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09.26 [日月]此夜同舟〔送萝卜相公的中秋贺礼〕 --]

三十六雨 -> 琅琊文庫 -> 09.26 [日月]此夜同舟〔送萝卜相公的中秋贺礼〕 [打印本頁] 登錄 -> 注冊 -> 回復主題 -> 發表主題

linss 2007-09-27 05:38

許久不寫文的后果是……差點當機orz F,F4nw<W  
K7B/s9/xs  
?!:ha;n  
此夜同舟 (,\+tr8r8  
r +i($ jMs  
bH9kj/q\b  
那時,談無慾已然病了許久。 | j`@eF/"  
紫耀天朝暗地派出不少暗探四處尋訪他的蹤影,寂寞侯一手遮天,掌盡天下局勢,功體盡廢的他尋不到可安心休養之處,在這一代名智者,天朝首席軍師的羅網下匿跡逃生。 HWrO"b*tO  
北上路途已絕,昆侖要道被斷,中原正道一派自顧不暇,禁武令下風聲鶴唳,草木皆兵。 &{hL&BLr  
萬般難處下,談無慾一時斷了同蒼的聯繫,又無法向曾在他退隱後邀請他疏樓一聚的龍宿求援,思量後他決定前往西境偏遠之地避難,記得那埵陵y古鎮絕少人煙,而離那處五十埵a外有一個與世隔絕的小山村。當年機緣巧合,他與那地村民有過月餘交情。 Fyx|z'4b  
IPKbMlV#d  
豈料形如殘廢的身體不能支撐,每行一日,體內受六禍蒼龍重創的龍氣便發作得愈加厲害,五臟六腑絞痛萬分,仿佛被攪成漿汁的錯覺。 =ho}oL,ZO  
終於,談無慾在離西鎮還有很長一段距離的樹林堹f倒。 !Pvf;rNI1T  
他勉強宿尋得一間廢棄的獵戶小屋。 4B1v4g 8}  
山中獵戶住屋,不置床榻,只在房內一角用獸皮鋪墊隆高,正中有柴炭煮鍋,旁堆碗碟,皆是破舊陶物,牆上掛一個破舊小皮囊,媕Y是些用剩的彎針和線頭。出門繞屋一圈,有宰殺獵物的石台,還有幾個大水缸,內中有水剩餘。這屋仍呈半新,想是禁武令下,連獵戶也聞風而逃,所以除貴重物品外,還剩一些風乾的臘肉和飲水。 rU:`*b<  
談無慾一路行來不曾發現蛛絲馬跡,再算獵戶離去的時日,便猜想獵戶是在用獸骨皮肉換油鹽醬醋時聽了消息,一時害怕才離去。 y2d CEmhY  
於是他安心住下,每日記掛著離樹林不到兩堨~的荒涼渡口。 t9`.bx8  
ZF8 yw(z   
生命的路途有時便差了那一點,而那一點足以讓人愧悔終生。 AT 3cc  
談無慾常常想,他是會死在追蹤而至的紫耀皇朝暗殺部隊下,還是死在六禍龍氣爆體下。 k Z .gO  
——不論哪種,都是死。 c|y(2K)o[=  
他忽然想起了聖蹤,於是感歎,事事迴圈,這龍氣爆體的滋味,怕是要輪到他嘗嘗了。 k,6f &#x  
儘管如此,談無慾仍然每日支撐,自醫自理,雖不盡完善,倒也存了殘命一條。哪怕剩下最後一口氣,他也不會放棄自己的生命。 G6P?2@  
.V/Rfq  
時日久長,龍氣已勉強被控制住,然而體弱的談無慾卻生出了不少病來,若是功體健盛的以往,他自是不必在意,只是眼下不僅功體盡廢,每日抗衡龍氣的身軀已沒有多餘的抵抗力。 ^ogt+6c  
日復一日,不想竟到了病入膏肓的地步。 3 3x{CY15  
談無慾再無他法。生命中的貴人,早已隨風遠逝,曾經的好友們,各有歸屬,患難之中,大壓之下,他尋不到更好的出路。 BO ;tCEV?  
nwe* BVp  
日日受龍氣折騰,夜夜讓病體折磨,一段時日下談無慾更加清瘦,但清傲之氣卻是未減半分。 3{64 @s  
正是秋高氣爽好時節,林中楓葉正好,野果榛栗頗豐,談無慾自覺飲食無憂,還能日賞美景,若應不過此劫,這清閒余日也是人生曆途最後一份大禮。 x,+{9  
如此,談無慾捱著病重的每一日,心境更加平淡。 K(rWNO  
TDKki(o=~  
FaSf7D`C  
斜陽西山落,楓林晚客歸。 IB"w&sBy  
這日談無慾吐過幾回汙血,腦識混亂,面色慘澹,一時未能捱過,生生昏厥虎皮毛毯之上。 Id'-&tYG  
恍惚中,他自覺大限已到,也不掙扎,靜靜合了眼眸,平心等待。 z&)A,ryW0  
寂靜的夜堙A只有細微呼吸聲愈來愈低落。 X1|njJGO1  
drP=A~?&:  
腦識似有了生命般自體內剝離而去,陣陣清風包裹著他,盤旋而上,再往上……穿過屋頂,高過樹林,升騰上半空,俯瞰可見一片夜色暗紅。 @Zu5VpJ  
……忽地,一陣突兀的蓮香鑽入鼻間,刺激得他腦識一震,漸漸摔將下來。 Jy:Qlx`  
眼皮不自覺微顫,早有重力擊打他周身幾大要穴,隨即一個猛烈晃動,恰似天旋地轉,幾個顛倒。 Q#X8u-~  
稍稍回復,談無慾才意識到不過有人扶他起身。 ~s*)f.l  
是敵?是友? `/XY>T}-  
來不及思考,熟悉的蓮香馥鬱,更加清晰地侵入腦中。 ^WgX Qtn  
眼皮顫了顫,卻沒有睜開的力氣。有一物形如掌貼上後背,宏大的力量順著貼合處源源不斷湧入他體內。 wLH>:yKUU  
這只溫暖的手,將生命的能量源源不斷沖入這具即將乾枯的殘軀,又似在與死神搶奪一個即將油盡燈枯的靈魂。 _\G"9,)u '  
強大的力量喚醒了體內沉壓的龍氣,兩力相沖,撞擊他的骨,震盪他的髓,五臟六腑都在浪中翻湧,心臟破口欲出。 }Yzco52  
談無慾忍受不了這種力量的衝撞,掙扎著想要脫開,卻讓另一條有力的臂膀圈進溫暖挾固中不得動彈,而貼著後背的手絲毫不動搖。強硬不失溫柔的禁錮中,他忍受著幹嘔的欲望,只鼻間盈盈香氣更加濃郁,意外撫平不可忍耐的焦躁。 HY*Kb+[  
Egp/f|y  
不知過了多久,體內那股新充滿的力量竟似有生命般吞噬著龍氣,化解它的躥動,一如春雨潤過五臟六腑,直至丹田。體內頓感清涼舒怡,仿佛有湖水靜靜流駐,湖中蘊含巨大能量,使人平靜安穩。  a=9:[  
背上的那手鬆開,改為雙臂托住他,輕置毯上。 Qf+\;@  
談無慾聽見一聲極細微的輕歎,從他腦中輕掠而過,卻如鐘鳴震盪著回音。 1\ ~ "VF*{  
隨後,他感到一雙手再次溫柔扶起他,為他裹上一件厚衣物,仔細攏緊,隨後身軀便騰空而起,向外移去。 ?k&Vy  
,t?B+$E  
秋夜涼風刮在臉上,激起靈台一絲清明。 ^z IW+:  
談無慾微微顫了眼,眸中倒映幾縷飛揚發絲,白如雪,淡如絲,拂上他的臉,隨風蕩開,複又貼上。面上的風很冷,但被包裹嚴實的身體很溫暖;沒有力氣轉動頭顱,入眼的銀絲襯著迷糊的深黑朦朧卻深刻地紮入眸底……還有鼻間熟悉的蓮香。 O)*+="Rg  
談無慾也想歎氣了,托著他身體的雙手沉穩而有力,林間快速穿梭竟不起顛簸,仿佛他可以安心地睡下去,直睡到永遠。 $?Hu#Kn,(  
……談無慾真的睡了過去。 NZLxHD]mp  
ColV8oVnU  
/{aj}M0kN  
再醒來,月上中天。 +>{2*\cZ5}  
渙散的目光逐漸清晰,茫然的眼神隨即銳利清醒,談無慾猛地自床上起身,不料仍是些微暈眩。 )._;~z!  
撐住身體,打量這陌生的環境,入眼便是一對寶劍懸於牆上,看著……不認識。 KNvZm;Q6  
耳邊火燒柴的聲音劈啪作響,好奇望去,支架鍋爐中冒著騰騰熱氣,香味四溢。再看爐邊高幾上擺著幾碟生蔬魚肉,料理精細,放置有序。正對一架鮮物,鍋爐另一旁的臨窗書案上,幾幅卷軸映著瀉天月華。 Uw. `7b>B  
談無慾起了興趣,滿室淡淡蓮香早已揭示了主人家身份,他也不必顧忌,雙手撐塌,極為艱難地挪動近乎無知覺的雙腿,半跪半挪著伏上了桌案。伸手取過一幅卷軸,還沒展開,就讓人輕輕按住了手腕。 O7m(o:t x3  
談無慾幾乎反射性地化指為爪,欲扣對方門脈,不料制住他的手竟更加巧妙的滑離開去,再次扣住他的腕。這次,確實得沒有反擊餘地。 <4si/ =  
談無慾銳利地掃去,片刻游離了目光。望著眼前熟悉無比的俊雅面容,一聲“素還真”竟堵在喉間,出不了口。 }<v@01  
蓮姿儒雅,談吐溫文,時而促狹的漩渦眉眼染著淡得尋不著痕跡的暖意,這樣熟悉的人,一點也未曾改變。此刻素還真近乎無聲的目光,隱隱有著責怪,卻又是那樣淡柔,仿佛連這點無奈都不忍加諸於他。 ?%-DfCS  
談無慾微微別開了目光。……忽而又覺得心下坦然,於是再度迎上那雙專注凝視他的眸。 D9=KXo^  
火光暈染的鳳瞳中,寫著堅定和坦然。素還真穿透那對光源背後的真質,不僅心下歎息,伸手扶談無慾起身。 wr/"yQA]  
HZC"nb}r4  
——他這個驕傲的師弟,不曾放棄過自己的生命。 3 *"WG O5  
w !-gJmX>  
談無慾仍是有些吃力,幾乎撐著素還真移回榻上,才坐下,又劇烈地咳了起來。 Bi3<7  
素還真順著他的背,一下一下,極具耐心,等他終於乾咳完,才又慢慢扶正坐姿,讓他靠得舒服些。拉過薄毯,輕覆上談無慾雙腿,這才柔和又仔細地打量他。 {OkV%Q<  
火光是不可思議的映襯,素還真深魅的眸平添幾分柔和,隱藏著以往絕無可能感受到的……疼惜和寬慰。 |`2RShu  
——看得久了,也許會迷失他的眼眸間。……這樣的素還真,談無慾居然無法與他直視。 |O\s|H  
qpP=K $  
一時口乾舌燥。 |&+ o^  
談無慾潤了潤唇,坐於身旁的素還真見狀,倒了杯水遞與他。 @]%IK(|  
談無慾捧著杯子,問他:“怎麼進來的?”方才他伏於桌案前,並未聽見推門聲,素還真竟練成了遁地術不成? .\ULbN3Z  
素還真的眉眼染了笑意,朝某個方向示意看去。順著他的目光,談無慾看見牆上鑲著一襲布簾。原來他被高幾擋住視線,一時沒察覺這房還連著另一間屋。 TOB-aAO  
那他醒來,下榻,素還真是早就知道的了…… yiXSYD  
意外的,沒有了以往被面前人掌握住的不甘和鬱悶。 \O3m9,a   
驚訝於心境的變化,又看向那人,換來一個淺淺的儒雅嗓音:“先喝些魚湯,再吃藥。” ICx#{q@f,  
簡單的話,語速緩慢卻不容質疑。 s 8jV(P(O  
.Ni\\  
素還真起身,將高幾上的食物依次放入鍋中,已經飄香的鍋爐媞y出更加鮮美的味道,挑動人食指大動。 BDW^7[n  
窗外幾絲浮雲掠過明月,談無慾靜靜靠著,看素還真專注地顧火攪鍋。 8oy^Xc+  
他心中有幾百個疑問,此時卻一個也問不出來。只因那人的側影,有他並不熟悉的疲倦。 A@!qv#'  
一蓮托生品局以來,再遇素還真,無論多大的難關,總能從他身上窺見那份忙堸蓿◥犒C刃有餘,即使情況再不樂觀,他的強韌也不曾改過,哪怕最無奈的時刻,下一秒又能犀利起雙眸,微挑漩眉,三分自留七分全力地拼下去。 'j8:vq^d  
但是現在的素還真,雖從容淡定,卻能從他身上看見一抹深深的疲倦。在這疲倦後藏著繃緊的弦,束著他的精神更加強韌。——只是何時會崩斷? w7.V6S$Ga  
談無慾打了個激靈,火前素還真敏銳地回過頭。 DZ'P@f)]  
他丟去一個小瓷瓶:“服一粒,可減病痛。” Ha0M) 0Anv  
談無慾搖頭:“我無妨。”頓了頓,逃避方才思緒般問道,“你何以找到此處?” dC3o9  
素還真微斂眸,淡緩道:“你所居之處,本是素某一好友自保而設的避難地。” ,GbR!j@6  
談無慾歎道:“果然……”先時他不曾察覺,後漸漸起疑,宰殺獵物的石台過分乾淨了,獵屋堛熙秦]雖都是尋常人家舊物,但不曾過度使用。 `!;_ho  
素還真道:“楓林北繞群山,山中獵物頗豐,然缺水源,楓林外側是渡口,水流旁支通往林堙A這你住了數日自是知曉。” Jy` B!S_l  
“所以在林中建獵屋,一來避免山中猛獸嗅得血腥味追蹤而至,二來……離渡口近,也隨時有個退路。”談無慾接道,“我曾在北域隨獵戶上山,他們將所打的野獸就地割肉剖骨,取有用的帶回。” D[[|")Fn  
素還真道:“若是小獸,不妨多背幾婺禲C” >reU#j  
談無慾點頭:“也是。” p?%y82E  
Olt?~}  
說話間,魚湯作成,素還真親試味道,盛出一碗,遞與談無慾,確定端得穩妥了才鬆手,又盛出一些放於床頭,將一瓶藥丸放於床頭,對他說道:“喝過湯,半個時辰後方能服藥。” v!-/&}W)1  
又囑咐道:“我就在隔壁。……你萬不可再隨意下榻了。” M>xK+q?O  
談無慾知他體己,不明言要自己求助於他。點過頭,靜靜喝魚湯。 +aCv&sg  
素還真這才放心地離開。 rK6l8)o  
2+ N]PW\V  
魚湯肉嫩味鮮,無骨無刺,咸淡適宜,湯中的山菇野筍也極新鮮,吃入口中還帶著天然的鮮甜。從這一碗湯,便知細心人費了極大功夫。 Uou1mZz/  
談無慾忍不住將床頭放的也吃了。 X Swl Tg  
a8e6H30Sm  
ed{ -/l~j  
夜漸深沉,素還真離開前早已熄了爐火,關了窗。  c(f  
談無慾看不見當空明月,推不出時辰,只好略微估算,將素還真囑咐的藥丸吞了,靜臥榻上休息。 bivuqKA  
腦中一個個疑問盤旋,苦無追問的機會。 %ufN8w!p  
魔禍如何了?紫耀皇朝如何了?禁武令是否解除?素還真為何會在此?他林中的好友同大局有何關係,素還真來此尋他何事?素還真又是怎樣蘇醒的?一頁書莫昭奴等人還好嗎?葉小釵是否救回來了? k<nZ+! M  
6xx<Y2@  
一個個問題困擾著他,心下反復思量,忽地又疼痛起來。 X6w6%fzOH>  
激烈的胸口疼痛讓談無慾糾緊了細眉,一雙手死死抓著棉被,不出一聲,微張唇盡力穩住呼吸,咬牙忍下。 \$~|ZwV{  
暗夜媔ヮ茪@聲極細微的輕歎,一手溫暖覆於他手上,輸送源源內力。 Wq D4YGN  
素還真的聲音悠悠傳來:“你的氣息亂了。” HT v2#  
談無慾知道瞞不過他,掌心翻上,與他相合,承受內勁化解胸中疼痛。 \_VA 50  
半柱香功夫,胸中疼痛盡去。談無慾已是汗流浹背,縮回了手,輕微吐納。床前的素還真既未離去也不開聲,談無慾一時不解,猛然醒悟,亦是垂眸不語。 `!3SF|x&  
無燈之夜,彼此不見表情,一人思量擔憂,一人不知所措,良久無聲息。 $ZhF h{DQ.  
6m/r+?'  
素還真能找到談無慾純屬僥倖,天下大局懸而未決,月才子這等病體,如何再與日爭輝?而眼下,沒有素還真一次次輸功,談無慾能否熬過年底,仍是未知。只是素還真不能一直留著,絕對不能。 w_ "E*9  
談無慾感歎上天再一次挽回性命,卻也知道素還真擔心他。 :(U ,x<>  
然而,又能如何呢? e  }?db  
&.)^ %Tp\z  
談無慾忍不住道:“你去休息吧,我無事。” &T?RZ2  
他看不見素還真的表情,素還真自然也看不見他的。依舊沉默的空氣,令談無慾很是不耐,他忍不住再道:“這點小痛……” n:I,PS0H<  
素還真突然伏下,雙手攬過他的肩,緊緊摟著。溫熱的呼吸噴吐在他頸側,細微紊亂。 q5J5>  
這是記憶堹擱棬u第一次的失態。談無慾來不及驚訝,相貼軀體上細微的震顫,隨著緊實擁摟他的手毫不掩飾地傳來。 Y!aSs3c  
——心,被狠狠震住。 *2>&"B09`  
r!|6:G+Q  
素還真,在害怕。 :DK {Vg6  
[r\Du|R-*  
萬萬沒有想到,這位自半鬥坪起天不怕地不怕的人,七分果決三分沉冷的行事下從無“怕”這個字的素還真,竟然……在害怕。 "b~+;<}Q  
溫暖蓮香縈繞周身,那樣赤裸裸的情感的傾瀉,黑夜堿搕ㄗㄘ憐僥e顏下允許的偶爾失控。 niMsQ  
談無慾迷離了目光,眼中漸起濕潤,仿若自語般輕喃:“師兄……” + B,}Qr  
……只換來更深更重的緊摟。 L81ZbNU?$  
<6%?OJhp  
該說什麼?我不會死?或者你師弟福大命大,禍害遺千年? 4B8 oO  
不該如此,不能如此。 M~Tuj1?  
談無慾平穩了呼吸,貼著素還真的耳問道:“禁武令解除了?” y1jCg%'H  
素還真不著痕跡地起身,儒雅平淡的聲音聽不出一絲動搖:“嗯,天朝無暇自顧,何談禁武。” "=HA Y  
談無慾稍稍側身,讓出一半空床給素還真。本就擔心他身體捱不過疼痛的素還真自不推讓,側身傾躺榻上。 K(e$esLs-  
“什麼力量能令天朝無暇自顧?” jKz$@gP  
“地獄島之變。” t4."/ .=+  
“百年一開的地獄島?” gs^Xf;g vI  
“是。地獄島主聖閻羅野心密謀,欲取天下。勾結東瀛入侵中原,天朝已和我們聯手。” F$y$'Rzu_B  
“這……六禍蒼龍和寂寞侯居然肯同你合作。” kYE9M8s;  
“寂寞侯已死,鍘龑計畫未能除去六禍蒼龍,他和燕歸人于最後一戰雙雙失蹤。” kP=eW_0D  
猛然睜大雙眼,談無慾垂下了雙眸。……在他無暇關注時,局勢竟演變至此。 T= 80,  
儒雅嗓音再度悠悠傳來:“眼下你功體盡失,這些事,不要太掛心。” @o].He@L<j  
他輕輕嗯了聲,卻說:“身子不好,不代表腦子也不好使。” |"q5sym8Y_  
於是素還真將這些日子以來,仙靈地界如何令他重生,一頁書如何被迫退隱療傷,寂寞侯和六禍如何反目,鍘龑計畫如何實施,莫昭奴如何同風隨行趕赴東瀛,地獄島之變等事,一一告訴了談無慾。 Y,qI@n<  
他說的本該巨細無靡,然而談無慾卻能從中深究,逼得素還真將原本不願告訴他,讓他憑添煩惱於養病不利的事也說了出來。 ]6k\)#%2  
E <rp7~#  
)NW)R*m~D  
兩人不知不覺相談近拂曉。 [ 5cJJ?~  
素還真伸手緊了緊談無慾身上的薄被,道:“本是尋友,卻不料遇上了你,但幸好遇上了你。” <q58uuK  
談無慾道:“談無慾生命中的貴人,早已離去很久。” c`)\Pb/O  
那本《觀雲相》,雖不能再用,卻從未離身片刻,他每每研讀,記憶中慈眉善目的老者身影便現於眼前,令他懷念又感恩。 (q/e1L-S  
素還真伸手撫開他遮目的一縷銀絲,道:“素某不能是談無慾生命中的貴人嗎?” ~p6 V,Q  
不待回答,他逕自起身,理理蓮冠儀容,對談無慾道:“此處極為隱秘,你暫且寬心養病,過後素某會勞煩好友前來送藥,功體不要急於一時,慢慢調理,終有回復的時候。” ~Py`P'+  
談無慾道:“可否勞煩一事?” IV~>I-rd  
素還真以眼詢問,談無慾撐起身道:“我曾同弦首有約,他願助我恢復功體,只是退隱後私事攪擾,又為禁武令所阻。” RT4x\&q  
素還真點頭:“素某會修書一封,讓弦首放心。” B&M%I:i  
談無慾急道:“我想去一趟天波浩渺,說不定能恢復功體。” Qab>|eSm  
“你病痛纏身,還沒養好身體,如何談功體?既然弦首有意相助,也不用急於一時,暫且把病養好再說。”素還真勸道,“我自會在信中寫明這些。” Y sC>i`n9  
談無慾思量片刻,覺得有理,也就不再堅持。又請素還真幫忙修書儒門天下,就未拜訪一事向疏樓龍宿道歉。素還真一一答應了。 Xz 6<lLb  
DaQ?\uq  
素還真親自下廚,做了些米粥二人進食,過後又親看談無慾服下藥,才放下心來。 ?6!JCQJ<  
談無慾仍是躺著,忽又道:“葉小釵還在魔界嗎?” o+iiST JEe  
素還真身形一頓,半晌,“嗯”的一聲,悠淡道:“素某自會尋回葉小釵。” G{~J|{t\yz  
談無慾點頭不答。 Df-DRi  
素還真卻轉頭身,眸光平靜如洗:“昨夜,本該人月兩團圓。” 6D;Sgc5"  
fC d&D  
人月兩團圓。 n t;m+by  
江湖血路淌過的人生,何時才能這樣期盼? 6xmZXp d!  
一夜同舟,安慰了漂泊風雨的心,寬慰了流離失所的魂。 *uRBzO}  
只要人人平安如初,離那兩圓的期望,會否更加近一些? ](]i 'fE>  
0@0w+&*"@  
談無慾伸手覆上素還真的手,道:“你自己小心。” $?iLLA~  
素還真眉目含笑,寬慰似的握住他的手,仔細放回被中,傾身道:“好好照顧自己。” W\$`w  
——不只是為了你自己。 <18(  
一語中有淳淳囑咐,有切切關懷,還有滿滿不舍。 <Xhm`rH  
HQ_Ok `  
日出東方,天光大亮。 ='r!g  
素還真背上紫華劍,輕甩手中拂塵,轉眸深深望了談無慾一眼,頭也不回地,離去。 _#E 0g'3  
他帶來一天地風雨,離去時,些微不留地悉數帶走。 un"Gozmt5  
這個清晨,漸漸合上的門掩去那人儒雅身影,那雙堅決的眼眸卻映留談無慾的眼底,不再消褪。 IVnHf_PzF  
IZ-1c1   
但願他日,與君再同舟。 |)DGkOtd  
/ y 40(l?  
fSj5ZsO  
〔完〕

lanrenwang 2007-09-27 05:41
终于坐到娘子的沙发Q_Q r| wS<cA2  
虽然娘子说不虐………………但是真有点虐啊= = <]t%8GB2V  
饼好奸啊,不给谈谈找苍= =

linss 2007-09-27 06:19
??? ;\dBfP  
…………请相信我写的时候完全没有饼奸的感觉ToT我还觉得他说得很在理……orz  :A_@,Q  
相公让你坐趟沙发真不容易orz

原隨雲 2007-09-27 06:27
感覺應該屬于日月私下的狀態,是沒有人的狀態。。。。 2DDtu[}  
月才子隱退離開,和龍城那次的復出有可比之處么。。。 cGzPI +F  
私下里日月的交往是如何的。。。是按照這個想法吧。。。 8U"v6S~A%Q  
月才子看來很無力。。。受傷很重。。呃。。。腦袋里始終保留著伊倔強的樣子。。。

linss 2007-09-27 08:53
To 原隨云: 3BUSv#w{i  
Y;M|D'y+  
其实在想,寂寞侯不可能没对榜单上的要员动作,那么小谈会如何呢?……才有了这篇衍生。 rl;~pO5R9  
日月私下的模式总令人遐想哪∼∼ [ -K&R  
小谈即使受伤再重也是很骄傲倔强的,看五残之伤那阵子的状态就心痛>_<

邵雪靈 2007-09-27 18:49
  '3tCH)s  
  主子呀∼∼∼(奔) M#6W(|V/  
  不管如何∼靈仔都等你再現風華Q口Q// wH&!W~M  
  ;?i W%:_,  
  在談主子心目中的貴人ˇ 20h, ^  
  能讓他開口承認的∼是否就只有他呢ˇˇˇ s?}e^/"v  
  )F>#*P  
  >uB# &Q  
 

linss 2007-09-28 08:03
To 邵雪靈: {$ JYw{a  
3z?> j]  
擦汗。。。能让小谈感激说是贵人的,自然只有号爷爷嘛……〔他承认过的,在昆仑山上XD〕

orwell 2007-12-10 22:56
這篇的日月感覺真棒~~xD D_*WYV  
4N3 R|  
可是談談真是傷重到不行 談談傷重也是素素造成的 nh>vixe  
多半也要付一下責任~ DV-d(@`K  
i$G@R %  
上次眼睛瞎掉、身體也受創,在水晶湖還被偷襲 ?Ep [M:,q  
小談真是多災多難~@@ mR:uj2*  
=s2*H8]  
對了~樓主怎麼沒寫到那段? 我很期待喔~~xD

rainbowbride 2007-12-11 00:46
好文啊啊啊,好文笔,好风骨 #OD/$f_  
$a"O c   
好久没看到这么舒服又亲切的日月了

linss 2007-12-13 02:43
引用
下面是引用orwell於2007-12-10 14:56發表的: c]o'xd,T8\  
這篇的日月感覺真棒~~xD D.u{~  
0-Ku7<a  
可是談談真是傷重到不行 談談傷重也是素素造成的 ^A&1^B  
多半也要付一下責任~ /%1ON9o>  
Z0", !6nS  
.......
y/7\?qfTk  
4p ;`C  
謝謝道友的賞文和小花^^ -zeG1gr3  
這篇是退隱後的事,已經是紫耀皇朝快被推翻的那段時期>_< MH\dC9%p  
鬼沒河那堛瑤T很讓人心痛ToT =>v#4zFd  
"`e{/7I  
Fq<A  
引用
下面是引用rainbowbride於2007-12-10 16:46發表的: D'Df JwA  
好文啊啊啊,好文笔,好风骨 bw Mm#f  
;$wVu|&  
好久没看到这今峈A又亲切的日月了
N5 6g+,w%)  
iz PDd{[  
謝謝rainbowbride道友的賞文∼能讓道友感到親切很開心^^某霜寫這篇可是被一干好友掐脖子了>_<

有狐 2023-02-03 19:28
正在挖日月文,樓主這篇文好好看,喜歡這樣的日月相處∼ y??XIsF  
不知道正劇還有沒有機會日月同天


查看完整版本: [-- 09.26 [日月]此夜同舟〔送萝卜相公的中秋贺礼〕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0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85201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