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完整版本: [-- 01.28 死亡之妝 --]

三十六雨 -> 網文分享 -> 01.28 死亡之妝 [打印本頁] 登錄 -> 注冊 -> 回復主題 -> 發表主題

無關緊要 2011-01-28 10:31

【網路文章】停屍房裡的男屍 CJn{tP  
  +>v3&[lGv  
像很多恐怖故事一樣,這個故事發生在醫院,一所座落在市郊的醫院。 ~Bw)rf,  
醫院四周有山有水,樹木郁郁蔥蔥,到了晚上,風一刮起來,那些樹木嘩嘩啦啦作響,有幾分陰森。 ao+lL Cr  
   w+,Kpb<x[0  
首先,讓我們了解一下地形: 6a_MA*XK  
   B~\mr{|u  
進了這個醫院的大門,先是門診樓,然后是住院部,最后是停屍房。停屍房位于醫院大院的最后邊,從住院部到停屍房,是一片空地。 ]g/:lS4  
一條曲折的石徑小道,四周生滿了荒草。 X`,=tM  
   J(0E'o{ug  
不要懷疑你自己的抗恐怖心理素質,其實我們都一樣,對停屍房這類地方都膽戰心驚,不願意接近它。 !z EW)  
這可以理解為活人對死人的恐懼,也可以理解為生命對死亡的恐懼。 :TPT]q d@  
   ]2Vu+AP  
因此,停屍房的四周就空空蕩蕩。 o#p{0y  
因此,這里的風就很大。 "L?h@8sa  
因此,它就顯得更恐怖。 ]RBT9@-:U  
   <%_7%  
這家醫院很小,前來看病的人不多,停屍房也長年空著。 /b|V=j}W  
裡面,很潮很暗,有一股霉味。 &3@ {?K  
沒有專人看管。 ||xiKg  
只有一扇黑洞洞的小窗,像一個簡陋的子宮,回收報廢的生命。 @pV~Q2%  
   !Dc|g~km\  
有一天,停屍房放進一具男屍,是個老頭,死於癌。 ~g#$'dS  
他很老了,臉上的皺紋像深刻的蜘蛛網。 E4C yW  
據說,他生前是一個膽小如鼠的人,見了貓都害怕,自從他變成一具屍體,人們立即對他充滿恐懼了。 3Ygt!  
   x/<eY<Vgm?  
怕什麼呢? h?8I`Z)h  
他已經定了格,變成了一張照片。 @zQ.d{  
大家可能是怕那張照片突然笑起來。 WLO4P  
   .eNeq C  
這具屍體只在停屍房放了一天。 ekR/X  
第二天早上,他的家人要把他送到火葬場去,可是卻發生了奇怪的事情:老頭竟然笑起來。 \H^A@f  
l?f%2:}m  
他蒼青的臉撲了厚厚的粉,眉毛也畫了,彎彎的女人眉,還戴了長長的假睫毛。 Xur{nk~?  
毫無血色的嘴唇竟然涂了很紅很紅的口紅,嘴角向上翹,一副微笑的模樣。 8LPvb#9=  
   j\LJ{?;jC  
他的家人第一眼嚇壞了。 g,k} nkIT  
驚慌地退到門口,看了半天,才知道發生了什麼。 dE_ d.[!  
他們馬上憤怒地質問醫院負責人,負責人當然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 XCo3pB Wq~  
   yPn!1=-(  
不過,醫院決定查一查。 '5usPD  
   @5=2+ M  
那天晚上,有一個值班男醫生和一個值班女護士。 T4c]VWtD  
男醫生叫黃玉鳳,性格很孤僻,不愛與人交流,沒有人了解他。 ~;QzV?%  
他頭髮很長,戴一副黑框眼鏡,眼睛後面總像還有一雙眼睛。 )<~v~|re  
他上班下班總是不脫他的白大褂。 Gg,&~ jHib  
   [( O *W  
他已經下班回家了,醫院負責人首先把他叫來。 *LZB.84  
   2[V9`r8*  
院長:“黃大夫,昨夜你值班,有沒有發現什麼情況啊?” C/JFb zVx  
   <N~&Leh  
他看著院長的眼睛,平靜地說:“沒有。” E S>iM)M  
   9w:F_gr  
院長沒有避開他的眼光,長時間地看著他的表情,突然問:“你最近是不是總失眠?” c %f'rj  
   `Lr I^9Z  
黃玉鳳說:“沒有。” |<aF)S4  
   K^yZfpa8  
院長問:“夜裡有沒有出去轉一轉?” e.>> al  
   j@guB:0  
院長的話音還沒有落,他就冷靜地否認了:“沒有。”還是看著院長的眼睛。 X }""= S<  
   9*ek5vPB  
院長笑了笑:“那你幹什麼了?” tsWzM9Yf  
   aG x[?}=  
他淡淡地說:“看一部小說,推理的。” 2@jlF!zC  
   ssUm1F\  
院長問:“你幾點睡的?” b]oPx8*'  
   M~O$ ,dof  
黃玉鳳醫生:“我沒睡。” P. >5`^  
   'VQ mK#  
院長:“你剛才不是說你沒有失眠嗎?” = a54  
   D:I6nSoC  
黃玉鳳醫生:“我夜裡很少睡覺。” RHj<t");  
   ;XDGlv%  
院長:“那沒聽到一點動靜?” 2+'4m#@)  
   79y'PFSms  
黃玉鳳醫生說:“很多貓一直叫。” k0>]7t$L  
   xU(yc}vw,  
院長終於躲開他的眼神,點著一支煙,深深地吸了一口,說:“昨天我們醫院發生了一點事情,你知道嗎?” N NTUl$  
  黃玉鳳一點都不驚詫,他一直看著院長的眼睛,說:“不知道。” |Ev V S  
   >=VtL4K^  
院長:“也沒有多大的事。好吧,你去吧。” "l7))>lL  
   ,enU`}9V*  
接著,院長又叫來那個值班女護士。 F8En )#  
她叫葛桐,正在熱火朝天地談戀愛,是個很外向的女孩子,快言快語,平時大家都喜歡她,把她當成單調工作中的調味劑。 O @)D%*;v  
   7zWr5U.  
聽了事件的經過,葛桐嚇得臉都白了。 w"/RI#7.  
   +H `FC  
院長問她昨夜有沒有聽見黃玉鳳醫生出門。 d~za%2{  
她努力回憶昨夜的每一個細節: ecqL;_{o  
“我查了各個病房,然後給媽媽打了個電話,再然後……就睡了,一覺睡到天亮,什麼也沒有聽到呀。” slRD /  
   BSc5@;  
她請求院長:“院長,您饒了我吧,今後別安排我值夜班了,我這個人天生膽子就小,天黑都不敢看窗外。” okSCM#&:[2  
   I7@g,~s  
院長說:“那怎麼行呢?每個職工都要值夜班,這是制度。” s<`54o ,  
   \NTNB9>CO  
葛桐是個說話不繞彎的女孩子,她脆快地說:“院長,要不然您把我的班串一串。黃醫生怪怪的,我怕他。” |h{#r7H0  
   uHu(   
院長說:“他就是那種性格,其實沒什麼。” Wti?J.Csc  
   !-<PV  
然後,他開導了葛桐一番,最後,葛桐撅著嘴走了。 #->#mshd4  
   $ri 'tJ+  
查不出結果,院長只好作罷。 cpe/GvD5]  
   hrZ=8SrW  
他分明地感覺出,如果是醫院內部的人所干的事,那麼百分之九十是黃玉鳳醫生所為。只是他拿不出直接的證據。 k2t#O%_f  
   48t_?2>  
從此,醫院里的人對黃玉鳳醫生有了戒備。 q7-.-k<dQ  
大家都在談論這個死屍化妝的怪事,但沒有人和黃玉鳳醫生談論此事。 [pgld9To  
   t w?\bB  
黃玉鳳醫生和從前一樣,見了誰都不說話。 GJB= 5nE  
和病人說話也是很簡單,簡單得有時候話語都殘缺不全。 Ej7>ywlW  
沒有事的時候,他就拿一本推理書閱讀。 ,^d!K(xb  
不煙不酒,不喜不怒,他是個沒有特徵的人,是個沒有表情的人。 w=K!U]  
cPL]WI0(  
恐懼奇幻旅程部 !5escR!\D  
   RbA.%~jjx*  
時光踏著日月沉浮的節奏,緩緩地前行。 ),#hBB`ZA  
撕心裂肺的愛情,不共戴天的仇恨,都可以被時光的力量吞噬。 wNt-mgir-Q  
同樣,大家心中那恐怖的陰影也一點點淡化了。 :!nBTw  
那個莫名其妙的事件經過很多的嘴,最後變得更加神乎其神,其中有一個細節已經成立,那就是屍體確實是笑了。 [tEHr  
同時,它在醫院後來的工作人員眼裡,也一點點變成了一個沒有什麼可信度的傳說。 r|!r!V8j  
   ++ZtL\h{7  
因此我們最好不要一概否定一些傳說的原本的真實性。 F>!gwmn~  
有一句老掉牙的話:無風不起浪。 #'?gMVSk  
   NIasce e  
葛桐這個人不會表演,她作為那個事件的當事人之一,每次見了黃玉鳳醫生,都無法掩飾住對他的猜疑和害怕,所以後來她再和他相遇,總是遠遠就躲開。 ulzQ[?OMl  
   <z+b88D  
有一個周末,葛桐下了班準備去城里。 pS C5$a(  
城里離醫院大約有60里。 v?S~ =$.  
長途車在這個鎮郊醫院圍晱~有一站。 5Rc^5Nv  
吃過飯,她背著包要出發了。 YR$ )yl  
天快黑了,葛桐快到醫院大門口的時候,遠遠看見了黃玉鳳醫生,她穿著白大褂,莫名其妙坐在大門口,不知道幹什麼,好像就是為了堵截她一樣。 28rC>*+z  
他和葛桐這一天都不值班,周末除了值班的人都應該回家了。 A0hfy|1#L  
葛桐不敢從大門口走出去,她只好繞路走,翻晱X去了。 lAcXi$pF  
   Er]lObfQo  
她一路小跑來到公共車站牌前,正好上車,她氣喘吁吁地在一個空位上坐定,一抬頭,差點驚叫出來:穿著白大褂的黃玉鳳醫生臉色蒼白地坐在她旁邊,正看著她! zC[lPABQ  
   S7 _^E  
葛桐驚恐地看著黃玉鳳醫生,半晌才說: )rP)-op|A  
“黃大夫,剛才我怎么看見你坐在醫院的大門口……”  #Lq{_Y  
   pHpHvSI  
“不是我。”他冷冷地打斷她。 >*"6zR2 o  
   m=7Z8@sX},  
葛桐說:“那可能是我看錯了。” <y30t[.E6  
-Ze{d $  
天要黑了。通往城里的公路空蕩蕩。 V7qc9Gd@I  
   'z}Hg *  
黃玉鳳醫生也去城里。巧合? D#?jddr-  
   QaMB=wVr  
“呀,我忘了一件事……”葛桐說。 :y!%GJW  
   W18I"lHeh  
黃玉鳳醫生毫無表情地看著她。 *i>?YT  
  “ 6uAo0+-k  
我有一件衣服晾在藥房外面了。”她說得結結巴巴,任何人都能看出她在撒謊。“我應該回去……” 0/F/U=Z!  
   +uY)MExs2  
就在這時候車開動了。 nHB=*Mj DV  
   uv,_?x\'  
“咳,算了。”她又不自然地說。 ydyGPZ t  
   ~SW_jiKM  
車走著。 G\U'_G>  
沒有售票員,只有一個司機。 RXj6L~vs5_  
   t Kik)ei  
兩個人都不說話。 W"@FRWcd  
   BIr24N  
車上的人不多,都不說話。 XazKS4(  
那種靜默就像印象派電影。 27NhYDo  
天快黑了。 <%2A, Vz"  
   4p %=8G|  
車偶爾經過一座村莊,節儉的人們還沒有點燈,村莊暗淡。 $m:4'r  
路邊是北方常見的白楊樹,高大,挺拔,胸懷坦蕩。 {Va "o~io  
品味尖嘴上柴車用油。 aB(6yBBoxj  
   1{.=T&eG#  
葛桐有點惡心,心情更糟糕。 TyCMZsvM,  
   5$T>noD  
她先開口了:“黃大夫,你去城里幹什麼呀?” 4ZZ/R?AiK  
   g`skmHS89  
“沒什麼具體事。” 7D;g\{>M  
葛桐:“我去我哥哥家。” ET&Q}UOE  
   Wy'H4Rg8  
黃玉鳳醫生敏感地轉過頭看著葛桐:“他接你嗎?”  pzMli ^  
   $1CAfSgKw  
葛桐:“是的,電話里說好了。”她說這句話又結巴了。 c 4<~? L  
   CS:mO |  
黃漁鳳醫生不再接她的話頭。 '5Zt B<  
天快黑了。 +U%U3tAvs  
   -F+dRzxH  
車慢吞吞地停下來,到了第一站,是公路的一個大十字路口。 qGE?[\t[6  
乘客陸續下車,竟然都下光了,只剩下葛桐和黃玉鳳醫生。 =/k*w#j  
   % mhnd):  
最後一個人下車的時候,葛桐的神色更加慌亂了。 kW#{[,7r  
   9Fl}"p[>L.  
車“哐當”一聲關了門,又慢吞吞地朝前走。 {&'u1yR  
   Daa2.*  
其它的座位都空著,葛桐和黃玉鳳醫生坐在一起,他們在慢節奏對著話。 S=^a''bg  
   *N0R3da  
葛桐不看黃玉鳳醫生的臉,她大聲問:“黃醫生,你是哪里人?” Om% 9 x  
   uM8YY[b  
黃玉鳳醫生:“外省人。” a;a2x .<  
   aqjS5!qh  
葛桐:“很遠吧?” u"%i3%Yjh  
   B}.G(-u?7  
黃玉鳳醫生:“關里。” QOECpk-  
葛桐:“怎麼來這個小鎮了?” s^nwF >  
   ):. +u=  
黃玉鳳醫生:“命。” D cN s`2  
   $lj1924?^  
葛桐:“你今年不到三十歲吧?” QY<{S&k9  
   {YCquoF  
黃玉鳳醫生:“四十多了。” < t{T]i+  
   )+[{MR '  
葛桐:“這正是男人幹事業的年齡。” ELp @/c=Wr  
   =TDK$Ek  
黃玉鳳醫生:“我最大的願望可不是醫療。” FTtGiGd|Zy  
   -Bqn^ E  
葛桐轉頭看了看黃玉鳳醫生:“那是……” lE+v@Kb:  
   Ks.pb !r  
黃玉鳳醫生嘆口氣:“這輩子是不可能了。” Ix,`lFbH  
   =kq!e  
他很瘦,乾巴巴的身子裹在白大褂里顯得很可憐。 m8Q6ESg<*u  
他為什麼總是不脫白大褂? */Oq$3QGsV  
他呈現給人的永遠是這一種表情,這一種裝束,好像是一張照片,一張醫生的工作照。 54kd>)|"ag  
   iPMI$  
葛桐一直在問,好像要盡可能地接近這個古怪的人。 /@5X0m  
可是他那無神的眼睛卻讓人捕捉不到任何信息。 Aw )='&;^z  
   1"r6qYN!>  
停了停,葛桐:“你太太也是外省人嗎?” I=VPw5"E  
   r"OVu~ND  
黃玉鳳醫生:“是。” qby!  
   d%Zt]1$  
葛桐沉默半晌:“你們有孩子嗎?” Qo{Ez^q@J  
   M0<gea\ =  
黃玉鳳醫生:“沒有。” Nhv~f0  
   Ij hC@5qk  
葛桐:“為什麼還不要孩子?” Ti }Ljp^O  
   qZlb?b"  
黃玉鳳醫生:“我們早離婚了。” 6R1){,8  
   zq g4@" p  
葛桐:“你一個人生活?” 2{zFO3i<3  
   h_4o4#  
黃玉鳳醫生:“還有一只貓。”說到這里他奇怪地笑起來。 S(jbPQT  
葛桐顯得很不自在:“你太太是幹什麼的?” T_:"~ ]  
   *P&ZE   
黃玉鳳醫生想了想,慢吞吞地說:“美容。” N<$U:!Z  
   RSG\ 3(  
葛桐驚恐地瞪大了眼睛。她慢慢轉過頭,看著正前方。 O0#wM-M  
   +1Oi-$ 2-  
天快黑了,看什麼都有點看不清楚了。 0[g8  
   oJy]n9  
又經過村莊,村莊的燈亮起來。  :\1:n  
  >h/J{T(P>h  
黑暗是一種壓力,鋪天蓋地緩緩降落。 xt@zP)6G  
車燈亮了,前途慘白。 WR=e$ ;  
葛桐盼望那個司機偶爾回一下頭,卻不能如願。 ;w@PnY  
她上車後再也沒有看見那個司機的臉,只是一個背影。 2-i>ymoOS  
   8 M3Q8&  
車顛簸起來。 ]%m0PU#  
   s8 .OL_e  
黃玉鳳醫生紋絲不動。 [>+(zlK"  
   %zQME6WELz  
葛桐好像下了很大決心似的突然問:“黃醫生,你喜歡美容嗎?” .v G_\-@  
   wxpE5v+f|  
黃玉鳳醫生平靜地說:“不喜歡。” >}h/$bU  
   P]-d (N}/H  
說完,他雙眼閃亮地看著葛桐:“你怎麼問這個?” Q@hx +aM  
   DYJ@>8  
葛桐驚慌失措地低下頭:“我隨便問問。” t0p^0   
   w1EYX e  
葛桐問完這句話,黃玉鳳就靠在椅子背上,慢慢閉上雙眼,似乎不想再說話。 PhF3' ">  
   *yOpMxE  
整個車廂徹底靜默,氣氛沉重。 , /{mRw%  
   Ia$&SS)K  
葛桐沒有睡,她一直警惕地睜著眼睛,她的餘光嚴密地關注著身邊的黃玉鳳醫生。他沒有一點聲息,似乎睡得很香。 )nyud$9w'  
   6,)!\1k  
終於進城了,是一條很偏的街道,路燈昏黃,沒有行人。 oqHI `Tu  
   ~hPp)- A  
假如閉上眼睛,沒有任何聲音提示現在已經進了城。 #>dfP"}&,  
   'WkDp a  
可是,就在這時候,黃玉鳳醫生冷靜地睜開眼睛,抻了抻白大褂的領子,準備下車了——看來他對一切了如指掌。 6W."h PP  
完成停車。 ;LNFPo   
   Gd1%6}<~  
葛桐坐的位置靠車門,她指著車外面一個陌生男子說: *_}|EuY  
“黃醫生,我下車了,我哥哥在那里。” C"_f3[Z  
   t<sg8U.  
黃玉鳳醫生抬頭看了看,平靜地說:“他不是。” "knSc0 ,u  
  葛桐頓時又驚詫又尷尬,她掩飾說: kxp$Nnk  
“我這眼睛怎麼了,總出錯!我走啦,黃醫生,再見。” U8kH'OD  
“再看看。” kVE% "  
   +lmMBjDa  
葛桐和黃玉鳳醫生告了別,大步朝前走。 lg1yj}br  
走了十幾米,她緊張地回頭看了看,根本沒有黃玉鳳醫生的影子。 m{Jo'*%8f  
0{g@j{Lbz  
沒有膽大的人 s`M[/i3Nm  
   qN}kDT  
有一次,輪到黃玉鳳醫生和葛桐值班的時候,停屍房又放進了一具屍體。 h[72iVn  
   9qkH~B7  
葛桐又找院長了,請求換班。 U .~, Bwb  
她哭起來,如果院長不為她換班,她就要辭職了。 )nU%}Z  
   x nWCio>M  
為了照顧小姑娘葛桐,院長決定再派一個男醫生和黃玉鳳醫生一起值夜班。 @@K@;Jox  
院長是個很有威力的院長,他雖然沒什麼文化,是個大老粗,工作作風更像一個村支書,但是他什麼 事都身先士卒,雷厲風行,大家都挺敬畏他,平時他說什麼沒有人不服從。但是這一次不一樣。 L {(\k$>'  
   ]uO 8  
快下班的時候,院長叫來外科的田大夫,對他說:“你今夜和黃玉鳳醫生一起值夜班,串一串。”並沒有多說什麼。 pZp|F   
   cMOvM0f  
田大夫立即苦著臉說:“院長啊,我家的小孩高燒,正在家昏睡著,我老婆白天都想讓我請假呢!” [?VYxX@  
院長知道,平時田大夫三天打魚兩天曬網,如果孩子發高燒,他今天肯定不會來上班。 jca7Cx`sm  
而且,院長今天見他很喜興,中午休息還打了一個半小時的牌,他那獨子是他命根子,如果有病,他不會如此輕鬆,中午早騎車回家看望了。 j>X;a39|  
家屬樓離醫院只有十分鐘的路。 FDM& rQ  
但是他把孩子拿出來當盾牌,院長又不好說什麼,否則就太不近人情了。 BFmYbK  
   +hL+3`TD#H  
院長沉吟片刻,說:“那好吧,你幫我叫一下李大夫。” C-4NiXa  
   R[ p. )F7  
不一會,內科的李大夫來了。 2)]C'  
   2MwR jh_  
院長說完值夜班的事,問:“你今晚有沒有什麼事情?” {?m;DY v  
   iaO;i1K5U  
李大夫說:“沒什麼,只是今天是我和老婆結婚十周年的紀念日,當然要和老婆好好過一下。晚上老婆還在酒店定了幾桌席,要宴請一些親戚和朋友,鬧一鬧,圖個喜慶唄,所以……” B~oSKM%8R  
   dO.?S89L  
李大夫這個理由更讓院長無話可說。 '0x`Oh&PK  
人家這是第二個婚禮,第二個洞房花燭夜,你讓人家值班? .CH0P K=l  
其實院長心里明白,李大夫愛張揚的男人,如果他說的是真話,他早就四處奔走相告了。 nB2AmS  
連他小孩當了三好學生這樣一件事,他在一天內就傳遍了整個醫院。 ]z`Y'wSxd  
上次他爸爸過五十九大壽,他一上班就各個辦公室廣而告之了,害得大家每個人都送去一張鈔票做賀禮。 3)v6N_  
如果今天真的是他和他老婆結婚十周年紀念日,他這一天能不說? L'=2Uk#.D  
至少要請院長到場吧? u38FY@U$  
   .QO QqU*2I  
院長說:“算了,你幫我叫一下秦大夫。” Gb+cT  
   %:^,7 .H@  
婦科的秦大夫還是個小伙子,剛剛畢業,在醫院里年齡最小,上次發生那件怪事的時候他還沒有來。院長想他不會編什麼謊話。 qCK)FOU  
一進門,院長就說:“秦大夫,你今夜和黃大夫值班,沒問題吧?” Wh[+cH"M  
   a6=mE?JTB  
秦大夫馬上一臉驚慌,眼睛轉了轉,央求說:“院長,求求您,換別人吧,我膽小。” 1L1_x'tT%  
   @>f]0,"(  
院長有點生氣了:“你有什麼好怕的!” iJ_`ZM.w  
   KpBh@S  
秦大夫說:“您讓我打掃一年廁所都行,我就是不敢和他值夜班。求求您派別人吧……” o~!4&  
   Xm`s=5%  
院長大聲說:“你剛來就不服從領導,我處分你!” 5(bG  
   6dTq&GZ\  
秦大夫的神情很難過,他說:“院長,您處分我……我也不敢!” D3Lu]=G  
   EJY[M   
院長想了想,說:“聽說黃大夫原來的老婆是搞美容的,你幫我打聽一下關於她的情況,這總可以吧?” WL-+;h@VQ  
   X&DuX %x0  
“好,沒問題!”秦大夫立即滿口答應。 ^57[&{MuBF  
   Yu=4j9e_mG  
“你去吧。” H4 Y7p  
   P$_Y:XI !  
“謝謝,謝謝院長!”秦大夫好像怕院長反悔似的,機敏地溜掉了。 x^_Wfkch]  
   ie^:PcU  
最後,院長讓葛桐和黃玉鳳醫生都回家了,他把自己和另外一個老護士留下來值班。 M xj  
   k\_>/)g  
那天院長親眼看見黃玉鳳穿著白大褂離開了醫院。 b,5H|$nLu  
夜里,院長來到住院部和停屍房之間的那片空地轉了轉。 ;5#P?   
他竟然看見停屍房的方向有一個白色的影子,在黑暗中一閃就消失了。 o*97Nbjn  
很像黃玉鳳醫生。 @;_r `AT7  
他追過去,沒有任何人,只有掉在草地上的一本書,被風刮得“嘩啦嘩啦”響。 ^ef:cS$;  
那是一本多年前的推理書,作者是日本的,叫什麼橫溝正史。 Cca( oV  
   =Y|TShKk  
院長突然有點噁心。 qfE/,L(B  
  ttLC hL  
這一夜,沒有人讓那個死屍笑,於是他就沒有笑。 X;sl?8HG!<  
   U/,`xA;v>  
之後的幾天,院長一直在追問關於黃玉鳳醫生前妻的情況,秦大夫總是無奈地對院長說:多年前,黃大夫來到這個小鎮的時候就是一個人,沒有人聽說他結過婚,更沒有人知道他有什麼搞美容的前妻。 eJE?H]  
T*\'G6e  
   65N;PH59D  
院長說:“這是他自己說的,沒錯。” s \#kqw\x  
   W5$jIQ}Bw  
秦大夫:“他對誰說的?” !OPK?7   
   eL^,-3JA(]  
院長:“葛桐。” Xo(K*eIN  
   HCb7 `(@  
秦大夫:“也許他是在編造謊言。” P~;NwHZ?k  
   N-3w)23*:  
院長:“編造這樣的謊言有什麼用?” 9g"a`a?c  
   H h$D:ZO  
秦大夫:“他怪怪的,誰能摸清他想什麼!或許是幻想狂。” I6YN&9Y  
   R2x(8k"LPU  
院長:“你還要打聽,不能放棄。因為弄清楚這個搞美容的女人,很可能對我們調查前一段時間那件奇怪的事至關重要。” n0@e%=H)I  
   b,D+1'  
秦大夫:“調查那件事有什麼意義啊?” }UHuFff,  
   N#C,_ k  
院長:“出這樣奇怪的事,嚴重影響了我們醫院的形象。這是我們管理上的漏洞。我們要尊重患者,包括死去的患者,這是最基本的原則。” nW{ ). P  
又過了一段時間,秦大夫到市醫院辦事,回來,他興沖沖地跑到院長的辦公室來,他一進門就說:“院長,有消息了!” v)d\ 5#7  
   TaG'?  
市醫院碰巧有一個熱心的醫生,他和黃玉鳳醫生是大學同學。 vxZvK0b620  
秦大夫和他聊起來。 E >KV1P  
那個熱心的醫生說,那個年代黃玉鳳醫生就是現在這個樣子,獨來獨往,從來不與人交流,同學們對他內心的了解,比現在你們醫院里的同事多不了多少。 '2/48j X5  
但是他知道,黃玉鳳醫生原來在關里工作,結過婚,又離了。 hi*\5(uH  
關於那個女人,他只知道她是一個美容師,出奇的漂亮。  PZf^r  
除此再不知道其它了。 7zgU>$i  
   9$)TAI&P  
當天,那個醫生又給另一個更熟悉情況的老同學打了一個長途電話,又了解到了一點情況: ?X]7jH<iw;  
   tl CgW)<?  
那個女人的美容手法極其高超,在當地小有名氣,社交活動很多。 \H*"UgS  
有一次,她在雲南開一個美容座談會,認識了一個東南亞的一個老板,那個人在全世界有很多美容連鎖店,很富貴,不久她就跟他遠走高飛了。 (m-(5 CaJ  
她走了之後杳無音信。 *t 3fbD  
很多年過去,她突然回來了,雖然衣著華麗,只是被人毀容了,那張臉特別嚇人。 ]p `#KVW  
她見了黃玉鳳醫生淚流滿面。她和他相擁而眠,只過了一夜,第二天就投河了。 3!Gnc0%c  
   MJt?^G (w?  
和許多類似的故事一樣,那個老板有老婆,有幾個老婆,也有情人,有很多情人。 v O&%sjvH  
黃玉鳳醫生的老婆跟他到了東南亞,並不甘心情人之一的地位,她自不量力,不知深淺,跟那個老板鬧事,跟他老婆爭奪,終於被他老婆毀了容,用刀一下一下割的。 {Ymn_   
他老婆的娘家勢力更大,開的是掛皇家牌的轎車。 f*0[[J0]  
黃玉鳳醫生的老婆遠在異國,無依無靠,連個公道都討不回來,最後就走投無路,就想到一死了之。 7Fh%jRHZ`  
可是她在離開人世之前,只想看看曾經和他同床共枕的丈夫一眼…… y['$^T?oP  
   $GSn#} yz  
說完,秦大夫說:“我想他是受了刺激。” _<+!  
院長陷入怔忡。 P bj&l0C  
==RYf*d  
那個日子又來了 ,gVA^]eDh  
r,cV(  
   `1=n H/E  
巧的是,又一次輪到黃玉鳳醫生和葛桐值夜班的這一天,停屍房又放進了一具男屍,他被人用刀刺進腹中,搶救無效,死了。 FMc$?mm  
   XT9]+b8(M  
整個醫院驟然緊張起來,人心惶惶。 ^":UkPFCx:  
   -,)&?S  
這天,院長打電話叫來了三個男大夫。 *P7 H=Yf&  
   bBk_2lg=4)  
他們走進院長的辦公室之前,還在小聲談論今夜,談論那具死屍,談論黃玉鳳醫生。 tg_xk+x  
他們根本沒想到他們將面臨一個大問題。 7hQXGY,q  
   P(a!I{A(  
有時候,厄運就跟你隔一個晲丑A你就茫然不知,你轉身就撞在它的鼻子上。 s ;Q0  
   ^hr^f;N  
他們剛剛坐定,院長就慢悠悠地對他們說:“今夜你們誰和黃大夫一起值班?” "4NcszEN  
   C jISU$O  
三個男大夫立即傻眼了。接著,他們的臉色都變得苦巴巴了,支支吾吾要推脫。 O_OgTa  
   ', ~  
還沒等他們找理由,院長就說:“別編了,今天你們必須有一個人留下來。” _zt)c!  
   *lyy|3z  
幾個人互相看了看。 5QN~^  
   CoZOKRoaH  
院長繼續說:“你們抓鬮。” q>|&u  
   WN#S%G:Q)  
大老粗院長很快寫了三個紙條。 .JCd:'-  
   = d`w~iC  
三個男大夫沒辦法,猶猶豫豫地伸出手,抓兇吉。 .ni<'  
   R&.mNji*  
一個姓張的大夫打開紙條,臉色暗淡下來。 R*0]*\C z  
   {,aX|*1Ku~  
一個幸運的男大夫得意地說:“張大夫,咱們三個人中你工資最高,你早應該主動把這個差事擔下來!” D wmK?5p  
   ba-4V8w  
另一個男大夫也開玩笑:“其實沒什麼,不就是讓老婆休息一下嗎?” w1Txz4JqB  
   +~(SeTY  
張大夫叫張宇。他沒有心情說什麼,他一直臉色暗淡地坐在沙發上抽煙。 t =V| '  
   ; DXsPpZC  
院長對另兩個男大夫說:“你們先走吧,我和張大夫說幾句話。” @yM$Et5  
   mUj_V#v  
他們離開之後,院長低聲叮囑張宇醫生:“今夜你要嚴密關注黃玉鳳醫生的動向,遇到什麼事情都不要驚慌。” GJ5R <f9I  
   ZJe^MnE (G  
張宇醫生點點頭,問了一句:“院長,你能不能給我找一個可以當武器的東西?” RDfv D|}VN  
   xv"v='  
這時候,開了一半的門口突然閃出黃玉鳳醫生的臉,很白。 $J8g)cS  
   {p.^E5&  
他離院長和張宇醫生很近,他應該很清楚地聽見兩個人說的話。只是不知道他來多久了。 qv^P  
   7KesfH?  
院長沒有看到黃玉鳳醫生,他說:“什麼武器,別大驚小怪!” b(oe^jeGz  
   ~&?57Sw*m  
張宇醫生愣愣地看著黃玉鳳醫生的那張臉。 D]o=I1O?  
   &gJ1*"$9  
那張臉一閃,離開了。 LC4VlfU  
   4> uN H5  
張宇醫生好半天沒有回過神。 wFF,rUV  
   wz1nV}  
院長說:“記住,遇到什麼事情都不要驚慌!” x <a}*8"  
v f zC2  
與怪人同室而寢 ^vxx]Hji  
#]dq^B~~  
   z . Z  
過去,吃過晚飯,醫院里有些職工還常常來醫院溜達溜達,聚一聚,聊一聊,打打牌,下下棋。 S{?l/*Il*_  
自從出了上次那件事之後,大家都不到醫院來了,躲都躲不及。 }W@refS  
下班後,醫院里顯得一天比一天冷清起來。 >|, <9z`D  
   ? V1ik[  
吃過晚飯,張宇醫生來到門診部各個房間巡視了一番。 9i U/[d  
    3b\s ;!  
他極其不願意走進住院部二樓的那個值班室。 e,{k!BXU#'  
   c0Bqm  
住院部這幾天沒有一個病人。 xe^M2$clb\  
   gm p Y[  
今夜又到黃玉鳳醫生動手的時候了。 0ETT@/)]z  
   X $V_  
想到這些張宇醫生有些毛骨悚然。 R(pQu! K4  
   ]]_5_)"4  
天黑下來。 mhv6. W@  
   y\j[\UZKO  
張宇醫生終於慢慢地走向住院部,爬上二樓,走向值班室。 @{#'y4\>  
   VRgckh m  
二樓的樓道很長,燈都壞了,黑漆漆的。 -W.-m2:1  
   $[b}r#P  
護士值班室在樓道頂頭的那個房間,沒有亮燈。 Yr~wsE/  
葛桐一定很害怕,睡下了。 n^$Q^[:Z  
   GFE 3p  
而醫生值班室有燈光,但里邊沒有一點聲音。 [kpQ:'P3  
   _.R]K$U  
張宇醫生在值班室門外站立,沒有勇氣走進去。 Ek_&E7  
   KPDJ$,:  
他甚至想一直在門外站下去,甚至想馬上就給院長打電話,甚至想回家。 ]mi\Y"RO  
   %).I &)i  
想歸想,他最後還是推門進去了。 ;7EeRM*  
   !]}C!dXd  
黃玉鳳醫生竟然不在。 Y@k=m )zE  
   h5T~dGRlR  
張宇醫生心里的石頭放下了,又提起來。 -hfkF+=U'  
他脫掉衣褲,準備躺下。 sr[[xzL  
他想關掉房間燈,猶豫了一下,最終沒有關。 1c @S[y  
他亮著燈鑽進了被窩。 g$mMH  
   |OAiHSW"V  
窗外的風大起來,吹得窗戶“啪啪”地響。 g18zo~LZ  
山上像是有什麼野動物在叫,叫聲遙遠而模糊。 v!DK.PZbi  
   Pzd!"Gl9  
張宇醫生的心跳得厲害。他在等著黃玉鳳醫生到來。 |:4W5>sfg  
   "[k>pzl6  
不知道過了多久,樓道里想起了腳步聲,很大的腳步聲,有點慢,但是他向值班室走來。 -DJ ,<f*$  
   h+!R)q8M  
門“吱”地一聲開了,張宇醫生情不自禁地縮了一下腦袋。 kI04<!  
   8-H:5E 4Y  
進來的正是黃玉鳳醫生。 w;(=w N\  
   a%a0/!U[  
他認真地看了看躺在床上的張宇醫生。 [>_zV.X  
張宇醫生不自然地朝他笑了一下,算是打招呼。 i9rv8 "0>  
他也乾巴巴地笑了一下。 G\5Bdo1g  
  然後,黃玉鳳醫生“咔噠”把房間的燈關了,他走到他床邊,把床頭燈打開。 vg3iT }  
他慢慢脫掉衣服,穿著毛衣半靠在床上看書。 B 5qy4MFWs  
   YM NLn9  
那床頭燈很暗淡,一束光照在他的臉上,顯得更加蒼白。 DzA'MX  
他慢悠悠地翻著書頁,除此很靜很靜,聽不到他的呼吸聲。 G(shZ=fq  
   ToKG;Ff4b  
張宇醫生心里很壓抑,他想找個話題,和黃玉鳳醫生聊一聊什麼。 K0o${%'@7  
但一時又想不起說什麼。 1#;^ Z3  
   !2&)6SL/  
牆上的鐘在走,“滴答滴答滴答”,走得很小心,生怕一下撞到某一時刻上。 ek/zQM@%  
   DnhbMxh8o  
黃玉鳳醫生的書一頁一頁地翻。時間似乎停止了流動。 XV4aR3n{Q  
   ?li/mc.XG  
突然一陣巨響!張宇醫生嚇得差一點驚叫出來。 J(~1mIJjC  
   y= +OC1k\8  
黃玉鳳醫生一動沒動,眼皮都沒眨一下,繼續翻他的那本書。 xe(7q1   
   l O*  
是敲門聲。 Y}q~ Km  
   &;r'JIp  
“誰?!”張宇醫生問,聲調都變了。 ~@QAa (P.  
   6@47%%,}  
“是我!”是葛桐跑來了。 @ZJ }lED3  
   I1s= =  
張宇醫生披衣下地開門,他看見葛桐瑟瑟地抖,不知是冷的,還是嚇的。 c05-1  
   yt,Ky8y1  
她看著張宇醫生,欲言又止。 Tj!\SbnA[  
張宇醫生走出來,反手把門關上。 O8v9tGZoh  
   ieWXr4@:  
“張醫生,我害怕……”她終於小聲說。 -bSM]86  
   T*C F5S  
張宇醫生回頭從門縫往里看了看,也小聲說:“我不是在這里嗎?不用怕。有什麼事的話你喊一聲我就過去了。” cH:&S=>h  
   xX{Zh;M&[  
“我不敢……”葛桐的身子抖得更厲害了。 0Krh35R_)F  
   *:un+k  
張宇醫生硬撐著安慰她:“你都是20多歲的大姑娘了,而且是這里的值班人員,不能這樣怯懦。不會有事的,天很快就亮了。” gcO$T`  
   j` * bz-  
葛桐無助地看看張宇醫生,最後,只好裹緊睡衣,一步三回頭地回去了。 MF*4E9Ue.  
   (]&B' 1b  
張宇醫生進屋,關好門,躺下來。 T$ <'ZC  
他有了一種被人依靠的感覺,膽子略微壯了些。  4m=0e  
他輕輕地說:“黃醫生,你平時很愛看書嗎?” ;.=0""-IF  
   ^'Rs`e  
黃玉鳳醫生淡淡地說:“夜里看。” -ULgVGYKK  
   '^7UcgugB  
“你經常看誰的作品?” y@2"[fo3~  
   \h0+` ;Q  
“橫溝正史的。” (Nd)$Oq[4  
   saQo]6#  
張宇醫生想說一點光明的事情,就問:“愛不愛看雜誌?”  rf'A+q  
   U#w0E G  
黃玉鳳仍然淡淡地說:“我看我父親死前留下的舊書。 <pK OFN%m  
他的舊書有幾箱子,看也看不完。” ZJhI|wRwD  
   /P46k4M1U  
風更大起來。門被穿堂風鼓動響了一下。 I3s fOU  
   qx*b\6Rt  
別人說“生前”,他偏要說“死前”——張宇醫生的心縮緊了。 )#hR}|  
   60e{]}Z  
牆上的鐘敲了十二下。 x5;D'Y t"|  
   T?jN/}qg  
張宇醫生怕到了極點。 v6! `H  
   )Wt&*WMFXl  
他突然惱怒了,覺得這個怪兮兮的人要把自己弄崩潰!  Yy`A0v  
他索性豁出去了,用盡生命里全部的勇氣,猛地坐起身子,直接刺向那個最敏感的話題:“黃醫生,你說……那個男屍到底是被誰塗的口紅呢?” |D VFi2   
   | "M1+(k7  
黃玉鳳醫生的態度令張宇醫生無比意外,頭都沒有抬起來,冷淡地說:“也許是那個男屍自己。” \)aFYDq#\  
   *J': U>p  
張宇醫生沒話了。 !mwMSkkq  
他像一個泄了氣的皮球,慢慢縮下身子,把頭裹進被角,一動不動了。 |m*l/@1  
    _PwPLSg  
黃玉鳳的回答是一個高潮。 < %<nh`D  
他為這個故事說出了一個非常利落的結尾。 9ku|w#%I  
可是,現實不是文學故事,任何人都無法設計結尾,現實還得繼續。 ^)|tf\4  
   *Csxf[O  
張宇醫生的心里更加驚懼。 q8GCO\(  
   \]S)PDqR  
牆上的鐘走得更慢,“滴答滴答滴答”。 =t~]@?]1D  
張宇醫生再沒有說話,他假裝睡著了。 fti0Tz'  
   {`> pigo  
書一頁一頁地翻著,很響。 F`Z?$ 1  
   @|OGxQoC  
張宇醫生咬著牙下決心,明天就跟院長說,下次他無論如何都不會再幹這件事了。 (5hUoDr!  
   FS!vnl8`  
過了很久,黃玉鳳醫生仍然在翻書。 ox";%|PP1  
他不像是在閱讀,而是在書中尋找一個永遠找不到的書簽。 6vU%Y_n=y]  
他在看什麼?   !# xi^I  
終於,黃玉鳳醫生把床頭燈關掉了。 *rV{(%\m  
房間里一片黑暗。在黑暗中,張宇醫生嚴密地聆聽著他的一舉一動。好像一直保持著那個倚在床頭的姿勢,沒有脫毛衣鑽進被窩。 /:,}hy+U  
張宇醫生感覺他正在黑暗中木木地看著自己。 bpDlFa  
張宇醫生嚇得連氣都不敢喘了。 ^0(D2:E  
   ,d^HAg^j  
又過了很久,張宇醫生聽見黃玉鳳醫生好像輕輕輕輕地下了床,在找鞋。 G%}k_vi&q  
他的聲音太小了,張宇醫生甚至不敢判定是那聲音是否真實,他懷疑是自己的錯覺。 n%QWs 1 b  
他的拳頭攥緊了。 -xyY6bxL  
一個黑影終于從他面前飄過去,輕輕拉開門,走了。 HA&hu /mw_  
   T7Ju7_q}  
張宇醫生想跟出去,但是心里極其害怕。 /}eb1o  
不過他很快又覺得一個人留在這個房子里等他回來更害怕! RH$YM `cZ  
他最後披上外衣,輕輕從門縫探出腦袋,窺視黃玉鳳醫生到底要幹什麼。 qR%as0;  
   j:^gmZ ;J  
黃玉鳳醫生在狹窄的樓道里躡手躡腳地來到葛桐的窗外,從窗簾縫向里偷看。 x69RQ+Vw  
也許是葛桐不敢睡覺,她房子里的燈微微的亮著。 N6*FlG-  
那條縫里流出的光照在黃玉鳳醫生的臉上,有幾分猙獰。  W}Rzn  
他表情陰冷地看了一會兒,又躡手躡腳地回來了。 {817Svp@  
   UdpuQzV<4`  
張宇醫生大驚,急忙鑽回被窩里。 6y{CM/DC  
黃玉鳳醫生進門,上床。 3A! |M5  
這一次他脫了毛衣,進了被窩。 =C7<I   
他去看什麼? 他看見了什麼? h=kC3ot\  
   gmiL jI  
過了一會兒,張宇醫生假裝起夜,披衣出門,也來到葛桐的窗前。 _.m|Ml,`{  
   :{KpnJvd  
他朝里一看,頭發都豎起來了! YlZ&4   
   y (%y'xBP  
葛桐坐在床邊,神態怪異,雙眼無神,她對著鏡子,朝嘴上塗口紅,塗得很厚很厚,像那具男屍的嘴一模一樣。 A":cS }Ui  
   9!dG Xq  
她描眉畫眼之後,直直地站起來,木偶一樣朝外走出來。 `j 4>  
張宇醫生急忙躲進對門的衛生間,聽著葛桐的腳步聲在空蕩蕩的樓道里走遠,他才閃身出來,心“怦怦怦”地跳著,鬼使神差地尾隨她的背影而去。 )3 '8T>^<K  
   p$Floubh]  
葛桐走過黑暗的樓梯,走出樓門,右拐,在黑夜中朝樓后的停屍房方向走去。 {!1RlW  
   j:HIcCp  
張宇醫生遠遠地跟著她。 Fc^!="H  
住院部大樓和停尸房之間的空地上,風更大。 ` "#h hKG  
他看著她飄然一閃進了停屍房。 B~YOU 3  
張宇醫生蹲下來,再也不敢靠近一步了。 wOEc~WOd  
過了一會兒,他看見葛桐背著那具男屍走出來,踉踉蹌蹌地朝住院部走去。 JL7;l0#  
   wEU=R>j.  
張宇醫生跟她進了樓,看著她背著男屍上樓梯。 T#&X7!4  
   o"p['m*g  
她的身體有些單薄,竟然把那具男屍一直背上二樓,背進護士值班室,放在床上,然后在幽暗的燈光下一邊為他塗口紅,一邊嘟嘟囔囔地對他說著什麼。 NjO_Y t  
化妝完畢,她又背起男屍,出門,下樓…… j@/p: fk  
   2~yj =D27Z  
大約十幾分鐘後,她像木偶一樣走回來,洗臉,刷牙,上床,關燈,睡覺。 {}H/N   
   Wo5%@C#M  
張宇醫生傻了。他忽然明白了另一個道理:直覺、判斷、推理、規律大多時候是南轅北轍的。 wZ_"@j<  
在我們對我們的智慧、技術自以為是的時候,其實離真相、真理還差十萬八千里。 CsjrQ-#9yn  
   zNg[%{mz  
張宇醫生回到他的值班室,黃玉鳳醫生的床頭燈亮了,他又在一頁一頁地翻書。 R}D[ z7  
   2g5jGe*0  
他淡淡地說:“張醫生,你去廁所的時間真長啊。” 9&Z+K'$=  
   x+[ATZ([  
張宇醫生驚恐地說:“是她!是她……” w8`B}Dr23  
   $s"-r9@q  
黃玉鳳醫生沒什麼反應,冷冷地說:“夜還長呢,睡吧。” 4Zn [F^p  
   I |"'  
次早,發現那具男尸的臉濃妝艷抹,整個醫院又騷動起來。 !Yz CK*av1  
   ^Iqu^n?2.  
院長一上班就知道了這個情況,他帶兩個值班男醫生和葛桐一起去停屍房查看。 ^,`]Q)P^  
葛桐看了那具男屍的樣子,嚇得驚叫出聲來,接著就嘔吐不止。 N7_(,Gu*R  
   vTC{  
張宇醫生輕蔑地說:“葛桐,別表演了,我昨天親眼看見你把這具男屍背回來,為他化妝,又把他送回了停屍房!” j rX`_Y  
   wU" w  
院長睜大了嘴巴。黃玉鳳醫生面無表情。 x WM?E1@  
   ;(Az   
葛桐的臉色紙白,顫顫地指著張宇醫生說:“張大夫,你血口噴人!肯定是你幹的,卻來誣陷我!”然後她極度委屈地哭起來。 U6YHq2<  
   uXb} o UC  
張宇醫生有點動搖。  } #&L  
看表情,好像真不是她幹的。難道自己是做夢? `$3ktQ$  
   gJ>#HEkMB  
他現在已經不信任一切了,包括自己的眼睛。 Q(4~r+  
他瞪著一雙也許是出了錯的眼睛直直地看葛桐,用他那一顆很可能是錯上加錯的大腦使勁地想。 {~XAg~  
   gu&W:FY  
院長看著葛桐的表情,又看著張宇醫生的表情,迷糊了。 >4os%T  
是張宇醫生幹的?不可能啊。是葛桐幹的?越想越離奇…… (i1p6  
院長想先穩住大家,就說:“這件事情很奇怪,但是也沒什麼了不起的,找人把男屍 的臉洗凈就完了。大家回去吧。” uG-S$n"7K  
S>jOVWB  
找朋友 /[n]t  
    \+:`nz3m  
院長非要大事情搞個水落石出。 p$` ^A  
   TV`sqKW  
半年后,黃玉鳳醫生和葛桐值班的時候,院長叫來兩個院工,讓他們假造一個屍體,然后放進停屍房。 -z% ->OUu  
   b*4aUpW  
晚上,他埋伏在醫院里沒有回家。 Iz>\qC}  
他藏身在汽車里,汽車停在住院部和停尸房之間的空地上。 9Q\RCl_1  
大約凌晨兩點鐘,他看見一個人木偶一樣從樓角閃出,向停屍房走去。 d<E2=WVB6  
    ?8;WP&  
院長也倒吸一口涼氣,他壯著膽走出車門,徑直朝那個人影追去。 b;NVvc(  
   nswhYSX  
正是她。 O9N+<sU=X  
她的臉塗了厚厚的粉,很白,在月光下有幾分嚇人。 md|I?vk  
   !sYZ1;WAO  
院長的腿也抖起來。他的社會職務是院長,他似乎不應該害怕。 y. (m#&T  
可他的人性與我們毫無二致。 \tCK7sBn  
他哆哆嗦嗦地喊了一句:“葛桐,你去哪兒?” (!Xb8rV0_  
   - b`  
她繼續走,目視前方:“我去停屍房。” r je;Bf  
   `G=+qti  
“去停屍房干什么?” wB+F/]]|N  
   ^==Tv+T9U  
“找朋友。” 77j"zr7v  
   T7l,}G  
院長伸手拉她,卻發現她的力氣奇大! o@C|*TXN  
   @moaa}1  
她一把揪住院長:“你是朋友?” B~,?Gbl+g  
   @gQ?cU7  
院長的魂都嚇散了,他拼命掙開她的手,閃開幾步,大吼道:“你夢游!” gADqIPu]  
   "hZ `^ "0b  
葛桐聽了這句話,驟然癱倒在地…… /nEK|.j  
   tCGA3t  
這個可憐的女孩子對夢游一無所知。 A;f)`i0l,  
   UQWv)  
有一天,院長找她聊天,聽她講她過去的故事。 "chf \ -!$  
院長篩選出了這樣一件事: |:u5R%  
   ::3[H$  
她讀小學的時候,見過一次死人,那時候她在農村,死者是個女性,死者家屬為她畫了口紅,那場面令她無比恐懼,深深烙在她的腦海中…… OT"jV  
   Ki%)LQAg  
被院長震醒之后,葛桐不再夢游了。 wzZ]| C(vp  
   v[?gM.S F  
這就牽扯出一個如何正確面對死亡的問題,屬教育範圍,略去。 j J54<.D  
   t{B6W)q  
又一次黃玉鳳醫生和葛桐值班。 uwt29  
天黑後,黃玉鳳醫生走進葛桐的房子,他第一次笑得這樣明朗。 +?5 Vuc%  
他對葛桐說:“葛桐啊,上次我們一起坐車,你不是問我最大的願望是什麼嗎?現在我告訴你吧。” D>`{f4Y  
   5r;)P po  
黃玉鳳醫生麻利地打開他的皮包,里面竟然都是美容工具和化妝用品!他抽出一把鋒利的剪子,突然不笑了,緊緊盯著葛桐的眼睛說:“我的最大願望就是給死人美容。” e$mVA}>Ybp  
   /Wdrpv-%,1  
葛桐嚇傻了。 >z,Y%A  
   ,V&E"D{u  
他一步步走近葛桐,他手中的剪子已經逼近了葛桐的喉管:“你給我當模特,好不好?” 5cl^: Ua  
L f{pTxKr  
w2U]RI\?2  
轉電郵
[T,Df&   

soranoyume 2011-10-19 15:34
......................      g;y*F;0@  
所以這件事情跟黃玉鳳究竟有沒有關係呢 J!zL)u|  
他是覺得葛桐幫大體化的妝太醜嗎 (喂


查看完整版本: [-- 01.28 死亡之妝 --] [-- top --]



Powered by PHPWind v7.0 Code © 2003-08 PHPWind
Time 0.034875 second(s),query:3 Gzip enabled

You can contact us