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08.08【殤書】五次素還真快被閃瞎了和一次他真的瞎了 (200F,番外,下) --]

三十六雨 -> 琅琊文庫 -> 08.08【殤書】五次素還真快被閃瞎了和一次他真的瞎了 (200F,番外,下) [打印本頁] 登錄 -> 注冊 -> 回復主題 -> 發表主題

<<   1   2   3   4   5  >>  Pages: ( 5 total )

bazinga 2010-12-14 23:29

分级:NC13 cNxxX!P/  
配对:海殇君/一页书 {*TB }Xsr,  
警告:AU(Alternative Universe),記者版 Z`M pH  
碎碎念:谢谢老素罩着书爸,不过我也不能因此而昧着良心写书素,只好叫书爸清醒后每天唱“soft kitty,warm kitty…”陪他入睡,在额头上印个晚安吻也是必须的。 Rvx 7}ZL!  
感谢:呃…就这文感谢某友帮俺新剧排雷(俺抗雷属性特低),以及感谢某同学跟我吃饭聊工作才有了这个梗。 %.r \P@7/Q  
j/=Tj'S?D  
<一>     8Q$WwiS  
一页书出差回来,马不停蹄地交完采访稿,看看手表发现才刚过午夜,离截稿还有段时间,他松松酸痛的肩膀走向大厅旁一个小隔间,路上遇到正准备下班的傲笑红尘,马上被紧张兮兮地截住了。 k{{3nenAG  
l9="ccM  
“找他?”傲笑红尘朝小隔间一比划。 6w;`A9G[YI  
=E%@8ZbK  
虽然在报社里一页书差不多拥有所有类型的正面评价,但这里面绝不包括和蔼可亲和自来熟。他知道傲笑红尘是海殇君的拜把兄弟,也挺尊敬这位正直人士,不过他和海殇君的交情也同样为地球人所知,所以这位傲笑先生除非是刚从火星取材回来,才会问出刚才那个问题。 /.CS6W^z  
5QuRwu_  
一页书的幽默感微乎其微,但电光火石间他也想一本正经地回答:“不,我是来找你的,想和你去喝两杯”,并期待傲笑红尘的连锁反应。但他眨眨眼,什么也没说地点了点头。 IF5-@hag,  
fRLA;1va  
傲笑红尘轻咳一声:“现在可不是个好时机……我是说,他被那篇整版折磨了3天,又跑现场又赶稿,今天1点是死限,他这时候的状态就跟……”搞了十多年文字工作的老资历记者想了半天,终于找到合适的形容词,“奥斯维辛集中营一样。” W&R67ff|  
+~aIT=i3  
对此,一页书微妙地沉默了两秒,接着突然挑挑眉:“3天?” o5DT1>h  
Z_4%Oi  
傲笑红尘点点头,正想说话,一阵诡异的音乐在他们之间响起,整个办公室都向这边望过来。 h]t v+\0  
%_4#WI  
“Rah-rah-ah-ah-ah!Mum-mum-mum-mum-mah!GaGa-oo-la-la! Want your bad romance,Rah-rah-ah-ah-ah!Mum-mum-mum-mum-mah!GaGa-oo-la-la!”* ,52 IR[I<T  
M!Ao!D[  
傲笑红尘也被吓了一跳,直到一页书面无表情地指指他的外衣口袋,才恍然大悟般掏出手机,一看来电显示,赶忙按下接听键一边撤退一边向同事们做抱歉手势。 Xb>SA|6[|  
gj @9(dk%  
“愁月,你又改我的手机铃声……不,我怎么会指责你,我……我绝对没有……” `'<$N<!  
SJa>!]U'xI  
目送傲笑红尘进了电梯,一页书深吸口气,在小隔间门上敲两下,轻轻推开来。即使早有准备,他仍被扑面而来的一股浓烟呛得喉咙发痒鼻子发酸。 tzGQo5\  
oxN5:)  
烟雾之后,对着电脑十指如飞,将键盘敲得好似碎仇人骨般的男人听到响动,立刻抬头向胆敢在这关头打搅他的人投去一记魔王灭世般摧枯拉朽的眼神,神经脆弱点的很可能就在这眼刀之下血溅五步了。 R@z`  
u*P@Nuy6  
当他看清那个完全忽视压力,直接冲到另一边开窗户通风散气的修长身影时,威慑力十足的眼神瞬间消融,仿佛前一秒还惊涛骇浪的北冰洋下一秒便切换成适宜月夜泛舟倾诉衷肠的好望角。 2&n6:"u|  
^@RvCJ+  
海殇君的眼神仅在同僚身上流连了1秒,马上又专注于稿子,连将嘴里叼着的烟拿下来敲烟灰的余裕都无,只是下意识地吸收着尼古丁,任由烟灰掉落在一身价值不菲的西装上。 JfSe; v  
)1M2}11uS  
而海殇君此人的神奇之处正在此。无论何时他都固守着老式人的原则,除了战地采访,就连同流浪汉取材也穿着西装,带着文士般的气度与风范,但在人们刚觉得街头王子们定会对他这种斯文人不屑一顾时,他却拍着流浪汉的肩膀喊兄弟,带着精彩绝伦的故事回来,并保证下次有人要去下城区采访只要报出他同事的身份便不会有人来骚扰。 F I[BZZW  
P658 XKE  
可真正了解海殇君的人会知道在那副风度翩翩潇洒迷人的外表之下有着多么坚韧与强大的灵魂……或者,有些人更倾向于把海殇君偶尔表现出来的气势形容成“连撒旦也要腿脚打颤的恶魔气场”,比如他们报社老总,在办公室里被坐在他桌沿上的海殇带迷人微笑耳语一番后,就再没挡过关于某家跨国企业的调查报导,之后每回见到海殇君也都一副心脏病发作的表情。 Gg ~0>XS  
ou~$XZ7oi  
也有不少同事对海殇君的背景非常好奇,毕竟不是每家报社都能见到个开着没有厂商铭牌但即低调又豪华还安全的车子来上班,包括他平时的衣装行头,也全看不见牌子和标志,可明眼人一摸面料质量便晓得价值不菲。 MQx1|>rG  
Aipm=C8  
唯有一页书对除了海殇君本人之外的事物全不在乎,对他来说车是车衣服是衣服人是人,和他搭档的是海殇君又不是海殇君的背景或是他那些精彩绝伦的边缘性取材手段,况且,若有人敢无故挡他的稿子他也无须求助——一页书自有一页书的方法让总编每次见了他都像是中了风。 |e2s\?nB0S  
{m~)~/z?  
他理解截稿时间前的记者,也将海殇君对他视而不见的状态视为理所当然。但看着对方青白的面孔干裂的唇皮,又觉得有种怒气在胸中翻腾。 3lZl  
;#9?3O s  
他可记得在自己赶稿时是谁苦口婆心地跟他说至少要在抽屉里放几条能量棒,如果把自己饿昏在报社,一定连工伤补贴都没有。 gFHBIN;u  
U!r8}@  
一页书走到书桌旁,海殇君又挤出时间看了他一眼,扯着被焦油和尼古丁彻底折磨过的嘶哑嗓音说:“坐。” p{LbTjdNc  
\|QB;7u  
一页书扭头看了看身后搭着几件脏衣服和一些不明物体的皮沙发。 YlbX_h2S"  
T*%GeY [  
海殇君又朝另一方向的小冰箱怒了努嘴:“茶。”  "q M  
-_5Dk'R#`  
这回他连看一页书的空闲都没有。 Gkem_Z  
u uwJ-  
一页书打开冰箱,里面除了啤酒,就只有蛮牛牌能量饮料。 ]goJ- &  
ydO+=R0 M  
在冰箱前站了2秒,他又听到那砂纸磨过般的声音说:“烟,火机,请你?” &(Fm@ksh\  
*6AV^^  
一页书深深叹口气,尽管他极度反对吸烟,也为此与海殇君争论过数次,但此时此刻,便如一位被炸断腿的伤兵要求打吗啡,从不妥协于人的一页书也无法拒绝海殇君的要求。 Lg!E  
oJQS&3;/r  
他从桌上烟盒里抽出一根,放在自己双唇间点燃了,这才将烟递到海殇君唇边。 nfHjIYid  
YFJaf"?8g  
心无旁焉的海殇君接触到那微湿的烟嘴,才微微一愣,他本意是要好友帮他点火,却不料有了意外的收获。 Q%d%Io\-t  
d}:- Q?  
正想就此说点什么,那边隔间的门一声轻响,一页书已然转身离开。 U?f-/@fc  
/fb}]e]N  
海殇君很难得地为此分了分神,但很快又集中在新闻稿上。 Pa Q lQ#  
Cfmd*,  
只剩30分钟了,见鬼!! xJ{r9~  
E7\K{]  
有一瞬间,他甚至产生了要打电话给愁月叫她随便用什么武器把这栋大楼包括他自己一起轰飞的冲动。可想到一页书也在楼里,海殇君恶狠狠的气势又弱了下来。 M KW~rrR  
Bc }o3oc  
过两分钟,小隔间的门再度打开,一页书带着满身难以言喻的香气进来。海殇君顺着香气望过去,眼睛瞬间发绿,仿佛下一秒就要化身为狼扑上去把搭档吃干抹净。 ]R)wBug  
$zCCeRP  
“这个时间财会部的鱼晚儿都会来给汲无踪送宵夜。”一页书神色如常,耳尖却泛起粉红,“我问他们能不能借一点。” a5t&{ajJ  
'pIrwA^6N  
他径直走到海殇君身旁,侧身坐在离电脑远些的地方,将烤得金黄喷香的面包片撕下一小条递到海殇君嘴边。 X/:V{2  
Ro9:kEG$  
“吃。”他也学海殇君一个一个往外蹦单词,待海殇君吃下那块土司后,再将温过的盒装牛奶递上去,拿吸管碰了碰对方嘴唇,“喝。” ~8nR3ki  
&nr{-][  
海殇君对一页书的命令百依百顺,服从得甘之如饴。他面对电脑里那篇残酷得令人心灰意冷的现实报导微笑起来,虽然这位先生容形憔悴胡茬满脸还散发着仿佛在垃圾堆里打过滚的酸臭味,但只要他肯这样打心底地对着女孩子们笑,相信就算再半个月不洗澡,也会有成堆漂亮妹子扑过来抱着他的裤腿喊“哦我迷人的卡萨诺瓦~!” TIiYic!_~  
_";w*lg}  
一页书见海殇君对着电脑笑得像得了十次普利策奖,不知为何耳尖的热度更明显了,他将剩下的面包送到搭档唇边,海殇君也正好敲完最后一个标点,一时喜上心头,便张大口咬住了面包,包括一页书的手指。 Ds"%=  
: pUu_  
编辑部的素还真来催稿的时候正好看到这一幕,诚然他的思维里有部分在想“敞着大门做这种事不太好吧”,但属于“高岭之花俱乐部”的那部分却在尖叫着“他怎么能?!他怎么能?!他怎么能?!” zCo$YP#5_  
[q!] Ds" _  
然而海殇君就是能。 /+%aSPQ  
K% FK  
他不但能咬着报社公认高岭之花一页书的手指,还能在被素还真撞见时大大方方地做个打招呼的手势。 QK6_dIvDz  
=Mwuhk|*  
一页书被海殇君咬着手指,初时倒是真面色绯红,反而素还真进来后便泰然自若了,他轻轻踢海殇君一下,把手指抽出来,顺手拔了笔电上的U盘递给素还真:“你先把稿子拿去校对部门,让他们花点心思……算了,还是我来审吧,他才写完自己一遍都没看过,让别人改我不放心。” w%qn H e9  
|s/N ?/qi  
说完他俯身从海殇君的西装内袋熟门熟路地拿出车钥匙:“你回家得穿过整个城市,还是去我家休息吧,打车起步价就到。” E~WbV+,3  
9Jh&C5\\  
海殇君嘟囔了一声,拿起外套和他们一起走出去,等电梯的时候突然凑近了与一页书咬耳朵。 zW#5 /*@  
P=,\wM6T|  
“你确实知道KITT*是指纹加声纹锁那钥匙只是装样子吧?”从素还真的角度来看,海殇君几乎是含着对方耳垂说话。 0 `7y Pq*  
ck0%H#BYY  
“我知道,”一页书同样轻声说,耳尖不可避免地又红了红,但马上他就转过身对着海殇君以正常音量一脸认真地说,“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冒险疲劳驾驶。” M| Gl&   
~L<"]V+B  
海殇君突然便说不出话来,往下的电梯到了,他走进去,在门关上前都保持着一种……近乎梦幻的笑容。 SS%Bde&<{  
h?/E/>  
素还真一回头,看见身畔的一页书,平时那样凛然高洁的一个人,居然也出现了柔和的线条,嘴角刚好勾起一个可能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弧度。 L:Rg3eo  
s(fkb7W,gO  
素还真知道这个微笑的含义,他在精彩的记者生活中,在那些阴暗面之外的美好回忆里,在那些幸福的嘴角边见到过无数次——无论现实与岁月,时间与空间如何暴戾残酷,总有些人能扶持着一路走来,只需一个微笑就能让所有的不确定烟消云散,只需知道对方的存在就能大无畏地所向披靡,只需还握着手就能把两人的生命燃烧成一颗超级新星。 wg)Bx#>\L:  
sz270k%[  
素还真刻意不让自己去考虑一页书从头到尾都没给过海殇君自家房门钥匙这件事,他掏出电话给校对部的叶小钗发了条短信。* ej_u):G*  
V1M|p!  
【你那儿有眼药水不?T—T】 ({Md({ |  
+%9Re5R  
很快短信回进来,只有一个简单明了的问号。 !Ltx2CB2]  
k%~;mu"4}  
素还真看着前辈挺拔的背影,吸吸鼻子。 aE)1LP  
$*X ?]?  
【我刚看到颗supernova的爆发过程,觉得自己就要被闪瞎了>_<】 [>dDRsZ  
"! P h  
【………………………】 b(|& e  
i9Bh<j>:J  
电梯门开了,素还真跟着一页书走出去,却转弯到了校对部另一侧。 =\2gnk~  
RICm$,  
他一把拉过张转椅没姿没态坐在叶小钗身边,也不管对方正在工作,一面拈着莲子糕往嘴里塞一面忙不迭地八卦抱怨:“我跟你说啊,刚才我去海殇君那里……” 6c^?DLy9B  
 o%j?}J7y  
叶小钗心情复杂地看了好友一眼,估摸着这场心理疗程不到3点稿件付印绝不会结束,便把刚泡上暖暖的俨俨的普洱茶朝素还真面前推了推。 !l#aq\:}~e  
6 M:?W"  
【一节完】 8%;Wyqdf]  
S+.>{0!S"  
*Lady GAGA的成名曲《Bad romance》,我个人没有喜欢,只是绝对傲杯配上gaga的歌会很搞~~~傲杯对不起! e?;c9]XO,o  
*KITT是一辆车的型号……好吧是我梦想的车子(I l~o~v~e it),知道的同学请不要pia我! EMe1!)  
*为了防止每次都被人说我腐得太隐晦了,就是……海殇君已经有书爸家的钥匙了这样……节F

蓮龕琴殤 2010-12-14 23:53
嘖嘖,這倆果然不管什麽型號的都是宇宙無敵閃光彈啊 "__)RHH:8  
摔!當衆秀恩愛也要有個限度吧! f@!9~s  
另,愁月妹子汝熊的= =* %-fXa2  
egA* x*8  
順:“soft kitty warm kitty little ball of fur”不是“sick”狀態才唱的嘛,素某人沒病沒災的……還是說他真……【咳,蓮花咒神馬的死一邊去= =*

蟑螂飛來飛去 2010-12-14 23:56
啧啧,书书比昨晚上看到的残缺不全的还要……那个啥有没有贤惠这个词的近义词啊我语文不好词汇量掌握不多~ \Cq4r4'  
其实我觉得大庭广众之下喂饭啊什么的已经很超过了,但是我更感动的就是,书书帮他审稿啊!而且是明白的当着老素的面说别人审我不放心。 j<!dpt  
不知道为啥我就是格外感动于这个啊! H~JgZ pw  
现在是深夜,而且书书自己也是刚完成工作,而且校对审稿真是很麻烦讨厌琐碎的工作啊! UZFs ]z!,k  
当然那个间接那啥看的我实在是小花怒放~ h`9 & :zr  
继续等着看素还真被闪瞎!没事老素,你可以等着书书给你唱soft kitty……mewmewmew~

樽酒緩行程 2010-12-15 00:11
嗷嗷嗷萌点爆棚啊这篇>< gzhIOeY  
从题目、题头警告到开端的翻译风就已经被击中了,其余各种即如第一段所言,某就不叨叨念了=V=【省得我通篇都是各类“好萌”,扶 I:DAn!N-A*  
现代架空又工作搭档神马的真好,于是行文到后段,老夫老妻的感觉又薰薰然冒出来了呢=v= '")' h  
于是按标题看来是会有六节么?期待后文哟∼ 1!)'dL0mI  
又,听书爹叫病阿叔“飞叔”还真是。。很微妙的赶脚啊。。

bazinga 2010-12-15 00:29
to 蓮龕琴殤 Tz6I7S-w  
既然homesick可以唱,那lovesickness也可以嘛哈哈~~~我在说神马呀?! Z >R@  
_(m455HZ  
to 蟑螂兄 Pm^FSw"  
我本来安排书爸送海殇回去,但朋友建议说不可能一稿写完交了就没事的,然后我又想海殇一定不愿意别人动他的稿子改他的文,就让书爸留下来了。 2Jiy`(P  
tR9iFv_  
to 樽酒 E71H=C 4  
这个翻译风,囧,因为我正在写其他同文所以行文方面有点不稳定,俺以后会注意的。飞叔那里是我平时叫惯了一时没察觉,也赶快去改掉!!>_<没错是有6小段的。

ref_ac 2010-12-15 07:45
我想说的是,好望角……名不副实。 !jB}}&Ii  
那是世界上最危险的航行地段之一ORZ叫做好望角仅仅因为这里没有风的时候看起来很美罢了……咳。 Or$"f3gq  
所以说真要去那里泛舟的话……老大你还是把沧海月明映泪痕随时准备好吧喷 ]vR Ol.  
8*?H~q~  
啊哈老大跟书爹真是美好的两个人啊,不管是老派人的作风还是各种取材手段以及在被boss拦截稿件的时候的应对方式——噗我一想想这两位以自己惯用的做法让倒霉boss不得不在他俩的稿子上卡个pass章然后在这两位离开的时候抱着墙角盆栽弱弱啜泣嘤嘤嘤嘤嘤嘤嘤我就想狂笑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捶地 }@ U}c6/  
点烟那个细节好萌……间接接吻啊啊啊——外加坚决认为书爹是绝对不抽烟的不光不抽烟他还比较讨厌烟味……但是如果对方是海殇的话,叼着烟给他点上又如何=W=~ HhCFAq"j  
老大的笑容很美好,他确实有那种……怎么说呢,只要他是发自真心的对个姑娘笑,不管那姑娘年龄如何相貌怎样是否已婚都会被他一个笑容闪到头晕眼花的能力——我毫不怀疑书爹也有这种本事,但是我异常怀疑书爹会这么做的可能性之多少…… ]Q.S Is  
而最后书爹的那个笑容更美,唯有有了一个可以全心全意去信任,可以无论何时都站在自己身边不曾离开,可以在任何时刻回头都能看到他伸出的手臂与等待着的微笑的人,才能有那样的笑意——所以阿素啊,你还是回去找小钗去吧噗哈哈哈。你有他呢。 @b 17jmq{  
d, i4WKp   
……嗯我想把我之前的一个梦整理出来了怎么办,默默捶地 $; _{|{Yj  
uIO?4\s&G  
P.s.下次给傲杯换成nobody的手机铃声如何?I wanna nobody nobody but U~

米粉君 2010-12-15 18:44
我很萌这篇的设定,真是有爱。点烟的梵天,不知为何觉得帅到家了。现代文的好处就是可以实现许多原剧背景里不能实现的可能性,所以作者请加油,我对你笔下的这个故事满怀期待呢。 顺说我觉得适合海老大的不是烟,而是雪茄。成熟优雅的黑道老大范儿,笑。 

bazinga 2010-12-16 01:19
to 米粉君 R= Ig !s9  
可是我觉得抽雪茄的感觉好老啊……就是一大条叼在嘴上一边打字!!!啊哈哈哈我被自己的脑内戳到哈哈屁了!而且,(严肃脸)雪茄烟雾的味道好臭!(本身就不抽烟的人逃~~) lBG=jOS  
v h)CB8  
to ref_ac |*ZM{$  
啊哈哈哈下次安排个场景叫愁月来个铃音马拉松,把傲杯的铃声换成nobody,把短信铃换成sexy bomb~~ 对不起傲杯,我真的很尊敬你!

曇華風聲 2010-12-16 23:40
一般來說的話,總覺得書前輩是很討厭煙味的,而且跟別人應該還無所謂,但是在海殤君面前其實他會挺任性的不允許他當著自己面抽煙吧! )AieO-4*  
不過這種熬夜的爆肝的狀況下……當然還是不能阻止啦~  = v ?V  
間接接吻太萌了!這種小細節最能觸及到人類心堻怓X軟的所在啊!不過這種福利不常有吧……看海老大那個受寵若驚的花癡樣子,嘖嘖!

bazinga 2010-12-16 23:59
<二>(上。下节kiss预告) Sa)L=5Nr  
J<"Z6 '0v  
邻国国家要员遇刺这样的事件,对新闻工作者而言就如圣诞拆礼物新年收红包——他们并非一群为了独家而毫无同情心的高功能反社会者,只是一来事件发生在邻国实在是事不关己,二来反而更能以客观的立场分析报导,三来受害者于他们来说就如病人于医生,同情心泛滥或感同身受并不能让事态好转,反而冷静公正的报导和专心写出具有感染性的文章才能唤起社会反响直接或间接地帮到受害者。 8* m,#   
rcLF:gd] E  
素还真入行一年,凭着头脑、冲劲和坚持不懈的责任心,已算是报社的红牌记者之一。但在全球经济局势紧张导致没钱搞啥战争阴谋的前提下,他不但没机会实现枪林弹雨跑新闻的梦想,每天报导空气污染指数和反对皮草万人裸体游行也让他觉得普利策奖离自己越来越远。 |Om][z  
B&KIM{j\  
被告知将和一页书海殇君一起被派往邻国报导刺杀事件时,素还真兴奋得冲去校对部推着叶小钗的椅背转了一圈。叶小钗无奈地看着好友,也说不出什么临别赠言来。 KDP& I J  
TL"+Iv2]/$  
“啊。” Oi C|~8  
)9/iH(  
“我知道我知道,安全什么的,有海殇君在前面挡子弹,我绝对会护着前辈完好无缺地逃回来的。” Ai 8+U)  
DN*M-o9  
“啊。” t=:5?}J.Q$  
&,Rye Q  
“当然啦,非法取材什么的我也不会做,不用担心,如果我的手段算边缘人十,那海殇君就是无政府主义者了!” -`spu)  
K",Xe>  
“啊。” }(na)B{m  
=b)!l9TX  
“嗯嗯,在别人的土地上我不会充地头蛇搅什么cosplay啦,毕竟也不想在cos神人面前班门弄斧对吧。” &432/=QSm0  
tm oclK-  
“啊。” +Swl$ab  
KF#qz2S  
“饭会好好吃,觉也会好好睡,你只要帮我把小缘照顾好就成。” h3\(660>$  
06pY10<>X  
“……” 5Em.sz;:8  
K-.%1d@$y  
校对部全体满头黑线地看着素还真一人在那儿无比投入地絮絮叨叨,好像早年因病切除了声带的叶小钗真有在与他一搭一档地对话一般。 2=7[r-*E  
%[L/JJbP&Z  
当然事后有好气人十向叶小钗打听素还真如何与他“心有灵犀啊点通”,叶小钗面色复杂地写下“我只是想让他把脚从我的小脚趾上挪开很痛啊”,已经是后话了…… wB[ JFy"E  
i(# Fjp  
然而第二天出发之时,素还真却发现原本焦不离孟孟不离焦的一页书和海殇君,无论是换登机牌还是在咖啡厅还是等待时全隔着两公尺以上的身体距离。对于前两天还在给对方喂食咬着对方手指放闪光弹的人来说,这情形确实诡异。于是素还真开心地咧嘴一笑,搬了张咖啡厅的椅子坐到前辈身边,几乎是贴身的距离,凑过头去看一页书电脑上的资料。 * ZRk)  
#{)mr [c|  
“原来前辈早就收集好了在邻国一带活动的暗杀组织的资料,真是未雨绸缪设想周到呢。对了,我这边也把遇害要员的背景资料包括经济状况私人生活列了个提纲,前辈要不要看下?” nhm#_3!6A  
WwKpZ67$R  
他将U盘递给一页书,顺着火辣辣地烧灼着他的目光小得意地笑,果不其然收到邻桌海殇君不无威胁的一眯眼。 ,&O&h2=  
: IsJE6r  
要说报社里除了一页书外还有谁敢顶着海殇君的怒气而上,那就是素还真了。作为秘密组织“高岭之花俱乐部”部长,被一页书强力罩着的学弟和后辈,兼文章及工作态度也受报社双壁一页书和海殇君强力认可的当红炸子鸡,素还真并非能对海殇君毫无畏惧,但他对高岭之花那纯真的爱却能超越内心恐惧,一面冷汗涔涔一面在海殇君死光注视下黏着一页书不放。 w 17{2']  
V+|$H h8  
所以说俄狄浦斯情结什么的,也非全是电视里故事中心理学案例分析里才会出现。 /bC@^Y&}  
n-wOLH  
上飞机后素还真坐在靠窗的位置,一页书坐中间,走道位置上则被一位年过七十的老太太占据。不知为何被安排到后几排的海殇君无奈地看着素还真欢天喜地地同一页书谈论时事政局经济走向甚至对比古往今来的暗杀手段。 yRhD<*  
}U%E-:  
飞到邻国大约需要4-5小时,没多久一早起来赶飞机的素还真和一页书都有些疲倦,见到一页书拿手指抵着太阳穴时素还真刚要问,那边便有位空姐温柔婉约地递上温水和一颗药片,说是31c的先生要她送过来。 c~\^C_  
op&j4R  
一页书咬了咬下唇,接过晕机药服下,没多久脸色变好了许多。 %N7G>_+  
+).=}.k  
素还真迷迷糊糊睡了些时候,被飞机一个颠簸稍微唤醒,习惯性扭头看身边人,却听见两个男声低沉地交换着对话。海殇君不知何时用何手段弄走了那位老太坐到一页书身边,为了不吵醒其他乘客他们拉起了两个座位间的扶手,几乎是毫无间隙地挨着说话。 #aP;a-Q|k  
tM :$H6m/(  
素还真竖起耳朵听墙角,依稀弄明白了之前的紧张气氛是因为报社分配任务时海殇君指名要无忌天子替换一页书同他搭档去采访。采访时面对武装力量也不色变的一页书当场便不发一言摔了门出去,后来不知如何还是他们三人组队出发,但那之后一页书就再未与海殇君说过一句话直到刚才。 [[4!b E  
v,3 }YDu  
“……梵天,我也有苦衷……”海殇君惯常咬着一页书的耳垂说话。 8l?@ o  
>;xkiO>Y  
“……你我好友多年无话不说,有什么苦衷秘密开不了口?” 6UPGE",u  
eNFA.*p<  
“……哎……这……梵天……有些事很复杂……” W,t`DMC  
$nf %<Q  
“……我有何令蚁天信不过之处?” bGj<Dojl  
JJ_KfnH  
“……蚁天早在津巴布韦政变战场上就将命交给好友……只是……有些事……现在不是好时机……我要带无忌天子去实在是有目的性……哎……”  )Z:maz  
%we! J%'Y]  
海殇君重重叹口气,素还真怀疑他是直接将温暖潮湿的气息挑逗地吹进一页书耳鼓里。 0|rdI,z  
fL&e ^Q  
一页书沉默片刻,突然按了呼唤铃叫空姐拿三张毯子过来,但因乘客爆满补给有些短缺,只有两张毯子剩下。他将一张毯子展开,给装睡得脖子都要扭了的素还真盖上,自己居然和海殇君挤在了一条毯子里。 bh5C  
2m& ?t_W  
素还真的玻璃心瞬间裂开一道口子,在他努力控制着自己别拿头撞舷窗时,听到一页书在毯子下低声对海殇君说话。 (Y?}'?  
p,)pz_M  
“没什么我不能与你共同面对……蚁天,若没有好的理由,下次再无故撇开我,便干脆拆伙。” U}-hV@y  
E3_ 5~>  
素还真从未听过在报社里接近神人一般无畏无惧智勇双全运筹帷幄的一页书如此负气的话语。并且那句“拆伙”听起来更像是“分手”,令脑内神展开的素还真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bde6 ;=oM  
*+ O  
海殇君低沉地笑了笑,在素还真脑中他甚至借着毯子遮掩捏了捏一页书的手。 s*kSl:T @O  
)Z`OkkabnD  
“你不与我搭档还能找谁去?” Q(hAV  
vrsOA@ee3H  
一页书回答得不假思索:“素还真啊。” &y2DI"Ff  
Y;sN UX  
海殇君似乎噎了噎:“你倒是很看重这学弟。” l_ &T)Ei  
s:sk`~2<gd  
一页书“唔”了声,顿了顿说:“你知道,我从小没有家人……素还真还有小缘他们就像……” <QK2Wc_}-"  
myZ8LQ&  
“……我知道……我也很看好他……”海殇君轻声回应。 yjChnp Cc  
tlmfDQD  
素还真碎落一地的玻璃心又被温情柔和徐缓地粘回原样,百感交集中再度陷入美满的睡眠。 #X<s_.7DJ  
+]# p m9  
*** 9q<?xO  
下飞机时素还真眼尖,看到至少有三位空姐往海殇君口袋里塞了名片,犹豫一下,还是找机会装作不小心同一页书打了小报告。 Biy $p6  
s|Zv>Qt  
一页书却一面等着行李一面满不在乎地说:“啊,我和他出差每次都会这样啊。还有酒店前台,巴士导游,医院护士什么的……如果你想要她们的联系方式,等下我叫蚁天把名片给你就好。” \X G\  
"Ze<dB#,Y  
素还真无语了一阵,又问:“就没人塞名片给前辈吗?我是说,前辈也见之……也很出类拔萃嘛。” #tt*yOmiH  
!*B1Eo--cN  
他明智地将那句“见之如美人”呑回肚里。 #xxs^Kbqa#  
sHMZ'9b  
一页书侧头想想:“还真是没有呢,大概别人都觉得我很严肃……除了前两年卧底暗访某以权谋私的法庭庭长昭什么的,他对那个卧底的我倒相当热情,还抛弃了结发配偶……不过最后他被一个眯眯眼枪法却奇准的刑警给当场毙了,死的还挺惨的……怎么,你要看我写的黑幕专题吗?” |uln<nM9  
AkV8}>G?#A  
素还真不免流了些冷汗,他挤出点笑容,摇着头主动推上所有行李往租车点走。 v6KF0mqA&  
=MMSmu5!  
一行三人先往大使馆报了个道,再回到酒店整理装备打算立刻开工,虽然预期到当地政府对涉案人员和地区会采取管制隔离政策,却不料除了官方的新闻招待会,所有新闻记者的行动都被军方以安全为由诸多限制,群众采访时市民也极不配合,警方更是见到外国记者就变得同叶小钗一般,案发现场和法医署全面清场戒严。 -(![xZ1{K  
h@(S];.  
3天后素还真有些着急了,所有记者得到的材料都大致相同,这是他第一次跑国际重大事件新闻,哪怕海殇君和一页书才是主要负责人,可他也希望能和他们一起带着独家新闻回去。 p GSS   
>z69r0)>  
“全国反恐式戒严了,还连凶手的影子都没发现,除了行凶枪型什么线索都无,这国安局和警察局是干什么吃的?” }tH6E  
l0{R`G,  
素还真啃着M记汉堡边反胃边抱怨,他的肠胃不适应当地食物,几天下来已必须拿出视死如归的勇气去啃下汉堡和薯条。 :+}Eo9  
JXF@b -c  
“明天我们就要回去了,这周末专题要怎么写?全是以‘据官方通报资料’开头?”他恶心不已地看着剩下半个汉堡包,还是决定糟蹋食物把它扔进纸篓去。 Qw/H7fvh&  
\@:mq]Y  
一页书也微微叹口气,但他想的却是完全不同的事情。通常他与海殇君搭档跑新闻,在非政府支持的状态下,海殇君的取材手段层出不穷,有时可谓游离与合法与非法之间——当然最后海殇君总有办法将一切正规化——很多时候他们的相处方式是,如果海殇君做尖兵,一页书主要是帮海殇君踩刹车,以防他一时不察跨越了某些界限;而若一页书首当其冲,海殇君则给他看着背后并时时提醒他记者是职业生命须宝贵。但今次采访却相当奇怪,他们中唯一能熟练使用当地语的海殇君总以各种理由将采访行动限制在与其他记者相同的范围内,甚至没提出半点要绕过戒严取材或与当地联系人碰头拿资料的建议。 gLPgh%B4  
By}>h6`[  
更有甚者…… z] teQaUZ  
U>kL|X3 V  
一页书听见有人敲门便一回头,海殇君与推着餐车的酒店服务员交换了几句话,服务员边抱歉着弄错房间号边退了出去。海殇君皱皱眉说这已是酒店第二次弄错他下去同前台交代一声比较好,话毕就拿上门卡往外走。 c o%-d  
$ #F7C[2N  
一页书沉默半分钟,突然抓起手机豹子般敏捷地也冲出门去,留下正与报社开视频小会的素还真在背后“喂喂喂”地喊……

蟑螂飛來飛去 2010-12-17 01:21
素還真真是個大麻煩~不過這個麻煩真是可愛的很有趣啊!開心的看某閒人自導自演的圍著小釵演獨角戲,小釵辛苦了! *Nh[T-y(s  
素素對阿書絕對有一種不能說的怎麼也說不清楚的俄狄浦斯情節的~所以看這一章真是看得我笑死了,阿素的小心眼和小算盤啊!真想摸摸頭給他唱softkitty~ W%^;:YQ9i  
兩個人冷戰吵架什麼的,其實有時候是必要的,不過冷戰必須要有一個人先軟下態度給另一個人臺階下,所以那個暈機藥的細節簡直萌死人了!不過書書大概也是因為心情比較糟糕才會暈飛機吧!然後兩個人裹著一個毯子什麼的再次無限閃死人! Q96^rjY  
無限同情的看旁邊玻璃心碎成一地的素閒人……不然你就用頭撞窗戶吧! $/;;}|hqi  
海殤君不會一直乖乖的不惹事,但是他總是希望一頁書乖乖的不惹事,所以看樣子他打算獨自行動了!這次要是被阿書抓住的話……殤哥您保重……

ref_ac 2010-12-17 08:46
互为刹车的老大跟书爸真是美好的存在! 4z>SI\Ss  
啊哈话说回来其实两位前辈可以肆无忌惮的往前冲的原因,也就是因为有个人站在他身后帮他看着后背,并且在他即将踏进危险境地的时候可以果决出手——出脚?——帮他踩下刹车吧?【虽然我觉得另外一位跟着一起冲进去的可能性也不小,看天。 H)O I&?  
边缘人士跟无政府主义者什么的……喷,阿素老大你俩究竟得有多……那啥啊。 g\lEdxm6Sj  
cosplay神人面前班门弄斧,爆笑,跟伪·问天敌和步怀真比一比阿素你确实未够班啊捶地板 VRa>bS  
但、但是,俄狄浦斯情结神马的……其实我觉得如果对象是书爸的话,Electra complex更接近一些吧,咳咳咳 Vi_6O;  
以及书爹你放心!只要你肯对着人笑一笑,会往你兜里塞情书名片便纸条约会单电话号码家庭住址的人只会比老大更多而且男女齐备老少兼有——【被擎羊啸天】哎哟那个抛弃了结发配偶最终被一个枪法奇准的眯眯眼警察所击毙了的法庭庭长昭某某哟……捶地捶地捶地 5]yby"Z?}  
于是带无忌来……我莫名觉得这件事情跟天外方界有关呢ORZ这算什么预感…… eww/tGa  
再以及书爹说阿素你像亲人啊~所以安心睡吧,好梦^^【要唱soft kitty warm kitty么噗噗噗 '?MT " G  
jz72~+)T  
P+t `Rw  
P.s.一句我发现B姑娘——话说你名字究竟是念做八怎咖还是八怎啊我很好奇……——你这篇文总能让我想起来以前跟人在群里high然后high完了因为这样那样的云山咒情乡咒甚至莲花咒刀疤咒而被我干脆果决的压了箱子底的梗……看天,我有个被我毙了的微SF架空向轻小说里面有一段就是书爹化妆问天敌去跟昭穆尊谈判……

timepast 2010-12-17 09:08
这种理由的冷战大好!(老大的黑历史神马的大好!) d w]jF=u  
老大啊老大瞒着是没有用的,作为伴侣奏是要一同面对一切口牙! 'PVxc %[  
高岭之花俱乐部部长素还真同志您辛苦了,对于被隐性发了家人卡我需要表示一下同情么XD r;c ILS|Xr  
vX/(" [  
另外对于经常性要做跨国飞机的诸位表示极大的同情,恩

ref_ac 2010-12-17 09:15
看楼上,人家只是坐飞机人家没有做飞机,即使神人如一页书海殇君素还真,他们也做不了飞机的——屈世途的话,倒是还可以考虑一下…… ?."YP[;  
以及,为啥我总觉得阿素他从最开始就主动冲着家人卡这个目标冲过去了呢ORZ

米粉君 2010-12-17 17:51
(真是够了,索愛手機居然給我亂碼,太不可信了!) bL]NSD  
其實我腦補過殤書吵架,結論是這兩位根本吵不起來嘛。書大一向理智自矜,海老大呢在給書大順毛方面有別人無法比擬的經驗,就算真的氣急了冷戰了,最多最多只是坐一起喝茶不說話順帶凍死邊上的第三人……不過很明顯,素賢人不在此等範圍內嘛。 _/`H<@B_U  
素賢人哎,他的那些小算盤小心機,只是出於覺得一向以來護著自己的前輩要被人搶走了的危機感吧。摸頭,其實在書前輩心裡,素素一直是家人般的存在,家人是搶不走的。對素素來說,最多最多,也只是多了一個可供他拖下水的前輩嘛(偷笑 6@; P  
所以呀素素,你還是去找小釵青陽慈郎師弟等人吧!

chorus 2010-12-17 21:10
好萌的文! XdxSi"+  
海殇君单独行动去了?看样子是要被梵天大人抓包了,刚刚解除冷战状态就出了这种事情,哎呀呀真是期待下文如何发展。

bazinga 2010-12-17 23:17
一页书沉默半分钟,突然抓起手机豹子般敏捷地也冲出门去,留下正与报社开视频小会的素还真在背后“喂喂喂”地喊…… wY6m^g$h3  
p]erk  
w=feXA3-S  
Ny2. C?2  
oK#UEn  
二节  下 R7ze~[oF  
SM8Wg>  
S@Q4fmH  
c$#7Kp4  
y0_z_S#gO  
3P2 x%Gp  
海殇君的手机GPS定位系统显示他仍在酒店里并已经停止移动,一页书放轻脚步往客房服务员清洁工具储藏室走。他从小跟着养大他的师父习武,一般性侦查和格斗倒也难不倒他,这也正是报社总把他派去战地报道的原因之一。 h"$)[k~  
LZH~VkK@m}  
~D\zz }l  
“……你是故意的……这点小事你根本不用来……”门内传来海殇君刻意压低的声音,他既没说当地语也没说标准语,反而用一页书和海殇君的家乡方言说话。 )]M,OMYq-  
! n13B  
“不然我哪有机会和你多相处一阵?”另一个声音尖细而娇俏,语调婉转,又带着些如太妃糖般黏稠的撒娇之意,配上刚才的台词,竟是情人间的纠缠了。 @Z2^smf  
]m< z  
“……你……”海殇君的声音更低了,隔着薄薄的木门几乎无法听清。 &ku.Q3xGs  
^LAnR>mz^r  
那女声接着清脆地笑了笑,不无得意地说:“你担心我?” iV2v<ap.n  
N/6! |F  
海殇君沉默了一会儿,重重叹口气:“不,一点也不。” g?E8zf `  
@ q:S]YB   
那女声一点不恼反而更加愉快般:“我就知道,这里的警察可没用得紧,我都留下线索了……” L-eO_tTh0  
6%L#FSI  
“我说你……就不要……傲……他还不知道……你小心……” _{&bmE  
WiiAIv&  
“好啦好啦我都了解……可是许久没见,你看见我不开心么?不想我么?” |e{ ^Yf4  
mr2fNA>kR  
“……哎……” T7R,6 qt  
E)F#Z=)  
一页书听着储物间里越来越似情人间蜜语的对话,非但不能识趣地走开,反而感到胸口一阵抽痛,那疼痛瞬间散发去四肢百骸,似乎下一刻就能抽搐着倒在酒店地毯上。 $q*hE&x Qd  
jT=fq'RK  
“早知道就和素还真一起吃汉堡了,当地各项卫生指标果然不过关,不会是病毒性心肌炎吧?还是细菌性?要是寄生虫性的就糟糕了……”因莫名胸痛导致体温升高心率失常呼吸困难头晕目眩,一页书对自己出现的紧急生理异常现象作出以上判断。 =M9;`EmC  
jG["#5<?  
“该去当地医院还是先用抗生素顶着回国再说呢……”他的思维仍在快速运转无限发散时,口袋里的手机突然嗡嗡振动起来。 8@,8j!$8G  
ex6 QHUQ  
一页书刚想掏手机,不料门内人却灵敏异常,在手机开始振动的下一秒便拉开门冲出来。一页书本能往后一闪,感到有物体在眼前晃动,条件反射侧身举格踢腿反锁,弹指间与那人过了两招。 B]u!BBjC  
*3\N j6  
按理来说一页书的身手不比眼前人差,但那人也不与他缠斗,敏捷地脱开半米距离便抬手瞄准,方才妩媚娇俏的声音此刻冷若冰霜:“不许动。” W$xW9u8@+(  
&oxHVZJ  
一页书并非有勇无谋之辈,被人用沙漠之鹰指着自然不会无谓反抗招致杀生之祸,他定下来,同样不带感情地看着对面那位无论从哪种文化审美角度来看都可算性感美艳的女子,再看一眼从她身后走出来的海殇君。 fUq:`#Q  
Ruv`yfQ  
一页书闭上眼,半秒后睁开:“沙漠之鹰Mark XIX,改装10英寸枪管,多边形型膛线,谁也料不到用这样彪悍枪械杀人的是位女杀手。” Q8D#kAYw  
%f5c,}  
那女子闻言娇声一笑,对身后人说:“你搭档眼光挺毒的。不过,福尔摩斯先生,枪跟凶器同型号,凶手却另有其人,我顶多只是来监工兼旅游,这活儿太没技术含量本小姐还看不上。” r T_J6F5J  
7:e5l19 uI  
她笑笑,突然收起手枪反身搂着海殇君的脖子与他嘴对嘴“吧唧”印个响亮的香吻。海殇君也未抗拒,反而拍拍她的背,嘱咐两声小心之类的话语,便放她走了。 LK+67Y{25  
sA2esA@C<o  
那女子大大方方走去搭电梯,与一页书擦肩而过时稍微凑近了些:“美人,要不要与我也吻别一下?” bF'J m*f  
-% \LW1  
一页书眉头一皱正欲发作,那边海殇君却迅速伸手在美女后脑一巴,不客气地叫她赶紧消失。 ^h!}jvqE  
Fv<3VKueK[  
那女子“哼”一声,甩甩头发走了。剩下海殇君与一页书尴尬对望。 -QK- w>  
<w3_EO  
一页书瞪着搭档两秒,不发一言扭头便走。海殇君只好赶上去拉住他:“梵天,你听我说……” .z[#j]k  
RQ;w$I\  
“她伙同犯罪,也许还是主使人……”一页书的声音仿佛怒海暗潮,他以毕生理智压抑着胸中疯狂燃烧的火焰,从牙缝里挤出来的字眼就像在与密谋毁灭宇宙的外星大魔王对话,“你还和她接吻,和一个犯罪分子!” I,W `s  
Y<h6m]H  
“听着,首先我们不是警察,不过你要去相关部门举报我也绝不拦你,因为我肯定她现在已在跨越国境空际线的途中。”海殇君不无苦恼地说,“还有,如果你在意那个吻……她……她是我亲生妹妹……抱歉之前没告诉过你……我和她的关系非常亲密,当然是在正常的范围内,不过表现方式上,她比较西化……” c 5 `74g  
EY^?@D_<  
“她是你妹妹,但也是罪犯!” %UlgG 1?A  
r vuasr~  
“没错,可是……” _+,>NJ  
.d6b ?t  
“你居然和一个罪犯亲吻……” wZVLpF+7  
!P3y+;S  
“梵天!”早被自家妹子和这整件事搅得心烦意乱的海殇君难得冲搭档拔高音量说话,他盯着一页书的双眼,“你在意的到底是她是罪犯这件事,还是她吻了我这件事?” 7(d#zu6n  
}W0_eQ  
一页书与他对视片刻,什么也没回答。他深呼吸一口气,转身朝房间走去。 :7~DiH:Q  
?&!e f {  
“梵天……”海殇君在身后喊他。 m 48Ab`  
Rn)fwGC  
一页书继续走。 8jY<S+[o  
86);0EBX  
“梵天……”海殇君继续喊。 9_O6Sl  
~OWpk)Vq  
一页书继续走。 NQA2usb  
p-xG&CU  
“我说你就不能听我说完……” -]t>'Q?  
GI@;76Qf  
赶紧两步海殇君走到一页书身前拦着,同样怒气冲冲地低吼:“如果你介意的是犯罪这件事,这是她的人生她的选择,我无权干涉也不会插手;如果你在意的是亲吻……” ]FgKL0  
;iW>i8  
他在电光火石间一手捧起一页书的后脑一手连腰带手臂齐齐搂住,没给对方任何反抗机会,将唇准确地贴在了至交好友的唇上。 bFSs{\zE  
a"`> J!  
一页书上过战场跑过矿难甚至收到过死亡威胁,他从来泰山崩于眼前不色变,对任何敢侵犯他人生安全的人毫不手软,更是阅历丰富到即使傲笑红尘公然出柜也不会受到惊吓——也许会为传说中傲笑的天仙女友感到遗憾——但此刻,他圆睁的双眼里除了惊吓,还是惊吓。 I4KE@H"%7  
c dWg_WBC  
“前辈,我看你没接电话就用我们三人绑定的GPS找过来……啊啊……!!!!啊啊啊啊啊!!!!!!!!” R3>c\mA  
M:dH>  
被素还真的惊叫吓醒的2人立即放开了对方。海殇君看着一页书难以置信的表情,恼怒之下多少有些心酸。 vR&b2G7o  
SLRF\mh!L  
“现在你知道了,我和妹妹的那只是告别方式,而这个……。” X]o"4#CQIX  
(\'$$  
他毫不退让地对上一页书的目光,在大步离开前用灭境方言补充说,“像这样唇舌纠缠的,才叫亲吻!”* n5z|@I`S_  
e]5NA?2j  
海殇君甚至不理会石化掉的素还真,快速消失在转角之后。 'j-U=2,n  
t1NGs-S3  
一页书目送搭档的背影离去,用了片刻收拾心情——也许海殇君只是在展示什么叫真正的亲吻,虽然用的方法有些极端,但总好过海殇君当着他的面牵连其他不相干人士以法式热吻来证明。 8/T,{J\  
V(8,94vm  
一页书想通了,便拍拍素还真的肩唤他回魂。 ZtmaV27s/  
t1G__5wp  
素还真指着海殇君消失的方向:“前辈……你刚才……海殇君他……你们……” Te`@{>  
Zl{9G?abCT  
一页书皱皱眉:“我们起了点小争执,但用我们的方式解决了,你不用担心。” T Y% =Y=  
UB +7]S  
素还真的内心在狂吼“我问的不是这个啊前辈你完全搞错了方向啊你们的方式到底是什么方式啊啊啊啊啊”。 _90<*{bt.  
*tv\5KW G  
“回房去吧,明天一早的飞机,还要把稿子整理一下。不过我大概有些暗杀者方面的资料可写,相信总编不会失望。如果你怕卫星定位的天价网络费用无法报销,我亲自会去同财务部的鱼晚儿交代。” ~FQHT?DAo  
PT }J.Dwx  
“不不不是这样啊为什么我觉得和前辈你沟通比和叶小钗聊天还艰难呢?”素还真继续在心里上演《国王的耳朵是驴耳朵》的剧目。 3 q J00A  
8]oolA:^4s  
走到3人的房间前,只见先离开的海殇君并未进去。他看起来比刚才平静了许多,略微松开了领带结,双手插在西装裤袋里,斜靠在门边等他们过来。就连世上最挑剔的形体教师也无法从他的姿势上找到一处不魅力四射的地方。 pmOUl 8y4  
) iZU\2L  
一页书也平静下来,他直接走到海殇君面前,定定地望着他。 "vg.{  
!zvOCAb,  
半步之遥的素还真只觉得这两人对视的目光里总能蹦出些亮度超过5000w的火花,不分白天黑夜地在周围人群的视网膜上留下点点光斑。* tfu`_6  
8&nb@l  
“我在等你们的门卡。”海殇君耸耸肩轻松地说。 C"$~w3A k  
BzS\p3&  
“骗人,你明明带了备用门卡。”一页书用播天气预报般毫无起伏的声音指出海殇君的谬误。 $ 7W5smW/  
|rG)Q0H,  
“不,我没有骗你,刚才那只是误导,但也没对你撒谎……我想看你们想不想来点宵夜,晚餐我们都吃挺少的不是么?”他看一眼素还真,“不用担心,我下厨。” |>[qC O  
H^54o$5  
素还真一点也不想知道海殇君如何能在晚上进入酒店餐厅亲自下厨,这人总有办法做到些奇怪的事情,但他的胃和脑细胞却正在向海殇君远近闻名的手艺投降。他对海殇君投去哀怨的一瞥,用这种方法消除后辈的敌意真是太卑鄙了! G0~Z|P  
^b|I^TN0  
一页书轻咳一声:“你能变出佛跳墙来?” ~Uey'Xz  
Xs# _AX  
海殇君不客气地挽着一页书的肩膀边走边说:“这有点困难,大半夜的吃些清淡的可好?” _C (fz CK  
k5J18S  
“你不会碰巧也能弄到茶叶吧?” ];"40/X  
u{h67N  
“也许能。” g{i= $xc  
>* opEI+  
“……所以……我们和好了?” \ *'@F+  
NbTaI{r  
“当然。”海殇君在心里算了算,加上那个吻,他还是赚到了。 Sc#3<nVg  
EpQy;#=;  
“关于这里的事,我回去还是会问你。”一页书不无认真地说,当然他指的是海殇君家人的问题而非那个吻。 :WX OD  
&3;"$P  
“我会尽力,梵天,在不对你说谎的范围内,我会尽力回答你……只要你信我。” [ZC\8tP`V  
4c95G^dZ  
一页书的声音认真而坚定:“蚁天,无论何时我也信你。” Qe\vx1GRLH  
WG@3+R>{  
跟在后面的素还真忍不住捂上了耳朵,如果他有多生两只手一定会把眼睛也蒙上。他实在庆幸明天就能回国,结束这段3人搭档的行程。他琢磨着再继续下去素续缘大概能等回一个瞎眼老爸,他还能和叶小钗组成报社天残地缺二人组,采访时专门卖同情博独家什么的。 nlI3|5  
_)~1'tCs}h  
他愤愤地怒视前面两人的背影,第1001次在心中吐槽——无差别放闪光弹什么的最没公德了!! ?QzL#iO }h  
dP +wcl4  
但这份浓浓的怨气只维持到厨房为止。海殇君穿着那套看起来只适合参加宴会或走T台的修身西装在厨房里忙了半小时,3碗汤头浓郁佐料鲜美米粒饱满的杂菌泡饭* 便奇迹般出现在餐桌上,被外国汉堡折磨得面有菜色的素还真在那瞬间感动得差点落泪,如果不是跟海殇君有阶级仇恨,他几乎要把这位从头到脚没一丝拉能让人联想到厨房的男人摆在和屈世途同样的高度上。当然这份感动在一页书为他奉上清香四溢的雨前龙井时被踢去了外太空。 9P)!v.,T/  
Rd5-ao4  
素还真吃着泡饭佐绿茶,想想明日回家便有小缘步履不稳地跑过来喊爸爸,叶小钗在不远处笑而不语,管家屈伯刚蒸好一笼核桃糕等他晚餐,觉得人生就像八月十六的月亮,圆满得没有角儿。 dP(.l}O  
p5tb=Zg_  
“素还真,”海殇君突然开口,虽然微笑着,表情却颇认真,“第一次跑国际重大新闻,你不但晃过警卫从助理法医那里拿到一手资料,还尽职尽责,做得很好。” I.G[|[. Do  
'S9o!hb'@  
素还真一愣。 ~[dL:=?c  
0nL #-`S  
“收集以往国际要员遇刺事件资料的工作量也非常大,而且非常能抓到重点,这一程辛苦你了。”坐在海殇君身边的一页书接过话来,毫不吝惜地肯定着年轻的学弟。 hczDu8  
pgiZA?r*<  
素还真望着两位前辈,平日伶牙俐齿的他也有说不出话来的时候,轻咳一声,道谢的同时,他的面孔竟有些发热。 Ez"*',(  
F8dr-"G  
l@* $C&E  
rab$[?]  
<二节完> dKCl#~LAI'  
'W4B  
1^*ogM e  
ps. 4H%#Sn#L^!  
*“唇舌纠缠”那里本来直接写了英文with tongue   involved,就是亲吻时用上了舌头,法式热吻或湿吻。之前我实在不知道要怎么让海殇不要脸地把这句话说出来,还当着老素的面,可这又是关键所在必须说,所以感谢某友的帮忙,想出“唇齿纠缠”这样的词句,俺的小学语文老师大概会被我气死了! /*{'p!?  
~ tyqvHC  
*眼神5000w太阳灯什么的,其实英文就一个词“eyefuck”……结果这里啰啰嗦嗦写了一段。我觉得殇书平时一定是随时随地eyefuck害旁边人都要戴防雪盲式护目镜才行的那种…… `4snTM!v&  
"igA^^?X1N  
*杂菌泡饭是我经常去吃的台湾菜里“海鲜泡饭”(很好吃!)的素食版。虽然这里没有说书爸信佛,但看他吃海鲜也挺奇怪的。 K-)!d$$   
wdfbl_`T  
*要说一点,海殇从头到尾都没叫过愁月的名字,所以书爸并不知道和傲杯和无忌恋慕的人“愁月”是海殇的妹妹。傲杯他们当然也不清楚愁月的底细。至于愁月和海殇是什么底细……表问俺俺也不知道= =||||这里是为了安排那一吻才安排愁月出场,前两天在电视上看到墨裔美籍家庭聚会里叔叔和侄女妈妈和女儿姐姐和妹妹打招呼时全都嘴对嘴啵来啵去,有点震惊到,就冒出了这个梗。

蟑螂飛來飛去 2010-12-17 23:53
啊啊果然是愁月!本來在上半截看到說要無忌來的時候我就猜是不是愁月!但是因為第一章傲笑的關係又覺得可能不是,應該是方界相關的人,都猜到白雲了!結果還是愁月這個不省心的妹子!哎呀早在第一章看到可以讓愁月用重型武器轟掉大樓的時候我就該覺悟嘛~這妹子就是來禍害人間的!呃……要不是書書受了殤哥,那麼這一對兄妹就全都是來禍害人間的!或者說在認識書書之前海殤是? *?d\Zcj85[  
嬌滴滴的跟哥哥撒嬌胡鬧的愁月姑娘太可愛了!真是太能想像海殤那種寵溺縱容的聲音了!難怪書書在門外聽著會心跳加速心律不齊心……簡單來說就是吃醋了! s>I]_W)Pt  
吃醋耍小脾氣的書書真有趣,到底在乎的是罪犯還是接吻,估計他在那一刻怎麼也不肯承認更在乎的是接吻吧?但是其實就是更在乎那個吻啊~看都氣的邏輯不清了……乖!那隻是禮節性的親人間的,等下你可以體驗到海殤君的專門科啥叫情深意濃啥叫天雷地火啥叫至死不渝的親吻~ i%.k{MY  
是說書書……接吻你都不閉眼的啊……

曇華風聲 2010-12-18 00:25
法式接吻萌~是說……書大和海老大現在究竟處於什麼階段啊?本來我以為他倆已經點明了,但是現在看來根本還沒有說明白嘛!連吃醋都不能光明正大的吃……書大遲鈍啊,他根本還不知道自己胸悶的理由吧? 1fMV$T==K  
不知道為啥我真喜歡躲在門口那段虐心的描寫,太萌了~翻來覆去看了好幾遍……哎呀我真的是書飯嗎? 4'*-[TKC  
兩個人最後仿佛教育兒子的那種氣場,這到底是搞什麼啊~

timepast 2010-12-18 10:35
我必须承认我笑的快翻过去了以及,老大,初恋啊,第一高岭之花的初恋啊,你丫赚大发了 q[W6I9  
书大你到底生活在怎样的学术真空之中啊怎样才会有这样神奇的解释方式,掩面,高岭之花神马的><呃,等等,也许这东西该叫做转移?我需要去复习一下某书某章感谢我脑子一抽把那本放哪哪超重的书带回来了远目 0m]QQGvJ{  
法式接吻神马的不说了老大很好很强大……可是老大,这样难道真的不会导致日后你只能以各种强力手段标明心迹么XD ar\|D\0V  
至于那个eyefuck,我一向觉得在缺乏字型美感的英语里这是个太太太让人看了就脸红的词……脑补过度是病,捂奤跑远 WZn;u3,R  
p+|8(w9A${  
还有我到底被某句虐了一下,远目

ref_ac 2010-12-18 11:21
唇齿纠缠也不错噗嗤,以及我想起来了当初看过的某三流氓同人里面仨人在屋里嘀咕些啥,过会儿大师淡定从屋里出来,苍问那俩呢?大师更加淡定:惯例性的口舌之争唇枪舌剑进行中。苍又问你怎么出来了?大师淡定之至:非礼勿视,非礼勿听。所以说这两个词,或许也可以用一用?  Q"D  
于是愁月姑娘你真是……犀利?泼辣?彪悍?我不知道该用什么形容词来形容啊ORZ ?%$O7_ThvA  
以及阿素他……阿素他越发给我一种他从一开始的目标就是家人卡外加“我办事前辈你放心”但是撒娇的时候也可以被尽情疼宠的小辈并且现在已经笔直的冲着这个目标以七十码的速度横冲直撞过去还不肯回头的感觉了…… F nXm;k,9*  
还有那谁,那位高岭之花俱乐部的部长同志,虽然你一开始的目标就是那啥啥啥啥啥,但是Electra Complex也是要不得的…… 3IQI={:k|D  
接吻的时候不闭眼睛……书爹你被严重的shock了? CEkUXsp  
至于老大用来消除阿素的敌意的方式,不好意思我想起来了那句被无数人奉为经典的要想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首先抓住他的胃,扭头喷。虽然意义完全不同,但是不管怎么说,这句话在此刻,至少字面上是适用的。扭头继续喷。 KYw7Jx`l  
不过书爹点名要吃佛跳墙啊……捶地板,为什么觉得这道菜端到书爹面前——不管现在是不是架空向书爹是不是和尚——就会如此欢乐呢……事实上这道菜被书爹提出来就已经猛烈的戳中了我的笑点了啊狂笑【不行了再这样下去我会死掉,一定会! , +J)`+pJx  
还有就是,作为一个最近研究过不少灯泡的人,谁家我严肃认真的表示,两千瓦的灯泡全开的时候对视一眼会被闪花,而五千瓦的灯泡……那是真的可以导致雪盲状态的存在,如果运气不好,确实是会直接瞎掉……阿素我突然开始同情你了……ORZ 6'kQ(r>  
不过最后的结局很美满嘛,回到家里有儿子跌跌撞撞扑过来抱住大腿喊老爹有好友有管家还有新出炉热气腾腾的糕点,而且面前又有喜欢——很纯洁很单纯的喜欢——的前辈的赞赏,人生得意莫过于此啊~=W=~ i 0/QfB%O  
U)Hc 7% e  
顺带看19L那位,英语的美感什么的……一个能把萤火虫叫成firefly的语言能指望它有什么美感……

bazinga 2010-12-18 15:05
引用
引用第20樓ref_ac于2010-12-18 11:21發表的  : ]zyT_}&  
唇齿纠缠也不错噗嗤,以及我想起来了当初看过的某三流氓同人里面仨人在屋里嘀咕些啥,过会儿大师淡定从屋里出来,苍问那俩呢?大师更加淡定:惯例性的口舌之争唇枪舌剑进行中。苍又问你怎么出来了?大师淡定之至:非礼勿视,非礼勿听。所以说这两个词,或许也可以用一用? eq%cRd]u  
于是愁月姑娘你真是……犀利?泼辣?彪悍?我不知道该用什么形容词来形容啊ORZ u;H^4} OQ  
以及阿素他……阿素他越发给我一种他从一开始的目标就是家人卡外加“我办事前辈你放心”但是撒娇的时候也可以被尽情疼宠的小辈并且现在已经笔直的冲着这个目标以七十码的速度横冲直撞过去还不肯回头的感觉了…… O>h h  
还有那谁,那位高岭之花俱乐部的部长同志,虽然你一开始的目标就是那啥啥啥啥啥,但是Electra Complex也是要不得的…… 2>^(&95M  
接吻的时候不闭眼睛……书爹你被严重的shock了? C}<e3BXc  
....... w=(dJ(7gu  
0_ST2I"Ln  
HLqN=vE6  
可是Electra Complex的话……俺一直以为书爸是妈妈,海殇是爸爸。 ~= c 5q  
俺的名字念:八怎嘎,重音在“怎”字上 BNE:,I*&  
俺好像没混论坛和Q群,基本只有和一两个朋友在短信YY霹雳相关酱……还有就是围脖看一看 QnBWZUI  
昨天病得七歪八倒没有回复抱歉啦~~~(今天也还感觉像被书爸pia了一掌……orz G)[gLD{g?  
佛跳墙……咳……爬墙……我啥也没说。书爸是吃素的,他只是说一个菜名因为佛跳墙做起来比较复杂配料很多。

bazinga 2010-12-18 15:11
引用
引用第19樓timepast于2010-12-18 10:35發表的  : 5655)u.N8  
我必须承认我笑的快翻过去了以及,老大,初恋啊,第一高岭之花的初恋啊,你丫赚大发了 +924_,zF  
书大你到底生活在怎样的学术真空之中啊怎样才会有这样神奇的解释方式,掩面,高岭之花神马的><呃,等等,也许这东西该叫做转移?我需要去复习一下某书某章感谢我脑子一抽把那本放哪哪超重的书带回来了远目 .p=J_%K}0x  
法式接吻神马的不说了老大很好很强大……可是老大,这样难道真的不会导致日后你只能以各种强力手段标明心迹么XD mDp8JNJNE  
至于那个eyefuck,我一向觉得在缺乏字型美感的英语里这是个太太太让人看了就脸红的词……脑补过度是病,捂奤跑远 ! jAp V  
|P& \C8h  
....... S2|pn \0V  
gV9bt ~  
咳……从HBO电视剧《generation kill》后我就对eyefuck这词爱入骨髓…… eB9&HD:  
这篇到最后看能不能掰个告白出来,书爸有何反应俺也没想好囧……书爸只是没想到情爱上面去吧,他……理论知识是有滴……

ref_ac 2010-12-18 15:16
引用
引用第21樓bazinga于2010-12-18 15:05發表的  :  LDU4 D  
可是Electra Complex的话……俺一直以为书爸是妈妈,海殇是爸爸。 j -"34  
俺的名字念:八怎嘎,重音在“怎”字上 vN_ 8qzWk  
俺好像没混论坛和Q群,基本只有和一两个朋友在短信YY霹雳相关酱……还有就是围脖看一看 V'dw=W17V  
....... m}D;=>2$  
+!ljq~%  
h:G>w`X  
…………我想起来三劫那个正传——我在那篇文开头的时候说过那文是某个现代架空向人设蜘蛛网的超长篇单元剧的前传——……或者说我该说是三劫之后正传之前的某一段时间内,我设定了书爹海殇养少年阿素的情节,并且给人看过部分大纲及片段,结果亲友很严肃很认真的问我,那么以后我们需要管书爹叫书妈了吗?ORZ *CQZ6&^  
不过那个文的设定确实是有些海殇“爸爸”书爸“妈妈”然后加上菩萨……舅舅——或者姑姑?我不太确定菩萨的性别,虽然我写到菩萨的时候一直都用“他”——再加邻居家的阿屈大哥哥(扭头喷)跟儿子阿素的味道,也无怪我家亲友如此表示ORZZZZZZZZZZZZZZZZZ B:UM2Jl   
以及我明白为什么是俄狄浦斯情结了嗯=W= !fe_w5S^  
`Xeiz'~f8  
于是这边Q群只混有限的一两个,我性格糟糕脾气恶劣,除了loli期就认识了的至今已经持续了三年以上的亲友,貌似少有人能忍受得了我的古怪性格,然后围脖,围脖我根本没学会怎么用,继续ORZ H0])>1sWB  
! N!pvK;  
虎摸病号八姑娘,这只是个加班途中溜回办公室来喝水兼摸鱼的人…… stW G`>X  
K8 [Um!(  
========== #U w X~  
(dyY@={q  
再看一眼楼上,话说我是不是在不该说话的时候乱说话于是导致插楼了……

米粉君 2010-12-18 18:51
(居然又亂碼……趴) +G"YQq'b  
是說我已經想不起來之前回的是什麽了……(你够了哦 GNrRc3dr$  
於是還是直接喊一聲:海老大幹得好!~不要大意地給他親下去就對了!(被天龍吼 n`w]?bL  
霹靂第一高嶺之花的初戀什麽的,真是太有愛了! Svo\+S  
阿素你受累了,一直跟這兩位前輩在一起,視網膜的負擔太重了吧,沒事,馬上回國了,你可以找小釵續緣青陽師弟他們來放閃光,同樣閃瞎他們! T fI OS]  
作者加油,期待下文。

蘇蘇※ 2010-12-19 02:21
突然发现一件事,海殇本来是要带无忌天子来的,那就是说这个做大哥的想撮合自己妹子跟无忌天子?难道他不是更向着他义兄吗?结果书书硬是闹脾气顶了无忌天子的位置……书书这算不算间接的棒打鸳鸯?

蓮龕琴殤 2010-12-19 10:24
嘖,其實吾只在想一件事情 8* #$ 3e  
不管這小妹多讓人頭疼,早晚也要見大嫂【啥?】的吧 T2rBH]5  
到時可就夠某人頭疼一陣子的了 l.g.O>1   
妹子神馬的從來就是個搗亂的存在……真心實意地同情無忌同學啊……小時候被倆師兄捏,長大了被白雲愛卿捏,詐死了還要被老婆捏= =*

chorus 2010-12-20 20:59
这……这其实是个一家三口的故事吧?(你滚 3 4%B0  
最后一段气场全开地赞扬素素的两位前辈,感觉气氛颇有些……微妙?海殇君不愧是前辈高人高人高高人,先天先天顶先天,能人所不能,得人所不能得。拜服。 9MI9$s2y  
被舌吻吓呆了的梵天好可爱……(拍飞 %*Mr ^=  
期待下文。

bazinga 2011-01-01 00:02
*:又爆字数了……泪奔,这是第三个故事的上半段,因多为回忆(蓝色字体),对不起了老素没啥戏份。另外感谢某友帮俺看文给俺修改意见,尤其是书爸暴走那段,俺常写着写着就跟角色一起暴情节暴形容词了(嘴角抽筋~),幸好有人拉俺一把不至于太out of character。 ANu>*  
aHW34e@ebL  
<三> Ju47}t%HB  
全球最年轻“.com”亿万富翁来访,由于海殇君和一页书对这种名人访谈类报导没兴趣都不打算接,早计划好了周末一起爬山泡温泉,报社就推了新人素还真出去。谁知那边的公关公司指名非海殇君的访问不接,还说该社交网络创办者早就期待着与报导过某某事件的海殇君一晤。对此,海殇君虽不耐烦,却也不好耽误头版大事,拎工作包出发前拿座机打了个电话,一同在会议室里的一页书和素还真只听见他的笑声充满磁性,同时也令人不寒而栗。 96V8R<   
Q+ V<&  
“放心,”海殇君说国际通用语,“你知不知道我国有个著名的手帕节目叫‘真情告白’?今天不照那套路兜得他忆苦思甜痛哭流涕公开呼唤你回来,我便改名叫梵天海殇君。” ^{Mq J\S7H  
xN OKa*  
一页书不轻不重地瞟他一眼:“联合他的旧校友前拍档现在老死不相往来的纠结者背后暗算,还扯我趟浑水,蚁天你的趣味可越来越高尚了。”*(详见马克-扎克伯格和爱德华多-萨瓦林的爱恨恩仇录) _< .VP  
WC~;t4  
海殇君满不在乎地耸耸肩:“谁让他破坏了我们的温泉之旅。” *GE6zGdN  
ekyCZ8iai  
坐在会议桌对面的素还真倒笑得愈发灿烂,几声干咳听着倒像“真高兴你们去不成”的发音。 gE\ ^ vaB  
&]n }fq  
待海殇君一离开,素还真便抱着笔电乐颠颠地跑到一页书身边坐下:“前辈,我正在写周刊的灾难自救专题,青阳子建议我来跟你取取经,说当初你和海殇君采访苏丹内战时曾在沙漠走失,一周后奇迹生还,跟你谈谈铁定比光找资料强。” L4/ns@e  
6;'[v}O^^  
一页书手头上倒正好没事,拿着几份对头报社的报纸闲闲地翻阅,听到素还真的提议,愣了愣:“我和蚁天那次?我们不过是呆在原地等救援,有什么精彩的可写?” >E J{ *  
G`0O5G:1  
“但人在无法摄入水分的状态下最多3天就会死亡,你和海殇君支持了7天,已是奇迹。前辈,我要写给读者看的是在紧急状况下他们真正能用来帮助自己的文章,而非华而不实的印第安纳琼斯冒险记。” I8J>>H'#A  
iiq `:G  
素还真一眨不眨地看着一页书,就差喊出“看我真诚的眼睛”来。想多了解前辈的过去是一回事,想要对海殇君知己知彼百战百胜也是其中一个原因。 (t@)`N{  
F7JO/U^oU  
一页书靠在柔软舒适的沙发上也身姿挺拔表情肃穆,仿佛佛法参透到一定境界的高僧,不为物喜不为己悲,万物皆空万法如是。通常,一页书身上那种超脱红尘般的疏离感从头发间武装到脚后跟,没有半点松懈,与他凛然的威仪一起,无论何时都叫人只敢高山仰止地观望着敬畏着,连靠近些一睹究竟的念头也不曾有过。然而素还真却常见到他与海殇君言笑晏晏,甚至互相讥讽打趣,你来我往乐此不彼,如同一位平日居于九霄之上的仙人走下神坛,在这个人身边,一页书只是个被唤为梵天的普通人。素还真一想到今天海殇君若没任务他们就要光着身子泡温泉,大脑便如遭雷击般一阵眩晕,此种强烈的冲击并非来自对两位同性前辈的裸体幻想,而是恐怕高岭之花将被如此摘下的巨大危机感。 NzQvciJ@"  
BNdq=|,+"  
“当时我和蚁天跟随联合国维和车队穿越喀土穆附近的荒漠,半路遭到身份不明武装力量袭击,十几辆车被各个击破只能狼狈不堪地各自逃命。我们所在的补给车也不例外,在枪林弹雨中亡命逃窜也顾不得方向。车上除了未配备武装的我和蚁天还有三名军人,不过很快我就爬到前座接下了方向盘,蚁天则端起了自动步枪。”仅仅只是谈到海殇君,一页书便放松了身体,微微倾斜靠向一边扶手,仿佛陷入了深深的回忆。午后的冬日暖阳从背后直射过来,让一页书银白的发丝变成铂金一般,泛出淡淡光晕,那张平日气势逼人的俊俏面孔便有了种宁静的,大慈大悲的美。 L!Y|`P#Yr  
U%:%. Bys  
素还真看了前辈好一阵子,才想到平日海殇君极度抗拒让一页书开车,原因大概在此。再一想海殇君那张儒雅风流的面孔,竟与RPG火箭炮或自动步枪全无违和感,于是他问:“让平民参战?车上的军人们受伤了吗?” _r3Y$^!U  
 : Z<\R0  
“嗯?”一页书微微抬头,将全副投入到回忆中的心思分了些给素还真,“不,他们全死了。” u?72]?SM  
x&;AY  
事实上,彼时一页书不得不把那位可怜的士官的尸体踢下车才能坐进驾驶舱,而海殇君一时无法将步枪从一等兵身上取下,只好半搂着不幸早逝的年轻人,将枪管架在吉普车后部的挡板上射击。他们从来尊重生命,但不代表会婆妈到为已逝去之人牺牲自己。 _D4qnb@  
Bn&P@C$7  
一页书平时出入不是坐报社的新闻车便是由海殇君接送,但这不代表他不会开车或开好车。只有少数几人知道他在拉普兰采访时冒名参加过民间极地拉力赛,呼吸平稳面色如常地驾驶着二手车在雪地上与一众拉力好手较量,虽然保持在第三位的一页书最终不幸撞上雪堆,但爬出来后他拍拍赛车服,对赶来的同事微笑:“这才叫开车。” fL2P6N@  
QZvQ 8  
因此逃命时一页书就更有理由将极速飞车的能量全部爆发,行车路线之吊诡,提速急刹之利落,方向角度之不可预测,令将自己绑在后座上也只能最大程度上地握紧枪支无差别乱扫射的海殇君叫苦不迭,他怀疑若让一页书在城市里开车,“交通秒爆天王”的绰号是绝对逃不掉! t^ ":.}[Q  
Cu#n5SF*  
不知是幸运还是实力,海殇君一枪打爆了分散来追击他们的武装分子的两栖陆战车轮胎,一页书大脚将油门踩到底远远将那群怒骂的军人越甩越远。 #h=V@Dh  
PM84Z@Y  
他们不知何处何时还会冒出追兵,海殇君那边的弹药也将告罄,一页书更不敢有任何松懈,直到突然车身剧振,浓稠的白烟从车头冒出来。 G)< B7-72;  
ZzE(S  
一页书跳下车检查,发现散热器上被子弹打出道裂口,保持高速运转的引擎能在高温下坚持这些路程已是奇迹了。 i`F5  
Qt4mg?X/  
他从不骂脏话,但此时却忍不住伸手在车头上用力一拍。 o4FHR+u<M  
p+=zl`\=|  
海殇君从某种类似晕船症的感觉中恢复过来,他深呼吸几口才下车,双足落地时仍觉脚底黄沙如海涛晃动。 F(`|-E"E;  
q$" u<  
“梵天,”他拍拍同僚的肩膀,“我现在知道你为何考了十次以上才拿到驾驶执照了。” |"LHo  H  
rogy`mh\r2  
一页书微微脸红,看一眼海殇君挂在身后的自动步枪:“我也不知道蚁天的临阵能力,比职业军人的段数还高。” [ft6xI  
a%`Yz"<lQ  
海殇君不置可否地笑笑,从车上翻出军铲将另外两具尸体浅浅地埋了,一页书不免为三位牺牲的士兵念了些经文。 ++,I`x+p  
_@B?  
“所以,现在只有我们了。”海殇君在吉普车后的阴影里挖了条堪堪容下两人的浅坑,拖一页书躺下,尽量避免体温过高和出汗。虽然并未受过专业求生训练,但凭经验他们也都知道在这一眼望不到边的荒漠中步行求生,除非圣经里荒漠甘泉的奇迹出现,或叶口月人的飞船出现把他们带走,不然死亡率绝对比留在原地物尽所用高许多——万一有飞机或商队路过,一辆车总比一个人容易被发现。 _?"y1 L.  
x W)  
一页书保持着偎依在海殇君怀里的姿势,方才埋尸体时被太阳晒得皮肤发疼喘不过气的感觉却缓解了许多。他静静地躺着,耳边传来海殇君平缓的心跳声,便感到方才逃命时激发的肾上腺素渐渐褪去,全身肌肉也放松下来。 J(# 6Cld`c  
Nxe1^F33  
“嗯,”他轻声应着,“总算暂时活下来了。” G$Mf(S'f  
x*z&#[(0g!  
海殇君听见“暂时”二字,沉默了数秒,才轻轻叹口气。 o$L%t@   
:& Dv!z  
“GPS和无线电都被打坏了。”一页书既然已躺进海殇君怀里,便大大方方地挪了挪,找个最舒适的位置置放自己,面孔轻轻贴在对方颈间,说话时温热的吐息正正洒在海殇君敏感的脖子上。 87!jn'A  
K9xvog  
“不然我们先休息会儿,等天黑了气温降下来再检查车上的装备,看我们还有几天好活。” 'm*W<  
`:3nF'  
一页书微微点头,方才一两小时的事便似梦幻一般,前一帧他们关心的还是内战走势政治阴谋,下一帧他们就被命运抛弃在这茫茫大漠中,除了努力生存不做他想。而那些牺牲在战场上的年轻人们更是瞬间生死,上一秒还是他人之子,下一秒那些可怜的家人无论如何悲痛思念也再见不着孩子一面。 A;rk4)lij  
"|(. W3f1  
他从小随师父参研佛理,与同龄人相比凡事已看通看透许多,包括自身增长消灭,都能化为拈花一笑。然而对他人的生死,尤其是自己上心之人,包括当年的师傅,心中就总有纠结之处,不如其他事物上来的看得透放得开。 %|H]T] s  
>C_G~R  
一页书听着海殇君的心跳,不愿去想也许它只能再跳动48-72小时。 u=nd7:bv  
Zm *d)</>  
喀土穆附近荒漠的气候与地理环境较撒哈拉的不同。白天都一样炎热,夜晚虽然温差巨大,却不至于气温降至零度以下。地表同样以沙石为主,却有些不知名的矮小灌木覆盖,某些地段甚至有岩石和岩洞。 26aDPTP$<  
_(J#RH  
待气温一降,海殇君和一页书便将从阵亡士兵身上趴下的血衣一件件套上御寒,打开步枪枪管下的手电检查补给车。 P@UE.0NYX  
9oc_*V0<  
海殇君埋头翻了阵,突然爆发般将箱子从尾箱踢出去。 P,pC Z+H  
B \R X  
“还有比这更美妙的事吗?我们跟五箱C4塑胶炸弹困在大漠中间,也许我们能用这个炸口井出来把沙漠变绿洲。” Vc5>I_   
6ZE`'pk<  
一页书看看手底的军用背包,五个人五瓶1升的饮用水,五人份1天量食品包,还有些打火机急救包之类的杂物,除此之外别无有用之物。 -'qVnu  
3\}u#/Vb  
他默默算了下,这样的气温下,每人每天需要4.5升饮用水,尽量保持不运动不流汗的半脱水状态,也至少需要2升。也就是他们两人再节省也只有2-3天的水量,接下来2天左右足以在生死间徘徊,不出5天绝对双双上西天。 '/qy_7O  
c6i7f:'-0  
这只是水的问题,还有炎热,一旦他们的身体状况因为脱水急转直下,对炎热的抵抗力一弱,也许中暑和热衰竭就能提前要了他们的命。 MkMDI)Y|  
%]7 6u7b/  
但如果是一个人的话…… DQK?y=vf  
L~/,;PHN  
“梵天,”海殇君的面孔突然出现在一页书眼前,“你居然在发呆,趁我们还有体力,把该做的体力活先做完吧。” O#;sY`fy_M  
RYCiO,+  
一页书微微一笑,伸手将望后镜大力掰下,想个法子拴在车头天线上以便白天作为反光求救信号,海殇君则忍着辘辘饥肠收集了些灌木大枝,在离车不远处摆出SOS的字样。
4Lg ,J9  
=cV|o]  
“等等,”素还真突然插话,“我记得你们的车上有军用口粮。” 6HBDs:   
RdD>&D$I  
“没错,但缺水的状况下进食会浪费更多的水分去消化食物,所以忍得住的话最好不要进食。一个成年人要5周以上才会饿死,3-5天就能脱水而死,你要选哪边?”一页书理所当然地反问。 bj@sci(1?  
 mhrF9&s  
海殇君拿自己的随身军刀STRIDER MANTRACK很轻易就将两个车前座拆掉,把车内空间腾出来作为他们的夜晚避难所。两人裹着毯子缩在车里发抖,抖了一阵突然笑起来,才想起要抱成一团互相取暖。 f@YdL6&d-  
9NwUX h(:(  
海殇君隔窗望着满天星斗,那是种纯净得让人胸口发痛的窒息之美,他看了看天空,再看了看自己从背后紧紧相拥的那个人。 F<{,W-my `  
|HT7m5tu4  
“梵天,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来猜猜我在想什么?” !y XGAg,  
{E%c%zzQ  
一页书对着海殇君时向来不吝惜微笑,他想一想,说:“好友你一定在想,现在该是小王子出现的时候了。” 3);P !W4>  
gk| % 4.  
海殇君闻言大笑,他本怀着些许要命的浪漫,琢磨着与梵天在此星空之下生死相随倒也不错,谁料一页书奇特的幽默感却在此刻爆发出来。 "9'3mmZm=?  
z4_ B/Q  
“若是我见着小王子,可没时间陪他做梦幻游戏,必然要做虐童的事,叫他呼唤飞船也好精神穿梭也好空间传送也好,把我们先弄出去再说。” 8<}=f4vUj5  
\azMF}mb  
一页书沉默片刻,干巴巴地回答:“蚁天,你科幻小说看多了。” `Gv\"|Gn  
h(y Fr/  
然后二人叽叽咕咕笑一阵,摸索着把这些天的用水计划做了个大概。 OEaL2T  
# &)H&H}  
海殇君的笔尖突然顿了顿,他说:“梵天,你是佛教徒对吧?” .n8O 3V  
QWa@?BO2p  
一页书点头。 Ox#vW6;)  
k%gj  
“这么说来,”海殇君把一页书抱紧了些,下巴搭在他肩上,以几乎是咬着耳垂的距离轻声说,“梵天,你……比起我来,你是个真正意义上的好人……不许笑。你看起来也许淡漠世情,但其实一颗心比谁都热烈都尽职尽责。你并非传统意义上的超级英雄,但从不逃避甚至主动担起艰辛的责任。你清楚地知道自己的长处,信心十足也能善尽所用……我要说的是,梵天,尽管我知道你的能耐,可我既不是那只鹰也非那只饥饿的老虎,不需要你以命相救。” >k`qPpf&  
4GI3|{  
海殇君微微紧了紧胳膊阻止了一页书的张口欲言。 ]@Y!,bw&  
eik_w(xPT  
“别说你一点念头也没动过。梵天,我了解你正如你了解我。所以我请求你,对你我都一样公平——如果这是我们生命里的最后一段路,别把你的老搭档丢下,别对我做这样残酷的事。” RuYIG?J=/  
``< #F3  
一页书沉默了,他既无法否认海殇君的指控,也无法想象几天之后环绕着自己的体温就会永远消失。他试着去设想一个没有海殇君的世界,去设身处地地把自己放在那些年轻士兵家人的位置上……哪怕只是想一想都觉得那样的日子如同人生被沉寂的灰色慢慢侵蚀,最终自己眼里看到的世界也如默剧一般了。  Mj1f;$  
xdbzp U  
一页书咬着下唇,仿佛睡着了般没对海殇君的请求作出任何回答。
|U1 [R\X  
bL* b>R[x  
“这么说你们也没去找水源什么的?” ]QR]#[Tn'  
'kj q C  
一页书并不擅讲故事,况且难得一见地讲着讲着便走了神,好几次都是素还真出声将他唤回来。 5ZkR3/h e  
V0 {#q/q  
素还真问他思绪到底飞到哪儿去了,一页书只抿一抿嘴,言语间竟有些微薄的怒意:“人们常说金钱是友谊的试金石,殊不知面临生死关头,才能真正认清人的本性。” Q e+;BE-H  
k0=!%f_G!  
于是,素还真看起来更加摸不着头脑了。 `lE&:)  
Wjq9f;  
他们按照计划每日夜间进行必要的活动白天则尽量减少体力消耗,等太阳初升时携手在灌木丛中一阵疯跑让裤腿沾满露水,甚至用C4炸弹引爆附近的岩窟,希望找到些水源。 `AE6s.p?  
Uv[a ~'  
但这些微量的额外水源终究不足以支撑2个成年人的消耗,到第五天海殇君和一页书只剩下100毫升左右饮用水,而一页书的体温居高不下,已经呈现出热衰竭症状。 sE&nEc   
/9kxDbj  
他们不知道还能支撑多久,不知道这样艰难地让自己多活哪怕一秒有没有意义,不知道那些生还者故事里偶然经过的飞机或商队是不是只在传说中出现。 e eN`T&cI  
]tu OWR  
海殇君动作缓慢而无力,手指从一页书因高温而泛着潮红的面孔滑下,一直徘徊在他干裂的嘴唇上。 U/{t " e  
'Up75eT  
一页书醒着,从一天前他就不大愿意睡觉,总觉得一觉睡下去便不会再醒来。他同样无力地抬起手,握住海殇君的,两人十指紧扣,凝视着彼此,什么也没说。 sx azl]  
Z*w({k7]  
夏季风卷起沙尘,拍击洒落在车顶车身上是宛如海市蜃楼般的暴雨倾盆。海殇君让一页书枕在自己腿上,望着车窗外天地混沌一片,心里虽然难免为将要到来的死亡而悲伤,但与过往的生活里多次生死关头相比,这回竟有种奇异的平静。 5'f_~>1Wt  
\?v&JmEU  
“这么说也许很奇怪,但……”海殇君靠在车门上,声音嘶哑地说,“我既不希望你被困在这里,可也很高兴在这里的是你。” T rh t2Iv  
A@|Z^T:  
一页书无声笑笑,他的脑袋疼得就快裂了,但越是疼痛,越不似前两天的昏昏欲睡,反而更加清醒起来。 Eh;Ia6}  
XGR63hXND  
他的嗓子这会儿算是彻底毁了,说话声音极小,海殇君必须低下头才能听清一页书断断续续说:“我这一生,至交好友唯蚁天海殇君一人。拾古人的牙慧,不能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既然冥冥中安排你我随行就是要成全这金兰之义,一页书无憾。” w uY-f4  
16eP7s  
海殇君听到“金兰”二字,嘴角本来平静的笑容不免掺杂了些苦涩之意。他不是没有在生命尽头向一页书尽倾衷情的打算,可看到现时一页书的笑容中全是满足而不见死之恐惧,海殇君又犹豫了。 p' ^}J$  
_YR#J%xa  
在精彩绝伦的前半生里,海殇君不是没有恋爱经验,但他从未像爱一页书般如此深沉地爱过一个人。他无法估计自己贸然的表白会给对方带来怎样的冲击,也许是惊喜过后的悔不当初,也许是带着震惊与不安迎接生命的尽头……无论哪种,若这份告白不能令一页书更幸福更平静地面临死亡,他便宁愿将秘密带进坟墓,风化成细沙洒落荒漠大地。  U%r{{Q1  
YIW9z{rrs  
海殇君本不是如此思前想后之人,对着一页书也一直亦兄亦友时而提点,只有在这件事上他必须将决定的一步交给某种程度上如白纸般纤尘不染的一页书来走。 32+N?[9 *  
H#GR*4x  
一页书看看表,慢慢爬起来,从背包里拿出小半瓶水,这是他们在死亡或被救援之前最后的晚餐了。他刚要拧开盖子,沉默了有一会儿的海殇君突然叫了停。 0_je@p+$  
SE(<(w  
“昨天岩窟那边炸出来的沙已有些湿度,或者再去试试?这水你带在身上跟着我,万一来回的路上我们的身体罢了工,也能应应急。” {B M:c$3@j  
|%8t.Z  
两人又饥又渴,拿衣物包了头脸,顶着夏季风,互相搀扶着腿脚打颤地朝岩窟走去。C4炸弹早几天在他们还有体力时就已搬去岩窟附近,海殇君找好位置安放炸弹和引爆器,原本按安全守则应该躲在掩体之后的两人连多走一步也不愿意,就站在相对安全距离处任沙石洒落。 >DY/CcG\P  
_5n2'\] H`  
然而这一回,折磨了他们几天几夜的贼老天似是手下留情,第一颗炸弹下去,溅出来的沙石已隐约可以挤出液体。 `2U,#nZ 4  
*g}==o`  
爆炸时整个包着一页书不让他被沙石打到的海殇君浑身湿泥,他摸摸那泥土,直接放入口中,微微一愣后,突然露出狂喜的面色。甚至顾不上同搭档多说一句话,冲过去在同样的位置上再扔一颗炸弹。 GB `n  
K e@Bf  
硝烟过后,海殇君饿虎扑食般扑进土坑里,没两秒便举着只闪烁着水光的脏手对那边的一页书挥舞。 NM9ViYm>P  
qDswFs(  
“梵天,有水了!快把水瓶腾空,我们装一整瓶带回去。”生存希望的喜悦让海殇君原本沙哑的声音也听起来明亮而鼓舞,充满激情与说服力。 M6cybEk`  
X)]>E]X  
一页书不至于如灾难剧演员般戏剧化地跌坐在地,但知道找到水的瞬间,灭顶般的解脱感也令如此坚强的一个人不禁脚软。 B> i^w1  
/oe0  
他赶忙从背包里拿出瓶子,一口将水喝干,忍着头痛拖着双腿移到土坑边上把水瓶递给海殇君。 kKbbsB  
!^L}LtqHI  
土坑里确实流动着1-2加仑的泥浆水,浅浅地淹没了海殇君的小腿,然而他却在接过瓶子时握住了一页书的手,眼里满是温柔得如尖刀般将一页书狠狠捅醒的悲伤。 n3J,`1*ct  
n@@tO#!\  
一页书看看海殇君,再看看那水,方才死而复生的喜悦瞬间蜕变成比被判定死亡更冰冷的绝望。 L  ~Vw`C  
)N{PWSPs  
他的身体僵硬如石雕,被海殇君握住的手却似风中秋叶。 ~qb?#IY]`  
E.$//P n|1  
“这水……” 05 6yhB  
]lJ#|zd8o  
海殇君点点头:“咸的,完全无法饮用。” M[b~5L+S  
Gg6cjc=dC  
“所以你……刚才尝湿土的时候就发现了……” 2mj>,kS?c  
'%Oo1:wJ  
“……梵天,你刚来的时候害了场肺炎,身体状况本就不如我好,再加上我们平分水源,你已经支撑不下去了,但我还可以……” /Y\q&}  
&C,]c#-+  
“你设计让我喝掉剩下的水。”一页书的声音干涩得如这苍茫荒漠。 /mE:2K]C  
Ca"i<[8  
海殇君听到这样的指控,甚至模模糊糊给了个悲伤的微笑。 3s:)CXO  
.*EP$pc  
“抱歉,”他说,“我无意欺骗,这只是……一种……暗示……” .*FlB>1jy  
*Z"Kvj;>u  
“暗示……”一页书喃喃重复着,“暗示……” 0x'Fi2=`  
QQHC 1  
看着一页书面色愈发惨白,海殇君不禁担心:“梵天,你还好……” F r2 +p  
 :i?c  
没等他说完,一页书突然如困兽般低吼一声,支起虚弱的身体拼尽全力朝海殇君扑去。海殇君一时不查被扑了个正着,重心不稳便向浅土坑后的碎沙石地上倒去,两人重量加速度,作为着陆点的海殇君的背部被早先炸开的碎石磕得一阵剧痛。 ~|KMxY(:  
3_VWtGQ  
“暗示!你管这叫暗示!” `b@"GOr  
&xlOsr/n  
从一页书早已破嗓的喉咙里发出的声音,不仅充满了无名的愤怒,更像是种濒死的哀鸣,他压在海殇君身上,用尽最后一点力气抓着对方颈畔,似乎恨不得能一把掐死了他算数,却又如亲密无间之人抚摸着颈动脉只为感受到对方依然存活的信息。 0Z %<H\Z  
71&`6#  
“你怎么能!”一页书的声音沙哑粗粝得几乎无法分辨,死死瞪着海殇君的目中仿佛要滴出血来,“你怎么能在要求我公平之后又……” . 55aY~We  
U/(R_U>=  
“梵天……”海殇君躺着,轻声呼唤着搭档的名字,向上伸出手去。 ~ C_2D?  
~}~ yR*K%  
他如何不了解一页书的痛苦挣扎,但即使如此,若再有选择机会,哪怕这回必须明确欺骗,他也会逼着一页书把那救命之水喝下去。 C$c.(5/O  
Yu^}  
“梵天,对不……” MT&q~jx*  
>W8PLo+i  
“住口!” 6d 8n1_  
!q PUQ+  
一页书垂目看着海殇君的面孔,那上面除了温柔,便是如暖水般能将人溺毙的温柔。然而他越是对着这样的海殇君,心脏便越发痛到极处,眼中如口里一般枯竭干涸,所有澎湃的情绪都只能向着愤怒的方向涌去。 v#IZSBvuQK  
YX2j;Y?  
他不假思索将海殇君伸向他的那只手大力挥开,电光火石间武者的本能抬头,另一只手便顺着被怒意淹没的心智,向海殇君左颊挥去。 VxAR,a1+n  
R?%|RCht1  
海殇君仍旧躺着,一动不动,平静地微笑,眨也不眨地看着一页书咬牙切齿的面孔,仿佛生命倒计时已经开始,多看这一秒,便是一秒。 uo BPi[nK  
s3T 6"%S`  
他平静地等着那个砸向自己的拳头,平静地在颊边半厘米处听见了骨骼作响的“噼啪”声。 ~Uz|sQ*G  
':] w  
一页书把双颊内侧咬得血腥味四溢,紧握的拳头里指甲也几乎要插进掌心里去,他恨海殇君恨得如此真切,但这一拳却神差鬼使地硬生生收住,哪怕憋碎了心肝也无法打下去。 `+@%l*TQ  
}W%}_UT  
“梵……” ]gj@r[  
~RE`@/wQ]  
海殇君刚想开口,却被对方的手势阻挡。一页书艰难地从海殇君身上爬起来,绕过炸出的水洼跌跌撞撞向岩窟外走去。海殇君还欲说些什么,再度被阻止。 ]7"mt2Q=3  
l}c<eEfOy"  
“不……别……”一页书甚至不愿转身看海殇君,“别说话……至少……现在别……” gzdgnF2  
g(;ejKSR  
海殇君目送着一页书在风沙中消失在往吉普车的方向,才略为放心地捡起水瓶装那水洼里的咸水——他们当然可以用蒸馏的方式从中获取饮用水,但从现在起,对于海殇君而言,每分每秒都在与脱水死亡做斗争,他不确定蒸馏出的水量能否将他们两人再度拖离死亡线。 {gi"ktgk  
B "}GAk}V  
想到一页书,海殇君的眸子才略微一黯。不,他一点也不后悔自己误导了好友完成了计划;但,是的,在一页书内心悲痛的同时,他又何尝不在为对方的疼痛而痛?
kp;MNRc  
)ZmE"  
素还真放在笔电上打字的手指突然停顿,他近乎吃惊地转过头,对一页书说:“海殇君前辈把水让给你喝,你啥也没说啥也没做就喝掉了?” CnA*o 8w  
(/Y  gcT  
一页书先是点点头,接着又想一想,多少有些不甘愿但又天经地义般地回答:“如果蚁天想说服一个人,他就能,不是么?没什么人能对他认真地说不。” QnOa?0HL/  
g-(xuR^*  
素还真条件反射想否认,但基于他理智尚存超我仍在,犹疑再三,只好不置可否地撇撇嘴:“可前辈你不一样,你是他的至交好友,他绝不能总是拿那些双关语使计策来对付你,得到他想要的结果。” AAl`bhx'n  
;j_#,Da9<  
“一般来说,蚁天不会也不需要对我花费心机,如果他真的这么做了,定是有他的理由,作为好友的我,只要信任他就好了。” eZJOI1wNp  
s^v,i CH {  
素还真看起来一副想要抱着头尖叫的样子:“可那样不等于盲目的信任吗?” n:!J3pR  
,>jm|BTD {  
一页书回想往事,皱了皱眉,但思量再三仍给出“那才是至交好友的证明”的答案。 {k]VT4/  
pcl _$2_  
他看后辈还是摆着不可思议的表情,突然抬起嘴角恬静一笑。 y! 1NS  
ta 4<d)nB  
“素还真,你要知道,一个真正的好友,不是他可以为你去死,而是他宁愿舍身也要逼你好好地活下去。”

白沫 2011-01-01 03:11
啊啊終於等到這篇的更新了~真好真好我等這片等的真的好久了啊! g%[Ruugu  
裸體泡溫泉會有高嶺之花就此被攀折的危機感……捂臉素大閒人您對高嶺之花的佔有欲還真是,一點都不亞於某海產生物啊!是說人家只是普通朋友一起泡溫泉而已…… },L[bDOV07  
是說記者還真是一項比較危險的有挑戰性的職業,戰地記者真的很危險啊!不過像書書和海殤那種拼法……普利策獎他倆沒少拿吧我說!書前輩開車真的很有他的風格啊【汗!】不過腦中模擬了一下他倆在車上的畫面,實在是帥到家了啊!估計拍成紀錄片會風靡一片花癡少女!嗯……按照愁月姑娘的職業來看,確實海殤更適合拿槍。 jKQP0 t-  
劫後餘生那段描寫真的很美好,雖然前一秒還是那麼緊張的生死相搏,但是兩個人就那麼依偎著躺在陰影堙A畫面美的讓人有流淚的衝動啊!海殤你抱人的動作姿勢表情統統滿分!太完美了~好吧好吧其實這隻是小插曲,但是我真的很喜歡一頁書這麼理所當然毫不客氣的依偎在海殤君懷堸琚I好像那個位置根本生來就是為他準備的一樣自然~ ?^ +|V,<  
不得不說海殤君真是最瞭解一頁書的人,看到飲用水的不足會自然而然想到一個人會有更大生存幾率的一頁書,如果什麼都不說任憑他固執的按照自己的思想去安排事情的話,他百分百會把生的希望留給別人而不是自己,更何況現在在他身邊的人是海殤君。所以,先拿話堵住他,先用承諾鎖住他,這真的很像海殤君會做的出的事,不過他也很清楚梵天根本不會聽話的吧!所以如果自己不行動而是傻呼呼的以為梵天會遵守承諾,到最後只能是個讓自己後回到恨不得去死的結果。 =UP)b9*h  
於是他就理所當然的行動了~而且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是利用了書書對他毫無保留的信任,梵天在海殤君面前從來都是很好騙的啊【大汗】老實說那段我看得很難受,B姑娘你寫的實在太好了,逼真的我似乎都能感受到書書的痛苦。那種撕心裂肺的無論怎麼發洩都沒法減輕的痛苦,而且不知道要怪誰不知道怎麼發洩,書書根本已經混亂的不像平時的自己了嘛!這段壓抑的痛苦寫的太真實了,說實話我都不敢回過頭去重看啊!

bazinga 2011-01-01 13:43
引用
引用第29樓白沫于2011-01-01 03:11發表的  : w/<hyEpxg  
不得不說海殤君真是最瞭解一頁書的人,看到飲用水的不足會自然而然想到一個人會有更大生存幾率的一頁書,如果什麼都不說任憑他固執的按照自己的思想去安排事情的話,他百分百會把生的希望留給別人而不是自己,更何況現在在他身邊的人是海殤君。所以,先拿話堵住他,先用承諾鎖住他,這真的很像海殤君會做的出的事,不過他也很清楚梵天根本不會聽話的吧!所以如果自己不行動而是傻呼呼的以為梵天會遵守承諾,到最後只能是個讓自己後回到恨不得去死的結果。 jHZ<G c  
....... #,;k>2j0  
vtT:c.~d  
俺做记者的朋友说,危险和普利策可挂不上钩。其实只要是想报导大事件的记者多少都挨过打啦,收到过威胁啦,还蛮平常的。(囧,真的这么危险吗)不过报导财经什么的记者就很肥,灰色收入好多。战地记者一般后来自己出书多,不过俺看一个记录片,一法国记者在阿富汗就莫名其妙被抓,然后被砍了只手回来= =|||他说自己能活着已算幸运,少了只手啥的已经不去想它……毕竟,不是每个人都像书爸海殇这样彪悍的撒~~ S{H8}m|MW  
:4Vt  
写这篇之前刚好看了个故事,说遇难船上的人商量吃掉一个已经生病的船员,死一个保五个。我就想人在生死关头的时候多么丑恶,能像书爸海殇这样,费尽心机绞尽脑汁要对方活下去的,才叫真情吧(是罗曼蒂克的真情还是友谊万岁的真情就不要去纠结它是,不信你问书爸,看他搅不搅得清?哈哈哈~~)

timepast 2011-01-01 14:37
我必须控诉一下代理是个多么倒霉催的东西……我用尽了所有在线代理就是打不开我想要的那一页直到我找了个自由门…… iB`m!g6$  
阿素同学身为高岭之花俱乐部部长的滋味不太好受吧XDD y%y#Pb |  
老大书前辈我想了好久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能说什么好吧至少我得控诉一下在机房内牛满面实在不是什么明智的事情。SOLEMATE什么的有的时候实在是微妙的存在。以及老大你这样太犯规了曾经万花丛中过的成熟男人情圣起来真是,咳,太要命了。 1$W!<:uh  
至于前辈……我还是继续内牛满面算了……

ref_ac 2011-01-01 17:08
既不希望你被困在这里,可也很高兴在这里的是你。 {Q"<q`c  
怎么说呢……人总是贪心的。若是走到最后关头,谁都不想让最爱的那个人跟自己一起上路,大多都是会希望自己走了,对方却还能有更长远的路途可以走,就算那条路上再也不会有自己的身影存在——可若真是走到生死绝路,却又总是忍不住希望那个人,那个最在意最关注的人,可以多陪伴自己一些时候的。 zYNJF>^<  
是很矛盾,可是如果能够一路同行,那么前面有什么,是无法面对的? I|:j~EY  
VQ; =-95P  
一个真正的好友,不是他可以为你去死,而是他宁愿舍身也要逼你好好的活下去。 ~eP 2PG  
我不太能总结我看到这句话的时候的心情,这句话让我想要微笑,但是又让我有些心酸。 l]Sui_+ZU  
我毫不怀疑这两个人都可以为对方做到这一步,他俩之间的感情一直是容不得任何怀疑与质问的。 g/J!U8W"  
一页书之于海殇君,海殇君之于一页书。 {%Y7]*D  
超出生命的存在。 +1%6-g4 "  
9.B7Owgr89  
……原谅一个超过二十天连续工作超过十小时超过十五天连续工作超过十二小时超过十天连续工作超过十五小时昨晚上十二点多才上床今天七点半又被拖出去驱车开往一百公里以外的某地刚刚才回来头疼的恨不得把脑袋整个割下来大脚开飞的人吧……我的脑细胞已经变成牛奶稀饭了所以语无伦次词不达意不是我的错,真的……【被巴飞 { 1+H\ (v  
总之亲爱的我一如既往的爱你的文……这是最好的新年礼物,真的。

樽酒緩行程 2011-01-01 17:37
昨晚上睡觉前刷到更新真是。。。美好的新年礼物啊噢噢噢 )em.KbsPPF  
顺便还把之前的重新看了遍,书爹的对待突发事件的反应实在。。。捶桌啊哈哈 SOL=3hfb^  
T_-MSXhA  
回忆的那段内容,看的各种气息紧促屏气凝神咬嘴唇握爪子之类的,这种题材放作真实记载的话总是让人心内赞叹感慨外加沉痛戚戚的吧,不过是书爹与海老大,多了保证,传奇之外更是情感冲突的交织和患难真情(==)的各种温馨感动呀,嘤嘤嘤好爱好喜欢>< yN.D(ZwF:  
on\\;V_/Q  
噗哈,阿素戏份虽少,都好可爱好想摸头XDDD  df'g},_  
书爹最后一句话会让阿素抱头蹲地宽面条吧,部长乃任重道远啊望天

bazinga 2011-01-01 21:02
引用
引用第31樓timepast于2011-01-01 14:37發表的  : 2LU'C,o?  
我必须控诉一下代理是个多么倒霉催的东西……我用尽了所有在线代理就是打不开我想要的那一页直到我找了个自由门…… xJhbGK  
阿素同学身为高岭之花俱乐部部长的滋味不太好受吧XDD F{ ,O+\  
老大书前辈我想了好久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能说什么好吧至少我得控诉一下在机房内牛满面实在不是什么明智的事情。SOLEMATE什么的有的时候实在是微妙的存在。以及老大你这样太犯规了曾经万花丛中过的成熟男人情圣起来真是,咳,太要命了。 fna>>  
至于前辈……我还是继续内牛满面算了…… M j TKM;  
+IYSWR  
同要翻墙同内牛…… ;>9pJ72r  
关于俱乐部部长……咳……昨天帮俺该文的同学还问会不会有肉沫被俺一口回决…… j+hoj2(  
那啥,于是反思自己是不是也潜意识老素鸟?大哭…… Cj+=9Dc  
海老大俺是爱你的!真的!

bazinga 2011-01-01 21:09
引用
引用第32樓ref_ac于2011-01-01 17:08發表的  : XD}_9p  
既不希望你被困在这里,可也很高兴在这里的是你。 d Al<'~g  
怎么说呢……人总是贪心的。若是走到最后关头,谁都不想让最爱的那个人跟自己一起上路,大多都是会希望自己走了,对方却还能有更长远的路途可以走,就算那条路上再也不会有自己的身影存在——可若真是走到生死绝路,却又总是忍不住希望那个人,那个最在意最关注的人,可以多陪伴自己一些时候的。 Pltju4.:C  
是很矛盾,可是如果能够一路同行,那么前面有什么,是无法面对的? RfG$Px '  
GN c|)$  
一个真正的好友,不是他可以为你去死,而是他宁愿舍身也要逼你好好的活下去。 ]H~ ,K]@.  
....... 6~W E#z_  
a HL '(<  
虎摸姑娘…… W2qQKv  
工作真是太辛苦了,要保重身体哇。 C/Bx_j((  
俺才觉得你每次回帖都像写文呢,俺一两句话你给神展开来都可以写篇短文了。 T9-a uK0d  
其实写书爸海殇也像是透过他们做一些人生感悟的总结,所以在给他们创造幸福机会的同时也丰富了自己,俺也非常感谢殇书啊。(被海殇脱了鞋抽:啊?!你这叫创造幸福?老子都快被梵天揍了还气坏他了你管这叫幸福?!) 0f/!|c  
咳……不论如何,大家喜欢这文,俺便会努力写下去哒~~ {+9\o ~  
不过对不起海殇……肉就一定没有写……哈哈哈哈~~~

bazinga 2011-01-01 21:13
引用
引用第33樓樽酒緩行程于2011-01-01 17:37發表的  : S@NhEc  
昨晚上睡觉前刷到更新真是。。。美好的新年礼物啊噢噢噢 ^) ^|;C\`  
顺便还把之前的重新看了遍,书爹的对待突发事件的反应实在。。。捶桌啊哈哈 l zP S RT  
5XO'OSdYq  
回忆的那段内容,看的各种气息紧促屏气凝神咬嘴唇握爪子之类的,这种题材放作真实记载的话总是让人心内赞叹感慨外加沉痛戚戚的吧,不过是书爹与海老大,多了保证,传奇之外更是情感冲突的交织和患难真情(==)的各种温馨感动呀,嘤嘤嘤好爱好喜欢>< s FYJQ90it  
sNmC#,  
....... {eN{Zh5"  
^Jl!WH=20}  
是吧是吧是吧,我也觉得老素很可爱的啊,哪怕他同海殇君抢书爸。 1";e'? ^x  
不过我就觉得老素的那种抢实在是像弟弟对姐夫的敌意,深怕以后姐姐就只对姐夫好了把自己冷落了。 :k(t/*Nl3  
咦?我用了什么奇怪的称谓吗?有吗?

小扣柴扉 2011-01-01 21:16
timepast姑娘你还是包养着你的自由门吧因为根据经验只要某页的字数超过1W?那么所有的在线代理都打不开那页,再牛的代理都不行。 '4lT*KN7\  
}SN44 di(  
挣扎在考试地狱中的人难得喘口气就看见这么给力的殇书文,从第一章一路看下来的感觉不要太好,素还真目前还没瞎但是我觉得我快要瞎了。 3l(;Pt-yI  
`+Z#*lj|@  
话说,究竟要闪到什么程度才能让【饱受闪光弹照射以至于产生抗体了的】素还真真的瞎掉啊?好奇看

ref_ac 2011-01-01 21:19
引用
引用第36樓bazinga于2011-01-01 21:13發表的  : I+j|'=M  
4\SBf\ c  
是吧是吧是吧,我也觉得老素很可爱的啊,哪怕他同海殇君抢书爸。 pMZf!&tM  
不过我就觉得老素的那种抢实在是像弟弟对姐夫的敌意,深怕以后姐姐就只对姐夫好了把自己冷落了。 /Q>{YsRRB  
咦?我用了什么奇怪的称谓吗?有吗? akc"}+-oX  
wt=>{JM  
eTRx6Fri(  
弟弟跟姐夫神马的……难道不是儿子后爹么…… 6O@ ^`T  
嗯我神马都没说………… +IO1ipc4cE  
ecqz@*d&  
顺致楼上阿柴,www.webproxy.tw这个在线代理很好用,一页的字数超过一万一样可以看,还可以保留Cookies,除了不能直接打开短信箱之外一切堪称完美——我看短消息都是通过个人道行栏看的——速度也不错,推荐使用~

樽酒緩行程 2011-01-02 00:52
引用
引用第38樓ref_ac于2011-01-01 21:19發表的  : "kBqY+:Cn  
Vkvb=  
弟弟跟姐夫神马的……难道不是儿子后爹么…… 'UvS3]bSYW  
嗯我神马都没说………… *v nxP9<  
$sL|'ZMbS  
rq(~/Yc  
ZOrTbik  
其实某根本一直就是在以划线跟划线的关系揣度阿素的心情的。。。麽 jPYe_y  
于是阿谁姑娘乃又真相了>< NzeI/f3K5  
T ^%n!t  
嗯这文写完之后一定给存下来,可供经常翻阅,太治愈了>V< mQ ^ @ \s  
光靠想象就觉得这两只就算发展到肉沫的关系也。。。不过按书爹的应急反应其实根本该是说困难也困难说简单也简单什么的吧==!!不过再想象了一下还是觉得连肉沫也没有是最好的了望 Ij6Wz. *  
_[{:!?-?  
某在几番被在线代理折磨的生不如死之后用过TOR,那玩意儿也不行之后毅然转向ssh了,虽然收费、一年三十还是可以接受的,至少有墙跟没墙似的感觉还是很安抚人心的。

米粉君 2011-01-03 10:08
海老大真是好手段!唯有如此才能让书大喝下救命水。一人生或两人死,他其实是代替书大做出了选择。而书大愤怒的根源在于他所抱的打算其实是同生共死。这两位对彼此的情感,不论以何为名,真是令人感叹。    

timepast 2011-01-03 11:04
引用
引用第37樓小扣柴扉于2011-01-01 21:16發表的  : >NH4A_  
timepast姑娘你还是包养着你的自由门吧因为根据经验只要某页的字数超过1W?那么所有的在线代理都打不开那页,再牛的代理都不行。 )p!*c,  
t;LX48 TQ  
挣扎在考试地狱中的人难得喘口气就看见这么给力的殇书文,从第一章一路看下来的感觉不要太好,素还真目前还没瞎但是我觉得我快要瞎了。 ANFg]g.Az  
L'\/)!cEd  
话说,究竟要闪到什么程度才能让【饱受闪光弹照射以至于产生抗体了的】素还真真的瞎掉啊?好奇看 GIRSoRVsh  
$['7vcB^  
iO9nvM<  
捶地我好像记得这件事……内牛自由门这家伙实在是不好携带【何?】于是多谢了我继续去折腾自由门TAT Yt/SnF  
至于eyefuck神马的……咳……

bazinga 2011-01-14 23:15
第3节 <中>(又爆字数了泪奔,俺年前一定写完这节!) Y z&*PPx  
r-RCe3%g%  
AIZW@Nq.5  
那之后一页书便不愿再同海殇君讲话。从取水蒸馏将些微水源灌入被他喝光的瓶中,到二人再度不得不居于狭小的车厢内,一页书全无表情,仿佛修行中的高僧眼观鼻鼻观心,就是看不到身边那个人。 tmO;:n<N  
M"=8O>NZ2  
然而海殇君是何许人也,他让一页书平静了几小时,当他们躲进车内避寒对方也缩在角落尽可能地不与他有任何接触时,海殇君叹了口气。 G1kaF/`O  
s<A*[  
“梵天,”他望着一页书,流连在搭档脏兮兮面孔上的目光满是缱绻,“我知道你生我的气,不过……我们时间有限……你就愿意我们这样赌着气,一点消耗掉最后能好好看着对方的时间?” 8{R_6BS  
)t|^Nuj8  
一页书闻言先是转头怒视,仿佛世上再无比海殇君更可耻更厚脸皮之人。数秒之后,那怒视渐渐转变成隐约但深刻的悲伤,一页书瞪着对面那策划谋略吃力不讨好也要把生存机会硬塞给自己的搭档,长长叹了口气。 )\{'fF  
i(Ip(n  
海殇君心下一松,他知道一页书是原谅自己了。 n K+lE0  
aB6Ye/Io  
伸手把一页书拉过来搂着,用御寒的军毯把二人俨俨地裹上,无论有什么对错争吵嫌隙恩仇都在这孤寂的沙漠之夜他们相互传递的体温中宁静下来。 1&"-*)  
<Ctyht0c.  
一页书早已决意不喝一滴蒸馏出来的淡水,但即使他不与海殇君平分,那微弱的几毫升水又能将那人留在世上多久?现在拥抱着他的温暖怀抱,也许明晚便消失不见,海殇君的躯体会如同这车身般坚硬冰凉,没有心跳,没有呼吸,眼里没有温润如水犀利如电的光彩,面上也再不会有温柔的包容的关爱的睿智的微笑……窒息感如蛇一般冰冷地顺着一页书露在毯子外的脚踝侵蚀而上,他闭着眼睛双拳紧握,一动不动地听着海殇君略嫌轻浅凌乱的心跳。 #|qm!aGs  
Dn~Z SrJ  
突然,海殇君动了动,用左脚将一页书露在毯子外的脚勾了进来,陷入一片温暖,奇迹般地,那冰凉的窒息感也随之消散。 BG'6;64kx6  
q 1YLq(e  
海殇君紧了紧握住一页书肩头的大手,贴着耳廓轻声说:“梵天,睡吧。” ds- yif6   
M'yO+bu  
他们断断续续睡到凌晨,趁着晨昏之间采集露水时一页书突然双足一软,跪在地下大声干呕甚至有些肢体抽搐。他呕了几下却因胃里空空只吐了些酸水,那边海殇君不无悲伤却近乎平静地扶着好友,将脚踝上裹着收集露水的布拆下来要挤出水来给一页书润润嘴唇,再次被强硬地拒绝了。 c{1V.  
p/r~n'g$  
一页书知道自己热衰竭的症状越来越明显,也许在海殇君脱水而死前自己已因器脏衰竭而亡。对此他虽不是全无恐惧或遗憾,但内心总能平静以待。 `.{U- U\  
\r)%R5_CQ  
挣扎着同海殇君互相搀扶着完成了采水工作,他们在背风处生起火堆,蒸馏净水的同时望着篝火发呆。 yh S#&)O  
vG Y!4@[  
[诸行无常,万物生灭,人命如花草树木鸟兽虫鱼,既有出生,便有终结的一日。肉身腐化,归尘归土,魂魄四散,归于六道,是死,也是生。]一页书倚着海殇君,望向那终要消逝的火光,淡淡地想,[师傅当年将要离世时也一派安详自然,怕是早看透了这一切,生即旧死,死即新生,无牵无挂方能无畏无惧。] Vy]A,Rn7  
Rn HQq'J|\  
而他不期然地记起那日师傅将自己叫到房间,二人静默对坐良久,末了,师傅摸摸他的头发,什么也没说便放他回房睡觉。 A#<vG1  
|y.zo cBj  
第二日一页书难得延误了早课,他躺在硬板床上一动不动,被子拉到下巴严严实实地盖着,就是不愿起床。 (~S<EUc$  
iJ}2"i7M  
他知道师傅已坐化了。 Yt -W1vl  
)))2f skZ  
他也知道大彻大悟的师傅最后的牵挂是自己。 lp(Nv(S  
 AlO,o[0  
如今他也面临死亡—— 一个对他而言毫无感知的新生,但对必须承受死别的海殇君而言,却是至深至痛的打击。 3 h#s([uL  
F&xv z2G  
可他相信只要海殇君活着,便必然能从这痛苦中挣扎出来,重新面对生活之美好生命之可贵,精彩而认真地活着,一分一秒也不浪费。 _*Pfp+if  
l1&5uwu F  
一页书如此想着,竟能微笑起来。  1Yud~[c  
:3v9h^|+  
“蚁天……”他低声唤着好友的名字,也摸了摸对方满是沙尘脏兮兮的后脑勺。 C1 W>/?XC  
H ZPcd_(  
海殇君微微一僵,转头对上一页书嘴角那个意义深远的微笑,更觉得呼吸困难起来。他“唬”的一声站起来,丢下句“我再去打些水”便捡起2个空瓶跌跌撞撞地朝岩窟走去。 *2`:VFEV  
im=5{PbJ^  
海殇君如此失态,简直是从未有过的事。他一边走着一边揉捏那两个空瓶。他的一半神智在疯狂吼叫着“不,我海殇君在这世上并非万能但也接近无所不能,我不能接受失败,尤其是这次与死神争夺一页书的战役,决不能失败!”,可剩下一半理智也让他意识到无论自己如何挣扎反抗不服输,在这儿也得由着大自然做主——他变不出营养剂和淡水,他唤不来救援队伍,他也抢不回一页书的生命。 5? Wg%@  
hGvqT,'  
海殇君的脑子百年一遇地混乱一片时,忽然只觉胸口刺痛,右边大腿肌肉也跟着抽搐不已,他低呼一声竟无法站稳单膝跪了下来,一面捂着心脏处,一面如跌入真空般绝望地呼吸着,仿佛方才那疼痛抽走了世上所有空气,。 $57\u/(  
'GkvUrD9D$  
好一阵子海殇君才慢慢缓过劲来,他背靠岩壁坐在尘土里发呆,突然一拳打在岩壁上。一页书那张已被死亡气息覆盖的面孔总是浮现眼前,挥之不去亦不舍得挥去。 F#su5<d  
sc%dh?m7  
又一拳打出,海殇君这才将滚烫的掌心贴在同样滚烫的额头上,深深地呼吸着,费了好大功夫调节情绪,才装好2瓶水,努力挂上惯常的微笑,向火堆和至交好友走回去。 !}ilN 1>  
`qE4U4  
一页书远远地对海殇君微笑。平日里即使是他与海殇君二人共处时,生性严谨的一页书也非擅于表达感情之人,他们大多如君子之交般平淡如水但情义深沉地相处着,互相心知对方与别个不同也就是了。但现下时间有限,他竟发现修行经年的佛法道论也不能减轻那些不舍与流恋……一页书也说不清这是人临死时的回光返照还是什么,可他就觉得胸中有奇怪的无法明了的情绪在翻腾,充斥着满溢着,却没有明确的出口。他只能尽量对海殇君更好些、更温和些,更亲近些,好让他在看见死亡带走这精魂时能少为那皮囊而悲痛,多记住些他们共处的点滴美好。 *%X.ym'  
TFO74^  
打水回来的海殇君也不愿让一页书有任何负担,不好在这生死未卜的关头放眼将来,只能挑些轻松的往事回忆。 Vb2\/e:k  
I:F <vE  
突然一页书似是想起什么,认真问:“说来从我们第一次合作跑新闻时我就有个疑问。” NEMEY7De2  
@l{I[pp  
“什么?”海殇君一挑眉。 /jR8|sb  
]oEQ4  
“我们去采访东区黑道老大被谋杀事件时,在小酒吧和举报人见面,可不知怎么被发现了记者身份,那是继警察之后第二个容易被黑道分子宰了玩儿的职业,可在紧要关头,酒吧老板却跑出来喊兄弟们动谁都不能动老大老大老老大先天先天先先天……” Xtkw Z3  
(-\]A|  
海殇君手一抖,倒向军用野营锅的盐水泼了大半在外面,差点把火堆浇熄,他觉得刚才在岩洞里那种心脏抽痛呼吸困难的症状正在发作。 ~ 7}]  
ijF V<P  
“梵天……我……实际上……” .3@Ng  
FuuS"G,S  
“你镇定之后要带我离开,只指着我对他们竖了竖小拇指*他们便很合作地放我们走了……我知道那个酒吧老板看起来确实挺神神叨叨的,但那个小拇指到底是什么意思?” yw'ezpO"  
pw3 (t  
一页书气息有时接不上,断断续续说完,却发现那边支支吾吾不肯回答的海殇君一张英俊的文士脸憋得通红。他伸手探一探,只觉得手底滚烫,不禁一惊,再将手滑下对方颈窝,也是皮肤炙热却没有半点汗液的粘腻,与浑身虚汗体温偏低的一页书全然相反。 GMdI0jaG#  
iT.|vr1HG  
即使没有专业的医护知识,一页书也察觉到海殇君的身体状况正向另一个极端衰亡。 =5ug \S  
.Vmtx  
正在这时,海殇君为了摆脱窘境,急忙站起来取回蒙在军用野营锅锅盖上的棉布,好挤些蒸馏的淡水出来。 .a:Z!KF  
+`| mJa  
“蚁天,你的状况不对……你需要……”一页书着急,扯着嘶哑的嗓子喊。 Zi/-~')E  
T%kKVr  
海殇君回过头来微微一笑:“放心,没照顾好梵天之前我是不会有事的。” 3za`>bUN  
下一秒,海殇君那铁打般的身躯便倒了下去。 ]YsR E>  
V\AK6U@r^  
……… \!<"7=(J{4  
*小拇指:代表情人的意思

ref_ac 2011-01-15 08:33
小拇指小拇指小拇指!!!老大你好样的!不要大意的给他竖下去吧!!! EjSD4   
pDOM:lGya  
……咳我癫狂了…… 9#Y2`p T  
于是老大用左脚把书爹露在毯子外面的脚勾进来的动作好萌啊,萌死了……花痴无限的捧脸荡漾中,最爱这样子的各种小细节了!所以八姑娘求继续!求更多0w<~☆ 0wFh%/:  
……咳咳八姑娘这种叫法会不会被打……以及亲爱的你可以叫我阿谁或者谁家,我ID全称谁家姑娘,被亲友表示这ID异常容易导致各种神展开以及各种占便宜外加各种躺着中枪…… J)*8|E9P  
y"-{$N  
以及年前能结束的对吧?搬板凳蹲坐,我会等的!

bazinga 2011-01-15 12:49
引用
引用第43樓ref_ac于2011-01-15 08:33發表的  : 6vobta^w  
小拇指小拇指小拇指!!!老大你好样的!不要大意的给他竖下去吧!!! u!Bk,}CE`  
_2O uskL  
……咳我癫狂了…… dE [Ol   
于是老大用左脚把书爹露在毯子外面的脚勾进来的动作好萌啊,萌死了……花痴无限的捧脸荡漾中,最爱这样子的各种小细节了!所以八姑娘求继续!求更多0w<~☆ .&iN(Bd  
……咳咳八姑娘这种叫法会不会被打……以及亲爱的你可以叫我阿谁或者谁家,我ID全称谁家姑娘,被亲友表示这ID异常容易导致各种神展开以及各种占便宜外加各种躺着中枪…… b[srG6{ &  
....... <KLg0L<W  
F;kvH  
谁家姑娘,叫我啥都没关系啦~~ ao$):,2*  
海老大就是酱一点一滴不知不觉中将书爸收入掌中紧紧握住啊哈哈哈~~~~什么海老大不是控制狂?但书爸是海老大的明珠嘛~ tOH0IE c  
有点被书爸为一只鸟儿哭刺激到,我觉得他是连海殇死都不会哭的人(他自有他的伤心模式),这个剧情和人物塑造真是太out of character了!!

ref_ac 2011-01-15 13:27
引用
引用第44樓bazinga于2011-01-15 12:49發表的  : }OrYpZob  
d#\W hRE  
谁家姑娘,叫我啥都没关系啦~~ "={L+di:M  
海老大就是酱一点一滴不知不觉中将书爸收入掌中紧紧握住啊哈哈哈~~~~什么海老大不是控制狂?但书爸是海老大的明珠嘛~ GN%(9N'W  
有点被书爸为一只鸟儿哭刺激到,我觉得他是连海殇死都不会哭的人(他自有他的伤心模式),这个剧情和人物塑造真是太out of character了!! \r;F2C0*i  
l>7r2;  
xl2g0?   
新剧?哈我觉得以后拿新剧当武道列传看就足够了……扭头 ?@UAL .y  
是说书爹跟魔王子对殴那场操偶真给力,那场他的动作完全称得上翩若游龙矫若惊鸿,不管是前面的拳脚相加还是后面被刺伤之后手捂腹部站在那里都很~美~~~【而且这两集的魔书好多地方各种观之有如绝世美女…… "'A"U  
但是跟操偶比起来……编剧组也好配乐组也好,我我我我我…… :woa&(wN;1  
那个一气动山河加佛禅印的背景音乐!那个笑尽英雄加千江万流再加天龙吼的大绝组合!!那场哭泣!!! % {Q-8w!  
天河啊天河百花居啊百花居……我日。 ~NNv>5 t5  
GuO`jz F  
哭……什么的,是说三劫后面我有想要写他落泪,但是并不是哭——我一直觉得掉眼泪不一定是哭,而哭的时候也未必要流眼泪——把书爹搞哭,那是我最大胆的妄想里也不敢碰触的界限,要我写他哭我不如先去找上三尺白绫然后投奔东南枝…… doD>m?rig3  
三劫后面写他落泪那一段之前我铺垫了一大堆的理由,就是因为怕让人觉得很out of character——事实上已经够out of character了扭头——以及,竭力说明那只是一种生理反应……嗯就比如切洋葱。 $Ha%Gr  
虽然当时发生的事情远不是切切洋葱这么可爱,继续扭头。 l!IGc:  
但是这一次他为了大鹏而哭泣……我想起来以前见过一个道友的吐槽,说某些事情,写进同人里面会被人打死,可是官方就是敢堂而皇之的演出来…… N E= w6  
Q4wc-s4RN  
外加,没错,就算是海殇过世,他也不会为之哭泣的。 A]?^ H<  
他有他的伤心模式。 bx>i6 R2  
以及,并不是只有落泪才叫哀伤。 4* M@]J "  
-0 0}if7  
最后…… te'*<HM  
“啊啊啊啊啊这下完蛋了!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瞒着一页书拐出来想耍酷的啊全完了!海殇君会杀了我的绝对会!!!死定了……我可怎么跟那俩交待……” <zfKC  
……咳我在发神经,阿八乃虾米都木哉…… a+?~;.i~  

timepast 2011-01-15 22:47
恩,我的第一反应是……“叫你耍帅,叫你耍帅”,扭头 (p |DcA]BX  
无所不能的海殇君老大啊噗,小拇指什么的最美了【喂 1V%'.l9  
BXhWTGiG  
以及,作为一个彻底AKF新剧的人,我表示毫无鸭梨。天河神马的,我神马都不知道啊呵呵呵……

bazinga 2011-01-16 11:03
引用
引用第46樓timepast于2011-01-15 22:47發表的  : - DL"-%X.  
恩,我的第一反应是……“叫你耍帅,叫你耍帅”,扭头 %EI<@Ps8c  
无所不能的海殇君老大啊噗,小拇指什么的最美了【喂 sR*Nq5F#9  
Z nXejpj)D  
以及,作为一个彻底AKF新剧的人,我表示毫无鸭梨。天河神马的,我神马都不知道啊呵呵呵…… 0ar=cuDm  
7co`Zw4}g  
你们……都很乐意看海老大扑街啊……>_< CV^c",b_  
其实我写的也很欢乐,就是想象海老大那么壮实的人“啪嚓”(没错就是小沈阳的啪嚓)一声就扑地上了,还是脸朝下(这个没有好吧?!) 。捂脸……海老大我不是故意的,就,大不了安排你吃到嫩豆腐可好?

bazinga 2011-01-16 11:13
引用
引用第45樓ref_ac于2011-01-15 13:27發表的  : \G;CQV#{9  
ixw(c&gL  
fLB1)kTS  
新剧?哈我觉得以后拿新剧当武道列传看就足够了……扭头 &" h]y?Q  
是说书爹跟魔王子对殴那场操偶真给力,那场他的动作完全称得上翩若游龙矫若惊鸿,不管是前面的拳脚相加还是后面被刺伤之后手捂腹部站在那里都很~美~~~【而且这两集的魔书好多地方各种观之有如绝世美女…… Alz~-hqQ  
但是跟操偶比起来……编剧组也好配乐组也好,我我我我我…… 0BTLcEqgZ  
....... X?df cS*!n  
9]$`)wZ  
你好敢写,out of character的缩写,居然没有被稽查>_< ^ KH>1!  
我老是犯错被查了好多次已经胆战心惊了 V5 MO}  
其实一千个书迷心中有一千个书爸,当然外界的意见是重要的,必要的还是要改,再痛心写过的文字都要舍得改舍得删,不过最重要的是写出你心目中的那个人,否则为了他人而写作,还是无利益的写作(这个最重要吧= =|||)就太可悲了。所以我觉得你不用太在意会不会out of character什么的也,如果觉得放在这个故事里让书爸落泪合理了就好。书爸确实神经如钢铁般坚硬,但他也是大慈大悲之人,是真正悲天悯人之人,佛主尚会迷思尚会落泪,何况书爸。 P s#>y&  
只是新剧里那个……捂眼睛……海殇君你的章鱼咒是不是该拿出来用下了? _#'9kx|)  
另外谁家姑娘你的西湖博客链不过去啊

ref_ac 2011-01-16 11:35
引用
引用第48樓bazinga于2011-01-16 11:13發表的  : yJ/#"z=h?  
YIO R$  
你好敢写,out of character的缩写,居然没有被稽查>_< #x~_`>mDN  
我老是犯错被查了好多次已经胆战心惊了 )N)ljA3]  
其实一千个书迷心中有一千个书爸,当然外界的意见是重要的,必要的还是要改,再痛心写过的文字都要舍得改舍得删,不过最重要的是写出你心目中的那个人,否则为了他人而写作,还是无利益的写作(这个最重要吧= =|||)就太可悲了。所以我觉得你不用太在意会不会OOC什么的也,如果觉得放在这个故事里让书爸落泪合理了就好。书爸确实神经如钢铁般坚硬,但他也是大慈大悲之人,是真正悲天悯人之人,佛主尚会迷思尚会落泪,何况书爸。 9X]f [^  
只是新剧里那个……捂眼睛……海殇君你的章鱼咒是不是该拿出来用下了? g42T#p8^  
.......  ;Qa;@  
9} *$n&B  
Kbas-</Si  
啊其实是因为我英文不行,总是记不住character怎么写…… Y6VQ:glDT-  
K^H>~`C=  
那个流泪啥的……我还在考虑,写了总觉得他气场瞬间就弱了,可是不写亲友又会怀疑他泪腺是不是出了问题…… r~oSP^e'  
因为那个确实是生理反应啊,就好像切洋葱的时候会被那个味道刺激到流眼泪一样的生理反应,于是我很头疼很头疼很头疼…… p>p'.#M  
新剧里那个哈哈哈……我今早上整理一吸血鬼亲王海殇x教廷神父书爹文的时候还在跟亲友发牢骚,说我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的一个人,他开始不好但是后来没做错什么,他一点一点的在成长并且成长的越来越对我胃口,他逐渐的有了他那个身份那个地位所应有的风范与气度,他越来越美好。可是他越是美好,我就越难过,我就越不想喜欢他。我别扭我偏执顽固我死心眼,可我就是不想看他。 KXe ka  
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是我偏不喜欢。 3qo e^e  
x!?Z *v@I  
又以及我西湖博客地址是reflection.xhblog.com,我自己开着在线然后去戳签名栏的那个啥我都链接不过去……


查看完整版本: [-- 08.08【殤書】五次素還真快被閃瞎了和一次他真的瞎了 (200F,番外,下)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0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208264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