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01.02 [黃泉X玉秋風] 赩窗,161~162F更新24、25(完) --]

三十六雨 -> 琅琊文庫 -> 01.02 [黃泉X玉秋風] 赩窗,161~162F更新24、25(完) [打印本頁] 登錄 -> 注冊 -> 回復主題 -> 發表主題

<<   1   2   3   4  >>  Pages: ( 4 total )

司馬俟桓 2010-09-11 21:48

 01、 ~qL/P 5*+  
UHfE.mTjM  
  三方圍城失敗,天下封刀主席刀無極聽取楓岫主人之意,向天都屈膝投降,並對天都之主羅喉伏首稱臣,獻上降書及貢品,各式珍寶,以及…… Fpn'0&~-fi  
  ……少女三名。 DrBkR` a?  
  「哈……」一道寒光自出鞘的刀身冷冷併出,刀面映著的,是一張俏麗中卻帶有一絲英氣的臉容。 69ycP(  
  想到一個月前進貢的畫面,玉秋風禁不住寒了一聲笑。她記得短刀貼在自己頸上的冰涼,她也記得在層層紗帳內,穿著法袍的那人眼神。 }>,%El/  
  富有饒興,是罷……無論是對她、亦或是對他而言。 r0&LjH&R  
  只是她一直刻意想忘卻當時握著刀時,那陣無來由的顫抖。但每每在深夜堙A她都會因那種顫慄感而從睡夢中驚醒,盜了一身的冷汗。  v1? G  
  如果當時那人不理會自己,那麼她會不會就這樣朝自己的頸子抹下去? Ha ZV7  
  她清楚,她會,也不會後悔。但之後傷心的人,定不會是自己。 *j1Skd.#At  
  且她還想與他周旋,想讓自己的刀染上他的鮮血。 {~g7&+9x*  
  窗外月色矇矓,夜風自敞開的窗櫺拂入,吹開繫在她盤在後勺上的紫紗髮帶。看著刀面的她回過神,藍眸睇見有片純白色的花瓣落在窗台,因而此刻她才察覺到室內有股淡淡的香氣,合該是自方才那陣風,連同這片花瓣所帶來的花香罷。 zC[LcC*+J  
  她緩緩收起短刀,在納入懷中時,湛色的眼在刀鞘上短暫停留數秒,而後她像是不忍再看到甚麼,閃避了目光。 I~"l9Jc!"  
  刀鞘上頭刻了天下封刀四個字。 ^pfM/LQ@  
p!Tac%D+k  
坐在軟椅上的她稍稍挪了挪身子,隨手一一抽開那些零碎的髮飾,髮飾亂了整張凳桌,最後一根蝴蝶髮簪一落,烏黑的髮隨即如飛瀑般輕瀉而下。 yVPFH~1@\  
  整日壓在自己頭首上的負擔終於減輕,心思卻無因此感到鬆懈,她攏了攏長及腰際的長髮,也沒有心思去梳,僅僅用細長的蔥指順了幾順。 /d }5R@Oy  
  指尖傳來烏絲的冰滑觸感,讓她亦也想起了武君的冷漠,名義上她是該服侍羅喉,然這些日子以來卻從未召他入寢宮。接近羅喉本是她的任務,連接近他都做不成,更庸談甚麼暗殺。前些日子她在殿前思考時碰著的那個登徒子,對她說了句荒唐的話。她知道那人在戲弄她,故意想惹她生氣。況且羅喉的喜好她完全管不著,忠於最原始的欲望,那和情感是無關的…… wc}x [cS  
  ……尤其是男人這種生物。 /@&uaw  
  想起臨行前教育自己男女之事的老嬷嬤的話,玉秋風內心瞭然。 wt_ae|hv  
  明日,再去趟武君的寢宮罷。她知道有個漆了朱漆的窗口可以窺得武君入睡的廂房,依照她的想法,只要她經常這樣做,抓準時機就對他獻殷勤,應該會比自己成天在房內發呆來得有用。 .OW5R*  
  雖然她對沒有任何護衛留守寢宮這點感到不安,但或許是他對自己極有自信,所以不需要有任何人在他身旁戒護。 3XbFg%8YG  
  自信麼……。思及此,玉秋風揉了揉緊蹙的眉心,而後她捻息銅檯上的紅燭,廂房內即刻陷入黑暗,惟有窗外的淡色銀光,照亮了起身入床榻的她的背影。 #=m:>Q?%z  
  然除了月光外,窗外隱隱多了一道視線。 <x$f D37  
  彷若月色的髮絲隨著晚風飄揚,透明色的髮帶亦在滿是曇花花落的夜氛中騰飛而起。 b3GTsX\2|  
  赤色的光自他的額首而反,月色映不著的白皙臉容,逐漸浮現一抹深不可測的笑。 4l/~::y  
  染上花香的煙硝味,於下一陣風起時席捲。 fl_a@QdB#  
  花影,紛飛。 q7rX4-G$  
  人影,無蹤。 \IR $~  
  惟有那一聲低沉的嗓音,於月夜風華之中,殘留下這麼一句話…… pFo,@M  
  ──無知的女人。 QYBLU7  
   N=8CVI  
  * ,~K4+ t_  
   yN#]Q}4  
  今夜,無星,亦無月。 ;:)u rI?  
  入夜的天都宛若一座死城,使得走在一片空盪庭院內的玉秋風,更加聽得清自己的腳步聲,腳底踩著幾片枯枝落葉,發出極為刺耳的嗤嗤聲。 WCI' Kh   
  一陣勁風自身後吹來,一旁林木之頁發出唰沙唰沙的聲響,宛如同鬼魅般嘯聲而過。這些陰風吹得玉秋風極為不適,且她總覺得有人在她身後,目光盯她更是渾身不自在。想起天都是座上古時代的古城,因羅喉復生而自忘塵大地升起,城內應該不乏那些尚未進入輪迴、無論是將士或者俘虜的孤魂停留至此。 FQMA0"(G$  
  雖然玉秋風不信甚麼神鬼之說,但此情此景,也是令她打從心底毛了起來。一陣冷風再度自後方襲來,她突地打了個冷寒,險些熄了手上的紙燈籠,她咋舌,左手不自覺地攫緊罩在肩上的外衣。 <%`z:G3  
  依著熟悉的路線走了莫約半個時辰,她倚在轉角處的牆面上,露出半張臉,藍眸冷冷覷了前方毫不起眼的寢宮門首。果然和以往相同,並無人守衛在此。她要找的紅窗,必須經過門首,雖說目前無人,但也難保下秒會從哪邊冒出個人影來。 Q6[h;lzGV  
  正當玉秋風懸著一顆吊膽的心,準備越過寢宮門前,然像是要應正她的想法般,她才剛跨出一步,就看到有人從寢宮內步了出來。 4)N~*+~\h  
  腰間懸著一柄醒目的紅劍,玉秋風認得出,這是當初領她們來到正殿送貢品降書的使者,冷吹血。 z 7*mT}Q  
  抓著紙燈籠的手流了幾些冷汗,玉秋風伶俐地閃回角落,同時間滅了燭火。緊抓著燈籠木桿的手滲出些許汗水,額首間也冒出一層薄薄的細汗,玉秋風嚙緊下唇,將呼吸頻率調至最低。 JQ\o[t  
  「……可惡!」冷吹血咒罵的聲音音量雖是不大,但在沉寂的氣氛下顯得如雷貫耳。玉秋風聽到有甚麼物品碎裂的聲音,接著又聽冷吹血在冷風中低聲怒罵:「那種半途跑進來的傢伙,究竟算什麼!該死……」 \5) ZI'q  
  又是一陣的碎裂聲,空氣裡飄來一陣酒香,玉秋風猜著,那些碎裂聲,該是那種隨身可攜帶的小型酒甕。 6y@o[=m  
  玉秋風等到那些踩踏及破碎的聲響漸歇,這才緩緩從牆角探出頭。然雖眼睛瞪著寢宮階梯下那些碎甕及灑了一地的酒水,可她的心思,卻是放在冷吹血方才不斷咒罵的人名上。 F@X8a/;F-  
   6lxZo_  
  哼……起內鬨了麼。玉秋風內心不屑。這樣最好,最好是這樣互相殘殺,替中原正道們多減幾分威脅。 1a},(ZcdX  
  不過為何自己會對那人的名字如此介懷,只不過是一介登徒子,儘管他長相不差,但個性卻是輕浮的可以…… 00A2[gO9  
  腦海突爾浮現那日她在天都樓台下準備刺殺羅喉,那人猝不及防地將自己壓在牆面上的畫面。近在咫尺的臉容,他說話時吐出的熱息,以及他身上的戰火煙硝…… bgmOX&`G  
  「嘖,想那人做甚。」不過就是天都內的一名戰將、一名與自己及身後組織勢力為敵的人罷了。玉秋風哼了聲,棄了已經無用的紙燈籠,快速地自寢宮前飛身而過。 xSjs+Y;Mu  
  一陣薄霧隨著夜風自遠端襲來,捲起陣陣塵沙。依稀還殘留少女清香的牆角下,一道如月下火蓮的身影悄然現身,赤靴前正是那只被遺棄的紙燈。想起這幾日來的那個女人的行徑,赤色長睫微掩,薄唇挑起一抹冷凝的笑。 D_I_=0qNd  
  雖然像她這種武功雖不弱、卻也強不哪去的女子,敢就這樣隻身前來天都執行刺殺任務,可謂女中豪傑。然而心思卻不夠縝密,她那些舉動背後的涵義,他都摸得一清二楚。 Fz_8m4  
  做殺手就要有殺手的樣子,像她這種半調子的暗殺者,只能任人宰割。 ZpU4"x>  
  他伸手撥開耳鬢,而後低身,拾起已經失溫的紙燈籠,唇口微啟,剎那間,掌中冒出一團炙火,瞬間將紙燈焚燒殆盡。 bEzy KrN\  
  黃泉再度露出他那沒有溫度的笑,身形隨後沒入身後那片黑暗之中。 lN::veD  
   \,b_8^  
  * (Yc}V  
   [i N}W5 m  
  玉秋風尋著通往那處的小徑,因為沒了紙燈,天上亦無星無月,缺乏照明下,她只能摸黑前行。過了一刻鐘,那扇醒目的艷色朱窗,立即映入那雙微起波瀾的湛色眼瞳。 eN I6V/\`  
  仍是那麼刺眼的一扇窗啊……玉秋風邊忖,邊放輕腳步。雖已過子時,然窗內燈火通明,想來羅喉仍未就寢。 r6`KZ TU  
  有機會。雖然她每夜都這麼對自己說,但不給自己那微薄的自信,她恐怕早就無法撐過這些因遲遲無法完成任務,因而感到愧疚的日子。 Pexg"328  
  玉秋風壓低身段,來到離地莫約一成人高度的紅窗底下,先是習慣性地探了探懷中那把短刀,確認在身上後,便抬高身子,往媕Y窺去。 cz*Z/5XH  
  寢房內,惟有立在黑床旁的銅檯上火燭仍炙,其餘皆滅。藍眸窺得那身穿著闇黑法袍的身影,此時正背對著窗邊,手中捧著一本似乎有點破舊的書籍,憑著僅存的燭光立身而讀。 -M?s<R [&  
  玉秋風收回目光,靠在窗旁的牆邊思忖今夜能否成功的機會。事實上,這些日子她已嘗試去接近羅喉,但都因為一些她無法理解的原因宣告失敗。她清楚羅喉是不可能不會知道她的存在,只是他並無明著趕她走,她也當做是他的輕敵之舉──反正只要抓準時機,她就有機會進入他的房內,而不是成天在這扇窗下偷偷摸摸的像個採花賊。也因此她知道阻止她的原因定非羅喉,而是另有其人。 0o&7l%Y/  
  只是這人究竟是誰?他知道自己的目的?或者,另有隱情。 80O[pf*?  
  玉秋風柳眉深鎖,不過這個問題立馬被她拋諸腦後。現下並不是讓她思考這件事的時候,她咬了咬因緊張及受寒而略顯發白的唇,側身正要繼續往窗內望去…… H52] Zm  
  「……唔!?」 s$OnQc2/  
  自她背後突爾來了大掌,捂住了她的唇口,而後她感到四肢癱軟無力,身體不得控制,只得落入身後封口的那人懷中。 c ]&|.~2&  
  玉秋風本能的想發出聲,卻又想起羅喉就在房裡邊,倘若她出聲,他就不得不忽略她的存在,要是引來天都其他戰將,那麼事情只會變得更加麻煩。 Y-:{a1/RKo  
  玉秋風強逼自己冷靜,能在不被她發覺得情況下捂住她的口、又能如此迅速點住他人穴道,此人功力必定不凡,又此人身上有種特殊的燐火氣息,思及此,玉秋風腦堻漪O自動浮現了某個人的身影…… 'd=B{7k@  
  而像是證實她心中所想,耳畔立即傳來他那輕浮的笑,伴隨著熟悉的熱氣迎面撲來。 '${xZrzmt  
  玉秋風臉上登時一陣燥熱,方才四肢因瞬間癱軟而沒有察覺,現在她才驚覺她是被他自身後環抱,且那雙環抱自己的手,似乎已經開始不安份了起來。 Z&0*\.6S~  
  「呵,看樣子妳的身體,記住我了呢……」 ^0&   
  你……!?玉秋風下意識欲吐出話,卻發現自己已發不出任何聲音。 o8ADAU"  
  難道被點了啞穴!?藍眸一瞠,不敢置信地向後回望。 pWXoJ0N  
  記憶中那張近在咫尺的臉容,再度強行映入她眼簾,如響雷般打入她的心中。 $[8GFv  
  如一簇烈火焚於額首前的赤環,下映了張白皙卻非蒼白的俊美臉容,臉容上鑲著一對赤睫半掩的細長眼瞳,帶著似會勾魂的目光緊盯著她瞧。英挺的鼻樑下一張薄美的唇,此刻挑起的弧度,似笑,亦非笑。 >`c-Fqk  
  心臟跳得飛快,不曉是因被發現秘密、或被擒、或羞憤、或緊張、或惶恐,或者…… PWThm ooP  
  ……那深埋在底心的異樣情感。 'I roQ M  
   V,)bw  
  玉秋風完全使不上力,也無法發出聲音,唯一還擁有的自主權,只剩一對蓄滿複雜眼波的水藍眼瞳。 ^iaG>rvA  
  有力的雙手將她按入窗下,動作間毫不憐香惜玉,玉秋風後勺用力撞上牆面,痛得她的眼飄出幾許淚花,然她卻仍執意瞪著這個男人。若在此刻示弱,那她就再也無法拚過他的氣勢。 G4eY}3F7,4  
  「我有說過麼……」近在咫尺的黃泉附上她的耳,在語末咬上她的耳緣。玉秋風表情登時一駭,他再道:「我喜歡妳瞪我的眼神。」 elf2!  
  你……這個人,究竟想做甚麼?他的手……他的手在做甚麼…… -%^KDyZ<&  
  
對不起!您沒有登錄,請先登錄論壇.
%JC-%TRWK  
  這一嚙,同時讓黃泉清醒過來。他突地鬆開她,仍有些迷茫的藍眼盯著身下近在咫尺間的玉秋風。 \sZ!F&a~  
  就像是那扇窗框般,那張帶有困惑和羞怒的臉上染滿誘人的赩紅,和自己相似的瞳倒映著他的臉容。他的神情詫異,因為他從那雙藍眸堙A看到的是沒有笑意的自己。 8(c,b  
  抱持戲弄心態的他,為何會在此時此刻失去笑容,反倒是…… & c)n\x*  
  他朝著那張臉緩緩伸出手,捧起她微濕的臉頰。失神的眼,默默凝望著她。 (:]on^|  
  呈現恍惚狀態的黃泉,是玉秋風反擊的最佳機會。就算方才衣物遭到撕扯,但她的短刀就掉落在一旁,現在的她絕對可以伸手勾到她的刀,再次向眼前這個羞辱自己的人。 7Z+4F=2ff  
  只是這樣近距離瞅著他,卻讓她的心再次開始起了微妙的變化。心臟跳得飛快,跳得她很緊、很痛,那是種無法言喻的糾結。她無法理解為何會有這種感覺,她只想要一刀刺進他的心臟,讓刀身飲下他的鮮血才是…… V.*0k~  
  到底……是為甚麼? VUaYK  
  而她的手,為何……握上了他。 ki[Yu+';}  
  「你……」血染的唇瓣發出微弱的喚聲,喚回黃泉的心神。兩人對視無話,惟有風聲,自兩人周圍輕撫而過。 =N%;HfUD  
   Gn_rf"  
  不曉得過了多久,黃泉率先有了動作。他毫不留戀地鬆開她的手,起身準備離開。而後他像似想起甚麼,又轉身回來,低身於怔著的玉秋風面前,簡略替她整理儀容。 Eh&et0&=g  
  「在這等著。」黃泉冷著嗓,命令般地開口,隨即化做一陣火離開。癱坐在窗下的玉秋風雙手交握在胸前,還無法將黃泉方才突變的舉動中反應回來。他離去前的模樣有些狼狽,甚至……不曉得是否是光線不足的關係讓她產生錯覺,她總覺得他那張白皙的容臉上,添了幾許淡紅。 -mlBr63Bj  
  怔愣的玉秋風在兩位隨身刀衛匆匆趕來時,好了半晌才認出她們兩人。兩位刀衛知道這堿O羅喉寢宮,所以動作也相對輕了很多。 9$pQ|e0tJ  
  殘霞及映紅將帶來的衣物遮蔽玉秋風的身體,兩人一同扶持失去氣力、亦也失神的玉秋風。在她們相偕離開前,她們都沒有注意到失去燭火的紅窗後,佇立著一道闇黑色的人影。 Z;6v`;[  
  「其實你和她,何嘗不是同一種人。」他低聲,赤色的眸緩緩歛下,身形再度隱沒在一片漆黑之中。 2}P?N  
   OTNcNY  
   &nk[gb o\  
   9fyJw1  
   R7 )2@;i  
   P O,mg?JG(  
  待續_ rG _T!']~  
   V9tG2m Lf>  
  第一回的字數大放送www赩(音同戲)窗算是自銀虹後第二篇泉風長篇! 9K\A4F}  
  是說終於回來寫正常(?)的文,卻沒有絲毫突兀感,就是寫文的速度沒辦法更快而已啦∼ G:HPd.ay  
   7n,*3;I  
  這次的黃泉,我想有人應該會覺得和以前我寫的有點不一樣,因為這篇是R18偏黑暗向,所以我希望這次的黃泉能帶更多「夜麟」時的感覺來寫,簡言之呢就是更變態的黃泉啦哈哈哈哈∼∼∼∼(欸) 1d4?+[)gUv  
  總之大概就是這樣吧OUO/ 是說如果我越喜歡某個配對和角色,我就會越想虐他們,事實上,這篇就是寫來虐他們的,呵呵呵呵……(陰笑) 8%qHy1  
  接下來就慢慢期待更多更精采的「嗶--」吧wwwwww(咦咦!?)

夜凰曉 2010-09-11 23:20
一看到泉X風文 bcp+7b(IB  
#-wtNM%1#  
就忍不住的跑了進來 Gy+ /P6  
Gm 0&y  
曉也超萌這一對的 bn b:4?d]  
A.@S>H'P  
'gDhi!h%  
UE2!,Z,  
強勢的黃泉真的很帥阿 .""?k[f5Q  
Sz.sX w;  
整個看得好害羞  - //// - 2WK]I1_  
8ug\GlZc  
 F'!pM(+  
期待後續 (( 拇指

ㄚ詩詩 2010-09-11 23:37
哦~垣大的泉風文都好棒呢~>/////< z?NMQ8l|:6  
noali96J  
阿詩第一次被泉風萌到就是因為銀虹啊~(捧頰) z+RA  
\yIan<q  
長篇當然好啊~蹲坑萬歲-//////- @2>A\0U  
I\%a<  
是說那個床戲看得阿詩面紅耳赤說~唉呀好害羞>///////< )5NfOvmNB  
yfq Vx$YL  
呼呼呼~期待下一章囉>W<

金剛芭比 2010-09-12 00:26
大大!!你就用力的給他虐下去吧!!!! q(Q$lRj/I-  
pXoD*o b  
越虐越精采可期^^ jTeHI|b  
S S)9+0$  
期待下一篇

羅楓妍★ 2010-09-12 02:24
呃阿  我來了~~~~~~ w \U?64  
/h(bMbZ  
會有後續嗎-/- 3 i*HwEh  
D&dh>Pe1;  
好想看阿阿阿阿阿阿阿A口A _ SuW86  
&1 BACKu  
司馬大的文都好精采-////-

七釵 2010-09-12 11:01
爆字數爆字數!!阿桓姊姊妳每次都爆字數讓我想哭TAT(永遠寫不出伏孤爆字數的)  X_\$hF  
黃泉果然是登徒子!!只是這篇裡黃泉比銀虹裡更憂傷了......還是哀桑?(掩面) Y\ C"3+I  
秋風妹妹要趕快治癒哀桑的黃泉哥哥啊!!不管是用心靈或肉體!!(被巴) wni^qs.i@3  
只是依秋風妹妹對黃泉完全沒輒的本質看來......該不會有虐心的?不要!阿桓姊姊的泉風就是要來閃光!!來糟糕!!來歡樂!!  K!<3|d  
噢噢噢噢噢羅喉好帥(?),最後的那句註解下的真好真好!!(計都捅)

慕懷沙 2010-09-12 12:34
很萌泉風文再現江湖了(灑花花)  r .`&z  
是說黃泉真的有夠色 才第一章就貌似(?)吃了人家 $ dR@Q?_{  
不過這篇的黃泉很明顯感覺到有點哀戚和黑暗走向......希望不要太虐 我會心痛阿∼(淚奔) PiVp(; rtQ  
期待樓主的文文 加油

司馬俟桓 2010-09-12 19:59
To 夜凰曉 :5#iVa#<  
呵呵////泉風很犯規...咳,很棒啊(羞) ] :.  
黃泉本來就很強勢啊////撲倒無罪!!壓倒萬歲!!! e` eh;@9p  
害羞嘛?後面還有更害羞的呼呵呵呵///// +UX~TT:  
嗯嗯!為了糟糕泉風(咦)我會努力的!! g@Z7 f y7  
i4dy0jfN  
To ㄚ詩詩 nkO4~p  
銀虹真是害人不淺...咳...真的是片萌文啊~(欸你自己這樣講都不害羞的啊!) iGw\A!}w\  
長篇好嘛...秋風妹妹說她的身體會吃不消//////(咦) nj <nW5[  
唉唷唉唷~其實我覺得01回這樣根本不床啊...(那是你自己等級太高了吧!!)後面還會有更床的////// 'h#>@v> }  
嗯嗯ˇˇ人家會繼續加油的///// qir8RPW  
O|mWQp^?q  
To 金剛芭比 w gkY \Q  
用力的虐下去吧!!!人家就是需要這句話! A2%RcKY7  
我會努力虐的!!!兩個小寶貝,我來了呼哈哈哈哈哈~~~~ b ~C^cM  
ZPlY]e  
rebWXz7  
To 羅楓妍 AmX ~KK  
當然有後續啊////這篇是長篇噢!(而且床的地方還挺多的...呵呵呵呵......)  (2dkmn  
唉唷,真的很精采嗎...我覺得你說我的文都很糟糕,我會更高興(咦---!?) We@wN:  
*Xk gwJq  
To 血瞳 h/NI5   
其實也不算爆字數啦...01回的字數其實可以分01和02回的,只是想說01回來個字數大放送XDDDD而且人家也不是一天就寫出這麼多字的啦wwwww |o#pd\  
不過偷偷說...寫床的話字數真的很容易爆(掩面) =GL^tAUJ  
黃泉這裡的登徒子等級已經進化了XD而且這裡的黃泉會比銀虹更哀桑~銀虹還可以看到兩個笨蛋在那放閃光,窗的話只會看到黃泉一直侵犯秋風妹妹//////(咦) V?r(;x  
秋風妹妹!!用妳的肉體治癒吧!!!!黃泉只能用肉體治癒啊!!!!!!(喂) Gxw>.O){  
這篇就是虐深又虐心啊~~不過我下手盡量會輕一點....啦(咦)  Y.#:l<  
歡樂糟糕那個其他篇都有啦!這裡我絕對會狠狠給他虐下去的呵呵...... PcEE@W9  
嘿嘿......羅喉在泉風這裡要開始報仇雪恨...準備跟黃泉搶戲了(咦咦!?) \os"j  
P] Xl  
To 妍思 7xfN}iHG  
噗,不過這篇有點偏虐啊,這樣還能萌嗎/////// *|S{%z9>  
黃泉不負他登徒子的名號,第一回就來個半吃秋風,嘖嘖! K{`3,U2Wx  
哎呀~~~因為歡樂閃光習慣了,這次就讓人家虐一下吧////// n=%D}W  
嗯嗯!我會加油的^^

k5679672 2010-09-12 20:23
一開始就= =, zxy/V^mu  
f"d4HZD^  
樓主盡量寫, Ta)6ly7'  
o(Q='kK  
壞壞的夜麟也不錯呀!

水玲兒 2010-09-17 15:22
水玲兒會一腳踏進三十六雨,是因為泉風。當初被他們在原劇中的互動吸引,期待劇中有更多的發展,哇~結果是曇花ㄧ現,什麼也沒有!從那時就開始搜尋相關泉風的訊息,結果意外發現有人創作新的泉風,有別於原劇。真不知那時怎會如此執著於泉風?一入三十六雨,才發現別有洞天,有這麼多喜愛創作的人,改寫原劇,重新編寫自己喜歡的角色,甚至寫的比原劇好,讓我對原劇的怨念有了抒發的出口。 dk@iAL*v  
ke5_lr(  
對於司馬俟桓的認識,是從上ㄧ版閃光,甜蜜,恩愛的泉風文開始,對您的文章緊盯進度,只是不敢回覆,那時尚不習慣在版面上留言,將自己的想法貼給喜愛三十六雨的同好看,突破障礙後,回文成為一大樂趣,轉移生活中沉甸甸的壓力。 ]3~X!(O  
F5YHc$3^  
對阿桓(我看回文的人中,有讀者這樣稱呼您,所以就假裝很熟的稱呼您,臉皮厚得可以)的上篇泉風文,我的印象是您景物的描摩很細膩,措辭很優美,因為我的中文底子不佳,不能完全明白它的意思,但是多看幾回,就漸漸熟悉了,也能進入文章意境,慢慢欣賞阿桓的作品。 2VgVn,c  
FSyeDC^@  
這次阿桓再次創作泉風,應是ㄧ個挑戰,挑戰自己原先的創作,因為故事背景很相似,如何能創造出不同的感覺,讓我好期待!不過這次的文章裡一開頭就以秋風伺機刺殺羅喉為切入點,就創造出ㄧ陣的緊張氣氛,居然秋風還親臨窗下窺伺,待羅喉轉身不注意之時,一刀刺死,呵~一把刀能殺了羅喉,難道武君是紙糊的?他所締造功績是空穴來風?他讓眾人畏懼只是虛有其表?撫額無奈的佩服她的赤誠與勇氣,見她一股傻勁要往鬼門關闖,嘆息她的無知的天真,只是毫無意義的犧牲。 3.D|xE]g  
 `l<pH<F  
單純的秋風全神貫注於武君身上之時,同時被另一雙窺伺的眼盯上,螳螂捕蟬,黃雀在後,她果然警覺性很低。在秋風準備行動時,卻先被背後之人箝制,並被點了穴,動彈不得,無法言語,只能眼巴巴看著羅喉,耳聽身後之人的笑聲,鼻聞那人的煙硝氣息,卻什麼也不能做,殺不了羅喉,掙不了束縛。這種情形狠狠澆了秋風刺殺的熱情,摸不清那人此舉用意和存心,不過算是撿回秋風一條小命,就算羅喉早知秋風的動機,只要沒有逮個正著,他就不能隨便安個罪名殺了她。不過….那人的舉動就是惡劣了點(秋風:只有惡劣了點嗎?根本是很大點,我都被吃豆腐了(氣)),欺負一個對男女情是懵懂的女子,故意吐出溫柔的惡言,讓對方又羞又憤,卻讓她的心底同時產生莫名異樣的感覺。 7w5 L?,a  
5dEek7wnf  
與玉秋風存在同樣動機的那人,沒有秋風背後的組織勢力,孑然一身獨探虎穴,螫伏在羅喉身邊,伺機而作。雖不知他對秋風安怎樣的心,但面對這麼無知的女人,特特捉弄她,似乎有那麼惡趣味。他不這麼壞,這麼惡質,如何引起反應,知覺遲鈍的秋風。而在他身上刻意隱藏的深沉的痛,不易察覺的哀傷,仍在最近距離的接觸中,不自覺的顯露,也不意間被秋風看得清楚,只是生來就被幸福圍繞的秋風,難以懂得那訊息的傳遞代表什麼。(那人不用說就是黃泉(夜麟),水玲兒不是裝傻,總覺得不想以先入為主的觀念,尤其是以銀虹文的角度來看阿桓再次出發的泉風文,滿心期待阿桓對泉風另一種的詮釋。) ka[%p,H  
[p 8fg!|  
這是第一章,就以這麼濃烈的情緒筆觸起文,秋風的無知,發起愚蠢的行動;黃泉的冷眼環伺,關鍵時刻的強勢介入;羅喉的自信泰然,早已透視一切。阿桓接下來要怎樣讓黑暗面的夜麟,戀慕上一個天真單純的女人,而這樣一個女子,又怎樣面對這樣的夜麟? ul ag$ge  
|3uE"\nfA  
水玲兒催促第二章哦~(笑)

司馬俟桓 2010-09-17 20:39
To k5679672 %|gj46  
其實我覺得這篇標題應該改成"火狐夜麟x玉秋風"才是...因為這次我想寫的是陰沉的黃泉(夜麟?)啊////3//// 5JA5:4aev  
= RQ\i6Y  
To 水玲兒 = ms o1  
才第一章就收到如此大篇幅的回覆,真的讓我受寵若驚啊!!!害我偷偷逃避了幾下下(?),才敢回來靜心看回覆(掩面) DX4"}w  
這兩人真的是曇花一現,原本還期待秋風能和登徒子先生譜個什麼再去領便當,結果被騷擾過後就自己去領便當了,嗚...真是盡責的小妹妹,把自己的幸福放手了(風:哪裡是幸福了!!!) *Q:EICDE7  
也因為才正要燃燒的姦情(誤)破滅,所以才會興起了寫他們兩人的同人~不過老實說我一開始其實沒那麼萌泉風的,即便是當下看了新劇也只覺得"壓牆犯規!"、"調戲犯規!",從沒想過自己可以萌的這麼「誇張」,說誇張一點都不過份......明明兩人加總起來不到半小時的互動,我卻能夠喜歡了將近一年,寫出了這麼多與他們有關的文∼ X?Z#k~JR  
gj<Y+Dv>  
上一版∼說的是銀虹030?說真的當時的我並不覺得銀虹能有這麼大的迴響力,想當初我寫的時候還一直鬱鬱寡歡,不曉得自己寫得究竟好不好。慢慢的我聽到很多人都說有看過銀虹,更多人會說,想到泉風文就會想到銀虹,我想我能做到這樣,也不枉我自詡為這兩位的娘了(羞) h?2:'Vu]  
] WP[hF  
叫阿桓沒問題的!多親切、多可人啊∼(可人?!)因為我本來就是比教不嚴肅的寫手,只要不要太過份,對人家怎麼亂來都沒關係的///3///(?) oB]   
嗯,其實我寫的景物算是很初等的,有更多更會寫景物的神人啊∼∼∼(掩面)不過我比較常會寫到景物,是因為想透過景物來搭角色們的心境這樣 .~fAcc{Qj  
說到中文底子,其實中文也不是我的本科,但或許是因為喜歡優美的文字,所以自己就會去看看作品,吸收一下文辭,久而久之就有現在這樣的成果 K#oF=4_/|  
不過說歸說,其實我的文字還有待加強、有待加強(汗)  C#x9RW  
UkV{4*E  
其實這篇基本上應該是沒什麼架構(自己爆料!)原本就是設定寫來專門寫R18,所以可能就會像圈片一樣沒什麼劇情(咦) .j_YVYu1&  
不過越到後面,自己就會不自覺得想要加一些東西上去,糟糕的東西當然還留著(主題原來還是糟糕啊......),只是再多加一些些情感萌發的因素 ~i)IY1m"  
但說歸說,我還是覺得好像重點都在糟糕(淚目)所以被水玲兒你這樣期待,我都快羞愧死了(掩面) =/]d\JSp  
;~5w`F)  
說真的我這次想寫的人其實就是夜麟(所以標題應該要改成夜麟X秋風!),說到底夜麟和黃泉的個性還是有差的,就真的不知道為什麼換了一個造型,個性就可以差別成這樣XDDD不過霹靂會如此跳痛,也非一天兩天的事了 2V 9vS  
夜麟一直都是生活在陰影下的變態(欸)所以希望這次能用夜麟的變態來詮釋一下泉風 M,nLPHgK  
說真的泉風可以很閃光,也可以很陰沉,黃泉(+夜麟)的個性的幅度還真的是有夠廣的......嘖嘖嘖 M<x W)R  
rxJWU JMxK  
能看到水玲兒這麼長的回覆,真的是又驚又喜、亦讓我心虛滿點啊!(爆)不過感動卻是勝過所有一切的情緒,嗚嗚∼∼在我這種心靈受到創傷的時候,能得到這樣的慰藉,真的是太幸福了∼(咬手帕)

司馬俟桓 2010-09-18 23:34
02、 6R@ v>}  
e )\s0#  
  淒蒼的夜色下,惟有一單影,背負月型長槍,足踏赤火而來。 % Q}#x  
  秋夜蕭瑟寒風呼嘯而過,吹開他鍍上冷光的銀白長髮。赤長的睫輕微揚起,細長的眸染上夜色,露出一線冷寒。 U,Z.MP Q  
  赤靴乍然停止,薄唇挑起一抹浮薄的笑。負於背首的銀槍順著手勢繞往前方,槍面映出瞬間包圍自己的黑色人影。 Q=~e|  
  黃泉優雅地半旋過身,淡色的眸瞅著這些人影。彼此間對視無語,亦是,無需言語。 ,[+gE\z{{u  
  只需一字,殺。 kvSSz%R~  
  雙方幾乎是在同個時間點,同時動作。 ? _[gs/i}  
   Yk<?HNf  
  黃泉身形如電,快速穿梭於敵方殺陣內,赤靴踏於塵土上,捲起夾雜星火的片片黃沙。 V# w$|B\  
  耳旁傳來夾雜殺意的風聲,吹亂他銀赤交織的鬢髮。黃泉側身俐落閃過敵方攻勢,於頃刻間瞥見這些人手上所持的兵器,都刻著那四個字。 IcPIOCmOc  
  隱約可聽到黃泉輕輕哂了聲,銀槍於掌中翻轉,左手捻了指法,慘綠色的陰火立刻自掌心竄出,燒起遍地詭麗祝融。 L3X>v3CZ5  
  風中,多了些許刺鼻的腥味。 ngEjbCV+  
  有數人於他身後被幽綠的燐火吞噬,然他的動作卻未因此頓下,月槍於身側劃出一道銀弧,若夜穹那痕新月,亦若……死神奪魂的巨鐮。 sh}=#eb  
  根本不是他的對手……被派來圍殺黃泉的眾人心中,不約而同的浮出這樣的想法。且他們此時此刻才知道,自己並非是來刺殺天都戰將,而是被拿來當作測試對方實力的犧牲品。 )e9(&y*o  
  淡色的眸映著這些人剎那間錯愕的神情,移動的速度則不減反增。羅喉只派他前來赴戰,不曉得是極為認同自己的實力,或者,天都媕Y盡是一堆無用的垃圾。 (sO;etW  
  思及此,綴上幾點絳紅的薄唇不禁挑了抹陰冷的笑,冷月銀槍,傍著夜風迅疾斬下。 r6 ,5&`&  
  濃重的腥撲鼻而來,然白皙俊容上卻滴血未沾。他側過身,衣擺隨著勁風揚起。銀槍自後拽出一條長長的血痕,一連串的血珠子甩落地面,即刻被褐黃的土地全數吞收。 7Y @ &&  
  月光拉長他的背影,在此之後,血海一片。 X,x{!  
  黃泉銀槍負背,佇立在這片血海末端,仰臉,遙望著天。腥風掃刮他的側顏,亦也意外攪動他的心。 =wU08}  
  這陣腥風,讓他想起了一個人,一個和自己有相同目的,卻是個不自量力的笨女人。 /$WEO[o  
  「這……就是現實。」左手輕輕一揚,掌中央捧著一簇忽明忽滅的幽火。 Aq QArSu,  
  「無能的下場,只有一個字……」火滅。 v?!x,H$Qd  
  死。 \|DcWH1  
   &c ayhL/%  
  * a,M7Bb x  
   O)`R)MQ)  
  月升中天。 GJ ZT ~  
  歸來的路途上杳無人煙,惟有秋風掃過林葉,在起了薄霧的道上盤旋飛轉。急走的黃泉瞳中映著盤轉飛舞的秋葉,腦堨蝷]轉著那揮之不去的纖瘦身影。許是因為方才那陣腥風,又或是方才那些黑衣人的身分。雖是欲作污陷的粗糙偽裝,但這點可以好好利用。他想再看看那女人的臉上,聽到他把那四字說出口時,會出現甚麼樣的表情。 OPBnU@=R  
  不自覺唇角勾起了笑,半晌,黃泉臉色微怔,指尖擦過自己略顯僵硬的笑容。 M<~z=B#  
  ……甚麼時候,他竟會在那個女人身上留了這麼多的心。是在入貢時、塔樓下、正殿前……或者,幾日前的赩窗底下。 h+CTi6-p  
  想起那些與她接觸時的記憶,黃泉臉上僵直的笑,突爾又綻。 :s$ rD  
  即便對她的無知、天真及莽撞嗤之以鼻,但他都能確信她是除了羅喉以外,能讓他在天都起興趣的女子。不僅僅是他們兩人的目的相仿,在她身上,他感受得出他們兩人有些相似,但真正使他有興趣的,是她與他的截然不同之處。尤其是她的表情,那樣擁有豐沛情感的表情,是他長期生活在陰影下的他所不曾擁有的。 q* ?LXKi  
  在那張俊俏的臉容上,沒有面具。 RBwI*~%g{  
  因為她真。 2^Q)~sSf9  
   ISa2|v;M  
  黃泉停下腳步,細長的眸,望向被暗雲遮掩的月。 ,>`wz^z  
  其實他到現在還無法明暸,那夜在紅窗底下為何自己會吻了她。以往女人對他來說,從來只是縱慾的工具,況且玉秋風比那些他曾碰過的煙花女子更無姿色,即使他對她的人感興趣,卻沒料到自己一抱上她那看似堅強,實際上卻是十分脆弱的身軀時,會如此情不自禁。那種感覺他不曾有過,就好似被她下了蠱,讓他無法正確的思考。情慾一下自心頭湧出,使他無法自拔地強吻了她。 ^yu0Veypy  
  其實當初他只打算以指侵犯,吻這種事是他從來都不曾想過的,男女交歡之事並不需要真正的情感,只需最原始的慾望。 K.",=\53  
  然而吻不同,至少對他而言,不同。 *s S7^OZ*  
  那是最能貼近心的觸碰。 ; R&wr _%  
  她的唇沒有溫度,許是因為恐懼的緣故,他記得他吻她時她的唇輕輕顫抖,與她刻意武裝起來的性格相反,那唇似花瓣一般脆弱,堪不起他人蹂躪。 E Rqr0>x  
  他也記得他鬆開她時她臉上的表情,那是他不曾見過的,那雙藍眸似是羞憤,似是困窘,似是憐憫,又似燃起危險的慾火。 arrNx|y  
  當他感覺到她的手觸上自己時,他還以為自己會被那樣的觸感化去。她的手和她的唇一樣,軟柔而無溫,但卻給他一種難以言喻的心安及……不曾有過的情慾。若非當時他的唇因她染了腥,讓他保持一點理智,否則他定無法克制自己,將她吞蝕殆盡。 j0Kj>  
  那夜過後,他不只一次在夢中侵犯她,看到她那潔淨的下身漆上和那窗櫺一般的腥紅,看到她那張泛起春潮的臉上沾滿受辱的淚水,看到她用著那雙不肯承認慾望的眼,惡狠狠的盯著他,說著:「去死。」 iaLsIy#h  
  在他的生命堙A這兩個字他聽了不上萬遍,但在這樣真切的夢境堙A他卻愛上了她咬緊牙、喘著重息、竭盡氣力地朝著他說出這兩個字。 go@UE2qw  
  但在那之後……她那張染血的柔唇,似乎又開口道了些甚麼,然黃泉卻總在夢醒之後,記得不清。 xCEEv5(5  
   M`9qo8zCi  
  耳邊再度傳來風聲,那是屬於秋夜的風聲,聽來格外蕭索。風中帶來夜花的芬芳,黃泉卻嗅得出這其中,有她的氣息。 co|jUDu>W  
  當他抬起臉,目光放望遠方。蒼茫的月色下,那抹典麗的紫華,就在池畔旁那叢野生的月下美人旁。 a:XVu0`(  
  花如其名,人如其花。而性命,皆稍縱即逝。 OgY4J|<  
  湛色的目光幽幽望看眼前那一叢又一叢的曇花,經夜風一擾,透明色的花瓣即刻凋落滿地。玉秋風握著入天都後不離身的短刀,刀已出鞘,映著月色,反射出的陰冷的刀光,正落在她那白得幾盡透明的頸脖上。 w\:-lXw  
  兩人幾乎是同時動作,就在刀身即將朝內抹去之際,銀槍就在下秒橫擋在刀與頸項之間。月刃上映出玉秋風略顯詫異的容顏,握著刀的手禁不住一顫。 }'b 3'/MJ  
  「你……」 ?76Wg::  
  「想死麼?」富有磁性的嗓從旁遞入,那樣柔聲中卻帶有鄙夷的話語,令玉秋風感到一陣惡寒。 o6 'I%Gs  
  玉秋風俐落地收起短刀,目光自仍架在自己頸上的銀槍,她轉身而望。藍眸底映著的,是銀袍上濺了幾些血汙的黃泉。 7*r Q6rAP  
  原有的花氛染上了腥味,使得那對柳眉輕微一挑,玉秋風昂首,目光如炬。「你,殺人了。」 P|!GXkS  
  「想知道我殺了誰麼?」他笑了,那張染著月色的唇,富有饒興地笑了。 " 2Dz5L1v  
  杏眸瞇成一條細線,而就在此時,黃泉的手已經探至她面前,輕輕勾挑起她的下頷。「想知道麼……」 26G2. /**<  
  「沒興趣。」 1y2D]h/'  
  「嗯……如果我說……」他的薄唇宛若月彎,然玉秋風卻覺淂愈看,愈向死神鎖命的勾刃。 \3-XXq  
  她總覺得她會知道接下來會從他口中聽得甚麼樣的話語,再對上他的眼神後,忍俊不住地駭了一口氣。 'nz;|6uC  
  玉秋風欲向後逃開那道陰鷙的視線,未料他卻緊緊掐壓著她的頷首,指尖撥弄她的唇瓣。 V}. uF,>V  
  「你……」「是天下封刀……」 AE={P*g  
  她對這四字果然有了反應,在黃泉含笑的眸底,映出那張逐漸變了臉色的容顏。 w9rwuk  
  「少了你的三大名流,以及……」他湊近她的耳邊,熱氣隨著染血的花香撲來。「左護法御不凡。」 @{iws@.  
  瞬間,那柄鍍了月色冷光的短刀擦過黃泉咽喉,壓低身段的玉秋風蒼白著一張臉,泛白的唇間低喘著氣息,模樣甚是狼狽。她不相信黃泉方才所言,她相信她的夥伴以及兄長的實力,即便黃泉是天都內最強的戰將,也不可能如此輕易地就葬送在黃泉的槍底下。 puF'w:I (  
  然而此刻她的表情卻遲疑了,泛著幾許濕霧的眼,用著憤怒及迷茫的視線,盯著近在眼前的黃泉。 WS/^WxRY  
   /`Yy(?,  
  「怎麼,一聽到這些人,妳就無法像以往那樣從容不迫了麼?」黃泉調笑道,似對自己頸上開始滲出的血痕毫不在意,銳利的眸緊盯刀柄上那只顫抖的手。 w},' 1  
  「天下封刀送來降書貢品,表面上臣服天都,實際上卻派人來試探天都戰將的實力。」黃泉說著,抹開頸上的血漬,「呵,他們打從一開始就不曾指望過妳們。」 l"5$6h  
  「我……不信……」她虛浮著嗓,艱難道。 0#pjfc `:  
  「可是妳的表情信了。」他哂著,慢慢欺近玉秋風,玉秋風雖然手中有刀,卻是被他的氣勢節節逼退。「我說過,妳瞞不過我。」 A{iI,IFe  
  「你……」明顯看到那雙藍眸開始溢出暗淡的光采,而握著刀的手也顫得愈發不穩。黃泉清楚,她的心已經開始動搖。 *%l&'+   
  「這樣,是否讓妳更有自盡的動力?」黃泉哼了聲,表情滿是不屑,「若非方才我出手制止,恐怕此刻此刻的妳早已成花下一縷幽魂。」 "nPmQ  
  「你又懂甚麼了?」面對逼近的黃泉,玉秋風連連倒退,精巧的紫繡鞋踐踏底下片片曇花。 F1J Sf&8  
  「懂甚麼?我又需要懂妳甚麼?」 J]UlCg  
  「我也不奢望你懂我。你……」玉秋風咬緊下唇,柳眉蹙成一團,「……你毀了我的貞潔!」 S~d_SU~>`  
  「妳為了妳的貞潔就甘願赴死?妳當初的決心跑哪裡去了……」一道掌風自臉龐擦過,一道刺目的血痕,即刻浮現在她慘白的肌膚上。「別用如此膚淺的態度來看待這件事,暗殺並不是妳這種小女娃玩得起的。」 pi sk v[  
  「你……」玉秋風啞口無言,發白的唇幾經開闔,卻是甚麼也道不出口。 9!b,!#=  
  他說的不錯,然而,也有些話他卻說錯了!她的確是為了自己的貞潔!但,那是因為她還未成為羅喉的女人,就被眼前這人侵犯,往後她要拿甚麼當作接近羅喉的籌碼?可她不曉得為何語塞,她說不出口!她說不出口方才持刀的動作並非是要自盡,而是純粹想發洩內心混亂的心緒……因黃泉而起的心緒! j/4N  
  「既然妳想死,既然妳要為這種事放棄刺殺羅喉,那麼在妳死前再來一次,那也無妨罷。」 ^. 5 L\  
  玉秋風還沒弄清黃泉此話何意,右手頓時一輕,回神來時,她的刀已經飛到幾呎遠的蓮池岸,而自己,則被黃泉壓倒在滿是曇花的泥地之上,弄得滿身花氛。 C7[ge&  
  
對不起!您沒有登錄,請先登錄論壇.
>^LVj[.1  
  「妳知道麼?方才那才是真正的妳……」黃泉的嗓音自耳盼傳來,而後在她臉上的傷口,印了一個濕黏的吻,而後那道傷口,便隨著他的唇離而自動癒合。 !8yw!hA  
  玉秋風沒有氣力反駁,亦也不想理會他,只能順著視線瞪著前方,瞪著那些被黃泉扯下的殘破衣物。 b#bdz1@s  
  突爾一個力道將她翻回正面,她恨恨地瞪著近在眼前的黃泉,卻又因為他露出了那種表情,選擇別開視線,不忍再望。 vCyvy^s-I  
  「……若你只是不想讓我接近羅喉,何不就一槍讓我死,為甚麼要三番兩次的羞辱我?」她提起氣力,咬緊唇口,低聲道:「為甚麼要這樣對待我?」 TC[_Ip&  
  黃泉沒有答話,只是用力捧著她的臉頰,雙眼就像是盯著獵物般盯著她瞧。揪著一顆心的玉秋風知道他的慾望仍在,面對這樣陰晴不定的他,等會突然就進入她的體內也說不定。 dya]^L}fL  
   ZKzXSI4  
  「……有些事,就算是妳有決心,沒有能力,永遠也無法達成。」修長的指撥開她的亂髮,將她的臉完整映入他的眼簾。 e:hkWcV  
  「只要一死,就甚麼也沒有了。妳懂麼?」 &,4]XT  
  「你……你不是一直很想要我的命?」「別用妳的思考模式來揣測我的想法。」 ;F9<Yv  
  「這句話,我原封不動的還你。」玉秋風恨恨道,「你少自以為是的說能看穿我的想法,你根本就不瞭解我!」 yn<H^c  
  「妳想法單純,不只是我,羅喉也猜得到妳的心思。妳自己也清楚,妳……」 NsJt=~  
  一道熱辣的觸感從他的面頰生出,黃泉愣愣地看著眼下的玉秋風,再看到她半舉在空中的手,這才明瞭方才究竟發生了何事。 4J0{$Xuu 0  
  「為甚麼要這樣,你究竟為甚麼要這樣!污辱我!羞辱我!還殺了我的兄長,我的同伴,你這個混帳,天殺的混帳……」 @/*{8UBP  
  藍眸凝著她的臉色猙獰,明明那雙杏眼無淚,發出的嗓音卻是濃厚的哽咽。黃泉皺起眉頭,下意識去按住自己的左胸。 Gc>bli<-  
  這種椎心之痛,是因眼底的她而起的麼?黃泉自問,卻不願下想。他一把拉起玉秋風,玉秋風卻在此時撲上前去,張口狠狠咬了他的肩頭。 @GqPU,RO  
  黃泉不避,任憑她張口用力嚙著自己,直到白色的布料沾滿怵目驚心的血跡。 *T"JO |  
  「高興了麼……」 n"vl%!B  
  「可惡……可惡……我不會死,我會完成任務……一定可以,一定可以……」 wNL!T6"G  
  所以,不要捨棄我,你們不要捨棄我…… K]' 84!l  
  這次,他終於聽到了哭聲,淒厲的慘哭聲。 vzJ69%E_  
  黃泉仰起臉,用力地將瑟縮成一團的玉秋風按入懷堙A讓她的指尖,掐緊他的胸膛。 t1?e$ s  
  他說了謊,一個很簡單的謊。 `)e;b LP  
  可是她確信了她的謊,還因此崩潰痛哭。 s^ rO I~  
  他感受到了一股難以言喻的報復快感,報復這個思想單純的小女娃。 `}.K@17  
  但他亦感受到一股強烈的痛楚,痛得他無法言語。 In^MZ)?  
  這是甚麼情感? I"Y d6M% ;  
  抱著她的黃泉沒有答案。 _a@&$NEox  
   *@o@>  
   IGv_s+O-*  
   GY<ErS)2  
   JL $6Fw;  
   ozH7c_ <  
  待續_ 4O_z|K_k|  
   r9z_8#cR   
  折騰了一個禮拜的02回∼寫的過程中真的超想惡搞的(爆) ,\!4 A  
  例如這句「你就放聲的叫罷。」一開始新注音打出來的是→「你就放生的叫爸。」讓我笑了好久XDDDD所以說其實這兩隻還是適合搞笑的(爆) HmKvu"3  
  然後黃泉不得不說真的是惡劣到不行啊∼後來讓秋風妹妹賞了他一個耳光!嘴巴太壞了wwww IK5FSN]s/  
  最後秋風妹妹崩潰那邊我自己寫自己被打到,嗚喔嗚喔∼∼∼ 44FK%TmtF  
  那就先降∼咱們03見OuO/

羅楓妍★ 2010-09-19 01:43
哦哦哦  說真的我有等 WWWW 6-va;G9Fc  
嗯嗯嗯... 越來越刺激(咦 /]%,C   
如果再做那檔事 秋風說:「爸~爸...」 {:m5<6?x)  
不管是黃泉或夜麟   臉上一條線立即浮現   G~_5E]8  
是說 謝謝司馬姊姊的幫忙////// x&sT )=#  
讓我可以看到銀虹(羞/// 4 q}1  
MUAMUA 謝謝唷:">

司馬俟桓 2010-09-19 19:15
咦--等什麼?等文嗎(慚愧慚愧 &N1C"Eov?  
對啊!光想到「叫爸」的畫面,整個就不糾結、反而很搞笑了(銀槍捅) lMAmico  
pC(AM=RY!  
呵呵^^∼不謝不謝!重點是要推廣愛嘛ˇˇˇˇ

水玲兒 2010-09-19 20:27
黃泉一找到機會就欺負秋風,似乎是接受羅喉指派任務外,最大的樂趣。從02這一章裡,我又發現黃泉的惡劣,他已經跟不少的女子發生關係(照著原始的慾望) ,秋風在他見過的女子中,竟然沒有姿色 ,只是單純的想捉弄她,這是他刻意忽略心底異樣的感覺,而有的想法,那一個他不清楚的情愫又是甚麼? G+4a%?JH  
QNFA#`H  
秋風因為黃泉的撫觸,讓她失去貞潔,竟想自刎謝罪。在她單純的想法裡,以為自從進入天都,身心與貞潔只能屬於羅喉,沒想到卻被天都的登徒子捷足先登,讓她失去親近羅喉的機會,無法完成任務,實在無顏見江東父老。黃泉出手適時,阻止秋風做愚蠢的傻事,這值得稱許。只是~總是刻意掩飾情緒的他,正經話沒幾句,又再度拐彎,以惡劣的謊言刺激秋風,徹底擊潰秋風的心防,讓她以為自己被天下封刀拋棄,她的親人,朋友全被他所殺,他讓她成為與她同一種人,孤單寂寞的人。秋風崩潰了,所有偽裝的堅強,被黃泉的一個謊言徹底擊潰,她顯出了脆弱不堪,喚起黃泉對她的不捨。我認為黃泉說的反話和謊言,是為了完全阻絕玉秋風輕生的念頭,告訴她羅喉早已經知道她的目的,是為讓她不要再舉妄動,枉送性命。立意良好,只是反話讓天真的秋風,完全在狀況外。自己造的孽,就要自己收,讓秋風妹妹放聲痛哭,就得哄她破涕為笑,使出渾身解數吧!(咦...黃泉做得來嗎?挺懷疑的,會不會讓秋風越哭越厲害) OH5 kT $  
$>'}6?C.  
不知道阿桓想在黃泉身上寫出何種不為人知的故事,只是如此複雜的夜麟,單純的秋風真能扶持他走出過往?或許黃泉所缺少的就是一份純真的依戀,而笨笨傻傻的秋風正是符合這一個特質。

司馬俟桓 2010-09-23 07:57
是啊是啊...而且還是"惡意"的欺負,真的是很"夜麟"啊~(咦)不過最初的本意還是好的,只是可能就連他自己都不知道他的所作所為是"好意" Oz^+;P1  
噗XD正所謂「男人需要女人」嘛~黃泉會這樣也是正常的,就我自己的感覺,黃泉好歹也活了很久了(在霹靂裡,年紀是浮雲啊∼),多少也會碰過女人的 8"wA8l.  
說秋風妹妹沒姿色,這個嘛∼∼畢竟煙花女子可是經過精心妝點的,不過秋風妹妹自也有她的美∼只是黃泉眼下只有捉弄和慾望啊∼原始的慾望啊∼∼∼(爆) Gcg`Knr  
\^EjE  
正經的話眉幾句←我又笑了XD 黃泉好像永遠都擺脫不暸這句話的糾纏啊∼∼ R8EDJ2u#  
秋風妹妹真的很容易狀況外,因為想法不夠深沉,所以很容易遭人擺佈啊∼ s .^9;%@$J  
自己造的孽自己收XD不過對這篇的黃泉而言,好像真的有那麼點困難啊∼ yHQ.EZ~%  
我也覺得他只會讓秋風妹妹越哭越厲害,肯定又會動手動腳之類的(噴) ;knSn$  
[rTV)JsTb  
黃泉身上不為人知的故事啊∼∼我怎麼覺得我好像只會寫他一直欺負秋風妹妹(爆) +x G](?  
是啊!一直以來活在幽暗之處的夜麟,所需的就是這樣一份純粹的情感吧ˊˇˋ

司馬俟桓 2010-09-25 18:51
03、 hHg g H4T  
nSow$6T_  
  丑時十分,天都大殿一片漆黑。一臉心事重重的黃泉足踏階梯,步上平台時,四周圍的宮燈瞬間一亮,對此黃泉並不意外,目光冷冷望往正前方。垂掩在前方御座的紗幕隨著夜風輕輕搖擺,在黃泉目光望入時,自動向一旁撤去。 :^s7#4%6  
  御座上,那道彷若與黑夜融為一體的幽闇身影,緩緩現出了形跡。 Y1'.m5E  
  「你回來了。」 wW<"l"x,  
  黃泉無話,眼望著羅喉自御座起身,步向自己。 PHK#b.B>a8  
  「這種時候在這堥ㄗ鴔A,真令人意外。」黃泉側過身,避開羅喉尖銳的目光。 t? A4xk  
  不曉得為何,他總覺得羅喉定是知道稍早前,他在蓮畔的所作所為。 7gMtnwT  
  不過知道又如何,不知道又能如何?對羅喉而言,那女人從來就不曾掛記在他心中,即使被他的部下玷污,只要事情不鬧大,他肯定不會多做阻撓。 g Oj5c  
  可惜的是,黃泉這次似乎想錯了。 sKuTG93sr@  
  「為何這麼做?」 j>Z]J'P  
  「何意?」 `eWc p^|  
  羅喉站在他的側旁,意謂深藏地看著他的側顏。「為何要欺騙她。」 ?iLd5 Z  
IeB6r+4|  
  「哈。」黃泉輕哂,然臉上卻無笑意,「你在意她?」 U>+~.|'V9  
  羅喉並無表示,僅僅轉了話鋒:「你不該用這種方式令女人屈服。」 Crhi+D  
  「喔?甚麼時候偉大的武君,也扮演起這種角色了。」黃泉說得頗有饒興,只是話中諷刺多數,「這種無謂的同情心,還是免了罷。」語畢,黃泉騰開衣袖,轉身欲離。 y9L#@   
  「吾並非同情她,」羅喉凝著他的背影,道:「而是你。」 {~^)-^Wt:  
  「我?」黃泉停下腳步,眼角餘光瞟向後頭,「為何同情我?」 e] K=Nm  
  「你心知肚明。」 iW}l[g8sw!  
  「你又能猜到我的想法了?」 xN m32~  
  「你的心思全寫在臉上。」羅喉淡道,「活在虛偽及謊言之中,值得麼?」 B -~&6D,  
  黃泉隱隱動了怒火,羅喉這一席話牽動的不單單只是關於玉秋風的情緒,還有親人、族人,以及他的整個人生。 qZJ*J+  
  「那是我自己的事情。滄海平那些人的把戲,用不著我多說了罷。」黃泉咋了一聲,踏著極快的步伐離開。 e^NEj1  
  我才用不著滅族的仇人來同情我。黃泉緊抿下唇,心中忿恨。 V0Z7o\-J  
  他自己的事,他最清楚。 daIL> c"  
   yJ8}*Gj&  
  赤眸映著黃泉有些狼狽離去的背影,半晌,羅喉轉身,宮燈遂滅。 VMIX$#  
  只餘唇口那一句:「當局者,迷。」 @7s,| \  
   #a |ch6B  
  * paNw5] -  
   }=hoATs  
  幽香四溢的少女廂房,僅留一盞殘燭,燃燒著微弱的澄紅火光。 <i'u96  
  夜風一來,擾了燭火,亦也擾了映在牆面上的纖細人影。 o~x39  
  玉秋風此時坐在床舖上,雙手環緊併攏的雙腿,乾澀的雙眼怔怔地望向前方。 Px#QZZ  
  這樣不成眠的夜,究竟過了多少天?玉秋風自問。 9V;$v  
  這些日子以來她都把自己鎖在房堙A連那扇紅窗她也不去了,這讓兩位刀衛很是著急,卻又不知其緣由。求助過武君,得到的確是模稜兩可的答案,只因約聽得出,他們的小姐今日會如此,肇因於天都內的某一個人。至於是何人,兩人就毫無頭緒了。 d%lHa??/ h  
  玉秋風清楚她們有這樣的反應實屬正常,但總不能把最近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告訴她們。除了不想讓他們擔心自己外,更是預防隔牆有耳,倘若遭到玷污這件事傳到武君耳堙A那她將來在天都根本就無立足之地。  l}0V+  
  玉秋風將臉埋入雙膝之中,肩頭止不住地微微顫抖。 7p.h{F'A  
  除幼時失去母親、及前些日子決定入天都後,與父親及兄長道別外,她從未有如此強烈的情緒。那個人,殺了自己的兄長和夥伴,又三番兩次的羞辱自己,玉秋風隱隱覺得他皆針對自己而來,但卻想不透他為何如此,他與她素昧平生,入天都前也僅在戰場上碰過一次,就算他知曉自己的真實身分那又如何,他大可一槍讓她死,為何像是在玩弄獵物般百般折磨她? ls24ccOs  
  玉秋風鬆開雙手,無力地癱軟著身,倒入一片凌亂的床褥中,烏黑的秀髮如水花披散了開。而那雙早已無淚的眼,怔怔地凝著上方天井。 -#wVtXaSc  
  雖然她應該為兄長及夥伴的死而痛心,可是不曉得為甚麼,她的思緒卻全圍繞在黃泉身上。玉秋風一直清楚那日在窗下,黃泉強行以指侵犯她之事羅喉肯定知曉,原本她以為那日過後就會有懲處下來,然而她等到的,卻是黃泉的另一次侵犯。 lW$&fuDHF  
  腦子裡不斷盤桓著的,是他白皙俊美的容顏,是他低沉沙啞的嗓音,懾人魂魄的氣息,是他蠻暴卻又溫柔的觸撫。 f5aF6FBH  
   :@ E1Pun?  
  
對不起!您沒有登錄,請先登錄論壇.
8b(1ut{  
   +^*5${g;@H  
  「啊……」 _@!QY   
  到底在做甚麼!她到底在做甚麼!!!!! 3kiE3*H  
  方才腦裡一片空白的她,瞬間塞滿了各種異樣的心緒,她咬緊牙,痛苦地別過臉,沾了稠液的雙手揪緊深下的床褥,只是這樣的動作,讓她意識到自己凌亂的胴體,上頭還殘有自己手指的抓痕,以及銀亮的體體。 +`*qlP;  
  顫抖的貝齒嚙著的下唇已經滲出血絲,玉秋風悶著瀕臨混亂的嗓,猛地坐起身,亂髮披散在那散發出誘香的胴體上,更添媚惑。只是現下只有她一人,而她,方才竟是幻想著被黃泉侵犯。 ySQ-!fQnP  
  她竟然會想這種事情!在這種時候,她竟會對仇人興起這種污穢的幻想,而且還動了手……她從未真正體會過對異性那種愛慕之情,更枉論男女間的歡愛,因此亦不曾這樣愛撫自己的身體,竟會因此人……不用說別人,她自己都無法原諒自己! rg5]`-!=  
  玉秋風將那些沾滿自己體液的床褥全扯作一團,憤而扔至床下。藍眸映著那些被褥,方才那些的畫面全都一擁而上。 #*$_S@  
  「唔……」清麗的五官在那張慘白的臉上扭曲成團,坐在床榻上的玉秋風縮乘一團,全身不斷發出劇烈的顫抖。 I f3{E  
  她不懂,她真的不懂。 (/U)> %n  
  為何是他,為何會是他…… c6,s+^^  
  然而,她越是這樣想,那人的一切越是在她的腦中揮之不去。愈是不承認自己的感覺,就愈是強烈記憶下來。 VW9>xVd4  
  「可惡……」 #0bO)m+NZ  
  緊緊閉著的雙眼,在染血的唇瓣傳來這樣破碎的話語時,緩緩地,滲出了心緒混亂的清淚。 3vdu;W=Sz  
   2.LJp}>  
  * o)%-l4S  
   @S}/g/+2  
  適才下了陣大雨,而今夜色慘澹,不見月亦不見星。 f]tv`<Q7  
  秋夜的風撫過院內林木,受風的枝葉摩擦發出沙唰聲響,晃動的樹影落在積水的泥地上,形體斑駁。 ;&Bna#~B  
  來者後杓的紫色髮帶隨風翻飛,腰間紅劍上的流蘇亦也揚起,黑夜下,那張蒼白的臉容顯得更加鮮明,如同潛伏在暗處的貪婪之鬼。 7fju  
  冷吹血踏上短梯,上了長廊,拐過一個彎後,在一扇桃花木製的門前停下腳步。 ME$2P!o  
  他舉起手正準備叩門,房門卻在此刻敞了開來。站在門首前的,是僅在褻衣上多披一件衣物、面無表情的玉秋風。冷吹血瞬間一怔,雙眼不曉得該往哪擺,不過趨於本能,他還是在她那若隱若現的胸前流連一陣。因此他也注意到,在那片如雪般的體膚上端,留有一點又一點已快褪去的火色痕跡。 p)B33Z zC  
  眉宇略略挑起,玉秋風身上那些是甚麼他自是清楚,只是照推論來說一定不是武君留下,其他人皆知她是武君特別留下之人,因此無人能碰。唯一可能的人選……就只有敢當著武君的面,調戲她的黃泉。 wMb)6YZ s  
  「有事麼?」玉秋風低聲,語氣無抑揚頓挫,不曉得是否是光線的關係,冷吹血總覺得她的眼睛黯淡無光。 8 !4~T,9G  
  「……明日卯時,武君要妳到大殿去一趟。」 :}y9$p  
  「……是私事?」玉秋風揚起眉,眼底多了幾分神采,這讓冷吹血看得莫名,常人說女人變臉變得極快,果真如此。 $#%U\mI z  
  「我想……應該不算。」 4_PCq Ep)  
  聞言,玉秋風的臉立即沉下。 f64(a\Rw!^  
  而此時冷吹血的眼神仍無法控制地窺視她的臉顏,而後下移至她半掩的姣好身段。 l0gY~T/#3  
  他嚥了口唾沫,開口說話的嗓音有些沙啞:「妳……身上的那些……」 d<Ggw#}:m  
  「!」原本有些慵懶的藍眸猛地一瞠,眼波瞬間激起慌亂的波瀾。玉秋風像是遭遇到甚麼令她恐懼的事物而面露驚惶,蔥指立刻揪住被在肩上的外衣,試圖遮掩那些未褪的吻痕。 EL^8zyg%%  
  正當她一手想掩起門,冷吹血卻是快上她一步,先以腳扣住縫隙,接著抓準時機滑進少女閨房。 v(DwU!  
  玉秋風瞠著一雙藍眸,睇著眼前這個不請自來的男人,內心不由得一陣慌亂。 {<qF}i:V  
  「你做甚麼!?」玉秋風盡量保持冷靜地開口,然而有了黃泉這個例子,致使她對天都內的男子都存有戒心。隨身短刀如今已出現在她的胸前,冷冽的刀光,映著冷吹血有些錯愕的臉容。 I2f?xJ2/Z  
  其實冷吹血他也只是下意識反應地扣住門板,然後再順勢入了她的房,雖身為男子那份遐想他還是會有,但實際上並沒有想去實行過。 x_*%*H  
  然當他的目光落在她身上那些吻痕時,心中又傳來了惡魔的言語──「既然都被武君以外的人碰過了,那麼自己碰了也無妨罷?更何況……又是搶了自己位置的那個黃泉……」 pzp,t(%j  
  遭到的羞辱、以及本能的慾望高漲,冷吹血收起困惑的表情,轉而變得陰險。 CuH2E>wz  
   <W>++< -  
  「妳被人碰過了罷。」 )Im3'0l>  
  「出去!你出去!」玉秋風尖著嗓,欲作大喊,冷吹血卻是一步向前,以手捂住她的絳唇。 M!1U@6n!=)  
  「是黃泉?」 F{<5aLaYti  
  冷吹血一語道破,而玉秋風也不知該做掩飾,臉上所流露而出的表情,立刻證明了一切。 N XpmT4  
  「妳知道妳是武君特別留下的女人麼?」冷吹血冷笑,目光趨於狠戾,「這麼不知檢點……」 +nZUL*Ut/  
  「唔……」他的手輕撫她的纖頸和鎖骨,那種觸感令玉秋風瞬間起了極其強烈的厭惡之感。怪異的是當她被黃泉觸碰時,雖然她自認那些也屬厭惡,但卻不像冷吹血這般讓她作嘔。 5%*w<6<_z  
  玉秋風面容一凜,使力掙開冷吹血的雙手,短刀立馬朝著他揮砍過去。冷吹血輕易避開,一掌在側身時扣住她的腕,力道之大,讓她痛得震落手中的護身短刀。 BZK2$0  
  冷吹血待要發話,玉秋風的左手立刻發掌擊去,這回冷吹血反應較緩,即被她的掌勁印上,一個使勁地撞上牆面。 xJ{_qP  
  玉秋風回身拾起掉落的短刀,欲往門口的方向離去,然而冷吹血卻立即起身,迅身至門首前,擋住她的去路。 C{ EAmv'  
  「想逃去哪堙K…妳這個蕩婦!」滑出血絲的唇角,挑起極為輕薄的惡笑。 :.k ZR;  
  「你……」玉秋風發現此時的她,全身上下都在顫抖。這人……這人他甚麼都不知道!憑甚麼這樣說自己! `vd= ec  
  「讓開!再不讓的話,就休得怪我!」玉秋風壓低身端,短刀刀尖直指冷吹血。 "#yJHsu]  
  「哼!少在那裝清純了,如果不想,那麼為何當初被黃泉碰的時候,妳沒有用武力掙脫?」 ,~COZi;R.D  
  這句話,同時也問進玉秋風的心坎堙C其實她事後回想,黃泉在羞辱她時,明明就有許多空檔能讓她逃脫,而且那些空檔還做的相當刻意,就好像是黃泉特地為玉秋風留了後路一樣。可是她卻沒有逃離他,她雖然掙扎,然而只要她稍稍用點武力,應該就能從他身旁逃脫,可為甚麼她卻沒有這樣做,就這樣被他的手擁抱、被他的唇親吻,被他的指蹂躪…… Mi+H#xx16  
  冷吹血看準玉秋風瞬間的失神,一把將她抓入懷堙A另手立刻扯破她單薄的衣裳,雪色的肌膚立刻暴露出來。 )VSwT x&  
  「放開我!!放、放手!」玉秋風在他懷中使勁掙扎,然冷吹血的氣力卻大得她無法動彈,他將她按上門板,眼看唇就要貼了上來,這時廊上傳來急走的聲響,讓失去理智的冷吹血瞬間回過神來。 jjRUL.  
   >nzu], U  
  「小姐!」 cvnB!$eji  
  「小姐!發生甚麼事!?」 +Y}V3(w9X  
  殘霞與映紅兩人慌慌張張地趕到門首,當她們推開門時,只看到一身凌亂的冷吹血,以及被撕破裳衣的玉秋風。兩人臉色瞬間大變,紛紛抽出預藏的短刀,直指愈要薄倖玉秋風的冷吹血。 L*h{'<Bz  
  冷吹血冷冷一笑,按住腰間紅刃,「還想說是誰,原來是妳們……反正妳們我都碰過,我不介意來個多人……」 >-.e AvD  
  冷吹血話未盡,耳旁便有道勁風呼嘯而過,當他回神時,左側臉頰已經劃出一道血口。 Z:*@5  
  他怔怔地看著,看著出現在殘霞和映紅兩人身後的那人,從原先的怔忡,逐轉厭惡。 5 c5oSy+  
  「你……」 Y4E/?37j  
  「滾出去。」黃泉說話極為深沉渾厚,空氣似也隨之震盪,震懾著當場每個人的內心。冷吹血原本想反駁的話全成了無語,只餘一雙眼,有些薄弱地瞪著他瞧。 +vW)vS[  
  「你……你動了武君的女人!」 o!OMm!  
  「我說,滾出去。」黃泉步至刀衛前,掌心多了團綠火。「你不想死的話,就給我滾出去。」 FS6<V0pil  
  「你……可惡!」冷吹血咒罵了聲,狼狽地逃出廂房。而黃泉同時也將兩位刀衛「請」了出去,房埵p今只剩立身在扇門前的他,以及跪坐在地、揪緊破殘衣物的玉秋風。 "T2"]u<52  
  廂房內氣氛微妙,唯一有的聲響,僅有自窗外吹入的冷烈風聲,以及玉秋風不斷隱忍恐懼的顫抖聲。 *>NX%by)  
  原以為黃泉會立刻接近她,然他卻僅是佇立在門板前,細長的眼瞳凝著瑟縮在地毯上的玉秋風。 k|vI<:'p,  
  良久,當他似乎想到甚麼可以說的話時,玉秋風卻先早他一步啟了口:「你來做甚麼……」聲音冰冷,卻仍可聞其中的顫抖,玉秋風說話並無看向他,藍眸含恨地睇著前方,「你以為沒有你,我就逃不暸麼?」 YAVy9 $N-  
  黃泉無話,然而過了幾秒後,他又幽幽開口:「我就是這麼認為。」 R\mR$\cS  
  「你們天都堙A盡是這種人……」她將頭深深埋入膝首,語氣怨忿,但隱隱夾帶憂傷:「為何碰我的不是武君,為甚麼……我只是要完成我應盡的事……」 R!(ZMRMn  
  「……說到底,妳還是只想被他碰。」黃泉說話的音量突爾放大,玉秋風聽得出來那其中隱含的怒火,且一發不可收拾。她還不及反應,就被一步前來的黃泉攫起,接著摔上一旁圓桌,上頭的茶具摔了一地,幾些碎瓷落到玉秋風身上,刮出不少紅痕。 U!(@q!>G  
  「唔……」 ~j>D=!  
  「妳就這麼想要羅喉麼?可我看剛才的情況,還是只是男人妳都可以?」 ~YP Jez  
  「不是!」看著步步近逼的黃泉,玉秋風的心異常涼了,她不解為何黃泉總要這樣曲解她的意思,他不是說他能看穿她的心思,那麼她應該能夠知道她想服侍武君,並非是要以情相待。 iD`d99f8O  
  黃泉面有慍色的臉就近在眼前,那雙細長的眼瞳堙A映著的是她蒼白到有些恐怖的容顏。 ^Hrn  ]  
  她發現他的手欲要碰她的身,便是用力拍開他的手。「……你出去!你也出去!你和冷吹血一樣,只因為我是女人就想玩弄我!」 G(iJi  
  「我和他不一樣!」黃泉壓抑著怒火,啞聲道,「我和他絕對不一樣!」他按著她瑟瑟發顫的肩頭,指尖深深嵌入她的肌膚。 Vw tZLP36  
  「為何我看不出來!你和他都……放、放開我……放手!」玉秋風身上僅存的衣物被黃泉全扯了下來,當他的唇正要覆上她的肌膚時,含有怒火的眼眸卻看到了那些殘留的吻痕。 h.eM RdlO  
  那些吻痕,是他所留下的。而且除了這些舊痕外,別無其他…… @I`C#~  
  赤色的睫緩緩垂掩,黃泉歛起臉容,凝著那些烙痕,良久,才仰起臉看向玉秋風,卻發現她那張死白的臉,如今掛滿了淚。 m2~&#c\  
    &;i "P  
  「妳……」 gF?[rqz{  
  「我只是想做好自己本分內的事情,我明明下了很大的決心,為何卻是這種結果……」 mLh kI!4[  
  玉秋風似乎並無意識到自己正在哭泣,只是咬緊牙含糊地說著,「我只是想盡自己的心力,不行麼……不行麼!?為甚麼你們都要這樣破壞我的計畫,都要這樣羞辱我!你告訴我、你告訴我!」玉秋風像是溺水之人尋得一塊浮木,緊緊抓著黃泉的肩頭,一雙破碎的藍瞳望著黃泉,眼一眨,流下的又是更多的淚。 uo\ . 7[1  
  「如果你識破我的身分,那就殺了我,為何還要這樣子對待我……」玉秋風靠在黃泉肩上,淚水沾濕了他的衣裳。 [XVEBA4GI  
  良久,隱隱聽到黃泉嘆了口氣,大掌出乎他自己和玉秋風意外的,輕輕撫上她的長髮。「……殺了妳,事情就會有轉圜的餘地麼?」 Fd]\txOXj  
  「反正你的手上,早已染了我兄長和夥伴的鮮血,不是麼……」玉秋風揪著他的衣物,痛聲道。 7c|bc6?  
  黃泉聞言,捧起了他那張淚水氾濫的臉頰,烏黑的鬢髮在他的指關間滑落。 dCyqvg6u  
  他瞇著眼,專注地凝視著淚眼婆娑的她:「那又如何,對我而言,妳與那些人無關。」 %`MQmXgM  
  「自私。」  hc#!Lv  
  「是又如何,在我眼中,妳就只是天都堛漱@名女子,名叫玉秋風的女子。」 qfY5Ww $8  
  「你到底在想甚麼?」 ncu`vYI.  
  「想甚麼?男人需要女人,這還用我說麼?」黃泉說罷,作勢要吻她,卻被玉秋風避了開。 >F1kR\!  
  「不是,你不是這種想法!要女人,不是只有我!」 M_v?9L  
  黃泉瞬間怔然,一臉莫名地瞪著玉秋風,而玉秋風也趁他鬆懈時,自他的臂膀中脫離開來。 ^G&3sF}  
  「總之,我不想再與你多做交談,請你現在立刻離開我的房間。」她以手遮著半裸的軀體,居高臨下地覷著坐在毯上的黃泉。黃泉仰著臉,細長的眸無語回望。 KmG  
  玉秋風被那道視線看得極不自在,轉身想從旁取衣物遮蔽自己的胴體,卻在下秒,被人自身後緊擁入懷。 }%b;vzkG5  
  「……妳說話時的表情,仍然藏不住妳的心情。」黃泉扣著她的肩膀,側過臉顏,在她的耳旁輕聲,呼出口的熱氣使得她的面頰登時起了躁熱。 dzLQI}89+k  
  「放開我!」玉秋風說著,使力想掙開他的雙手,卻被他有力的雙手圈得更緊。 7tUA>;++  
  「姑且不論其他,方才那件事,妳應該受了不少驚嚇……」 dr)YzOvba  
  「沒有。我說了,我自己應付的來。」 Zl 9aDg  
  「喔,可妳知道麼……」黃泉的指尖擦過她的臉頰,經過他這麼一觸撫,她才終於發現自己的臉上爬滿了淚。 ,B?~-2cCz  
  玉秋風啞口,匆忙打開黃泉的手,而黃泉就在此時將她攔腰抱起,帶往一旁的床鋪上。黃泉讓她平躺後,以掌心續了內力,開始替她身上的傷口做處理。玉秋風怔愣地看著黃泉的動作,看著他歛起臉容,專注醫治她的模樣,心中那股異樣感又再度湧現而出。 P-F)%T[  
  直到她注意到那雙細長的眼正在看她,她才像是做了甚麼虧心事辦慌張轉開。 --;@ 2:lg{  
  然而那道視線還在,那道黏膩且熱辣的目光仍在盯著她。玉秋風感到渾身躁熱,心跳得異常快速。 vEf4HZ&w  
  這堿O她的床鋪,幾日前她才在這張床上做出那種事……而現在他本人,就待在她的床上。那些畫面登時湧現,她看到她與他在凌亂的床榻上激烈相吻,兩人沾滿體液的肉體在床上糾纏…… L,y6^J!  
   ! cKz7?w  
  「好了……你……可以出去了……」她說著,明明該是命令的口吻,說來卻是嬌嗔。她意外,然而意外的時間不多,就被黃泉攬過了肩,一吻,即落,只不過那吻,卻是輕輕地印在她的額頭。 zp\8_U @  
  「你……啊……」 4tL<q_  
  他的吻沿著她的額首而下,吻著她微蹙的眉間,吻著她沾了淚水的眼瞼,吻著她的鼻樑,吻著她的鼻尖。熟悉的溫濕觸感讓玉秋風雙頰紅得更甚,兩人間略顯急促的鼻息在極近的距離下交換,他的藍眸交輝映在她的藍眸上,眼神好似要勾了她的魂般深邃。 QXCH(5as  
  「妳是我的……」薄唇在她的紅唇上,沙啞的嗓伴隨著吐息,吻遍了她的唇。玉秋風沒有反抗,亦或是無法反抗,因為她被他的一切深深迷惑,她忘了他對自己來說是多麼痛恨的存在,現在她的眼堙A竟然只看得到這樣對自己溫柔過分的黃泉。 u]}s)SmDk  
  他的雙手緊緊捧著她染滿紅霞的臉顏,溼熱的唇緊緊包覆著她,齒輕輕嚙著她的下瓣,趁了空隙舌尖便竄了進去。 " \I4u{zC  
  「唔嗯……」玉秋風沒有將他的舌推出,而是任憑他在她的檀口內恣意掠奪,攪翻著她的舌,掃過她的貝齒與芽壁,吮吸著她那略帶苦澀的黏稠口液。 n>@oBG)!  
  玉秋風自半眼的瞳眸看到黃泉緊閉著雙眼,認真且專注地親吻著她,期間還不失那股渾然天成的霸道,以及莫名讓她感到心安的溫柔。 21k5I #U  
  她的手不自覺地自他的胸口探出,緩緩地摟上他的腰間,臉顏一側,雖是沒有太多的回應,卻能讓他能更加深入地吻著她。 zdXkR]   
  舌尖牽出一絲絲銀線,伴隨著兩人急促的呼聲喘息。玉秋風柳眉緊擰,喘吟間仍可聽得到那聲聲喚著的,是黃泉的名。 OL4z%mDZi  
  亦是在喘息的黃泉亦是呢喃她的名,指尖摩娑過她染了銀液的唇後,再度覆上。 h-iJlm  
  兩人身形交疊,疊影映在一旁牆面之上。黃泉的唇吻上她的頸,吻上她的鎖骨,在那些舊的痕跡上端,再增新的烙痕。 3u%{dGa  
  玉秋風緊揪著床褥,感受到他帶給她的刺激及歡愉。然而原以為他會繼續動作,可他卻在她的胸前停了下來,細長的眸上望一臉迷茫的玉秋風。 \fr-<5w79  
  「……時間不早……該歇息了……」黃泉說罷,拉起一旁衾被替她蓋上,接著轉身下了床榻。 U,nEbKJgk  
  「你……」看著他的背影,玉秋風下意識地想喚住他,卻又發現自己喚了他後,似乎也無話可說。 X,9 M"E 2  
  「我今夜在這陪妳。」黃泉邊說,邊揀了個角落席地而坐。看到玉秋風臉上浮現略顯不安的情緒,便是一哂,「我不會吃了妳。」 u2 `b'R 9  
  「……滾出去。」玉秋風揪著被褥,垂首,小聲。 !i=nSqW  
  然而黃泉卻無回話,玉秋風從衾被中探出視線,才發現靠在牆上的黃泉已經將雙眼掩起,儼然就是不想再與她交談。 aF03a-qw<  
  「可惡……」 %Uz(Vd#K  
  這人真的是……徹頭徹尾的莫名奇妙。 oK 6(HF'&  
  而她自己,好似也跟著她的仇人起舞,變得愈發莫名起來……。 4CGPO c  
   2<M= L1\  
   6uKTGc4  
   M'_9A  
   q^6+!&"  
   6e7{Iy  
  待續_ LjV]0%j?r  
   Nj(" |`9"  
  有很多沒寫過的梗的一回(羞)包括秋風妹妹的自o,還包括登徒子二號冷吹血(爆) ,o]4?-  
  咳嗯,說實在話,這篇寫的不算卡,還有點嗨(小聲)我老早就想讓別人動秋風妹妹了啊!!!!!!!!!(銀槍捅)黃泉火大的樣子我真的愛死了!死醋桶!醋桶萬歲!(爆)不過也因為如此,把秋風摔來摔去可是不行的啊QAQ!! qKJSj   
  然後這兩人莫名的情感,連我自己都要莫名起來了(杯具)拜託……不要破十萬啊∼∼∼∼∼∼∼∼(掩面奔)

夜凰曉 2010-09-26 00:11
這樣的黃泉好吸引人 Rb\6;i8R  
1bGopi/  
更期待下篇 Wh&8pH:  
28 3 H  
j(~ *'&|(  
冷吹血真的是個王X蛋 !!!!!

eggtart 2010-09-26 23:49
呀哈哈~~這篇莫名的很歡樂呀~~(我是變態XDD) VN%INUi@  
冷吹血!你真是不要臉呀~~一個大男人竟然這樣欺負女人! _V\Bp=9W  
是說,黃泉好像也是這樣強要秋風妹妹的...... 6 PxW8pn  
沒關係!秋風妹妹已經漸漸淪陷了! 8uA,iYD  
真是大好呀~~(笑) ^Fn fJ :  
期待續唷XDD

水玲兒 2010-09-27 21:49
羅喉仍是那一個看得最清楚的人,在黃泉和玉秋風皆弄不清楚對對方存在何種情愫和想法時,她總是適時點破盲點,一句話就讓黃泉無法推諉,不得不正視自己到底對秋風安著甚麼樣的心。明眼人看得明白,聰明人一點就通,黃泉表現得不在意,但一句問話敲開他的心坎。
ZNx$r]4nF  
反觀秋風妹妹,全然不知何謂愛情,對黃泉的對待,始終看不明白,身陷敵營,必須處處小心謹慎,否則難以達成任務。如此環境,她無法如一般少女可以擁有夢寐以求的愛情,是那麼純粹,簡單,開開心心做個被呵護,被疼惜的幸福小女人。因為刺殺羅喉而進天都,對她而言,這是一件緊繃神經的事,對天都之人的戒備,本屬正常,所以完全無法用簡單的心思測度將心事深埋的黃泉。秋風之於黃泉是一眼看穿,黃泉之於秋風是難解謎團。只是愛情生發,豈是人力或是理智能擋得了!
Q3"} Hl2  
秋風漸漸習慣了黃泉的撫觸,想著那人,身隨意轉,循著黃泉府的軌跡,找著了那令人難忘的銷魂,雖然明知對方是殺害自己同伴和親人的兇手,但是無法抑制自己不想,不念關於他的一切,身體的反應已經洩漏自己的心意,即使醒來時,一陣驚慌無措,但是那是自己真實的感覺,理智是暫時壓抑情感,無法完全消弭,越是壓抑,在遇見那人時,就會無法控制得想為自己的感情找到宣洩的出口,而且是不知不覺,自然而然的。就如她見到黃泉對自己得鄙視,讓她心痛,眼淚流下而不自覺,它告訴眼前的黃泉秋風的脆弱;她見到黃泉專注解認真得吻著她,她深深受其吸引,不反抗,並且伸手摟著他的腰,側著臉顏,主動讓黃泉加深地吻著他,這是秋風最真實的感情表現。
Reu*Pe  
黃泉漸漸明白對秋風的感情,只是對愛情陌生得他,怎可能說出甜言蜜語,以著違心之論的輕挑口吻"妳是我的"霸道宣示,以及"男人需要女人"不帶感情的冷言,以這種方式抒發對秋風的想望,就算在口條上佔了便宜,但是心已經出賣自己,他認真且專注的吻著秋風,這是他所厭惡最親密的接觸,因為吻是離心最近,最難掩飾真心,能讓對方以最近的距離看清自己,所以先前他逃避,現在黃泉做了,說出秋風讓他願意如此親近她,她是唯一離自己最近的人。
y_.!!@,  
這兩人的情感都起了微妙的變化,真該歸功羅喉與另一名登徒子,我實在討厭秋風被冷吹血欺負,可是若非如此,黃泉怎知秋風的女人脆弱一面,收起玩笑戲弄之心,認真對待。若非這樣的機會,秋風有如何得見另一面的黃泉,對她的認真,專注與尊重,雖然她仍不懂這是甚麼,但是有那使人心安的感覺,這是對黃泉才有的安心感。
pa{re,O"e  
接下來會如何演變?阿桓等您下筆囉!

羅楓妍★ 2010-09-29 00:53
登徒子二號xDDDD? mLL340c#\  
t>H`X~SR?  
好可愛的形容唷唷唷 +[xnZ$Iev  
72,rFYvpK  
司馬姊姊你天空窗三的宣傳秋風自照好羞-/-(?  H}:LQ~_2  
`g,8-  
之前看到那張我就尖叫好興奮很期待窗三(色女噢你 ~0b O}   
VAXT{s&4>  
啦啦啦 ~~~~ 我好期待 -/-

司馬俟桓 2010-09-29 16:54
To 夜凰曉 c_" ~n|  
"這樣"的黃泉~是指醋捅版的黃泉吧wwwww )P|[r  
可憐的冷吹血同協wwwww不過說真的,我...好像還挺喜歡(惡整)他的說(笑) *x) 8fAr  
Lq>&d,F06)  
To eggtart 7w1wr)qSB  
歡樂嗎XD我發現這兩隻真的很難真正的黑下去啊~~寫一寫就不自覺的想歡樂了(爆) FV,4pi  
對啊...黃泉也是這樣強來...硬要說不同,那就是----黃泉比較帥(泉:不對啦!!) 4l&g6YneX  
呵呵~敬請期待///// eu|j=mB   
*kIc9}  
To 水玲兒 V _c @b%  
是啊...羅喉在泉風堙A總是擔任看的最清的旁觀者......(不過在阿桓文堙A當羅喉自己碰到感情,就會變笨XD") _`#3f1F@[  
兩個人的心境皆有改變,只是都不承認罷了~~ i%6;  
其實我一開始並沒有要把冷吹血同學變成登徒子二號的(掩面)但思來想去,這樣的角色真的非他莫屬,所以...啊哈哈,就得犧牲一下冷吹血同學了~~~(爆) q:<{% U$  
嗯嗯~~我會努力的!! 4ikdM/  
?3O9eZY@  
To 羅楓妍 A*|cdY]HP  
咦咦!登徒子二號哪裡可愛啦(爆) &gI~LP  
呵呵/////討厭啦!就、就那樣嘛(羞)撩人的秋風妹妹/////呼哈哈 0cT*z(  
嗯~不過04沒有香豔刺激的畫面就是了ˊ33ˋ

羅楓妍★ 2010-09-29 21:52
沒有香豔刺激 我也很期待 -///- 76vy5R(.  
羞/撩人是相反詞耶 XDDDDDDD 3 v")J*t  
"z<azs  
登徒子二號去死 ! iVfgDo  
我要學你 pZyQY+O  
+w8R!jdA  
爆乳萬歲 !!!!!!!! (?

司馬俟桓 2010-09-29 22:09
幹麻這樣~其實人家以前很喜歡冷吹血同學的(咦)只是這回忍不住讓人家當了一下下歹人嘛ˊ333ˋ Y4IGDY*  
噓----那個詞不可以再這婸※////不然會被黃泉捅死(咦!?)

司馬俟桓 2010-09-29 22:10
04、 1&:@  
V ]S1X^  
  玉秋風在接近五更時清醒,此時窗外漆黑一片,仍屬闇夜的氛圍。 tb?YLxMV  
  她茫然坐起身,手揉了揉自己散亂的烏絲。其實她幾乎徹夜未眠,頂多也只到淺眠的地步,且還是斷續進行。杏眸瞥往置放花几及琴桌的角落,那道鮮明的身影仍然還在,白皙的臉透過窗外稀微的淡光,更加深刻地描繪出他那張俊秀的臉容。 y&_m 4Zw"  
  玉秋風不知不覺看得怔了,直到窗外遠遠傳來幾聲雞鳴,這才使她回神過來,別開視線時,腮頰早已飄滿緋雲。 B-d(@7,1  
  玉秋風柳眉緊擰,朱唇緊抿,內心拼命告誡自己不可再陷入此人所設的陷阱。  M/z}p  
  這時她亦是想起冷吹血之言,便是起身下了床榻。昨夜黃泉拉來衾被時,也順手拿了件薄衣給她換上,秋晨總有些寒的,穿著輕便的她打了個顫,伸手自架上取了外衣披上。 RmI1`  
  梳洗完畢後,她取了外出衣物,到內堛澈怑楣筆騚哄C來天都時她只帶了幾套女性衣裳,她在天下封刀時幾乎沒穿過女裝,惟有此次入天都進貢,她與殘霞映紅才上街添了幾件羅裳。玉秋風生來就偏愛紫色,她還記得小時當兄長問起這個問題,她的回答是:因為兄長的顏色是藍色的,和藍色接近的,就是紫色了。兄長聞言,笑得揉了揉她的髮,並拈了朵紫花替她簪上。 t\v+ogbk)  
  只是她帶來的衣物,已有兩套被那人扯得破碎,玉秋風怨忿的想,不曉得自己招誰惹誰,竟會惹上這一班的登徒子…… iBudmT8  
  然而當她想起衣物被撕壞了的這件事,那些被黃泉侵犯的畫面又再度湧現,玉秋風連忙在那人佔據她所有思緒時清空腦海,專心地換上衣裳。 7DlOW1|  
:D7|%KK  
  當她費盡功夫著裝完畢、走出屏風的那一瞬,眼簾立刻映上那張似笑非笑的輕薄之顏。玉秋風皺起眉,側身避開他,然卻在下秒,被他自身後撈起一縷烏絲。 Z2"? &pKV  
  玉秋風回首,正撞見他將掌中的烏絲掬到唇邊落吻,細長的瞳則帶有些許挑逗的目光盯著她。 /=?ETth @  
  玉秋風感臉頰一陣燒紅,急急向後退了一步,黃泉卻是拉著她的手,略顯強硬地將她帶到梳妝桌前。 /+e~E;3bO  
  「做甚……」玉秋風扭頭正想起身,卻又被黃泉按肩而坐。 %PJhy2  
  「妳的侍女很識相。」黃泉輕笑,細長的藍眸望向鏡中,玉秋風此時此刻那張略顯僵硬又急臊的臉,讓他笑意更甚。 AOrHU M[I  
  「親愛的大小姐,需要我為您梳頭麼?」 &6Il(3-^  
  「你……」 (qwdQMj`  
  他的手指輕輕滑過她的烏絲,指梢有意無意地擦過她的膚皮,令她內心激起股莫名的酥麻。 <:8,niKtw  
  其實她此刻正是要打算去找她的刀衛,請她們替自己梳個體面的髻,畢竟難得武君主動開口要見她,無論是否為私事,總要做些打扮。 >"3>fche  
  玉秋風正窮於回應,黃泉卻已開始動手替她梳頭。他取了鏡前一只木梳,另手捧起她的髮絲,動作異於往常,是難以形容的溫柔。 r.0oxH']  
  玉秋風再也說不出半句話,只得將視線低垂,睇著自己置在膝上緊握的雙手,而不敢望向鏡面。 R.s|j=  
  黃泉的動作十分俐落,過程中也未弄疼她。玉秋風眼角餘光並未瞧見他有自桌上的髮飾盒中取出髮簪,然她的髮絲已被盤起,一只髮簪斜橫簪了上,而後又簪了一些步搖墜飾。 ~2 u\  
  這人……肯定很會應付女人,梳髻的動作毫不生澀,且隨身還攜帶女子髮飾。然而玉秋風發覺她愈是想下去,內心愈是疼了起來。 nT#JOmv  
  女人……他的女人…… nU`Lhh8y  
   DG;y6#|p  
  思及此,玉秋風下意識抬眼,在鏡中對上了黃泉專注凝視的眼。 Ml>( tec  
  此時這幅畫面,儼然就像新婚夫妻歡愛過後的隔夜、郎君愛憐地替娘子梳頭。思及此,玉秋風赧著一張臉,將視線狠狠別開。 @;wzsh >o  
  似也猜到玉秋風內心所想,黃泉玩心大起,在簪上最後一只蝴蝶簪時,附上她的耳,輕聲:「娘子,這樣很美呵……身為夫君的吾,還真想立刻就把妳吃乾抹淨。」 nws"RcP+Z  
  「你……!」 #t!}K_  
  「哈。」黃泉在玉秋風一掌擊來時閃了過去,並扣下她的手腕。藍眸凝著她又羞又惱的臉,薄唇開啟道:「所以,一大清早,上哪?」 zGc(Ef5`M6  
  他邊說,邊自梳妝桌上取了胭脂粉盒,簡單替她上了淡妝。 p2x [p  
  「……需要和你報備麼?」當他的指尖染了朱紅,替她點了絳唇,惹火的酥麻情緒又再度自心頭湧現。 (sw-~U%  
  下意識向後一退,玉秋風避開他那張笑得燦爛的臉,喏聲。 OuIv e>8  
  「嗯……若我昨晚沒有偷襲妳,我想,妳現在可能也沒辦法下床走路。」 6Gn4asoA  
  玉秋風聽聞此言,面頰更是灼熱。「你……本身留在我房奡N不對!我會把這件事向武君稟告。」 ZEbLL4n  
  聽到「武君」這兩字,黃泉稍稍變了臉色。「去啊,」他輕哂,然笑容卻是冰冷,「不過說不定妳這樣告訴他,他會認為我們有了關係,無論是你情我願、妳勾引我還是我勾引妳,他都會嫌棄妳,我說這樣,妥當麼?」 P"7ow-  
  「你……」 kpob b  
  「勸妳還是別把事情想得如此簡單,」黃泉邊說,邊挑抬她的下頷,「有時就算是一個小閃失,也會惹來殺身之禍。」 AH{^spD{7,  
  玉秋風被他的話逼得啞口,只於一雙杏眼狠狠盯著他瞧。黃泉也不避,就這樣與她對瞪起來。 4}KU>9YRA  
  雖說黃泉那雙眼是在瞪她,玉秋風卻覺那雙瞳眼堨t有其他情緒,只是她一時之間,也無法理解那樣的眼神代表為何意。 yZ}d+7T}  
  直到玉秋風驚覺時候不早,這才率先垂下眼簾,閃避他的眼光。就在她低首轉身離去,黃泉卻又一個箭步向前,這次非是拉住她的手,而是變本加厲地摟住她的柳腰。 R_D c)  
  「你……你做甚麼!?」 L&Qi@D0P  
  「妳還沒回答我的問題。」黃泉的身體鎖得她動彈不得,四肢皆被他緊緊絞住。屬於他的氣息自後勺襲來,玉秋風甚至有種錯覺,有種他的唇印在她後頸的錯覺。 < 8(?7QI  
  玉秋風怒著紅顏,回首睨看著他,緊咬的紅唇恨恨溢出:「為何我需要對一個仇人說明我的行蹤!?」 'b:Ne,<  
   gp|1?L 54  
  黃泉乍聽此言,著實有些懵了。細長的眼盯著玉秋風故作堅強的臉容,好了半晌才清楚她所言何意。 %hT4qzJj  
  是指那件事……那個為了戲弄她而編造而出的謊言,原來在她心中有這麼強大的陰影。然他轉念又想,羅喉對他而言又何嘗不是。仇人仇人……他的世界,總是圍繞著這個詞啊…… J.M.L$  
  不過只要是尋常人,被當作是仇人多多少少也有些不好受,雖說是咎由自取,但黃泉還是不想再以這樣的身分來接近玉秋風。他現下給自己的理由是,他已經看膩了玉秋風這種含恨的表情。他還是喜歡看她被他調戲的表情,喜歡她用那張死硬的嘴,呻吟著他的名。 F'J [y"~_  
  「可以放開我了罷!」玉秋風的嗓音喚回黃泉神志,黃泉輕哂,正要續話,卻被玉秋風爭得空檔,滑出他的臂彎。 VTe.M[:  
  「仇人!出去!」玉秋風緊挨著牆面,瞪著逐漸逼近的黃泉。 Na!za'qk[o  
  「我對妳而言,就只是仇人?」細眉輕挑,原本那種調笑般的表情逐漸消失,轉成極為陰冷的盯視。 "2HY5 AE  
  「不……不然還會有其他麼?」他的黑影夾雜殺意襲了上來,玉秋風惶然而視,內心除了莫名外,還隱隱有著痛心。 p4/$EPt)lY  
  雙頰被他的大掌用力攫著,黃泉那張俊冷的臉再度在她面前放大,略為冰冷的吐息佈滿臉顏。黃泉身形如今已強壓而上,玉秋風想掙扎,卻發現自己丁點力氣也無。 WO%h"'iJ  
  「若妳真要當我是仇人,那好,妳現在就拿刀,一刀刺死我。」 xNdIDj@  
  他說著,說話的唇幾乎碰到她的。在如此近距離之下,玉秋風能夠看清在那修長赤睫底下的藍瞳,散發出一道她無法理解的複雜目光。 -a) T6:e  
  玉秋風緊瞑上雙眼,絳唇顫聲:「若是如此,我也會沒命。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 >BqCkyM9Kf  
  「妳所謂重要的事情,就是爬到羅喉的床上與他歡愛麼?」 uzorLeu  
  當黃泉察覺這話似乎說的有些重時,雙手下意識鬆開玉秋風。 9d[qh kPu)  
  他以為玉秋風會當面摑他一掌,只是他萬萬沒想到,在他眼前的玉秋風,出乎他意料地,僅是漠然地盯著他瞧。 u2qV6/  
   -2NwF4VL  
  「你……就是這樣看待我的,哈……還說甚麼你和冷吹血不同,哈……哈哈……」 Ge}$rLu]0  
  玉秋風平靜地笑著,平靜到有些毛骨悚然。然而黃泉卻能從這平靜中,看到一絲絲的不尋常。就好像……是心碎一般。且還是被他適才的話語,狠狠扯成碎片。 x% XT2+  
  她錯了,她以為他不是用「那種」眼光看她的,結果到頭來,在他的眼中,她就是個讓人作賤的女子…… kG3!(?:   
  她真傻,因這種人而傻。 By)3*<5a_  
  傻得天真,傻得無可救藥。 %RFYm  
  「玉……」黃泉話未盡,只感一道勁風掃過顏面,令他的雙眼睜得不開,直到他恢復視覺,廂房堙A早已不見玉秋風人影。 y1(P<7:t?  
  「說得太過分了麼……」指尖輕觸因說話而顫動的唇,黃泉低聲,臉上的表情趨於複雜。 lIDl1Z@Z  
  當他碰她時、甚至是告訴她他殺了她的兄長和夥伴,皆不曾看過玉秋風會有這種反應,然而方才他僅是說了這麼一句調侃的話語,且還是他之前就說過的、關於服侍羅喉之事,唯一不同的,就只是這次他說的話的確有些重罷了。 `Wf5  
  他幽幽歎了口氣,有些無力地靠牆而坐。他仰起閉緊雙目的臉容,早晨的曦光於此時自窗櫺透了進來,打上他糾結成團的俊顏。  ~u/@rqF  
  她只是一個女人,一個愚蠢的女人,一個他想玩弄的女人。 ic~Z_?p  
  然而此時此刻的心,那一陣又一陣的疼楚,究竟是甚麼…… u:4["ViC  
  自從母親被月族皇室派來的將士圍殺之後,他便很少再體會過痛心的感覺。 ( Yi=v'd  
  而他,竟會為了她,因而牽動了他的心緒。 uZ[/%GTX{)  
  「啊……」 ze"~Ird  
  夜麟啊夜麟,你究竟是,怎麼了…… UA0tFeH  
   (@?eLJlT  
  * ^uBwj }6  
   +v1-.z  
  當玉秋風站在大殿入口時,她才意識到這可能是個陷阱。冷吹血那張寫滿獸性的猙獰面孔再度浮現,自他口中所說的「武君的邀約」,何不可能會是個羊入虎口的陷阱? BHiOQ0Fs  
  東昇的曙光自外頭延伸至大殿內,將她細瘦的影子朝殿內拉得棉長。她懷著惴惴不安的心,下意識觸上藏在懷堛熊u刀,腦子轉了幾回,最後決定還是往殿內步去。 ]piM /v\  
  她絕對不承認那剎那之間的想法,那「若是方才,請他陪同自己一同前來就好」的想法。 6~:+:;  
  請黃泉陪她。 e-!?[Ujv*%  
   & >b+loF  
  走在鍍上早晨金光的大殿廣廊上,少了平時的肅殺之氣,反倒有種聖光籠罩的錯覺感。然而聽著自己腳步跫音的玉秋風,轉念又想起了羅喉的惡性,連忙將方才心靈彷若受洗滌般的感覺拋諸腦後。 xvO 3BU~2  
  她走上滾了金邊的火色織毯,當她仰起臉來時,一道微暖的晨風正好自身後敞開的殿門吹來,吹開她身上的紫紗衣襬,吹開她繫在髮髻上的淡紫髮帶。 UG=I~{L  
  那道濃如闇夜的身影,就在這陣晨風吹開帷帳時現了形影。羅喉坐在御座上,右手倚臉,血色的瞳透過暗黑的面具,直直勾著佇在階梯前的玉秋風。 FAd``9kRT  
  玉秋風幾乎是下意識下跪的,當雙膝撞上粗糙的地毯時,一滴冷汗,已從額上緩滑而落。 V#H8d_V  
  她怔愣了半晌,期間只聽得到自己心跳得狂烈,而後才逐漸恢復思考能力。 w@-b  
  ……難不成羅喉一早要她來大殿,就是為了問她的罪? w7ZG oh(  
  因黃泉而起的罪。 d"!yD/RD  
  「起來罷……」低沉的嗓喚醒玉秋風,然而她卻遲遲未抬起頭,一方面她並不認為那件事可以輕易得到寬恕,另方面,是出於本能的恐懼。 n>T:2PQ3  
  「武君叫妳起來。」就在此時,耳旁傳來令她作嘔的嗓,下秒,記憶中那雙黏濕的手便朝自己的臂抓來。玉秋風正想側身避過,未料有另一人,比她更快! NE[y|/  
  「鏘。」 >@:667i,`  
  金屬摩擦的聲響,在極靜的大殿上顯得格外響亮。玉秋風瞠著雙藍眸,望看出現在自己眼前的月型銀槍。 iRouLd  
  她的視線順著銀槍,緩緩挪到黃泉那張面無表情的臉顏上,適才才在房堛犒儭靬M畫面立刻湧現。柳眉不禁一蹙,在黃泉送來目光時挪了開來。 p Dm K  
  他早就知道自己要來大殿了罷!那為何還問自己?然後……又對她說那種話。 sr4jQo  
  銀牙不禁嚙緊下唇,玉秋風對此感到惱火,但更多的,是折磨她心的疼痛……。 :r^klJ(m  
  「誰准你動手動腳了。」黃泉知道玉秋風刻意避開他的視線,雖知曉原因,而那個原因還是因為他,但還是下意識遷怒到冷吹血身上。更何況此人,還用覬覦他的女人! |I/,F;'  
  「你……黃泉!」冷吹血怔忡了許久才反神,青綠色的眼瞪著黃泉,薄唇蠕動數次,最後仍是無話可說。 9IOGc}  
  「冷吹血,退下。」御座傳來羅喉平板的嗓,冷吹血斜睨了黃泉和玉秋風一眼,唇低聲溢出「好對狗男女」,便憤地轉身回到一旁羅列的武將行列。 "]w!`^'_  
  玉秋風這時才注意到大殿上除了羅喉、黃泉和冷吹血外,在羅喉麾下的武將全都到齊,並分成兩路羅列在旁。 0 S2v"(_T  
  是有什麼要緊的事,需要如此大的陣仗……玉秋風內心不解,但面上仍裝做一派天真的少女模樣,抬起臉望向羅喉。 g?gqkoI  
  只是這期間,眼神仍不經意的往身旁的黃泉望去。 iT[o KD0)  
  原以為羅喉會接續說些甚麼,然她還沒等到他開口,一旁黃泉銀槍便朝她的咽喉橫掃而來。 hRRkFz/0&  
  「呃!」 HIsB |  
  玉秋風雖對他猝不及防的攻擊感到錯愕,不過平時訓練有素的她很快做出反應。她向後輕挪步伐,閃過黃泉槍首,接著抽出懷媢w藏的短刀,正好與他再度刺來的銀槍撞個正著。 ~JAjr(G#o  
  兩人視線在擦出的火花中短暫交會,玉秋風無法自那雙赤睫底下的瞳,讀出他此時此刻的心緒。 F G3Sk!O6  
  ……是武君下令,要他在眾將面前手刃自己麼?武君知道了甚麼?是她的身分,還是她與黃泉…… @~s~ /[  
  來不及細想,銀槍夾帶火勢迅速朝她命門而來,玉秋風心驚,即刻閃身避開,然手臂仍被月鉤擦過,劃出一道不淺的血口,鮮血立刻噴灑而出。 q;ZLaX\bFl  
  「唔……」秀麗的臉容閃過疼楚,但很快就恢復冷靜。玉秋風在迴避黃泉槍刺的同時,扯下一截左袖充當綁繩繞上傷口,於回身閃避黃泉掃來的攻勢時,順利完成止血動作。 p %L1uwLG  
  此時黃泉槍路急轉而下,直朝低身的玉秋風頭頂劈來,玉秋風正鬆開包紮的手,雙手立馬握刀一擋月型銀槍。 ?Q;kZmQl  
  兩人目光再度對上,一者上,一者下,藍眸隔著兵器雙雙輝映,那夜曇花下的強行歡愛頓時浮現,他就像現在這般,以那雙深邃的眸下望被他壓在身下的她,突來的回憶使她雙頰因使刀而出的紅暈,重新增添一抹羞澀的牡丹艷紅。 </|)"OD9  
  隱隱看到黃泉那雙眸堭a有笑意,應該是說,打從一開始他毫無預警地持槍襲來,眼堭氣皆無,有的只有像現在這般富含輕佻的眼波、卻又若有似無的繾綣及溫柔。 YWSz84d  
  「看樣子妳並非養尊處優的大小姐。」 u]P03B  
  「大小姐」那三字自黃泉口婸”荂A玉秋風甚為熟悉,因為在幾刻前她才在她房內聽他講過一回。玉秋風睨眼,並無答話,鍍著冷光的刀身瞬間滑開他的長槍,在黃泉回槍再攻之時,玉秋風已翻身而起。她穩好下盤,刀鋒至與視線齊平,再度朝黃泉刺來。 EN O? ;  
  眼看玉秋風刀尖就要刺入他胸膛,月槍揮出半圓,槍風隔擋刀勢,黃泉輕笑,準備以捻法指召冰襲向玉秋風,就在此時,御座上的那人以極為渾厚的嗓音,打斷兩人莫名而起的打鬥。 L 43`^ ;u  
  「停手。」 6zv;lx0<D&  
  雖是簡單兩字,卻是鏗鏘有力。黃泉收槍的動作幾乎與羅喉的話語同步,然玉秋風卻是慢了半拍才回神,短刀來不及收起,飛快的勁力直往黃泉胸膛而去。 =l_rAj~I|  
  玉秋風臉大駭,但黃泉的反應令她更駭。他竟然就這樣滿身破綻的站在她眼前,似乎就在等她這一刀刺進他的心口。 8W;xi:CC  
  那句話忽爾自玉秋風腦堹B現……也是稍早前他才剛說過的話語──「若妳真要當我是仇人,那好,妳現在就拿刀,一刀刺死我。」 Q H4k!^  
   H_Iim[v#  
  刺死他! \Bt =bu>Z  
  他殺了她的親友、毀了她的貞節,他是她的仇人! lxo.,n)  
  刺死他! g})6V  
  她便不需徹夜難眠。 3R'.}^RN  
  然而……那種心痛的感覺究竟是甚麼…… @+iC/  
  刺死他。 L'13BRu`  
  那麼他的孤寂該如何能解。 x)j/  
  刺死他。 c[&d @  
  那麼他笑容堛煽d傷又該如何消退…… ^eT@!N  
  她不需要關心他。 "!xvpsy  
  他和冷吹血是同一種人,是只把她當作一名女子、拿來滿足獸慾的男子。 zpbcmQB*  
  可是他看她的眼神不一樣。 8oa)qaG1  
  他的眼神不一樣。 /.7$`d  
  她不懂,不懂為何他說出那種話後,還要用那種眼神看他。 ^CfM|L8>  
  溫柔到幾乎碎心的眼神,好似在央求她,將他從黑暗的深淵解救出來。 sk~za  
  有人需要她…… 4sj9 Z:  
  這堙A有人需要她。 ?6 8$3;  
   |~ z8<  
  然刀快,人卻更快。就在刀尖即將沒入黃泉胸膛之時,一道黑影立刻竄進兩人之間,黑袍一揚,狂風一掃,玉秋風手上的刀立刻就被擊飛出去。 iP2U]d~M  
  「啊……」藍眸瞬間怔然,玉秋風看著近在眼前的羅喉,再看向黃泉。黃泉卻垂下眼睫,刻意避開玉秋風的視線,回身離開時,只聽到他冷冷道了一聲:「多事。」 N =x]A C,  
  看著黃泉那樣的背影,玉秋風直覺方才若非羅喉制止,黃泉說不定真會讓她一刀斃命。可是……這沒有道理,黃泉他沒有道理讓她刺這一刀…… `x2fp6  
  就在玉秋風心有餘悸、且面露困惑之時,在她眼前的羅喉業已回到御座上。當她意識到羅喉的離去,才思起甫才黃泉攻擊自己時,她竟是下意識持刀來擋,把一身武藝表露無疑。 ,D:iQDG^  
  這就表示,她自曝她習武之人的身分,而天下封刀送來一個會武藝的女子,無非就是……刺殺武君。 C]yvK}  
  將事情脈絡理清之後,玉秋風發現自己連腳都站不穩。 6].yRNy"  
  「有時就算是一個小閃失,也會惹來殺身之禍。」黃泉的話復在她耳裡徘徊,他早就在警告她了,而她卻被其他情緒攪亂,沒將他的話聽得透徹。 M7`UoTc+>d  
  是她的莽撞,毀了這一切。 "B3iX@C  
  是她咎由自取。 u86J.K1Q  
  然玉秋風心想,既然事蹟敗露,也不用再裝甚麼弱女子了,她要以她原來的身分、也就是天下封刀「秋名流」的身分,和眼前的滅世武君以命相搏。 6>@(/mh*  
  就在她下定決心拾回自己的刀後攻向羅喉,一刀了結他的性命之時,倚著臉的羅喉卻緩緩抬起手,指尖指向玉秋風之後,再指向站在側旁的黃泉。 bk/.<Rt  
  「玉秋風,妳通過測試,即日起,妳同是天都將領,並且歸於左護令麾下,擔任他的副手。」 w~bG<kxP  
  「甚……」玉秋風腦子瞬間一片空白,甚麼天都將領?甚麼副手?要她做黃泉的副手? j%6|:o3G(  
  當她回神欲要提問,卻完全沒有插話的餘地。 p6<E=5RRd1  
  羅喉又繼續說道:「眾將退下,去準備一切相關事宜。黃泉,你留下。」 zb@L)%  
  玉秋風不解,不斷望看坐在御座上的那人,希望他能給自己一個解釋。然羅喉始終沒有將目光放到他身上,直到殿內眾將陸續出殿,玉秋風自知不能再待,匆匆瞥過黃泉那張沒有任何情緒的臉顏後,隨著最後一批將領離開。 nvU+XCx  
   DH}s1mNMP  
  * ],BJ}~v,X  
   9)G:::8u7  
  宮燈微弱,簾幕微揚。 .a 'ETNY:>  
  縱使殿外大亮,但早晨的曙光仍無法通到最媄銂漱j殿。 `l HKQwu  
  殿內如今只餘黃泉羅喉二人,空氣堮薵^凝滯。黃泉始終側身無話,而羅喉依然倚著臉,宮燈稀火映照闇黑面具的臉容,良久,便有道嗓音自面具底下說出:「滄海平否認那件事是他所指使。」 ,\|n=T,  
  「若不是他,還有誰人想嫁禍天下封刀?」黃泉回道:「四大名流的陣法我破過,那群人使得零零落落,連個雷啊雨啊風啊雪的甚麼都沒看到,還在夜行裝底下穿上四大名流的服飾,在我攻過去的時候刻意讓我瞧見。」 [, \'V0  
  羅喉頷首。黃泉幽幽續道:「況且,天下封刀早就少了一個秋名流……」 [VfL v.8 w  
  「那些人許是被滄海平所欺瞞,並不清楚那是四大名流的衣飾,又,手中所持的兵器上刻了天下封刀,恐怕也是他們未料及的。」羅喉淡道,「除了表面上測試天都戰將實力,另一方面,把這項行動嫁禍給已臣服於吾的天下封刀……」 S#dyRTmI  
  「可見滄海平有多痛恨天下封刀。」黃泉接語,「可惜這個嫁禍的戲碼太過簡陋,或者……滄海平根本就是故意要讓我們發現這是他的計謀?」 f9h:"Dnzin  
  「是要提醒吾,臣服自己的,未必安的都是好心麼?」羅喉這話有了情緒,笑聲濃厚,卻隱隱含著殺氣。黃泉心中一凜,表面仍從容不迫。 UMHuIA:%U  
  滄海平這傢伙……實在很不簡單吶…… <[ g$N4  
  正當黃泉陷入思考時,羅喉的嗓音再度從殿首傳來。 ')5jllxv  
   w3>Y7vxiz`  
  「她想要吾。」 HB/ _O22  
  黃泉愣了半晌,才意識到羅喉此話所指何人。左胸剎時而緊,他卻強作一臉無謂。其實他本來就是抓定玉秋風欲服侍羅喉的心思,才會故意以此為餌來戲弄她,然而愈到後來,他發現他對心中始終有羅喉的玉秋風愈發感到不滿,無論那是任務所需,還是她根本對羅喉有慾念,只要玉秋風嘴塈閮嚆像鵅A他就會莫名感到心中有把怒火在燒。 UD Iac;vT  
  她心埵傢像鵅A那他呢?黃泉在她心中,究竟在何處? Y\Fuj)  
  「你想要她。而且,不是你口中所說的那種想要。」 Li?{e+g  
  羅喉刻意加重語調,那意有所指的言語,就像是被看穿連自己都在欺瞞的秘密般,聽得黃泉臉色微變。羅喉說話時那道眼神看得他極不自在,便是側開了臉,避開他的目光。 j8D$/  
  「要也是我自己親手去奪……我不需要你的施捨。」 Ym rpf  
  「那麼,你希望她成為冷……」「住口!」黃泉下意識衝口而出,連他都意外自己突如其來的失控。 [*m Ca:^  
  「吾本來就要安排她入冷吹血麾下,畢竟你的實力在他之上,安個副手在他身邊也無不妥。且你性喜獨來獨往,不會需要有人在你身邊礙手礙腳。」羅喉頓了幾許,又道:「可是,你卻在舉行殿議前,當眾要冷吹血讓出這件事。你難道都沒有一點自覺麼?」 D{&+7C:8.  
  「自覺,哈,甚麼自覺。」 MkluK=$  
  「你不願有人動她,除了你自己以外。」 2vk8+LA(6  
  「……」黃泉無話,細長的眼睇著羅喉。羅喉亦也無續話,似是在給黃泉思考的空間。 p ] $  
  黃泉當然清楚自己的感覺,只是一直在矇蔽自己內心真正的想法。然而當他接觸到她時,那些情感仍舊不經意的流露而出,他想擋也擋不了。 PBP J/puW  
  「方才在殿上所說,到月族取回計都定玉一事,就帶她一道去罷。」黃泉聞言,仍面不改色,惟有肩頭稍稍一顫。 nU">> 1!U  
  「就算吾不說,你也會帶她一同去,因為你不放心將她一人留在天都。」 +v`^_  
  黃泉的心思,他自己清楚和刻意忽略的部份,皆透過那張面具底下的容顏說得透徹。望著他的黃泉頓時覺得有些諷刺,卻又覺得眼前之人與自己真的相似的可怕。 H|(*$!~e  
  他突然有種想法,倘若在未來堙A羅喉也和自己遇上同樣的情況,是否也能如此看透自己?還是那句常人所言:「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z9uEOX&2\  
  當黃泉自思緒中回過神來時,宮燈俱滅,偌大的大殿上,如今只餘他一人。 nvUkbmZG#  
  半晌,他似是想起甚麼而臉色微變,嘴堜Q了一聲「那個笨女人」後便匆匆轉身,腳步略顯急促地往外頭步去。 eBLHT  
   '%JMnU  
  * R - ?0k:  
   hQW#a]]V:  
  秋日的早晨陽光灑在殿外廊上,亮黃的光線卻不刺目。玉秋風手倚階梯側旁的木石欄杆,藍眸望看底下正起的秋風捲起砂塵槁葉。 iz,q8}/(  
  事情來的太突然,突然的令她完全無法思考。那已算是被揭穿身分的惶恐及震撼尚未平復,現下又加上了黃泉方才的舉動讓她更加不知所措。 BZ'y}Zu*  
  當時他的眼神,不是在開玩笑,他是認真的,他是真的打算讓她那刀刺入他的胸膛。 o^.s!C% j  
  他到底在想甚麼……還有武君,在想甚麼? LeRh (a`=$  
  現在玉秋風回首,這才發現她心中該在意、不該在意的男人,她都不懂,或者說,她都沒有花心思去懂,她以為憑著一個天都來降的奴隸身分,就能從中獲取甚麼。 RIVN>G[;L  
  是她把事情想的太單純了……而黃泉,正是在用他的方法來讓她懂,讓她懂來天都臥底和刺殺武君這種事,並沒有表面上那麼簡單。 9N3oVHc?  
  玉秋風輕咬下唇,正在理清混亂的思緒,身後一道無聲無息的人影,就這樣潛伏而來。 A=2nj  
  在那人伸手欲搭上玉秋風,玉秋風卻快上一步搶身以掌擊來,冷吹血啐了聲,閃過她的攻勢,並回敬一道掌風。  }@Ll!,  
  玉秋風以雙臂抵擋,勁風吹得她衣帶髮飾獵獵作響。待到狂風平息,冷吹血那張慘白的臉容,復又出現在她的眼前。 { &JurZ  
  玉秋風冷眼而覷,短刀已握在掌心之中。「這堿O殿外,武君還在堶情C」 brhJ&|QDE  
  冷吹血聽聞此話,臉上表情愈顯猙獰,目光自她的雙眸,緩緩下移至她的領口處。 5kL#V  
  隨著他的目光一探,玉秋風知道他現在眸底映出的是甚麼樣的畫面。那些新增的吻痕,屬於黃泉重新烙上的印記。 \)6?u_(u  
  看得出他眼中的不屑,玉秋風只覺自己沒有必要再與他多做交談,而且也沒有必要向他解釋。 Pq_ApUZa  
  她握著短刀,轉身要走,身後便是傳來冷吹血冷潮熱諷的嗓:「真是好一對狗男女,敢這樣明目張膽的在天都裡偷情。」 #ui%=ja[:~  
  「請你不要胡亂造謠。」玉秋風側臉瞪向冷吹血,「這是我自己的事,用不著你管。」 HN &vk/[  
  「妳丟了武君的臉!妳是他的女人!」 Q*{H]  
  「無論如何,這都與你無關。」說罷,玉秋風不願再跟他多做交談,繼續向前,然而腳才剛跨出一步,那道鮮明的紅色劍鞘立刻底在她的頸子上頭。 `&&6-/  
  感覺到冷吹緊緊黏在自己身後,玉秋風實在有種說不出的厭惡,然她的雙手都被冷吹血以巧妙的角度牽制,以至於握在手中的短刀毫無用武之地。 m`4j|5  
  「你……你到底想做甚麼?」玉秋風盡量讓自己的話語抱持冷靜和冷漠,但昨日的陰影還在,讓她的嗓音多了那麼點顫抖。 V1+o3g{}  
  「想做甚麼……呵呵……想知道被黃泉碰過的妳,是個甚麼樣淫蕩的女人。」 ?2bE=|  
  「閉嘴!」「妳有甚麼資格要我閉嘴。」冷吹血冷哼,呼出的口氣撲上玉秋風顏面。 ]MH \3g;   
  玉秋風只覺得自己似乎已經快到了極限,腦子渾沌不已,唯一擁有的感覺就是……恐懼,和委屈。 6`PGV+3j  
  她聽到冷吹血又罵了一串極為難聽的話語,她卻完全無法反駁。其實,他說的話並沒有錯,若是厭惡黃泉、厭惡他的一切,怎麼又可能讓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接近自己? Y&!McM!Jw  
  眼看玉秋風兩眼空茫,冷吹血以為玉秋風已放棄掙扎、準備將她強行拖入長廊盡頭的空房內,眨眼瞬間,那只戴著火色護套的手,已經出現在他的頸子側邊。 E4fvYV_ra  
   Dqo:X`<bT  
  「我應該說過了,別動我的女人。」 zYl+BM-j,6  
  熟悉的嗓音自耳畔傳來,竟讓玉秋風有種想哭的衝動,還是她咬緊了下唇,以痛覺去忘卻那樣怪異的情緒,勉強才讓眼眶堨朝鄋熔\水收回。 l9Cy30O6  
  「……黃泉。」「事實證明,羅喉非但沒有懲處,反將她派做我的手下,怎麼,這樣你對我、以及我的女人,還有意見麼?」 /U Rj$ |  
  「明明就是你搶……」 fJ+E46|4  
  「還有,如果你再讓我看到你接近我的女人,你就等著做我的槍下魂罷。」黃泉輕聲,語帶笑意和殺意,細長的眼瞳滿意地睇著冷吹血的表情,他睨著冷吹血憤地轉身離去的背影,還故意施了個小術法,讓他從階梯上重重跌了下去。 5<'Jd3N{&  
  「哼哼……」 Y(;[L`"  
  聽到黃泉有些稚氣的笑聲,玉秋風一臉莫名地側過臉仰看他。這時黃泉早已歛了表情,垂首並拉起她的手腕。 mjJlXA  
  察覺到他是在看她的傷勢,玉秋風強硬地將手收回,轉身欲離,卻又被黃泉自後頭拉了回來。 <PA$hTYM  
  「……放開我!」玉秋風用力甩開黃泉的手,回頭惡狠狠地瞪向黃泉。而黃泉那張略顯錯愕,以及不曉得是否是玉秋風自己的錯覺、似乎有些受傷的臉,她的心便是更加糾結…… C3`.-/{D"  
  「你走開……你……混帳……」眼看黃泉一步步逼近,玉秋風也只能一步步倒退。 *g _>eNpXD  
  「喂……」 R=f5:8D<-  
  「啊……」她看到他的手朝他探來,再垂眼,便是見到他拱起的掌心,多了好幾顆晶瑩的水珠。 JL*]9$o  
  那是……淚? u=N;P  
  而後她便無法在思考,因為她已被他緊緊地抱在懷堙C X=RmCc$:  
  以及那一句像是錯覺的耳語。 =:T:9Y_i  
  「……抱歉。」 Czl 8Q oH  
  他在道歉。 &b:Zln.j  
  他在向她道歉。 !{- 3:N7  
  是為了甚麼?是為了沒有保護好她、讓她又被冷吹血欺負,還是為了她手上的傷?或他欺騙了她?侵犯她? ~1z8G>R  
  是甚麼? pc(9(. |  
  究竟是甚麼? u(Q(UuI  
  充滿水光的藍眸映著黃泉替自己處理傷口的模樣,慘白著一張臉的玉秋風沒有答案。 p5 PON0dS  
  就連他在送她回房時,突如其來地在她額上印的那吻,她也沒有任何反應。 &]A1 _dy  
  因為她已經不曉得該用甚麼樣的態度,來面對這個男人了。 /]UNN~(  
   L A(JA  
   J~ rC  
   #rL@  
   EG=>F1&M  
   K*D]\/;^  
  待續_ 'r3}=z4Y  
   @MVZy  
  終於是不用鎖的一回wwwwwww難得沒有一個禮拜就寫出來,可見得糟糕真的是會讓人家糾結的啊呼齁齁/////  0iq$bT|  
  不過下回貌似又有糟糕了……啊哈哈(羞奔) { ^k,iTx   
 

toinlina 2010-09-30 11:54
頭香 PhL5EYn  
Y\F H4}\S  
把小秋風變成將領 Vc<n6  
不錯啊!!想的到這招 rW .0_*  
冷吹血,唉!!!

水虎 2010-09-30 19:01
梳妝一幕很好.. *)sz]g|d  
輕點朱唇,對鏡無言,..軒窗晨光,萬籟無聲,啊啊啊..好陳舊的感覺,這種感覺不像新婚燕爾..倒向老夫老妻啊XD.. DEuW'.o>  
Q |r1.  
有一處是否筆誤呢...大概是「若我昨晚沒有偷襲你」那裡,是否該是「若我昨晚有偷襲你」呢? FC .-u"V  
dXN&<Q,  
PS,個人以為在秋風心中,應該不會為自己個人情感妥協吧.所以孰輕孰重,某虎認為她會壓抑自己感情而不是心軟吧.因為..這樣倔強的女人,越是心軟,越是表現得強硬啊.

☆星兒﹋♀ 2010-09-30 19:39
這篇感覺好棒阿˙////˙ *]u/,wCB  
前面的,看得令人臉紅心跳xD `84yGXLK  
果..果然我只適合文藝嗎(?!) 9&jNdB  
A>S2BL#=  
梳妝那埵n美, ,\"gN5[$(  
一看到黃泉調侃秋風的話, Tl-B[CT  
我不小心就噗哧的笑出來了 ;pYk+r6Cr  
...滿喜歡這種感覺的, ,]' !2?  
說不準我有被戲弄的隱好囧+ 6FAP *V;  
;bmd<1  
那個冷吹血真是....((睥睨 4(](' [M  
在正劇裡本身就不喜歡他講話一_一 ".=EAXVU  
這裡看到他被黃泉用銀槍威嚇(?) *8+YR  
就有種心情超舒暢的感覺XDDD }Qo8Xps  
本身討厭廢話多的人((想到班上的人就...搖頭嘆息阿。_。)) s4*,ocyBP  
X[}%iEWzT  
文章很棒,繼續加油唷∼^Q^

司馬俟桓 2010-10-01 07:55
To toinlina [sRQd;+  
恭喜頭香^^ ?U[AE -*  
呵呵~~武君這樣就是變相的把秋風妹妹送給黃泉了吧/////武君真是好人(發卡) XFYl[?`G  
沒辦法...冷吹血就是這麼可憐....突然很想為他默哀www Mf"B!WU>]B  
n9yxZu   
$fO*229As  
To 水虎 x~.U,,1  
其實那幕是我寫到後來又回去增加的...突然想到秋風妹妹一定無法自己梳髮,所以才有了那個橋斷...梳髮什麼的超萌的/////下次有機會希望能讓秋風妹妹也替黃泉梳頭呢www 1lM0pl6M  
C_/oORvK  
那句話我認真了想了一下...真的是我寫錯了(捂額) P^ VNB  
X"sN~Q.0  
秋風妹妹對黃泉並不是心軟...而是(潛意識)想要解救他... WfVie6  
何況對一個侵擾自己的登徒子,秋風妹妹心軟什麼啊(爆)其實若非武君來擋,秋風是真的會刺死他的...... dLq!t@?iu>  
W\ckt]'  
To 星兒 J^T66}r[f,  
噗......請容我稱這篇為"文藝中的煽情"(亂扯) L $~Id  
([|M,P6e)U  
噗哈哈!還是忍不住的讓黃泉戲弄了秋風~沒辦法誰讓這是黃泉的本職呢(竊笑) ,??|R` S  
iGIaZ!j aW  
冷吹血的確廢話很多(爆)而且真的很愛和黃泉作對~~可是不曉得為何,可能是因為天都將領中除了黃泉外,我最熟的就是冷吹血了XD所以對他算是有感情,只是這次就犧牲他來當歹人了Q3Q ?.H*!u+9>  
~F-,Q_|-  
嗯嗯~~謝謝囉!!我會繼續加油的^^*

水玲兒 2010-10-01 14:05
在有黃泉陪伴的寢殿裡,秋風妹妹"竟然"安然度過無擾的一夜!該怎麼說呢?是黃泉良心發現不該再戲弄眼前人嗎?還是秋風妹妹外表的倔強所流露不自覺得脆弱,讓黃泉無措? (~~=<0S  
4^r}&9C ~  
即便進入天都,已經抱著有去無回的決心,在此之前,也做了多少自我心理建設和信心喊話,可是面對在天都裡無法掌握的變數,比方天都男多女少,女子皆有可能被輕薄,在秋風完成任務之前,這可是秋風當初慷慨赴義前沒有料到的,否則怎會在繼黃泉之後,面對冷吹血時,這般的恐懼和委屈。只能說一直著男裝,專心致力於維護天下封刀的秋名流,是如同一般將士,刀裡來,劍裡去,不曾在意自己是女子,不熟悉女紅和妝扮,以至於梳妝也需要他人服侍,黃泉這倒是看得清楚,清晨就為她妝點。到天都前的對男女情事惡補,仍抵不過真正面對時的困難與障礙,否則她可以在黃泉說出重話,"她只想爬羅喉的床與她歡愛"時,大方承認,因為這就是她的目的,不是嗎?她何須在意黃泉如何看待他是否為放蕩的女子,更不需要為黃泉的話而覺得受傷與委屈。 \[BnAgsF  
e)M1$  
但是事實相反,因為羅喉一直對他的態度不明確,秋風完全不明白羅喉想法,讓她無從下手。而黃泉的意外的干涉,讓她對黃泉有了複雜又矛盾的情緒反應,對黃泉她應該是厭惡的,可是又有莫名得心安,當黃泉在側時。所以冷吹血的輕薄,她心裡是那麼期待黃泉得出現,黃泉成了她在天都可以倚靠的對象與期待的人,這倚靠感覺何來?就是因愛而有的依賴,只是在局勢(黃泉態度)未明前,她似乎也無從承認自己這樣的感覺,因為殺手焉能擁有愛情,這是殺手的致命傷,也是愚蠢的態度,自掘墳墓。 6ZE] 7~X  
z{ 8!3>:E  
羅喉現在立場似乎挺正派的,不為難女子,為秋風設想,給秋風在天都裡最好的安排,做了黃泉的副手,給了黃泉一個名正言順與秋風往來的機會與藉口,其他天都的將領,誰能質疑羅喉的安排,冷吹血雖氣,仍不能違背武君,既是黃泉的手下(女人),黃泉守護秋風理所當然,冷吹血在動作與言語輕薄秋風。雖然黃泉對這安排,似乎有些不服,但他知道武君的意思,無太多異議。所以武君目前為止,是正人君子一枚。 qr */}F6  
KK?}`o  
黃泉在第四篇中,我看見黃泉得溫柔,當她發現秋風硬脾氣之下,不經意展現的脆弱,留下的眼淚,他方明白秋風空有接受刺殺羅喉這個任務的熱忱,認知上有犧牲的準備,但心理上根本沒有完全接受在天都遭受的無情對待,秋風妹妹仍保有她的天真與單純,面對這樣的一個女子,他是如何一再的傷害她,戲弄她,所以一夜以禮相待,這實在是難能可貴了(沒想到黃泉也有善良的一面)。不過,黃泉應該買幾件衣服送給秋風才是,誰叫他撕扯了秋風的兩套衣服,女裝已經所剩無多,萬一不小心黃泉抓狂,又扯破秋風衣裳,教秋風如何出門?(水玲兒的題外話)。超有畫面的一幕,原來天都第一戰將,除了舞刀弄槍外,竟然能為秋風妹妹梳頭打扮,倒是跌破眼鏡。他的輕挑外貌下,也藏有一顆柔細的心,輕手地為秋風盤髻,為她絳唇點朱紅。他的使壞,只為保護自己,在秋風面前,露出難得的溫柔。 1/ a,7Hl  
0bor/FU-d  
關於他激怒秋風,甘願就戮地讓秋風刺他一刀,也許是在清晨一句重話,換得秋風冷靜如冰的態度,震懾了。秋風不哭不鬧,眼神卻滿是心碎和哀傷,平靜的一句話"哈...你跟他們都是一樣,沒有甚麼不同...",這話證明秋風記得她所說的一切,不管黃泉下這話是戲玩笑話與否,秋風是真實地接受他的話,"黃泉不同於冷吹血",但黃泉卻以冷吹血的相同態度刺傷了她。在大殿上,他不避秋風的刀刃,是有那麼想承受那一刀,讓秋風洩憤。黃泉喜歡秋風,表現得那麼笨拙,想讓秋風發洩,卻用最愚蠢的方式,難怪武君看不下去了,出面制止。簡而言之,黃泉面對感情,不如他耍輕挑來的自在,面對感情,他也不比秋風高明。但是我必須讚賞黃泉,那一句"抱歉",不管這是對清晨那一句重話,或為保護秋風不周,或為他對她的侵犯,或為...在在表示他是有擔當的男人,秋風妹妹覺得黃泉給他一種安心感,是真的。黃泉的真心話好像都短短幾字,也許怕說多了露餡,被看穿了~哈哈,挺有趣的泉風!

司馬俟桓 2010-10-03 10:11
如果黃泉在那個時候動手,不就擺明了自己也和冷吹血一樣,覬覦她肉體的登徒子嘛~況且秋風妹妹前一刻才受到冷吹血的驚嚇,黃泉在亂的話恐怕一切就玩完了.... mxIEg?r(  
說不正經的大概就是黃泉太累自己睡死了(喂) y~\z_') <>  
?^hC|IR$  
看到羅喉"目前為止"是正人君子我莫名的笑了XDDDD武君算是他們兩人之間的關鍵點吧,因為兩個人都太彆扭了XD只好有人從中開導和牽線WW 8L#sg^1V  
}\@*A1*X2  
經歷了前三集的風風雨雨~黃泉終於在04稍稍恢復正常(?),變成溫柔的男人啦~~~~ ~9{.!7KPc  
其實我都要懷疑黃泉的惡意根本就是故意的(的確是如此啦...誰寫的啦喂!!!) 09Fr1PL  
Ne=D $o  
黃泉的真心話"目前為止"的確都很少ww只有在調戲的時候才說一堆話...黃泉你真該回去好好檢討一下啦XD

闇夜之喵皇 2010-10-03 13:02
YA~又是泉風文!! 1&dWt_\  
超愛變態的黃泉(秋風真的好像點心唷) aJu b("  
哎呀~冷吹血閃邊巴~~ BUtXHD  
rn(T Z}  
超愛看大大寫黃泉把H當練身體...(我真色女耶) :5ji.g* 0  
黃泉快吃掉秋風呀!!! !a  /  
吃掉他~吃掉他~吃掉他~(鼻血) [g<JP~4]  
看泉風的H文真的好嗨((期待下一篇~ K\uR=L7  

司馬俟桓 2010-10-03 13:27
超愛變態的黃泉www黃泉兄~你會喜番有人說你變態嘛wwwww(泉:只要秋風喜歡!沒什麼不可以!!!!!) zg Lm~  
噗,秋風的確很像點心/////美味可口的點心啊/////// ]]Wa.P~]O  
冷吹血同鞋再次被唾棄了~~~~可惡增加他戲份的下場就變成這樣了哈哈哈哈哈哈~~~(冷:誰害的Q皿Q) LNe- ]3wB  
d8av`m  
人家已經吃過了(竊笑)在這樣吃下去恐怕會精盡人亡啊!!!(銀槍捅) P! :D2zSH_  
呵,討厭啦!這樣說我人家才不會高興哩////3/////

eggtart 2010-10-03 15:20
哎哎~~黃泉呀~~這是先上車後補票的意思嗎?? 9'}m797I'  
先搶了再說......這兩隻都好彆扭! v-OaH81&R  
是說,秋風小妹想復仇,黃泉跟她是同一種人呀~ #\fAp RL  
某些心思應該也很像吧(笑) |Kb-oM&^#  
秋風一直逃避自己的感情呢∼ uA,K}sNRZ  
期待續唷XDD

司馬俟桓 2010-10-03 16:53
對阿...黃泉曰:補票之路,不由分說啊~ A07FjT5w8  
WG9x_X&XJ  
黑咩~!兩隻不曉得是在彆扭個什麼勁!但是兩個人的身體都挺誠實的......呵呵呵//////// ?!b}Ir<1j  
\!`*F :7]-  
秋風還在逃,黃泉已經差不多要承認了(吧)XD

司馬俟桓 2010-10-06 16:26
05、 "QA!z\0\  
)0YMi!&j`  
  自今晨就下起的秋雨,直到入夜都未曾停歇。牽連成串的雨珠靜靜落在月蓮湖內,打起一圈圈漣漪。 t-e:f0iz  
  湖心中央有座緊密相連的兩座亭子,亭上掛了個老舊木匾,上頭提了個「月下鴛鴦亭」五字。 BoXQBcG]w  
  微冷的風夾著水氛撫來,擾動置在桌上的燭火,燭蕊火苗一晃一閃,燈光登時一暗,然風止,燭火復燃起了光。 <Xv]Ih?@f`  
  只聞亭內佳人幽幽一嘆,放下手中筆墨,映著火光的藍眸移往側旁,望看此刻秋夜雨景。 )~s(7 4`}  
  細雨濛濛,讓她憶及了兄長常常掛在嘴邊的那首詩,想到詩意,映著燭光的臉不禁黯然了。 xrp%b1Sy  
  君問歸期?她想,便是未有期罷……打從她決心進入天都,從來就沒有保持著「回歸」的心理。 T-uI CMEf  
  她……是抱著一去不回的心而來,但是這堳o有個人,用他的方法隱諱地告訴她,要珍惜自己的性命。因為只要人一死,就甚麼也沒有了。而死亡,並不會讓事情有轉圜的餘地。 #X`j#"Ov2(  
  黃泉的意思很明確,他知道只要她犧牲自己去刺殺羅喉,結果一定是她死,而羅喉,肯定不會受到多大的傷害。 M{Wla 7  
  這是一場註定失敗的任務,她清楚,她從來都很清楚,只是一昧的欺騙自己罷了。想要替天下封刀分憂,自覺自己能擔當這項任務,並且能夠幸運地抓住那微乎其微的成功機率,一刀刺死羅喉。 g#W)EXUR  
  她太真了,說難聽點,就是她太自以為是,自以為自己能夠成功完成這項任務。 eE+zL ~CE  
  然而如果她不這樣騙自己,天下封刀的人能暫時安心麼?如果她不這樣欺騙自己,她還有那種勇氣站在武君面前麼? >^{}Hjt  
  一連串的自問,玉秋風知道自己內心早有解答,只是在逃避,只是……不願面對罷了…… z1*8 5?  
  就如同她對那人的情感一般。 N.l+9L0b  
)L<NW{  
  她啜了口冷茶,將目光自亭外與景收回,落到石桌上的硯墨紙筆,展開的書信開頭寫著「主席尊鑒」四字,而後已書寫了數行。 YOqGFi~`  
  內容是詢問天下封刀目前的情況,以及……確認黃泉的所做作為。她想要確定兄長和夥伴們是否安然無恙,還是真的如他所言,慘死在他的銀槍底下。 MZv In ZS  
  其實這封信她早該寫了,可是近來她都為了同件事而煩心。 Y7{IF X  
  ……為了黃泉。 Lp.,:z7  
  這段期間她理當是要擔心他的兄長和夥伴,要不就是思考著如何接近羅喉,然她卻沒有因聽聞他們的死訊而痛心,亦或不再去那扇紅窗下埋伏。 q]DV49UK  
  ……只因黃泉。 ia?{]!7$  
  一個心思令人捉摸不定的男人,甚至玉秋風有時都會猜想,是否連他自己都看不透自己的心,才會說詞反覆,以及他的態度,那時而冷漠、時而粗暴、時而落寞、時而欺瞞、時而溫柔……讓她分不清這當中哪一個,才是真正的他。 WnyEdYA  
  或許,都是罷……這就是他,就是黃泉…… An{`'U(l  
  許是看過太多他的謊言,不曉得何者為真何者為假,她才會在此時此刻,寫信回天下封刀。 kFg@|#0v9  
  玉秋風倚著臉,看著幾顆雨珠隨風墜入硯上,挑動靜止不動的墨水。亦如他的出現,於她晦暗的心中,挑動從未起伏的情音。 YKlYo~fGN9  
  瞬間的顫動,令她下意識捋了肩上那件赤銀相間的外衣。 ;`p+Vs8C  
  他的話語猶如在耳,那句簡短的「抱歉」,在這些日子堙A不斷地在她的內心挑撥她的心弦。那句話如今真正指的是甚麼,似乎已不在那麼重要,重要的是他說話時的態度,那打自心底湧現而出的情緒所脫口而出的話語,是他內心最真實的情感。 d,tGW  
  不曉為何她就是清楚他的話絕非欺瞞,正因為如此,才會令她的心,頓時徬徨了。 W1dpKv  
  玉秋風提筆蘸墨,輕輕地在空白的紙上,一筆一橫,視著筆墨的藍眸有些空茫,直到最後那尾收筆,玉秋風恍然回神,驚覺自己在紙上寫的字跡為何。 R?V s8?  
  心一慌,臉一紅,她匆匆丟了筆,將寫了字跡的白紙揉成一團。 {N42z0c  
   ;'~U5Po8  
  就在此時,她注意到亭外不遠處多了道氣息,下意識將視線外望。在一片霧芒夜雨中,那人鮮明的色彩在雨中十分突兀,卻又意外地融入景中。 j^-E,YMC  
  佇立在曲橋上的黃泉手執一把黑傘,隔著雨廉看不清他的面容,然是如此,她卻能確信他的目光是望著這、望著鴛鴦亭的,只因心頭湧現的感覺太過熟悉,唯有那人注視著自己時,心才會跳得如此紊亂。 t6(LO9Qc  
  玉秋風耳根一熱,匆忙避開視線,垂首打算收拾桌上物品,下一秒,帶有他氣息的雨珠,便是輕輕地,落到她落滿霞紅的側畔面頰。 OGpy\0%  
  她緩然回首,一時間不曉得該擺出甚麼樣的表情,結果看在此刻黃泉眼堙A那副呆怔的模樣,煞是可愛。 c>!zJA B  
  察覺到他的目光,玉秋風恍然回神,低頭掩飾自己臉上的表情。 NCR 4n_  
  黃泉的目光落在她的肩上,接著輕輕一哂,將收起的黑傘置到一旁桌腳,玉秋風看著他的背影,那頭披散在後的銀髮上,掛著幾顆小雨珠,映著燭火更顯剔透。 VRV*\*~$  
  玉秋風不曉得自己為何伸出手,撈起他一綹銀絲。他的髮絲如同他的髮色,如同月色一般的光滑柔軟,藍眸映著水珠自上端滾落,小巧的唇便是嫣然一笑。 WT;4J<O/  
  「笑甚麼?」直到黃泉這句帶有笑意的話語,使得玉秋風面容一僵。銀髮自她的指尖滑落,下一刻,她的蔥指已被他的掌緊緊握住。 v'na{"  
  「你做甚……」 (&t741DN|  
  「懲罰妳偷摸我的頭髮。」說罷,竟是拉著她的手,在她指捎落吻。 "*UN\VV+s  
  玉秋風像是觸電般抽開自己的手,然而那陣軟麻早已透過她的指尖,傳遍周身。 RdaAS{>Sk  
  玉秋風咬緊牙,試圖壓抑住因黃泉而起的莫名情慾。然當她餘光偷偷瞄向黃泉,還以為他要出聲調侃,卻發現他僅是微微一笑。 V{4=, Ax  
  她真的不懂這個人,他的一舉一動背後所代表的意思究竟為何?有時她所猜測,往往都是錯的。該說他深不可測,還是……根本就是耍著她玩。 + }1h  
  對……他只是玩弄自己而已,不要忘了這點……玉秋風心中暗道,並讓自己保持清醒,別再被他所矇騙。 gCfAy=-,V  
  柳眉微緊,玉秋風站起身冷著一張臉,欲將桌上的物品收拾乾淨,身側的黃泉卻是傾身,目光掃著石桌,「寫信給情郎?」 }%2hBl/  
  「情……」玉秋風頓了好許,才知道黃泉話中之意。她哼了聲,不做回答。 G8AT] =  
  「喔,如果真有情郎,那我還真是錯怪妳了。」黃泉揀了個石倚而坐,抱起胳膊續道:「原來妳心中念的人不是羅喉,而是妳的男人。」 eYNu78u   
  總覺得他說這話的語氣很酸,但玉秋風卻不明白他為何如此,只是狠狠瞪了他一眼,「是有如何,不是又如何?」 ggn C #$  
  「如果有,我會殺了他。」黃泉看到玉秋風的目光復轉,又是一聲冷語,「不要忘了……妳是我的。」 9bu}@#4*  
  「那……只是你的片面之詞。」玉秋風站起身,轉頭欲出鴛鴦亭,卻被黃泉自後方緊緊扣住手腕。 ),cozN=NM  
  「放手!……啊!」玉秋風一個重心不穩,而後竟是被黃泉反轉,進而拉入懷中。 W;L<zFFbU)  
  熟悉的感覺包裹她的全身,意外地讓她有種心安之感。玉秋風仰臉望著近在呎尺的黃泉,看著那張臉上所浮現的表情,讓她的心一時之間,異常揪痛。 I "Qf};n  
   $[(amj-;l  
  「我想知道,像妳這種不懂男女之事的女子,能擁有甚麼樣的男人。」他的拇指扣著她的下頷,微溫的指尖觸上她濕潤的唇瓣。「……是甚麼樣的男人,可以隱忍不碰妳的慾望,讓妳能……」黃泉的話愈說愈危險,呼出的熱氣撲騰上她早已飄滿紅霞的臉。 [l# 8}dy  
  玉秋風急著想掙脫黃泉,卻被黃泉鎖得更緊。「我、我沒有……放開我!」 v\lhbpk  
  「沒有甚麼?」 zP554Gr?  
  「明知故問!你的眼神……你明明知道,還這樣捉弄我。」他明明就知道她經驗全無,也知道她心中根本沒有任何人,就算有……也只有莫名牽動她情緒的黃泉,可是她卻不願承認那會是「那種」情感。 f wE b  
  一名刺客,焉能擁有感情。況且對方,還是她的仇人…… O2;iY_P7lV  
  「我知道,可是我要妳親口承認。」黃泉笑聲,話鋒迴轉,「妳說謊的技巧,還真不高明。」說罷,便在玉秋風一掌襲來的剎那間,將她鬆了開來。 lQ&"p+n  
  「……是啊,」玉秋風退離黃泉數步,原想冷靜自持的開口,卻仍掩藏不住嗓線的顫抖,「我就是沒你高明。」  fhw J  
  「嗯?」黃泉明顯提高音量,望著那對很明顯的寫著想逃開他的眼眸,內心思忖:該不會這女人自己已經查出甚麼了罷…… X 8/9x-E_  
  只是黃泉這個念頭才剛起,玉秋風卻又道:「跟你這個仇人,我無話可說。」語畢,便往右側的亭子步去。 /6fa 7;  
  黃泉一個箭步向前,扣住玉秋風的手腕將她拉回。玉秋風甩開他的手,方才那句仇人脫口,讓她想起了黃泉對她而言,該是甚麼樣的身分。 n1XJ uc~  
  「我以為妳已問清楚。」 LK>A C9ak<  
  「問清楚甚麼?」玉秋風沒好氣的回嘴。 FT'2 J  
  黃泉聞言,嘴邊無奈溢出一聲嘆。「妳的心思不夠細膩,這樣反而會誤了很多好事。」黃泉意有所指,然他眼前的玉秋風卻是一臉莫名的瞧著他。 -ElK=q  
  ……罷了,如果她是那種精明的女性,他想,他也不會因此產生興趣。 wmV7g7t6  
  「說清楚!」 t_xO-fT)  
  黃泉思考片刻,想來還是直接講明白比較省事,不然在這樣下去肯定沒完沒了。 +4 W6{`  
   W _b!FQ]  
  「那日我殺的,並不是天下封刀的三大名流和左護法。」 }R&5Ye  
  「……甚……?」「是滄海平的手下。」 'v^Zterr  
  玉秋風的腦子瞬間一片空白,卻又在黃泉接近自己後,呈現一片混亂。 iVaCXXf'  
  「滄海平派了幾人尋釁天都,表面是要他們來圍殺天都將領,實際上,卻是讓他們來測試天都將領的實力,而且還是以『天下封刀』的身分,只是滄海平的手下並不知情,只是奉令行事。」 ;9&#Sb/  
  「倘若臣服於天都的天下封刀做出這種背叛之舉,妳想,羅喉是否會殺進天下封刀?」 h 4,g pV>t  
  他看了一眼玉秋風,接著續道:「很顯然,羅喉看穿了滄海平的伎倆,只是不想因這種小事起爭端。況且滄海平的目的,或許也可能只是想提醒羅喉,與他結盟的人、臣於他的人、以及……在他身邊的人,並不一定都安有好心。」 @LyCP4   
  黃泉話止於此,而玉秋風早已變了臉色。 WY& [%r  
  原本她打算要藉由信件確認的事實真相,就在此時此刻,全盤自黃泉的口婸‘X。 q 3nF\Me0  
  然玉秋風下意識不願信任黃泉所說的話,這點黃泉自也看得出來。雖然清楚這一切都是他自作自受,不過他大概也不會後悔。 x*#9\*@EI  
  若一開始不這麼做,他拿甚麼來騙自己接近她的理由? <sncW>?!~  
  「……我不信!你現在會說這種話,只是要我原諒你!」玉秋風退後一步,嘴堳蒢n。只是她也不曉得為何會將這種話說出口,他為何要她原諒他?若這件事純屬騙局,那他就不會是她的仇人…… xfzGixA  
  但這又能代表甚麼?他仍是天都的將領,而她,仍是天下封刀派來的刺客。 -bP_jIZF;g  
  他們之間,又能擁有甚麼!? Ss~yy0  
  「信不信由妳。」黃泉輕笑,「不過妳不認為,妳信了,對妳、對我,都比較有好處麼?」 ;h~v,h  
  「事實的真相,豈有那麼簡單就從你口中說出。」 a(#aEbN?d  
  「可當初妳就是相信我的片面之詞,如今我告訴妳真正的事實,妳反倒要說我矇騙妳了?」 zn)Kl%N^  
  黃泉說話說的理直氣壯,然玉秋風想怒,卻是怒不起來。不曉得是否是因黃泉說話的那張臉,那張過於嚴肅的臉,讓她無法可怒,甚至認為錯的人,還是當初相信他的自己。 7Zw.m M!i  
  「你……為何?就算如此,那為何當初還要對我說出那種謊?騙我,對你而言究竟有甚麼好處?」 KD=W(\  
  玉秋風揪緊雙手,仰起臉,激起波瀾的眼睇看近在眼前的黃泉。原以為照方才那樣的氣勢,他會毫不猶豫地說出他的大道理,只是沒想到,黃泉在這一刻,竟是……遲疑了。 =O o4O CF2  
  「有甚麼好處……」黃泉在心中自問。 ]EWEW*' j  
  是啊,有甚麼好處?他知道這是拿做接近她、戲弄她的理由…… I xk+y?  
  然後呢? nj4G8/U-q  
  然後他接近她、戲弄她後,他又能如何? 5Tg[-tl  
  忽爾腦海裡浮現了羅喉那日在大殿上的話語: =}K"@5J  
  「你想要她。而且,不是你口中所說的那種想要。」 %DhM}f  
  「你不願有人動她,除了你自己以外。」 [ f;o3  
  他真正想要的……是甚麼? g>pvcf(  
  真正想要從眼前這個女人身上獲得的,究竟是甚麼? yllEg9L0z  
  心中那隱隱約約浮現的答案,讓黃泉瞬間蹙起眉頭。像是逃避般避開玉秋風訊問的視線,他轉身,騰轉的銀色衣擺,挑起幾顆雨珠。 L0X/  
   ^_c6Op<F  
  「你不說話是甚麼意思?」藍眸瞅看黃泉的背影,玉秋風沉著嗓,問道。 > e"vP W*[  
  「……妳現在最好是別開口說半句話,」黃泉側臉,「否則,我就要用嘴巴封妳的口了。」 u3vM!  
  「……?」玉秋風瞪著黃泉,思考了許久才真正瞭解黃泉的意思。而黃泉,早已敗給玉秋風那張寫滿「甚麼都不知道」的表情,繞身坐到她面前,在伸手挑起她的下巴時,被終於理解他話中之意的玉秋風避了開來。 m <'&`B;  
  「呵,我還以為妳會等我真的封口,才知道那句話的意思。」 vf;&0j&`  
  玉秋風一聽,整張臉燒得更紅了。 ~ UNK[  
  「你……出去!」 *;: dJXR  
  「這堥禱D妳的房間。」 }l7@:ezZZ7  
  「……那我走總行了罷?」玉秋風實在說不過這個人,也不想再浪費力氣與他掙。 ?np3*;lw  
  她說罷,憤而起身,胡亂收拾了東西就要走出鴛鴦亭。然原以為黃泉會攔她,他卻遲遲沒有任何動作。 3eERY[  
  她站在亭口,突然想起甚麼而轉身回望。只見黃泉坐在石椅上,望看自己的那雙細長眼眸,此刻正蓄滿複雜的波光。 <7 xX/Z}M  
  她下意識忽略他那道的眼神,絳唇低聲,彷彿不想讓他聽到般開口:「那天……你為何不避開……」 'h87 A-\!F  
  玉秋風的嗓音,透過風雨,遞入黃泉耳邊。黃泉知道玉秋風所指何事,但他卻沒有料到她會親自向他提出這個問題。 n?:%>Os$  
  淡藍的眸子瞅著玉秋風,許是因為緊張罷,她的表情及身型都有些僵硬,顯得十分不自然。剎那間他失了笑,應道:「我也想問。」 -?p4"[  
  「甚……」 Seh(G  
  「我明明可以避開的,可是我卻沒有。妳覺得那是為甚麼?」 #HTq \J!  
  「你想死。」玉秋風淡道。卻沒想到,黃泉回答的,比她更加淡然。 i]15g@  
  「對。」 T#.pi@PF>  
  玉秋風瞬間怔然,雙眼不明白地看著說出如此簡短回應的黃泉。黃泉起身,走到玉秋風面前,握起她的手。 B}+li1k  
  他的手,就和外頭的雨一樣冰冷。 LYO2L1u)  
  玉秋風沒有甩開,好似她這一放手,他就會從她眼前消失。 Zo< j"FG  
  她看著黃泉空著的左手,於虛空握住一團濕冷的空氣,接著遞到她的右掌心中,這個動作,彷彿現在她的手上就握著她的短刀,而在黃泉的指引下,漸漸地,朝著他的心窩靠去。 gC+?5_=<  
  手觸上他的胸口,急促的心跳聲,透過她蜷緊的手,傳遞到她的心中。玉秋風面色微變,藍眸不禁上望,視線對上了黃泉那雙深邃的眸光。 ]$i@^3`[w  
  「當時我的確有那種想法,要是被妳一刀刺死那也無妨。然而,那就違背了我一直生存至今的原則。」黃泉輕聲,嗓音令玉秋風有種虛無縹緲之感,「況且,我還有必須去完成的事……」他的目光逐轉銳利,睇著玉秋風有些發怵。「……而妳,也是。」 iAo/Dnp2J  
  玉秋風再度無語,並非被黃泉的話堵得啞口,而是他說的話,讓她不認同都不行。 $38)_{  
  他說過,死了,那就甚麼也沒有了。死亡,並不會讓事情有轉圜的餘地。 tU0jFBB  
  一定還會有別的辦法──這樣的想法自玉秋風心底湧出,而就在湧出的同時,那雙有力的手,將她牢牢擁入懷中。 `\$EPUM  
  對於他的擁抱,玉秋風仍存有被他侵犯的恐懼,然心中的情慾卻也因此被挑起,令她呈現了想掙脫他、卻又不願離開他的矛盾心理。 "0 $UnR  
  「放開我……」她虛弱地開口,小巧的臉被他按在他的胸膛中,強迫她聆聽著那胸口底下的心跳聲。她脹紅著臉,自覺自己的心,已與他的心同步。 nJ}@9v F/  
   8a3 EVc  
  「妳知道,妳肩上披著的是甚麼麼?」 {fJCj152.  
  黃泉鬆開玉秋風,就在這時取下她的那件外衣,玉秋風順著他的視線而望,看著他的手上捧著件白底、襯銀及繡有赤線的織物,這才終於意識到他的這句問話。  &2bqL!k  
  玉秋風羞赧著一張臉,急忙推開黃泉。卻聽黃泉在她身後,輕輕笑著:「妳……在想我。否則,不會帶著它。」 xqb*;TBh*  
  「少自作多情!我、我只是感到寒,隨手從架上取的。」 :DrF)1C  
  「那日我刻意在房間留下的衣物,若是無情,大可將它處理掉才是。」 tl; b~k  
  「你……原來你是故意的!」玉秋風這話一出,便是露了陷。這時再解釋甚麼,也只會越描越黑。 82iFk`)T  
  的確,她是不經意的取他的外衣披上外出,但是那日她在整理房間時,意外看到這件衣物,就知道這是屬於誰的,可是當她想將之丟棄,卻又遲遲無法付諸實行。 /gn!="J  
  只因為……這是屬於他的麼? ey6ujV7!  
  她下意識地留住他的衣物,是否代表,她下意識地想要留住……這物品的所有人? ?a-5^{{  
  黃泉不做任何回應,只是那樣輕薄的笑容,就證明了他的答案。就在玉秋風打算繼續言語攻擊,黃泉那雙有力的手,便是自她的身後將她擁住了她。 oFGWI#]ts>  
  熟悉的氣息隨著他的擁抱襲了上來,那般高熱、滾燙的氣息,瞬間灼得她體無完膚。 ~=Q^ ]y,  
  「你別碰我……」她說著,嗓音卻是虛浮,一點也不想拒絕的話語,而是另一種變相的依靠。 A*g-pJ h  
  黃泉的唇親吻她泛起紅潮的後頸,而後低聲:「除了我以外。」 "W~vSbn7  
  「你……」「除了我以外,誰都不能碰妳。」 '&nQ~=3  
  他說著,搭著她的肩將她反轉。 9Dbbk/j|  
  「我說過,妳是我的,只能是我的……」霸道的宣示話語已成細碎呢喃,黃泉半掩著瞳,側著臉緩緩挨近玉秋風。 q ~^!Ck+#*  
  玉秋風知道她是可以逃的,因為他雙手刻意放鬆的力道,讓她可以有掙脫的空間。她是該逃、或者不該?然而該與不該,後果……又是為何?  VeSQq  
  倘若無情,她怎會如此思念他的一切? N=\weuED  
  倘若無情,她怎又會因他而痛苦?  md ,KRE  
  答案為何,她幾乎已能明瞭。 q[GD K^-g  
  只是她仍不願承認。 Sy' ]fGvx  
  然身為人的本性,仍舊矇蔽她的理智。在此時情潮湧現之時,那所謂的理智線,也不過脆弱如蠶絲。 53 -O wjpx  
   >7PNl\=gG  
  藍眸復望那張雕鑿深刻的臉容,原本略顯痛苦的複雜表情逐漸逝去,恢復她原本只因他而呈現的羞卻臉容。然而她還是本能地出手防衛,卻理所當然地被他的掌按下。 - AU{Y`j  
  長睫輕掩,遮住那雙盈滿些許罪惡感的瞳。而在他的唇落下之時,只餘單純的慾望,卻又反抗似地咬緊牙,含糊地喚出他黃泉二字。 '4SDAa2f  
  隱隱聽到他發出了笑聲,摟著她靠上一旁欄杆。雨水自亭外墨色飛濺而來,打上兩人皆泛紅暈的臉顏,卻也冷卻不了在兩人體內激起的狂熱烈火。 ~oJ"si  
  黃泉扣穩她的後勺,加深親吻的力道。薄唇吸吮著她的唇瓣,舌尖描繪著她的唇型,就在玉秋風因疼痛而稍作掙扎時,齒牙一嚙,雖無嚙出血絲,亦也在她的唇上,留下一條火紅的印痕。 QYi4A "$ `  
  玉秋風發出一聲嗔吟,他便趁隙將舌尖伸入她的檀口,與她那總是不知所措的軟舌交纏。她難受地想退開他,黃泉就更是強硬地征服她,交纏的唇舌和雜彼此口液,亦是充滿對方的氣味,交吻的水聲,和交錯的鼻息聲,瘋狂攪亂雙方的神經。 k?$I4&|5Nt  
  黃泉鬆了唇,兩人未收的舌尖牽出一條透明色的銀絲,黃泉指尖一挑,將沾了口液的指抹上她的絳唇,在她的喘息聲中,多了更多銷魂的嚶嚀。 Xdw pn+7s  
  玉秋風現在就像是在違背自己的良心,在做這天理不容的事。只因為順從她的慾望、因他而起的慾望。然而只要是人,都無法控制這種情慾……正確來說,是性慾。 T];dFv-GT  
  「我喜歡妳……現在的眼神……」不曉得是刻意還是無心的斷句,聽的玉秋風心跳得更亂。她像為了減輕罪惡般而閃避他的眸光,因為她還記得,他之前說過他喜歡她瞪他的眼神,而方才她……並沒有瞪她,而是……那種情慾高漲的眼眸。 r?IBmatK/  
  「玉秋風……」他低吟著她的名字,複又在她的唇上落了一吻,接著如亭外的雨點,輕輕打上她的下頷、她的纖頸,修長的指尖揭開她的衣領,隨著他的吻觸上她瑰色的膚體,在那上頭的印痕,皆已消去泰半。 $rlrR'[H  
  他順著她略顯快速的呼吸起伏,一吻一吻,扎扎實實地熨燙在她的肌膚上,疼辣之感令玉秋風面容稍作扭曲,而雪白色的膚體,堪不起他的唇舌咬嚙,很快地就在上頭留下一點一痕的朱紅烙印。 ~d].<Be  
  感覺到玉秋風的手在推他的額首,黃泉抬起眼,看著有些惶恐、亦也不甘的玉秋風,當他以唇形讀出玉秋風想開口說的話時,一吻立即欺上,瞬間斷了後話。 #wo *2 (  
  「唔呃……」這突如其來的吻,意外讓玉秋風恢復些許理智,被鎖在黃泉懷裡的她使勁氣力推著他的胸膛,然他胸口的滾燙卻讓她一再退縮。他的舌夾雜銀唾再度竄了進來,像是一陣狂浪橫掃她的檀口牙壁,激烈的吻聲再度傳入她耳畔,讓她的面紅更甚。 tbWf m5 $  
  他的左手按著她的右臂,右手則是緩滑而落,隔著她的絹料衣紗,輕撫按揉她的胸口,接著在他鬆口之時,兩指擰捏上她的粉點,讓唇角滑出銀液的玉秋風禁不住呻吟出聲。 Ij$C@hH  
  黃泉亦是低喘著氣息,呼吸交錯於彼此廝磨的耳鬢之下。一赤一墨的長睫擦過對方眼瞼,兩人雙眼半開半掩,卻在如此近距離下,交換了平時不曾見過的愛慾視線。熱切的目光看得兩人心思紛亂,他們都在勾引著彼此,只是當下,不知情已矣。 D$7#&2y  
  溫熱的唇細細吻著她冒出薄汗的容顏上,而雙手則是更是加重力道地愛撫她的渾圓,揉擰她已發硬挺的乳點。 J/O{x  
  那般疼痛的觸麻感更加挑起玉秋風的慾望,同時那最後一絲的反抗盡失,雙手再也無力抵抗,只能摟緊他的腰,眼觀他的容貌、鼻嗅他的氣息、耳聽他的喘吟、膚觸他的炙燙。 8XG';K_  
   9Msy=qvYG  
  他是誰……他是誰……他是誰…… &!OEd ]  
  而她自己,又是誰? ,2^4"gIl  
  然這個問題的答案,又有何重要? c!_c, vwrn  
  當她察覺衣帶一鬆,而他的手確確實實貼服在她的胴體上時,玉秋風終於有種錯覺,一種他們是對戀人的錯覺。 0ZM(heQ  
  一個她永遠都不該相信的錯覺。 R(`:~@ 3\6  
   p[(I5p: L  
  就在玉秋風準備闔眼,一切都將放縱的時刻,細雨綿綿的亭外,卻是傳來了兩道急促的奔跑聲,那雙雙繡鞋激起的水響,讓玉秋風猛然一震,原本軟綿無力的手登時有了氣力,一把將黃泉推了開來。 wD=]U@t`,  
  黃泉不明所理,慾望被打斷的怒意無法言說,但當他順著玉秋風詫異的目光回頭望去時,才知道她突然拒絕自己的理由。 ZZ7qSyBs?  
  兩個刀衛雙手的油傘未收,髮飾衣飾一片混亂,就這樣怔怔地站在亭口,視線就停留在靠在欄杆上、衣衫不整的兩個人。 MUAs(M;  
  「我……」 kQ lU.J>^  
  「小姐……」 ,/D}a3JD  
  主從三人對看良久,才硬生生的擠出這幾個字。玉秋風錯過了第一時間解釋,現下這個情況,已不曉得該做何收場。 @phVfP"M  
  倒是黃泉,卻是很從容地去取他的外衣,批上衣物凌亂的玉秋風。而這個動作,終於讓僵在亭口的刀衛們有了反應,他們倆急急跑到玉秋風身側。映紅握著她的手拼命發抖,而殘霞更是抽出短刀,直指站在前方的黃泉。 n{FjFlX2=  
  「你……對我們的小姐做……」 SkE<V0  
  「殘、殘霞……」玉秋風按住她的手,盡量用冷靜且無情感的話語開口,「我沒事,只是有點誤會……帶我回房罷。」 pK@=]K~l0  
  「可是……」「小姐,這不是誤不誤會的問題,您……」 MDU#V  
  「我說的話,聽不懂麼?」 68Gywk3]=u  
  「小姐……」 pYx,*kG:HW  
  玉秋風掙開她們兩人,走到石桌前將物品收拾整齊,她知道後方那人的視線在盯著她,卻是連餘光也不願在去與他對上。 DK\XC%~m  
  直到她收拾完畢,打算與兩名護衛一同出亭時,自身後遞來了一把黑傘,她回望,而黃泉,就在他的身後。 +yp:douERi  
  「拿去罷,小心著涼。」 P"8Ix  
  兩人的視線在剎那間對了上,還來不及分清藍眸底下的情緒,玉秋風便又急忙避開。 Y @p<f5[c  
  ……只是她的手,卻確實地接下了他遞給她的黑傘。 I I+y  
   ;^5k_\  
  獨自佇立在亭內的黃泉,默默地望看三人相偕離去的背影,直到他們消失在遠方的篝火處時,才漠然將視線收回,轉而望往石桌。 x}yl Rg`[  
  殘燭微弱,蠟淚溢滿蠋台,而就在此時,黃泉眼角瞥到石桌底下,那張揉曲成團的紙張。細眉微挑,他低身將之拾起,而後一攤…… G{3 |d/;Bt  
  「……哈。」他笑了,笑容是難得一見的溫柔。 >ESVHPj]  
  在皺摺不堪的信紙上,以極為飽滿的筆墨,僅寫著「黃泉」二字。 -2M~KlYl  
  她的心中,的確有他。 x9vSekV  
  夜色茫,雨瀟瀟。 n^Ca?|} ,  
  冷風吹落燭影搖。 nt#9j',6Rn  
  然他的心,卻是因她,異常暖著。 d+ jX49Vt  
   a%T`c/C  
   STp9Gh-  
   #i[:oC6m:  
   P>V oA  
   1f`De`zXzr  
  待續_ m2c'r3UEu  
   H648[H[k  
  如果說《銀虹》媦g的是不乾脆的黃泉,那麼在窗堙A這兩個人都變的更不乾脆了XD果然是笨蛋夫妻啊∼害我這幕月下鴛鴦用了整整一回合的字數=3= dFm_"135  
  不過現在仔細想來,這還是他們兩個人第一次說這麼多話吧∼然後還有就是…… j uA@"SG  
   c ZYy+  
  黃泉你終於沒有撕破人家衣服了喔喔喔喔喔喔我太感動了!!!!!!!!(銀槍捅) |ia5Mr"t  
  (泉:還不是因為道劇組的說經費有限!才說拜託我別再撕了!哼!撕起來不是比較有視覺效果嗎?真是……) "mK`3</G  
   gV2vw e  
  然後嘛就是,為什麼我總覺得這回的結尾結的很溫馨啊!我、我明明就不打算讓這兩個人好過啊……果然泉風真的很不受我的控制,太萬惡、太萬惡了……(碎碎念)

fenji 2010-10-06 21:40
sofa Vu:ZG*^  
不小心又點進來大人的文了,誰讓這文既戳中西皮又戳中萌點呢。。。 |U%NPw5  
更新的這次內容好治愈,黃泉的心裡暖暖的,我也是,捂臉。。。 (?jK|_  
雖然兩位依然彆扭著,但看得還是覺得很舒心(大概虐心的在後頭?大霧——) ^kKLi  
兩位在彆扭中的心越發貼近……

司馬俟桓 2010-10-07 20:42
恭喜沙發w Lce,]z\ _  
對啊......05不曉得是在溫馨什麼,我真的不打算讓他們有好日子過阿!唔喔喔~!!! B\J[O5},  
有可能喔(?)虐的還在後頭呢呵呵...呵呵... D+]mKPB  
搞不好就是因為兩人都彆扭,所以才會相互吸引....嗎(咦咦!?)

夜凰曉 2010-10-07 23:14
每次看樓主的文都覺得實在太OVER了   =          =" \p4*Q}t  
OrkcY39"~a  
看黃泉調戲玉秋風,就是覺得很好看 kTL{Q0q  
s41%A2Enh  
秋風 : 就是有你們這群人阿 !!!!  (( 怒指

水虎 2010-10-08 15:25
如果是火狐夜鱗性格的黃泉,他的原則是埋在心底的.他的行為飄忽不定,但是原則不會更改. w <r*&  
黃泉對秋風,多少有一點恨,恨她的心直口快,恨她生活在陽光下,恨她的感情單純 . u$\.aWol  
偶爾的溫柔是點綴?或者是不小心的流露?復仇目標與順從自己的心,到底哪個最重要.如果不能做出抉擇,那麼他對玉秋風,恐怕也會繼續的不明所以地虐吧(其實也是虐自己). J67 thTGFq  
想來,其實無論黃泉選擇的是復仇,還是選擇感情,對兩人都是一種解脫.無法評判哪一種才是最好的結局.

司馬俟桓 2010-10-09 16:37
To 夜凰曉 G*=HjLmZg  
太over是指哪方面的over呀...=///x///=? 3r~8:F"g  
哈哈!誰叫泉風就是因調戲起家的呢(咦?) [<@L`ki  
所以黃泉兄今天也要努力調戲啊!!!!(秋風:啥毀!?) ? NoNg^Of  
1uo- ?k  
To 水虎 (Y~/9a4X  
我覺得兩個人對彼此都是又愛又恨的吧...這樣才好啊!我就是要這種愛恨混雜的關係,然後透過性讓彼此的情感燃燒的更加強烈阿哈哈哈哈!!!(欸) h4n~V:nNm  
黃泉也是個自虐的人吧...就是因為虐才感受的深啊,或許秋風妹妹也是?////

水虎 2010-10-09 16:54
天然呆阿桓誒XD...這種恨當然也是一種愛咯.因為不敢或者不願面對,所以就被黃泉童鞋當成是自己恨了啊(也是一種很好的理由來給自己撐面子).所以當然也可以說是愛她心直口快,愛她生活在陽光下,愛她感情單純咯!因為這是火狐夜鱗沒有這些的啊.話說..沒有愛哪有恨...愛恨一念間啊XD..所以.勇氣.和決斷啊!!! Z\0wQ;}  
他越想讓事情簡單一點..就越麻煩XD. dp W`e>o  
秋風妹妹.秋風妹妹的恨吶...喂...沒招你惹你.你你你黃泉你幹嘛跟我過不去!!..這是最開始的理由吧XD s) \PY  
於是..繼續緊湊緊張下去吧

司馬俟桓 2010-10-10 17:42
咦!!我竟然也會被說天然呆!可見我的心還是很純良的嘛~(無關吧) c44s @ E  
男人總是愛面子的嘛.....如果先承認自己的情感就輸了!所以死都不肯承認,繼續玩弄可憐的秋風妹妹  l7t  
但秋風妹妹也不是省油的燈啊~想要她先承認也很困難阿...雖然我覺得她已經發現她自己的情感了ww )a^&7  
噗...誰叫她那種個性,就是欠黃泉調戲呢(咦...原來是因為秋風妹妹好調戲,才會招惹到黃泉的嘛XDD)

司馬俟桓 2010-10-10 19:14
06、 T FHYB9vV  
P,8TO-e7  
  用完晚膳,玉秋風向殘霞映紅說她心情鬱悶,想獨自一人到外頭走走。 >_Tyzl>z  
  聞言,兩刀衛面面相覷,卻也拿不出理由任何理由拒絕。 Csu9u'.V  
  她們知道她們的小姐在這種時候,特別需要自己一人靜靜。但也因為她們不放心她,所以最近才會經常自兵營那頭,偷偷摸摸地溜來探望她。 Ifp8oL?S;  
  她們兩人看著坐在春凳上的玉秋風,再望看置在桌上那只來自天下封刀的書信。 oyiG04H&  
  燭火搖曳,將三人映照在牆面的影子,同鬼魅般虛微晃動。 V'b4wO1RV  
  那只書信,他們三人皆看過。雖然玉秋風並無向她們說明事情原委,但心思細膩的她們也略知一二。 TTO8tT3[6}  
  「如果小姐外出不希望我們相隨,請務必別走出秋月宮。」 \6AM?}v  
  「殘霞……」映紅回頭欲語,殘霞立即給了她禁聲的動作。 N(i.E5&9  
  「我知道。」玉秋風頷首,起身取了件輕薄的外衣披上。時序逐轉,眼看冬季就要來臨了。 )-I/ej^  
  代表她的秋季,即將結束了罷…… V1,p<>9  
  當她的手倚上門板,推門的剎那,那陣自外頭吹來的蕭瑟秋風,瞬間讓她慘然一笑。 SOPair <r  
  這道風送來的,是片片消逝於月夜下的美人啊…… zSA"f_e  
  為何在這座宮堙A總有那些好似永遠都綻放不完、亦也凋零不完的曇花呢? *QN,w BQ  
  那人安排自己入主秋月宮,是否就是在提醒自己,生命,僅是轉順須臾,曇花一現已矣? MHp:".1  
  玉秋風拈了一片曇花殘片,隱隱聽到唇邊溢出了一聲嘆,便是取了映紅遞上的紙燈。在這陣秋夜冷風再度掠來之時,吹落門前那滿地殘敗的月下美人。 #)L}{mHLM-  
_*z ^PkH  
  * n"?*"Ya  
   a?ete9Q+  
  入夜的天都一直很靜,靜得極不不自然,彷彿沒有任何生氣,唯有魑魅魍魎盤旋於此,隨著夜風擾過林葉,發出令人毛骨悚然的呼嘯聲。 %V1jM  
  玉秋風獨自提燈前行,冷風吹來,手中燈籠晃影,火光明滅,將她的臉映得愈發蒼白。 Y{~`g(~9_A  
  關於天下封刀那紙書信,三人皆認得那是主席刀無極的筆跡,不可能造假。 ]?V:+>t=  
  回覆的內容,嚴正否決玉秋風所傳來的訊息、也就是天都將領殺害其餘三大名流、及左護法御不凡之事,證明他們都還待在天下封刀堙A為中原武林四出奔波。 k "=*'  
  同時也提出幾項疑問,諸如為何會有這項訊息流露而出?背後是否有人指使?這些都是身在天都的她們所必須查清楚的,而天下封刀方面,也會針對此事開會討論,也會以外頭的資源展開調查。畢竟……這是個有損天下封刀與天都關係的謠言,倘若一個不小心導致和平破裂,因此走上爭戰一途的話,那麼先前為了和平所做了屈辱不就失去了意義,以及目前正與其他正道進行的密謀,不也都將前功盡棄? N*[b 26  
  貝齒輕嚙下唇,佇在碎石小路的玉秋風抬起臉,仰望披著一層薄霧的月天,濛濛的月色將她的身影,映得更顯孤寂、更顯落寞。 \R9izuc9  
  其實玉秋風並沒有想過事情會演變成如此,原本她只是想確認黃泉所說的話是否屬實,未料主席等人的反應會這麼強烈,才讓她意識到這件事情的嚴重性。父親和兄長也跟著主席的信夾了封家書,兩人很是擔心她在天都堛滷〞p,並且要她若是知道消息來源,一定要讓他們知道,整件事情才能順利的調查。 Z molL0y  
  她當然沒有把他的名字寫在信上,除了那時自己恍了心神,在空白的信紙上無意識黃泉二字除外。 K/(QR_@?  
  ……若那時在鴛鴦亭埵o就相信黃泉,那麼現在她是否可以不用為了這事煩心,而是專心一致地思考要如何對付羅喉? WNeBthq6  
  「相信我,對妳我都有好處」,當時他的這句話,到了此刻,確實應驗了。 d %FLk=]  
  她輕歎,夜風迎面撫來,吹動她額前髮飾。 r=37Q14v  
  羅喉啊……她想,當初她的目的不是很單純的麼?接近羅喉、勾引羅喉,然後再一刀將他刺死,行刺不成,便同歸於盡。 7m%12=Im5  
  應該是這樣的,但因為黃泉的無端牽扯,使得整件事情趨於複雜。 2xUgM}e  
  就連情感,亦同…… GwA\>qXw  
   )zy ;!  
  唉,現在想這些……做甚呢?她出來的目的便是散心,若再繼續想下去,只會使自己更加煩躁,最好的方法,就是不再去想。 h=6D=6c  
  她將自己的思緒放空,獨自踩著銀光月影,漫無目的地前行。 ?v:F GO  
  直到一片粉色,透過風飄影而過,空茫的雙眼這才恢復了神采。 PZ#up{[o  
  一回首,銀與粉交織而成的畫面落入眼簾,這甫落,便深深地震懾她的內心。 0$b4\.0>~  
  皎潔月色下,一株巨大的桃花樹佇立於此,桃片隨風紛飛,妖嬈地撥弄自天穹而落的純色銀光。 <5Ll<0  
  「啊……」嘴裡不禁溢出讚嘆。沒想到竟能在天都內,見到如此生氣勃勃的桃樹,讓她原本煩悶的心情,瞬間好了泰半。 "*`!.9pt  
  玉秋風走向前去,藍眸上望這株開得豔麗的桃花,看著在眼前片片飛舞的桃瓣,桃氛似春風拂面,令她的心情也隨知愉悅起來。 Z0v?3v}9^  
  望看了半晌,這時玉秋風才感到困惑不解:為何在這種入冬之時,會見到在春季時才會綻放的桃花樹? #l`\'0`.  
  她凝著一片落入攤開掌心中的桃瓣,不解。 <_k A+&T  
  當她再度抬首之時,注意到了在這株桃花木後的不遠處,就是一迴長廊,長廊盡頭處,則有間燃著燈火的小廂房。 #Muh|P]%\  
  ……那堙A有人麼? J"S(GL  
  玉秋風疑心一起,這才發現此地景緻不甚熟悉,自己竟已不知不覺出了秋月宮。 Jqgm>\y  
  想回房的念頭甫起,心卻念著那間廂房內待有何人,那人為何會居於庭院內有如廝美豔桃花之處? !/a6;:_y  
  最後好奇心略勝一籌,她決心一探究竟。 uzmYkBv  
   PJ&L7   
  玉秋風來到廂房外,那扇異常眼熟的窗框讓她懾了心魄,如同闇夜中燃起一簇烈火,是腥紅的血色,是扇赩窗。 bJ9*z~z)e  
  藍眸瞬間掀起不安的波濤,握著燈的手不自覺地發起顫。那日的記憶過於鮮明,恐怕至今對於那日黃泉在窗下的侵犯,那些恐懼,仍是勝過內心那股莫名的情愫。 r| ]YS6  
  天都內的建物皆以簡約樸素為主,基本上是不會用到朱漆這種豔麗的色調,武君寢宮會是赩色的窗框,據說是他殺了不忠的部下時所濺上的鮮血,鮮血不退,永遠都是那般艷紅,詭麗的令人毛骨悚然。 >z /.8!#Q  
  然眼前的這扇赩窗又與武君那扇不甚相同,雖同是惹眼的赤色,但相較於令人膽寒的血色,眼前這扇窗的漆,反倒有種令人溫暖之感。 =j~:u.hc'  
  原本興起的退縮之意漸無,且那人也不可能會剛好出現在這。於此,玉秋風屏住氣息,以以往潛伏於武君寢宮那扇赩窗的方式,小心地靠近窗框。 H2Z e\c  
  房內燈火搖曳,隱約瞥見有道人影背窗而立,玉秋風朝窗內望去,那人僅僅穿著一件白色素衫,兩手一上一下,正攤著一張卷畫。玉秋風瞇眼細看,那張畫所描繪的,似乎是有著一頭赤紅長髮的美麗女性。 Q}l~n)=  
  玉秋風這時目光重新轉回白衣男子上,這才發現那一頭卸下的銀流長髮,和那雖非身著戰袍、卻顯得異常熟悉的背影…… ^~vM*.j~j  
  這人不是黃泉……還能有誰? KXl!VD,#`=  
  原本因窺視而造成緊張的心,此時此刻,卻異常揪了緊。為得不是他為何出現在這堙A而是他的目光……所注視著那個畫中之人。 Ahba1\,N$  
  「那人……是誰……」心中浮現出這個問題時,細灣的柳眉便是一蹙。玉秋風的手扶上窗框,唇抿緊成一直線,藍眸隨著屋內的燭光晃影,心,也隨之浮動。 D@.qdRc3  
  望著他凝視著畫像的背影,讓她憶起了那日房內,他輕執她的髮絲,替她梳髮綰髻,他是用自己攜帶的髮飾替她簪髮。那時她心想,他是不是……有個真正的女人?不似她自己,只是一個供他戲弄、洩慾的玩物,而是真正的付出及奉獻,真心愛著的女子…… -I6t ^$HA  
  玉秋風心亂如麻,發覺自己連一刻也不想在待在這,咬緊的下唇如血般殷紅,映著赩色的窗框更顯淒艷。 $%M]2_W(  
   dKD:mU",M  
  玉秋風欲轉身離去,卻見一只穿戴火色護套的手,自她身後,輕輕覆上她伏在窗框上的左手。 -&]!ig5v  
  玉秋風一驚,握著燈籠的手猛力一顫。燈籠落地,火光乍息,僅於一絲白煙向上繚繞,宛如瞬間亡於月夜下的,一簍幽魂。 v.4G>00^  
  掌背上,是熟悉的觸感,是屬於他的厚實掌心,是屬於他的溫熱掌溫。 3HuGb^SNg  
  可當她想鬆開手,那只戴有護套的手,卻是一個收攏,穿過她的指縫,將她的手用力握得牢實。 =O8>[u;  
  「妳果然有偷窺別人寢房的興趣麼?」熟悉的嗓音伴隨熱氣,自身後附耳傳來,使得玉秋風耳根登時一躁。 D*PEIsV  
  「你怎麼……」藍眸望看窗內,黃泉觀畫的身影仍在,那麼此時出現在自己身後的,又是誰? l1O"hd'~s  
  「只是簡單的幻術,就騙倒妳了麼?」僅聞一聲輕哂和彈指,寢房內那道觀畫的人影,即刻化作一團炙火,接著消失無蹤。 F&7|`o3  
  知道事實真相的玉秋風有些羞惱,她掙開黃泉的手,走經他身旁欲離,卻又被黃泉一把抓了回來。 bi",DKU{l  
  「你做甚麼!?放開我。」玉秋風抬起臉,雖然臉上染有紅暈,但眼神卻異常冷淡,且看起來並不像是裝的。 n{etDO  
  黃泉只覺胸口一悶,卻刻意忽略心中感受,笑聲:「怎麼,不是來找我?和我道歉的麼?」 dkDPze9l  
  「道甚麼歉?」 q~W:W}z  
  「道不肯相信我說的是實話的歉。」 R?9x!@BV  
  當黃泉這句話說完,玉秋風人已被他強行拉入房中。他讓她在茶几旁坐定,便著手泡起茶來。 Gky^S#  
  「你不用這樣款待我。」 E'U x2sh  
  「喔,這樣就叫款待了麼?」黃泉哼了一聲,繼續泡茶,不理會玉秋風那張急欲離開虎穴的冷臉。 s0D4K  
  玉秋風瞪著他,然知道這樣做只是徒勞,認命地收回目光,轉而開始觀察起房內隔局。 "8cI]~ V  
  和自己那間寢房差不多大小,只是擺飾相當精簡,她亦是看到那把銀槍,就置在那扇紅窗旁。銀亮的月色自窗外透了進來,將槍上的月狀映的美麗透白。 rcMf1\  
  然當玉秋風眼睛掃到方才他取茶具的櫥櫃一旁,那幅收得整齊的人物畫就置在上頭,讓她內心頓時激起濃烈的五味雜陳。 esx/{j;<u  
  這就證明了,剛剛她看到的的確是黃泉本人,惟有他出現到自己身後時,映入她眼簾的,才屬他所製造出來的幻象。 o59$v X,  
  那麼那幅畫中的紅髮女子,確有其人了麼…… hh%?E\qM  
   $7g+/3Fu^  
  「在想甚麼呢?」黃泉的嗓音喚回她的神智,她的視線回到几上,眼前擺著一杯熱茶,和一盤以桃瓣做裝飾的小糕點。 Av5:/c.B  
  「沒甚麼。」 Vr( Z;YO  
  她看著黃泉在自己對首入座,低聲回道,卻是沒去動眼前的茶水糕點。 > l0H)W  
  「是麼。」他倚臉輕笑,握著小匙撥著自己盤中的桃花花瓣,玉秋風覷著他的動作,沒頭沒腦地扔了一句:「這是你自己做的?」 gOW8 !\V  
  「若要我說,是我的女人做給我的,妳信麼?」黃泉笑著,然玉秋風卻是怎麼樣也笑不出來。 -]D/8,|s  
  心中莫名的糾痛,就在此時更加擴大了開來,好似蠱毒般迅速遍及她的全身,痛楚麻痺了她的四肢,就連呼吸,也跟著難受了起來。 H, :]S-T  
  「其實妳來找我,比我想像中早了幾天。」 3T gX]J@  
  「……我並不知道你的房間在這堙C」玉秋風反駁,語句因胸口悶痛,而顯虛浮。 fHH  
  「那麼,下意識呢?」似要證明食物無毒,黃泉取了一塊糕點送入口內,然眼神卻是直勾勾地凝著眼前的玉秋風,那種眼神,彷彿是在告訴她,她亦與那些糕點般掌握在他的手中,並且,任他宰割。 -rm[.  
  「我要離開了。」玉秋風說罷欲要起身,卻發現自己的雙腳似是綁了重物般,動彈不得。 e3:L]4t  
  「不把話說清楚,就想離開麼?」黃泉笑著搖頭,取茶低啜。 l$EN7^%w  
  「我和你無話可說!快放開我!」 dpNERc5  
  「如果不把問題解決,對妳也是種困擾罷?」黃泉放下茶杯,細長的眸睇著玉秋風,「不過,要是妳當初就相信我的話,那就不會把事情弄得那麼複雜了,不是麼?」 N8#j|yf  
  「你要我怎麼相信你!?就連你有女人的事你也沒有說過,還說甚麼我是你的,你……」 lG94^|U  
  玉秋風發現自己說話太急,竟把她心中所想的全都吐了出來,臉色由瞬間的蒼白,頓時刷作一片火紅。 p WJ EFm  
  黃泉亦是有些意外從她口中說出的話,他盯著一臉不知所措、而且看起來好像氣到快哭的玉秋風,卻連句調侃的話也說不出口。 HBtk)  
  她剛剛,看到那張畫了麼……?他只是知道玉秋風從外頭窺探,並不知道那樣的角度,可以看清楚他的動作。 urjf3h[%  
  「……算了,跟我有甚麼關係。你快點放開我,不然我就……」 !%('8-x%  
  「就怎樣?」話雖如此,黃泉卻意外解去玉秋風的束縛,讓她重獲自由。然他這般舉動,卻讓玉秋風感到更加莫名。 4m1r@ $  
  她站起身,瞇著有些混亂的藍瞳,與坐著的黃泉對視數秒,唇口開開闔闔,但仍是無法吐出隻字片語。 bSX/)')j U  
  玉秋風咬緊牙,轉身欲離。然而最後,仍是那熟悉的力道,用力扣住了她的手腕。 y*vSt^  
  她沒有回頭,只覺雙肩皆無力地顫抖著,咬緊牙,選擇再度掙開他的手。 ow3.jHsLA  
  黃泉眉頭一皺,將欲往房門外跑的玉秋風,重新拉回自己身邊,玉秋風這回不掙扎,反而轉過頭來,冷冽的藍眸惡狠狠地瞪著他,唇口溢出了一句…… 0Q_*Z (  
   bD:0k.`  
  「騙子。」 RLnL9)`W  
   Y`bTf@EP>  
  這兩字就像劍刃般,瞬間貫穿黃泉的心,疼得他差點就要鬆手讓玉秋風逃離自己。他微抿唇口,臉上異於內心起的痛楚,搶笑:「妳在在意我。」 ^sLx3a  
  「我沒有。」 H%>4z3n   
  「有沒有,試看看就知道了。」黃泉邊說,邊把察覺情況不大對的玉秋風攔腰抱起,接著轉身入了堜苤A將她扔到床上,在她掙扎坐起身時,跟著上了床舖,用力將她按倒在自己身下。 5j1d=h  
  「你放開我、放開我!!」玉秋風奮力掙扎,纖細的長腿一抬,欲攻擊黃泉下首,卻輕易地被他的腿制服。 Ws@'2i\;  
  「妳沒有權力命令我。妳是我的下屬,我說甚麼、做甚麼,妳都不能有任何異議。」黃泉捏緊她的臉顏,垂首與她近距離四目相交。紊亂的呼吸撲騰彼此,就連那樣銳利的盯視,都如引魂般誘惑著彼此的心。 X4!7/&  
  「唔……」玉秋風別過臉,想藉此避開他的視線,卻又被他的手捉了回來。 F1L[3D^-  
  「妳如果不在意,為甚麼會有那種情緒?」 TI< x;p  
  黃泉話才剛說完,頸子瞬間一涼,他將目光下望,才發現玉秋風手埵h了一把短刀,刀尖正抵著他的喉嚨。 crP2jF!  
  「要談……到外面談……」她的刀雖冷,但嗓子卻是沙啞、顫抖的。 Ms(xQ[#+  
  黃泉垂眸,看著底下這個努力想要克制自己情緒的女子,原本抓著她下頷的手一鬆,轉而握上她握著短刀、也在抖顫的右手。 8a P/vToa  
  「妳害怕麼……」他挑起唇角,吻著她內側手腕。唇的溫度似是烈火,而她的軀體就是乾柴,這一觸,燒得遍地祝融。 ?s^3 o{!<W  
  玉秋風臉一紅,握刀作勢要刺入他的咽喉,下秒,被他的手按落而下。 +)jll#}?  
  「呵……談正經事罷。不過不用到外頭談,在床上談即可。」 chE!,gik  
  「為甚麼!?誰知道你是否圖謀不軌。」 ;J5z  
  「已經圖謀不軌好幾回了,差得了這次麼?」黃泉邊說,邊將躺在床鋪上的玉秋風一把拉起,「刀收好,我可不想在床上跟妳打起來。」 Lau@HYW0  
  「……你得保證你不會碰我。」 k5.5$<< T  
  看著那雙武裝起自己的藍眸,黃泉笑了一聲,倒是給了允諾。 :BF? r  
   A>yU0\A  
  玉秋風半信半疑地將刀收起,仍是能遠離黃泉就盡量遠離,退到了床的最底部。 & oS$<  
  「這樣做有意義麼?」 K}R+~<bIY  
  「談正事罷。」玉秋風沉著臉,避開黃泉那道熱辣的目光,右手能按在腰間能夠隨時抽刀。 &&X,1/  
  「想必你……還有武君,早就知道我的真實身分。」 St- uE |8  
  黃泉頷首,玉秋風接著又道:「上次你說的那件事,他們要展開調查,要天都的我們查清楚這消息從何而來,我……」 ;[sW\Ou  
  「並沒有供出是我說的,因為妳怕說出我的名字,會讓他們聯想到妳和我有關係。一個本該接近羅喉的女性刺客,怎麼會與天都其他男人牽扯上?」 GlAI~\A  
  黃泉接了玉秋風難以啟齒的續話:「妳的任務只需應付羅喉就夠了,要對付天都內的其他人,是妳那兩個隨從的工作。所以,不能讓他們知道是我向你透露出這項消息,否則他們會懷疑妳我之間的關係,要不是被我看破身份加以威脅利用,就是妳因為我,順從天都,並且,背叛他們。」 hJ'H@L7  
  「我不可能背叛天下封刀……」玉秋風咬緊牙,隱藏著內心的怒意低聲。 3`HK^((o  
  「我知道妳不會背叛。」黃泉輕聲,「但我知道,妳一直在背叛妳心中真正的情感。」 } p'ZMj&  
  「一個刺客,能談甚麼情感,免了罷。」她冷淡的回應,卻招來黃泉一陣輕笑。 HB/V4ki  
  玉秋風臉上寫著不悅,又道:「打從入了天都,我早就將那些情那些愛捨去,就算有,那也只能屬於武君。」 jV3PTU  
  再度從她口裡聽到這兩個字,細長的眼明顯起了盪漾,他卻是隱忍底心莫名的怒意,轉回正題:「羅喉會在近日親臨天下封刀。」 _95296  
  「為何!?」 az(<<2=  
  「處理事情,不過妳放心,與妳們無關,而他也會順道說明這件事的原委。妳在信上,並沒有把事實的真相寫進去罷?妳懷疑我的說法是否屬實,因此沒有把我當初說的真相寫進去。」 )\fY1WD  
  玉秋風並無反駁,沉默對視數秒,沉緩開口:「……誰讓你對我做出那些事,要我如何相信你?」 pIJXP$v3  
  「我從一開始,就沒有打算要妳相信我。」黃泉聞言,狹昵一笑,「如果妳這麼容易就相信我,我就只得將妳和那些沒大腦的女人歸為同類了。」 #.bW9j/  
  「你……」玉秋風原本想說的那句「你究竟碰過多少女人」,但發覺自己胸口疼得厲害,因而選擇抿唇不語。 rVYoxXv  
  「總之,這件事若妳來找我,我就告訴妳羅喉的解決方法;倘若妳不來,羅喉還是會到天下封刀解決這件事,所以無論如何,兩方都不會因滄海平的小伎倆輕易挑起爭端。」 e `D}[G#  
  「要說差別嘛……」黃泉瞇起蘊含笑意的藍瞳,「大概就是,妳有沒有在我床上的差別罷。」 ??rS h Mu  
  「你……」 ?['!0PF  
  看著黃泉伏身欺近,玉秋風下意識抽刀,卻被黃泉用力打落,短刀撞上床沿,而後金屬撞擊地面,發出一聲清脆亮響。 &_ekA44E  
  「黃泉,你明明就說……」 9E!le=>  
  「不是說了,我是個騙子麼?」俊秀的冷顏浮起輕薄的笑靨,兩人對視間,近在咫尺,「我只是在做,妳心中的我罷了。」 A=Wg0eYy\  
  玉秋風啞口,臉因他的視線而燒得灼熱,她別開臉,消極地避開他的目光。 "s*-dZO  
  他那充滿壓迫和高溫的氣息逐漸覆了上來,她緊掩發顫的雙眼,左肩猛地一沉,感覺到他的指尖擦過她的顏面。 l>?c AB[  
   ;?-AFd\i  
  然原以為他會繼續動作,卻沒想到他開口的第一句話,竟是這麼一句話:「和我回月族。」 {f!/:bM  
  「甚……」玉秋風睜開雙眼,轉過頭將視線對上近在眼前的黃泉,視線一觸,才發現兩人的距離有多麼貼近,就連說話之間的吐息,都感受得真切。 u2V-V#jS  
  只要再接近一些就能碰到唇的距離,是多麼的危險,尤其是……面對這個男人的時候。 a^|DD#5  
  「我們有任務,三日後到月族,取回計都定玉。」 BT$p~XB  
  玉秋風內心疑惑。天下封刀的人都知道,他們組織的創始者刀無后與醉飲黃龍,聯合月族圍殺羅喉。所以對於月族這個名詞並不陌生。只是要到月族取計都定玉,讓她有些困惑。 f^WTsh]  
  顯然看得出玉秋風有疑問,黃泉回應:「天都自忘塵大地拔升而起,位於高山之上,地氣不穩,必須要以計都定玉來穩定。」他解釋,「上古圍殺羅喉一役,月王曾奪取鑲在羅喉胸前的那塊寶玉,便是計都定玉。」 XH:*J+$O  
  「……你,怎麼會知道這種事?」 `&$8/_`  
  「妳認為呢?」黃泉嘴角勾起一抹笑,玉秋風卻覺得,那抹微笑,倍感悽涼。 )xGAe#E~j  
  「不論計都定玉作用為何,總之我們必須到月族取回定玉。」 [uq>b|`R G  
  「問題是,為何會是『我們』?武君並沒有提過這件事。」 yC,/R371k  
  聽到玉秋風再度提到「武君」兩字,那日在大殿上的記憶再次湧現。 |D3u"Y!:^  
  他說了,他定會帶她一起前往月族,就算他不下指令,他還是會強行帶她走。 T5BZD +Ta  
  因為他不放心,他不放心他的女人,獨自一人留在天都內。 E_HB[ 9  
  然而心中所想,與口頭說詞完全無關。赤色長睫微掩,似是要藏匿眼底下所反映的情緒,而後開口:「……不為甚麼。」 B~Q-V&@o  
  「你又在隱瞞甚麼?」 dj|5'<l 2  
  「需要向妳報備麼?」黃泉道出玉秋風之前對自己說的相同話話,在玉秋風欲開口反駁之時,緊緊握住了她的手。 da{]B5p\  
  他的手比方才觸碰自己的熱度還高上許多,濃睫緊張地眨了又眨,藍瞳凝著靠上來的黃泉。「你……你做甚麼!?」 ! ,J# r  
  「我還能對妳做甚麼……」被握著的手感覺力道漸緊,黃泉的氣息緊緊包覆著她,下秒,一抹溫熱的吻,烙上她滾燙的耳梢。 H#- 3  
  「我……我不能跟你去……月族……」  3P>gDQP  
  她的髮鬢自他的指關滑落,溫熱的指尖沿著她的臉緣輕撫,而後,停留在她頻頻發顫的朱唇之上。 =bC +1 C  
  「為何……」說話時的溫軟氣息,親吻上她的唇。玉秋風嗔吟著,無力的雙手,在他的桎梏下微弱掙扎。 ]-PzN'5\'  
  就在黃泉欲吻上她的唇時,只聞那雙唇瓣,以細小、卻是堅定的語氣,說著:「我進入天都的目的,是要,服侍武君……」 ]' mbHkn68  
  「妳……」 rCy b3,W  
  原本醞釀好的情緒,在那瞬間徹底瓦解。黃泉臉色驟變,有些粗魯地拉開與玉秋風的距離。 ]n ?x tI  
  玉秋風怔愣地看著眼前的黃泉,雖然他自動離開自己她該慶幸,但一瞅見他一臉慍怒的模樣,心也跟著莫名揪了緊。 5:Qz  
  對此她感到十分不解,依照過去他不由分說就要強行占有她的行為,為何這次突爾將她拉開? ^S#;   
  黃泉為何突然發怒?難道是因為方才那句話? C3A WXO ^  
  眼神悄悄飄向黃泉,視線並無對上他的,他側著一張臉,燭火照不清他此時此刻的臉容。 ~PQ.l\C  
  玉秋風這時才隱隱發覺,好似自己每一次話中提到「武君」,黃泉的臉色都會有些難看。  ~/:vr  
  該不會……他又在戲弄自己罷?知道自己會因為這種原因困擾不已,才會做出此舉?不過這麼做,究竟有甚麼意義? E(qYCafC  
  轉念一想,他這人的所作所謂,根本不能用常理來思考……因為她通常臆測的,往往與真實的情況相反。 U%{GLO   
   Z1Qz LvWs  
  玉秋風還在思考,黃泉卻已開口,表情已恢復以往那般不羈:「好……既然妳這麼想要服侍羅喉,我就成全妳。」 ^({ )t   
  「此話當真?」玉秋風下意識回應他,卻見到黃泉一把扣住她的手腕,將她拉了過來,而後單手用力掐住她的頸脖,獰笑地望看她那雙瞬間溢滿恐懼的水色瞳眸。 B`tq*T%  
  「呃……黃泉……」 }v(wjD  
  「明晚,子時三刻,到羅喉寢房。」黃泉輕笑,笑聲如寒風般冰冷刺骨。玉秋風難受地凝著他,纖細的蔥指,隔著他肩上的布料,用力嵌住他的膚體,試圖讓他放手。 B|(g?  
  「……好好感謝我罷。」語畢,便放開了玉秋風,玉秋風同時鬆開黃泉,雙眼頓時充滿淚花。她用力揪著自己領口,沉重且急促地呼吸著,間或夾雜著痛苦的咳嗽聲。 t2&kGf"  
  ……方才那種窒息之感,讓她有種即將瀕臨死亡的恐懼,她的手揪住胸口,底下的心跳得飛快,無論起因為何,都是因為眼前這個男人,才會跳得如此急速……如此令她,痛徹心扉。 sW^M  ]  
  玉秋風掙扎著自床鋪上坐起,看著黃泉還想說些甚麼,黃泉卻已下了床,扔了一句冷淡的「離開罷」後,便化作一團燐火,自她的眼前隱去蹤跡。 CjdM*#9lW  
   3WV(Ok  
  玉秋風不曉得自己是如何回房的,當她站在自己房門前,才驚覺自己的臉上,早已爬滿了淚。 |9@,ri\'Rg  
  「哈……」她的手輕輕觸上那扇門、那扇以桃花製成的門板上頭,感受著自掌心傳回的冰冷,讓她憶及了黃泉那道冷漠的眼神。 AZ:7_4jz  
  他的眼神、他的觸碰、他的謊言…… QxT'\7f  
  還有,他的女人…… IQQv+af5  
  她不懂,她究竟在難過些甚麼? ~G@NWF?7  
  為何自己的心……會比受到刀劍之傷還疼? Pz]WT1J0  
  這樣的情感,究竟是甚麼…… ~f QrH%@  
  真的是她所猜想的那樣麼? MB}nn&u#  
  不對……不對…… b#2)"V(  
  「不該是這樣……」嘶啞的嗓,自她咬緊的唇口緩緩溢出。她的臉伏上門板,淚水,染深桃木。在蒼冷的月映下,兀感悽涼。 za l]t$z>  
   u09Tlqh0 3  
   verI~M$v{  
   !E70e$Th  
   cJKnB!iL5  
   +)jUA]hJ/  
  待續_ QE]@xLz   
   6:1`lsP  
  這回大概是在虐秋風吧^q^…… 2g(_Kdj*{  
  關於那個紅髮女子,嗯……就看下去吧(?) +in)(a.  
  總之我很討厭我家的男人(?)有別的女人,但我家的女人(??)是可以有別的男人的(銀槍捅) +Z#=z,.^  
  咳……下回是武君寢房,有鎖喔有鎖喔!!請期待(咦--!?) eAHY/Y!  
   vE] ge  
  目前窗的字數約五萬,過了07回後就正式進入月族篇了∼∼(說是月族篇啦!不過好像也沒有太大的關係齁……) Za.}bR6?Y  
  篇幅預估會破十萬就是了……嘛……反正,出場日10/16那天,對窗本(還有鶯本)有興趣的大家,歡迎來訂購囉啾咪ˇ

花間 2010-10-10 22:37
秋風跟黃泉是令人扼脕的一對阿!曾經被這兩人萌出無束朵粉色小花 結果秋風這麼快的就被無情的編劇給收了, 所幸還有司馬大大的文可以安慰我,秋風在這篇裡面真是誘人阿,黃泉一直偷襲 好想看到下一篇唷

水虎 2010-10-11 18:40
我猜是黃泉她娘. F6{g{ B  
是說,果然是有經驗老人和未涉世小姑娘的鬥爭是顯而易見結果的. 0jp].''RK\  
所以秋風妹妹的心那麼容易就被黃泉看穿並且被制得服服帖帖. E2hsSqsu=  
是說..這樣下去的話.秋風妹妹會很快會最先淪陷了吧. @`.4"*@M  
都說落入愛情漩渦的人是瘋子笨蛋.但是看樣子.黃泉應該不會是.

fenji 2010-10-11 18:50
水虎道友這麼一說,我也覺得像是黃泉他娘了…… ``xm##K  
秋風確實太不懂掩飾自己的情緒了呀XD +m_ .?V6  
其實明晚羅喉寢房堶惆漲鼒|是黃泉吧是黃泉吧, 4DIU7#GG  
有鎖?是指有上鎖的內容么?哦呵呵呵呵呵敲碗等那什麽

水玲兒 2010-10-11 23:30
單純正直的秋風,心裡所想的和口裡所說的都是一致的,這是一個弱點,容易受人以激將法,或是一個事件而將所思所想洩漏出來,輕易的讓黃泉看穿,摸透她的心思。正也因此直接的表達情緒,直直撼動想法迂迴的黃泉,無法漠視秋風真實的心情,被它不斷的…..牽引著….牽動著。 [_ N1 .}e  
_ $PeFE2  
正直的人對於事情有其堅持和執著,對別人所託之重責大任,既已經接下反悔之理,更何況這是有益於天下封刀的任務。秋風心心念念就是身上的責任,為它,她成為殺手;為它,她拋下親人;為它,她捨棄情愛。她未曾後悔過,她坦然面對,強忍著對天下封刀和親人的分離,剛毅的踏上天都。拋棄了一切,孑然一身,就要對這樣的付出,收取等值的代價,以羅喉的性命為補償。秋風對羅喉沒有情愛,只有取其命,達成使命。 R;"$PH D  
TF%n1H-sF  
黃泉不輕易顯出情緒和思想的人,因為被掌握弱點,就註定是失敗,甚至斷送性命,掩飾真實的自己,是輕而易舉的,他就是如此的人生,活在虛假裡,對別人的虛假,他以虛假回應,逢場作戲的高手。意外卻栽在秋風手上,他的虛謊,他的惡趣味,他的調戲,在思想純良的秋風的認知上,都成為真的,秋風不是如其他人,與黃泉一起虛應故事,她都是正經八百接受黃泉所說的話,對黃泉所說”殺了天下封刀的同事和哥哥”,等事實揭曉,才知受騙的秋風,她已不能分辨黃泉說的何者是真,何者是假。這讓初嚐情愛的秋風,全然無措,分不清到底對黃泉是何種感情,該以何種情緒面對他。 %+r(*Q+0$f  
"t2T*'j{  
情感已經不自覺的落在他身上,身體已經熟悉他的撫觸,喘息已經夾雜他特有的氣息,她已被黃泉緊緊鎖在情感的網羅裡,無法逃開,但理智與現實卻一直撕扯她的情感,提醒黃泉是危險分子,是一個登徒子,是一個騙子。她無所適從,不知如何面對這麼一個無法掌握的男人。她真能順著心之所向,放手去愛嗎?眼淚已經說出了秋風的心境。 \Y,P  
mbAzn  
黃泉玩秋風玩過火了,他發現秋風對他的在意,他對秋風的喜歡,他想做出彌補,減輕對秋風的傷害,消除她的惶惶不安。他留意秋風的一舉一動,清楚秋風與天下封刀間的聯繫,秋風所關切的人事物,以及秋風沒有提及天都裡有一個名叫黃泉的人,甚至清楚秋風是刻意隱瞞黃泉的存在。她明白秋風的擔心,告知武君的處理方式,以安撫秋風。難得一見如此貼心的黃泉,這麼正經的回覆,水玲兒大受感動。只是好景不常,彆扭的黃泉一轉身,變臉後,又回復那一個不安好心樣,把秋風又弄得一頭霧水。黃泉兄~真實面對自己,面對秋風,面對秋風的感情,與自己的感情,真有如此難嗎? /G5KNSi  
g.\b@0Uy'  
秋風的怯步,無法面對感情,絕大多的因素是黃泉讓人無法完全信任,情感雖然依賴他,但是理智卻是恐懼他,這樣下去,秋風真的會錯亂。把脫離正軌的感情導正的捷徑,就是黃泉的坦白。解鈴還須繫鈴人,等著看何時黃泉才會覺悟!

司馬俟桓 2010-10-12 21:24
To 花間 <B%wq>4S  
是啊...這對出來簡直讓我眼睛一亮啊!!怎麼可以有一開始就這麼犯規的男女/////整個就是我的菜啊!! 2tU3p<[  
噗,我也是因為對他們有怨念,才會寫文自娛,能娛樂到大家也是我的榮幸啊///w/// /@"mQx~[q  
秋風誘人啊////因為我自己也很想吃她(銀槍捅) @Z0. }}Y  
黃泉的職責就是拼命的偷襲秋風妹妹啊,呵呵///// R14&V1 tZ  
58?WO}  
To 水虎 s=$xnc}mf  
猜什麼黃泉他娘!!!不要猜啦討厭(爆) l|842N@1  
噗...別再說黃泉老人啦!!這樣他拿什麼來"欺負"秋風妹妹呢!(話是這樣講,可是我好像越來越接受他是個老人了...不!頂多只能大叔!對!!大叔!!!!) ^uo,LTq+  
是啊,一個是老油條一個是初見世面的小女娃,誰勝誰負其實很明顯啦...不過秋風妹妹也不是全輸,因為黃泉還是......呵呵...... D~inR3(}  
瘋子笨蛋,照目前的情況來說秋風妹妹比較有可能? Sh;`<Ggi~  
不過黃泉好像本來就有點瘋瘋的齁...(呃,應該說,是變態XD)對變態夜麟很有怨念啊////// 4][VK/v+  
yO-2.2h  
To fenji i<&z'A6&]*  
no!!!!你怎麼可以受水虎的影響呢!!!(爆) yI=nu53BV  
就是因為不懂掩飾...所以才會被黃泉耍得團團轉啊... *K>2B99TXu  
是黃泉嘛...是嘛是嘛.....呵呵呵(?) D~qi6@Ga  
是有上鎖的內容沒錯啊XD不過你的這個鎖...害我想虐了(羞) @MQfeM-@  
EAY+#>L*  
To 水玲兒 Z=hn }QY.(  
感覺水玲兒把兩位主角的個性分析的很透徹,兩個人完全不同的性格...卻能夠相互吸引 gy1kb,MO  
只是兩個人好像到現在還死不承認啊...!!!我看可能到最後才會承認吧囧 r<]^.]3zj  
秋風對羅喉的確沒有情愛,聰明如黃泉一定也知道,可是總覺得他一直拿這件事在氣自己...代替秋風妹妹來說:黃泉這個人簡直莫名奇妙啊!!! uUl ;}W  
其實我也覺得黃泉有點玩過火...不過他好想也不打算善罷甘休啊,似乎還想玩更過火的(噴) 4o''C |ND  
是說看到好景不常這句...我竟然不爭氣的笑了(喂)如果黃泉有那麼好懂的話,那就不是黃泉啦!!總要彆扭一下XDDDDDD / /G&=i$  
黃泉的坦白啊...就不曉得到最後究竟是誰先坦白了...只是到時候坦白,會不會為時已晚啦...哀哀ˊˋ

司馬俟桓 2010-10-15 23:41
07、 d|6*1hby  
+2W# = G  
  子時三刻。 P[ KJuc  
  玉秋風依約來到武君寢房前,盛裝打扮下的她,在月色的籠罩下更顯麗艷,但嬌顏中亦不失她原有的英氣。她緩緩垂下濃長的眼睫,淡紫眼影發出淡淡微光,眼再睜起,湛色眸底,如星空璀璨。 : ZU  
  然是那雙堅定的瞳眸底,仍有一絲不顯見的膽怯和恐懼。玉秋風的雙手在胸前緊緊交握,雙眸不安地凝視透出微弱火光的門板。赭紅的光對應那張些許蒼白的臉容,宛若在她的容顏上,溽滿觸目驚心的鮮血。 bU:"dqRm<  
  仔細想想,這還是她第一次站在這扇門前。以往她都是待在那扇紅窗底下,窺視房內羅喉的一舉一動,選擇適當的時機現身。然而,埋伏在窗下數日的她,還尚未找到正確的時間點,卻因黃泉的一句話,讓此時的她,能正正當當的站在這扇門前。 kAbT&Rm"  
  想及黃泉,再想及等會自己必須要完成的「任務」,藏在輕薄衣衫下的那顆緊張的心,霎時揪緊。那樣的痛楚,好似窒息般難受,玉秋風想起昨晚黃泉突然丕變的態度,想起他曾經溫柔觸碰他的大掌,卻是欲致她於死地的用力掐緊她的頸脖。 2@ACmh  
  那時,她那雙泛著淚光、夾雜痛楚的眼,望看他那雙細長的眼瞳,那道眼神堙A以往的輕佻不復在,而是……赤裸裸的殺意。 9}2I'7]  
  更讓玉秋風不解的,是當時她雖然痛苦,卻有打算死在他手堛熒Q法。但這樣的想法一閃即逝,她想起黃泉對他說的一句話:「妳也有必須完成的事。」 Jp5~iC2d  
  她心中所認為必須完成的事,便是刺殺羅喉,但一直以來,黃泉似乎不願她有刺殺羅喉的想法,因為他和她都知道,祇要她一行動,肯定是萬劫不復。 **0Y*Ax@  
  那麼……她必須要完成的事,究竟是甚麼?黃泉心中所認為的「她必須完成的事」,又是甚麼? Cg21-G .  
  這個問題的答案,意外的讓她聯想到他那句似乎不經意說出的話語……「和我回月族。」 s bW`  
  那句話說的極輕、極柔,玉秋風卻聽得透徹。 $ +[HJ{  
  一個疑問自心頭湧現,黃泉他……是否為月族之人?會用「回」這個字,通常代表此人正是從該處而來。而月族與天都的關係,身為天下封刀一員的她,再清楚不過。 Fz)z&WT  
  倘若真是如此,那麼黃泉他來到天都的目的就非常明確。 l!q i:H<=1  
  ……他和自己,是同樣一種人。 bUz7!M$  
   O2Rv^la  
  玉秋風盯看眼前這扇黑門,月光反折額前髮飾,將寶石的璀璨映得透徹,卻也同時映出額間一層薄薄細汗。  O,xU+j~)  
  玉秋風屏著氣息,原本握在胸前的雙手,緩緩鬆了開來。右手緩緩舉起,緩緩地接近門板,然而就在她欲做出叩門動作時,卻又靜止下來。 -@L*i|A  
  昨晚她徹夜未眠,思考的不是如何服侍羅喉,全都是與黃泉有關之事。然她再怎麼思考,她都無法理清一條清楚的脈絡,她不懂他的作為,更不懂他這麼做的意義……更不願意去承認,那會是一種她不能去觸碰的情感。 tq>QZEg  
  她確定她是畏懼他、害怕他的,他的眼神、言語、氣息……及那些肉體上的觸碰,一次又一次的讓她的身心產生極端的惴慄,但當她獨自一人靜心思考,她逐漸發現那種感覺和真正的「恐懼」不同,因為冷吹血曾想輕薄她,他帶給她的厭惡和惶恐,與黃泉給的絕對不同。 D,1S-<  
  她對黃泉的懼怕……是否,是不願意承認那份情感,或他正在給她的、亦者,是她自己心中所萌生而出的感情…… 1"~@UcJ  
  ……那名為愛情的男女之情。 k9WihejS  
  如果稍早前她的推論正確,那麼他們之間就不會有身份的隔閡?少了隔閡,她是否就能坦然的面對,對他所產生的情感? 7ktf =Y  
  然目前也只是猜測已矣,就算事實真相如此,她又能如何?玉秋風忖度,無論如何,她對黃泉,大概永遠也無法表露出自己內心的真正情感罷。 01 #a  
  更何況,或許他心中,早有另一個人存在,哪裡……還容得下她? 1c+[S]7rY  
   a{69JY5  
  此時有陣強風自身後襲來,斷了玉秋風的思緒,陣風令她閉緊雙眼,在風聲呼嘯而過之後,再次掙開雙眼時,眼前那扇黑門彷彿迎接她似的,已朝兩側大大敞開。 Y R#_<o  
  玉秋風呼吸一窒,因為她今夜要服侍之人正坐一張軟椅上,一雙由血凝結而成的邪魅赤眸,彷彿見到獵物般地朝著門首的方向凝望。 QSEf  
  搶眼的金髮流淌在他僅著單衣的寬闊肩頭,一張如同白玉般的臉容上,深鑿挺立的五官。雖然玉秋風不曾見過黑袍底下的羅喉,但那道眼神、以及接近他時所感受到的壓力,就證明眼前之人,的確是武君羅喉無誤。 :)?w 2'O  
  羅喉一手倚著側顏,另手端著酒樽,赤眼一睨,薄唇輕揚,而後將飲罷杯中物。僵直身軀的玉秋風,過了好半晌才恢復神智,她趕緊垂首行禮,而後便聽到羅喉低著嗓,要她入內。 #th^\ pV  
  玉秋風輕輕地闔上黑門,掩門之聲雖小,但玉秋風卻覺得刺耳無比。 F ~ /{1Q*  
  玉秋風轉過身,慢慢走向羅喉,這時她才發現到,他所在的軟椅處,一旁正是那扇赩窗。血紅色的窗框,在此時自羅喉寢房內看來,更顯詭艷。 JyYg)f  
  「過來。」 S ep}{`u  
  酒杯撞擊一旁圓桌,發出響亮的喀噹聲,玉秋風內心一突,卻是強作鎮定,想著老嬤嬤所教的儀態,踩著婀娜蓮步走向羅喉。 B]InOlc47  
  羅喉雖持續倒酒與飲酒,但他的眼神卻一直盯著玉秋風的臉,玉秋風隱忍懼意,迎著他的目光而行。只是她總覺得那道眼神非常熟悉,她記得以往羅喉看自己的眼神,並不會像此刻這樣,是種帶有慾念的凝視。 GZ UD I#  
  或許,人只要碰上情感、或是慾望,原本的感覺就會消失罷。 lJu2}XRiU  
  玉秋風來到他的面前,輕喚他的名後,再度行了一個禮。 8GV$L~i  
   "+r8izB  
  「……秋風,前來服侍武君。」 Zz,E4+'Rm  
  額前綴有銀色寶玉的髮飾輕晃,晃動玉秋風直視自己雙足的視線。每次站在羅喉面前,玉秋風的雙腳都會不自覺地發顫。她清楚這樣的反應是正常的,但是對一個要服侍他的女人來說,如果將恐懼表露的太過明顯,恐怕會讓對方覺得掃興。但也有另外一種類型,喜歡看女人因自己而產生恐懼,進而臣服於他,她想,黃泉或許就是屬於這類型的男人罷…… r^VH [c@c  
  當思念又起,玉秋風立刻緊咬下唇,透過痛覺來忘卻那個男人。她是刺客,現在正是她難得的機會,她不能因為無謂的情感糾葛,而壞了她身負的任務。 k P>G4$e_v  
  依循他的話,玉秋風緩緩抬起頭,藍眸凝著眼前未將視線放在她臉上的男子。 XQ%*U=)s  
  羅喉輕輕放下酒杯,玉秋風眼角餘光看到的,是杯中那一片桃瓣。 dBX%/  
  是桃花釀麼?她嗅聞空氣中的酒香,內心思忖。想及桃花,就讓她想起了昨日黃泉寢房、和……他在觀看的那張畫像,那名紅髮女子。 [^P25K  
  她已盡量不讓自己去思考那名女子對黃泉是葚麼樣的存在,因為沒有意義,且徒留痛心。 \zR{D}aS  
  恍然間,玉秋風察覺到眼前一抹甚為熟悉的視線,微溫的指尖,輕輕挑起她的下頷 X'IW &^kI  
  玉秋風揚起半掩的長睫,對上的,卻是羅喉那雙深邃的血瞳。 kf~ D m}bV  
  為何方才會有被黃泉凝視之感?為何會有這樣的錯覺……玉秋風不及細想,祇聞緊盯著她的羅喉緩緩啟口,說了簡短兩字:「解衣。」 | ?~-k[|  
  玉秋風有些困惑地看著羅喉,不曉得這句話真正的意思,當她疑惑之際,竟是看到羅喉那張肅冷的臉,緩緩浮出一絲淺笑。而這抹笑,頓時讓她感到有些不知所措。 ;Pnz4Y4|eU  
  他的笑容,和那個人……實在太過相似。那樣的笑靨,霸道中有著溫柔和寵溺,她很少看到有男人會對著她這般笑,記憶中,惟有黃泉。 wH3FCfvm  
  「解妳自己的。」羅喉帶有笑意的嗓,喚回玉秋風。聽到他下了這道指令,她有些意外,但也不意外。 kNMhMEez  
  「……是。」玉秋風立刻應聲,但連她自己都能聽得出,那聲回應時唇口及話語間的抖顫。 Gyk>5Q}}  
  玉秋風將手置上她並無遮蔽的鎖骨,上端的吻痕早已用胭粉掩飾,然是如此,當她觸上這曾經被黃泉吻過之處,相比眼下她必須完成的任務,不禁讓她微緊縮的心再添折磨。 @]Aul9.h  
   8h78Zb&[  
  她略顯痛苦地斂下雙眼,但當她再度揚眸而望,眸底已無方才的畏懼及痛楚,僅餘魅惑目光。 gk"S`1>  
  蔥指朝下輕緩觸撫,指尖撫過繡在胸前的花飾,觸過中心那枚冰冷的晶鑚,指端擦過重重絹紗,接著再往下,觸上繫在腰間的玉帶。 DAj@wn3K?  
  玉秋風的雙眼深深凝望對她而言、並沒有多於情感的羅喉,而羅喉並不同以往,赤眸專注回望,眼底隱隱閃動波光。 89Svx5S  
  老嬤嬤曾說,要誘惑男人,肢體動作要慢,眼神則不能離開對方,誘惑他、勾引他,讓對方陷入你所設下的慾望陷阱中。 WXp=>P[  
  或許,在她身處於此,用自己的身體來引誘對方之前,她自己早已陷入另人設下的慾望陷阱,令她沉淪、令她無法自拔…… u7UqN  
  肉體的慾望,是否有可能轉換成精神的慾望?玉秋風困惑,但唯一能確信的是,她心中……永遠不會有羅喉的位置。 cH.T6u_%  
  她用力握緊繫得整齊的腰帶,掌中沁出的冷汗讓她意識到自己並非僅是挑起對方慾望,還要算準時機,將眼前的他一刀斃命。 'sn%+oN  
  手勁一使,腰帶一落,合身的紫裳立刻鬆了開來,露出穿在媦h的貼身褻衣。 u 3wF)B{  
  雖然肌膚尚未外露,她卻已感一陣冷寒,然又因對方的目光,身體開始感到些許燥熱。 {l-,Jbfi`  
  玉秋風感覺他的目光正落在自己身上,那樣的目光是有慾望的,但她總感有些不對勁。 `Yn^ -W  
  不可能。玉秋風告訴自己,不可能會是他,他不可能在這種時間點出現在她面前。即便羅喉知道他們之間有「關係」,也不會讓黃泉正大光明的碰她,這樣只會讓他的顏面無光,本該是他的女人怎會和自己的下屬有肉體的關係?祇是這時她突然意識到,羅喉要她成為黃泉的下屬,是否是變相的將她成了黃泉的人? ) **k3u t4  
   A=o p R  
  「為何停下?」分明是羅喉低沉的嗓,但對她說話卻是有情緒的。懷疑之心乍起,但他的動作,卻是使她亂了心神。 T?I&n[Y|  
  他傾身,猝不及防地拉住玉秋風的手,強行拉近兩人距離。近距離下,湛色的眼映著羅喉那張似笑非笑的容顏,記憶之中的羅喉,並不會有這樣的表情。 0cC5  
  「繼續。」他靠在她的側頸旁,低聲呢喃著,說話的唇擦過她的頸項,溫熱的吐息使她泛起酥麻。彷彿他早就清楚,哪些地方,有被遮掩的吻痕。 z1aApS  
  玉秋風輕輕頷首,並下意識避開他的觸碰,轉而將手輕握上他的,將之拉往自己身上。 v(3nBZHv_!  
  肌膚相觸僅隔衣紗,膚上熱度卻傳遞的真切。 L%ND?'@  
  湛藍的雙眸眈望,她看到他眼中,有著她面頰紅潤的倒影。「武君……」她試圖用有著情感的嗓音,來喚他的名,但卻顯得有些僵硬。尤其是她將他的手帶往胸前時,那一聲喚,更顯突兀。 ^)m]j`}IGb  
  「……嗯……」他亦有回應,祇是回應得聲音有些乾澀,好似不是很習慣這樣的喚名。她握緊他的手,另一手卸下鬆開的外衫,外衫與內襯的紫紗羅裳,如流水般輕輕滑落,流淌在她雙足底下。深色紫衫落地,現下的她身上祇餘素色褻衣遮掩,部分肌膚袒露在外,一旁銅檯燭火輝映下,瞬間將她的雪膚渲染成妖冶的艷赩色。 ,--/oP  
  他稍作挪移,拉著她上軟椅,膝首落上他的兩腿之間,玉秋風靠上他,手捧起那張玉色臉容。長睫輕輕一眨,水瞳緩緩沉落那雙火色眸底。絳唇低吟,呼出的溫軟隨即撲上顏面。唇口未落,氣息卻已親膩他的肌膚。 "!i7U2M'  
  長睫下的赤瞳艷如血,除了慾念的凝視,更增添一股厭惡,玉秋風清楚羅喉對她亦不會有情,但性慾,是有辦法建立在沒有任何情感之上的,因為那是屬於人類的本能。 c=<d99Cu!  
  抹有蔻丹的指尖觸上他的唇,記憶中他的唇型不該是這樣,又或者……這是她所熟悉那人的唇。 S U~vS   
  玉秋風再度接近他的臉,張啟著唇作勢要親吻他的唇,然當唇即將碰觸到對方之際,她卻又避開他的唇口。 4f ~CG r  
  「……嗯?」 : FF:{&d  
  他輕聲,這時玉秋風的唇吻上他的下頷,並以齒輕嚙。睫羽輕顫,藍眸抬起,望看同樣也在望她的羅喉。 l7Y^C1hM  
  他的視線盯得她極不自在,她無法確定這是慾望的眼神、還是欲置她於死地的贈恨,這時大掌忽然之間觸上她的後頸,掌溫有如烙鐵,熨得她差點驚叫出聲。 *YZ' Uy?  
  羅喉輕哂,大掌扣住她的後勺,指尖有些用力地嵌進她的膚內,望著她的眼神也在瞬間微變。 ^QTl (L  
  「身上那件也解開。」 `9B xDp]I  
  聽到這句話,玉秋風微感混亂,因為她的刀綁在褻衣內側,要是連這件衣物都解下,她就可能就只能用內力對付羅喉。問題就在於,她與羅喉間的內力相差懸殊,根本不可能用內力來殺死羅喉。 |tP1,[w">  
   d~tG#<^`  
  正在猶豫,他的手卻在此時繞過她的腰間,手指一捻,後頭的綁線立刻解開,單薄的褻衣立如秋風落葉般,殞然而落。 G'q7@d {'  
  「啊……!」 ~O?Gi 4^Yg  
  唯一的遮物立爾消失,將少女的胴體完整呈現在他的眼前,曲線玲瓏,胸型極美,腰間似柳,雙腿修長,但在那冬季瑞雪般剔透的雪膚上,卻有著一些大大小小不等的傷疤。那些都是她這些年來,待在天下封刀四大名流中所受的傷,她卻不擇將不將這些傷痕遮掩,因為這是她引以為傲的烙印。 t(VG#}  
  然而,面對這樣一具年輕的軀體,他卻無太大的反應,祇是那張該使冷漠的臉,帶有嘲諷的笑意更加濃厚。 e2*0NT^R  
  玉秋風在衣物鬆脫的下秒,下意識以手遮擋,臉上難掩驚愕及羞赧,冷汗自光裸的背脊竄出,卻又很快鎮定下來。她告訴自己,這種時候絕不能出任何差錯,甚麼羞恥甚麼自尊,都需暫且拋棄。 #!u P >/  
  更何況她還有甚麼好矜持的,她的身體……早就被那人看過、碰過了,不是麼?只是現在,換了一個人罷了。 }P#%aE&-  
  玉秋風微咬下唇,故作羞澀依上他的胸口。許因飲了桃花釀,他身上有著濃厚的桃香,還有那抹令她熟悉的氣息,似要擄獲她的魂魄般,縈繞在她的四周。 4JKB6~Y  
  手輕撫上他的胸膛,她有些不自然地嬌嗔:「武君……秋風終於有幸,於今夜服侍您就寢……」 g3 6oEz~|  
  他並無回話,攬著她腰間的手卻突地一緊,痛得玉秋風低吟了聲,靠在他胸前的指尖登時曲緊,指端隔著單衣嵌掐他的肉膚。 k{Vc5F  
  「呃,武……武君……」 38b%km#  
  彷彿對胸前的疼楚置若罔聞,他垂首,血眸睇看懷中的玉秋風,「女人……妳想要吾麼……」他輕聲,微熱的指尖撫上那些傷疤,那樣的觸碰,竟讓她開始有了反應。 .+]e9mV  
  她想要他麼?她要他麼? + _rjA_  
  明知道這個答案是否定的,她現在會在這堨X賣自己的肉體,為得是自己擔下的刺殺任務。 l %=yT6  
  這時,另個疑問自腦海浮現:那麼她真正想要的人,又是誰? "zc@(OA[z  
  黃泉那句話再度自腦海浮現,他說:「其實妳喜歡我的觸碰罷。」 90|p]I%  
  其實,她是想渴望他的,渴望他的觸碰,渴望他用他的眼神、他的話語,他的肢體,狠狠地蹂躪她、摧毀她。 E0$UoP   
  是否不曾體會過愛的她,卻是先從這樣扭曲的關係堙A找到她精神上的情愛? vnMt>]w-}  
  然她卻不願去思考這樣的問題,她不想去允許自己有這種不正當的想法。 x=Qy{eIe  
   ~0w7E0DE[  
  「……是,秋風想要武君,所以請讓我……好好的服侍您。」違心之話出口,搭襯著的她不自覺所流露而出的落寞笑容。這樣的表情,看在他的眼底,竟讓他的目光產生憐憫。 J0a]Wz %  
  「……是麼……」他啞著嗓,答著。 TC?kuQI  
  玉秋風伸出雙臂,摟住他的頸項,從這堙A可以清楚地看到後方的那扇赩窗。 OYzt>hdH  
  玉秋風與黃泉,初遇是在天下封刀總部前,銀槍破解四大名流四季陣法,那時候她對他的印象,僅止於一個該視作敵人的強手。 d#Sc4xuf  
  再見到他時,是在天都大殿上,她帶著降書和貢品晉見羅喉,當她以死相求只願侍奉羅喉時,她曾經注意到站在階梯下的視線,兩雙目光交會時,才發現原來就是當初破了陣法的那個人。 >&TSz5Q  
  而後天都士兵歡慶之時,她欲持刀行刺在塔樓之上的羅喉,便被黃泉一槍攔下,以極為薄倖之語挑釁她,與他發生拉扯,甚至被她壓到牆上,這回她才從羅喉口中,知道他的名字正是名曰不祥的黃泉。 #QXv[%k  
  最後,就在那扇窗下,他不再只是抱持著戲弄的心態,而是真正肢體的侵犯,可當她日後愈與他接觸,才發現他是在用他的方法在幫助她,並非只是單純地想戲弄她。然而,他的思考和行為也並非全都替她著想,絕大多數她是不懂他的,不懂他對她究竟是真的關心,還是只是玩弄她已矣。 BF<7.<,  
  映入眼簾的那扇紅窗,是她與他之間真正開始交會之處,亦是她與他糾葛不清的命運起點。 ~"\sL;B  
  玉秋風鬆開雙手,望著眼前她本該用虛假的心去愛的男人,不曉得是在挑逗或是抗拒地靠近他,最後,仍是將吻,微微發顫地落於他的唇瓣上。 Wy@Z)z?  
  「……在想甚麼……」鬆吻之後他低聲,酒氣微醺,富含危險意味的赤眼凝睇著鬆吻的她。 `IOp*8  
  玉秋風毫無畏懼地迎著他的目光,美眸流轉,唇角勾挑,以眼神、唇語挑逗。 #bUWF|zfT  
  雖說動作有些生疏,卻有青澀之感,更添她的魅力。 oo) P(_"u  
對不起!您沒有登錄,請先登錄論壇.
DBAJkBs  
   u><ax  
   'G>Ejh@t  
   yi Qke   
   )wP 0U{7?v  
   %\_I% yF  
  待續_ Y:&1;`FBZ  
   vY *p][$  
  結果我發現這幕真的不分成兩集不行啊……然後想當然爾的,糟糕是在下半集,不過我覺得搞不好我會快點結束…… %2^C  
   &~pj)\_  
  理由就是…… YH)U nql  
   -?e~dLu  
  雖然一眼就看出來這個羅喉是那個死醋捅!可行文上還是寫了羅喉兩個字!真的超詭異的啦!!!!!!!(悲劇)怪不得我一直鬼打牆,寫得超痛苦的(吐血) XtT;UBE  
  這回的感言大概就這樣,黃泉死醋桶……嘖嘖,愛玩角色扮演還讓阿桓鬼打牆,太作孽了!!!


查看完整版本: [-- 01.02 [黃泉X玉秋風] 赩窗,161~162F更新24、25(完)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0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134544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