奈搖了搖頭,「我早已習慣了。」說著伸手接了茶杯,「家主讓我來找你,該用晚餐了。」 Bg PwIK x  
「說到家主……」原無鄉道,「我方才見這院中奇花異草甚多,便閒逛了幾步,卻是意外見了些危險的花草。好友可要提醒主人一聲?」 Xgq-r $O2X  
「什麼花草?」倦收天放下茶杯。 BNA`Cc1VV  
原無鄉從袖中掏出幾枚花葉,一片片交到倦收天手中,邊道:「這是白頭翁,我在池邊見到兩株,雖外敷可治瘡炎,但內服就有劇毒。」 mn5mdrv3WZ  
倦收天拿起一枚紫色花朵,問道:「這是什麼花?」 =2sj$  
「小心!這得用袖子墊著。」原無鄉慌忙道,「這是雪上一枝蒿。雖然花朵美麗,卻是劇毒,沾膚即危。我在院角發現。原是南方草木,藏於深山,在此生根實在意外……」 (<.uvq61  
倦收天聽他講著,心道,原來他在醫天子處讀的醫書竟真記在了腦中,卻不知為何記不住親歷之事。 RDFOUqS  
「……這是忘鬱,尚未全開。」原無鄉又執了一枚花苞,道,「花色頗艷。但忘鬱有分毒性有無之別,這株根莖有毒,可至肺臟出血與失明。」 W PDL$y  
倦收天湊近嗅了嗅,一驚,碰落了手邊茶盞。 qRV5qN2{XY  
Os1o!w:m5  
聽得呯嗙一聲,很快便有下人過來詢問。倦收天忙道無妨,只是不小心。下人收拾了茶盞,又提醒二人前往用膳。 8[2.HM$Y  
倦收天收了花葉,拉著原無鄉先行,途中小聲囑咐:「到桌上,少夹菜,勿飲酒。」 ]J`yh$a  
原無鄉見他神色,也未追問,便點了點頭。 'a&(r;  
x{=@~c%eh  
為倦收天接風洗塵,葛仙川準備了一桌不繁盛但貼心的家宴。倦收天思慮重重,無心享用;一旁原無鄉主動與葛仙川攀談起來,聊得投機。滿席佳餚就受了冷落。 u+U '|6)E  
葛仙川與原無鄉聊得興起,要給原無鄉倒酒,原無鄉以不勝酒力為由,連忙婉拒,葛仙川面露幾分不悅。倦收天忽而發話,道:「原無鄉帶傷,不能飲酒,這杯就由晚輩代勞,敬世伯。」說著截了葛仙川塞給原無鄉的酒杯,一口氣乾了。 gOk<pRcTb=  
葛仙川目光閃了閃,也不再執意,便轉頭問倦收天:「世侄大仇得報,理應痛快,今晚卻甚是少言,可有什麼緣由?」 K@0gBgN  
倦收天搖頭,道:「大概是旅途勞累,略有不適。先前一戰,晚輩與原無鄉皆受了傷,尚未痊愈。」 y[L7=Td  
葛仙川捋了捋長鬚,「也是我未考慮周全,你們長途勞頓,恐怕也失了胃口,今日應先休憩才對。不過多少也得吃點墊腹。」說著夾了一塊糕點放在倦收天碗中,道,「我記得你小時最愛吃這糕,不知這些年來口味有沒有變。」 Q#wl1P  
倦收天謝過,頓了頓說:「初心未改。」 RA5*QW  
葛仙川看他,又道:「當年倦兄最愛我家厨子做的油糕,我每次去名劍山莊都會帶上一些。可惜最後一次,便是十年前了。」  (C1@f!Z  
倦收天一怔,停了筷子。 NTj:+z0  
r$=YhI/=  
一頓飯下來,三人都沒動多少酒菜。倦收天與原無鄉草草告退,回了別院。 Y(:.f-Du  
到房內,倦收天便開始收拾行囊,又囑咐原無鄉早點休息。原無鄉奇道:「既是拜訪故人,不多留幾日再走?」 SL( WE=H  
倦收天未答,只問:「忘鬱之毒性,何物可解?」 SfHs,y 6  
原無鄉愣了片刻,道:「用黃柏可大約緩和。」 n aQ0TN,  
倦收天點點頭,說:「我們尚有他事,不克久留。明日一早便啓程。」 WKHEU)'!  
原無鄉也就應了。 lDBn3U&z>  
兩人梳洗漱一番,便早早休息。 k{{ iF  
Ng;K-WB\  
p-KMELB  
二十一 Gp <7 i5  
)JYt zc  
入夜,倦收天在睡夢中,忽然被叫喊聲驚醒。 {e>E4 (  
他從床上翻身下來,見窗外一片熊熊烈燄,火舌直舔上窗檐。有人衝進屋裡拉他,他被踉蹌著帶出門外。 tks3xS  
混亂中,他看到有個身影,提劍立在院中,身上傷痕累累,腳下還躺著血。忽然,一個蒙面人向倦收天攻來,嚇得他連退數步,險險跌倒。那個帶傷的身影衝上來,橫劍在他面前,為他攔下殺招。 #<^ngoOj  
蒙面人攻勢未停,直撲眼前,那身影忽而化作一團熟悉的白色,檔在身前。白影背後,劍鋒襲至,直直斷了那雪白雙臂! >Ei-Spy>Xl  
:yLSLN  
『原無鄉——!』 AX {~A:B  
O@n1E'S/  
倦收天猛然睜眼,卻見自己仍躺在床上,背上已為汗水濕透。 y)5U*\b  
「好友?」耳旁傳來一聲呼喚,倦收天轉頭,見原無鄉立在床邊望著他。倦收天連忙坐起,捉了原無鄉手臂。 M*& tVG   
觸到那雙手,倦收天驚魂甫定。夢中之景太過清晰,那撕心裂肺之感,到此刻仍教他忍不住顫抖。 81(.{Y839_  
原無鄉任他捉著手,過了許久,見倦收天稍稍平復,才問:「好友可是夢魘了?」 9PpPAF  
「是。」倦收天點頭。 jl!rCOLt4  
「與我雙手之傷有關?」 ?2;gmZd7  
「是。」倦收天深吸一口氣,道,「……夢見你為我斷臂。」 )v4?+$g  
原無鄉笑了笑,「我這不是好好的麼。」  {;iG}jK  
「可你跟著我,遲早再陷險境。」倦收天斂眉。 >9h@Dj[|!  
「那到時,就有勞好友保護我了。」原無鄉拍拍他的肩。 _A8x{[$  
倦收天看著他,說:「好。」 319 &:  
3jH8pO^  
兩人皆默時,突然傳來一聲清晰的『咕嚕』。 z x7fRd$  
原無鄉噗嗤笑出來,打趣道:「好友,你該不會是餓到做噩夢吧?」 )$h<9e  
倦收天一愣,面上登時紅了起來。 d"7l< y5  
原無鄉看他神色,笑得更開,道:「其實我也是被餓醒的,正要去找些吃食,就見好友你在拧着眉心喃喃囈語。」說著去床邊包裹裡翻了一陣,卻只找出一枚餅。原無鄉將餅掰了兩半,遞過一塊給倦收天,道,「想來我倆今晚都沒有吃飯罷,只好拿清水就餅墊饑了。」 C2 ~ t  
倦收天接了餅,不禁憶起他與原無鄉相識以來一路,嘴角也帶了笑,道:「燒餅甚好。」 L`fDc  
[c{/0*  
次日一早,倦收天與原無鄉便前往辭行。 rQW&$M  
葛仙川皺了眉,問道多年未見,何不多留幾日。倦收天答:「晚輩報了家仇,尚未回去對父母相告。待晚輩為雙親敬了香,了結心事,再來拜訪世伯,一定久住。」  qac4GZ  
葛仙川思索片刻,道,也是應當。便著人準備了些水糧,又牽了兩匹馬給他們。 Rh:@@4<  
倦收天與原無鄉道了謝,整裝上馬。臨行,卻又被葛仙川叫住,問道:「你的雙眼還是如舊?」 E"EBj7<s  
倦收天頷首稱是。 0K0[mC}ZwM  
「我差人送去的藥,你可有按時服用?」 k"J [mT$b  
「半月一粒,未敢有差。」倦收天恭謹道。 ]3+xJz~=  
葛仙川聞言點了點頭,又叮嚀幾句,終於揮別了二人。 q- U/JC  
_N.N?>  
Z#n!=k TTm  
=========待續========== O<@S,/Q4  
(c{<JYEC  
真是不好意思,最近大概太累了,狀態不對。新劇看得又不開心……所以忍不住倒了黑泥。 ?q&*|-%)_d  
感謝大家的安慰。沒想到還有不少人在追文><這邊會繼續撒糖的 5 #v  
只要想到還有那麼多同萌在,就覺得吾道不孤了! B/*`u  
希望新劇裡面倦道長和原道長都能儘快好起來,回到以前迎風舒劍,相顧舉酒,並肩江湖的日子~

leca8021 2014-05-24 08:16
給樓主拍拍,要想著諸事不順以後來的就是好事了^_^ ?qn0].  
文還是很萌的喔,請不要擔心 gtcU'4~  
本來還以為此文裡面葛仙川要變好人了,完全是錯覺XD SiD [54OM  
所以只要一直待在小當家身旁,稱呼就是好友,一離開就變成少俠..... mOLP77(o  
那倦少爺還是時時刻刻都待在小當家身旁別離開了吧XD *AO^oBeY  
待了一輩子以後搞不好名字就記起來了~ YKjm_)8]w  
幫樓主集氣,祝你明天活動順利^^ xB1Oh+@i  
最後喊一聲~小當家你快白回來啦!!!!!

娥眉骨 2014-05-24 10:35
否極泰來否極泰來~ sC8C><y  
在表演前不順,在表演時就會更專注, qR D]Q  
可以避免發生魔鬼場的悲劇 (s/hK  
祝明天活動順利~!! ' (JSU   
8s,B,s.  
至於文中作死的葛大大...... U!GG8;4  
期待樓主如何完納他的劫數XD

ringforever 2014-05-24 15:19
(拍拍樓主) ac8+?FpK #  
人生有時就是真的會遇上這樣起起伏伏的時候 LKCj@NdV  
但是至少不是在展出當日出狀況,就安慰自己先把不好運的時機點過完了 Ga5O&`h  
重要的日子相對平安~(笑) N5>ioJj  
欣賞了宣傳片,感覺剪接過場都挺好的呢~ D0'L  
一開頭那把水墨渲染的名鋒也很有味道!! FLT4:B7  
o!q3+Pp;}  
回到文章裡,其實我覺得這回更新挺甜蜜的呀 _9%R U"  
只是不是濃甜是冰糖蓮子那種清新淡甜XDD ![=C`O6K  
看來倦少俠該解開的糾結都解得差不多了 h n:  
好像心裡頭已經暗自都把小當家給定下來了似的 >w,o|  
葛伯父說要另外排房間時 i:9f#  
少俠那句毫無時間差和腦內思量的補上"原無鄉與我同住便可"讓我萌翻了啊~(捧臉) muMb pF  
少俠你根本把小當家當作隨身攜帶的物品了對吧XDD FerQA9K)x  
葛世伯疑問的眼神很有戲~(大笑) ]L/h,bVI1  
cG)i:  
然後啊然後~ -+^E5  
少俠匆匆趕回別院找小當家也很有愛~ [ML%u$-  
一進院裡看到小當家逗魚玩感覺好居家放鬆 ,{"%-U#z  
少俠你一直想找這樣的一個可歸之鄉對吧XDD Gqe?CM  
腦袋裡都自動扶出了淡淡白白的小當家坐在水池邊的畫面了~(笑) MeD}S@H  
(我手好癢好想去畫圖...XDD) 2g>4fZ  
小當家果然是道長的貴人啊 LxWnPi ^  
居家旅行良伴,不能送禮只能自用XDD cg16|  
道長那句片刻也離不得根本就是發自內心的表白和愛的覺悟啊~~(翻滾) n< npJ*  
} 0su[gy[  
昨天晚上同樣被新劇虐到欲哭無淚 =og5Mh,  
慈郎一臉呆和無辜的樣子嘆氣到我都忍不住想敲他頭啊...當初全程盯著玄解和醫天子的人難道不是你嗎!!??(泣) tOn 6  
看完我只好安慰自己,反正現在觸底了,我就等它反彈吧... PL;PId<9w  
至少現在事情都掀上檯面了,素大賢人也都知道了 Ce: 2Tw  
至少會開始著手進行解決 YNEPu:5J  
總比之前被不熟的人一語道破問題身邊的人卻都還不知不覺似的來得好...一些...吧.... JQ-O=8]  
搞得我現在只要看到初心或本心這幾個詞我就很想掀桌...(繼續哭) F:p'%#3rU/  
0L3v[%_j"  
最後替樓主加油打氣!! (o+(YV^  
既然都已經盡心努力了,就相信自己全力以赴便是了!!  :)

覺有情 2014-05-24 22:13
怎會沒人看呢?  趕緊浮上來給樓主打打氣∼ uB;\nj5'D  
a?_!  
看起來    幕後主使肯定是葛仙川 ]: V R3e"H  
倦道長的眼睛一定跟什麼不安好心的藥脫離不了干係!!! ${(c `X  
還規定半月要吃一顆     讓倦的眼睛一直在不能復原的狀態 * z,] mi%  
腹黑的人走的那裡都腹黑 M1{ru~Z9  
 t 0 $}  
小當家幼時究竟是遭受什麼打擊    為何就是記不住跟人有關的事情 [^oTC;  
還好倦倦就這樣把小當家暗暗記在心裡了 teRK#: .P  
只是哪天惡夢如果成真    這以後又該怎辦。。。 qnFi./  
Wq 5Nc  
相較正劇   還是來這裡看看甜甜淡淡悠久的原來的雙秀 ccUI\!TD{/  
才能夠有繼續看下去的勇氣   唉∼∼ :Z(w,  
壞人已經夠多了   江湖已經很亂了 pDw^~5P  
拜託誰來發現小當家的身不由己吧 >!o||Yn  
4z {jWNM)N  
昨天才聽到一句說:我們都是台大_台灣長大的  不禁會心一笑 Z/ Vb_  
衷心祝樓主演出成功∼︿︿

goldwings 2014-05-24 23:05
楼主我一直等在这里!我一直有在看!QUQ /UwB6s(  
哪有不如以前可爱了,新章也依然很可爱啊!倦少侠那句真是一刻也离不得好戳心=///= GJpQcse%  
>bgx o<  
剧里糟心无法逆转,只能靠剧外自己给自己发糖了,至少剧外自己可以给他们一个圆满……楼主加油!不管是现实还是更文,甚至原剧,都会有好转的一天的!QUQ

萌黃昏戀 2014-05-25 01:07
【提醒】  1rnbUE  
這章有挖墳取髓情節 Qyh_o  
因為真的很想吐槽原劇這個梗的安排 6[\b]I\Q  
所以按自認為合理的方式寫了 17hFwo`  
_'CYS3-P3  
======= 8eAc 5by  
#CRAQ#:45(  
WUEjWJA-MB  
二十二 g}uVuK;<  
U};~ff+  
辭別了葛仙川,倦收天與原無鄉打馬上路。倦收天一路少言,原無鄉便也不多問,只跟著他策馬而行。許是二人行得匆匆,來時徒步了好幾日的路程,回返不過花了兩三天。待倦收天再度回到小鎮之時,距他及冠下山,整整過了一個月。 y{Fq'w!ap  
這一月風雨滿途,亦有甘伴苦,鬼門關前走過一遭,明月夜下飲過一罈,了卻一樁仇怨,卻又多添一分心事。 ,WvCslZ  
*hm;C+<~  
二人將馬留在客棧,復上了街。倦收天先到藥房,稱了幾錢黃柏,又教原無鄉留下顧著研成粉末,自己先出了門去。 f( %r)%  
回時路上,倦收天便一直思索,當年父親亡於天羌族之招,乃葛仙川驗過傷口所言,眾人便信了是天羌遺族前來尋仇。但父親當年破了天羌秘招,殺入敵營所向披靡,怎可能儘因幾個餘孽偷襲,便丟了性命? e!eUgD  
若自己所遇那幾名天羌族人所言不虛…… ~~8?|@V  
倦收天心下一沈。 1Tb'f^M$  
ap 5D6y+  
回時,倦收天持了一柄鐵鍬。原無鄉見了,疑問道:「好友,你是要去做什麼?」倦收天不語,只服了一貼藥,又將剩下的紙包納入懷裡,便拉著原無鄉出了城,上了山。 0$saDmED  
來到永旭之巔,見了那幾座墳塋,原無鄉被驚了一跳,忙扯住倦收天問:「好友,你莫非是要挖墳?這是誰的墓?」 Ym]Dlz,o  
倦收天答:「是先父之墓。」 XIS.0]~  
原無鄉一時愣住了,半晌又道:「這可是大不敬。好友此舉有何緣由?」 +{eZ@  
倦收天道:「為求先人瞑目。」又說,「此事你不必參與,在一旁等我便是。」 QTy xx  
言罷,倦收天朝墓碑深深一拜。原無鄉也跟著一揖,道了聲得罪。 {[ E7Cf  
.aA 8'/  
待到黃昏時分,棺木被清了出來。倦收天遲疑良久,深吸一口氣,終是開起了棺蓋。 /,tQdD&  
當年血肉至親,如今已付一具白骨。 != @U~X|cu  
倦收天仔細查看了其上傷痕,劍鋒走勢樸直,劍氣剛猛霸道,確與先前百里定勢之招仿佛,應是天羌秘式無疑。然而彼時眾人並未想到,天羌秘式,還有一人精通。若先前那幾名天羌族人並非妄言,那人為何能助父親破解秘招,也就有了另外的解釋。而父親當年為何會亡於已被自己攻破的天羌劍法…… =|Q7k+b  
倦收天想著,取了右手一截指骨。 *>=|"ff  
見到倦收天從墓底出來,一直在邊上徘徊的原無鄉長紓了口氣,伸手拉他。倦收天將指骨遞出,問道:「如若身前中毒,由此可能瞧出什麼端倪?」 @c >a  
原無鄉湊上前看了看,搖頭道:「我並不太通醫理,只從表面恐怕分辨不出什麼。」 K3CTxU(  
「那只好破骨取髓了。」倦收天頓了頓,一把捏碎了手中指骨。碎骨將掌心扎出數道血印,疼痛鑽心,然倦收天顏色絲毫未改,只將手中骨髓展到原無鄉眼前。原無鄉看了看他,也未多言,用指尖捏了一些,細細觀視。 $y2"Q,n+  
「髓質細碎發烏,確有中毒跡象。」原無鄉道,「七分可能,是雪上一枝蒿。」 Nt>wzPd)  
&5x ]9   
金鋒天訣揚名已久,名劍山莊樹大招風,加上倦父當年一戰盛名,將之視為眼中釘者,武林中也不惟少數。故而父親在時,日常行事飲食一向小心,從不落下可乘之機。唯有一人,與他所贈之物,父親是從不設防。 ;z>?- j  
倦收天思及,緊攥了拳。 #3+-vyZm  
5O7 x4bY  
昔日慈顏,原都是假面。昔日善言,儘化了刀尖。字字錐心。 Boi?Bt  
*E"OQsIl  
正愁眉,忽而身旁有人輕喚。倦收天轉頭,見原無鄉望著他,雖看不清眼神,卻不難想見滿面關切容色。倦收天感到胸中翻湧之怒漸歸安寧,仿如一川驚濤被兩岸煦風撫平了去。 r+#!]wNPe  
世謂江湖風波惡,未如人心惡風波。 J&vmW}&  
所慰者,不過風波之中,總有同舟。 $<]G#&F   
倦收天看著身旁比肩之人,心下一聲長歎,不由低語道:「幸而一路有君。」 8J5{}4s\f  
「咦?」原無鄉歪頭看他,「好友你說什麼?」 0EA<ip  
「沒什麼。」倦收天莞爾。 xs'vd:l.Pp  
\W;+@w|c  
MO1t 0Myc  
二十三 ljS~>&  
2O*(F>>dT  
待倦收天闔了棺木,重封了墳土,又念過一闕清音咒,天色已暗。倦收天便帶原無鄉離了永旭之巔,打算到山莊將就一夜。 {I]X-+D|_  
*.+Eg$'~V  
原無鄉在門前看了破敗的莊子許久,問道:「這是何處?」 *irYSTA$  
倦收天答:「我家。」又道,「可惜如你所見,我難盡地主之誼。實在慚愧。」 N~Kl{" >`  
「說來登門造訪未攜見禮,我亦有愧」原無鄉笑了笑,「好友可願引我一遊?」 qaj~q(j~ C  
倦收天便也笑了,點頭道:「自然。」 h_SDW %($  
倦收天領著原無鄉,邊走邊講,一幕幕往昔聲色浮現。許是友人在側,教人真心與他分享回憶,即便心底仍痛,卻也不復全然苦澀。 9=-d/y?  
穿過前廳,正堂,經過中庭,書房,到了一處小小院落。「這裡原是我起居學習之所。」倦收天指著一間小屋道。 &+K:pU ?[$  
「那我們今夜便在此休憩吧。」原無鄉笑說。 3lZ5N@z69  
倦收天應聲。兩人便尋些枯草落葉鋪了地,坐下來。屋頂已經殘破,漏了一角夜色進來。月輝清朗,到也省卻生火照明的麻煩。兩人用過些乾糧,倦收天又從懷中取了枚紙包,將內裡的藥吞了。 Z*M]AvO+#  
"b#L8kN  
料是趕路疲憊,不過多久,原無鄉已經靠在倦收天身側,入了夢。倦收天看著他睡顏,忽記起兩人相識不久,在路邊破廟過夜。不知不覺間,兩人一同的經歷,也多到能夠時時觸景生憶了。倦收天笑了笑。 IM^K]$q$47  
縱然身旁之人易忘,也有自己,一點一滴記在心上。 DGQGV[9%4C  
H7I&Ky  
次日一早,兩人就起了身。 j;3hQO l  
昨夜倦收天細細思索,既然生了疑竇,蛛絲馬跡便也成了草灰蛇線。那人若真布了這天大陰謀,年年前來憑弔之舉,恐怕也不只做戲,而是另有所圖。永旭之巔無有秘密,一目了然,而那人既說來過山莊數次,想是這破宅之中,有其所欲之物。 2a\?Q|1C  
倦收天想著,便一間一間地搜尋起來。 byyzXRO;  
t9!8Bh<  
不知是自己不夠敏銳,或是為目力所限。自前廳至武堂,除了幾個足印與一些動過的桌椅,倦收天並無找到什麼特別,幾乎令他不禁懷疑起自己的揣測。 pyf/%9R:d  
一旁原無鄉跟了好半天,始終不解,見倦收天在武堂逡巡已久,終於忍不住,開口問他所尋何物。倦收天搖頭道:「我亦不知,只是在尋些異樣,或是他人翻動搜查之痕跡。」 App9um3:  
「要說異樣,我們足下這幅八卦浮雕便甚為怪異。」原無鄉指著地面道,「尋常而言,陰刻線條總是較別處更易積灰,這雕刻卻是面上落灰,幾道邊緣深處反而乾淨得很。」 (|*CVI;  
倦收天聞言一驚,伸手摸了摸,果然如此,又仔細端詳一番,一念上了心頭。 ipIexv1/S  
足下盤面八卦以離火正南,坎水為北,乃平日算命卜筮常見的文王八卦。而倦家與道真素有淵源,天訣心法也以易卦為基,所采者,卻是乾天為南,坤地居北的伏羲八卦。在倦家武堂竟雕刻文王卦面,殊為可疑。 \["'%8[:gR  
倦收天想了想,抽出背上金劍,將鋒尖插入邊緣縫隙中,以內勁貫注,略略施力,足下雕刻果然隨之緩緩轉動起來。待坎卦轉至西位,忽聽得一聲隆隆,八卦盤面下陷,中央太極雙魚竟緩緩旋轉開啟,露出一地道入口。 (b]r_|'  
倦收天與原無鄉對視一眼,收回金鋒,相繼沿著階梯步了下去。 7Zf * T  
兩人身後,開啓的陰陽雙魚也自動閉合起來。 j$he5^GC  
tbNIl cAWS  
 UE-+P  
二十四  _xyq25/  
9/@7NNKJ  
待入口閉合,最後一縷光線也被黑暗吞了去。 sNF[-,a  
黑暗是倦收天所適應的,有北斗指引在身,無論何時他都不曾迷了方向。察覺到身後原無鄉腳步頓微頓,倦收天便伸了手去,牽住原無鄉的指。原無鄉由他牽著,腳步便也不再遲疑,坦然跟隨。 7M#irCX  
走了片刻,兩人到了階梯底部。原無鄉從懷中摸索出火折,引燃了,堪堪照亮周圍。只見兩人身處一間四方石室中,前後左右各有一條通路。原無鄉轉了一圈,找到一盞銅燈,內中燈油早已乾涸,所幸包裹中帶了瓊脂,便放入點了光。 7FTf8  
兩人在四條通路口上都查看一番,除了漆黑也瞧不出什麼端倪。倦收天蹙眉,原無鄉倒是笑了笑,道:「那便打一卦吧,權當探路。」說著掏出一枚銅錢,擲了三次,剛巧得了個乾卦。於是兩人就進了正南的通道。 [Ju5O[o  
d=6FL" .o  
走過不一會兒,一堵石門堵住了二人去路。原無鄉掌燈瞧了瞧,說:「有兩個同心八卦圖,想來也與先前石盤一樣可轉動。好友,你可有開啓之法?」 .5'_5>tkv  
倦收天上前觀視,隱約見石門上刻著幾個字,便用手細細觸摸一番,依稀可辨『無極納虛,日出為易,乾藏於坤,魁斗行儀。』 qZcRK9l]F1  
赫然是九陽天訣心法口訣初句。 +TWk}#G   
倦收天訝異不已。看來這地道是倦家先人所修,並且其中藏有天訣的心法招式了。想到原以為在自己手中失傳的天訣後三式,竟有重見天日的可能,倦收天心內不禁顫動起來。 g aq"+@fH  
既然石壁刻著天訣心法,那開啓方式應也與天訣有關。倦收天想了想,天訣每式均以易經一卦為基,若這便是開門之法…… E&wz0d;gf  
倦收天憶起初層心法口訣,『初陽在天,風助火勢,其輝燎空』,手下石盤轉動,巽上離下,合成家人一卦。石門果然應聲開啓。 g~A~|di|  
原無鄉讚歎一聲,跟著倦收天繼續前行,沒幾步,又到了一處石室。這間石室也分四條岔路,與先前入口別無二致,若非不見那條向上石階,簡直教人懷疑又回到來處。 ]{/1F:bcQ  
「怎麼辦?」原無鄉看向倦收天,一攤手。 uxKj7!(#  
「繼續打卦罷。」倦收天也無可奈何。 SGp}(j>  
兩人便又擲了一卦,這次轉向西行。果然又在中途見到石門攔路。倦收天默念口訣,『雙陽騰空,天地相遘,其焰焚風。』乾巽組成姤卦,打開了石門。 "SV#e4C.  
「簡直意外地順利。」原無鄉一歪頭。 ,f]GOH  
Rl%?c5U/$  
兩人便依此法一路前行,先後開啓了四道石門,順利得連倦收天都感覺驚異。 Ul/Uk n$  
以天澤履卦開啓第五道門之時,倦收天忽感到忐忑。五陽燎原本是天訣中關鍵一式,亦是一個轉折。九陽之招威力依次遞增,卻是以五層最易入門,但若無前四層根基打底,則極易走上歧途,故而五陽之心法以『履』為象,教導『素履無咎,行之坦坦,視履考祥,行之愬愬』。現下兩人一往而前,正是失之莽撞。 v'vYN h  
倦收天正思量著,卻聽得前面原無鄉驚了一聲,回神,發現眼前一道熟悉的階梯。原來兩人竟又身處來時第一間石室。 UP})j.z  
\d,wcL  
「果然不會這麼簡單。」原無鄉歎了口氣,忽又笑道,「這一來反而教我安心不少。若真這麼容易得手,恐怕內中祕寶早就被人捷足先登了罷。」 A%zX LV=3O  
倦收天也點點頭。此密道既是倦家先祖所修,以不起眼的錯位八卦為門,又以不外傳的天訣心法為鑰,內中想必是獨留給倦家後人之物,定然會做足防備。父親身前是否入過此處他不得而知,但此時,若要找對通路,關鍵應當也在家傳之中。 lo!.%PP|  
原無鄉道:「這密道建得奇巧,我們誤打誤撞卻一路暢行,倒是教人連錯在哪一步都無所知。」頓了頓,掐指一算,「經過五間石室,每間有四條通道可選,若是依次嘗試,則有一千多種走法,恐怕十年也試不出來罷。」說著又轉向倦收天。 BSMM3jXb  
倦收天擺手道:「我亦毫無頭緒。」 $YNWT\FE  
兩人一時無措,只得暫且靠著牆邊坐下來。原無鄉為節省油膏,熄了燈火。倦收天便索性閉了目,入定調息。 /jtU<uX  
d hp-XIA;  
p1blPBlp  
/3!c ;(  
==========待續========== WcG}9)9  
@rV|7%u  
昨天的新劇真是玻璃渣拌糖。嘴裡是甜,心卻滴血。 #ox &=MY  
倦道長對原道長的心意,是我最後的安慰了。得友如此,此生何求。 ?q %&"  
對原道長來說,這許多劫數,雖非自身之過,但所生業障,總要一力承擔。 mF@)l]UZ'  
C =sEgtEI  
所慰者,不過風波之中,總有同舟。 VsrY U@V  
G 5T{*  
9r e fv  
【醒目】 j$5S_]2  
忘記說,反正陰謀也差不多揭開了,接下來只要幹掉BOSS qpCNvhi  
最想吐的嘈也吐了。不想拖太久,所以預計下一更就會完結 WkF60'Hf  
感恩m(_ _)m

memory26 2014-05-25 17:54
太好看了~~大人千萬別棄坑啊~~ sb3k? q  
K!\$MBI  
大愛這種“雖然記不住你是誰但還是會一次又一次地愛上你”的梗啊~ M(8Mj[>>Rj  
雖然患有健忘症但仍然對生活充滿熱情的原同學~真是滿滿的正能量!對於陷在仇恨中的倦道長,是不是也如旭日一般照亮了黑暗呢?^_^

kadisha321 2014-05-31 17:38
浮上來給樓主打氣~~~ _?YP0GpU  
很喜歡樓主的文章風格及筆下的雙秀,甜而不膩,而且,無意間又看到樓主的另一篇雙秀文───金銀滿堂,一樣非常喜歡,非常治癒,讓我有勇氣繼續被新劇荼毒啊......(遠望) v"K #  
xaSg'8-  
期待本文中的雙秀,能有個美好的結局。 (笑)

覺有情 2014-05-31 21:25
難得看到了習易同好 (z:DTe  
風火家人一直到天澤履 gl$Ks+o d  
是啊    履道坦坦    本來是素履獨行願也     + bU*"5"  
幸而一路有君     歷經革命情感來到風波之中同舟的風水渙 yG ,oSp|  
總有兩個字用得好     在下把“總有”解讀成“不渝”吧 K4[X P]\jr  
不渝就是愛上雙秀的初衷    江湖險惡   世路崎嶇   %^?yI  
不渝相待的真心有幾人

萌黃昏戀 2014-06-04 00:02
二十五 l )m]<E X  
!VXs yH3r5  
倦收天冥心靜坐,固握思神,默念心法。黑暗中五感皆斂,倦收天正清晰地感到內息流轉,終坤始復,又至靈臺,心慮盡滌,神意瑩若晨露。 p[J 8 r{'  
忽覺靈識一點微動,好似周身陰陽之氣相吸,倦收天凝息體驗,竟是北斗指引與周遭氣息感應,隱隱指向某方。 it\U+xu  
倦收天心念一轉,刻於石門上之文字,恐怕不僅是天訣心法,而是另含深意。若『無極納虛』意指以太極石雕隱納地門,『日出為易』提點以九陽卦象開啓機關,『乾藏於坤』暗示天訣藏於地道之秘,則『魁斗行儀』所諭者,應是以北斗指引所行方向了。 E;>Bc Pt5  
jO9w7u6  
思及此,倦收天已有定見。便伸手拉起身旁之人,道:「跟上我。」 ui[E,W~  
原無鄉一怔,欲燃燈照路,卻被攔下。倦收天屏息聚神,鎖住了北斗所引之方向,牽著原無鄉走去。原無鄉也沒多問,靜靜跟著。 @'ln)RT,  
倦收天為免神意一線指引受擾,刻意封閉了感知,一片混沌中,唯有指尖傳來之隱隱脈搏,時時提醒著自己所行不孤。 Tx|}ke~  
兩人就這樣前行,一路用先前之法,打開一道道石門。倦收天行得篤定,原無鄉便也跟得坦然。 Ug1[pONk  
但畢竟一切只是自己的推測,在走到第五扇石門之時,倦收天也不禁忐忑起來。惟覺所執之腕,脉息一如往常溫和堅定,是全然無虞的信任,令倦收天心內隨之漸趨平靜,兩股脈搏跳動,終至同律,渾然若一。 y. A]un1  
,o{|W9  
開啓了石門,兩人前行了片刻,忽而觸到障礙。倦收天停下腳步,原無鄉上前,點燈照亮,竟是一面先前未見的石壁。倦收天一陣驚喜,知道自己找對了路,走近了與原無鄉一道察看。 .R<Ke\y /  
石壁刻了一幅卦爻圖,六十四卦環形排列,底書『天根』,頂書『月窟』,中虛為太極,正是著名的『先天圖』。倦收天看了半餉,沒瞧出端倪,便望向原無鄉。 5'mpd  
原無鄉思索一會兒,問:「好友,你身上可有什麼太極形樣的物品,能嵌入中心?」 j0eGg::  
倦收天一愣,問:「太極不是中虛之相?」 ee7{5  
原無鄉道:「那是朱子的太極,太極六變則無虛處之說。兩者形同而內涵有別。」 n1mqe*Mvs/  
倦收天想了想,拿出了名劍。金鋒劍柄上有一太極飾物能可摘下,大小也正合適。倦收天試著將太極嵌入石壁,果然嚴絲合縫。兩人又將之旋轉至陰陽當位,石壁裡一聲喀嚓,緩緩轉動起來,露出其後石室。 [D v6z t>  
兩人對視一眼,盡是掩不住的欣喜,快速入了內中。 VY#:IE:T  
石壁轉過半週,又在兩人身後闔上。 S7A[HG;  
i=ztWKwKf  
石室不大,但細微油燈仍不足照明,原無鄉引燈看了一下,見身側有個燈台,便上前燃了。一瞬四下皆光,照亮了周圍石牆。只見牆上刻了滿面的文字,伴有圖樣。 Jm5&6=  
原無鄉走近觀視,一驚,轉身對倦收天道:「好友,這牆上刻的似乎是劍法武功,藏於這樣隱秘之所,想來是不外傳的絕世之招,我們這樣偷看,怕是不太好吧?」 P_Bhec|#fT  
「這是我家傳的劍法,九陽天訣。」倦收天道。 YcQ3 :i  
「原來如此。」原無鄉點點頭,「那我先退一邊……」 `O'@TrI  
話音未落,已被倦收天一把帶回,「是你,無妨。」倦收天頓了頓,又說,「我看不清楚,還須勞你念與我聽。」 eKT'd#o2R  
「好。」原無鄉笑著應道。 *@C]\)  
-y+u0,=p.  
「道之無形,術為玄伎,以術載道,以變存真。是人習術,以之明道,故以氣形道,以劍形氣……」原無鄉清朗之聲,迴盪四壁,石壁上所刻,除天訣心法劍式外,更有倦家先祖修行所獲之心得,及其當年創下九陽之招時的體悟,其中對內功與劍法之詳述,頗多玄妙之處,可謂字字珠璣。倦收天凝思屏氣,於心中默記。 4NN81~v 4  
「……日出於暗,乾出於坤,其炎焚夜。劍之險中求勝者,氣之固中形流,術之靜中取變,道之無中生有也。」原無鄉讀到此,不由頓了一下,轉身對倦收天道,「我雖不通劍法,但也略曉數術,你家先祖實在造詣精深,教人嘆服。先前第五式『履』卦乃是機要,眼前這六層『否』卦,想來是轉折了。」 GY[+HgT  
倦收天聞言頷首。其後的三層,是他亦不曾修習之招,雖然精習了前六層,如今又讀過先人紀要,對天訣體悟更深,但面對自己陌生之招,倦收天心內仍是惴惴。況且這三招,他一度以為,將失傳與自己之手。倦收天想著,不禁攥了拳。 pEn3:.l<  
原無鄉望他一眼,再啟了口:「七陽躍濤,天水違行,其焰燎海。上剛下險,定生訟爭,仁者以健化陷,慎行戒爭,劍者以剛克險,定紛止爭……」 bB#6Xx  
+1] xmnts  
-$8M#n,  
二十六 Bv)4YU  
} XJZw|n  
「……君子乾乾,剛健中正,三光極盛,是如日中天。陽氣化空,劍意化龍,騰轉無窮,是飛龍在天。以劍承氣,以氣凝神,以神合道,是曰得道。」原無鄉終於念完九陽天訣最後一字,倦收天於心內默誦完畢,方長吁了一口氣。 F[65)"^  
「另兩面牆上還有些別的註記,以及幾個陣法。可須我再講於你聽?」原無鄉問。 Q~L"Mr8>V  
「暫且到此罷。」倦收天道,「我是該自行琢磨一番。也勞煩你了。」 #G/ _FRo`  
「不過一番口舌而已,況且我亦獲益匪淺。」原無鄉笑道,「不打擾好友修煉了,我去那邊看看陣法。」 R'.YE;leBG  
] SErM#$*  
倦收天仔細研究了壁上刻畫的後三式劍招圖示,配合心法口訣,於腦海中默默演練一番,又小試幾個姿勢,已有了幾分計較,便於石室中央坐下,凝心收念,暗訟口訣,依之運功行氣。於上焦受天元陽炁,引而下行,至氣海有熅火相煦,暖意融之,如此循環,使榮衛週流,暢通經絡。 yVP 1=pz_[  
數周天過,精神愈純,固而結之,忽覺真氣充溢,出於手足。倦收天驀地睜目,長嘯一聲,騰躍而起。晨曦出鞘,劍鋒以雷霆之勢噴勃而來,連綿不絕,金色身影騰挪翻飛,翩如蛟龍出海,燦如九陽齊曜。 4 <&8`Q  
霎時一室華光。 `B4Px|3  
j$f`:A  
收式時,如日落西海,凝清輝平怒潮,吞了天地之彩。 Ijs"KAW ?  
倦收天演罷天訣最後三式,長舒胸中之氣,忽聽得身後有人擊節叫好。回身,只見原無鄉立在那兒,為他拍掌。 sHr!GF  
倦收天耳根紅了一下,心中又頗有些驕傲,收了長劍,向原無鄉走去。 >~% _U+6  
.).*6{_  
待走近,才發覺原無鄉解了外袍,也摘了手衣,只著了雪白中衫。倦收天連忙上前,捉了人雙手,指尖觸感微涼,忍不住責怪道:「你怎麼回事?外袍呢?」 ,XZ[L? >  
原無鄉順勢拉了倦收天走到一旁,道:「壁上這巧奪無極之陣實在不負其名,機巧高深,我唯恐一時難以參透,便記了下來。」 ZYBK'&J4m  
倦收天一看,只見原無鄉將外袍鋪在地上,內面用硃砂小楷勾畫了陣圖,又做滿了註記,只得歎氣,「地下陰寒,你又沒有內力護體,都不怕著了涼。」說著要解了自己外袍給原無鄉。 7fB:wPlG;  
原無鄉連忙阻了他,一邊將手衣穿回,一邊道:「祇是剛才書寫不便才摘了手衣。我這雙手本就偏涼,好友你莫緊張。」 z3lMD'uU3  
倦收天卻憶起那雙手曾經的溫度,不由緊了眉,住了聲。 LhM{d  
" * Qwaq_  
原無鄉並未發覺,正拿起外袍瞧了瞧,「墨跡也乾了,這樣穿上就好。」又轉向倦收天,笑道,「其實真未覺得冷,卻是有些餓了。」 3}}#'5D  
倦收天被他這一說,也突然感到腹內空空。想到兩人自入了地道,恐怕已過去一日,顆粒未進,便點頭道:「外面恐怕已經天暗,也是該先出去一趟,餘下的陣法待明日再來細觀也不遲。」 dF- d  
「什麼?原來好友你知道出去之法?」原無鄉驚道,「我還當我們是被困在此處,正餓得發愁呢!」 r$7D;>*O{  
倦收天不禁失笑,拿劍柄敲了原無鄉腦袋,「你將劍陣記得那麼清楚,倒也記些切身之事啊。」 ?D^l&`S   
o #IQz_  
A^a9,T  
二十七 xzGs%01]  
n<x NE %  
倦收天摘了嵌在石壁上的太極飾物,鑲回劍柄上。石壁緩緩轉動,兩人順著出了密室,其後石壁又嚴密闔上。 fR4O^6c:  
「這機關設計得著實精巧。」原無鄉臨走,亦不忘感嘆一番。 kp+\3z_  
x4HVB  
待兩人從地下出來,果然已入了夜。是時風沈月黯,萬籟俱寂,兩人沙沙的腳步聲在破院中聽得格外分明。 j})6O!L.  
經過中庭時,忽有一片枯葉飛落。原無鄉尚毫無知覺,倦收天卻已金鋒上手,一道劍氣划破,瞠目喝道:「何人?」 k?Bc^7l:  
黑暗中一陣窸窣,樹梢微動,影影綽綽看不真切。倦收天聽風之術早已習至精純,不為黑夜迷眼,只手將原無鄉往牆後一送,引身提劍便攻。  ?2g\y@  
呯砰幾聲後,一黑衣蒙面之人自暗處被逼出,一柄墨黑長劍與金鋒糾纏不休,走勢刁鑽,卻是守得滴水不漏。倦收天似被激怒,出招愈密,步步緊逼。對方看似屈居守勢,卻是遊刃有餘,劍路詭譎,又透出莫名熟悉之感。 & q(D90w.  
倦收天心內不安,劍走三陽之招,欲探出對方深淺,對方卻似早有防備,劍鋒輕轉,巧妙化解。兩人均不願早現底牌,各有留手,纏鬥許久,局面僵持不下。 d9hJEu!Lu  
^ H,oI*  
倦收天念及藏身在牆後的原無鄉,急欲結束戰鬥,終是不耐,提氣揚劍,四陽升空,輝光遍野,劍鋒直指黑衣人。對方只得全力應對,引劍迎上,劍勢不由流出三分肅殺。 05<MsxB"w  
蹡然一聲後,兩人均被震退數步。倦收天驚詫道:「百里定勢?」忽又想起什麼,鳳目寒光一閃,沈聲道,「是你,葛仙川!」 -9 AI@^q  
對方沈默片刻,冷哼一聲,揭了蒙面,果然露出一張熟悉面容。濃雲中漏下一縷慘白月光,將那昔日慈善的五官勾勒出陌生的陰森。 y?|JBf  
葛仙川鬚發微顫,神色卻是鎮定,緩緩開口道:「我何時露出破綻?」 IX /r  
倦收天詰問道:「你可是天羌族埋伏於中原的臥底?」 D\:~G}M  
葛仙川尾音微挑,「是又如何?」 D;V FM P  
「你出賣自己族人,又害死我父親?」倦收天強壓怒火,聲音已經帶顫。 U 9?!|h;7  
「哈!誰會甘為所謂族人的棄子,誰又甘當所謂名門的跟班?」葛仙川大笑,「權勢,地位,力量……我想要之物,定會不惜一切得到!」 U[S#axak  
「你這叛族,叛師,叛友之徒,罪無可恕!」倦收天震怒,抬手便攻。 GUe&WW:Sqk  
葛仙川揮劍格開,譏誚道:「世侄,今日我便再指點你幾招。」 Mb I';Mq  
話音未落,劍芒已至眼前,葛仙川不再保留,越攻越狂,步步搶佔機先。倦收天急忙招架,但劍路早被對方摸透,處處受制,被壓至牆根。 >,8DwNuq  
wec |~Rc-  
忽而身後傳來一聲清音,「點離火,飛天英!」倦收天不假思索循聲而動,橫貫六步,起離卦手訣,合劍風而上,沖開了葛仙川的攻勢。 @Y#{[@Hp%  
又聞「步三台,履七星,轉蓬任衝輔,明輝八極。」倦收天心下已有計較,便順著原無鄉指點,一宮踏一步,一步結一印,一印配一訣,銳利鋒芒綿延不斷,綿延劍氣交織成網,反將葛仙川困於其中。 vM}oxhQ$n  
葛仙川咬牙,「好個巧奪無極之陣,可惜只得其形,比你爹當年相去遠矣!」語罷極招上手,劍氣暴漲,硬生生衝破陣法。 Dl3Df u8  
倦收天被震得腳步一滯,葛仙川也反受衝擊,口吐猩紅,卻不顧內創,趁倦收天未及站定,翻腕一劍,竟指原無鄉而去! Hm?zMyO.k  
倦收天大驚,瞬起金陽之輝,卻是慢了一步,兩道劍氣於空中交接,震蕩之力仍舊波及了原無鄉,將他擊出數丈。 t._W643~  
p& > z=Z*  
倦收天急忙衝上前,一手攬了人。卻見原無鄉雙手緊抱著頭,神色痛苦,嘴角滲出一絲鮮血,斷續呻吟。倦收天一時情急失措,險些忘記身後之敵,反是原無鄉突然驚醒,一把推開他,喊道:「日出於暗!」 &&  }'  
倦收天猛地回神,靜中取動,身形不移卻是反手一劍,六陽之輝破夜渾沌,正擊退葛仙川取命之招! h5bQ  
轉身將原無鄉掩在身後,倦收天側首詢問其傷。原無鄉扶著額,道無妨,只是一陣頭疼。倦收天稍稍放心,終於凝神應敵。 B=:7N;BT  
葛仙川方才翻身避過六陽劍芒,到未受創,現下祇是持劍立在陰影裡,盯著兩人,殺氣四溢。 BO b#9r  
倦收天握劍之手愈緊。 W*hRYgaX3  
cTKj1)!z?X  
o3hsPzOQx  
二十八 pP&TFy#G+'  
e1dT~l  
雙方靜立片刻,氣氛凝滯,一觸即發。此次卻是葛仙川先有了動作,墨劍突刺,在漆黑中如毒蛇吐信,瞬息逼命。 a& Ti44a[  
倦收天不敢大意,引劍側身避過,謹慎防著後招。 #^- U|~,  
墨劍方擦面而過,果然劍鋒一瞬急轉,直奔玉枕而來。倦收天早已有備,旋身欺上,不守反攻,劍尖直指葛仙川,迫使其回劍以應。劍鋒鏗然相撞,火光四濺。 T(<C8  
「天羌秘劍,我也非初次領教。」倦收天揚眉道。  /{ .  
葛仙川冷笑一聲,「不過接下楚狂小子一手廢招,也敢狂妄。」話音未落,引鋒震顫,劍氣如黑海狂濤,吞天掣地而來,劍勢與百里之招一般勁直無異,劍意卻是多了不只七分囂猛。 4Lx#5}P  
倦收天心道不妙,一念之間,起止訟之卦,內息貫注,劍鋒錚然一鳴,七陽倏起升騰,天水違行,以剛克險,乾陽之輝硬壓下洶湧黑潮! -*sDa6L  
Xi'y-cV ^  
葛仙川先是一怔,隨即大笑:「好個七陽燎海!原來你們當真找到了通路!」頓了頓,又切齒道,「我得了心法,提過金劍,卻始終無法找到正確之路,看來這關竅,果然在北斗指引之上。」 +jFcq:`#UG  
倦收天聞言,心中一動,「你一直毒我雙眼,是以此迫使道魁為我取回指引?」 b7It8  
「讓倦家至寶回歸,你應當感謝我才對。」葛仙川獰笑道,「可惜逸冬丫頭和楚狂小子實在無用,騙了南宗之助也未能殺你奪劍。也罷,讓你死在我劍下亦是同樣,還省卻我再殺他們封口的麻煩。」 F6gboo)SD  
「無恥狂徒!」倦收天震怒,「今日我要你血債血償!」足尖一點,已是飛身而上。 BzqM$F( L,  
「九陽燎宇!」 ]@W.5!5H  
「哈!你學了後三式又如何?根基太淺,徒有其表!」葛仙川也提劍迎上。 /?%zNkcxu  
w. gI0`  
劍身相交一瞬,墨劍卻是虛晃一招,直往另一側而去。倦收天大驚,回神,原無鄉已被葛仙川擒住,雪白頸子上架著墨黑長劍。 m<>3GF,5bP  
「放開他!」倦收天怒喝,直欲上前搶人。 ;zD1#dD  
葛仙川劍鋒一動,一道鮮紅順著原無鄉脖頸流下,落在白衣上,無比刺目。倦收天心臟仿佛被猛扎一刀,不敢再妄動半步。 R=IZFwr  
被制的原無鄉卻不住掙扎著,朗聲喊道:「無須管我,他既挾我為質,自不敢下殺手!」然話音未落,喉間劍痕已深了兩分。 y>vr Uxgo  
「我是不會殺你。」葛仙川威脅道,「但若斷你一雙手臂,你說倦收天又會如何呢?」 ic:_v?k  
「葛仙川!你要什麼?」倦收天急著打斷。 'H<0:bQ=I  
「哈哈!」葛仙川仰天而笑,「將名劍丟過來。」 k0{5)Su"xr  
「好!」倦收天毫不遲疑,將名劍往空中一拋。 5-Vdq  
'aQ"&GX@  
名劍離手一霎,卻聞一聲「天心,三一!」倦收天未及細思,步伐已動。電光石火間,原無鄉也猛然使力,將葛仙川拽得踉蹌三步。 3_W1)vd{  
金鋒落地剎那,正中之前巧奪無極陣眼,三才之氣瞬間貫通,驟起一片光華,竟是開啓陣中之陣! **V^8'W<  
倦收天察覺自己與另二人分立陰陽兩眼,先前佈陣所餘劍氣迸發,盡指原無鄉與葛仙川而去。葛仙川見之大驚,一把丟開原無鄉,揮劍以應。 [q/=%8qLUA  
倦收天卻絲毫沒注意旁人,他離了北斗,目中一片迷蒙,只看到無數劍氣直奔那道蒼白身影,似要將之吞沒,而他卻看不真切。 O|J`M2r  
彷如噩夢之景再現,一瞬間,倦收天如墜冰窟。 W'2|hP  
O_#Ag K<A  
『原無鄉——!』 )8 ejT6r  
u@\]r 1  
突然腦中一聲轟鳴,雙目劇痛,可縱然眼前昏亂,倦收天卻不願閉目一瞬。 [XWY-q#Gg  
一片猩紅閃過,倦收天忽望見一雙清明無匹的眼眸,眸中隱隱映出劍光,與他驚惶的神色。 4tTK5`7N  
他望見原無鄉凌亂的鬢髮貼在頰側,雙唇動了動。 K.?~@5%  
+(iM]L$Fw%  
此刻,天地萬物劍影血光,都再入不了他的眼。 ,v$gWA!l  
,[}5@cS  
倦收天飛身撲入劍芒中,一把將原無鄉護住。無盡的劍氣連綿而來,自他背上臂上划過,他卻不覺疼痛。 )6#dxb9  
只仿佛聽到耳畔傳來輕輕一聲。 j?ihUNY!+  
C2;qSKG3{m  
「快跑,倦收天。」 XUmL8  
=(ts~^  
xQX,1NbH5  
~9JU_R^%m  
[?mDTD8zU  
二十九 $d M: 5y  
9"g=it2Rh6  
倦收天攬起原無鄉,小心翼翼給他上了藥,又換了綁帶,再放人躺下。原無鄉依舊雙目緊閉,紋絲未動。 m!3L/UZ  
這時有人推門進來,倦收天回身,見是央千澈,略施了一禮。央千澈看看床上的原無鄉,問:「還是未醒?」 .L[WvAo  
倦收天搖了搖頭。 _D:#M  
央千澈拍拍他,安慰道:「大夫已看過,並未傷及命腑,只是他未曾習武,一時難以恢復。」 iha{(-  
倦收天低低應了一聲。 Yhl {'  
]w.:K*_=  
三天前那夜,已恍如隔世。 hM")DmvB4  
eOa:%{Kj  
當時劍陣過後,葛仙川重創,倦收天也留了一身傷痕。然而原無鄉陷入昏迷,倦收天緊摟著人,一時失神。葛仙川見狀,咬牙強壓傷勢,趁隙攻來,倦收天卻渾然未無覺。 zXQ o pQ1  
危急之刻,忽有一道雄渾氣勁破空而來,劃破戰團,擊開葛仙川之招。 /T`L;YE  
倦收天抬頭,見一抹翠色身影自天翩然而降,落於身前。 |e@9YDZ  
「央千澈!」看清來人,葛仙川眼中儘是瘋狂絕望。 n*G[ZW*Uc  
「將人交我。」央千澈輕聲道。 [H-,zY  
倦收天終於放開原無鄉,一把握了名劍,一振袖,劍風怒張,璨光破夜,徑指葛仙川而去,步步緊逼,招招索命,威勢撼天。 jy`jxOoG~Z  
葛仙川拼死一搏之招為央千澈所阻,氣數將盡,劍威頓失,零星抵擋不成路數,不過數招,長劍脫手,眨眼已被攆至末路。 w*`5b!+/  
眼見金鋒封喉瞬間,身後赫然飄來一句「原無鄉無礙。」劍鋒一凜,驟止於葛仙川胸前一分。  &o$E1;og  
看著眼前蒙塵之人,頃刻間,十年來恩仇恨怨,點滴絲縷,盡上心頭。倦收天顫著手,沒有再進半寸。 XQ&iV7   
「我廢你功體,交由道魁看管,令你終身不得離開北宗一步。」倦收天斂目道。 _IJPZ'Hr  
「假仁假義!」葛仙川呸了聲,目光狠絕,竟是縱身往前一撲。 = R|?LOEK+  
nYG$V)iCb  
金鋒穿心,污血染地,塵埃盡落,恩仇底定。 R4G$!6Ld  
:9N~wd  
「倦收天,你的眼睛如何了?」央千澈轉而問道。 ',k0 _n?t  
「這兩日已很少疼痛,多謝道魁關心。」倦收天答。 rMIr&T  
「唉……若我能早點發現……」央千澈也嘆了口氣。 `f`\j -Lu  
那時他收到山龍隱秀來信,方知當年之事背後尚有隱情,便匆匆離了北宗趕往名劍山莊,卻正巧撞見葛仙川陰謀敗露。 6]^; s1!  
「你也適當休息一下罷,別累壞了。」央千澈對倦收天道。 =s`\W7/;{-  
「有勞道魁。」 VyH'7_aU  
BX&bhWYGFX  
待央千澈闔上門,倦收天又坐回床邊。床上之人的面容,三日來,倦收天已用目光細細描摹了無數遍,一絲一毫都刻在心中。惟有那雙眼睛,始終沒有睜開。令倦收天至今不敢確信,那日恍惚中所見之澄澈,究竟是真是幻。 EzOO6  
8MgoAX,p  
以及那日聽到的輕輕一聲「倦收天」,究竟是幻是真? _7>$'V{  
0Qvbc}KP8  
倦收天凝視著原無鄉,握住了搭在床沿的手。 sJ)XoK syW  
恍然間,似見那長睫微微一動,令倦收天的心也跟著顫抖起來。下一刻,眼簾漸開,露出一雙眸子,還濛著些微水氣,卻如碧波秋潭,隱隱映出倦收天的顏。 0qXd?z$  
k`Nc<nN 8  
險些教人喜極而泣。 WUx}+3eWv  
_?&$@c  
'L)@tkklp  
尾聲 Qrjo@_+w!  
R'f|1mt  
見原無鄉甦醒,倦收天忙扶他坐起,給他倒了水潤了喉。原無鄉輕聲道謝,倦收天心中緊張,只點了點頭。 #4"(M9kf  
「請問我是在何處?」 (yWU9q)5  
原無鄉一開口,倦收天心已涼了半截。「你在道真北宗後山,這裡是我修行住所。」 tjc3;9  
「喔。」原無鄉點點頭,「那敢問……少俠?」 PeGL Rbx34  
果然還是忘了,倦收天歎了長長一口氣,本也不該奢望。 ez_qG=J .  
無他,不過從頭再來一遍,反正與原無鄉相交,自己可是有著充足的經驗。倦收天暗自笑了笑。 @Y+YN;57  
「敢問少俠名姓?」原無鄉道。 P3 se"pP  
「倦收天。還有,我是你之……」倦收天念頭一閃,忽而動了幾分捉狹心思:先前總笑他輕信,但可他真是什麼都信?想著,便假顏道,「我是你兄長。」 62K7afH  
「喔。」原無鄉又點點頭。 _2+}_ >d  
「什麼『喔』!你怎麼回事?明明不記得自己身世,突然冒出一個兄長你也能信?」倦收天看他神色,倏起一股莫名怒意,一把拽了原無鄉衣領,「隨便什麼陌生人之言都會信麼?我若說是你丈夫,你也信麼?」 T8E=}!68w}  
「信啊。」原無鄉淡笑道,「你說什麼我都會信。」 q  y73  
倦收天愣住了。 $6.CN#  
「我醒來見到你之時,是那樣歡喜,歡喜得心都在疼。」原無鄉認真說著,眼中清晰地映出倦收天金色的眉目,「雖然我不記得你是誰,可既然這麼喜歡,無論是至友至親至愛,想來都非不可能的。」 6KPM4#61o  
「你……」倦收天望著眼前之人,再移不開視線。 =jIB5".  
S05+G}[$  
一瞬春樹秋水,煙波朗月,盡入了心。 ^T`)ltI]V  
ScU?T<u:i  
0FmYM@Wc  
『罷了,即便現下忘卻又何妨。我還有一輩子的時間,讓你記住我。』 O\;Z4qn2=  
U 8L%=/N>B  
"mc/fp  
y?j#;n0  
J'9hzag  
Pn|A>.)z  
【完】 Sc'z vlq  
xrDHXqH  
89T xd9X  
I\E`xkbBu  
,K=\Y9l3  
================= >aXyi3B  
U 2am1}  
終於完結了……_(:з」∠)_ *4#)or  
原先只是想寫最後這幕,結果為了補圓設定莫名其妙寫了這麼長一篇(。 "&*O7cs$pA  
當初在課上,老師給我們講了個實驗,說順行性遺忘症的患者雖然會忘記自己經歷的事件,卻能留住經歷帶來的感情,即便在他們腦中只是一股沒來由的喜悅或失落。 `%}SK~<R  
但我想對一個人的感情也是一樣吧?雖然不記得他是誰,但一見到他,就感到沒來由的歡喜和動容。 d2sY.L  
聽道友們吐槽銀票金魚腦的時候,我一下就想起了這個實驗,也是為了這個萌點,才有了這個故事。 9}4P%>_  
mn e4uW  
幾經波折,終於寫完了,雖然筆力太差,怎麼寫都不夠萌,但總算寫完了想寫的梗,也吐完了想吐的槽,算是了卻一樁心事。 S0( ).2#  
謝謝一直追文的大家,能看完這個莫名其妙的故事。 U_ n1QU  
在我萌得最心累的時候,見到有你們真是太好了。 y<(q<V#0!S  
感激不盡!m(_ _)m _7r<RZ  
0o~? ]C  
等我有空的時候……可能會來補個番外。【雖然希望渺茫,跪

leca8021 2014-06-04 00:30
恭喜完結,最後這幾篇看的好過癮阿, dPplZ, Y%  
我相信小當家在要倦道長快跑的時候是真的有叫出了他的名字...... U@21N3_@_  
曾經經歷過的感情一定會在心裡留下痕跡的, o))z8n?b  
如果有番外篇請記得一定要補上,好想多看看他們的相處阿∼ 8qGK"%{ ~  
也謝謝樓主寫了這篇文章:)追正劇之餘看了還能獲得安慰∼

goldwings 2014-06-04 12:42
天哪好萌啊!(捂心口 BM5+;h !  
最后小当家的告白好甜!怪不得小芳一秒消气,听得心都要化了吧 ~t7?5b?*\  
如果有番外的话我也铜球啊!在剧里如此糟心的情况下楼主的文真是太治愈了TvT

木簡 2014-06-04 13:03
楼主好萌!金鱼脑甜哭了! 3)\jUVuj  
果然道长对上小当家不能强势超过3秒太忧伤了

dzgd 2014-06-04 16:02
疑婝ㄐㄐ(๑•̀ㅂ•́)و✧ㄐㄐㄐㄐ ssaEAm:  
\ d$fi*{  
xie de tai hao l    tiansheng  yiduiㄐㄐㄐ

kadisha321 2014-06-04 22:41
看到超萌完結篇,很開心,但也捨不得......,期待番外。    XD " &2Kvsz  
V45A>#?U  
很喜歡文中雙秀互相信任、很有默契、老夫老妻(誤)的相處模式, ~L\KMB/9e=  
倦道長那句「是你,無妨。」,把對小當家的信任之情,表露無遺。 eV:I :::  
&?N1-?BjM  
而最後尾聲中,原無鄉的那句,「醒來時看見你,歡喜得心都在疼」,好溫馨...... 。 KMC]<  
不過,最經典的還是倦收天最後那句「我還有一輩子的時間,讓你記住我。」啊!一整個被擊中......(倒)。 lz2B,#  
4/UY*Us&  
P.S. 本來看到原無鄉頭痛哪裡,還以為他的金魚腦復原有望???(雖然之前樓主有〝預告〞過,〝金魚症候群〞不會恢復,但仍私心地抱有一絲期待......)但還是殘念......。

萌黃昏戀 2014-06-07 02:13
今天看新劇又是一把刀子一把糖,上來看回復找安慰QVQ |[6jf!F  
雖然不是每次都有回復,但是我真的每個回復都有看,收到每個回應每朵獻花都會很開心 Z"c e1cB  
被同萌雙秀的大家治愈了~ [K5#4k  
再次謝謝追文的大家!m(_ _)m sGBm[lplz  
K!AW8FnHkZ  
引用
引用第40樓leca8021于2014-06-04 00:30發表的  : @^q|C&j  
恭喜完結,最後這幾篇看的好過癮阿, K;ncviGu  
我相信小當家在要倦道長快跑的時候是真的有叫出了他的名字...... u/s,#  
曾經經歷過的感情一定會在心裡留下痕跡的, v3zd>fDnRp  
如果有番外篇請記得一定要補上,好想多看看他們的相處阿∼ pt/UY<@yoN  
也謝謝樓主寫了這篇文章:)追正劇之餘看了還能獲得安慰∼ [nSlkl   
F+!w[}0  
也謝謝你的閱讀和恢復啦!也讓我得到很多安慰> < dWR-}>  
PS:我也相信小當家是真的有叫出倦道長的名字哦~XD `Zdeq.R]  
m=m T`EP  
引用
引用第41樓goldwings于2014-06-04 12:42發表的  : Wi;wu*  
天哪好萌啊!(捂心口 -'!K("  
最后小当家的告白好甜!怪不得小芳一秒消气,听得心都要化了吧 +ConK>;  
如果有番外的话我也铜球啊!在剧里如此糟心的情况下楼主的文真是太治愈了TvT k 4HE'WY  
rnOg;|u8  
謝謝喜歡,也謝謝你一直追文 SRP.Mqg9  
其實小當家的告白和倦道長最後的心聲是全文我最先想到的兩句話哦~ i>*| k]  
# 1,"^k^  
引用
引用第42樓木簡于2014-06-04 13:03發表的  : $Gy &  
楼主好萌!金鱼脑甜哭了! {zck Y  
果然道长对上小当家不能强势超过3秒太忧伤了 OuZPgN  
t[r<&1[&  
哈~劇里倦道長揪了小當家兩次領子,結果都強硬不過3秒,所以我也就這麼寫了兩次啦~ v0aV>-v  
l_q=@y  
引用
引用第43樓dzgd于2014-06-04 16:02發表的 Re:06.04〃樸彶毞\埻o跐○式友 ㄗ媼坋拻~帣�ㄛ39Fㄛ▽俇磐▼ㄘ : yG v7^d  
疑婝ㄐㄐ(๑•̀ㅂ•́)و✧ㄐㄐㄐㄐ !^Ly#$-X  
SlaHhq3  
xie de tai hao l    tiansheng  yiduiㄐㄐㄐ |>'.(  
KfPYH\ 0  
我好像看懂了,謝謝喜歡~ $.5f-vQp  
^CBc~um2  
引用
引用第44樓kadisha321于2014-06-04 22:41發表的  : w=;Jj7}L  
看到超萌完結篇,很開心,但也捨不得......,期待番外。    XD vC [ uEx:  
)'1rZb5  
很喜歡文中雙秀互相信任、很有默契、老夫老妻(誤)的相處模式, -%G}T}"_  
倦道長那句「是你,無妨。」,把對小當家的信任之情,表露無遺。 H{d;, KfX  
B=<Z@u  
....... Nn/f*GDvK  
_8z ga A  
感謝喜歡! sC}p_'L  
我也是最萌這種默契信任的相處模式才會寫這篇文的 XD :lfUVa{HN  
PS:關於小當家的頭疼,其實,如果,我真的寫出番外的話……噓~ RE<s$B$[  
o5(~nQ  
$bCN;yE  
======================= E2nsBP=5C  
`w(~[`F t  
【醒目】 ):L ; P)  
昨天看完劇心裡難受,於是硬給自己撒了把糖。也不管OOC了。 c e\| eN[  
傷牙,慎入 f(*ygI  
yQ03&{#  
p"dK,A5#)  
O{{\jn|lR  
true end uE=pq<  
i]{-KZC  
原無鄉在山裡養著傷,每日除了讀書,也沒什麼消遣。倦收天想到自己藏書不多,儘有些上古的簡牘,便特意托央千澈捎來一套《雲笈七簽》。然而百多卷的書,幾日下來也快被原無鄉通讀了遍。 9j8<Fs0M  
不讀書的時候,原無鄉便喜歡拉著倦收天,聽他講些過往之事。倦收天這二十年來,雖然恩仇波折,然而生活卻是簡單,無論在山莊或是道真,無非練劍修行而已。但他也不忍拂了原無鄉興致,只得硬著頭皮,找幾個所謂趣事說與他聽。所幸原無鄉記性不好,有些故事,即便先前已經說過,隔日再講,他仍是聽得津津有味。 |y%M";MI  
倦收天暗自嘆了口氣。 'V`Hp$r  
RG8Ek"D@  
不過,講了最多回的,自然是兩人相識一路以來的經歷。 X+%5q =N  
/@O$jlX5I  
「原來那個陣中之陣是我自己改造的麼?」原無鄉驚奇道。 s#* DY  
「是。」倦收天略一頷首,「後來我看了你寫在外袍上的註記,認為此陣精深,尚有不少可挖掘之處。想來當時你心內已有些構思。」 8WP|cF]  
「你可將那個陣式記下了?」原無鄉問。 }~O`(mnD}K  
「記了,但內中有些機巧,恐怕只有你自己清楚。」倦收天說著,將紀錄拿給原無鄉看。 isR)^fI|  
原無鄉邊看邊嘖嘖稱奇,問道:「這個陣法就叫『巧奪無極•變』?」 h?-*SLT  
倦收天不禁失笑,「前兩日你自己起的名字。」 \1MMz Z4rf  
原無鄉沈吟片刻,點頭說:「我果然與眾不同。」 Nu[0X  
「你確實與眾不同。」倦收天頓了頓,換了有點埋怨的語氣,「我從沒見過自己設了陣眼還自己往裡跑的人。」 ,3,(/%=k  
「你不也自己明知是陣眼還自己往裡跳啊。」原無鄉還擊。 KmX?W/%R  
「我若不衝進去,你今日就躺在永旭之巔了。」想到當日之景,倦收天餘悸猶存,出語也不由帶了三分嗔斥。 v*lj>)L  
「既然是我自己設的陣,我怎會沒有想過退路!」 6mml96(  
「當真?」倦收天愣住了。 Ls2g#+  
原無鄉看他樣子,噗嗤笑了,「我怎麼記得我有沒有想過退路。不過隨口一說,好友你也太輕信了。」 y{#9&ct&  
倦收天被噎了一下,忍不住道:「明明最易輕信的就是你。當初你在孤舟一字橫養傷,常常抱怨清粥寡淡,非要吃餅,醫天子被你氣著,隨口說『昨天不是才吃過餅』,你不也信了。」 !?aL_{7J  
「我信了?」原無鄉驚了一跳。 + d289"  
「信了啊。還喃喃自語『原來有吃過嗎?我還當已經很久沒吃了呢。』」倦收天邊說,邊學著樣子,「我和山龍在一旁都快看不下去。」 }{SpV  
「天!」原無鄉一把捂了眼睛,「不堪回首。」 40m>~I^q}  
倦收天看他有趣,說得也起了勁,脫口而出道:「先前還有人說是你夫婿,你都信了呢。」 ]b&O#D9  
「怎麼可能!」原無鄉大驚,連忙問道,「是什麼人?」 o/\f+iz7  
倦收天被一追問,反有些不好意思,扭了臉含混道:「誰記得呢。大概是某個叫倦收天的人罷。」未讓原無鄉聽清,又轉而教訓起來,「總之你也對自己上點心,別太輕信了。我都擔心離開片刻你就教陌生人拐去了。」 Mrly(*!U"@  
「欸……那就有勞好友將我找回來了。」原無鄉笑著答。 grZ?F~P8  
倦收天無奈地搖了搖頭,卻也微笑起來。 u}(K3H3  
V+>.Gf  
兩人閒聊了許久,倦收天抬眼看了看窗外天色,對原無鄉說:「道魁請來照顧你的小道子今日不在,換我去為你煎藥。」又玩笑道,「你可別亂跑,小心被山裡精怪捉走了。」 _!C  M  
「放心。」原無鄉應聲,「我定在這兒乖乖坐著,等好友回來。」 [eLU}4v{  
^77X?nDz=h  
倦收天去到藥房煎藥,一邊顧著藥爐,一邊回想著方才同原無鄉的對話。總覺得自從與原無鄉相識以來,自己是笑得越來越多了,不過一兩個月裡,嘴角勾起的次數怕是比這十年來都多。 @#1T-*  
連同說的話和無奈歎氣的次數也一下子多了起來。倦收天想著,揉了揉微酸的臉頰。 di|5|bn7  
這些事情,若是原無鄉也能記住,就好了。 +2 x|j>  
自己一遍遍不厭其煩地說給他聽,除了為他解悶,更是希望,兩人共同的經歷,能多少在原無鄉心裡留下點痕跡。 V6a+VfH  
『哪怕是當作故事也行,至少,記得我的名字。』 &Ndq ^!e  
D:.1Be`Tv  
倦收天耐心等著,看到爐火變了色,又守了兩刻鐘,直到聞著藥香,才起身熄了火頭,將藥倒進碗裡。 l}& &f8n  
不知覺又過去大半個時辰,倦收天想到,待回去,原無鄉恐怕將兩人先前談笑也忘了。不知道會不會又拉著他,再問一遍兩人的事。 {Q/_I@m].  
若真問及,這次就從初識開始講起罷。 .[:2M9Rx  
倦收天思量著,已來至屋前,他一手小心地端了碗,一手輕輕推開房門。 q u+Zl1~$]  
PlC8&$   
當時倦收天尚不知道,隨之映入眼簾的那一幕,在其後漫長的歲月中,他將會無數次地重複想起,而每一次憶及,都令他難以阻擋從心底湧出的喜悅的淚。 H+?@LPV*N  
%Q.|qyq  
夕陽溫宛的餘暉透過窗子撒進屋裡,原無鄉半倚在窗邊,持了本書閒閒翻著,雪白的身影被籠上一層暖黃。聽到推門的動靜,原無鄉轉過頭來,笑著開口。 +2Wijrn  
XM:Y(#?l  
「你回來啦,倦收天。」

hanqueen 2014-06-07 19:17
相比剧中。。楼楼的文好甜。。。我喜欢甜,,不喜欢太虐。。。最近虐文很多,,需要甜剂。。。一辈子的时间陪在你身边

snow6210 2014-06-07 22:44
才幾集劇集沒看雙秀怎麼搞成這樣了 nmy!.0SQ-  
真的是很虐心啊(我恨編劇啊) ^hyp}WN  
需要看很多補腦的文 V:>ZSW4,^  
來安慰我受傷的心啊 K;P<c,9X/  
看到小當家最後說的那句話真的會感動落淚 O]-s(8Oo3  
還有北大芳秀你那句什麼夫婿的要講大聲一點啊 _2wH4^Vb  
期待候續的番外篇 !v?WyGbUg  

frico 2014-06-07 23:08
好甜好甜!正文和番外都看得心里暖烘烘的,倦收天终于是等来了真真切切听到原无乡喊自己名字的那一声,相信剧里也迟早会守得云开见月明的~

leca8021 2014-06-07 23:20
看到小當家叫出倦道長名字的時候, /~}<[6ZGCY  
我也湧出了喜悅的淚T^T tJ9-8ZT*  
他終於還是記住了道長的名字,好感動... l<dtc[  
這感覺太溫馨了,好喜歡.... ?8TIPz J  
番外好甜好治癒>/////<


查看完整版本: [-- 06.07〔倦收天\原無鄉〕劍·望 【完結】(2016.05.07更新番外二64F,全文完)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0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37025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