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11.12 [赭墨]誰人許我千秋,323F,更新《靜好》end(我愿他們這一路永駐平安,千秋靜好……) --]

三十六雨 -> 琅琊文庫 -> 11.12 [赭墨]誰人許我千秋,323F,更新《靜好》end(我愿他們這一路永駐平安,千秋靜好……) [打印本頁] 登錄 -> 注冊 -> 回復主題 -> 發表主題

<<  1   2   3   4   5   6  >>  Pages: ( 8 total )

弱水三千 2008-02-29 01:12

最近很迷小墨呢~~~水灵灵又贤惠又厉害~~~玄宗总是出极品受啊~~ t`vIcCXqyl  
nh%Q";  
楼主的这一系列文很温暖呢~~~淡淡的感觉,像是幅水墨画,让人看了就觉得美好啊~没有尔虞我诈,没有强弱之争,有的只是平和与温馨~~~ ph=U<D4  
>y i E}  
四奇的生活还真是悠哉游哉~~小紫的强势,金木头的自觉,小墨的悠然还有赭木头(玄宗不仅出极品受,还出了不少木头攻啊……看天……)的天然呆=W=(我不会被祥瑞吧……)都好有爱~~~ XnV$}T:?X  
FY<77i  
看到小墨和赭木头握着手倚靠在一起的地方觉得非常温馨,所谓执子之手与子偕老啊~>-<小墨,你家木头虽然迟钝了一点,但还是很优秀的呀~ Be2yS]U  
"6o5x&H  
还有小紫和金木头这对也挺有意思~ VHTr;(]hk  
"QCViR  
话说,虽然世事无常浮生如梦,但,不管百年之后会发生什么事,至少这一刻,他们是幸福的,是在一起的~~~ IT\ x0b cv  
2?\L#=<F  
喜欢这种生活气息的文,看的时候丝毫没有负担~~~楼主加油~

雷立斯 2008-02-29 04:54
真是一篇溫馨的好文 2V=bE-  
把四奇修道的情誼描寫出來了 ;n=A245W\  
還有四個人截然不同的個性 $#d.@JWi  
及行事風格 Y!lc/[8  
都在生活的小事中一一道出 y7Sj^muBY  
看似平凡無奇的生活裡 ,5thD  
卻有著令人溫暖的小幸福 x>~.cey  
我喜歡像這樣的文風 P(Ve' wOaf  
期待這文可以一直寫下去

ccabxyz 2008-03-02 20:25
噗哧……八成宗主是被葱老大虐了…… ,N`D{H"F  
四奇的生活真是幸福…… 9U~sRj=D  
新来的弟子是小翠么^^期待大人的下文啊……

般若蘭寧 2008-03-02 21:12
天絃: #[ch?K  
墨姑娘感覺是四個人中最天然的吧……當然赭叔那種天然呆不算…… lF.y Q  
這種輕鬆的宿舍生活就是拿來療傷的,所以大家都要盡可能的舒服愜意下去嘛! k;?E,!{  
*'nZ|r v  
X3, +aL`  
弱水三千: MyJG2C#R  
我就是被墨姑娘迷到神魂顛倒了才來寫文的啊……墨姑娘你怎麼可以這麼好這麼好這麼好(被赭叔冰起來丟出門~~~) eFdN"8EW  
劇堶悸熊h苦背叛犧牲等等都太多了,所以讓人不能不去想像沒有這一切重壓的時候,他們間輕鬆自在的日子。就算前路走到盡頭,至少回過頭,總還是能看到一路走來幸福的軌跡吧。 D'3. T{*rH  
赭叔和墨姑娘不適合太轟轟烈烈的激情,細水長流,那種老夫老妻的感覺才合適。是說我果然最愛這種歲月洗練出來的感情啊! ##clReS  
握拳,他們肯定會幸福的,赭墨是,金紫也是。 _=;ltO  
&%`Y>\@f  
,?zOJ,wl  
雷立斯:  = ~^  
其實嚴格來說,這文不算正經的文風,畢竟加入了不少自己的想念。 \]+57^8r  
不過為了寫出平淡溫暖的感覺,一些現實感念的偷換應該是可以原諒的吧(純潔看~~) ;m cu (J  
與其說是四人修道的故事,其實更像是四個快樂的同寢室好友嘛。細細淡淡,細水長流,不用想以後如何,幸福就這樣理所當然的繼續下去,繼續下去…… cWNWgdk,`V  
%e'Z.vm  
ZP^7`q)6  
ccabxyz: rYwUD7ip  
某種意義上來說,玄宗的宗主也是很值得同情的吧……真是無量天尊~~~  `Aa*}1  
新來的弟子,也許是小翠吧……不過《千秋》是寫四奇的,所以應該不會怎麼提到六弦那邊的事,大家就自由心證吧…… j: /cJt  
正在努力的寫下文中,燃燒對墨姑娘的一腔熱愛啊~~~

般若蘭寧 2008-03-04 17:41
繼續受著刺激,於是大膽的決定,用糖把自己醃起來…… Iu -CXc  
謎樣時間的謎樣福利番外,於是大家都這樣一直幸福下去吧! 96.z\[0VZ  
H~P"u YKIZ  
F}lgy;=h  
誰人許我千秋——(番外)涼風 *I(g~p  
oYG].PC  
紫荊衣難得的好興致,將三人全數拖到了山腳的小酒館堙C撿好了座頭,才寶貝似地搬出幾隻罎子來,紅泥封口,尚帶著薄薄的泥漬。 Q&9%XF uM  
dWI.t1`i  
“好東西,才找你們一起來。別人想嘗一口,還分不到呢!” +HK)A%QI  
<9s=K\-  
封泥拍開,濃郁的酒香四溢。饒是赭杉軍這般不懂酒的人,也知道其中定然是上等的佳釀。不過問題是: B~u_zZE  
“紫荊衣,吾不擅飲。” N+vU@)_lC  
墨塵音只消看了看那一字排開的幾個罎子,就很手軟地想要摸出門去。奈何紫荊衣一步跨在門前,手中的扇子橫掃千軍:“橫著回去躺一天,橫著回去躺三天,你要哪個?” ,ZYj8^gF  
墨塵音閉著眼睛坐了回去:“赭杉,記得扛吾回去!” Bn"r;pqWiT  
F)0I7+lP  
酒入喉,卻沒有想像中那般辛辣沖頭。帶了些微的澀香,不滯礙,綿軟順滑地下了肚。紫荊衣很得意地搖著扇子,一副“吾就說是好東西”的樣子。於是連赭杉軍也放了心,並不很推脫地連盡了數杯。 #f'(8JjY  
Jb~-)n2  
發現的時候,墨塵音已經全身虛浮得要倚著桌子才坐得穩了。 xmDX1sL**  
>q&Q4 E0  
“他不能再喝了,吾先帶他回去。”赭杉軍皺著眉頭看了看興致正濃的桌子另一邊,手一挽將墨塵音拉了起來,“走得動麼?” 4pF U`g=  
墨塵音朦朧地點點頭,猛眨了眨眼,看起來像是清醒了些,顛倒步子向外便走:“紫荊衣,吾與赭杉先回去了。” ,qRSB>5c  
RTSR-<{z  
口齒倒還清晰,步子雖然不穩些,看起來,也還是走得了路的。 /)i)wxi  
hG,gY;&[6  
不過爬了半山之後,墨塵音的腳底下已經沒了根般,飄飄然踩在雲堙C人卻還有些意識,按著額頭一搖三晃:“這酒上頭,吾就想……紫荊衣哪里肯喝那麼淡的……”  afEp4(X~  
見他一腳險些踩到泥地堨h,赭杉軍伸手將人拉了回來,微用上力晃了晃:“要不要休息一下?” -?b@6U  
“嗯?”墨塵音甩了甩頭,卻是眩暈更甚,抓著赭杉軍的手臂勉強站穩,人看起來就是一副昏昏茫茫的樣子。赭杉軍只候了片刻,就做主張將他拉到一旁的旱廊橋邊:“站著歇一歇,再走。” >5Zp x8W  
QD:0iD?  
秋風中帶著些許的涼意,卻不甚冷。墨塵音被酒氣蒸著,臉上飛起了些薄紅,靠著欄杆站身,卻又頗不勝酒力,搖搖晃晃仿佛隨時會跌到地上去一樣。赭杉軍猶豫了下,終還是拉著他的手,在木圍欄上坐了。 'D-#,X C  
雖然不雅些,總比摔倒了好上許多。 &bJ98 Nxl  
並肩坐下,墨塵音的身子立刻虛軟地靠了過來。微高的體溫隔著薄薄的衣衫很清晰地烙在肢接處,帶著醺醺的酒香。 !dLz ?0  
ucj)t7O   
紫荊衣說這酒是浸過白桃花的,絲絲縷縷的苦香,之後卻最能在舌底回甘。 YF{K9M!  
![5<\  
赭杉軍想,自己大概很不懂得品酒。難得的佳釀,只能嘗出辛辣的酒勁,真是糟蹋掉了。墨塵音卻是喝了不少,不知可有什麼不同的體味。  2H<?  
墨塵音的頭漸漸要滑到他的肩下去,突地一驚,又抬起來些,軟綿綿地喚了聲:“赭杉……” |Z;w k&  
抬到一半的手沒什麼力道地垂下,落入赭杉軍掌中,自言自語般咕噥著:“頭髮……掃到眼睛了……” vc2xAAQ  
赭杉軍扶著他肩頭的手略抬高些,撐起他的臉頰。額頭鬢角淺淺地滲著熱汗,幾縷散落的發絲不甚聽話地粘在臉上。觸手濕而熱,細軟光滑的肌膚仿佛吸附得住手掌,只能在其上順勢遊移。想要挪出些許空隙來,竟是連手心自己也不肯。 p _e-u-  
將那幾縷頭髮小心地拂開了,墨塵音依勢將頭枕在赭杉軍掌上,不太安分地蹭動著,喃喃道:“赭,你看月亮……” Hcd>\0  
{NK>9phoB  
傍晚時分剛下過小雨,此時積雲未開,又哪里來的月亮。 P&aH6*p1  
V8&/O)}o  
果然是醉糊塗了,赭杉軍想。這個樣子回去被人見了怕也不好交代,不如就在此多耽擱片刻吧。 BHmA*3?  
將不太聽話的腦袋向肩上壓了壓,語氣堳雃釣ヱ_F的味道:“睡一會兒吧。” gE=~.P[ZX  
墨塵音小小地打了一個酒嗝,人像是安靜下來了,小指卻又不安分地在赭杉軍的掌心輕搔起來,小小聲,一聲接一聲地念道:“赭杉,赭杉。” vP}K(' (  
“嗯?” /^[)JbgB  
赭杉軍微低下頭,幾乎額抵著額的距離,彼此的氣息暖暖地吹拂在臉上。墨塵音半眯著眼笑起來:“赭,你有兩個頭!” Q]xW}5 /  
赭杉軍的臉黑了一下,攬著他肩膀的手略收緊些:“你喝多了。”本想是有些責備的口氣,說出來卻帶了滿滿的寵溺。赭杉軍被自己嚇了一跳,眼神輕忽地飄開了些。 w#mnGD  
“兩個頭……吾也一樣喜歡啊!”墨塵音像是歎氣似地繼續說著,臉又仰起來些,額頭碰在一起,體溫無障礙地傳遞。 `^J~^Z7Y-  
0D#!!r ;  
赭杉軍覺得自己一個多時辰前喝下去的那些酒,終於後知後覺地開始發揮上頭的作用了。 s*CKFEb#  
Dlj=$25  
墨塵音繼續夢遊般迷離地看著他的臉:“很笨啊!” HHnabSn}{q  
“我麼?”赭杉軍其實並不是很在意這種莫名其妙的指責,只是覺得,自己總是該回應著說點什麼。 ,.`^Wx6F  
墨塵音慢慢地搖著頭:“……吾很笨,是吧?” !v;r3*#Nky  
)N=b<%WD   
赭杉軍的心思轉到那本他練了一個月仍不圓滿的六合衍陣上,又轉到他磕磕絆絆好久才成的以琴化術上。四人之中,以墨塵音的術法起點最低,故爾初起步時也最是吃力。然而…… el|t6ZT*  
^}1RDdQ"U  
墨塵音得不到他的回應,揪住他雙鬢的頭髮拉扯起來:“赭!” S ,(@Q~  
回了神,兩人間實在近得不存在什麼距離,一眼望進醉後朦朧的眸子堙A融融水波,款款柔情,濃濃心意。 Y(SI`Xo[  
赭杉軍難得不需點竟也開了竅,只不過一張臉平素木訥慣了,說出的話便和臉上的表情很不搭起來:“吾不該不知……” qfYb\b  
“什麼?”墨塵音眨了眨眼,帶了些孩子氣的可愛。可浮動於外的,不是天真,卻是種兩相知下,不需要言表便明瞭的魅惑。 Zc4h jg  
_Mt:^H}Sy  
蜻蜓點水般觸了一觸。 #6H<JB  
J$I1 *~I4v  
兩人都有些小小的驚慌,立刻分開些。再慢慢湊近後,便是不摻雜任何試探與猶豫的深入了。 \[oHt:$do  
J/<`#XZB   
墨塵音的雙手改抓在赭杉軍的肩上,硬挺的衣料,竟也被捏得皺了些。片刻後,微微喘息著連頭也擱了上去。 5 N/ ]/  
赭杉軍拉下他一隻手握住,皺了皺眉:“你出了好多汗。” oNU* q .Q  
墨塵音不肯抬頭,只喃喃道:“吾說吾緊張了,你信麼?” mW-@-5Wda  
“……”赭杉軍猶豫了片刻,想不出什麼說詞,只得道:“小心著涼。”將人更向懷里拉了拉,寬大的袍袖,密密地攬住了。 u3. PHZ  
墨塵音微挪了挪,偏露出半張臉來:“酒的味道。” GC\/B0!  
“你身上也有。” I@S<D"af  
“苦麼?” AX,Db%`l,  
赭杉軍低下頭望回去,很嚴肅認真地道:“甜的,會回甘。” wKeqR$  
墨塵音輕輕地笑起來,眼中月色溶溶,像是藏了兩個疊起來的小月亮。 p 5o;Rvr  
Q~@8t"P  
於是又貼近了些,秋夜的涼風,便憑如何,也吹不透了。 c Y"^3Ot%^  
B)Q'a3d#  
“赭杉,吾困了。” ]s -6GT  
>Qx#2x+  
於是頭抵著頭,肩並著肩,手挽著手,靜靜地小憩片刻。 m5p~>]}fYF  
IcoL/7k3  
涼風起天末,君子意如何? %xfy\of+Nk  
H\k5B_3OU  
I>5@s;  
****************************************************************** =@w:   
`SwnKg  
一個吻,就完了?沒錯……所以說,這篇只是發生在不知年不知月不知日的深夜,謎一樣的福利而已。僅此證明,赭叔雖然是玄宗特產的木頭,卻不是不可雕的朽木啊! "XY?v8*c  
何況沒有日光也有月光,沒有月光也有星光,圈圈叉叉之類不和諧的活動,多有傷風化啊…… f lB,_  
於是,就這樣,完了。

淡路鰻魚 2008-03-04 17:55
「兩個頭,我也一樣喜歡哪。」看到這裡爆笑了,真是太經典的告白了(笑倒) 'MUrszOO.e  
?},ItJ#>)q  
白看了好久的文,冒出來透透氣=w= _5T7A><q<  
(看了您的文之後雖然也曾經想過寫點什麼,但是一看到赭先生的臉,我就...囧了Orz) W*<]`U_.  
cBI )?  
獻上小花一朵,請笑納。(然後繼續等新文XD)

zoexu 2008-03-04 19:28
不不,楼上的,就是要赭叔那张老实木讷一本正经的脸才有萌点哇咔咔~这次的福利看得我脸红到破表,啊啊,太甜蜜太粉红了,原来赭叔根本是看似不解风情实则在不经意处最是浪漫的人哈>_< 那个蜻蜓点水的吻,萌得我浑身颤抖,最近几天来受的刺激全都治愈了~另外,据说官网已经放出赭叔的新图了?虽然我没有办法看到,不过如果确有其事那也是非常可喜可贺的好消息,就为了这个,嘿嘿,般若内就再多增加一点福利好咩^_^

清水泠音 2008-03-04 21:06
嗄嗄,太可愛了>//////< #& wgsGV8C  
赭大叔的確是出了名的木頭~~神木等級~~ !_ Q!H2il  
但是也不代表腦袋裡也都是木屑呀~~XD XX-T ",  
感覺兩個人之間的情意雙方了然於心, fqb$_>3Ol  
就少了點催化劑~~小紫這次是一大功臣XDDD f4S@lyYF  
清甜的文也很合我胃口呀U//////U

雙飛蝴蝶 2008-03-04 21:29
赭杉真是木呆呆啊, U_- K6:tr  
小墨不主动,永远不会想到, -YV4  O  
不过也是这种呆,墨姑娘才会更喜欢。 #0u69  
q=Yerp3~  
新剧里面小墨的那声好友, f^4*.~cB  
估计四奇以前感情一定很好, E ZKz-}  
文中这种清纯的学员氛围, -^H5z+"^  
让人都好有爱。

oakmilk.tw 2008-03-04 22:08
小紫的威脅果真簡單又有力(喂)~XDXD Ro]IE|Fv  
.p9h$z^  
很甜,卻不膩,眼神流轉之間,皆是恰好的蜜,滑上心扉,隨著遲來的酒意,微醺。 /Q8A"'Nk  
同門對赭杉的趣稱,並非不知,只是無從在意。 }pnFJ  
可,懷裡人兒,醉後張顯的情意,心底,平日兩人相處堆積而成的片段,剎那,化為絲絲柔軟, H}V*<mg w  
柔和赭杉向來的粗心,軟化赭杉從來便無意的矜持。 Zf v(\SI  
雲積無月??笑,彼此微赧的眼裡,看到的,何不是心中皎月呢?? f_h"gZWV  
R%_H\-wo  
或許裝醉,只道迷離。今時難得赭杉柔情以待,又或,這神木(噗)似乎開了竅,想法,諸多猶豫。忍不住抱怨,若是金紫,怕攪和的更多罷!? SP7g qM  
衝動出口,難忍,何忍,總教你往他處想去的情意。及待蜻蜓點水一吻,訝然驚喜,對上你的明白無悔,那刻,還有什麼遲疑。 sLa)~T o  
緊張地揪著你,是不得出氣的喘息,亦是憂你不過一時情亂。不敢抬頭,因不願見你眼裡任何一絲你自以為的歉疚,卻,教你擁進懷裡,貼合,如此鮮見的…親暱。 Gd6 ;'ZCmY  
你依舊嚴肅的回答,眼底,柔情萬丈。交握的手,穩穩的心緒,再無飄盪不安。一場醉,一片心,喜,終讓你有所感、有所動。 UUf1T@-  
ICbdKgLz  
這次的番外真的甜到不行吶~=﹏= $t# ,'M  
原來咱們赭神木(咳)也是有開竅的一日啊…(茶) @GZa:(  
小墨,恭喜汝啦~(姆指) >//////< m2uML*&O5K  
小花一朵,誠心獻上~^^ y2"S\%7$h  
期待大大精采的續作ing....^3^ *<1x:PR  
uxMy 1oy  
【最後kuso小劇情】(喂)~ i? _D]BY4  
酒意漸退,歸途,一直有些扭捏的小墨總算開口…… =R;1vUio  
墨:「赭杉…你、你怎麼…怎麼那麼會…呃…會接吻??」暗道這傢伙難不成就是俗稱的『惦惦吃三碗公』的那種人嗎?? (噗) >/////< % r   
赭:「……吾看金鎏影和紫荊衣做過。」 8pL>wL &C  
墨:「你、你你看過他們……」臉更紅,更好奇究竟赭杉是看了多少次才學得這般"技巧"?? (喂) *CY6 a  
赭:「看過。」偏頭,輕撫小墨已經紅到耳根的臉蛋。「金鎏影私下教過我方法。」 FHNuMdFn  
墨:「他教你??」金鎏影你這傢伙,帶壞我的赭杉啊~~~!!! >"< 0?Tk* X  
赭:「紫荊衣要他先教我一些,說是……」一頓,似乎明白在另2位同修眼中,原來早知他與小墨將至的發展。 ";?C4%L  
墨:「什麼??」 _l!U[{l*d  
赭:「說你總有一天會主動獻上,我只要把握住重點,實際而為,自然便知。況且,我總得讓你有個美好的初吻經驗。」揚唇,因紫荊衣今日的邀飲,更因眼前人兒難得的羞意。 b|ksMB>)  
墨:「……!!!!! >///////<」 },EUcVXk  
小墨再說不出話來了,半是羞怯半是惱怒,暗想:金鎏影、紫荊衣,你們2個給我記下了!!! >口< ss X6kgq_(  
卻,捨不得將頭低下,赭杉難得的笑靨,和兩人不曾放的手,心,熱意成災。 m wEVEx24  
罷了罷了,他難得吃定自己一回,何妨?? W3{<e"  
【End】

隋楓 2008-03-05 02:25
哈哈哈~我笑到了=ˇ="赭...你有兩個頭"~~哈哈~喝醉酒的墨桑好可愛呀=ˇ= 9Ajgfy>  
o(X90X  
主動的獻上吻耶>"<赭兄~你真幸福((飄~好喜歡大大的文風阿 Y 6<0%  
!OoaE* s  
在此~獻上一朵花~>"<笑納

蓮香襲玉 2008-03-05 06:01
好甜蜜哦,淡淡又甜而回甘咩,小軍對墨墨屬於大人體貼溫柔呵護寵溺型,幸福咩 "E ok;io  
被小紫鴨霸氣勢給鬥笑了......噗

lllinda 2008-03-05 07:48
……磨了那么久,居然磨出一个吻来。看来你的河蟹文计划有进步了。 Ro'4/{}+  
能甜就多甜一甜吧,莫非你还嫌甜多了不成。 M,_^hm7  
;sck+FP7w  
果然到头来还是墨姑娘有进步,赭叔只是欠缺一个火苗,潜力非凡啊。 Sp`fh7d.(  
我家小紫果然好人,又有非凡的洞察力,很清楚这两只的问题根源。 z@%/r~?|  
我家小紫啊…… *@G(3 n  
飘走ING

memory26 2008-03-05 07:51
看完~第一个反应是:小墨你酒品太差了~人家借酒壮胆增添气势你怎么反而耍酒疯耍得把自己都貼出去了~?不过~~看似醉态诱人的样子~~(口水ing)这样看来~醉得还不够哦~~哎~~不错不错~~总算有进展~~ DA4edFAuE  
小紫的威胁真是干脆利落简洁有效~女王啊~~葱白~~

Maryanna 2008-03-06 02:00
果然喝醉酒迷迷糊糊的人很可爱 t.>te'DK/  
老二是有些木(只是有些么……)不过也就是因了这性子找墨小四爱吧 )kL` &+#>  
@wB'3q}(  
于是看开头的时候我发现 lN)Y  
小紫那“今夜不醉我不放你回去”的气势果然是冰冻三尺而成的 N}}PlGp$  
那么多酒……我在想醉酒二人组离开后金道长的悲惨遭遇

般若蘭寧 2008-03-06 16:40
淡路鰻魚: ek(kY6x:  
四姑娘大概就是可愛在想到什麼說什麼吧,雖然是醉話。 9&XV}I,~?|  
不過就要是這樣的(偽)告白,才叫赭叔招架不住,這兩個果然是什麼鍋配什麼蓋麼~~~~~ v't6 yud  
VeD+U~ d  
赭叔的臉其實很有味道的啊,我發現我現在越來越喜歡他這張臉了XD /]k ,,&  
+YQ~t,/  
<(#xOe  
zoexu: XUQW;H  
赭叔不解風情是自然的,不過浪漫的話,他即使已經做出來了,也不曉得浪漫究竟要怎麼寫吧……果然神木! - 5o<Q'(  
面對這對清甜型的老夫老妻,太熱情奔放的風格會嚇跑人的。就是要蜻蜓點水,似有似無,才是傳統式的浪漫嘛XD j h1bn  
赭叔的新圖就是那個傳說中的周邊圖,可憐我把眼睛瞪脫眶了,也沒從一片紅通通中看出明確的一二三來T T L.IoGUxD  
#!8^!}nFO  
A"\P&kqMV  
清水泠音: \N`fWh8&  
赭叔當然不是木屑腦袋,伊是上供用的檀香木XD EU^}NZW&v:  
所以水磨功夫固然重要,還是大刀大斧的鑿一鑿才能真正出個形狀。 vR%j#v|s  
小紫一向是很可愛的催化劑,無心插柳,正是媒人的最高段~~~~ iL7-4Lv#  
2<y}91N:  
0.J1!RIK/  
oakmilk.tw: u5cVz_S  
小紫的扇子,一向可以橫掃千軍的。雖然是(讀書?)修行時代,也氣勢不減。 VVI8)h8  
這篇謎樣福利文是非常不聽話的自己冒出來的,大概也是我對這兩隻的感覺積累到不寫一次不成了。雖然正文(有這種東西麼?)堥滮H還一直是淡淡情愫流轉的曖昧,不過順其自然發展下去,到這一天也是很自然而然的事情吧。 0okO+QU,a  
墨姑娘當然是會害羞的,但赭叔也不全是無所知覺的木頭。所以能得到這樣的結果,一開始固然意外,但也是意料之中的吧。 ~{1/*&P  
>//////<我就是愛赭墨這樣的甜蜜柔情感覺啦! (<]\,pP0_  
koncWyW  
Kuso的小番外很可愛啊。莫非赭叔才是真正的深藏不露,而小紫的幕後黑手地位,也無質疑了啊!可憐的金同學,伊其實僅僅是個幫兇(?)而已~~~ r6F{  
zJnL<Q  
 V_+}^  
隋楓: ibZt2@GB)I  
那個……其實究竟是誰先主動的,很謎的啊~~~ zqHpT^B?  
私心的希望主動的是赭叔(不然告白和接吻都要四姑娘來主動,太虧了啊~~),但也有可能是一起的嘛。所謂心有靈犀,這也不是第一次了>////< 5';/@M  
~8H&m,{j  
#Dj"W8'zh  
蓮香襲玉: Gsds!z$  
這兩個人間的互動,應該是日久天長,慢慢醞釀積累起來的。不只一方付出,當然也不只一方接受。只不過接受的自然,付出得無所發覺而已。 0v_6cYA  
幸福嘛,甜甜淡淡,兩個人一起經營起來的(雖然赭叔一定一定沒有發覺!) J^+_8  
_dYf  
>u9id>+  
lllinda: ? -v  
哢哈哈哈,我也能寫出吻來了,這簡直是穿越性的成就啊! N5q}::Odc  
墨姑娘進步是肯定的,至於赭叔,進不進步,其實很難看出來吧。他最多也只是抽葉子,而不能開花~~~~~~~~ ~ V@xu{  
你家小紫……那也是我家的好吧~~~~~~~~小紫就是要這麼可愛才有愛! A0cM(w{7_  
Hk<X  
$ 7U Dz  
memory26: XPHQAo[(s  
墨姑娘半醉半醒著還要忙告白,沒把自己擺到地上去,已經很不容易了吧XD %+AS0 JhB  
反正他早晚都要貼的,不,其實已經一直在貼了。所以赭叔不也就接收得理所當然了麼。 YXczyZA`x  
醉態醺然的墨姑娘,我也想看啊>////<可是被赭叔的袍袖子擋住了……醉得再漂亮,也不給外人看啊T T

般若蘭寧 2008-03-06 21:37
誰人許我千秋——同歸 B1|?RfCe  
$ a`J(I  
做罷了經課,四人魚貫退出門去。 JaH* rDs-  
老經師叫住走在最末的墨塵音,慢悠悠道:“大贊樓埵h是年久積放的玄術秘錄,輕易不曾放人參閱,已多年未整理了。你去將它們清理編檔了吧。” e{v,x1Y_z(  
4 hL`=[AB  
走到院落外,紫荊衣把扇子捂在臉上,偷笑得落落大方。 "V:   
墨塵音很不滿地扯住他的袖子:“吾被苦役,有那麼好笑麼?” x7vq?fP0n  
紫荊衣轉手搭住他的肩膀向前走:“吾覺得,經師已經忍你很久了……你是四奇哎,不精研術法跑去擺弄那張琴,是會有報應的,哈哈哈!” 4st~3,lR$  
墨塵音的眉腳開始跳起來,悻悻地摸了摸背後的琴囊:“這又有什麼衝突嘛……” K5P Gi#  
f&6w;T=  
赭杉軍與金鎏影落後兩人一步,邊走邊討論著玄化雲水之術。赭杉軍打了個手勢,很認真道:“其性不同,又不屬一行。順生克之勢,漸導漸化,應勝於直接逆轉陰陽而成……” * eA{[  
q $t&|{  
紫荊衣兀地爆笑出來,看了看墨塵音變得亂七八糟的臉色,在他背上拍了拍:“今晚把那些秘錄一本本造冊,好好漸導漸化,莫辜負了經師的良苦用心啊!” ^$e0t;W=  
dVvZu% DFp  
大贊樓說大不大,說小,倒也不小。三層殿閣,書架上多是手本古卷,連翻看時用力大了都要隨風化去一般。二樓的空擋堙A備有書案,筆墨紙硯倒是一應俱全,蓋著薄薄一層浮灰。 o^6jyb!j  
*y)4D[ z-  
墨塵音認命地拿下拂塵,將灰塵撣了撣。對著滿屋子的書架發了會兒呆,終於卷起袖子,開始幹活了。 Q}WL/X5  
這許多的書籍,究竟要編錄到何年何月,真是無量天尊! lo"j )Zt  
+#0~:&!9  
聚精會神地揀選書目,半個上午倒也過得不慢。終於可以告一小段落後,墨塵音撂下筆,活動起微微酸脹的手指。 pNP_f:A|  
寫字倒是無礙的,可恨的是那硬如劣石的墨條。雖然大贊樓一向門可羅雀,也不該如此堂皇地用三流貨色來充數吧。 Bk&-1>cY  
E|Q{]&$;Z"  
紫荊衣的聲音恰恰好在樓外響起來:“下來開門,青天白日鎖這麼緊,是要幹嘛!” [:Be[pLC  
墨塵音慢條斯理從打開的窗戶欠下身:“大贊樓是玄宗藏經重地,無准諭不可擅入……” qpoquWZ  
迎面飛上來一個饅頭,他一閃身,順手撈住了。 g+e:@@ug  
紫荊衣眯著眼睛亮了亮手堛滬僕陛G“不吃?那吾拿回去了。” 7 n\mj\  
DNmb [  
墨塵音三兩步沖下樓,開閂下鎖,一氣呵成。 OWqrD@  
U?^OD  
紫荊衣將湯飯吃食一樣樣端出來,末了竟還有滾熱的一壺濃茶。一路提來點滴不濺,果然好腕力。拈了拈塞到墨塵音懷堙G“拿去,別說做師兄的不疼你!” aD+0\I[x  
IDj_l+?c  
很難說柚子大的茶壺堙A紫荊衣究竟塞進了多少粗茶。擱到涼了,抿上一口,霎時苦得明心透神,五內抖擻。午後微餳的倦意,立刻一掃而光。 <' W=]IAV  
連太陽穴都苦到微微發疼了,不過果然有醒神的奇效。 ^)|&|  
,g%o  
樓下又傳來細微走動的聲音,紫荊衣離開後未再度將門落鎖,偶爾會有人逛來這堣]不希奇。 >J.Qm0TY(  
墨塵音皺了皺眉,想著要不要去委婉地提醒一下。不過又側耳聽了聽後,忽然小跑到樓梯口:“赭杉!” y7>iz6N  
{z=j_;<]  
高瘦的紅色身影在錯落的書架間很好認。見他下來,微點了點頭:“擾到你了?” xsYE=^uv  
墨塵音攤開手:“吾這是在做苦力,又不是研習術法……這是什麼?” R_7 6W&  
“一層的書金鎏影大多看過,他默來給你的。” %Nl`~Kz9U  
墨塵音小小雀躍了下,捧著冊子兩手合十:“果然是好交陪,無量天尊。” zkd3Z$Ce  
“你做如何了?” Gv; ;!sZ  
“總還有六七成吧。吾寧可經師罰吾抄經,也不想爬上爬下的揀書了。” Ky * DfQA  
“這並非處罰。”赭杉軍很認真地糾正,“只是警醒而已。” A1Ka(3"  
“哈,警醒吾凡事要分輕重緩急麼?” 2@sr:,\1  
9MT? .q  
兩人並肩上了二樓,若大的書案上紙筆翻飛,攤開得一塌糊塗。 :"VujvFX  
墨塵音搶先亮了亮在案緣烙上紅印子的手腕:“手指都要抄木了。吾竟然從來不知道,玄宗有這麼些記錄玄門術法的經卷。” `{DG;J03[  
被警醒著做苦力的人很值得同情,於是赭杉軍默默地將桌面清理出一塊地方,提筆蘸墨:“你只管揀書,吾來記,會快一些。” # $FY+`  
F,Q?s9s  
墨塵音翻騰完了一個書架,回頭看看,赭杉軍聚精會神運筆如飛。 /oFc 03d  
墨塵音又翻騰完了兩個書架,回頭看看,赭杉軍依然聚精會神運筆如飛。 J,RDTXqn  
於是不知是抱怨還是感慨地歎了口氣:“原來沒把這堛漁悒看完的,只剩吾一個了麼!” $Y6 3!*  
“什麼?”赭杉軍抬頭。 !5&%\NSv  
“沒……吾幫你研墨。” ?d4Boe0-a2  
墨塵音抄起墨條,兌了些水在硯臺堙A很安靜地閉上了嘴。 MO-!TZ+6  
從他的角度看過去,赭杉軍的側面輪廓十分清晰。線條剛毅明朗,專注於眼下紙筆的樣子很是好看。 ^xt9pa$f  
“所謂眉目如鑿麼……”墨塵音騰出手碰了碰自己的臉。相較之下,真是沒特色多了。 aV<^IxE;  
3^XVQS***  
咬牙切齒地磨完一整根墨條,指尖也捏得微酸了。夕照映進屋子,熱意仍不見褪了多少。墨塵音抿了抿額上的薄汗:“赭杉,差不多了。” `os8; `G  
那邊廂終於擱下筆,還很意猶未盡地抬頭:“再要一個時辰吧……” 6%E~p0)i%  
從波平如鏡的眼底看出笑意來,墨塵音眨眨眼,很自覺地指向自己:“吾怎麼了麼?” Vg{Zv4+t  
“嗯,”赭杉軍從袖媞N出手巾,“沾上墨了。” vu<#wW*9  
墨塵音直接將臉伸了過去,赭杉軍一手托住他的下巴,將額角的墨漬擦拭乾淨。修長乾燥的手指穩而有力,指腹拂過臉上,莫名地有些熱。墨塵音深吸一口氣,扭身抓起了筆:“剩下的也不多了,吾自己來吧。” U_l7CCK +  
“也好。” D; jK/2  
.9OFryo  
這人竟然就真的這樣走掉了…… @ ICb Kg:  
墨塵音念著消失在樓下的背影,把一篇書目抄得筆走龍蛇。 +qhnP$vIe  
Z["BgEJ  
來大贊樓前忘了領燈油是個不大不小的疏忽。不在少了光源,而在經師必然由此猜得出自己定是借了某些人的東風,將他老人家一番苦心警醒作大風吹去了。 0vn[a,W<A  
然而這種事,上至宗主,下到經師,也都該睜一眼閉一眼慣了吧。所以,管他的! S.W^7Ap  
5KJ%]B(H2  
天邊晚霞猶紅的時候,墨塵音撂下筆,收工。 ZjS(ad*.2  
念念有詞著拿好隨身物品,幾步跨下樓,卻險些踩空了最後一階。 t7bqk!6hM\  
“赭杉?” '#W_boN  
“你不是回去了?” rGQ5l1</  
赭杉軍合上手中的書,站起來得自然而然:“弄完了?那回去罷。” vr4O8#  
};r|}v !~_  
“你在等吾?” @(>XOj?+  
“有幾本書要看,恰好找到了。” g8l5.Mpx  
“於是順便等吾是麼?” O#:&*Mv  
“……嗯。” LWD#a~  
 &{ZSE^  
兩人一同踏在回去的山路上,晦暗不明的天色籠罩,卻不難走。 !R6ApB4ZI  
轉過松林,站在小橋邊,已經可以望見半山中道舍亮起的一片燈光。 t.)AggXj#  
`eC+% O   
那就一同歸去吧。

Maryanna 2008-03-06 22:47
貌似突然直接自动翻译为…… nvt$F%+  
放学后被老师留下来的可怜学生 M|8 3HTJ  
和放心不下以看书为藉口(谁说那是藉口了?)其实实行等人大计的另一位可怜学生…… kYlg4 .~M  
h55>{)(E  
果然,同窗好友校外校内的友情最是~~~(并不是你想的这样!)

zoexu 2008-03-07 00:06
般若,你是我的偶像啊啊~我每天都努力的刷36就是为了看你的更新=v= 这篇依旧很赞,我也想安静地给赭叔研墨>_<~年轻时候的赭叔,想必眉眼之间尚留了几分稚气与飞扬,还有一点羞怯,不好意思当面表达对同修的关心和爱护,所以会默默得等在看不见的地方还要找个明知是借口的借口>///< 赭叔,我对你的爱又上升到新的高度鸟哇~然后,以为赭叔丢下他而偷偷生闷气的小墨也非常可爱*^_^* 实难用语言表达我的欢喜之情,就送上小花一朵,聊表心意吧~

弱水三千 2008-03-07 00:21
>-<还是很美好的生活小插曲啊~~~(番外也很有爱~~~~) MM gx|"  
DsGI/c  
小墨,日子过得太悠闲了吧~~~学习也要加把劲啊~~~ ne*#+Q{E  
g<a<*)&  
赭木头表达关心的方式真是含蓄~~~不过小墨心里一定很开心吧~~~ '$ [Di'*;  
7"cv|6y|  
另:四奇还真的不是一般的会享受生活~~~~

隋楓 2008-03-07 02:22
我很確定= =+赭叔絕對是要等墨桑=ˇ=++賣假阿~赭叔之心~路人皆知阿=ˇ= =9$mbn r  
O%g\B8 ;  
墨桑~看著你那磨墨的玉手一定很痛吧!!是誰拿那種三流的墨來的!!(怒) uR_F,Mp?%u  
\$pkk6Q3,w  
紫兄真是名好道友阿~金兄亦同=ˇ=+++...赭叔嘛~你可以在大膽一點~坦蕩蕩就說你在等墨桑咩>"<

memory26 2008-03-07 07:38
小墨~不可以仗着有人宠着就有恃无恐哦~~看看~被罚了吧~~前篇里有小墨上课瞌睡的情节吧~?真太可爱了~~!看来老师是积怨已久…… 3m=2x5 {L  
不过~该说是个单独相处的好机会吗~?言情剧里好像都这么演哎~~放学后的图书馆之类的~~ `!i-#~n  
嗯~~有心上人的陪伴~小小惩罚也变得可爱了~~感情~就是要有机会表现才知道啊~~ J(s;$PG  
小紫是刀子嘴豆腐心呐~~表面凶巴巴的~做事却让人好窝心哦~~真体贴~好妈妈哦~~ wkBL=a  
金道长像爸爸一样嘛~在背后援手~默默地关心~表面严肃其实手臂往里拐的不行~~ %4,?kh``D  
哎呀~~越看越像一家人了~~太有爱啦~~ ^_^

蓮香襲玉 2008-03-07 08:02
果然溫馨又體貼之好情人軍軍,對墨墨之官懷不用置疑, x=*L-  
墨墨還在叨唸某人無情,殊不知出來見到軍軍煞有其事翻者書在等他同歸 URw5U1  
嗚呼呼呼細水長流淡淡情感,一直在心口發酵甜蜜哦

清水泠音 2008-03-07 11:02
四奇真的很神奇。 _u5dC   
回想方才在論壇看到的月刊消息: cj g.lzY H  
小墨運用玄宗招魂之術召回金紫,再集赭叔和自己佈作奇陣對抗異度魔界。 rMp9jG@3   
c-8!#~M(  
一番滋味在心頭。 o8ppMM8_R[  
/!T> b:0  
哦哦,再度為這兩隻甜在心頭的互動喝采一下>///< 0m)&Y FZ[(  
赭叔是守護類型啊~~直接用行動來表示關愛嗎? &HDP!SLS  
太有愛了,墨姑娘你真幸福T//////T

ccabxyz 2008-03-07 20:57
啊,赭叔……你真是太赞了∼看完这个之后我顺利的爱上了四奇……(之前明明对六弦更有兴趣的……)

紫蝶姬 2008-03-07 23:47
阿軍果然是溫柔係神木~~(是說在小墨喝醉時沒有被那一吻給嚇到~應該要省略到神木這辭了八) Yc;ec9~  
默默的看書等小墨做完~~ z-,VnhLx  
恩恩~~ |W7rr1]~S  
他果然是個好人阿

清風皓月 2008-03-08 05:48
親了,終於親了>////< o#D.9K(  
好甜啊,淡淡的幸福 HOZRYIQB  
大大筆下的赭杉 VKW|kU7Cs$  
不論是刻意等待 s9j7Psd  
還是體貼照顧 1RqgMMJL  
一言一行都對墨塵音有著親密溫柔的情意 =yXs?y"  
\40 YGFO  
和我上禮拜夢到的赭杉也是  }roG(  
(是因為沒來看文及沒租到1516的原因嗎) b,<9  
對墨塵音是那麼的柔情密意 KnzsHli,~k  
雖然記得內容但是好想在看到這個夢啊!!! Em^ (  
(最好能永遠都夢見>////<)

oakmilk.tw 2008-03-08 07:27
好吧,其實小墨就是那種無論如何都要逮著機會開小差的個性(喂)、還不忘順道拉些可供借力的"東風"來減輕自己的負擔(其實是責罰吧?!)這樣~~=3= =XY]x  
(lH,JX`$a  
小紫汝的女王性格真是愈來愈明顯,明顯到即使宗師心知汝必捨不得小墨待得久了餓著肚子了而來送飯還不敢吭聲…… 2>PH 8  
只是宗師不愧是掌管玄宗上下百餘口子弟的最大老闆(何)…咳,是師父,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不管小紫的小動作、卻也不是完全任由小紫明著暗著偏袒小墨來著。所以當初原本要託金木頭送午膳去大贊樓的小紫,在遍尋不著金木頭的情況下只好親自出馬,這口悶氣,自是出在小墨和宗主身上;所以小墨喝著涼茶,再苦再醒腦也沒得抱怨(紫:他敢抱怨?!),而宗主,便是連著好幾日被對面(噗)那位搞得腦筋衰弱短期間內還沒法擺脫~~Orz.... ~H /2R  
@gfDp <  
還是見得到上篇樓主"宣稱"完全是不聽話的自己胡搞出來的番外裡,總算突飛猛進(??)的甜蜜啊~>/////< %y`7);.q  
小墨的抱怨,有意無意,只在赭杉面前展露無遺;赭杉的守候,不言不語,總在燈火闌珊處,予以疲倦的人兒,心湖一陣激盪漣漪。 @y|_d  
=y]$0nh  
小花一朵,誠心獻予~ 9w4sSj`  
期待樓主精湛的新作ing....^3^ FG-L0X  
#Gf+=G  
p.s.那個…milk今天買到了三月新品的書籤~ Ob<W/-%5tH  
小赭他、小赭他……嗚嗚嗚嗚~怎麼原來的造型(未入魔前)這麼、這麼地"受"啊~~~??!! Q口Q xFF r  
和小墨站在一塊,小墨的攻君氣勢馬上飆升200%以上,整個就是墨赭而非赭墨啊~~~Orz....(雖然一樣粉養眼~(喂)) >3<

般若蘭寧 2008-03-10 15:24
Maryanna: ,"?A2n-qO  
所謂快樂的學生生涯麼? 40P) 4w  
墨姑娘其實不是不愛學習啊,只是課餘愛好多了點……不過有赭叔陪著等,大概這不過是籍處罰之名實約會之實了吧~~~~ dZ(|uC!?  
]$iN#d|ZU  
)NW6?Pu"  
zoexu: +Ov2`O8?  
我自己也很喜歡墨墨給赭叔研墨那段(好繞口,汗!)。年輕時的赭叔……現在什麼樣子大家也都看到了嗎,果然是稚氣飛揚共存的……不過英氣和木氣同樣不少就是了。 tiaR4PB  
要體會赭叔的用心,墨姑娘也要花上許多腦筋的……真是高學歷人間的戀愛方式啊! 0~gO'*2P  
愛赭叔吧,他很值得愛的! fnu"*5bE  
9s$U%F6}  
zA+@FR?  
弱水三千: O>0VTW  
墨姑娘有在努力學習啦,只不過相對看起來比較閒散了些! tpf7_YP_!-  
赭叔的好墨墨一點一滴都記在心堛滿A閒時拿出來翻一翻,都很幸福,這叫情趣啊情趣! P9Q2gVGAO{  
四奇的生活,那就是人間天上的享受啊! x5si70BKC/  
V6a``i]  
I=Zx"'Um  
隋楓: uQ Co6"e  
其實,赭叔要等墨姑娘沒錯啦,只不過他自己都沒有把等人和看書的順序排明白(果然是玄宗神木~~) %!j:fJ()  
那個三流的墨,不過是要給赭叔磨的,墨姑娘想來也就不會介意了。 c| ~6Ie  
小紫一直是個好道友,還是那種很窩心的~~~喔喔,我愛小紫! _7)F ?  
OEgI_= B  
O}ejWP8>  
memory26: @9G- m(?*  
小墨瞌睡是不可抗的自然力……小墨彈琴……那個,也是不可抗的愛好吧。所以這被罰,也是不可避免的(偷笑)! 30cd| S?  
赭叔陪著的墨姑娘,從來都陽光燦爛的,大概早就忽略了自己究竟是為什麼趴在這堣W工的。真是心埵雪R,處處花開~~~~~~~~~ y&J@?Hc>  
畢竟四奇是一家嘛,金紫當然要護著自家人。這是連宗主都沒辦法的事情啊! wsfd8T4  
:os z  
QBJ3iQs1  
蓮香襲玉: 83ipf"]*  
因為赭叔一向很木,所以墨姑娘見他走了,就很不懷疑的當他真走了(結果走的意思只是要下樓麼?)。所以再看到人時,當然就是大大的驚喜。 x%> e)L<  
赭叔其實一點都不浪漫,不過憑藉神木的本能做出來的事,那就是實體化的浪漫啊。 FH5ql~  
墨姑娘真是幸福! Wsj=!Obc  
O9h+Q\0\W  
GUB`| is^  
清水泠音: !Jfs?Hy  
四奇陣的消息我也看到了,不過想到那可能就是墨姑娘的最後一場戲,心奡N好難過T T >H|` y@]  
所以,努力的用糖醃自己吧,給自己療傷,也給大家療傷。 E8}+k o  
?(zoTxD  
赭叔確實是守護系的沒錯,但其實,墨姑娘也同樣是守護系的。感情嘛,就是要雙方都付出才有價值。所以赭墨甜蜜蜜的相處方式,才人見人愛啊。 s4= "kT]  
JqUADm  
f^Bc  
ccabxyz: Wa"(m*hW  
愛四奇吧,他們很值得愛的。 gQWd&)'muf  
其實整個玄宗都是很有愛的,大家都是好道士啊(汗||||||||||||||||) v Y| !  
V9 }t0$LN  
|FR3w0o  
紫蝶姬: 'W. V r4  
喝醉時那一吻,難道不是雙方同時的麼? }OShT+xeX  
要說被嚇到的,說不定是墨姑娘呢^ ^ vq'c@yw;  
`(4pu6uT  
赭墨最愛也最習慣的相處模式,應該就是安靜的在一起。赭叔等墨墨,墨墨陪赭叔,都是安靜恬適的感覺。 QP I+y8N=  
w=b(X q+:  
赭叔是好人沒錯! }odV_WT  
ni CE\B~  
pb;")Q'  
清風皓月: ^C^*,V3  
1516集很好看的,有愛的合體,看不到太可惜了,理解你的怨念~~~ *e"a0  
雖然親了,不過只是不知名時間的不知名福利番外,這兩隻的豆腐,大概還有的磨呢。木頭變乾柴,可不是那麼容易的。 do/)~9[4\  
不過即使現在還只是一塊木頭,墨姑娘對赭叔來說,也很是重要的存在了。越是近乎本能的想去呵護體貼,就越是心中有愛吧。 jk~:\8M(A  
|PVt}*0"  
我也很想夢到他們……羡慕看…… eARk QV  
-f(/B9}  
wOgE|n  
oakmilk.tw: \&xl{64  
墨墨只是為人比較閒適而已……墨墨其實還是好學生的…… g9h(sLSF  
&R-H "kK?  
小紫一向是很照顧墨姑娘的,雖然更多時候,他很想給他敲下去,不過那畢竟是內部問題啦。怎麼可以看同修餓肚子呢! 3HV%4nZLf  
AD5) .}[F  
有十道子這樣的徒弟,宗主果然是痛並快樂著,真是同情他老人家。 }E <^gAh}  
v@ C,RP9  
赭墨間那種舒服的感覺,現在只是想到這兩個字,都覺得好幸福好幸福。真希望他們就能這樣一直的幸福下去,沒有任何外部的風雨來打擾…… Ps[$.h  
L-i>R:N4  
我也看到書簽上赭叔的大頭了,覺得雖然年輕俊秀了很多,但還是很帥很有氣勢的啊。那兩條(倒)道眉尤其個性,很加攻君的分。 %uESrc-;  
#G^A-yjn  
所以,果然是赭墨啊,越來越有信心了!

orwell 2008-03-10 17:39
好喜歡樓主寫的赭墨^^ <_S@6 ?  
真是甜蜜蜜~ Y0uvT7+[hi  
G&{HTYP  
小墨真的就一副很受的樣子~哈~XD

般若蘭寧 2008-03-10 18:50
Orwell: ~XM[>M\qB  
哈哈沒錯,跟赭叔的新造型一比,墨姑娘越發受了。果然攻君氣勢這東西,是天生出來的。 JyBp-ii  
不過赭叔很顧著墨墨啦,就這麼幸福著吧!

般若蘭寧 2008-03-10 18:51
誰人許我千秋——風雨 I2Ev~!  
cgZaPw2 bw  
@s* ,xHE  
連趕了幾晚的經課術法,到了昨夜,才終於好好的睡了一個透覺。 iw]k5<qKj  
紫荊衣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過了巳時,不過外面的天仍是陰沉沉的,連帶著屋堣]是昏晦一片,很有讓人繼續睡下去的衝動。 /Bv#) -5  
lJ  
一片撥弦聲從外面的廳子媔ЛL來,丁丁冬冬的,不知道彈的是什麼勞什子。 I*)VZW  
b[^{)$(  
紫荊衣打著哈欠出了屋門,瞧了眼坐在廳埵P樣沒精打采的墨塵音:“你彈的那是什麼玩意,彈棉花的都比你用心!” 0&w0a P`Y  
墨塵音一手托著下巴,一手漫無目的地撥著琴弦:“吾討厭下雨。” bY8GA  
“所以就來荼毒吾的耳朵?”紫荊衣冷笑一聲在他對面坐下,“熱了你也躁,下了雨你還嫌。衝衝這幾天的暑氣,有什麼不好的。” .(Y6$[#@  
墨塵音鬱悶地歎口氣,把袖子挽得更高些:“吾討厭這種濕漉漉的感覺。” 19u =W(  
htJuGfDx1  
“雨停了!” Iin#Wd-/  
門一推,在外面廊子娷鄐F一個早上的金鎏影跨進屋,“吾去觀堣F……咦,你起來啦?” u=K2 Q4  
“睡飽了。”紫荊衣慢悠悠地活動著脖子。偶爾貪睡一會,連骨頭都要酸起來,真是沒清閒的福氣。 yyl#{Nl@t  
金鎏影大步進了自己房間,不一會拿著經書包裹出來:“中午吾不回來了。”一頭出了大門,走得飛一樣往下山去。 |"7Pv skT  
紫荊衣沖著他的背影直撇嘴:“走得象有人用掃把趕他一樣,乾脆直接住到經閣去好了!”又轉頭看向墨塵音,“雨停了。” 2: ^njqX  
墨塵音抱著琴向後縮了縮:“下文是什麼?” )c<6Sfp^B  
“這個月的符紙量又超過了,庫頭不肯批額外的,吾只好去山下訂一批,算算日子,今天該去拿了。” |m>}%{  
“為什麼要吾去!”墨塵音看著外面水氣充沛的天空一百個不情願。 Ej(2w Q  
“因為是吾下山訂的。”紫荊衣又打了個哈欠,慢騰騰走去後面洗臉。 Q+[ .Y&  
5G*II_j  
赭杉軍一臉沉靜地坐在桌前寫他的經帖,但屋外的對話倒也聽進了耳朵堙C %vqT#+x  
不消片刻,墨塵音挑開簾子露了張臉進來:“赭杉。” hl/itSl$  
“嗯?” __N.#c/l{  
“吾的雨屐齒子斷了。”墨塵音很加強效果地晃了晃手堛漲阨j,斷掉的屐齒露出灰色的竹茬,果然不是新弄出來的創面。 .KA V)So"  
赭杉軍心領神會地點頭:“吾替你去好了,等等吾寫完這些。” s;.=5wcvi?  
M}FWBs'*|  
紫荊衣叉著扇子站在屋子正中,看樣子很想去墨塵音的額頭上戳一戳:“下雪時拖都拖不回來,下雨了轟都轟不出去,怪癖!” :=.*I   
F+aQ $pQ  
墨塵音討厭下雨的天氣,四奇堣H人都知道。赭杉軍慢悠悠走在下山的路上,碎石與石板間雜的路面倒不是很泥濘。山風吹送雨後泥土草木香氣,倒也耳目一新。 p8>%Mflf  
所以他還是想不明白,墨塵音討厭的究竟是下雨的哪一點。 I0w%8bs  
KCqq J}G  
到山下取了一大包的符紙,也不過才近正午時分。腳下略快一些,就來得及趕回去再吃午飯。赭杉軍揣著符紙從市集中穿過去,空氣依然濕潤微粘,帶著濃濃的水氣。 &d^=s iL  
走了一半,忽然想到墨塵音那雙斷了齒的雨屐。四人中,愛穿屐的只他一人,卻總是有莫名其妙的原因壞掉。於是四下堨普q了一下:再買雙新的回去給他好了,雨季還有一個多月,總不能三十多天多不出門吧。 S7sb7c'4 k  
qd2xb8r  
市集堣H聲零落,雨天出攤的人本來就少。眼看著天又要陰下來,寥寥無幾的攤子也散得差不多了。 &9B_/m3  
赭杉軍繞到一家相熟的雜貨鋪子堙A買了竹屐,還在付錢的時候,門外夥計扛著塊門板在身後搭了腔:“赭道爺,外面雨又下起來了,您這是不是避一避再走?” @p!Q1-]=  
一聲悶雷接著說話的尾音劈下來,餘音嫋嫋。 %v=!'?VT  
*g7DPN$aQ  
赭杉軍向外探了探頭,雨勢中等而已,心堶邠O更惦記著下午的經課。這些點雨氣,也就算不上什麼。 -Zy)5NB-tZ  
謝了店家,就這麼直接鑽進了雨幕堙C當然赭杉軍的木訥雖然玄宗聞名,倒也不是冥頑到不知變通的地步。微運真氣,薄薄一層氣罩遮住周身。不至於鐵桶一般將雨珠濺得倒飛出去驚世駭俗,但落到身上的,也只不過是沾衣欲濕的水霧罷了。 JeQ[qQ  
c~Kc7}I  
鎮子與山腳中間尚有一大片無用途的荒地,風吹草偃,曠野平川。 \Ow,CUd  
走到一半,滾滾雷聲幾乎是壓到頭上般又響了起來,雨勢驟然一急。赭杉軍沒有防備,已經濺潮了半個身子。 2i:zz? 'p`  
倒是自己失策了。赭杉軍摸了摸包著符紙的油紙,還好結實。要是就此用輕功飆回山去,想來沒什麼問題。 ^#SBpLw  
A~71i&  
遠遠隱約有影子晃動,天與地俱是一片灰濛濛的,連影子的顏色也變成了灰藍。不過,身形舉止,還是熟悉的。 r _o<SH  
&?<AwtNN  
赭杉軍站住了腳,撤了周身氣罩用袖子擋住風雨。片刻後,一把油傘伸到他的頭頂,將漫天雨珠全數隔開了。 !#}>Hv^N  
fPQ|e"?  
墨塵音甩著袖子上沾到的雨水,嘟囔著抱怨:“不是已經停了?又會下這麼大,真是鬼天氣!” lo:~aJ8  
“結果你還是下山來了。” .h8M  
“誰讓吾是看不得好友淋雨的好人呢!”墨塵音歎了口氣,“走吧。” j$P I,`  
L|67f4  
傘足夠大,堶捷諵W兩個成年人也頗寬裕。兩人都很自覺地靠得近些,免得對方被雨珠掃到。 zO.6W J  
山路上清潔溜溜看不到半個還在走動的人,倒也真是空山新雨,別有風致。墨塵音掌著傘,小心翼翼地繞開坑窪處,但仍免不了鞋幫衣擺,略略地濺上幾點泥痕。 rg)h 5G  
看他顧上又要顧下的樣子,赭杉軍順手將傘接了過來,穩穩撐開,倒比剛才遮得更妥當了些。 OlGR<X  
墨塵音手上一空,斜眼看了看傘頂,嘀咕起來:“所以說,吾討厭下雨!” [m#NfA:h,  
“赭杉,你个子太高了!” y^s1t2]%  
YmDn+VIg  
“手酸了?” JMsHK,(  
“還很冰……” n7iE8SK|k  
於是一隻手撐起傘,另一隻手伸過去,“吾給你攥著。” Lk nVqZ|k  
eP|)SU  
雨中的手掌都微微帶著寒意,不過握在一起的溫度,還是讓墨塵音很舒適地眯了眯眼。兩人又湊近些,雨水就全數被隔在了傘外。 mw+j|{[  
l2/ @<0P  
在道舍外另一條路上遇到了同樣去拿傘給金鎏影的紫荊衣。道觀內的山風打著旋地吹,兩人都被濺了半身雨水,頗狼狽地打著招呼。 OmNn,PCl8  
紫荊衣一頭紮進了屋,甩掉濕淋淋的外衣,忽然驚叫起來:“墨塵音……你的窗戶怎麼沒有關啊!” =J3`@9;  
Phlk1*1n  
四個人都臉色大變地沖進墨塵音的屋子。 n-OWwev)  
金鎏影手一掃,將桌上的經書紙筆袖起來就向外廳堮縑C Xp^$ E6YFy  
紫荊衣抱起已經被風雨吹得亂七八糟的衣物拂塵,搖搖頭,歎口氣,找衣裳架子去了。 3+ asP&n  
墨塵音欲哭無淚地直撲到自己的寶貝“墨曲”前,還好只是略沾了些雨水,罩琴的葛紗,倒是濕了個透。 .mt^m   
赭杉軍跟在最後,看了眼還在向屋內猛灌著風雨的窗口,一時找不到窗倚子被丟到了哪里,索性袍袖一展,將木窗方圓,冰封了一個嚴嚴實實。 HD00J]y_   
6ZgNHARS  
“赭杉……”墨塵音垂頭喪氣抱著自己的愛琴。 hAAUecx  
“所以說,吾討厭下雨!” %UG/ak%z  
.0 X$rX=  
$rB!Ex{@ac  
********************************************************************** FO^24p  
LUul7y'"  
奉上這一篇名題的來處: k~|ZO/X@l%  
vU 9ek:.l  
《詩經•鄭風•風雨》 gMay  
#M:B3C!ouY  
風雨淒淒,雞鳴喈喈。 dqz1xQ1  
既見君子,雲胡不夷? d+1x*`U|  
4k*qVOBa6R  
風雨瀟瀟,雞鳴膠膠。 j4vB`Gr]  
既見君子,雲胡不瘳? E7 L bSZ  
Zh? V,39  
風雨如晦,雞鳴不已。 @>Ek'~m  
既見君子,雲胡不喜?

雷立斯 2008-03-10 19:30
一直都喜歡這篇文的溫馨感覺 )<Ob  
雖然是簡單平淡的生活 40+fGRyOL  
但給人的感覺就是暖暖的 NY wGK|  
尤其是兩人撐傘那段 PHQcst W  
感覺超棒

daoheshenshe 2008-03-10 21:10
淡淡的感覺很久遠…… #:I^&~:  
我只是想說,小墨打傘打得很累,是因為赭道長頭上那個頭飾……導致身高超出小墨很高吧……哎。

紫蝶姬 2008-03-10 22:03
笨笨的小墨 oFn4%S:  
出門忘記關窗 ++gPv}:$X  
結果東西被與給打濕了 C#T)@UxBZ  
但來是很可愛阿

oakmilk.tw 2008-03-10 22:36
我說,赭木頭的溫柔,是不自覺但卻實實在在、下意識而為的,最自然的舉動~^^ BiE$mM  
所以,朝乾柴一路(??)快樂地出發吧~!! (喂) XDXD *Ji9%IA  
8nf 4Jk8r  
看了文,再看看幾位道友的留言,然後想到赭木頭原來樣貌戴的頭冠,  u{pTva  
難怪小墨會嘮叨討厭下雨啊…(噗) G\uU- z$)  
撐傘撐到手痠、還不得不下山一趟接人(畢竟是自己叫人家去的嘛~=ˇ=),可以理解小墨怨言不止的原因呵~ "d:.*2Z2  
5@iy3olP  
漸漸發覺,原來四奇裡最任性的不是小紫,竟是小墨嘛?? =3= uzO {{S-  
看小紫好氣又好笑地叨唸著小墨夏日懼熱、雨天懼水,唯獨下雪天一溜煙地跑個沒影, ID+,[TM`  
才明白原來這時候四奇當家的是小紫(何)啊…果然一個家裡掌廚者最大(啥)~T3T eoC<a"bJ>  
又笑,赭神木現在連寫個經文,心思也能兜到房外邊、小墨週遭上頭了…>////< I,w^ ?o  
就不知在外邊紫墨兩人對話結束時,赭木頭心裡是否正想:『小墨該進來要我替他下山了』這樣的念頭??果然已經被"使喚"慣了嗎?? Orz....(雖然可憐赭神木老被叫過來叫過去,不過,這麼點甜蜜也不錯呀~XD) VrudR#q  
DWdLA~'t  
撐傘那段,覺得有股淡不可聞又不張揚的情愫,漸生~ nHE +p\  
誰主動伸出手,誰又貌似被動卻完全迎合對方不先聞問的溫柔……契合的掌,和名為躲雨卻貪心地向上天討來片刻相依時光,回程,雖仍能聽聞一人嗔怨不休,話中,甜意隱隱,竟還希冀這場雨,暫不要停。 &'NQ)Dn  
<G&WYk%u*  
小紫對金木頭的抱怨聽來辭不達意啊…=﹏= 2-PI JO  
金木頭真住到經閣裡去,怕少不得有一人也得跟隨著的;就算不讓跟、沒法跟,金木頭大概免不了日日往返四奇宿舍(噗)與經閣之間,以免小紫一生氣,下場就是吃清湯麵吃個沒完沒了啊~~~>3< PXR0Yn  
-z&9 DWH  
小花一朵,誠心獻上~ fo *!a$)  
期待大大的新作ing.....^3^ @H3|u`6V  
2"zIR (  
p.s.赭木頭原來的造型真的不像"攻"嗎?? @3@ (眾:究竟是哪點像啦?! 毆~)

zoexu 2008-03-11 03:10
又看到更新我真幸福啊~在办公室刷的没有来得及回现在我回家了来说两句感想哈^_^  ?DJuQFv  
这一章赭叔的反应非常有趣,一开始默默坐在一边写经文,其实心思有一半都在小墨身上吧?看他那反应快的,还没等小墨开口已经做好准备出门了,果然是知疼着热的好丈夫(?)代表哇咔咔~小墨也忒有意思,拿鞋带的事做文章,老实说要作弊也不难哒我就不相信赭叔心里没谱,不过以赭叔宠爱(我爱这个词~)小墨的程度,这种下雨天帮忙跑腿的小事肯定义不容辞哈>_< l#mtND3  
+7`u9j.  
至于赭叔下山买完东西发现又下雨的这段,我有笑到哟XD 就想着啊啊肯定小墨等不下去出来接人了,往下一看果真不错,小墨你很贤惠的嘛笑^_^ 共撑一把伞这种桥段老归老,放在有爱的人身上演出来照样萌得我来回翻滚~赞,太赞啦啊啊>///< 而且吧我觉得,就是要这样温柔暧昧的清水才更有留白的韵味,让人回味无穷啊(其实是yy的欢吧?) *P&OxVz  
 I8:"h  
p.s. 送上小花一朵~感谢般若让我看到了如此美好幸福的赭墨生活小品,请继续加油甜蜜哟~

蔚懷羽 2008-03-11 03:16
大人安安~ |_!PD$i-  
某羽終於還是忍不住潛出來了 Xx=K?Z?3.  
對墨墨這小孩實在太有愛了ˇ KX]-ll  
最近都在等大人的新文呢ˇ /95FDk>  
墨墨的率性跟可愛 < JGYr 4V  
還有總是幫著他的赭杉 :U7;M}0  
加上家裡管事(?)的爸爸媽媽(??)XD zf}rfn  
真是個和樂的大家庭ˇ :m)c[q8  
獻上小花一朵支持ˇ

memory26 2008-03-11 03:54
哎~呀~看到小墨和小紫都去送伞就有种“小妻子迎丈夫”的感觉啊~~真是温馨甜蜜~~ (2n3exx  
小墨好会撒娇哦~~可爱可爱~~习惯被宠了吧~~ |.^^|@+  
我倒不觉得赭道长是木头哎~~又是跑腿又是捂手的~很体贴的样子啊~~是不是小墨太积极主动所以才显不出赭道长的表现呢~? KwY`<t1lA;  
另两位……完全是严母慈父的形象嘛~~小紫精明能干会算计~金道长则是严谨沉稳一心在公事(学习)上~不管家里外面都是好表率啊~~ 4U_rB9K$   
能这样互相体贴互相照顾,把对方放在心里~不管做什么事都是感情的表现~看起来自然又窝心呢~~~^0^ B[C7G7<B  
大人~~谢谢你的文~~真的太~~好了~!请继续加油~ jc3ExOH  
ps.本来我也是喜欢下雪讨厌下雨啊~不过今年下雪下的好大~~我才发现……其实下雪比下雨更麻烦……起码雨不会积在地上啊~~~>_<

蓮香襲玉 2008-03-11 06:32
兩個人粉溫柔也粉有默契呀 D "JMSL4r  
懂得體諒,分擔,包容,好羨慕哦 )tJL@Qo  
兩傘之下,兩情蜜意,呵呵

般若蘭寧 2008-03-13 20:09
雷立斯: mm3zQ!2j.  
傘在古代一直有很家庭很溫暖的喻意嘛。 n\~"Wim<b  
彼此遮擋風雨和給對方以依靠,最是溫馨不過。 O<gP)ZW~  
所以說,簡單的感情未必不堅固,平淡時常比轟轟烈烈更能久遠。 Vjv6\;tt8  
赭墨間最適合這種感覺了。 V*0Y_T{_  
%w;1*~bH  
+ # m   
daoheshenshe: 3 ATN?V@  
其實,我覺得,即使只算淨身高的話,赭叔也是四人堻怜牧滿K… :DF`A(  
他在我的概念堙A就是高高瘦瘦的樣子。 w;yar=n  
墨姑娘於是只好辛苦些了……反正他也是很開心的。 D7 8) 4>X  
:FEd:0TS  
EuhF$L1  
紫蝶姬: {'cs![U  
這個時候的墨姑娘感覺還有幾分稚嫩嘛! 5<0Yh#_  
身邊的環境和人都讓他做什麼事都可以很安心很放鬆……於是,有時也就很糊塗了。 }s8*Q fK>  
當然,糊塗和可愛是完全不衝突的。 n:%'{}Jw  
U` },)$  
mE)x7  
oakmilk.tw: 9 ayH:;  
赭叔的溫柔,根本已經完全融入到生活堨h了嘛。所以已經是生活習慣的一部分了~~~~ #$9U=^Z[  
不過成為乾柴的路,為什麼依然那麼遙遠呢~~~遙望…… Cf8R2(-4  
q{N lF$X  
墨姑娘在四奇堭あ瘜怳p,人緣大概也是最好的。所謂招人喜歡的小師弟,自然有任性些的特權。何況墨姑娘的小小任性,不但無傷大雅,還很錦上添花啊! aC $h_  
l%vhV&  
赭墨間手的段子我一向最中意,無論是牽手握手還是疊放於一起。赭墨間的感覺,非常傳統的風味。那種執子手偕子老的眷眷柔情最是合適不過。太張揚起來,就反而沒有這個味道了。 iX&Z  
當然,金紫恰恰是反過來的……所以,金同學,還有很多的考驗擺在面前啊。 zwF7DnW<<  
74</6T]^  
赭叔的新(原?)造型很帥啊,氣勢很足,眉毛尤其加“攻”的分,我倒是很滿意的。 0hEF$d6U  
5cv, >{~5  
dW] Ej"W  
zoexu: 5Lo==jHif  
赭叔畢竟只是木頭,不是石頭嘛……所以該關心的時候,自然就要把心思轉過去了^ ^ `0/gs  
那個……我說墨姑娘其實真的沒有作弊你相信麼?只不過他發現雨屐壞了後,非常之高興也是真的…… QZeb+r  
下雨去接人這是感情戲堛漲拲藎琚A可是有時炒冷飯還是有其魅力所在的。不要其他任何的意外啊什麼的,就是兩個人打著傘安靜平和地走在一起,那就是實體化的幸福嘛!我自己都想變成那把傘去偷窺>///< yDl5t-0`  
pw(*X,gj  
?L.p9o-S0  
蔚懷羽: la6e`  
四奇這個組合非常之對我的胃口,於是小品文也就順理成章的出現了…… Xqq?S  
因為現實太多不圓滿,於是才想去追尋一下他們以前曾經幸福的腳步。 c"jhbH!u4  
也許其中還是以我的想望居多,但是我總是讓自己相信,他們曾經這麼快樂幸福過。並且也想讓喜歡他們的大家一起來體會這種感覺啊! ** "s~  
所以說,愛果然是最神奇的動力! #&HarBxx  
0o\=0bH&s  
_'o^@v:  
memory26: 'SXpb?CZ  
看到墨姑娘小小地撒嬌,我自己就覺得好幸福好幸福好幸福,於是他就不停地撒嬌下去了…… ,& {5,=  
赭叔的本質是很棟樑的木頭,所以好多小習慣一旦被刻在了心奡N不會改變了。於是墨姑娘努力在做的,就是在這塊木頭上不斷的刻下“大家一起幸福多好啊”這樣類似的刻印,於是赭叔就也終於不負眾望地向這方面發展去了^0^ t2U]CI%  
PS:下雪其實還是很好的,不會到處濕淋淋,並且對於赭叔他們來說,也完全不存在交通不便的問題吧!哎,高人們的優勢啊! s2 t-T0;  
WH h2fN'A5  
!3gpiQH{  
蓮香襲玉: ;U5x'}%0]  
幸福一直是需要兩個人一起構造的嘛。一起付出於是一起收穫,然後一起去保持。 S -mzxj  
經過歲月洗練的感情,就是有這種獨特的魅力。讓人不能不折服。

般若蘭寧 2008-03-13 20:22
誰人許我千秋——櫛沐  26klW:2*  
@):NNbtA  
j7| \)x,  
眼看已經快到了夏末,陰一天晴一天的日子卻好象看不到頭似的,任著性地在封雲山上折騰。 8f`b=r(a>  
昨夜吹了半宿的山風夾著暴雨,四更頭上才漸漸歇了下來。誰想到第二天一推開屋門,卻是個陽光燦爛到晃痛眼睛的大晴天。 7ump:|  
P+cFp7nC  
掐著指頭算算,這還是入雨季來第一個曬得人骨頭發酥的豔陽天氣。 NX #/1=  
frO/ nx|9  
道舍堛煽X人受了好天氣的感染,也格外地精神些。連金鎏影也少見地沒有擦了把臉就向經閣媔],而是很勤快地挽起袖子,向院子媗u著已經快有了潮氣的被褥。 88L bO(q\d  
赭杉軍坐在窗口默背了一遍《道德經》,無所事事的樣子讓紫荊衣覺得很是礙眼,抬手攆到廚房去看煮著早粥的鍋。赭杉軍作飯的手藝上不了灶台,好在廚下有不只一個鹹菜罎子。夾夾弄弄,也收拾出了一桌早飯。 GeW$lA I  
=D:R'0YH  
晾好了被褥,擺好了碗筷,三人圍著桌子團團坐下後,墨塵音的屋子堬蚸韟酗F動靜。 9tW.}5V  
e, 3(i!47  
“他昨天睡晚了。”赭杉軍想了想,還是勉為其難地解釋了下。 ?9ho|  
紫荊衣用鼻子哼聲:“吾聽到動靜了……一張琴寶貝成那樣子,不就是沾了點雨水麼!” d+| ! 6  
赭杉軍沉默了下:“這個夏天,他的東西壞了不少……” 7bW!u*v-c  
x@R A1&c  
屋子堬M清脆脆地“啪”了一聲,像是什麼東西跌到了地上。簾子一掀,墨塵音攥著滿把還沒梳起來的頭髮晃了出來,嘴婸庰菃舋o的絲帶,含糊道:“梳子跌斷了。赭杉,你的給吾用下……”腳跟一轉直接紮進了隔壁的屋門。 W;9X*I8f8  
赭杉軍看了看猶自飄動的門簾,又看了看紫荊衣,低下頭安靜地繼續喝粥。 XjM)/-w  
金鎏影歎了口氣:“後天吾有事下山,給他捎一把回來就是。” xbC- ueEj  
uEO2,1 +  
說來玄宗四奇,自然是以玄門術法為擅場的班底。 'C8=d(mR=m  
h[)aRo  
宗主隔三差五了,總愛丟些芝麻綠豆的小任務來給四人,美其名曰“術以實用”。然而,十樁中總是有九樁半無聊到只會讓人退步而已。於是掐著法旨抽籤,在四人中也就如日常吃飯喝水般平常——左右宗主又沒有指定要全部出面,辦得了事就好。 9Q5P7}%p  
L5P}%1 _  
吃完了早飯,赭杉軍看了看手中唯一一張點了朱墨的簽紙,很自覺地去收拾東西準備出門。紫荊衣在後面揮手:“中午回來時,順便捎把蔥吧。”一邊幫墨塵音向院子媟h著泡了雨水的衣物和木盆等等。 qc4 "0Ap'  
赭杉軍頓了下腳,很擔憂地看了眼塞得滿滿的木盆,沒說什麼,就出了門。 h+d;`7Z>  
墨塵音直起腰在他身後咕噥:“不是怕吾連盆也砸了吧……” Y{:/vOj  
“今年你的東西壞掉得還少麼!”紫荊衣手底下抓得更緊了些,還真有些怕這只四人共用的洗衣盆也交代在了他的手上。 uNGxz*e  
tcdn"]#U  
趁著好大的太陽,將積攢了多日的衣裳洗了乾淨,一件件曬了滿院。 80" =Qu{s  
紫荊衣托著下巴盤坐在一邊的竹床上,一邊扇著風涼一邊嘖嘖有聲:“沒摔了盆,沒跌了桶,真是稀罕!” 10C91/  
墨塵音轉頭恨恨地瞪他:“吾跌了把梳子而已,你已經咒了吾一個上午,還嫌不夠啊。” .*ovIU8  
“梳子事小。不過,”紫荊衣眯了眯眼睛,“說來倒不是什麼好兆頭……” J^a"1|  
YxqQg  
有時候不吉利的話,還是不隨便亂說的好。 ]O ` [v  
U@AfRUF&  
看到略有些狼狽,一只左臂被嚴嚴實實包紮起來的赭杉軍時,紫荊衣很小心地用扇子擋住嘴,只露了眼睛在外,將詢問的眼神瞟給陪同回來的黃發黃衣小道童。 #.t{g8W\C  
黃衣小道童卻不是個多嘴的,一板一眼見了禮,將一大包藥交給了看起來最穩妥的金鎏影,就拔腳下山了。藥包外附著用法單子,無非內服外敷等等。 zjZTar1Re  
赭杉軍氣色倒還不錯,看了看自己的胳膊,又看了看並排杵在那的三人六隻眼睛,很輕描淡寫地道:“佈陣時出了點意外,皮肉之傷,無妨。” 2cL )sP}  
想起了什麼,又“哦”了一聲,不無抱歉向紫荊衣道:“蔥忘了買,一時疏忽了……” >43yty\   
bHT@]`@@  
“傷到了骨頭要吃什麼補補?” r/<JY5  
金鎏影很認真地翻著書,一條條讀出來:“初時不可過於油膩,應以青菜,雞蛋,魚湯,豆腐,豆粥類為好。” d*(\'6?  
紫荊衣炒了一盤青菜,燉了兩個蛋,煮了一碗豆腐魚羹,熬上一鍋小米豆粥,還饒上一缽蜂蜜水,搬出來擺了滿滿一桌子。 s;M*5|-  
赭杉軍很艱難地在三個人的督促下把以上這些東西全掃進肚子堙A又被趕回床上去躺著。許久不曾這樣無所事事,只好盯著帳子頂默默在心堶I著爛熟的術法口訣。 I*R$*/)  
-Dm .z16  
外面的走動聲漸漸變小,大概都回了自己的屋子。忽然門簾一挑,看人影是墨塵音夾著摞書閃身進來,一邊就摸到桌邊去點亮了燈:“吹了燈想你也該醒著,何必呢。” P&^7wud-sb  
赭杉軍欠身半坐起來,摸了摸又被加厚了兩層的左臂:“你們好意,吾自然領受。何況熄了燈也無妨,暗室之中,更益神思清明。” =8 D4:Ds  
養傷時要神思清明幹嗎! vj$  6  
墨塵音腹誹一句,拖了凳子在床對面坐下:“吾倒還是第一次照料傷患,你有哪里不妥,直說就是。” oKJ7i,xT  
赭杉軍有些想笑,慢慢動了動手臂:“確實只是輕傷而已……” D8{HOv;d^  
墨塵音一手按住他:“你是傷者,要吾說的話才能算數。或者吾叫他們兩個也過來,三比一,你還是只有服從的份。” 6EWB3.x19  
“吾不動就是。”赭杉軍苦笑一聲,“你放心好了。” L=FvLii.  
YYh_lAS>  
墨塵音便就在床前安安靜靜地坐下來,翻著捎帶過來的幾本琴譜。間或偷眼瞧了瞧床上,赭杉軍安穩合目,氣息平和,也不知是睡了,還是在閉目養神。 vfDb9QP  
<~*Ol+/  
受了傷的臉色,到底還是憔悴了些。  (t['  
4^^rOi0  
墨塵音放下手堛漁恁A緩緩歎了口氣:“吉凶未來先有兆。跌斷了梳子,總歸不是什麼好事情罷。” 0l@+xS;  
赭杉軍微動了下,淡淡一皺眉。斷骨處,總會有些不舒服的麻痛。 Y6PA\7Y\  
墨塵音湊近身,將被子幫他壓嚴了,又撚熄了燈燭。屋子堨艅頞穡I沉暗了下來,只能模糊瞧見人影。書自然看不成了,墨塵音有些發呆地坐在床邊,就盯著那朦朧的輪廓神遊起來。 gQDK?aQX  
nv{4 U}&P  
不知道多久之後,頭重重向下一栽,神智已經在半睡半醒間。 iRtDZoiD'  
28yxX431S  
床上人略微向堮縣F挪,有些不太順暢地從堸摹揖X右手來,將人向媗韝F攬,低聲道:“到枕頭上睡。” ][1u :V/ U  
墨塵音含糊中應了一聲,順勢合衣倒了下去。臨末竟還記得撐了一下床面,避開醒目處那只傷臂。 9iNns;^`q  
e.^9&Fk"N  
第二天依然是個晴朗朗的好天氣。早起推窗只見陽光不見雨水的紫荊衣嘖嘖驚歎起來:“赭杉軍的面子真不小,受了傷連老天都要賣臉。” 3:#rFb  
9D w&b  
被老天賞了面子的赭杉軍一如既往早早便醒了,難得的是墨塵音在床上翻了半個身,竟然也閉著眼睛摸了起來。拍了拍臉頰清醒了些,扭頭問道:“吾昨晚什麼時辰睡著的?” T$;XJx  
赭杉軍想了想:“大概有三更了吧……” ='>UKy[=  
尾音知趣地含在了嘴堙A裝睡被人抓包了總不是什麼好事。 <~+  
墨塵音大概是剛起了床,懶懶散散也沒有細究的力氣,瞧了眼赭杉軍的左臂依然包紮得牢固無異狀,到鏡臺前抓起梳子呶了呶嘴:“背過去點。” 2H "iN[2A  
h'KtG<+  
三兩下梳成了個最簡單不過的道髻,左右端詳了下,不偏不倚。於是滿意地坐到鏡子前,開始打理自己的儀容。 %/on\*Vh3  
赭杉軍披著外衣坐在床邊,順手將窗戶推開了半扇,泄進屋的陽光將鏡臺前照得一片亮堂堂。看著墨塵音將睡亂了的發腳一一梳通,再熟練地挽髻束發,竟然有些恍惚起來。 2f4c;YS  
~`H<sJ?9  
恍惚中聽到外面廳中一聲脆響,紫荊衣跌腳痛心地叫起來:“哎呀,吾的茶杯!”

雙飛蝴蝶 2008-03-13 20:39
金鎏影真是好学生,天天都忘经阁里跑啊。。 7#3)&"j  
J,Ap9HJt  
这兆头的显示也是成双成对的吧, sR .j~R  
小墨甩了梳子, S>E.*]_  
赭杉中招, (=/;rJ`q  
小紫茶杯出问题, nWu4HFi  
金鎏影同学应该防着点了吧。。

清水泠音 2008-03-13 21:27
一直覺得小紫酸人酸的很可愛,因為這是另類的關心嘛=3= F k;su,]_  
改天我也想被他酸一下~~=///=【毆飛】 J7vpCw2ni  
`1]9(xwhQ0  
先是墨姑娘的梳子~~接著又換小紫的茶杯~~  0 XzO`*  
金同學你要多多注意了=.=+++

御劍雷華 2008-03-13 21:48
又发现一篇好文~开心转圈~一直想看四奇的过去呢,这样热闹和平淡恬和的在一起~ q04Dj-2<  
每个人物的个性都很鲜明呀~看地开心的不得了~每一篇每一篇,都有种真切得生活意味,仿佛身在其中,看着他们淡淡得笑呢~ qTF>!o #\:  
呼呼~花花送上咯~期待更新~

orwell 2008-03-13 22:10
哈∼紫荊衣的茶杯掉了 這樣子鎏影要小心一點∼ K6 7? d  
pa-4|)qY  
疏子斷掉 我是想到"輸掉" 不過赭杉是"輸陣" W|U1AXU7/  
小紫的杯子...聯想不到什麼 鎏影大概也不知道什麼災難會降臨他∼哈

atoz 2008-03-13 22:59
小师弟一个夏天状况不断,都是作者之过……(因为喜爱,嗯嗯。) G1 t p  
RiG!TTa b  
这样平平淡淡又热热闹闹,被专业修行和柴米油盐充斥着的同修生涯,让人怀念起大学的宿舍。 NhX.yLb$   
看着这样悠闲青涩的四个人,暧昧进行中温馨的小日子,因为知道了等待着他们的命运而怅然。 pSFWNWQ'B  
金鎏影果然很可靠很勤奋。 P.DWC'IBN  
刀子嘴豆腐心的紫荆衣仿佛“主内”很在行∼有这样的室友是大大的口服啊。 =)8fE*[s   
状况频出的小师弟其实很受宠。“术法起点最低,修行磕磕绊绊”这样的设定很对某人的胃口。 {m:R v&T  
温柔木讷的赭叔,你终于恍惚了,恍惚了啊!! ' qE  
3~rc=e  
可是怎么随着天气转凉,这文也隐隐透出些不详呢…… 5V!XD9P'  
再来些个甜蜜的番外吧!(提心吊胆又盼又怕,等四奇开阵的某人呼唤……)

zoexu 2008-03-13 23:28
哦耶~现在逛36最开心的事情就是等看般若你的更新,这一篇么老实说看到赭叔受伤还是小激动(?)了一把,因为想到小墨肯定担心的不得了果然立马就跑去看顾赭叔了,不过是说小墨,结果到底是你顾着赭叔还是赭叔顾着你啊。。。笑,依然很甜蜜的一章哟^_^ ':4pH#E  
:X*LlN  
每次看般若的回帖也很开心,说到手的情节,这次21、22里面两个真的有手牵手(误?)耶>_< 抢先看我是看得乱激动一把哈~都已经手拉手转圈圈了,你们两个还好友来同修去的谁信哇?群里一致公认这传说中的“家暴”太美好了,无差别闪光攻击啊~

弱水三千 2008-03-14 01:04
>-<赭叔还真的是很照顾小墨啊~~~不过你也要多多顾着自己嘛~~~不然小墨可是会担心的~~~ 8ZfIh   
D7/Bp4I#o  
话说看到楼主写到先帮赭叔梳头发然后又在赭叔面前自己梳发的小墨,忽然有种这两人是洞房花烛夜刚过的感觉啊……=W=赭叔你看出什么感觉来了咩? ifZNl,  
:PkZ(WZ9  
最后小紫的摔杯子……金木头你也要多多小心了~

黑糊糊 2008-03-14 01:20
四奇的少年时代真是状况不断啊,果然小师弟出的事最多么?感觉小紫真是刀子嘴豆腐心的典范,这次还真是不详,小墨赭杉小紫都出了事,不知道小金会遇上什么倒霉事。明天就大概可以的看到四奇开阵了,也可以看到赭杉小墨的家暴事件,真是期待呀,守护系的小墨赭杉果然是互相照顾的。


查看完整版本: [-- 11.12 [赭墨]誰人許我千秋,323F,更新《靜好》end(我愿他們這一路永駐平安,千秋靜好……)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0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534599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