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01.17 [神無月x莫召奴]相思骨 -20   183F  本章限制級內容,慎入 --]

三十六雨 -> 琅琊文庫 -> 01.17 [神無月x莫召奴]相思骨 -20   183F  本章限制級內容,慎入 [打印本頁] 登錄 -> 注冊 -> 回復主題 -> 發表主題

<<   1   2   3   4  >>  Pages: ( 4 total )

leifei1 2010-10-01 11:47

這篇開頭就上刑了= = i'H/ZwU  
不適者……撤退吧。這邊不收雞蛋,噗噗。 Zhh2v>QOy  
s>;v!^N?u  
慎入哦~ z3&]%Q&  
,SynnE68  
5][Ztx  
KIu i(n#/  
Co (.:z~  
^?0DP >XA  
1 l6YtEHNG  
!%^^\,  
8jd;JPz@\  
/<@SFF .  
北國邊陲,景色遼闊人豪邁,連枯草上的白霜也比南國寒冷。 W-x?:X<}  
剛入下半夜,月色隱沒在重重雲朵身後,良久才露出一道彎彎的月痕,照在樹影林間疾馳而過的旅人身上,留下點點銀輝。 Gn|F`F  
這一行風塵僕僕的旅人前後約十名,為首之人的馬上坐了兩個人。他們似與胯下的馬心意想通,一路聽不見輕喝聲,只有馬蹄踏在地上的噠噠聲。 {1V($aBl  
如風馳電掣一般,這一行人行了半個月亮的路。等他們沖出林間小道時,雲後的月已經探出了頭,好奇地看著他們,在這萬籟俱寂的夜堙A為何形色如此匆匆。 ?t/~lv  
前方,是一個小小的村落,或者說只是商旅們的馬隊休憩的地方,僅有一間客棧,一間鐵匠鋪,一間藥店而已。 R:e<W/P"  
為首那人朝身後打了個手勢,低頭看著坐在自己身前一路都沒有出聲過的白衣人,嘴角勾起冷笑,便勒起韁繩,縱馬前馳。 2z6yn?'&L  
錯落有致的馬蹄聲止住,煙塵落地的時候,回聲也消散。但緊鄰著的三家店卻沒有一個人探頭,門戶緊閉,連樓上亮著的燭火也在刹那間吹熄。這個地方,往來都是生客,更多無根之人,素來就是邊境上極為混亂的三不管地帶。店家和旅人,都知道這夜堛漕茷,來者不善。 Q1O}ly}JS  
為首那紫衣人在馬上靜靜坐了一會,目光若有所思地打量著三家店鋪。他看似平靜,實則早已把三家店堛熔虓L動靜都聽在耳堙C他對這個地方並不熟悉,但這次取道此處,也是存了探查的心思。 4}_j`d/8|  
只待他肅清了這堛漱@切,將之夷為平地,他就會在此重新建起一個屬於他的城鎮。 NO|K VZ~  
而他懷堥漱H的呼吸微重了些,很快又恢復了平靜。他眸中掠過一絲興味,覺著自己已經給了這些店家足夠的時間來應對,便翻身下了馬,對那個依舊安坐在馬背上的白衣人伸出手。 d F9!G;V  
“召奴。” 4 Y ;Nm1 @  
那白衣人臉上掠過一絲陰影,嘴角抿緊,轉過頭來,這才在月色下露出他的面容。這人姿容秀麗,一襲白衣更是襯得他仿若不是這塵世中人。一路行來的塵埃雖落在他的臉上,卻對他毫無影響。發絲有些淩亂,衣襟處也滿是皺折,但看在馬下那人眼堙A又平添了幾分豔麗。 ?EJD?,}  
無論何時何地,只要見著這人,就會為他而心折。 TD1 [  
馬下那人一雙劍眉微展,嘴角淺笑,目光溫和地好似他與那白衣人是多年相交的好友。白衣人逆著光,有些看不清馬下那人的面容,但這麼多年來的生死與共,讓他片刻也無法忘記那人的相貌,淩厲的眉眼,刀削般的棱角,不用去觸摸,都能感覺到那股冷厲的寒意。 Izhee%c  
是的。他看不清那人的表情,卻察覺到掩在表面溫和之下的怒意。兩個時辰前他胸口挨得那一掌又隱隱作痛起來。 QrB@cK]  
他輕輕吸了口氣,嘴角緊抿了下又鬆開,遞出自己的手,放在那人的掌心。那人露出笑,幾乎是將他抱下馬來,又扶著他站定。 iYDEI e  
那人上前幾步,叩響了鐵匠鋪的門環。堶掩晰L的腳步聲響起,門被拉開一道縫。 ?o o e'V@  
“這麼晚了,客官有何事?”一個蒼老的聲音從門縫媔ルX,顫巍巍地問道。 tk!t Y8j  
“老人家,我的馬要釘個馬掌,深夜叨擾,勞駕了。” 紫衣人雙手背在身後,帶著笑客氣地說道。 xC*6vH]?  
低沉的聲音落下,門縫微微拉開,堶惘酗H偷眼看著這十一個人十匹馬來勢洶洶的陣仗。過了沒一會,一個駝著背的老人家拉開了門。 0Sle  
老人家渾濁的眼一看見紫衣人身後那些腰間挎著刀的侍衛騎在馬上,殺氣彌漫,嚇得腿肚子都打起抖來,幾乎摔在地上。但,那紫衣人站在他面前,含著笑朝他拱了手,竟莫名地讓這老人家心下稍安。 tw^,G(  
這個人一襲紫衣,周身的氣度望之便覺非凡。他踱著步子,從老人家身邊經過,伸手拉了老人家一把。 U]^HjfX\  
他一眼就把小小的鐵匠鋪看清楚了。地方很小,與正門相對的是扇小門,大約後面就是個院落。 |B'9\OkP[=  
而這老人家雙手都是厚厚的繭子,應該就是這堛瘍K匠了。只不過,這小小的鐵匠鋪後面該是另有玄機吧。 )~+E[|  
無非就是那些在此地禍害的匪徒強人。 zm]aU`j  
紫衣人目光掠過鐵匠鋪後的院子,嘴角似有若無的冷笑,淡淡說道:“老人家莫慌,幫我訂好馬掌,我自然就走,不會多留片刻。有想找你麻煩的,沖我來就是。” a:"Uh**  
後院響起一聲冷哼,一個洪亮的聲音叫道:“你是何人?好大的口氣!” MHh~vy'HB5  
那人淡淡說道:“源武藏。” U7 `A497Z  
這三個字猶如千斤重錘砸在了這個小地方,頓時如炸開的鍋,各種聲響都冒了出來。源武藏不去理會,只是溫和地看著老鐵匠,說道:“老人家,開始吧。我給你拉風箱。” CK,7^U  
老鐵匠不知道該不該答應,這個地方他也做不了主。但他乍聽了這名字,手顫個不停,再不敢拒絕。他再不懂世事,也聽說過去年統一了北地加冕為皇的人,就叫源武藏。 RIb4!!',c  
他慌亂地在小小的鋪子娷鄐F幾圈,才在一堆蹄鐵娷膝X幾個。還沒等他挑好,四周已然刀光劍影。源武藏統一北地之時,肅清了許多強盜匪徒,許多人無奈之下逃到這三不管地帶來討生活,如今聽聞源武藏在此,以為他又是來圍剿的,便惡向膽邊生,只求先下手為強。 zo+nq%=  
源武藏按住老鐵匠幾乎要驚跳起來的身體,笑道:“來,我們開始吧。” *of3:w  
他自不理會那些匪徒,部下九人早已與他們交上了手,只留下那白衣人仍舊站在原地,動也不動,目光甚至沒有朝這些人看過一眼。 rqdE6y+^  
老鐵匠被源武藏按住肩膀,顫巍巍地問道:“您,您的馬在哪里……?” dRj|g  
源武藏似是聽到了平生最滿意的話,朗聲大笑起來,轉身朝門外說道:“召奴,你進來。” =+U `-J} g  
那白衣人這才動了動,緩步走了進來。那些幾乎要落在他身上的刀劍都被其他人擋了下來。他目不斜視,一直看著地面,走到源武藏身邊站定後也不出聲。 PJ]];MQ  
源武藏拉過一張凳子讓他坐下,抬起他的腿,脫掉他的長靴和襪子,露出一雙潔白如玉的腳掌,對那已經呆若木雞的老鐵匠說道:“這就是我的馬,你來挑馬掌吧。” Qr^|:U!;[z  
那白衣人雙手握著凳子兩端,目光微垂,依然面無表情。 G?E oPh^m  
老鐵匠嚇了一大跳,下意識地答道:“我,我,我不會給人釘……” n#q<`}u,  
源武藏淡淡說道:“老人家許是記性不好了。不許給人釘馬掌的法令去年才剛剛頒佈,老人家怎麼也有五十上下了,莫非幾十年的手藝也丟掉了嗎?” a= DcZ_M  
老鐵匠張口結舌,旁邊卻有人叫道:“既是你自己頒的令,你現在又公然違反,你這是欺世盜名!” l^|UCgRn  
源武藏掃了眼地上成堆的馬掌,挑了幾個讓老鐵匠拿到他面前,才輕描淡寫地開口:“所以,你們今天都要把嘴巴閉緊了,不能出去亂說話。” .QA }u ,EN  
幾個匪徒聽出了他話堛滷意,登時拼起命來,想要殺出一條血路逃出生天,卻被源武藏的親衛們攔截下來。 4a'N>eDR  
那邊打得熱火朝天,這邊源武藏拿起一塊馬蹄鐵,在白衣的莫召奴腳上比劃了兩下,瞧著那馬蹄鐵比莫召奴的腳還大,而那生鐵的黑色又襯得這人的腳更是雪白,便笑了笑:“老人家,這些都不合適,有沒有小馬駒用的?我這新得的馬,不是北方的品種。” `8^TTQ  
他眼角瞥著默不作聲的莫召奴,拿了張矮凳子坐下,讓莫召奴的腳掌正好能放在自己膝頭,仔細打量著,還伸手摸了摸。說也奇怪,莫召奴雖然跟著他南征北戰為他統一北國出謀劃策也有五六年了,但這雙足上竟是連老繭都沒有,皮膚光滑細嫩,又潔白如雪,讓他禁不住感歎,不知這人是怎麼生就這副相貌和身子骨的。 A6:es_  
他挑了一塊馬前掌的蹄鐵,貼在莫召奴右腳的前掌上,抬頭笑問:“召奴,你覺得這塊如何?好看嗎?” zaah^.MA|  
那塊蹄鐵正好貼合莫召奴的腳掌,不大不小,四角也是鑄成圓形,看起來還真有幾分可愛。莫召奴藏在衣袖中的手臂已是微微顫抖,面上卻仍舊沉靜如水,抬頭回視著源武藏笑意吟吟的臉,只覺得那雙眼眸冷如冰刃。 jUSmq m'  
他不是害怕。他是南國人,卻投在了北國源武藏的帳下,跟隨他在北國生活多年,早已熟悉北地的諸多陋習,比如將俘虜來的人,或是奴隸們,釘上馬掌這種。他向源武藏進言多次,也和他商討了許久,終於在源武藏初登帝位的時候,就廢除了這個習俗。 S/D^  
如今,過去被他斥為殘忍的做法,也要落在他身上了。他猜得到源武藏的真正用意,可正因為猜到,才無法為自己辯解,無法認為他對自己太狠。 J 4Nln  
他顫抖,卻是因為那雙握住他腳掌的手。他雖不是女孩兒,腳掌這等私密之處只有丈夫才能碰觸,但他堂堂男兒,又幾曾被人這般對待過。何況,源武藏的手掌似乎有種莫名的熱度,能讓他所有的感覺都燃燒起來,恨不得立刻抽回腳來。 &d"G/6  
源武藏的手指一直在他腳心來回摩挲著,似是很受用,卻讓他癢得厲害,非得拿出全部的意志力,才能維持住表面的鎮定。 .q9 $\wM/  
他這時也覺得,早點釘上去吧,好過被源武藏這樣握著。他淡淡開口,嗓音卻是沙啞難聽。他在馬背上顛了一路,胸口又是每一下呼吸都疼得厲害,早已失去了他往日清雅悅耳的嗓音。他不以為意,但聽的那人卻愣了下。 9[G[$c  
“陛下眼光獨到,甚好。” a^`rtvT  
源武藏臉色不變,眸中的寒意卻更深了。他把玩著莫召奴的腳掌,翻來覆去地看著,撫摩著,直到那人強自鎮定的偽裝隱隱崩潰,嘴唇抿到發白,才拿起下一塊馬後掌,貼上去頗為合適,便丟給了老鐵匠。 |&FkksNAl\  
他這般挑好四塊,便坐在一旁拉著風箱。老鐵匠像是對這堣騇蔽Z藏還要陌生,翻找一陣才找到鉗子。他夾起一塊前掌蹄鐵,放在熔爐媬N到略紅,遲疑著夾出來,擱在莫召奴腳邊,遲遲沒有貼上去。 ;.TRWn#  
源武藏笑了笑,道:“是我不好,我該幫你按住他,老人家才好動手。”說著,他站起身,挨著莫召奴坐在同一張凳子上。 ?YZ- P{rTS  
他都能感覺到那蹄鐵散發出的熱度,灼熱的空氣讓他目光微微緊縮。他拉起莫召奴的腳掌,看了眼那人毫無變化的面容,目光再度變冷,指尖撫著那平滑的肌膚說道:“真是可惜了,蹄鐵貼上去,就沒有這麼好的形狀了。” `Jzp Sw  
莫召奴被他攬住了肩膀,身體幾乎貼在源武藏身上,而腳底更是感覺到逼人的熱氣,心頭終於劇痛起來。他轉過臉,雙手穩穩地抓住凳子,只求自己能撐得過去。 >sWp ?  
他在源武藏身邊時,見過北軍如何審訊細作,那時燒紅的烙鐵該比貼在他腳上的這塊更燙吧。難怪那些細作熬不住,只求速死。那份鑽心之痛讓他差點倒在源武藏懷堙C他舒出口氣,咽下牙關咬出的血,緩緩鬆開青筋暴起的手,抬起衣袖擦去自己額頭上的汗水。 =bHD#o|R  
總算,他還是撐住了,胳膊沒有彎一下,只是視線變得模糊,人仿佛漂浮在空中。他還沒讓自己落回地面,環住他肩頭的手臂忽然收緊了,將他的神智扯回原地。接著,他發覺他的腳掌被撕裂了一個巨大的口子,有什麼東西一直鑽進他的肉堙C /lo2y?CS*  
他緊緊閉上眼,不想讓自己露出雙目瞪出眼眶的醜態。額頭和頸上的青筋突突跳個不停,冷汗一瞬間打濕了他的埵蝖C =&,]Z6{ >  
這次,他不敢鬆手給自己擦汗,他知道自己只要一挪開手,就會倒下去。他身邊那人挽著衣袖,輕輕地擦去他臉上的汗水,還在他耳邊說著話。 Zrvz;p@~  
也不知是那人本就說的溫柔,還是他已經聽不清那人真正的語聲了,他覺得那聲音一如這數年來他在病中聽到過的那樣。 e6d<dXx  
“能忍到這個地步,難為你了。”若說哪里不同,便是這聲音堭a著淡淡的歎息吧。 tS|(K=$  
他抿著唇不能鬆開,嘴堻ㄛO血腥味。他還記得那老人家一副驚惶的模樣,不願再讓老人家看見自己嘴堿V滿血的模樣。會讓老人家做噩夢的。 T(t+ iv  
體內勁氣悄然流轉,雖然經過胸口的時候一陣滯礙,反而惹得他氣血翻湧更是難受、內傷益發沉重,他還是強行運轉內力,好緩解疼痛,讓自己撐下去。源武藏為他挑了四塊蹄鐵,不是麼。 c2&q*]?l;  
源武藏那一掌打傷了他最重要的經脈,幾乎將他辛苦練出來的內力全都打散。許是源武藏太過自信,倒是沒有封住他的內力。但莫召奴明白,那是遲早的事。他與這人相處多年,早已瞭解這人的心狠手辣。 >N]7IU[-  
他終於又能抬手拭去額頭的汗水,微微抬頭,正遇上源武藏似笑非笑的眼。那人看著他,歎了一聲,手掌從他的肩頭挪到琵琶骨那堙A指尖似有若無地在他鎖骨處摩挲了兩下。 f7=((5N  
源武藏嘴唇微動,不知說了什麼,接著挪開了指尖,一邊凝氣,一邊對莫召奴說道:“你若不能如常人一般受著,如何對得起那些有此遭遇的可憐人。而我為了你,悖逆了自己頒佈的法令,又怎能讓你取巧。” sC='_h  
莫召奴唇角輕輕牽動,似要笑,卻還是沒有笑。他靜靜地看著近在咫尺的源武藏,眼堶邠M出那人的模樣。他把源武藏此時的面容仔細地銘刻在心底,細細品味。 %kdE un  
源武藏嘴角的那絲淺笑險些失去。他眸光一沉,兩指在莫召奴兩邊肩胛那堨H獨門手法點了下去,鎖住經脈。莫召奴似是未有所覺,黑白分明的眼眸仍是那般安寧地看著源武藏,直到源武藏的手掌來到他下腹丹田處。 " f "6]y  
他身體幾不可察地晃了下,眼底掠過一絲幽暗。源武藏也是暗沉了眸光,斂去笑,勁力微吐,便打散了莫召奴一口丹田氣,只餘下微弱的內力潰散著,也凝聚不起來。 "tB;^jhRs  
兩人都是沈默,源武藏的手還擱在莫召奴身上,掌心的溫度還能給莫召奴些許溫暖,他這才覺出三月早春的寒意。 (CsD*U`h  
幾乎是在同一時刻,兩人的嘴角都牽起,目光相錯。源武藏微笑著對老鐵匠說道:“好了,老人家繼續吧。” rd9e \% A  
而莫召奴輕輕閉上了眼,在嘴角那絲笑還沒有露出苦澀意味之前斂去,靜靜地等待著。

蕭寒月 2010-10-01 12:02
我是阿可瑪...好驚訝啊 !V i@1E  
my4giC2a  
這文真的...嗯..神之虐喔 |MFF7z{%  
STxKE %l  
f;1K5Y  
同鞋們不怕不怕.. 這奡N昏了,後面 L5 veX}  
6WU(%  
抱著會有好結果的心情..看下去吧 ?e,pN,4  
}j*KcB_  
日安喔

leifei1 2010-10-01 12:04
捂脸~~ mR}6r2O2\Q  
& 8l%T'gd  
抱抱阿可玛,你睡好少啊,睡得够不够啊><

予心 2010-10-01 12:27
天啊... $!8-? ?ML  
我不該看的(摀臉大哭) &Nczv"TM  
源武藏你這殺千刀的 :k.NbN$i\  
我...我家莫莫真是瞎了眼了跟著你 ~~SwCXZ+b^  
L大你太狠了,我真的被你弄哭了 `eIenA  
我我我...(痛得說不出話來了)

g9122038 2010-10-01 12:49
看完這篇之後~~ WXmn1^"kK}  
我真得覺得大大你一定是後媽 -lhLA`6_R  
每次莫莫都要被虐之後 'J6 M*vO  
才會有一點點甜頭 \hM|(*DL  
可是人都已不完整了 Z(Bp 0a  
源叔真是一部比一部狠 t5#rps\;  
一開頭就要上釘子 a^=-Mp  
真想剖開你的心跟腦 AO=h 23ZI  
是不是都是黑的~或是鋼鐵做的

leifei1 2010-10-01 12:49
心啊,擦擦眼泪,不哭不哭……这个才刚开始……是有原因的 $D}{]MN.  
U`Wauv&  
要不要喝柚子茶,冷静一点冷静一点…… ^V#@QPK9  
|b|&XB_<]Z  
g,嗯……亲妈来的,绝对是亲妈来的,莫莫不会缺胳膊断腿的,他这回是完整无缺的……………………保证啊~~~

公孫月蝶 2010-10-01 13:25
我真該駡自己活該, 76Vl6cPu>  
明知是個虐,還硬是點進來, 8AnP7}n;?'  
落得現在水淹金山寺的下場了唄, [BT/~6ovrZ  
那個源某人,我真想咀咒你不得好......(駡不出來 /ew Ukc8,  
啊,小蝶心碎了,要去找膠帶來粘了....(默默飄走....

幽然 2010-10-01 13:55
親~為什麼源叔要釘莫莫馬掌勒~ unBy&?&p  
只因為他是南方人嗎?? 'rr^2d]`ST  
那也早該這麼做了~為什麼到現在才.... []A%<EI7  
nSkPM 5\TI  
還是莫莫做了些不該做的事,讓源叔生氣了!!! #3_*]8K.R  
;ByOth|9P  
雖然虐~但是還是很好奇未來會怎麼樣... VxXzAeM  
w\DVzeW(  
期待下章

chuya 2010-10-01 14:03
姓源的,你的老毛病又犯了   ,好不容易給你加分,現在又被扣到趴到地上了,小聲問句,這文是虐還是甜啊,如果是虐,我就不敢看了,被冰見花虐到已經怕到了,親愛的樓主大大,您又想當後媽了嗎?   

leifei1 2010-10-01 14:47
to  幽然: 是有原因的,也不能說源武藏完全不對……下面會有交代~~ iTV) NsC}  
OBP1B@|l$+  
to chuya:唔,算虐文吧,不過是HE的結局~就結果而言,會不會是比冰見花好一點點呢,呵呵……………………很難說。。摸摸,怕虐就別看了~

莫漪 2010-10-01 19:00
真...真天殺的... {FG|\nPw  
明知道是虐,也進來看... stk9Ah  
沒想到竟然是如此的虐... ?zsB6B?;  
源叔...我好像替莫莫先殺了你... 8WXJ.  
莫莫竟然被盯馬鐵...我快暈了我... 8kIR y   
L大,你真是個後媽... sSQs#+ &=[  
邊看邊為心痛...

長歡子 2010-10-01 19:09
其实残忍没人性的做法刑罚什么的, 3Bx:Ntx<  
难道不是应该用在那些完全不觉得那些残忍甚至以此为乐的人才是最恰当的么? vJU*>U,  
为啥会反而认为用在会同情对那些受刑的人的小莫身上很适合呢?这逻辑好奇怪=-= KhW;RD  
小莫好无辜,加油反扑虐回去吧!!

leifei1 2010-10-01 22:30
to  漪:我也想替莫莫殺了那個傢伙>< 但是不能哦,他死了莫莫的幸福也就飛走了~~~~ K%Rj8J7|u?  
" $ew~;z  
虐是虐的……但幸福結局也在招手啊! f}@jFhr'<  
!\,kZ|#>  
4)<~4 '  
to 長歡子: 非常贊同你的觀點! 一百個贊同! N]<!j$pOz  
W!"}E%zx   
但是,莫莫是不是無辜,下文會有交代。但即便他不是無辜,這種做法也是過於殘忍的! S9>0t0  
譴責神叔吧!

r-7280 2010-10-01 23:04
你 你 你 你好壞 這篇文是先苦後樂嗎? .^m>AKC0cX  
莫莫又不知為了何事 惹惱了源武藏

白白雲 2010-10-02 12:03
明知是虐文還是給他進來看....嗚...嗚自虐啊 n]u<!.X  
L大你是後媽是後媽沒錯,你這先苦後樂其過程是苦大過於樂 %T[^D&9$,  
且到最後莫莫可說是體無完膚...看看冰見花就是如此 -#Z bR  
L大你總說你是親媽可常把莫莫虐到快掛到... Q26qNn bK  
請你發揮親媽的愛心不要那麼殘忍的對待莫莫

若情 2010-10-03 10:31
吾....我... N ?m0US u*  
吐血了..... WMBm6?54  
@mBX~ ?=Z3  
姓源的,你好樣的... KV*xApb9y  
這算是練心臟的好時機嗎?? j$7Xs"  
親愛的==

leifei1 2010-10-04 18:57
r:確實是先苦後樂來著~ *k1<: @%e  
`WOYoec   
白白雲:這個問題我好難回答……對手指 iK IOh('G  
e[Jem5C  
煙花:沒那麼誇張的吧,應該還好,甩汗

leifei1 2010-10-04 18:58
2 v*qQ? S  
"9bN+1[<  
血,滴在地面的磚塊上,滲入縫隙中的黃沙堙C一滴滴,仿佛沒個盡頭。 c.A|Ir  
老鐵匠呆呆地看著面前那雙腳掌。原本白玉般的雙足滴著血,四塊小蹄鐵貼在上面並不算難看,仿佛什麼東西安在這個人身上,都能變得美麗。只是,血沿著蹄鐵往下滴,每次都只一兩滴,卻止不住。 )Y8",Ig  
老鐵匠鼻尖飄著皮肉被燒焦的味道,而那個他從沒見過的漂亮的年輕人昏死過去後又被新的傷口疼醒,蒼白痛苦的模樣讓他這個老人家極為不忍,好似造下了天大的罪孽似的。他不敢反抗源武藏,卻是從心底擔心著這個年輕人。 dna6QV>A  
此刻,四塊蹄鐵都釘了上去,沒有新的疼痛讓那年輕人醒來。他倒在源武藏身上,手掌卻還緊緊抓著凳沿,冷汗早已打濕了他的衣服,額頭的發都濕粘在一起。 rJo"fx  
老鐵匠仿佛看到了自己生了病的孩子,怔怔地看著手中的器具,一時竟忘了源武藏的存在,跌足長歎。 xwH?0/  
“召奴,醒醒,老人家都為你不忍呢。”溫和的聲音伴著真氣的輸入,喚醒了昏迷中的莫召奴。 D>!6,m2  
源武藏為他拭去臉上的汗水,他睜開眼,從源武藏懷媦粥_身體,卻直不起身,微微彎著背,對那老鐵匠露出淺淺的笑容。 , \aUq|~  
“老人家,我沒事。”他的聲音更沙啞了。 @Fpb-Qd"  
老鐵匠又是一怔。他釘蹄鐵的時候,沒聽過莫召奴發出一丁點聲音,讓他都疑惑自己手堮釭漕瓣ㄛO燒紅了的鐵塊,也不是足以撕肉裂骨的釘子。若非他聽莫召奴和源武藏說過話,他要以為這年輕人是個啞巴了。 cf7v[ZZ}  
老鐵匠囁嚅兩聲,什麼話也沒說,抬袖抹了抹眼睛。 fof2 xcH!  
莫召奴卻用那把沙啞的嗓音出聲問道:“老人家,看你對此地有些陌生,莫非不是此地人氏?”他這話一出,一旁源武藏的眸中掠過一絲陰沈。到了這步田地,自身都難保了,還要替別人謀劃麼? (?*BB3b`  
老鐵匠大驚失色,囁嚅著卻又不敢言語。莫召奴溫言撫慰:“老人家不需害怕,陛下是北國的陛下,北國之人,都是陛下的臣子,有什麼事,請陛下做主就好。”源武藏旁冷眼旁觀,真想知道莫召奴如今是以何等身份何種心思說出這番話來的。 a@pz* e  
老人家渾濁的眼媞u出兩滴淚水,顫顫巍巍地給源武藏磕了個頭,說他是被匪徒劫持到這堛漲悁K人,求源武藏給他一條生路。源武藏笑而不語,把問題丟給了莫召奴。 \)48904^  
莫召奴知那人心中對他的憤恨又攀升幾分,卻只做不知,說道:“老人家,陛下愛民,自會照拂與你。”源武藏似笑非笑地看著他,嘴角略有幾分譏諷,卻道:“所言極是。” }BmS )J q  
老鐵匠磕頭謝恩,源武藏擺擺手示意他退下,老鐵匠便彎著腰駝著背走到角落塈中U,再也不敢抬頭不敢出聲了。 K A276#  
源武藏扶著莫召奴站起來。他雙腳剛一落地,呼吸聲便重了起來,因源武藏一直扶著才沒有倒下。四周倒了一片已經被殺的強盜匪徒,九個親衛等在屋外,已經牽過了馬。 EOoZoVdzx  
源武藏極有耐心,只等著莫召奴邁出步子,把每個足跡都印在地上。他不在乎莫召奴走得有多慢,只要他每步都走到了。 u<n`x6gL  
短短幾步路,因為橫七豎八倒了不少匪徒,變得格外困難起來。源武藏慢慢放開莫召奴左肩,只扶著他的右臂。他掃了地上的血色腳印一眼,心頭的感覺益發複雜起來。 $j 5,%\4<  
他與莫召奴出生入死多年,從來都為自己能有這樣永遠可以豁出性命幫自己的朋友而驕傲。但,他南下攻打南國天險虎都關在即,日防夜防細作,卻在最意想不到的時刻發現了最意想不到的人。 G8IY#  
他一直壓著心頭翻湧不止的怒氣,和遭到背叛的痛苦,追到莫召奴的時候才沒有失手置他於死地。他印在莫召奴胸口那一掌,雖只將莫召奴打成重傷,卻也讓他自己的心如遭重擊。 S',9g4(5  
他從莫召奴身上搜出他軍帳堣~有的那份行軍佈陣圖,還不相信莫召奴是細作。他知道,以莫召奴的能力,根本不需要圖,他全都能記在腦子堙C M@thI%lR  
他問那個依舊鎮定自若的人,這份圖是怎麼回事。只要莫召奴給他一個解釋,他就能相信。他到現在還記得,那人嘴角淡淡的笑一閃而逝,分不出是嘲笑還是冷笑,那雙眼睛平靜地看著他,沒有一絲躲閃。 YUdxG/~'  
莫召奴說,他不需要這張紙,但他沒有想過要就此離開。他只打算送消息而去,再趁著源武藏酒醉未醒的時候回來,繼續留在源武藏身邊。 H\GkW6  
他還想給那個人機會,卻找不到一句話來說服自己。他冷笑,拉著莫召奴就上了馬,說我們這就回去。 e\b`n}nC  
那一路疾馳,他想起很多往事,想起莫召奴如何救過他,想起莫召奴如何殫精竭慮徹夜不眠為他謀劃,想起莫召奴抱著病都不肯離開他的軍帳唯恐他有半點閃失雖然那人武藝不如他。他想到那麼多,都想不明白為何只是一場酒醉,一切都變了樣。 ItX5JV)  
莫召奴說,他是南人,認識他的時候就存了這份心。這個答案夠嗎? <q,+ON\'  
夠。他狠狠冷笑。太夠了。 SjEdy N#  
於是,他帶莫召奴來了鐵匠鋪。無它,只因他知道,在他視作理所當然的時候莫召奴將這種習俗視作殘忍。 8:.nEo'  
那人的鎮定和忍耐讓他讚賞。他素來就明白的,那人不愛訴苦,不管病得多厲害傷得多重,都從不吭一聲。那時,他若是不仔細些,時刻相詢,那人會不記得吃藥換藥,不記得照顧自己。 . /p|?pu  
那些燒紅的蹄鐵終是烙了上去,四顆釘子釘好一塊蹄鐵。他聞著那可怖的焦味和血腥味,便更想問那人,那般的沈默究竟是什麼意思。 /"ymZI!k\  
惟有他自己能察覺到,他環住莫召奴肩頭的手臂也在顫抖。他想把那人的身體拆開,掏出那顆心問問,究竟是怎麼想的。 dxj*Q "K  
他輕輕冷笑。夠了,再想下去他會忍不住當真要拆了莫召奴。他也不想再看見那些血腳印,而莫召奴也已經在他的攙扶下走過了那些屍體,站在鐵匠鋪前。 Se!)n;?7Sw  
“從這堥咻^去,做得到嗎?”源武藏指著前方遙遙無際的路途,微笑著問道。 w&BGJYI  
莫召奴唇角輕勾,答道:“陛下讓我做到,我不得不做到。” `E\imL  
源武藏目光變冷,盯視著他道:“你會為一個老鐵匠出頭,就不知道為自己求饒嗎?” Y?#i{ixX6n  
莫召奴微微轉過臉,不願觸及源武藏那冰冷中帶著恨意的眼眸:“我做的事,我一力承當。連累無辜,卻是不能。” F.)!3YE  
源武藏冷笑出聲,不再和這人多言語。他從親衛手堭給L繩子,把莫召奴的雙手併攏,繞上繩子。他繞得不緊,還能讓莫召奴抓住繩子借點力。 ba@=^Fa;  
他挽起衣袖,又給莫召奴擦去臉上的汗水,在他耳邊輕聲說道:“我先走一步,回去等你。” )n=ARDd^e  
他的手在莫召奴蒼白的臉頰邊頓了頓,收回自己身側,深深看了那人一眼,翻身上馬絕塵而去。 ofW+_DKB?l  
那時,莫召奴正攢了點力氣,挺直了背脊站著,面色雖蒼白,嘴唇也沒有血色,但人看著還齊整,仿佛有股傲骨在支撐著他,卻又不會讓人覺得他真個高傲。 'ho{eR@d  
源武藏騎在馬上,依舊覺得,如果莫召奴還有力氣的話,他會微笑,和往常一樣,溫柔地微笑著目送他離開。 !eJCM`cp   
他狠狠抽了下馬鞭,壓下心頭的煩亂,身形不斷在月色中穿梭,很快就從莫召奴眼前失去了蹤影。他沒再回頭。他回了頭,也看不見莫召奴,莫召奴也看不見他。 _iE j  
熱鬧又冷清的鐵匠鋪前,留下的七位親衛之首對莫召奴拱了手,淡淡說道:“大人,我們走吧。” a9~"3y  
莫召奴微微怔愣,稍抬起手,笑道:“我如今這副模樣,玉藻還要喊我大人嗎?” (H?ZSeWx  
那名喚做玉藻的人是個清秀的青年。他似是沒看見莫召奴腕間的繩索另一端正握在他手上,聲音毫無起伏地說道:“陛下沒有親口廢掉大人的軍師之位,在玉藻這堙A大人還是大人。” F pt-V  
莫召奴輕舒了口氣,又問道:“玉藻怪我嗎?” A{<xc[w;p  
那淡漠的青年聞言,抬頭看看天上的月亮,嘴角掠過一個弧度,答道:“各為其主。玉藻的主人是陛下。” /dDzZ%/@  
莫召奴輕聲重複著玉藻說的那四個字,唇角也露出淡淡笑意,說道:“走吧。陛下吩咐過,讓我一步步走回去,不得取巧。這一路,請玉藻多擔待。” 'xFYUU]#T^  
玉藻頷首,沒有答話。他牽著馬,走在前面。其餘六個親衛圍在他們前後,以防有狀況。月亮約莫是不耐煩他們走得那樣慢,很快又躲進了雲堙A地上的人這才看不見那一串串血色深沉的足印。  .~}z4r  
漸漸地,連這些人的聲音也聽不到了。鐵匠鋪堮車乳S出一個人影,正是那老鐵匠。這一屋子都是屍體,只因源武藏這行人太過可怕,老人家才沒有立刻跑出來。現下,他茫然地站在鋪子前,四周空寂地只有他一個人的呼吸聲。他像是做了一個可怕的噩夢,渾身打了個激靈,也顧不得收拾,轉過身就要往林子媔]去。 Vdn.)ir~P  
一匹快馬追在他身後。他以為是那索命的厲鬼,或是那位陛下終於想起,少殺了一個人。他沒命地跑著,腳步絆在一起,整個人跌在地上爬不起來,連聲喊著饒命。 y5 m!*=`l`  
那匹馬在他面前停下,馬上坐著一個人,正是之前殺人的親衛之一。那親衛居高臨下地看著老鐵匠,丟下一錠銀子,說道:“這是陛下賞給你的,早些逃命去吧。” iQ^: ])m>  
說完,那騎士調轉馬頭,很快就馳向遠方,望不見了。老鐵匠過了許久才敢撿起那錠銀子,揣在懷堙A朝騎士離開的方向磕了三個頭,懷著對源武藏的感恩戴德,往林子深處奔去。 =ex'22  
騎士回到隊伍堙A向玉藻覆了命。玉藻瞥了眼身後那個不知是第幾次倒在地上又被他們拉起來的莫召奴,想起莫召奴輕擰著眉、請他給老鐵匠做主的樣子。 FXo2Y]K3`L  
他認識莫召奴也有五六年,想想從沒見過這人為了自己的事皺過眉頭。他亦沒有想到,當這個人落到今天這步田地,依舊如此。

幽然 2010-10-04 19:05
天啊~ m h;X~.98  
源武藏你竟然自己先回去了!!!! XtBMp=7Oa  
還叫莫莫一個人走回去!!! D*vm cSf  
2@vj!U8  
不過這也是莫莫的逞罰 FyG6 !t%  
怎麼說,都感覺是應該的.... !ax;5@J  
愛上了,不論是誰都辛苦...

予心 2010-10-04 19:32
不得不說我被這篇虐的心臟一抽一抽的 oJ78jGTnb  
L大你好狠啊 <E':[.zC  
源叔竟然忍心把這麼狠的刑罰 LNQSb4  
用在自己最愛的人身上 ) qPSD2h  
zzvlI66e  
對莫莫用完刑,還想起過去同生共死的點點滴滴 jnoL2JR[=-  
被最愛最親近的人背叛,那種痛徹心扉的痛苦 j.3o W  
愛得深切所以更加深恨對方的無情吧 ][Y^-Ak1  
.F0]6#(  
果然在L大筆下非常鮮血淋漓的呈現 r9ke,7?  
L大是永遠的後媽(哭∼)

冥玄 2010-10-04 19:56
後媽!L大絕對是後媽 OR+A_:c.D  
再解釋也沒用了! z^s ST  
bdV3v`  
不過,吾喜歡! [V@yRWI   
dDKqq(9(`  
覺得這樣的莫莫好美,源叔好硬 gZ (O)uzv  
rbk<z\pc  
就喜歡這個調! ^{[`=P'/  
ZHy><=2  
s?O&ZB2GM[  
請L大持續的虐下去吧!

g9122038 2010-10-04 22:50
釘下去了∼∼ _g6m=N4  
莫莫不喊痛∼∼ \_oy$>;  
可是我看的心好痛啊∼∼ \Tq "mw9P  
大大不是說會有完整的莫莫嗎∼∼ $cK^23H/Fj  
源叔建議你不用當一國之君好了 0->/`/xm  
我覺得你比較適合當拷問部隊 p[YWSjf  
在經過您審問過的人都會招的 I^fP k  
因為你的手段真是無人能比∼ k]I*:'178  
屢屢翻新啊∼∼ KR3-Hb4  
都不會重複耶∼∼ j%M @#  
為了莫莫著想∼ dE>v\0 3!8  
請大大將莫莫帶回給素素照顧好了 0&`}EXe<f  
不然每看一次就心痛一次∼

leifei1 2010-10-05 12:11
幽然:你忽然改了口風,站到了神叔這一邊,讓我默默地傷心著……莫莫也很無奈的說~~ xbC~ C ~#  
Js}tZ\+P75  
予心啊你說地太對了!就是這樣深切的痛苦,所以還有的折騰!嘎嘎 4]UT+'RubX  
/!b x`cKG  
冥玄:我也覺得這樣的莫莫好美啊~~~~所以才心水地寫出來~~至於神叔嘛,很帥很帥~~ \:sk9k  
!b%,'fy)  
g啊:神叔日後會心痛的。他會有很久要心痛的……冷靜呀~~

零兒 2010-10-05 22:23
哈哈 L親你又開新虐文了= = -Uf4v6A  
真是矛盾 想看又心疼  一個好好的人 被源大叔折騰成這副模樣 K<,Y^3]6?  
L親平常都在看滿清十大酷刑嗎XDDD (疑問 Q=.g1$LP  
/v&`!nKu  
標題是不是忘記打上樓層了呢?

leifei1 2010-10-06 01:05
噗。沒有啦。莫莫沒有被用到滿清十大酷刑啦。 3@X|Gs'_S  
v,\93mNp[  
我真的忘了耶,我幻覺了幻覺了,當時還以為自己改了~~~

莫言 2010-10-06 15:36
親親 70<K .T<b  
才開篇你就開虐~~你果然是後媽(不要否認~~你就是後媽(指~)) ,#%SK;1<  
釘馬釘~~虧你想的出來啊~~大叔 tG 7+7Z =  
在L親的篇裡~~你的虐之神功又更上層樓了(用力抽打~~~)

leifei1 2010-10-07 17:50
乖乖被抽打。來繼續下文……大叔是邪惡的………………

leifei1 2010-10-07 17:51
3 YnxU (v'\  
,%='>A  
上一年五月,源武藏在北國稱帝,以並州為都,年號真武。同年六月,他領兵親征,從並州一路打到涼州。九月,源武藏大敗涼州守軍,將這個西北的要塞收入囊中。涼州一敗,附近的許多擁兵自立的城池都見風轉舵,不欲和源武藏死戰,便投效了他,而那些軍隊,也被併入源武藏的編下。 #! @m y  
這些新兵自然不如源武藏的嫡系能征善戰,也不那麼可靠。隨軍出征的莫召奴雖是源武藏身邊的謀臣,但新君登基以後,並沒有給他正式的一官半職,卻照舊讓他做軍師。收編的事便是莫召奴一手謀劃。這些投降的士兵殺了可惜,又不好用,莫召奴便將他們都打散,混入嫡系的編制堙A許以比嫡系還優越的晉級獎賞。 8g5.7{ky  
到真武二年初,這支軍隊接連掃蕩了從涼州到遙城之間大大小小的城池。這支鐵軍勢如破竹,士氣如虹,那些降兵也立了許多戰功,源武藏一一賞了,還親自把晉升的委任狀交到每個士兵手上。 Qrz*Lvle h  
真武二年三月,源武藏從西北腹地的涼州折向東南方,沿著杳無人煙的崇山峻嶺之下,開始清理自己的西部邊境。遙城是他南下的第一站。到了遙城,離這一帶最富饒的允州府就不遠了。源武藏在遙城站穩腳跟後,就會出兵攻打以經商著稱的允州府。自允州府再往南,就可以長驅直入,抵達南國邊境第一關虎都關。 H8"tbU  
源武藏拿下遙城的第一個晚上,就召集將領商討攻打虎都關的計畫。他躊躇滿志,自信只要有他這支親手帶出來的軍隊,他就所向披靡。那積弱又腐朽的南朝王庭,根本沒被他放在眼堙C -CElk[u  
接下來的幾天堙A他們通宵達旦,制定了周詳的計畫。待計議妥當,先頭部隊開拔而去,而餘下的人喝酒慶祝的時候,源武藏發覺那個一直跟在他身邊的人不見了。 ./!KE"!  
也巧,他本是喝醉了的。那場宴席堙A與座的還有遙城的望族。他這個皇帝雖然尚武,但莫召奴一再對他說過,名門望族永遠要倚重。他便給足了這些人面子,雖然極是厭煩這些人送到他面前的各色美人,好歹是按捺住性子,與他們喝了一杯又一杯。 'WnpwY  
但那醉眼朦朧間,他的目光一直追著那抹白色的身影。逢到這種場合,莫召奴總是沈默得很。他坐在源武藏下手最尊貴處,卻是滴酒不沾。那是源武藏許的特權,無人能動,便是他自己,無論多想看莫召奴醉酒的模樣,也沒有逾越過。 *C/KM;&  
他早已習慣了的,他喝醉了時,有莫召奴出來應付那些煩人的傢伙,再有莫召奴扶著他回去,他便能趁機靠在莫召奴身上一會會。  f }-v  
因了這習慣,他起身想離席的時候,不見了莫召奴的身影。他四處詢問,擔心莫召奴身體又不適。卻有人說,莫召奴騎馬出了城。他心頭惱怒,怪莫召奴丟下他不管,卻沒細想這麼晚了他出城去做什麼。 (6[Wr}SW5  
他追了上去,發覺莫召奴竟是往允州府的方向而去。他那才想到,事情沒有那麼簡單。接下來的事,他在腦子媟Q了許多遍,但到了此刻他回到遙城坐在桌旁與人議事時,他仍舊覺得突兀。 S W-0h4  
書桌上的筆筒埵酗@支莫召奴常用的筆。往日他就在這堙A提筆細書。莫召奴生性沈默,說起話來一派和風細雨。很多時候,他愛將心中所思所慮都一一寫下,整理清楚,再重新錄成條呈,送到源武藏手上。他們即使處得那樣近,許多大事也從來不訴諸言語。 Gavkil  
莫召奴說,言語容易出錯,兩人交談時也難以冷靜,彼此會有影響,不若文字來得穩重踏實。 4`G=q^GL,  
他自是更偏愛莫召奴事事說給他聽,但日子久了,他也愛看莫召奴清雋的字跡娓娓道來,心媟|有異樣的滿足感。莫召奴並不知道,這兩年的那些條呈和字條什麼的,他都一一收著,如今已經快有一籮筐了。 a?\ `  
他還記得,他與莫召奴初識的時候,雖看得出這年輕人胸中有丘壑,但又不覺得這麼單薄的人在戰場上能做什麼。他讓莫召奴給他一個留下他做幕僚的理由。 HtS# _y%(  
莫召奴面對他的質疑,淡淡一笑,坦言他與行軍打仗上的才略無法比得過源武藏天生的才華,更不如他麾下的將軍,然而城池打下來之後的事情,他卻是一把好手。他所能為源武藏謀的,是人心。 PE7t_iSV  
莫召奴一身白衣,年僅十八歲,清麗的面容上還有些未脫的稚氣,一雙明亮的眼睛清澈無比,笑起來的時候眼角眉梢都柔和著,讓人想將他擁在懷堙A感受那暖玉般的氣息。 `L">"V`$Bj  
他留下了莫召奴,放在自己身邊,明明知道他是南國之人,身上有太多不安的因素。但他總覺得,那雙眼眸不會欺騙他,不會出賣他。 }Y$VB%&Hy  
而之後的六年堙A莫召奴幾乎是將性命都託付。才只有二十四歲的人,傷病不斷,讓人看著就覺得他體弱。但他的淡定從容和總是含笑的面容,卻又讓人覺得,他永遠也不會倒下。 ;l#?SY Y  
也因此更想更想,將他困在身邊。 k pY%&  
手臂上似乎還殘留著莫召奴的氣息,久久不肯散去。他從回憶中清醒過來,從筆筒堜漭X一支筆,寫下莫召奴的名字,再寫勾畫他的模樣時,已經無法落筆。 =KW|#]RB^  
他站起身,看看日頭,已經快中午了,還沒有玉藻的消息。他背著手,走到議事廳口,皺起眉,沈默片刻,又回到軍務中。他的後方並州,雖有他信任的宰相真田鎮守,當不致有什麼問題,但他用兵到了緊要關頭,再不可分心。 Q}ZBr^*]1e  
至於莫召奴可能帶出去的那份情報,他付之以冷笑。再周密的計畫,他既然可以制定,也可以改變。如今他知道有洩漏的可能,又怎會還以原計劃進行呢。而他更相信,以南國的軍力,即便得了情報,也絕難在他手堸k出生天。 R_~F6O^EO  
他會讓莫召奴看到,有沒有這場背叛,結局都是一樣。 ~s0P FS7  
召奴,你要活著回到遙城才好,才會看到那一天。他攥緊拳頭,目光落在地圖上時,再度淩厲起來。 P ]_Vz  
`bi k/o=%  
W -!dMa  
** 'U*udkn 2]  
fIlIH  
日頭逐漸西斜,天色黯淡下來,西邊殘陽如血。親衛來問晚膳進什麼,源武藏一整天都只和將領們隨便吃了些,便吩咐下去,給將領們擺桌酒席。這些都是跟隨他有年月的人,都和玉藻一般出身源武藏的親兵。源武藏說玉藻這人少了些將軍的銳氣,就留在身邊做他的親衛,其他人都打發出去擔當要職。源武藏雖登了基,但和這些老部下還如常,一起喝酒吃肉,一起行軍。 ILIRI[7 (  
他吩咐這些人不可貪杯,便往自己獨居的小院落去了。這座宅子是遙城最大的望族獻出來給他暫作行宮之用,但遙城只是個小地方,便是最好的房子也不過爾爾。源武藏住進最大的院子堙A但院子堣]僅有一口小井,兩棵樹,和兩個樹墩做的凳子。以源武藏的步伐,從院門口走到屋簷下,只需十來步。 .>oM z&  
他這埵]地方太小,親衛都只遠遠地守著。原本莫召奴住在他隔壁的院子,只隔了一堵院牆,親衛們連莫召奴的住處一併守住。源武藏一路走來,都沒有看到那幾個押莫召奴回來的親衛。 @+Pf[J41  
他又皺了眉。一天一夜了,還沒有回來麼。 ] : Wb1   
拐過彎穿過雕花垂拱,小徑那頭站著玉藻。他眉頭展開,走過去讓玉藻見了禮。玉藻什麼話也沒說,只站在那堙C `ITDTZ J  
源武藏看了他兩眼,便讓他回去休息。玉藻目光微動,似是想說什麼,卻沒有說,行了禮就告退了。 I>8 Bc  
少了玉藻的院門顯得格外冷清寥落。他站在漆色有些斑駁的門前,眸光暗沉。推開門,抬步踏上院中那條石板鋪成的小路。 !zl/0o  
他走了三步便停下,站在一個倒臥在地的人身前。那身白衣上沾滿了塵埃,早就成了灰衫,赤裸的腳掌上也是灰黑一片,什麼也看不出。淩亂的發遮住了臉,雙膝彎著,大約倒下來之前正在挪步子。 q2D`1nT  
源武藏盯著那人看了半晌。和他心堮こQ的沒什麼不同,只是氣息更微弱些,連他這等功力,不仔細聽,都聽不到那人的呼吸聲。 [y$j9  
他蹲下身,輕輕撥開那人臉上的發,露出他隱隱發青的臉龐,眉頭微微攏著,嘴唇也微啟著,唇瓣上都是咬痕,乾裂而蒼白,還有一些幹了的血跡。 Zm5nLxM  
他把莫召奴側躺著的身體攤開,手掌擱在莫召奴胸口,感受著他微弱的心跳,自己的心才漸漸生出痛來。 UFJEs[?+Te  
內力渡過去,真氣還在莫召奴受損的經脈走了許久,為他修復經脈治療內傷。過了一會,莫召奴胸口起伏了兩下,緩緩睜開了眼睛。 g')?J<z   
他們最近似乎很習慣沈默。日色微薄地讓人看不清彼此的臉,但他們還是沈默著,看著對方。源武藏緩緩站起身,問道:“幾時回來的?” G+;g:_E=  
莫召奴還沒力氣撐起身體,身下的石板很冷,他又驟然失去了源武藏給他的溫暖,一開口牙關打起顫。他咬著牙關,止住身上的寒意,咳了兩聲,答道:“過了晌午。” 2GUhV*TN  
源武藏微微勾起唇。比他預想的要慢一些,莫召奴的傷比他料想地還要重吧。但這人既然已經在自己面前,在他這個院落的一方天地堣F,他的心便莫名地沉澱了。 MQ hYJ01i  
他轉頭看著漆黑一片的堳峞A淡淡說道:“今後,你就和我住一起。我累了,給我燒水洗腳。”言罷,不再看地上那人一眼,幾步就走到堳峞A關上門,點起燭火,在桌邊坐下,撐頭翻著案頭的書。 d?E4[7<t$1  
莫召奴勉強撐起身體,看著窗紙上映出的那個身影,唇角深深苦笑。他有多久,沒有聽源武藏說過他累了呢。很久,至少也有五年了。再如何烽火狼煙數夜不成眠的日子,也沒有聽過。 kv[OW"8t  
他四下看看,院落埵酗哄A但沒有鍋,也沒有生火的器具。源武藏住進這院落以後,他只來過一次,匆匆就走了。那些東西在哪里,他全不知曉。全力望去,只隱約看見後院那埵乎有間小屋,也許就是廚房了。 EsS!07fAM:  
他記掛著那人說的累,記掛著那人在桌邊挑燈夜讀的身影,便把身體挪到樹邊,扶著樹站起來。他打量了自己一眼,又是苦笑。渾身上下都是塵埃和污泥,就是給源武藏燒了水,也會不小心把水弄髒。他吃力地走了幾步,在井邊坐下,慢慢打上一桶水來。 Yr Preuh  
昨夜開始走到今天晌午過後,他的體力早已耗盡,又只喝了些水,粒米未進。雙手也因一直握著繩子,早已磨出了幾道深深的血痕,草刺也紮進了傷口堙C這點疼,和他腳底的疼比起來,算不得什麼,僅僅是讓他打水的動作變慢了。 c '/2F0y  
天色越來越暗,他把手伸進桶堮氶A打了個寒戰。忍著冷,把自己簡單打理了下,又脫下已經成了灰黑色的外衣放在腳邊,撕下一道邊,就著水洗乾淨,把自己淩亂的頭髮攏起來系在身後。 :r[W'h_%  
這般做完之後,他又打了桶水上來,擱在一邊,歇了會就撐起身體,朝後面的小屋走去。也許是身處這院落堛瑤t故,他覺得身體埵h了些力氣,腳底已經痛到麻木。他早已習慣每走一步帶給他的劇烈抽痛,此時步子竟比回來時快了些。 8HB?=a2Q<'  
他扶著牆,努力辨認著漆黑的屋埵陪些物件。他找出了需要的東西,堆在門口。這時他格外慶倖當年也有過自己料理自己的時候,否則他現在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d9ZDpzx B  
這些東西太重,而他連拖著自己的身體往前走都吃力。他只得找來一根繩子,仔細地把所需的物品捆在一起,再背起繩子,朝井那堮膩吽C s-y'<(ll  
他經常跌得頭昏眼花,好在有繩子,摔倒了也可以把繩子拽過來,再把拉到身邊的物品推到身前,自己便走得輕鬆許多。 :s? y,  
等他好不容易挪到井邊,天色全暗下來了。他摸索著在那堆東西塈鋮嚌蝖A背靠著井,搭了個架子,把鍋放上去,才想起這鍋不知多久沒用過了,該先刷過。 a'c9XG}  
好在他拿了刷子來,桶媮晹酗禲A便清理起來。這番忙碌下來,倒讓他忘了身上的疼痛,心思都放在該怎麼生火上。 s; ~J2h[  
他找到了火摺子,但井邊都是枯草,一個不慎,他就會燒死自己。他從身邊抓了幾把草攏成一束,用火摺子點了,就著火光把架子附近的草挨個拔出來當柴火用。 ?m`R%>X"  
等他做完這些,屋堛瑰諵黦壑F。他心一沉,以為自己趕不上了,一時怔住,火燒到手指頭都沒發覺。嘎吱一聲響,源武藏推門出來,站在簷下看著他。 %Tk}sfx  
只著埵蝒漸L身上沾滿草屑,靠著井在地上坐著,手媮晪黖菑@把草。該是很狼狽可笑吧。源武藏也這麼覺得。他掃了眼莫召奴的窘迫,轉身進屋,抱出來一捆乾柴,擲到莫召奴面前。門再次合上,燃起了另一盞燈。 T9,lblU Q  
有了柴火,鍋奡N能開始燒水了。莫召奴立刻生起火來,燒了滿滿一鍋水。他坐在旁邊等著水開,一不小心就覺得自己困得要摔下去。他掐了自己一把,不讓自己睡著。但柴火的溫度太過誘人,總讓他想湊過去撲進火堥暖。他便往旁邊挪挪,背靠著冰冷的井石,遠遠地看著。 Di]Iy  
直到水開了之後,他滿腔的欣喜化作泡影,他才知道自己忘了一個天大的難題。他要怎樣把這一大鍋開水送到源武藏面前? &xF4p,7  
他皺起眉,朝屋子看去,才發現洗腳用的銅盆就在門檻前的臺階上放著。他松了口氣,支撐著站起身,再彎腰用水瓢舀起半瓢開水,朝臺階走去。 BZ8h*|uT"  
他唯恐自己腳步踉蹌,把好不容易燒得的開水弄潑了。他不免自嘲,別人打洗腳水,還要用冷水兌進開水堙C他倒是不用了。這些開水,等他運到盆堙A只怕已經溫了。 sz){uOI  
月已上枝頭。屋堛漱H還在看書,沒有出聲催過他。 bkJn}Al;  
他扶著牆站在門前,抬手輕叩。 ntd ":BKi  
“進來。” "Vs Nyy  
那聲音,熟悉,低沉,一瞬間攥緊了他的心。天外星光明滅不定,屋堛瑰諵鶪]陡然搖動起來。

冥玄 2010-10-07 20:01
源叔真的有在專心看書嗎? T749@!v`z  
c'>8pd  
好想知道這.......已經快要被人鄙視到下面去的大叔在想什麼........ Qq6%53  
J T}dor  
莫莫真是個容易滿足的人 im_0ur&'  
1WZKQeOo  
小莫啊!以後百倍千倍的向那大叔討回來吧!

公孫月蝶 2010-10-07 20:02
L親你騙人哦, zcbA)  
這章那媟鼴氻F???? .l" _ K  
只能說虐的比較少一點而已, +K @J*W 1  
如果這樣也算溫馨的話.....(攤手.... Vz+=ZK r5  
-#:Y+"'  
走了一天一夜的莫莫還能有力氣燒水?? EC:x  ,i  
真是好大的毅力啊!! cJ1{2R  
\ltErd-  
是說莫莫真的是背叛了源叔嗎? Qt)7mf  
這其中肯定有誤會的吧,,,,,, 4 g/<).1<b  
w 96j,rEC  
受到這樣的酷刑,莫莫居然還記掛著那人說的累, -b Ipmp?  
真是癡了....傻了....

g9122038 2010-10-07 20:41
莫莫你為什麼要對源叔那麼好 X_EC:GU  
他不值得∼∼ cPa 0n4  
源叔∼如果可以我真的好想把你狠狠打一頓 1yY'hb,0  
再把你加在莫莫身上痛苦跟手段全部原封不動還給你 ~Y}Z4" o  
讓你親身感受自己的狠心∼ *+zy\AhkP  
大大何時莫莫才能脫離源叔的魔手啊∼∼

leifei1 2010-10-08 20:23
引用
引用第30樓g9122038于2010-10-07 20:41發表的 Re:10.07 [神無月x莫召奴]相思骨 -3  27F更新 (這章算有小小的溫馨吧~) : <8xP-(wk;  
莫莫你為什麼要對源叔那麼好 uk> /I l  
他不值得∼∼ Vzv.e6_  
源叔∼如果可以我真的好想把你狠狠打一頓 yz&q2  
再把你加在莫莫身上痛苦跟手段全部原封不動還給你 hU)f(L  
讓你親身感受自己的狠心∼ - EX3' [*'  
....... 7l|>  
W:N"O\`{m  
Rc m(Y7  
这个问题很好 S0o,)`ZB  
很深奥 `peJ s~V  
应该,数数手指 =B 4gEWR  
几个月后吧 c 6}xnH  
v!v0,?b*  
我可以理解他的愤怒 H)}1xQ{3F  
当然,亲娘团要打人 :Pp;{=J  
我也没办法啦 H ]N/Y{  
"1j\ZCXK_Z  
小源源好可怜,掩面奔走~

自由 2010-10-09 13:48
...這哪裡溫馨了...0rz Q`wA"mw6k  
L大的神莫文總是、總是、總是總是總是總是..... h ?qYy$  
9j>sRE1  
莫莫啊...去找別人吧..... NbK?Dg8WJG  
你愛神無月就好...不要為源武藏這樣付出啊..

莫漪 2010-10-10 18:26
連續看了2.3集 g>oYEFFJ  
發現...源叔也很笨吶! pQ2)M8 gf  
如果說不笨,容易懷疑莫莫的那份心 T4 , Zc  
該說是真誠嗎?還是愛情容易使人心煩?才沒得以看清事實? ?lw[  
'C?f"P:X{  
只是出門一趟,到了南國。 \?ws0Ax  
但是如果莫莫早已有了背叛之心,又怎麼會經過5.6年了北國依然強盛? ;[\2/$-  
莫莫又怎麼會幫北國打贏戰爭? ,/?V+3l  
就只是知道莫莫去了趟南國,就起了懷疑之心。 .g`*cDW^=  
源叔啊,我相信你自己沒想過自己那麼戀他,才一點小插曲,而起妒心、懷很。 YQ`#C #Wb  
若不是,我相信你自己也沒想過自己其實一點也不相信莫莫,那般真誠呢? 7 V1k$S(  
_q 9lr8hx  
u0H`%m  
三集下來,依舊是虐,只是變淡... D/6@bcCSY  
倒也看的不甚唏噓... S2GBX1  
看來源叔要認清眼前還有等的了... 7G=P|T\  
8gKR<X.G  
<!nWiwv  
L大!! 別再虐了QAQ...  !'t 2  
話說,燒了洗澡水,還要進去伺候源叔... c\rbLr}l)  
接下來不會是直接在裡面上演活X宮吧 =口=!!?? x$b[m 20  
反正看現在情況,源叔應該也不會憐香惜玉到哪...囧!

leifei1 2010-10-11 15:36
他轻轻推开门,那人的身影一映入眼帘,他的心就拧了起来。当年,他初遇源武藏,选择这人辅佐,是他的眼光,也是恩师的意思。他本是个孤儿,一身才学都是恩师自小一点一滴手把手教给他。 I; }%k;v6  
ZV^J5wYE  
      恩师志在天下,常说谋大事不拘小节。那时北国群雄割据相持不下,似莫召奴这般从没在南国露过脸的年轻人最适合做细作。恩师送他走的时候,已然说过,若是有朝一日事情败露,便是恩师对不起他,却无悔今日的决定。 )Is*- W  
Wn#JY p  
      他亦拜别恩师,孤身前往北地。北国风光与南方大不相同,辽阔苍茫,北国的人也格外豪迈,爱恨分明。直到遇到源武藏,他才真正明白,恩师让他做的事有多艰难。 ?4?jG3p  
 /lok3J:  
      细作,在任何一个国家,都极遭人痛恨,人人皆欲杀之而后快。若有深仇大恨,忍辱负重蛰伏下来,伺机寻衅,还能理直气壮一些。而他和源武藏之间,有的只是立场。他欣赏源武藏,看中他待部下的好,看中他身先士卒,看中他能招贤纳谏。但他知道,他到源武藏身边的那一刻起,背叛就开始了。 l6U'  
5GxM?%\  
      他图的是源武藏的信任,最好能利用这份信任,搅浑北国的水,让北国连连征战,腾不出手来南下。但他喜欢那片土地,更认为在北地群雄之间,源武藏最堪大任。他尽心尽力辅佐,出生入死,只因他把那颗心放了下去。 KKXb,/  
d<m>H$\Dm  
      南国的人是人,北地的人也是人。他亦希望北地能减了战争,人民能安居乐业。他知道自己太可笑,知道一旦源武藏功业成就,必不会止步于边境。 _SW a3O#'  
P87Fg  
      数年来,他得了源武藏的信任,他说的话源武藏都会认真思考,甚至愿意移风易俗,让北地多开化。但他却没有完成恩师的嘱托。他所做的,与恩师所希望看见的,背道而驰。 '\YhRU  
aJ_Eh(cF  
      恩师冒险送了信来,寥寥数语,说他天性纯厚,不可勉强,然,国难当头之时,亦愿他当机立断。 JNg5 ?V;.U  
Xz@;`>8i  
      他苦劝了源武藏许久,力主先在北地休养生息,再徐徐图之。源武藏不欲与他争执,只说他自有打算,说他心地太过仁厚,这件事就不必再管。 0P/LW|16  
l"!;Vkg.5  
      他哑口无言。 Ph_m'fbf  
#zD+DBTAu  
      也许,他真是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之人。 >A "aOV>K  
S^n4aBm\+  
      昨夜,情报已送了出去。那份情报里,不止有已经商讨出的行军计划,还有他对源武藏的种种预测判断。但他依旧忧心着。他越了解源武藏,就越明白,这个人总有很多时候出人意表,让他这个最了解源武藏的人都大吃一惊。 fy4JW,c  
?6]ZQ\,  
      源武藏最好的朋友真田龙政就曾说过,这个男人之所以能站在今天的位置,就是因为他的出人意料。在他自己,不过是灵机一动。在别人,却是惊才绝艳。  7B2Og{P  
F5q1VEe  
      那天酒席上的时候,那个喝得正高的男人忽然在他耳边说,用毒攻下虎都关如何。他吃了一惊,全没想到源武藏会用这样的手段。他送出去的那份分析里只说,源武藏素来爱强攻,爱炫耀武力。他顿时手足冰凉,想要补救的时候,却被源武藏抓了回来。 Vta;ibdeqW  
o=2`N2 AL  
      原本,他不该被源武藏发现的,他该能神不知鬼不觉地按时返回的。这当中究竟出了什么纰漏,他到现在也没想明白。他也没有想到,源武藏会给他钉上马掌。这行为让他愕然,却又生不出愤怒。 XdVC>6  
rz7b%WY  
      他一路走回来的时候,便觉得,这很像很像源武藏的作风,却是他怎么都猜不到的。为何,他会在源武藏身边日子越久,越是猜不到他要做什么。 P[oB'  
3A1kH` X^q  
      正如现在,他也猜不到源武藏的气息会如此沉静。他认识这个人以来,他不是飞扬就是自信满满,遇事不顺的时候会焦躁也会很快冷静下来,苦战的时候反而会激起他的血性,愈战愈勇,永不言放弃。 phSP+/w  
oh~Dbu=%  
      但,几时在这人身上,有了这般的安宁。 jC8BLyGE_  
xT>V ;aa\  
      莫召奴垂下眼,藏起眸中泛起的痛。眼下,他的难题是这盆水。早点做完,让他们两个都歇息吧。 \$UU/\  
nu -w Qr  
      他挨着门槛坐下来,双手抓着盆沿,小心翼翼地把铜盆挨着门槛送到对面。铜盆落地的时候,还是溅出了不少水。他再扶着门框站起来,跨过门槛,又坐了下来,一点点往前推送铜盆。 DcDGrRuh  
TI&J>/z;$  
      他不敢站起来走,到时候这一盆水就会都泼在自己身上,浪费他所有的努力。 <7Lz<{jaJ  
V-u\TiL  
      只是,铜盆终于推到源武藏面前时,已经沾了许多泥土。莫召奴仔细看了看,还好,盆里的水还算干净。 /bk} J:QRg  
3Ab$  
      源武藏坐在椅子上,看着那个疲累了靠坐在椅子腿上喘气的人,淡淡问道:“不试试水温么?太冷了让我怎么洗脚?” 9K(b Z {  
[]^>QsS(X  
      莫召奴撑起身体,正想把手探进去,又缩了回来,微微苦笑:“我的手不干净,会污了这盆水。” B ~GyS"  
'|r !yAO6  
      源武藏没出声,脱下靴子,把袜子扔到一边,伸脚进盆里。水还是温的,但对源武藏来说和冷的没有两样。他瞥了眼莫召奴略有些期待的眼神,默不作声,多泡了一会,才抬脚擦干水。 \MPy"uC  
svgi!=  
      平素这些事,有亲卫来做,水端到他面前就行。他这人出身草莽,又戎马生涯,到底不惯有人细心伺候。莫召奴自推开门,一路几乎爬过来的模样,总让他心烦。他重新套了鞋子,单手拿起铜盆,两三步就走到门边把水泼了,盆照旧扔在门口。 Wd<}|?R  
(<-0UR]%q;  
      莫召奴还靠坐在椅子腿上,微有些怔愣。他轻蹙着眉,吃不准源武藏这是不是心情还算好的表现。他心里有些话,一直想跟源武藏说,又不愿触怒他。 % m$Mn x  
_<Tz 1>j=  
      源武藏走回来,弯下腰抓着莫召奴的胳膊一把拉起他。手掌中人体自然的温度传来,还有那人身子太过轻盈的感觉,让源武藏呼吸一滞,五指收紧,几乎是掐住了莫召奴的胳膊。 mL+ps x+  
$a1.c;NE'  
      莫召奴吃痛,脸色微白,另一只手抓住身后的椅子,把重量靠上去,尽量不让双脚踩实了地。 }]@ "t)"  
Hc!_o`[{l  
      源武藏面无表情,抓着莫召奴就要往屋外走去。莫召奴整个身子从椅子边上被拉开了,急急忙忙拽住源武藏的衣袖,顿住自己的身形,双脚便重重地踩在了地上。他疼得眉头猛跳了几下,冷汗滑了下来。 M-t 9zT  
 Jt][b  
      源武藏停下脚步,回头看他,眉头微皱,却没有动作,淡淡问道:“做什么?” AU2Nmf?]%  
k0|InP7  
      莫召奴深吸一口气,不敢松开源武藏的衣袖,急促开口:“我想和你说句话。” <C(2(3  
r]{:{Z  
      源武藏只想冷笑。他还没来问话,这人倒是有话要跟他说,看他急切期盼的眼神,想为自己辩解么? T;7|d5][  
pTd@i1%Nr  
      “说吧。”他的手还抓着莫召奴的肩,稍稍松了力道。 ::w%rv  
35et+9  
      莫召奴得了他的允许,急切的神色褪去,松开了源武藏的衣袖,习惯性地整整自己的衣襟,敛了容色,站得更直了。脚底虽痛,冷汗还在一直冒,他却像是毫无所觉,和往常进谏一般对源武藏说道:“陛下,虎都关易守难攻……” p! 1zhD  
c-{]H8$v  
      源武藏冷哼一声,手又捏紧了莫召奴的肩,却没有开口打断他的意思。 KxI(# }5o&  
K;O\Pd  
      “陛下的铁军虽兵强马壮,但虎都关的天险必定会让陛下折损许多军力。即便陛下拿下虎都关,南朝也并非如陛下所想那么积弱,朝中许多重臣都力主对陛下用兵。而陛下登基不过一年,一旦和南朝陷入僵持……” Fx2&ji6u  
J3vuh#  
      他这番话娓娓说来,句句都是苦心。源武藏听到这里,还是打断了他,淡淡说道:“你的这些话,我听过很多次了。” NU"X*g-x^  
K[Kc'6G  
      朝堂上,私底下,议事厅中,类似的话他听过不下百遍。那时他说莫召奴仁厚,如今他还是这样想。 ?:c hAN@  
14O/R3+  
      他从那双殷切盼望的眼眸里,看不到私心。 ,P]{*uqGiB  
,0O!w>u_]J  
      莫召奴哑然,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眉头皱成一团。 6iOAYA=  
A,@"(3  
      源武藏松了些力道,扯过一张椅子,将他按在椅子上坐着,俯身看着他的眼睛,问道:“你见了太多的血战,已经不想再见了,是么?” &3M He$  
S]+}Zyg  
      莫召奴沉默不语。战争,总是一个太过沉重的词,让他无法用想或不想去描述。 z841g `:C  
! >V 1zk  
      “既然不想,为何不选择帮我?”源武藏的声音深沉了几分,眸子微微亮起,“帮我攻下虎都关,平定南朝,一统河山。难道你宁可去相信你根本不熟悉的南朝皇帝,也不愿意相信数年来朝夕共处的我吗?” 420K fVA  
7UfyOOFa  
      又听到那熟悉的语调描述着一统江山之后的事,莫召奴不得不承认,他也无数次为之心动。如果他辅佐的这个男人,能够登上帝位,治理好大好山河,他站在这人身后,亦会感觉骄傲自豪。 /V~(! S>  
z> SCv;Q  
      但是…… B Xp3u|t  
|tkmO:  
      他抬起头,以从没有过的认真对源武藏说道:“我相信,你是一个好皇帝。但,你是北人,我是南人,南国也并非只有皇帝。” [iz  
-\vq-n  
      源武藏叹了口气,深深看着他。脸上沾满了尘埃,头发上都是草屑和泥土,衣服也是肮脏不堪。但他竟不会觉得这人狼狈。可他知道,莫召奴素来爱洁,那也是南人的习惯之一。所以,他用衣袖擦着莫召奴的脸,淡淡说道:“你劝过我很多次,而我这是第一次劝你。你劝我的时候,我用心听,不接受也不反驳。我劝你的时候,你一句话,就堵死了所有的退路。” X^`ld&^*({  
uM$=v]e^ 4  
      他的声音低沉缓慢,动作温柔,像是在照顾病人似的。每一个字都如重锤落下,击在莫召奴心上。他闭上眼,无言以对。 l }[ 4  
0nX5 $Kn  
      源武藏低笑出声,收回手,淡道:“我原也没指望你会答应。你若能想明白,也不会有今日之事。我却是好奇,你如今已落魄至此,为什么还敢跟我说这些?不怕我杀了你吗?” OpfFF;"A'  
+4 dHaj6  
      莫召奴睁开眼看着他,轻声答道:“我没想过你会如何。我想不出。” ! JN @4  
!&kOqc5:t<  
      源武藏大笑几声,蹲在他面前抬起他满是泥土的腿和脚,问他:“那这个意外吗?” uPpP")  
;Ti?(n#M>  
      莫召奴怔然,心头莫名窜过一丝疼痛。他摇摇头,声音梗在喉咙里。 pa7fTd  
- >2ej4C  
      源武藏放下他的脚,拿布巾擦干净自己的手,又从桌上拿了一个馒头来,本想塞在莫召奴手里,但看他手上都是泥污,便自己动手撕了一块,送到莫召奴唇边。 #g q3 e  
8EQ;+V  
      莫召奴早已饿极,虽隐隐觉得眼下这气氛怪异地让他有些难受,但多年来习惯了源武藏的照顾,便自然地咬在嘴里,吃下肚去。 B dSTB"  
4)?c[aC4P  
      “我这么对你,恨我吗?”源武藏喂了几片,轻声问道。 "o`( kYSF  
,b/0_Q  
      莫召奴有些噎住,好容易咽下去,才道:“陛下初登基,第一条法令就是废除陋习,开明教化子民。我钦佩陛下,也明白陛下这么做的用心。” iV%% VR8b  
iJcl0)|  
      “所以?”源武藏觉得胸口闷了起来。多年来,他乐于照顾莫召奴,乐于有他在身边,甚至已经到了他自己都觉得离谱的地步。他知道自己在这个人身上想要得到的太多,超过了他可以得到的程度。他却是没有想过,这个人也会有那么了解他的心思的时候。 a  v/=x  
^^Y0 \3.  
      “那是陛下对我的回报,不愿辜负他的臣子。陛下对我的信任,却被我亲手打破。陛下想收回这份回报,我又怎会恨陛下呢。” X^?-U ne  
p"ZPv~("V  
      源武藏听了这话,面上露出一丝古怪的笑。他站起身,说道:“难得你不恨我,可我没有你这么大度。抱歉了,本想让你在屋里过夜,再好好想想归顺的事。现下,还是请你出去吧。” jhHb[je~{4  
~96"^%D  
      莫召奴有些发愣。这三句话,每一句他都听懂了,却不明白这样三句话是怎么放在一起说的。他隐约觉得,有些很重要很关键的东西被他忽略了,就在他眼前,却隔着几重纱,又飘忽不定。 RZ -w,~  
DZvpt%q  
      源武藏没有拉他一把的意思,他只有无奈,自己抓着椅背起身,跌跌撞撞地往屋外走去。刚跨出门槛,最后一丝力气就被抽干,眼前模糊起来。他摇晃了一下,背靠在墙上,侧过身关上房门。 Jv5G:M5+~  
t]V)3Ww  
      他一直在想那三句话,怎么也想不明白,但心头却渐渐堆积起尖锐的疼痛。他更不明白自己是怎么了。房门关上之后,仿佛在他和源武藏之间,从此咫尺天涯。 ls=<c<  
U6{ RHS[  
      他的手按在发疼的心口,心想是内伤发作了吧。嘴里涌上一阵腥甜,被他强压下去,擦干净嘴角微微渗出的血丝。再抬步时,一脚踏空。一阵天旋地转,他失去控制的身体从门前的两级台阶滚落一旁的草地,撞在地上的碎石块上,磨出了许多血痕。 yy9Bd>  
u%2u%-w  
      他再也压抑不住,一口血吐了出来,才在周身的剧痛中昏死过去。他面前的枯草上,洒满了点点腥红。

leifei1 2010-10-11 15:38
引用
引用第28樓冥玄于2010-10-07 20:01發表的 Re:10.07 [神無月x莫召奴]相思骨 -3  27F更新 (這章算有小小的溫馨吧~) :  iGR(  
源叔真的有在專心看書嗎? ] O 2_&cs  
8F%T Z M  
好想知道這.......已經快要被人鄙視到下面去的大叔在想什麼........ 8s|r'  
q.#aeqKBP  
莫莫真是個容易滿足的人 Kl^Yq  
....... "~GudK &  
3#dUQ1qo6  
:yv!  x  
4}gwMjU-B  
阿源是个认真的人呀 \HRQSfGt  
当然,能看进去多少是个好问题 -WEi Y  
他么,很快大家就知道他在想啥了。

leifei1 2010-10-11 15:39
引用
引用第29樓公孫月蝶于2010-10-07 20:02發表的 Re:10.07 [神無月x莫召奴]相思骨 -3  27F更新 (這章算有小小的溫馨吧~) : `OduBUI]]  
L親你騙人哦, _,vJ0{*  
這章那媟鼴氻F???? Q&wBX%@^L  
只能說虐的比較少一點而已, 7m8L!t9  
如果這樣也算溫馨的話.....(攤手.... ? [ =P  
ofS9h*wrJ  
....... [<cP~  
vG<Mz?wr  
y#r=^r]l)  
啊,温馨的定义嘛 ${`\In_?O  
咳,我自认为还好啦。 \@5W&Be^  
brZ3T`p+.P  
莫莫很快就会发烧了 <OpiD%Ctx  
后背有点寒,觉得被儿子怨念了,呵呵

leifei1 2010-10-11 15:40
引用
引用第32樓自由于2010-10-09 13:48發表的 Re:10.07 [神無月x莫召奴]相思骨 -3  27F更新 (這章算有小小的溫馨吧~) : E|#'u^`yv  
...這哪裡溫馨了...0rz L{aT"Of{X  
L大的神莫文總是、總是、總是總是總是總是..... J\#6U|a""u  
r/8,4:rh  
莫莫啊...去找別人吧..... OG0ro(|dI  
你愛神無月就好...不要為源武藏這樣付出啊.. ^]OD+v  
)\p@E3Uxf  
%N>@( .  
这里没有神无月啊 >C@fSmnOM  
摊手 'M YqCfIK  
他跟源武藏一起出生入死 aNfgSo05@n  
情谊是不一样的。

leifei1 2010-10-11 15:42
引用
引用第33樓莫漪于2010-10-10 18:26發表的 Re:10.07 [神無月x莫召奴]相思骨 -3  27F更新 (這章算有小小的溫馨吧~) : _k _F  
連續看了2.3集 LTG/gif[u  
發現...源叔也很笨吶! RDk{;VED{  
如果說不笨,容易懷疑莫莫的那份心 3)I v8mA  
該說是真誠嗎?還是愛情容易使人心煩?才沒得以看清事實? 4{*K%pv\  
6$2)m;| XY  
....... ykM(` 1` m  
0G;RMR':5  
$  5  
摸摸,他不是怀疑 o"K{^ L~u  
而是莫莫亲口承认了 v ='7.A  
他是细作,是南国派来的 @^/JNtbH!  
源武藏问过他,只要他说句不是 5h1FvJg  
他就信他,可惜呀,莫莫没说 ,NKDEcw]  
于是,摊手~~ uflp4_D   
m &c8@-T  
不知道为啥,看到最后一段 6SW:'u|90  
我笑的眼泪出来了 i5V ly'Q  
捶地中~

公孫月蝶 2010-10-11 16:28
原來莫莫真的背叛了源叔啊, bZ:w_z[3=  
不得不說一句"莫莫這就是你不對了" B4_0+K H  
被最信任的人背叛那種痛,是何等的錐心刺骨, +*~?JT  
難得源叔没有一氣之下便殺了莫莫, qzsS"=5  
算是很自持了,只不過這樣的刑罰對莫莫來說反倒生不如死吧, / k(0}g=\  
而且,小蝶有預感,這懲罰還没到底,恐怕還有更虐的, cqi: Rj  
噢,光想就一身疙瘩,拿不定主意是不是要再被L大繼續虐下去...... E.4`aJ@>d  
望天        

貝利亞 2010-10-11 16:59
虐啊~ Yc+ /="&z  
大大是有虐待狂嗎? i{!i % `"  
每次寫文都讓我們這些讀者看得好心疼莫莫啊

若情 2010-10-11 17:43
真真真的~~~~ =A GsW  
親愛的多少來點甜文吧~~ |'b=xeH.^<  
喔~我的莫莫~~~~~~

予心 2010-10-11 19:12
每次看L大的文 bY&s $Ry3"  
都要先深呼吸幾口氣,做好心理建設 'C!b($Y  
每次都被虐得不是一兩點 pX*Oc6.0mu  
%)u5A !"  
看到源武藏對莫莫說的那些話 ; Rt?&&W  
真的也很心疼,又覺得那些橫在兩人之間的東西 7YkxIzE  
很難就這麼輕易排解掉 g_5:o 3s  
莫莫對於自己堅持的事從不改變 XM>ByfD{  
而源武藏對他的包容理解也已經到了臨界點 S_ e }>-  
這樣的兩人在那樣的立場分明的時代 '$UlJDZ  
最在意的人卻不得不背叛 _Z @- q  
最重視的人卻不得不殘酷以對 /@Y/(+DE  
總是要兩敗俱傷啊 ] +Lle S5  
a&M{y  
L大的虐文真的很能逼出人的眼淚...

leifei1 2010-10-17 10:37
回覆大家: >jq~5HN  
iK s/8n  
莫莫真的有背叛他……只不過這是第一遭就被逮到了……兩國交兵各出手段,他還是維護了自己的國家…… Q Y/36gK  
+}J2\!Jw  
神叔的憤怒也可想而知呢>< N?ky2wG  
-{-w5_B$  
雖然是兩敗俱傷,但是結局一定很美妙啦!!大家要有信心啊= =

leifei1 2010-10-17 10:38
5 :(!il?  
BJ@tU n  
清晨第一聲雞啼,源武藏睜開眼睛。他盤腿在床上打坐了一夜,幾乎沒睡。昨天夜堥瑭n重物落地的聲響一直在他耳邊縈繞不去。他勉強靜下心來,練了一夜功,但到這會已經是極點。 d/j$_NQ&!  
他一睜開眼,眼前飄蕩著的就是莫召奴的面容。起身走去窗外,原想推開窗看看院子,又收回手,推門出去了。腳步剛落在臺階上,他的瞳孔便是一陣緊縮。 { P&l`  
莫召奴僅著埵蝖A就這麼趴伏在草地上。以他的目力,清楚地看見草上的露水沾了那人一身,單薄的埵蝳釣Ш膉F。 5NZob<<  
他捏緊了拳頭,走到那人身邊,想蹲下仔細看看那人如何了,卻又好似有股力量阻止著他彎下腰。他在那堹舅F一會,臉色陰沈地可怕。 k]] (I<2  
他終於要抬步離去,那人忽然動了動,睜開了眼,卻還茫然未醒,只呼吸聲略重了些,不再那麼微弱。 ~ub Gx  
他嘴角勾起冷笑,又像是在嘲笑自己,到底是低沉的嗓音平淡地說道:“醒了就起來幹活吧。” )?:V5U O\  
莫召奴把頭埋在枯草上,約莫是草上的露水涼了他的額頭,才讓他清醒過來。他再次抬起頭時,已經試著撐起身體了。 ezY _7  
本想說完這句就此離去的源武藏被他這個小動作刺痛了眼。那只是莫召奴的小習慣,每次起床前都會把臉埋在胳膊堙C尤其是病中,平素那麼穩重的一個人,也會迷迷糊糊地埋起頭,不願起來吃藥。可只要清醒了,再苦的藥他也是一口喝幹。 |l 03,dOF  
如今,他還是這樣。人哪,是不是那麼難以改變? ??CtmH  
他轉了腳步,從莫召奴身前走過,到井邊打了一桶水上來,掬著冷水潑在自己臉上,抹了幾把就當是洗過臉了。他聽到身後那人試了幾次,都沒能撐起身體,心頭著實不耐煩,轉過身,長臂一伸,就把那人拎了起來,丟在井邊。 )K4 |-<i  
莫召奴被他弄得頭暈眼花,過了好一會眼前才慢慢恢復光明。可他正想看清源武藏時,那人卻已轉過臉,站起身走開兩步。 ?R&,1~h  
他怔怔地追著那人的身影,心口疼了起來。源武藏背對著他,淡淡說道:“你起這麼遲,我的洗臉水看來你是不用打了。晚上的洗腳水早些準備好。你有一整日的時間,不至於再讓我等那麼久吧。” >u4%s7 v  
說完,那人就快步走了出去,留下莫召奴一個人靠坐在井邊,心口的疼痛過了許久才漸漸散去。他在這一刻忽然意識到,他不怕源武藏發怒,不怕源武藏給他釘上馬掌,但當那個人不肯再看他一眼,不肯當面對他說話時,他的心會像是受了傷似的,疼得他快受不了。 %S]H  
他不明白自己為什麼會這樣,忽然慌亂起來。他往旁邊挪了手臂,碰到那個水桶,一下子沒有碰翻,才發覺桶媮晹酗禲C不知源武藏是有意給他留的,還是巧合而已,他忽然覺得心口不那麼疼了,卻添了酸澀。 @K7#}7,t  
院子堭I靜無聲,院外也安靜地聽不到人語。大約不會有人進來這堣F。這份難得的寧靜讓莫召奴漸漸放鬆下來,抬頭望天,看了好一會兒。他思索一番,他有整個白天可以揮霍,先要把外衣洗了晾起來,再把自己身上打理乾淨。最好是能把鍋挪到臺階附近去燒水,這樣源武藏回來的時候不至於要等那麼久才有熱水洗腳。 )ZEUD] X  
聽源武藏說話的語氣,暫時他還不會離開遙城。也就是說,虎都關的守將還有不少時間準備戰事。他能做的都已經做了,接下來的事只能看一國宰相的恩師如何運籌帷幄了。 |nk&ir6  
既如此,他再憂心也可先放下,什麼也不用想。他嘴角抿出淺淺的笑。他這個人,在國家大事上還可以勉強說有點能耐,但生活瑣事上卻顯得笨拙無比。他也不是什麼都不會,但卻比不上源武藏。那個人很會照顧自己,也很會照顧他。往常他病著了,一應生活起居都是源武藏親手照料。 Mp:tcy,*  
現下,他算是有機會回報源武藏些許了麼? %J!+f-:=  
他望著天,看到雲絲被風吹散,天又變成碧藍,心頭的陰霾也似少了些許。 Ont4-AP   
&s>HiL>f  
** s"*zyLUUo  
mA|!IhM  
金烏西沉之際,源武藏還沒有回到獨居的小院。莫召奴望望天色,把銅盆挪進門檻來,再坐在臺階上,一點點舀水進盆。還好這臺階不高,他彎下腰就能夠到大鍋。他這一整天都沒站起來過,手臂和衣服上到處都是泥汙。他把身體挪進門檻堙A再把銅盆拖到源武藏的椅子旁,不經意間在銅盆媮@見自己一身的髒汙,便趕忙出去了。 c6:"5};_  
等他打好水,把桶推到鍋旁時,遠處依稀傳來腳步聲。他估算著銅盆堛漱竷縝n不太燙,把腳泡進去該很舒服,就把桶堛漱繾侀i鍋堙A自己趕緊站起來,想回到井邊再打一桶水,把自己弄得乾淨點。 7q<I7Wt  
他的雙腳早已失去知覺,膝蓋往下都是麻木著,猛地站起來,身子便不由自主地往前栽倒,手堛漱翿矰]飛了出去。 }:5AB93(  
他微微苦笑,再不敢站起來,老老實實用手臂帶著身體往前挪,好容易趕在來人走進院子前撿回了水桶。 I!%T!B540  
源武藏推門而入的時候,他莫名地屏住呼吸,抱著水桶靜靜地躲在一旁。源武藏在門口站了一會,目光一直看著那扇打開的屋門。之後,他走進屋堙A關上了門。莫召奴這才松了口氣,料想源武藏該沒看見他,才慢慢地在枯草上拖著身體往前爬。等他到了井邊打了水上來,洗淨了手,他看著自己那已經髒到一點白色也看不出的埵蝖A苦笑著搖了搖頭。 !=;^Grv>  
他把自己藏進陰影中,脫下身上的埵蝖A就著冰冷的井水把自己略微洗了洗,甚至還把滿是泥汙的腳也洗了,還用井水多沖了幾次。晚風吹過,他打了個寒戰,心頭一點暖似已壓不住那股寒意,只得把在水井口上晾了大半天卻還沒幹透的外衣取了來套在身上。 K{%}kUj>  
他沒有東西能擦幹身體,外衣本又不夠幹,穿上去只是讓自己整潔一些,寒意卻沒有稍減。他剛打理好,屋內傳來一聲巨響,是銅盆撞在了牆上的聲音。他心頭一跳,忘了腳上的馬蹄鐵,扶著樹幹就站了起來。 (`>RwooE  
他幾乎要栽倒,好容易攀住了樹幹,閉目等著眩暈和劇痛過去,才緊抿著唇,往前挪了幾步。樹離牆不遠,他在自己快要倒下之前扶住了牆,再慢慢地挪著步子,儘量把腳側過來,讓腳背的邊緣著力。  yS_,lS  
他已經一天多沒有吃過東西了。也是從前打仗時習慣了餓肚子,這會才沒有覺得太過難忍。他咬咬牙,竭力從枯竭的身體埵A抽出一絲力量,讓自己能走上臺階,乾乾淨淨地推開門,看看堶悼X了什麼事。 CLg;  
還沒等他走到階前,門被砰地一聲拽開,源武藏正站在他面前,居高臨下地看著他,手媮棷ㄤ菬滬蚖优痋A堶捱w水也無。 `7zz&f9dDX  
源武藏緊盯著他,半晌從牙縫媕膝X一句話來:“地上的東西呢?”他昨夜聽到莫召奴滾落臺階,心口一緊,手堳K也是一緊,似是捏碎了東西,回過神來才發現是喂他吃了幾口的饅頭。碎了,還灑了一地,沾了泥土,沒法再給他吃了。但如今,地上乾乾淨淨,哪里還有碎屑的影子。 ^,]'Ut  
那饅頭碎屑雖是髒了,但對於一個餓著肚子的人來說……他咬著牙,盯著莫召奴的目光透出危險的意味。 : |#Iw  
莫召奴一時愣住,不明白他在說什麼,過了一會才想到,源武藏說的應該是撒了一地的饅頭屑吧。他心頭生出警兆,帶了幾分謹慎,輕聲答道:“打掃掉了。” ]rO`e N[~U  
源武藏仍舊緊盯著他,唇角慢慢揚起一個弧度,聲音低沉中染上一絲陰狠:“我忘了派人給你送吃的來,你不餓麼?為何不吃了那些饅頭?” yQ?N*'}$  
莫召奴臉色有些發白,身體搖晃了幾下,幾乎要跌倒在階前。他隱隱感覺麻木的小腿和腳有了點知覺,劇痛之外還有什麼溫熱的東西在往外流淌。 6.kX~$K  
他垂下眼,想起自己白天時在屋子堿搢ㄗ漕ЬC頭屑時的心情。他怎會看不出那是被人生生捏碎的,又怎會不知道那正是昨夜源武藏喂他吃了幾口的饅頭。他一點點把碎屑攏起,放在洗乾淨的樹葉上,慢慢就著井堛熔D水吃了下去。 Iw(deD  
他生平從不撒謊,之前那句打掃掉了,大概是他繼自己細作身份之後的第二個謊言吧。他微微苦笑,眼前的源武藏開始變得模糊。他只能讓自己朝著源武藏所在的方向仰起頭,輕聲說道:“陛下如果再不給我吃的,我就真要餓死了。” HeZ! "^w  
那輕輕的聲音仿佛有種讓人安定的力量,源武藏看了他一會,許是看出莫召奴就快站不住了,才彎腰把手堛獄优祣薑U,淡淡說道:“再燒一盆水來,我要洗腳。” -ve{O-;  
言罷,他轉身進了屋。莫召奴緩緩挨著臺階坐了下來,等雙腳的劇痛消散些,才點起階旁的柴火,等著鍋堛漱蘄N開。 Jtnuo]{R  
他把水再次舀進盆堙A掙扎著站起身,雙臂緊緊托著盆底,緩緩走了幾步,幾乎是把盆捧到了源武藏身前。他彎腰放下盆,汗珠差點滴進盆堙A他連忙抬手抹去,整個人便晃了晃,扶著一旁的椅子才沒有倒下去。 n_Px=s!1p@  
他咬住唇瓣,讓自己拉回一點意識。他在源武藏面前蹲下身,因雙腳撐不住,便跪坐在那堙A轉身拉過銅盆,便沈默著把手伸向源武藏的鞋面。 4\H:^U&  
源武藏沒有說話,也沒有動作。莫召奴安靜地抬起他的鞋子,褪下,又脫去他的襪子。他想起源武藏在鐵匠鋪為他褪下鞋襪時的樣子,手頓了頓,指尖正好搭在源武藏的腳面。那冰涼的觸感讓源武藏抬起頭。 *y9 iuJ}  
他看著莫召奴先把手探進水婺楖梫贖蛂A再把他的腳放下去,弄濕了布巾給他擦洗著腳面。那模樣,認真地仿佛在做軍國大事似的。他心頭說不出的滋味,微一用力,將莫召奴的手輕踩在盆底,等他抬起頭來,問道:“給我洗腳,你不覺得彆扭嗎?” "4 5O!AjP  
莫召奴看了他一眼,微微抽出手,手掌還是握住他的腳,低下頭繼續擦洗著,答道:“從前陛下也為我洗過。” Q/o !&&  
源武藏陡然變色,抬腳就踢翻了銅盆,洗腳水灑了莫召奴一身。他只差連莫召奴也一起踢翻了。莫召奴沈默了一會,抓著身旁的椅子又站了起來,起身時撿起了地上的銅盆。他慢慢地拖著步子,在泥土地上留下兩排深色腳印。 6q RZ#MC  
源武藏心頭微跳。他是習武之人,五感比常人敏感,适才急怒攻心才沒有注意到,此刻便發覺空氣中飄著淡淡的血腥味。他的目光落在那些腳印上,怒火漸漸淡去,臉色愈發陰沈著。 wXIsc;  
莫召奴兀自在屋外忙碌著。過了好一會,才又端了一盆水進來,依舊跪坐在他面前,把他還沒有穿進鞋子堛爾}拉過來,想再度泡進熱水堙C wrv-"%u)  
銅盆再度翻了出去,水灑在莫召奴身上,那溫度,倒是讓他感覺身子暖了許多。他低頭看著扣翻在一旁的銅盆,心頭微酸。他探出身子,把銅盆拉到身邊,一手撐著椅子,又站了起來。蹣跚著走了兩步,肩膀就被人狠狠扣住,身體像是騰飛起來似的,背脊撞上了桌面。 ;Oh4W<hH}  
他咬著牙,咽下滑到唇邊的痛呼,睜著眼卻一片漆黑,什麼也看不見,耳邊也嗡嗡作響,連自己身在何處都不知道了,可手指還抓著銅盆的邊緣。 DBYD>UA  
源武藏掰開他的手指,把銅盆扔出去老遠。他的目光沒離開過莫召奴被水淋得濕透了的衣服。他知道那是被他弄濕的,但手才觸到衣服下擺,才發覺這衣服本就是濕的。心頭竄起的也不知是怒氣還是心痛,三兩下就把那件外衣撕成兩半丟在地上。 oM/(&"  
接著,他愣住了。 *G7$wW:?  
莫召奴被他摔到桌子上,正接近昏迷著,人事已然不知。而他身上除了那件外衣,就什麼也沒有了。那仿若白玉凝脂般的肌膚在燭火下顯得格外誘人,修長的身形和比一般男人都要纖細的腰身,再再蠱惑著源武藏。 OM*N)*  
他俯下身去,將自己的身體覆在莫召奴的身上。柔軟的觸感一瞬間淹沒了他。他把頭埋在莫召奴的肩窩堙A讓那柔順的發絲撫摩著他的臉頰。他忍不住在那優美的頸項上咬了一口,心頭猛地一震,酒醉般的感覺席捲全身,仿佛有什麼長久以來的渴望被滿足了,又有更深的渴望被點燃了。 |#q5#@,  
他終於知道,他有多想要這個人,想用夫妻間的那種方式,佔有這個人。 8`XT`H  
他用膝蓋分開那個人的雙腿,抱起那個人的腰,往自己身上送。等貼緊了他才啞然失笑,他忘了脫自己的衣服。 <cW$ \P}hV  
莫召奴身上還能看到點點淡淡的疤痕,他一寸寸吻過,一路吻上他的頸項,下頜,和嘴唇。他想了許久的柔軟感終於成為現實,他不禁低喃著莫召奴的名字,輕吻著他唇上的咬痕,似是想要撫平所有的疼痛。 E}sj l  
他聽到了一聲很輕很輕的呻吟,便放開莫召奴的唇,凝視著他昏迷中的蒼白面容。其實他心堜白,這麼多年,莫召奴在他身邊,一日安穩也沒有過,這兩日更見得清瘦了,眼窩那堻ㄡ`陷下去。 AmNmhcN  
他吻著莫召奴的眼角眉梢,細密的吻輕輕落下,伴著他的低喃:“也許這樣也好。你沒有做出這樣的事來,我就會一直守著界限,不能碰你,看著你娶妻生子,想盡辦法把你困在朝堂上,困在我身邊,讓你回不了家,見不到你的妻兒……” qRT1Wre 3  
話音嘎然而止,那人已經醒來,四目相對。他冷笑,盯著那雙寫滿極度愕然的眸子,淡淡說道:“如今,你落在我手堙A我再也不想放開你。莫召奴,我想要你。” !Sx }~XB<  
說著,他將莫召奴拉向自己,膝蓋磨蹭著他雙腿間的私處。雖沒有真的做什麼,但那意味讓莫召奴再明白不過。他臉色煞白,不敢置信地看著源武藏,可那人騰出一隻手來扣住他的腰,指腹還摩挲著他的腰眼,另一隻手竟是往下,握住了他最尷尬的地方。 ?sWPx!tU  
他本能地推拒著源武藏,但他如今筋疲力盡,連他自己都知道不可能推得開,雙手只是抵在了源武藏身前。他那雙黑白分明的眼,那雙眼窩深陷的眸子堙A漸漸地露出了絕望。 ^o}!=aMr  
源武藏還不肯停手,莫召奴的手無力地滑落身側,胸口劇烈起伏了幾下,鮮血滲出嘴角,為他蒼白的唇點染上一絲豔色。 ?}\aG3_4  
血腥味飄到源武藏鼻尖時,他幾乎已經將莫召奴的下身勾動出了反應。他抬起頭,看見血順著莫召奴唇角一直滑落頸邊,而那人的眼堻z出死灰,正緩緩合上。 i% 19|an  
源武藏覺得有什麼東西堵住了自己的胸口。他住了手,脫下自己的外袍蓋在莫召奴身上,將他抱起來往床鋪走去。 <GC<uB |p  
忽然,一個很輕的聲音止住了他的腳步:“讓我下來。” +QT(~<  
源武藏沈默著。那人又說了一遍,血順著他嘴角湧出來,聲音更輕了。源武藏把他抱緊幾分,擦去他嘴角的血,幾次嘗試開口,都覺得喉間酸澀。 PXof-W  
他攏緊那人,把頭埋在莫召奴身前,啞著嗓子說:“你睜開眼,看看我。” t33/QW r  
血又從莫召奴嘴角滲出。源武藏胸口抽痛著,把他抱得死緊,怎麼也不肯放開,直到血染紅了莫召奴的前襟,氣息都微弱起來。 Nlemb:'eP3  
源武藏眉角猛抽了幾下,額前青筋暴起,低吼了一聲他的名字,但那人給予他的唯一回應,只有不斷往外滲的血,仿佛怎麼都止不住似的。 %B5.zs]Of  
終於,他不再把莫召奴抱得那麼緊,眉宇間籠上一層陰雲,隱隱可見疲憊。他往前走了兩步,將莫召奴放在床上,拉開被褥蓋在他身上。 ;|Id g"2  
他坐在床沿,手掌貼著莫召奴的心口,渡去真氣為他治療愈發沉重的內傷,直到莫召奴心跳有所恢復,嘴角不再滲血,氣息逐漸恢復平穩,才撤回手。 [hSE^ m  
他嘴角一抹似有如無地苦笑,給莫召奴掖好被角,頭也不回地出去了。 a@$U?=\e  
夜正深沉,冷風透過窗櫺的縫隙吹了進來。燭火堅持了片刻,終究還是滅了,歸於寂靜。

若情 2010-10-17 14:04
雖然恨,但卻是更加的深愛~ Vb*q^ v  
源武藏的愛啊~ Is&z~Xy/  
真的讓人吃不消啊~~

零兒 2010-10-17 20:13
L親....你竟然讓我疼到流淚了... ,TPNsz|Q  
e0Cr>I5/e  
這樣的愛 已經不是愛了 *jM~VTXwt  
 KoVy,@  
雖說愛到恨骨 卻還是能這樣的看著他受苦呢...不捨阿... :M)B#@ c=  
A ^@:Ps  
召奴卻還是這麼重視他  這到底是什麼心情..

公孫月蝶 2010-10-17 21:40
原本隱隱覺得莫莫對源叔是有情的, 12BTZ  
可為何在得知那人對自己的渴望時, H)S" `j  
卻是這般的震驚與排斥?? 6<jh0=$  
小蝶有些不懂莫莫的心思..... (1p[K-J)r  
想來源叔竟是愛得深才會恨的更深吧。

orwell 2010-10-18 13:21
同意樓上的 |3`Sd;^;  
莫莫應該對源有情,只是不懂怎麼會這麼排斥? Fw? ;Y%  
排斥是因為不想在這種情況之下結合嗎? j H#Tt;  
還是越知相愛越不能在一起,因為雙方的立場是對立的... [u\E*8  
所以結合是註定悲劇...

冥玄 2010-10-18 19:17
五千字真是太給力了! m|!R/,>S4  
9,wd,,ta  
送上小花~~~ X-&t!0O4}`  
|:Gz9u+  
源叔,這章你表現大好啊! rKEi1b  
下次請再......多進展一點,讀者們就會更高興了~~~~ T^.;yU_B?  
]Tk3@jw+b  
這個.....不過嘛.......希望下次源叔你能對小莫好一點


查看完整版本: [-- 01.17 [神無月x莫召奴]相思骨 -20   183F  本章限制級內容,慎入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0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26030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