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05.18[吞談]焰上霜(慎入)(1-13 完),16F --]

三十六雨 -> 琅琊文庫 -> 05.18[吞談]焰上霜(慎入)(1-13 完),16F [打印本頁] 登錄 -> 注冊 -> 回復主題 -> 發表主題

<<   1   2  >>  Pages: ( 2 total )

恨水長東 2007-05-15 16:59

發現分類很難選,因爲這篇文媮鷁M有限制级情節,卻沒有詳細的描寫…… 7DZxr Vw  
記得原來有輔導級選項的,現在怎么不見了……? U l8G R  
B( r~Nvc  
d5Hp&tm  
o81RD#>E)  
$;7,T~{  
U4)x"s[CP  
友情提醒: :/UO3 c(  
HYU-F_|N=  
本文配對是吞佛童子x談無慾,情節設定等和劇情相去甚遠,並且包含女體和生子,強烈建議慎入。 [rk*4b^s  
_ 3@[S F  
看到提醒後仍堅持閱讀本文者,之後若出現任何不良反應,作者概不負責。 5:y\ejU  
^{Wx\+*!  
) aSj!X'`;  
>f+qI mH  
:{sy2g/+  
a7$-gW"Z(,  
v~E\u  
{zzc/!|  
}_Y&kaM  
TQ`s&8"P  
^97u0K3$  
第一章:引子 ?R-4uG[ (  
QAGR\~  
/B"FGa04p(  
@}9*rWJIE  
3oD?e  
這個世界是由許多空間構成的,譬如說苦境、道境、滅境、集境等等。 cft/;A u{  
@yV.Yx"p_  
苦境的下面,各自又分成許多地方,也許還有很多國家和城市,就像是北辰皇朝。 +"J2k9E  
'`s\_Q)hG_  
俗話說: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人多的地方,是非就多。 7x> \/l(  
Q9T/@FX  
所以,像苦境這樣的地方,也是紛爭最多的地方。 wFbw3>'a9  
[A jY  ~  
不過同時又有句俗話也說得好: om_UQgC@r  
2/o _,k  
亂世出英雄。 `L~gERW#  
6&oaxAp<s  
這句話的實際意思其實完全可以這麽解釋:就是說你如果想很快的出大名,最好到那種人很多很亂的地方去,千萬不要呆在一個穩定平安甯靜的地方。 Z$*m=]2  
0G; b+  
于是要想出名的話,就一定要來苦境,並且最好到中原來。 S?Y%}  
r0^*|+   
因爲中原有很多的名人。並且最重要的是,在中原,每天都有人在出名。 ~ eNKu  
d.e_\]o<@  
然而出名當然也有大小之分。同樣都是名人,被公認爲第一辨的秦假仙的名氣就比奶油小帥哥愛遍千堳諵ㄢ{要大很多很多。這同時也說明了,男人並不只是靠臉吃飯的。 ee wlK]  
%*bGW'Cw  
那麽肯定就有人要問了,既然前面說了這麽多廢話,那怎麽還不說苦境現在最出名的人物是誰呢?只要打倒了他,我肯定就可以成爲最出名的人了吧? ]v2%hX  
cnw?3/J  
這當然是個很好的問題。這個問題的答案也很好給,回答就是: C[ma !he  
s2=`haYu  
日月 4H9mKR  
zrDcO~w  
日月。這兩個字說的並不是天上的太陽和月亮,而是指的兩個人。兩個在苦境非常非常有名的人。 \wR;N/tg  
oaac.7.fV  
他們有名到了什麽程度呢?幾乎無人不知的程度。 w;b;rHAZ\  
%+pF4f8]  
並稱爲「日月才子」的那兩個人,是一對同修數百年的師兄弟。論年齡,兩人都還不到一千歲;論實力,江湖中比他們本領高強的人多了去了。 %2@O,uCo@  
Z Jgy!)1n  
然而苦境可能會有人不知道三教先天,卻不太可能有人不知道日月才子。因爲出名這種事情,跟輩分和實力往往並沒有太多關系。 !kW~s_gUb*  
tUGnp'r  
像日月才子之所以會有現在這麽出名,完全就是因爲他們倆老是管閑事的結果。人們就會覺得既然你們這麽愛管閑事,那以後有什麽大大小小的事情就都去找你們了。這樣的話,實在是想不出名都難。 D4OJin^}  
qtR/K=^i  
日月堶掖Q稱爲「日才子」的那一位,名叫清香白蓮素還真,他現在住的地方叫做琉璃仙境。因爲素還真包攬天下閑事的緣故,琉璃仙境早早就已經得了個外號,名曰:菜市場。 MSqW {  
m!- R}PQC  
而被稱爲「月才子」的那一位脫俗仙子談無慾,情形比起素還真來就要好很多。因爲談無慾曾經退隱過很長很長的一段時間,長得足以令許多人遺忘他。並且這位月才子的性情跟他的師兄比起來,也是有名的古怪。有說是清高自許目無下塵,也有說是傲氣淩人不好交往。 @|2sF  
#1)#W6 h\  
所以他住的無慾天比起琉璃仙境來,也安靜得多。 Hb&C;lk  
Zdfruzl&`  
不過風水輪流轉,名人也不是一成不變的。自從異度魔界來襲,對苦境虎視眈眈以來,素還真就已躲到崖下去了,換了他的好友藥師慕少艾出來跟談無慾搭檔主事。 M o?y4X  
]mR!-Fqj  
而這慕少艾就實在是個知情知趣的俊美人物,自他出來接手了素還真的攤子,造訪的女性眼看著就一日比一日的多起來。人道是,真正不枉藥師慕少艾的「慕少艾」之名哪。 2F&VG|"  
<dWms`Qc O  
只是對于脫俗仙子談無慾來說,無論是他之前的那位賢人師兄,還是現在的這位俊美好友,都跟他有著某些無法完全合得來的地方,。譬如菜市場的事情;譬如來訪女性太多的事情……等等不一而足。 )+ (GE  
]q`'l_O  
所以上面這些情況,就構成了談無慾死活都不願意住到琉璃仙境去的原因。即便在現在魔禍猖獗,連他的兩個徒兒都已不幸殒命的情況下,他也仍然一個人住在無慾天,連半點要動彈的意思都沒有。 w~AW( VX  
^ *1hz<  
但是,各個擊破的道理,藥師跟談無慾都很明白,魔界就更不會不明白。 (jI_Dk;  
230ijq3Y G  
+\x}1bNS%j  
「我說談兄,現在無慾天可是冷清了,你還是搬過來給我藥師做伴吧。」半靠在石桌上,語氣優美而動人,長眉黃衫的男子刻意裝出了些可憐的表情,仿佛他真的已經寂寞孤單得要生病了一般,嘴角卻仍是淡淡的笑意。 dbG902dR  
'T+v&M  
手中煙筒不離,嘴角永遠是足以令人沈醉的淡淡笑意的這位俊美男子,正是藥師慕少艾。 Y3.^a5o  
 0`QF:  
而慕少艾現在正在殷勤勸說一個人。一個白髮黑紗,站在石桌面前臉色冰冷如霜的清瘦男子。 \o }=ob  
7Z< 2`&c7  
那男子的面容較尋常人也要來得清瘦幾分,膚色更是異常蒼白。雖然滿頭銀髮,男子的眉毛卻細黑如畫;額心一點寶石,閃著微光。 tk\)]kj  
ZH)thd9^b  
「藥師客氣。不過不用勞煩了,談無慾尚有自保的余力。」聲音明顯尖銳異于常人,一身黑色的清瘦男子淡紫色薄唇輕啓,開口作答。钗上一對水晶蓮花的流蘇垂過他的臉頰,隨著話音微微晃動。 = #T3p9  
K+<F, P  
自然,這位眉目如畫,聲音又稍有些雌雄難辨的男子,就是日月雙才子之中的月才子了。 z1m-t# v:  
LjySO2  
日屬陽,月屬陰。雖然功體純陰,又有著「仙子」這般容易令人誤會的稱號;但實際上的月才子談無慾卻是個不折不扣的大男人。而他那「統轄文武半邊天」的詩號,也得來非虛。 ' OXL'_Xl  
h f{RI4Jc  
聽著回答,藥師那優美的唇瓣微微抿起。對于面前這個人的高傲程度和自尊心,他也並不是不了解。只是,想出于一個朋友的好意,勸說談無慾選擇對自己的安全更有利的方嚮罷了。 yvCX is  
K''2Jfm  
呼出一個煙圈,慕少艾慵懶的道「魔界這次派來的幾位魔將都不是簡單人物,談兄可要多加小心哪。」 e ~ %=H 0n  
ePo :::  
談無慾的眉頭皺起,他當然也已經聽說。 #_kV o3  
3~EPX`#[W  
「不過我也聽到有這樣的傳聞,據說魔將都長得很英俊?呼呼。」笑得有些得意,慕少艾漫不經心的道。 -Oplk*  
7r{159&=  
談無慾的臉色立馬黑下去,冷冷的道「哈,原來如此,看來好友要擔心的事情又多了一項了。」 8 3Tv-X  
>@0U B@  
「哦?請談兄明說。」 A hU   
B=)tq.Q7  
臉色依舊冰冷,談無慾道「你的擁護者人數可能會有所減少啊,因爲有競爭對象出現了。」 RjxFlKs8  
('6sW/F*ab  
一口煙幾乎嗆到,慕少艾邊咳邊道「談兄,這樣的冷笑話真的不好笑……咳,咳。」 MZvxcr{x  
PUEEfq!%  
「是嗎?那你應該明白,你的前一句話也很不好笑。」談無慾的聲音堬蚺_出現了幾分笑意,雖然他的表情仍然是平常的樣子,一種似乎總是在生氣的樣子。 F;8 Uvj  
]sD lZJX<M  
慕少艾站起身來,頗有些撫慰味道的拍著談無慾的肩「今天是中秋節,難道你也要一個人過?」 f {j`d&|  
gaU(ebsE  
「是。」微微垂下頭,談無慾的神色有些黯淡。 ,uL}O]L  
bScW<DZJ-  
本來陪伴在他身邊的兩個徒兒,已經先後離去。而他唯一的師兄,現在還呆在崖下。 a8 .x=j<  
b[^|.>b  
臉上並沒有露出絲毫表示同情的表情,也沒有提起朱痕和阿九,慕少艾只是有些遺憾的道「哎呀,那點心我可就不客氣的全吃掉了。」 LMaY}m>  
mvu$  
談無慾笑了起來,道「藥師,請了!」拂塵搭過手臂,預備告辭。 &?*H`5#?G  
i4\DSQJ  
慕少艾也不挽留,只淡淡的道「明晚的計劃,不要忘記了。」 ~j yl  
Qe;R3D=T;  
「明白。」微一點頭,談無慾旋即便化光消失在院中。 5Ve T8/7Q  
d`3>@*NR<  
YhO-ecN  
@a}\]REn  
O4oI&i 7  
,HwOMoP7  
rnP *}  
第二章:八月十六 o)+Uyl   
aucG|}B  
Xz!O}M{4  
_n+ 5{\z  
俗話說:十五的月亮十六圓。 "H|hN  
jg3T1R OL  
傳說中最圓那一刻的滿月,嚮來都似乎有著某種神奇的魔力,能夠讓被它照耀到的生物産生奇怪的變化。 -] `Oa L!  
O^r,H,3S  
譬如:狼人。 !Q=xIS  
HFW8x9Cc  
以月爲號的談無慾,自然對月亮的運行規律了如指掌。 64l(ru<  
A Eo  
而世上已經幾乎沒有什麽人知道,月亮的盈虧,是跟他的功體息息相關的。 F/:Jp3@  
6]fz;\DgP  
而世上根本也沒有人曾見過,八月十六那滿月光華下的談無慾。即便是跟他同修數百年的素還真,也沒有見到過。 .9!?vz]1  
/JQY_>@W  
因爲只要八月十六那天的晚上有月亮,談無慾就必定會找地方躲起來,說自己不舒服。 )KKmV6>b  
/{!?e<N>  
素還真是最早知道月亮的盈虧會影響他功體的人,所以素還真一直都認爲他可能會在滿月的日子婺g脈逆行,無法見人也說不定。 {Z1^/F v3  
}TG=ZVi  
然而,那樣的夜媢篕琱W發生過什麽樣的事情,知道的人從來都只有一個。 'a=' (,%  
]dL#k>$0q  
那就是談無慾自己。 ]] 50c  
-op(26:W<  
而他從來都不敢讓第二個人知道這個秘密。  lx&;?QQ  
[ Mp8"  
因爲這是一個要命的秘密。 )<vuv9=k\%  
hIFfvUl  
mH 9_HK.C  
L)3JTNiB  
今夜又已是八月十六的夜堙C HB9|AQ4K  
J'@`+veE  
天色陰沈,烏雲密布。 Qn`Fq,uvL  
Yl"l|2 :  
一襲黑色的談無慾在一處高崖上迎風而立,黑紗與白髮都一齊在風中飄舞,臉色蒼白,唇也蒼白,仿佛死神的顔色。 !T~C=,;  
oNp(GQ@0  
站得更高,就望得更遠。 Mcqym8,q|3  
qx`)M3Mu|<  
他的雙眼望嚮那明明遙遠看起來卻又逼近的雲海,目光仿佛要穿透重重烏雲,看到那被遮蓋住的月亮。 0l2@3}e  
2Z7r ZjXW  
「又是八月十六了……」在人前一直高傲堅強得仿佛永遠不會倒下般,此時談無慾的臉上卻突然露出了一絲恐懼的神色。 UJ k/Lxv  
!c;BOCqa  
難道,他在害怕什麽?害怕那不知何時會破雲而出的月亮? |WsB0R  
M6H#Y2!ZbC  
o$k9$H>Na  
雖然身子依舊在冷風中挺得筆直,然而接二連三的打擊,早已令談無慾的身心疲憊。 'L8B"5|>  
DGO\&^GT^  
更何況,今夜還是一年之中,對他來說最危險的時刻。 siD/`T&  
Kd;)E 9Ti  
倘若不是他觀察天象,知道今夜絕對不會有月亮;倘若不是藥師此次一探險境,必須由他拖延住魔界的其他人士;他本是無論如何也不會在八月十六的夜堙A出現在野外的。 {v U;(eN  
*#7]PA Qw  
tlcNGPa  
沒有月亮的夜色,顯得分外陰沈。 #9(L/)^  
.{4U]a;[  
沒有月亮的夜堙A也就無法再根據月亮的運行來判斷時間。 .a7!*I#g  
abkt&981K+  
高崖之上的談無慾索性閉起了雙眼,他的眉細黑修長,飛揚入鬓。 HD153M,  
g @qrVQv  
夜風拂起他的黑紗和白髮,還有頭上水晶蓮花的長長流蘇,看起來就仿佛要被吹離地面,飛到空中去了一般。 @h!nVf%fe  
G }U'?p  
雖然阖著眼,談無慾仍然能夠靠他靈敏的聽覺,來感知周圍的情形。 !b8.XGo  
OtZc;c  
沒多久,他就很奇怪的發現自己聽到了雷鳴聲。 c&I"&oZ@&  
UflS`  
根據今天他觀察天象的結果,本來決不該有的雷鳴聲。 UzT"R b:e  
6Ej.X)~'K  
猛地睜開眼睛,談無慾看到東方的一角天空,在霎那間有閃電的光亮如火花般跳躍而過。 maVfLVx-  
(X~JTH:e/  
看來藥師已經遇上守關的魔將了…… :Hq#co  
H 1-eMDe  
心中沈吟,手微微按緊劍鞘,談無慾轉身離開。 U$7]*#@&  
G1G*TSf  
但是,他並沒能走太遠。 FS7@6I2Ts  
u:M)JG  
/<Yz;\:Jy  
他只覺得忽然一陣風過,再定睛看時,面前已多了個人。 =_Ip0FfK!  
CZw]@2/JuQ  
火焰般的紅髮,一襲白衣,橫持朱厭,面容英俊,神色倨傲。 aM|;3j1p  
2JL\1=k;  
挺拔的身軀,四溢的殺氣! n>W*y|UJ  
0{qe1pb w  
來者的形容樣貌是他早已聽說過千百遍的熟悉,而這具軀殼原來更是他曾對面交談過的友人,只是現在一切早已物是人非。 4^_'LiX3[  
&%r<_1  
面前的紅髮魔者有著「白色戰神」的名號,更是魔界的頭號戰將。 "g:1br?X,9  
?<STl-]&  
傳說中的魔者,是冷酷無情,手段狠辣,忠心無比。 |H ,-V;  
R?iC"s!  
同時也是所有的魔將之中,現在談無慾所最不願意見到的一位。 8C8,Q\WV(~  
&9F(C R  
2k M;7:  
飛快的比較了自己和面前魔者的武力差距,談無慾很清楚自己並沒有任何取勝的希望。 maOt/-  
EGxCNB  
而他今夜的任務,也只不過是要拖延住吞佛童子一段時間,使吞佛童子無法趕去圍攻藥師而已。 1h#e-Oyff  
U o[\1)  
只是想要在吞佛童子面前全身而退,也並非易事。 wf2v9.;X:<  
>,a$) z  
但是現在,談無慾也只能在心中暗暗歎口氣,原本清亮高亢的聲音微微發澀。 'g:.&4x_w  
'f-8P  
「吞佛童子?」右手按上劍柄,鳳流劍熟悉的涼意和粗糙感透骨而來。 ;|pw;-  
74fE %;F  
毫無感情的眼神從談無慾按劍的手上離開,移到他的臉上,身材高大的紅髮魔者冷冷的道「月才子,久仰大名。」 $3]]<oH  
+'{d^-( (  
一聲輕響,朱厭已然揮起。 Wgb L9'}B  
`l0"4 [?  
鳳流劍同時出鞘。 A.cNOous|  
OE=.@Ry"  
[Zne19/  
戰神的稱號果然名不虛傳! #AF.1;(k  
#j4RX:T*[  
朱厭的殺招只堪堪躲過,談無慾覺得自己的手心已似乎有冷汗沁出。 MJ<jF(_=  
c]68$;Z7  
吞佛童子的淩厲攻勢,加上朱厭的大範圍攻擊,令得談無慾躲閃相當吃力。 98XlcI#  
{<Y\flj{@m  
他心知自己的臂力無法與魔者相比,所以從來都不硬碰硬的去抵擋朱厭的進攻。 >hO9b;F}  
K#LDmC  
只能盡量靠精妙的步法躲開,或者用拂塵和劍氣交錯來撞擊朱厭的側面,使朱厭的攻擊方嚮出現偏差。 szGGw  
c\OLf_Uf  
然而這樣做,雖然短時間內不易受傷,卻仍然很耗費體力。 -8Hv3J'=  
#+L:V&QE  
只過了二十多招,談無慾的額髮便也已微濕。 @ RP?)*8}&  
Y3O/`-9i  
_K3;$2d|R  
想到藥師可能仍然還未離開,談無慾抓住一點空隙,腳下猛的一點,退開數步,微微喘息。 %+@<T<>J<k  
Wo{4*~f  
而吞佛童子竟然也沒有趁機出手,反而是好整以暇的收回兵器,擺出了起手式。 y'C  
Ou{VDE  
朱厭的鋒尖指嚮地面,在沒有月色的夜堸{動著一絲攝人的寒光。 6[Wv g  
 =@! s[  
紅髮魔者身形挺拔,手臂筆直,白衣潔淨得似乎一塵不染。 }#2I/dn  
rA /T>ZM  
一動不動如亘古雕塑般的姿態堙A卻隱隱蘊含著令人膽寒的爆發力。 5M\bH'1  
" TC:O^X  
談無慾的身子筆挺,黑紗和白髮在風中飛揚,整個人仿佛要翩然隨風而去。 EbnV"]1  
Y_/w}HB  
3|BB#;  
人和魔者默默對峙著,夜色堨擐禰u剩下他們身上的三種顔色。 ) u1=, D  
7M<co,"  
火焰般的紅,深夜般的黑,冰霜般的白。 Rw^X5ByJE  
v.F|8 cG  
這豈非也是三種跟死亡最接近的顔色? 7{p6&xXx  
HL%|DCo  
K"8!  
「月影千峰!」談無慾終于再次出手。 `#?]g!  
O? 0`QMY  
他手中的鳳流劍頓時幻化出千道霞光,劍氣的鋒芒逼人而來。 aSIoq}c(  
R%6KxN)+@  
雖然天上並沒有月亮,鳳流劍的劍氣卻仿佛勝過月光。 dH)\zCt  
|LirjC4  
吞佛童子手臂猛然擡起,朱厭頓時筆直指嚮對手,鋒尖寒光透。 Cy6%f?j  
Pr3>}4M  
霎那間。 .V@3zzv\  
yM*_"z!L  
鳳流劍與朱厭錯身而過,刺嚮對手。 0~BZh%s< (  
nw0Tg= P  
見朱厭逼近,談無慾拔地而起。一邊在空中側身,一邊運掌。 O@a7MzJ  
C);I[H4Yfw  
他准備全力一擊,然後趁機離開戰場。 {J-Ojw|Y b  
|xrnLdng0R  
然而這時東方卻出現了一道閃電,一道仿佛能撕裂天空般的閃電。 iN1_ T  
''}2JJU{  
天空當然並沒有被撕裂。 as"@E>a  
!-4VGt&c,  
被撕裂的,是漫天的烏雲。 o,'Fz?[T%  
|a=7P  
四散裂開的烏雲之中,射出了一道本來是極其柔和的光芒,整個夜空頓時明亮起來。 dst!VO: M  
lT_dzO  
那是月光。 /%TL{k&m$  
 Qp+M5_  
八月十六的月光。 Z  GrDa  
')ZZ)&U>z  
aX? tnDv  
M:oZk&cs  
~YXkAS:  
ucFfxar"  
6Oy6r  
e?:1wU  
's$/-AV  
*RFBLCt  
=nv/ r  
ne%(`XY{Q]  
c"P:p%\m&u  
%rO)w?  
第三章:要命的月光 @ssT$#)$!  
$Y8iT<nP  
Se>v|6  
那僅僅只是一道月光,一道並不明亮的月光。 &3:<WU:U  
5YLc4z*  
那道月光靜靜的穿透了雲層大氣,靜靜的照亮了一線黑暗,也靜靜的照在了吞佛童子和談無慾的身上。 " :V@AT  
~-'-<-  
談無慾的臉色在霎那間變了,仿佛看見了世界上最令人恐怖的東西。或者說,仿佛看見了要命的東西。 s?PB ]Tr  
uCc5)  
然而他實際上看見的,只不過是一道月光而已。 oo|Nu+  
czH# ~  
難道,那道月光竟然是要命的月光? Px&)kEQ  
fzUG1|$e  
u56F;y  
在月光照到他身上的那一瞬間,談無慾的身形便突然從半空墜下,伴隨著一聲痛苦而驚訝的呻吟。 qUk-BG8^  
Nt687  
這都只不過是很短時間堛漕き﹛A但是戰場上,往往一瞬就可以決定生死。 AsR}qqG  
bd[iD?epD]  
談無慾還沒來得及在地上站穩,朱厭已經逼近了他的胸前。 0@RVM|  
S7j U:CLJ  
他雖勉力避開,卻仍然晚了一步。 9[h8Dy  
3|D.r-Q  
在衣衫的破裂聲中,朱厭從談無慾脅下直穿而過,頓時黑紗連同堶悸獐じh衣物盡皆散落敞開,露出了半邊胸膛。 NG: f>R  
~|{_Go{ Q  
談無慾當機立斷,另一邊拂塵馬上出手纏住朱厭,打算反拔。 h$p}/A  
AI-ZZ6lzR  
然而,魔者已經站在了他的身前,魔者的手已經落在了他的脖頸。 L$^)QxH7  
tg7QX/KX  
魔者的目光冰冷,冷得如同萬年不化的冰霜。那目光從他的臉頰開始,一寸寸的往下打量。 !\\OMAf7  
@/xdWN!,  
月光下是蒼白得似乎不曾見過太陽的肌膚,以及輪廓精致的鎖骨。 Z9i ~>k  
Lm+E?Ca  
但是,那胸膛上竟然有著神奇的誘人峰起,挺立處櫻紅輕顫,仿若枝頭熟透的果實。 Z<'iT%6+r  
iYGa4@/uM  
這本來沒什麽稀奇,但是卻無論如何都不是應該在一個大男人身上能夠看到的東西。 /!U(/  
dRUmC H  
要知道月才子談無慾出道這數百年,雖然有「脫俗仙子」這種容易令人誤會的外號,卻是個不折不扣的男人。 2Hk21y\  
le6eorK8  
這一點,從來都沒有人懷疑過。 u]P9ip"Z  
bVr`a*EM  
而在今天之前,吞佛童子當然也不曾懷疑過。 $g\p)- aU  
\/9O5`u*V  
但是現在紅髮的魔將發現,他不得不開始思考一個他之前從未考慮過的問題。 n!U1cB{  
AR c   
赫赫有名的月才子談無慾,難道竟然是個女人? &_' evZ8  
a!.Y@o5Ku  
這所有的思索與懷疑,在魔者的腦中也不過是一瞬的時間。 CKX3t:HP0  
lYU?j|n  
思及談無慾方才一瞬的內力不繼,吞佛童子心中突然有了個打算。 XII' ,&  
:0p$r pJP  
% @!hf!  
感覺到魔者的冷酷目光在自己身上遊移,談無慾不由得渾身一陣僵硬,心娷鉆L萬千念頭。「難道我脫俗仙子談無慾縱橫一世,今日竟會死于魔犬之手?」 dJ~Occ1~r  
K{XE|g  
正思索間,談無慾發現自己的衣襟已被掩上,整個人也已被吞佛童子打橫扛起,旋即化光消失了。 sTvw@o *  
i]& >+R<6  
]+>Kl>@  
再次落地,談無慾發覺自己已到了一處陌生的所在,眼前陣列整齊,一幹魔兵齊齊嚮吞佛童子行禮。 zL3I!& z2  
10tTV3`IM  
眉心似乎微微放松,倨傲神色卻仍然不變,吞佛童子只稍稍點頭示意,便繼續大踏步前行。 #-l+ c u{  
l0E]#ra"  
雖然談無慾已被他制住功體,吞佛童子一路上仍毫不放松,一手橫持朱厭,一手緊握著談無慾右手手腕。 T *k}E  
/xd|mo)D  
被囚?抑或被殺?談無慾心中轉過萬千念頭,暗暗想道:吞佛童子若想殺我,那方才便該下手,根本無須抓我回來;若是還不想殺我,那八成是想用我爲人質或者勸服我爲他們魔界所用。 oAv LSFn  
/1eeNbd  
無論是哪種可能性,只要還有時間,就有轉機的余地。 3pyE'9"f6  
i0~Af`v  
$&sV.fGu  
_jaB[Q=By  
滿月的光華依舊冰冷。 0Kg?X  
c`oW-K{  
一邊不做反抗的任吞佛童子緊緊握住,談無慾一邊在心媕q默推算著時間。一年之中月亮最圓的這個時辰,現在正在慢慢過去。 ]Mvpec_B  
Su<>UsdUC  
只要這個時辰過去,自己的身體便可以恢複正常了。 pz"}o#R"x  
+5GPU 9k  
——只要我的身體可以恢複正常…… b`;Cm)@X!)  
bpa'`sf  
正思索間,兩人已走近了兩扇厚重的大鐵門。守門的魔兵朝吞佛童子行禮後,便聽得沈重的鐵門慢慢開啓的聲音。 biRkq c;  
Us_1 #$p,  
只見門內鐵柵密布,氣氛陰森,想來正是魔界的牢獄了。 BY@l:y4  
,M$h3B\;r  
走進大門,感受到手腕上傳來的溫度和握力仍不曾有絲毫的減弱,談無慾仰起頭,看到吞佛童子英俊的側臉在莫名青白的火光中,顯得更加冷酷。 Ged} qXn  
x#hSN|'"  
只是很奇妙的,談無慾發覺自己竟然已經感覺不到吞佛童子身上的殺氣了。 |{MXDx  
znAo]F9=J"  
仿佛感覺到談無慾的目光似的,紅髮魔者一邊大步走著,一邊轉過臉,眼睛毫不回避的對上了談無慾的目光。 (~fv;}}v  
wGWv<<Qw"  
魔者的眼睛堿搕ㄗ鴠籉顗穜﹛C +]Ev  
4j zjrG  
那雙眼睛堣麽感情都沒有,仿佛是空無一物的浩瀚大海。 ^_BjO(b'e  
i;\n\p1  
而自己,就是在那海堥H浮,卻始終連一根稻草都抓不到的溺水人?談無慾突然想起這樣一個比喻,不覺有些自嘲的想要苦笑。 { PS0.UZ  
`chD*@76I  
At&kW3(  
D$VRE^k  
看著單間囚室的門緩緩關上,陰冷的屋子堨u剩下了自己和紅髮魔者,談無慾終于忍不住發問。 *DvQnj  
lBudC  
「吞佛童子,你爲什麽抓我回來?」 N;4wbUPL7h  
J|([(  
沒有馬上回答,魔者以一種迅速而優美的動作拉開了自己的半邊上衣。再上前一步,猛然抱起談無慾放到了床上。 7tne/Yz  
q``/7  
覺得一切事情的發展似乎都在偏離自己的預測,談無慾慌忙問了一句話,一句才剛出口他就覺得自己像個白癡的話。 E@-5L9eJ\  
xl9S=^`=  
「你打算幹什麽?」 tRNMiU  
]1M Z:]k  
魔者的嘴角似乎浮現了一絲轉瞬即逝的譏笑,他的聲音略有些低沈,語氣卻很優雅得體「你覺得呢?」 u(8dsg R  
2s}G6'xE]P  
完全忘記了自己應該先從床上爬起來,談無慾開口問出了第二句話,一句讓他後來幾乎想買塊豆腐一頭撞死的話。 D'#,%4P,e\  
7Rn 4gT  
「但是,我是男人!」 k7]4TIUD*  
|o@U L  
仍然沒有回答,只是身體更加逼近,紅髮魔者伸手勾住了談無慾胸前的繩扣,微一用力。 Z6&bUZF$bE  
"*:?m{w5  
早已被朱厭劃破的衣衫,在魔者的手堣@件件輕易散落。 l  nJ  
^FZ9q  
先是黑紗披肩,再是金紗罩衣和藍緞外套。最後,白布的埵蝷]飄落在了床上。 c=aZ[  
iDdR-T|  
「……」全身已然赤裸的談無慾,第一次如此清楚的看著自己現在這具軀體,除了啞口無言還是啞口無言。能言善辯的他,頭一次覺得言語如此無力。 (px3o'lsh  
=Z..&H5i  
——男人?女人?還是所謂的貞操?都只不過是些可笑的東西…… B;nIKZ  
*\*]:BIe&v  
a6?t?: ~|  
一絲不挂,同時也一動不動的躺在床上,談無慾神情很平靜的看著面前的魔者。 (0Jr<16si$  
X_)x Fg'k  
他看著魔者在從容不迫脫衣服的那種表情,就好像他只不過是在看風景。 R_"6E8N  
g"`jWSt7Q  
「你爲什麽不反抗?」吞佛童子單臂環過他明顯過于削瘦的肩,很有趣味的問道。 )( pgJLW  
@VyF' ?}  
「如果我反抗,你會停止?」擡頭對上吞佛童子的眼神,談無慾忽然也笑了笑。 ?QtM|e  
5UX-Qqr  
他本來是個輕易不笑的人,這一笑起來的樣子,就讓人感覺有點奇怪。 uc LDl  
t0Inf [um  
「當然不會。」吞佛童子的聲音很自信,而且堅定。 [}4\CWM  
09i7 7  
「既然反抗不會有用,那我又爲什麽要浪費時間去反抗呢?」談無慾的聲音很平靜,好象說的根本不是他自己。 B]  Koi1B  
]hRs -x  
「不做無用之爭嗎?哈哈,」吞佛童子笑了起來,低沈的聲音在屋子埵^響著「月才子果然是月才子,確實令人欣賞。」

若晨星 2007-05-15 18:23
談談∼∼∼ vzF6e eaD  
我該說你是無所謂了 M0hR]4T  
還是賭氣? :*-O;Yw?S@  
吞吞啊∼∼∼ >f D%lq;  
沒想到你還真溫柔 5i'KGL  
要好好待談談唷! i_nUyH%b  
bNHs jx@  
大大啊∼∼∼ ,+x\NY2d  
我很喜歡你的文章 h7S; 4]  
要繼續寫唷︿︿ M7#CMLy  
我會很期待的 X5= Ki $+  
這篇吞談大好!

fpe666 2007-05-15 21:15
我覺得不管有沒有抵抗 v7v>  
CY"i|s  
吃虧的都是小談啊 &E@mCQ1  
IvI;Q0 E-3  
樓主將阿吞吞和小談的感覺寫得好好呢 {;o54zuKf  
}a%Wu 7D  
不知道者兩個心機深沉之後會有怎樣的互動

雪冰月 2007-05-16 01:06
这个配对的文目前还是第一篇!!! F5{GMn;j  
楼主正好停在了喷血的地方.....偶倒~~ wQM( |@zE}  
期待楼主的下文~~ 7 ,Q7`}gBf  
赞,写得很好

恨水長東 2007-05-16 16:32
第四章:紅蓮蝕月 k8cR`5 @PK  
1uz K(j8w  
0:x+;R<P*w  
話雖然如此說著,魔者的動作卻絲毫沒有打算停下來的意思。 ANR611-a  
Ko "JH=<  
吞佛童子的動作很冷靜,很堅定,並不粗暴。甚至,某種程度上還算得上溫和。 z; >O5 a>z  
#XNUR j  
L l,nt  
雖然已經決定以完全順從的態度來面對這件奇特的事情,談無慾仍然不免爲自己這具幾乎陌生的軀體而感到困擾。 ; cb='s  
:ra[e(l9  
他發現了太多他以前從未有過的感覺。 z[JM ]Wy  
WK.,q>#  
只要是吞佛童子手指撫過的肌膚,都會開始發燙,還會泛起一種淡淡的紅色。 N8!e(Y K_  
#Zn+-Ih  
胸前只不過是被指尖輕輕拂過而已,就已經像等待摘采的果實一般,爭先恐後的挺立起來。 F^!mgU X  
p4K 8L'nZ  
並且,這種麻癢的感覺又是什麽…… Iapzhy2l  
y;hco  
魔者的擁抱就如同火焰般的熾熱,令他覺得自己幾乎要被焚燒殆盡。 (unJwh{7Q  
HBw0 N?  
被壓在身下的黑紗,微微的泛起了幾點晶瑩水珠般的濕痕。 j>~ @vq  
W\e!rq  
沒有多余的話語,有的只是急促的喘息和略尖細的呻吟聲。 ])WIw'L!  
+ Cq&~<B  
/|<0,ozoJ  
談無慾喘息著微微側過臉,看著窗外的月亮慢慢挪動著位置。他一邊在心媕q默計算時間,一邊卻又忍不住難耐的繃緊腳尖。 " j:15m5  
\d w["k  
與屋內的雲雨氣氛絕不相稱的,是兩雙毫無感情的眼睛。 x/ P\qI  
1z3I^gI*i  
人和魔者的眼睛堙A都沒有絲毫迷亂。 NE Z ]%  
Q FhQfn  
雖然在做著這種事情,他們的神智卻都異常清醒。 8)J,jh9q  
eT8h:+k  
明明稱得上優美協調的動作,看起來卻像是在完成工作一般,有種奇怪的和諧感。 |mz0 ]  
X<H+Z2d  
ZaFqGcS~  
已經記不清楚是第幾次令人窒息般的浪潮過後,談無慾再次在喘息中掙紮著側過臉,望嚮窗外的月亮。 WW~QK2o-@  
PU\@^)$  
月亮仍然很圓,很亮。不過,已經快要慢慢看不到了。 HGW;]8xl  
mPi{:  
八月十六的月亮,很快就會落下去了。 %5 <t3 H"  
nm<S #i*  
想到這堙A談無慾的心情稍微放松。他主動伸出手臂抱上了紅髮魔者的脖頸,任魔者的汗水順著自己的身軀滑下。 yF^)H{yx  
G" "=`@  
「你仿佛不夠投入呢,月才子。」魔者的聲音低沈,仿佛耳語。 |U="B4  
o4&#,m+ :  
「彼此彼此,吞佛……童子……」人的聲音尖細,聽起來有些虛無缥缈而遙遠。 &MP8.( u `  
DzY`O@D[  
——不管彼此的目的是怎樣,至少這份擁抱的溫度,應該是真實的罷……? Oin:5K)4-  
*Rj*%S  
y;HJ"5.Mw  
有生以來不曾抱過人,也不曾被人抱過,但是談無慾並不缺乏相關的知識。 @wXo{p@W  
;'|t>'0_  
作爲統轄文武半邊天的月才子,談無慾看過的書籍和記錄不計其數,自然,也會包括這些方面。 }@g#S@o  
vu)V:y  
如何放松,如何取悅,如何減少自己的傷害…… N)$yBzN   
, p r ",=  
只是這數百年來,他從未遇到過需要自己親身實驗的情況。正如同他的名號一般,他也曾以此爲修道人的本分,而恥笑他的師兄師弟。 )W![TIp  
P e7% 9  
但是他今天仿佛突然覺得有些明白,如此強烈承受另一個人體溫的記憶,大概的確是不容易被忘卻的罷? ?s: 2~Qlu  
lb#`f,r>  
看看被輕輕蓋在自己身上的薄被,談無慾望嚮魔者無聲離去的修長身影,神色忽然有些複雜。 @nF#\  
N~ M-|^L  
9{{CNy p  
O.P:~  
吞佛童子的背影才一消失在走道盡處,談無慾便隨便裹件衣衫跳了下床。 K 7d]p0d'  
c::Vh  
他先俯下身去,察看地面上的痕迹,又用腳輕輕的拍打了幾下,側過頭仔細的判斷聲音。 Hd=!  
5,W DmhJ  
再站起身來,一寸寸按過囚室的牆面,輕輕的敲打著,談無慾露出了一臉果然如此的神色。 p:^;A/D  
L+ " 5g@  
並非是十分牢固的材料,但是卻無法判斷它的厚度……想必這外面,應該是被結界包圍起來的。 i52:<< 8a  
jhSc9  
圍著屋子上下左右看了整整三圈,終于覺得實在沒有什麽遺漏的地方了,談無慾歎著氣坐回床上,皺起了眉頭。 orAEVEm  
Hk;) l3oB  
因爲這結界的緣故,跟藥師的緊急聯絡方法也無法使用了。 7~ok*yGw  
q oVp@=\:"  
並且雖然還只是種很微弱的感覺,但是談無慾已經發覺這堛漯躓藀乎跟苦境有點不同,令人覺得不很舒服。 <lVW; l7  
:u g j+  
談無慾再次擡起頭望嚮窗外,這時月亮已經完全看不見了,只剩下一片好像能把人吸進去似的深藍黑色。 4 5\%2un  
'B4j=K*  
時間應該已經過去了……低頭望嚮自己薄衫下泛著多處淡紅痕迹的身軀,談無慾的慘白臉色上浮起幾分疲倦,他靠著牆靜靜的坐了,等待著。 8'Ph/L,  
FA;uu\  
等待那滿月之光的魔力消退。 zi}dQsy6  
[.`#N1-@M  
NFcMh+qnK  
隨著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天際已慢慢的泛起了魚肚白。天空上沒什麽雲,看來會是晴朗的一天。 Flzl,3rW4  
^ $t7p 1  
仍然靠著牆坐著,談無慾的臉色卻開始變得越來越難看起來。  $mG&4Y  
`ynD-_fTN  
天明明都快亮了,他實在不明白爲什麽自己的身體還是現在這個樣子。 #x|h@(y|  
n~k9Z^ $  
難道竟然會不能恢複了?但是這不可能,幾百年來年年如此,從未出過意外。 g4^df%)&  
&U8W(NxN  
一想到這個問題,談無慾覺得連自己的身體似乎都已僵硬。 YWPAc>uw,  
`$D2w|  
細黑的眉梢已經翹得不能再高,淡紫的薄唇也已幾乎被咬破。 p V^hZ.  
S_B;m 1  
仔細的一件件回想了今天晚上發生過的事情,談無慾突然想到了一個很可怕的原因。 CvtG  
{!hA^[}|  
只不過一個晚上,難道自己竟然就已經…… n.$wW =  
_S;L| 1>S  
下面的話談無慾已經氣得無法再想下去,原本工作模式啓動的平靜也已無法維持,他現在只想做一件事情。 d`;_~{sleR  
"b"Q0"w  
那就是:馬上拿鳳流劍把吞佛童子給捅死。 SD^6ib/]b  
OQON~&~  
"!6 Ax-'  
dF%sD|<)  
隨著時間過去,屋子堣]一點一點的明亮了起來。 4 X2/ n  
DKfw8"L]  
談無慾仍然坐在床上,滿臉氣惱的神色,兩只手攥著薄被當作吞佛童子的脖頸般的使勁絞著,不過終于還是沒有把自己的嘴咬破。 BJI R !J  
z`D;8x2b  
但是這時他卻突然取下了本來挂在頭上的兩朵水晶蓮花。冰冷纖長的手指在某個隱蔽部位輕輕一按一扭,水晶蓮花竟然就像機關般的突然展開了。 ',yY  
L{\au5-4  
雖然神色依舊氣惱,兩頰仍然泛紅,談無慾旋開水晶蓮花的動作卻很輕巧很穩定,也很熟練,仿佛以前曾經練習過的一般。 ,IW$XD  
"7pd(p *C  
水晶蓮花展開後,堶掩挾M還有著六重花瓣,最中心是一粒很小的珠子,紫紅色的珠子。 r9@Q="J_)  
T)ra>r<#  
那看起來晶瑩剔透小巧玲珑的水晶蓮花,堶掖熊M還有這麽多東西,如果不是親眼看到的人,大概是絕想象不到的。 ^ cn)eA  
`}^_>  
雖然剛才並沒有咬破自己的嘴唇,談無慾現在卻真的把嘴唇咬破了,他那毫無血色的紫唇上馬上現出了一絲難得的鮮紅色。 F? kW{,*  
b_]14 v  
伸出指尖輕輕蘸了唇瓣上的那抹血迹,談無慾端起水晶蓮花,將血抹上了水晶蓮花最堶悸漕瑭紫紅珠。 l1\/ `  
dkC[Jt  
珠子很小,原本不甚起眼的紫紅色,現在已是豔若鮮血。 ~',<7eW  
}w&+ H28.#  
將水晶蓮花小心仔細的旋回原位,談無慾又把它們挂回了自己的頭上。 L+PrV y  
E,nC} f  
水晶蓮花依舊晶瑩剔透,依舊流蘇飄飄,看起來就跟之前完全一模一樣。 3cNF^?\=  
47xJ(yO  
NGlX%j4j  
做完這些後,談無慾終于想起來應該要穿好衣服。 >g@;`l.Z#  
zUqt^_  
然而他低頭一摸上自己的衣帶,馬上又好像要被氣得發暈。 EF?@f{YY$n  
40}8EP k)  
大概是覺得現在暈掉比較好,談無慾居然像是真的被氣得暈過去了一般,整個人倒在床上一動不動了。

曰重 2007-05-16 19:17
“只不过一个晚上,难道自己竟然就已经... ...”——怀孕了???!!!!!  eGS1% [  
。。。 。。。天呐。。。按谈谈的性格,他的确是要晕了,而且把吞佛已经骂了不止千遍万遍——最好吞佛童子他“断子绝孙”?——啊,这么说是因为可能谈谈会想他怎么能给魔者。。。还是魔界战神生孩子。。。 。。。呃。。。虽然听起来很不错。。。(被谈谈先用剑捅~~~ToT“捅不到吞佛童子先捅汝这个XXOO‘谈谈已经被气到不知自己在说虾米。。。’的。。。”) f_r1(o 5:Y  
狠水长东殿大好呐。。。~:)实在是太难得的配对,语句亦很有意思,带点搞怪和凄然(前半部分有这么感觉多点。。。) )IGE2k|  
希望能是美满的结局。。。 MmBM\Dnv  
恨水长东殿更新好快~辛苦呐~~~~加油:)

fpe666 2007-05-16 19:29
啊啊啊啊~~(趴)為什麼這兩個連在做愛時都這麼冷靜理智啊~~~ ^<R*7mB*  
_W4i?Bde  
(其實是自己想看激情場面)不過很少看到阿吞吞這麼溫柔呢 Oc;0*v[I  
fMn7E8.  
呵呵呵換個想法,這麼清醒無慾應該會記得很多細節吧XD m?G}%u  
9qe6hF/29  
要恭喜無慾嗎?那麼小的機率都被他碰上了^//^ ee]PFW28  
k, )7v  
那水晶蓮花應該有更神秘得作用,但是我第一個想到的居然是 >WMH.5p  
jZcjiOX  
驗孕(暴)真的很像啊!!!把血滴下去然後等一下,如果變色就是有了 8W 9%NW3&  
yG5T;O&  
不是很像嗎?(別打我)>_<

恨水長東 2007-05-17 00:54
to 若晨星 ,>n 4 `A  
謝謝小花,謝謝賞文^-^ N0GID-W!/~  
小談是很冷靜的在做選擇,沒有在賭氣啦!(並且跟不熟的阿吞要賭什麽氣……?) c xdhG"  
A\Q]o#U  
to fpe666 `wI<LTzXS  
謝謝賞文^-^ @4 m_\]Wy  
說到吃虧啊,其實如果不是後來不小心“中獎”了,按小談那麽脫線的性格,大概也不會認爲只是這樣就叫做吃虧了吧?當然自尊心上是肯定受不住的||| Ep0L51Q  
至于細節兩人應該都記得很多,完全當工作來做麽|||||這邊覺得按他們的性格,很像是會把無感情的做愛當作任務來完成那樣子的(自毆) &%`IPhbT  
}'dnL  
to 雪冰月 8@|_];9#.  
謝謝賞文^-^ .  \ *Z:  
的確好像是第一篇呢!所以這邊也是想嘗試和挑戰一下下這種配對啦…… 4`G":nE?We  
lcij}-z:%e  
to 曰重 '+NmHu:q  
謝謝賞文^-^ :cop0;X:Wm  
小談大概是很想釘草人很想暴走很想把阿吞切八塊那樣子>_< MN|y5w}$u  
另外請問什麽叫做搞怪和淒然呢?……這邊看不懂了…… gEtD qq~y@  
至于結局,當然暫時不能透露啦!

恨水長東 2007-05-17 19:47
第五章:異度魔界 3uCC_Am  
!'Xk=+  
dRyK'Xr  
mCe,(/>l+  
當談無慾睜開眼睛的時候,他發現自己還是規規矩矩的躺在床上,可身上卻被換成了一件奇怪的白衣服。 LWc}j`Wd  
X~Uvh8O  
本來應該扔滿一床的衣物,現在已連一件都不見了。 OB8fFd  
d:O>--$_tw  
站在床邊的,是自己正恨不得一劍捅死的的冷俊魔者。 ?@l9T)fF  
 "/6(  
然而判斷出現在自己即便連人帶劍撲過去也完全無法達到目的之後,談無慾只好把注意力轉移到別的地方。 _CP  e  
D Y($  
「這是什麽?我的衣服呢?」看了看自己身上奇怪的白衣服,談無慾擡起頭,疑惑的眼神望嚮吞佛童子。 X3I\O,"I  
a<FzHCw  
「因爲都已經破掉又被弄髒,所以拿走了。」目光飛快的從談無慾身上晃過,似乎在強忍笑意,魔者的回答很簡潔。 zTBr<:  
x`w 4LF  
「這……」談無慾無話可說,只好繼續打量自己身上這套樣式奇怪、明顯是因爲設計理念跟他不同的白衣服。 f .rz2)o  
&h-d\gMJ  
再左右看了看,發現自己的劍和頭飾什麽的都還在,談無慾稍稍放下心來。 r80w{[S$  
a_m P$4T  
「我覺得你們魔界好像很冷啊,是因爲你們都不怕冷嗎?」雖然已經裹緊了衣服,談無慾仍然覺得自己有點哆嗦。「並且好像空氣也不太好,在這塈琲瑰Y都覺得昏沈沈的。」 FZz\z p  
4QdY"s( n  
吞佛童子冰冷的臉上浮現了一絲驚奇的神色,很正式的回答道「魔界並不比苦境冷。而你之所以會覺得頭暈,」 Yva^JB  
gQgG_&xkC  
「是因爲你已經發燒了。」 d l@  
~N;.hU %l  
7NRq5d(lP  
自己竟然會發燒?上一次發燒根本已經久遠到了自己都不記得的地步。談無慾摸了摸自己的額頭,感到燙手後不覺瞠目結舌。 :#"gQ^YNp  
^Qrdh 0j  
剛擡起頭,想要嚮面前的魔者逞強幾句,談無慾突然覺得自己的眼前一片天旋地轉,竟然又這麽倒了下去。 -]R7[5C:  
HQK%Y2S  
FD*`$.e3\  
發燒暈倒在床這種事情,對高傲又要強的月才子來說,實在是無法忍受的丟人。 q/Ba#?sen  
P49lE  
一半是因爲發燒,一半是因爲自尊心受創,談無慾的臉頰泛著燙人的紅暈,眼睛堹B起薄薄的水汽。 +?[TH?2c+  
6DD^h:*>  
雖然身上一床厚厚的被子蓋得嚴嚴實實,但是談無慾卻仍然覺得自己在冷得發抖。 \CM(  
u}D.yI8  
雖然吞佛童子一邊用冷冷的聲音說著「不能讓月才子病倒在我們異度魔界」這樣的話,一邊拿了藥跟厚被子過來,談無慾仍然很懷疑魔者的腦袋媢篕琱W是在大肆的嘲笑自己。 zFqH)/  
 W *0XV  
牢牢盯著吞佛童子那永遠皺得仿佛揉不開的眉心,談無慾強迫自己去想象表面上冷酷的魔者正在心埵p何笑話自己,然而,實際上更要命的事情是: Y<X%'Wd\  
li8l+5d q  
他還是覺得很冷很冷…… 1j# ~:=I  
K& <|94_k  
仿佛發現了這一點似的,本已准備離開的吞佛童子回頭開口詢問,聲音聽起來居然還很溫和「你覺得很冷?」 l.\Fr+*ej  
Il%LI   
「不……不冷!」剛一開口,幾乎打顫的牙齒就出賣了他,談無慾懊惱得把被子一把拉到了頭頂上。 Vc$x?=  
Fd2Eq&:en$  
被子堣@片漆黑,也看不見魔者的表情,談無慾終于覺得這世界似乎沒那麽惱人了。 2[LT!TT  
OljUK,I]  
然而下一刻,談無慾就發現被子堿藒M多出了個人。 E:T<mI?d  
W*e6F?G  
一個體溫熾熱,氣息熟悉的人。 !m^;Apuy  
u^|XQWR$:  
用一種不知道是得意還是冷漠的語氣說著「我應該比被子有用多了」,吞佛童子的雙臂結實環上冷得發抖的談無慾。 K_bF)6"  
G/J5aj[  
因爲發燒加上功體被制,談無慾只好有氣無力而無奈的依進了魔者的懷抱。 (]^9>3{|  
E< "aUnI  
——即便是魔物,取暖的作用總還是有的……罷…… !>Db  
o*eU0   
)\l}i%L:  
再次醒來的時候,談無慾發現自己已經退燒了。 [MdVgJ9'  
<s2IC_f<+  
並且他一睜開眼睛,發現自己第一眼看到的還是坐在床邊的吞佛童子,後者見他醒了,隨手遞過來一疊衣物。 f}0(qN/G  
2B3H -`  
「我的衣服……」談無慾打量著手中整齊幹淨的衣服,露出不敢致信的目光「都收拾好了?」 6E{HNP Mb>  
Uc>kCBCd  
「我叫人補好的。或者說,你本來還想繼續穿我的衣服?」魔者的聲音埵乎帶上了笑意。 thDQ44<#)  
D5Wo e&g,  
眼前立馬浮現出自己穿著那身又長又大白衣服的傻樣子,談無慾忙不叠的搖頭「當然不是。」 8 ]]uk=P  
#Z)e]4{!l  
「我有事要出去幾天。你如果還不想死的話,就不要企圖逃跑。」吞佛童子直起身來,整間屋子堨葥迄N充滿了魔者引起的壓迫感。 LoSblV  
v*<hE>J0  
想要反駁,卻又覺得有點說不出口,談無慾最後只好「哼」了一聲,撇過頭去。 Mg W0 ).  
z4b2t}  
U8-#W( tRR  
見吞佛童子的身影已完全消失,談無慾的臉上頓時浮現了極度疑惑不解的神情,眉梢下意識的微微翹起。 *?Nrx=O*  
fchsn*R%-  
實在太奇怪了,吞佛童子對自己的態度。 K>l$Y#x}k  
8s-y+M@.  
以對敵人的態度說來,無論如何都是已經好得過分了。 VUxuX5B3M  
0#<q]M?hW  
他目的何在? *%7[{Loz  
^Wo/vm*]  
9cp-Rw<tI  
!qS~YA  
一連幾日吞佛童子果然都不曾再出現,談無慾的囚室塈N清而安靜。 K PSFy<  
U BzX%:A  
而談無慾本來就是個習慣安靜的人,這樣的日子對他來說,反而比較舒心。 I'HPy.PV  
>8D!K0?E  
反正憑自己現在的能力,想靠武力逃脫已是不可能,那就只能思考別的方法。 u)Y~+ [Q  
BaZ$pO^  
M(KsLu1   
直到一天下午,窗外突然傳來了幾個熟悉的聲音,讓談無慾不覺走近門口。 @)1>ba  
7n9&@D3 :P  
「如果是本大爺出馬,一定手到擒來,哼。」雖然並不曾見過幾次面,這個聲音卻也是談無慾無法忘卻的。 SE.r 'J0  
jzI70+ E  
螣邪郎,魔君手下的一員悍將。武力術法心計,俱是上乘。 B>rz<bPT  
f(:+JH<P~  
若不是他,談無慾的身上便不會受那一箭穿身之苦。  QMLz  
F kY}6  
很不爽似的說個不停,螣邪郎好像一直想在嚮身邊的另一位魔將抱怨。 y$|%K3  
Atc9[<~WG  
被他一連聲叫小弟的那一位魔將,卻似乎完全沒有理會他的說話,臉上連半點表情都沒有。 XLb lVi@  
~~a,Fyko2  
離他們倆稍遠一點的背後,還有另一個人。只是身影大半被前面的人遮擋了,無法辨認。 pYf57u  
1DgR V7  
原來是兄弟倆嗎?魔將們背後也有可愛的一面哪……聽得兩人態度如火與冰般的相處,談無慾的嘴角不覺微翹。 g"ha1<y<  
AD K)p?  
正出神間,守門魔將的聲音傳來「談無慾,任先生要見你。」 `qnp   
Z^E>)!t  
<*EMcZ  
退回屋塈云膜F身子,談無慾擡起頭。門口翩然出現的身影潇灑俊逸,臉龐英俊而熟悉,卻是不系舟任沈浮。 Swz{5 J2C  
)UbPG`x8  
窗外螣邪郎的聲音和赦生童子偶爾的冷哼,已經漸漸遠去。 fb-Lp#!T39  
|0ATH`{  
對談無慾而言,任沈浮的確算得上是他的熟人,所以魔界會讓任沈浮來做說客,是早該預料得到的事情。 3n;>k9{  
uzg(C#sp  
雖然是魔,任沈浮看起來卻像個俊秀的人類青年。 -{`8Av5)E%  
k#F |  
修長的身材,雅致的衣衫,彬彬有禮的溫文舉止。 Q,R>dkS  
F] e` -;  
或者,人跟魔的區別,本來就不是很大? 7]W6\Z  
#(swVo:+E  
想到這堙A談無慾不覺突然有點自嘲起來。 %jk7JDvl  
0t*e#,y  
勉強保持禮儀,對任沈浮擺了個請坐的手勢,談無慾心堛器D這人必定是前來做說客,臉色就不免有些難看。 |y9(qcKn$  
EP,j+^RVf  
接近無暇的俊美臉龐,神情永遠似笑非笑。任沈浮的臉看起來,也總是令人無法捉摸。 xfoQx_]$Im  
9$[6\jMh  
有的人臉上永遠戴著面具,而吞佛童子和任沈浮,大概都是這一類罷? c?5?TJpm  
uN>JX/-  
囚室堥癡S有坐椅,任沈浮隨意找個位置站着,看起來卻仿佛他正站在最華貴的廳堂堣@般。 cq]JD6937  
A,67)li3  
看著談無慾明顯更加蒼白了的臉色,任沈浮歎了口氣「談無慾,其實我一直都很欣賞你,也很欽佩你。」 9gq+,g>E_  
2[|52+zhc  
「而魔君對你的賞識,遠超過對待魔界原有的數位重臣。倘若你能棄暗投明,就不僅不必受此牢獄之苦,還可位居我等之上。你在苦境多時,爲他們勞心費力,又何曾得到任何一絲回報?只不過白白操勞了自己,也陪上自己徒兒的無辜性命。」 m%zo? e  
J^<Gi/:*^  
聲音放慢了些,任沈浮的話語聽起來竟然似乎真的有幾分懇切。 ebno:)  
SU ,G0.  
談無慾的手指猛然握緊,他那兩位陪伴他多年的徒兒,都已爲了保護他而命喪魔兵之手。心中沒有後悔,有的只是對自己無能的痛恨。 P.bxq50  
qm^|7m^  
任沈浮繼續說道「我這次前來,正是魔君直接授意。只要談先生肯爲魔君效力,定然奉爲上座軍師,決不怠慢。」 %,T=|5  
n(I,pF  
緩緩松開攥緊的五指,談無慾道「任兄可知談無慾心中所想?」 P5Lb)9_Jw  
-t]3 gCLb  
任沈浮道「不知。」 Q$ +6f,m#W  
fGZ56eH:  
談無慾笑起來:「既然任兄不知道談某心中所想,又如何能勸說談某呢?」 5aj%<r  
yY[9\!  
一時語塞,任沈浮俊秀的面容上神情微微尴尬,咳了一聲道。「任某此來,只爲盡熟人之意。談先生將來如何,就全看談先生的決定了。」 ) >;7"v  
U!d|5W.{Q  
「若是因爲只任某前來而讓談先生覺得不夠誠意的話,任某即刻回禀魔君,請魔君親自來勸說談先生。」 w*?SGW  
lfvt9!SJ+/  
談無慾眉梢高高翹起,聲音拔高幾分「談某心意堅定,就不必勞煩魔君了。」 8[b_E5!V  
[Ef6@  
「不過如果魔君願意聽談某勸說他退出苦境的話,那倒是不妨請過來一敘。」 >|X )  
CbGfVdw/c  
聽得這般回答,任沈浮心堣覺苦笑,走到門口又回過頭來道「任某倒忘了件重要的事情。請談先生務必好好保重自己的身體。」 :@uIEvD?  
n6AA%? 5  
談無慾疑惑起來,正想發問,卻又聽得任沈浮遠去的聲音輕松的道「吞佛童子今日便會歸來,不過他的態度想必不會如任某這般溫和,還請談先生多加注意。」 _'8P8 T&  
s&hJ[$i  
_(zZrUHB  
M"Dv -#f  
任沈浮剛剛走出囚牢大門,便看到了門口對面站立的吞佛童子。 LBxmozT  
!"2S'oQKS  
紅發魔者雖然只不過是普普通通的站在那埵茪w,卻讓人隱隱的感覺到有壓迫感傳來。 .n n&K}h  
\sMe2OL#z  
「爲什麽不直接殺了他?」走近幾步,任沈浮淡淡問道,聲音聽起來仿佛毫不在意。 |v:oLgUdH  
}!Y=SP1e  
吞佛童子的臉上露出一絲譏诮的表情「因爲我突然想要用他做個實驗,一個很有用的實驗。」 l~]D|92  
<Y]e  
「在做完實驗之前,我不會親手殺他。」 _aeIK  
3 ,zW6 -}  
俊秀的魔者輕笑著重複道「不會親手殺他?把一個人類在魔界關上一陣子,恐怕即便是大名鼎鼎的月才子,也很難撐得太久吧?」 0iYo&q'n  
+GJPj(S  
射嚮任沈浮的眼神忽而銳利,吞佛童子冷冷的道「你應該比我更了解談無慾,所以你也應該更清楚,談無慾並不是個容易放棄的人。」 m"@o  
_tUh*"e&  
「一點不錯。那你可要費些力氣了。」表情恢複萬年不變的似笑非笑,任沈浮微微低頭,掩蓋了眼神奡X許真實的神情。 _ amP:h  
]A ;.}1'  
他已經聞到吞佛童子身上有股他不算陌生的香氣,而那香氣的主人,現在應該正在囚房之內。 y\omJx=,  
9tX +n{i  
所以他也已大概明白,吞佛童子所謂的實驗,指的是何等樣的事情。 5JHWt<n{P  
KomMzG:  
「我吞佛童子的字典堙A從來就沒有「失敗」這個詞語的存在。」聲音堨擐繸a著冷笑般,吞佛童子挺拔的身影沿著走道大步離去,只留下長長的影子晃動在地面上,好像描繪著奇怪的圖案。

恨水長東 2007-05-18 01:38
第六章:萌動 Ngj&1Ta&[  
br^ A<@,d  
7Db}bDU1 |  
隨著時間的過去,談無慾在無奈中學會了慢慢適應自己現在的身體。 h@E7wp1'~  
uNkJe  
然而,他也開始慢慢的發現,自己經常會莫名其妙的不舒服,一種無法發覺病因的不舒服。 iC3C~?,7  
j7U&a}(  
這種不舒服的原因,談無慾最先開始懷疑的,是魔界的空氣。 &wAVO_s  
O\CnKNk,  
並非令人無法呼吸或者呼吸困難,卻總能讓人感覺跟平素的普通空氣有那麽些微妙的不同。 2eHVl.C5  
"~=-Q#xO  
仿佛充滿了魔族的壓迫感?的雖然不能確切的形容出那不同,談無慾在心堿O這麽覺得的。 G E`1j'^-  
O6/:J#X%  
R# T 6]  
當然還有另外一個可能的原因。再一次按上自己的脈搏,談無慾皺起細眉思索著。 2}=@n*8*d  
^2H;  
雖然談無慾並非是如同他師兄那般的名醫,至少也還算得上通曉醫理。 |h }4J  
m.p $f$A_  
所以他當然也非常清楚自己現在的脈象是什麽表現,這種脈象又代表著什麽。 (H5#r2h%Y  
8v z h5,U  
但是如果現在就竟然有這種程度的反應,那也實在未免太恐怖了一點。 XUzOt_L5<  
_1Q6FI5iR  
=&6sU{j*  
不知道第幾次下意識的按上隱隱作痛的小腹,談無慾本來便蒼白的臉色越發難看起來。 ,f{w@Er  
{nXygg J  
如果上面兩項原因都不是的話,那該不是被吞佛童子下毒了吧? @R}3f6@67  
 5F+G8  
是想要折磨自己逼自己就範麽……那個冷酷無情的魔者。 7O'.KoMw  
$[}EV(#y  
只是如果是毒藥的話,反應又未免太過奇怪。 `LNhamp  
j g//I<D  
若這毒藥是針對身體,那這種程度的痛楚就根本不足以令談無慾在意。 u7^( ?"x  
e'>q( B  
若這毒藥是針對神經,那大不了在泄露事情之前自己先一死了之。 JOpH Z?  
y wl=@  
pmUf*u-  
清晨剛睜開眼睛,便不得不開始煩惱著上面的事情,談無慾歎著氣站起身來。 R)BXN~dQ  
%59uR}\  
雖然在這堮琤輓L須外出見人,談無慾還是習慣性的穿戴整齊衣物,仔細的戴好了頭飾,長長的銀髮梳得一絲不苟。 ) l$}plT4  
(:qc[,m  
穿戴整齊之後,接下來是妝容。 =w}JAEE|(i  
Pw| h`[h  
談無慾隨手抽過自己隨身攜帶的眉筆,平舉觀察筆尖,再緩緩的描上自己的眉尖。 L-}J=n\  
g9q}D-  
PcEE`.  
突然感覺到身後有人,談無慾心中微驚,只是馬上便發現是熟悉的氣息,于是並未停筆,也未回頭。 'UU j(1 f  
%s"& |32  
「月才子真有閑情逸致。」紅髮魔者低沈的聲音已經在耳邊響起,優雅磁性中似乎總是蘊藏著什麽危險一般。 -&sY*(:n_  
#gqh0 2 7  
「儀容尚不整,又何以齊天下?」並沒有放下眉筆,談無慾傲然答道。 mM7 2>1~L*  
hO&b\#@~  
吞佛童子縱聲長笑「好一句「儀容不整何以齊天下」!」 vue^bn  
k'PvTWR  
DrKB;6  
纖長蒼白的手指已經被魔者輕輕握在掌中,指甲上被慢慢塗上了黑如夜色的顔色。 Jn ^b}bk t  
QOo'Iv+EL  
魔者的手很穩定,也很細心,手指修長而幹燥。 C &>*~  
Bp_R"DS7A  
雖然看似隨意,每一筆下去卻都異常准確,跟他握著武器的時候同樣。 BaW4 s4u  
_<LL@ IX  
「真是奇怪的品味哪,月才子。」吞佛童子的目光打量著談無慾淡紫色的薄唇,又移回手中自己正在塗色的漆黑指尖。 Kc?4q=7q  
i ? ~-%  
微微擡起頭,談無慾有些玩味的看進魔者的眼睛「彼此彼此而已。」 VK]U*V1  
+ x=)Kp>  
兩雙手交纏在一起,同樣蒼白的手指,同樣漆黑如深夜的指甲。 cd1G .10  
T"[]'|'  
突然小腹一陣抽痛,談無慾忍不住皺緊了眉頭,被握在魔者手中的手指也微微發抖。 xsB0LUt  
UPU$SZAIx  
原本蒼白的手指變得越發冰涼,幹燥的手心密密麻麻的沁出冷汗。 z,G_&5|f%  
=K18|Q0m  
倒吸了一口氣,談無慾不動聲色的伸出另一只手,悄悄的按在了自己的小腹之上。 o(oOB  
c%C6d97q  
雖然只是這樣用手捂住小腹,並無法真正的減少痛楚,但是卻能夠給人一種心理上的安慰。 /V:9*C  
uD>=  
痛楚一波波的越發劇烈起來。微微阖目,談無慾按在小腹上的手加重了力道,冰冷發白的指尖深深陷進了衣物。 :${tts2g  
Q0Ft.b  
無論如何,不能在人前露出狼狽的樣子…… H #_Zv]  
0mujf  
談無慾一邊想著,一邊坐得更加筆直。臉色雖然蒼白,神情卻依舊鎮定,仿佛他的身體並沒有在承受任何痛苦。 8^>c_%e}  
]~I+d/k d  
「不要再逞強了。」不知何時,吞佛童子已經放下了筆,低沈的聲音在屋媗T起。 ^" X.aks A  
g w([08  
冰涼的手背上已被魔者熾熱有力的手掌覆上,溫暖而霸道的氣流仿佛隨著魔者的手心湧入了小腹。 s:}? rSI  
^sD M>OHp  
奇怪的是,那腹中的小生命似乎能感受到這氣息跟它的血緣關系似的,竟然很快就平靜了下來,不再躁動。 C)z4Cn9#  
? +L,  
有些疑惑不解的擡起頭,談無慾望嚮紅髮魔者深不見底的眼眸。 :rUMmO-  
k?14'X*7yu  
吞佛童子的目光埵陬菑F然,有著堅定,似乎還有著一絲絲憐惜。 80*hi)ux[  
cx$IWQf2  
「這是我們的孩子。」熾熱掌心隔著層層衣衫,在幾乎還看不出隆起的部位緩緩摩挲,魔者的聲音很清楚,語氣徐緩而堅定。 );h(D!D,  
@ |SeabN^-  
然而談無慾卻覺得這聲音聽起來似乎虛幻得不可捉摸,雖然每個字都聽得懂,卻組不出整句話的意思。 mkn1LzE|F  
din,yHu~  
一邊伸手想拉開魔者的手掌,一邊下意識的開口反駁,談無慾心中仍想守住這已搖搖慾墜的秘密「吞佛童子,你開什麽玩笑……」 4u 6 FvN  
&.,K@OFE}  
話方一出口,談無慾才驚覺自己的語氣竟然是從未有過的軟弱無力;而伸出去的手,也是同樣的無力。 w'2FYe{wj  
'd+fGx7i  
並非不知道如何說謊,並非不知道如何顛倒是非黑白,更不是不知道如何裝作自己說的全是再正確不過的事實。 MqnUym  
N $) G 8  
早就博得「談無慾最詐」之名的他,上面那些,都只不過能算作是專門科的起步而已。 |nZ^RCHog  
172G  
然而不管如何,面前的紅髮魔者都已經真真切切是自己腹中胎兒的父親,口頭上的虛僞,終究無法永遠掩蓋事實。 P9bM+@5e  
2|,L 9  
左思右想後選擇了跳過這最尴尬的話題,談無慾在心堭N自己只當作是個見習大夫般的開口詢問。 ?eIb7O  
x,,y}_ YX  
「即便從那天晚上算到現在,也不過十多天,爲什麽會有這麽嚴重的反應?」雖然聲音盡量冷靜,描述也盡量不摻感情,終于第一句話出口,談無慾的臉色仍然忍不住有些發白。 tp] 5[U  
k{SGbC1=VK  
「跟人類的胎兒不同,魔胎從受孕到生産,只需要三個月的時間。」魔者的目光平和,仿佛帶上了些許安撫的意味。「十天的話,你可以按照人類懷胎一個月的時間來推算反應。」 B-Jd|UE`u  
`FMo; ,j  
真是驚人的的速度……談無慾下意識的伸出另一只手去摸自己的腹部,雖然明知無用,卻仍然想靠雙手來判斷胎兒的成長狀況。 "l56?@-x  
%xg+UW }  
只是他的手並沒有能夠摸到自己的小腹,而是按在了吞佛童子的手背之上。  2h   
s1D<R,J|H  
魔者的手背稍稍有些粗糙,摸上去能夠感覺得到青白皮膚上微微凸起的血管,還有熾熱的溫度。 etr-\Cp  
,Z@#( =f  
但是現在談無慾的心堙A已沒有空余去感受魔者的表現。他只想著一件事情,那就是怎麽弄掉肚子堻o團累贅的肉塊。 ?{S>%P A_B  
35& ^spb  
「請給我打胎藥。」既然已經相當于一個月大小的人類胎兒,那麽現在打胎也應該已經沒有問題。 &u.{]Yjx  
EL?(D  
談無慾側過頭,語氣平靜的仿佛要吃藥的根本不是他。 *p}mn#ru-  
 VGV-t  
「如果沒有藥,那麝香也可以。」 zeHF-_{  
!%G]~  
魔界這種幾乎全民皆兵的地方,怎麽想也沒可能隨時配出打胎藥的。 r)iEtT!p*  
6{y7e L3!  
但是像麝香這類特效藥物,無論如何也應該有准備罷? |h]V9=  
%#x4wi  
當然,稍微懂些藥理的人都知道,如果掌握不好時間和劑量,使用麝香的副作用會很嚴重。 86r"hy~  
G)Gp}4gV}  
不過那副作用對普通人來說雖然很要命,對談無慾來說卻沒有多大影響,畢竟他從來就沒有想過要像他那兩個師兄師弟一樣娶妻生子。 <b:%o^  
+`HMl;0m  
「即便用到麝香也要打掉麽……你就這麽不想要它?」松開手,魔者的臉上依舊沒有表情,魔者的聲音依舊低沈。 JI "/,fK^  
] 3{t}qY$A  
只是,語氣中似乎夾雜了一點點憂傷? +` Md5.w  
j<t3bM-G  
「留著它幹什麽……?」因爲感受到魔者的態度,努力裝出來的堅定有些動搖,語氣在不知不覺中已軟了下去。談無慾半垂了眼簾,低聲道。 iS$[dC ?N  
U**8^:*y#:  
「你和我的關系,再過多久也無法有本質上的改變。而小孩何其無辜,何必讓它到這世界上來受罪?」眼神平靜,談無慾擡頭望嚮魔者。 F^yW3|Sb  
Y!<m8\  
紅髮如同最熾熱的火焰,魔者的眉心永遠緊皺,面容在光線下仿佛雕塑一般,看不出他的絲毫真實感情。 KZppQ0  
DKIH{:L7  
「我談無慾雖然殺人無數,卻自認是個善人。與其讓一個人活著受折磨,還不如一下就要他的命來得仁慈哪。」 u\*9\ G  
RQ,#TbAe  
「何況,它既然是我的孩子,我自然不希望它將來受苦。所以我選擇在它還沒有感覺之前,讓它安靜的離去。」 l00i2w  
\=ML*Gi*  
談無慾的聲音平靜而清亮,纖細卻堅韌,如琵琶最外弦的高音。他說話的語氣,就如同只不過在述說跟自己毫無關系的事情。 ~:a1ELqVw  
f7=MgFi  
「如果你一定需要理由,我可以給你三個。」吞佛童子開口,聲音低沈而緩慢,如琴弦最低的顫音在夜空中劃響。 4\;zz8 5E  
9{u8fDm!  
「第一:它是我們的孩子。作爲它的父親,我希望看到這孩子出世。」魔者的聲音淡淡的,卻似乎蘊含著前所未有的柔和,仿佛他真的只不過是以一個普通父親的身份,在期待自己的孩子出生。 8rsc@]W  
Fz7t84g(  
傳說中最冷血無情的魔者,竟然也會對自己的小孩抱持一份憐憫之心麽?談無慾在心中暗暗冷笑,然而又不覺爲魔者這句話堣ㄧg意流露出的感情,而微微動容。 X0.H(p#s  
Z.\q$U7'9  
「第二:它並非沒有知覺。」魔者的目光緩緩移下,落在談無慾的小腹上。「它認識你,也認識我。」 ^Oz~T|)  
KL&/Yt   
「它一直在以它自己的方式在嚮你抗議,因爲它希望它的父母都陪在它身邊。 s@\3|e5g  
0?7yM:!l  
「而這些天來,你當然應該不會連一點感覺都沒有,只是你想裝作不知道罷了。」魔者的聲音依舊低沈,卻帶了一絲苛責的意味。 -n _Y.~  
UQl?_ [G  
談無慾沈默了。腹中的這個小家夥生長的速度之快,感覺之敏銳,都是他所從未預料到的。 NL9.J @"b  
]Ur/DRNS  
如果他心情很好,它就會安靜很多——只是,這種情況實在太難出現。  +A3/^C0  
5|H;%T 3_  
而如果吞佛童子像現在這樣抱著自己……它也會安靜下來。 8}'iEj^ e  
$C[z]}iOi  
hi8q?4jE  
「第三:魔胎不同于人類的胎兒,如果強行打胎,你很可能會送命。」 >XgoN\w  
u[GZ~L  
緩緩說出最後一句話,吞佛童子的神色轉爲嚴肅,語氣也變得異常低沈。 ]rG=\>U3~  
-<g9 ) CV5  
談無慾沈默了。 OgF[=  
,>j3zjf^  
是因爲害怕死?還是因爲聽出了魔者冰冷話語堥漱@絲絲的溫柔和在乎? A0{xt*g   
Q0J1"*P0  
這個問題的答案,現在已經沒有人知道。 n8,%<!F^  
EG{+Sz  
兩人的對答最後演變成了一場糾纏,談無慾剛剛才裝扮整齊的全套行頭,帶著諷刺意味似的散落了一地。 >dA l*T  
vpu#!(N  
AzU:Dxr>.G  
&f.5:u%{b  
上午的激烈過後,談無慾足足又昏睡了兩個時辰,才再次醒來。 u+)!C*ho  
KXPCkNIN!  
掃了一眼四散的衣物,想起早晨自己穿戴的用心,談無慾幾乎又想要氣得吐血。 UFB|IeX?q  
?{J1&;j*  
已經無心再梳妝,談無慾漫步走到門口,卻聽到門口那群魔兵仿佛在私下竊竊的議論著什麽。 %S312=w  
i /X3k&  
因爲距離畢竟有點遠,談無慾只隱隱約約聽到一個名字。 xg p)G!  
qYoW8e   
吞佛童子。 <-`bWz=+  
mI lg=8:  
吞佛童子,異度魔界的白色戰神。 ~ ?/7: S  
7F"ljkN1S  
現在聽到這個名字,在談無慾心中引起的震撼,已經大到了無法忽視的地步。 ().C   
Ab$E@H #  
每當黑夜降臨,月光撒落,談無慾就覺得自己的身邊充滿了吞佛童子的氣息,冰冷而又熾熱。仿佛在那看不見的夜色堙A還有著紅髮魔者無法抹去的影子。 maa pX/J  
Y9abRr K  
有力的擁抱,火熱的體溫,線條完美的強健身軀。 cj>@Jx}]M  
Sm/8VSY  
慢慢撫上自己冰冷的肌膚,談無慾心中湧現的,是吞佛童子懷抱的感覺。 `gl?y;xC  
|.; N_i  
DFr$2Y3H  
G" r{!IFL  
大門外面,站著任沈浮和吞佛童子。 UC&$8^  
qZ<n\Mt  
再次開口,任沈浮的聲音微微有些疑惑「可是你的實驗對象,並沒有必要是他。換成任何一個普通的人類女子,實施起來都會容易得多。」 Trirb'qO  
+:Zwo+\kSN  
紅髮魔者的聲音冷如萬年不化的冰霜「若是普通的人類,生下小孩後一定會死。不過是他的話,大概只會功體盡廢而已吧。然而這也不過是猜測,所以我才需要做這個實驗。」 @5Z|e  
s.z)l$  
吞佛童子轉過身去,背對著任沈浮,表情隱沒在了陰影中,再也無法看清楚。 %jAc8~vW?  
,.Gp_BI  
「他在正道高手中,也算是有數的人物,沒可能撐不過去的。」 icG 9x  
N<#J!0w  
「如果那孩子能夠完全繼承我跟他的武力和智謀,將來一定能夠成爲在我之上的魔將罷。」表情仍然如同亘古不變的雕像,吞佛童子的聲音陰沈得仿佛從深深的地底傳來。 5zS%F: 3  
:lu!%p<$  
如果這世界上真的出現那麽一個孩子,那他一定會是一個沒有人可以預料得到的魔鬼吧……?心中暗暗這麽的想著,任沈浮隨便的點頭表示附和,嘴角仍然維持著萬年不變的弧度。 |1wZ`wGZ:L  
UB@(r86 d  
{JWixbA  
C?. ;3 h  
l<_v3/3  
RlfI]uC DM  
!KV!Tkx h  
第七章:伸手可及的溫柔 P.(UbF d'  
za6 hyd^  
)F9IzR-&m  
&Hw: 65O  
夜堙A談無慾在床上打坐,想靜心調息,卻莫名的靜不下心來。 eGMw:H  
0+0 Y$; <  
窗外有月亮,一寸一寸的移動著它投在囚室堛獐v子。 P#pb48^-  
5]{rim  
夜早已經深了,但是還沒有吞佛童子回來的消息。 ejg!1*H@n  
f TmJD Uv+  
雖然吞佛童子臨走的時候,只說是去執行任務而已。但是談無慾的心媟穔M很清楚,魔君既然派他座下最傲人的這位戰神出去,就絕對不可能是普通的任務。 ,vR>hyM  
e\z,^  
談無慾也幾乎不敢去想象苦境現在的戰況。雖然他曾和螣邪郎還有元禍天荒交過手,但是今天去的,是吞佛童子。 ,5 ,r .  
r[E#JHw  
即便他並不是在八月十六的夜堙A而是在一個天時地利都很好的時候遇到吞佛童子,他也照樣沒有能夠從朱厭之下全身而退的信心。 wgSFL6Ei  
7gtaI3   
眼前忽然浮現出許多熟悉的姓名和面龐,談無慾緊緊的閉上了眼睛。藥師,劍子,羽人,傲笑紅塵……這些人的情況,他都非常的清楚。並且他也更加清楚,如果他們跟吞佛童子單打獨鬥的話,任何其中一個都沒有獲勝的把握。 R1*&rjB  
li3X}  
那麽是誰?這一次血染朱厭的人,會是誰? aR6~r^jB  
qLBQ!>lR  
發現自己完全進入了與名號不相符的狀況,談無慾終于放棄了根本無法靜心的打坐,疲憊的站起身來,走到門口,朝長長的走道盡頭望去。 65B&>`H~  
hj= n;,a9  
然而目光所及之處,並沒有那道熟悉的身影,只有一束束青白的火光,在走道的兩側冰冷的飄忽著。 4g ZR!J  
G>dXK,f<B0  
談無慾所熟悉的火焰,是紅色的。但是自從遇到吞佛童子之後,他就發覺這世界上還有另外一種火焰。 ?(s9dS,7wZ  
qPu?rU{2  
那是青白色的火焰。 %m|BXyf]_B  
]_ LAy  
就如同吞佛童子肌膚的顔色一般青白的火焰,青白色,一種沒有絲毫溫度的顔色。 89[/UxM)  
H( LK}[  
即便是那樣青白的肌膚,倘若被鋒利的兵器刺穿,應該也會流出鮮紅的血罷?如同魔者的頭髮一般鮮紅的血…… _bh$ t  
} %3;j5 ;6  
一邊想著,談無慾便覺得自己似乎看到了鳳流劍刺進吞佛童子胸膛的景象。在那幻象堙A魔者的白衣在一點點的變紅,然而臉上的神情卻沒有絲毫的變化,望嚮自己的眼神堙A仿佛還燃燒著冰冷的火焰。 Sn97DCdk  
ddYb=L+_b  
想到這堙A談無慾猛的眨了幾下眼睛,想把剛才的幻象從腦海媗X逐掉。 1% @i4  
:t;\`gQoS  
不知道爲什麽,雖然這幾百年來他殺人無數,卻對剛才的幻象感到了莫名的恐懼。 }2=~7&)  
=)#XZ[#F  
獄中走道兩側的火把,也都是青白色的。與其說是火焰,看起來倒更像冰霜。 '<"%>-^Gn  
j;Z hI y  
吞佛童子還沒有回來,只有繼續等待麽……?忘了自己本來已經脫了外衣准備休息,談無慾手指下意識的握成拳又松開。雖然囚室堥癡S有風,但是談無慾卻覺得全身像被冷風吹了似的想要發抖。 y=GDuU%  
1\TkI=N3  
又過了很久,久得不知道是多久。就像是過了一個世紀那麽久之後,走道的盡頭忽然出現了道修長挺拔的白衣身影,雖然還看不清楚他的神情,卻看得出來他步履的從容。 e{: -N  
USE!  
目光凝視著走道盡處,談無慾忽然看見自己披散的白髮,竟然在沒有風的囚室婸暑棕ぐ降_來了。 (>Sy,  
7x*L 1>[`'  
囚室媟穔M沒有風,而月光也不會有溫度。這風,是吞佛童子單臂推開大門所帶起來的。 _Wp, z`  
#,j m3M qj  
火焰般的紅髮,雕像般的五官,永遠倨傲的眉尖。 L#Ve [  
ubl Y%{"  
看清楚來者之後,談無慾的臉色立馬變得更加煞白,他的身子現在似乎真的有點發抖。 q:_-#u  
%AMF6l[  
吞佛童子回來了,但是他卻已不知道該問什麽。 AfW:'>2  
&S^a_L:  
「你是在等我?」吞佛童子略帶譏诮的神色轉眼已在面前。「還是在等我被殺的消息?」 nQw, /L k  
"t{D5{q|[k  
「不錯,我是在等你。」聽到魔者的聲音後,談無慾反而恢複了鎮靜。 LNgFk%EH  
Dhft[mvo  
「你今天跟哪些人交手了?傷亡如何?」談無慾單刀直入。 k%RQf0`T  
[c>YKN2qa  
「是劍子仙迹。」吞佛童子的聲音淡淡的。 FOa2VP%  
eET1f8 B=L  
天下無雙的劍子仙迹。 u_=>r_J[b  
`)jAdad-s  
眼前頓時浮現出道者沈穩的模樣和古塵的犀利攻勢,談無慾的心情微微松懈下來「劍子傷得不重吧?」 K>+c2;t;  
N8wA">u  
吞佛童子語音中譏诮之意更甚「不重。我保證他傷得一點都不重,你大可以放心。」 AQ-R^kT  
M4XU*piz  
「因爲他並不是一個人,跟他一起的,還有藥師慕少艾。」 R*"zLJP  
E-rGOm" m  
少艾……聽到好友的名字,就像有清風拂過心坎一樣,談無慾的心情完全放松了。因爲這兩人加起來的實力如何,他再清楚不過。 g*U[?I"sC  
GQkI7C  
仔細觀察著談無慾臉上細微的神情變化,魔者的嘴角忽然浮現了一絲轉瞬即逝的笑意。 *=QWx[K|  
~:A=o?V2  
想到兩位友人都還安然無恙,談無慾幾乎想要對吞佛童子說聲謝謝了。當然他也馬上明白到,這樣說對魔者來說根本就是諷刺而已。 XQ k ,xQ  
F-?s8RD  
于是他有些尴尬的低下了頭,眼簾中立即映滿了魔者那永遠雪白潔淨得異常的衣裳。 uY )|   
_'r&'s;<z  
但是今天談無慾卻在那衣裳的下擺上發現了些刺目的顔色,鮮紅的顔色。 y#{> tC  
yzCamm4~0  
是血迹! }!vJ+  
$T'lWD*  
難以置信的目光順著濕潤的紅色往上追尋,談無慾很快就看到了血迹的源頭。 /;1h-Rc>  
*Q3q(rdrp  
吞佛童子胸前半邊衣襟的下面,正慢慢的變紅。鮮豔的紅色,在雪白的衣裳上一點一點的流淌開來。 Gy[m4n~Z5  
w#$Q?u ,G  
「你受傷了?」談無慾的聲音變得沙啞起來,他剛才,根本就忘記了吞佛童子也可能受傷的事情。 [M.!7+$o  
"Kn%|\YL@4  
「是。」吞佛童子的聲音依舊平淡,依舊帶著種說不出的譏诮之意。 #c1c%27cmm  
_E[)_yH'-  
「……傷得重不重?」再次問出同樣的話,談無慾突然覺得自己開始變得可笑起來。 #F >R5 D  
I_h&35^t  
「不重。」吞佛童子仍然淡淡的道。 :'gX//b):  
IsiCHtY9  
談無慾下意識的伸出手去,想要好好檢查一下吞佛童子的傷口,卻又停在了半空。 z/S}z4o/  
[lAZ)6E~=  
吞佛童子的胸膛離他近在咫尺,是他曾安心依偎過的地方。無論是緊緊擁抱的觸感,還是那胸膛熾熱而又冰冷的氣息,都是他再熟悉不過的。 y[:xGf]8@  
<bOi}  
但是現在,他卻無法讓自己像往常一樣,假裝毫無顧忌的靠近眼前的魔者了。 TzY[- YlvF  
)1 !*N)$  
他擔心劍子,擔心少艾。因爲他們是他的友人,戰友。他害怕他們受到任何傷害。 [[0u|`T/  
Hk|wO:7Be  
然而,他竟然也會擔心面前的魔者。這個只要活著,就永遠可能對他和他的友人們不利的魔者。 p#(5 ;  
sq'bo8r  
爲什麽……談無慾閉上了眼睛。自從拜師學藝以來,自己在江湖的角色扮演中就從來不曾失敗。任何人都可以騙,任何人都可以殺。爲什麽,現在心中會産生了這種莫名的感覺? 0W >,RR)  
eB*0})  
長久的沈默。談無慾伸出的手仍然停在半空,蒼白削瘦,而又纖長冰冷。 L(qQ,1VY  
5XA{<)$  
這時,魔者的手緩慢而堅定的覆了上去,把那只冰冷的手緊緊握在了掌間。 zH+a*R  
r(cd?sL96R  
他們都沒有說話。這個時候,無論說什麽話都已是多余。  b$1W>  
LYyOcb[x  
N(^ q%eHp  
朱厭放到牆角發出的輕響,還有衣衫摩擦的聲音,在這麽甯靜的夜堙A都能聽得很清楚。 jAb R[QR1%  
4brKAqg.  
「可是,你的傷口?……」已經順從的被放到了床上,談無慾才猛然醒悟過來,慌忙伸掌抵住了魔者逼近的身軀。 :HQQ8uQfb  
?T <2Cl'C  
「一點小傷,不妨事。」吞佛童子的聲音放輕了,又低沈下去,聽在耳中帶著種危險又誘惑的魅力。有力的手臂已經橫在了腰間,再難掙脫。 sDnXgCcS!  
m'.y,@^B  
歎了口氣,知道已經無法改變魔者的決定,談無慾微微側過身子,伸手從枕下抽出了一條長長的紗巾。 J PK( S~  
_"0Bg3Y  
一條鑲著金邊,角上還繡著一個「月」字的黑色紗巾。跟談無慾的衣服是同樣的色調,是他一直帶在身邊的東西。 w0L+Sj db  
h#rziZ(  
這時吞佛童子的上身已經完全赤裸,幾道血迹順著強健身軀的線條滑入衣衫的下擺,看起來就像是用鮮血畫在白紙上的圖畫一般。月光照在側臉上,越發襯托得臉龐的輪廓英俊如雕塑一般。 i_6 Y6  
f& >[$zh  
談無慾微微擡起頭,帶著幾分贊歎的心情靜靜望著面前的男子。雖然早已經見過很多遍,卻總是不會膩煩。 2^$Ha|  
{]6Pd`-  
鮮紅如火焰般的頭髮,青白如冰霜般的肌膚,再襯上鮮豔的血迹,完全不像是這世間的人該有的模樣。 yd4\%%]  
s xp>9&  
所以,自己面前的男子,也並非是人,而是魔物。 \bPSy0  
+GqUI~a  
輕輕按上魔者創口附近的肌膚,他就明白吞佛童子並沒有騙他。雖然血迹看起來有些驚人,但是血流已經小了很多,只是因爲傷口比較薄長,所以流血的面積相對就大了些。 ev;R; 0<  
"nEfk{g  
冰涼纖長的手指緩緩塗上藥膏,又用黑紗緊緊的纏住了傷口。 $@(+" $  
ij+)U`  
空氣中一直飄著淡淡的血腥味,以至于後來談無慾只要一想起吞佛童子,就仿佛同時也聞到了那日淡淡的血腥味。 ;X XB^,  
U}2b{  
血腥味很淡,聞起來並不令人難受,反而有種催情的作用。 ^J-\s_)"  
%qqX-SF0C  
披散一床的銀絲,蒼白的膚色,蒼白的月光。談無慾整個人在月光堿搯_來顯得虛無缥缈,如果不是墊在身下的黑紗勾勒出了身體的輪廓,就幾乎分不清楚他的人到底是不是真實存在的,好像只是月光下的一個幻影一般。 K/Qo~  
zo~5(O@  
「我很感動。」俯首,唇湊嚮耳垂,魔者低語著。 YA[\|I33  
8\/$cP"<^  
「爲什麽?……啊……」在熟悉的舔弄中仰起了頭,談無慾呻吟著問道。 V*1hoC#  
"MNI_C#{  
「因爲你開始會爲我擔心了。」舌尖遊移嚮下,因爲含住了什麽,魔者的話音聽起來變得更加模糊不清。 (B:+md\Q  
yO`HL'SMo  
「我……」談無慾很想說沒有,自己從來都只是擔心友人們的安危而已,然而卻羞愧得不能出口。 &3_.k  
7 I`8r2H  
I@/+=   
——溫柔而堅定的愛撫,如此熟悉和熾熱的體溫,令人想忘卻一切……就算只有現在也好,請讓我可以只想著他。 QpZ CU]  
2jiH&'@  
qzt.k^'-^  
伸手抱住魔者的臂膀,微微弓起身子,談無慾緊緊的閉上了雙眼。眼角有薄薄的水氣,在月光下閃動著微光。 $\A=J  
\x9.[?;=e  
曾幾何時,自己變得開始期待吞佛童子的到來; /pS Y~*  
6=o'.03\f  
曾幾何時,自己不再習慣孤枕獨眠的日子; $zUHka   
1rLK1X  
曾幾何時,自己開始覺得這有力的擁抱,是令人安心的存在…… \7U'p:h=U  
O4.`N?Xq  
 g`9`/  
低沈的喘息和細碎的呻吟交織在一起,床上的黑紗早已皺成一團,糾纏的肢體劃出優美的線條。 g#/"3P 2 H  
o!-kwtw`l  
忽然發覺今日並沒有感受到往常那般的重量,談無慾在激烈的喘息中睜開眼睛,勉力朝四周看去。 fS#I?!*}  
ZtLZW/`  
在自己肩旁撐著的,是吞佛童子強健有力的雙臂。而往日都會緊緊相貼的小腹,今天卻沒有感覺到絲毫的壓力。 j}fu|-  
9 m`VIB  
難道,是因爲害怕傷到自己腹中那尚未成形的孩子麽? p]E\!/  
Q^! x8oUF  
突然覺得心埵酗麽柔軟的地方被劃開了似的,談無慾再次閉上眼睛,用力抱緊了魔者寬厚的肩膀。 zD,K_HicI  
O; #qG/b1  
咬緊嘴唇,他在心媕q默喚著魔者的名字。 WAqH*LB  
V|W[>/  
吞佛童子, 64R~ $km  
sRkPXzK  
吞佛童子, _ ,~D]JYE  
r&_bk Y%  
吞佛……童子…… L }L"BY3$  
!}pvrBS  
最後一聲呼喚終于忍不住從唇邊溢出,談無慾猛然把頭側嚮一邊,空氣中只余下兩人呼吸的聲音。 @D@_PA)e(  
o@47WD'm  
eOUv#F  
!<#,M9 EA&  
靜靜的躺下已經好一陣子了,談無慾卻無法入睡。腹中總是有著隱隱的絞痛,雖然並不是痛得很厲害,但是一直持續著。身邊的吞佛童子大概早已熟睡,勻稱綿長的呼吸聽起來分外令人安心。 E,p4R%:$@1  
*mtS\J  
明知無用,談無慾仍然下意識的伸手撫上微微隆起的小腹,想要減緩一點痛楚。 I:Q3r"1  
>,}SP;  
那堶情A有一個小生命在悄悄孕育。 ' |Ia-RbX  
8qF OO3c\V  
幾百年來,他從來都不曾想過,這世上竟然也會有一個繼承自己血脈的孩子出現。即便他後來見到了素續緣,也仍然不曾絲毫考慮過這個問題。 @b{I0+li"/  
O'[r,|Q{  
他也更加做夢都不曾想過,自己居然會和身爲魔將的吞佛童子有了個共同的孩子。 }$X/HK  
*1`q x+1  
雖然懷胎的時間才剛過了一半,但是談無慾已經深刻的感覺到,這腹中的胎兒有著跟自己完全不同的特性。 M>g% wg7Ah  
TK s l.|  
它的生長速度很快,生命力很強韌,仿佛有著將母體一切精華都索取幹淨的能力。並且當它動起來的時候,無論自己如何揉撫還是躺下休息,都毫無作用。 *pj^d><  
+b_o2''  
能夠讓它安穩下來的,只有吞佛童子的撫摸而已。因爲魔胎的成長,同時需要母體的營養和父親的氣息。每當自己依偎在魔者懷中的時候,就能感覺到它好像很舒服很放松的樣子,似乎在休養生息。 _oAWj]~rO  
=s/UF_JN  
然而吞佛童子當然沒有可能時刻都守在自己身邊……痛得皺起了眉頭,談無慾按住小腹的手加重了些力道,側過身去。 :&`,T.N.vK  
EaN1xb(DYa  
談無慾剛轉過身子,便發現自己已經被一雙手臂緊緊地環住了。溫暖的大手輕輕覆上了小腹,腹中的躁動馬上慢慢平息了下去。 y1OpZ  
Bm4fdf#A]  
「好好休息吧。」低沈的聲音從背後傳來。 Tx:S{n7&  
B`mTp01  
沒有回頭。他突然開始害怕見到魔者的面容,他害怕自己無法再從魔者的眼神堭簷璆X來。 y)uxj-G  
~.&PQE$DF  
然而身子被扳了過去,魔者的臉龐近在咫尺。魔者的眼神堙A有著他最渴望見到又最不希望見到的溫柔。 h;DLD8L  
,0\P r  
「吞佛童子,我……」終于遲疑著開口,下面的話語卻淹沒在了魔者灼熱的唇堙C V_"UiN"o  
+ C'<*  
一邊順從自己的慾望回應著,一邊在心中痛恨著這樣的自己,談無慾放棄了再多的思考。 *Eg[@5;QA  
D&*'|}RZ  
B x-"<^<  
——如果這樣的溫柔只不過是假象,我也希望這假象能夠再持續久一些…… F~;UD<<"H  
9:JQ*O$  
:J;&Z{  
s ~>0<3{5  
清晨,看了一眼床上終于沈沈睡去的人,吞佛童子站起身來,頭也不回的離開了囚室。 4RL0@)0F  
`Bzj DI:a  
還沒有回到自己的住處,吞佛童子在路上就遇到了一張似笑非笑的臉。 \$W\[s 4I  
05s{Z.aK  
那是不系舟任沈浮的笑臉。永遠都沒有人能夠從那張臉上看出來任沈浮的真實表情,因爲他永遠是同一號表情,就是那麽似笑非笑的樣子。 Q/]t $  
$iMbtA5a Q  
微微點頭示意,吞佛童子正打算從任沈浮身邊走過,卻聽到了任沈浮詢問的話語。「談無慾現在的想法怎麽樣了?」 ^t}8E2mq  
O/Mx $Q3re  
嘴角露出一絲不易察覺的冷笑,吞佛童子隨手解開自己的半邊衣襟,露出被黑紗包紮得嚴嚴實實的傷口。 aW*8t'm;m'  
;Z!x\{- L  
光從黑紗纏裹的手法上,就很容易看出包紮之人的細心。那條黑紗上鑲著細細的金邊,垂下來的一角上還隱約可見繡著一個纖細秀氣的「月」字。 Zonr/sA~  
OOZxs?pR  
看到黑紗後眼神堸{過一瞬的驚詫,任沈浮的神情神情仍然似笑非笑。「看來你已經成功一半了?恭喜。」 O)%s_/UX  
*_@t$W  
轉身背對吞佛童子,任沈浮閑閑的道「吞佛童子,我很期待你的成果。」 p-f"4vH  
`EWQ>m+  
「相信你必然不會失望。」任衣襟半敞,吞佛童子頭也不回的大步走開,背影挺拔而潇灑。 WY$c^av<  
^,{ r[}  
g]Z@_  
回到自己的住處之後,吞佛童子伸手抓住胸前緊纏著的黑紗,一把就扯了下來。 /pQUu(~h_  
;5&=I|xqe  
手中的黑紗上沾染著些許藥膏和血迹,細細的金邊閃著暗光。大概因爲浸染了談無慾身上的香氣,黑紗一展開來,整間屋子就頓時充滿了萬年果的淡淡清香。 L]wk Ba  
75W@B}dZd  
看著黑紗角上的那個「月」字,吞佛童子臉上露出了種諷刺的神情,接著毫不在意的把黑紗攥成了一團,隨手便要扔遠。 :CGh$d] +  
pSdtAv  
只是魔者出手的時候突然遲疑了一下,力道頓時不足。整條黑紗便飄落在了屋子的一角,隱沒在一片黑暗之中。

曰重 2007-05-18 02:58
“空气中一直漂着淡淡的血腥味,以至于以后谈无欲只要一想起吞佛童子,就仿佛同时也闻到了那日淡淡的血腥味。” cceh`s=cU  
恨水长东殿。。。这边小泪。。。颤抖指——这。。。。这。。。。莫非是暗示他们最后没在一起。。。? o]TKL 'gW  
@_@前面中间虐虐谈谈,还是因为想着可以最终有个好结果啊。。。 CXh >'K  
。。。不过所谓“好”结果:也是有很多种定义的罢。 Nin7AOO  
之前说“搞怪和惨然”:“搞怪”是很简单的意思~:)就是说恨水长东殿给的这两位配对、情节实在是耳目一新~~~非常非常~~ f,'^"Me$c  
至于“惨然”——因为看之前时,吾就在想:吞佛可能不是真心。 se*!OiOt  
而是在计划着什么。 T;sF@?  
若是这样的心思,那么对于谈谈。。。。诶。。。 khVfc  
s(pNg?R  
而今看恨水长东殿的更新:预感得到证实——虽然吞佛的心也可能因为谈谈出了道另外的岔路。。。但也是没有尽头的绝路。。罢。。。 CPci 'SO  
guk{3<d:Jy  
诶~~~ !`0 El',gY  
要谈谈生孩子——功体全废——为魔界减少一个障碍——吞佛童子的心计与演技是越来越精纯——至少与剑雪一起时他还没骗剑雪给他生孩子(不过当然是因为魔界不需要)。 ,pIaYU{D  
e/R$Sfj]  
泪落。。。 /3j3'~0  
诶。。。 S7(tGD  
:&J1#% t  
不管怎么说——“恨水长东殿辛苦了!”亲~请尽量。。。让谈谈难过后有人去安慰他罢。。。。泪奔~~~~~~~~~~~~~~~

恨水長東 2007-05-18 16:25
第八章:幸福 Vc!'=&*  
b8&z~'ieR  
F4$9r^21r  
幸福的定義到底是什麽?這個問題對談無慾來說,幾百年來都一直沒有過答案。 $f AZ^   
(05a 9  
曾經聽有人說過:幸福是一種感覺。 p9[gG\  
 L0>7v  
是笑眉還在身邊時候的感覺?還是偶爾勝過了素還真一招半式時候的感覺?還是,公孫月和號昆侖關切望著自己那時候的感覺? -cgMf\YF  
09J,!NN  
或者,就是現在自己每次看到吞佛童子時候的感覺? qlC4&82=Q  
g3TqTs  
談無慾也從來都不明白「溫柔」這個詞的真正含義。 >0S(se$  
m[<z/D  
不曾愛過人,也不曾被人愛過。 q0KGI/5s4+  
g 9AA)Ykp  
所以,不知道溫柔的對待人是什麽感覺,也不知道被溫柔的對待是什麽感覺。 .5!Q(  
>6gduD!6I  
只是,他現在覺得吞佛童子對他的態度,大概就可以用「溫柔」兩個字來形容。 6ag0c&k  
rO]2we/B,4  
qPn!.m$/  
談無慾永遠無法忘記,當吞佛童子陪著他出去散步的時候,沿途魔兵們羨慕得幾近嫉妒的眼神。 M3s:B& /  
Dop,_ 94G  
他也永遠無法忘記,無論吞佛童子有多少事情,都一定會回到他身邊的那些晚上。 og`g]Z<I  
c/}-pZn<  
還有那些夜晚的擁抱,堅定有力而令人安心的擁抱。 Ws:+P~8  
;R7+6  
——即便這些全都只不過是假象,也是我從未有過的幸福。 grE'ySX0  
7~H"m/;U&  
 / !aVv  
夜堙C zO((FQ  
zcOG[-  
「好奇怪。」微微皺起眉,談無慾小聲的嘟哝著。 TNlS2b1  
&IP`j~ b  
把人抱緊些,吞佛童子低沈的聲音問道「什麽奇怪?」 #YK=e&da  
G$t:#2  
「你的衣服明明是雪白的,爲什麽我還是會覺得自己聞到了一股淡淡的血腥味?」談無慾神情認真的擡起頭,一對鳳目望嚮抱著自己的紅髮魔者。 }[: i!t.m  
D<lVWP  
「那一定是你的幻覺,是不是最近休息不夠?」伸手摸了摸懷中人細滑的髮絲,魔者仍然緊鎖的眉頭似乎也染上些許安撫的意味,聲音更加低沈柔和下去。 o$Z]qhq  
+T HBPEq  
「恩……可能是吧。」吞佛童子那低沈優雅的聲音仿佛有種令人安心的魔力似的,談無慾放松了心情,把頭靠在了魔者寬厚溫暖的胸膛上。 C,$7fW{?  
6 - IThC  
魔者大手輕輕撫上談無慾已經明顯隆起的小腹,仿佛認真又仿佛隨意的問道「不知道是男孩子還是女孩子?」 6c*QBzNL  
e?<$H\  
吞佛童子的話音剛落地,談無慾就痛得眉頭一皺,仿佛是被胎兒踢到了肚皮。 L RPdA "Z  
r TK)jxklX  
「這麽好動,一定是個男孩子。」瞬間痛楚過去,望著自己隆起的小腹,談無慾的眉頭展開,微笑了。 nQ;M@k&9eV  
IYe,VL  
談無慾微笑著,那笑容是之前完全沒有過的柔和,柔和得就像三月堛漪K風。 UVD*GsBk  
JnS@}m  
驚訝于這從未見過的神情,吞佛童子目不轉睛的望著他的笑臉,心中似乎有什麽地方被悄悄的撥動了。 R]NCD*~  
< ;fI*km  
~Hvf"bvK|  
纖長手指無意義的在魔者胸膛上劃著圈,談無慾好像已經有些困,卻仍然強打著精神說話「你們會在這邊呆很久嗎?」語氣已經慵懶起來。 ?GGBDql  
QLb!e"C  
饒有趣味的看著談無慾似乎要打架的眼皮,魔者開口「成功了就會回去。」 BP=<TRp .  
,@aF#  
已經整個人完全趴進了吞佛童子的懷堙A談無慾的字句仿佛也開始不清。 bf/z T0  
te+r.(p  
「到時候會把我怎樣?殺了還是放了?」 m'U>=<!D  
K%YR; )5A  
「你可以跟我回去。」避開正面回答,魔者低沈的聲音徐緩而優雅,帶著蠱惑人心的磁性。 uXVs<im  
rhC x&L  
「我是個人類,又是你們的敵人,怎麽有理由回你們魔界的地方。」完全把魔者的話當做玩笑,談無慾也戲谑著回答。 8>'vzc/* >  
J'*`K>wV  
「有個身份就可以。」魔者的聲音依舊低沈,語氣平淡自然。 G3gEL)b*  
h! w d/jR  
「原來還是想要我投靠你們魔界,免談。」似乎睡意也都沒有了,眉尖微皺,談無慾立馬拉下臉來。 a>#]d  
y)T|1)  
「你可以考慮做我吞佛童子的夫人。」吞佛童子英俊的臉上依舊毫無表情,好像他剛才只不過是說了句你好。 7w?N-Q$y  
4d%QJ7y  
心髒漏跳一拍,本來就只是裝作困乏的談無慾心中仿佛針刺。 F+/#ugI  
P"r7m  
——如果這是你的真意,你爲何能夠如此輕易就說出口?如果這也只是你的謊言,那你又爲何要說這種拙劣的話? *_eY +\j  
4^k+wQU  
QoS]QY'bZ  
|\N))K-2D  
隨著談無慾的身孕漸深,症狀也越發嚴重起來,連嚮來遇事從容的吞佛童子也不免稍稍有些無法放心。 ~y1k2n  
LuWY}ste  
畢竟自己的情人懷孕這種事情,他也只是頭一次碰到而已。 l:j>d^V*&x  
'19 kP.  
雖然談無慾自己也通醫理,這種時候卻是兩人誰都不敢下決斷。 !gj_9"<  
)pw53,7>aN  
于是到後來,吞佛童子只得親自去請了一位資深有名的大夫,來爲談無慾診看。 ?, cI!c`  
v8\pOI}c  
v(^;%  
很快大夫就來了,雖然看起來年紀並不是特別大,卻聽說有著很好的名聲。 >Slu?{l'  
&+df@U6i  
談無慾打起精神在走廊上接待了大夫之後,大夫便請他坐回屋堙A好進行診斷。 E]ZIm  
x n}HB  
走到門前忽然停步不前,回頭望嚮身後的魔者,談無慾遲疑著小聲開口「那個,請你在門口等就好了……」 a4eE/1  
6eW9+5oL  
「爲什麽?」吞佛童子冷峻的面容上神情微微疑惑。 Ns.{$'ll  
wcW}Sv[r  
沒有回答,談無慾蒼白的臉頰上忽然泛起兩抹淡淡的紅暈,眼簾低垂下去。 \ +)AQ!E  
iM"L%6*I^  
看著談無慾微微羞澀的表情,又看了看一邊站著的高大魔者,大夫露出一臉完全明白的神色,回頭朝吞佛童子道「姑娘在害羞啦!我看您還是先在外面等會兒?」 =6[R,{|C  
FIpJ>E"n  
「……」魔者臉上浮現出了難得的尴尬表情,腳步硬生生停在門前。 Q`BB@E  
F`57;)F  
臉上紅暈愈甚,談無慾終于在正對著門的床邊輕輕坐下。 EkEQFd 5g  
xDIl  
擡頭看了一眼門口紅髮魔者那皺得散不開的眉心,談無慾又微微低下頭去,雙手下意識的在腹前交疊起來,似乎有些緊張。 (w?W=guHu  
a@N 1"O  
^2uT!<2  
老實不客氣的在談無慾對面坐下了,打量著自己面前這位清秀瘦弱卻又身材修長的姑娘(?)跟門口的高大英俊男子,大夫心堣ㄖK暗暗發笑。 |L~RC  
0yL%Pjn6  
只是在仔細的觀察了一下談無慾的臉色之後,大夫的神情就開始變得沒那麽輕松了。不過因爲他是背對著門口坐的,所以吞佛童子並看不到他的表情。 v.Xmrry  
cTL W}4m%g  
目光落到談無慾隆起的小腹上,又回到談無慾的臉上,大夫開口「請姑娘伸出手來,讓我把把脈。」 :{~TG]4M  
/y- 8dgv0a  
飛快的擡頭望了一眼吞佛童子,談無慾緩緩伸出了右手。 w s7LDY&(  
X,`e1nsR  
層層衣袖下的手腕蒼白枯瘦,沒有絲毫血色。 lfte   
IvM>z03  
沒有看大夫,吞佛童子的目光一直落在談無慾的臉上。 sF1j4 NC  
VevDW }4q*  
仿佛感覺到那目光似的,談無慾朝他微笑,一種很難爲情很羞澀的微笑。 Pi=B\=gs  
Z)G@ahO Q  
=5#sB*  
覺得自己好像闖入了二人世界,大夫咳了一聲,單手搭上了談無慾伸過來的蒼白手腕。 <Y^)/ s  
@T~~aQFk  
剛摸到談無慾的脈息,大夫的臉色就突然變得很難看。 }?[a>.]u  
en29<#8TO  
而下一刻,大夫就發現自己的手腕反而被談無慾那冰涼枯瘦的手緊緊扣住了。剛想張嘴,卻感到自己脈門上的力道猛然一緊。 z_L><}H  
N|asr,  
兩人的袖子掩蓋了手腕,看起來似乎正在把脈。 z&Lcl{<MA  
Vn6]h|vm  
談無慾仍在很羞澀的微笑著,但是那笑容在大夫眼堿搯_來,卻似乎比冰霜還要冷。 =B"^#n ;  
]/odp/jm  
剛才這些事情發生的時間其實很短,現在談無慾已開始說話。 vS G vv43G  
#8 0M+m  
「大夫,我的身體是不是稍微有些虛弱?因爲一直沒什麽食慾,所以營養狀況不太好吧?」談無慾的聲音堭a著遲疑,他的神色很惴惴。 z:JJ>mxV  
_[ S<Cb*1  
已完全沒有心情,大夫只感到自己手腕上猛然加重的力度,與談無慾那輕柔語氣完全不同的力道。 DQ= /Jr~  
I5w> *F   
想起自己背對著吞佛童子,所以吞佛童子能夠看到的也只有談無慾的表情而已,大夫便覺得自己的額上有冷汗在一滴滴的冒出。 zE]h]$oi  
7aeyddpM  
嘴張了又合,合了又張,大夫終于勉力開口道「姑娘的身體沒什麽大礙,只是有些虛弱。這種情況是孕期常有的,所以並不用吃藥。 |:5[`  
HI{IC!6  
「等我開幾道藥粥的方子,姑娘以後多進這些安胎益氣的藥粥,就會好轉了。」 @fI 2ZWN|  
VZr AZV^c  
神色緩和下來,談無慾連眉梢似乎都染上了柔和的微笑,他輕輕答道「那就勞煩大夫了。」一邊把右手緩緩收了回來。 P30|TU+B  
zN,2 (v"  
發現手腕上的禁锢終于消失于瞬間,大夫覺得自己的內衣似乎都已濕透。准備拿出筆墨紙硯來寫方子,雙手卻仍然止不住的微微發抖。  $ 1v'CT  
q 1+{MPJ  
已經站到談無慾身邊的吞佛童子接過方子,見上面寫的果然只不過是些當歸、桂圓、益母草、紅棗之類的尋常補益藥物,神色便緩和許多,彬彬有禮的請大夫回去了。 h|[oQ8)  
01vKx)f  
目光也落在方子上面,談無慾的眼神堸{過一瞬的複雜交織,又馬上回複平淡。 '%[r9 w  
g5~wdhp b  
擡起頭望嚮紅髮魔者,談無慾的臉上再次浮現了淡淡的笑意,仿佛在嚮魔者說明自己沒什麽需要擔心的。 WXCZ }l  
VU \{<j{  
任藥方飄落床頭,吞佛童子伸出雙手,抱緊了面前的人。 BVv{:m{w  
1g_D kv|D  
魔者的眉心依舊皺得仿佛揉不開,魔者的面容依舊冷酷;只是神情卻似乎比尋常柔和了幾分。 #\gx.2W7  
gt Rs||  
談無慾稍稍有些疲憊的將頭靠在吞佛童子的胸前,安靜聽著魔者穩定有力的心跳。 ;7N~d TBQ  
|/O_AnG I  
——我怕你爲我擔心,但是我更怕你不爲我擔心。所以,有些事情我永遠不會告訴你。 e2L4E8ST<  
d2Ox:| <)  
b1-'q^M  
9u] "($  
/@+[D{_Fw  
qBqh>Wo  
fb D  
') 1p  
第九章:無法回頭 ]% I|C++0  
Ys@G0}\3G  
}TwSSF|}3  
「咳,咳。」輕按著胸口,談無慾小聲的咳嗽著,咳得頭上的水晶蓮花也跟著不住晃動。 [M&.'X  
&E`=pe/e  
魔城堛漯躓臐A現在呼吸起來似乎越來越困難了…… GbJVw\5Z*  
)UAkg  
不好意思的望了一眼身邊目光一直看著自己的紅髮魔者,談無慾勉強壓下咳嗽,朝吞佛童子笑了一下。 nsyeid*  
8 J;\Z  
大概是因爲咳嗽的緣故,現在談無慾嚮來蒼白的雙頰上也浮起了一絲淡淡的紅暈,看起來就像是有些羞澀似的。 &T\,kq >)  
:x36Z4:  
火熱的唇在那微微泛紅的細嫩面頰上輕輕一碰,吞佛童子雙臂收攏,把懷堛漱H抱緊了些,才開口道「呼吸很難受?」 &,C;_3   
 g\=e86  
習慣性的把頭埋進魔者熾熱的胸膛,談無慾仍然小聲的答道「我自己檢查了一下,我之所以咳嗽,並不是因爲生病。」 : 5<u!-}  
D 4\ * ,w  
「而是因爲我對這堛漯躓薾L敏了……咳」才兩句話出口,談無慾又不住輕咳起來,想起自己還在吞佛童子的懷堙A慌忙伸出手掌捂住了自己的嘴。 )1o<}7  
y~;w`5;|  
伸手在談無慾的背上輕拍,紅髮魔者的雙眉皺起,望著天空喃喃的道「這樣下去對你的身體實在太不利了。」 p+; La  
^6FU]  
從魔者的懷奡降_頭來,談無慾以與他名號不合的神情吃吃輕笑。「那有什麽辦法,難道你還會放了我不成?」 )A:|8m  
"wj-Qgz  
深沈的目光望嚮談無慾,吞佛童子的嘴角也仿佛浮現了笑意似的。 n+:}p D  
*#Hw6N0#   
「當然不會。」 w~}.c:B  
v7G&`4~  
複埋下頭去,談無慾的聲音透過魔者的衣物悶悶的傳來。 1eMz"@ Q9  
`rZS\A  
「所以還是只能這樣。」 fQ_(2+ FM  
uZ8^"  W  
唇湊嚮談無慾小巧的耳垂,吞佛童子低低的聲音如同情話。 nbdjk1E`~  
H:_R[u4r  
「放心吧,我還有辦法。」 \I #}R4z  
)_\q)t"=  
「嗯?」談無慾帶著疑惑的眼神擡起頭來,卻不料耳垂已經被含住,尚未出口的疑問也只得變成了呻吟。 FFpG>+*3  
d{ :0R9  
舌尖緩緩滑下,魔者那仿佛能迷惑人心般的低沈聲音仍在繼續。 |7%#z~rT  
*W$bhC'w  
「在結界之外魔界也有小據點,我會送你去那埵n好修養。」 dI) 9@UL  
,'>O#kD  
結界之外……! p@jwHlX  
ysFp`  
雖然雪白的脖頸都已泛起了紅潮,翕動的唇瓣間也已只剩下輕輕的呻吟,然而在聽到這四個字的那一瞬間,談無慾那微微合起的雙眸中似乎有精光閃過。 p5JRG2zt  
52#Ac;Y  
w[Q)b()  
8N9X1Mb|  
山青水秀,空氣清新,精致的小屋,齊全的家具。 ^{l$>e]  
t$-!1jq  
當然,還有看守的魔兵。 ~(K{D D7[N  
40Hm+Ge  
稍稍有些吃驚的睜大了眼睛,談無慾實在沒有想到魔界居然還會有這種人間仙境似的小據點。 98LyzF9  
k07pI<a?  
再回過頭,身邊是紅髮魔者那仿佛天塌下來也壓不倒的挺拔身軀和自信倨傲的神情。 C] >?YR4  
'O[0oi&  
下意識的握緊雙手,心奡敿_的不知道是什麽感覺,談無慾忽然覺得這個世界越發的不真實起來。 "]ZDs^7  
)Rr0f 8  
然而吞佛童子已轉過身去,據說剛接到任務要離開的紅髮魔者只留下一句話。  7 j8Ou3  
vz3#.a~2  
「好好休息,我過幾天回來就來看你。」 ^!sIEL  
!i5~>p|4@  
2C"[0*.[N  
有些新鮮感的左右看,只剩下一個人的談無慾在小屋堥咧茖咱h。 gt)wk93d>  
K410.o/=-  
大床和幹淨厚實的被褥,木桌椅,放著香爐的書架,甚至于還有一架古琴。 9N V.<&~  
<Xl/U^B  
跟以前的囚室比起來,簡直就是天上地下的差別。 N Nw0 G&  
#8@o%%F d  
呼了口氣,談無慾在琴桌前坐了下來,隨意撥了幾個音。 ^j]_MiA4  
xj;V  
音色幹淨,屋媔捕N頓生。並且,居然連琴弦都是校准過的…… d34BJ<  
tzrvIVD  
]oxi~TwY^  
仿佛對這堛漱@切都已很滿意,談無慾坐到了床上,還放下了床簾。 xASH- 9  
zLybf:#  
但是他並沒有睡覺的打算,他的眼神犀利而清亮,神情十分清醒。 J+ r:7NvZ  
(0u(<qA\  
不知道什麽時候,他的手中已多了一些灰白色的粉末。 *=zv:!  
lGpci  
床簾又已被拉開,這次談無慾走到了書架前,似乎想要挑一本書來看。 Cxra(!&  
!Z<=PdI1Ys  
寬大的袖子從香爐上面拂過,蒼白纖長的手指拿起了一本微微發黃的書。 uS7kkzt-x  
yoG*c%3V?  
好像准備今天就看這本書了似的,談無慾輕松的坐了下去,開始慢慢的翻著書頁。 x4-_K%  
{fa3"k_ke  
窗外的魔兵們見屋堥S什麽動靜,也都紛紛走得遠了些。 t[o_!fmxZ  
*cAI gO7  
':!aFMj^  
天色慢慢的暗下去,只聽得樹林媯}稀朗朗的鳥叫聲和蟲鳴聲。夕陽的微光,給一切景物都染上了一層淡淡的金紅色。 JsHD3  
l;i /$Yu7  
仿佛秋葉的濃濃清氣,從林子媞C慢把小屋包圍了起來,談無慾深深的呼吸著,現在他已經不咳嗽了。 cG,zO-H  
~|( eh9  
4/AE;y X  
突然,屋外的魔兵在霎那間紛紛倒下,一條俊逸的身影從容閃出。 u7lO2 C7  
Ticx]_+~T  
手媮椪陬蛪洇,黃衫長眉的俊美男子四下張望著「呼呼,談無慾真的是被抓了麽,怎麽看起來倒像是度假村哪!」 >)+N$EN  
y_r(06"z1  
終于再次聽到友人熟悉親切的聲音,談無慾再也按捺不住驚喜,快步推門便要出來。 b )@rp  
bXk(wXX  
然而他的腳步剛走到門前,就死死的停住了。 OXI>`$we  
`k`P;(:  
他的臉色,也馬上蒼白得仿佛已經是個死人。 (9Q@I8}Iy  
"/Pq/\,R|  
慕少艾本來已經空無一人的四周,突然又出現了兩條身影。 c3.; o  
iTVZo?lVo  
是螣邪郎,和赦生童子。 ^.PCQ~Ql  
i!EAs`$o`  
&yG5w4<  
忘了自己本來已經沒剩下什麽功體,並且還一直被鎖,談無慾仍然下意識的一把抓起鳳流劍,想要去幫藥師。 ]94`7@  
b_^y Ke^W  
然而正打算飛奔,卻發現自己腳步踉踉跄跄,寶劍拿在手堣]覺得沈重無比,談無慾的心就不覺猛的沈下去。 UCJx{7  
oI-,6G}  
這具身體,已經成了這副樣子麽…… ;Vpp1mk|  
&O#,"u/q`  
但是看著孤身對戰的藥師,談無慾狠狠一咬牙,仍然反手便拔出了劍。 qHn X)  
B>g(i=E  
依舊熟悉的起手式,鳳流劍出鞘的森森寒光,馬上就照亮了夕陽已經西墜的黃昏。 JJK-+a6cX  
Bk[C=<X  
只是,他也只走出了一步。 FG^lh  
2'u%  
才剛邁出一步,他的面前就已經站著一個他非常熟悉,並且現在無論如何都不應該在這堛漱H。  hLj7i?  
["[v  
火焰般的紅髮,一塵不染的白衣,緊皺的眉心,完美如雕塑般的冷峻面容,似乎亘古以來就不曾變過的冷漠表情。 L~AU4Q0o  
3OFI> x,h  
那是今天剛剛說過自己去出任務,要好幾天才能回來的吞佛童子。 <Xw\:5 F<7  
N&^zXY  
SEVB.;  
絕望?還是恐懼?抑或傷心? F^81?F i.  
me@)kQ8M  
或者說是,突然發現自己竟然被相信的人背叛了的那種心碎。 aYn5AP'PH  
S%aup(wu6  
談無慾現在的表情,就仿佛他的心剛剛被狠狠的紮了幾刀似的,正在四散裂開。 :W;eW%Y  
<w`EU[y_  
他直直的看著面前的吞佛童子,似乎不敢相信這一切竟然是真的。 {@6:kkd  
UE/JV_/S;  
不遠的地方,他的好友正在跟兩個魔將苦鬥。 Y& H <8ez  
hZlHY9[t?  
而他的面前,正站著他原以爲已經可以相信的男人。 sUU[QP-  
[+Fajo;0  
紅髮魔者表情依舊冰冷,神色永遠冷靜。 -E~r?\;X  
> l]Ble  
 TD%&9$F  
「原來是你……!」愕然的眼神轉爲恨意,談無慾握劍的手微微發顫。 HLOr Dlj7  
[>t;P ,  
似乎全身都已僵硬,談無慾慢慢的舉起了劍,又慢慢的把劍尖對准了面前的紅髮魔者。 @dx 8{oQ  
R9!U _RH  
他出手的速度很慢很慢,慢得幾乎無論什麽人都應該能躲開這一劍。 .+kg1=s  
) J.xQ}g  
但是,身爲魔界頭號戰將的吞佛童子,卻沒有躲開這一劍。 *V4%&&{  
<ZheWl  
白色戰神的白衣,隨著鳳流劍鋒利的劍尖沒入胸膛,緩緩的染上了紅色。 (;&}\OX6nm  
rVP{ ^Jdo  
任鳳流劍一點一點插進自己的胸膛,任衣衫上的血迹越來越寬,吞佛童子的神情,自始自終連一點變化都沒有,仿佛那把劍並不是刺在他身上。 +(PUiiP'"v  
DQ30\b"gU  
死死的盯著紅髮魔者的表情,卻發現在魔者的臉上找不到絲毫的慌亂或者內疚,談無慾的身子不覺搖搖慾墜。 b3FKDm[  
>]8(3&zd  
微微上前,單臂扶住談無慾的身子,吞佛童子開口,話語簡短而堅決。「是魔君的命令。」 +3J<vM}dy  
>lKu[nq;  
因爲上面的動作,劍尖又往他的胸膛沒進了幾分,然而紅髮魔者的臉上依舊沒有絲毫痛楚的神情,說話的語氣也沒有絲毫的波動。 `S0`3q}L3%  
*CPpU|  
談無慾仍然緊緊握著劍柄,只是手已經開始在不住發抖。 0N~kq-6.\  
FSm.o?>  
望嚮屋堜狾竟諵萿漸爰m,再望著面前的紅髮魔者,談無慾渾身發顫,幾乎吼出來「你特意安排我住到這堥荂A原來就只是爲了拿我當誘餌麽!」 +Gg|BTTL/  
P;o  {t  
「吞佛童子……!」尖銳得仿佛馬上就會斷掉一般,談無慾叫出魔者名字的聲音幾近淒厲。 ^RO<r}B u  
l i)6^f#  
「不完全是。」只說了這句話,並非不擅言辭的魔者便沈默了,再也沒有出聲。 3&CV!+z  
mt$rjk=  
聽不到想要的回答,談無慾的身子軟軟而倒,手中的劍也隨著掉落。吞佛童子上前一步把人打橫抱起,抱回了小屋。 ,SidY\FzH  
cc3B}^@p=  
Hi$R"O (  
談無慾終于悠悠醒轉的時候,木桌上已點起了燈,帶著昏黃的暖意。 QkC*om'/!  
9cHo~F|ur  
與之前很多次的情形一樣,談無慾毫不奇怪的發現紅髮魔者的身影就在床邊。 AO>b\,0Me  
g$^-WmX\m  
夜晚,昏黃的燈光,守候的愛人。 }X?#"JFX?  
y*ZA{  
這本來應該是溫馨的畫面,現在卻被淡淡的血腥味缭繞著。 ox%j_P9@:  
3}! u8,P  
「你的傷口……去包紮一下吧……?」看著吞佛童子胸前還在擴大的血迹,談無慾終于說出了今天晚上的第一句話。 df$.gP  
Zp^O1&\SK?  
「不妨事。」魔者的聲音淡淡。 (WJ)!  
?_d6 ;  
「……我恨你。」沈默了一會,談無慾的薄唇緩緩吐出三個字。 1Acs0` 3  
rhcax%Cd  
「我知道。」魔者的回答同樣簡潔,聲音低沈而有力。 VnVBA-#r|  
g4b#U\D@)/  
「……藥師呢?」害怕聽到不好的消息,掙紮再三,談無慾遲疑著開口詢問。 ,h*N9}xYTi  
,dR.Sac v  
「受了不輕的傷,不過後來羽人非獍趕到了。」語氣堣]沒有失望的情緒,魔者的聲音依舊淡淡。 y: x<`E=  
zWhj >Za  
這個答案似乎耗盡了談無慾剛剛積蓄起來的所有精神,他下意識的伸手抓住身邊魔者的雙臂,想要逃避什麽似的把頭深深的埋了進去。 LXh }U>a9  
)v_v 7 ~H&  
感覺到懷中人的身子在微微發抖,吞佛童子露出了若有所思的神情,然後收攏了雙臂,把人抱得更緊。 ]"b:IWPeI  
`YC7+`q  
埋著頭,細細的聲音仿佛嗚咽,談無慾一遍遍喚著魔者的名字,像是在責怪,又像是在期待。 :;.^r,QAI  
)~)l^0X  
與發顫的身子和嗚咽的聲音截然相反的,是談無慾那因爲埋在魔者懷中而無人看見的清醒眼神。 uxB)dS  
:ujpLIjvVG  
他突然已無法明白,魔者受他這一劍的真實動機。 (_"Zbw%cJy  
r'jUB^E  
SMD*9&,  
並沒有完全平靜下來的情緒,和並沒有完全止血的傷口。 +^+'.xQ  
Y|Q(JX  
今夜的纏綿,似乎非常的不合時宜。 wpuK?fP  
^;<d<V}*  
「……」再次忍住叫痛,談無慾真真切切的感受到,今夜魔者的態度完全不同尋常。 !5(DU~S*@S  
hdCd:6   
動作沒有了往日的溫和,取而代之的是似乎帶著些許憤怒的粗暴。 8 5X}CCQ  
w(&EZDe  
或許,這才是魔者真實的面目罷……一直以來那令人沈迷的溫柔,都只不過是裝出來的假象罷了。 R%RxF=@  
Ao8ua|:  
承受了從未有過的力度之後,談無慾抱緊小腹蜷起了身子一動不動,任痛楚的冷汗濕透了額發。 >fzyD(>  
6"* <0  
所謂的痛如刀絞,大概就是這種感覺了……蒼白的手指死命抓緊了床單,談無慾再也無力掙紮,眼前一黑幾乎便要暈過去。 PVp>L*|BZ;  
;W|NG3_y  
當激情過後准備小憩的紅髮魔者終于發覺,身邊那人的情形有些不對勁的時候,談無慾那才剛剛被狠狠吮吸過的雙唇,都已沒有了絲毫血色。 cJaA*sg  
6vsA8u(|V#  
看著談無慾那蒼白得如同白紙的臉色和密布的汗珠,吞佛童子一陣心慌,連忙將人抱了起來,額頭也不覺冒出冷汗。 'k[qx}  
];hqI O#nM  
原本並沒想要這麽激烈的,然而卻不知道爲什麽剛才竟一時控制不住情緒…… tngB;9c+w  
~q}L13^k  
並且也只不過比以前粗暴了一點點,按理不應該有這麽嚴重的反應才是。 qWheoyAB  
XJ\R'?j  
並且……是自己設下的圈套,他生氣是理所當然的,可爲什麽自己,也會莫名其妙的惱火?狠狠的往牆上擂了一拳,魔者的臉色陰沈。而看著這樣昏迷的他,爲什麽,心媟|有種被揪緊的感覺…… 'Og@<~/Xy  
qsp.`9!  
發覺自己竟然也會有沖動的時候,紅髮魔者下意識的攥緊了手又松開,伸手去探談無慾的脈搏。 &Y?t  
h;jO7+W  
就在他的手指剛要碰到談無慾手腕的那一刹那,明明還臉色蒼白得如同死人一般的談無慾就忽然又動了一下。 cyJ{AS+  
<`uu e  
雖然動作很慢,談無慾的確又睜開了眼睛,還慢慢在吞佛童子的懷塈中F起來。 dT*Yv` h  
m6mGcbpn  
只是談無慾的臉色依舊蒼白,嘴唇也依舊蒼白。 +FqD.=8  
L? DlR hu  
先是半睜,現在終于完全睜開的那對鳳目,正以跟往常一模一樣的眼神望著面前的魔者。 qisvGHo  
 RbTG AA  
原來並沒有什麽令人擔心的事情……看到談無慾清亮中浮著水霧的雙目,吞佛童子那曾經有過一瞬慌亂的眼神已恢複鎮定。 {\D &*  
h'-4nu;*  
于是紅髮魔者緩緩伸出雙手,用力捧住懷中人蒼白削瘦的臉龐,重重的吻了下去。 bh1$ A  
z1Bi#/i  
胸脯不住起伏,談無慾在魔者霸道得令人無法反抗的索取下艱難的呼吸著,本已蒼白的薄唇現在又泛起了微微的血色。 AE}cHBwZE  
g~y0,0'j1\  
忘情貪婪的吮吸著帶著萬年果香的氣息,吞佛童子緊緊的閉上了眼睛,他沒有發現談無慾唇瓣上的血色依舊很淡。 ] 5"k%v|  
"u7[[.P)  
淡得仿佛暮春時節馬上就要從枝頭飄落的桃花。 }w$2,r gA  
x^[,0?y2  
9y*] {IY  
平日都能很快入睡的吞佛童子,今夜大概因爲傷口著實不淺的緣故,所以過了半夜都仍然很清醒。 d j\Z}[  
VQHB}Y@^  
青白色的冰冷月光緩緩穿過窗子,淡淡的照在兩人的身上。 C*b[J  
9Vm1q!lE  
不知道是今夜的第多少次,吞佛童子的目光隨著月光的軌迹,落在身邊那人蒼白的臉上。 I;t@w bY,  
U<w8jVE  
談無慾的呼吸已經平穩下來,聲音很輕。 b!@PS$BTxq  
d#0:U Y%~  
大概因爲情緒和身體兩方面的原因,他的兩彎細眉一直微微擰起,仿佛睡夢中還在忍受痛苦似的。 4tZ*%!I'  
adP  :{j  
看著談無慾的神情,魔者的頭慢慢俯了下去,唇輕輕落在談無慾皺起的眉心。 UA8hYWRP  
Mqd'XU0L  
這吻很輕很輕,輕到幾乎不會被人察覺的程度。 -{cmi ,oy  
7?=^0?a  
然而就像是在夢中感覺到了什麽似的,談無慾那擰起的眉心,竟然緩緩的舒展開了。 gQ{ #C'  
.U0Gm_c0  
慢慢擡起頭,吞佛童子的目光仍然沒有移開。 p3U)J&]c6  
JPqd} :u3  
這時魔者的心堿藒M浮現出一個奇怪的想法。他覺得現在談無慾的神情,像極了只是因爲愛人在身邊而安心的普通人。 r& a[ ?  
VhkM{O  
或許,名滿天下的月才子,在感情方面的確是出人意料的沒有經驗吧……他的愛與恨,都和他的性格同樣鮮明。

fpe666 2007-05-18 19:19
(顫抖的伸出手指)樓主要開始虐了嗎T_T Qjfgxy]  
k\#;  
阿吞和小談都是很少感受到幸福的人 58s-RO6  
1X2j%q I&  
所以前面溫情幸福的情景真是讓我感動 (lM,'  
WY!\^| ,  
T_T沒想到溫情場面這麼短暫 ~9+01UU^  
$K^l=X  
雖然說已這兩人的身分,一定會有矛盾衝突的 7{F\b  
M_ukG~/  
但我真的很想逃避現實啊~~~~!!!(這兩人要有快樂的結局,機率非~常~小啊) #-'`Yb w  
M 5sk&>  
第九章看得我好難過喔,阿吞和小談沒有激烈的反應(小談反應比較激動一點) 5I2,za&e  
Gw<D'b)!  
但我看了反而為他們感到痛苦啊,你們這兩個把心中的感覺表現出來是會怎樣 A7X a  
g3$'G hf  
太壓抑小心內傷喔

恨水長東 2007-05-18 19:25
第十章:決意 "#O9ij  
%b^4XTz  
t<Acq07  
日子仍然在一天一天的過去,有些事情也在慢慢的逼近。 g{]6*`/Z  
Z`tmuu  
小屋,白天,談無慾一個人正坐在窗邊看書。忽然他覺得一陣暈眩,幾乎連手中那不過薄薄一冊的書,也要拿不住。 U80=f2  
;_bRq:!j;  
剛想站起來,談無慾就又覺得一陣頭昏目眩,再也站不穩,整個人隨即倒在了地上,眼前一片模糊。 0~ho/_  
xvOz*vM?  
等談無慾再醒過來的時候,他發現自己仍然躺在地上,不過屋子堳o多了個人,一個長得就像個普通俊秀青年的人。 {cs>Sy 4  
5 b} w  
異度魔界的地方當然不會有人,所以那個「人」也只是看起來很像人而已。 S oeoUI]m  
.2E/(VM  
那個「人」閑閑的站著,抱著手看著躺在地上的他,一臉似笑非笑的表情,連半點想要幫他的意思都沒有。 g5nJ0=9  
|c/=9Bb  
談無慾歎了口氣「任兄,難道我躺在地上的樣子很好看?」 #"UO`2~`l  
yI: ;+K  
「當然好看。以性情高傲出名的月才子,居然躺在地上半天起不來,你說這好不好看?」任沈浮的聲音清朗中還帶著笑意,不急不緩。 r/sSkF F  
DJ"PP 5d  
「那請問任兄,現在已經看夠了沒有?」沒好氣的反問,談無慾掙紮著想要爬起來,卻因爲小腹的累贅而無法順利。 iM<$ n2t  
 rexf#W)  
仿佛終于良心發現了似的,任沈浮總算伸出手,把談無慾從地上拉了起來。「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你像這樣暈倒的情況已經是第九次了吧?」 T>B'T3or  
=VD],R)  
渾身不由得猛然一僵,談無慾的臉上勉強露出一絲微笑「一點不錯。看來任兄實在是很關心我,真是令談無慾受寵若驚。」 lJdBUoO  
bh.&vp.kP  
注意到談無慾表情的僵硬,任沈浮嘴角輕揚「耶,談兄大可不必擔心,我並沒有告訴別人的打算。」施施然轉身,任沈浮的聲音正如他的表情一般,也是似笑非笑。 b  Ssg`  
6MVu"0#  
知道對任沈浮隱瞞自己的身體情況已是無用,談無慾反而放下心來「任兄今日造訪,總不是只爲看望談某吧?」 9)oi_U.  
<r#FI8P;X  
「哈哈,看來談兄對自己現在的情況已經十分了解了。」複轉過身來,任沈浮俊秀得幾近完美的面容上仍然看不出表情。一襲青藍衣衫,襯得他豐神如玉。 ?9\D(V  
 V;%ug'j  
「功體全廢,氣血兩虛,胎動不穩。」仿佛說的根本不是自己,談無慾淡淡的聲音堻s一絲波動都沒有「按照魔胎的正常發育時間,本應該在五天後生産;但是現在的情形看來,大概只在三日內。」 L/ 7AGR|;C  
t%Jk3W/f  
「然而我的身體已經沒有能力再承受它了。」低頭,伸手輕輕撫上自己隆起的小腹,談無慾的聲音埵酗@絲不易察覺的黯然。「只希望,我還來得及看它一眼。」 &+#5gii1i  
-hXKCb4YU  
雖然談無慾的聲音堥癡S有哀傷,任沈浮卻覺得似乎有種絕望而鎮定的情緒,隨著那淡淡的話音在空中彌漫開來了。 H'k}/<%Q  
T<B}Z11R  
「我們畢竟相識一場,談兄若是還有什麽心願未了,不妨告訴任某。只要任某力所能及,一定盡力幫你辦到。」任沈浮鄭重開口。 %aNm j)L  
eNd&47lJ  
任沈浮的話音剛落,談無慾便笑了起來,仿佛任沈浮剛才開了個天大的玩笑一般。「心願?如果談某的心願是魔界永離苦境,任兄可是也要幫我去辦到?或者我求你放了我,任兄可是也准備放人?」 |}4\Gm  
P2'N4?2  
任沈浮跟著笑起來「當然不可能。不過你可以求我別的事情,譬如,」笑聲突然停止,任沈浮的眼神牢牢釘住了談無慾,似乎想要看進他的內心。 uY.Ns ?8  
60~;UBm5O  
「譬如你可以求我,代替吞佛童子去苦境執行這次的任務。」任沈浮故意把這句話說得很慢,慢得足以令人聽清楚每個字。 r:bJU1P1$s  
3mHzOs\jU  
吞佛童子…… 9G/!18 X?f  
-0^]:  
終于還是聽到了這個名字,談無慾的心中湧起的,是苦澀?抑或甜蜜?還是恨意? g!XC5*}  
2Xe1qzvo  
任沈浮的聲音仍在繼續,話仍然說得很慢。「吞佛童子這次離開,就算他再怎麽能幹,也至少要三天後才能回來。」 ;stjqTd  
QCb D^  
「你剩下的時間已經不多,難道你不希望吞佛童子能夠陪在你身邊?」 x-[ItJ% l  
H{Ewj_L  
「不,我不希望。」雖然蒼白的面容早已毫無血色,人也因站得太久而搖搖慾墜,談無慾卻依舊執著的挺直身子,顯出傲氣的神情。 "Pwa}{  
]CzK{-W  
「我不希望任何人看到我談無慾狼狽的樣子,我也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和憐憫。」一字一句,斬釘截鐵,似乎他還是那個叱咤風雲而又高傲的月才子。 .P 1WY  
OyO]; Yk  
任沈浮歎了口氣「如果吞佛童子知道你的身體情況,他是絕對不會坐視不管的。」 i47LX;}  
y > =Y  
不會坐視不管……真的不會麽?那讓人永遠無法看到他真心的紅髮魔者。 vaB ql(?'2  
BEOPZ[Q|c  
「你覺得他能夠做什麽?」談無慾冷笑,神情頓時銳利。「我現在的情況,除非能夠恢複功體,再也沒有別的辦法可以挽救。」 Wq4< 9D  
Rf!v{\  
「但是任沈浮,你該不會天真到以爲,吞佛童子會耗費自己的功力來幫我這個敵人修複功體吧?」談無慾繼續冷笑,神情更加銳利。 fmixWL7.Zg  
D&):2F^9.  
「所以讓他知道我如此糟糕的情況,不過是徒添煩惱的無用之舉罷了。」 IAQ<|3Q  
b$b;^nly  
雖然他已經功體盡廢,又身懷六甲,但是現在這瞬間看起來,仍然仿佛往昔月才子的犀利模樣。手中雖然沒有武器,卻依舊殺氣逼人。 (I$%6JO:  
VO0:4{-  
「我以爲你已經對他……」下面的字句故意停住,因爲任沈浮知道這句話說到這堙A就已足夠明白。 %D4)Bqr  
q}Q G<%VR  
怔了大概有那麽兩秒鍾的時間,談無慾自嘲的笑了,聲音堭a著譏諷「任兄,難道從來沒有人跟你說過,你原來是個想法很浪漫的人?」 |`o|;A]  
MDF_Xr-hZ  
已經活了數千年,還頭一次聽到有人把自己和浪漫這兩個字聯系起來,任沈浮只能苦笑。不過,如果說相信感情的存在也是一種浪漫,那他倒也覺得這評價並不算特別離譜。 =Ydrct  
 @/s|<*  
「其實,我從來也沒有真正明白過吞佛童子的想法,他總是令我捉摸不定。」微微仰起頭望嚮窗外遙遠的天空,談無慾的眼神有些迷離。 !Aj} sh{  
$E@n;0P  
「可是你仍然愛上了他。」毫不留情,也毫不委婉的直接指出,任沈浮那依舊清朗的聲音聽起來,竟然似乎突然有了種尖酸的感覺。 Uoe {,4T  
c]{}|2 u  
蒼白如茶花瓣的嘴唇微微顫動,談無慾終于點了點頭「不錯,你說的一點都不錯。」他的神色也已如同臉色一樣蒼白,只眼神媮晹陬蛓X分堅定。 !.'D"Me>  
D3 C7f'  
「堂堂中原支柱、正道棟梁,號稱脫俗無慾的月才子,竟然心甘情願的委身魔將。談無慾啊談無慾,難道你就從來沒有覺得過羞恥麽?」俊秀魔者的語氣突然一反往日的溫和,竟變得異常尖酸起來。 8JY0]G6  
JN/=x2n.  
雖然覺得面前魔者的態度已有些奇怪,不過並沒有太在意,談無慾仍淡淡的道「人心本來就是最難料的。我雖然一直號稱統轄文武半邊天,卻仍然看不懂人心。不必說別人,甚至連我自己的心,我也看不懂。」 t"4* ]S  
G?}?> O  
略停了一停,談無慾歎了口氣道「如果我能夠看懂我自己的心,又怎麽會眼睜睜讓藥師遭了你們的埋伏。」 tpGT~Y(  
2p&$bf t  
聲音平淡卻尖銳,任沈浮冷冷的道「那是因爲你竟然相信了吞佛童子。」 5!?5S$>  
I(*3n"  
臉色更加蒼白,神色也暗淡下去,談無慾道「我曾經希望我可以相信他。」 q TJ0} F  
`PbY(6CF  
——這句話並非謊言。我的確曾經希望過,他說的話都會是真的。 ^t})T*hM0  
{d.z/Buu  
「我以爲我至少抓到了一根稻草。但是後來我才發現,就算只是一根稻草,那也是虛幻的,我並沒有真正的抓到它。」自嘲的笑著,談無慾的語氣勉強恢複正常。 0''p29  
Rt?CE jy  
「不過我知道你是爲我好,謝謝。」目光望嚮面前的俊秀魔者,談無慾誠摯道謝。 (}39f  
gL_1~"3KGC  
雖然以前有過許多事情,然而至少這次的好意,談無慾感覺得到。 f 0H.$UAL  
<mFDC?j  
任沈浮突然微笑,聲音恢複了之前的溫和「假如那天你碰到的不是吞佛童子,而是我。不知道會不會也有同樣的結果?」 ;0Z-  
u1 Q;M`+>  
這次輪到談無慾開始尴尬的苦笑,消瘦的身子雖然被層層衣衫包裹得不顯身材,卻仍然透出幾分單薄「任兄,不要跟談某開這樣大的玩笑。不過以任兄的武力,應該一開始就不會去圍截談某才是吧。」完全不覺得自己說的根本就是冷笑話,談無慾故意笑著。 :Dt y([  
&za }TH m  
「哈哈,只是想跟談兄開個玩笑而已。」仰頭長笑起來,任沈浮的聲音清朗如山間的林風拂過樹木。 %4nf(|8n  
|N`0G.#  
*,z/q6  
「爲什麽會對談某的事情如此關心?」剛才的談話似乎讓他心情放松了許多似的,談無慾開口詢問。 486\a  
1\fx57a\  
「恩……大概是因爲我從一次看到你,就從心媊控o很欣賞罷。」稍一思索,任沈浮答道。沒有絲毫矯揉造作的回答,聽起來清澈如流水一般。 n}UJ - \$  
xfeED^?  
「不像其他的正道人士,你是個很直率很真性情的人。」嘴角浮起笑意,任沈浮繼續道「我經常會覺得,你的行事風格和性格,倒是更像個魔,而不是像人。」 VZt%cq  
!An?<Sv$  
實在無法把任沈浮剛才的話都當成誇獎,談無慾本來蒼白的臉頓時黑了半邊。 OWibmX  
1gV?}'jq  
饒有趣味的看著談無慾變幻的臉色,任沈浮又緩緩的道「就像你愛上吞佛童子,也並不掩飾。」 HXU#Ux  
7y=O!?*  
稍稍沈默了一會,談無慾閉上了眼睛。「以前這麽多年,我從來都不明白愛一個人是什麽感覺。」 ESB^"|9  
WOn<;'}M&  
雖然已經閉上了眼睛,他的情緒卻仍然泄露在了臉上。 b#?sx"z  
W^8  
看著談無慾的表情,任沈浮清朗的聲音劃破了空氣的沈悶。 Da 7(jA+  
#//xOL3J  
「我倒是希望我永遠都不要明白……」 HDV-qYD|O~  
w(V%EEk  
Hl}lxK,]  
複睜開眼睛,談無慾的語氣故作輕松「任兄,既然你剛才說了可以幫談某完成一個心願,那談某就不客氣的想要拜托任兄一件事情。」 cjN)3L{  
+%XByY5  
「談兄請講。」神色轉爲嚴肅,任沈浮沈聲道。 p/ (Z2N"  
U*~-\jN1pb  
微微側頭,伸手,談無慾的指尖輕輕摸著自己頭上的水晶蓮花,反而一時沈默。 ;D~#|CB  
R Th=x.  
過了一會,談無慾終于開口道「在這世上,我已沒有親人,只剩下一個師兄。雖然大鬥小鬧了很多次,不過他畢竟仍然是我唯一的師兄。」 R:f!ywj%  
hZ1enej)  
「同修數百年,幾度生離死別。跟他的師兄弟緣分,這一次恐怕是真的要完結了罷……」 /''=V.-N  
#A5X ,-4G  
「這對水晶蓮花,是素還真以前送我的禮物,陪在我身邊已經很久。」 `o#(YEu  
Bug.>ln1  
「如果以後我……」談無慾說到這堣S是一陣沈默。「就拜托任兄幫我物歸原主吧。」 Z 01A~_  
]t)N3n6Bc  
放下手,任流蘇飄過自己的眼前,談無慾低頭垂目,掩蓋了他現在的神情。 <<01@Q <  
Ypzmc$Xfu  
「任某答應你。」俊秀魔者的聲音聽起來異常鄭重。 oH w!~ c7  
_5rKuL  
「多謝……。」 !-`L1D_hy  
T{ @@V  
&lLk[/b  
已經步出小屋後,任沈浮才回過頭來,臉上也已沒有了平素似笑非笑的表情。 zd5=W"Y;]  
_fS\p|W(E  
「其實,魔界根本就沒有什麽結界之外的小據點。這堛漱@切,都是吞佛童子特意爲你准備的。而爲了這件事情,嚮來十分信任他的魔君,也幾乎動怒。」 {?:]'c  
oW^x=pS9  
「而慕少艾遇襲那次,他本來的確是要去出任務的。但是卻因爲怕你沖動被別人誤傷,而折了回來。」 o:{Sws(=  
bRu 9*4t  
「但是不知道爲什麽,這些事情,我連一點都不想告訴你……」 #; !@Pf  
/V*SI!C<f  
「如果什麽都不知道的話,也許你還可以走得安心一點吧?淪落魔界的月才子談無慾啊……」 '/<\X{l8  
^>E>\uz0v  
當然,這些話,任沈浮並沒有說出口。

恨水長東 2007-05-18 19:26
第十一章:降生 b|-)p+ba  
-m}'I8  
(xW+* %  
小屋,紅髮魔者在跟堶悸漱H進行例行公事般的告別。 q fXt%6L  
b4L7] &  
而對魔者來說那所謂的告別,無非是跟以前一樣簡單的說明自己要離開幾天,叫面前的人好好待著而已。 9xbT?$^  
[ ifw} (  
大概因爲接近臨産的緣故,談無慾現在只是站一小會兒就已經很辛苦。所以他雖然還是很想硬撐,卻仍然只能半靠在吞佛童子身上,勉強挺直了坐著。 CtM qE+j^  
KWo Ps%G  
幸而談無慾本身的衣衫都甚是寬松,即便已經有了這個月份的身孕,不仔細觀察倒也看不出來他的身體有什麽太多異樣。 vQCb?+X&  
d(|?gN^  
對于每天都不得不面對魔兵目光的談無慾而言,這一點,也能勉強算是對他自尊心的些許保護了。 G%HG6  
f~W+Rt7o  
[[c0g6  
屋堛漱鴟鄐W放著一碗原本熱氣騰騰的藥粥,飄散著香甜的氣味。 a_!H_J  
Evj%$7H1L1  
只是粥碗堜顯不曾動過的勺子,和依舊快滿到碗口的粥面,說明了這屋子的主人,現在並沒有太多食慾。 >rlUV"8jY;  
w=fWW^>bP  
掃了一眼粥碗,吞佛童子的眼神堸~添幾分責怪,望嚮半靠在自己身上的人。 )&T 5 /+  
Jw5@#j  
「爲了你肚子的孩子,你也應該努力多增加一點營養。」並沒有打算端過粥碗來喂,只是隨手摸了摸談無慾飄到他手邊的長長髮絲,吞佛童子淡淡的道。 %P~;>4i,  
EHq; eF  
雖然他這樣子的確會身體虛弱,但是應該也不是什麽大問題,反正預産期也差不了多少天了。 wL~A L  
W#U|;@"  
按大夫上次的診斷,這只是普通的孕期食慾不振,估計也不是怎麽嚴重吧。 3:xx:Jt  
G~y:ZEnN[  
等這次任務回來,孩子也生下來後,再想辦法給他好好調養就是了。 BDf M4  
8SRUqe[H]  
反正,以後還有的是時間。 q`mxN!1[  
i ZPNss  
`^/8dIya  
仍然是孩子……一聽到吞佛童子毫無感情意味的勸慰,談無慾的心就慢慢的沈下去。 . 'o=J`|  
CN(-Jd.b  
對魔者來說,現在還留自己活命的全部原因,就是肚子堻o個孩子了罷? ! $mY.uu  
kttJTP77t  
如果不是因爲這個孩子,以冷酷無情著稱的魔者,想必應該早就已經殺了始終不肯臣服的自己。 c /88|k  
"0%K3d+  
談無慾微微低頭避開魔者的注視,目光落在自己的袖口上。 1\,k^Je7  
6IRRRtO(  
原本還算是緊口的袖子,現在已經寬大得垂了下來,遮住了自己蒼白手背的大半。 aHC%:)ww:  
(hOD  
z&0[F`U  
見談無慾一直不出聲,吞佛童子不耐煩的站起身來想要走人離開,卻發現自己的衣服忽然被他拉住了。 64mh.j  
jY\z+lW6A  
被拉住的,是胸口的衣襟。 g%= K rO  
tJu:N'=Dy  
這時談無慾也已經擡起頭來,望嚮面前的紅髮魔者,聲音平靜。 q}p$S2`  
ShL!7y*rT{  
「如果不是很急的話,可不可以請你再陪我一會?」 \(7A7~  
9O&m7]3  
于是,吞佛童子又坐了下來。 43h06X`  
e46`"}r  
]#4kqj}  
看著面前魔者英俊如雕塑般的面容,談無慾伸出了手,稍微有些遲疑的撫上了吞佛童子的臉龐。 nHeJ20  
j]&Qai~}Y  
他的手指蒼白修長而冰涼,在吞佛童子的臉上順著那突出而完美的輪廓慢慢遊走,仿佛像要描畫魔者的面容一般。 jMBM qQNU  
!pU^?Hy=  
魔者臉上仍然沒有表情。只是奇怪于談無慾這與往常截然不同的態度,吞佛童子犀利深沈的目光順著談無慾微凹的雙頰往下落。 p>pN?53S  
1o/(fy  
面前是談無慾那微微敞開的領口,露出了一小截蒼白削瘦的脖頸,也飄出了一絲絲熟悉的萬年果香。 [xY-=-T*4  
|WS@q'  
那香氣其實還是很清淡,但是大概因爲帶上了人的體溫的緣故,聞起來就變得分外濃郁了。 Q?T+^J   
yw:%)b{  
吞佛童子很快就發覺到談無慾現在的動作根本是在含蓄的挑逗,同時也發現自己的呼吸已經開始不受控制的粗重起來。 u9Adu`  
kF'9@*?J  
一把按住談無慾仍然在自己下颌上遊走的纖長手指,吞佛童子低低的道「我要警告你,現在你的行爲無異于玩火。」 >lM/\HO2  
e8f 7*S8  
「雖然你這麽主動,我的確很高興。」 p=UW ^95  
b=S"o )>  
「但是你也應該比誰都清楚,以你現在的身體狀況,並無法承受我的求歡。」 Q3& ?28  
JE{ cZ<NNH  
魔者的的聲音比平常略微低沈沙啞,仿佛在壓抑著什麽,卻不失冷靜。 b=BNbmX  
`D=OEc  
5"40{3  
好像根本沒有聽到魔者的話語,談無慾望了一眼已經被按住的手指,又伸出了另一只手。 [4C_iaE  
CR.d3!&28  
同樣蒼白纖細而冰涼的手指,不同的是這只手的目的地是魔者胸前的衣扣。 yuC$S&Y >!  
2HVqJib4Yn  
而接著被輕易解開了的,只是衆多衣扣中間的一個。 /L2ZI1v  
z-K};l9y  
談無慾的手指順著衣衫剛剛出現的空隙,如水流般順暢的撫上了魔者寬厚結實的胸膛。 2{WZ?H93a  
!XjZt  
胸肌的線條優美,心跳急促而有力。魔者胸膛的溫度已經高得燙手,如他的意料中一樣。 ?s>_^xfD  
q]f7D\ M  
Ep;?%o,G  
無論是吞佛童子那粗重的喘息聲,還是魔者泛起血色的雙眸,甚至接下來自己被狠狠的一把扔了上床;也都還是談無慾意料中的事情。 SJ22  
~t2" L|i  
因爲考慮到胎兒的安全問題,兩個人已經有整整十幾天什麽事情都沒有做過了。 ]U~{?K'g@j  
KXx;~HtO  
所以只不過是很低程度的挑逗,就能産生這樣的效果。 w(_:+-rqQ<  
nm\f$K>Pg  
g qORE/[  
都有些饑渴難耐似的,兩人的衣服很快就已有大半散落在了床上和地上。 `Ivt)T+n;  
Z%ZOAu&p  
紅髮魔者那熾熱的大手,也已經探進埵蝖A順著談無慾平滑的肩滑到了略有些單薄的腰肢。 4e\wC  
9wc\~5{li  
如此有力仿佛能把人揉碎一般的擁抱,熟悉的體溫,冰冷卻又熾熱的氣息,似乎在空氣飄散的淡淡血腥味…… p cUccQ  
r UZN$="N  
這些,都是自己熟悉的感覺。談無慾低喘著閉上了眼睛,准備迎接接下來的沖擊。 3ONWu  
m,hqq%qz  
GCQOjqiR  
然而身上的紅髮魔者突然間卻停止了一切動作,推開他站起身來開始穿衣服。 $l.8  
}Gb^%1%M  
粗重而急促的呼吸並未完全平息,聲音媮棱a著情慾未消的沙啞,紅髮魔者背對著談無慾冷冷的說「我走了,你自己多注意。」 9`/ywt3Y  
;j;U9-oh  
$=>:pQbBVX  
——于是最終,也都還是孩子比較重要麽? QHje}  
H/W&a2R^P  
默默的掩好衣服,談無慾從床上坐了起來,想勉強朝准備離開的吞佛童子露出一個微笑。 GM;uwL#  
zN9@.!?X2  
已經轉身走嚮門口的紅髮魔者身形筆直而挺拔,臉色依舊陰沈,眼睛中的紅色也尚未完全退去。 0V8G9Gj  
O.Dz}[w  
努力讓自己臉上裝出來的微笑看起來比較真實,談無慾朝魔者的背影喚了一聲。 K4NzI9@  
4E!Pxjl3a  
「吞佛童子。」 >d .|I&  
xzMpTZQ  
「嗯?」紅髮魔者本來幾乎已經踏出門口,這時在屋外炫目的陽光中回過頭來。 nWYfe-zQxg  
v(O@~8(I  
吞佛童子的身影一半在陰影之中,輪廓鮮明完美得如同古老傳說中的戰神。 V#1v5mWVx  
?JRfhJ:j  
也許,他真的就是戰神吧? GQ.akA_(  
KVoi>?a   
微笑著,談無慾朝陽光下的白色戰神輕輕開口。 FDFVhcr  
#/`MYh=!W  
「請早點回來。」 RM2fe Wm  
Z^A(Q>{e  
吞佛童子停住了腳步,低沈優雅的聲音恢複從容,語氣是一如既往的自信。 ?|2m0~%V=  
},5LrX`L  
「三天。」 n#GHa>p.-  
o'P[uB/  
此去,最多三天。 XxB%  
8BS$6Pa  
\q-["W34  
+C`vO5\0  
E9 #o0Di  
然而談無慾實際上的發作時間,只不過是吞佛童子離開後的第二天夜堙C ONcS,oHW  
2qj0iRH#N<  
多處被抓破的床單,披散如亂麻的銀髮。 JK XIxw>q  
sh<JB`^$(?  
因爲冷汗一直不曾停過,而幹了又濕、濕了又幹的埵蝖C ER]C;DYX  
=o" sBVj  
仿佛能撕裂身體般的痛楚,幾乎用盡了全部毅力才勉強忍住沒有出口的喊叫;談無慾有那麽一瞬,覺得自己似乎已經死掉了。 NlG!_D"(y  
\gZjq]3  
月光下的血迹仍然是紅色,卻是一種既不鮮豔也不濃稠的暗紅色。 l_q1h]/   
Si#XF[/  
一種沒有生命痕迹的,稀薄的暗紅色。 h7]>b'H  
@yPI$"Ma  
雖然這夜的血迹意味著新的生命,然而它的顔色卻仿佛也同時昭示著死亡。 &19z|Id  
Zq}Cl'f  
^dhtc% W>  
鳳流劍的鋒利程度不愧爲神兵……而這一點在主人已經沒有力氣的時候,也就顯得特別有存在的意義。 !Nhq)i  
| qf8y  
這種時候仍然能夠思考上面這樣的問題,談無慾覺得幾乎都要開始佩服自己了。 8=sMmpB 7u  
}<P%W~  
談無慾終于能夠抱到手堛漱p嬰孩,有著一頭令人無法忽視的紅髮。 LTD;  
{ -5 b[m(  
那頭髮的顔色很紅,就如同火焰一般的鮮豔。 );F /P0P  
ZcN%F)htm  
雖然視線堛漱@切已經慢慢開始模糊,談無慾的眼睛依然被那紅色吸引了。 f%d =X>_  
1\,wV,  
原來是如同他父親一般的,紅髮啊…… ^yF2xJ)9-  
fAR0GOI  
不知道,將來的性格會比較像誰呢……?談無慾的心堙A忽然覺得有些譏諷似的笑起來了。 U &W}c^#  
}5;3c%  
T^ah'WmNw  
蒼白的手指慢慢夠到手邊最近的一塊黑紗,再慢慢擡起了手,湊嚮嬰孩的身上,一點一點擦著血迹。 j~9,Ct  
1T7;=<g`  
血迹擦幹淨之後,談無慾又慢慢撿起手頭能摸得到的完整衣物,一層一層把嬰孩包裹了起來。 u"r1RG'  
O~g0R6M6e  
仿佛比談無慾更沒有力氣似的,較尋常嬰孩要瘦小幾分的紅髮小團子連一聲哭喊都沒,眼睛閉得緊緊。 w`0r`\#V/  
h|=&a0  
大概用了最後的力氣,談無慾拖過被子,嚴嚴實實的蓋在了自己和嬰孩的身上,也蓋住了床上的所有痕迹。 {5:V h W}  
<~qhy{hRn  
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在說給手堛瑰托霰央A談無慾的聲音已經微弱得幾乎連他自己都聽不見。 y {1p #  
~{O@tt)F  
「你的父親,是吞佛童子。」 !;C *Wsp}  
W>7o ec  
「記住這個名字……也記住他是最可驕傲的魔者。」 Vt," 5c  
>*mLbp"  
談無慾已快完全昏迷的腦海堙A突然閃過一個問題。 u%Yr&u  
& 5YI!; q,  
他還一直不曾問過魔者,小孩該叫什麽名字…… VlFDMw.4.+  
"Q@ZS2;A  
# OQ(oyT  
HPR*:t  
苦境,同時。 =i)k@w_(x  
NCysYmt  
吞佛童子橫持朱厭,面無表情,傲對羽人非獍和燕歸人。 AU +2'  
\=/^H  
魔劍,神刀,聖戟。 s*j0uAq)up  
m)9qO7P  
以一敵二,魔者的心中並無畏懼。 (Sg52zv  
 APksY!  
冷眼觀察出對手的動嚮,吞佛童子以最優雅迅速的動作橫劍,縱身而起。 DV/P/1E  
$.@)4Nu!_  
然而朱厭刺出自己也落地的刹那,魔者突然覺得胸口一陣莫名的絞痛,痛得他幾乎握不住手中的兵器。 0Sz iTM  
N^. !l_  
難道會是舊傷的後遺症……?這不可能! xcYYo'U  
[0e}%!%M  
那痛楚雖然轉瞬即逝,但是戰場上勝負本來就只需一刹。 L);kwx7{LW  
P}QuGy[  
就那一刹那間,刀戟夾擊,已結結實實的刺在了他的身上。 Gv}h/zu-  
cx8H.L  
白色戰神的白衣頓時紅了半邊,地上血迹斑斑。 u{ .UZTn  
;-d :!*  
然而吞佛童子的神色絲毫沒有慌亂,一口吐出淤血,他再次緩緩舉起了手中的朱厭。 |f0KIb}d  
\/9uS.Kw  
雖然這柄朱厭上,現在已經沾染了他自己的血。

凌云 2007-05-18 19:40
好吧,让我先哭一阵子吧,结局已经能猜到,这篇文章是没有把我雷飞却直接伤了我的心,好难过了(泪奔∼∼)

恨水長東 2007-05-18 23:00
第十二章:別離 8Mq] V v  
`_'I 9,.a  
L6O@q`\z  
這次的戰況是很長時間以來未曾有過的激烈,而嚮來冷靜的紅髮魔者也並未戀戰。 B/Lx,  
NY ZPh%x  
因爲傷口太重,加上失血過多,等吞佛童子走到小屋前時,他的步伐已經有些踉跄。  3y?ig2  
h^5'i} @u  
不在魔界,也不在苦境的小屋,仍然跟往日一樣甯靜。無論外面發生了多少戰事,似乎都波及不到這堙C 1qb 3.  
$CVbc%  
屋外的竹架上挂著幾件衣裳,有藍有黑,正是談無慾平素慣穿的服色。窗戶是半開著的,仿佛還能隱隱約約的看見堶惘陪茪H影。 g9;}?h  
9)QvJ87e@7  
看到這些,心奡N覺得突然輕松了許多似的,吞佛童子放緩了腳步。 Ee##:I [z  
|T9p#) ec2  
小屋的門只是半掩著,吞佛童子一邊推門一邊想:今日離開後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去請一個經驗豐富的大夫或者穩婆來。雖然預計的生産日期應該還有幾天,但是現在已經是隨時都可能發作的狀態了,不能疏忽。 iCIu]6  
~J6c1jG  
推開門後吞佛童子才發現,談無慾並沒有坐在屋子堙C環顧四周,魔者見牆角的床上簾幕低垂,大概是談無慾正在躺著休息。 ;Q2p~-0Q  
?K/z`E!xhN  
走到床前,低頭看了一眼自己手上滿滿的血迹,魔者隨便往衣服上一擦,然後伸手挽起了帳子。 :r[`bqC;\*  
&Fl^&&1C  
帳子婼芚L慾果然躺在床上休息。從表情上看起來他似乎睡得很安詳,被子拉到胸前,蓋住了大半部分身子。只是臉色比臨走時顯得更加蒼白,薄薄的嘴唇也幾乎完全褪盡了血色。 % ;2x.  
3D k W  
連呼吸也盡量放輕,吞佛童子輕輕俯下身去,想替床上的人再把被子拉上一點,好把胸口全部蓋住。 7@m  
#kV`G.EX  
手才剛伸出去,吞佛童子就發覺這床上躺著的,並不止談無慾一個人。因爲談無慾的銀髮披散著,所以他才沒有馬上發現床上的另外那個人。 o=2y`Eq  
xgtdmv%  
而說是另外一個人這種形容,其實也是不完全准確的。更加精確的說法是:一個幼魔。 Tp`by 1s  
% j7lLSusX  
映在魔者眼中的,是一個粉嫩的小小的嬰孩。大概也早已睡著,圓圓的小臉半掩在被子堙A神色異常可愛。 %9=^#e+pE  
rj*4ZA ?  
再也顧不得會不會驚擾他們的休息,心堨擐穧酗麽東西雀躍著似的,吞佛童子迫不及待的伸出雙手,把嬰孩抱了起來。 81/Bn!  
oZ@_o3VG  
離預計的生産日期還有五天,這孩子應該算是早産,大概是談無慾身體情況一直不太好的緣故吧?吞佛童子端詳著懷中嬰孩的面容,心中暗忖。 "@E1^  
?(!$vqS`f(  
身上用談無慾平時披戴的黑紗層層包裹著,襯得嬰孩的皮膚非常之白。只不過吞佛童子和談無慾都是膚色蒼白的類型,竟一時說不出來到底是像誰多些。 2|#3rF  
}{S W~yW  
而嬰孩那細幼的髮絲則是最熾熱火焰的顔色,鮮紅如血。這毫無疑問是因爲吞佛童子的遺傳。 N.u)Mbe   
H.Z:at5n  
不過嬰孩的眉眼就完完全全是談無慾的特色了。細長的柳眉,緊閉的眼角隨著眉梢微微上翹,正是鳳眼的模樣。 _'dsEF  
3Cwqy#X#8  
望著嬰孩粉嫩的臉蛋,吞佛童子下意識的伸出了手,想要輕輕的摸一摸。 K,^{|5'3q  
e4ajT  
然而當他手指觸到嬰孩皮膚的瞬間,感受到的不是預料中的溫軟,有的只是一片徹骨的冰涼。 ?PSm) ~ Oa  
]`y4n=L.  
一種毫無生命氣息的冰涼。 <Dt,FWWkv'  
kN;l@>  
面對任何場面,都不曾膽怯的倨傲魔者,全身瞬間僵硬。 o_EXbS]C  
|]]Xee]  
不願相信自己的判斷似的,魔者猛的伸手探上嬰孩的鼻息,接著又按嚮嬰孩的手腕, . dVo[m;  
w-|i8%X  
最後,將自己的耳朵,貼嚮了嬰孩小小的胸口。 u /cL[_Q  
v/Z}|dT"  
沒有鼻息。 ID5?x8o#k  
S0g5Ym ia  
沒有脈息。 ![:S~x1  
3`k 1  
沒有心跳。 7##nY3",^  
t[F tIj6  
嬰孩仍然靜靜的閉著眼睛,仍然似乎睡得很香。 GOa](oD}  
f 7et  
頹然放下嬰孩,吞佛童子緩緩的在床邊坐下。不知道爲什麽,他現在突然覺得很累很累。 pH?VM&x  
bUp%87<*X  
而這種累的感覺,跟他所受的重傷並無關系。 9 YU7R)  
Sy'/%[+goJ  
PT|^RF%fT  
僵硬著坐了有那麽一會,終于想起談無慾大概還不知道小孩死了,吞佛童子遲疑著轉嚮床堸慼A那堶掃鷁萓]爲剛剛生産而精疲力竭昏睡的談無慾。 B.K"1o  
*6q8kQsz^1  
談無慾的臉色很蒼白,眼睛緊閉,眉心微微擰著,大概是飽受了生産之痛。 fh )QX  
{`KgyC W:  
魔者的心情雖然有些低落,但是現在馬上又已開始思考,譬如等談無慾醒了要說些什麽話來安慰才好這樣的事情。 T2} I,{U  
hX 9.%-@sR  
然而,辛辛苦苦懷胎,辛辛苦苦生下來的孩子,現在卻死了。 } ` Q'!_`  
9.lSF  
望著床上人蒼白消瘦的面容,有著戰神之名的魔者雖然身經百戰、戰功赫赫,現在卻覺得好像什麽話都已無法出口。 {{[).o/  
@|%t<{y^I  
仍然在思索著最好的措辭,吞佛童子的目光無意識的在床上遊移。 djPr 4Nog  
bu%@1:l  
忽然,他的目光停住了,停在床邊一處已經發暗的很不起眼的顔色上。 Rmn|"ZK  
HQaKG4 Z  
雖然已經不是鮮豔的紅色,然而魔者卻還是看得出來,那毫無疑問是幹了的血迹。 [t<^WmgtxL  
Zo;@StN3}T  
心中一緊,魔者手腕猛然一振,原本蓋滿整個床鋪的被子,頓時便被掀開大半。 }`IN5NdYp  
@o44b!i  
被子下面,是多處被抓破、半邊浸透血迹的床單。 q uv`~qn  
<hdR:k@ #  
-d %bc?  
整個人似已怔住,吞佛童子遲疑著,慢慢的嚮談無慾那蒼白的睡容伸出了手。 .ymR%X_k  
 rc*3k  
跟一嚮優雅迅速的風格不同,魔者現在的動作變得很慢很慢。 CTR|b}!  
Vs8os+  
雖然魔者的動作很慢,但是現在他的手也已摸到了談無慾的臉頰。  t\{q,4  
EFf<| v  
指尖所觸之處,是意料中的冰冷。 &EXql']  
gJ c5Y  
談無慾的神色依舊很安靜,仿佛什麽煩惱都沒有了的樣子。眼簾也只是輕輕的合著,似乎還會馬上就睜開眼睛來。 gO4J[_  
23pHB |X  
|vTirZP  
仿佛血脈在霎那間全部凍結了般,吞佛童子突然覺得腳下的大地似乎在開始旋轉。 *0l^/jqn:  
{;Mcor3  
只不過是兩天前,談無慾還偎著他的胸膛望著他說等他回來守著孩子出世。 Z=R>7~H  
15 uVvp/  
只不過是兩天前,即將出世的胎兒還在等著父親給予名字。 cpFw]w%]  
"KW\:uc /  
只不過是離開了短短兩天的時間,原本精心計劃的假象世界就已全部崩潰。 -G;4['p  
{^"c>'R  
這原本是他的局,他的計。他一直計劃著讓魔胎耗盡談無慾的功體,只要等到孩子降世,昔日名滿天下的月才子就定然成爲廢人,無論是死是活都不會再對魔界有影響。 -YA1Uk  
@a>+r1  
于是他在那夜滿月的光華下擁抱了那個號爲月才子的人,滿意的看著那個人一步一步陷進自己精心編織的網。 W5_t/_EWD  
i layU  
談無慾本是恨他的,恨他是魔界的戰將,恨他抓了自己,恨他那樣的……對待自己。 YANg2L>MK  
*J8j_-i,R  
然後他也看著談無慾望嚮他的眼神隨著時間一點一點的柔和下去,最後變成了無法隱瞞的戀慕。 %=S^{A  
<R*.T)Z1  
他很得意,前所未有的得意。得意得忘記了他自己望著那個人的眼神,也已變了。 0}PW?t76  
l0tMdsz  
就像是個最拙劣的玩笑般,現在屋子堣斯M充滿著萬年果的清香,然而那香氣的主人已經再也不會睜開眼睛。  4rwfY<G  
4eBM/i  
他的愛人、他的孩子,也如同他精心編造的謊言和假象一般虛幻,禁不起一點風吹雨打,就已在這世間消散得無影無蹤。 sUfH1w)0  
&UbNp8h  
twNZ^=SGr  
「請早點回來。」兩天前,談無慾還對他微笑著,雙頰微紅,眼神埵乎洋溢著毫不掩飾的依戀。 }n:'@}  
l]T|QhiVd  
請早點回來。 <z%zz c1s  
Q++lgVh)E  
請早點回來……  7I^(v Q  
!ygh`]6V  
那是吞佛童子最後一次聽到談無慾的聲音。 -7'>Rw  
ztgSd8GGE  
 Cj_cu  
門外是任沈浮依舊似笑非笑的表情,明明沒有什麽情緒的敘述遠遠飄來,聽在吞佛童子的耳朵堳o像是種尖刻的諷刺。 PM7*@~.  
`Kpn@Xg  
「早在你去找大夫之前,他的情況就已經很不好了。不過他的脾氣實在太硬,除了被我看見過一次知道瞞不住我之外,其余的時候都只是在硬撐而已。」 ud'r ?QDM  
=6ZZ/+6b  
「那個大夫也是受了他的威脅才對你說謊的罷?就算是功體盡廢,月才子畢竟還是月才子哪。」 vs7Hg )F  
}4#%0x`w  
「不過就算這些你全都知道,你還是照樣救不了他——或者應該說,你照樣不會救他。」語氣依舊平淡,聽起來卻越發尖銳。 3)atqM)i  
%$`pD I)  
沒有回答。 ~BrERUk  
_9Iz'-LgB  
仿佛根本沒有聽見任沈浮的說話一般,吞佛童子站起身來,語氣平淡的吩咐魔兵把屍體扔到崖下,然後離開了。 2o6KVQ  
BtVuI5*h  
雖然半邊衣服已經紅透,每邁一步腳下都留下血迹,魔者離去的身影卻依舊挺拔。 IObGmc  
+QtK "5M  
魔者離去的步伐也異常堅定,他沒有回頭。 ?bmP<(N5/  
(/v(.t  
Y71io^td~j  
u~bk~ 3.I  
看著長長白布覆蓋下的軀體,任沈浮的眼神堿藒M露出了種很奇怪的神色。 J6n@|L!yO  
,l&Dt,  
仿佛是對著那白布下的人在說話,又放佛在自言自語,任沈浮低低的道「第一天的時候我就已經提醒過你,說吞佛童子的手段決沒有我這麽溫和,要你小心注意。」 <^ @1wg  
jC@$D*"J  
「然而你根本就沒有明白我的意思,所以今天才會這樣躺在這堸琚K…」 p#qQGJe  
9y>dDNM\<  
複走近琴桌,任沈浮伸手輕撥琴弦。 DNLqipUw  
|@sUN:G4k  
指尖蹦出幾個破碎的琴音,已經不在調上,澀啞難聽。 Z8z.Xn  
S'9T>&<Kn  
「這本來是我親手調試過的琴,只是看來你已經好些日子不曾彈它……」任沈浮原本清朗的聲音,稍稍黯然。 ^UEI`_HO0  
?E^~z-  
「不過你放心吧,你托付我的事情,我一定會幫你辦到。」 ? Z .p.v  
kHo0I8  
俊秀魔者的手掌攤開,堶悼亳鷁菑@對水晶蓮花,依舊晶瑩剔透,依舊流蘇飄飄。 rs]%`"&=  
\WQ\q \  
:~~}|E u  
!L2R0Y:a  
又是一個月圓之夜,清冷的月光明亮如水。 ymrmvuh  
;v^tUyhCb  
滿月的光華,總是帶著幾許虛幻之意。令人覺得,它照耀到的一切事物,都仿佛只存在于這月光之下。 r0+lH:G*q  
O7g ?x3  
在這被月光照亮的小徑上,白衣紅髮的魔者正獨自一人嚮林邊小屋走去。 )c^Rc9e/  
K``MS  
小屋的窗堻z出淡淡的昏黃光暈,雖然不甚明亮,卻有種溫暖的感覺。 }/4 AT  
4;<?ec(dc  
當吞佛童子快要走到門前的時候,門便「咿呀」一聲的打開了,走出一個人來。 Q0#oR [(  
`J'xVq#O  
那人玄衣銀髮,神情似乎因看到魔者而泛起了喜悅。 x{*g^f  
t:eZ`6o$T\  
那人削瘦的臂彎堙A還抱著一個紅髮的小嬰孩。 }JeGjpAcV  
S*Qip,u  
小嬰孩眼睛圓圓的看著魔者,一對靈活的眸子滴溜溜直轉。 IGV@tI  
9s>q 4_D  
一邊接過孩子哄著,一邊挽起那人的手。魔者覺得自己似乎說了很多話,但是卻一句也聽不清楚。 3%bCv_6B  
0BMKwZg  
唯一真真切切的,是空氣中彌漫的萬年果香。 V: fz  
?T3zA2  
香氣從那人的身上散發出來,雖然很淡,卻很明顯。 "T=Z/@Vy  
P(l$5x]g,  
^HgQ"dD <  
忽然,魔者覺得月光一下子暗了下來,連忙抱緊了孩子,挽緊了那人的手。 ` .|JTm[  
mKugb_d?  
然而當月光又變回很亮的時候,吞佛童子突然發現,他的懷堮琤輕N沒有抱著什麽孩子。 r{!]` '8  
]JVs/  
他另一隻手堙A當然也並沒有挽著什麽人。 )a AKO`  
8UJK]_99I,  
而他現在自然也並不在小屋前面,只不過是躺在他自己房間的床上而已。 !_Z knZTT  
|_"JyGR2  
)h]~< fU  
月光下的空氣堙A仍然漂浮著淡淡的萬年果香。魔者下意識的伸手一撈,手中便突然多了一團物事。 ea kj>7\s  
B 7zyMh   
那是一團很輕很軟的東西,看起來黑乎乎的。 Cc/h|4  
/{>$E>N;  
吞佛童子將手堛漯F西慢慢展開,形狀在月光下頓時清晰。 UbNA|`H  
VG0Ty;bV  
原來,是一條黑色的紗巾。 Uy2NZ%rnt  
3=5K7 F  
雖然早已落滿灰塵,卻仍然可以看得出來那條紗巾上鑲著金邊,角上還繡著一個「月」字。 ajC'C!"^Ty  
9>yLSM,!rS  
N[~{'i  
+;^Ux W  
x)N$.7'9OJ  
[EI~/#;  
:)o 4fOJ8  
第十三章:尾聲 KJn@2x6LP  
Jmrs@  
——————一個月後—————— cyrVz4_a  
I L ]uw   
「師弟,身體的情況如何了?」一個溫文爾雅的平靜聲音在耳邊響起,是談無慾聽過千百遍的熟悉。 5b>-t#N,  
QK%N t  
是他的師兄,清香白蓮素還真的千媔ン窗C R[KF${X4  
h DpIwzJ  
「很順利,現在大概已經恢複到以前的八成了。」緩緩吐氣收功,談無慾站起身來。 eRU0gvgLu"  
&.XlXihnt  
大概是聽到師弟身體無恙的緣故,白蓮的聲音微微染上了些笑意「師弟這次的情形如此危險,素某也一直很焦急呢。」 ~e*3_l>9  
p)6!GdT  
哼的一聲譏笑,談無慾涼涼的道「素還真,你就別騙人了。你根本一點都不擔心我會有什麽危險,只是坐在崖下等我回來而已吧。」 z"#iG&>a,  
%LyZaU_s B  
見師弟氣勢滿滿的跟自己嗆聲,白蓮的聲音越發輕快起來「耶,素某是相信師弟的能力啊。」 KZy2c6XO;  
Tzr_K  
明知道那邊的人看不見,談無慾還是不由得朝聲音傳來的方嚮翻了個白眼「倒是說得好聽。算了,我今天不跟你爭。」 KYE)#<V}@  
G"k.sRKu  
「對了,師弟你還未曾告訴素某這次事件的具體經過。」聲音略沈下去,白蓮詢問道「竟然到了你不得不把靈識逼進水晶蓮花的程度,想必你這次遇到的情況非同小可。」 PD #9 Z=Hj  
e_RLKFv7  
眉尖微皺,談無慾的話語堭a上了一絲不悅「素還真,你是躲在崖下沒錯。但是別人會以爲你不管世事,我談無慾可沒有那麽笨。」 }L mhM  
H#H@AY3Y  
「從我被抓走到現在,難道還有什麽事情是你不知道的?」音調上揚,談無慾的聲音微微譏诮起來。 >QyJRMY  
F.{{gpI  
仿佛沒有聽出談無慾聲音堛漱ㄝ恩的,素還真的聲音依舊沈穩「素某知道你被吞佛童子抓回魔界,也知道中間藥師他們爲了去救你卻反受埋伏。」 :rxS &5  
`9;0Y  
說到這堙A素還真的聲音突然停頓了一會「當素某去崖下找回你的身體時,也看到了你身體的異常情況。」 {1?94rz  
-55[3=#  
下意識的咬緊了薄唇,談無慾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比較平靜「素還真,你跟我同修這麽多年,早猜出來的事情。就不要故意再問。」 ;f;A "  
eTg8I/ )%B  
「難道還是因爲,八月十六的月光?」白蓮雖然是在詢問,卻是肯定的語氣。 di.yh3N$  
o>|&k]W/  
「是。」 d}D%%noIu  
pK`1pfih  
「那孩子的父親,是吞佛童子?」素還真剛問出這個問題,空氣就仿佛突然凝結了,一片沈默。  NOY`1i  
(rKyX:Vsy  
「……是。」 y;Ez|MS   
~6{iQZa1Y  
仍然是沈默。 U  ?iw  
rA+UftC:p6  
「你在賭。」素還真再次開口。 s!k7Wwj  
x,wXR=H  
微微翹起眉梢,談無慾淡淡的道「那是因爲我不得不賭。」 5(wmy-x\  
x[?N[>uw  
聲音堣w經斂去了笑意,素還真的語氣仿佛陳述。「帶水晶蓮花來給我的人,是任沈浮。」 0gRj3al(  
;x<5F+b  
「從他的表情和態度看來,他是真心的爲你覺得可惜吧?完全一副送遺物過來的模樣。」 rX7GVg@H  
ML_$/  
談無慾譏笑出聲。「你死的次數又不比我少,別忘了,我還參加過你的葬禮呢,哈哈。」 M)x6m|.=  
m:}PVJ-"  
素還真問道「既然你早就准備一死,中間卻又爲何會等了這麽久?」 FOPfo b[  
8F>u6Y[P  
神色一暗,談無慾道「吞佛童子的心機很重,倘若我假裝自殺,恐怕瞞不過他。」 2[!3!@.  
$>JfLSyC  
「萬一身體被毀,即便將來可以靠萬年果重生,那也絕非朝夕之功。」 In[rxT~K}Q  
~];r{IU  
「那後來師弟死的時候,爲何又不再害怕身體被毀?」白蓮的聲音仍然溫和,卻似乎多了些許令人無法說謊的逼問之意。 *wk?{ U  
Sp7VH+  
沈默了一會,談無慾才答道「那就是談某的賭注所在了。」 (rmOv\hG9V  
}Q2v~ eD  
「我賭的是,吞佛童子那一絲絲恻隱之心。」 ai7R@~O:_k  
r 'J="^k{  
故意裝做好像在認真思考似的,素還真的聲音聽起來分外誠懇。 ?F6L,  
!hs33@*u~  
「啊呀,素某真是很好奇,以師弟這麽自大傲氣的性格,是如何能令人對你有恻隱之心呢?」 HNJR&U t  
~<N9ckK  
鳳眼圓瞪,談無慾幾乎想給某閑人一拂塵掃過去,想了想之後,只得哼了一聲了事。 ,? >{M  
sYEh>%mo^C  
「我是不像你有事沒事裝可憐,又不是不會裝,哼!」 i)iK0g"2  
HVJqDF  
「哈,哈」笑了兩聲,素還真假裝沒聽出談無慾話中的諷刺。 pV8_i7\  
[psZc'q  
「不過以吞佛童子的心機和冷酷,恐怕不是師弟你裝可憐就可以蒙混過關的角色吧?」 d*YVk{s7V  
mEm=SpO[$o  
聽著師兄貌似溫和卻步步緊逼的問話,談無慾氣惱起來。 O~Jm<  
]'NL-8x">  
「那是,裝可憐當然遠遠不夠。」 {|d28!8w  
5cvvdO*C0  
「所以我不僅要裝作愛上他,還要裝作心甘情願的給他生了個孩子啊!」聲音幾近尖銳,談無慾猛的叫出來。 y Nc@K|  
r>e1IG  
——因爲心虛,所以才需要這麽急切的申明麽? nTtE+~u  
bm*.*A]  
{q/;G!ON.S  
聽了之後,素還真少見的沒有出聲,他沈默著。 e# U@n j6  
2Z- [x9t  
「素還真,如果你要取笑我,盡管笑。」有些賭氣的說出這句話,談無慾把頭偏嚮一邊。 !/ a![Ne  
HA J[Y3d<  
「師弟,」素還真的溫潤的聲音再次響起。「無論是你的心機還是你的演技,素某都很相信。」 gSa!zQN6  
A`--*$8\  
「只是對于沒有感情經曆的你來說,素某實在不認爲,你光靠演技就能做到上面那些……」 XDYQV.Bv  
3PjX;U|  
再也不想面對素還真的話語,談無慾下意識的搖著頭,水晶蓮花的流蘇也隨著晃動。 qyBC1an5,  
v <Ywfb  
「素還真你總是愛疑神疑鬼,隨便你信不信。」 b'ZzDYN  
ur:8`+" (  
白蓮的聲音沈吟了一會,才又緩緩的道「師弟,素某現在過去你那邊何如?」 _l"=#i@L  
{Rdh4ZKh  
「不,你現在不要過來。」再次下意識的咬緊了淡紫色的薄唇,談無慾硬邦邦的回答道。「這點事情,對談無慾來說,還算不上什麽。」 VFrp7;z43  
/-knqv  
的確,根本算不上什麽…………談無慾死命的閉緊了眼睛,仿佛這樣就能夠逃避眼前不時浮現出的某個身影。 naro  
zcC:b4  
「既然如此,素某就不去打擾師弟修煉了,請自己多多保重。」最後幾個字特意放慢了語速,依稀聽得出來素還真的關切之情。 z~-(nyaBS  
\@Gcx}Y8h  
「我知道了。」怔怔的跌坐下去,談無慾再次開始運氣調息。 e-Oz`qW~  
}rvX}   
——如果我承認並不全是在演戲,那麽,你的表現堣]會不會有那麽一點點真心?  _!_^B  
qSDn0^y  
S"VO@)d  
Q #X'.](1  
8 (Q|[  
——————幾個月後—————— No8-Hm  
.V R ~[aD  
B^!-%_q  
頭好痛……仿佛要裂開了一般…… +I\54PBws  
]h#QA;   
聖尊者的清咒仿佛要驅散腦中一切意識……幾千年來的信念,記憶,魔界的一切…… Kx?.g#>U;  
y^e3Gyk  
原本倨傲的白衣戰神,魔界頭號勇將的吞佛童子,現在竟已只能在這咒語之下痛苦輾轉。 fP[S.7F+No  
FW B *=.A9  
曾經的白衣已沾染了沙塵,曾經挺拔的身軀現在已無法筆直站立。 ]WzeJ"r {3  
(Hmm^MV)  
可是,魔絕不能放棄……! l}iQ0v@  
gKY6S?  
因爲內心意識的強烈抵抗,與咒語力量的沖擊,紅髮魔者的眼睛,現在流的已經不是眼淚。 qw*) R#=  
L|Xg4Z  
而是鮮紅的血。 ')}itS8  
Q_Br{ `c  
`rXb:P7m{j  
可是現在,大概已經到了自己力量的極限了罷……? /N({"G'  
,N _/J4Us  
魔界……魔的尊嚴……魔的驕傲…… W' :b6}?  
qDTdYf  
無數的場景和畫面在紅髮魔者的腦海中飛掠而過,最後剩下兩個人影。 +?W4ac1  
JQ;.+5 N<K  
一個玄衣白髮的清瘦道者,還有一個紅髮的嬰孩。 Yg?BcY\  
Yo1]HG(kXB  
談無慾並沒有死,那孩子難道也沒有死……? pH2/." zE<  
C0K: ffv;<  
現在竟然想起他們,竟然會如此希望再看到他們一眼……吞佛童子突然覺得自己可笑之極。 @}19:A<'  
*Ojl@N  
而仿佛幻聽般的,魔者的耳邊居然就響起了玄衣道者那較常人遠爲尖細的聲音,叫的還居然就是他的名字。 ^Z p  
FrUqfTi+W  
「吞佛童子有否價值可換……」 "G-h8IN^O  
i6A9|G$H  
這聲音非常清楚,也非常熟悉。紅髮魔者的神智頓時清醒,擡起頭來睜開了眼睛。 :<s`)  
]=%6n@z'  
然而視線中只有一片鮮紅的血色,那血色中模模糊糊有著三條人影。 #s81 k@#X  
ij|>hQC5i  
即便眼眶堣w經全是血,吞佛童子仍然一眼就認出了不遠處那個削瘦的身影。 {NQCe0S+p  
.heU Ir,  
那是活生生的談無慾,不是幻覺。 ).IyjHY  
,v 2^Ui  
然而那蒼白面容上現在只有著漠然和冰冷,絲毫不複有魔者之前熟悉的柔和。 SB08-G2  
,[T/O\k  
並且他的身邊,還站著另一個人。 $5/d?q-ts{  
Z:<an+v|5  
那是他的師兄,清香白蓮素還真。 3z, Ci$[  
DRR)mQBb  
Qclq^|O0  
當他以爲那人已經愛上他的時候,那人只留給他兩具冰冷的屍體。 %$kd`Rl}  
k0O5c[ j  
當他以爲那人已經死了的時候,那人卻再一次出現在這江湖上。 dWQB1Y*N  
UlXxG|  
突然很想大聲狂笑,吞佛童子的喉嚨卻已嘶啞著無法成聲。 a$h^<D ^  
G&Dl($  
驕傲的白衣戰神,終于憑自己的意識散盡了記憶。 SE43C %hv  
%k32:qe  
jI0gf&v8  
~".@;Q  
「只憑意志就能散盡記憶,這種魔,忠心得令人可畏。」 $|@vmv0  
W;cY g.W2  
淡淡的評價著,談無慾垂下眼簾。 "&/2 @  
|0oaEd ^*}  
面前紅髮魔者高大挺拔的身軀已經頹然而倒,遍身血迹和灰塵。 W7b m}JHn  
T)OR HJ&,  
他明白他所認識的吞佛童子,從這一刻開始就永遠不在了。 : \qapFV  
8PH4v\tJEK  
只是爲什麽他現在想起的,卻是魔者當日那聽起來毫無感情的話語…… /gl8w-6  
09anQHa  
「跟我回去,做我吞佛童子的夫人。」紅髮白衣的魔者,曾經這麽對自己說過。 |,5|ZpgL  
zRD-[Z/-  
而自己,也曾經有過那麽一瞬,想要去相信這句話…… p/RT*?<   
ZZZ9C#hK^9  
——如果能夠從此忘記彼此,對我們來說,也未必不是一種幸福。 ?>7-a~*A@  
9M3"'^ {$  
e3W~6P  
1%*\* z  
rD4 umWi  
IQ_s]b;z  
G"E_4YkJ  
hm d3W`8D  
——————幾年後—————— |idw?qCn  
~CkOiWC0  
|%F,n2  
「師弟,你教了小焰用火的道術?」偶爾造訪無慾天喝茶的清香白蓮,臉上忽然露出訝異神色。 A]5];c  
R'z i#FeP  
「沒有啊。」談無慾自己的道術全是水冰陰寒一系,又如何可能教孩子用火。 ;5.&TQT  
,!@MLn  
談無慾帶著疑惑轉過身,看見對面山丘上那紅髮的孩子正自如的操縱著一圈火焰。 +x}9a~QG#  
d?J&mLQ6  
那火焰是很鮮豔的紅色,紅得就像那孩子的頭髮一般。 ;aW k-  
)MK $E,W  
大概感覺到了談無慾的目光,小焰遠遠的擡起了頭。孩子的身姿挺拔,神色自信。 Tn1V+)  
N'9T*&o+  
這一看之下,談無慾如遭雷擊,半天動彈不得。 1w(3!Ps+  
AQ@)'  
他要跟誰去說,那孩子的神情像極了當年的吞佛童子? p> >H$t  
d[p2? ]  
5!fYTo|G>  
下意識的倒退幾步,談無慾腳下一滑幾乎跌倒,卻被身後一雙有力的手臂扶住了。 1<73uR&b%  
pKy4***I3  
「吞佛童子!?」尖銳得仿佛被壓抑了多年般的聲音,紅髮魔將的名字從談無慾的嘴邊脫口而出。 `62v5d*>a  
;J TY#)Bh  
猛然回頭去看身後的人,呼吸頓時急促,談無慾的臉色蒼白得嚇人。 |r Aot2  
o}114X4q;  
只是眼神堛瘍撜腄A在霎那間變成了失望。站在身後的是他的師兄,並不是白衣紅髮的倨傲魔者。 p? o[+L<  
\q1tT!]  
素還真的目光埵陷X分擔憂,還有著一絲很難形容的神情。 kl.;E{PL  
O_a^|ln&  
是憐憫,抑或同情? WIf.;B)L  
2<I=xWwFA  
現在被叫做吞佛童子的魔者,雖然仍然有著相同的容顔和身體,卻再也不是以前驕傲的白色戰神了。 Rh|9F yN  
j\~,Gtn>Z  
那如同滿月光華下遠古戰神般的倨傲魔者,已經永遠不會再回來他的身邊。 C&H'?0Y@  
./k7""4   
.cQO?UKK  
%eg+ .  
jBYv Oy*$Q  
v;o1c44;  
4/`;(*]Fv  
O8$~dzf,2  
——————全文完——————

湘宇 2007-05-18 23:14
引用
下面是引用恨水長東於2007-05-18 15:00發表的: (^}t  
那如同滿月光華下遠古戰神般的倨傲魔者,已經永遠不會再回來他的身邊。.......
/"g Ryv  
总之……我泪奔了…… )C8^'*!  
撕咬好友,我家阿吞吞啊!!! c}qpmWF  
好过分好过分好过分!

恨水長東 2007-05-18 23:18
to 曰重 /Pg)7Zn  
謝謝賞文^-^ gE2 (E0H  
這個,寫血腥味的時候沒有暗示的意思……不過現在結局已經貼了,親自己慢慢看>_< `;6M|5G  
說到虐的話,到最後兩個人的程度大概是差不多的。 Z?'CS|u d  
另外,小談可是統轄文武半邊天的人哪,不是苦情小弱受哦~~~~哈哈。與其擔心他,不如擔心他的對手比較好呢(捧臉) bN. G%1  
阿吞的心計要跟小談比,似乎還差好多級別………… M co:eE  
5Z!$?J4Rl  
to fpe666 0#J~@1Gf  
謝謝賞文^-^ cRnDAn#42  
恩,什麽情節都是可以用來虐的……溫情也可以用來做鋪墊嘛(自毆) FQ<x(&/NF  
個人覺得他們的情況不可能圓滿結局啦,除非都失憶了並且還穿越離開這個環境了……不過那樣的話,也就不是阿吞跟小談啦>_< C{J5:ak  
兩人都是很冷靜理智的嘛,不過比較起來覺得小談容易外露一點,所以就這麽寫……

恨水長東 2007-05-18 23:21
引用
下面是引用湘宇於2007-05-18 15:14發表的: '0+I'_(  
6m;>R%S_  
总之……我泪奔了…… VxN#\D i&  
撕咬好友,我家阿吞吞啊!!! 4P3RRS  
好过分好过分好过分!
PuP"( M  
(躲走……)撕咬也木用,偶明明没怎么虐阿吞嘛……结局也只不过是遵循剧情而已……

fpe666 2007-05-19 03:25
這..這..這.....(手指抖抖抖)樓主大人啊你這叫我怎麼接受啊~~~~~~~~~~~~~~~~~~~~~~~T皿T J -z.  
3HrG^ /  
配對沒有雷到我,但卻被結局給劈死了 l7VO8p]y[R  
0vqH-)}  
這結局根本是天雷啊(在底上打滾) u;q Q/Ftb  
MeBTc&S<  
阿吞吞變成那附德行,還不如讓他死了算了 *LB-V%{|'  
+yO) 3  
樓主'小談和阿吞都太狠心了啦~~~(將小花丟下,哭著跑走)

蘭丸 2007-05-19 09:07
雖然結局令人心碎,但其實我覺得很符合他們二人的個性。 5<(* +mP`  
小談雖然高傲,但只要認清自己的本心,其實不會排斥既定的事實 (愛上吞佛童子)。 #g6_)B=S  
譬如過去和師兄決裂,但現在卻能夠接受日月同天。 UJ}}H}{  
NRx 7S 9W  
不過吞佛就不同了,這傢伙高傲,高傲的不肯面對自己,只要是違反原則的事物就下意識的排除。 ; pBLmm*F  
像一劍封禪這般的污點,他巴不得永遠忘記這件事。 XE2Un1i}j1  
如果要承認原本玩弄的獵物卻是俘虜自己真心的獵人,叫他去拉斷層還比較願意。 |Gz<I  
F `:Q  
所以小談在賭,賭吞佛童子是否肯面對自己。 UmVn:a  
如果答案是否定的,那他寧願轉身就走。 j_rO_m<8  
因為如果不這樣做,受傷最重的是自己,還有背後支持他的正道們。

阿靈 2007-05-19 10:30
恨水大大,我由衷的佩服你! $JOz7j(  
這篇文一度讓我以為吞佛、無慾、孩子都會死亡, )W\ )kDh!  
在吞佛以為無慾和孩子已死的那幕, %DiQTg7V,  
我好難過哦,而且也在那時才明白吞佛所謂的「心機」, _E?tVx.6  
一開始是真的不明白吞佛的所做所為到底是為了什麼? R9A:"sJ  
2`]c&k;]  
而且大大的結局真是出乎我意料的特別, ELwXp|L  
原來不只吞佛心機,無慾的心機也不輸他嘛∼ 6Mc&=}bV  
除了最後一篇,前十二篇真的都在裝可憐……不過也真的很可憐啦∼ n8EKTuy  
雖然如此,但最後兩人確實也都有付出真心, 6h/!,j0:t_  
只是…也看不出到底是誰比較絕了…… D/=05E%[81  
-I5]#%eX^  
反正這篇文章的轉折很大,也讓我的心情起伏很大, C,W@C  
是一篇很吸引我的文章。 }` 3-  
謝應恨水大大這麼快速就完結了, 8 siP  
不用等很久,這樣感覺很好!

crithdy 2007-05-19 18:03
好……很好……这回某真的是被雷到了…… wBpt W2jA  
w]MI3_|'r(  
吞佛宿有心机魔之称,但他的心机却还是败给了谈无欲…… HCOsVTl,  
而且输的的很惨……简直是陪了夫人又折兵啊…… l^R:W#*+U  
摸摸吞…… O;VqrO  
冷俊的魔曾经为那片清冷的月色沉醉过……很淡……也许个性使然,但对于魔者已经是很真的一份情了……可能吞的心机并非是刻意伪造,只是他临摹两可的态度和无法猜透的神情,让人才会觉得无法猜透他真正的用心吧…… 4}N+o+  
A/=cGE  
最后当吞回来看到谈和儿子都静静的躺在床上…微笑…然后察觉异样翻开被絮…… (Yj6 |`  
触目一片血腥……当时真是能感觉魔的内心怕是也再趟血吧……心疼…… *m "@*O'  
qE2<vjRg  
也许心与心同样的冰冷的温度,才会互相吸引, zk$h71<{.  
但终究只是瞬间冰冷的触碰,有颤栗,可始终无法互相补暖…… +DSbr5"VlB  
不过还好……任何一个生命都没有逝去,谈仔请要照顾好儿子啊∼∼ 49E| f ^q  
\Nik`v*Pd  
啊∼∼不过真是好雷啊∼∼∼某雷的心甘情愿∼∼∼

恨水長東 2007-05-20 01:29
to 淩雲 ?5">50  
(撫摸)親已經在三四個地方回文說被虐哭了吧,實在對不起…… g[i;>XyP  
那個,可以請問是看到哪一段的時候覺得最傷心嗎? T+XcEI6w  
6' *6tS  
to fpe666 @GAj%MK$  
謝謝小花^-^ a'` i#U  
(撫摸安慰之)這邊覺得這是必然的結局啊……兩個人都是很理智的。 60~*$`  
至于阿吞的結局,那完全是按照劇情媞t的原樣,基本沒改…… \KJTR0EB:>  
!m\By%(  
to 蘭丸 *><j(uz!  
謝謝親如此用心的感想。 / w dvm4  
對小談和對阿吞的感想,這邊都很贊同。只是最後那部分的話,個人覺得小談第一是明知道阿吞不可能面對自己,第二就算萬一的可能性兩人都能直面感情,這結局的選擇也仍然不會改變。對他們來說,理智永遠是遠高于感情的罷,可以動心,卻不能相守(如果魔界跟正道突然變成朋友了的話,也許才可能有圓滿結局?……)。 5%(  
(1S9+H>g  
to 阿靈 * g+v*q X  
謝謝親的感想^-^ ;woK96"{t  
啊,文中有讓人覺得會是全滅結局的時候麽?因爲有另外的道友也問起過結局是不是都死了…… W9gQho%9b  
嗯,開頭幾章似乎大家都看得比較霧水,因爲動機沒有寫出來的緣故吧?只是這邊喜歡一點一點的撥開,到結局才完全明朗那樣子的寫法,所以可能讓很多人看得比較迷茫了……真是對不起。 a.u{b&+9  
小談的心機在劇中可是很有名的喔,看一蓮托生品就知道了……阿吞跟小談比心機,似乎還是差了點>_< L ' _%zO  
兩人的確都有動情,說到絕的程度,大概也是彼此彼此。 A["6dbvv  
ShRMzU  
to crithdy XKp(31])  
謝謝親的感想^-^ ~*h)`uM  
阿吞雖然外號是那樣,不過實戰經驗是完全不能跟小談相比的喔,畢竟小談從霹雳眼出場開始,就是專門騙人騙到現在的……>_< 8 u[.s`^  
恩,兩人應該都是演戲堣S開始慢慢夾著了幾分真實感情那樣,似真似假,估計連自己都不是完全分得清楚…… CNuE9|W(vI  
至于阿吞重傷回來結果只看到兩具屍體這樣的場景,這邊寫的時候也覺得的確很慘……即便是冷血無情的魔,大概也無法完全不動容吧。 T\zn&6  
\W_ Dz*N  
K&._fG  
e{2Za   
\zVp8MMf  
這邊有寫一點類似寫作感想的後記在這堙Ghttp://gaohan.xhblog.com/archives/2007/197393.shtml

染。 2007-05-21 05:14
。。。 :zC=JvKT  
早就知道是雷還是踏進來了 .nr%c*JUp  
?>=vKU5  
談吞都在用感情玩心機戰,以此爲籌碼來爲己所用。 , -d2wzhW  
只是通常最後都被感情戲弄了,權當是後遺症吧。 LCRWC`%&  
G|?V}pZ  
阿吞動情更深吧 所以輸得更徹底些。

linss 2007-05-29 02:57
沒想到你貼了這裡,該說我從來不知道你還貼了36。 5-a^Frmg#"  
~&0lWa  
說囘文埵n了。 mFpj@=^_G  
不認爲他們都是純演戲。 ! , ]Fx  
先說小談,如文堹擱棬u說的,他根本沒有感情經歷,所以在這次他是放任自己感覺走,這樣才比任何演技更逼真吧,所以他愛上吞佛是真,但即使愛上了,他也必須按照最開始的脫出魔界詐死計劃走下去……哪怕他為吞佛那句“做我吞佛童子的夫人”震撼了一次。 !N:w?zsp  
而文中的吞佛,對他而言談無慾是無害的,他就算不死在試驗失敗,也會因試驗成功變成廢人。 ~Gg19x.#uW  
在這樣穩操勝券的掌控心態下,吞佛很多時候是並沒怎麽去防備,因爲在怎樣談無慾也沒辦法反將他一軍,至少這樣的心態在他是很正常的罷——一個落入魔界的月才子,又還能有怎樣扭轉乾坤的招數呢? brE%/%! e  
 r+]a  
吞佛沒有輸,他的實驗不管成功失敗他都得到了一個結果,小談也沒有輸,他成功詐死脫出了魔界。 T?n[1%K  
然而他們砸下了各自的真情,那又如何呢?吞佛不會為此有任何改變,小談也不會為此有什麽變化。 YS9)%F=X  
這些都是一場各自生命中付出了感情卻又真真在各自生活中無關緊要的事情啊…… -K^(L #G  
(s1iYK  
於是才會讓看者心痛,繼而感到無奈吧。 Pmuk !V}f  
畢竟一開始他們就注定了這樣一個結局,沒有所謂的意外啊。 5 U_ar   
魔界戰神並不需要一個奇跡,小談也不需要這樣一個奇跡,各自的立場並沒有因此而混亂。 _n*gj-  
H6#SP~V  
Odt<WG  
順說,有看到人講這篇堛漯吞很溫情。。。。溫情嗎?如果能看清楚他的目的,不外乎一場遊戲中的放任,以及對小談心機戰,該不會說他“溫情”了吧,我感到他的“溫情”,多半是血緣天性,魔界那樣在乎血統,也對血緣上的一些感受更加深刻吧。阿吞對自己孩子的期待和關懷遠勝過對小談的所謂“愛”,當然這也不排除他將對小談的愛建立在“讓實驗進行順利”上,至少阿吞原本的動機該是這樣,不是嗎?至於内埵p何,我則相信他是沒有察覺到自己對小談的感覺已經超過了原本理智上想法,感情是沒有辦法壓抑的,何況他根本沒有想過如何去壓抑,他畢竟擁有絕對自信哪。

恨水長東 2007-05-31 17:42
爬上來看見有小花,才發現有新回帖(自毆……) ^*NOG\BK@  
k3 '5Ei  
to 染 <1V>0[[e  
如果被炸到,這邊先說對不起了……(雖然標題有標慎入啦……) |<YF.7r;  
嗯,不過個人不覺得本文的吞佛有動情更深啊,最多也只不過是跟小談打平的地步吧^-^兩人都是很冷很理智的類型呢。 -RThd"  
ps:其實這邊有看到另一篇對本文的評論,作者的名字也是染,不知道是否道友? ,;= S\  
如果是的話,這邊覺得道友可能把吞佛看得太簡單了呢^-^ @bFl8-  
\bSakh71  
to linss R'1"`@f G  
抱阿霜,偶也沒想到妳還會來這邊回文……妳家那篇感想,偶已經看到了^-^ +I~U8v-  
這兩人的悲劇在于他們並非始終無情之人,然而理智卻高出感情太多麽?並且,又因爲感情不是他們平素習慣的那類可以精確控制收放的東西罷。 Df $Yn  
關于血緣這點,偶也很贊同阿霜妳的看法。從構思提綱開始以來,偶就認爲吞佛對小孩比對小談要在意得多>_<當然,一定要想得浪漫一些也是可以的…… dI,H :g  
期待阿霜的番外^-^偶自己大概已經無法再動筆繼續這個故事了,之所以將結局收在這堙A也是因爲偶對之後的情節無法承受了……

染。 2007-05-31 20:54
你是不是看到一篇好長好長的評論? i;+<5_   
聲明那個不是吾不是吾啊~~~ s[*I210  
東也一開始把此人當吾,然後發來說這個是不是你寫的。。。 vinn|_s%  
T 6rjtq  
http://pic1.netsh.com/eden/bbs/837922/html/tree_21410237.html DV bY   
wlX K2D  
是不是這個。。

染。 2007-05-31 20:55
你是不是看到一篇好長好長的評論? 5sMyH[5zY  
聲明那個不是吾不是吾啊~~~ Of$gs-  
東也一開始把此人當吾,然後發來說這個是不是你寫的。。。

恨水長東 2007-05-31 22:41
to 染 |VX0o2  
看來是偶們都搞錯了……因爲名字相同orz,對不起^-^

rainbowbride 2007-06-01 02:55
前面以为是悲文,最后结尾才是大快人心啊~~活活活活~~ iHOvCrp+X  
 O6!:Qd  
这才不愧是偶们脱俗仙子谈无欲,吞佛bt你也有今天啊啊啊啊~~哈哈哈哈哈~~~~~~~看够了BT虐文,小谈的心机真是厉害! p["20 ?^  
=$%_asQJ  
不过最后那个魔胎还是留下来了~~~|||居然还跟他老爸一个样~~~||||| Q"{Q]IT  
r%oXO]X  
为什么不是个女孩呢?女孩子多好啊

x10 2007-06-01 10:24
好個計中有計的心機大戰啊=口= C'0=eel[  
表面看來,貌似最後是談談略勝一籌 `l}r&z(8  
但真要一一評估的話,其實兩人都算是輸了吧∼都輸在那個無法掌控的情感上! R u`7Xd.  
對於脫軌而出的情感,想必各自耍心機的兩人一定暗暗吃驚叫苦並且迷惑困擾.... U[l{cRT   
在你來我往各懷鬼胎的兩人,一向自信滿滿城府深沈,不到最後絶不現底牌;即便遇上無法掌控的情感問題,雖是陌生雖是困惑雖是游移雖是徬徨....但仍是能視情勢配合計畫的進行,真是意志力的拚鬥啊∼不管是和對方比,也同自己內心比∼^^ af2yng  
若當時任沈浮對談談說出吞吞為了他而做了一些換囚禁地點放棄任務趕回來等事,若任沈浮告知吞吞說出談談的身體狀況....想必事情的發展定是又有一番不同局面吧∼^^ $QuSmA<4lS  
任沈浮應該是喜歡談談的,不自覺地喜歡吧∼ :sb+jk  
談談該不會也查覺這點,所以才睹他能幫忙將附有靈識的水晶蓮花送去給素素,得到生機 \M-$|04Qt  
雖然故事是結束在吞吞自毀意識那裡,但實際劇情上這只是又另一個計謀的開始! ,Z]4`9c  
換句話來說,是否可以讓讀者我還有空間自我幻想,吞談的比鬥還沒結束,將再開下一局 xXc3#n   
而這一局關鍵應該在於兩人間的結晶吧∼ "/U~j4O  
看是吞吞的魔性遺傳因子強?還是談談的教育成功? K"ytE2:3  
端看這位集心機傲骨於一身的"火孩兒"的日後表現囉∼^++^

樂樵子 2007-06-01 18:21
月才子不愧是月才子,早已安排好退路。 [kg*BaG:  
|/p2DU2  
樵子看到無懖產子身亡這段,淚水不受控制,一直流, _S#3!Wx  
雖明知月才子不會這麼輕易離去,但,仍是感傷。 V\><6v  
ID v|i.q3  
明明相愛的兩人,卻因身份的差距、敵對的立場不同, !F*CEcB  
而說不出口的愛,令人遺憾。 ,!g%`@u  
cY\"{o"C  
對面月才子之死的魔者,竟還可以說出:把無慾的屍體 yE),GJ-m\<  
丟到崖下。天啊!!樵子看到這,氣憤吞佛的狠心及無情, nHi6$ } I  
但身為魔,不得不為。這是魔的悲哀,也是魔的冷血。 3P2L phW  
HvVS<Ke  
最終,月才子在日才子的幫助下,成功復生。 c1Ta!p{%  
只是,再見吞佛,卻是在那樣的因緣下,當全身浴血的吞佛, W_N!f=HW  
聽見熟悉的聲音,再見熟悉的身影,心中的想法是如何? *6%r2l'kZ  
騙人?被騙?棋差一步啊!! N,NEg4 q[  
S~LT Lv:>  
紅髮孩兒還活著,令樵子訝異。當月才子脫口而出:吞佛童子, -nrfu)G  
時,就明白了,至始至終,在無慾的心中。只有魔界戰神一人。

gaohan 2007-06-10 02:17
to rainbowbride eMC0 )B  
小孩的話,應該還是一半一半的啦,不會只像阿吞一個人的>_< VN9C@ ;'$  
這邊從來沒想過會是女孩子耶……(因爲小談和阿吞都是男的?) cH%#qE3  
-{XXU)Z  
to x10 KFMEY\6\h  
感謝如此用心的回文^-^ /_*L8b  
兩人在感情是雙贏也是雙輸,都得到了對方的感情,卻也同時失陷了自己的心。兩人都是意志力堅強又聰明高傲的人,所以才可以把這局玩得如此精彩。 ?rgk  
兩人不知道對方的感情有多深,對兩人來說應該反而是一種善意。正如小談在文中曾想過的“我怕你爲我擔心,但是我更怕你不爲我擔心。所以有些事情,我永遠都不會告訴你。”因爲兩人都如此的理智,所以選擇不可能改變;而在這基礎上越是知道互相感情的熾烈,下決心的時候就會越痛苦啊…… BAS3&fA  
至于小孩的將來,這邊真是不敢想。這小孩本身的遺傳因子就很恐怖了,而他半人半魔,以後的位置會更加尴尬啊||||| (*2kM|  
L>EC^2\  
to 樂樵子 ~'l.g^p bv  
感謝如此用心的回文^-^ *6e 5T  
小談的經曆和心機,都是很複雜的,所以如果不談感情的話,這場較量其實他應該可以贏得不這麽沈重的。只是,他們都愛上了。 \;s mH; m  
阿吞扔屍體下懸崖那段,可以看成是魔的冷酷,也可以看成是他封印這段感情的一種心理暗示。 +b]+5!  
本文的小談,心堜l終只有吞佛,而將來也不可能再有別人吧。我相信他會懷著這份感情直到永遠,直到他生命的最後一刻……

艾艾 2007-06-10 02:50
= = "ewB4F[  
阿寒好象你忘记穿皮了 BSu ]NOwe  
这篇文开始好雷啊Q Q WSW,}tFp"  
好雷好雷TT TT 4h[^!up.7  
颤抖看 o!+jPwEU  
看到后面我自动忽略谈谈是女体的事实ORZ c);(+b  
到结局前还让谈谈死= = hVcV_  
好吧是假死= = \WeGO.i-  
不过 傻吞佛=V=你也有今天

linss 2007-06-10 03:10
趴看艾艾,她之前回贴连自己地址都贴了,皮不皮的无所谓啦∼^口^ Qm\VZ<6/5  
我是专门为那句“一半一半”,以及“半魔半人相当辛苦”来回这帖子的ToT IuQY~!  
小孩儿的确很辛苦。。。。

ankani 2007-06-10 08:32
这篇文出乎意料之外的没有雷到我,虽然设定有女体及生子。但在我看来,一个角色改变性格比改变性别更能雷到我,幸好里面的谈谈没有变平胸,所以我并没有觉得不适,而且文中吞佛与谈谈的性格基本上还是与原剧相符的。 { +%S{=j  
在设定里被关在魔界里功体尽失的谈谈应该是没有办法逃出去的,而苦境正道之人也断无可能进入魔界救人,是以吞佛在此是有着绝对优势,相对的谈谈则处于绝对的劣势.在这种情况下,恐怕谈谈对于自己要逃出魔界需付出的代价是非常清楚的.所以谈谈的动心,他坦然承认,却又将之利用成为筹码,在彼此对立绝不可能改变的立场中,与那个优雅的魔将互比输赢. !Z6GID})p  
吞佛在这个局里一开始的目的是残酷的,但这场局里,改变的不仅仅是谈谈也有他,在"做我吞佛童子的夫人"的这句话中,已经不是全然的做戏,多多少少包含了几许真心. \;>idbV  
只是这两个人都不可能为彼此而改变立场,悲剧就已然可见.

恨水長東 2007-06-15 01:12
to 艾艾 -l!;PV S|  
現在穿錯皮也沒啥大事了飄~~~連載時偶在近水穿錯一次,結果靠怨念硬生生把整個近水祥瑞掉了>_<  PiRbdl  
至于女體,因爲偶是想挑戰配對+設定……咳。撫摸被雷到的艾艾…… Wh)QCp0|n  
i+V4_ `  
to linss 2Xm\;7  
阿霜請努力番外,小焰的未來就靠妳啦>_<反正妳來寫應該比偶要溫和吧,換了偶估計就……爬…… m{bw(+r  
E30VKh |  
to ankani [yF4_UoF  
謝謝這位親對本文的肯定^-^ ;?9u#FRtw  
說到那句台詞,其實這邊寫的時候經常會覺得寫這種詞句實在太肉麻,但是卻又覺得換了委婉的說法好像就不夠力度|||| r$*p  
再謝謝親家堛漕瑤g感想(偷偷跑去看到了>_<)果然喜歡阿吞的人,就比較能夠理解小談陷下去的感覺吧?

dujiaoshou 2007-08-25 07:33
我没有被雷到 ;Vad| -  
%@{);5[  
我被虐到了 e FPDW;  
眼泪啊啊啊

dujiaoshou 2007-08-26 22:50
这几天天才看的 /EOtK|E  
以前因为前言部分一直不敢看下去 $e! i4pM  
看完我终于明白一件事情,这个世界没有雷的配对和设定,,只有文笔的问题 \7}X^]UVx  
shlL(&Py  
我被虐的哭了 c4R6E~S  
TCSm#?[B  
我居然被一篇生子文给虐哭了 w K[xLf  
{}ZQK  
我我我 o(. PxcD  
: /9@p  
这个文还是拆我王道的啊 nJYcC"f  
1_7}B4  
但是依然被虐哭了 @Zs}8YhC  
感动的是吞佛那句真真假假的 “做我吞佛童子的夫人” kg$<^:uX  
伤心的是小谈最后的那句脱口而出的“吞佛童子。” AG#5_0]P~  
心机还是动情,真的已经没有说明的必要了

月辰 2007-08-27 01:15
即使如此,我好期待冷水观心的番外篇啊,我想要美好的结束

布都 2007-08-27 01:58
被某个肖女人生拉硬扯过来看这篇文(怨念的瞪视楼上的楼上)…… "YGs<)S  
的确被虐到了,不过看到终章反而松了口气,觉得这样最好。既然爱了那就只能正视,否则之后的局无法成功。至于吞佛,用感情设局,却无法正视自己感情的人,注定会输。 L!-@dz  
ps 自己莫名其妙的雷吞雪大概是因为自己喜欢吞佛胜过剑雪的缘故。 DB yRP-TH  
ps又ps 我一直在考虑,一般女穿男的穿越文会被归为bl,那么原本是男子却以女身发展感情,这个到底算不算bl?或者这篇其实是gb?……当机中……

鍛情 2007-08-27 02:54
好感人的一篇文!! 5w`v 3o  
差點讓我流下淚了~ h]<Ld9  
吞佛童子與談無慾的搭...真是特別!! EeKEw Sg  
真令我對樓主欽佩萬分阿!!

lianruo30 2008-03-15 15:36
虐飞,大人,汝个后妈啊啊啊啊~~~~~~ iuq-M?1  
另外,难道不能给个HE番外么,泪看

yangpei0731 2012-06-21 17:20
   这里文里有很多我雷的梗,生子、女体、拆王道西皮……但直到看完,都没有被雷到的感觉,我被深深虐到了,一个心机,一个心计,你来我往,最后看似一个惨败,一个惨胜……其实月才子才是输得彻底的那个,他输在没有吞佛对自己狠,散掉记忆,将一切忘得干干净净,做回原来的心机魔,而月才子,不但记着一切还带着一个跟吞佛长得那么相似的儿子,虐心啊虐心~~~~~~

cornflower 2012-06-26 10:44
文筆讀起來蠻順暢的,很喜歡.                                 ooByGQ90V:  
二個人原來是無言的結局啊,可惜~                                             o8RagSIo8  
不知道小孩的性格如何呢                                                  

蘿蔔 2017-10-28 21:34
突然覺得吞談也很好吃嘛 ;&P%A<[`  
雖然有女體生子但完全不突兀 /_?Ly$>'  
非常棒喔

xueqianqiu 2018-03-08 09:21
赤鸡啊!!第一次看到这个拉郎,赤几赤几 抹鼻血

夕葉鶴 2018-04-02 19:31
我的大本命個三本命,嗷嗷嗷     


查看完整版本: [-- 05.18[吞談]焰上霜(慎入)(1-13 完),16F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0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66993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