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04.24櫻花戀  (神無月X莫召奴)  更新 番外 (下)    107F --]

三十六雨 -> 琅琊文庫 -> 04.24櫻花戀  (神無月X莫召奴)  更新 番外 (下)    107F [打印本頁] 登錄 -> 注冊 -> 回復主題 -> 發表主題

<<   1   2   3  >>  Pages: ( 3 total )

公孫月蝶 2009-09-27 19:41

第一次寫文,既興奮又緊張,各位大大請指教了 8~I>t9Q+  
H _2hr[  
如果寫得不好,請小抽一下就好,(默默爬走…) S xgY q  
  M6I1`Lpf  
N; hq  
  l&yR-FJ7KY  
JxWH rsh[  
yA_d${n  
  o60wB-y  
C6Mb(&  
偌大的翠茵湖中靜靜躺著一座小島,因此島主人獨鍾櫻花,便在島上遍植櫻樹更將此島取名櫻花島。 zz9.OnZ~  
  ?+!KucTF  
N,O[pTwj  
而雅緻幽靜的別苑就座落在島的西南方,屋前花木扶疏,還有一座可供躺臥的鞦韆,此時主人正悠閑的半躺在鞦韆上看書,傍晚從湖上吹來的涼風,舒服的讓人不知覺的閉上了眼。 :[rx|9M6  
  4VooU [Ka(  
sM4wh_lO  
從後院蹦磞跳跳的來了一位嬌俏可愛的小姑娘,原想問公子晚饍想吃些什麼,在看到了莫召奴的睡顏時,緊急停下了腳步深怕吵醒了他。 QO,y/@Ph  
  JDs<1@ \  
" c]Mz&z  
「還是去找淚痕商量好了」樓沉沉自語,腳下轉了個彎便往林中跳去,她知道這時間淚痕應是在林中練劍,逕自找人去了。 'D-imLV<<  
  eMF%!qUr  
{L+?n*;CA  
莫召奴實際上是没睡著的,早就聽到沉沉的腳步聲,正想開口問她何事,豈料這小妮子一溜煙又跑了,莫召奴一愣嘴角不覺彎起一抹漂亮的弧形,想來應是没有什麼重要的事也就由她了。 g7H;d  
  E*ic9Za8`h  
tQ/w\6{  
這樓沉沉與淚痕都是莫召奴在雲遊時(不小心)給救回來的,帶回來時都還是小嬰兒呢,他一向視他們如親生,並未將他們當成侍僮婢女,是以他們的感情是相當好的。 Soa.thP  
   qV}zV\Nz  
mkWIJH  
    ※                   ※                  ※             ※ JvUKfsnu{  
OUs2)H61  
  5P! ZJ3C  
hsl8@=_ B  
琉璃仙境中武林名人素還真正與他的萬年管家屈世涂泡茶、下棋兼八卦(咳..不是  是商討武林大事),此時琉璃仙境來了位一稀客,來人正是神無月。 REt()$ 7~  
V`%m~#Me  
  ctCfLlK  
v-l):TL+=  
他是蒼山最大商團的東家,做的是皮草及藥材的生意,尤其是珍貴的狐裘及雪蓮、人蔘等珍貴藥材,與琉璃仙境是有生意往來的(畢竟仙境這人來人往的也需要一筆龐大的開銷,好在這些事都是苦命的萬年管家一手包辨,不須素賢人煩惱)。 dRu@5 :BP  
_ x7Vyy5  
  9xSAWKr,l  
!Khsx  
是以神無月與素還真的交情甚篤,當然這部份原因是 — 神無月是有利用價值的,因為他武功了得、財力雄厚,當素賢人有事相托時可是個很好的助力,當然要用力巴結並結為同盟囉 (哈..)。 KomF)KQ2r  
o`#;[  
  "NJ!A  
D~1nh%x_  
「啊、真是稀客,請坐。」素還真起身相迎,臉上揚起了真情的笑容。 ^C'k.pV n~  
9<Bf5d   
  /yI~(8bO  
Z^h4%o-l{  
「打擾了,素賢人,好久不見。」神無月回以熱烈的擁抱並轉頭向屈世涂點頭示意 (屈世涂:差那麼多…一臉哀怨),並將在途中買來的各式名產交給了屈世涂,他知道素還真喜歡甜食(真是奇怪的武林高人,笑)。 >N*QK6"=|  
>#kzPYsp  
  !q/?t XM!  
P_qxw-s  
「神兄,這回打算停留多久呢?」素還真問。 O}D]G%,m  
?d_Cy\G  
  p%G\5.GcJL  
beq)Frn^  
「預計半個月,這回要採辨的東西較雜。」神無月爽朗一笑,並接過屈管家遞來的碧羅春,茶香撲鼻,讚了聲『好茶』。 ufm#H#n)#X  
XjX<?W  
  7 {b|+0W  
ir\   
「喔.. 有没有需要素某幫忙的儘管開口。」素還真很阿沙力的說道。一旁的屈管家立即三條黑線掛額前,心裡十分哀怨的想【真是巧的出嘴,儍的出力】。 R{*p \;  
[szwPNQ_  
  gz$=\=%>RL  
3FS:]|oC  
「嗯. 如有需要,吾一定向素兄討援。」神無月也不扭捏客氣的答道。 |D^[]*cEH  
|g7E*1Ie  
  `yxk Sb  
%fxGdzu7.  
正談笑間,一名面如冠玉的藍衣少年進到了廳內,一見廰內有客人,又是熟識的長輩,立即上前含笑一揖「續緣向神叔叔請安,神叔叔近來可好。」 R!,RZ?|v  
zKI( yC  
  _o`'b80;  
RJg# A`  
神無月一見是續緣,便打從心裡笑開了懷,真是個讓人疼愛的孩子,一邊忙不迭的點頭「好,好,續緣,一陣子不見你又長高了而且愈來愈俊俏了,來神叔有禮物送你呢。」便從袖堜漭X了一把雕工精美的玉質折扇遞給了續緣。 5:AAqMa  
K{ 0m b  
  "cti(0F-d  
qg'm<[  
續緣一見雖喜歡卻不敢去接,口中說道「神叔,這太貴重了,續緣不能收。」 Pl 5+Oo  
i edoL0#  
  .&L#%C  
2Gx&ECa,  
「吔. 續緣,這把玉扇可是吾千挑萬選的呢,最適合你的氣質了,你不收,神叔可生氣了。」 MenI>gd?  
.kBAUkL:  
  T$k) ^'  
} #$Y^ +UN  
「這,」續緣正自為難,只好抬眼向爹親求救。 fEM8/bhq  
8XT Vpf4  
  o{:D  
!5[?n3  
「續緣,既然是你神叔一片好意,就收下吧!」素還真微笑的說。 }G-qOt  
n /rQ*hr  
  w \85D|u  
{U&Mo97rzX  
「是,那就謝謝神叔了。」剛收好玉扇坐下,續緣便想起一事,於是說「對了爹親,剛收到四叔的飛鴿傳書提醒我們別忘了後天的聚會呢!」 Kw'A%7^e  
K34y3i_  
  om@` NW  
A87Tyk2Pi  
「嗯..吾曉得。」素還真眼裡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光芒,而後不著痕跡的問「神兄後天可有空嗎?素某之義弟莫召奴,亦是個好相處的人,想介紹與神兄相識,不知神兄是否肯賞光?」 jp2l}C  
G*Qk9bk9  
  lK}F>6^\  
O^ f[ ugs  
「啊!久聞朱雀聖名,卻一直無緣相識,今日有此機會,吾求之不得,那就有勞素兄引見了。」神無月此時不知何故,心裡竟閃過一絲莫名的悸動,嗯…

霜霜 2009-09-27 20:30
這篇的設定很特別呢ˇˇ L(}T-.,Slr  
下一集該不會就是命中注定的一見鍾情哩 oA73\BFfP  
在林下休息的召奴,這畫面一定很美啊

leifei1 2009-09-28 12:02
   ;./Tv84I^  
Dy0cA| E  
嘿嘿,月蝶亲也开始写神莫了啊,大好. Kl\A&O*{  
这里莫莫如果收养泪痕和沉沉的话,而且如果还是小婴儿,那他要几岁了. FpCj$y~3  
嗯,至少也要三十多岁了,咳,虽然有点可惜啦,我还想看到十几岁的莫莫遇到神叔的,不过成熟版也不错啊,不给神叔那家伙养成系的机会. d),@&MSN  
神叔在这里似乎是个有钱人啊,琉璃仙境的合作商. X62z>mM  
素素你可不能有了钱就忘了弟弟,.就这么把莫莫卖给神叔哦. a'XCT@B  
不过看到神叔那么自称,笑死我了. DJT)7l{  
不停的捶地板中,亲请继续加油啊~~~~   

公孫月蝶 2009-09-28 12:07
引用
引用第1樓霜•殞落•重生于2009-09-27 20:30發表的 Re:09.27 櫻花戀 (神無月X莫召奴) 第一集 : NJLU +b yU  
這篇的設定很特別呢ˇˇ E':y3T@."  
下一集該不會就是命中注定的一見鍾情哩 s[8<@I*u  
在林下休息的召奴,這畫面一定很美啊 x]Q+M2g?  
FV!  
好感動哦! 大大是第一個回貼的呢, 贈上小花一朵請笑納 W5EB+b49KM  
dD@T}^j *|  
關於源莫, 因為看了許多軍神虐莫的貼, 讓我好心疼, 6n45]?  
所以我希望神無月就只是神無月, 不在有軍神的身份來讓莫莫傷心, ;'p X1T  
}NiJDs  
我真的覺得莫美人很適合躺在鞦韆上的畫面呢! 不管, 我要收門票, 笑

公孫月蝶 2009-09-28 12:37
引用
引用第2樓leifei1于2009-09-28 12:02發表的 Re:09.27 櫻花戀 (神無月X莫召奴) 第一集 : q#c\  
   y~]>J^  
!H~G_?Mf\O  
嘿嘿,月蝶亲也开始写神莫了啊,大好. "Do9gW  
这里莫莫如果收养泪痕和沉沉的话,而且如果还是小婴儿,那他要几岁了. DLJu%5F  
嗯,至少也要三十多岁了,咳,虽然有点可惜啦,我还想看到十几岁的莫莫遇到神叔的,不过成熟版也不错啊,不给神叔那家伙养成系的机会. ,.x1+9X  
....... !sK{:6 s  
Kok mylHu  
看了大大的源莫貼, 讓我不自覺也挖了個神莫坑往裡跳, 笑 `+Wl fk;  
讓我當個親媽來補償小莫在親那受的虐吧??? y*2:(nI  
P0 hC4Sxf  
是說, 人家美人的年齡是秘密吶, 別算的那麼清楚嘛. 6]CY[qEaR$  
神叔當然要有錢囉, 否則以後怎供的起--對錢財完全没概念--的莫莫的生活呢?(這回還不趁機榨乾你...哈) dHg[0Br)r  
G0xk @SE  
謝謝親的鼓勵, 我會加油的      小花一朵請笑納

公孫月蝶 2009-09-28 18:22
二、 -YJ7ne]  
G%Wjtrpj  
船行至櫻花島專用渡頭停妥時,莫召奴早已在那候著了,一身水藍紗衣,額間一抺藍寶墬鍊,緞黑的長髮迎風飄揚,清麗的容顏,饒是畫中走出的仙子也比不過的吧?竟讓立於船首的神無月看直了眼,就連一旁素還真的叫喚他也愰若未聞。 FJ}/g ?  
Jd7+~isu~  
此時慕少艾及談無欲早已很没形象的笑彎了腰,而平時總面無表情的羽仔也忍不住嘴角上揚,差一點蹩出內傷,只有屈世途不禁同情起被腹黑素閒人算計的神某人了。 o3qBRT0[R  
P)7SK&]r;=  
岸邊莫召奴卻被這呆愣的目光看的有點尷尬,同時也生氣著那幾位損友毫不掩飾的取笑,於是心裡犯著嘀咕『好個冒失鬼』,但礙於身為主人不好對來客無禮,便把那略帶不悅的目光掃向了自家三哥。 m7cp0+Peo  
g.iiT/b  
無視於莫召奴的白眼,素還真漾著一臉無害的笑,扯著神無月下了船來到莫召奴跟前,稍做介紹,便跑去粘著談無欲說悄悄話去了。此時神無月好不容易拉回了神智,才道了句久仰大名,叨擾了的客套話,而莫召奴則乾脆的回了句「歡迎,歡迎」便轉身領著一群人浩浩蕩蕩的往自己的住處【築情軒】走去。 |J?KHI  
e#<%`\qH  
沿途大夥正欣賞著兩旁盛開的櫻花,一陣清風拂來,只見落櫻繽紛真是美不勝收阿。走在後頭的神無月見莫召奴髮上拈著花瓣,一股衝動想幫他拂去,手剛舉起才意示到自己…(怎會這様)心一驚趕緊收回了手,苦笑了下—吾尚未適應他是個男子啊。  j^Bo0{{  
5O]ph[7  
庭院裡的石桌上已備妥了茶具及點心,莫召奴請眾人就坐後便熟練又優雅的煮著香茗,閒談間,神無月也已恢復了一貫的洒脫沈穩,於是應眾人要求,便講了些他行商途中的趣聞迭事,言談甚是風趣幽默,這才一改方才莫召奴對他的不良印象,不過也僅止於此,好印象還没出現呢。 mj{TqF  
kOs_]  
一番閒談品茗之後已到了掌燈時分,淚痕來請眾人移至內廳用饍,莫召奴拿出了自家釀製的櫻花釀準備招待貴客,慕藥師一見是櫻花釀,便眉開眼笑的直向神無月推薦這酒的美味,無論如何也要多喝幾杯,一旁的羽人卻微微皺起了眉,低聲要慕少艾少喝點,藥師雖點頭稱好,卻是頻頻向神無月勸酒,羽人無奈只好不時挾口菜餵進少艾嘴裡,而另兩對的恩愛演出也是不惶多讓,這實在太閃了,讓神無月一時不知該將眼光往那放,只好看向莫召奴,這突來的目光讓莫召奴有點驚慌,不過他掩飾的很好,很快就恢復了慣有的漠然。 C8e{9CF  
>#)^4-e  
用完饍,眾人也都微醺了,尤其是慕少艾早已躺在羽人懷裡不醒人事,莫召奴只好讓大家留宿築情軒了。 W(9-XlYKE  
PL%U  
ZZX|MA!  
**************************************** qVx4 t"%L>  
XSpX6fq  
酒樓堙A神無月一邊用饍一邊聽取手下人回報著商隊的採辦進度,但思緒早已不知飄向何方,玉藻在一旁試圖拉回已經神遊了好一陣的自家老闆,心裡蹩著笑,自從那日與素賢人出遊回來後,老闆就經常出現神遊狀,擺明了就是一付思春 呃 不 是思念某人的狀態,玉藻心裡實在好奇得緊,是怎樣的一位可人兒可以讓這位緃橫南北商場見多識廣的老闆如此心繫,(如果他知道這可人兒居然是個男人肯定會掉下巴)。 &Plc  
![0\m2~iv  
「老大、老大」玉藻伸手推了推神無月,總算讓人回了神「呃,何事?」玉藻只好認命的將剛才的報告再重述一次,好不容易結束了正事,便大著胆子問起主人的私事,卻被神無月一個爆栗敲在頭上「多事」玉藻庛牙列嘴的抱著頭,眼泛著淚,無限哀怨的看了他一眼卻也不敢多說一句,但心裡想著『哼,最好別來求我。』 .Q>.|mu  
#JWW ;M6F  
神無月像是突然有了決定,便起身往外走,玉藻在後面急急跟上,神無月卻突然停步,可憐的玉藻便硬生生撞了上去,捂著鼻子哀嘆著『今天是我的倒楣日,諸事不宜啊!』神無月回頭交代了幾句便走了,知道自己今日不用跟班的玉藻,便趕緊回家藏龍去了,免得又遇上什麼衺事。

霜霜 2009-09-28 22:57
呆楞住的神叔嗎~這真有趣XDD !w(J]<  
不過有這種反應才是正常的啦  wC}anq>>  
是說其他人都一付看好戲的樣子 LeF Z%y)F  
還好之後有稍微挽回劣勢 'W@X139zq  
雖然還沒到好印象,也算不錯了 a[ 1^)=/DM  
之後的進攻才是真正的重點喔

公孫月蝶 2009-09-29 13:27
引用
引用第6樓霜•殞落•重生于2009-09-28 22:57發表的 Re:09.28 櫻花戀 (神無月X莫召奴) 1 2 5F : &z+nNkr?yN  
呆楞住的神叔嗎~這真有趣XDD YNRpIhb  
不過有這種反應才是正常的啦 |Rd?s0u  
是說其他人都一付看好戲的樣子 X3-pj<JLY  
還好之後有稍微挽回劣勢 8iGS=M  
雖然還沒到好印象,也算不錯了 &7VN?ox1  
....... o:W>7~$jr=  
FAX|.!US*p  
挽回劣勢嗎?  笑   !KKkw4  
我很想多虐一下神叔呢! YC8wo1;Y!  
咱們莫美人可不是好追的呦!   07P/A^Mkx  
加上腹黑的三哥, 哇 哈哈哈 ,.A@U*j  
神叔啊  還不快來巴結親媽我

leifei1 2009-09-29 17:49
神叔啊,你在美人面前,第一反应怎么可以这么呆啊。 ;wK;  
搞的跟傻呆呆一样,这样莫莫怎么能看上你啊。 ,&e0~  
不过一看就是被素素算计的,想要娶莫莫啊 U*!q@g_  
这个谢媚费,还有啥介绍费啥的。 X ^8@T  
素素肯定不会忘记大收一票的,嘿嘿。  sC1Mwx  
神叔小心被素素吞了所有家产啊。 PV$)k>H-  
当然,最关键的,你要哄好你干娘啊。 bA!n;  
她最近可是不满意的很呀,狂笑~~

公孫月蝶 2009-09-30 12:44
引用
引用第8樓leifei1于2009-09-29 17:49發表的 Re:09.28 櫻花戀 (神無月X莫召奴) 1 2 5F : VwvL  
神叔啊,你在美人面前,第一反应怎么可以这么呆啊。 `@TWZ%f6  
搞的跟傻呆呆一样,这样莫莫怎么能看上你啊。 )O\w'|$G  
不过一看就是被素素算计的,想要娶莫莫啊 MdXOH$ ps  
这个谢媚费,还有啥介绍费啥的。 VRU"2mQ.P6  
素素肯定不会忘记大收一票的,嘿嘿。 17P5Dr&  
....... - :cBVu-m  
)Q= EmZbJz  
想取莫莫啊   嗯....低頭沈思中 _/ V <iv  
先別說其他的, 光是聘金就要讓神叔傾家蕩產, 9^ ;Cz>6s  
想想跟素素三七分帳,   哈哈  我發財了.

公孫月蝶 2009-10-02 15:49
Or#KF6+ut  
:}U jX|D  
  wP7 E8'  
aX,6y1  
氤氳的霧氣從湖面升起,逐漸的瀰漫整座櫻島,剛起身的莫召奴突然有種不知身在何處的錯覺,望著屋外朦朧的景色,任由思緒天馬行空的遨翔,遇到這樣的清晨莫召奴總愛放任自己坐在床上發呆,直到思緒清明才起床梳洗。突然一隻信鴿停在窗台上,莫召奴走過去取下信條一看「嗯..」隨手將信條燒燬,便喚來淚痕交代自己的去處後便欲離開。 C2CR#b=)i  
 :yw8_D3  
  G#Kw6  
cOf.z)kf6  
「公子,讓淚痕陪你去吧!」淚痕輕扯莫召奴袖擺,臉上現出憂色。 W|Cs{rBc?  
;m=k FZ?  
「不用了,放心吧!」莫召奴輕拍淚痕肩膀,並給他一個安心的笑容,轉身離去。 Yl&bv#[z  
An_3DrUFV_  
  B)*1[Jf{4  
}uwZS=pw  
                *                      *                       * X$Shi *U[  
`PZ\3SC'i  
  5)Z:J  
q[Tl#*P?y  
神無月一人來到翠茵湖畔,他的心情是矛盾的,雖然他心堿O渴望見到莫召奴,但又對自己的想法感到好笑,自己居然會對一個男人如此心心念念,真是不可思議。其實要想見莫召奴只要向素還真開個口就成了,但是神無月深知素素的心性,果真開了口自己將會萬劫不復任他宰割了吧,今天會到這兒來是想試試與那人是否真的有緣,他知道這處渡頭是莫召奴出櫻花島必經之地,今日在此若真能見著他,那… 1#3eY? Nb  
QFK'r\3 pU  
  $O&N  
m 7S`u  
已經過了幾日未見動靜,素還真心想『神無月啊,你還真沉的住氣,嗯…』隨手招來了風隨行交代了兩句,風隨行一點頭便化光離去,素還真臉上一抹了然的笑,果然不到一盞茶功夫,風隨行便回來了,低頭在素還真耳邊說了一句「在翠茵湖畔,四海茶樓。」便消失。 U2r[.Ru  
~g9~D}48k'  
  DS+BX`i%#p  
j u&v4]  
「哈!果然。神無月啊神無月,你不來找吾,那我去找你亦無妨,這麼好玩的事,怎能放過。」 6i;q=N$'  
~W-l|-eogz  
  r $[{sW  
I s|_  
坐在四海茶樓二樓窗邊的神無月突然打了個噴啑而且一陣冷顫,『嗯. 這是怎樣一回事。』 ]Exbuc  
j115:f  
神無月特地選了這個位置,因為可以毫無遮蔽的看清渡頭上來往的人影,但守候了一天並未見到伊人身影,他開始覺得自己與那人似乎無緣,原來莫召奴此次離島為了掩人耳目是從密道離開並未經過渡頭,可憐了某神在此等無人,哈。 r0wAh/J|  
]4/C19Fe!  
  6"[J[7up  
.F'Cb)Z  
神無月正自沈溺在自己哀傷的情緒中,卻聞到一陣熟悉的蓮香,『不會吧?』 !<HF764@`  
p' 6h9/  
果然,一朵蓮冠便自樓梯間緩緩升起,想躲已來不及,『唉!』神無月暗暗叫苦。 e x#-,;T  
[wk1p-hf  
  rmi&{o:  
+xAD;A4  
「哎呀,真是巧啊,竟會在此遇見神兄!」素還真語帶驚訝的說。 qC=9m[MI  
Em4'b1mDX%  
  ?VCp_Ji  
KSJ+3_7 ]k  
「啊,是素兄還真巧。」 gil:SUW1r  
/l$fQ:l  
  qo}yEl1  
|'lNR)5  
「神兄,你一人在此閒坐嗎?或是等人呢?」 ^hsr/|  
U# I PYyV  
  y<* \D_J  
mq}U Uk@  
「呃,只是閒坐,素兄呢?」 r" 7 PSJ  
U\W$^r,  
  zJh!Q* *  
mhM;`dl  
「吾嘛,等人呀,既然神兄一人閒坐,那同坐好嗎?」 ul b0B "  
t<"`gM^|  
  A k~|r#@  
qY!LzKM0  
「當然,當然,素兄請坐。」 I %sw(uoE  
Vx:uqzw#  
  dKP| TRd  
Zl>wWJ3y  
「請。」招來了店小二添了新茶,二人便天南地北的聊了起來,但見神無月始終有一搭没一搭的虛應著,明顯的心不在此,甚至有時似乎欲言又止,素還真看在眼堣漱艀迨蒍甄翩A卻又故作不知,繼續東拉西扯說著不著邊際的話題。終於神無月的眼神有了變化,”他這是在作夢嗎?”突然出現在眼前的,不就是那自己等了一整天的人兒嗎?神無月激動的站了起來,莫召奴卻被他這突來的舉動嚇了一跳,但很快的恢復了鎮定,而且很不給神無月面子的『噗!』的一聲笑了出來,神無月尷尬的又坐了回去,臉上也泛起了紅潮,莫召奴於是走了過來「三哥你們好興緻,在這閒聊呢!」 O$x +>^  
]T(qk  
  ZF h[xg'0  
mI\[L2x  
「四弟你回來了,來快坐下,辛苦你了,事情還順利嗎?」 ?%%vQ ?  
~}/_QlX` K  
  Hq~ SRc~  
N"0>)tG  
「嗯,一切皆在三哥計算之內。」 F&#I[]#   
a^^OI|?  
  UV</Nx)3  
5!wjYQt3  
「莫兄,喝杯茶吧!你看來很累呢!」神無月眼露擔憂的說。 -;;m/QM  
DZ $O%  
  OlptO60{ ]  
mwn$ey&QE  
「呃,謝謝!」  z).&0K  
\ [M4[Qlq  
  KZ1m 2R}'  
o.Bbb=*rZ  
「這樣吧,在下請二位在此用餐,賞光嗎?」 [z*1#lj S  
_mQ j=  
  +;*4.}  
&h.?~Ri  
「嗯,也可,那就多謝神兄了。」莫召奴正想拒絶,没想到素還真已先一步開口答應,便默不作聲。 /!.]Y8yEH  
]dV $H  
  /Z~$`!J  
2f{a||  
「店小二」 f+.sm  
7Bd=K=3u  
  sk_xQo#Y 3  
4H@7t,>  
「來囉,人客倌有什麼吩咐?」 h Fan$W$  
~Y;Z5e=  
  fN21[Jv3  
_PQk<QZ  
「吾要宴請二位貴客在此用餐,請準備你店堻怞n的酒菜送上來。」 ] yWywa\  
<u1`o`|-  
  ;TK$?hrv*1  
)3V1 aC  
「是、是、馬上來。」 b_u; `^  
32y 9rz  
  '#oH1$W]  
)nq(XM7  
不一會功夫酒菜便陸續上桌了,「人客倌,你們的酒菜來囉,請慢用。」 hBifn\dFr  
s$lJJL  
  |+JC'b?,  
epG =)gd=8  
「四弟今天有勞你你了,來愚兄敬你一杯。」 q0['!G%["  
b.8T<@a  
  I47sqz7  
ytb1hFs  
「那堙I」莫召奴二話不說,便一仰而盡。 9+8N-LZ  
k! x`cp  
  +tG'  
et(AO)uv6  
「莫兄,前日冒眛拜訪,承蒙招待,在此謝過了,來吾敬你。」 ?k@;,l :s  
&Z9rQH81f>  
  B5R7geC  
^&c &5S}  
「好說!」又一杯下肚。 W'Y(@  
(h[. Ie  
  y@AUSh;  
-D1 A  
這兩人今天是怎樣,輪流灌我酒啊,唉!管他呢反正有三哥在,喝醉了也是麻煩三哥送我回島而已,不會有事的”。果然不勝酒力的莫召奴早早就醉了,正當素還真向神無月告辭要送莫召奴回家時,風隨行急急而來在素還真耳邊一陣低語,「嗯,這要如何是好,四弟已經醉了..」 [A] +Azc  
mtw{7 E  
  !kH 1|  
tWQ$`<h  
「素兄你有急事,那莫兄就交吾照顧吧!」 E}#&2n8Y  
ZsYY)<n  
  Q )8I(*  
1CJAFi>%D  
素還真投給神無月一抺感激的眼神「啊,神兄願意代吾照顧四弟真是太好了,那就有勞了。」 sheCwhV  
/1bQ RI^\  
  7&w[h4Lw  
[o7Qr?RN  
「嗯,快去吧!」素還真與風隨行便化光而去。 ~L P5hL  
^i8(/iwdJE  
  tbfwgK  
M!%|IKw  
神無月向店小二要了一間上房,便將莫召奴抱進了房堙A輕輕的放在床上,此時店小二也很機仱的送來了熱茶及一盆水,「客倌還有什麼吩咐嗎?」神無月給了點賞錢「謝謝,没事了,你下去吧。」 Sogt?]HB$  

leifei1 2009-10-03 15:03
不,不是吧?? 0< }BSv  
没多久就开房了,抱住亲 gkca {BJ   
你绝对不能让神无月那么快就得手啊。 'TA !JB+  
好舍不得莫莫啊~~ M7-2;MZ  
不过,为啥神无月约了莫莫,然后莫莫没去 5dbj{r)s6i  
接着素素就来了? !-&;t7R  
我有点没看懂呢~~

公孫月蝶 2009-10-03 15:44
引用第11樓leifei1于2009-10-03 15:03發表的 Re:10.02 櫻花戀 (神無月X莫召奴) 三 10F : wLvM<p7OX  
不,不是吧?? r8[)Ccv  
没多久就开房了,抱住亲 $H&:R&Us  
你绝对不能让神无月那么快就得手啊。 !;${2Q  
好舍不得莫莫啊~~ eax"AmO  
不过,为啥神无月约了莫莫,然后莫莫没去 6fC Hd10!  
....... $e{}SQ;fW  
[/quote] +% K~HYN  
開房而已呢又不能做什麼, 笑 WSGho(\  
我不會讓神叔這麼好吃睏, VssWtL  
不用捨不得莫莫, 我會為親留久一點的 (不要太感謝我), k]2_vk^  
Dz8aJ6g  
不是神叔約莫莫出去吶, 是素素派任務給莫莫滴, _c}# f\ +_  
所以莫莫才會從秘密通道離開, 讓神叔堵不到人囉, rD9:4W`^  
你說素素是不是很腹黑,  狂笑捶地中 ,K|UUosS-#  
>&^jKfY  
抱歉了, 是說吾寫的很不清楚嗎? 默默爬走

霜霜 2009-10-03 16:03
素素果然是隻老狐狸啊XDD rFp>A`TJ  
心機那麼重,一切都在他算計之中 I8YCXh  
害的神叔沒有"剛好"等到莫莫 .>LJ(Sx9b  
不過最後的機會倒是給得很善良 cIP%t pTW.  
但總覺得事情不會那麼順利

公孫月蝶 2009-10-03 17:09
引用
引用第13樓霜•殞落•重生于2009-10-03 16:03發表的 Re:10.02 櫻花戀 (神無月X莫召奴) 三 10F : 432]yhQ  
素素果然是隻老狐狸啊XDD #Jr4LQ@A9  
心機那麼重,一切都在他算計之中 6& 6|R3  
害的神叔沒有"剛好"等到莫莫 M|{NC`fa  
不過最後的機會倒是給得很善良 QGE0pWL-a  
但總覺得事情不會那麼順利 su3Wk,MLP  
J93xxj  
素素是知道神叔的為人的, qVjMflVoay  
看的到又不能吃才是最大的折磨呢? 3e1P!^'\  
啊, 劇透了.

公孫月蝶 2009-10-06 01:14
四. Z#YNL-x  
nlaW$b{=  
看著床上美人的睡顏,神無月眼神一喑,順著那一頭烏絲撫上臉頰,突然莫召奴似乎有些不適,『糟糕,來不及了。』不及細想便用自己的衣擺去承接那灘穢物,神無月心堣@陣苦笑,無奈只好脫去自己的外掛丟在一旁,趕緊揉一條濕毛巾幫莫召奴擦拭乾淨,並倒了一杯茶讓他漱口,正要扶他躺下,没想到意識不清的人兒卻一把抱住了他,神無月雖然一陣錯愕但心媮椄O非常高興,此時卻聽得莫召奴模模糊糊的說了一聲「三哥,謝謝你了。」 (%"9LYv  
k|U2Mp  
一時間神無月頓感五味雜陳哭笑不得,想想也不能與喝醉的人計較,只好輕手輕腳的將他放回床上躺好,看著已然安穩入睡的莫召奴,神無月嘴角笑意漸濃,想著剛剛被打斷的企圖,於是緩緩低下頭,輕輕的吻上了美人的香唇,良久才滿足的起身悄悄退出房門去打理他的髒衣服去了。 ;WgUhA ;q  
~R50-O  
清晨,莫召奴朦朧中睜開雙眼,宿醉的頭疼讓他一時無法起床,慢慢的看清房堛熙秦],並非琉璃仙境,也不是櫻花島,心堣@驚「我這是在那兒?」轉頭望向桌旁,發現一束紫髮垂在桌邊,『怎會是他?』那人卻只著一件單衣趴睡在桌上,一旁架上正掛著他那件濕了的外衣,莫召奴已然明白昨晚自己肯定吐了那人一身,心堣Q分過意不去。 h Vui.]  
%E"Z &_3{  
勉強自己起身,並拿起床上的棉被悄聲走過去蓋在神無月的身上,神無月立即驚醒伸手想拉住棉被,卻不意拉住了莫召奴的柔荑,莫召奴一愣趕緊抽回了手,「真是抱歉昨夜讓你麻煩了,你到床上去好好睡一下吧。」 yT~x7,  
% joL}f[  
「不,不,你宿醉未醒一定還很不舒服,再多睡一會吧,晚一點我讓店小二給你準備點清粥好嗎?」 s'$2 }K  
9PMIF9 "   
「不用了,我..」 \k^ojzJ  
+(^H L3  
「乖嘛,聽話再去睡一會兒。」神無月用著溫柔但不容拒絶的語氣,硬是把莫召奴趕上床去躺好,並掖好了被子,才滿意的坐到桌邊去繼續與周公打交道,莫召奴無奈的也就睡了。 ?-)v{4{s  
h[Uo6`  
再次醒來感覺精神已好多了,莫召奴下得床來發現桌上已擺好了幾碟小菜及清粥,卻没見到神無月,但看桌上擺著二副碗筷,想來那人也還未用饍,便先去漱洗並稍作打理,當神無月從門外進來,看到的便是一幅美人對鏡梳妝的美景,令他無法移開目光。 !SIk9~rJ  
B&6lG!K'?  
感覺到身後的目光,莫召奴回頭對著神無月嫣然一笑「早 昨晚謝謝你了。」 v TTXeS-b  
ia_l P  
「呃,不、不用客氣,這、這是吾之榮幸。」神無月正自回想著伊人柔軟的唇瓣,忽聞莫召奴之言,一時無措臉微微泛紅,說話還帶結巴。心媟Q著『還好莫召奴不知情,否則…』 B-PX/Q  
5}c8v2R:B  
莫召奴狐疑的望著神無月怪異的舉止,心想昨晚是有發生什麼事嗎?「嗯,你是否有事瞞我?」 \f)GW$`  
cLw|[!5:  
「没、没啊,來吧,趕緊用饍,你昨晚都吐完了,現在一定肚子餓了。」 II!~"-WH  
PC|ul{[*}  
聽到神無月的話,想起昨晚自己吐了人家一身,頓覺不好意思,也就不在追究剛才的事,便坐下來吃飯了,神無月暗自慶幸,嘴角不覺上揚。

霜霜 2009-10-06 11:51
還好沒被召奴發現偷香一事 kg\8 (@h]  
不然事情可就大條了 t[@>u'YKt  
是說神叔也算是個君子啦 5pK _-:?  
至少沒把人直接吃了 `csZ*$ 7  
不過我想他也沒有那麼大膽 gga}mqMv=  
畢竟先培養感情才是重點 '$?!>HN4  
話說能看到美人對鏡梳妝之景 q6<P\CSHy<  
這真是個好大的福利啊

公孫月蝶 2009-10-07 12:20
引用
引用第16樓霜•殞落•重生于2009-10-06 11:51發表的 Re:10.06 櫻花戀 (神無月X莫召奴) 1~4 15F : -'SA &[7dP  
還好沒被召奴發現偷香一事 e =r  b  
不然事情可就大條了 v+8Ybq  
是說神叔也算是個君子啦 u05Yy&(f  
至少沒把人直接吃了 ;{q*  
不過我想他也沒有那麼大膽 .{} 8mFi 1  
....... R= F_U  
0!7p5  
他要真把莫莫給吃了, 那現在就該滿地找牙了吧! 笑  KROD(  
c?u*,d) G  
讓他有這個福利算是獎勵他照顧了小公主一夜呀!

leifei1 2009-10-08 14:30
嘿嘿,居然偷到香了,恭喜恭喜。 / *PHX@  
看来在小蝶的笔下,神叔就是比较温柔嘛 $/B~bJC  
莫莫对镜梳妆一定很漂亮,我也很想看啊,被抽飞中。 =:]v~Ehq  
咳,想要吃掉,似乎有难度,还要一段时间呢。

公孫月蝶 2009-10-08 15:30
引用
引用第18樓leifei1于2009-10-08 14:30發表的 Re:10.06 櫻花戀 (神無月X莫召奴) 1~4 15F : M +r!63T  
嘿嘿,居然偷到香了,恭喜恭喜。 (QJe-)0_y  
看来在小蝶的笔下,神叔就是比较温柔嘛 ?Ve I lD  
莫莫对镜梳妆一定很漂亮,我也很想看啊,被抽飞中。 W)/^*, Q7  
咳,想要吃掉,似乎有难度,还要一段时间呢。 nP]!{J]  
d]" 4aS  
就說了, 蝶要彌補莫莫在親那受到的虐, oPM*VTMA  
我考慮要不要讓莫莫反過來虐阿源, fe,6YXUf  
呃..是說..蝶也還没決定好吔, 遁地脫逃中

公孫月蝶 2009-10-14 14:47
五、 ;}"Eqq:  
#mA(x@:*  
琉璃仙境內,日月才子正在商討對策,以應付紫耀天朝的禁武之令。 =R|XFZ,  
[!-gb+L  
談無欲目光深遠的說道:「現今的要務,第一必須要統合被迫害之各大門派以及無辜百姓,並將他們妥善安置。」 1{ %y(?`  
P <+0sh  
「嗯,那你認為何處適合呢?」 9;?u%  
oSC'b%  
談無欲眼堸{過一抺不易察覺的憂傷,他想說又怕聽到的答案會讓自己傷心,但回頭一想,他可是為了天下蒼生,並無半點私心,於是一咬牙說道:「櫻花島易守難攻,是個適合的地方。」 ^}B,0yUu'  
HP1QI/*v  
「遐,什麼?你這樣無疑是要讓四弟陷入險境,吾不準,吾倒認為無欲天是個不錯的選擇。」 G7Sw\wW  
d%"XsbO  
聞言,談無欲美眸泛淚,不敢置信,傷心欲絶,哽咽的道:「果然,果然,你還是只愛你的四弟,我於你是算什麼?」心碎的淚已流下,談無欲不願讓素還真看到自己的脆弱,拂袖轉身便欲離開,卻被人早一步捉住了手,扯進了懷堙C +ovK~K $A  
G+t:]\  
「放開我。」談無欲掙紥著欲離開那人懷抱,無奈卻掙脫不開。 $t(v `,  
|f#hGk6  
「哈,吃醋了!平日塈A總是態度冷然,只有在這種時候才能見到你的真心,好囉,我是與你開玩笑,別生氣了。」 m(6d3P  
A>1$?A8Q  
「素還真你以為你這漾說,我就會相信你嗎?玩笑是這樣開的嗎?哼!」趁著素還真一時鬆懈,談無月回身一掌擊向他,便轉身離去。 cN8Fn4gq  
>m,hna]RZ  
待素還真回過神,人兒已走遠,「啊,師弟,無欲啊等我?」『唉,真正生氣了,我慘!』一代神人素還真趕緊追妻去了。 %gh#gH   
<78|~SKAV  
(蝶:素大閒人你會不會太無聊了,開這種玩笑!) "4)N]Nj  
(素素:臭蝶你才是始作俑者吧,我快被你害死了,無欲啊吾是無辜的。) @we1#Vz.  
(蝶:哈,能整到素大閒人,真是太佩服我自己了。) <ak[`]  
czuIs|_K*  
回無欲天的路上,談無欲的怒火讓路邊的花草樹木無一幸免,燒燬殆盡,『素還真你竟敢如此玩弄我,這回絶不輕饒你,如不好好回敬你,吾就不叫談無欲。』 [49Cvde^  
ExS5RV@v'  
(蝶:不叫談無欲啊,那叫素無欲你看怎樣?) !S#3mT-  
(小談:找死….一掌拍飛蝶) N8{jvat  
(蝶:啊○──○遠目) H. @$#D  
uK2HtRY1  
                    *                *               * 1 _?8OU  
EIg~^xK  
櫻花島上如今人聲鼎沸,屈世途正在努力的安頓那些,因不肯屈服於紫耀天朝而遭迫害的武林人士,還好有柳飛絮等人的幫忙,才没有忙壞他這把老骨頭。 5mD8$% \8  
L(VFzPkY%  
莫召奴與素還真正在商量運糧的問題,上一趟安排的運糧隊伍,因遭到天朝的大軍攔刼,已全數被毀,如今要再補足糧食不是易事,不但時間緊迫,還要考慮如何避開天朝的大軍,確保糧食可以運得進來。因這缺糧的問題使得有心人趁機開始搧動人群,造成人心惶惶不安,甚至想離開櫻花島向外尋求生機,但危機就是轉機,素還真正好趁此機會,讓柳飛絮及屈世途放出假的運糧消息,從中查出內奸並予以鏟除,而真正的路線,卻是委由神無月的商隊來負責,素還真對他這位好友是寄予厚望。 q[,p#uJ]  
:*M?RL@j  
果然不負眾望,神無月順利的將糧食運到,解決了櫻花島上的燃眉之急。 49~d6fH  
&>,;ye>A  
這趟應素還真之請求,在知道運糧的目的地是櫻花島時,神無月一則以喜一則以憂,喜的是他又可以見到朝思暮想的莫召奴,憂的是島上龍蛇混雜伊人的安全堪慮,所幸自己馬上可以到他身邊保護他了,是以在接獲素還真的通知後,立即動員所有名下商行在最短的時間內湊齊糧食,並親自護糧至櫻花島。 10Ik_L='  
^w60AqR8  
神無月一到櫻花島,便急於尋找莫召奴的身影,他一定要先確定人兒是否無恙,當看到素還真與莫召奴二人迎面走來,神無月急切的眼神,就一直在佳人的身上無法移開,直到確定他平安無事,才放心的與素還真打招呼。 b0{i +R  
&*=!B9OBI  
「神兄,此次真是感謝你的大力相助,又出錢又出力啊!」素還真手中拂塵一甩,有禮的向神無月一揖。 6]?mjG6  
]?tRO  
「吔,素兄多禮了,此乃在下份所當為,吾只是略盡棉薄啊。」 i[!|0U`p  
sFTAE1|  
「神兄你辛苦了,請入內奉茶吧。」莫召奴微笑的看向神無月,眼波流轉間一抺毫不掩飾的讚賞,直把神無月看得臉紅到了耳根,一時忘了反應。 ?,>3uD#  
mH&7{2r  
「神兄,怎樣了,你很熱嗎?」素還真在一旁忍不住調侃。 &Q883A J  
](w)e p~;3  
發現自己失態的神無月,趕緊收回心神,隨便說了一個爛藉口:「嗯,可能是方才急於趕路,一時氣血不調吧!」 rx1u*L  
CUu Owx6%  
莫召奴悶笑著也不戳破,轉身說了聲「請。」便將大家讓入了廳堂。 _x,X0ncv]@  
b>; ?{  
有了前車之鑑,神無月不敢再將目光看向莫召奴,只好將注意力放在還素真身上,詢問有關現在對抗天朝的計劃,以及是否有自己可以幫忙的地方。 d m8t ~38  
@:C)^f"  
「但神兄的商隊不是已經要回蒼山了嗎?」 g"m' C6;  
.| 4P :r  
「無妨,將商隊交與玉藻帶領,不會有問題,我可以留下。」 79v+ze  
_;j1g%  
「若神兄肯幫忙,自是再好不過了,有了神兄相助,中原正道真是如虎添翼啊。」 |LZ;2 i  
.\R9tt}  
「素賢人客氣了。」 !p &<.H_  
|nefg0`rk  
「哈!那就請神兄暫時留在島上,在配合計劃行事吧。四弟,請你招呼神兄,吾有事先離開了。」 i1vz{Tc  
WHdMP  
「嗯。」莫召奴簡單應了聲。 oMQ4q{&|  
r&]XNq'P9  
待素還真離開,莫召奴便帶領神無月至客房「神兄一路辛苦,先休息吧。」 D&%8JL  
9zwD%3Ufn  
「有勞了,多謝。」 I2[Z0G@&=  
J3eud}w  
                   *                    *                    * L 4j#0I]lq  
5n3yc7NPP  
不同於白天的喧鬧,入夜之後島上一片寧靜,在眾人都已沉睡的半夜,一抺水藍身影站在廻廊下,正仰望著夜空中的繁星,心中嘆著── [ohLG_9  
r3'J{-kl  
天上的星星,為何,像人群一般的擁擠呢?  XIIn I  
地上的人們,為何,又像星星一樣的疏遠。 4$xVm,n|  
,a #>e  
這些所謂的名門正派,平時總是各自為政,各理門戶,此刻若不是遇到這樣的空前浩劫,大家也不會聚在這島上,齊心協力共禦外侮,希望自此大家能記取教訓。正想的入神忽感身後一股暖意,回眸一看,是神無月拿了一件外衣披在了他身上,眼神埵釧顯的擔憂「夜寒露重的小心受寒了。」 0= $/  
Lh[0B.g<  
「嗯,謝謝你!」眼堸{過一抺訝異,莫召奴感到神無月的手並未離開自己的肩上,雖覺唐突了,但為何自己並不討厭,反而貪戀身後的溫暖,納悶著這是什麼感覺? {A0jkU  
k&$ov  
神無月關心的問「這麼晚還没睡有心事嗎?」發現莫召奴並没有躲開自己,忍不住又向人兒靠近了一步。 Hr?lRaV  
@+b$43 ^  
「没呀,在看星星。」莫召奴帶著笑意的說,許是夜涼如水的關係,莫召奴不禁靠向身後的溫暖。 COh#/-`\1  
``l*;}  
「哦,今天的星星有什麼特別嗎?」佳人在懷,神無月心情大好,嘴角的弧度已裂到了眼尾,真希望時間在這一刻停止。只見莫召奴但笑不語。

leifei1 2009-10-14 20:20
笑死我了,素闲人,这个也敢玩. ?'> .>  
捶地版,活该你被老婆打,无欲啊,不要留情. D$}hoM1  
不过神莫这一对的发展好顺利啊,真是心水 //63|;EEkl  
已经进展到一起看星星的阶段了 YV.' L  
要是再努力一把,就能拉小手了. QX=T uyO  
嗯,看亲的文真是太快乐啊,送上小花~~

霜霜 2009-10-14 23:28
看來有神叔的幫忙是件很不錯的事 ojM'8z 0Hn  
不過他對召奴的免疫好像怎樣都不會有 <:9 ts@B  
應該說召奴的魅力無人能擋啊XD mw"FQ?bJ  
是說最後的氣氛可真好,神叔算吃盡豆腐嗎 w-K A~  
有美人在懷果然就不一樣啊

公孫月蝶 2009-10-15 13:49
引用
引用第21樓leifei1于2009-10-14 20:20發表的 Re:10.14 櫻花戀 (神無月X莫召奴) 1~5  20F : AG,><UP  
笑死我了,素闲人,这个也敢玩. ' [$KG  
捶地版,活该你被老婆打,无欲啊,不要留情. M/o?D <'  
不过神莫这一对的发展好顺利啊,真是心水 rI$NNk'A  
已经进展到一起看星星的阶段了 P]Fb0X  
要是再努力一把,就能拉小手了. Bp^LLH  
....... : !aLa}`@  
v2;E Wp  
咱們無欲可是個心高氣傲的, 這回素閒人慘了, (偷笑捶地) Yi Zk|K_  
YS|Dw'%g /  
本想先虐一下神叔的, 不過既然莫公主不反對神叔的接近, Y<T0yl?  
就先讓他們順利一下下好了, p/Ul[7A4e  
嗯, 想拉小手嗎? 笑....

公孫月蝶 2009-10-15 13:56
引用
引用第22樓霜•殞落•重生于2009-10-14 23:28發表的 Re:10.14 櫻花戀 (神無月X莫召奴) 1~5  20F : T_*inPf  
看來有神叔的幫忙是件很不錯的事 g  *,O  
不過他對召奴的免疫好像怎樣都不會有 r?DCR\Jq  
應該說召奴的魅力無人能擋啊XD V lx.C~WYn  
是說最後的氣氛可真好,神叔算吃盡豆腐嗎 F6U#EvL  
有美人在懷果然就不一樣啊 T,!EL +o4  
3q%z  
莫莫對於神叔來說是致命的吸引力呀, 哈. j@4MV^F2c  
這豆腐是吃到了, 嗯, 我也好想吃..(口水漫過金山寺了)

公孫月蝶 2009-10-20 15:37
六、 mu\1hKq;B  
N:lE{IvRJ  
櫻花島,素還真來到,莫召奴:「三哥一會女媧娘娘應是順利而歸。」 Wc@ ,#v  
e=&~6bs1U  
素還真:「娘娘仁性心慈,願助我們一臂之力。」 Z^'~iU-?  
O i\ s  
莫召奴:「嗯,有仙靈地界為助,六禍蒼龍方面也有應付之法了。」 $`lWW6>P  
a_Xwi:e<  
「四弟果真眼明。」素還真嘉許的拍拍莫召奴的肩背,而莫召奴則回以一抺甜美帶撒嬌的微笑,這是他們兄弟間偶爾玩的小趣味,但此情此景看在神無月的眼堙A直有說不出的不是滋味,一股衝動想上前打掉素還真尚擱在莫召奴肩上的手,就在他理智即將告罄之際,一直注意著他表情變化的素還真終於收回了手,”懂得在踩到別人底線前煞車才是智者啊,哈”。 fTj@/"a  
znrO~OK  
神無月雖見素還真收回了手,危機暫時解除,但還是忍不住靠到了莫召奴身邊,見神無月一臉如臨大敵的表情,以為他是擔心接下來的戰事,便給了他一個安撫人心的微笑,頓時融化了神無月臉上僵硬的線條,那變化之快真是蔚為奇觀啊。 O>DS%6/G  
WaB0?jI  
風隨行等人回來,素還真:「你負傷了。」風隨行走向素還真在他耳邊說出情況。素還真:「嗯,吾明白了,你先入內療傷吧!」今日與天朝在三處據點的一戰,已救回嚴門堡及棠林府等一干人,並交由屈世途安置。 Vit-)o{zr  
C_J@:HlJ  
莫召奴:「三據點之戰,六禍蒼龍本意以包夾之勢,先困守櫻花島,或包戰、或逼降、或斷後援,皆是可成之策,如今失利,自會強施他法。」 >az~0PeEL  
uGZGI;9f4  
素還真:「此戰另一目的,便是探吾方實力,寂寞候所算者,乃在兵、在計、在局、在勢也。」 5 tKgm/  
0d+n[Go+S  
莫召奴:「嗯。」 ^}P94(oz  
$I9& cNPv  
素還真:「對了,四弟另一事也該進行了。」 EK# 11@0%  
qWH^/o  
莫召奴:「嗯,吾隨後便去。」 :E-$:\V0}k  
Rrh6-]A  
神無月:「吾與你一同前往。」原想開口拒絶的莫召奴,看到神無月堅持的眼神,口氣一緩「你知曉吾要去那媔隉H」 bll[E}E|3  
fnq 3ic"V  
「莫召奴在那堙A神無月便在那堙C」如此堅定與深情的話語,莫召奴再要裝作不知,已是不能,但礙於素還真在旁,便只好低頭輕聲回道:「嗯,好吧。」 6,5h4[eF*  
B.y}S  
没料到神無月會有此驚人之語,一旁的素還真一時儍眼,再看看自家四弟的反應,忍不住想取笑一番:「哎呀,吾是否該開始盤算該收多少聘金了。」 ~HIj+kN  
aV$kxzEc  
此語一出自是招來莫召奴的白眼外加一記朱雀火,幸好素閒人閃的快,否則就變一道火烤蓮子餐了,而一旁的神無月卻是一臉傻笑,就在莫召奴化光遁走時才如夢初醒,趕緊化光跟去。 A l? %[-u  
4FzTf7h^  
屈世途帶來四非凡人,屈世途:「怎樣又不見莫召奴了。」 G_1r&[N3  
cg{5\ Vl  
素還真:「他當有該為之事啊。」 CT'4.  
kTH"" h{  
屈世途:「是嗎?我看最閒的人是他。」 9`Qa/Y!  
$1ovT8  
素還真:「哈!四非凡人久見了,此次前來必有要事。」 FO/cEu  
[~8U],?1  
四非凡人:「是啊,你看。」便拿出了易通之證。 ^'=[+  
^N^G?{EV/#  
素還真:「夜摩市再開之事,素某已知曉了。」 *OA(v^@tx7  
kSV(T'#x  
四非凡人:「哦,那對這件事你有什麼看法?」 H5 z1_O_+  
BI%^7\HZ  
素還真:「將計就計。」 (2eS:1+'8  
|m KohV qr  
四非凡人:「那我們算的差不多,我看六禍蒼龍那邊也是。」 s'yR 2JYv  
7RDmvWd-'?  
素還真:「我看你該去提醒你的好友了。」 x1Gx9z9  
C<=rnIf'  
屈世途:「聽你們這樣說,是打算用六禍蒼龍的大軍去掃蕩夜摩市了。」 Stw g[K0<  
I\TSVJk^Xi  
素還真:「哎呀,真不愧是天策真龍坐下的第一大軍師呀。」 * sldv  
cD]H~D}M  
屈世途:「好了,好了別再挖苦我了,我知道我對不起你,別再舊事重提了,做這麼多年的泡茶工也該彌補夠了吧。唉..」 '!A}.wF0  
rA ={;`  
四非凡人:「哈!我該離開了,請。」 HWV A5E[`Y  
O1~7#nJ*4[  
素還真:「不送。」 EPJ>@A>;D  
Yeg<MrS4D  
屈世途:「莫召奴去辦之事便是夜摩市?」 7C'@g)@^/  
j1`<+YT<#  
素還真:「嗯,分工而做,最有效率。」

公孫月蝶 2009-10-21 12:15
七、 CmXLD} L_x  
~IYR&GEaUG  
嵯峨野,夜摩市東山再起,北野真喚來四忍者現身協助:「夜摩市已另選地點重開,船首要你們從旁協助,使交易正常進行,以免莫召奴及六禍蒼龍等再度趁隙破壞。」 '4M{Xn}@  
/ckk qk"  
刑天:「刑天明白。海岸線方面船首如何安排?」 8KJ`+"<=@  
x:0 swZ5Z  
北野真:「這批寶典非同小可,由我親自押送,命令即佈,各自行動吧。」 @U!&XZ]h  
C!:Lk,Z  
            *                  *                  * R +@|#!  
1n<4yfJ  
紫耀天朝,四非凡人:「禍皇,吾有一物請你觀視。」將易通之証遞給禍皇,易通之証上顯示【夜摩之市,東山再起,落川之谷】 ;:Z5Ft m  
K6-)l isf  
六禍蒼龍:「落川之谷,嗯。」 tf6-DmMH  
`Njvk  
四非凡人:「這是夜摩市重新開幕的地方,通知所有持易通之証的人前往交易。」 sSfP.R  
7vXP|8j  
此時禍皇拿出自己的易通之証卻是顯示【夜摩之市,東山再起,深幽之谷】 p>eYi \'  
W0MgY%Qv[  
六禍蒼龍:「兩張易通之証顯示的地點不同。」 /RJ]MQ\*O  
U\Y0v.11  
四非凡人:「禍皇認為兩張易通之証,那一張是真,那一張是假?」 c$,1j%[)  
e|:\Ps`8  
六禍蒼龍:「軍師以為呢?」 QDW,e]A  
QOK,-  
寂寞候:「兩張皆是假,是聲東擊西、暗渡陳倉之計。」 |J4sQ!%K  
sCw>J#@2>  
四非凡人:「好友,你的眼光依然凌厲。」 ;%d<Uk?  
JmDxsb^  
寂寞候:「好說。」 7[P-;8)tq  
m#_ Rv  
四非凡人:「吾離開了,請。」 LU;zpXg\  
D N)o|p  
寂寞候:「請。」 {St-  
k62s|VeU  
              *                         *                        * eI"pRH*f  
p*5_+u  
落川之谷,千流影率兵圍勦夜摩市,中原武術一戰東瀛忍法,各有千秋,各展神通,雙方原是戰了個五五之勢,卻在八分儀率忍者來到後戰況丕變,天朝兵落了下風,千流影被八分儀所傷,危急之際,姬孤窮暗箭相助,千流影:「眾人退。」 WZ>nA [/  
2~\SUGW-  
漩渦之岸,無名欲阻止另一批忍者運出秘笈,而與北野真對上了,無名因不諳東瀛忍術的詭奇多變,險象環生,此時又見海上出現神秘御龍艇,心一急,中了北野真的奇襲,北野真欲再贊一刀之時,羽扇襲入化解了刀勢。 Eoixw8hz  
59{X;  
「有心無心,心在人間,多情薄情,情繫江湖」隨著詩號飄然現身的水藍身影,身後緊跟著一抺紫衫。 kh# QT_y  
PX/Y?DP  
北野真:「是你。」突然眾忍者攻向莫召奴,莫召奴以扇急擋攻勢,手一揮結束了眾忍者。 5?H wM[`  
tz2=l.1  
莫召奴:「無名,你不諳東瀛忍法,此人交吾,請你協助其他人。」 ; v\s7y  
IV!`~\@  
無名:「嗯,多謝。」便離開。 EPn!6W5^  
l!XCYg@67  
莫召奴:「你們是如何習得狂龍傲天武訣,黑流派應已全滅了。」 ~C^:SND7  
 ;G}  
北野真:「天皇最忌憚之人,到底有多少實力,北野真將以武士精神挑戰你。」 O >+=c g  
,ja!OZ0$  
莫召奴:「你的武士精神只是愚忠。」 pTi7Xy!Cw  
MvZa;B  
北野真:「喝。」一刀丟向莫召奴,隨後急攻而上,招招快、狠、絶,一旁神無月雖知這等攻勢尚傷不了莫召奴,但還是全神戒備,暗暗運勁在掌,只見莫召奴一招水波動蓮華使的漂亮,身形挪移間風姿優雅,如此的莫召奴真是讓人百看不厭,而北野真的十字刀法也是精湛,兩式相擊震得一旁士兵紛紛退出戰圈。 q++\< \2  
smfI+Z S"  
北野真:「沙亂。」   莫召奴:「風走。」身形旋轉製造巨大風勢破解沙亂。 *]HnFP  
aL[6}U0(}  
北野真:「沙絶。」衝向莫召奴,莫召奴手扇一揮,猛然支解的身體,現埸雖不見人影,殺意卻愈見緊逼,忽然地面沙捲破了莫召奴衣袖,此時前方沙又來襲,莫召奴閃避不及被傷了臉頰,神無月一驚,正待出掌,卻被莫召奴眼神制止。 [u!n=ev  
&*" *b\  
莫召奴:「凌波水龍吟。」揮扇化解沙襲之勢同時,極招上手了,水之龍張舞爪牙,漫天舖地而來,北野真於衝出地面之時,被莫召奴一掌擊中,北野真:「呃。」雙手佇刀跪於地上。 e`b#,=  
Z@dVK`nD  
莫召奴:「你敗了。」突然,狂爆刀氣席捲而來,一眨眼神無月已擋在莫召奴身前,一掌擋下狂猛的刀氣,此時地下伸出一手拉下北野真消失現場,跟著眾忍者也退離現場。 s !?uLSEdb  
^?H|RAp  
神無月一轉身趕緊查看莫召奴的傷「你的傷怎樣了?」同時莫召奴也關心的說:「你無恙否?」對於這樣的默契,兩人均是一怔,而後便相視一笑,又同時說了聲「吾無事。」 Dfzj/spFV  
@%x2d1FS  
神無月見莫召奴臉上雖是小傷,但也心疼的緊,便從袖中取出手巾幫莫召奴輕輕擦拭,並擦上了些金創藥,此時無名率兵一會莫召奴,無名:「多謝協助。」 +@^);b6   
1xEOYM)  
莫召奴:「嗯,你的傷?」 MhCU; !  
Q;VuoHj!  
無名:「無妨。」 Z6${nUX  
C`t @tgT  
此時八津蠻亦來到:「無名,你受傷了。」 uarfH]T{  
L~t< 0\r  
無名:「陌生的戰法,讓無名一時難以措手,多虧莫召奴的援助,才能順利奪回秘笈寶典。」 .e0)@}Jv8>  
TMMJ5\t2  
八津蠻:「喔,莫召奴多謝你了。」 _rB,N#{2R=  
uU3A,-{-  
莫召奴:「這些秘笈寶典,就勞煩你交由貴主保管。」 9o5D3 d K  
MuO KauYa  
八津蠻:「這些秘笈你這樣輕易就放棄了?」 =3(Auchl$Y  
`K5*Fjx  
莫召奴:「此次行動是天朝策畫,莫召奴只是協助,這些寶典自是該交由天朝保管。」 z mip  
wjl)yo$z  
八津蠻:「吾代禍皇向先生致意。」 M\4` S&  
3E*m.jX  
莫召奴:「請。」便與神無月一起離開了。 2lsUC QI;  
]Ac}+?  
在回櫻花島的路上,莫召奴:「夜摩市之事總算告一段落了。」 ~x8nC%qPvq  
1b1Ab zN  
神無月:「你將秘笈交與天朝保管,該是另有深意吧。」 :sg}e  
lh'S_p8g  
莫召奴:「哈,是啊,送給天朝一個敵人。」 <$e|'}>A  
\fT QNF  
神無月:「喔,想不到莫召奴也這麼奸?」嘴婸’l,眼堨i是滿滿的讚賞。 .+u b\  
V2}\]x'1  
莫召奴:「吔,順水人情,作之何妨呢!」 9r]|P}yuS  
8-x-?7  
神無月:「是啊,嗯,現在時間還早,可以陪吾走走嗎?」 U&WEe`XM  
Kb(11$U  
莫召奴原想該回去與素還真會合,但看神無月似乎有話要說,也就順了他的意「好啊。」

霜霜 2009-10-21 22:09
我發現看神叔變臉其實是件有趣的事 D BHy%i  
也難怪素素會如此故意囉XD !-7n69:G  
話說神莫兩人的進展速度算是快的 @p*)^D6E\  
應該說他們很有默契呢 [y@*vQw  
是說雖然召奴看起來很文靜,秀氣 klJ21j0Bb2  
但招式一上手還是很有氣勢與威力 IANSpWea?  
朱雀果然非等閒之輩啊 ;WSW &2  
不過以後有神叔護著,就更不用擔心

公孫月蝶 2009-10-22 11:17
引用
引用第27樓霜•殞落•重生于2009-10-21 22:09發表的 Re:10.21 櫻花戀 (神無月X莫召奴) 1~7  26F : d{4; qM#  
我發現看神叔變臉其實是件有趣的事 V_SH90@)+  
也難怪素素會如此故意囉XD Z71m(//*}  
話說神莫兩人的進展速度算是快的 g.Xk6"kO  
應該說他們很有默契呢 &Pr\n&9A  
是說雖然召奴看起來很文靜,秀氣 _h!.gZB3  
....... \A[l(aB  
Lg7A[\c ~  
由神叔來照顧莫莫, 是愛弟心切的素閒人打得如意算盤, GjhTF|  
所以他才會如此好心的替神叔製造機會, ps 3 )d  
但要他如此簡單的便宜了神叔, 他又心有不甘啊, e NIzI]~  
所以偶爾整整神叔也是不錯的樂趣呢, 笑

leifei1 2009-10-22 20:06
素素啊,你这算是招了一个弟夫了吗? X@`a_XAfd  
你怎么能那么好说话呢,阿源那家伙究竟给了多少钱贿赂你啊。 KR aL+A  
多半把整个家产都陪上了。 2cYBm^o|x  
莫莫看起来也不是完全没有感觉啊。 W r/-{Wt  
两个人怎么看都有小花在闪了。 s7Agr!>f  
接下来,阿源就要告白了吗,期待。

公孫月蝶 2009-10-23 13:07
引用
引用第29樓leifei1于2009-10-22 20:06發表的 Re:10.21 櫻花戀 (神無月X莫召奴) 1~7  26F : ~ 29p|X<  
素素啊,你这算是招了一个弟夫了吗? D!&(#Vl _  
你怎么能那么好说话呢,阿源那家伙究竟给了多少钱贿赂你啊。 ]Btkoad  
多半把整个家产都陪上了。 KMRPleF  
莫莫看起来也不是完全没有感觉啊。 F[jE#M=k  
两个人怎么看都有小花在闪了。 $,4h\>1WP  
....... TQ4@|S:OF  
|H5.2P&9-5  
素閒人OS: 哎呀, 被發現了, L親果真眼明啊, (來抱抱) >pU9}2fpT  
L親: 別來, 吾又不是你四弟, 一腳踢飛.... E8# >k  
素閒人: 哈, 也没撈多少呢, 不就百分之五十乾股而已, @ma(py  
             是說, 認了這個四弟, 是我這輩子最明智的抉擇啊. @RoZd?  
莫莫: 嗚...原來我只值這樣, 認了你這個三哥, 真是一失足成干古恨啊. bU! v  
X06Lr!-%  
L!fTYX#K]  
謝謝親賞花, 抱抱

公孫月蝶 2009-10-24 14:59
八、 g":[rXvId  
W$c@C02<  
遠山層層疊疊,雲霧縹緲,在這季節交替的當口,兩旁的樹林色彩繽紛,有的搶先泛黃了,有的尚是一身翠綠,更甚者已妝點了層層紅影,走在這樣的山間小徑上,一邊欣賞著美景,一邊等著神無月開口,怎知一路上那人只是一逕的望著自己,眼神變化間卻不知他在想些什麼,莫召奴被看得有些羞赧也有些氣悶,終於忍不住找個話題開口問道:「吾觀方才,你一掌擋下狂猛的刀氣,卻是氣定神閒,可見你之修為不同一般,甚至可說是深不可測,可是我卻不曾在江湖上聽過你的名號,難到你是在那山修行的不世高人?」 A'|!O:s   
Lzq/^&sc(  
神無月尚未消化這突如其來的問話,只是怔怔的望著莫召奴不知如何回答,莫召奴見他久久不語,以為他有難言之隱,便也不再追問,只淡淡的說:「如果不方便說,吾也不勉強。」但心裡不免有些不是滋味,眼眸也染上了些許悲傷。 ^dQ{vL@9b9  
 4V,.Oi  
此時神無月才回過神來,看著莫召奴受傷的眼神,心一緊便在心中大駡自己的笨拙,怎地傷了佳人的心,於是趕緊開口說:「你別誤會,對你我絶無隱瞞之理,方才只是一時不知從何說起。」頓了一下接著說:「其實我練武只是為了保護我們的商隊,免於受盜匪侵擾,但是因緣際會讓我得到高人指點,並承受了他一身功力,而我並非武林中人,也甚少參與武林之事,所以在江湖中我只是無名之輩,能與素還真結交,純粹是因生意往來。」對於自己擁有的超凡功力,神無月只是輕描淡寫的帶過,並不驕矜自許,這讓莫召奴對他又多了幾分贊賞。 WTvUz.Et  
qyH -Z@  
看著神無月一會兒十分懊惱,一會兒又十分認真的解釋著方才的問題,莫召奴心裡湧起一陣甜甜的滋味,嘴角也泛起一抺淺笑,「哦,我看三哥對你卻是特別。」 k +-w%  
? 5C'9 V  
「咦,特別、什麼特別?啊!你該不會以為我與他…?哎哎哎,真是天大的誤會,這怎有可能,我與他只是朋友,何況他已有談無欲了。」神無月氣急敗壞的解釋,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呀。 x e`^)2z  
?E([Nc0T  
莫召奴所說的特別其實並不這個意思,没想到神無月會有這樣的解讀,見他如此急於解釋讓莫召奴突然起了小小玩弄之心,於是故意說道:「聽你之意,你們没有在一起,是礙於有無欲在的關係?那麼你心堿O喜歡三哥了?」神無月被莫召奴這樣的搶白嚇到,一時並未注意到莫召奴眼中閃過的一抺淘氣。 Ww7Ya]b.k  
1 R5 pf  
「呃,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我是說…是說…我…唉…」神無月結結巴巴不知如何解釋,情急之下冒然一句「我不喜歡素還真啦!」 &R94xh%@(  
9njl,Q:  
「咦,你討厭三哥啊?」莫召奴故意把不喜歡說成了討厭「為何呢?你們不是好友嗎?難到是他對你做了什麼?還是…」 cr1x CPJj  
!/zRw-q3B  
「不、我不是討厭他,他也没對我做什麼。」被逼得泠汗涔涔的神無月,突然發現了莫召奴眼中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才恍然大悟自己被耍了,於是一臉無奈的看著莫召奴。 ks4`h>i  
C?<pD+]b_  
眼見神無月臉上的無奈,以及不再掙扎解釋,莫召奴知道他終於發現被自己捉弄了,於是有點不好意思但又忍不住笑了出來「哈哈哈…嗚….」尚未緩口氣,突如其來的一吻,其餘的笑聲盡數被神無月封在了口中,甜美的滋味讓神無月急欲索求更多,靈巧的舌探入莫召奴的口中,與他的小舌一番追逐纒綿,這一吻久得讓莫召奴差點斷了氣,當神無月終於離開他的唇時說了一句「我喜歡的人是你。」登時讓原就被吻的全身無力的莫召奴差點癱倒在地,幸好神無月將人牢牢擁在懷堙C 6}4})B2  
QU).q65p  
癱軟在神無月懷堛熔鬘l奴,始終低著頭不發一語,他震驚著神無月的大膽之舉,也害羞著他的告白,感覺自己發燙的臉頰,更是不敢抬頭看他,想推開他又怕自己無力站著,只好一直維持這個姿勢了,是說他也貪戀著這懷抱的溫暖,以及屬於那人的味道,捨不得離開。 d#ir=+o{h  
8|a./%gixs  
佳人在抱,神無月心情好到快飛上天了,『啊!終於告白了,是說為什麼召奴一直低頭不語呢?難到是怪我太莽撞了,或者他是生氣了?』一想到這個可能,神無月一驚,趕緊仔細觀察懷堣H兒的表情,只見佳人雙頰酡紅,微微嬌喘,但似乎未見怒意,於是稍稍放了心,卻還是開口問道:「召奴,你生我的氣嗎?」見懷堣H兒微微搖了搖頭,並且將頭埋的更深,神無月知道他的感情有了回應了,於是將懷堣H兒摟得更緊,暗暗發誓『此生再不放手。』 2B,O/3y  
&k }f "TX2  
過了許久,神無月突然想到一事,「召奴,你方才說素還真對我特別,到底是什麼意思?」 %MHb  
-=ZL(r 1  
「哈,那是因為三哥從來不曾主動帶陌生人到島上來見我,你是他第一個破例的人。」 ~^m Uu`@r  
/)P}[Q4  
「哦,素還真不曾帶人來,是為了保護你,怕太多人垂涎於你,造成你的困擾,也怕你太早被人拐走了,那麼他會邀我前來,若不是對我太放心,就是認定我是那個可以讓你託付終身的人了。」神無月不禁在心媟P謝著素還真的厚愛,『放心吧!我絶不會辜負你之所託。』 #z `W ,^C  
ag=d6q  
聞言,莫召奴忍不住嬌嗔:「哼,你還真是大言不慚。」急著結束這個羞人的話題,便接著道:「走吧,該回去了,免得讓眾人擔心。」 FwCb$yE#M  
 F!omkN  
神無月溫柔的牽起莫召奴的手「嗯,走吧。」 !| cg=  
+ ?1GscJ   
莫召奴深怕被人看見會尷尬想抽回手,卻被神無月握的更牢,唉,抽不回,只好由他了。 )g0 fN+Mb  
}r,\0Wm  
櫻花島,素還真與四非凡人正在討論今日之戰況,也等著莫召奴的歸來。 1\.$=N  
G=zWhqieh  
莫召奴與神無月一踏上櫻花島,便引起一連串的災難,首先是淚痕與沉沉,一見到兩人手牽手走來,便石化在當場,不知作何反應,再來,是嚇掉了屈世途原本端在手中的茶水點心,搞得一地的杯盤狼籍,最後是四非凡人,一口茶全數噴向了素還真,只有素閒人還是一副老神在在,拂塵一揮擋掉了所有的茶水,幸免於難。 {Cx5m   
K@D\5s|1|  
為了避免造成更大的災難,莫召奴堅持的掙脫了神無月的手,臉色酡紅避開了素還真的凝視,卻聽素還真說:「四弟,你回來晚了,是發生了什麼事嗎?咦,你受傷了?」看著莫召奴臉上的傷,素還真以殺人的眼光看向神無月,似在怪罪他没照顧好莫召奴。 gAqK)@8-  
0I&k_7_   
接收到目光的神無月,慚愧的低下頭,也懊悔當時自己没有及時出手相護,莫召奴見狀趕緊出聲安撫那發怒的素賢人:「三哥,你別生氣,只是小傷而已,是我不讓神無月出手幫忙的,朱雀有自己的驕傲,你別怪他了。」見素還真臉色稍緩,趕緊使出絶招:「好嘛、好嘛,下次我不再逞強就是了,你別生氣了,嗯。」 Gz[yD ~6a  
F@ w; .e!  
在莫召奴的撒嬌攻勢下,總算讓素賢人消了氣,但還是忍不住嘮叨「記得你今天的承諾。」 xs$$fPAQ  
\CbJU  
莫召奴:「是,是,知道了。」 RZ".?  
sibYJKOy  
雖然明知素還真對他的四弟疼愛有加,但神無月還是很難適應這樣的戲碼,看著莫召奴對素還真使出撒嬌手段,他必須用十二萬分的自制力,才能強壓下直接將人抱走的衝動。唉,看來他得讓自己做好心理建設,免得那日衝動之下毀了櫻花島。

霜霜 2009-10-24 20:07
沒錯~要得到朱雀心,前提是不能惹到素素啊 KpLmpK1  
所以只能好好習慣他們庸地的相處模式吧 +X}i%F'  
是說我好喜歡召奴淘氣的那一面,真的很可愛 k+3qX'fd  
而這次真的要好好恭喜神叔成功了(灑花) O7K.\  
如此突來的強吻可說是吻的朱雀不知方向 A4K.,bZ   
只能癱軟在他溫暖的懷抱中囉~>///<~ ^J!q>KJs  
話說除了素素外其他人的反應還真有趣 /ZLY@&M  
只是這樣會讓召奴更加的害羞了XDD *b~6 BM$  
贈花~

公孫月蝶 2009-10-25 16:37
引用
引用第32樓霜•殞落•重生于2009-10-24 20:07發表的 Re:10.24 櫻花戀 (神無月X莫召奴) 更新第八章  31F : O] _4pP  
沒錯~要得到朱雀心,前提是不能惹到素素啊 W U(_N*a  
所以只能好好習慣他們庸地的相處模式吧 g?C;b>4  
是說我好喜歡召奴淘氣的那一面,真的很可愛 ny={OhP-  
而這次真的要好好恭喜神叔成功了(灑花) ~/ %Xm<  
如此突來的強吻可說是吻的朱雀不知方向 ~%TWF+  
....... VJh8`PVX  
/?\3%<vn  
是啊, 神叔總該好好謝謝素素紅娘的成全. U)S=JT~h  
嗯, 我較喜歡淘氣的召奴, 太倔強的召奴, 容易受傷, tYS4"Nfb+  
神叔的告白終於成功了, 我也很高興, taQE r 2Zy  
我很希望能給莫莫一個幸福的生活呢. 2iAC_"n  
nQ%HtXt;  
謝謝霜親的支持及賞花  

leifei1 2009-10-26 10:41
啊,莫莫真是个小淘气啊。 >ZA=9v  
捧脸,欺负起阿源来一点都不手软。 K |& f5w  
暴笑着打滚中。 S}m _XR]  
不过阿源居然强吻了,很好,我喜欢。 xNP_>Qa~  
再加一把力,莫莫就是你的了。 D7Q+w  
不过莫莫居然猜阿源喜欢素素,笑死我了。 gr=h!'m  
他们两个怎么都凑不到一起去的吧。

公孫月蝶 2009-10-27 12:42
引用
引用第34樓leifei1于2009-10-26 10:41發表的 Re:10.24 櫻花戀 (神無月X莫召奴) 更新第八章  31F : ^5mc$~1`  
啊,莫莫真是个小淘气啊。 7>JYwU{  
捧脸,欺负起阿源来一点都不手软。 &)eg3P)7  
暴笑着打滚中。 +)]YvZ6%[,  
不过阿源居然强吻了,很好,我喜欢。 0lw> mxN  
再加一把力,莫莫就是你的了。 gk]QR.  
....... g7oY1;  
NnZW@ln"|  
這樣的欺負不算什麼啦, 這可是甜蜜的情趣呢 "fFSZ@,r  
阿源應該很享受才對啊, 笑 @hLkU4S  
素素與阿源當然湊不到一塊, 莫莫一向知道自己比素素有魅力呢, YJi%vQ*]  
故意逗逗阿源, 是情趣..情趣啦

公孫月蝶 2009-10-29 21:25
九、 ]@q%dsz  
QFh1sb)]d)  
喑月無光的深夜,紫耀皇朝,幾名頂尖的東瀛忍者潛入,欲奪回秘寶,一番交戰,結果朱娥被八津蠻所擒,其餘忍者撤退。 f60w%  
lQA5HzC\  
夜摩市,寂寞候找上八分儀,要他交出十三張天晶易通的持有者名單,以換取夜摩市所有人員安全退回東瀛的條件,但想不到八分儀到是硬氣之人:「當初吾率眾人離開故鄉之時,便決定中原是最後的埋骨之地,我們是一群死士,除死之外別無歸處,所以你之建議,八分儀毫不考慮。」 `-NK:;^  
?^|`A}q#  
寂寞候:「咳,承你貴言,吾會善待貴邦之人。」 :yay:3qv  
Sb.8d]DW  
八分儀:「此點不勞大軍師費心,夜摩市之中無懼死之人。」 .UyE|t4  
_Hb;)9y  
寂寞候:「請。」 =TB_|`5;j  
0D-`>_  
八分儀:「加派人手,接應朱娥。」 CB@7XUR  
=8^+M1I  
一名中忍:「是。」 k.T=&0J_1  
ul{x|R  
                *                   *                      * 9tiZIm93]  
UK`A:N2[  
中原正道正忙著與天朝周旋,而此時東瀛方面居然又加派人手來到了中土-京極鬼彥是神風營堻誚y的將領,個性衝動霸氣,極忠於祖國,他率領重兵前來,隨行的還有一名御行者,是專門負責設計建造機關城-天狩浮閣的術法能者,由此可知,東瀛已積極進行侵略中原的計劃。 jm0p%%z  
 vSzpx  
櫻花島,眾人正商討著,如何分配人力,以對抗天朝、東瀛以及暗處蟄伏的魔界。 6r7>nU&d  
)0{`}7X  
大家思慮了半天,怱聞莫召奴說:「三哥,吾想回去。」一句話轟得素還真眉頭深鎖,他知道莫召奴這是請命要回東瀛去,希望能釡底抽薪,化解這場戰爭,雖然這是最好的辦法,畢竟兩國交戰會造成生靈塗炭,但此行太過兇險,必竟他是東瀛人口中的【叛國賊】呢,在那媔梜璊O薄的,怎能較人放心,這事必須從長計議,於是沈著臉說:「四弟,這事兒讓我再想想。」 De$AJl  
ju~$FNt8R  
「三哥,時間已迫在眉捷了,你別替我擔心,我自會小心斟酌,謹慎行事,況且這事也只能是我去,就這樣了。」莫召奴最後自己下了結論,並不給素還真反對的機會。 MDMd$] CW  
'3.\+^3  
「四弟,你…」素還真還待勸留,但他知道平日看來溫順的莫召奴,一但決定了事情,便再難更改,焦慮之情躍然於臉上。 X -pbSq~5  
%1z;l.c  
神無月難得看見素還真那一貫波瀾不驚的臉上,會出現這樣焦慮的神情,知道事態嚴重,便也不放心讓莫召奴單身赴險,於是也下了決定:「素兄,你若信得過神某,就讓吾陪他去吧。」 j50vPV8m  
dj gk7  
「不行,吾這一去,何時能回,是否能回,還未知呢,我怎能讓你跟著我涉險,而且,你也有你自己該作的事。」素還真尚未回答,莫召奴倒是先出聲了。  tm1 =  
r924!zdbR  
「嗯,你所說該作之事,是指吾之商隊嗎?那你儘可放心,我會事先做好安排,並交代玉藻,一切他自會打理,而且吾也說過,莫召奴在那堙A神無月便在那堙A需要吾再提醒你嗎?」神無月此時說話自有一股威嚴霸氣,讓人無法拒絶。 ?HEqv$ n  
h$S#fY8   
素還真首先回過神來,暗自贊嘆著神無月處事果斷明快、不怒自威,心想『哈,四弟呀,終於有人可以治你了。』於是趕緊接口道:「嗯,能夠有神兄同行,那吾就較放心了,另外,再請風隨行一同吧。」 Ovfl uFu7  
^BsT>VSH6  
莫召奴深深看了神無月一眼,抛下一句:「隨你了。」轉身便走。 G 5ATR<0m  
vEv kC  
神無月心裡一陣苦笑『哦喔,有人生氣了』與素還真交換了默契的一眼,便跟著離開。 =j7Du[?Vu  
gt kV=V  
「召奴,等等我。」追上前頭走的不快的人兒,笑笑的說「你在生氣。」 /\J0)V  
6j E.X  
人兒不悅的反問:「我?我生什麼氣啊?」(其實心裡想說,你該知道我在生什麼氣) yR[6s#F/h  
.qBc;u  
神無月不奴反笑的說:「是啊,你生什麼氣呢?」 Pwh}hG1s a  
dwj?;  
「神無月,你,你不知道這樣我會擔心嗎?我不要你為我冒險。」 U S^% $Z:  
)>a~%~:  
「召奴,那你也該知道我會為你擔心啊,我絶不允許你孤身犯險。」又是這種霸道的口吻,但是莫召奴心堳o泛起一陣暖意。 js$R^P  
a`O'ZY  
「這是我的天命。」唉,又是天命這一套,為什麼江湖人都愛講天命? U)}]Z@I-  
?_Qe45 @  
「好,那是你的天命,而我的天命是你,我早已立誓要一生守護你。」神無月說著便把人攬進了懷堙C <z Gh}.6v  
*A-_*A  
聽著這樣的癡情軟語,莫召奴怔了,愣愣的望著眼前的人,微微的痛在心奡玥菕A這樣的深情不悔,自己是否還有機會償還?不去想,不敢想,只想停留在這一刻,莫召奴伸手攬住他的頸項,怯怯的送上自己的唇,四唇相接,一股電流貫穿了兩人,熾熱的汁液在彼此口中來來回回,許久,放開了彼此,一切盡在不言中。 \aSP7DzqQ  
wMa8HeBE\  
                       *                    *                   * |r9<aVlK  
.Rr^AGA4  
靜寂的海邊,泊著一艘中型的船隻,船上僅有一人隱身暗處,正等著同伴的到來。 TrI+F+;  
#UGSn:D<i  
岸上,送行的人依依不捨,那紅著眼眶,強忍淚水的屈大管家:「素還真啊,你真正忍心,要讓莫召奴回東瀛去拼命嗎?」 -L2.cN_  
c3]t"TA,  
素還真:「你若捨不得他去,那吾與他交換也無不可,東瀛吾來去,那屈大軍師你隨吾上船吧。」 7FX4|]  
r@G*Fx8Z  
屈世途苦著一張臉:「吔、吔、別牽到我這來,我惦惦,我惦惦,哈。」 !Tzo &G  
g*k)ws  
素還真其實也是萬般不捨,但他知道,每個人這一生,都有非去完成不可的事,他必須相信莫召奴的能力,當然還有神無月,有他的保護,即使召奴無法完成使命,要保他全身而退,應不是問題「此行千里路迢,四弟你要保重。」 &raqrY|V  
tE*BZXBlm  
莫召奴:「吾曉得,多謝三哥與屈兄相送,中原局勢險惡,三哥更要小心。」此時屈世途,早已難過的低下頭偷偷拭淚。 ax @H^Gj@2  
S^O9}<2g  
素還真再轉向神無月:「神兄,此行有勞你了,你們一定要平安回來,召奴就拜託你了。」 n 0!8)Sth  
|)x7qy`  
神無月堅定的說:「嗯,即使豁盡性命,吾也會保他平安。」 qxZ IH  
"*vrrY  
素還真動容了:「吔,吾不要你豁盡性命,吾要你們三人都平安歸來。」 9a`Lr B  
QM,#:m1o  
神無月:「嗯,承諾你了,時候不早,我們該起程了。」 ==Gc%  
~^wSwd[  
素還真:「一路順風。」 \ o<ucp\J  
2D 4,#X  
神無月與莫召奴上了船,與岸上兩人揮別了。 I}f`iBG  
:{u`qi  
望著離去的船隻漸行漸遠,收回了目光,素還真睨著屈世途:「好友,你的袖子可以擰出水來了。」 c~0kZA6  
:EX>Y<`]  
屈世途紅著臉說:「誰像你,没血没淚的。」 OqtGKda  
fCt|8,-H  
素還真一臉哀怨:「唉,好友這樣說,真是讓素某心痛啊!」 Xhe& "rM  
<J509j  
屈世途:「哼,真多了,走吧。」 ;" dX]":  
\`Hp/D1  
素還真:「哈。」 c^}G=Z1@  
RZ6y5  
*g5bdQ:Av~  
/x3*oO1  
--------------------------------------------------------------- oR#W@OK@is  
東瀛之行,會有怎樣的命運糾葛呢?  敬請期待 j6%W+;{/pj  
#GM^:rF  
是說我自己也很期待的說 s`yzeo  
"GMU~594  
唉  到底要怎麼寫咧  抓頭中

霜霜 2009-11-01 15:52
只要是人都會擔心心愛人之安危 @*%3+9`yq  
所以神叔會想陪著召奴不是沒有原因 kn3w6]  
召奴會因此而生氣也是正常的 G'|ql5Zw  
正因為如此兩人才要互相保護對方 uFr12ZFgK  
最後都要平安的歸來才是啊

leifei1 2009-11-01 16:09
啊,我很好奇,这里会不会有源武藏的出现啊。 ]V"P &; m  
如果莫莫知道神无月跟军神是同一个人的话。 V?XQjH1X  
阿月就惨了。 TdFU,  
哇卡卡,这里的莫莫看上去好象很凶的样子。 ^0]0ss;##R  
不用客气,狠狠的欺负阿月吧。

公孫月蝶 2009-11-01 16:28
引用
引用第37樓霜•殞落•重生于2009-11-01 15:52發表的 Re:10.29 櫻花戀 (神無月X莫召奴) 更新第九章  36F : 3IYFvq~  
只要是人都會擔心心愛人之安危 bPVk5G*ruP  
所以神叔會想陪著召奴不是沒有原因 ?:r?K|Ku  
召奴會因此而生氣也是正常的 j]Gn\QF  
正因為如此兩人才要互相保護對方 b<FE   
最後都要平安的歸來才是啊 LR=Ji7  
$+j1^  
是啊, 所謂患難見真情, "B'c;0 @q  
兩個人互相陪伴, 互相保護, ixA.b#!1  
其實也是很幸福滴 Fk=SkS ky  
如果没有意外, 他們會平安歸來的  (哈, 有說等於没說)

公孫月蝶 2009-11-01 16:38
引用
引用第38樓leifei1于2009-11-01 16:09發表的 Re:10.29 櫻花戀 (神無月X莫召奴) 更新第九章  36F : O9daeIF0#  
啊,我很好奇,这里会不会有源武藏的出现啊。 WW:G( \`  
如果莫莫知道神无月跟军神是同一个人的话。 1L,L/sOwB&  
阿月就惨了。 Pn!~U] A$%  
哇卡卡,这里的莫莫看上去好象很凶的样子。 7y$\|WG?!r  
不用客气,狠狠的欺负阿月吧。 um%_kX  
<AU*lLZ  
要讓親失望了, 這篇的設定,神無月與軍神不是同一人,(如果會有軍神出現的話, 笑..) ULiRuN0 6  
所以軍神別想來破壞莫莫與阿月的感情. (狠瞪軍神 N 眼) 44KoOY_  
- l X4;  
哎喲, 人家莫莫是很溫柔滴, 只是他一向不願, 讓別人因為他而受傷害, 4Y(@ KU b  
因為擔心才會故意擺臉色拒絶吶. qyM/p.mP  
6R45 +<.  
謝謝小花  抱抱

公孫月蝶 2009-11-02 15:22
十、 :)1"yo\  
X['9;1Xr  
前方依稀可見的陸地,那久違的土地,多年來自己經常夢到的地方,就在眼前,愈接近心情愈發沈重,難道這就是所謂近鄉情怯。 1AAyzAP9`  
r w!jmvHE&  
背後靠著的人,似乎了解他此刻的心情,攬著他的手加重了幾分,似在給他力量,也讓他知道,他會在背後永遠的支持他,他的體貼撫平了莫召奴煩燥的心,於是換得了佳人的回眸一笑,看著這如花的笑靨,一切就都值得了。 ^/BGOBK  
wPg/.N9H  
再度踏上這塊土地,心情多少有些激動,莫召奴連忙壓下自己燥動的心,對身後的兩人說:「吾該先去拜訪老朋友了。」 @1CXc"IgA  
W6<o y  
神無月略帶擔憂的說:「才剛下船,一路上舟車勞頓,不如先找地方休息一下,明日再去吧。」 zT>!xGTu7~  
}JFTe g  
莫召奴這才想起,一路上都是神無月與風隨行在打理生活起居,他二人應是比自己疲累的吧,思及此,莫召奴才驚覺自己的大意,趕緊說:「啊,好,跟我來吧。」莫召奴便領著兩人來到鎮上,找了家客棧簡單的用了晚饍後,要了三間上房便各自休息了。 UDEGQ^)Xz|  
^;EhKG  
                     *             *            * Ef]Hpjvp  
uzdPA'u  
富貴山莊,雖名富貴,卻是個散財之地,但聞吆喝之聲不絶於耳,莊家:「下、下、下,買定離手。」各賭客紛紛下注:「我買大。」「我買小。」此時莫召奴來到四處張望,藤一郎:「這位客人新面孔哦,不知你是要賭骰子、打麻將、還是要賭天九,本山莊一應俱全。」 m,)s8_a  
rpKZ>S|7+)  
「我要下的賭注甚重,你們收的起嗎?」 7}&:07U  
HoPpUq5,  
「富貴山莊雖小,千兩黃金也收的起,就不知先生所下的賭金是否比這更重。」 %)j&/QdzF&  
xFF!)k #  
莫召奴臉上一抺神秘的笑:「吾要以一片汪洋為注。」 \D|IN'!D  
! AwMD  
「哦,是怎樣的汪洋?」 H9)@q3<  
#I=EYl=Vvi  
莫召奴笑容不減:「太陽之海。」 %mC@}  
&vrQ *jX  
藤一郎聞言,隨即有禮的向莫召奴說:「先生,這邊請。」便領莫召奴一見十九爺。跟著莫召奴一起來的兩人,一個習慣性的總躲在暗處,而神無月並未跟著莫召奴進去,而是留在大廰看似正留心著眼前的賭局。 #Ha: O,|  
7I;kh`H$(f  
和室內泛著柔和的燈光,十九爺正拿著扇子去熱,藤一郎:「稟十九爺,有人求見。」 -+"#G?g  
&Ym):pc  
十九爺挪動著肥胖的身軀,有點不奈的問:「什麼人。」 mGE!,!s}  
c9+G Qp  
藤一郎恭敬的說:「是與太陽之海有關的人。」 *X .1b!  
kG D_w  
聞言,十九爺睜大了那原本瞇成一條線的眼睛:「太陽之海?快叫他進來。」隨後莫召奴便入內。 {JfQQP&FV  
vh\i ^  
十九爺:「是你,莫召奴。」 AA5G` LiT  
yV.p=8:  
莫召奴笑著回道:「十九爺,好久不見了。」 FW-I|kK.  
`N\ ^JAGW  
「叛國賊竟敢出現在此,你不要命了嗎?」 kk78*s {6  
^xHKoOTj[  
莫召奴脫了鞋踏上和室內,臉上維持著一貫的笑容,態度從容的,在十九爺的對面坐了下來:「那十九爺要如何處置莫召奴呢?」 Ze V@ X  
C&z!="hMhR  
十九爺:「那當然是,藤一郎」此時藤一郎來到:「十九爺」 ]nsjYsT  
=2&\<Q_Fi  
「取出我珍藏的竹蘆美酒,今夜我要與客人飲一個爽快。」 SWr TM  
rMwa6ZO'm;  
「哈,十九爺還是這麼好客啊。」 ]q"&V\b  
[-\Y?3  
「哈哈,你的膽量也是大的依然。」 4o#]hB';ni  
+JEr c)%  
「怎麼說?」 WX4sTxJK  
k'iiRRM  
「富貴山莊,賓客來自四面八方,販夫走卒、達官貴人皆有招待,你肆無忌憚的進入,還不夠大膽嗎?」 _UVpQ5pN  
b/_Zw^DPC  
「正因此處龍蛇混雜,進入此處才不易被發現,再說,莫召奴也非有案在身,難道回不得故里嗎?」 ExG(*[l  
JwMRquQv  
「你現在的處境,比起被通緝也好不了多少,你是一個人回來的嗎?」 9\"\7S/Z  
QVjHGY*R  
「吾還有二名朋友隨行。」 O=A R`r#u  
<%^ /uS  
「哦,是中原的朋友嗎?該介紹給我開開眼界,人呢?」 U =J5lo  
ZuGSRGX'  
莫召奴開心的笑了:「一位已經來了,只是你没發現他而已。」 P3Ql[ 2  
G` l\R:Q  
「看來他不適合人多的地方。」十九爺突然覺得一陣寒意從背脊昇起。 _s;y0$O  
Rs=Fcvl  
「哈,可以這麼說。」 P8m0]T.&x  
[WDzaRzd  
「那另一位朋友呢?」 s* GZOz  
wNi%u{T  
「他正在大廰參觀。」 jz f~n~  
_&, A  
「吔,貴客遠道而來,怎可怠慢了呢,藤一郎。」藤一郎立時應聲:「是。」 #ksDU  
d~8U1}dP  
不一會兒,藤一郎便領著神無月來到,一踏進和室,看到與主人相談甚歡的莫召奴,一顆心才放了下來,此時莫召奴看見神無月便替兩人介紹,:「這位便是富貴山莊的主人,十九爺,這位是我的好友神無月。」 =b%f@x_U1  
"]"0d[d  
神無月:「久仰大名,叨擾了。」 THwM',6  
TFkG"ev  
十九爺:「歡迎、歡迎,不用拘束,莫召奴的朋友,便是吾之朋友,請坐。」看著兩人眼波流轉間,似有些不尋常的氣氛,見識多廣的十九爺,心堣w明瞭幾分。 ;"&?Okz  
XKGiw 2 C  
神無月:「多謝,請。」 =OK#5r[UV  
LGL;3EI  
三人重新坐下,十九爺:「你為何突然回國。」 P"NI> HM  
}tt%J[  
莫召奴:「神風營已經出手了。」 [j@ek  
im*sSz 0 (  
「慾望與權力,讓人永不知足。」 JM;bNW8  
!IOmJpl'  
「嗯,吾離開的時間,十九爺這方面有進展嗎?」 }#1.$ a  
wwl,F=| Y  
「鬼之瞳的下落,那個人仍是堅持不說。」 )FwOg;=3M"  
ftY&Q#[  
「喔?」 R"OT&:0/  
`: lcN0n  
「另外,最近軍機營發出了不少調動軍隊的命令….」十九爺將最近軍機營的動向及國庫短缺等重要情報,一一告知莫召奴,最後問道:「接下來你打算怎麼做?」 Mg\588cI  
Z kw-a  
「首要仍是找到鬼之瞳。」此時藤一郎匆忙來到:「有人來山莊鬧事。」 1le9YL1_g  
 *wJ$U  
十九爺:「這等小事也要來報告。」 ]MYbx)v)  
vE9"1M  
莫召奴:「交我處理吧。」 qt OuA  
8nI~iN?"   
「你要處理?」 s>;"bzzq  
HZ<#H3_ix  
「莫召奴今後要叨擾富貴山莊的事還很多,如不先賣個人情,怎好討這許多的人情。」 9]3l'  
~jw:4sG  
「哈哈哈,那就辛苦你了。」 iY>x x~V  
cPIyD?c  
莫召奴在此事件中認識了一位新朋友,竟是一位高明的賭徒—草一色。 L\ysy2E0  
&K]|{1+  
神無月一臉興味的瞅著莫召奴:「没想到你的牌技這麼厲害。」 .:H'9QJg  
tgBA(2/Co  
「彼此、彼此、你也不惶多讓啊。」 [%>*P~6nK  
5S? "<+J'  
「哈。」 d '2JMdbc  
CH+%q+I  
經過了與十九爺的一番商討,莫召奴已確定了下一步的計劃,但在行動前他尚有一些時間,於是便帶著神無月到各處逛逛。

霜霜 2009-11-03 11:22
只能說莫召奴果然非常人也 07^.Z[(pCt  
懂得先打好關係,賣好人情 p3fV w]N  
而且又藉此認識草一色 ,~;`@  
這下幫手可說是越來越多了呢 `*CoVx~fk  
其實總覺得這次旅途  ~@@t-QY  
應該算神莫兩人另類蜜月的一種

公孫月蝶 2009-11-03 11:36
引用
引用第42樓霜•殞落•重生于2009-11-03 11:22發表的 Re:11.02 櫻花戀 (神無月X莫召奴) 更新第十章  41F :  qjfv9sU  
只能說莫召奴果然非常人也 ~=wBF  
懂得先打好關係,賣好人情 XF{2'x_R  
而且又藉此認識草一色 D vEII'-h  
這下幫手可說是越來越多了呢 ed,+Slg  
其實總覺得這次旅途 ^?%ThPo_  
....... JK md' ZGw  
~l+~MB  
蜜月啊, 笑 ]Gl_L7u`  
雖然不是, 不過可是增進感情的一趟旅程呢.

leifei1 2009-11-03 14:12
啊,那里面是两个人? p38s&\-kEN  
如果存在源武藏的话。 tSDp>0yZ3  
好吧,我又想到狗血的地方去了。 X pXhg*}K  
不过莫莫看上去好厉害啊。 2b {Y1*  
一点都不想办公事,倒想带着老公回家过蜜月。 "z.!h(Eq  
好甜好甜啊,捧脸中。

公孫月蝶 2009-11-03 16:37
引用
引用第44樓leifei1于2009-11-03 14:12發表的 Re:11.02 櫻花戀 (神無月X莫召奴) 更新第十章  41F : u*;53 43  
啊,那里面是两个人? Q[O U`   
如果存在源武藏的话。 p|Fhh\,*`X  
好吧,我又想到狗血的地方去了。 I@a7!ugU65  
不过莫莫看上去好厉害啊。 -JF|770i  
一点都不想办公事,倒想带着老公回家过蜜月。 DA4!-\bt@  
....... U|h@Pw z  
Q!%CU8!`&  
嗯, 小公主生來就不適合辦公事, 倒適合讓人金屋藏嬌, ;rta#pRn  
這樣吧, 不如找個無人小島, 讓他們快快樂樂過一輩子如何? (啊..不要火烤小蝶啊...)

公孫月蝶 2009-11-04 15:31
十一、 (Gxv?\  
Vo2frWF$  
東瀛,富貴山莊地牢,莫召奴來到,八岐太歲:「莫召奴,喝。」一見莫召奴,八岐太歲憤怒不已:「你來做什麼?」 y+iuA@WCv  
bO mM~pD  
「看來你對我的恨,始終没半分減少。」 4sK|l|W  
T{K+1SPy4  
「廢話,你結交中原人,背叛將軍,你這個賣國賊,没資格和我說話。」 -ap;Ul?  
f4T-=` SO  
「我以為經過這段時日的沉澱,能讓你冷靜,消除你內心的暴戾之氣,可是你,始終没變。」  WU,72g=  
tbv6-) Hs  
「你想得到鬼之瞳,但吾没可能告知你,若吾死了,鬼之瞳的秘密就永遠沈埋,你永遠找不到太陽之海,哈哈哈。」 f{z%PI[  
"/XS3s v"s  
「仇恨,能讓你快樂嗎?」 kk5i{.?[  
-+I! (?  
「總有一天,我會解開這該死的天儀四柱鎖,然後將你碎屍萬段。」 ZCJ8I  
! xqG-rd '  
聽到這樣的話語,讓神無月整個怒氣上揚,雙掌凝氣,眼看就要轟上八岐太歲的身上,莫召奴趕緊伸手撫上神無月的大掌,要他不可衝動,「唉。」兩人便離開。 &FvNz  
#WpO9[b>  
一路上,看著神無月緊鎖的眉頭,一臉欲言又止,莫召奴不禁好笑,於是走到那人身前,抬手輕撫上他的眉間,說道:「別老皺著眉,會快老哦」看到神無月挑起了眉,便又接著說:「你有話就說吧,別憋著了。」 t_VHw'~"  
+Vf|YLbhJ  
神無月一臉鬱悶的說:「唉,吾實在無法忍受別人對你的苛薄之語,要不是那個人還有利用價值,我一定一掌送他歸陰,而且你老是將自己暴露在這樣的危險當中,真是讓我膽顫心驚,召奴,答應我,無論你要往何處,一定要有我陪同,知道嗎?」 \&qVr1|  
r@<;  
面對著這樣緊張自己的神無月,莫召奴也收起了嬉笑的態度,將雙手環上他的腰間,額頭抵著他的胸口,輕聲的說:「嗯,我答應你。」 't_=%^ q  
;09J;sf  
神無月伸手將懷堛漱H兒摟的更緊,似乎想將他揉進自己的體內,再也不放開,莫召奴覺得自己快没呼吸了,只好伸手推了推神無月,好不容易口鼻得到了新鮮空氣,下一秒就又被人封住了,直到差一點昏倒在那人懷堙A才被放開,於是無力的莫召奴只好繼續掛在他身上了。 s3kEux^  
\ T]"pE+8l  
                 *                  *                  * 6k3l/~R  
hJ4.:  
暗夜樹林,幻雲齋與憂容童子正商討著,如何援救八岐太歲,憂容童子:「困住太歲的四儀天柱鎖,鑰匙在十九爺身上,不易取得。」 GRV9s9^  
`y6l^ep  
幻雲齋:「無妨,吾已延請一名大盜,他有能力解開四柱鎖,救出太歲。」 tw3d>H`  
z=Vvb  
憂容童子:「那太好了,何時行動。」 /+1Fa):  
1k%ko?  
「現在,咱們要進一步查探太歲被囚的位置,憂容童子,今夜你在探富貴山莊。」 =nL*/  
m[7:p{  
「是。」憂容童子迅速離去。 nG*6ic  
|f}NO~CA  
富貴山莊,憂容童子率領數名忍者,欲查出八岐太歲被囚之地,突然,一道劍氣疾掃而來,眾忍者皆斷首而亡,憂容童子:「是誰,現身來。」此時神秘劍客冷然來到。 q(p0#Mk,E  
yaR;  
憂容童子:「好濃烈的殺氣,嗯。」清楚的感受到對方懾人的氣勢,憂容童子不敢大意,全神應戰「狂風斬」微動的肩頭,消瀰殺招於無形,眼一冷,取命傾刻間,此時突來數支金針逼向神秘劍客,憂容童子趁隙逃走,神秘劍客急退躲過金針,一抺黑影便消失,隨後神秘劍客便離開,此時莫召奴現身:「果然來了,唉。」。 Po4cbFZ  
aQmL=9  
憂容童子失敗而回,幻雲齋:「你受傷了。」 qRGb3l  
QF;<%QF:  
「在山莊遇見一名神秘高手,觀其兵器,應是中原人。」 (MIw$ )#^  
:d2u?+F  
「是莫召奴之黨羽。」 XP^6*}H.*  
K]Cvk%  
此時櫻千代來到,幻雲齋:「櫻千代小姐你來了,憂容童子,這位便是吾請來協助的高手,夜陰流櫻千代小姐。」 yl 8v&e{  
q |^O  
憂容童子:「妳就是在富貴山莊助我的人?」 :{ T#M$T  
rlIEch^wZ  
櫻千代語帶諷刺:「唉,你現在才發現嗎。」憂容童子正待發作,此時正好鬼頭鰻來到。 O({_x@  
Wkk Nyg,  
幻雲齋:「鬼頭鰻,你來遲了。」 fDqXM;a"  
@ty|HXW  
「路上有事耽擱了。」 uWInx6p  
RZtL<2.@  
憂容童子:「鬼頭鰻,他就是縱橫四國的獨行大盜鬼頭鰻。」 nm-Y?!J  
'> Q$5R1  
幻雲齋:「嗯,要解開四儀天柱鎖就靠他了。」眾人便開始討論救太歲的計劃。 bX(*f>G'  
J| '(;Ay4u  
幻雲齋:「就這樣,知道嗎?大家要趁亂行動,愈亂愈好。」 F`Y<(]+   
Qd4T?5 vG  
眾人:「是。」 ?.4l1X6Ba  
k0IU~y%  
JAz;_wS(k  
                 *                  *                * Fb' wC  
/nP=E  
富貴山莊和室內,十九爺正與莫召奴談話,藤一郎:「莊主,出事了,外面來了許多官兵,說要搜查山莊。」 NFc8"7Mz}  
,s76]$%4  
十九爺:「嗯」便與藤一郎出去察看「軍爺,發生何事?」 Mv=cLG?X  
a&hM:n4P  
「有人密報,叛賊幻雲齋藏匿在此。」 y#DQOY+@^#  
Xt84Evo  
「這,吾只是普通商人,絶不會包庇叛賊。」 G]1pGA;  
i?/?{p$#a-  
「但有人說在此看見幻雲齋,無論如何,我要徹底搜查。」此時藤一郎居然一刀殺了軍爺,並且說:「莊主,事跡敗露了,快走。」十九爺一陣驚愕:「藤一郎,你這個叛徒。」 ,R =VzP&  
P[K=']c  
眾軍兵:「統領被殺了,別放走兇手,圍起來。」頓時殺聲震天。 5Z,lWp2A  
_ _iyBaX  
同時,櫻千代與鬼頭鰻已來到八岐太歲被囚之處,櫻千代:「鬼頭鰻,時間有限,趕快行動。」 y21uvp'  
i=oa"^c4  
鬼頭鰻:「嗯,四儀天柱鎖,挑戰。」 xlO2jSSAt  
ZRm\d3x4  
混戰中,神秘劍客加入戰局,阻擋官兵進入內室,和室內莫召奴與神無月亦遭圍困,莫召奴:「是計。」幻雲齋:「没錯,吾以自己為餌,引來軍兵,莫召奴,為將軍償命來。」 >2 qP  
sK? -@  
莫召奴:「唉,你們為何如此堅持。」 :a@z53X@M  
<pU ou  
神無月:「召奴,此地交我,你趁隙趕往大牢。」 )x&@j4,  
8w[EyVHA  
莫召奴:「嗯,你要小心。」 se HbwO3 b  
>NA7,Z2.  
富貴山莊外,草一色來到,卻見山莊內火光四起,「火光,出事了。」便趕往幫忙,有了草一色的幫忙,十九爺便抽身至大牢中,眼看鬼頭鰻將要解開第四柱鎖,便發掌攻向鬼頭鰻,卻被櫻千代擋下,十九爺發掌再攻,不料卻被八岐太歲以鐵鍊擋下,同時,第四柱鎖亦被解開,八岐太歲:「喝,死來。」隨即攻向十九爺,兩掌相接,十九爺登時受創,身形飛離,莫召奴正好趕到,接住了十九爺,「莫召奴,來得好,呃。」 8|NJ(D-$  
 ]:fCyIE  
八岐太歲:「今日先放過你,離開。」眾人便離開,正當莫召奴要追時,卻被十九爺搭住了肩,十九爺:「莫讓他逃了,呃。」便昏厥。莫召奴:「十九爺、十九爺。」另一方面,幻雲齋被一道光救走,草一色:「唉,慢了一步,大廰要崩塌了,快走。」便與神秘劍客離開。富貴山莊被大火吞噬了。 s*~o%emw  
n;`L5  
暗夜路上,草一色扶著十九爺跟在莫召奴與神無月身後,草一色:「聽說這是你的朋友,為什麼是我在扶。」 k& s7 -yY  
!y~b;>887  
莫召奴:「加上他,咱剛好四個人,你不是很高興。」 F5MPy[  
]Hy PJ  
草一色:「我開始覺得這是甜蜜的負擔了。」此時十九爺醒來:「啊,富貴山莊。」 E57{*C  
H;|:r[d!  
草一色:「哈,北風北莊家放槍,不賭了。」 CZRo{2!?U  
H`lD@ q'S  
莫召奴:「抱歉。」 by[i"!RCu  
AuipK*&g  
十九爺:「這不是你的問題,没想到藤一郎居然是鬼祭一脈的人,這位壯士。」 z x Uj1  
a BH1J]_  
草一色:「壯什麼士,我叫草一色。」 A i){,nh`0  
8G] m7Z  
十九爺:「草一色,多謝你了。」 ,D2_Z]  
*yq]  
草一色:「小事,我是賭徒,賭場就是我家啊,保家衛國,人人有責。」 :qTcxzV  
O:tX0<6  
十九爺:「八岐太歲被救了,將是麻煩。」 UH-uU~  
}k0-?_Z=1  
莫召奴:「你內傷沈重,須要療養,擒回八岐太歲的事,就交吾處理吧。」 eSNSnh]'  
5qkuK F  
十九爺:「莫召奴,請你務必擒回八岐太歲,否則東瀛必會大亂。」 _I-VWDCk  
gam#6 s  
莫召奴:「嗯,吾會全力以赴。」 2 RUR=%C  
yUmsE-W  
神無月:「在擒回太歲之前,尚有一事該處理。」 /NX7Vev  
Ca@ =s  
草一色:「又是什麼事?」 {a8^6dm*E  
k5;Vl0Ho  
「你們看。」神無月伸手指向遠方的旗幟,從方才他就感應到地上不明顯的震動。 L"!ZY  
zZ"U9!T  
莫召奴:「難道是神風營,這下麻煩了,此地不宜久留,還是先找地方安置十九爺吧。」

leifei1 2009-11-06 14:01
我晕,刚回的贴被吃掉了。 @@3,+7%1  
l()MYuLNV  
啊,这里的神无月好温柔啊,真是好老公的典范。 L\wpS1L(  
捧着脸,星星眼中。 oXlxPN39  
J2< QAX  
莫莫是被他捧在手心里呵护的小公主啊,真美好,呵呵。 ViwpyC'v  
9me}&Fdr  
再看看自己家,哭泣中,难道我要把阿源提过来参加好老公进修班吗? Iei7!KLW  
咳,被返无拍飞中。 zB6u-4^wT  
wYO"znd  
这里的神风营老大是谁啊? m_!vIUOz  
该不会是服部吧/ 4[,B;7  
v<3o[mq  
没了源武藏这个缓冲,要真刀真枪的打了啊。 0SY f<$  
Z\ =04[  
当然,我也很希望是源武藏,嘿嘿,来走原剧路线吧。 o47 f  
!\#Wk0Ku  
这样的话,源武藏就得不到莫莫,哇卡卡,插腰逛笑中。

公孫月蝶 2009-11-06 15:34
引用
引用第47樓leifei1于2009-11-06 14:01發表的 Re:11.04 櫻花戀 (神無月X莫召奴) 更新第十一章  46F : :\+ {;;a@  
我晕,刚回的贴被吃掉了。 9U=fJrj'u  
v-;XyVx  
啊,这里的神无月好温柔啊,真是好老公的典范。 ?#*  
捧着脸,星星眼中。 cF_ ;hD|YZ  
:Dk@?o@2;C  
....... @UpC{M--Wr  
yD[zzEuQ  
別暈, 我扶住 xdL/0 N3  
,zN3? /7  
我也一直沈浸在他們的幸福氣氛中呢, 捧臉傻笑中 F8[B^alAe  
"s>fV9YyZ  
嘿, 你家阿源不肯來嗎? 看在他是陛下的分上, 我就商請我家神叔過去好了, %|*nmIPq(  
不過, 這講師鐘點費可不能少哦, 笑 C,{F0-D  
P^8^1-b  
這神風營的老大呀, ㄎㄎㄎ, 不告訴你 (其實我也不知道, 啊...被拍飛....好討厭的感覺啊..) nrTv=*tDj  
4FIV  
現在來走原來路線啊, 我怕會寫的一團亂, 外加酒狗血, 而後不知如何收拾, 哈 ;v,9 v;T  
jB%"AvIX  
謝謝親的建議&賞文&賞花

公孫月蝶 2009-11-07 14:31
十二、 -v;n"Zy1  
5@ bc(H  
樹林之內,幻雲齋:「太歲,現在你已重獲自由,下一步該怎麼做?」 kUn2RZ6$#  
&\1'1`N1  
八岐太歲:「第一、取回鬼之瞳,第二,號召昔日將軍的家臣,與岩堂軍決一生死,取回屬於鬼祭家的光榮。」此時憂容童子來報:「啓稟太歲,神風營的軍隊已到附近。」 DHm[8 Qp  
-}Cc"qm  
八岐太歲:「幻雲齋,你有何意見。」 &r'{(O8$N  
CJ9cCtA  
「屬下認為,我們最好分路而行,在他處會合,以避開追兵眼線,避免被一網打盡。」 1KTabj/C  
g>~cs_N@  
「但離開吾之保護,你們會有危險。」 ]~ !X iCqu  
1 [Sv  
「只要太歲能平安脫逃,我們的犠牲就有價值了。」 NZo<IKD$  
r"{Is?yKe  
「那就分三路進行吧,眾人若脫出,在奈川見面。」 1z~k1usRK  
IjG5X[@  
「是。」 Y&vHOA  
y)3~]h\a  
            *               *                 *                 * GA|/7[I}  
8^/+wa+G  
隱密小苑內,草一色由外邊回來:「軍兵就在十里之外了。」 Dq/3E-y5  
[1z{T(dh  
莫召奴:「已經開始搜捕了嗎?」 6IEUJ-M Z  
7fTxGm  
「早就開始了,搜到此處是遲早的事。」 n$.1Wk"  
mi7sBA9L8  
神無月:「我們殺了大批軍兵,這事傳到軍營堙A我們遲早也會成為目標。」 ^Sy^+= wK3  
C(-[ Y!  
十九爺:「岩堂政權對莫召奴早有不滿,必會藉此機會將他入罪。」 3<c*v/L{C\  
= :Po%Z%{  
「窩藏罪犯,殺害官兵,勾結鬼祭政權,串通外敵,莫召奴你有什麼特殊關係,可以脫出死罪嗎?」神無月看似調笑的話語,其實心裡是滿滿的擔心,別人聽不出來,但莫召奴卻是十分明白,可還是得老實回答「應是没有。」 T>#TDMU#Fm  
<9ma(PFa  
草一色:「現在你去勾引天皇的女兒還來得及。」無心的玩笑話,聽在有心人的耳堳o是十分刺耳。 C _8j:Z&  
CE~r4  
神無月白了草一色一眼,口氣微慍:「那也要先通過這關,眾人有什麼好辦法退敵嗎?」 Bu7A{DRf  
p QluGIX0V  
草一色:「我有一步方城之計,不知是否合用?」 U r^YG4(  
MWBXs7 5I  
神無月心想『看不出來,你還能想出辦法』:「何謂方城之計?」 'sj9[o@]  
W|;nJs:e  
草一色:「我們四人在此擺一桌麻將,岩堂軍看到我們好整以暇的打牌,以為我們有埋伏,他心生懷疑,便會退兵,這就是空城計的進化版,方城之計。」 {bN Y  
[ZuVUOm  
神無月整個無力,三條線已掛在左額:「我感覺最不該的是,我剛才竟還認真的聽你的建議。」 l <:`~\#  
}% eDEM  
看到神無月那一臉被打敗的神情,莫召奴早已笑出了眼淚,又怕那兩人繼續無建設性的爭吵,便趕緊出面緩頰:「草一色,想不到你對中原的書籍也頗有研究。」 @. "q  
o g_Ri$x8  
草一色:「書冊是真多,不過都用來墊桌腳,剛好這本有看過。」 lZ}P{d'f.  
Ay 2b,q  
莫召奴:「哈,吾倒是有一個方法。」 Ll,I-B Q 9  
T` uDlo  
草一色:「哦,趕緊說來聽聽。」 #`/bQ~s  
1{^CfamF  
莫召奴:「富貴山莊有地道密室,我們將十九爺安置在內中,並請風隨行留下保護,之後我們就分路而行,以避開岩堂軍的眼線。」 s~L`53A  
ZQ|5W6c  
十九爺:「分頭而行,萬一遇到太歲一行人。」 LyIKP$t  
Tru c[A.2Z  
神無月:「太歲方面必也與我們採取相同方式避開大軍。」 C?,*U  
jQ6Xr&}  
莫召奴:「我們三人除了我,草一色與神無月都是生面孔,不容易被認出。」 9 +}cE**=d  
JlUb0{8PE  
十九爺:「這是個好方法,雖然冒險,但成功機率頗大。」 K k7GZ  
f6Ml[!aU  
莫召奴:「如果成功離開,我們在奈川見面。」 "c6<zP  
4iwf\#  
神無月:「為何要在奈川見面。」 mKM,kY  
YUCC*t  
莫召奴:「太歲必會前往奈川。」 +@e }mL\8  
E-^2"j >o  
神無月:「哦。」 Y.7}  
6Z Xu,ks}  
                   *                *                 * "9w}dQ  
p+$+MeBz  
林中小徑,草一色小心避開搜捕中的官兵,一路往奈川而去。 0 <g{ V  
\Dfm(R  
另一邊在樹林中趕路的莫召奴,身後卻跟著神無月,原是講好分道而行的,但神無月卻無論如何不肯,待草一色離開後,便一路跟著莫召奴同行,理由是,他不是東瀛人不認得路,哈,好爛的藉口,但莫召奴自是明白他的用心,也就樂得有人作伴,不過嘴上還是說著「草一色要是知道我們兩人同行,是因為你不識路,肯定會笑到肚疼。」 ^_sQG  
P/G>/MD/l  
神無月臉色一黑,咬牙切齒的說:「他敢。」 $%=G[/i'  
"TfI+QgLF  
莫召奴:「哈。」 [_V:)  
K U $`!h  
            *            *           *            * iUTU*El>  
~T% Ui#Gc  
東瀛奈川,草一色:「莫召奴,你來慢了,咦,為何你們倆人一同來到。」 ]w!0u2K<Q\  
s"WBw'_<<  
不給莫召奴有說話的機會,神無月已搶先說道:「我們方才在路上遇到,便一起來了。」此時卻接收到莫召奴調侃的眼神 “原來你也會騙人啊”,讓神無月霎時紅了臉。 j1A|D   
/[%w*v*'  
草一色一臉狐疑:「是嗎?這麼巧。」 9mDn KW  
NEw $q4  
為了替神無月解圍,莫召奴不著痕跡的說:「兩位知曉為何我們要來奈川嗎?」此話一出,成功的轉移了草一色的注意力。 w//omF'`  
`"c'z;  
草一色:「是與鬼之瞳有關的東西嗎?」 h/HH Kn  
Kk=LXmL2  
莫召奴:「算是吧,鬼之瞳的真相是一本書,跟黃金打造的太陽之海,一本書是在最後關頭,部份領主所寫的效忠血誓書。」 P3!Atnv2  
=G4u#t)  
神無月:「千萬人之師號稱太陽之海,黃金打造的太陽之海,是黃金買來的軍隊。」 9Sz7\W0  
Vc _:*  
草一色:「那血誓書的功用,是用來找尋,仍效忠鬼祭政權的領主,但那些領主,還抱持相同的立場嗎?」 A @2Bs 5F  
oR#Ob#&  
莫召奴:「不願追隨者,太歲會將他們的血誓書,送到岩堂將軍面前,你想,會發生什麼事呢?」 6J\fF tB@V  
P#MK  
草一色:「他們會受到猜忌,不但領地岌岌可危,連生命也有危險。」 9,scH65x  
'C^;OjAg  
神無月:「幕府必會有一番肅清與震動,太歲便趁此機會,以大量黃金招兵買馬,買通大臣,策反將領,也就是說,鬼祭當年留下的是,再次政變的籌碼。」 f}iU& 3S  
+Ofa#^5);K  
莫召奴:「所以幕府對鬼之瞳也是虎視耽耽。」 5$%XvM  
u h )o  
草一色:「如果太歲得到鬼之瞳,真田龍政就要頭痛,中原就可平安,你没想過這個可能嗎?」 oxzq !U  
JRY_ nX  
莫召奴眼中閃過一抹感傷:「莫召奴始終是東瀛人。」 FY4T(4#  
G >K@AW #  
草一色:「我終於知道,你為何不殺太歲了。」 e>AXXUEf  
D:9 2\l  
「謝謝你,草一色。」莫召奴臉上有股難掩的激動。 @PX\{6&  
nxfoWy  
草一色看著莫召奴臉上,因激動而染上的兩抺酡紅,突然一股衝動,想將人攬至身邊好好疼惜、安慰一番,感覺氣氛不對的神無月,不假思索便擋在了莫召奴身前,「話講完了,就趕快分頭去找太歲吧。」不明所以的莫召奴,只覺神無月身上似乎傳來一陣酸味,而被打斷遐想的草一色則是一臉鬱悶,卻又不好發作,便悻悻然的應聲:「知啦。」轉身離去。 Bd# TUy  
JNi=`X&A  
待草一色離去後,神無月伸手拉過莫召奴,並在他耳邊悄聲的說:「以後不准再用那種眼神看別的男人,即使是女人也不行。」莫召奴實在覺得神無月這醋吃的莫名其妙,正待反駁,聲音卻被賭住了『嗯,怎麼每次都來這招。』待神無月將人放開,他已忘了方才自己想說什麼了,於是神無月臉上掛著滿足的笑,拉著莫召奴的手一起去找太歲去了。


查看完整版本: [-- 04.24櫻花戀  (神無月X莫召奴)  更新 番外 (下)    107F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0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87638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