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04.27 【谈无欲&千叶传奇】偶遇 --]

三十六雨 -> 琅琊文庫 -> 04.27 【谈无欲&千叶传奇】偶遇 [打印本頁] 登錄 -> 注冊 -> 回復主題 -> 發表主題

lucia1012 2014-04-27 09:34

前言:谈千之间无感情向,隐日月万千。 mpAh'f4$*  
x G"p .  
iW$i%`>  
uCr  
天寒,大雪,茫茫一片。 ;.a)r  
Z|wDM^Lf  
远远望了一眼与天穹快融为一体的灰白山峰,千叶传奇抖了抖衣上沾染的残雪,阔步迈向山脚一处用厚实的茅草搭起的茶棚。 #(4hX6?5AI  
]g!<5 w  
大雪封山已有些许时日,久不见来客的茶棚老汉自然是热情万分欣喜异常。茶水摆好,杯碗搁上,憋闷太久的老汉就立刻拉上千叶传奇攀起了家常。千叶传奇不烦,却也不理,任由老汉天南地北地胡侃。待到茶凉,老汉回屋添水时,千叶传奇才一下一下地叩着杯沿隔着屋问道,“你不怕吾?” $&C%C\(>D  
-e\kIK %  
这话并非千叶的一时兴起,他知道自己看起来是怎样。眉峰不展,面如寒霜。一身如墨如渊的玄衣,一脸似怒似威的戾气,最后再搭上背后那把物似主人形的天藐……呵,空有一张世人最待见的相貌,却是奔波多日的无人敢近。 .8~ x;P6  
HWZ*Htr  
刚踏出门的老汉闻言一笑,脸上的褶皱眨眼簇成一朵花。“客官你这就不对咯,做生意的嘛,来者是客!再说客官也只是面冷一点罢了。这样的人,小老儿也见得不少咯!就说这山上住着的那位悬壶济世的活神仙,当初来的时候,不也是个闷声葫芦,呸,不也是个寡言少语的先生。大伙儿都说这准是个没啥善心的避难江湖人,哪晓得最后却成了这方圆几里地的救命大夫……” ]`m5!V_Y  
rvO+=Tk  
老汉两张嘴皮子开开合合,叽里呱啦越说越多。千叶传奇也不打断,表面上似乎是耐心地听着,心里却是暗自琢磨着自己的打算。突然,老汉的几句话将千叶传奇的思绪一个勒马给扯了回来。 o#b9M4O  
Vi-@z;k  
“要说嘛,这活神仙哪里都好,就是有一个怪里怪气的规矩。就是凡是身穿莲花的人,一律都不准小老儿放进山。可要说他讨厌莲花的话,老汉仔细瞅过,先生在自个儿屋子边上种了一塘子的白莲。也不知道用了什么法子,一年四季天天开,连枯卷都不见得打上一个。” YI+|6s[  
k/Q]K e  
被骤然拉回思绪的千叶眼神晦明一闪,脸上虽笑开,霜意戾气却丝毫不减,“哈,这倒是有趣得很!那千叶按规矩岂不是进不了这个活神仙的宝地了!” fE}}>  
PrxXL/6  
突然得到应声,老汉被惊得一下停住了喋喋不休的嘴,更是愣了半晌,才听懂千叶传奇的话意。眼珠子一转,将千叶浑身上下一瞅,老汉哎呀呀开口,“真是不得了了,这老眼昏花得简直没得救了!方才只看到客官您一袭黑衣,愣是没瞅到您身上怎么缀着这么多莲花。客官你不会真的是要进山吧,这可叫小老儿怎么办哟?” 014!~c  
$a1.c;NE'  
“吾是又如何,你要拦吾?” 4TV9t"Dk+c  
q[g^[~WM#  
斩钉截铁的一声回答,仿佛在老汉的双脚上点了一簇火,急得他挠着脑袋团团转地跺起脚来。见老汉如此心焦,千叶传奇竟难得的不想多加为难。 c+VUk*c3  
|.yRo_  
“这样就可以放千叶一行了吧!” p]HtJt|]  
0\A[a4crj  
千叶传奇话脱出口的那刻,老汉还在自顾自地打转。闻声回头,却是目瞪口呆。方才还随处可见的莲花印记仿佛突然从玄衣客人的身上蒸发了一般,统统消失不见。来不及细想,老汉愣愣的回声,“可,可以了。” )63w&  
;kA2"c]m  
雪势渐大,玄衣人却去意已生。 $^F2  
[c~zO+x  
掏出一锭银两置于桌上,千叶传奇离开茶棚,迎着漫天的风雪踏上登山的道路。北风似剑似刀,却无法撼动沉重的玄衣分毫。雪花如浪如涛,却连这人的发梢都触碰不到。 [rem,i+  
W=+ag<@  
茶棚老汉怔怔地远望着客人离去的背影,直到雪花飞入鼻腔里才一声喷嚏如梦初醒,双手拢住嘴喊道。 EA72%Y9F  
%/p5C  
“客官,雪下得这么紧,不带把伞吗?” u/WkqJvw#  
@m4d4K@  
双手放下,却恍然不见玄衣身影。老汉冷汗涔涔,难道是我白日做梦?低头向雪地上一看,更是连一串脚印都没有。揉揉眼回头,却发现桌上还留有银两和冒着热气的杯盏。 7="V7  
$ :/1U$  
撞上山鬼了!!! MI 3_<[  
Ns{4BM6j  
正当老汉被自己的猜想吓得毛发直立时,皑白的山林中传来忽远忽近的飘渺诗号。 ,P]{*uqGiB  
,0O!w>u_]J  
“不属天,不属地,生于三界之外,不灭六道之中,莲开千叶,传奇万古,神人唯吾,千叶传奇。” >FO=ioNY  
Q}]u n]]Zt  
IAQ=d4V&  
~$<@:z{*  
谈无欲在火麒山定居的日子不长。 54-x 14")  
-)/>qFj )  
刚退隐时,功体散尽的他疲于应付来自仇家与魔界的追杀,居无定所。而后魔界覆灭,他寻得一丝喘息之机,偶得一处洞天住下。奈何无欲天无风无尘了不过十数年,就因双身乱世苦滅合一引来的天灾塌毁。彼时重修的根基也不过数十载,甩甩袖子顷刻重建无欲天这种往事也只能想想。无奈之下,只好收拾包裹另寻他处。 +=v|kd  
W%x#ps5%  
火麒山是一座长年被覆以冰雪的休眠火山。 l!2.)F`x  
?Eed# pb_  
传说上古时恰有一头火麒麟于此遭受天劫。它以熔岩为肉身,以烈焰为皮甲,电击之无效,雷劈之无恙。唯一的弱点,便是它那被熔岩包裹住的冰晶心脏。火麒麟历经无数劫难却屹立不倒,自然以为此劫不过也是一次过于简单的修炼。谁知,偏偏是那最后一道雷霆,恰好从它遍布火焰的身躯里劈出了冰雪剔透的心脏。从此,身躯化为火山,心脏造就冰雪。于是,才有了如今的火麒山。 7}MWmS^8j  
F);C?SW "  
传说是否为真,谈无欲无心去考证。只是这片宝地的灵力沛然到了一种超乎寻常的地步,哪怕并不是由麒麟化身而来,火麒山的来历也定是不凡。  E2l.  
BL7%MvDQ  
但哪怕是宝地,也不能就这样草率安居。有了前几次的惨痛经验,月大才子日观云,夜观星,深究阴阳,细察风水。最终确认这的确不再是一块遭劫之地时,谈无欲才长嘘一口气,再一次开始了无欲天的重建。屋舍,园田,亭榭,水井……最后是一池白莲。谈无欲自嘲的想,也许再过几年,他便可以与某仙境的屈大总管在持家方面一决高下。想到某仙境,谈无欲突然精神一凛。虽说天灾是不会再有,但谁又能挡得住人祸不再发生。于是谈无欲又好生吩咐了山底开茶棚的老汉,叮嘱他绝对不要放任何身穿莲花的人上山。 wlJ_, wA  
2 q>4nN  
可惜,天终不遂人愿。 )yJjJ:re  
+4 dHaj6  
此时此刻,谈无欲眼前就立了一朵黑得不能再黑的墨莲。 @%K 8 oYK  
SJfsFi?n  
“吾来,只为火麒麟心血。” ZsE8eD  
Wp ]u0w  
( s*}=  
9;jfg|x1[  
谈无欲听说过千叶传奇这个名字,听说过很多次。 Ek:u [Uw\  
$%<gp@Gz  
虽然他早已不是是非之人,但是非却常驻人心。苦境无朝堂,百姓茶余饭后的谈资便换作了武林大大小小的江湖事。通常,这些风言风语对谈无欲来说一直都是入耳不入心。但不入心,不代表不知晓,也不代表谈无欲不能猜出眼前人的身份。 q\\J9`Q$J  
x!J L9  
更何况这人还在你的家门口吼了一嗓子诗号。 "+Kr1n W  
 GY>0v  
“吾在此地居住多年,未曾见过所谓的火麒麟心血。”语毕,谈无欲转过头,不再看来人,专心用木棍挑着炉下的柴火。这壶青梅他已经足足煨了两个时辰,不知道是火候还是哪里出了问题,一直煮不出龙宿的手艺。 H]-nm+  
!eW<4jYB  
要不是儒门龙首已再渡红尘,脱俗仙子恨不得此刻就直奔龙烟苑讨教两番。 @<P [z[  
m@~HHwj  
cIH`,bR  
8w$cj'  
千叶传奇见对方并无理会自己之意,也不想再逼问。真话假话,一眼便知,无需再逼。 jhHb[je~{4  
~96"^%D  
只是时间紧迫,阻碍当然还是能少就少。 1BF+sT3  
]l4\/E W6  
“火麒麟心血乃是极寒之物,先生可知这山上最冰冷的地方在何处?”千叶上前一步。 3|C"F-'<  
UV=TU=A\o  
X6PfOep  
;^;5"n h  
最终谈无欲还是放弃了手上的动作。龙首学艺,无一不精,脱俗仙子心服。 k,H4<")H  
7+0hIKrFC  
再说酒,能喝就行,何必非要臻至化境? |Q$C%7  
sM4N`$Is23  
“无欲天西北方向,有一处吾未曾深入过的洞天,彻骨冰寒。里面的冰晶遇火不化,遇炭不融,应该是你想要找的地方。”既然彼此心知对方身份,又何必遮遮掩掩。 hPl;2r  
<1ai0]  
?C_%"!GR  
@9^kl$  
无欲天?无欲天。千叶传奇心神一动,几分确认,几分了然。点头谢过,便立即化光准备急急而去。 CN zK-,  
&#WTXTr0=  
“慢着。”谈无欲出声喝止了本欲匆匆而行的墨色光球。 Cnc77EUD  
ivt\| >  
“冰晶洞设有天然阵法,只容一人过,你不妨把那人卸下再前往。” ~j UK-E  
X;-,3dy  
光球颤动了些许,却还是没做任何动作,直奔冰晶洞而去。 |^FDsJUN  
i cZQv]  
谈无欲冷哼一声,不再言语。 s4w<X}O_  
9"/{gf3D  
青梅已熟,挂心俗事才是糊涂。 :yv!  x  
4}gwMjU-B  
vWow^g  
[QeKT8  
景色急速变换,转眼,千叶传奇就飞驰到了谈无欲所言的那个洞口。 NvYgRf}uh  
E_$ ST3  
进入之前,玄衣人却难得踌躇了一下。衣袖一摆,一具冰棺赫然引入眼帘。棺中沉睡着一名男子,年纪尚轻,英俊不凡。只是眉间的皱褶却好似已耸立了千万个春秋,就连死亡也无法将其抹平。 D0uf=BbS  
<F&S   
千叶传奇运气一提,将冰棺立起,与自己对立。手指指尖缓缓抚上死者的眉间,又快速滑向下方乌黑的心口。指尖翻作掌心,刚好遮盖住那被刀剑洞开的伤口。 |%$d/<<PZ  
$UKDXQF"  
“吾能救你一次,就能救你第二次。” O'(qeN<^w  
DD;PmIW  
语毕,千叶传奇闭眼掐出手决,几句默念,冰棺周围升起层层阵法。待阵法痕迹消失,冰棺随即融入四周景物,不再肉眼可见。 ])e6\)  
A=BpB}b  
而方才还伫立在冰棺前的玄衣人,此时也已倏忽不见。 E]Kd`&^}  
2PRGw K/  
a29mVmi>  
cLamqZf3  
一壶青梅终于见底,日近黄昏,风雪亦停。 YV0e)bf  
1V)0+_Yv  
迟来了几日的阳光镶在远处的千峰上,兜兜转转。仿佛多日不见,甚是想念一般,不肯离去。 GlVq<RG*  
\@5W&Be^  
萦绕在身上的酒气熏得人手脚熨帖,谈无欲蜷成一团悠悠地想,今晚应该能有一次好眠。也难怪好友们一个个都惦记着退隐退隐,偷得浮生半日闲,的确好不快活。 1`b?nX  
d ;ry!X  
可惜有些管尽天下事的闲人一辈子,哦不,几辈子都享不了这个福气。  d+=;sJ  
0(teplo&P  
摇摇头,谈无欲收拾了一下亭内的狼藉,决定回转屋内翻翻近期让茶棚老汉在山下采购的书籍。 x'}{^'}/  
G$i pWi  
第一本,呵,《集境美人杂记》。又不是当大夫的都对美人感兴趣,还是来年清明烧给仙山的某个药师,省得他没事来梦里烦吾。 WpRi+NC}ln  
-^C;WFh8)  
不过,集境…… 6? 2/b`k  
6Ba>l$/q  
几个时辰前才有过一面之缘的脸仿佛又慢慢浮现在无欲天书房的烛火前,逐渐挡住了谈无欲的视线…… wtMS<$  
n1$p esr  
仔细看来,千叶传奇的确顶了一张素还真的脸。莲花,漩眉,黑发……哈哈哈哈,黑发,想不到也有再一次看到我那同梯黑发的一天! l@## Ex9  
cpf8f i  
屋内忽而陷入一片黑暗,幽幽的烛火骤然被灭,只是不知熄去它的究竟是窗隙间的山风,还是随莫名大作的笑声而翻起的衣袖。 ^fH]Rlx  
9'O<d/xj/  
%N>@( .  
B f[D&O  
天明时分,千叶传奇才回,如果被人一身血的捡回也能叫‘回’的话。 C!v0*^i  
gn7pIoN  
谈无欲料到了失败的结果,却没料到需要自己亲自去将人捡回。 $yRbo '-  
852$Ui|I  
采药的途中,路过冰晶洞,他原以为自己会看到一个固守在洞口失败后一筹莫展的千叶传奇,却没想到在洞口捡了一个浑身是血还想继续往洞里爬的千叶传奇。 yv,90+k  
 Q"%L  
真是疯了…… L[ rJ 7:  
R0{+Xd  
洞口有阵法的痕迹,但谈无欲没傻到去解解看里面藏了什么东西。况且,千叶传奇为什么而来,又带了什么过来,他也不是猜不出来。 iQ~cG[6  
r0?`t!% V  
n0nkv[  
<#sB ;  
将人搬到客房的床上,稍微处理了一下伤口,谈无欲便转身进药房找寻起伤药来。 /TS>I8V!  
*9*6n\~aI  
退隐时,他当着某人笑吟吟的面打劫走了琉璃仙境大部分的免费金丹。金丹这种东西制起来太过麻烦,‘直接拿’这种既省时又省力的方法才是上上之策。他也从岘匿迷谷里的药房拿了不少金贵的药材和丹药,可是自始至终,却从来没有动用过分毫。某人走得无声无息无影无踪,连墓冢都不为好友留下半个。谈无欲也只能用这些死物留下点念想,没事骂一骂,免得这家伙在仙山过得太快活,把这还没脱离苦境的好友给忘了。  k:R9wo  
%/s:G )  
d7P| x  
Yr! <O&=  
几颗素式大罗金丹塞下去,千叶传奇的呼吸终于平稳了下来。但身躯上的紧绷,却还是没有松懈。 t:$p8qR  
BB=%tz`B  
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谈无欲有趣地发现这些情绪他都可以在千叶传奇的脸上探求到踪迹。他曾无数次想从素还真的脸上发现这些痕迹,他甚至曾无数次地想从素还真身上逼出这些痕迹……最终,这些痕迹都出现在了自己的脸上,而素还真还是素还真。 j @sd x)1+  
[BmondOx  
无欲难为无欲,还真不改还真,哈哈。 G`gYwgU;  
^25$=0  
P !6r`d  
mLKwk6I  
“呕——”床上的人突然口出黑红,谈无欲明了这只是逼出的污血,所以也不着急,只是用早已准备好的帕子随意擦了一擦。 Pqx=j_st  
g7# _a6  
“吾…吾在哪里?” Wv$e/N`l  
dAohj QH:  
“仙山。” GiI2nHZc  
GXJJOy1"!  
F6YMcdU  
)=ZWn,ZB  
<eb>/ D  
b[VP"KZ?  
仙山,传说中四境之人死后的归去之地。 99H&#!~bSS  
B4_0+K H  
“吾千叶传奇…生于三界之外…不灭六道之中……也能…登上仙山么……哈——”干笑声未停,又是新一轮的呕血。可血还未吐完,这不要命的人就打算起身。谈无欲看不下去,只好趁其不备点了他周身穴道,将人又摁回床里。 ?ZE1>L7e  
tJ[Hcx*N  
“怎么,很想上仙山转转?”谈无欲一边说着一边抹去新添的血迹,顺便在伤口处故意用了用力。千叶传奇的身躯骤然一紧,但嘴上面上却没泄出一丝痛楚。 v6T H-  
EivZI<<a  
啧啧,还真硬气。 <wc=SMmO  
L0_R2E A  
不久,沙哑的声音再度响起,“为何救吾……” {}{|trr-E  
i{!i % `"  
“大夫救人,天经地义。”不咸不淡的回答。 Y M/^-[k3  
8xZN4ck_@  
千叶传奇闭眼,不再吭声。 !~ "q$T>@  
f \[Z`D  
0 B>{31)  
jo0p/5;  
几日过去,千叶传奇已大大好转。冰晶洞的阵法再强,说到底也只伤了皮肉,筋骨倒是无甚大碍。 2Pasmh  
%)u5A !"  
但千叶传奇却没有急着再一次闯阵,而是好似神出鬼没一样,在火麒山四处晃荡,日出而去,日落而回。到了夜晚,也只是观观星象,或者搜刮谈无欲的藏书看看,一点都没有寄人篱下的自觉。 >/eQjp?:  
SPn0D9 b]  
比如今晚,这位就毫不客气地霸占了书房唯一的一张桌子,披头散发地翻着一本封面上缀有一朵莲花的古籍…… C/tn0  
N@)tU;U3O  
“……无欲之人,脱俗还真,百年之身,千年红尘。琲e之途,晨钟暮鼓,彼岸之路,悔不当初。琲e之途,形单影孤,彼岸之路,娑婆悲歌。呵,好一本《一莲托生品》 !” hA/K>Z  
}`\+_@ w  
谈无欲推门,迎面便撞上了这么一段……挑了挑眉,也没停下脚步。 0ppZ~}&  
O.  V !L  
“六丑不才,太阳之子见笑了。” ^t? P32GJ  
(KK9/k  
千叶传奇闻声抬头,视线直直撞上进屋之人,难辨的神色一时竟也让谈无欲猜不透他在想些什么。而正当他觉得自己快看出了些什么时,千叶传奇又将眼低了下去,只见他一只手抚着书脊一边说道,“非吾恭维,这一计着实设得惊险,设得巧妙。” km4::'(6  
$:t;WXc.<  
谈无欲闻言轻呵一声,似是自得,似是自嘲,无从分辨。 9^c\$"2B  
Z~9\7QJn  
但他却完全没有预料到太阳之子的下一句话。 *3s4JK  
[x'xbQLGd  
“叶小钗死了。”千叶传奇啪一下合上书,五个字阵地有声。烛火晦明,却能清晰看到黑发人嘴边的一丝笑容,弯如刀锋。 d {T3  
WpWnwQY`#  
谈无欲身形一僵,闭眼,无言。 1#&*xF "  
AJI,>I,}}  
千叶传奇仿佛没看到白发人的情状,自顾自地继续说道,“吾将他逼至绝境,有心人补了最后一刀。天道轮回,血债血偿,哈哈。” w`UB_h#Bl  
~NMal]Fwx  
笑声朗朗而作,由近至远。而案前的黑发之人,却已不见。 RL[?&L$7^%  
OGzth$7A  
谈无欲转身,踱步移向窗棂,遥望明月皎皎下的皑皑山林,遥望皑皑山林上的皎皎明月。 ~ub Gx  
L/_OgL]YdI  
ezY _7  
|l 03,dOF  
刀狂剑痴叶小钗,死了。 bYYyXM  
?*tb|AL(R  
谈无欲早就知晓,第一时间就知晓。 w q% 4'(  
Y\Odj~Mj  
可哪怕从千叶传奇的口中亲耳听闻,谈无欲仍旧觉得这一切太不真实。可这又有什么不真实的呢?杀人者,人杀。偌大个武林,不知见证了多少生死兴衰。纵使叶小钗跟着素还真死里逃生了无数回,也逃不了有一天终归黄土的宿命。 o2He}t2o  
$,bLK|<hi  
名剑俱坏,英雄安在。  I?.$  
W8'cAY  
这样的结局,也难说意外。 tq8B)<(]  
,q]W i#  
呵,彼时深陷魔障的他不知等这一天等了多久。如今全盘放下,倒等来了执着不悟时心心念念的结果。 ik=~`3Zp0  
"~jt0pp  
因果当真难料,世事最为可笑。 1NtN-o)N?  
\`-/\N  
只是某个活得越来越不像人,就差被封神了的人……生命里最像人的部分死掉了,还能一如既往去追随他的天命吗? Ysz{~E'  
(A}##h  
窗门闭,灯火熄。长叹一声,杜康委地。 I!%T!B540  
[k ZvBd  
总是故人,区区薄酒,聊以为祭。 K{%}kUj>  
(`>RwooE  
BQ2EDy=}6  
@ kK${  
第二天清早,千叶传奇依旧消失不见。但这一次又有所不同,因为天藐也不见踪影。 (Eq0 |"cj  
x00"d$!  
但谈无欲知道他并未离开。如果千叶传奇能做到就这样离开,那他就不再是千叶传奇。可是什么地方会用到天藐呢? (30{:o&^  
)q&=x 2`  
放下药篓,谈无欲倚在一块嶙峋的石块上稍作休息。这几天虽再未落雪,但这厚厚白白的一片也不能说融就融说消就消。火麒山的地段,说起来也并不是太靠北。夏季,除了山顶,其他的所在也是一片草木繁盛生机盎然。只是这山里的冬天,实在有点过于漫长。纵使谈无欲重修的根基已能做到不畏寒冷,但阴寒的体质还是偶尔让他过得苦不堪言。 oe}nrkmb  
a;|C51GH  
……还是早点回去煲点银耳莲子汤暖暖身子。 -ve{O-;  
.iN PLz1  
思及此,谈无欲站起身抖了抖沾上雪花石子的鹅黄衣摆,决定回转无欲天。 AB 'q!7NR  
?g+0S@{i $  
y TfAS .  
u>Z;/kr  
“轰——” yd2 v_  
(Hb i+IHV  
猝不及防的一声惊天巨响震得刚刚起身的谈无欲一阵耳膜发疼,身形不稳。无奈之下,谈无欲只好强提气劲,稳住下盘,双脚牢牢扎入震颤不已的雪地中,静等震动平息。 wXIsc;  
 O;h]  
待得万物重归寂静,谈无欲才泄去气劲,迈开腿继续自己未竟的路程,却是换了一个方向。 `VCU`Y  
5M4mFC6  
这震动不寻常。 3<LG~HWST  
RUC V!L  
废言。 qcEiJ}-  
PsU.dv[  
想必是千叶传奇所为。 7^P!@o$v!  
$m]~d6  
还是废言。 <"Z]S^>$  
p&ytUT na  
3U9]&7^  
Gnop  
震动过后,离无欲天不远的山峰处,一道黑影纵身从深不见底的火山口跃出。 -Qgu 6Ty  
=G2D4>q  
以彼之道,还诸彼身。既然是因火麒麟心血而生的冰晶之阵,当然只能以火麒麟之身所化的熔岩破之。而初入破军府时军督所赐的毕方之匣,又恰能收纳极热极炎之物,并维持其不轻易冷却……哈,天助吾也。 "z)dz,&T  
<GC<uB |p  
衣袂一翻,黑影飘然向着山下掠去。 pV]m6! y&  
:uy8$g*;TE  
9oKRn c  
{Hm0Q  
千叶传奇抵达冰晶阵时,谈无欲已然在洞口等待。 XP~bmh,T,  
 s.&ewf\  
黄衫人不紧不慢地开口,“总是要再捡一回,省得我白白多走一趟。” o6,$;-?F_  
Aq@_^mq1A  
仿佛没有看到任何人也没有听到任何话语,玄衣人速度一分未减地没入洞中。一阵光华大盛之后,洞内不再传来任何动静。 &;S.1tg  
OQ;'Xo  
好似感受到了黄衫人身上许久挥之不去的冷意,金乌探出灰暗的云缝,洒下几道怜悯般的暖意。但方才还有些许畏寒的谈无欲此时对此却是毫不在意,杂七杂八的思虑千回百转,莫能瞧出半分端倪。 Z(Fsk 4,  
{Tb(4or?=b  
苍穹远处,忽闻一记刺耳鹤唳,划破静谧。入人耳里,竟不似祥瑞之声,反携来亡者的气息。 o<ak&LX`9  
S G|``}OA  
??0C"8:[  
F#>?i}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 Rs,\{#  
P -0  
一次破晓,两抹黄昏…… dmI,+hHtL  
JYB"\VV  
洞里终于传来阵阵窸窣的衣摆声,愈来愈近,却是不紧不慢。 =$;i  
#D~atgR  
黑衣层层,在金色余晖的洗礼下,竟好似生出一大片一大片的暗红色,浓得仿佛要滴出血来。 RO?5WJpPj  
%tEjf 3  
不,那就是血。谈无欲捕捉到了隐隐的几丝腥气,眉峰皱起,却无半分动作半分言语。 . #`lW7  
+U_> Bo  
因为他知道眼前的人成功了。 Tn2nd  
a]XQM$T$  
既然成功了,就无须关心。一身的伤痛,漫溢的鲜血,是还活着的证明,是胜利者的战利品。 ,4wVQ(,?cd  
IH8^ fyQ`  
EEFM1asJf  
Hf!o6 o  
衣袖挥摆,几滴飞红随着扬起的弧度溅入雪里,千叶传奇却毫不在意。 b)RU+9x &  
{E`[ `Kf  
外层的法阵层层褪去,阳光透过立起的冰棺折射成七彩的虹光。最亮的一束恰恰落在了施术者如墨的眼瞳里,一点一点积累,化为慑人的火光,燃烧不熄。 UUi@ U  
xp-.,^q\w  
失去了棺盖的阻碍,万古长空的躯体直挺挺地跌落出来,倒进了千叶传奇的怀里。怀中骤然一沉,千叶传奇中邪般愣了半晌。随即又飞快地敛了心神,将长空平躺放好,便继续着未竟的工作。 /T&z :st0  
mpfc2>6Il.  
毕方之匣再开,这一次,承装的便不仅是那灼热沸腾的熔岩,更有一颗五光十色的玲珑冰晶,在热液的洗礼中不安地搏动。 Lh.?G#EM  
spter35b[  
千叶传奇一把抓出颤抖不已的神兽核心,随即用另一只手缓缓从背后取出亦受过熔岩锤炼的天藐。 ZD\`~I|gp  
j]th6  
剑挑心脉,半透明的蓝色液体喷涌而出。无形的哀痛自千叶的掌心刺破开来,似一声沉默却尖锐无比的哀鸣,划过一草一木,穿过一鸟一兽,最后沿着薄如刀刃的远峰刺入天际…… &TYTeJ]  
_V\rs{ 5  
弹指间,几道紫电割破不知何时被黑云布满的巍峨天幕,冬雷隆隆,闷声响起。整座火麒山如同滔天巨浪里的一艘巨舰,挣扎沉浮,颤动起伏不已。但这些景象却好似并没有入在场两人的眼底,他们的目光都汇集到了一个方向…… $/^DY&  
d#E]>:w9  
足下不断传来的颤动丝毫没有惊扰到千叶传奇的手上动作,心血顺着天藐的剑尖缓缓流入尸体血肉模糊的心口,再由气劲导向万古长空的四肢百骸。狂风鼓动着千叶传奇过于宽大的衣摆,不断涨起又落下。黑发飞扬而起,张牙舞爪。 KPO?eeT.WZ  
?,~B@Kx  
待心血殆尽时,万古长空肉眼可见的骇然伤口已消去了泰半。见状,千叶将天藐收回鞘中,只留那已被榨干的心脏于右掌心,以备不时之需。他缓缓欠下身,用一只手将长空的上半身扶起。随后又足尖一转,来至长空的身后,盘腿坐好。左掌不重不缓地拍上万古长空的背心,滞涩的真气开始流动运转。 dU%Q=r8R  
mOji\qia  
可它们刚离开千叶的掌心,就不再有半点动静…… :ad  
"]h4L  
石沉大海。

lucia1012 2014-04-27 09:36
ArWMbT>Zqw  
i}teY{pyc  
结局与谈无欲所言无差,千叶传奇终究还是再一次被捡了回去。 }z{2~ 0 ,  
v5 STe`  
而且这一次,还附赠了一具生死不知的万古长空。 e~]3/0  
mLApF 5Hy  
wBz?OnD/D  
H]&a}WQ_  
日升月落,已至三更。 N~7xj?  
#x-@ >{1k&  
阖上门窗,上完伤药,无所事事的谈无欲便择了个靠着烛火的檀椅坐下,无言地打量着床榻上并排着的两人。一具创痕满身,奄奄一息,却还吊着一口不甚平稳的气;一具毫发无伤,完好如常,但平坦的胸口却没有一丝起伏。哈,好生活着的人似是时时刻刻就要仙去,魂魄散尽了的却仿佛分分秒秒就要醒来……这便是生死的无常。 'z$BgXh\  
w#]> Nf  
“咳……咳咳…………” i#Tm] ++  
sb"z=4  
几声嘶哑的咳嗽划破冰凉的寂静,活着的人,醒了。 wh4ik`S 1  
_IzJxAcJ  
千叶传奇第二次自昏迷中睁眼。还是上次的梨木榻,还是上次的素氏金丹,还是上次的万年果香……唯一的不同,便是这张窄小的梨米榻,不再只躺了他千叶传奇一人。 h tC~BK3(  
CqW:m*c  
察觉到并排于身侧的躯体,千叶咬紧牙关,抬了抬左手,握住不属于自己的手腕。半晌,手指松去劲道,黑发漩眉男子又缓缓地阖上了自己的双眼……仿佛被千钧的疲累所击垮,眉眼之间满是颓败。可手虽是松了,却也未放开。满是颓败的眉眼间,仍暧昧地游离着一丝不甘。 Co[fq3iX#  
(gN[<QL  
“无须再想,人已经死透了” B-Bgk  
]7<} EG  
闭上的双眼蓦地圆睁开,锋利的视线破空刺向这几日来都没用正面对话过的那抹黄衫。可没过多久,这视线又撤了回来,转而盯向空气中如若不存在的某处……不复锐利,只余空洞。 B#RBR<MFC  
)~/;Xl#b-  
将榻上人的动作与眼神收进眼底,谈无欲轻叹出声。 g'2'K  
~)>O=nR  
“万古长空此世天命已尽,你这般强求,于己于他,都是无益。” q@K8,=/.#  
1k-YeQNe  
听者无言,谈无欲也不理会对方有言无言,继续说道。“火麒麟心血虽是难得的至宝,但也只能重塑他的躯壳。你想救他,其中最大的关键,便是不可或缺的三魂七魄。而他的魂魄究竟是隐入仙山,还是遁入轮回,你与吾都无从知晓。唯一能确定的就是,无人能将天命已尽的魂魄挽回,这是冥冥自有的定数,不可更改……” /{Ff)<Q.Z  
QTZf e<m0  
“那千叶若是事先拘了万古长空的魂呢?”嘶哑的声音,无起伏地自身旁传来,隐约带了丝难以察觉的决绝。 nnr g^F  
R^8L^8EL  
谈无欲闻言轻笑,“哈,这世上没人能拘得了天命已尽之人的魂!除非……” \@G 7Kk*l  
Uc oVp}vl  
除非有不存于六道内的元神将其与己身缚为一体……不存于六道之内……难道说! mocR_3=Q?  
z&fXxp  
“千叶传奇你该不会——!”谈无欲猛地掐紧檀椅扶手,骨节分明的手背上,青筋毕露。 SN w3xO!;&  
:[icd2JCw]  
“哈,千叶偏偏就真的这样做了!”偏过头欣赏着质问者不可置信的神色,千叶传奇嗤笑出声。 _X ?W)]:  
@9-/p ^n1  
可不出半刻,谈无欲便收敛了神色。非是刻意为之,更像是想通了些什么后的重归平淡。松开快要被自己掐出裂痕的扶手,他一只手掐灭了烛火,缓缓自檀椅里起身,意欲离开。 \ HR<^xY  
E=N44[`.G  
不久,门扉豁然洞开,风雪袭入屋来。单手扣着门框边缘,本欲跨过门槛的白发道者突然停下来脚步,头也不回地启口。 Md!L@gX6<  
h#_KO-#.[  
“你一意孤行,吾无意阻拦。” $|J 16tW  
&T7|f!y  
话音未落,房门又复紧闭。踏雪声渐行渐远,屋内却并未归于寂静。 uZ[7[mK}n7  
J\7ukm"9  
“吾一意孤行,你无从阻拦。” :|j,x7&/{  
zj~(CNE  
至此,偌大的房屋内,终于只剩下浓得化不开的黑暗,和不知属于谁的不安……和不甘。 zJ-_{GiM*L  
sK1YmB :~a  
> %qk2h>  
D,cGW,2Nv  
次日,谈无欲足足睏到了日上三竿。 8sMDe'  
=E{e|(1+u  
这也不能怪月才子惰懒,毕竟在此之前,他瞅着太阳月亮几次轮番交替,不知硬撑着醒了多少个时辰。 2|="!c8K  
^]nnvvp  
梳洗完毕,谈无欲径直走向了后院。果不其然,一眼,便撞上了满目疮痍。满池的白莲一夜之间悉数枯萎殆尽,散落的洁白铺满了静如死水的碧绿。而还未长开的蓬心,则在失去了莲瓣的庇护后,像是失去了所有的水分般枯黄皱缩起来,好不惨淡。谈无欲拢了拢一边的袖子,弯腰折下离自己最近的一支,轻托至眼前,仔细打量了半晌。眉峰蹙起,他闭目哀叹,“地脉灵气失却大半,真是难为你们……” +rT%C&ze  
a4'KiA2r  
“想不到月才子也是爱莲之人。”隔空传来房中半死不活之人的戏谑声。 UNx|+  
k7o49Y(#  
已能隔空传音,看来伤势好得比自己所料想的要快,谈无欲暗忖。 [VvTR#^  
\*>r[6]*&5  
似是预料到了不会有回应,千叶传奇的声音不带间歇地传来,“本就是千叶之过,待吾痊愈,重疏地脉,必定还先生一个完好如初的白莲池!”说完,这一次,却是立刻得到了对方的答案。 cvoE4&m!  
bCv=Uo,+6  
“你还不了,莲根已死绝。死绝之物,无法起死回生。”语毕,谈无欲低头抚了抚手上这支枯黑的根系。 6??o(ziK$  
*,C[yg1P  
这一次,换对方默然无声。 *t_"]v-w  
j$2rU'  
谈无欲自顾自地往下说,“不过,若是还有莲心,重养一池,也是无碍。” E;$;g#ksf  
OR{<)L  
“……那剩余的莲心?” qN5 ru2  
5|T[:m  
“早炖了。” i}fAjS:W  
JnC$}amr  
“……” r>!$eqX_  
 z]/;?  
->BGeP_=|  
j`fQN  
得到了出乎意料的回答,屋内仍挺尸着的千叶传奇一时无语,也没了那个心思继续追问下去。 cr}T ? $\K  
Z%h _g-C  
早前他以为,火麒麟心血重塑了躯壳之后,缚于自己元神上的长空之魂便能自动脱离,重归自己的本体。而事实验证,自己的推测虽对了大半,却误算了最重要的一环——天命已尽之魂已丧失了重归肉体的能力。而如何通过人为之力,将天命已尽的魂魄与肉体重新结合……这些,连他也从未知晓。 B =EI&+F+  
U;o $=,_p  
但未曾料及的是,醒来后谈无欲的劝慰之言里,竟又透漏着一丝有法可行的端倪! _J|T Cm  
n*'i{P]  
呵哈哈,天命已尽,天命已尽……若当真是天命已尽,这端倪又为何恰好让吾听见!可见天命于吾,尚不足信! nRP|Qt7>  
%kS4v,I  
(8Q0?SZN  
*=sMJY9#jE  
接下来的几日,谈无欲一门心思,全扑向了那一朵白莲也不剩的白莲池。 5y 9(<}z  
(d> M/x?W  
他放干了塘水,打算将枯萎的蓬心伴着散落的莲瓣一同铲进软和的塘泥里埋着。接着又不知从哪弄了个施了术法的水缸,把那池子里蹦蹦跳跳的小鱼小虾全兜了进缸子里养着,以待来春再想着法儿给放回塘里。 HDmjt+3&n  
7WEh'(`  
虽然此时的谈无欲好歹也重修了数十年的功体,按理借着术法之便打理些这种程度的杂务应是不成问题。但不管闲事后的日子实在是太过悠闲,不找些俗事给自己操烦的话,那一天天也太难过了些。 gdPPk=LD  
\&{a/e2:S  
捣鼓着手上的活,谈无欲的思绪随着一下一下的铲泥声飘远。 {;z{U;j  
SG5GJCkc  
缚魂之术,极其险恶。混迹武林里的那些年,利用拘魂之术妄图起死回生的例子他见了不少,但真正成功了的,只手可数。但千叶传奇本就不是那些挣扎于六道内的凡夫俗人,如今真让他做到了,也不算是太超脱天地之理。只是观其神色,似乎这位自诩算无遗策的太阳之子对此法也并没有十全的把握,或者说,他根本不了解前面的步骤成功后,究竟该怎样加以利用来达到真正的起死回生……而先前的劝慰之言,则等于是暴露了自己知晓后续法子的事实。 i6S5 4&^!  
w^ AY= Fc  
于此,千叶传奇只凉凉地说了一句,“说与不说,救与不救……不过先生的一念之间。” u[{j;l(  
&dH[lB  
可惜……说与不说,的确是谈无欲一念之间;但救与不救,却是老天爷一念之间。 p`dH4y]D  
R6(sWN-  
“砰——”劳作许久的铁铲似乎撞到了泥里的什么东西。这东西因撞击,从泥里露出一小部分表面来,看起来倒像是个四四方方的物什。握着铲子的白发道者怔怔了片刻,才弯下腰将其自那泥里掏了出来。待附着的污泥被仔细抹去,东西才渐渐现出原本的样子,桃木盒子铜锁扣,毫无雕饰,却隐约浮现着些许阴阳自然的花纹路子。 mJ_ 5Vt=  
W2$MH: j  
覆手打开,只见里面端端正正立着一只白玉麒麟,鳞甲圆目,精雕入微。高抬的前爪踩着剔透的明珠,仔细一数,八趾。 ~wtK(U  
e9LP!"@EY  
“师弟,师父还真的是特别疼你……” p#\JKx  
m{ w k0  
“……明明他所有的绝学都教给了你!” }Wk^7[Y  
1BjMVMH  
“耶,师父教素某的,不过是些要人命的法子。真正用来保命的宝贝,师父可是留给了你。” '3p7ee&  
Y94 ^mt-  
“宝贝给我,不就是讽刺吾学艺不精到连自己的性命都无法保全!再说,我可从来没见师父给我过什么保命的宝贝!” 3} 7`?$ 5  
'%H\ k5^  
“师父给你的宝贝,我给放到了门前的莲花池里。你若想要,挖出来便是!” ,+d\@:  
#`HY"-7m_  
“素还真你该不会当真以为我会相信你诳人用的胡言乱语?” {4 y#+[  
K9HXy*y49  
“师弟你这话就不对了,素某可是没说半点假话。而且若是有朝一日师弟你离了这半斗坪,离了这莲花池,我也有法子让这宝贝跟着你。” !y$:}W?_  
9hTzi+'S  
“什么法子?” ^t$xR_  
O x),jc[/  
“只要师弟在你以后的落脚处也种上一池子莲花,我就能让这宝贝跟着你。” JK/gq}c  
>p`ZcFNs"  
“真是疯话……” svaclkT=  
Xk EJ_;:  
…… +%~/~1  
+_T`tmQ  
许久不曾忆起的过往,再次浮现却仍是历历在目。只是黄衫依旧是黄衫,三千青丝却已化成了万丈白雪。 <2V:tj)?P  
P3k@ptc-K  
曾经他想,这不就是一寻常的嬉笑怒骂,为何自己会这样将其牢牢记在了心底,以致不管落脚何处,都会栽上一池莲花。 4Zn"K}q  
S8dX8,qg  
如今他想,这么一看似平常的嬉笑怒骂,为何那人会这样笃信自己记在了心底,以致终有那么一天,让这麒麟重见天日。 TPF5?  
M%z$yU`ac  
谈无欲松开手里的铁铲,任由其跌入泥里。空出的手伸入盒里,将里面的东西轻轻托起。 $<s;YhM:u)  
BY5ODc$  
“师父,你说这究竟是默契,还是所谓的宿命?” ED;rp 9(  
69? wZfj'  
掌心的白玉麒麟无言,但一双雕琢出的眼睛,却自那恰好的角度对着自己,好似打量着眼前这个从未谋面的陌生人。 b6?&h:{k  
wj{[g^y%  
如此,谈无欲竟恍恍惚惚地觉着,这臆想中的目光,一如当年老者的眼神般清澈透亮。 :pCv!g2  
MJM<  
=#>F' A  
_'0C70  
pGdFeEkB/  
#8/pY Q;  
最终,这玉麒麟还是用来保了别人的命。 iF*L-   
l3:2f-H   
f 0r?cZ  
_Q9I W  
待千叶传奇痊愈后,谈无欲便毫无保留地将缚魂之术的后续全盘告知。 E0)43  
x~u"KU2B  
言毕,大概是觉得说了太久舌齿干涩,谈无欲抿了口茶才继续添了两句。“……大致便是如此,依旧是凶险,但不至于送命。救与不救,你自生考量。”不咸不淡的语气,仿佛只是谈论近来的天气。态度之干脆,言行之爽快……使得本以为要长期嘴皮子作战的黑发男子应接了个措手不及,也使他忐忑不安地起了些许疑心。但疑心归疑心,千叶传奇也没有退路可言。再说谈无欲若真想对他不利,或者有所图谋……早前救他时便该有着大把大把的机会,何必等到今日才有心陷害。如今心生疑窦,岂不是自找没趣。 DS|q(O=7~t  
4q)+nh~s  
“救!”话音随着掌心落至桌面,被无辜波及的茶盏颤了两下,震出些水来。 >/+R~ n  
`kYcTFk  
一言拍定。 4ATIF ;G'<  
|" ag'h  
IAi|4,y_L  
)m$MC25  
朔月,子时。 \A 5Na-/9  
X#k:J  
“你吾设下的阵法只能维持三个时辰。也就是说天明以前,若不能功成,你必须身退。魂魄分离之时,玉麒麟虽可保你元神不散,却不能减轻你的痛楚。而整个过程你必须维持清醒,否则万古长空的魂魄将无人引渡,所以切记不可因疼痛而涣散意志。渡魂的过程本该由吾一旁协助,但以我现在的功体,维持阵法便已经是极限。所以,千叶传奇你好自为之。” |c[= V?AC  
FWW*f _L  
谈无欲不知自己这番叮嘱是否显得啰嗦又多余,但有了之前目睹千叶传奇玩命的经验,他还是决定多此一举。 N}ZBtkR  
9UCA&n  
“吾明白。”一反常态的相当配合。 PJL [En*  
?UV|m  
语毕,千叶传奇飞身上床,盘腿坐下。又紧接着动用气劲,将原本平躺着的尸体以同样的姿态与自己面对坐好。尸体的双手遵循气流的指引抬起,与千叶传奇的两手掌心合一。千叶传奇见姿势已调整妥当,便缓缓闭上了眼睛,将接下来的一切交给不远处的谈无欲进行。 :E.T2na  
dK41NLGQ  
见天时人和已至,谈无欲也不再拖延。脚踏阴阳,手掐法诀。久违的拂尘一挥,满屋光华立时大作,透过未阖上的门窗,照彻因朔月无月而黯淡的庭园。 X?.tj Z,  
ZkryoIQ%=  
阵法启动,提前置于桌案上的玉麒麟也借着术法腾空起来,稳稳飞停于榻上两人胸膛之间,开始自顾自地不断旋转。屋内的真气几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流转开来,围绕四目紧闭的两人,形成了一个隐隐绰绰的漩涡。 E5yn,-GyE0  
 joBS{]  
与此同时,薄薄的冷汗开始自千叶传奇的两鬓沁出。而两鬓下与脖颈相接之处,青蓝色的筋络也逐渐显露。不用猜也知,魂魄的初步分离,已然开始。 DJb9] ,=a  
$DW__h  
……也仅仅只是个开始。 * .g[vCy  
f0{j/+F_o  
t 7D~JAx6  
FEdFGT  
三个时辰,终也只差一刻,便是将尽之时。 & zv!cf  
X<Ag['r  
……但千叶传奇却只感遥遥无期。他的衣衫已经从里到外湿透,但汗水却仍像无穷无尽般不断渗出。扣着湿发的发冠摇摇欲坠,压着额际,重似泰山。此时的他,已感受不到之前那种活活要将人撕裂的巨大痛楚。此时的他,只能感受到千钧重的疲累,压在他的每一根筋络、每一根发丝上,让他不堪重负。 _%u t#  
iu.Jp92  
耳边传来不断的轰鸣声,震得千叶传奇后脑发疼。可好不容易等到那轰鸣声散去,耳边却又好似响起了杂乱的话语。嘈嘈杂杂,隐隐约约,像是从遥远到摸不着边际的地方传来的呓语…… V8rS~'{\  
LKBh{X0%(  
“吾生于莲中……万古之奇……” "?^#+@LV  
On0,#i=  
                                  “……你带来吾族的骄傲……带走仇敌的希望…… S1#5oy2  
ft1V1 c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owx0J,,G  
=E62N7_`=  
                                              “……绝不会放过叶小钗……素还真……”   ZgfhNI\  
e>x+Xj1  
“……直到死为止…认为我在利用他……” W5/|.}  
yO` |X  
                    “……我连证明自己都不需要了……” 1\J9QZX0  
.,f]'!5  
                                                        “……永永远远输给素还真……” rv c%[HfW;  
.{-X1tJ7  
        “……只要赢了……打败素还真……只要替长空报仇……” ?R_fg  
%2\6.c=c  
                                   ………… NA$% Up  
4K ]*bF44  
最后……这些嘈杂也尽归虚无。 PZVH=dagq  
0mNL!"  
千叶传奇缓缓睁开眼,凝神想看清对面之人的眉目。但久久未睁开的双眼,却因光线的刺激而蓄起泪来,一片模糊。 %,S{9q  
AH? [K,3  
这一路来……吾究竟………… h.wffk,  
5uV_Pkb?8  
^r,0aNzAs  
u$FL(m4  
一刻已尽,麒麟玉碎。 ..5. ":  
<7! "8e  
阵法散发出的人为光芒倏地消失殆尽,黎明前的黑暗席卷了整个屋内。 CF:L#r  
Ezev ^O]   
精疲力竭的白发道者摸索着找到了这几日陪伴他多时的檀椅,紧接着长嘘一声瘫坐了上去。待到缓了口气,道者又挥了下衣袖,将那烛台重新燃起。 NkoyEa/^[  
JXHf$k  
待到四壁重现光明,谈无欲便将眼神自烛火上移开,却不可避免地撞上了一道陌生的视线。 YP[8d,  
y\,,hs   
视线的主人,却并不陌生,正是那躺了不知多少时日的‘尸体’。而千叶传奇,则好似昏厥了过去,且恰好倒在了那‘尸体’——或者说万古长空——的怀里,无一丝动静。 b7'l3mQjk  
{pdPp|YDZ-  
“等他醒来,你直接问他吧……” -3 Sb%V\  
' <QFf  
闻言,万古长空默然如磐石,无半分反应。 -q8l"i>h=  
BLAF{vVaf  
既然对方无言,疲累至极的谈无欲也不想再多说什么。他悠悠打了个哈欠,便起身挪着步子向房门迈去去。时候还早,足够回房补上一觉。 o'Fyo4Qd  
/ZM xVh0  
踏出屋子,谈无欲向着那连绵不尽的远黛眺望去,只见朱红已染上那最远端的皑皑雪峰。 LG :d  
#U4 f9.FY*  
K4]#X"  
=oM#]M'G+(  
山下茶棚,卯时。 WX]O1Y  
Kz  z/]  
上了年纪就享不了睡回笼觉的清福咯,已然醒转来的老汉郁郁寡欢地想到。 Mp=T;Nz  
{{B'65Wu  
接着他便离了床,给火盆添了几把炭,哆哆嗦嗦一边叫着冷一边穿好一身的粗麻打扮。收拾好了屋里,老汉打着喷嚏下了里屋的门闩,又抬手掀了帘儿打算出去打点水进来洗漱。谁知这步子还没迈出去,便见着个大活人正坐在自己的摊前笑吟吟地自个儿给自己沏茶。 T]/5aA4  
X{(?p=]  
察觉自己的脸上多了道视线,那人面不改色地离座起身上前,朝着老汉的方向递了碗刚沏好的茶。 O hRf&5u$  
`,]_r 4~ ~  
“老人家你起了啊~” V(:wYk?ZR  
4GH&u,  
老汉不知所措地接过茶,想都没想就尝了口,随即开口便叫好,“好俊的手艺!” a5aHv/W#P  
]O{i?tyX  
那人听了,又是一笑,“老人家谬赞了,劣者这么点雕虫小技,哪比得上您的工夫!” -ssmj8:Q\|  
CI\yP@DQ4  
直到此时,老汉才晃过神来,“诶……客官您之前没来过小老儿这儿吧?”这么俊秀风采的人物,若是来过,小老儿怎么会没得印象!看这相貌,倒是长得颇像前些日子里那位神出鬼没的客官。 2h#.:!/SMw  
F|VKrH.  
“耶,这话说得就生分了,劣者自然是来过。”那人信誓旦旦。 f*A B Im  
c`&g.s@N\  
老汉瞧他那么笃定确信的样子,也不好再细究。说不定真是来过,只不过小老儿年岁大了给忘了…… "shX~zd5  
Z9MR"!0  
“又是封山,又是这么大清早……客官上这山里来,是有什么急事要办吗?”语毕,老汉便捡了个板凳坐下,坐好后抬头一瞅,恰好自那看起来无异常的神色里瞅到了一丝一闪而过的心焦。 8B]\;m  
';!-a] N  
可那人依旧不改笑吟吟地问道,“没什么急事,只是听说火麒山前段时日震了两震,不知……” c##tP*(  
bBV03_*  
老汉闻言一愣,随即了然答道,“前段日子是震了震,但小老儿后来上去问了问山里的先生,先生只说是什么地脉的什么变动……特别玄乎,小老儿也不甚清楚。而且,之前进山里去的那客官也在……说起来,您长得真的是跟那客官真的是不一般的像!您要是也穿一身黑,估计就真的是一模一样!” 6!?] (  
gs7_Q  
这话说完,又换那人闻言一愣。可不过片刻,方才还在那人眉间的不可置信便又转换成了七八分的了然。 +'+ Nr<  
Bo14t*(  
“原来如此……” >I<}:=   
oO`a{n-  
小老儿看他这神色,原本还想再问些什么,却没料对方先开了口。 D?8(n=#[  
=,C]d~  
“老人家,麻烦您帮忙件事好吗?” ~ ^D2]j  
%IE;'aa }  
“客官您只管说,只管说!”虽然被打断了意图,但老汉见他一脸殷切,忙连口答应。 ,G-  
H "5,To  
闻言,那人便不知从哪儿掏出了一个鼓鼓囊囊的荷包,小心地塞到老汉的手上。“麻烦您把这一小包东西转交给山里的那位先生,不用交待我是谁,他自会知晓。”说完,那人好似突然想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眉眼一笑。 b|@zjh;]A7  
4mKH |\g  
老汉只觉那笑容与前面的几次有着微妙的不同,却也没深思。他接过那荷包,答应一会儿便上山转交。 nP<u.{q L  
^TjC  
“既然如此,就麻烦老人家了。这壶茶,就当是一点心意吧!劣者就此谢过。” ,grx'to(X  
$tI<M Z&Z  
余音未落地,那人又抬首望了眼未曾踏足的山顶。莫名的情绪萦绕在他眼底,道不明也说不清。 A.@wGy4  
$Ff6nc=  
可没驻足多久,那人便又像是似乎想起了什么急事,如传说中的武林高人般化光急去。 -ah)/5j  
hoM %|,0  
有了上次黑衣客官的经验,老汉这一次便多了几分淡定。 1RX-`"^+  
:-lq Yd5^  
不理会那高人来客的去处,他低下头,注意起了手中的荷包。好奇心泛滥的老汉犹豫再三,到底还是没按捺住,解开了系紧的绳结。没想绳结一松,里面塞得满满当当的物什便骨碌骨碌蹦了几个出来,在雪地上四散。 -3 ANNj  
%'=2Jy6h  
老汉定睛一瞅,只见那地上的那几颗,白白胖胖光滑可爱,不由更疑惑了起来…… ^i2>Ax&T  
Qds:*]vGS  
“……莲子?” r}sO},i  
Mw"[2PA  
山林空寂,鸟雀不鸣。只有方才还躲在雪峰后的金乌,似是听到了老者的问话,自那白皑皑灰蒙蒙里,探出头来。 p&u\gSo  
);y ZyWDV  
END

晏如 2017-01-07 16:00
楼主写的好棒,莲子,怜子,最后阿素送给师弟莲子是什么意思呢?

冉月 2017-07-22 17:18
老素到底是怎么做到不惊动谈无欲的情况下,把那物什一次次放到无欲天的池子里去的?而且这东西一毁,老素就知道了!这是要师弟再种一池子莲花给你放东西吗?

江湖山水深 2017-07-25 18:11
和老素相似有截然不同的千叶遇到退隐的谈大手,这会面真是有意思,老素还是记挂师弟啊。

shashalalaya 2018-06-08 10:50
长空和千叶或许是可悲的,长空相信他的时候,千叶不懂情,长空不相信他的时候,他又开始懂了,越想握在手里的东西就越容易松脱

raveneyes 2023-02-16 23:26
在追剧时就想看这最了解老素的人和最像老素的人的相遇,作者文字平实利落,遇此好文是我的U幸

adcbbf 2023-03-09 22:55
千磼M万古每次都虐得我心肝脾胃疼


查看完整版本: [-- 04.27 【谈无欲&千叶传奇】偶遇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0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113409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