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01.02 【御清絕x君海棠】《還君海棠》#42 (完) (82F) --]

三十六雨 -> 琅琊文庫 -> 01.02 【御清絕x君海棠】《還君海棠》#42 (完) (82F) [打印本頁] 登錄 -> 注冊 -> 回復主題 -> 發表主題

<<   1   2   3  >>  Pages: ( 3 total )

半帆煙雨 2015-07-05 23:07

  「最毒婦人心。」 pU)wxv [~  
tsq]QTA*  
  男人總是如此形容手段狠辣的女人。前半生,這句話她聽了太多次,聽到她以為自己幾乎麻木。然而沒有,每回再聽得時,她還是忍不住會緩緩彎起嘴角,笑得那樣欣喜、那樣嫵媚,因為沒有人會對讚美麻木──是的,對她來說,這是一句再高不過的讚美,縱使那些男人們的口吻是極其憤恨、且咬牙切齒的。 )` S,vF~  
Y+ P\5G  
  直至那年,她以一境之主的身分,與其他四王接受閻王邀請,進入深腦會議,共商佔領、瓜分苦境土地的大計。席間,紅王鬼方赤命一身霸氣張揚、幾乎主導了整場深腦長議,勢在必得地高談掠奪苦境之策,閻王野心亦深、不欲將掌控權讓紅王盡握,發言中引有牽制之意,燹王與閻王江湖相識已久、兄弟情篤,雖不多發言、但支持閻王立場鮮明,亨王與鉅王心思不在天下、卻也各懷利益算計──她在會議裡,悄然將每個人都看得清清楚楚。能有如此餘裕,可是多虧了五王的冷落。 |{]\n/M  
$xmlt vaF  
  五王將自己當作一只美麗的花瓶,她也正希望在他們眼中,自己只是一只花瓶。因為她愛極了那些男人們臨終前死瞪著自己、面上訝異而驚恐的神情──思及此,背身端坐榻上、盤腿調息的那名艷麗女子,輕輕笑彎了嘴角。 z (rQ6  
~q#UH'=%  
  四周,是一片蓊鬱草地,滿植海棠花樹,花樹環抱之間,座落著一方榻亭,四方藍紗為帘。每當天風吹起,吹落樹梢滿開如雪的細碎白花、揉在飄揚的藍紗之上,宛若一方自然輕盈且溫柔的美景,如亭中那女子每每在男人心中留下的第一抹印象──嬌弱、溫柔,讓人想保護、想放在手心上憐惜。 v]gJ 7x  
9 8bmia&H  
  男人爭搶著當她的英雄,而她的那一方雲深不知處,便是英雄的溫柔鄉。亭榻上柔枕軟被、宛如雲棉鋪成,任何男人臥上了,都要捨不得離開,更忘了,自古以來,溫柔鄉便是是英雄塚。 z= vfP%  
[-_u{j  
  「媂君。」驀地,一道女嗓從榻亭外傳來,一個侍女腳步徐徐,摩娑過遍地花草。 a9}cpfG=)  
6Km@A M]  
  「嗯?」亭中女子聽聞,淡淡揚嗓,然這輕輕一聲,卻彷彿牽引起四周流息,頓生一道清風,拂去枝頭幾蕊如雪的海棠、穿過錯落掀揚的藍帘,竟落在亭中女子挽髮的珊瑚簪上,宛如簪上一朵花飾。 ]1rr$f9  
T<~NB5&f  
  「媂君,您髮上沾了花呢。」侍女見狀,上前連忙要替榻中女子撥拂去。只見後者身影未動、背對著上前的侍女,輕笑啟聲,那聲嗓宛若讓清風吹動的風鈴一般,悅耳好聽: UceZW tYa  
d_L l,*J9  
  「凝霜,妳功體修練未足、可別妄觸這花,要是給毒了,本君要再往哪裡找妳這麼伶俐的手下呢?」 WcAX/<Y>  
n_sCZ6uXEQ  
  「啊,是凝霜忘了,日前這花樹讓媂君拿來試毒了。」名喚凝霜的侍女恍然地收回正要往女子頭上探去的手,她佇步在榻亭之外,望著亭邊一樹滿開的海棠,那如雪般純潔的白,常讓她忘了花中、蘊著比江湖上大多藥物還劇烈的毒;就如同有時,看見自家主子在那個男人面前溫柔的模樣,總讓她錯覺、以為媂君是深愛著那人的。 $d?<(n  
s$J0^8Q~i  
  看來自己的功夫還是太淺薄了。 U,Nf&g  
F)) +a&O  
  「凝霜,發什麼愣呢?」正望著那樹海棠出神的凝霜,忽聽得耳邊傳來主子的嗓音,趕緊回過神來。 ?%(8RQ  
py9(z`}  
  「媂君日前以毀日神弓偷襲鬼方赤命,內力損耗甚鉅,調息數日,不知媂君身子可已復原?」凝霜探問。 "CBe$b4  
+j&4[;8P:  
  「會有此問,可是發生了什麼?」 >V@-tT"^:  
U aj8}7v  
  「凝霜已經打聽了,赤王此時雖傷重未復,然而已有紅冕之人發現偷襲之箭乃媂君所放,只怕等鬼方赤命傷癒,便要來尋媂君討仇了。」凝霜仔細地說出自己所得的消息。 [F%INl-sy  
GUE 3|  
  「他,知曉麼?」女子絲毫不為凝霜所言慌懼,只是眸眼一轉,輕問。 )U e9:e  
i}N'W V`!  
  「凝霜自是掛心媂君安危,怎能不讓御先生知道。」凝霜話語至半,也笑了,笑得曖昧深深。 dGMBgj  
]wWN~G)2lV  
  「有他,本君便無以為懼。」女子施施然自榻上轉過身,以雪白纖長的指拈起髮簪上的落花,放落在掌心之上。「因為御清絕,太在乎本君。」 g:`V:kbY$  
#g\O*oYaw  
  語落,她倩然一笑,輕輕吹落掌心中那蕊溫柔如雪、卻一身劇毒的海棠。 ^aN;M\  
p E lF,Y  
  君海棠,那是她的名,也是一個深深烙印在御清絕心中的名字。 _n@#Lufx  
7NV1w*> /  
a,U[$c  
)t{?7wy  
---------- E$=!l{Ms  
yYwZZa1  
不小心又萌上一個冷門的配對了Orz.......(眼神死)

半帆煙雨 2015-07-05 23:08
  潮汐拍岸,琴聲琤瑽。 jQ@z!GirT  
q+5g+9  
  絕壁拔高千仞,三方環水,水氣氤氳,宛若縹緲煙嵐,環繞絕壁之上的一幢典雅樓閣,有時煙霧遮去了絕壁,看上去便宛若樓閣凌於煙江之上,樓閣之主便將此閣號為凌煙。 ='a[(C&Y  
A 'rfoA6  
  一名男人,端坐閣中,虞江清風吹得他衣袖翩然,宛如與這凌煙閣成了一幅寫意的畫。匿居於此的男人如今低調如斯,幾乎讓人無法聯想,他便是昔日創下西武林不敗傳說的神琴主人──御清絕。 py VTA1  
t J N;WK.6  
  可聽他一手撫出的琴音,宛若拍岸江水,時而清正狂放、時而化作裊裊雲煙,餘韻不絕,這般變化自如的琴技,當今世上除卻御清絕,再令人思索不出、還有誰能有。 4UT %z}[!  
S*VG;m #  
  御清絕素來孤高、清冷,有這千仞峭壁的聳然絕塵、又有凌煙閣的低調雅正。他的居處、他的琴音,都有著他這人的影子,渾成一體。可他卻怎麼也不曾想到,自己會愛上君海棠這樣的女人。 :{bvCos<)  
.;)7)%  
  起初,只是見她暈厥道旁,順手將她救回照料。卻在某一晚、他在昏迷的她身邊撫琴時,無意間瞥見月光灑落在她臉上,勾勒出那張臉龐的清麗出塵,御清絕一時恍惚了,分明已是彈得再熟練不過的琴曲,卻因為指尖一個輕顫,錯了音。 b^_#f:_j  
.w/w] Eq  
  他望著那張面容出神了許久,那女子輪廓的清麗與溫柔觸動著御清絕的心。他不禁想,她若笑起來,會是什麼模樣呢?又或者,她若聽見了自己的琴曲,也會像其他人一般癡醉嗎? 5P-7"g ca  
K?o( zh;  
  那之後,他夜夜都會在她榻邊撫琴,希望她能聽見自己的琴聲,這份希冀,在每一個夜晚更趨強烈。可在某一日,他回到凌煙閣時,那榻上已成一片空蕩──她醒來、並且離開了。  yaza  
{fFZ%$  
  那一夜,他依舊在那張榻邊撫琴,可琴聲卻多了幾分失落。 XUc(7>k  
3cfW|J  
  再次與她相見時,她站在那一樹如雪的海棠花下,白絨藍裳、珊瑚簪髮,美得不可方物,然而開口所說的話,卻讓自己連日來的想像幻滅──君海棠不是自己想的、那種溫柔純潔的女人。  u:JD  
wO9|_.Z{  
  看著她對自己那樣主動、甚至不顧男女分際,御清絕說不清心口產生的複雜情緒。是厭惡嗎?可當君海棠明白地表現對自己的情感時,他心裡分明是欣喜的,縱使總不形於色、縱使看上去他總是剛正不阿。 `dekaRo  
Ndq/n21j  
  他是幻滅了,可還是被這個女人強烈地吸引著,甚至她每喚一聲自己的名字,御清絕都能覺得自己的心跳彷彿讓她婉轉嬌柔的嗓音牽動。 #{KYsDtvx  
kk#%x#L[  
  西武林的不敗傳說,卻對一個女人沒轍……呵。每回想起,御清絕總在心裡這般輕嘲。 IA I!a1e!  
wd*8w$\  
  可是他,沉淪得心甘情願。 CC&opC  
;]!QLO.bs^  
  嘴角輕輕勾起一抹自己也未曾察覺的笑意,御清絕繼續著手下撫弦,琴聲琤瑽,悠揚自他指間傳出,彷彿呼應著虞江拍岸的浪潮。 Ey96XJV  
1c8Nr&Jl  
  驀地,他指勢一轉,琴聲突地由剛正豪放轉為悽惻婉然,幽幽而鳴,宛若人在花下對著月色低喃,喃著幾乎不可聞的思念。那是梅花引,一首相思的曲子。 ~SUrbRaY>  
9'+Eu)l:  
  琴曲奏畢,他停了指、起身,衣袖一翻,將琴仔細收妥,旋身步出凌煙閣。 3kfrOf.4h  
v6=pV4k9  
  他想念君海棠了。

徐安 2015-07-05 23:35
這一對在正劇中真的是很可惜的一對.. qdnwaJ;&  
男的俊,女的美..但正劇的結果卻是讓人傻眼   9Bao~(j/k  
樓主會賜給御清絕和君海棠怎樣的未來呢? a%nf )-}|  
% * k`z#b  
期待樓主的下一篇文章喔…    灑花花..灑花花

半帆煙雨 2015-07-09 00:06
引用
引用第2樓徐安于2015-07-05 23:35發表的  : ?fN6_x2e3  
這一對在正劇中真的是很可惜的一對.. ?7]G )8G6  
男的俊,女的美..但正劇的結果卻是讓人傻眼     3G[|4v?[<_  
樓主會賜給御清絕和君海棠怎樣的未來呢?    OwT_W)$  
xG;;ykh.]  
期待樓主的下一篇文章喔…     灑花花..灑花花 &~Y%0&F,&  
gnG h )  
ohbU~R3{U  
徐安你好^__^ gW<6dP'v  
; Xf1BG r  
謝謝留言:) K&n-(m%  
這對是真的顏值很高,除此之外御清絕那個正經性子就讓人想調戲挑逗啊!! Ab]tLz|Z  
所以海棠姊姊真是太得我心XD BT&R:_:  
結果沒想到兩人下場那麼......(默) gD51N()s,  
41]a{A7q  
因為故事還在寫,所以不敢說結局是怎樣,只能請道友看下去了QAQ

半帆煙雨 2015-07-09 00:07
  來到雲深不知處時,天色已然微昏,遠天開始透出了暮黃,染在雲深不知處那一片海棠花樹上、也染在榻亭裡那女子的一身白絨藍裳上,一旁藍紗靜靜曳地,讓那身影的溫柔染上了幾分滄桑、幾分朦朧。 j^5YFUwsQg  
$OG){'X  
  御清絕默然不語,只是悄然來到亭邊。隔著紗帘、榻上君海棠察覺了他的靠近,彎然如月的眸眼一笑,挪身下榻,傾身便往御清絕身上靠去。 =tbfBK+  
W+GC3W   
  「清絕,怎麼來了?」倚在那方堅闊的胸膛前,君海棠婉婉輕喃出聲。 +SF+$^T  
 ?HRS*  
  「……恰從附近經過。」御清絕素來剛正不動的面色,給人一種絲毫不為君海棠所動的錯覺。然而此際的御清絕已不如先前那樣抗拒君海棠的觸碰,甚至在她柔軟若雪的身軀偎入自己胸膛時,反而感受到一股意外的盈實,好像心口讓人給填得滿滿,而君海棠那樣契合自己的胸膛、彷彿天生就要讓他摟在懷裡,但他從來學不會將這些話說出口。 m94PFD@N  
;<q 2  
  「你竟會想來雲深不知處,海棠好開心,可惜海棠今日……怕是不能好好招待你了……」君海棠聲嗓一轉失落,有股有氣無力的模樣。御清絕目光流轉在君海棠身上,正猶疑想問她發生何事。一旁,凝霜端了碗湯,緩緩走來,揚了聲: {Ef.wlZ  
n?nzm "g  
  「媂君,您怎麼下榻來了,身子可好些了?」凝霜來至君海棠身邊,恭敬地呈上手中的碗,「凝霜給您燉了碗寧神的藥湯,快些趁熱喝吧。」 HHZw-/ s,%  
!(7m/R  
  「她怎麼了?」御清絕望向將碗湊來的凝霜,淡聲問道。 h]h"-3  
jC_'6sc`  
  「媂君她──」凝霜才出了聲,只見偎在御清絕懷中的君海棠作勢瞟了凝霜一眼,凝霜癟了嘴,不敢多言。一旁御清絕自是將這細微動作看得清楚,更是嚴了聲: g<(!>:h  
&ocuZ -5`  
  「不要緊,妳說。」  [Q{\Ik  
a7c`[   
  「是、是這樣的……」凝霜將目光別開,不敢看向君海棠,這才告狀似地跟御清絕娓娓道來:「媂君打自甦醒、從凌煙閣回轉後,就不曾睡好,就算睡下了,也說總夢見在凌煙閣時、御先生在她身邊彈琴,每每睡不久又醒了。凝霜就說,媂君許是昏迷時習慣了有御先生的琴聲,早跟媂君說請御先生晚上來奏一回琴,讓媂君能好睡一些,可媂君總說不想太打擾御先生您……」 9DJ&J{2W  
r-wCAk}m*?  
  「凝霜,妳真多嘴。」君海棠在一旁低嗔了凝霜的名,讓她不要再繼續說下去。卻見御清絕探出了隻手,沒回應什麼,只是淡淡地說: (D%vN&F  
-N% V5 TN  
  「藥碗給我,妳下去吧。」 faDS!E' +  
CV\^gTPmx  
  凝霜只是望了君海棠一眼,便從善如流地將碗遞到御清絕手中,便撩著裙告退了,卻在旋過身後、眉眼漾出了抹細微、不可察的笑。 bS;_xDXd  
{j9TzR  
  「清絕,你別聽凝霜那丫頭胡說──」君海棠才開口,便讓御清絕轉過身,扶往床榻去,她微微扭著身子抗拒,然她一個單薄女子、又有多大氣力能抵抗御清絕這個大男人?更遑論她心裡也沒有真正抵抗的意圖。不一會,御清絕便將她扶坐在榻上,任亭簷兩側藍帘拂偎在君海棠肩頭上,添她一身藍柔。 QK?V^E  
^7wqb'xg  
  御清絕抓起君海棠雙手、將那藥碗穩妥地放在她手心上。 !p/SX>NJ  
>#$SaG!  
  「既然熬了,那便喝了吧。」御清絕面色嚴正,如是淡漠說道。隨即袖一甩、竟是要旋身離去的樣子,君海棠趕忙騰出一隻手,抓住御清絕衣袖,原本雙手捧著的湯碗一時失衡、撒了幾滴在君海棠雪白的裙上。 <zR{'7L/  
~1D^C |%  
  「清絕,你難得來,這樣就走了麼?」君海棠仰起眸,我見猶憐地迎上御清絕落下的目光。御清絕只是淡淡瞥了她一眼,望見那雪白衣裙染開的藥湯汙漬,是君海棠為了自己的一時慌亂,而自己也總是為了如此模樣的她悸動不已。隨即,御清絕眸眼低斂,一翻衣袖,一張琴桌與琴已然穩妥擺置在榻邊。 m_*wqNFA6  
<wk  
  「吾沒有要走,妳好好休息。」語落,御清絕抓下君海棠揪著自己衣袖的手,在琴桌邊正襟坐了下來,雙手一拂,琴聲琤瑽,流麗悠揚地傾瀉而出,柔和婉轉的曲調,彷彿一雙溫柔的手,摟著、安撫著君海棠入睡。 3nG.ah  
{ 7jim  
  那日以後,御清絕日日夜裡,都會至雲深不知處、君海棠的榻邊奏琴。

徐安 2015-07-09 00:49
樓主實在好文筆...讓我一看再看!文筆流利順暢無疑,句句生動,讓我光看就很容易 D#L(ZlD4  
想像情節 期待樓主下一篇的到來 加油

半帆煙雨 2015-07-14 00:00
引用
引用第5樓徐安于2015-07-09 00:49發表的  : PT2;%=f  
樓主實在好文筆...讓我一看再看!文筆流利順暢無疑,句句生動,讓我光看就很容易 P~trxp=k  
想像情節   期待樓主下一篇的到來   加油 >}V?GK36  
KQPu9f9  
~(V\.h q  
徐安你好^__^ )$n%4 :  
TN0KS]^A3  
謝謝妳的誇獎Q//////Q cX-M9Cz  
聽得我好開心嗚嗚嗚嗚

半帆煙雨 2015-07-14 00:28
  深濃夜色,繁星流散,讓晚天恰如掐了銀絲的黑絨,低調、卻華麗。 g,+ e3f  
gyvrQ, u  
  天上星繁、地上花繁。雲深不知處的海棠滿開,在孤冷月光中,宛若一場夜裡的雪。君海棠慵懶地斜倚榻上,一襲白絨披帛也如挽了一身雪,襯出她如凝脂般晶瑩的肌膚。 oN1D&*  
Vu5?;|^:  
  榻旁,凝霜捧著托盤,上頭擱著一只雕花酒壺、旁邊擺著一只小杯。主僕二人,在月下窸窣笑語,宛若尋常女子間的歡聲嘻鬧,然若細聽那話語內容,卻令人不禁背脊一聳。 $.jG O!  
6YM X7G]  
  「凝霜按照媂君吩咐,備來了一壺龍咽醉。」 jo:Z  
%4*c/ c6  
  「喔?就這龍咽醉麼?」君海棠屈起肘、輕輕支靠頸側,嫵媚目光流轉過凝霜托盤中那壺酒盞,方柔柔揚聲。 U>PZ3  
StI N+S@Z  
  「媂君雖只說給御先生備上一壺龍咽醉,然凝霜跟在媂君身邊多年,自是明白媂君用意,」凝霜曖昧輕笑,從衣襟內取出一個只約有拇指大的白色瓷瓶,遞至君海棠面前。君海棠滿意地彎了如月眸眼、笑意自嫵媚的眼角溢出。她接過瓷瓶,依舊慵懶地自榻上起身,踱到一旁放置著一張香檀木琴桌與一張矮几之處,那是自御清絕開始每晚來此撫琴後、君海棠著人備給他的。 RM|J |R  
}9 3kHO{  
  她彎下身,好似端詳著那張琴桌,驀地,她以指甲挑開掌中瓷瓶的布塞,瓶中是半滿的白色粉末。君海棠將瓶一傾,粉末宛若落雪似地飛揚、飄散,落在那一張散著檀木香味的長長琴桌之上,纖長雪白的指輕輕拂過琴桌上附著的粉末,不消一會,只見那些粉末便在君海棠指下融散,絲絲滲入了那張琴桌。 x4^nT=?6_  
L"bJ#0m  
  「這樣一來,御先生遲早是媂君的人了,呵。」在一旁仔細瞧看的凝霜掩嘴輕笑。她自然清楚,那瓷瓶裡裝得是怎樣的東西。就算對方再有多少柳下惠的坐懷不亂、再如何正直克己、不近女色,一旦讓這繞指柔在體內根生、發作,都抵抗不了媂君身上那股獨特體香的誘引。 ~n]5iGz  
.==D?#bn  
  「這張王牌可得看準了時機使用,現在本君無風無雨,要是用了,便可惜了,所以才讓妳備上龍咽醉。」君海棠轉過身,指尖拂過凝霜托盤上那只酒盞,龍咽醉能暫時壓抑繞指柔毒性、不使其馬上發作,是故能使人不知不覺中對繞指柔漸漸成癮,「哪日,無論本君是欲奪天下、或是要一個擋死的英雄,御清絕──都注定是本君的馬前卒了。」 Q>{$Aqc,e  
FHOw ]"#  
  語落,君海棠彎眸一笑,髮頂珊瑚簪上垂繞的鍊飾敲出細碎而輕微的響動。她的笑聲宛若水晶銀鈴,清澈悅耳;她的面靨絕美如枝頭上滿綻的海棠,花開成雪。 K}l3t2uk  
rt +4-WuK>  
  乍見,那樣純潔而溫柔。 K3!3[dR*  
}n9(|i+  
  驀地,遠方傳來一陣腳步,踏在雲深不知處的草地上。 =*\.zr  
*I]]Ogpq=  
  「清絕!」君海棠欣喜地喚出聲。那模樣,宛若見了情郎的少女,幾分雀躍、又有幾分羞澀。 "h+ Z[h6T  
6^b)Q(Edut  
  御清絕走近,望見凝霜手中托盤上的酒瓶與酒盞,正疑惑挑眉,君海棠便先行開了口: +_] Ui| l  
0/Q_% :  
  「清絕日日來奏琴伴海棠安眠,海棠心裡感激,見今夜月色皎美,便讓凝霜備了壺好酒,算是海棠答謝你這幾日來的琴曲。」君海棠望著那張剛毅淡漠的面容,娓娓說道。見御清絕未有太大反應,隨即話語一轉,摻入幾分失落,「不過……是海棠太心急了,酒備得太早,許是已經涼了,還是海棠再去溫一壺吧──」 6eSo.@*l  
S8#0Vo$)a  
  見君海棠親自取過了酒瓶、轉身欲去,御清絕一把拉住了她的袖,聲嗓溫沉:「沒事,替我斟上吧。」 d1D f`  
k$kE5kh,S  
  君海棠眸眼一彎,笑得宛若朔後新月,取過凝霜托盤上的酒杯、後者見狀,收起托盤便默默地告了退,將這一方天地留予二人。 (kxS0 ]=  
v?`R8  
  君海棠拉著御清絕來到琴桌前坐下,將酒具放在一旁矮几上,傾瓶添酒,一瞬間酒香四溢,繚繞過御清絕鼻尖,然而更攫去他專注的,是那張低了面、專心替自己斟酒的容顏。宛若枝梢上一朵恰向塵土探望的海棠花蕊。 W>pe-  
l?m"o-Gp3  
  『……算是海棠答謝你這幾日來的琴曲。』御清絕望著君海棠,心中浮現她方才所說的話。當下,他之所以沒有太大反應,是因為他本想回應她:「不必的」。 0nwi5  
{lds?AuK  
  不必答謝的,妳分明知道。日日來此,雖確實是為了君海棠,卻也為一己私心。 ^Hn}\5  
JG!B3^qB  
  可不知為何,他望著君海棠,總說不出口這些話。

徐安 2015-07-14 01:04
終於等到樓主的續集出現啦 真開心 TZgtu+&  
其實我一直覺得劇中的君海棠,雖然編她心機重 "uBnK !  
但她連自己也騙,明明在意御清絕在意的要命 !4p{ b f  
mV^w|x  
君還棠的童年長相真是萌啊 ..期待樓主下一篇啦 (希望不會太久 )

半帆煙雨 2015-07-19 22:06
引用
引用第8樓徐安于2015-07-14 01:04發表的  : SWdmej[  
終於等到樓主的續集出現啦  真開心 4u5j 7`O  
其實我一直覺得劇中的君海棠,雖然編她心機重 <Y)14w%  
但她連自己也騙,明明在意御清絕在意的要命    5RLO}Vn]  
hrniZ^  
君還棠的童年長相真是萌啊   ..期待樓主下一篇啦   (希望不會太久   ) DGJ:#U E  
Xq1#rK(  
1:eWZ]B5"  
徐安你好^__^ O8Mypv/C  
XGZZKvp  
對啊,君海棠其實內心根本很愛御清絕,只是在戲裡面還是有點莫名, ;W{z"L;nX  
畢竟呈現出來的都是她想設計他而已XDDDD x;[)#>.'  
*A9v8$  
感謝你的留言∼

半帆煙雨 2015-07-19 22:07
  彎月漸斜,夜下琴聲婉轉,隨著西斜的月影逐漸緩下。琴音起落之中,夾雜著一道沉緩的吐息,從那雪藍紗帘放掩的榻亭中徐穩傳出。 ^?e[$}  
<);j5)/  
  專心撫琴的御清絕眉眼淡挑,隔著藍紗瞥了眼榻上眠臥著的窈窕人兒,看見她是睡得深沉了,那素來清冷淡漠的眸光瞬間一柔,指勢也悠然一轉──奏出的,是那曲梅花引。 <~| n}&  
wQ(DX!   
  這首曲子,是在君海棠昏迷時,他為了她而譜的,為了傾洩自己那無處訴說的相思。然而他卻未曾真正奏予君海棠聽,就如同他未曾在君海棠面前明說過自己的心意一般。除了自己獨處撫琴時,只有在君海棠昏迷的期間、或如此際她已然深眠的時分,御清絕才會悄悄地、讓這首琴曲自指尖淌流出。 :awa  
Z&^vEQ  
  分明一直想著,待她一醒來,便要讓她聽見的。可再次相逢,發覺她與自己在心中勾勒出的模樣相去太遠,御清絕一時有幾分遲疑了,不知道自己愛著的,是眼前的君海棠、還是自己心中的君海棠。 E:rJi]  
_CNXyFw.7  
  於是只有在她這般沉睡時,御清絕才能毫無顧忌地、再次將她幻想成心中那個模樣。 "pt[Nm76)8  
I e!KIU  
  御清絕思緒流轉,修長的指靈動來回,熟練得彷彿早將這首梅花引彈奏過幾百次、幾千次。 ZvuY] =^3  
$idToOkw  
  可她不是自己心中的梅花、而是一蕊海棠。 :/6:&7s  
.;?ha'  
  即便如此,自己依舊掛念著她嗎?御清絕偶爾會這樣質疑,可每當聽見君海棠親暱地呼喚自己、看見那一雙雪臂緊緊環在自己身側時,心裡仍是抑止不住地喜悅。 >XZ2w_  
t_^cqEr  
  梅花引畢,御清絕收了手,轉執起一旁矮几上的酒瓶、將其中剩下的最後一盞酒斟盡。夜深若此,那壺淺晚時君海棠讓人溫上的龍咽醉此際已然涼透,瓶身甚至結了層薄薄的露水,沾在御清絕帶繭的指尖上,透著幾絲冰涼。儘管如此,在御清絕捧起酒盞靜靜啜了口時,龍咽醉裡那股醇香卻是不曾淡去絲毫,依舊在他的鼻間及舌尖繚繞。這股香味……他彷彿曾在君海棠周身聞到過。 +!@xH];  
x6>WvF Z  
  御清絕在涼薄月光下,靜靜啜著龍咽醉。苑中海棠滿開,宛若枝頭積雪,美得攫人眼目,然而御清絕眸光輾轉,卻仍是落在了深眠的君海棠身上。驀地,他放下空了的酒盞,衣袖輕翻,將琴收妥後,自琴桌前起身,信步踱至榻邊,隔著藍紗凝望著君海棠的容顏。 ;R >>,&g  
70avr)OM  
  那張艷麗妖嬈的輪廓,此刻是如此的溫柔無害,誰會想得到,有著這張溫柔面容的女子,竟會是那侵略苦境的六王之一呢?御清絕也不願相信。 O#tmB?n*  
wPghgjF{  
  倏地,夜下清風送,撩亂了榻前藍帘,也撩亂了君海棠在榻上的身影,御清絕有股衝動,探手就要撥開紗簾,卻在指尖觸碰到藍紗的那刻,停了動作。 SMvlEj^  
pe[huYE  
  「海棠……」御清絕想說些什麼,卻只是低喃了聲她的名,彷彿如此就足夠了。每一夜,他幾乎都待到夜色這般深頹的時刻。縱使君海棠已然睡下許久,他仍是多留待了一些時分。 f$ /C.E  
?z`yNx6  
  佇立半晌,御清絕方旋過身、舉步離去,留下一方萬籟俱寂的雲深不知處,海棠在枝頭恣肆地盛開,成為夜中一場滿雪。偶有幾蕊海棠自枝頭飄落,模糊去他離開的背影。 '\H & EJ'  
(QFZM"G  
  步聲漸遠,藍紗之中那理應睡得深熟的身影緩緩坐起,一雙睜開的妖嬈月眸之中,沒有絲毫乍醒的惺忪──君海棠壓根未曾睡去。 G]l/L\{  
>CCy2W^W  
  在御清絕來此替自己撫琴的夜裡,君海棠壓根未有一日真的因他的琴聲而睡去,儘管她也無法否認、御清絕撥奏出的琴曲確實婉轉溫柔,宛若真能安撫一顆荒躁的心。可御清絕到底只是自己的一顆棋子、只是自己要以心計攻之的對象,她怎能在他面前熟睡、露出那般無有防備的模樣? e>Q:j_?.e  
F\+9u$=  
  然而,這幾日下來,卻有一件事讓君海棠覺得怪異──或許應該說是,一首曲子。 !h&h;m/c  
AJ 0Bb7  
  這幾日,每當自己裝作睡沉後,御清絕總會轉而彈奏一首未曾當著自己的面奏過的曲調,彈畢此曲,便默然離去,留下臥在榻上的自己禁不住沉思。 [9EL[}  
3Mh_ &%!O  
  這無疑是一首動人的曲子,可君海棠不知道,為何這琴曲如此哀傷、抑鬱。琴音低而沉,總在揚起調子時、又轉而收勢,宛若誰欲言又止、舒展不開的心思。 +L?;g pVE&  
l7ES*==&@0  
  這首並非時下流行的琴曲,甚至她只在御清絕琴上聽聞過。 Jv2V@6a(  
L#vk77  
  御清絕又為何要彈奏這麼悲傷的曲?難道在自己身邊,他不開心、不快樂麼?他分明那樣在乎、那樣鍾情於自己。君海棠如是思索,有幾分不是滋味。 @ 6jKjI  
w#(E+s~}  
  他方才走近了自己的榻邊吧?假寐的君海棠清楚感覺到他靠近、並探出了手,更聽見了御清絕低聲喃著自己的名,他又想說什麼呢……君海棠猜不出。 I<lkociUCG  
-?T|1FA,  
  寒銀月光灑落在那張正沉思的面容上,勾勒出她艷絕的輪廓,月光妝點出她的一臉涼薄。 I L8&MA%  
Gd&G*x  
  半晌,君海棠微微瞇起了一雙彎月魅眸,似是在心中又打定了什麼計謀。

徐安 2015-07-19 22:30
眼前的君海棠還是心中的君海棠..樓主正說中我心中的疑惑 9 LEUj  
有時候我邊看劇邊有存疑著..御清絕真的是愛君海棠嗎?還是他愛的 6l?KX  
是那個他自己塑造的假象? ~xZ )btf  
ilj9&.isB  
梅聲的死..對琴萁的在乎..在在讓我覺得無言 vP<8 ,XG  
君海棠的過去..默默被編劇輕描淡寫帶過..著實讓人 .Wyx#9  
覺得可憐 心揪得很 eR1]<Z$W\  
C"}]P W  
期待樓主的更新

焰羽 2015-07-24 18:08
樓主的文筆好棒!! 0.Nik^~  
Se5jxV  
雖然很多人對這對評價不好 Q5v_^O<!  
*O-si%@]  
但我私心認為編劇可以編的更深情與驚心 Yv;18j*<  
i*vf(0G  
只可惜草草收尾QQ I'uRXvEr7  
i3y>@$fRL\  
期待樓主的文,甘八爹

半帆煙雨 2015-07-26 13:27
引用
引用第11樓徐安于2015-07-19 22:30發表的  : s k_Q\0a  
眼前的君海棠還是心中的君海棠..樓主正說中我心中的疑惑    7].FdjT.  
有時候我邊看劇邊有存疑著..御清絕真的是愛君海棠嗎?還是他愛的 e[7n`ka '  
是那個他自己塑造的假象? g k[ 8'  
anTS8b   
梅聲的死..對琴萁的在乎..在在讓我覺得無言   V}kZowWD  
君海棠的過去..默默被編劇輕描淡寫帶過..著實讓人  !1}A\S  
覺得可憐 心揪得很  AA um1xl  
  y++[:M  
期待樓主的更新 y  ZsC>  
<x),HTJ  
N?h=Zl|  
徐安你好^__^ PSQ5/l?\>  
tQ:)j^\  
現在君海棠跟御清絕都死了, -Ug  
也很難再去探究御清絕喜歡的究竟是真正的君海棠、還是自己心目中的形象, {? jr  
但我覺得應該只是後者,但一下子又轉換對象說要跟梅聲退隱我也是覺得很無言...... ["\Y-6"l  
~% QVjzMC  
不過感謝徐安留言跟我分享你對劇情的心得:) N(W ;(7  
0BM3:]=wr  
>c>f6  
引用
引用第12樓焰羽于2015-07-24 18:08發表的  : XOzd{  
樓主的文筆好棒!! Uzb~L_\Rmt  
]N^a/&} *  
雖然很多人對這對評價不好 FaC;vuSpy  
hSq3LoHV  
但我私心認為編劇可以編的更深情與驚心 | *Dklo9{  
 DKu4e  
只可惜草草收尾QQ  jd|? aK;(  
  1O0o18'  
期待樓主的文,甘八爹 Ms.1RCup  
Lc!% 3,#.  
SXn1v.6  
焰羽妳好^__^ aCe<*;b@  
,25Qhz]  
我也覺得這對可以寫得更好,未必要什麼圓滿的好結局, Y=l91dxGI  
但就算要生離死別,我也覺得有更好的方式, hTZaI*  
所以也覺得很可惜 8o-*s+EY"&  
謝謝妳的支持,我會加油的:)

半帆煙雨 2015-07-26 13:30
  虞江浪靖,天色微明。未褪去的夜色將虞江染成一汪溫柔的灰,恰似江上樓閣裡那一抹溫沉斯文的人影。 F'DO46  
K)c` G_%G  
  此際的凌煙閣,無有琴音、難得無有虞江海潮拍岸,靜得宛若天地息止,僅餘下一道沉穩吐息,從凌煙閣中那靠在琴桌上、支頤輕寐的男人身上傳來。 y|1,h}H^n  
 q[#2`  
  每夜在君海棠床頭撫完琴,再回到凌煙閣,往往已過夜央時分,有時距離天亮不過一兩個時辰,御清絕甚至索性不上榻、在廊簷下的琴桌邊以肘撐靠著,聽著虞江潮汐入眠稍寐。 o/bmS57  
TOp|Qt n  
  不彈琴時,他覺得只有虞江的浪潮聲能讓自己心安。 \-Mzs 0R  
 <taN3  
  當年他救下了君海棠,為她將虞江江水引入此地、更建造了凌煙閣。此後,他開始習慣了耳邊虞江潮聲,日日夜夜拍在絕岸上。因為潮聲在耳邊響起時,君海棠總在自己身邊。御清絕聽了多少年的虞江潮汐、便戀慕了君海棠多少年。 tY^MP5*  
L, L>cmpM  
  可如今,君海棠離開了凌煙閣,只留下這一汪為她引來的虞江潮水,依舊時時刻刻在御清絕耳邊拍響,寤寐不絕。 {#aW")x^#  
pZx'%-\-T  
  縱使此刻,御清絕靠在琴桌上深深睡了。夢中,仍然有著虞潮之聲;夢中的凌煙閣,也還有著君海棠的身影。 sBGYgBu!a  
hiWfVz{~  
  夢裡,御清絕宛如過去數個年月,在昏迷的君海棠榻邊奏琴,試圖以琴聲治療她不知因何無了動靜的神識。然而,即使自己琴藝天下一絕,卻對最眷戀的人束手無策。 l(Dkmt>^  
h0ufl.N_%  
  御清絕溫淡眸光落在榻上君海棠身上,指間熟練地淌流出琤瑽的琴聲,四方寧和,音律跌宕。驀忽間,清風捲煙塵,他突然望見榻上人影細細一顫,他心下一凜。心裡想離開琴桌、走上前探望的,但不知為何,御清絕彷彿動彈不得,只能端坐琴前,撥撫著弦。 Sdl1k+u  
E^a He  
  只剩那雙透著幾許訝然的瞳眸,清楚地望著君海棠徐徐的細微舉止──她眉睫輕顫,緩緩轉醒,那雙妖嬈魅眸中,無有疑惑、無有惺忪,直直地迎上御清絕目光。 kYBy\  
Z?yMy zT  
  須臾,君海棠挪身下床,那一雙如雪足踝踏在凌煙閣的草地上,卻一點也未曾汙去,依舊是那樣純潔如雪。那一身藍裳白絨,朝他走來、走來,御清絕只是彈著琴,宛若為這一幕怔了。 :uE:mY%R  
kZXsL  
  剎那,他意會過來,這是一場夢。夢裡紅顏轉醒,正是他曾遙長盼望的。 rcUXYJCh-  
/ E~)xgPM<  
  現實中,君海棠也醒了,卻悄然醒在自己未曾留意之際,然後離去。 j3`# v3  
!e?g"5r{Bv  
  原以為她醒了便好,自己在不在她身邊皆能不在乎,原來,御清絕心裡還是盼望著,盼望著她能醒在自己悉心的照料當前。 bM[!E8dF  
9Ml^\|  
  君海棠裸足而來,幽靜的眸光亦淡淡落在御清絕身上。她來到琴桌前,輕輕執起御清絕奏琴右手,隨即妖嬈身姿一旋、旋入御清絕懷中,復將他手拉放回琴弦上,讓他繼續琴曲。 SXfuPM  
#flOaRl.  
  夢中的御清絕雙手彷彿不受自己控制,自行在琴弦上流暢挪移,撫出悠揚曲調,然而那雙眼卻怔怔望著君海棠偎倚於自己懷中,艷容湊近自己,將額頭抵上他的。君海棠吐息如蘭,溫溫噴拂在御清絕臉上,抬起如雪柔荑,溫柔撫上御清絕臉龐──她掌心貼偎在他面上的感覺,竟格外真實強烈。 RN(>37B3_  
5}d"nx  
  御清絕怔怔望著那張宛若白玉雕成的精緻臉龐,忍不住喃喚出她的名: qP6 YnJWl  
`NqX{26GV+  
  「海棠、海棠……」 G9y 0;br  
0Q^ -d+!  
  剎那,他眼前一濛,除了留在臉頰上的觸感,景色變幻──御清絕驚睜開眼,凌煙閣還是凌煙閣,懷中卻已沒了君海棠,只在惺忪之間,望見一名驚惶抽回手,有幾分侷促不安的女子,一襲蘇芳色素衣,袖口綴著淡黃絲帛。 EHk(\1!V  
}TjiYA.  
  「……梅聲。」御清絕自殘餘的恍惚夢中迅速恢復神智,辨識出了眼前之人──正是自己昔日座下瑤琴四調之一的慕梅聲。 acd8?>%[  
K?[*9Q'\  
  「主人怎麼睡在此處?當心著涼……」慕梅聲悄悄將手放到身後,試圖平撫著自己發現御清絕突然轉醒時的不安,更想藏住留在自己指尖上的、屬於御清絕的溫度。 fx &b*O C  
Vsh7>|@  
  「沒事,小寐一會罷了,倒是妳……吾不是讓妳離開了凌煙閣,為何又回轉?」御清絕望著他沒有意料會出現在此處的慕梅聲,淡聲問道。先前鬼方赤命之手下,紅冕七元之一的赦天琴箕殺害瑤琴四調,僅有慕梅聲一人存活,御清絕知曉自己重出武林,必給身邊之人帶來災殃,便要慕梅聲離開凌煙閣,遠避鋒頭。 |_q:0qo  
TX7B(JZD  
  然與此同時,他心裡恍然,方才偎在自己面上的柔軟,是慕梅聲的手,非是夢裡的君海棠,心中突讓一陣莫名失落淹過。 P70\ |M0~y  
thW QU"z4  
  「梅聲……恰經過附近,想起近日凌煙閣只剩主人一人,怕主人打理不過來,所以便……」慕梅聲微赧地低下了頭,回應著御清絕的問題,然話語中隱有幾分支吾不自然,只為掩飾自己的口是心非。 N|cWTbi  
LgN\%5f-  
  她並非偶然路經、也非恰巧想起,而是讓御清絕請離凌煙閣後,她便時常悄悄回來,替御清絕整理凌煙閣一切。 x8H%88!j*  
 ,})x1y  
  她幼時遭劫,為御清絕所救,此後被他收在身邊,識字習琴。此後,慕梅聲眼中只有御清絕一個男人,再容不下其他。可她知道,能讓御清絕思念掛記、寤寐輾轉的,是另一個女人。 .I%p0ds1r  
9Yih%d,  
  「主人方才……做夢了?」慕梅聲復又開口,她聽見了方才御清絕在夢中低喃,低喃著君海棠的名。 F0,-7<G  
V\k?$}  
  「……嗯。」御清絕未否認,但也不大熱絡地淡聲一應。 f( (p\ &y  
\wW'Hk=  
  「梅聲耳聞江湖風聲……那女子真實身分原來是六王中的藍王,與紅冕鬼方赤命是同路人,這樣的她……依舊是主人心中最美的夢麼?」慕梅聲戰戰兢兢地問,明知會得到如何的答案,依舊懷著一絲期望地問了。 {oIv%U9  
0@;kD]Z  
  御清絕沉默了半晌,眸眼微斂,瞥見端立在自己身側的慕梅聲、一雙在腹前交握輕顫的手。 QIl![%   
*Jd,8B/hC  
  他之所以沉默,不是對君海棠遲疑,而是──他其實十分明白慕梅聲對自己的心思。 m Iu-  
.O9 A[s<  
  「──嗯,她是,永遠也是。」半晌靜默後,御清絕淡淡吐言。

徐安 2015-07-26 17:33
我很喜歡樓主的文章..字裡流著一絲絲的輕柔 G/tah@N[7  
4fe$0mye  
很容易想像,也容易讓人感覺到文字的情緒.. cp|&&q  
SZ+<0Y |  
"更想藏住留在自己指尖上的,屬於御清絕的溫度".. }Ip"j]h  
gemjLuf  
很喜歡這段. .\*3t/R=X  
Bsm>^zZ`YU  
對於君海棠的情感相比,梅聲的單戀讓人 JM8 s]&  
@&f3zq  
格外覺得可憐  ...屍體還被環頸     BV=L.*  
%\=oy=f  
期待樓主的更新啦   

焰羽 2015-07-27 00:15
樓主的文筆真的超好,看的我流口水(?),文學造詣優美  .*H0{  
6km{= ```  
當作家一定很賣(・Д・)ノ -"L)<J@gQ?  
=m@5$  
這種細細的感覺,深深打進我心 T7W*S-IW  
FrSeR9b  
期待接下來的發展

半帆煙雨 2015-08-01 14:36
引用
引用第15樓徐安于2015-07-26 17:33發表的  : ~B%EvG7:n  
我很喜歡樓主的文章..字裡流著一絲絲的輕柔  !l'Az3'J|  
  `4s5yNUi=  
很容易想像,也容易讓人感覺到文字的情緒..  Co8b0-Z  
  ?,r bD 1  
"更想藏住留在自己指尖上的,屬於御清絕的溫度"..  0_bt*.w I+  
  ~4Is   
很喜歡這段.  {xt<`_R  
  !D%*s,t\'  
對於君海棠的情感相比,梅聲的單戀讓人  I=hgfo  
  uMF\3T(x4  
格外覺得可憐  ...屍體還被環頸      1G|Q~%cv  
  S6H=(l58  
期待樓主的更新啦    pooi8" G  
fD q, )~D  
xy$FS0u  
徐安你好^___^ e%G- +6  
5h[u2&;G  
謝謝妳的喜歡>/////< ~U8#Iq1  
不過我個人不太喜歡梅聲,雖然單戀是件可憐的事, 6f=/vRAh$  
但可能因為還是希望海棠跟御清絕在一起吧, ;JFE7\-mC  
就會覺得他的單戀有點多餘哈哈XDD sVkR7 ^KsG  
*NV`6?o@6  
iCN@G&rVw  
引用
引用第16樓焰羽于2015-07-27 00:15發表的  : aEdF Z  
樓主的文筆真的超好,看的我流口水(?),文學造詣優美  G"MpA[a_  
  @.*[CC;&  
當作家一定很賣(・Д・)ノ  .mDqZOpf=4  
  YH<F~F _  
這種細細的感覺,深深打進我心  _DC/`_'  
  &X+V}  
期待接下來的發展 QC<( rx  
bS/`G0!  
&t%CuU]/@  
焰羽你好^__^ V-=$:J"J'\  
g) v"nNS  
聽到妳這麼說我好受寵若驚>//////< wt2S[:!p  
*"fg@B5  
不過當作家不能只看文筆啦,還有其他很多要素的QAQ Z55,S=i  
$%r|V*5  
所以目前沒有這方面的奢求,就業餘寫一寫滿足自己就很開心了XD K- }k-S  
3!Qt_,  
但很高興妳也喜歡我的文章^^

半帆煙雨 2015-08-01 14:36
  那日黃昏甫過,天色是淺淺的晚。 X""'}X|O  
+{hxEDz  
  凝霜如往昔一般,溫了一壺龍咽醉,欲備在御清絕琴桌邊,卻讓君海棠懶聲揮了退。 X8Sk  
7Wb.(` a<  
  「凝霜,那龍咽醉,今日不必了。」 #0`"gR#+  
\)M 5o  
  「媂君的意思是……」手裡還捧著酒壺以及杯盞的凝霜頓了腳步,一時之間意會不過來。 1xguG7  
izFu&syv)  
  「本君的意思便是──今晚,誰也不准靠近此地。」君海棠拈起一蕊夜風吹落的海棠白花,彎起的眉眼,卻笑得更勝落花。 <;=Y4$y[  
sx]?^KR:  
  「是,凝霜知曉了。」身為君海棠最貼身的女婢,凝霜伶俐意會過來,嘴角也勾勒出一抹曖昧的笑。捧著托盤,遂欲退下。然才旋身走了兩步,似是又想起了什麼,佇步轉身:「對了,凝霜有一事欲稟媂君。」 j%p~.kW5  
Dx <IS^>i  
  「嗯?」輕輕呼氣吹去指尖海棠花,君海棠淡淡揚了聲。 W77JXD93  
rB4#}+Uq  
  「聽聞素還真已自鉅王手中取得毀日神弓創傷之解,只怕赤王傷勢復原,是指日可待之事……」凝霜娓娓稟著自己從武林中聽來的消息,雖然媂君絲毫無懼赤王,然鬼方赤命手段狠戾,若得知那偷襲之箭為他曾救下的君海棠所放、定是怒意勃然,勢要討此大仇。就算無所畏懼,也不能毫無預防。 l*v([@A\  
22BJOh   
  「也好,便趁此機會,試試看御清絕之深淺,」君海棠自榻上撐身坐起,話語至半,驀地一轉低喃,「也試試看……他對本君之情。」 Y~vTFOI  
d:pp,N~2o  
  「那,凝霜祝媂君──心想、事成。」凝霜慧黠笑應,捧著托盤迤邐而去。 0'py7  
c<D Yk f  
  雲深不知處幾里之外,御清絕如君海棠所預期,正走在通往雲深不知處的林徑上,雙手負在身後,步履溫沉,一身斯文從容,宛若拂過林子的一陣微風,為淺淺晚色增添一分清澈。 WN?T*bz2  
]UgA z  
  然在御清絕身後幾步路處,又多了另一道身影,步伐壓抑,掩於樹影之中,有幾分掖掖藏藏。那人雖藏身樹影,但隱約可見其一身蘇芳色素衣,雙手袖口各繫著一條淡黃絲帛──是慕梅聲。 nZ bg  
BPG)m,/b  
  今日清晨,她回到凌煙閣,遇上正小寐的御清絕,伴著他醒來後,兩人寒暄了會,慕梅聲也替他將凌煙閣上下大致打理過一次,兩人偶爾談笑,讓慕梅聲有幾分錯覺,彷彿回到了過去的恬淡時光,沒有赦天琴箕的威脅、也沒有君海棠,教她深深眷戀、嚮往。 N"T8 Pt  
PzV(e)~7  
  天光漸薄、暮色轉濃後,理應是用膳歇息的時分,慕梅聲雖知御清絕素來不執著於口腹之欲,但猜想這些日子他必是未曾吃上一頓豐盛的飯,入了後頭的灶房想做幾道菜,卻見御清絕只淡淡地喚住自己,說他有事欲離開凌煙閣,讓自己沒事就別在此處逗留。 g$ 2M|Q  
z!3Z^d`  
  語落,他便轉身離去了,看似相當沉穩的步履之間,有幾分只有慕梅聲看得出的急躁。 wP8R=T  
 Nl_;l  
  她知道,御清絕要往雲深不知處,可她不明白,君海棠究竟又對御清絕多好,讓他這般去心似箭,連事變後難得與自己再見,都不願多駐留一分一刻。 M:I,j  
LqUvEq  
  於是,在目送御清絕離開後,慕梅聲遲疑了半晌,也隨著離開凌煙閣,悄悄地跟上御清絕。 xc/|#TC8?  
jSVO$AW~C  
  夕暮的薄風拂來,將林中樹葉吹出沙沙輕響,掩去慕梅聲細微的步履,是故,五感敏銳的御清絕並未發現。他沿著連日來走過了數十回、已然熟悉不過的路,來到那一處植滿了海棠花樹之地,他穿過層層藍紗、走過雲深不知處的雅廳,踏入君海棠的榻亭。 aDOH3Ri0K!  
(C3d<a\:  
  「清絕。」一陣柔軟喚聲在他踏入這方空間時傳來。他仰眸,藍紗掩映中,榻上一襲藍裳人影輕輕撐起身,那優雅的舉止、溫柔的眼眸之中,透露出些許雀躍,彷彿一瞬欣喜起來似的。御清絕在迎上她目光時,倏地也柔了瞳眸,收斂去一身剛毅淡漠。他要的永遠這般簡單,只要見她為自己欣喜,他便心足。 ky~x4_y5  
I L\mFjZ'  
  「這幾日,依舊沒法自己睡下嗎?」御清絕來到她榻前,沉聲問。 >|'6J!Op  
8@A[ `5  
  「若有法,清絕便不來了嗎?那,海棠寧願一世都不能安寢。」坐在榻上的君海棠仰起眸眼,微微幽怨地問。 8 6+>|  
PaDT)RrEM  
  「說什麼傻話,對身子不好的。」御清絕淡淡回他,語氣聽上去正經且嚴肅,可心裡卻讓君海棠的撒嬌輕輕撼動著。他來至一旁的琴桌前,望見琴桌旁素來會備上龍咽醉的小几今日一片空蕩,什麼也沒放上。御清絕不以為意,端然坐下,衣袖翻拂間,一把琴已然擺上琴桌。 sN g"JQ  
vJCL m/}*  
  「今日凝霜身子不舒服,海棠不想勞煩,是故沒讓她備上酒。」君海棠婉聲說道。 ZbrE m  
Za f)  
  「無妨,吾亦非貪杯之人。」御清絕淡淡笑了聲,雙掌撫過琴弦。 ZF t^q /pw  
<=-\so(  
  榻上榻下,一人指法靈動、琴聲悠揚;一人慵懶半臥,細細聆聽。誰也不曾發覺,一道蘇芳色身影,掩在不遠處的海棠樹影之中,暗暗窺視。

徐安 2015-08-01 15:54
樓主終於更新囉 ... e)xWQ=,C  
亦用計也用情..其實在我眼裡,君海棠是笨的 S|J8:-  
搞到自己很忙很累,也得不到御清絕一點疼惜及愛慕.. wtUG2 (  
御清絕始終只愛他編織的初戀??那段在山洞初遇 \nHlI=!P  
%PS-nF7v  
君海棠的愛恨情仇都覺得被編劇淺淺帶過,連她跟赤王的仇 &wuV}S 7  
我都不知他們怎麼產生的? 有股好像是為了御清絕, a82mC r  
才編君海棠出來的感覺 (J4utw Z  
mqHt%RX  
期待樓主的下一篇

半帆煙雨 2015-08-09 19:54
引用
引用第19樓徐安于2015-08-01 15:54發表的  : k&/ )g3(N(  
樓主終於更新囉 ...  Zir`IQ$  
亦用計也用情..其實在我眼裡,君海棠是笨的   *d@Hnu"q  
搞到自己很忙很累,也得不到御清絕一點疼惜及愛慕..  f~F ehN7  
御清絕始終只愛他編織的初戀??那段在山洞初遇  RfBb{?PP)  
  ;J(,F:N  
君海棠的愛恨情仇都覺得被編劇淺淺帶過,連她跟赤王的仇  pK9^W T@  
我都不知他們怎麼產生的? 有股好像是為了御清絕,  pV6HQ:y1  
才編君海棠出來的感覺   4Aew )   
  wzPw; xuG  
期待樓主的下一篇 ;a&:r7]=  
3\n{,Q  
5j,qAay9  
徐安你好^__^ cN7z(I0[  
U"+ ry.3`  
對啊更新得很龜速不好意思讓大家久等了, Z9m;@<%  
君海棠是蠻笨的,但笨在沒發現自己的感情, \83A|+k  
不過也有可能是編劇沒寫好,不然一開始說好的利用, yim$y, =d  
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默默變成愛了...... 9r nk\`E  
感謝妳的留言:)

半帆煙雨 2015-08-09 19:57
  夜色漸深,琴律在月下清揚。蒼涼月光照見兩條人影,一者穆雅端正、一者妖嬈柔媚,看起來那樣不登對的二人,卻在這一方空間中,生出奇異的契合感,寧諧靜然。 6KCmswvE  
(?BgT i\  
  然而,撫琴的御清絕,指間動作依舊流麗和諧,卻漸漸覺得有股說不上的異樣感覺,隱然在體內竄動。 1MI7l)D?  
[4Faq3T"  
  君海棠半臥於榻,以手肘撐著頸側,慵懶妖媚地望向榻邊男人,一雙魅麗眸中的好整以暇,彷彿正等待著什麼發生。 G'2=j HzMF  
C9U { ^  
  御清絕也望向君海棠,望見那一襲藍裳白絨,讓月光勾勒出一身妖嬈窈窕,莫名勾動著御清絕的視線、撩撥著他的心神。  d^5SeCs6  
rm=~^eB  
  海棠……為何還不睡?以往每夜,在自己開始撫琴的一個時辰內,她總會睡去的。為何今晚……她還不睡? Hu9R.[u  
< }wAP_y  
  御清絕在心裡疑惑著,然而這份疑惑的思緒,卻漸漸讓心口的浮躁拉扯得破碎。他望著君海棠的沉靜目光,開始染上了幾分濃烈,無法自她身上抽離。 $SzCVWS  
z|]oM#Gt  
  恍惚之間,御清絕沒有自覺地停下了撥弦的動作,琴音歇止,僅餘月光飄搖,冰涼了這一方雲深不知處,卻冰涼不了御清絕落在君海棠身上、那漸漸灼熱的眼神。 IR dz(~CP  
I?Jii8|W9  
  「清絕,為何停了琴聲?」君海棠自榻上撐起身,故作疑惑地望著御清絕。見他面色怔然,君海棠挪身下榻,故作探看他情況,「清絕,你怎了?」 DIqT>HHZ  
L%K_.!d^  
  「海棠……」御清絕亦自琴桌前起身,一瞬不移地凝望著君海棠,朝她走去。眸光隨著一步步靠近、越趨濃烈。 Bdq"6SK>  
.x!7  
  「清絕……呀──」君海棠才喃了聲,便見來到身前的御清絕腰一彎,結實雙臂一把摟起君海棠,惹得她一聲驚呼。御清絕望著讓自己摟在懷中的絕艷女子,那張臉龐宛若白瓷雕成般精緻,肌膚如雪玉、又如凝脂,在月光下格外晶瑩。 *_<*bhR<  
boF4d'g"  
  君海棠很美,御清絕自第一日在道旁遇見她便知曉。或許是今夜月光格外清透、格外蒼白,將她的美揭露得過於分明,才教自己心裡生了這個衝動。 2Z`$  
G#n^@kc*,  
  「海棠……」御清絕凝望著讓自己摟在懷中的君海棠,不禁低喃出聲,「妳今日……很美、很特別……」 mU+FQX  
,AbKxT f2  
  說話同時,御清絕穿過榻亭兩側垂掩藍紗,將君海棠摟至榻內,輕盈溫柔地放下。君海棠臥在榻上,探出柔荑,輕揪住御清絕前襟,讓他彎著身子,與自己面容只相隔些許距離。她輕輕開口時,如蘭幽香的吐息,就這麼盈上御清絕鼻間。 (L0 hS'  
lDJd#U'V  
  「君海棠的美,都屬於御清絕一人。」她眸眼幽深如魅,引人癡醉。 Q)6wkY+!  
QR5,_wJ&  
  倏地,她藕臂攀上御清絕頸項、婉轉一勾,將御清絕也勾入榻上。隨即,一陣夜裡清風,輕輕吹拂,宛若一雙溫柔的手,撥撩過兩側讓人隨意束住的藍紗,紗帘散下,半掩去榻上二人身影,兩人輪廓隔著紗帘,唯美朦朧,卻又彷彿誘人看清。 " T a9  
 -hVv  
  至少隱身於海棠樹影下的一人,正為此幕怔然,用力努了眸眼想看清,她多麼希望這是自己的一瞬錯覺。 r$r&4d Y  
*2Vp 4  
  然而藍紗輕揚,在錯落的隙縫之間,她確確實實望見了,御清絕俯首,吻上身下的溫柔。剎那,慕梅聲只覺心口一陣割裂痛楚,在視線讓不知何物糊去當下,她轉身跑開,狼狽奔逃。 )YnI !v2T  
e.}3OK  
  自始至終無人注意到她幽薄的存在,君海棠沒有,御清絕也不曾。 f_4S>C$  
f1Yv hvWL  
  只有身後那片旖旎春光,被掩在雪藍的霧裡,漸漸深濃。

徐安 2015-08-09 20:51
終於等到樓主更新了 .. T^'*_*m  
:^H9W^2  
前些日子在"超級霹靂會"裡介紹 [/AdeR  
EFRZ% Y  
御清絕..但覺得編劇好像把他的"入魔" co<2e#p;  
W>?f^C!+m  
編得輕描淡寫..樓主會加入這段嗎? =wIdC3Ph  
r;cI}'  
   -t%{"y  
Q$?7)yyu+  
期待樓主下一篇的更新

半帆煙雨 2015-08-18 00:26
引用
引用第22樓徐安于2015-08-09 20:51發表的  : 'w`SBYQ5  
終於等到樓主更新了   .. 9{)Z5%Kz  
n0+g]|a AF  
前些日子在"超級霹靂會"裡介紹 ,zAK3d&hj  
U{T[*s  
御清絕..但覺得編劇好像把他的"入魔" iUeV5cB  
....... K/f>f;c  
o,S!RG&  
4 ss&'h  
徐安你好^__^ .mvB99P{<  
o,?!"*EP  
御清絕有算入魔嗎?雖然好像有被異識感染, F5FNhuC  
iEiu%T>  
但沒多久好像就收了,應該也沒什麼著墨的空間吧我想XD $Cz1C  
z $9@j2  
我應該不會加入這段喔,如果徐安期待的話先跟你說聲抱歉了^^" @T<ad7g-2J  
Mam8\  
因為沒有特別喜歡這個設定:p

半帆煙雨 2015-08-18 00:27
對不起!您沒有登錄,請先登錄論壇.

徐安 2015-08-18 01:03
樓主言重了..徐安期待什麼? N&"QKd l  
@}(SR\~N]  
當然是期待樓主的下一篇阿 \^9pW 2v  
 \]I  
讓我樓主的文筆之下找安慰

半帆煙雨 2015-08-23 12:04
引用
引用第25樓徐安于2015-08-18 01:03發表的  : ox[ .)v  
樓主言重了..徐安期待什麼? r2nBWA3  
ePEe?o4;  
當然是期待樓主的下一篇阿    n?:2.S.8  
#-{N Ws\  
讓我樓主的文筆之下找安慰 +R qbf  
)t%h[0{{  
IE;\7 r+h  
徐安你好^__^ J=iRul^S  
fagM7)x  
哈哈我都有點擔心我的文沒辦法給別人安慰反而還打擊了讀者們QQ

半帆煙雨 2015-08-23 12:06
  晨光輕盈,宛若一匹清透薄霧,籠覆上繁花如雪的雲深不知處。 &s8<6P7  
qnJ50 VVW  
  藍紗層層錯落,掩去榻上一道沉穩熟眠的吐息與人影,一身白絨藍裳的女子,端坐於床頭,曲肘靠著一旁床柱,昨日夜裡褪下的衣裳、被扯落的珊瑚髮簪,此際都已完整端正地穿戴上,再看不出昨日深夜裡的狼藉。女子深深斂去了平日妖魅的雙眸眸光,落在榻上那張沉靜的俊秀面容之上,一瞬也不曾移開。 v L}T~_=3  
vd (?$  
  那雙宛若彎月的瞳眸中,有幾許一夜未眠的疲憊,沒了誘惑的妖魅、沒了算計的精光,取而代之的,是深沉的疑惑、動搖的慍怒、一抹陌生也莫名的情緒。 Blk}I  
J \=a gQ  
  昨夜,銀白月光灑落於滿樹海棠,宛若一場清冷夢幻的雪,她與御清絕在榻上瘋狂地纏綿、瘋狂地翻覆,宛如要將彼此都揉入自己的骨血裡、狠狠交融一般。 8eJE>g1J  
 ?Vc0)  
  這樣的激情,君海棠此生未曾經歷過。以往她所誘惑過的男人,往往不須自己使出最後這個手段,便已為自己不可自拔地神魂顛倒。可這個男人──御清絕,淡漠眼神底處分明有著對自己的深邃情感,卻始終那樣自持、那樣壓抑,連情話,都不曾說過一句。 E(4w5=8TI  
(.? ZKL  
  她確信御清絕是對自己有意的,否則他為何要為了自己,夜夜都來此撫琴、又為何在自己昏迷期間,無怨無悔地照料了自己無數年歲?可他那樣平淡的舉止,卻又不禁讓君海棠偶爾疑惑。 l5k?De_(x  
BvK QlT  
  為了試探他的心思,也為了能更牢地將這個男人掌握在手中,君海棠將自己精心研製多年的春毒用在他身上──以面對自己的夢魘為代價。 TQc@lR!  
Fp%Ln(/m  
  自己到底還是太過脆弱,還是無能完全擺脫那場夢魘帶來的驚懼與陰影。可御清絕──那個自己當作獵物一般掌控的御清絕──卻以那樣深邃的溫柔擁抱著自己,拯救幾乎溺於夢魘中的她。 Svw<XJ   
BpH%STEN  
  君海棠瞇起了淡麗的眉目,凝望著眼前沉沉睡著的俊美男子,探出了纖指,以指節輕輕滑過那張雋逸淡漠的臉龐。 !E0!-UpY  
| -+zofx  
  那個剎那,湧上心頭的,是什麼呢?君海棠目光一瞬恍惚,她撫上自己心口,那裡的律動,自昨日起,便有些不大一樣了。 %;|0  
"^Rv#  
  君海棠撫過這個男人的輪廓、撫過他披散的銀白長髮,沉穩的眠息在她耳邊起落。她不禁想,這男人好歹也是武林一代傳奇,卻在女人的榻裡睡得這麼無有防備,君海棠差些笑了,可一個念頭突然竄進她的腦海──御清絕夜夜都來自己榻邊奏琴至三更半夜方離開,這段期間,他可曾好好歇息? bL`eiol6  
I[D8""U  
  還未思得答案,驀地空中氣息一變,一股狠戾的肅殺之氣襲入,宛若將天地清風凝結成噬人利刃。君海棠敏銳察覺,游移在那張剛毅面容上的指登時止住。 ?djQZ *  
e |V]  
  「竟然來得這麼快。」她低喃同時,眸光瞬冷,恢復至平常帶笑的妖嬈。與此同時,一陣急促匆忙的腳步聲惶惶而來,一抹青藍色影子來至屏風口。 4 1t)(+r  
BStk&b  
  「媂君──」正是凝霜,她焦急地欲稟消息,卻見君海棠緩緩一抬手,按下了她欲說的話。 EzpFOqJG  
aG{$Ic  
  「本君知曉。」君海棠冷道。收回輕輕停在御清絕面上的纖指,整了整衣裳,自榻邊站起身,撥開雪藍紗帘,冷冷走出。「就讓本君看看,鬼方赤命康復後,是否能耐依舊。」 <)U4Xz ?  
!SxG(*u  
  君海棠繞過凝霜,筆直往雲深不知處最外迎客的雅廳,凝霜望著藍紗層層之中那抹隱約人影,不解地問:「媂君,不叫醒御先生麼?」 S3Y2O x  
O{]9hm(tN  
  君海棠腳步一頓,微微瞥過眸,遲疑半晌,方道:「……不需要。」 .=c<>/ 0  
80;n|nNB  
  語落,君海棠回頭走離,穿過層層屏風與帷幕,來到雅廳之際,一條火紅霸氣的身影,盈著渾身勃然怒意,宛若要將此處焚燒殆盡般,踏入雲深不知處。

e2223362 2015-08-23 22:22
樓主更新啦∼ *%gF2@=r8F  
Or0O/\D)  
君海棠的心魔在御清絕交歡時憶起最愛之人 DjLL|jF  
KbW9s,:p  
並非最了解自己,御清絕你知曉嗎? Z?G&.# :  
1G^#q,%X_v  
很期待能盼到樓主賜給君海棠一個美滿結局 ](jFwxU  

御藍 2015-08-27 00:38
加油~~~等樓主更新喲……希望是個好一點的結局,好虐心哦

moxuewu 2015-08-29 22:48
唔,希望最后就算没在人世在一起也要在仙山在一起呀,就像破梦和棋一一样,下辈子永远永远~('▽'〃)

半帆煙雨 2015-09-06 13:17
引用
引用第28樓e2223362于2015-08-23 22:22發表的  : 5\ fCd|  
樓主更新啦∼    x2Lq=zwJ  
<@v ]H@ E  
君海棠的心魔在御清絕交歡時憶起最愛之人 C#0Qd%  
}28=  
並非最了解自己,御清絕你知曉嗎? [{u(C!7L`  
  ;]2s,za)qs  
很期待能盼到樓主賜給君海棠一個美滿結局  c3%@Wj:fo  
J9~i%hzr  
l`9t }  
4'1m4Ugg  
道友你好^__^ OX]V) QHVZ  
*XOJnyC_H  
對不起一直更得很慢...... ),:c+~@@kT  
OWq'[T4  
目前對結局還沒有想法,一直都是順著心情寫的, * jq7X   
y] oaO+  
還不能保證是不是很美滿的結局XD OPJ: XbG  
+0wT!DZW\=  
4bVO9aUG{  
引用
引用第29樓御藍于2015-08-27 00:38發表的  : iSLGwTdLn  
加油~~~等樓主更新喲……希望是個好一點的結局,好虐心哦 yM.IxpT#$  
U @v*0  
YUU-D(  
御藍你好^__^ f_^1J  
pO  Iq%0]  
我會加油的,謝謝你的鼓勵, Oc].@ Jy  
6Q&r0>^{  
雖然結局無法保證XD NH<gU_s8{9  
rHge~nY<  
AI vXb\wL  
引用
引用第30樓moxuewu于2015-08-29 22:48發表的  : 2zSG&",2D  
唔,希望最后就算没在人世在一起也要在仙山在一起呀,就像破梦和棋一一样,下辈子永远永远~('▽'〃) L WoG4s?w  
g1E~+ @  
fc=Patg  
道友你好^__^ &.13dq  
&GTI  
哈哈你好豁達,人世沒在一起也沒關係就是了XD

半帆煙雨 2015-09-06 13:20
  鬼方赤命領著赦天琴箕,洶洶來至雲深不知處,四周殺意驟升之際,卻響起一道銀鈴般的輕笑。 -ezY= 0Q&  
D%mXA70  
  「赤王竟親臨雲深不知處,真是稀客吶。」君海棠眸眼一彎,掩嘴笑道。 gJiK+&8I  
^mWybPqx  
  「惺惺作態!」鬼方赤命怒然一喝,赤血斬刀霸氣旋出,驚亂煙塵,淡淡模糊了彼此身影,沙塵飄搖之間,紅影瞬動,血斬刀光割破飛煙,朝君海棠襲來。 [H\:pP8t  
mP38T{  
  只見後者身姿輕盈若流風迴雪,妖嬈一旋,狐刀上手,格開勁道雄狠的赤血斬,步點一旋,趁著鬼方赤命揮起斬刀前,繞到他身側。 fA%z*\  
AUVgPXOwd  
  「碎夢彎•海棠蝕月!」腕勢一變,君海棠狠戾攻向鬼方赤命肋側,卻讓他側身避開,同時赤血斬再度來至。 zJDSbsc$%  
% }|cb7l  
  「當初妳敗於三足天那婆娘之手,是本王救妳一命,妳卻暗算以報,賤人!」鬼方赤命怒然低吼。君海棠閃身間,讓刀鋒削下幾縷雪絲,但仍是從容避過,回步間,她不忘陰冷一笑。 PP~rn fE  
UUKP"  
  「呵,別自以為了,你心裡壓根瞧不起本君女人身分,深腦長議之中,你可曾真心聽過本君一言半語?」悻然語落,她狐刀輕旋,招式再變,「──碎夢彎•瓊台飛雪!」 mffn//QS  
)0vU k  
  君海棠刀氣瞬間一凝,卻在下一刻朝四方細密迸散,割落一樹海棠,在紊亂刀氣中飄飛,彷彿真如天地間一場亂雪,海棠碎花挾著刀勁,於飛舞間在鬼方赤命身軀添上細細傷痕,卻也惹得他怒意更甚,他猛然一提丹田八成真氣,運於周身,凝於血斬刀鋒。 OJN2z  
uJHu>M}~  
  君海棠見狀,知曉鬼方赤命招上極端,欲與之一拚最終高下。 B_U{ s\VY  
L9Z;:``p  
  「斬龍吟•鬼破天驚──」 l\AMl \  
<e]Oa$  
  「碎夢彎•傾城一刎!」 w~_;yQ  
H.<a`m m8  
  「嗚呃──」雙招交擊,雲深不知處瞬間動盪,煙塵瀰漫,震倒幾株海棠花樹,連四周擺設皆受勁道波及,登時壞裂。塵埃錯落之間,一人腳步連連敗退,似是不堪狠勁之擊,好不容易站定腳步,卻又彎身嘔出內創鮮紅。 \l"&A  
6$a$K,dZ  
  沙霧散去,只見鬼方赤命長斬佇地,目光狠冷,睨著前方因傷屈了身的君海棠,她勉以狐刀拄地撐住身子,妖嬈的唇畔不斷溢出血絲,滴落塵土。 zl-2$}<a  
k%wn0Erd  
  「君海棠,在妳迎來死亡之前,我大發慈悲解妳心結──本王不是瞧不起妳,是瞧不起所有人。因為只有我──才是苦境真正的王。」鬼方赤命狂然一笑,隨即那柄霸氣無匹的鬼方赤血斬旋舞上肩,預備使出最後一擊。此時一抹青藍色身影從後方奔來。 =~Ynz7 /x  
J89Dul l  
  「媂君,凝霜來助妳!」只見凝霜衝入戰圈,飛袖一揚,散出白色細末,朝鬼方赤命襲來。後者未及動作,便見他身後始終靜默觀戰赦天琴箕迅速上前,翻袖帶出一張船琴,雙手一撥。 zf4Ec-)  
KfBTL!0#  
  「給我退下。」赦天琴箕冷道。琴律尖音自指間化光飛來,音律細密地震動空氣,將空中白色細末盡數擊落,另一道琴音宛若飛針疾刺,貫過肩頭,震退凝霜。 (>6*#9#p  
-LDCBc"  
  「嗚──媂、媂君……」凝霜退至君海棠身邊,驚惶喚她。 BR^7_q4q  
ANIz, LS  
  鬼方赤命肩刀而來,那一身張揚霸氣,對比著受創且已無路可退的主僕二人。只見他眸光一冷── wiaX&-c]8  
6C>_a*w  
  「鬼方斬!」霸刀挾無匹狠勁迎頭劈來,縱如螳臂擋車,君海棠仍咬了牙,舉刀欲抗。 FJ*i\Q/D  
4L-:*b_v\  
  「碎夢彎──」然而她刀招方半,卻聽得身後琴曲驟然奏響,琴律挾雄沉氣勁,自雲深不知處內室襲來,越過君海棠二人,直直迎上鬼方赤命刀招。 I/VxZ8T  
Q6o(']0  
  兩勁相擊,威力再撼天地,雲深不知處狠狠動盪。然而此回,微微退了幾吋的,是鬼方赤命。 {GvTfZfp  
Am8x 74?  
  「這琴音……」君海棠認出身後琴招,驚惶轉頭──只見一條沉穩身影、儒冠雅袍,緩緩自煙塵中邁步而來。

半帆煙雨 2015-09-06 13:21
  「插手者,一同陪葬。」鬼方赤命手中血斬硬聲擊地,怒然低喝。 t E` cau  
ze_{=Cv&Y  
  「縱是閻王討命,御清絕也要護她周全。」御清絕沉步邁至君海棠及凝霜面前,衣袖一翻,神琴化現同時,他左掌俐落低壓琴弦,盪溢出一陣無有殺傷力、卻剛勁深蘊的音波,欲警示眼前不速之客。 "fg] (Cp[z  
ve ~05mg  
  只見後方的赦天琴箕輕撥船琴一弦,化去御清絕音勁,她望著眼前男人,與自己同為琴師,也坦然欣賞彼此之藝,如今卻為了立場絃音相向,不免有幾分無奈。 B!gGK|8  
) \Y7&  
  「哦?傳說中的七指掀濤、西武林不敗神話?」鬼方赤命訕訕挑眉,輕佻望著前方來人,輕蔑笑道,「看來昔日英雄,也不過是君海棠養的一條狼狗。」 HL/bS/KX  
2,lqsd:xM  
  「放肆!」御清絕微慍一撥琴弦,音波如利刃飛光,眨眼之際便在鬼方赤命頰上劃出一道鋒利血口。後者彷彿因此被挑起了更甚之戰意,斬刀飛猛再一旋。 ]M)O YY  
9Rm/V5  
  「愛她,便成全你陪她下黃泉──伐天鬼孽•斬!」鬼方赤命掄刀強勢攻來,御清絕七指宛若靈動,飛快滑弦,奏出綿密音波,宛若無形劍刃,與鬼方赤命刀勁一一相抗。 Q0Nyqhvi  
*A}cL  
  御清絕身後,君海棠雖傷,然得此餘裕,陰冷的雙眸睨著戰局,心裡暗自盤算。 ut >4U'.H  
=0 @&GOq  
  鬼方赤命見久取不下,攻勢驟轉,更疾更快,御清絕琴音跟進,弦音如嘈嘈急雨,雲深不知處登時戰曲高昂,殺聲割破天地。煙硝隱處,只見君海棠悄然站起身,狐刀旋腕一收。同時,一柄雪藍長弓架上她左手腕臂,右手俐落幻現箭矢,搭上弓弦,使勁一拉──瞄準了正與御清絕纏戰的鬼方赤命。 zkTp`>9R  
T!wo2EzE  
  剎那,纖指一鬆,利箭挾驚天疾勁割裂戰局,越過御清絕,狠狠鑽往鬼方赤命心窩,後者凌厲察覺,手中長斬倏然旋回,格開箭矢,卻也露出一瞬空門,讓御清絕音勁擊中胸膛,鬼方赤命登時動作一緩,君海棠覷準此機,第二發箭矢如流星穿天而來。 mh<=[J,%p  
:{NC-%4o0  
  一旁赦天琴箕機警察覺箭矢再來,又見赤王動作已緩、必是無法閃開,心急、未加思索地閃入戰圈,琴弦一劃,欲替鬼方赤命擋箭。御清絕眼見赦天琴箕欲以琴音強行擋下勁道狠猛的毀日箭矢,心裡一凜,他素來賞識琴箕之藝,更有意將自己所創之伏羲神天響傳授予她,又如何能坐視她如此犯險? K:' q>D@  
]$U xCu  
  半晌,御清絕牙一咬,以輕功縱身躍入戰場中央,在眨眼之隙運動全身真氣,一手擋化去琴箕音波、一手硬是握接下毀日箭矢,然而箭上強勁力道在他握住箭矢同時透胸而過,御清絕頓時內創,卻仍屹立於中,未動絲毫。 | ohL]7b<  
,!V] jP)  
  「清絕!」君海棠未料御清絕竟有此舉,驚愕出聲。卻未曾深思,驚愕背後,究竟是意外,還是擔憂。 {bO|409>W  
L< zD<M  
  「御清絕你──」赦天琴箕也為眼前此景一訝。 GDYFU* 0  
}HE6aF62O  
  「吾雖要護全君海棠,卻也不願見人喪命於此,若再進逼,莫怪御清絕不再留情。」御清絕咬牙警告。赦天琴箕與御清絕雖有仇、卻也有論琴相交之誼,不願與他交手。 LqdY Qd51  
0y&I/2  
  「王,看在我的面子上,我們撤退吧。」赦天琴箕回過頭,柔聲勸道。鬼方赤命素來好戰不屈,況且觀雙方對戰,自己未必劣勢,不甘就此收手,然而赦天琴箕方才為自己擋招之舉也讓他暗自感念於心。 64-#}3zL  
a[lY S{  
  「此回便看在琴箕面子,但本王與君海棠之仇,終要清算!」鬼方赤命怒然收起兵器,撂話拂袖而去。琴箕朝著御清絕微微點頭示意,亦隨鬼方赤命而去。 AxxJk"v'y  
7bxA]s{m  
  見兩人走遠,御清絕握著箭矢的臂方頹然一鬆,掌中箭矢落地,頓時身軀一個踉蹌,嘔出怵目鮮血──

陸微星 2015-09-06 14:46
本來是因為對御清絕與琴姬武戲的喜愛,而回鍋看下闋∼∼ mDh1>>K'~  
I\qYkWg7  
一直覺得御清絕是個完美的男人,而君海棠的出現,算是他完美生命中的一抹不完美,也因此讓這個角色更立體起來∼∼ IrMl:+t\  
x{NX8lN  
  雖然沒多喜歡君海棠,但是樓主筆下的她,詮釋的很動人,整篇文讀下來,很優美流暢,叫人喜愛,值得期待!!

半帆煙雨 2015-09-13 22:30
引用
引用第34樓陸微星于2015-09-06 14:46發表的  : EBtLzbj  
本來是因為對御清絕與琴姬武戲的喜愛,而回鍋看下闋∼∼ Y xv9  
v#=`%]mL  
一直覺得御清絕是個完美的男人,而君海棠的出現,算是他完美生命中的一抹不完美,也因此讓這個角色更立體起來∼∼ ,]}?.g  
-T6 (hT\  
  雖然沒多喜歡君海棠,但是樓主筆下的她,詮釋的很動人,整篇文讀下來,很優美流暢,叫人喜愛,值得期待!! KRJLxNr  
`si#aU  
eT'nl,e|  
陸微星你好^__^ ,Ma.V\T[  
!L5jj#0  
謝謝你喜歡這篇文>/////<,更得很慢真是不好意思^^" Nr2C@FU:0  
g<*BLF  
我也同意你說的,如果御清絕沒有愛上君海棠這個盲目的一面, C0=9K@FCb  
\.XLcz  
我想我應該也不會對他有特別的感覺吧, 4h6k`ie!$  
RvJ['(-  
我倒是蠻喜歡君海棠這個角色,雖然原劇的角色塑造上其實有很大的缺陷, >r &;3:"  
3Rm#-T s  
但她的個人特質跟心機我覺得也算是以往少有的類型,所以之前蠻關注她的:p

半帆煙雨 2015-09-13 22:32
  御清絕單膝頹跪落地,唇角溢出鮮血,滴落在塵土之上,正是方才擋箭之時,內腑受毀日弓勁重創所致。 )pw&c_x  
bbxLBD'  
  「清絕?!」君海棠驚見御清絕異樣,趕緊與凝霜上前攙扶,縱使自己身上亦有創傷。 C1T_9}L-A  
BF{w)=@/'  
  「……吾沒事。」御清絕迅速抬指點住自己穴道,止住內傷血勢,勉力開口,不欲讓君海棠擔心。 Y+/JsOD  
2tayP@$  
  然而一番激戰過後,御清絕開始感知到體內浮生一股氣勁,沿走經脈,他將之連同內創壓抑下,心裡卻有不好的預感。 X &2oPo  
{f9{8-W <u  
  望著那張隱忍痛楚的俊逸容顏,君海棠無視御清絕逞強的話,要凝霜與自己將他摻入內室。將御清絕扶坐在床榻上後,又著凝霜去備來藥湯。 5 =(c%  
Ba\6?K  
  「毀日神弓之勁,你不知曉麼?為何……為何要這麼做?」君海棠望著御清絕那片染上了血紅的前襟,連自己也尚未意識,便低喃出聲。 ch5s<x#CE  
.@iFa3  
  「……就是知曉,才更要擋下。」御清絕氣虛地應聲。 pIW I  
wwKh CmH  
  「你怕我傷了赦天琴箕,是麼?」君海棠嗓音一淡,輕輕反問。話語中沒有往常的妖嬈柔婉,不知為何有些冷淡。 eMK+X \  
Ou'?]{   
  「海棠,妳何出此言?」御清絕瞇起了眼,對眼前的君海棠有些陌生。 >Ps7I  
!gwjN_ZJ^  
  「你不是一直很賞識琴箕,一直想將伏羲神天響傳予她嗎?」君海棠抬眸,那一雙素來魅惑迷濛的麗眸,難得清冷。 7dihVvL $  
IB.yU,v  
  「確實。」御清絕淡淡回答,然而虛弱的眸眼卻直直盯著君海棠,不解她為何如此,「海棠,妳怎麼了?」 57F%j3.|/  
^"8G`B$r  
  「天下操琴者無數,就算琴箕技壓天下琴師,可有重要到、讓你連命都不要麼?」君海棠微微嚴了聲嗓,卻讓御清絕聽出了背後隱藏之意。 Q5S,{ ZeT  
NV4g~+n  
  「海棠,妳……是在嫉妒琴箕麼?」御清絕試探性地問。此話卻讓君海棠思緒狠狠一抽,她腦海一陣混亂,彷彿此刻才開始疑惑,為何自己會說出方才那些話。這話是假的嗎?縱是像平常一般作戲蠱惑,也不該是這個冷淡的語調;那,是真的麼?若是真的,是出於對赦天琴箕的嫉妒?可她為何要嫉妒她? "S~_[/q  
~Lfcg*  
  未及釐清思緒,眼角瞥見凝霜捧著藥湯及丹藥等物走來。不欲讓侍女發現自己的失態,君海棠不加思索地換上平日在御清絕面前的模樣,妖嬈、婉轉,笑得連滿樹海棠都要失色。 a )*6gf<5  
Vbh6HqAHxJ  
  「海棠……當然嫉妒琴箕,竟能讓清絕豁命相護至此……」君海棠抬起纖指,輕輕點上御清絕胸口,口吻故作一澀,「在清絕心中,海棠與琴箕,究竟何人重要?」 0f ER*.F  
x4Rk<Th"o  
  「當然是──」御清絕為君海棠驟變的態度遲疑了半晌,才開口欲回答,便見凝霜走近,一時打住了聲。 m9M FwfZ  
E jEFg#q  
  「媂君,凝霜備來御先生的藥了。」凝霜來到榻邊,恭聲說道。 $#o1MX  
3L-^<'~-k;  
  君海棠為了那瞬遲疑與未竟的回答微微沉了心思,臉上卻仍是那副妖媚輕佻的模樣,「凝霜,什麼御先生,該改口了。」 lfk9+)  
l#3($QV,  
  凝霜聽得,登時會意,曖昧深深地笑彎了眸,「唉呀,原諒凝霜啊,主人。」 }:iBx  
5IVksg  
  一聲「主人」,提醒了御清絕昨夜與君海棠的情事,登時讓御清絕微微臊然地別開了臉。 Vu0 KtG9  
~Y5l+EF#  
  「別胡說……」 e^).W3SK]  
xu%'GZ,o9  
  「凝霜哪裡胡說了。主人,這有舒緩內傷的藥,趕緊服下吧。」凝霜捧起湯碗,湊到御清絕面前。 mkvvNm3  
Bt^K]F\  
  「凝霜,伺候好清絕,本君衣裳讓那廝污了,要去換下。」君海棠收回擱在御清絕胸膛的手,旋身欲去。在轉過身瞬間,眸光瞬間暗去,似是她悶去的心思。然而腳步跨開之際,手腕驀地讓人一把牢牢握住── .M|>u_< Qd  
$%2_{m_K:p  
  「海棠──是妳。」那是方才御清絕未竟的回應。

半帆煙雨 2015-09-13 22:33
  君海棠走回那方屬於她的榻亭,雲深不知處的最堻B。 w=r&?{  
V7CoZnz  
  腳步卻透出幾絲往昔不曾有的紊亂與匆忙,面容繃得張緊,也失了平時御清絕面前的溫柔。心口漫生著一股慌張,在胸臆之間蔓延。 #/J 'P[z  
lXrD!1F  
  『海棠──是妳。』方才在客間,君海棠腳步跨開之際,御清絕一把抓住她的手腕。氣息虛弱卻堅定地說。 J$uM 03  
a,'Cyv">  
  君海棠分明欣喜,卻也開始害怕,因為她發現自己開始讓御清絕所牽動、所影響。 kL{;.WsB  
7-iIay1h"  
  不該是這樣的……不應該……御清絕是自己的獵物,慌亂的、被操縱的那個,合該是御清絕才是。為何她會忘了那張應該戴上的面具、甚至在御清絕面前洩漏了情緒? #Olg (:\  
kv|,b   
  君海棠回到榻亭,愣愣站在曳地藍紗之前,心神恍惚。半晌,她眉心悄怒蹙起,狠狠咬了牙──男人、男人都是卑劣的,是她要踩在腳底踐踏的,她怎能被男人牽動? ayp b  
\,W.0#D8v4  
  她得反轉局面,拿回自己的主控權,可是──一思及御清絕替赦天琴箕擋下的那一箭,她便莫名不是滋味。 gqiXmMm:9  
,j9 80/  
  自己花了這麼多時間博取御清絕的心,是否還不夠讓他死心榻地?要如何,他心中才不會再牽掛自己以外的其他人?君海棠盤算似地瞇起一雙麗眸,眸中閃過一絲陰暗。 ol!86rky  
euRss#;  
  「海棠。」尋思間,一道溫沉聲嗓自身後傳來。君海棠警覺回頭,是御清絕。 2JO-0j.  
6o}V@UzqV  
  「清絕,你傷勢不輕,為何不好好休息?」君海棠柔了容顏,如往昔與他說話的模樣。 vd~U@-C=R  
=DgC C|p  
  「吾要回凌煙閣一趟,走前有事想對妳說。」御清絕走到君海棠面前,無預警地執起她的手。 G\H q/4  
2YQ#-M  
  「嗯?」君海棠怔然望著被握去的雙手。 -Q[g/%  
2RNrIU I2  
  「昨日發生之事……」御清絕頓了會,望了眼一旁的榻亭,正是昨夜他與君海棠相擁而眠之處,「吾會負責的。」 'Tf9z+0;  
N_'+B+U?  
  「如何?」君海棠仰起一雙媚眸,凝望著御清絕。負責說來容易,可一個男人要怎樣對待一個女人,才能稱為負責? TL-i=\{L:d  
(9.yOc4  
  「縱日換星移、滄海桑田,御清絕不離不棄。」迎上君海棠的目光,御清絕聲嗓溫沉。 ~Yk"Hos  
K^ D82tP  
  「嗯……」君海棠柔柔一笑,輕輕摟住御清絕。那一瞬間,她又開始分不清楚,此刻的笑意,是出於算計、還是出於真心。倏忽,她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她斟酌了半晌,在御清絕耳邊試探性地輕問,「就算……哪日海棠成了整個武林的敵人,你也會站在海棠這邊麼?」 XoL[ r67Z  
G\rj?%  
  聽得,御清絕卻微微變了眸光,再啟嗓時,有幾分隱微的乞求,「海棠……吾不希望妳沾染血腥殺孽,別再與鬼方赤命起衝突了,好麼?」 N=fz/CD)I  
qe?Ggz3p.  
  君海棠眼眸一冷,朱唇在御清絕耳邊勾勒出一抹苦澀的笑。他到底害怕自己傷害赦天琴箕、到底擔心她的安危。君海棠在心裡訕笑了聲,冷冷哼了聲,「……嗯。」 jPwef##~7  
v&0d$@6/U  
  御清絕任她摟著,沒有察覺這聲應允背後的異樣,因為他心中,也藏著未曾言明的心緒,在君海棠看不見的頰邊,御清絕驀地眼神一哀── b~w KF0vq  
vo;5f[>4i  
  因為,縱使我願意永遠擋在妳身前、護妳周全,也不知還能多久了。

半帆煙雨 2015-09-27 03:33
  御清絕回到凌煙閣時,步履有幾分顛簸。 gduxA/aT  
?[SVqj2-  
  身上的傷與體內開始蔓延的異樣讓他漫散了心神,未曾發現閣中,佇立著一道蘇芳色身影。 U>3 >Ex  
*,jqE9:O  
  她手上拿著抹布,正擦拭著端置於樓閣中央的那張琴桌,細細地擦著,神情卻有幾分恍惚,連手下動作,彷彿都已經停滯許久。  # eEvF  
'  o=E!?  
  慕梅聲望著這張琴桌,往昔靈動的眸眼之中溢滿了哀傷。 :uR>UDlPX  
O]_={%   
  她一直知道的,知道君海棠才是主人嚮往的夢。主人也實現了他的夢,自己應當要為主人高興的,可此際慕梅聲只想哭。 7+ 8bL{  
b+$o4 l/x  
  眼淚爬上眼角,幾乎模糊去眼前的這張琴桌。驀地,慕梅聲忽聽得身後蹣跚步履,驚然回身,見御清絕顛簸走來,她驚急地趕緊上前攙扶。 M7 p8^NL  
 sL ~,  
  「主人?!你怎麼了?!」慕梅聲攙摟住御清絕失卻大半氣力的身子,趕緊將他扶至一旁的椅子上,讓他靠著歇息。慕梅聲急得不知道該如何,她未曾見過御清絕這般衰弱的模樣,心裡慌急地胡亂檢視著他一身上下,想幫些什麼,卻無從著手。 @^HwrwRA  
WB;J1TpM7  
  無意間,慕梅聲觸得御清絕腕處,那堹蕊礙滲葍H讓她驚叫出聲, 5`yPT>*#m>  
7-g^2sa'(  
  「主人,你體內的伏羲剛勁又──」 '}zT1F* p=  
z|%Bh  
  「扶吾……到露臺上……」御清絕虛弱地吐出氣聲,虛弱得彷彿胸肺正被撕裂。慕梅聲急得思緒一片空白,只知聽話照做,她將御清絕扶至凌煙閣臨岸一側的露臺坐下,御清絕最常在此處,迎著虞江的天風潮汐撫琴。 n2;(1qr  
2VMX:&3 5J  
  天風吹來,御清絕勉力運起真氣,以通虞江舒清之風,將之導引入體內,隨著真氣流走經脈,緩抑下那股在體內過於龐然、宛若要扯裂經脈的氣勁。御清絕因沉痛而糾結的眉宇,這才舒展了些許,面容也不那麼糾結懾人。 Z jt9vS)  
GU#Q}L2  
  「主人,你受了內傷。」慕梅聲看出,除了伏羲剛勁,更有其他脆弱之處。 !h/dZ`#  
'Z$ jBL  
  「莫擔心,吾無礙。」御清絕面色已恢復了大半,聲嗓卻猶有幾分虛弱。慕梅聲知道御清絕向來不欲身邊的人操心,也不追問,只轉過身,說要去幫御清絕煎一帖活血強筋的藥。 -&7=uRQk  
}!knU3J  
  然而慕梅聲知曉,御清絕身懷絕技,卻從不好戰,也從不招惹無謂的爭鬥,身上得傷,為的必是君海棠。慕梅聲不言不語,卻暗淡了眸光。 0$?qoS  
ZpTi:3>  
  御清絕只同慕梅聲淡淡道了聲謝,沒多說什麼,便看著她走遠。 +DxifXtB  
-g$O OJB6  
  方才在雲深不知處,他也不曾告訴君海棠,自己身上發生的變故。 jqqaw  
CH#kvR2  
  當年他自創絕世琴招──伏羲神天響,其無匹威力,讓自己成了西武林不敗傳說。然而琴招之剛強雄猛,卻在自己體內留下了無法排散的勁道。為了不讓伏羲剛勁傷人傷己,他沉潛江湖、隱遁避世,學著以己身內力,壓抑剛勁。 5D-BIPn=JV  
gpsrw>nw  
  日子一久,他倒也過得與尋常人無異。 Q%$i@JH`m  
~CulFxu  
  然而一場變調的弦琴無上宴,讓他露面江湖;一個令他傾心的女人,將他帶往風波深處。 !yk7HaP  
{;;eOxOP|  
  前夜縱放情慾,已讓御清絕鬆懈了意志、也鬆懈了對伏羲剛勁的壓抑。未料,翌日一早,等著自己的,更是一場避不開的惡鬥。 <JJkki  
y#nSk% "t"  
  為了不讓君海棠與鬼方赤命的矛盾加劇,他讓毀日神弓之勁透心而過,震傷心口筋脈,卻也使得自己再無力壓抑體內剛勁,只能任其沿著創傷的筋脈竄動起來。 f5N<3m=  
zH'!fhcy  
  他感覺得到,壓抑了數年的剛勁再度爆發,已不再是自己能輕易抑止的程度。 WY3_7k8u  
T+3k$G[e/  
  放任伏羲剛勁在體內竄動,日子一久、或過度使用內力,他必會筋脈盡裂而亡。若要再度將之平抑下,勢必又需要一段沉潛休養的歲月。 )*+u\x_Hx  
@eA %(C  
  可這回,自己是否還能夠義無反顧地、淡出江湖?

陸微星 2015-09-28 12:52
見到樓主更新文章,很開心,但見之,卻又帶著一股淡淡的哀傷∼ @ > cdHv  
#<D@3ScC  
此文是正劇的隱藏版,將正劇裡不足的內心戲,全然補足展開,叫人看得過癮,卻又不捨! 37,L**Dgs  
rR3m' [  
樓主筆下的御清絕,更至情至性,超然脫俗,卻也承擔更多! o<~-k,{5P  
?@yank|  
如果,海棠知道自己對他造成的影響這麼大,是否會懸崖勒馬? b^+Fs  
]9dx3<2_I  
希望這對在樓主筆下能有好的結果!!!

焰羽 2015-10-01 05:21
很久沒來,道友更新超多,一次看感覺真好 Hs.6;|0%  
ttTI#Fr2  
御哥果然是溫柔這樣∼ C8! 8u?k  
xNocGtS  
希望海棠趕快走回頭路啊,求好結局

半帆煙雨 2015-10-03 15:39
引用
引用第39樓陸微星于2015-09-28 12:52發表的  : l{M;PaJ`}  
見到樓主更新文章,很開心,但見之,卻又帶著一股淡淡的哀傷∼ @>qx:jx(-S  
^D% }V-"  
此文是正劇的隱藏版,將正劇裡不足的內心戲,全然補足展開,叫人看得過癮,卻又不捨! Z[DetRc-  
x*5 Ch~<k  
樓主筆下的御清絕,更至情至性,超然脫俗,卻也承擔更多! @&!=m]D*  
....... >!:$@!6L  
!D.= 'V  
xl1L4R)6D  
陸微星你好^__^ _" R3N  
1(#*'xR  
謝謝妳的閱讀, z v L>(R  
bIvJs9L  
我想我的文風就是這樣吧,不管寫什麼好像都帶著一點悲傷的氛圍Orz .Um?5wG~i  
v#FJ+  
我自詡坑品很好,完結是沒問題的,但Happy Ending常常是我最無法保證的||||Orz B,BOzpb(  
%J/fg<W1  
因為我向來是隨著感覺寫的,最後走向什麼樣的結局就讓角色們自己去尋找吧(喂) j]@ x Q,y  
A{DIp+  
}a #b$]Y  
引用
引用第40樓焰羽于2015-10-01 05:21發表的  : '$2oSd  
很久沒來,道友更新超多,一次看感覺真好 pXpLL_  
P;HVLflu  
御哥果然是溫柔這樣∼ c5T~0'n  
:Ul'(@  
希望海棠趕快走回頭路啊,求好結局 ?9wFV/  
vy2*BTU?  
Zh@4_Z9n!  
!_^ {udB}  
焰羽你好^__^ O&rD4#  
6\)8mK  
其實我更得很慢,一周才更一篇(汗) &2P:A  
mCC:}n"#  
然後回覆同上,結局還在努力中,沒辦法保證是HE QQ

半帆煙雨 2015-10-03 15:41
  雲深不知處,已經一連好幾日不見御清絕身影。  9:K  
4cErk)F4  
  一名女子,一身白絨藍裳,佇立在一株海棠樹下,微微仰了眸望向滿樹雪白。 Y7b,td1  
%(dV|,|v  
  君海棠這幾日都不曾睡好。當初,這是她誘使御清絕前來陪伴自己的藉口,誰知夜夜聽了他在榻邊的琴聲,如今竟可笑地弄假成真,沒聽見他的琴音,竟真不能睡下。 + aXk^+~j  
k Nf!j  
  她心裡抗拒這個事實,只告訴自己,是因為與鬼方赤命一戰,添了傷勢,才躺得不安穩。然而,她依舊不能否認,御清絕為赦天琴箕擋下箭矢的那一幕,確實令自己胸臆動搖,心中浮升出強烈的危機感。 \ eyQo>(  
H(5ui`'s  
  就連那日離去前,御清絕最後留下的話,依舊是「不要和鬼方赤命衝突」。 b Q9"GO<X  
Chb 4VoE  
  心不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只會是個變數。而她,不能容忍變數──赦天琴箕不能留,她要御清絕眼中只有自己一人。 lo>-}xd  
vBCZ/F[  
  雲深不知處靜得無風無塵,驀地,一朵海棠花蕊,無聲自枝頭斷落。 9>.<+b(>!'  
F-reb5pt.=  
  君海棠斂去眸眼,在心中下了決斷。 [6/%V>EM  
S7#^u`'Q_^  
   Z|cTzunp  
1Hk<_no5  
    2U+z~  
-f|+  
  虞江煙波,如紗如霧,挾著江水清冽,撫過絕岸之上那座孤雅的樓閣。 i-"h"nF"  
(X`t"*y"  
  御清絕一派沉靜,在迎著絕岸的露臺上端然而坐,任清風拂過他一身儒冠雅袍。連日在此打坐調息,已讓體內竄動的伏羲剛勁稍稍平息了些許,縱使體內依舊明顯有著異樣氣勁竄動之感,較之日前已是舒坦許多。 b3 %&   
w'!}(Z5X?  
  清風迎送之間,他蹣跚地站起身,腳步仍有幾分細微顛晃。 :[X }.]"  
|V~(mS747:  
  「主人?!」慕梅聲正在閣內打理著,見御清絕顛簸之樣,趕緊來扶。 {7M4SC@p|  
fB @pwmu  
  「梅聲,吾要出去一會,凌煙閣就勞妳了。」御清絕勉力站穩了身子,輕輕拉開慕梅聲扶在自己臂肘上的手,逕自朝凌煙閣外走去。 ?+}E  
)8 N)Z~h  
  「可是主人現在身體狀況──」慕梅聲擔心地追上,將手探在空中,卻不敢貿然扶觸。 $Zu4tuXA  
~i_ R%z:y  
  「吾無礙。要再度壓抑下伏羲剛勁,勢必需要一陣淡出江湖的時光,在那之前……我必須為伏羲神天響,找到傳人。」因為這一回,他不知道是自己壓抑下伏羲剛勁,還是伏羲剛勁會吞噬去自己。 0or6_ y6  
$nD k mKl  
  御清絕堅決地步出凌煙閣,沒有看見慕梅聲懸在空中的手。 ;uWI l  
o y%g{,V  
  「主人,梅聲在此處等你回來。」望著御清絕走遠的背影,慕梅聲默然地收回手。 ^x1D]+  
$Bwvw)(%  
  御清絕步履徐緩,沿著野道一路彳亍而行。終於抵達的,是赦天琴箕的露水三千。 `v/tf|v 6  
J\,e/{,X  
  方踏入露水三千外門,御清絕便聽得一陣淒涼琴音,幽幽飄來。他在門外佇了步,細聽著她的琴音。曲中的怨、悲、與傷,御清絕此際聽來,莫名深刻。 UXdC<(vK  
3 z/O`z  
  「嗯?」察覺來人,赦天琴箕停了弦音,瞥向入口,望見一人,儒冠雅袍,默然佇立門外,「既然來了,何不進入?」 $Ln2O#  
2QuypVC ]  
  「呵,」御清絕見她發現,只是淡然一笑,優雅步入,「技高若此,不愧是琴箕。」 Om?:X!l"  
*}WqYqOow  
  「那日,多謝你為我擋下箭矢……你可無礙?」琴箕婉然自船琴臺前起身,掛心地打量著御清絕,外表不見異樣,卻不知是否有何內傷。 zKAyfn.A  
'?!<I  
  「……嗯。」 御清絕只是淡淡應了聲。 B8# f^}8  
4#Nd;gM2  
  「神琴主人來此,應不是只為聽琴吧?」聽見如是答案,赦天琴箕也稍稍放了心,轉口問起他之來由。 CYic_rF$  
WZO 0u  
  「確實。吾今日來此,是有一不情之請。」御清絕溫沉地道。 >5@ 0lYhH  
T. Y4L  
  「是為了伏羲神天響麼?」他未明說,赦天琴箕也大致能猜得到。  D]>86&  
8#JyK+NU  
  御清絕之所以舉辦弦琴無上宴,便是為了覓得伏羲神天響的傳人,而在自己奪舍弱水琴姬、重出江湖之前,弱水琴姬一直是御清絕最屬意的傳人。即使知道了自己並非當初的弱水琴姬,而是紅冕邊城的赦天琴箕,他依舊心思未改。 U>M>FZ  
F U v)<rK  
  御清絕是個惜才之人,縱使她殺了他座下瑤琴四調其三,他也願意前嫌盡釋,更在自己數度蒙難之時,出手相救。所以那日在雲深不知處,他才為自己擋下了那支強勁的箭矢。 Z YO/'YW  
;>hPHx  
  「嗯。」御清絕望向那台四病船琴,「伏羲神天響雖是當世一等琴招,卻在吾身上留下了無法輕解之症,所以吾雖希望妳能承襲伏羲神天響,卻也希望妳深思熟慮其後果。」 E":":AC#  
F9G$$%Q-Z  
  「你數度有恩於我,在我蒙難時出手相救,這份恩情,琴箕難以償還,伏羲神天響一事,我當認真思慮──」赦天琴箕斂眸半晌,正開口答應考慮之際,露水三千的空氣倏忽一凝,空中隱約浮竄出一絲殺意,「有人前來!」 U?m?8vhR6(  
HBkQ`T  
  「這氣息……」御清絕亦敏銳察覺,然而察覺當下,眸中卻閃過一絲訝然,「是海棠?!」

半帆煙雨 2015-10-10 20:49
  聽聞來人,赦天琴箕退至船琴之後,面色一凜,渾身戒備,但她看出御清絕的遲疑,「你若不便與她照面,露水三千之內可借你暫避。」 <qj@waKw4  
K>p:?w  
  「……嗯,感謝。」感知那氣息逐漸逼近,縱使心裡有幾千百個疑惑,御清絕仍在遲疑片刻後,舉步閃入露水三千的內室。 #S74C*'8  
# 2t\>7]  
  他不是告訴海棠,讓她不要再與紅冕之人衝突嗎?為何……掩身在內室裡的御清絕,溫沉眼眸透過窗扉縫隙,凝望著外頭情景,心裡不斷湧現如此疑惑。 Dg4^ C  
[8g\pPQ  
  剎那,一陣疾厲氣勁拂掃而來,摧折了露水三千裡一地花草。 o+23?A~+  
-Y,Ibq  
  凌厲而來的,正是那一抹藍裳白絨、珊瑚綴髮的絕艷女子──君海棠。乍見她的身影,御清絕突然發覺,自己已有好幾日沒見她了,溫沉眸中盈起一抹思念。然而,那張面容上的陰冷、狠戾,卻讓自己陌生至極。 vP;tgW9Qk  
+?eAaC7s  
  「帶著殺意而來,看來妳是不肯放手了,君海棠。」赦天琴箕佇身琴臺前,冷冷望著眼前不速之客。 B'~i Z65  
{y%O_-C'r  
  「本君的目標,本是鬼方赤命;可是本君發現,若留妳在世,便不可能真正誅殺鬼方赤命。所以今日,只好請妳納出性命了。」君海棠殺意一濃,狐刀上手。赦天琴箕漫不經心地輕輕撥了一弦,未有攻擊意圖,卻似她荒謬訕笑的心思。 \}& w/.T  
O*"wQ50Ou  
  「我可以將妳這番話,當作是對我琴藝的恭維麼?還是……妳為的,是別人?」 JZ0+VB-3U  
>R!I  
  「無論妳是不是鬼方赤命的走狗,只要你讓御清絕掛心一天、便一天不能留。」君海棠冷冷,手中狐刀在天光下湛出冷冽的冰藍。 #Yb9w3N  
jtCob'n8  
  「原來藍王,愛上了西武林不敗神話。」赦天琴箕冷冽眸光漫轉,掃過眼前四病船琴,眸中戒備深處,彷彿憑生出一絲哀傷。 Z19y5?uR  
fO|u(e  
  「愛?」君海棠彷彿聽見了什麼刺耳的字,冷冷訕笑,「別說笑了,吾君海棠怎有可能愛上男人?御清絕,不過是本君掌握苦境的一顆棋。」 ?4dd|n  
ag4^y&  
  君海棠聲嗓格外堅決,彷彿不只說給赦天琴箕、也說給自己聽。 3]82gZG G  
dKG<"  
  對,御清絕只能是自己所操弄的一顆棋,自己怎能反過來讓手中的棋子給影響?給牽動? ( {62GWnn_  
{-Oc8XI/  
  「也好,妳們若相愛,事情就複雜了──」 : .eS|  
nr%^:u  
  「為何?」君海棠覺得此話不單純,冷眸一問。只見赦天琴箕斂眸,幽幽撥起琴弦,弦音淒涼之際,她低語如訴── M4]|(A  
TV2:5@33  
  「情天已老,霜冷殘裘,願天下眷侶,不成其好。」因為,她最恨見世間愛侶。 O$ oN1  
J8[Xl.  
  露水三千頓時掀揚起、彷彿咒遍世間有情之人的淒涼琴聲。君海棠分明說了不愛,卻又為這琴聲憤怒。她舉刀,狠狠劃向赦天琴箕── qt)mUq;>  
N^>g= Ub  
  「碎夢彎•海棠蝕月!」狐刀冷冽,凝風成雪、又如漫天海棠,凌厲襲向赦天琴箕。 2Nszxvq,  
je0 ?iovY  
  「閻王初更響•迴光返照!」赦天琴箕掌下琴曲一變,淒涼驟變暴戾、哀戚乍轉陰森,盪出細密琴波,將空中海棠飛花,削成碎雪散逸。趁著飛雪朦朧去兩人之間,赦天琴箕弦音再撥,剎那射出第二道音刃,割裂海棠碎雪,直逼往君海棠。 uATRZMai  
!T1i_   
  千鈞一髮之際,君海棠抬刀格檔音波,借力一轉刀勢,「碎夢彎•瓊台飛雪!」 !SNtJi$;v  
Kn]WXc|("  
  剎那,飛雪再揚,冰寂天地,化作細碎冰刃,君海棠狐刀舉於胸前,腳步一點,掩在細密冰刃之中,疾朝赦天琴箕攻去。狐刀越過四病船琴逼來,奏琴間,赦天琴箕離弦旋身,避過狐刀,卻讓刀鋒割去鬢邊細髮,迴身之際,她趁君海棠近身之時,以指扣弦、放開,震出音勁,割去君海棠衣裳一角。 ?Io2lFvI@Y  
T}LJkS~*l  
  兩個女人再不耐僵持戰勢,紛紛運息周身,欲使出終結之招,一觸即發之時,一道雄沉琴勁,自露水三千之內恢弘而來,震開二人,卻誰也未傷及毫髮。 ;<Q_4 V  
e1a%Rj~  
  察此琴招,赦天琴箕識相、從容收勢,彷若無事;可君海棠在疾退數步後,卻怔在原處,彷彿不能動彈,只能愣然望著那一襲儒冠雅袍的男子、自露水三千之內踱出。 ;#Nci%<J\  
|8rJqtf +&  
  「君海棠──原來如此。」男人澀澀失笑,那雙眸眼,彷彿讓人奪盡顏色,再不復君海棠所熟悉的溫柔。 Fs~-exY1  
rGO 3  
  『吾君海棠怎有可能愛上男人?御清絕,不過是本君掌握苦境的一顆棋。』 z[Qv}pv  
6ns_4, e  
  原來、如此。

半帆煙雨 2015-10-10 20:49
  「御清絕,你為何在此?」君海棠面色倏凝,寂若冰霜。從她唇齒之間吐出的字句,凝著冷冷怒意,讓人分不清,這份怒意是來自自己暴露的陰謀、還是來自御清絕竟在赦天琴箕的露水三千。 {hR23eE)#  
/267Q;d C)  
  望著御清絕來到赦天琴箕身側、站定,君海棠只覺得,冷冷怒火蔓延、焚過胸臆,宛若要吞噬自己的五臟六腑。 I!bZ-16X  
r3)t5P*_  
  「很重要麼?」御清絕澀然扯了扯唇畔,冷漠地迎上君海棠那雙冷艷寡情的眸眼。第一回,他們覺得彼此這樣陌生。 Sn,z$-;h;  
NoIdO/vy"  
  「本君還以為,你在凌煙閣養傷,方數日未至雲深不知處,原來……你是與這個女人勾搭。」君海棠凜然而立,在御清絕面前素來溫柔的魅眸,此際冷若冰霜,握著狐刀的手卻細細地發著顫。 ]y$C6iUY*  
<WmCH+>?r  
  「君海棠,請注意妳之言詞。」 赦天琴箕眸眼一冷,纖手按上琴弦。 2y,wN"qH*  
"+60B0>sc  
  「妳生氣,是因為吾在琴箕之處,還是……」御清絕口吻亦剩淡漠,眸中毫無波瀾地注視著眼前變了模樣的情人,輕輕訕笑,「因為妳手上的棋子、違背了妳的意願?」 :-8u*5QK]`  
YWdvL3Bgk,  
  君海棠彷彿讓他的話刺在心上,冷著面容,卻仍圖求解釋,「御清絕,你聽我說──」 Ks-><-2+N  
YKk%;U*  
  「妳還能說什麼?說妳是如何利用、戲弄吾?」御清絕依舊澀澀地扯了扯唇,連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此際的心情,究竟是不堪、還是連自己都覺得可笑,又或者,在君海棠自白的那一瞬間,自己已經讓巨大的心痛奪盡了一切情緒,只餘空虛的冷漠,充斥在胸臆之間。 '{~ ej:  
>oNs_{  
  御清絕未曾如此冷漠譏誚過,他的話語宛若冰霜,字句針砭在君海棠胸臆,素來心高氣傲的她冷了面容,方才剎那想示弱挽救的心情瞬間消散,她訕訕挑起柳眉,刻意繃了嗓,「……原來你聽得這麼清楚。」 pQi -  
H9?~#GPb  
  御清絕聽清,溫淡眸眼微斂,心頭仿讓人默默擰攫住。 5{[0Clb)  
R& A.F+Zgt  
  君海棠眸眼倏忽妖魅,卻再無以往的嬌縱、依賴,這份妖魅彷彿才是君海棠天生的模樣、從來也只屬於她,不是為了誰,更不是為了自己。 j.*}W4`Q_  
5kz`_\ &  
  「是,本君是利用你,為了讓自己在苦境屹立不搖。」御清絕尚沉默之際,君海棠再度冷冷啟嗓,只見御清絕面色怒沉,低吼: "M]]H^r5  
d0d2QRX  
  「妳走!即時即刻,給吾離開此處!」他慍然揮袖,神琴在眼前翻現,氣勢倏凜,頗有威逼之意。 <o O_wS@:  
.#}R$}e+  
  君海棠見御清絕欲對自己動武,心裡隱怒更盛,卻也明白若是赦天琴箕助陣御清絕,自己必無勝算,遂將狐刀冷冽一旋、收入鞘中。 :cs LZqn[  
b7/4~_s  
  「打擾一對狗男女,是本君唐突了,你們繼續溫存吧,因為下一回,本君勢要取下你們二人之命。」君海棠冷冷拋下話,拂袖旋身欲去。方走開幾步,卻聽得身後傳來御清絕冷冷聲嗓: :#vrNg(M  
^q$sCt}  
  「多行不義必自斃,勸妳收手吧。」 4{ &   
Ym 6[~=~EK  
  「本君征苦境,非得要你御清絕不可,別太自大了,男人。一個月內,本君要拿下半壁江山給你看。然後──殺了你。」君海棠冷冷拋下話,然後離去。 HV?@MBM  
j~0hAKHG  
  「狂妄的女人。」赦天琴箕望著君海棠離去方向,淡淡喃道,卻在轉眸瞥見一旁御清絕的異樣時,驚愕急喚,「 御清絕,你怎樣了?!」 #<:khs6  
i&#c+iTH  
  只見御清絕用力抓著胸口、幾乎狠狠揉皺了胸前衣襟,面色痛苦而猙獰。 O #"O.GX<  
"#%T*c{Tf0  
  「沒……事……」御清絕在痛楚間隙,咬牙吐出二字。 Om*Dy}  
hO8B]4=&*  
  赦天琴箕察覺御清絕體內真氣紊亂,驚覺不妙,趕緊提氣、將掌貼上他後背,試圖以己身真氣導解、通順御清絕體內龐然衝擊的氣勁。 #+$z`C`  
uzOZxW[e  
  輸氣半晌,見御清絕漸漸舒緩了糾結的面容、掌心所感知的氣息也順緩些許,赦天琴箕方放開手,讓御清絕自行調息,卻仍是不解這突來之變,「為何……」 4I$#R  
q :gH`5N  
  只見御清絕深深吐納數回,似是暫時壓抑下了體內暴亂之勁,這才娓娓解釋:「這便是吾方才所說,伏羲神天響在吾身上留下之難解剛勁,此剛勁侵筋蝕脈,威脅吾之性命,也是吾亟欲尋找伏羲神天響傳人之因……」 Y|",.~  
HDYoM  
  雖是在凌煙閣調養了幾日,覺得好轉幾分,方來到露水三千,然而君海棠的出現、她意外的自白,卻是狠狠地動盪了御清絕心神,牽引好不容易平息的伏羲剛勁,再度竄起。御清絕斂了眸眼,見赦天琴箕狀似深思,只要她好生思慮,便告了辭,回轉凌煙閣。 ;XjKWM;  
YAD9'h]d\  
  赦天琴箕見御清絕步履蹣跚,擔心他之狀況,想攙他一程,卻讓他淡淡婉拒了──御清絕想自己走,此際,他太需要一段獨處的時光。  ^(y4]yZ  
]M.ufbguq  
  因為,他快要掩飾不住自己的狼狽。

陸微星 2015-10-12 20:15
樓主一次更新三篇,真是太有愛!!! *ZHk^d:  
 -H{{  
但劇情隨著正劇走向,外加補了滿滿的內心戲,卻也叫人看了心生不捨∼ k~R_Pq S  
0W@C!mD~  
不捨琴主的深情,與海棠的迷失自我∼ 7J)-WXk  
4&tY5m>  
兩人心意相錯,暗自傷心∼ |e!Sm{#!  
 mY-r:  
本篇琴姬依舊很帥!!!

筆月修花 2015-10-13 23:31
樓主好文!讀著讓人情緒隨文起伏,跟著正劇走向補足君御兩人內心戲,這更新的幾篇卻突來個逆轉,直接讓君海棠的心思被御清絕實在在聽往心裡了, u VB&D E  
兩人此刻似乎走上分離,背道而馳了, 3.soCyxmc  
君海棠嫉妒御清絕眼裡還容得下他人,怨他背棄,然而一開始便想藉愛作為攏絡手段,就該知必會反噬己身,愛情為遊戲誰能真正割捨得清? %gN8-~$ 1  
御清絕雖是認識君海棠真正面貌,但更割捨不下了吧?總覺得他為人剛正,卻很執著,無論是對海棠還是琴姬, & )Z JT.S  
:E.mU{  
再說琴姬很有氣勢,琴藝絕佳外還懂人心,一眼便看出君海棠分明打翻醋罈子,幾句就惹得海棠自招,算是幫了御清絕,免得他繼續被矇在鼓裡,被賣了還不知, W /IyF){  
是說琴姬與海棠都抗拒愛情,琴姬顯然比較堅強了。 +:D0tYk2B  
l-5-Tf&j  
期待樓主下文喔,獻小花。

半帆煙雨 2015-10-22 20:42
引用
引用第45樓陸微星于2015-10-12 20:15發表的  : V_h , UYN  
樓主一次更新三篇,真是太有愛!!! .DHPKz`W0  
*PD7H9m  
但劇情隨著正劇走向,外加補了滿滿的內心戲,卻也叫人看了心生不捨∼ `g3H; E  
1_ %3cN.  
不捨琴主的深情,與海棠的迷失自我∼ R9k Z#  
....... a&9+<  
fi`*r\  
@r=O~x  
陸微星你好^__^ ?z p$Wz;k  
u`7\o~$  
因為最近常常懶得上來發文,所以想說要發就一次發多篇一點^^" Iq(BH^K  
ZxY%x/K  
其實只有前半部跟著正劇,後面會慢慢錯開,到時候請大家不要覺得奇怪XDDDD ^C_ ;uz  
_A1r6   
哈哈琴箕一直都是很帥的XD |G } qY5_  
Z sv(/>  
感謝小花跟留言∼ 'jqkDPn  
iU5M_M$G  
5V8WSnO  
引用
引用第46樓筆月修花于2015-10-13 23:31發表的  : L~=h?C<  
樓主好文!讀著讓人情緒隨文起伏,跟著正劇走向補足君御兩人內心戲,這更新的幾篇卻突來個逆轉,直接讓君海棠的心思被御清絕實在在聽往心裡了, \\xoOA.  
兩人此刻似乎走上分離,背道而馳了, [s"xOP9R  
君海棠嫉妒御清絕眼裡還容得下他人,怨他背棄,然而一開始便想藉愛作為攏絡手段,就該知必會反噬己身,愛情為遊戲誰能真正割捨得清?  *i?#hTw  
御清絕雖是認識君海棠真正面貌,但更割捨不下了吧?總覺得他為人剛正,卻很執著,無論是對海棠還是琴姬, m?0caLw<  
2XNO*zbve  
....... M:rE^El  
Onz@A"  
:;HJ3V;  
IZn|1X?}\s  
筆月修花你好^__^ yp9vgUs  
K+p7yZJ  
xim'TVwvC  
謝謝妳的肯定>//////< 5LMAy"  
8Q4yllv4  
其實海棠一開始對御清絕應該是沒有愛的,只是想利用他對自己的情感, +XMKRt  
9#cPEbb~  
誰知道默默地就被御清絕的溫柔攻陷了而不自知......只能說她心裡還不夠冷血吧, :"{("!x   
O4t0 VL$  
御清絕確實是很執著的人,不然也不會一個昏迷的女人一照顧就是十幾年XD ?g+uJf  
%m)vQ\Vtx  
琴箕抗拒愛情是因為有過往的傷痛,但海棠只是拉不下臉來承認自己愛上自己要利用的對象而已XD SI\ O>a 9{  
yGj'0c::  
所以琴箕比較堅強是當然的XD yzWVUqtXm  
 OXDEU.  
感謝道友的小花與留言∼

半帆煙雨 2015-10-22 20:44
  混帳……可惡、可惡! l^!raoH]q  
Op<,e{[]  
  雲深不知處,刀光疾猛,陣陣狠戾、冷冷霍霍,颳起一陣紊亂煞風,掀翻天地煙塵、撩亂雲深不知處裡四方層疊的藍紗,紗帘錯落飄揚之間,隱約可見一道身影,藍裳白絨、珊瑚簪髮。 rJtpTV@.  
ZW>iq M^9  
  君海棠手持一把彎月狐刀,凌厲踏步,卻不似尋常練刀,她周身真氣漫散,揚手投足之間殺意熾盛,錯落刀光紊亂地劃過四方林樹、劃過枝梢滿開的海棠,眨眼間,枝頭海棠被削成細雪,雜亂紛飛,彷彿揉雜在漫天飛揚的藍紗中,狂舞、然後墜地入塵,再隨著塵土、被那陣紊亂無方的刀氣激起,散揚於空,如是數度起落。 cb82k[L6  
oDW)2*8yF  
  轉眼間,四方海棠樹枝梢上滿開的海棠──雲深不知處最恆常的景致,已然被削落了一半,剩下半樹空枝,蕭蕭瑟瑟。一滴冷汗沿著君海棠額角滑落,懸在她雪顎邊,她略張著唇、微微喘促著,然而眉心怒意卻未曾因這番發洩而散去絲毫。 mM(Z8PA 9-  
tqk^)c4FF(  
  靜默半晌,她旋腕狐刀再上,欲將積鬱的憤怒再次宣洩,身後卻傳來一道擔憂的聲嗓。 M,w5F5  
\&BT#8ELG  
  「媂君……您無事吧?」凝霜面色忡忡、不知何時起佇立在君海棠身後。君海棠說要去一趟露水三千,方才她便趁這段時間到毒海桑田裡照料植株,不久前從其他侍女口中聽聞媂君怒意勃然地回轉,她趕緊放下手邊之事過來探看,跟隨君海棠多年,她還未曾見她這般瘋狂失態,「露水三千……發生何事了麼?」  9q[ d?1  
? R!Pf: t  
  凝霜大膽揣問,倏忽一道刀氣射來,劃過她頰邊,她驚然一跳,只見一縷鬢髮讓刀氣削落,凝霜嚇得住了嘴。 *jCHv  
9w!PA-) L  
  君海棠以刀拄地,煙塵稍歇、飄搖墜地,連帶那些被削碎如雪的海棠花瓣,堆落在君海棠腳邊,四方霎時靜默,只餘君海棠急促的微喘,起落在空中。 6v?tZ&, G  
1 EL#T&  
  此時,君海棠腳邊,那一方沾染了海棠碎瓣的草地,竟開始枯萎,並蔓延似地向外擴散凋黑。轉眼間,雲深不知處這一方空間,遍地皆成焦株,僅有君海棠雙足所踏方圓、仍是孤伶伶的茵綠。 ,eSII2,r4  
adY ,Nz  
  君海棠望著四方萎盡的草株,瞇起了冰幽雙眸,似是思索起什麼,隨即微微轉過半邊艷容,斜睨著身後的凝霜,冷聲問起:「妳今日巡視過毒海桑田了麼?」 U2G[uDa;  
'+&!;Jj,  
  「回稟媂君,凝霜方才便在毒海桑田,正是來報告媂君,如半月封、七步絕等藥之藥引原株已然成熟,有幾畝藥田已可採收。」凝霜見君海棠似是平息了方才浮躁的情緒,趕忙上前稟報,然而舉足踏過腳下枯黑草地時,凝霜心中有幾分戰戰兢兢。她知曉不久前君海棠用海棠花試毒,卻沒想到看上去依舊尋常無異的純白海棠,竟飽含了如此劇烈的毒素。 *)bh6b=7  
y3@m1>]09  
  「喔?」君海棠聽聞凝霜所言,涼涼挑眉。半晌,唇畔勾勒出一絲若有似無的陰冷,「傳令下去,採收藥畝、備好煉藥室,本君欲製毒。」 rczwxWK  
bt=z6*C>A  
  「是,媂君。」凝霜細聽君海棠吩咐,領命而去。這一方凋敗的空間,留下君海棠一人,獨佇於狹窄的方圓茵綠,而一旁海棠樹上被削盡了如雪繁花。 ^UmhSxQ##  
r;~7$B)  
  她緩緩斂下眸眼,腦海中,盤桓著方才在露水三千撂下的一句話: `|p8zV  
+OaBA>J h9  
  『本君征苦境,非得要你御清絕不可……一個月內,本君要拿下半壁江山給你看。然後──殺了你。』 :d1Kq _\K  
+?'a2pUS  
  如是,你又要如何因應呢──御清絕?

半帆煙雨 2015-10-22 20:45
  灼熱、衝擊、撕裂,紊亂的氣勁在胸膛內橫衝直撞,宛若要沿著筋脈吞噬臟腑、肌骨。 eWOZC(I*z  
d1}cXSQ1T  
  御清絕緊摀著胸口,步履顫抖而顛簸,拖行在野道的沙土地上,汙了一雙素淨的靴,蹣跚無力的腳步讓他走得極其緩慢,連天光與暮色都相繼在他身後頹去,走回至凌煙閣近處時,已是薄晚的夜色,將他此際踉蹌的身姿襯得更形單薄。 XyYP!<].C  
}xJ!0<Bs  
  驀地,一股腥甜衝上喉頭,御清絕身軀狠狠一搐,嘔出一口鮮紅,和在野道塵土之上,一道血絲殘留在他唇角,徐徐淌流而下。 "G!,gtA~  
;>CM 1  
  御清絕面色蒼白得彷彿漸漸虧去血氣,神情卻是異常淡漠,好似胸口劇烈的疼痛、灼熱,甚至嘔出的鮮血,都不屬於他自己。 a|-B#S  
/u~L3Cp(  
  呵……呵呵……望著近在眼前的凌煙閣,御清絕驀地失笑,嘴角那道鮮紅勾勒出一道哀戚的弧度,在夜裡紅艷得格外觸目。看見這座當初他為了君海棠所建造的凌煙閣,御清絕只覺諷刺。 a(_3271  
6m0- he~  
  他用一座樓閣,來守護自己心目中最重要的一場夢;可當這場夢崩碎成了一場不忍卒睹的荒謬,他又要如何踏入這座兀自完好的樓閣? Dc9Fb^]QOG  
"lA8CA  
  御清絕在閣樓之外,怔然佇下了腳步,抬眸望著凌煙閣在夜色下的輪廓,閣樓背後,是高聳絕岸,潮聲濤濤拍岸,彷彿要淘洗夜空般地徐徐傳來,舒人心神。 ~? n)/i("  
J\?d+}hynX  
  凌煙閣大半已經滅去了燈火,只餘外廳中一盞孤燭,在夜色中散出幽柔的熒熒火光,如一道恆久的溫柔。 F%I *m^7d  
LIRL`xU7  
  暈散的火光,在繃紙木格窗上映出一道柔和剪影,靜靜靠坐在窗邊、以手肘支著側顏,一動也不動、似是睡著了。御清絕心知,那是慕梅聲等著自己歸來的身影。 :!w;Y;L:+  
H<Zs2DP`  
  他緩緩走入凌煙閣地界,卻繞過了前廳,欲從閣外走往後方的露臺,不想驚動慕梅聲。 GrA}T`]  
X\|h:ce  
  來到凌煙露臺,眼前是染上了夜色的虞江,潮聲沉緩淹過耳際,御清絕拖著腳步跨上露臺,盤腿端坐,調息起體內真氣,欲藉虞江清風,緩解下體內那股扯裂筋脈的剛勁。 ]RuH6d2d|  
W]5 sqtF;6  
  江上低迴的夜風彷彿受到御清絕真氣的導引,風勢倏地一強,捲動雄沉的虞江潮水。 Z8:'_#^@a[  
72\o6{BiC  
  颯颯──洪潮拍在岸上,將潮水拍裂成散天的水珠,洪然拍潰了御清絕心中強撐的堤。 rT'<6]`  
Lpk`qJ  
  『清絕,若無你的琴聲,海棠便不能安寢。』 es1'z.UJ  
`L @`l  
  『君海棠的美,都屬於御清絕一人。』 TUi<  
\4|osZ0y  
  『清絕,對象是你,海棠便無悔。』 "|GX%> /  
yHmNO*(  
  耳邊瞬間充滿了君海棠的嬌聲、君海棠的柔語,宛若漫天蓋地、四面八方朝自己襲來。他是那樣在心底細細收藏著這些甜言蜜語,可── i}kMo@  
oF.H?lG7`  
  『吾君海棠怎有可能愛上男人?御清絕,不過是本君掌握苦境的一顆棋。』 Lu[xoQ~I  
i>PKE.  
  「呵……」江潮再挾著裂岸之勢襲來,轟隆潮聲之中,御清絕苦苦地、澀笑出聲。 XBos ^Q  
q;<Q-jr&O  
  一道跫音被掩在潮聲裡,悄然來到御清絕身後。正是發現了御清絕回轉凌煙閣的慕梅聲,她擔心御清絕體內剛勁,憂慮地過來探問。 78O5$?b;#  
*h~(LH"tN  
  「主人?你沒──」 98!H$6k  
,QHn} 3fW  
  慕梅聲話語未落,便見御清絕順聲回頭,那張俊逸面容,在清亮月光之下蒼白且淡漠,宛若失卻了血色。慕梅聲倏地一愣,照見了令她怔然的景象,兩人無聲、無語,宛若一瞬靜止了。 ]Czq A c  
/i IWt\J  
  身後,虞江潮聲洶湧依舊,只見一點晶瑩,倏忽自御清絕的眼角淌滑而下。 A[N>T\  
[zhcb+^5l  
  那是慕梅聲跟在御清絕身邊十數年,未曾見過的景象。


查看完整版本: [-- 01.02 【御清絕x君海棠】《還君海棠》#42 (完) (82F)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0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46126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