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11.12 [赭墨]誰人許我千秋,323F,更新《靜好》end(我愿他們這一路永駐平安,千秋靜好……) --]

三十六雨 -> 琅琊文庫 -> 11.12 [赭墨]誰人許我千秋,323F,更新《靜好》end(我愿他們這一路永駐平安,千秋靜好……) [打印本頁] 登錄 -> 注冊 -> 回復主題 -> 發表主題

<<   1   2   3   4   5  >>  Pages: ( 8 total )

般若蘭寧 2008-02-20 22:37

誰人許我千秋——溽夏
_YcA+3ZL  
*S/_i-ony  
0GJn_@hr  
封雲山少見的一個濕夏,潮悶的空氣連位於山深處的道舍也沒有放過,隨著晚風送來一身的粘膩,愈發不舒服起來。 um9_ru~  
赭杉軍站在窗前,一臉沉靜肅容。他的神情一貫是如此,仿佛面對一草一木,也要深究出其中浩瀚無窮的生息之理來。 {&"N%;`Q  
然而又是一陣溽風吹過,赭杉軍終於也忍不住抽了抽鼻子,悶咳了兩聲。 ,3@#F/c3i~  
cJ54s}  
房門“吱呀”地響了一聲,湧入淡淡一縷松木香,又帶了些水濕。 *Z|y'<s  
赭杉軍保持著那個瞻望寰宇的姿勢,慢慢道:“你出去過了?等到晚課再去,何必多走一趟……” $@UN4B?y  
像是呼應他的話,遠遠松林之外,晚課鐘聲透過層層山嵐飄來。然而也似含了過多的水分,不若平日媦I亮清脆。 OKoan$#sn  
d/i`l*  
身後的腳步重重踏過來,“砰”地一聲推上了窗子,力道之大,速度之迅猛,險些夾到赭杉軍的鼻子。 lsJnI|  
“好友……” m 9/}~Y#k  
“張嘴!” 9W(dmde>  
赭杉軍不明所以,但還是慣性地將嘴張開些,一粒藥丸又准又狠地直接彈進了他的喉嚨。赭杉軍好不容易捕捉到一絲殘餘的藥味:“金衣祛暑丸?” DZi!aJ  
“你熱傷風了,好友,赭杉!” 8']9$#  
_-EyT  
“今天的晚課,不要去了。” uDEvzk42  
熱傷風雖然算不得什麼大病,卻擾人得很。赭杉軍終於抽回心思,發覺到自己已頗有了些頭重腳輕的低眩,但仍遲疑了下:“不好吧……” ;VWAf;U;B  
墨塵音這時已經進了右手邊自己的房間,只聽到聲音很乾脆地傳出來:“反正有金鎏影會去,什麼消息他會帶回來。” mauI42  
另一位同修紫荊衣的生活中,“晚課”兩個字幾乎是不存在的概念。但聽墨塵音的意思,似乎連他也要放了宗主的鴿子,這種十之七八不存在的情況,倒是少見。 St e=&^  
“這個月,你的晚課已經缺席過半旬了。”  EW3(cQbK  
“我要留下來照顧生病的同修。”房堭棪v截鐵地扔出這句話,墨塵音終於露了臉出來。暗藍色的道袍已經脫了,只著單衣,把頭髮高高地束起來……很沒有形象。 tg{H9tU;  
赭杉軍摸了摸桌上的茶壺,已經涼透了,手貼在白瓷的質地上涼沁沁很是舒服。墨塵音看了他一眼:“抱著可以,喝不可以,你是病人。” #-bA[eQV  
病人赭杉軍了然地點點頭:“你真的不去晚課了?” >Z1sb  n  
~Q\3pI. |  
墨塵音打定了主意不想再從名為封雲山的蒸籠的這一邊走到那一邊,而赭杉軍在鍥而不捨地證實之後,也終於確定了同修好友的決心,抱著那只茶壺安靜地坐到廳堂一角,繼續他的沉思觀想之路。 L21VS ,#I  
直到廚房中傳出縷縷的肉香,民生之欲一瞬間大過了觀想浩瀚陰陽窮通之理。赭杉軍尋味走了過去,想了想,在廚房門口放下茶壺,探進了半個身子:“要吾幫手麼?” >yULC|'F&~  
at)~]dG  
說是廚房,其實不過是在外廳之後以松木屏隔出來的半間披廈,簡單的安了爐灶與放置應用器具的木架子。  KQ~i<1&j  
他們修行起居的這間道舍,距離玄宗那座供應日常飲食的大廚房實在頗遠了些。年輕的道子們羡慕他們可以靜謐清修的獨有待遇,赭杉軍有時卻寧可去住混亂嘈雜的通鋪,代以為了喝一碗早粥而步行小半個時辰的“優待”。 /n>qCuw  
但紫荊衣很不愛住通鋪,墨塵音也比較滿意於這種獨門獨戶的居住方式。 ;Rv!k&Df  
所以紫荊衣燒得一手好飯菜;墨塵音的麵食嘗來也頗可圈點;金鎏影勉強學會了煮粥,更擅長的是將大廚房中的伙食點滴不撒地在出鍋一刻鐘內打包回來;而赭杉軍,只學會了下麵條。 X-wf:h?i  
;aw=MV  
赭杉軍慢悠悠地一探身,看到了案板上散落的零星麵粉,切好的麵條整整齊齊攢做一小堆,於是很有信心起來,很有信心地問道:“要吾幫手麼?” x@*SEa  
Rj4|Q:XG  
墨塵音飛快地切著羊肉; 1R,:  
墨塵音靈巧地抓出一二三四五種作料,放在碗婼捰n; NUp<e%zB  
墨塵音掀開一邊籃子上的蓋布,摸出一撮鮮花椒蕊來,與大廚房後菜園子邊的老花椒樹上的似曾相識。 m%76i;uP  
赭杉軍八風不動地盯著鍋中的麵條。雪白的水花翻滾,一窩銀絲有規律地隨之起伏,如一朵盛開了的白蓮花。 rnF/H=I/  
YxP&7oq  
“齋日過了。”  2o'Wy  
“嗯。” h@[ R6G|  
“想吃羊肉就吃,宗主顧不到這堙C” !P -^O  
“嗯。” .,OVzW  
“大廚房的病號飯,哪有自己弄的貼服,這幾天你都別下去吃了。” ~P@Q7T*  
“嗯。” cZ|\.0-  
“赭,鍋溢了……” a]MX)?  
“……” 0|a(]a}V*j  
|>#{[wko  
撈出的麵條恰是兩碗的分量,燒透的羊肉澆在上面,再撒了撮鮮花椒蕊,最是適口允腸。 ZSG9t2qlv  
赭杉軍吃飯的時候一向很嚴肅,即使是在狹小的廚房空間堙A仍是端坐正襟。然而墨塵音不但不待見他這種態度,還很不由分說地將他連人帶面趕回了房間,開窗,通風,喝麵湯。 {j7uv"|X7  
赭杉軍嚴守了他“溫湯,不許發汗”的指示,坐在床上抱著一大海碗的麵湯,努力從肚子塈銗X空隙消化掉。墨塵音又轉身回了廚房,不消片刻,點燃的松香的味道悠悠飄了過來——齋月吃肉總歸不是什麼大錯,也還是早點消除了痕跡才好。 QDh OhGK  
w'm;82V:P-  
金鎏影果然是踩著晚課結束後一刻的鐘點踏進的屋門。難得的是,紫荊衣竟然同在,胳膊下還夾著經書包裹,簡直蔚為大觀。 07[_.i.l  
墨塵音正據了廳堻抭q風涼快處的一套桌椅清理他的琴,聽見聲音指了指赭杉軍的房門:“赭杉病了。” {QwHc5Bf  
金鎏影點頭:“吾已代為告假。” Ba!J"b]  
紫荊衣走過,順手把一包東西掛在墨塵音伸出去的手腕上:“吾打包票他肯定沒睡,你想彈琴,儘管彈吧。” `I3r3WyA  
iB4 98t  
赭杉軍畢竟不是普通的路人甲乙,道子丙丁,第二天再見到時,風邪之症已基本消退了。 \Rp-;.I@6  
金、紫兩人一大早跑得不見蹤影,桌子上倒是留下了做早飯的粥,清淡如水,一看就是出自大廚房百年如一日的穩定品質。 2'W<h)m)z  
墨塵音有一口沒一口地喝著,終於還是忍不住抬頭:“昨天他們兩個是一起回來的。” vMm1Z5S/  
“吾知道。” aP/T<QZ~  
“金鎏影代你告假了。” ;NHt7p8SE  
“吾知道。” ~FN9 [aJF+  
“你真沒睡?” xjVS   
“嗯。” o:_Xv.HRZo  
墨塵音忽然有些不滿起來,想到自己犧牲了一晚彈琴的愛好,卻沒有得到什麼實際的效用,很是大大不值。 ^Gqt+K%  
赭杉軍仍是很仔細地吞完了最後一口粥,從袖筒子媞N出一卷紙來:“吾默了這個,吾想你大概用得上。” P3=W|81e  
nuw70*ell  
十份的《關尹子文始真經》,筆體挺拔卻微有些淩亂,是病中腕力不足之故,但也可以解釋為睡眼朦朧,又不得不為下的搪塞之舉。 o<|P9#(U"  
宗主顯然會選擇相信後者。 Y$?9Zkp>  
<x<"n t  
赭杉軍的體貼總是在墨塵音意料不到的地方顯示出來,並且是以一種很自然的態度。 v uoQz\  
於是墨塵音也就很自然地將那卷紙接了過來,然後微笑著指了指他身後的房門:“赭,回去睡覺吧,不到午飯不要起來。” egq67S  
赭杉軍點了點頭,起身,漱口,回房,躺下,一切自然而然一氣呵成的從容。 5Er2}KZJv,  
zc;|fHW~O  
午飯前兩刻鐘,準時醒來。 CW,Wx:Y  
赭杉軍半坐起身,看到床頭擺著打濕的手巾與一大盤洗好的梨子。 i*@< y/&'  
廚房堳僂鷎x地乒乓響著的聲音停下了,墨塵音甩著手指上的水珠踱進來:“紫荊衣昨晚買回來的。” L:i-BI`J  
“吾知道。” K5xX)oV  
赭杉軍依然很自然地抖開手巾,讓墨塵音將濕淋淋的雙手裹進去,“有勞你了。” }Nf%n@  
透過微濕的手巾,掌心的溫度依然比平日堸炊F幾分。墨塵音眨了眨眼,很認真地開始思考是不是要就勢坐下去。而赭杉軍向床內微挪了挪,用意已經十分的明顯了。 k@z,Iq8  
然而—— E(Z8  
“呀,鍋溢了!”

lllinda 2008-02-20 22:43
代好友汝感叹一声。 /\4'ddGU  
ybY]e; v*O  
啊!!美好的四奇。 !;KCU^9  
啊!!四奇美好的日子。 opc/e  
_t^{a]/H  
好。不用感谢我。

malusito 2008-02-20 23:56
好想排队喊—— $7rq3y  
a_'2V;  
啊~美好的四奇~ -i%e !DgH  
啊~四奇美好的日子~ SUU !7Yd|  
u[Df zH  
捧脸开花~ f)^_|8  
真是美妙的文啊~

青藍 2008-02-21 00:15
嗯!...看了樓主這一篇,終於想到一個重點 .MP !`  
比起清秀而平淡的六絃,四奇各不相同的獨特個性和韻味不一的長相似乎更對我的胃口 e,Uo#T6J  
之前怎麼沒想到呢!

lighsakurai 2008-02-21 00:47
樓主安安^^ 0 g?z&?  
  Cd>WUw  
終於等到有人專寫赭墨啦! pQtJc*[!  
希望樓主萬萬要把坑補完呀(淚光閃閃) !BOY@$Y  
四奇的故事一直都很有意思 >8qQK r\"  
因為四個人的個性都不一樣 4}eepJOn  
  Lcg)UcB-#  
送上小花一朵 Yd#/1!A7u  
  F)'.g d  
墨塵音雖然排名四奇最尾 aPm`^ q  
但是卻像個老媽子一樣擔心這照顧那的,無微不至的關懷其他三個人 fngOeLVG  
這種情感真的讓人好想繼續看下去其發展^^ u (em&M  
  l@ \#Ywz  
樓主加油!

紫蝶姬 2008-02-21 00:57
好可愛的小墨阿 A*}.EClH  
呆赭哥還真是一板一眼 nh!a)]c[  
對小墨來說 s#)5h0t#du  
應該好管八

雲殤 2008-02-21 02:15
好吧……親愛的蘭寧,我再次確定赭君的“剛毅木訥”完全就是我的菜T T NqDHCI  
我對這樣的男人徹底地沒轍…… =[@zF9  
好吧,我知道你肯定是愛四姑娘更多的= =+ :n.f_v}6  
這樣的宿舍生活真是讓我有點意料之外的難得,正因為難得所以就特別美好吧…… @AIaC-,~]  
不得不補一句……這裡的四姑娘真的很人妻的……

oakmilk.tw 2008-02-21 03:19
難得看到這麼平淡又讓勾人心弦的赭墨文文吶…>/////< 4 :dH]  
+gJ8{u!=k  
大大的文筆真好…=﹏= k=4N.*#`y  
看著,彷彿就能回到四奇六弦在封雲山上、那段彼此較勁又互相關心的平凡時光… 7]||UuF<  
同意青藍大大的說法,四奇果真個個不凡,不論姿色(四奇眾:修道人管什麼姿色?!TˇT),只論能為個性,的確較六弦而言突出許多。^^ PGLplXb#[S  
或是編劇的安排,或是著墨輕重之別,但不能否認,除卻對金紫二人背離玄宗或計算正道那不滿之處,四奇之四人,鮮明的人物特質與背景,確實令人難忘。 e=.njMqW5  
2E)wpgUc?e  
可惜,昔人不復返,往日已歸塵。 A<qTg`gA  
CB/D4 j;  
話說墨姑娘(喂)… p4-o/8rO  
該說是玄宗宗主的惡趣味、還是玄宗以來的傳統(啥)?? &' Ne! o8  
六弦有個翠姑娘、四奇有個墨姑娘…恰恰都是為首者身邊不可或缺,不論同修身分、抑或私人情誼。 e0T34x'  
衷心期盼這兩人的出場非如曇花一現~ X@LRsg  
小花一朵,誠心獻上~ RkBb$q 9F]  
期待大大出色的新作ing.....^3^

angel 2008-02-21 03:46
啊∼這一篇文里面的墨四姑娘感覺非常地干練^^ :=/>Vbd: )  
有種不愧是撐起一頭家的一家之主(?)的感覺…… ^ml'?  
b{]z w pf  
除卻主角的赭墨兩人外,出來串場的金紫兩人也讓人在短短數語中感覺到了鮮明的個性。 j+["JXy  
特別是金鎏影的特技是在一刻鐘內點滴不灑地打包外賣(耶?)那里,這邊忍不住會心一笑了^^ fv9V7  
iTAx=SG  
送上小花一朵∼ EodQ*{l  
感覺這篇文應該還有后續,不知是否只是我的感覺而已?

般若蘭寧 2008-02-21 08:26
lllinda: Gr^E+#;  
b+&% 1C  
啊,好友,那你是不是該給我一張美好的赭墨圖來做簽名呢~~~~~~~ _;UE9S%  
我決定一日三催了!!! i*NH'o/  
` M3w]qJ<}  
( 8c9 /7h  
malusito: aW`Lec{.  
ZfgJ.<<  
同捧臉,四奇本來就是美好的存在啊,歡樂的大學宿舍生活,是想到都非常非常之有愛的~~~~ MgNU``  
I$0)Px%z  
UmclTGn  
青藍: H s"HID  
說來,我也是更偏愛四奇的。六弦的設定給我的感覺非常之平面,個性都太模糊了。所以,還是各具擅場的四奇更立體豐滿啊。 ^]a#7/]o  
不過,赭叔和墨姑娘也真是好有愛好有還好有愛啊……重複一百遍!! < VSA  
|>JS!NM I  
GP:77)b5  
lighsakurai: :" I E  
"G@g" gP  
啊……這是坑麼這是坑麼這是坑麼…… e^[H[d.WMC  
<c,u3cp  
墨姑娘就如阿吞說的,個性直率,對於四奇同修,想來在沒出事之前也是非常記念的,恩,就是一家人,自己家人的態度。 dRaNzK)M  
所以,師兄弟真是大好啊~~~~勤勞沒心機的小師弟(妹?)更是有愛啊! o)2W`i&  
t[oT-r  
Hqn#yInA7~  
紫蝶姬: O2BDL1o  
墨姑娘一向是訓夫有方啊……莫非這是四奇的精髓所在麼? _Gjk;|Sx<I  
不過墨姑娘愛的大概就是赭叔呆呆木木的樣子,一個管得甘之如飴,一個聽得甘之如飴吧……雖然可能赭叔還不明白這種感覺叫甘之如飴……好吧,他果然很呆。 8qEVOZjV&  
S4h:|jLUF  
\u>"s   
雲殤: ##V5-ZG{:  
我對你的神木控也是早就瞭解到不能再瞭解了……你努力的控赭叔吧,這也是好男人表率的一位。 %ve:hym*  
我自然是愛墨姑娘多些的,不過基於赭墨不分家,對於赭君,也同樣有愛就是了。山林中神仙眷屬的美好生活,最是誘人。 s+EAB{w$  
墨姑娘很人妻不是已經是事實了麼XD,不過現在應該還是人妻準備時吧。我會努力讓他早日修成正果的,握拳。 'Ub g0"F(  
nCj2N,mT  
`P8Vh+7u  
oakmilk.tw: =IW?WIXk  
有愛所以寫文嘛,赭墨愛的光輝,是想遮都遮不住啊,何況他們還一直那麼大方地在向外發送愛的電波。 846$x $G4  
四奇好就好在個性鮮明,各種口味俱全啊(大笑)。雖然之後有背叛的傷痛,不過在一切一切還是遙遠的年代,他們間的生活,也該是有過舒心與快樂的。 ZOQTINf  
X90J!  
至於玄宗的傳統,那不就是……倒貼王道麼XD >ey\jDr#O  
7qg{v9|,  
)p~BQ~eip;  
angel: [I$ BmGQ  
墨姑娘就是這種乾脆俐落的個性大愛。 \7l-@6 '7  
辛勤持家的墨姑娘格外的有魅力。 YJ;j x0  
:xh?e N&  
很萌老狼那句“真恰怎樣”,墨姑娘就是靠著這樣的個性與活力才撐起了赭叔五百年的歲月吧。 t $xY #:  
金、紫的愛同樣是有的,小紫不涉及到功利目的時,只是很純粹地嘴壞加可愛啊。 elG<k%/2  
(h5'9r  
至於後續……我也希望會有……真的會有麼……會有的吧……

般若蘭寧 2008-02-21 18:25
誰人許我千秋——搭鋪 qZh1`\G  
Ka6,<C o  
~d%Pnw|  
“七……” rfgI$eu   
赭杉軍默默在心媦け菕A右前方暗藍色身影的頭又重重向下一頓,然後很驚險地在磕到桌角前的刹那抬了起來。 mXUGe:e8  
“唉。”赭杉軍聽到自己心媦菑F口氣,素來沒什麼變化的臉上,眉毛難得地擰了一擰。 >OG:vw)E  
他身邊的金鎏影依然正襟危坐,目不斜視地奮筆疾書,然而赭杉軍很清楚地看到了寫在經書封皮上的幾個大字:“你走神了”。 &%s8L\?  
HE'2"t[a  
“八……” n%k!vJ)]  
素來態度之端正可為眾道子楷模的赭杉軍面皮上不見絲毫波瀾,心堳o頗大義凜然:“那就走神吧。” xZQg'IT  
安知發現他在走神的金鎏影不是同樣在走神呢? a_ `[Lj  
P#_sg0oJF  
晚課結束的鐘聲在這種情況下聽來,端是美妙無比。 lNL6M%e$Q  
赭杉軍在墨塵音的額頭第九次無限接近桌子角時按上了他的肩:“該回去了。” r ; xLP  
“乓”地一聲,外來的施力打破了墨塵音保持了大半個時辰的平衡,身子向前一栽,毫無保留地磕在了桌子上,一片混沌的頭腦難得地清醒了。 FRS>KO=3  
赭杉軍看了看自己的手,又看了看墨塵音白皙額角上一塊淡淡的淤青,輕輕把手心覆了上去:“抱歉。”  "bm  
赭杉軍的體溫很低,手掌也長年帶著絲絲的涼意。在暑夜蒸籠似的空氣堙A這一絲涼格外舒服。墨塵音半閉起眼,在他手上靠了靠,然後站起身:“無妨。” <IC~ GqXv  
rc/nFl 6#  
紫荊衣要吃西瓜,金鎏影繞路到山下去買。 LNa$ X5`  
赭杉軍和墨塵音一前一後走在回道舍必經的松樹林子堙C雖然同樣悶熱無風,但自然野外的空氣,要比沉悶的大殿中舒適多了。 } yJ$SR]t  
“你最近精神很不好。” aS pWsT  
墨塵音用手扇著涼,覺得眉眼間又有些倦澀起來:“大概是天氣太熱了吧。” qWx][D"  
赭杉軍理解地點點頭,握住他空閒的另一隻手,拖著向前走:“金鎏影去買井水鎮過的西瓜,你可以多吃一些。” KM !k$;my  
* =wYuJ#  
金鎏影的西瓜選得很好,薄皮沙瓤,冰甜爽口。可惜墨塵音吃得不多,又沒精打采地窩回了房間,爬到床上去了。 66'?&Xx'  
赭杉軍很擔憂地看著那扇房門。  -W<vyNSr  
金鎏影掀了掀眼皮:“他情況很不好。” %^8^yZz  
“嗯。” HS.^y x  
紫荊衣很無聊地扇著扇子,一隻手用西瓜子在盤子娷\著陰陽太極的圖案,忽然撇嘴:“那是很自然的吧。” sPpsq  
赭杉軍身子不動,詢問的眼神慢慢飄過來,乍一看頗有神遊的氣韻在。 S=nP[s  
紫荊衣丟開瓜子盤子,一邊擦手一邊冷笑:“感情你也忘了只有他的功體是屬火了。這麼熱的天氣,他睡的著才怪。” cP}KU5j  
“是睡不醒。” ' /$d0`3B>  
“是睡不好。”紫荊衣丟下這幾個字,揚長出門去了。赭杉軍有些了然地垂下眼,心道:“是睡不好,而不是睡不醒麼?” K"0PTWt  
ph_4q@  
墨塵音很討厭這種酷熱的夏天,大半個晚上都在半睡半醒間翻來滾去。不曉得是什麼時候才睡著的。但聽到第二天的早鐘時,還是掙扎著爬了起來,帶著兩個愈見明顯的黑眼圈。 LK;k'IJ  
梳洗要到外面的井口去,涼沁沁的井水潑臉在夏天也算是一種難得的享受。 svuq gSn  
墨塵音半閉著眼摸出房門,廳子堙A果然那三人都已經穿戴整齊了,圍著清粥小菜的飯桌,一起轉過頭來對他行注目禮。 GQl$yZaK{  
墨塵音習以為常,飄過去瞥了一眼,蒜泥拍黃瓜的味道直鑽進鼻子,貌似有點胃口了。 sk 2-5S  
GHHav12][  
赭杉軍看著他臉上兩隻明顯的黑眼圈,歎了口氣:“好友。” hTM[8 ~<^  
“嗯?” Xu>r~^w=S  
墨塵音用鼻子哼聲,準備穿過去出門擦臉。 PZm:T+5H  
“今晚你還是來與吾睡吧。” 3 HIz9F(  
}#qGqY*@LK  
“噗……” (C\hVy2X?N  
“抱歉。”金鎏影的一口粥都慷慨給了地面,換來紫荊衣劈頭蓋臉的一扇子:“髒死了。” mCWhUBghR  
墨塵音收住腳步,眼睛終於睜開了,帶著很奇怪很複雜很疑問的內容盯著赭杉軍。 aj"M>zd*}  
赭杉軍慢悠悠地道:“吾體溫低,你靠著會舒服些。” -YjA+XP  
墨塵音眨眼:“赭杉,你挪過來和吾睡也一樣。” C:uz6i1  
_9?I A  
紫荊衣推開粥碗,踱到兩人的房門前各自看了看,放下門簾子後,很權威地指了指墨塵音:“你,搬過去吧。” 0V{(Ru.O  
“赭杉軍的屋子光禿禿比較象雪洞,看起來就很涼快。” 4_UU<GEp  
(^5 7UmFv]  
道舍外的院子娷\了一張竹涼床,偶爾有些微風的晚上,睡在上面確實是難得的享受。 sU"}-de  
墨塵音很舒服地翻了個身,閉著眼睛伸出手去,在床沿上來回摸索著。 `zR+tbm  
床沿上擺了一盤洗淨的黃瓜,還有赭杉軍。 (__yh^h:m  
墨塵音的手指爬過盤子,抓到一縷衣服的紋路,於是繼續鍥而不捨地向前摸著。 $rhgzpZ!X_  
赭杉軍歎了口氣,將他不安分的手抓起來,扣在自己掌心。墨塵音的嗜好之二是彈琴,雙手的保養一向非常注意。握在手中,細緻的觸感很好,指尖上薄薄的繭子也很乖巧起來,微蜷著不再亂動了。 c(/VYMJZ&  
赭杉軍空著的另一隻手把黃瓜盤子挪開些,遲疑了下,又將墨塵音額角的碎發掠開了。 [F*4EGB  
淡淡的淤青只剩下了隱約的黑印子,如果不是墨塵音的皮膚過於薄了些,連這點印子也該已經不存在。赭杉軍覆上那塊淤青輕揉了兩下,墨塵音睡夢中皺了皺眉,咕噥一聲,然後安靜下來。 &tZG @  
紫荊衣“啪”地撂開門簾出來,看了他們一眼又抽回身去。 1O!/g  
赭杉軍只來得及看清一絲衣角,但不妨礙他擔憂的情緒摻雜在聲音媔ヶe過去:“他還是嗜睡。” .iQT5c  
廚房娷衝豸F兩聲,紫荊衣捏著樣東西出來,坐到床邊一捏墨塵音的雙頰,毫不溫柔地塞了進去。 v @O&t4  
幾乎是同時,“哇”的一聲,墨塵音險些從竹床上翻落下來,扒住床沿連連吐著口水,連眼圈也有些紅了:“紫荊衣!” +*n-<x5"  
紫荊衣拍了拍他的臉,哼笑道:“苦瓜好,清熱敗火,記得多吃些。”然後轉身施施然離開。 qA:#iJ8w  
臨末了瞥到一時還反應不太過來的赭杉軍茫然的目光,心情大好地丟下最後一句:“這次,他是睡多了,讓他多活動活動吧。”

dcain 2008-02-21 19:02
沙发~~~楼主更新了,撒花~~~ e|rg;`AW  
小声问一句:此时的赭叔和小墨,是纯洁的道友关系,还是已经确立了“那个”关系,另外金紫这对也是~~

lllinda 2008-02-21 19:35
咳咳……代好友回楼上的话。(左右看,某兰貌似不在) ?6k}ii!c  
yg2uC(2  
小紫说了“让他多活动活动”,至于赭道长能听懂几分实在是未知数。 ~fa(=.h  
Y]; Ycj;  
(奸笑飘走ING)

紫蝶姬 2008-02-21 20:26
活動活動~~ y?)}8T^  
嘿嘿嘿 ph}j[Co  
就是要讓阿赭吃了小墨墨阿~~ ]u-0 2g  
好想要看說

zoexu 2008-02-21 20:34
不行了,实在太可爱了,我怎么还能忍住潜水不回帖呢?笑,赭叔一如既往的木讷温柔,其实很关心小墨,却不晓得该怎么做,这样的人如果不用心体会是无法明白他的好的,于是小紫自告奋勇担当起赭叔与小墨之间的红娘么?噗呵呵,这里的小紫一副调皮的模样,但是又很照顾其他三个同修,虽然偶尔也要恶作剧一下XD~木头好福气,所以被小紫难得欺负就不要放在心上啦(譬如说扇子劈头盖脸拍下来什么的^_^)这里特别喜欢两个人握手那一段描写,平日里总是显得相当成熟的小墨,在赭叔面前才有如此孩子气的举动,让人真是会心一笑哇~那么,感谢楼主带来这么幸福又欢乐的四奇生活小品,期待楼主再让我们看到更多快乐的文字吧~

ccabxyz 2008-02-21 20:40
^^四奇的生活大概跟六弦的不同,相比那边带孩子的葱老大,这边更多是同龄人之间的嬉笑吧∼ #"ftI7=42  
小墨昏昏欲睡……真的很搞……话说,赭叔,你居然只会下面条……人生啊……好歹炒个鸡蛋之类的啊……><怪不得后来清心寡欲的坐在一本书上……

殷野 2008-02-21 20:44
我觉得这文可以起个别名,叫《四奇的玄宗宿舍记事》XD ]O` {dnP  
赭大哥那句“那就走神吧”让我想到大学时经常说的“那就旷课吧”……远 ]{ d[  
我对小紫想要吃西瓜,木头绕路去买这句很萌啊》《 BT_tOEL#  
虽然是赭墨文,但是我完全萌倒在小紫脚下了orz

oakmilk.tw 2008-02-21 22:21
真高興又見到樓主的更新~(灑小花ing...XDXD) #Ch;0UvFF  
o3Vn<Z$/Cl  
很自然的宿舍生活(噗)啊… erl:9.  
不知是不是中午看到劍僧陣亡那段的影響,覺得這樣的生活,真好,真的好。 vMs;>lhtg  
對同修刀子嘴豆腐心的明瞭(紫:汝在說誰?!),未曾明言但暗記在心的關切(金:就是拐個彎說我也分心就是了??), e/8z+H^H  
還有那份,當時不明白,莫許未知名,點滴在心衷,無怨純然的為對方付出與設想。 $ C0TD 7=  
我們無法忘卻,紫金後來決裂的傷痕,紫荊衣最後那句『好友,汝從來就未曾了解過吾…』,當時可否記起,這段生命中曾真實存在、卻在無數彼此共度的難關裡逐漸消磨忘懷的美好時光?? O3N_\B:  
誰變了,誰或許從不曾改變。凡事顧全大局又顯得小心翼翼的金鎏影,對任何人皆不改其狂傲本色的紫荊衣,或許,環境造就了他們的成長,但,也造就了因環境而改變的視事角度和處世心態。 -.<k~71  
$>R(W=Q  
最後,昭穆尊何如金鎏影,尹秋君亦不復紫荊衣。 t0#[#I1+  
i1oKrRv  
_ OaRY]  
赭大哥其實就是那種雖然守規律,但只要涉及四奇同修,就算小小違反也無妨的老好人性格吧?? XD  UkfB^hA  
看著被他照顧的小墨(羞),就覺得有這樣的大哥哥在身邊也是不錯的事~=﹏= gr-x |wK  
然後,我也想吃木頭和小紫做的菜……=3= %vO<9fE|1  
小紫果然到哪兒都是女王啊~(遠目) 大夥同住宿舍時就能使喚(喂)木頭下山買西瓜,而且木頭貌似頗有經驗,其實四奇吃穿等等的採購都是木頭負責的吧??(噗) zTD@  
最後那段,小墨在撒嬌呢,還是因為總算睡的多了(呵)所以開始不安份起來??還有小紫,汝話中有話啊……(茶) J.R AmU<  
(紫:啍!!叫他多活動活動,抄寫經文或是幫忙跑腿不算活動嘛?!分明是汝思想有問題!! (指)) *fO{ a  
XjE>k!=I  
小花一朵,為感觸許多的新文,與四奇間讓人會心一笑,了然於心的相處~ =3 +l  
期待大大的新文ing....^3^

般若蘭寧 2008-02-22 07:45
dcain: n(lk dw  
這個……道友你問倒我了…… =C f(B<u  
可以很小小聲地回答說:其實我還沒想好麼…… &s)0z)mR8&  
不過,就是不是完成時,也該是進行時了吧,至少是准進行時……我想…… nMo WOP'  
\;]kYO}  
,}C8;/V  
lllinda: uD[ "{?H  
我保證赭道長一分都沒有聽懂。 AaN"7.Z/  
想知道我為什麼這麼肯定麼?今天給你答案~~~~~奸笑飄 ze'.Y%]  
S*)o)34 U  
 uu%?K@Qq  
紫蝶姬: cX At :m  
這個,是要看字母文麼?這對我來說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啊…… # 4|9Fj??  
太難了,流淚。無論是對我還是對赭叔和墨姑娘來說! 2 [!Mx&^  
qd!#t]  
{$^SP7qV#>  
zoexu: rwpgBl  
赭叔所謂“剛毅木訥”,就是這樣一個好人啊。墨姑娘喜歡的也是他這種品質吧。 ~ H[%vdR  
四奇作為同修,彼此間有友情存在是很正常的。而這四個人屬於完全不同的四種個性,互動就格外的花樣紛呈不是麼。 !U BVPR*  
雖然現示畢竟殘酷,人心總在為種種欲望所打磨。但就象九如說的,人性本善。我相信他們間也有過不含勾心鬥角,單純的作為同修好友,熱鬧走過的一段路。 cCxi{a1uo  
我印象中的墨姑娘,就是直率,坦然,沒有多少心機,但偶爾也會有一些小脾氣小動作的人。而孩子氣——在當年,也是最作為排行最末的墨姑娘可以獨有的特色吧。 b0a}ME&1  
赭墨間的氣場其實很家人,偶爾的甜蜜小動作也該是出於本能才對……於是,他們其實才是不自覺的閃光夫妻麼(臉紅跑~~) "]t>ZT:OJ  
V+w u  
X^< >6|)  
ccabxyz: ^p_u.P  
就是同齡間的生活才有愛和活力啊……和六弦的淡口味比,果然還是四奇更有歡樂氣場~~~ LW39YMw<  
墨姑娘昏昏欲睡是我的野望,很可愛不是麼(偷笑)。赭叔學會下麵條的原始動力,大概也只是為了給墨姑娘打下手吧,不然我認為他更容易練上手的是辟穀! jxy1  
kd;'}x=5yP  
B; -2$ 77  
殷野: =p&sl;PsLw  
這就是歡樂的宿舍記事啊,不只一人跟我說,我自己也很有這個覺悟了。 C>*n9l[M~  
不曠課的大學生活不是完整的,不翹晚課的道士生涯也是無味的啊。原諒我把晚課的概念偷換成“晚自習”吧。 Lm.`+W5  
就知道你是小紫王道,所以你放心的萌下去吧。這套文不話淒涼,不述離殤。一切的一切都是幸福的——這是療傷文的真諦啊!  v_sm  
eO{@@?/y  
DMkhbo&+  
oakmilk.tw: v3JPE])/  
來肯定一下:墨姑娘伊就是睡多了所以在不安分地撒嬌啊! (L|}`  
霹靂的現實很殘酷,但是這些一幕幕走過人生的人們,也何嘗不是有個屬於自己的快樂幸福寧靜生活。見了太多的生離死別,才知道當初恬淡安樂的可貴。現實中的變數太多,也許除了編劇誰也意料不到。但是他們已經走過的痕跡,還是可以追尋的。 lu g} Uj  
最近傷心的人和事實在太多了,淡淡甜蜜的小片段,為我自己療傷,也為所有尋求療傷的道友們提供一個棲息點吧。

般若蘭寧 2008-02-22 18:11
誰人許我千秋——活動 l<2oklo5  
5w-JPjH  
sPpS~wk*  
前天夜堣U了一場難得的透雨,雖然經過一晝夜的日曬後,水氣已經揮發得差不多了,但悶熱的空氣總歸是涼爽了一些。 1#D<ZN  
可惜依然還是很熱。 B+Q+0tw*i  
MW]8;`|jC  
紫荊衣將道舍中悹堨~外的門簾全部摘了下去,如果不是金鎏影捨身一護,只怕連門板也要一併卸掉。 Yzd2G,kZ=  
墨塵音覺得這一手頗有其道理。在赭杉軍的屋子堨|下打量了一番,很乾脆地剝掉了床帳子,頓時四面風來,耳目為之一爽。 8&T,LNZoY  
( 2zeG`  
赭杉軍的床鋪很寬大、結實、整齊,一向可以同時用來進行起臥打坐入定甚至休閒等等活動。床正對面就是屋門,再向外穿過小敞廳,一直可以看到沒了松木屏遮擋的廚房灶台。如果再努力些,透過廚房大開的窗戶,就是一片綠草茵茵,天高雲淡。 q5?L1  
紫荊衣忽然想吃糯米涼糕,踅摸了半天之後,還是對自己的手藝更有信心些,於是頂著驕陽炙烤的壓力鑽進了廚房。忙了一個來回抬頭,目光穿出廚房,穿過敞廳,直看到赭杉軍的屋子堙A忽然心堳雂ㄔ倍酈_來,抓過扇子飛快扇了扇。 .Qfnd#  
+\U]p_Fo3  
赭杉軍端坐在床上時依然身姿挺拔,拿了本經書,一本正經地在看。 6+Jry@  
床的另一頭,墨塵音歪在竹枕頭上,手埵P樣是一本書,卻看得眉飛色舞。還可以伸手到床欄上的盤子媞N根黃瓜來啃啃,真好愜意。 !2tw,QM  
3`rIV*&_{  
赭杉軍的屋子媮鷁M擺設不多沒,但凳子還是有兩隻的。兩隻木頭凳子並排擺在一張蒲團前,上面正好架了墨塵音的愛琴“墨曲”,於是兩人只好把日常活動全部挪到了床上。 Q)+Y}  
!a4cjc(  
赭杉軍看的是本《道藏》,《周易參同契》;墨塵音拿了本《太平廣記》,已經翻到了詼諧篇,抱著枕頭倒不見笑得如何前仰後合,但眉眼間一片靈動變幻,也頗精彩。 (+x]##Q  
想了想,赭杉軍探身過去,把黃瓜盤子挪到了床堙A以免岌岌可危地在床欄杆上晃來晃去。墨塵音肩膀一撞上去,立刻便是粉身碎骨的下場。 SW;HjQ>V  
墨塵音渾不覺得,一邊翻著書,伸手去摸黃瓜,卻摸了個空。再把手伸長些,腰下一滑,好在有赭杉軍的膝蓋墊著,倒也沒有磕到,順勢枕得舒服了,還在上面拍了拍:“赭,放低些。” jnDQ{D  
赭杉軍把散盤改做平盤,讓他枕得舒服了,一邊沉吟著開口:“別睡著了。” F8 ?uQP8  
“吾現在不困。”只是有些乏而已。 ^vn\4  
“紫荊衣說你睡多了。多活動活動,有益無害。” 3d @ef |  
墨塵音懶洋洋翻了半個身:“天太熱了,動一動一身汗。” :Q=z=`*2w  
“出汗後就會涼快。” #Jv43L H  
“吾不想動。” ,$BgR2^  
“……” IwM8#6;S~  
j Ii[  
廚房媗奶ㄓU去的紫荊衣抓著扇子堵到他們兩個的門口,手用力一揮:“墨塵音你很閑是不是,來廚房給吾打下手。”看神色,已頗有了些就要過來伸手抓人的徵兆。 @9<S*  
墨塵音瞥了一眼被陽光晃得亮堂堂的廚房,終於一翻身坐了起來:“吾和赭杉去外面活動活動……” S"{GlRpd  
道舍內外的高溫沒有太大區別,但是較之廚房媊侁鄐ㄥ}的沒遮蔽,山堨i以避陰乘涼的地方畢竟太多了。 &_YtY47  
紫荊衣收住了抓人的勢頭,一轉身進了金鎏影的屋子,很快又掐著一張紙出來:“你們兩個從東邊下山的話,就順路買西瓜回來;從南邊走的話,捎回來兩條魚……” !Z-9tYO  
墨塵音抓著道袍已經出了大門:“吾與赭杉上山。” W[ G Q[h  
Lb^(E-  
走動起來,自然有微風相隨。 K{N%kk%F  
林蔭遮蔽的山路上,並沒有想像中那麼嚴酷的熱度。經雨後的山林中水源充沛,潺潺流泉,間關鶯語,天地萬物之聲,周轉不息。 -+ ' #*V  
“赭杉,許久不曾一同登山了。” '5V^}/  
出了道舍,結束整齊了,墨塵音的態度也嚴整了不少。只是眼下還微有些倦倦的,大概是起身猛了,腦袋媮椄O有些暈暈漲漲。 DH/L`$  
“四時之景,各有不同之妙。今日不待,他日再來也是同樣。” j,4,zA1j|  
“赭,你之許諾,吾記下了。”墨塵音眉眼笑開,站住了腳遙遙望向遠處,“冬天的時候,同去後峰看雪可好?” bk0Y  
“自然。” fZ{&dslg  
ru DP529;  
兩人一路經由林間小路,曲曲折折爬到了半山中。約莫大半個時辰走下來,日頭的毒辣微去了些。這一帶古樹參天,青陰漲地,比之一路的經行處,又格外有一番不同的清爽風味。 .`mtA`N  
墨塵音蹲下身,將手泡在一彎溪水中,很滿足地歎了口氣:“要不是遠了些,睡在這堣]該不錯。” QS5H >5M)  
赭杉軍正色道:“你睡多了,於身不好。” >j) w\i  
墨塵音看了看他的表情,很乖巧地點頭:“不睡了,吾坐下歇歇。” D-~G|8g  
%P(;8sS  
只要墨塵音不再想睡,走了大半個時辰的山路,休息一下並無不可。赭杉軍心埵蘁N了下,這樣至少也算活動過了,便很從善如流地和他並排在樹陰涼下坐了下來,袖子媞N出一卷書,正是那本看了一半的《周易參同契》,打開折頁,繼續讀。 ^A- sS~w  
墨塵音逃出來得太匆忙,順手撈到的是自己那柄和腰帶裹在一起的拂塵,看不得玩不得。於是就也湊過頭去,就著赭杉軍的手翻看。四奇以術法見長,這書說來也算當年入門時的必讀之物。只可惜紫荊衣那本不知多少年前就被拿去墊了灶台,自己那本被他借去後,想來也是同樣的下場。如今再見到熟悉的題頭,不免生出了故書之感。 n+X1AOE[L  
赭杉軍將手放低了些,又挪過去些,片刻後,覺得位置仍不太妥當,又微微的挪回來點,然後再重新調整了一下書面的高度。 2J)74SeH  
墨塵音扒在他胳膊上的手倒是一直沒動過,想來是看得專注。赭杉軍想了想,繼續將書挪到剛剛的位置,然後再抬起來些…… [qW<D/@  
肩膊上驀地一沉,多了份突來的重量,一直扒著他衣袖的手終於滑下去了,換上了一顆微垂著還要不安分動一動的頭。 ^J0zXe -d  
墨塵音的呼吸很淺很平,微微地吹著氣。額頭上有被拂塵柄頂出來的小小圓圓一枚紅印子,十分可愛地與銀藍色的一點道印相映成趣。 0Ux<16#  
赭杉軍一直擎著的手僵了僵,終於還是很仔細地幫他把粘在頰上的一綹頭髮撩開了。略微沉肩,讓他能枕得更舒服些。 erXy>H[;  
“今天已經活動過了,再睡一下……應該也沒太大問題吧。” rv `2*B  
t1 8UDR{  
墨塵音迷迷糊糊地睜開眼,捉住在自己鼻子前瘙癢了半天的罪魁禍首,再順著那根罪魁禍首看上去,是赭杉軍沉穩安詳的睡臉。一隻手合著書扣在胸前,一隻手小心地扶著自己的肩,固定在一個讓自己不會滑到地上去的姿勢。 ,7t3>9 -M"  
太陽暖暖的,卻少了熾熱的勢頭。墨塵音眨了眨眼,又緩緩閉上,抓著赭杉軍頭髮的手慢悠悠滑下去,取代了那本書的位置,然後,不動了。 j=FMYd8$y  
b#Jo Xa9  
紫荊衣蒸好了涼糕; `(!W s\ :  
紫荊衣切好了水果; WBy[m ?d  
紫荊衣無聊中一併做好了晚飯。 K/Sq2:  
c1PViko,>  
紫荊衣終於忍不住恨恨地拍起了桌子:“他們兩個究竟活動到哪里去了?” UBL(Nr  
}Z"28?  
紫荊衣兇狠地用目光壓迫著已經吃飽了的金鎏影去盛第四碗飯:“他們兩個再不回來,吾就……吾就把飯菜拿對面山頭喂蒼去。”

zoexu 2008-02-22 20:12
噗。。。哈哈,笑到打滚,紫荆衣太可爱啦~总是一幅恶狠狠的模样,其实心里头担心的不得了,这不就是典型的“蹭得累”么?看剧时对金紫两人没什么感觉,可是这里的紫荆衣萌到破表哇~小墨一如既往的乖巧,是说小墨你对和赭叔手牵手执念深重哟XD~每次都看到你有事无意地去摸赭叔的手,唉,果然儿大不中留嘛(?)~特别提一下最后的阿金,不得不同情你一记啊笑,不过想必你是绝对不肯让小紫把饭菜带去隔壁山头的苍,或者难道说你和他之间的恩怨就是从小紫做的饭开始?

lllinda 2008-02-22 21:07
……被好友逼着来回帖。无良的人 T-T DL %S(l  
a5X`jo  
虽然是赭墨文,但是!!!但是有好大一靓点……小紫啊!!!☆- ☆ l_bL,-|E8  
G o-wAJ>  
于是我的眼睛就盯在那最后一句“喂苍” tF<^9stM  
g'KzdG`O0  
嘿嘿嘿……不亏是松鼠。

ccabxyz 2008-02-22 21:13
喷……这四位太能搞了……赭墨二位逃避劳动也就算了,木头有什么错啊……慈爱的抚摸(拍飞∼) bd,Uz% o_  
但是小紫也算倒霉,遇上这种同修……

雙飛蝴蝶 2008-02-22 21:27
学生时代的四奇, p(~Y" H  
真有爱啊。 %)BwE  
mXQl;  
小紫的刀子嘴真让人喜欢

紫蝶姬 2008-02-22 22:46
他們兩個又睡著了 1NuR/DO  
好啦~~ a#YuKh?  
小墨真的很喜歡睡覺 W+8BQ- 2  
阿赭哥哥 N 9c8c  
以後還是帶他爬山間睡覺好了 a3Z :C!|O'  
(墨:耶~>///<)

lisexuanyue 2008-02-23 00:45
小紫小紫小紫小紫小紫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di"C]" ;  
你太萌了!!! i/5y^  
你怎么这么贤惠啊T-T(45°对月流泪) 0[V&8\S~'T  
阿金你就认了吧XD,免得小紫拿饭到对面山头喂苍吃 zt-' SY  
是说感觉好像去喂动物啊0v0 kuWK/6l4  
其实……我想说的是…… os}b?I*K  
小紫你拿去喂也没关系阿金发飙有赭墨看着你后面有一群饭支持你苍紫啊啊啊啊啊! BPwI8\V  
XC* uz  
顶锅盖逃走……

oakmilk.tw 2008-02-23 08:31
笑~好沒魄力的威脅呀,小紫~=﹏= _Wm(/ +G_|  
(蒼:...小翠,去叫其他師弟妹們過來,等會兒有免錢的飯可吃。) 44'=;/  
(翠:...蒼師兄,觀測天機是這樣用的嗎?? Orz....還有,是誰會送來??不要又是赭師兄煮的麵……) 's$A+8;L  
nw~/~eM5=  
很恬~一種淡淡的蜜,在赭墨兩人的互動中,悄悄交織一片細微不可見的網。 nu#aa#ex>  
牽引著,一方無意識,一方初萌發。>////< _L?v6MTj  
f@wsS m  
話說,原來四奇的奇特之處就是專門把別人的房子拆光光(噗)而且完全不覺至少該知會原主…不,是完全自認主人一定、肯定、絕對會同意自己所為這樣嘛?? =3= I++W0wa.n  
莫怪紫荊衣最後拆斷極懸橋的時候這麼俐落(喂)~~T3T (眾:並不是好咩?!) %y~`"l$-  
(金:現在你們知道我當時能搶下那片門板有多辛苦了!! Q口Q) IUluJ.sXIf  
(赭:.....(默然看著被小墨拆下、正堆在地上的那些,他非常確定早上出門前還好好地在原位的床帳子)....) f %bc64N(  
=#OHxM  
最後,自惹的,被吃的死死的都是自惹的麻煩啊~=ˇ= Gojl0 ?  
卻道,不曾想,有何不可??或論同修,或論交情。 kb/|;!  
jHs<s`#h  
然後,我也要吃涼糕…=3= (咬手指ing..) WpXODkQL  
還有,小紫不要讓木頭吃太多,年紀輕輕就有肚子很難看的……Orz... Xy[4f=X}z  
P3+)pOE-SI  
期待樓主的新作ing...^3^

般若蘭寧 2008-02-23 12:24
zoexu: ExN j|*  
小紫的個性討人喜歡,那是一定的吧……我覺得玄宗早期的小紫,是要比背負了許多不清不楚的心思的小尹更討人喜歡些。 cxtLy&C  
人人都有少年時,真個叫“不如憐取眼前人”了。 k)N2 +/  
墨姑娘對赭叔的手有怨念……我也發覺了,可能是傳統中“執子之手”的潛移默化吧。不管路有多遠,不過路上有多少艱辛,拉著手,一路並肩走,就是美滿了。 l@,);w=_P  
:'5G_4y)h  
&/B2)l6a  
lllinda: 0MwG}|RC  
純潔看,蒼和松鼠有區別麼有區別麼有區別麼~~~ tU+@1~ ~  
我知道你也很愛小紫啦,我也是很愛他的啊~~~~~~~ DZHrR:q?e  
F,' ^se4&  
!Z#_X@NFc  
ccabxyz: 2x)0?N[$O  
木頭那叫“撐並快樂著”吧! el <<D  
小紫其實也是很滿意這種生活的,如果是面對三個從來不出意外,乖巧老實到可以當標杆的同修,小紫才會真的覺得自己很倒楣吧。 -D!#W%y8  
3v9gb,)y\  
^/`#9]<%  
雙飛蝴蝶: a<OCO0irJ  
為什麼大家都在看小紫T T,難道不是可愛的墨姑娘才是主角麼…… >uBV  
不過一手抱小紫,一手抱墨姑娘,真是幸福的日子啊~~~~ .jU|gf:x  
.nj?;).  
c[wQJc  
紫蝶姬: 3e!3.$4M  
墨姑娘其實很活潑的……只是春困秋乏夏打盹,他也沒辦法…… p?dGZ2` [I  
能和赭叔在一起,睡在哪里都沒關係吧,大概只是兩個人對著坐在那大眼看小眼,彼此也會覺得很幸福的(>///<) 6Nfof  
7h9fQ&y  
eh({K;>  
lisexuanyue: hRuo,FS#:  
擦汗……蒼紫那是不可能滴…… GW>7R6i  
赭墨是主角,小紫是有愛的插花,金同學就是那花下肥沃的土壤啊…… iF#}t(CrH  
一個都缺不得的。

清水泠音 2008-02-23 12:35
這裡的四奇實在太純良太有愛了~~【狼嗥中】 7 ]M,yIwc  
O?C-nw6kP  
郝杉和墨姑娘(?)一整個給我老夫老妻的感覺~~ yNhscAMNn  
果然沒錯~~這裡不就實現了嗎? Y{Y;EY4  
雖然雙橋也是啦XDDD +E q~X=x  
E<zT  
個人感覺墨姑娘有時會不著痕機的向郝杉~~撒嬌一下^+++^

般若蘭寧 2008-02-23 16:34
oakmilk.tw: y(c|5CQ  
大概小紫是在想:與其在暑天堜鯇I掉,拿去喂松鼠才是愛惜糧食之道吧。 l6&v}M  
不過我總是覺得,五弦比之四奇和蒼,更像是差了一個輩分的後進……汗……這個時候,連四奇都還這麼嫩,大概還沒有其他五弦的存在吧。 7"a`-]Ap  
赭墨相處,就是用“舒服”來形容的感覺,太濃烈絢爛的感情顏色,不太適合他們兩個呢。要的就是這種細水長流的溫馨啊。 5CY@R  
不過小紫大概會看得很跳腳XDD ADLa.{  
:Fi%Cef|  
大概木頭還會反抗一下的抱住門板,赭叔就只會呆呆地看著墨姑娘拆個徹底吧~~~~~ in=k:j,U0  
h9Tf@]W   
CfkNy[}=  
清水泠音: F(KH-  
赭叔是很可靠的男人啊,墨姑娘有的靠就靠吧,撒嬌那是情趣,赭叔不說,心堣]是很愛的吧/////

般若蘭寧 2008-02-23 18:48
誰人許我千秋——和暖 RK~FT/  
r_g\_y7ua  
.kB3jfw0,  
玄宗四奇,每一個單拿出來都是可以獨當一面的將才。“俱上得廳堂啊!”宗主樂呵呵地沉醉在四名高徒的良材美質中。 <PfPh~  
然而下得廚房的,只得紫荊衣與墨塵音兩人。 Top#u  
g<hv7?"[  
紫荊衣嗜甜辣,墨塵音好酸涼。 ?(,5eg  
四人初搬來這間獨門獨戶的道舍時,金鎏影很有興致地買了魚上來:“慶祝一下吧。” ir@N >_  
然後是長達數個時辰的爭持。 MOqA$b  
紫荊衣要吃紅油嫩煮,墨塵音只肯吃米醋酥燒,最後還是由赭杉軍打了圓場。 A=qW]Im  
2W"cTm  
從中午就坐在窗邊打坐的赭杉軍不知是否聽全了這場從中午就開始的爭論,然後睜開眼看了看兩個人一條魚:“要煮宵夜了麼?” }<\65 B$1  
=qS^Wz.  
紫荊衣與墨塵音偃旗息鼓,以一頓糖醋魚做了雙贏的注解。 3f:1D=f  
j0pvLZjM  
之後的日子堙A屬於四奇的小廚房,消耗得最快的永遠是白糖辣椒與香醋陳醋。 t0asW5f  
不下廚,不得挑食,赭杉軍與金鎏影從善如流,於是四人的小日子也就這麼熱熱鬧鬧的過下來了。 )HzITsFZKT  
:E >n)_^  
墨塵音每晚照例要彈一彈他的墨曲琴,一般有煮夜食,多半出自紫荊衣的手筆。 f<> YYeY  
墨塵音正仔細地將弦一一校準了,再將隔塵的葛紗罩在琴上,敞廳堳僂鷎x地“乒乓”響了一氣,紫荊衣站在門口笑眯眯地招手:“出來吃東西。” JIY ^N9_  
,a]~hNR *X  
墨塵音的腦袋堥拑M轉著他的琴譜,神游似地向外走。桌上四份羹碗,隨便揀了一套,大概連碗中究竟盛了些什麼都沒看清楚,直接抿了一匙入口,還在同身後的赭杉軍說著話:“赭杉,明天的經課……” jC/JiI  
坐到他對面的紫荊衣一臉慘不忍睹地背過身去,扇子蓋上臉,遮住了仰天長歎的表情。 /[0 /8f6  
赭杉軍等不到下文,帶了些疑問的表情繞到自己座頭:“好友?” }d~FTre  
墨塵音臉上五彩紛呈煞是精彩,忽然猛吸起氣來,直接沖進廚房,去缸堹璊F涼水就灌,一時間又是哈氣,又是嗆咳,好不熱鬧。 ZTBFV/{  
金鎏影指了指面前的碗:“他燙到舌頭了。” SbPjU5 0  
平滑如凍的羹碗中,一縷蒸騰的熱氣正從被舀開的小口中扶搖上升,只消看上一眼,就知道是非常非常之燙。 dnX` F5zd  
' ! UF&  
墨塵音臉色很不好地坐在床上,捧著滿滿一碗冰涼的井水,含上一口,片刻後吐到地上的水盂堙A然後再含上一口。 |{ /O)3  
赭杉軍很擔憂地看了他半天,站過去:“舌頭給吾看看。” t~<-4N$(  
墨塵音聽話地吐出舌頭,不只整個舌面微微紅腫著,舌尖上還起了小小的水泡,芝麻粒大的幾顆,很是打眼。 vn%U;}  
“很疼?”  P{i8  
墨塵音點了點頭。 (y+5d00  
“有藥麼?” 5k%N<e` `  
墨塵音搖了搖頭。 <R~~yW:H  
“吾去問問紫荊衣。” $jeDVH  
墨塵音點了點頭又搖了搖頭。 -{:Lx E  
xwH|ryfs,Z  
赭杉軍從紫荊衣的屋子堨X來才曉得那是“他也沒有”的意思。然而紫荊衣給了據說比較有效的偏方,用白糖、蜂蜜、或者香油、醬油之類塗一塗創口,似乎很有效果。 eR* ]<0=  
[;CqvD<S  
赭杉軍用香油兌了醬油,調了蜂蜜,又拌進了白糖,很小心地敷在墨塵音的舌頭上。 $L#Z?76v  
墨塵音的臉上連變了三四種顏色,還是忍不住一口氣全吐掉了,將一碗用來涼敷的井水悉數灌進了肚子堙C v/TlXxfil  
fkv{\zN  
“吾無事,修養兩天,自然癒合。” L%s4snE  
墨塵音寫了鬥大的字擺到赭杉軍面前,立刻躲上床睡覺。想來無論是什麼偏方還是藥膏,都絕不肯再試了。 g*AD$":  
Fx88 R !  
病人有病人的特權,墨塵音第二天的早飯是單獨做給他的涼粥,搭上香油小菜,酸涼解熱又不刺激傷處。 ! ?U^+)^$  
中午自己下了碗過水的麵條,配著冰黃瓜蝦子鹵醬,吃得也是有滋有味。 tCCi|*P G  
晚上金鎏影捎回了西邊山腳下的冰粉,拌上冰涼的調味汁,坐在院子堶撐蛢D喝下去,簡直兩腋生風。 (+Kof  
-TU{r_!Z(  
神仙般快活的日子連過了半旬,連墨塵音自己也快忘了舌頭上的燙傷早就恢復得差不多了。炎炎夏日,冰酸涼冷吃得不亦樂乎,竟也不見他膩煩,想來也是天生的好胃口。 K<7T}XzU$  
然而半夜堙A赭杉軍被低低的呻吟聲驚醒。枕邊是墨塵音微微發白的臉色,咬著唇皺著眉:“赭杉,吾不舒服。” QWW7I.9r  
zc,9 Qfn  
半夜堻Q擾了好眠的紫荊衣臉色也很不好,幾乎是半閉著眼睛在墨塵音胸腹間這堳鰜魒綵媞N摸,得出的結論是:“他胃寒了。” dG~B3xg;5i  
於是三更天堙A金鎏影被拖出被窩燒水,紫荊衣依然用半夢遊的姿勢煮了薑汁紅糖,赭杉軍絞出滾熱的手巾,給墨塵音解開衣服敷在胃上,足足折騰了整個後半夜。 :qSi>KCGh  
K9N0kBJ0<  
第二天的早課四奇難得的全體缺席,只有一人說他似乎見到赭杉軍一大早從大廚房拎走了一罐熱豆漿。但鑒於他萬年渴睡不見睜開的眼睛中究竟能不能分清楚人與樹的區別,相信的人仍只是少數中的少數。 d >"$^${  
D)~nAkVq  
三伏天才將將接近尾聲,墨塵音已經覺得自己今年夏天的狀況出得數不完了。少見的反常,任是誰也會覺得愧疚起來。 Oi%~8J>  
反思了一下是不是近來過得太過散漫安逸,墨塵音很痛下決心地搬回了自己的屋子,終於決定收斂起來安分過日。 M Xt +  
Hv7D+ j8M  
可是一個月不曾住人的房間,一入了夜,總歸是透出一股清寒。 DdS3<3]A  
y[@j0xlO  
墨塵音睡了一半醒來,隱約看到門外人影一晃。沒有門簾擋著,高高瘦瘦看得清楚,煞是好認:“赭杉?” +i_f.Ipp  
“嗯。” [@)z$W  
赭杉軍見他醒了,也就進了屋在床邊坐下:“吾只是來看看。” E~@HC5.M  
“好多了,只是還微微有點胃寒。”墨塵音把自己的手墊在胃部,手心的熱度烙在肌膚上,暖暖的舒服很多。 & Dl'*|  
“睡吧。” ?eVuz x  
赭杉軍看他安靜地閉上眼,白皙的臉色在黑暗中也似淡淡散發著柔和的光芒。再順著目光的走勢看下去:一隻手半露在被外,搭在自己的衣角上,像是輕輕壓住,又是似抓非抓,手指微微蜷了起來。 FZ.z'3I  
很珍惜地看著淡白的指尖,赭杉軍將那半隻手也塞回被堨h。自己偏涼的手溫與被窩中的暖度似是有些不協調。赭杉軍只把手在墨塵音捂在胃部的手背上按了按,便要起身。 *DI:MBJY  
然而另一隻手覆上來,將他的手壓在手背與手心之間,帶了點任性地,不肯放開了。

紫蝶姬 2008-02-23 20:09
阿赭跟小墨果然要睡在一起啊 f !8m  
是說..... rB&j"p}Q  
小墨的身體真是不好啊 _DvPF~  
要好好休息呦

lllinda 2008-02-23 20:37
咳咳……其实那个昨天讨论的提议很好的。最后这手的问题对赭叔来说“很困扰,很困扰,非常之困扰” 7 }MJK)  
于是我家小紫就可以多多插花,多多靓丽登场。 rMg{j gD  
呃……这也只是我滴私心而已,虽然知道会被汝拍飞。 yY-t4WeXP  
真是难为墨姑娘了,这位木头的程度可是比昭木尊更甚啊。

oakmilk.tw 2008-02-23 20:56
笑,四奇的宿舍生活大概成了近來賞文的一大樂趣~^^ TNT"2FoBd  
2c`=S5  
就像家裡最大的永遠是鎮日辛苦的媽媽一樣, Ft8h=  
只會張嘴吃飯最多幫忙洗洗菜打打下手的赭老大和木頭,即便對菜色不是酸就是辣少有微詞, TN@JPoH  
鑒於發言只會引來自己煮(噗)的下場,也只能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 Eno2<<  
(金:吾會自己另外加水沖淡味道…前提是小紫沒注意之下) . .je<   
(赭:......(反正小墨煮的都好吃,沒意見…(喂)) G@<lwnvD*J  
(5D Gs_>  
然後,原來蒼老大在年輕(啥)的時候就是那張臉和始終睡不飽的眼睛了… j72] _G  
(紫:吾就不信他真看出經過的是赭杉君還是一顆樹?! >"<) u.4vp]eU  
(吾:小翠,真佩服汝看得出自家蒼老大眼裡的情意啊~~=3=) ^8*SCM_A  
L.%~?T[F  
很喜歡最末那段…又好氣又好笑的,既打算安份些時日,自個兒的房間也不至住不慣了, w |FV qX  
為何,總期待會有那麼一點機會,那抹高瘦身影對自己的放心不下?? R^kv!x;h  
一種被關心掛念的喜悅,不說出,只是猜那人深夜來此的緣由可與自己猜想相同?? x|i3e& D  
不敢張揚地,隱約的魅惑,在月牙色的指尖,在潛藏那些動輒則啟的細微。 M9jo<+  
然後決心一賭,那人是否收回,自己能否如願~>////////< (?3 \.tQ}}  
;)pV[3[  
小花一朵,為大大給予我們的美好四奇,與看著想著,真好的,赭墨…=ˇ= {1U*: @j  
期待大大的新作ing....^3^

醉•艾 2008-02-24 01:42
想像玄宗四奇以前共患難的日子不由得有點感嘆。 [QN7+#K,  
金鎏影和紫荊衣的遺憾是難以忘懷的,但...... 8 ]MzOGB8  
D!T4k]^  
吾是因為赭墨才衝進來的啊啊啊啊~~~~~~~~~~~~!!!(毆) uW'4 Kt  
4lf36K ,  
看到這裡我只能說大大您真是寫的一篇好可愛的文(笑)不只是小墨小尹,連赭衫阿金我都覺得真是描繪的恰到好處、直入個性,四奇就像缺一不可般的互相照顧,連脾氣倔的紫荊衣也不辭辛苦為小墨煮紅糖薑湯,真是令人感動啊~(拭淚ing) GfPz^F=ie.  
o9d$ 4s@/  
赭杉處處周顧無為不至,小心呵護萬般珍惜看的我是心花朵朵開,不來喊一下赭墨萬歲就太對不起大人了!(夠了!)小墨則是照顧好別人後又需要別人照顧,夏天嗜睡真不該說是好命吶~(嘆)荊衣倒是意外的擅長廚藝,厲嘴卻吐出關心,荊衣啊吾真四爲汝感到驕傲~(滷蛋口音!?)金鎏影就更不必說,他的存在讓吾倍感同修之真情真意啊~~(不過伊似乎是每天下山買菜順道幫人抄筆記的那位......)蒼老大則是不定時亂入,是說都住在另一個山頭了他竟然可以看到赭杉提豆漿...... L[r0UXYLV  
TY[d%rMm  
非常期待赭墨啊赭墨~~~~希望大人繼續寫稿,滿足眾腐女的想望啊~~~~XDDD Y@S6m@.$  
n)!_HNc9  
獻上小花!

般若蘭寧 2008-02-24 08:22
紫蝶姬: J9c3d~YW  
那個……墨姑娘大概是這個夏天過得太放任……自己把自己折騰出毛病了…… {,2_K6#  
不過有赭叔的愛心“手”,一定會很快又歡蹦亂跳起來的啦! ^o\p|f>f  
q/-j`'A_pb  
\.|A,G=  
lllinda: T`{MQ:s  
……你想看半夜男版的倩女幽魂麼……你有膽看我還沒膽寫咧! =\7p0cq&*  
就知道盯著你家小紫~~~~麥忘了我的簽名啊! v4~Xv5|w^F  
赭叔比之金同學,那根本不是一個檔次上的木頭啊……可是最後一直抱到親親的是赭叔……真是神奇的現象!  n(xlad  
SWd[iD  
xKzFrP;/{  
oakmilk.tw: yzR=:0J  
所以說,在一個家堙A掌握了廚房就是掌握了生殺大權啊!!! >d V@9  
小紫燒的飯,金同學當然要力捧場;墨姑娘燒的,就算是一碗麵條湯,赭叔也會很有滋味地喝下去吧XD KY &,(z   
KrG6z#)Uz  
墨姑娘雖然個性直率,但是實在是要比神木一根容易開竅多了。可是目前大概他自己也沒完全搞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而是直覺的想和赭叔泡在一起吧。當然赭叔也該是這樣覺得的,只是他自己還沒發覺(果然神木……)。 xxcDd_z  
TaJn2cC^  
好吧……是說我就是愛上拉手了,拉拉小手,有時候比更激烈的動作更讓人噴血啊……赭叔,抓住了墨姑娘的手麥放了啊! cP=mJ1  
LK/V]YG  
@W- f{V  
醉•艾: oxXW`C<  
這堿O歡樂有愛的四奇宿舍生活嘛XD &U)s%D8e;d  
c} ET#2,  
新片子堿搢儠磛一感應到墨姑娘有難,立刻給他“咻”地一下沖過去,真是太有愛了。墨姑娘心心念念著赭叔的事,赭叔又何嘗不是把墨姑娘的安危放在心頭呢! Cbvl( (  
這樣看來,儼然金紫是標準的歡喜冤家,赭墨就是舉案齊眉啊! 8%f! X51  
喔喔捧臉,四奇真是太美好了!

般若蘭寧 2008-02-24 18:47
誰人許我千秋——知真 0EU4irMa  
B*N8:u  
&2pM3re/f  
到了夏末,天氣時冷時暖,比之之前一味的燥熱,更讓人覺得心浮氣躁起來。 Kp;o?5H  
紫荊衣一大早的擺開了桌椅,拖著墨塵音陪他下棋。左手堮陘l搖得愈發又急又快,乍一看,不象扇涼,倒頗有幾分要去扁人的氣勢。 s >I}-=.(Q  
金鎏影每天風雨不誤地到藏經大殿中去看書,路過兩人身邊時,伸頭看了一眼,滿棋盤的黑白子犬牙交錯,不是在下棋,竟是在相殺了。 p:%E>K1<  
金鎏影縮了縮脖子,把“吾午飯在外面吃”幾個字咽了回去,輕手快腳出了門。 _' a4I;  
5] %kWV>  
一壺茶續了三次水; 0k<%l6Bq  
一盤棋下了兩個半時辰。 tRCd( Z,WY  
_lqAxWH  
直到赭杉軍拎著一蒲包的包子回來:“吾吃過了,這是金鎏影捎回來的。” x%&V!L  
o!S_j^p[C  
包子還是熱燙的,白菜素餡,香油不多,大蔥葉不少,蒸得白胖可人,倒也沒什麼太可挑剔的地方。紫荊衣抓著包子打量棋盤:“晚飯該你做了。” \vQ (  
墨塵音小心地對包子吹著氣,頭也不抬:“早上粥是吾燙的。” G[,VPC=  
“午飯是金鎏影買的。” Z3{Qtysuv3  
“是赭杉拿回來的。” J?$uNl I  
,#Y".23G  
兩人忽然各自一頓,抬起頭互看了幾眼。 ,1L^#?Q~  
紫荊衣扭身去打量廚房:“沒米了。” P 'k39  
墨塵音繼續專著地啃包子:“吾只管做飯,不管採買。” i+3b)xtW7  
2eYkWHi  
赭杉軍默默地又拿出兩個包子放到兩人伸出來的手上:“吾午後有事下山,順路買米就是。” xw Qkk  
“有勞了。” ,fFJSY^  
這次倒是異口同聲。紫荊衣再次擺開棋盤:“繼續,吾至少要贏你十目。” XWV~6"  
“怕你不成。” $=R\3:j  
%SXqJW^:  
紫荊衣與墨塵音的興致依然很好,一盤棋殺得不亦樂乎,連赭杉軍什麼時候離開的都沒有發覺。 !>j- j  
然而一盤棋下完;又一盤棋下完;第三盤棋下完……在撿第四盤棋的殘子時,紫荊衣不大不小的哼聲:“人都這麼大了,總不會是丟了吧。” 8~&v\GDkF  
墨塵音臉色黑了黑,丟下滿把棋子:“吾去找人,晚飯你燒。” ly+7klQ;.  
C?k4<B7V  
看著他一陣風樣地卷出門去,紫荊衣慢悠悠搖起了扇子:“晚上繼續吃包子吧。夏天,清爽點,不油膩。” 6m&I_icM  
G>"[nXmcu  
要找到赭杉軍其實很容易,下山的大路就那麼一條,兩旁都是青松翠柏,茂柳修竹,一色的綠意盎然。 v<4zcMv  
墨塵音站在半山腰上,前後左右掃視了幾圈,萬綠叢中一點紅,不上不下的正停在斜角的岩坡上,煞是醒目。 a3[aXe  
旁邊似乎還有別的東西,待走近了,看得真切,是個大概裝了三、四十斤糧食的米口袋。 E)bP}:4V  
4esf&-gG  
“赭杉,你是在等吾來幫手麼?”墨塵音用拂塵柄去挑袋子口的挽帶,一勾起來,晃了晃,又放回地上。 z)Gr`SA <  
“抱歉。” 3:S"!F  
“你站在這媟F什麼,曬太陽?”墨塵音不甘心地又上下看了看,沒有絲毫違和的徵兆。但愈是這樣,愈覺得詭異。 l|9`22G  
赭杉軍沉吟了一下:“吾回來時遇到宗主,請教了一個問題,宗主叫吾在此觀望……” 4 @h6|=  
“望?望什麼?”墨塵音站到和他並肩的位置,放開了目力,展望四周。 uIBV1Qz  
o?  =u#=  
說起來,這塊位置選得著實不錯,向上可見登天難,雲階如瀑;向下可見飛橋野煙,流水人家;前視可見群峰疊翠,雲光明媚,山河秀美。 5Jp>2d  
#=rI[KI  
看了半晌,墨塵音終於想起來問道:“你究竟問了宗主什麼奇怪的問題?” O"GzeEY7  
k J >B)  
“至人無己,神人無功,聖人無名,玄宗何在?” w*0T"hK  
DlP=R  
晚飯果然如紫荊衣鐵口直斷的般,西葫蘆素餡大包子,半桶絲瓜湯喝到飽,難為金鎏影還要夾著經書包裹,辛苦爬山路回來。 1Cthi[ B  
赭杉軍與墨塵音進屋的時候,剛好已經吃了一半,勉強趕上一個尾席。 = 8n*%NC  
紫荊衣慢條斯理喝著湯:“據說宗主從山下帶了幾個孩子回來?” 1L ow[i  
“吾見到了,資質普通,大概是要分在十方堂或雲水堂。”金鎏影想了想,“據說還有一名天資不錯,已經送到監院處去了。” h 9/68Gc?6  
“許久不曾添過後進,”紫荊衣打了個哈欠,“宗主終於想要再栽培幾名徒弟了麼?” iC">F.9#  
“大概是要送到對面去,那堬有漱H少了些。” UHHe~L  
;(A'XA4 6N  
赭杉軍很沉默地吃飯,很主動地進了廚房刷碗。 EP @=i  
墨塵音在外面轉了兩圈,也摸了進去:“你見到宗主時,見到這位新進的小師弟了麼?” =Ur/v'm  
“不曾,宗主隻身一人。” .u)YZN0\  
墨塵音又踱了兩圈:“哪里忽然來了這麼多孩子,最近不曾聽說有疫病天災之類,道境太平很多年了。” ~2H)#`\ac8  
“大概只是未曾聽聞。”赭杉軍抬頭向外看了看,“目不可及之地,並非處處圓滿。” XOoND  
“吾不愛聽你說這個。”墨塵音抓過一隻碗擦去水珠,“不圓滿,總會圓滿。道境是祥和之地,玄宗又大開養化之門,以此為憑,哪里有那許多可以憂心的。” &E ~7ty'  
“吾也只是說說罷了。” x<].mx  
8G=4{,(A  
難得一個月明星稀又有清風吹拂的晚上。 \y=,=;yv  
墨塵音抱琴出來坐在涼床上彈了一曲,和之山水清音,果然又格外不同。 \AG ,dMS  
赭杉軍很老實地坐在另一頭,看似打坐,又是神遊,也不知道究竟在想些什麼。一直看著山中遠處,大半個時辰動也不動一下。 ~$5[#\5%G  
墨塵音順過琴尾撞了撞他的後腰:“赭杉,你要飛升了不是?” ^,50]uX_  
不等他開口,又坐過去些:“還在想宗主的話?玄宗就是玄宗,有什麼好想的。吾等安身立命之處,便叫玄宗。” J_tJj8  
“若不在封雲山,不在道境……” ,}<v:!  
“玄宗弟子所在,就叫玄宗。”墨塵音斬釘截鐵下了最後一句注解,還很安慰似地在他背上拍了拍:“宗主一定是在對面山頭那受刺激了,才拿這麼詭異的話來糊弄人,走吧,睡覺去,不早了。” :98Pe6  
HV>Wf"1  
搬回自己的屋子三天,墨塵音終於漸漸找回了習慣的感覺,少了酷暑逼人,入睡容易了很多。但這夜卻又有些不安穩起來,在床上滾了幾圈,剛剛積攢起的一點睡意也快要折騰得散了。 OT zh=Z^r  
sfH|sp  
赭杉軍睡得一向安穩,但卻淺眠。 !#3R<bW`R8  
半夜堜艙M睜眼,看到墨塵音扶著門框站在那:“赭杉……” ?tBEB5  
“宗主的意思,大概就是,‘眼前所見即是真’吧。” V%+KJ}S!Z  
“眼前所見……”赭杉軍把這話在嘴媊Z了幾遍,似乎有什麼東西,引導著他的思維向一個自己也不太明瞭的方向轉向而去。 #nnP.t m  
eL],\\q  
旁邊紫荊衣的屋子堳y了兩聲,傳出含含糊糊的說話聲:“金鎏影,天涼了,明天把門簾掛上……”

shakasaga 2008-02-24 20:31
赭衫这堪比郭靖的死脑子,来修道思辩真是难为他了。不过也就他这份执着,适合修道。远…… ~ohW9Z1  
V9+7A  
GXwV>)!x  
=,sMOJ c>  
.

紫蝶姬 2008-02-24 21:16
好巴~ sUA)I%Q!  
阿赭的腦子真的筆小金還木 ms~ mg:  
阿呀~~ UrgvG, Lt  
喜歡人家就說咩 UOq$88sr  
小墨依定會說 (2S,0MHk  
YES ! I do!!

zoexu 2008-02-24 21:35
《知真》里面最喜欢,印象最深刻就是下棋的时候紫墨二人为了谁去煮晚饭的事争论,一个说午饭是阿金买的一个就反驳包子是赭叔带回来的,噗呵呵,这说明小紫和小墨那都是把另外两只看作是自己这一方的人,也就是说是“内人”哇咔咔~果然是四奇两两成双>///< 一路看下来发现小紫和小墨气场比较强势,赭叔意外的比阿金还木头而且小墨相对在赭叔面前要乖巧一些,于是阿金每次都成了被欺压的最可怜的人,为我们带来好多的欢乐啊(我真是不厚道,笑)~不过最后那里小墨说的话我不太明白(资质鲁钝),和赭叔问的问题怎么联系起来看呢?

memory26 2008-02-25 02:45
(美)男子宿舍的(同居)生活啊~~太可爱了~ Qv8Z64#  
小黑、咳咳,是小墨~真像个好妻子~照顾病人,喂药做饭、真是温柔贤惠阿~~会撒娇还有一点孩子气~真是太太太可爱了~~!赭杉的感觉和剧中一样~很沉稳内敛呢~不过对小墨的关心体贴在细微处表现出来~感动~~ pNDL:vMWP  
小紫怎么好像妈妈一样~掌管民生大计还这么喜欢使唤别人~~看起来也是好老婆的样子~~小金是妻管严哦?对小紫这么言听计从~~^0^

dcain 2008-02-25 03:09
看楼主的最后一段,内个……莫非小紫和木头也睡在一个屋里?!! #<)u%)`  
果然大家都比赭叔反应得快啊~~

lisexuanyue 2008-02-25 03:15
咳咳,看了这篇唯一的感想是…… ' e-FJ')|  
小紫是不是和阿金住在一起小紫是不是和木头住在一起小紫是不是和木头住在一起的啊啊啊啊啊啊! TkK- r(=  
萌死了~~~~~~~~~~~~~ .L8S_Mz  
小紫让我扑上去咬一口吧吧吧吧XD

蓮香襲玉 2008-02-25 03:51
四奇之互動粉好笑,至少沒那爭名奪利黑暗 ~$+9L2gz  
小墨和小軍淡淡情誼發酵,兩人發展粉自然,又如水細長,期待下篇

般若蘭寧 2008-02-25 06:45
shakasaga: R# gip  
赭叔其實只是認真而已嘛…… ybfNG@N*  
要不是這樣木訥老實,墨姑娘不定還不愛呢……這就叫什麼鍋什麼蓋,天註定啊^ ^ aRR*<dY  
9c<lFZb;  
D=e&"V a  
紫蝶姬: 5pz%DhjLo  
墨姑娘雖然人直爽,但是也還是很害羞的吧…… NoV2<m$  
所以這兩個要磨成正果,還真是很辛苦的說。 S&9{kt|BI  
努力吧小紫,靠你了! 6kHAoERp  
e1K,4 Bq  
o XA*K.X<  
zoexu: R}BHRmSQ  
就是這種自家人的口氣才大愛啊,很自然的就把對方劃在“自己的”範圍內,是很幸福的感覺。 \acjv|]  
墨姑娘在赭叔面前一向很乖的吧,小地方會咕噥咕噥,但還是非常聽話的。只不過四奇現在要面對的最大的大事也不過是上課吧,於是就沒赭叔的家長威信發揮的空間了…… 7` &K=( .  
至於金同學,沒錯,他就是PTT資深成員啊。 w $pBACX  
關於那個問題,大概就是赭叔問宗主:修道不是要修到一切歸一返無(汗)麼,沒有才是最好的,那玄宗這個修道的組織現實存在著,是為什麼呢? nKch _Jb  
墨姑娘的意思是:你看到什麼,就是什麼。你看到了玄宗,它就是玄宗,你要是看到山水田園,那這就不過是山水田園而已。 ']>@vo4kK{  
然後赭叔就腦筋一滑:啊,可我現在看到的是你啊^ ^ M&xfQNE   
_"=Yj3?G%  
&p0*:(j  
memory26: rj<r6  
墨姑娘一定會是個好老婆的,上得廳堂下得廚房(進得臥房?)赭叔要努力快點抱回家才是,養在自己屋子媄鬗艉~是最有愛的吧~~ _a^% V9t  
小紫愛使喚人,大概是天生的吧,不過也要有金同學的後天養成才是。這叫閨房情趣,不足為外人道也(///////) 2BEF8o]Np  
_yumUk-QW  
GAV|x]R  
dcain: //Ck1cI#h  
那個,小紫和金同學是住在一個大屋堙A可是沒住在一個小屋堸琚A汗…… #"=_GA^.{  
K)N7Y=C3  
_da>=^hFJ  
lisexuanyue: 0 @~[SXR  
是沒有門簾,又沒有關門,四面通風,所以和隔壁的金同學說起話來也很方便啊…… r1 )Og  
這句話的中心詞是“掛門簾”而不是“金鎏影”啊,擦汗…… 1W;q(#q  
pS;jrq I#  
1 @tVfn}  
蓮香襲玉: ~Qeyh^wo  
不知道這算不算做鴕鳥……想看四奇快樂的生活在一起。沒有後來的背叛與痛苦,就那麼快樂的,幸福的,過他們的日子。 ?dY}xE  
能幸福時,儘量的幸福吧。

oakmilk.tw 2008-02-25 09:21
真好,赭墨與金紫~^^ ?>LsIPa  
uAwT)km {  
也真可憐等飯吃的木頭和神木(噗)兩位了…=3= Tn8Z2iC  
也難得,神木兄汝竟然也感覺的到2位"掌廚"大人之間氣氛不對頭的怪異而決定自己開口下山買米嗎?? :%~+&q S  
小墨,汝教的好啊~!! (姆指) (眾:是醬子嗎??@3@) "z8L}IC!e5  
3~iIo&NZ  
紫&墨下棋的那段,著實有趣~ K\v1o  
想著那麼耍小脾氣耍性子的時光,年少氣盛不知愁,未嚐不是樂趣… T1.`*,t)=  
是說小墨…這麼急著下山找神木老大,真是標準的小妻子心態使然啊~=﹏= v `9IS+Z  
然後是蒼老大…汝的腹黑與惡趣味在大夥都還只學了些皮毛、還只能乖乖地捧著書冊從這個山頭爬到另個山頭(金:....吾也不想這麼慢慢爬然後只能趕吃最後剩下的好咩?! Q口Q)的時代就已是玄宗內外遠近馳名了嘛?? F 0 q#.   
連宗主都難敵汝的實力啊……莫怪小翠日後被汝吃的死死的(羞)~ 4{7O}f  
對了,宗主那位新收的子弟就是小翠嗎?? ^0^ ov.7FZ+  
BrcT`MM[(=  
『眼前所見即是真』…… hosw :%  
很好的說法,也讓人有些新的頓悟。 ) ,1MR=  
何處玄宗、何處有別??心中有玄宗,入目皆可處。 u2,V34b-  
我們心裡抱持著什麼樣的想法,眼前所見即為心境投射。而小墨說的好,只要有玄宗子弟,就是玄宗,何必封雲山?? R/&Bze  
很喜歡赭墨兩人那種互補的相處與性格,以及同樣把對方在意之事擱在心上不放的,在乎。>/////< |}P4Gr}6  
意外發覺,赭老大似乎有些悲觀的感覺呢~>"< 小墨要加油把赭老大拖出來(何)啊~~ C %}}~Y  
M}MXR=X,  
小花,不吝惜獻上~赭墨的知真,與一種了然的默契…^^ ]U.1z  
期待新文ing....^3^

lllinda 2008-02-25 17:24
唉……正是饿的时候来看这篇文,结果一遍下来,就“包子”最吸引我。 9 &a&O Z{  
…… xFvDKW)_X7  
赭叔大概是玄宗里面最专心修道的人了。墨姑娘放不下赭叔啊,连悟道都帮着,真是贴心。 ? UuJk  
我家小紫总是在最重要的时候插花,真是好人啊。 hDTiXc  
我家小紫…… |d =1|C%,  
(挥手拍飞某人,打扰人家花痴是罪过啊罪过) mv_N ns  
顺便说,这两天人家心里就只有荻,等定下心了再说你的赭墨图吧。

清水泠音 2008-02-25 21:40
果然是老夫老妻、夫唱婦隨啊啊啊啊啊---!!!【尖叫ing】 KKpO<TO  
g#b[-)Qx  
赭兄~~我是不知道你在鬱悶什麼啦~~ Nb;xJSlox  
其實地方不是重點,真正能開拓的是人心呀! U"\$k&  
看來墨姑娘要好好開導你一下=3= owHV&(Go(B  
7 $AEh+f  
金紫可以獲得奧斯卡最佳夫妻(?)配角獎了, k=">2!O/  
偶然插入的對話一直能帶來不小的震撼力XDDD

般若蘭寧 2008-02-26 05:48
oakmilk.tw: ;o* n*N  
赭叔雖然木,但道士的天性(有麼?)還是讓他能預知危險的吧……何況赭叔雖然木,也是個好老公,好師兄,出體力的活,就當仁不讓了。 i Lr*W#E  
墨姑娘沖出去找他,大概真的就象小紫字面上說的:怕他這麼大個人,丟在哪了……赭叔太好學了也不是好事,經常就把自己亂丟……墨姑娘你辛苦了! =xz Dpn>f  
至於宗主新收的那名徒弟啊,可能、大概、也許,就是小翠吧。不過這文是四奇赭墨主,大概不會有六弦什麼事,只要知道他們住在遙遠的那個山頭就好了…… g%z'#E 97  
赭叔其實不是悲觀啦,他真的只是木而已……站那發呆,也純粹是學術的發呆啊。所以墨姑娘敲打起他來也是很主動很愉快的,所謂互相幫助(?)嘛~~~ 6~g`B<(?  
,9jq @_  
e`gOc*  
lllinda: #lDf8G|ST~  
其實玄宗的道士們,都還是很認真的吧……不認真的大概也進不了這個門。 uLFnuK  
不過赭叔還是個中極品就是了~~~~~~ /'vCO |?L  
你家(也是我家的好吧)小紫總是神來一嘴,畫龍點睛。不過也就只有他最適合幹這樣的工作吧。 yO }RkRA  
赭墨圖要努力啊,不然不說包子,粥都沒你喝的哇哈哈哈~~~ f`Km ctI  
'wh2787  
hF`e>?bN  
清水泠音: [>+}2-#  
赭墨就是琴瑟那個合鳴的溫馨幸福夫妻組啊,真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 OT-!n  
赭叔是愛學習的好學生,於是墨姑娘就是負責要他不要天天鑽在書堛忖ㄔX來的工作吧。 P=v 0|Y*q|  
學習重要,老婆也要顧好啊~~~墨姑娘難道不是都在暗示你“直需憐取眼前人”了麼(羞////) Z(g9rz']0  
金紫是可愛的插花王……可憐的金同學永遠是活在最底層的那個……還甘之如飴……

天絃 2008-02-28 09:28
啊~~~實在是好美妙的一篇啊!! R1.No_`PHq  
我最愛美男宿舍(?)題材了 一股說不出的愜意呀^^  cTpmklq  
小墨可真是隨性~ 赭衫雖然木納了點但真是貼心 dMkDN aH,  
配一對真是讓人開心花>////<


查看完整版本: [-- 11.12 [赭墨]誰人許我千秋,323F,更新《靜好》end(我愿他們這一路永駐平安,千秋靜好……)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0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127456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