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10.28 【九千胜X最光阴】月影婆娑 --]

三十六雨 -> 琅琊文庫 -> 10.28 【九千胜X最光阴】月影婆娑 [打印本頁] 登錄 -> 注冊 -> 回復主題 -> 發表主題

shiva 2015-10-28 19:55

当最光阴走到玉府侧门时,隔着厚重的院墙和重重楼阁,依然可以听到不远处喧闹的声响。 7%$3`4i`O  
蹙眉想了一会儿,只道是府中又大摆筵席,引得无数武林豪侠前来赴宴,却也不知这是因何缘故。 43g1/,klm  
他抬眼,望向中悬高天的一轮明月,光辉清寒,让他莫名想起大约一个月前的中秋佳节——那大概的确是一个值得庆贺的好日子,可是大约一个月后的而今,又是为了什么呢? e{5 O>RO  
他不知,却也并不十分有兴趣。便直接推门走了进去。 Z Uj1vf6I  
水一般的清光落满小径,四处流淌,仿佛能浸湿行者的鞋袜。带着瑟瑟寒意的秋风吹过,带动树木枝条不断拂动,花叶微颤发出轻响,犹如珠玉交击。 63'% +  
他忽然止步,眼神一凝,犹豫了片刻后,改变了前进的方向,向着一侧的凉亭走去。 4lCbUk[l  
前院自是人声鼎沸,热闹非凡。此处却能够夜虫鸣叫的轻响,气氛静谧而又嘈杂。 S@[NKY  
他听到酒水倒入杯中的细碎声响,很轻,却像羽毛一样,柔柔的撩过心上。迟疑片刻后,继续向前几步,便站到了凉亭之前。 H/*slqL  
亭中石椅上,一道雪白的人影端坐着,柔长的白发自脸颊两侧垂落,只见他一手捏着酒杯,另一只手托着一侧脸颊,似是不经意的将酒杯送到唇边,缓缓浅饮着。 w('}QB`xad  
似是感应到背后有人,那人将酒杯轻轻放回桌上,却也并不回头,只是静静开口:“最光阴。” n4B uM R  
“……”最光阴自认为脚步很轻,却仍是被发现了。只是,也没有什么好闪躲的,他索性大大方方的走到白衣人身前,正视着他,开口:“是我,九千胜大人。” OW6dK #CFt  
那人微笑起来,一双紫眸潋滟着光,仿佛清风吹起一池秋水,只听他温言笑道:“既是来了,那便坐下吧。” 45 BpZ~-  
最光阴并不同他客气,就那么坦然的拉开九千胜对面的小凳,端端正正的坐上去。抬眼直视着他,只等他开口。 'ahz@+l O  
送到面前的是一杯醇香扑鼻的美酒,不似雪璞那么浓烈醇厚,却多了几分清冽甘甜的果香。最光阴微微一怔——是了,他早知道这位刀神大人嗜酒如命,新得佳酿,自然要邀请他人共尝,这本是美事,只是,若是找上了自己,那还是推脱掉的好。 g`Q!5WK*  
“多谢了,只是我不会喝酒,你知道的。”最光阴把酒杯轻轻向前推了一点。 g0QYBrp  
白衣人并不勉强,只是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眼里灼灼闪烁着清亮的眸光,他的眼睛是很好看的,尤其是每次留神看向自己时,仿佛总是带着说不清的心思,令人观之心醉。因此,虽然相处日久,但最光阴始终不敢过久的凝视那双紫眸,只怕沉沦其中。 Pxkh;:agD  
最光阴轻轻咳了一声,想要缓解这过于静谧的气氛,没话找话道:“今天倒是热闹,又有这么多人来府里宴饮。” *6][[)(  
“的确如此。” C2b<is=H:  
“却不知是何缘故呢。” "Q\b6 7Ch  
“倒也算不得什么大事。”九千胜静静的饮了一口杯中酒,缓缓笑道:“今日正好是我生辰,本想就安安静静的过了,只是人在江湖,自然不可能事事由己,场面上的事情,总是避无可避。” iZ/iMDfC  
最光阴却是一惊,心中微微惶恐,连忙开口致歉:“抱歉……我不知道今天居然是……”他下意识的扫了一眼腰间的锦囊,他离开故土,来到人世,为的是磨砺根基,收集时间——可是,若是他知道今天是这样一个特殊的日子,他不会在外面这样待上一整天的。 GBBp1i  
九千胜倒是不以为意,目光似有意似无意从他腰间扫过,依然温言道:“无妨,是我不曾提前告知于你,既然不知,自然不怪。” *>:<  
最光阴还想说些什么,却见那杯美酒又被送到自己眼前,抬眼,却见那人笑的和煦:“若实在想道歉,那陪我喝杯酒吧?” f`rI]v|@  
最光阴看了他一眼,不曾犹豫,接过酒杯,仰头一饮而尽。 ;jQ^8 S  
这一次却是喝的急了。 o*E32#l  
那酒闻起来香气四溢,真的流入口中,最光阴却只觉得一股辛辣的滋味直冲深喉而去,一股火焰燃烧起来,烧的他不住咳嗽,几乎要把肺都呛出来。 `WMU'ezF  
“最光阴?”九千胜见此情状,立刻起身,走到他身旁,一只手轻轻拍打着他的背部,安抚着他。最光阴抬头,看到那人满脸担忧,便摆摆手,想要示意自己没事。 ^R :zma  
九千胜心中放下手,却仍是放下了手,站在一边。他见最光阴张着嘴,喘了好几口气,双手撑在桌面上,竭力站了起来,刚刚挪开一步,却只觉又是一阵天旋地转,脚下一软,直直的向地面摔去。 =j20A6gND  
他眼前发黑,脑子里模模糊糊闪过个念头:若是身躯与地面相撞,会很痛吧…… u] G  
一双强劲有力的手臂环住了他,拉着他靠向一旁,那是一个温暖且安全的怀抱,似乎有什么东西在轻柔的抚摸着他的背部。 vxi_Y\r=T  
他靠在那人的怀里,仍是大口的喘息着,整个人却也渐渐缓过来了,隔过衣料,他能感觉到那人胸膛上的暖意,几乎要将自己的身躯融化。 ?I+$KjE+  
那杯酒后劲十足,最光阴觉得头昏昏沉沉的,浑身无力,只有靠在身后人坚实的胸膛上才能感到心安。 C Qmozh-  
那个怀抱结实有力,仿佛倚在这里,就可以不惧怕世间的一切苦难与风雨。有那么一瞬间,最光阴只想靠在这个怀抱里沉沉睡去,任凭外间世事变迁。 GpO*As_2  
——但是此举大大有违礼法,是决计不成的。最光阴觉得神志清明了些许,便向外间挪动身体,九千胜却仍是揽着他,拍了拍他的肩头,示意他不必着急,可以继续靠着。 *)?'!  
白衣人低头看着怀中的少年,细碎的额发掩映着未经风霜的精致面容,琥珀色的双眼里蕴满了水光,白皙的面颊上涨着淡淡的绯色——他忽然觉得腹下一紧。 u(hJyo}  
咳。 {KK/mAp{  
九千胜深吸一口气,抬起眼来,看向外间的明月花草,想借此转移一下注意力,但脖颈下颚间,分明的感受到,温热的呼吸,带着时光特有的清气缓缓拂过肌肤,撩拨着他那颗本就不平静的心。 ~gQYgv<7  
他叹了口气,缓缓抚摸过最光阴的发丝,与月光一色的长发柔软且光滑,指尖的细腻触感让他周身血液又热了几分。 iv] ,:|Mbd  
他索性将最光阴整个儿的打横抱起,低声温言道:“我送你回去休息吧。” tv~Y5e&8  
骤然被这样对待,最光阴先是一愣,而后尴尬无比,竭力想要挣出方才还留恋着的怀抱站回地面:“我自己能走的,你不必如此。” WCk. K  
九千胜并不勉强,便真的微微放低手臂,让最光阴重新站立在地面上:“如何?你试试,自己能走么?” +M#}(hK  
最光阴扶着九千胜的肩,勉强站立着,那一杯酒的劲力依然烧灼着他的头颅,他尝试向前走了几步,双腿却是无力。 @w(|d<5l:L  
最终还是九千胜伸手,又一次揽住了他:“还是我送你回去吧,你一向是不能喝酒的,现在这样,还一个人走,要我怎么放心。” cf ^i!X0  
最光阴不说话了,沉默的任由他施为。 ^wwS`vPb  
+7AH|v8  
推开虚掩着的门,九千胜将最光阴小心翼翼的放在床上,回身关好房门,在炉中点燃瑞脑。淡淡的芬芳气息带着暖意,在房间里四散开来,最光阴迷迷糊糊的躺着,只觉得一样温热的东西从面上拂过,而后便是一阵清凉的舒适感。 m fffOG  
是浸了热水的丝巾吧……最光阴朦朦胧胧的这样想着,而后,温凉如玉的手轻轻滑过他的面颊。 -eD]gm  
他抬手,抓住那人的手,低声道:“对不起。” <c<!|<x  
“嗯?”那人一怔,把手轻轻搭在他面颊上:“为什么这么说。” VfDa>zV3  
“今天是你生日,可是我不但没给你庆祝,还让你来照料我。”最光阴闷闷的答道:“实在抱歉。” l,3,$  
九千胜闻言忍俊不禁,情不自禁在那柔软的面颊上轻轻一捏:“你这小家伙……真是……” =&Tuh}  
“怎么呢?”最光阴竭力抬眼,认真的看着他。 Aeo=m}C;  
那人也翻身上床,将他环在怀里,于眉心处轻轻落下一吻,柔声笑道:“让我怎么看怎么喜欢。” .RAyi>\e  
最光阴没说话,仍是一动不动的躺在那里,暗自庆幸现在除了窗外的一轮明月外,再无光线,不会让那人看到自己脸红。 IDpx_  
那人的手臂圈着自己的身体,温润醇厚的声音在耳边低低响起:“那……可怎么办呢?不如……你现在送我一样礼物吧?” m6}_kzFz  
最光阴没有说好,也没有说不好。他只是笔直的伸平身躯,任由那人一点一点解开他身上的衣物。 N_ Zd. VnY  
时间城远离俗世,在家时,他自然也是不谙世事的。可是来苦境游历这些时日,对红尘中的人事也并非全然不知。 p=kt+H&;  
他不知自己是懂还是不懂,却明白一点:自己是想和那个明月清风一般的人在一起的。或许是因此,当那人提出想和自己结契时,他便同意了。 Mc(|+S@w'  
既然已经有了名,那有实也是迟早的事情。等到今日才发生,那人对自己,大概已经算是隐忍克制了吧? V,8Z!.MG  
耳边的呼吸声渐渐变的粗重,细腻柔滑如同天鹅绒般的唇从额前,移到鼻梁,在脸颊上徘徊片刻后,最终落到了唇上。 jP2#w{xq  
唇齿交接中,那人最爱的雪璞气息暧昧的缠绕上来,熏人欲醉。 Fq o h!F  
一只手探入半遮半掩的衣服里,在温暖顺滑的肌肤上流连许久,借着月光,他能看到最光阴面颊上泛起的薄红,较之方才因饮酒而涨出的色泽,更多添了几分柔美。 - yBj7F|  
内衣里衣都被他解开,放到一边,少年青涩的身躯展现在他面前,如同初春长出的新苗,不算结实,却带着勃发的生机,细长手指滑过的地方,也随之泛起了淡淡的绯色,芍药的颜色。 agkKm?xIL  
感觉到衣衫尽褪,浑身赤裸,最光阴有些难为情,脸上的温度更高了,他偏过头,不敢再看九千胜。 &RI;!qn6(  
耳边传来一声轻笑,因为情欲的缘故,声音里多了几分喑哑,却更加动人心弦。他听到窸窸窣窣的声音,而后右手手腕被那人捉住,轻轻抬高。 I36%oA  
最光阴偷偷向上看了一眼,那人亦已经脱下所有的衣物,强大而美丽的身躯完全的展现在他面前,九千胜又是一声轻笑,将最光阴的手拉向自己的身体,带领他探索自己的身体。 s aHY9{)  
名满江湖的刀界之神,肌肤却是无比的细腻温润,如同一块光滑的美玉。从宽阔的肩膀,到紧实的胸膛,再到没有一丝赘肉的腹部……最光阴不由得一抖,在继续下滑之前赶忙抽回手来。 R?tjobk!  
九千胜知道他很紧张,一时也不再继续动作,又重新将他环在怀中,肌肤相亲,气息交融。耐心等待着最光阴适应过来。 c9c3o{(6Y  
长长的吐出一口气,想要化解内心的激荡。他感到最光阴呼吸声渐稳,知道他没那么怕了,便低下头,又一次吻住那双嘴唇。 -xN/H,xok  
这一次吻的比刚才更加深入,灵巧的舌在口腔中逗弄。那人纤长微卷的睫羽就在自己眼前,温柔的撩过眼睑,他仿佛被蛊惑一般,生涩的动着舌头,试图回应。 &N+`O)$  
青涩的回应让九千胜心跳一滞,灼热的火焰从纠缠的舌尖顺着喉管烧起,直烧到了下腹。 NpKyrXDJv  
修长的手指顺着脊柱一路滑动,在臀上游曳了片刻后,便顺着臀缝进入了某些地方。最光阴不由得一抖,顿时浑身紧绷,却听那人在自己耳边轻声道:“别怕……放松些。” pjoyMHWK  
他明显的感觉到,纤长的手指骨节分明,在身体里灵活的转动探索,不仅仅是疼,还有其他奇怪的感觉。让他浑身发软,想张口说些什么,却只能无力的哼吟几声。 \ i}-Y[Dg  
他模模糊糊的想起了好多事情,毫无联系,亦没有章法。其中最清楚的一件,是几个月之前,他和九千胜一道救下了一个被采花贼糟蹋的姑娘。 _IV!9 JL  
那个姑娘的状况好像和他现在这样差不多,也是浑身赤裸的被另一个人按在身下。他们擒下了采花贼,扶起了少女,将她带回府中,又请来大夫为她治疗。 KK6z3"tk5  
后来那个姑娘死了。三尺白绫悬上房梁,那柔软的脖颈往里一套,一缕芳魂便这么归了西。那时最光阴不懂啊,伤害她的人已经伏法,往后的日子长着呢,为什么要寻死呢? P|p X F~  
而今,处于相似的环境下,他觉得自己有几分明白了。如果对他做这些举动的人,不是他的九千胜大人,而是别的什么人;如果自己受到的,不是这样小心翼翼的温柔对待,而是沦为了泄欲的用具——自己心中,或许也会痛不欲生吧。 > LN*3&W  
“九千胜大人。”他忍不住喃喃的念出了声。 "68X+!  
九千胜大人。 ZitmvcMk  
微弱的声音在耳畔萦绕着,似是带着几分渴切的意味。紫眸的颜色不由的加深了几分,那细碎的声响仿佛火星一般,从耳畔直直的滑至下腹,烧起一阵焦灼的烈火。周身的血液几乎都集中到了下身,那里肿胀的几乎要炸裂开来。  oR,zr  
身体里的长指四处开拓转动,最光阴已经无法感知里面到底塞了几根手指了。那人动作轻柔且极有耐心,虽然是第一次被开拓,但并未感觉到什么疼痛,只有一种刻入骨髓的酥麻感,挣不开,逃不掉。 H!OX1F  
不知过了多久,九千胜抽出手指,将抱住最光阴背部的手臂微微下移,捞住他的腰。在他脸颊上轻轻吻了吻,在耳边柔声道:“会有点疼,忍一下。如果实在受不住,就告诉我。” ~3Zz.!F  
最光阴僵硬着点点头,他感觉那人轻轻吮吸了一下自己的耳垂,抬手理了理自己额前的发丝,下一秒,一样比手指粗了许多的,坚硬火热的事物抵在紧缩的甬道口上。 ~Lg ;7i1L  
疼。 euRKYGW  
最光阴不由得倒抽了一口冷气。真的很疼,仿佛被撕裂了一般。那人轻轻拍着他的背:“放松点,过会就会好的。” 'Nuy/\[{\  
声音里带着难以抑制的喘息和情欲的沙哑。九千胜现在也不好过,内壁娇嫩的软肉包裹着顶端,快感齐齐涌来,让他只想长驱直入,狠狠的占据怀里的身体,却又担心伤着最光阴,只得强自忍耐。 #a2Z.a<V  
他压制着体内熊熊燃烧的欲火,一边温柔的安抚着最光阴,一边更加缓慢轻柔的推进,一点点,一分分,终于,那样东西尽数埋入了体内。 B9KBq $e  
后穴其热如火,随着最光阴的每一次呼吸,主动吸吮着里面的硬热。不需要抽送,仅凭被裹缠着的快感,九千胜便舒爽的几乎直接射在这具渴盼已久的身体里。 G -K{  
他咬了咬自己的舌尖,让自己从近乎灭顶的快感中回归神来。他伸手,抚摸着最光阴顺滑的银发,挑起一缕放到唇边深深一吻,耐心等待着他适应过来。 q8;MPXSG3  
待到最光阴的身体不那么紧绷了,他才开始缓慢的律动起来。速度很慢,力道也很轻,生怕伤着他或者又让他疼。 +xsGa {`  
最光阴的身体十分敏感,后穴被摩擦时,收缩的更加剧烈,愈发用力的吸附着粗硬滚烫的阳具。巨大的快感让九千胜禁不住闷哼出声,一只手摸着他的脸颊,替他撩开额发,哑声道:“抱着我。” oOAkwc%)b  
最光阴抬起轻颤的双臂,不知所措的揽住那人的身躯。他不住的颤抖着,每一次呼吸间都会带出闷闷的哼声,这声音似乎刺激了那人,体内不停抽插的阳具又硬了几分,九千胜低头,深深的吻住了最光阴的唇。 nm]lPKU+Y  
高热的内壁已经变的很松软了,乖顺的迎接着他的侵入,摩擦的感触无比酥爽惬意,下体仿佛要融化在那温暖的肉壁中,从顶端到根部,令人战栗的快感阵阵传来,刺激的喉结上下滑动着,仿佛一只饥渴至极的兽。 #3{}(T7  
下一秒,最光阴的双腿被分的更开,那人似乎已经无法忍耐欲望一般,强势的撞击着毫无反抗之力的身体,最光阴的身体又热又软,律动之间,快感如电流般传遍全身。诚然自己行走江湖多年,也的确惯尝风月,但如此酣畅淋漓的快意,却也是未曾经历过的。 v6[VdWOx5  
最光阴只觉得头晕晕的,他完全沦陷在那人施予的快感中,在欲望的浪潮中起起伏伏,无法思考,也无法辨别,只能手上更加使力的拥抱那人,下意识的抬起腰部,迎合那人的抽送。 E?bv<L,"  
一贯疏离淡远的面孔上,满是动人的红晕,往日清澈见底的双眸中,更是漾满了情欲的水光,仿佛一块美丽的琥珀被高热渐渐消融,一点一点的流淌着。 #Ufb  
柔软的内壁带来阵阵销魂的感触,让九千胜不由自主的更加快速的动作着,不知过了多久,腹下本就舒爽不已的快感更是强烈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紫色眼眸里闪过近乎疯狂的光,他深深挺入最光阴的体内,将滚烫的液体尽数射了进去,与此同时,自己身上也被另一股粘液弄湿。 @g+v2(f2v  
九千胜无比满足的发出一声长叹,依依不舍的退出那让他销魂不已的身体,却仍是搂着最光阴,意犹未尽的在他耳边脸颊上落下细密亲吻。 yGrnzB6|  
月色和雪色的发丝缠绕在一起,仿佛永远也不会分开一般。两人身上俱是湿淋淋的,仿佛刚从水中被捞出一般。 #CAZ}];Qx  
到底是初经人事,此刻,最光阴感到疲累不堪,还有些羞愧难当——居然就这样,和以为是好友的人肢体纠缠,水乳相融,真是——太逾矩了…… Qy}pn=#Q  
他感到那人十分温柔的抚摸亲吻着自己,过了一会儿,起身打来一盆热水,为他清理残留的东西,他想象着身上的不堪情状,只想找个地方钻进去,再也不要被那人找到才好。 f\Hw Y)^>  
心思这样转着,却听那人又是一声轻笑,脸上便越来越热,只得闭着眼,装作睡着。 OI78wG  
房间里的细碎声响,终于渐渐消弭了,空中只剩一轮明月,犹自高照。

fly-fin 2015-10-28 20:57
清純的時之少年 MU2kA&LH  
九千勝大人帶給你的苦境之旅是你永遠也忘不了的刻骨銘心 L:mE)Xq2  
風華的九千勝大人 Kb;Pd!Q  
那青澀又純淨的時光少年觸動了九爺的內心只想與之共舞 {hN<Ot  
雖然九爺出現的戲份好少好少但我卻ㄧ見無法忘記 O;McPw<&\:  
九千勝大人的風采與氣場實在太強 *zDDi(@vtK  
ㄧ見傾心 F9r/ M"5  
愛你們呦

歷史本文 2015-10-28 22:19
內容充滿詩意,而且很自然而然的,兩人就在一起了。 >SziRm>Y7  
看著兩人互動,覺得好有愛喔!! ?p 4iXHE  
九千勝大人,果然不愧是大人啊!哄著最光陰的同時,又寵溺著對方。 z7L+wNYwg  
當然,最光陰對九千勝也是絕對的信賴關係,所以才會把自己交付到對方手上。 Z)=S>06X Q  
這一對,果然美好。

青綾葵 2015-10-29 01:00
看的好滿足! `' EG7  
謝謝樓主的餵食~ Ie=gI+2  
=5fY3%^b{  
非常喜愛這對!(原劇中,這對給我的感想是⇢雙方間至情至性啊!久遠前的他們、沒誰想和對方別離! 兩人在前生故事裡、以及在今世的現下、無論哪個世代中的他們☈ 皆都同般這麼做➪用真心護對方再生世間! 而兩位角色本著淵源深遠!夙緣裡∞令我感受到兩情繾綣!前世、今生➲此情不渝!且他們倆正是體現何謂:”此生不換!” ) 

shiva 2015-10-29 04:05
谢谢亲的回文以及喜爱!这两个人的互动本来就是十分有爱的∼不然为什么会吸引我们喜爱他们呢?就那么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在一起了,度过了一个很幸福的晚上∼ K3h7gY|.  
以及,我有一点小小的私心,我真的希望,早日看到梦蝶的新内容啊∼希望看到在姑娘的文中,这二位的进一步发展呢∼

shiva 2015-10-29 04:14
23333谢谢亲的回复∼如果说绮罗生给人的感觉是温文有礼,九千胜给人的感觉就是美艳多情啊,对着最光阴有一种惯经风月的温柔贵公子逗弄不解世事的少侠的感觉,的确是非常有趣且美好的画面∼相较于北狗那落拓江湖的粗犷,最初的最光阴的确是单纯的就像枝叶上的清露,也难怪在铁血江湖中行走,见惯人心险诈的九千胜大人会倾心于他∼

shiva 2015-10-29 04:22
谢谢亲的回复∼的确,他们两个站在一起的画面,非常美好∼

何患 2016-01-01 11:19
年少时期的最光阴太可口了,喊着九千胜大人什么的简直把持不住。

arsenal 2016-01-29 15:59
小最好乖,难怪九千胜大人这么喜欢小最~

heretic 2016-02-28 02:41
为什么这一篇的小最这么可爱 又软又萌 ! 9*l!(  
我好喜欢啊 谢谢大大的产出

bilili 2016-03-20 02:07
小最的肉怎么吃都不够,看到一半好想冲九爷吼一句“放开那只小最让我上!”

xyyii47 2016-03-20 18:11
怎么可以这么美味!!!九千胜大人真的是温柔又体贴啊

mudan 2016-11-23 17:45
太喜歡九最了qqqqqqqqq _K'Y`w']  
九爺一直隱忍真是辛苦了 *&_cp]3-WF  
但小最的反應真的超讓人心癢啊wwwwww

gabrielcynth 2017-07-18 06:16
青涩的小最又萌又可爱 他们遇到了彼此 真好

木暮 2017-08-15 22:55
这两个真的是生死之交,能将自己交给对方的人,是朋友更是兄弟,甚至……

sallywenzhi 2018-11-04 15:08
九千勝大人真是不負大人之名啊 軟軟的小最也是我心頭好w

南塘 2019-01-05 22:47
超好吃的?!少年?期的小最真是乖巧惹人?,九千胜大人真?柔啊

yuxin 2019-02-01 14:08
初出时间城的光之少年就这底Q九千胜吃了,前世的他们太甜了

曠藍 2019-11-19 22:17
啊啊啊啊 ?Ov~\[) F  
這畫面真的很美 L2}<2  
九千勝大人~ z-g6d(  
還有十八歲的最光陰 *mWl=J;u  
和白衣勝雪的人間刀神相比,又是另一種仙氣 =-GxJ PL  
九最實在太相配,神仙眷侶也不過如此吧

sakurass 2020-01-29 23:13
九千勝大人真是溫柔又體貼,小最未經人事的樣子太可愛啦,樓主大大的文筆極美,大大筆下的九最美好而默契呀,讚美大大( ̄▼ ̄)

blurreddream 2020-04-04 13:47
写得真好啊!!!性格特别符合原作是我的爱了!!!

chiosama 2023-02-19 17:21
好香好温柔的九千胜大人! /iQh'rp  
把可爱的最光阴拐走啦~

0113w 2023-04-21 01:26
好有爱的互动,温柔的九千胜和可爱的小最,好棒


查看完整版本: [-- 10.28 【九千胜X最光阴】月影婆娑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0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47478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